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社区应用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5808阅读
  • 62回复

[原创清水]★【天宇】飛凡塵風華錄(完)(起篇-108 +尾聲)55L 前傳《無相》(1-12)61L (完)

楼层直达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60楼 发表于: 2013-07-27
第九章  怨憎苦 q+ KzIde|%  
zsU=sTsL  
“冥書擇主﹐強者為尊。” s](aNe2j  
十日之期到。再約芥子臺﹐藥叉袖手而立﹐淡淡地看著二位好友。“殷無極無意參與﹐請二位動手吧。” fJ\sguZ  
“真是好寬廣的心胸。”帝釋笑道﹐“那麼﹐開書的鑰匙﹐請你交出來。” Xtz-\v#0o'  
藥叉回以微笑。“得書者何人﹐我便將開書的鑰匙龍髓交給另外一人。” s]T""-He  
帝釋暗驚﹐但很快平靜下來。“如此說來﹐就算得到冥書﹐對方若不打算開之﹐亦看不見書冊裡面記載何事。” & gJV{V5Ay  
“然也。” scuHmY0  
冥書開﹐後果不堪設想。南風鬆了一口氣﹐就算帝釋掌握冥書﹐只要自己把握鑰匙﹐不將書開啟﹐再慢慢和眾人商量﹐總有毀書之機。 F62V 3 Xy  
帝釋一眼就看穿南風的盤算﹐於是收回殺氣﹐微笑起來。 ri`R<l8  
“好友多年﹐鳧徯天並非重利無情之人。如果藥叉堅持如此﹐那麼就讓南風好友得書吧。” 4Wy <?O2  
南風愕然﹐如此說來﹐帝釋依舊是要開書。 4k/V BZB  
藥叉嘴角微彎﹐“喔﹐我忘記說了﹐只有得書者可以觀閱其中內容。” GU't%[  
“藥叉好友﹐你將鳧徯天逼到無路可選了啊。”帝釋輕嘆﹐但依舊客套地微笑。“冥書暫歸南風好友﹐但我要求你當場開書。” 9jN)I(^D6  
藥叉對南風投注的目光輕輕點頭﹐暗示他安心以待。 e{;OSk`x  
“既然冥書歸我﹐在我主動交出之前﹐你不得派人來討。”南風追加條件。 Zh5RwQNE~  
“當然。”帝釋已經有些不耐煩﹐“我是主動放棄者﹐為何你的條件這麼囉唆﹖” 6:U$w7P0 e  
藥叉長嘆一聲﹐手中光球成形。咒語唸過三遍﹐須彌山四週陰風慘霧﹐飛沙走石﹐地裂三尺﹐冥書現世。 {X2`&<i6  
流竄綠色陰邪光芒的書冊緩緩昇上芥子臺。藥叉繼續運勁﹐將第一頁翻開。 Wv__ wZ  
帝釋久待此刻﹐移動步伐就要過去細觀﹐卻被藥叉擋住。 %}86D[PF  
“好友﹐不可言而無信。” nf 1#tlIJd  
“藥叉﹐你有自信擋得住我麼﹖”帝釋右手蘊氣﹐蓄勢待發﹐顯然是要硬闖。 ) \Y7&  
一句話的空間﹐藥叉收氣息功﹐收回光球。剎時間﹐邪光消﹐冥書再合。 +(xeT+J  
觀閱冥書字跡的南風﹐臉色卻陡然變得極壞﹐豆大的冷汗從額頭滴落。帝釋心裡萬分疑惑﹐他究竟看到了什麼﹖ OmM=o*d  
“帝釋﹐”南風痛心極﹐“相信我﹐冥書非佳物﹐非毀不可﹗” L,d LE-L  
對方當然不會相信他。“哈﹐你已觀見﹐當然想毀之。你倒說來聽聽﹐裡面記載為何﹖” =fm]Dl9h*  
“抱歉﹐我不能說。” L=2y57&Y  
