银行 社区应用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440阅读
  • 45回复

[原创清水][天宇]天宇遺鑒(1-45)[連載中] 【45L】

楼层直达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77
萝卜
4221
兔子
953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45楼 发表于: 02-12
第四十五章 Vvm=MBgN  
U!&_mD# c  
    7uPZuXHxcu  
]C16y. ~e  
   司徒遠回到西亞聖殿,就看見白雁委委屈屈地守在內殿門口。“怎麼了?”為何不在裡面待著? Y=vVxVI\  
Ot`LZ"H:  
   說完自己就笑了。“行了,我知道了。你先下去休息吧。”肯定是夙烈不想見到他,把他攆出去,不用他伺候。 c62dorDqy  
A%Bgp?B  
   走進去一看,司徒遠氣得半死。夙烈歪在圈椅上睡覺,一隻腳還蹺在桌案上。案上一摞折子,才動了兩本。 q=6Cc9FN  
e1 x^PT  
   “夙烈!”司徒遠上前,一腳把椅子踢成碎片。“給我滾起來!” qH#r-  
YV/>8*i  
   夙烈在睡夢中被驚醒,還來得及飛身躲避這一腳,順便揉了一下眼睛。“你可回來了,快去處理一下這些。”說著,一指桌上。 C.J`8@a]?  
TGU:(J'^  
   司徒遠瞪著他。“讓你批一下這些公文,這大半天,你就這麼睡過去了?”我處理儒教那些事還不夠?要你何用! ZV'$k\  
D|@bGN  
   “咱倆當初怎麼說的來著?”夙烈也急了,“我也累了好幾天了,你多批幾本折子會死啊?”混賬司徒遠,說什麼“君子遠庖廚”,那些殺人放火刑訊逼供的糟爛事,都是自己的活兒。他就叉著手遠遠站著,動動嘴的事,誰不會? |[S90Gw]  
DR:8oo&E  
   司徒遠卻沉默了。是啊,雖然名分上夙烈是主,但這一百多年來,一直是他拿主意,夙烈去辦事。這也罷了,但他還一次一次欺瞞哄騙夙烈,實在是有些太過分了。 }p~OCW!  
^WE4*.(  
   看見他突然沉默不語,夙烈怔了一下。“司徒遠!你又有什麼事瞞著我呢?”你這種神色,好像又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真令我膽戰心驚啊! qWsylC23  
d<Ggw#}:m  
   “你為什麼不肯接受白雁?”司徒遠突然岔開話題,一臉惋惜地看著他,恨鐵不成鋼。 0A;" V'i  
X E|B)Q(  
   “我咧……”夙烈翻白眼。什麼玩意兒?怎麼突然扯到他? Q6"uK  
10wvfRhng  
   “你如今這個頹喪樣子,萬一被星宗知道了,咱們都沒好下場。” e`i7ah;  
o:2Q2+d  
   兩人對視一眼,都有些膽寒。夙烈一拍桌子,“到時候再說。”我是不會在星宗面前露出半點。“至於小白,你喜歡就自己收了他,別總讓他在我跟前晃。”煩。 '_:(oAi,C  
25 CZmsg  
   小白……司徒遠聽到這個稱呼,差點噎死。“算了。”看來得去告誡一下白雁了,他也是一根筋的人,別到時候惹出什麼亂子。 9G0D3F  
>+cSPN'i>  
   “看你一臉晦氣,怎麼了,孔孟學院的事不好辦理?”夙烈打量著他,“我聽說你的雷霆手段一出,所有人都嚇軟了,還有不服的嗎?” G&q'#3ieC  
*YWk1Cwjo  
   “杜鳳兒治下不嚴又事必躬親,難為他這一百年怎麼沒累死。”司徒遠隨口抱怨,又突然遺憾地盯著他,“你當年怎麼沒看上他?” u!Xb?:3uj  
L}'Yd'  
   “你閉嘴吧!”夙烈氣昏。“拉皮條上癮嗎?”還沒完沒了了! 9O;cJ)tXY  
dj'm, k b  
   真可惜。司徒遠憐憫地看著他,“如果當年跟咱們交手的是杜鳳兒,也就不會有那麼多死傷了。” l)4O .*  
%$@1FlqX;  
   杜鳳兒從小跟他們生活在一起,又極為顧念舊情,絕不會對他們動手。就算動手,也絕非是江南飛那種狠手。 lT2 4JhJ#  
+l`65!"  
   原來師尊啟用江南飛,就是打的這個主意啊……也對,感情不那麼深,捅刀的時候才果斷決絕,不拖泥帶水。 J/2j;,8D  
@q K]JK  
   夙烈冷嗤。當年雙方都殺紅了眼,誰先停手,與引頸就戮無異。 >F1G!#$0  
4&QUh+F  
   看他這副表情,司徒遠沉默許久,才艱難開口。“雖然嘴裡不說,你……還是恨了我與星宗的吧。”逼你放棄心愛之人,逼你殺掉心愛之人。到最後,連自己也開始懷疑,血肉之親,可能真的比不上一見鍾情。 5%*w<6<_z  
*5_V*v6  
   恨嗎?夙烈搖頭,又點點頭。“身處這個位置,有些事情不能自主,也是常事。”就算升斗小民也未必能如意呢,何況是一星之主,身後不止自己與家人,還有大把的人命。 [4sEVu}  
JB3"EFv  
   司徒遠恨嘆。紅雲此招太陰損,不但害夙烈與雷絹功力大失,還在他們兄弟之間埋下一根刺。他走到窗邊,看了看彤彩映空的夕照,微微冷笑。 q\%cFB}  
{ ;s;.  
   紅雲,你敢對西亞動手,別怪我不客氣。 Ck\7F?S  
$ a?  
   看他一臉不甘心的怨憤,夙烈只以為他又在哀嘆他師父的不公,於是道:“你師父當年也是看中了江南飛的手段,才會推他出來。杜鳳兒卻不是這裡頭的人,牽扯進來也沒用。”只會拖後腿。生死存亡關頭,還是一把刀好使。杜鳳兒那塊美玉,掛在門面上就得了。 lVz9k  
,7W:fwdR  
   司徒遠咬牙。是,師尊看重江南飛,愛護杜鳳兒,只有自己……“別扯閒話了,我有要事跟你說。” ' +j<n[JLC  
'JieIKu  
   夙烈吐血。一直是你在扯東扯西好嗎!“是天宇計劃的玫瑰之事嗎?”他冷哼,“除了預言爭鋒,我不想攪和進花界之事。” V YZU eh  
H~noJIw#  
   “此事稍後再說。”司徒遠看著他,“我方才進入了藏經閣一趟。” +#2)kg 9_  
)VSwT x&  
   “這麼快!”夙烈驚詫。“越三乘不會以為你是去撈你二師弟的吧?” b_TS<,  
y<pnp?x4  
   什麼話。“杜鳳兒已經出來了,不過據說功體嚴重受損。他已經取信越三乘,並打開了典武殿。”看看人家這效率,如果當年就能說服他倒向自己一方,該省多少事。“越三乘應他之請,向我索要小念,我就趁勢要求進入藏經閣一觀。” "- 31'R-  
QT! 4[,4  
   我的老天,這個圈子繞的。夙烈有點暈,但還是生氣了。“你把小念送給越三乘?你還是個人麼?” "13 "`!m  
(D<(6?  