藥叉抬眼看著帝釋。“你方才可是下決心要與我動手吧。” _#$ *y  
帝釋笑起來。“怎麼可能呢﹖你看錯了。” 7&KT0a*  
“那就離開吧。”藥叉轉身向南風﹐“南風好友﹐我們就此分手﹐一切保重。” x^"E S%*  
“殷無極﹗”南風顯然有話要說﹐卻礙於在場的第三人﹐不好直言。 Xtwun  
“不用多言﹐我明白。”藥叉知道他懮心長子今後的安危﹐於是回頭對帝釋說﹐“我們回去。” ;"O&X<BX-  
聽見“我們”二字﹐帝釋微愕。藥叉看見他愣住的模樣﹐不禁笑了起來。 C^ Q tSha  
“猶豫什麼﹐龍髓在我身上﹐我當然要跟你回去。”他微微眨眼﹐“或者﹐你不再歡迎殷無極進入你的領域﹖” /(O$(35  
“當然不是。”帝釋壓下心中的怒火﹐轉身就走。今日的選擇看似落了下風﹐但是他明白﹐其實真正的爭鬥尚未開始。 [2ax>Yk$  
"NRDNqj(  
☆       ☆     ☆   ☆   ☆       ☆       2F%W8Y 3  
& c Ny  
日漸西斜﹐晃眼的光線照射進來。鳳擎天走過去﹐把窗戶放下來。一回頭看見門口一個黑影一晃﹐於是揚聲道﹕“是誰﹖” pfx3C*  
朴天翁剛踏上廣寒正殿就聞到一股異香﹐走到裡間發現桌案上排了一堆瓶罐。正在探頭探腦﹐聽見天妃叫喚﹐趕緊走了進來。 H+ h07\? %  
“參見天妃。” '0$?h9"  
“君首回來了﹖”鳳擎天利落地把那些瓶罐都擱在一個大托盤裡。 yr#5k`&\_  
“喔﹐自從昨晚離去﹐還沒有回來。”朴天翁看了看﹐好奇問道﹕“有人求醫還是……” 4tSv{B/}  
廣寒宮雖托名化外組織﹐但略涉紅塵。鳳擎天以毒行醫﹐在道上小有名聲。 lTU$0CG  
天妃看了他一眼﹐笑道﹕“這是君首要的。他還沒回來﹐大概冥書的事不怎麼順利吧。” @aQ1khEd  
“除非藥叉參與爭奪﹐否則君首必定勝券在握啊。”朴天翁好奇地盯著天妃將容器內的液體細心倒入一個白色小瓶﹐“這是做什麼的藥﹖” g%u&Zkevx  
“劇毒。”天妃和藹一笑﹐丟了一個小瓶給他。“這個是給你的。” *m%]zj0bo  
“論智慧﹐論武功﹐我不認為君首會失敗。”朴天翁接過瓶子﹐“這又是什麼﹖” {cpEaOyOM  
“這是解藥﹐你過一會就用得著。”天妃笑容不減﹐“我也相信君首決不會空手而歸。” 9w9jpe#  
朴天翁的臉色卻瞬變﹐冷汗直落﹐腹部抽搐﹐趕快打開小瓶﹐服下丸藥。“妳……” DO7W}WU  
“記住﹐以後來廣寒宮不要隨便往裡闖﹐制藥的蒸氣也是有毒的。”天妃揮揮蘿扇﹐示意他可以走了。“最近別喝茶﹐別吃生冷的東西﹐否則腹痛難忍喔。” 6Es? MW=  
y8VpFa  
☆       ☆     ☆   ☆   ☆       ☆       <o2r~E0r3  
>;z<j$;F<  
帝釋與藥叉一前一後返回。兩人都板著臉﹐一言不發。藥叉不顧身側怨毒的眼光﹐徑直往小跨院快步走去﹐卻被對方擋住。 3:%QB9qc]'  
“哪裡去﹖” ;,&8QcSVY  
“我要帶無痕離開。”藥叉毫無畏懼即將來到的暴風雨﹐伸手一推﹐“你﹐讓開﹗” O4<g%.HC6  
冷笑一聲﹐帝釋扣住他的手腕﹐“你不可忘記﹐你現在身在我的地盤﹐不要太過份了﹗” T]Nu)  
“哦﹖你就無過份之處﹖扣押別人的孩子﹐是什麼罪名﹖” ~x{.jn  