   司徒遠被他揪住前襟,也是無奈。“是杜鳳兒要的。”這個二師弟果然聰明,知道自己必然在小念身上施了術法,就通過他來傳遞消息。“再說他跟你又沒什麼關係,你何必急得那樣。” `ltN,?/  
sIy  
   夙烈沉默。雖然已知那孩子跟他沒什麼關係,他還是抱著一點點幻想,甘願沉浸在自己的美夢之中,不願清醒。 s,6`RI%  
rq sdE  
   “而後,我在藏經閣之中發現了元樞的魔源,以及通往天外的模糊氣息。據說那裡有連接元樞星的秘道。”司徒遠看著他,“但奇怪的是,無論是繼承元樞星靈的越三乘,或者正位九品之一的慕花影,都找不到這條秘道究竟在何處。”這說明什麼? u:&o}[  
hn.bau[  
   “這秘道必是元樞的關鍵所在!”夙烈一下子來了精神,興奮搓手。“只有前代魔宗認可的勢力,才能知道它的秘密!” <A >)[u  
K=dR%c(  
   司徒遠微笑。杜鳳兒,你真是好運氣。而我,運氣竟也不錯呢。 sV/l5]b]  
TX}T|ri  
   龍族秘寶「絳星鏡」之中,不但藏有部分天外地圖,還能將攜帶者所經之途悉數記錄其中。他冷笑,龍族當年的野心,也是令人頗為激賞啊。 Xd<t5{bD!  
1|{bDlmt  
   “此事靠後。”他沉吟,現在還不是時候。“立冬當夜,玫瑰復出,流沙原必有大戰,西亞一定要參加。” uI~s8{0T6  
j~E",7Q'  
   夙烈雙眼精光閃閃。“好,我正想與秋八月正式一決!”別讓他以為有楓葉化石護體,就能躲過殺劫! G,f-.  
0V$k7H$Z  
   “讓你失望了。”司徒遠冷笑。“你的戰場不在流沙原,對手也不是秋八月。” J NVr  
LJFG0 W  
   什麼意思?天宇一早重兵布防流沙原,難道你讓我中途堵截什麼人?夙烈狐疑,“天宇會有其他援兵?” n(1')?"mA  
(@r `$5D.b  
   “不用你下場。”司徒遠嚴肅地看著他,“帶著冽冱琉弓,射殺自天宇麟池復出的玫瑰。” .1yT*+`  
W=JAq%yd<  
   “天宇麟池?”夙烈驚呆。“不是流沙原?” ujFzJdp3k  
QSw<%pcJE@  
   司徒遠點點頭。“無論雲中城或者倚天航,都不會袖手旁觀。他們打他們的,我要確保西亞的戰力損耗最小。”區區玫瑰,不值大動干戈。 JTU#vq:TY  
b| M3 `  
   “如果要除去玫瑰,不如將此事張貼至預言頂。”讓更多的天宇敵對勢力參與,不是更有保障? 7j$Pt8$  
7%MbhlN.  
   司徒遠頓了片刻。“傳聞花神令在千少一身上,我要安排惜英王成為在場的唯一見證。”一旦傳聞屬實,她就有可能實現夢想。  Es5f*P0  
S0d~.ah30  
   夙烈瞪眼。“你不怕惜英王跟你翻臉?”妄自插手花事,雷絹那個暴脾氣肯定發作。 0Yl4eB-  
+k\Uf*wh  
   “戰場之上,達成目標才是首要之事。” 平日裡耍小性子、爭個意氣也就罷了,這種群雄混戰之中,所有人都各懷心思,稍有疏忽,就被人算計了! 4dawg8K`9  
( #D*Pl  
   夙烈很佩服他的膽量。原本經過之前的事,雷絹就已經很惱怒他的所作所為,這下子……他們倆的關係恐怕就要降到冰點了。 ke_ [  
'sh~,+g  
   他同情地看了一眼司徒遠。他們兩人在感情之事上真是難兄難弟。司徒遠被看得惱羞成怒,順手給了他一巴掌。 2S"Nf8>zp  
@L/o\pvc  
    P 1XK*GZ  
Z[Qza13lo  
  ☆               ☆            ☆            ☆            ☆            ☆ 3S*AxAeg  
{ZU1x C  
   多日來,陰冷濕潤氣候一直籠罩著天宇。直到這個傍晚,天空終於放晴,溫柔的金色光芒暈開,融在一片軟紅輕雲之中。紅雲難得地駐足觀賞了片刻,就看見藏神秘帶著小弟黑夜怨靈一路飛跑過來。 0(U#)  
,Lpixnm]  
   “紅雲啊,你在這裡哦。”藏神秘一邊喘,一邊揉著胸口。“跑死我。” N8toxRu  
"_|oWn  
   “巴比,有什麼要緊事,你倒是說啊。”黑夜怨靈戳他。“人家紅雲很忙的,沒時間在這聽你喘啦。” 2P#=a?~[  
@"-</x3o  
   “你閉嘴。”藏神秘趕緊道,“這幾日我一直在西亞聖殿的外面蹲著,果然看見裡面有人出來了,而且是往幻海雲城的方向走!” d}'U?6 ob  
+Y"r71|A6+  
   “手裡還拿著一封信。”黑夜怨靈補充,然後遭到他老子的栗鑿鎮壓。“哎唷!” Q=mI 9  
B* kcN lW  
   “怎麼西亞和雲城也有一腿嗎?”藏神秘緊張不已,那天宇的處境豈不是越來越危險? sRSz}]  
KRAcnY;u  
   紅雲淡笑,終於來了。“我明白了,辛苦你們了。”就知道司徒遠忍不住。吃了這麼大虧,倘若還無聲無息,他才要認真正視大陵星這幫人呢。 ({r*=wAP  
a"N4~?US  
   很好,西亞果然關心星象雲圖,知道這個就行了。紅雲收拾了一番,啟程前往望星坪,一個他多年未曾涉足的居所。 #:jb*d?  
<"N_j]wD  
   他故意走走停停,沿途還順手掐了把紫茉莉捏在手中。等他行至望星坪,已是星斗滿空。遠遠看見幾條人影佇立,他忍不住彎了一下嘴角。 Sr?#wev]rn  
]\-^>!F#K  
   活該你來得早,讓你吹吹冷風。 IU FH:w]  
}jH7iyjD  
   等了一個多時辰的三裁公已經不耐煩,早知道紅雲是狐狸一般的人物,今晚不會白來了吧? {8$=[;  
N|N3x7=gs  
   “勞你久等,真是抱歉啊。”紅雲走近前來,臉上一點抱歉的意思都沒有。“竟能找到此處,紅雲佩服。” {S/yL[S.  
Kt@M)#  
   “客套話省下,誰不知道你最看重妻兒。”三裁公戲謔地看著他,“所幸你四處留情,雖然害死一妻一子,不是還有一妻一子嗎。” 2H71~~ c  
l^GP3S  
   紅雲苦笑。“三裁公,你的目標是我,與他們無關。” Od+6 -J  
r{\1wt  
   “望星坪,真是好地方。”三裁公仰望星空,“上官星今夜入天宇,所以你親自來接他。怎樣,很想見到你的兒子嗎?” "Z Htr<+  
~5Pb&+<$  
   紅雲沉下臉。“我說過了,別動上官星!” 5oEV-6  
[(X y.L7x  
   “真是父子情深。”三裁公諷刺冷笑,“雖然他一直對你生疏冷淡到痛恨,你還是一副慈父的模樣,真令我感動啊!哈哈……” &Z(K6U#.  