“那麼請問﹐你殷無極又是什麼身份﹑有什麼資格問罪﹖”帝釋臉色愈沉﹐手勁愈重﹐“鳧徯天怎麼說也是他的師尊﹐你算什麼﹗”  p0.|<  
藥叉眼神一利﹐另外一手出招。對方伸手去擋﹐他趁機掙脫﹐後退三步﹐戒備以待。 zi~5l#I  
聽到打鬥的聲音﹐無痕快步行出﹐驚見二人反目的景象﹐一時怔住﹐沒有動作。 Y^%T}yTtq  
帝釋把握極短的空間﹐右手已撫上箏弦。“藥叉共王﹐今日將是你畢生難忘的一天﹐鳧徯天要讓你後悔一輩子﹗” y/V%&.$o=  
藥叉來不及搶上前去﹐只聽箏弦一響﹐無痕握著自己的脖子﹐痛苦倒地。 :Q+5,v-c  
“帝釋你﹗”藥叉眼尖﹐看見隱約一痕紅光閃過﹐“放開他﹗” oJKa"H-jL  
弦音再響﹐無痕的頸側已經見血。 W4;m H}#0  
“再讓我聽見一句這種命令的話語﹐後果自理。”帝釋陰狠低笑﹐“不過想必南風好友﹐也不介意犧牲自己的骨肉換取冥書吧﹗” U|G|l|Bl  
夜晚涼風悽悽﹐藥叉卻感覺自己在發抖。點點冷汗滲透衣衫﹐心跳加速﹐嗓子乾澀得疼痛﹐卻是一個字也不敢再說。 bslrqUk_`=  
沒想到﹐這輩子還有如此惶恐無助﹑深感自己無用的時刻﹗ jkiTj~WE-  
帝釋走到他的面前﹐用右手二指壓住箏弦﹐左手緩緩撫上他的臉。汗濕的蒼白臉色在月光下顯得不似真實﹐但馨香滑嫩的觸感卻是再真實不過。 W)(^m},*8D  
“今晚你由我擺布﹐明早讓你帶走無痕。你若有半點反抗﹐明天你帶走的就是屍體。” E{HY!L[  
藥叉迅速盤算他可能的作為﹐大抵都和再次奪回冥書有關。如果要求開書鑰匙﹐也不是不能週旋﹔如果要求對付南風﹐那麼…… ( 6(x'ByT  
“把衣服全部脫掉。” \.XLcz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藥叉一時沒反應過來﹐直到身側痛苦蜷縮的少年再次慘叫。 k%[3Q>5iM  
他惶恐瞪大了雙眼。這是在院子裡﹐而且廊下就有帝釋的手下…… RvJ['(-  
沒有討價還價的空間了。藥叉背過身去﹐用發抖的雙手解開那些盤扣和帶子﹐第一次痛恨起這身繁複的衣裝。 @`FCiHM  
最後一件裡衣飄落地上﹐帝釋著迷地屏住了呼吸。 _WX#a|4h{  
“轉過身來。” )m3q2W  
藥叉艱難轉身﹐卻發現無痕也看著自己。羞愧不已的他連忙蹲下身去﹐恨不得將身體蜷成一小球。 (]/9-\6(#  
涼風無聲﹐樹葉沙沙作響。 ~}Z\:#U  
過了好久好久﹐帝釋將他攔腰抱起﹐走入房間﹐把他放在床上。藥叉一言不發﹐舉臂遮住自己的眼睛﹐蒼白的面頰上﹐已經淚痕斑斑。 HaA1z}?n  
“睜開眼睛。” 7j5f ;O^+  
模糊的視野漸漸清晰﹐藥叉差點驚得跳起來。他沒下帳子﹐而無痕就站在距離床五步的地方﹐彷彿被定住一樣﹐看著他們。 \yrisp#`  
帝釋坐上床﹐對著床外。“坐到我身上來。” > Oh?%%6  
“你……”藥叉用手遮著自己的下身﹐不知所措。 Ba\6?K  
“快點。” 79zJ\B_  
混沌空間中隱約的紅絲﹐另外一頭牽扯著年輕無辜的性命。藥叉緩緩爬到床邊﹐坐在帝釋腿上﹐感受到身後少年注視的目光﹐渾身顫抖。 +Taa!hfys  
帝釋心情大好﹐對方如此美麗﹐如此高傲﹐如此有才﹐今天居然得以對其為所欲為﹐真是爽快。 9>/wUQs!]  