qm/Q65>E  
   月上中天。紅雲的臉在雪白月光照射之下慢慢褪去血色,但他眼睛之中依舊是深潭之水一樣的平靜。經歷過太多坎坷,這種程度的刺已經傷不到他。 L86n}+ P\  
dQoYCS}IaV  
   人類就是在一次一次的挫折磨難中漸漸長出堅硬的外殼,抵抗外界,保護內心。 j',W 64  
FZjHw_pP  
   三裁公不再多言,一揮手,身側的北斗星二將,冷奇子、鬼差客,立刻左右包抄而上,對他發起攻擊。 oSiMpQu08  
Lbe\@S   
   紅雲,我才不相信你已經廢了。拿出你的底牌讓我看看,否則今夜讓你父子同赴黃泉! ;g{qYj_  
X%z }VA  
   然而,出乎他意料之外,紅雲在接下第一招的時候,就受傷了。之後也是不住後退躲避,身上的衣袍漸漸被血花浸染。 ojYbR<jn9  
4BnSqwa_  
   就在要命的刀鋒劈下的一瞬,一道亮得耀眼的銀色星芒倏然射入現場,彈開鬼差客的大刀。 !It`+0S b  
=q N2Xg/  
   “紅雲!”銀河行才回到天宇便接到消息,連忙趕來。幸好,趕上了。見紅雲又是一身狼狽,叱道:“你又要幹什麼!” zp\8_U @  
S$KFf=0  
   紅雲輕輕翻個白眼給他。什麼叫“我要幹什麼”,雲城的人正在殺我,你看不見嗎? P96pm6H_;  
5T sUQc  
   三裁公被這兩個眉來眼去搞得心下大怒,“礙事者,殺!” ]7-&V-Ct*  
u]}s)SmDk  
   北斗雙將立刻調轉鋒口,兇猛攻擊銀河行。銀河行只得匆忙應對,格擋之間,不妨紅雲被三裁公一把抓了過去。 A-:O`RK  
mF` B#  
   “銀河行,你敢輕舉妄動,我就讓紅雲死在你面前!”三裁公將紅雲按在一棵樹上,點住穴道。“紅雲,多日不見,你變得更加動人了啊。” z/i+EE  
dJ$"l|$$  
   這是明顯的挑釁,銀河行你可別中計啊。紅雲著急地想給銀河行遞眼神,卻被對方鉗住下頜,動彈不得。“你也真夠厲害的,連銀河行都被你收伏了,我是該讚賞你的魅力還是唾棄你的無恥呢?” )`^p%k  
(&/2\0QV  
   “堂堂星聯之主,在戰場上做出這種事情,你才是無恥。”紅雲毫不客氣,直直指責。“除了利用他人感情趁機打擊,你還會點別的嗎?”所行皆是賤招,也配當一方之主? 8DP+W$  
oIUy-|  
   三裁公卻大笑。“誰說戰場之上必行正義了?只要達成目的,什麼手段還不都是一樣?”看了一眼陷入夾擊的銀河行,“就像你拉攏銀河行的方式,嘖嘖。” h-iJlm  
+`3!I  
   說罷,不容他再出言反擊,三裁公俯身一口咬上他的唇瓣。紅雲大驚,想不到對方竟在此處做這種事! $w"$r$K9K  
IV\J3N^  
   “銀河行,你再不住手,我就把紅雲剝光了。”三裁公冷冷的話語,叫停了銀河行擊向冷奇子天靈的一掌。  >S$Z  
gV&z2S~"  
   “你想怎麼樣?”銀河行依舊與人對峙,眼角卻已瞥到一抹雪白,氣得心口疼痛。難道今天真的栽了?總不能不顧紅雲的安危啊!  KWLbD#  
j ";2o(  
   “好說,只要你自廢武功,我就讓你們死在一起。”三裁公盡情羞辱了紅雲一番,大笑,一把扯掉紅雲的褲子。“一會兒上官星過來看見他父親這個模樣,會不會羞慚無地、氣絕當場呢?” ,{\Bze1fn  
/}-CvSR  
   “你說呢?”紅雲突然向鉗著他的煞神露出一個不明的笑容,“三裁公,今夜你雖然等不到小星,卻能等到兩個熟人呢。” Bl=tYp|a  
[M+f-kl  
   話語未落,身後的風突然更冷了幾分。突然想起之前的幾次失算,三裁公心內一驚,倏然縮手,放任紅雲軟軟地倒在地上。一回頭,竟是蒼狐與烈風焦,聯袂而來。 Mq';S^  
N !TW!  
   漸盈之月,將將未滿。然而兩人之刀配合無間,似夜空銀鏡,圓滿無隙。銀河行見來了援兵,手上更不容情,一掌劈下,頓時鮮血四濺,隨即立刻衝到紅雲身邊。鬼差客見同伴慘死,痛叫一聲,卻也不得不疾馳救援主人。 v\(2&*  
zYl#4O`=c  
   自從三裁公涉足天宇,自身殺劫不斷。而他竟也能在避開破解層層殺劫的同時壯大勢力,憑的就是強大的心防與不擇手段的殘忍。雙十水晶輪之計,致使天宇當年鋒途凋零過半;破除雙佛連心,更是造成先天紅傘與佛門頂峰半慈心先後慘死。而眼前的月雙刀,則是他不得不面對的第三重劫數。 >X*Mio8P#  
4CGPO c  
   “三裁公,你逢雙必死啊。”紅雲臥在冰冷泥土上,感覺自己整個人也即將與這溫度融為一體了。魚見餌方愿上鉤,三裁公,你以為小星是我的餌,卻不知道我才是釣你的餌。 s-dLZ.9F  
}9nDo*A"}  
   小星今夜不會來了。紅雲嘆,這孩子跟他一樣,執著又重情,錯過今夜,他也必不肯放棄。都說是為了天宇,但只要這孩子能展顏,他這個做父親的又何嘗不肯做更多的努力呢。 qzb<J=FAU  
@&[T _l  
   月雙刀是匆忙接到出戰的指令的。是夜並非望月,面對功力強大的三裁公,本來未必有十成把握。但此刻三裁公眼神似有異狀,好像一直沒有焦點一般,恍恍惚惚地。 0uBl>A7qhn  
JxyB(  
   好機會!兩人對視一眼,合刀攻上。而在他們的強敵的眼中,極招落地的時刻比現實之中快了瞬間,三裁公噩夢再現,似乎已經感受到頸間冰冷,與噴灑的熱血,頓時整個人僵在當場—— as J)4ema  
{BKl`1z  
   真正的極招隨後而來,兵刃交錯,脆響一聲。鬼差客在最後一刻為主人擋在前面,連人帶刀被兩斷。而三裁公亦受波及,右臂骨咔嚓一響,斷成兩截。 |_u aS  
O%r;5kP  
   此戰到此時,已經沒有繼續下去的必要。三裁公當機立斷,抽身而退。功力一催,他才明瞭,紅雲早在牙齒之間藏了致幻的藥物,借著被他侵犯的瞬間讓他吞下,從而影響了他的判斷。而面對殺劫,任何遲誤都是致命。 Web|\CH  
qCv20#!"|  
   銀河行遣返了月雙刀之後,稍微收拾了一下戰場,就將紅雲裹在散落一地的衣物之中,抱著他進入了望星坪的小屋。 IIq1\khh  
Ivb 4P`{  
   雖然有段時間沒住人,此地倒還算整潔。銀河行給紅雲解開穴道,打水給他擦洗了一遍,又為他上藥止血,將衣服一件一件給他穿好。紅雲知道他生氣了,突然也覺得疲倦不堪,於是也沉默著,一言不發。 mrX^2SR  
=]k {"?j  
   很少有男人能夠忍受自己這種人吧。紅雲頹喪地想,如果銀河行離自己而去,要不要放下身段苦苦挽留? }NsUnbxT  
c6Y\n%d&  
   銀河行本來想說他兩句,可是一擡頭,看見他疲憊沉鬱的眼神,不禁心軟了。“紅雲,我沒有責怪你的意思。”以自身為餌固然殘忍冒險,卻是此刻最有效率的做法。然而,以私心論,他當然不希望犧牲者是自己心上之人。 #A]-ax?Qc}  
fxgr`nC  
   “是我對不住你。”紅雲順勢靠在他肩頭,語氣倒放鬆了些,也無力再在他面前隱瞞什麼。“是我故意放出消息,說小星今夜會返回天宇,迎接玫瑰復生。” .7n\d55a  
A&>.74}p  
   銀河行心疼地摸著他的頭髮。這傢伙,連自己兒子都不放過!“可是星雲意象並非如此。” PTj&3`v  
3"F`ZJ]=  
   “我怎麼捨得讓小星涉險。”紅雲冷笑,“倒是西亞的那兩位先坐不住了,立刻告知了三裁公。”嘆口氣,“唯一可惜就是今夜並非月圓之夜,否則三裁公必死無生。” ETB6f  
\W%UZs  
   月圓之夜……銀河行心中已經有數,嘆道:“安知不是西亞故意所為。”誘殺之局,只能用一次。西亞此舉,讓紅雲提前露底了。  ,m,)I  