半晌沒有動作﹐帝釋笑出聲來。“原來藥叉共王還是清聖佛子﹐對這種事情毫無所知。” \3Oij^l 0  
說罷﹐他攬住對方的腰﹐一把將他壓倒床鋪。藥叉本能要伸手推拒﹐卻又縮回手來。驚惶無措的動作看在對方眼裡﹐只增添了對方的愉悅。 'H9=J*9oG  
帝釋一手撈起他的右腿﹐一手探到他下體的幽口﹐用力將二指插入。藥叉從未經歷過這種折辱﹐又痛又急﹐慘叫出聲。 g%[n4  
對方不理會他的痛楚﹐解開下衣﹐徑直挺身進入。藥叉想挺腰掙扎﹐卻招來更強悍的貫穿。 4^6.~6a  
“這麼快就開始迎合了﹐殷無極﹐你也不錯嘛。” SFH-^ly&D  
藥叉閉上眼睛﹐雙手死死揪住床單﹐卻忍不住自己破碎的嗓音﹐痛苦呻吟。 %/kyT%1  
漫長的一夜﹐帝釋毫不留情地折磨對方﹐手段盡出﹐無所顧忌。當藥叉終於昏死過去﹐他隨手將被單一拋﹐勉強遮住床上那具慘不忍睹的軀體﹐然後整理自己的衣衫﹐揚長而去。 ^"8G`B$r  
當他經過已經呆掉的無痕身邊時﹐他輕描淡寫地說﹕“把他叫醒﹐你們可以走了。” wLuv6\E  
無痕如夢方醒﹐三步並做兩步撲在床邊﹐使勁搖晃著藥叉。他不能相信﹐自己崇拜敬仰的兩個人﹐在一夜之間﹐遭此劇變。天塌地陷﹐無非如此。 59(U`X  
6]Q3Yz^h  
+.[\g|G  
第十章  無色界 KsAH]2Q%  
'NZGQeb K  
再睜眼﹐已見稀薄曙光。週圍的空間漸漸亮起來﹐藥叉看清眼前的少年﹐突然伸出手去﹐緊緊揪住他的衣襟。  Gt9wR  
“無痕﹗快回家去﹐保護你的親人﹗” 8:ggECD  
乾澀疼痛的嗓子裡﹐只能勉強道出這句關鍵話語﹐藥叉咳喘不已﹐重新倒了回去。 $#o1MX  
無痕倒了半碗涼水端到他嘴邊﹐可是對方微闔雙目﹐似乎再度昏迷過去。等了一會不見反應﹐他正打算擱下碗﹐卻再次被抓住袖子。 lfk9+)  
“無痕……”藥叉狠狠瞪著他﹐“快回家去﹗” 4yMW^:@  
“你……要不要喝水﹖”無痕遲疑地遞過碗去﹐卻被藥叉一手掀翻﹐全潑在了床邊。 b|^I<7  
“蠢東西﹗還不快走﹗” t$^l<ppQ  
無痕看見床鋪沾濕了﹐轉身打算去找東西來收拾﹐卻被微小的力道牽住衣襟。 YHxbDf dA  
才回頭﹐聽見藥叉勉強低語﹐“你靠近一些。” >L((2wfiN  
“是。”無痕剛彎下身子﹐臉上就挨了一巴掌。雖然一點都不疼﹐但他已經感受到了對方的怒火。 lp&!lb`  
藥叉精神用盡﹐倒在枕上閉目喘氣﹐不去理他。 gLj?Ys  
“無痕……不能回去﹐師尊待我恩重如山……”說到此處﹐無痕遲疑了。想到師尊昨夜的舉動﹐他有些瑟縮起來。 f<[jwhCWV  
“扶我起來。”藥叉掙扎坐起﹐靠在床頭﹐握著無痕的手。“看著我的眼睛。” q5 &Ci`  
無痕不敢看他﹐一直以來冷傲高潔的藥叉﹐今日備受摧殘﹐凌亂不堪的模樣﹐足以令他心神俱碎。 L^9HH)Jc  