2B,] -Mu)  
   “總不能束手待斃啊。”紅雲在他的懷裡閉上眼睛,聲音漸低。“銀河行,距離天亮還有段時間,難得今夜烏雲盡散,不如我們去欣賞一下今夜的星空吧。” jM\*A#Jo5  
EM\'GW  
   銀河行聽到這話,臉上終於露出個笑容。剛要答應,一低頭,卻看見紅雲已經睡著了。 .L~Nq%g1  
_V\Bp=9W  
    : }`-B0  
3"rzb]=R  
  ☆               ☆            ☆            ☆            ☆            ☆ Mg^e3D1_  
SXt{k<|  
    ^FnfJ:  
n`4K4y%Dy}  
   小念終於如願回到倚天航,但他明顯感到情況不對。帶他來的人並未將他送到孔孟學院,而是繞了個大圈,將他帶到道觀後山的上善居。 v!%5&: c3  
ntmyNf?;  
   “這不是我之前住的地方啊。”小傢伙警惕地看著陌生的環境、四周侍立的人,“你們是誰?我之前怎麼沒見過你們?” x"~~l  
C)cwAU|h#  
   杜鳳兒走出內院,“小念,過來。你跟我在這裡暫住一段時間。” Yq/.-4 y  
&.Zb,r$Y  
   多日之後再見到他,小念眼圈都紅了,還是規規矩矩地行了大禮,然後爬起來,一頭撲到他懷裡。“我以為……” 8Dvazg}4  
`)QCn<  
   杜鳳兒被撞得內腑一陣劇痛,“哎喲”了一聲,看見孩子驚惶的目光,連忙笑了一下。“看起來過得不錯,小身子骨越來越結實了。”就順勢坐下來,將他拉到自己懷裡。 frBX{L  
}W ^: cp  
       小念卻發現不對勁,為什麼他的臉色這麼差!“你怎麼了?生病了嗎?” BATG FS&  
'TA UE{{  
   杜鳳兒不語。師兄對這孩子還是太嚴苛了啊,硬是逼著這孩子這麼小就會看大人臉色。半晌,“沒什麼,小念,你記住,從現在開始,每時每刻都跟著我,不可離開。” ?-Vjha@BO  
_sbp6ZO_  
   “我記住了。”小念環顧四周,“我們為什麼不住在孔孟學院了?” "]\+?  
oHs2L-G  
   “這裡也不錯啊。”杜鳳兒哄他,“這裡比咱們以前住的庭院敞亮,屋子又大,對不對?” JH8zF{?  
mXXt'_"  
   小念點點頭,仰著頭道:“這個鏡子我在道君那裡見過,比這個大一些。”然後又摸著幾案上的琴,“這架琴有點舊了啊。” E_zIg+(+  
Ka,^OW}<%q  
   杜鳳兒微笑地看著孩子在三間房屋裡逛,有人來跟他傳越三乘的話,他就讓小念一旁聽著。送來的文書信件,他就讓小念幫他讀了。 D0BI5q  
2ZQ}7`Y  
   天宇這次真是孤注一擲了,將兵力全押在流沙原,真的沒問題嗎? +CI1V>6^  
^gFqRbuS  
   於是,當越三乘再來找他的時候,就看見一個糰子一樣的小人黏在他身後,從披風裡露出個小腦袋。“這是什麼東西?” WQHd[2Z#e  
{8I.`U  
   “不用管他。”杜鳳兒笑,“你送來的折子我都看了,你真的不打算與司徒遠也商量一下?” Zy09L}59P  
O-4C+?V  
   “哼!”想到那個忽冷忽熱的毒蛇一樣的人物,越三乘就頭痛。“不用他們插手,此戰也必挫天宇聯盟的銳氣!” (#;`"Yu  
1nu^F,M  
   “這些準備倒是都周全了,你還是要防止西亞突然調轉矛頭。”杜鳳兒甩了甩手裡的一張紙,“建議你就去陪個笑臉,打探一下司徒遠的意思吧。” uB7 V?A  
L;od6<.*m  
   “不必了!”越三乘冷笑,“後天晚上,你跟我們一起前往流沙原!” Jnv@.  