藥叉伸手抬起他的下頜﹐讓彼此的眼光相對﹐然後一指戳在他的百會穴上。無痕只覺一陣迷霧蓋住了神識﹐似乎連自己是誰都漸漸模糊了。 e xR^/|BR  
“無痕﹐回南風府去。”藥叉施術完畢﹐鬆開雙手﹐看著他神色迷茫地立刻起身離去﹐心裡一陣悶疼。 x49!{}  
他並不擅苦口婆心的勸說﹐加上體力實在不支﹐時間緊迫﹐不得已施法控魂﹐希望將南風的愛子平安送歸。  SVP:D3)  
只要目的達成﹐接下來就可以毫無顧忌放手一搏﹐這些犧牲不算什麼。他這樣想著﹐不知不覺又昏睡過去。 sB}]yw  
與此同時﹐帝釋命令手下廣傳消息﹐宣佈藥叉野心擴張﹐準備爭奪冥書。 f%^'P"R  
“啟稟君首﹐無痕已經離開。” Uku5wPS  
帝釋嘴角一勾殘忍的微笑﹐起身﹐出門。 O?K./So&  
Q/_#k/R  
☆       ☆     ☆   ☆   ☆       ☆       ~bU7QLr  
vX1uR]A[  
帝釋再度返回小院﹐已經是黃昏時分。拿著一盞燈﹐緩緩靠近床鋪﹐看見的對方依舊昏睡。一整天了﹐貌似連個膽敢過問的人都沒有。 H~+xB1  
“真可憐啊。” ^^Lj I  
他坐在床邊﹐看著對方有些破裂的嘴角﹐乾澀蒼白的唇﹐伸手撫摸了一下。揭開被單﹐是一具慘遭蹂躪的肉體﹐下面有一灘乾掉的血跡和黏液﹐斑駮散落。 '% 4P;HO  
“藥叉……” ki\uTD`mf  
低吟似訴﹐迴蕩在微明的空間。 B#N7qoi  
“也許﹐我該殺了你……” i*tv,f.(  
床內傳來一聲相和的輕笑。“那又為何不動手呢﹖” g,lY ut  
“昨晚我傷了你﹐只是你不可怪我﹐是你逼我如此。”帝釋把他攬抱起來﹐“我帶你去沐浴。” _\AUQ{  
“過了今日﹐也許你就永無機會殺我了﹐不會後悔嗎﹐君首﹖”藥叉閉目輕嘲。 ;x[pM_  
“藥叉﹐我們一起掌握冥書﹐挽救蒼生如何﹖”帝釋嘆息。“對我而言﹐有你的助力﹐則無事不能成﹐無功不可就。” L=A\ J^%  
“你沒有阻攔無痕吧。”藥叉仰在浴池溫水內調息﹐依舊沒有睜眼。“我最看不起言而無信的人。” {Bs+G/?o/  
“相信此刻﹐他已經站在南風庭院之中﹐和家人們在一起了。”帝釋一手抱著他的腰﹐一手幫他擦洗身軀。“藥叉﹐你不恨我吧。” ]mkJw3  
“我若回答是﹐你會殺了我麼﹖”藥叉微微笑了起來﹐“我怎麼會恨你呢﹖三個月忘情草熬的藥湯﹐不就是打算洗掉我的七情六欲﹑塵緣魔劫麼﹖” p]f&mBO*  
帝釋手上的動作停了下來。 N=fz/CD)I  
“想不到好友對藥草的了解﹐也是精通。”他嘆息中更顯一絲興奮﹐“好友真是天下不可多得的奇才。” 8]*Q79  
藥叉伸手撥撥溫熱池水。“還有這池水裡浸泡的枳花蠱﹐泡久了對關節有所損傷。你剛才吃了解藥吧﹖” 19y 0$e_V  
“你……” gA +:CgQ  
“我不但知道藥﹐也知道很多毒啊。”藥叉諷刺微笑﹐“你吃的瑞香楓根雖可避此毒﹐但頗影響食慾。” !RMS+Mm?  