GHmv} Z  
   杜鳳兒頓了一下,“杜某現在這個身體狀況,恐怕無法對倚天航再有助益。”又看了看一直抱著他腿的孩童,“何況小念也離不開我。” -@ZiS^l  
~ Uo)0  
   “叫你去就去,啰嗦什麼!”越三乘陰冷地盯著小念,“至於這個累贅,你願意就帶著他!” CSCN['x  
b?eu jxqg  
   等到越三乘離開,杜鳳兒才皺了皺眉,將四面窗子都打開,透透空氣。外面的寒風吹進來,小念小聲道:“好冷啊。” R-P-i0 ~  
F0690v0mB[  
   杜鳳兒將他抱到火盆旁邊坐著,自己回身躺在小榻上,默默忍耐著經脈之中越發劇烈的撕裂般的痛楚。小念烤了一會兒火,以為他睡著了,輕手輕腳地爬上榻,伸頭一看,見他面色慘白一頭冷汗,吃了一驚。 [= |jZVhT  
G-T0f  
   “先生,你怎麼了?我去找醫者!” _FwK-?4E-  
Dnc<sd;  
   “別去。”杜鳳兒艱難開口,拉住他,手心裡冰涼黏膩。“小念,後天我們出門,如果見到秋八月,你就趁我這裡的人不注意跑到他身邊去,明白嗎?” }E_#k]#*  
pn*3\  
   “你不要我了?”小念大驚,“是因為我上次逃走嗎?我上次是——” =H|6 GJ  
D?Ux[Ozb  
   “別多問。”杜鳳兒止住他急急的解釋,“過來,陪我躺會兒。” $O^v]>h  
x1ztfJd  
   再次將這個溫暖柔軟的小糰子抱在懷裡,杜鳳兒稍感安心,透骨入髓的劇痛,也似乎減輕了許多。 P#:?ok  
O=9-Qv|  
5?Wto4j  
-------------------------------------------------- ^S6u<,  
@ps1Dr4s  
/* f$'2}'.!$  
V:G>G'Eh0  
大師兄雖然萬年單身狗(喂)但是對幾個弟弟的婚姻大事都操碎了心(不 ]#.]/f >-  
最近一直睡不好又消化不好,焉知不是秋高人因為吃不到鳳下的祥瑞Q_Q JBnK K  
小行就不會因為吃不到我餃而抱怨什麼(我餃:。。。 > 0<)=  
雖然這個文打的清水tag但是餃也並不是萬年做素菜的(霧 i>_u_)-  
遙想一下曾經每天都燉肉的幸福時光(喂 hTbI -u7BF  
最後很嚴肅的批評一下阿裁,餃並不認為他是個偉光正的什麼有王者氣度的BOSS,他獲勝的手段大多非常齷齪,把婦女綁起來殺掉或者毀容然後趁她們親屬驚痛的瞬間打敗對方,算什麼好漢。。。還有他把天皇活活虐到精神崩潰,居然還有人讚賞他對天皇尊重和欣賞。。。(說這話的人你過來,我尊重和欣賞一下你XD)。。。還有那種不把人當人的思想也非常值得鄙視。你們不要因為他長得沒有其他BOSS辣麼吃藕就粉他。(阿裁:。。。) b2@VxdFN  
年過完了,祝新的工作日裡諸事順心,多多加薪昇職~~XDDDD 0dh=fcb  
FV,4pi  
*/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