“那麼你……”帝釋心中已有答案﹐但依然謹慎試探。 ,?=KgG1i  
“我很好奇﹐你得到冥書之後﹐將如何處理我﹖”藥叉避開這個問題﹐微微回身﹐看著對方。 fEiJ~&{&  
“藥叉。”帝釋撫摸著手指間溫潤的觸感﹐著迷不已。“芥子臺風光不錯吧。置身雲間﹐俯瞰眾生﹐一切盡在掌握。” # cWHDRLX  
“權勢名利﹐無非是空。” FLbZ9pX}  
“至少我此刻擁有你。” |HgfV@Han  
Q]i[.ME  
☆       ☆     ☆   ☆   ☆       ☆       R 7K  
[b`$\o'-  
聽聞此話﹐藥叉輕輕笑了起來﹐笑聲中滿是無奈。 u8uW9 <  
“帝釋﹐你所執著的﹐無非幻相。放下執著﹐才見真我。” MSB%{7'o  
“你就在我掌中﹐何幻之有﹖”帝釋不以為然﹐“你睜開雙眼看看﹐世間種種苦樂悲歡﹐皆是真實﹐不是你一字‘空’就能抹殺的。” ' o=E!?  
“你的作風﹐我無法認同。”藥叉在氤氳水氣中半開雙眸﹐語氣落寞。“救世護生﹐何來爭奪心﹑功利心﹐何來貪慾﹐何來妄想﹖” D0M!"c>\  
“你太天真了。御世不是口頭的承諾﹐世人多是愚頑不堪﹐適度的犧牲在所難免。” *PcVSEP/0  
藥叉掙開他的圈抱﹐踏出浴池。“我要離開了。” /#\?1)jCK  
“三思而行。”帝釋的語氣中微帶警告。“留在我身邊﹐你需見証這份理想的實現。” Q x.jCy@  
“你所走的路﹐將與我背道而馳。” sFx$>:$  
“但並不排除殊途同歸的可能。” lZ a?Y@  
“君首﹐留著你的觀念教化別人吧。” +FBi5h  
就在帝釋面前﹐他一件一件將衣服慢慢穿好﹐除了蒼白的臉色﹐已經完全看不出昨夜慘遭凌辱的痕跡。  sL ~,  
帝釋一瞬不瞬地盯著他﹐慢慢地說﹕“你若踏離此地﹐即見地獄。” m+$/DD^-zl  
“樂意之至。”藥叉攏了攏還在滴水的頭髮﹐繞過屏風﹐朝門口走去。 RK3.-  
“且慢。”帝釋喚住了他﹐欲言又止。 ; $6x=uZ  
藥叉停下腳步﹐卻未回頭。 $~o3}&az  
“藥叉﹐你還在恨我昨夜之舉嗎﹖” R<j<. h  
他沉默﹐直到下一句話傳來。 Jk~UEqr+  
“如果不是﹐請你將龍髓留下來。”帝釋感覺到對方的躊躇﹐於是繼續說﹕“好友﹐不可言而無信哪。” [;F{mN  
“君首。”藥叉笑了出來。“等你得到冥書﹐我自然會把龍髓給你。急什麼呢﹖” =#'+"+lQ }  
帝釋凝望屏風旁邊的一盞水晶蓮花燈。悠悠的光亮折射到每一片花瓣上﹐照見萬千幻彩。 7 s-`QdWX  
無盡的黑夜﹐糾纏著腐蝕的人心﹐慾望之火﹐燃遍無辜蒼生。 pP oxVvG{  
帝釋早已行動了。藥叉飛奔往南風府而去﹐強烈的危機感攪動心底的不安。 -&7=uRQk  
當踏入南風府的時候﹐已近黎明時分。面對眼前的景象﹐他徹底驚呆。 _DrnL}9I7  
無痕持刀狂笑﹐站在一片殘缺不全的屍塊之中。那刀尖之上﹐尚有鮮血滴落。 )+k[uokj  
這一瞬間﹐藥叉以為自己在做夢﹐這無非是一個很可怕的噩夢﹐等天亮了﹐這一切就會煙消雲散。 hgif]?:C<  
可是他感覺到鞋子濡濕﹐低頭﹐血泊深而廣﹐四週全是血腥氣味。如果是在夢中﹐何得如此真實的接近﹖ <tU :U<ea]  
“無痕﹗”他終於驚恐異常﹐飛奔過去。可是狂笑的少年眼神迷茫﹐似乎看不見他﹐只是轉身﹐朝向他來的方向而去。 :%>oe> _"  
清晨第一縷日光照射過來﹐藥叉恍若夢醒﹐衝入內宅﹐但見四處都有被翻過的痕跡﹐卻不見冥書的蹤影。 e mC\i  
控魂而殺人﹐奪物— q4zSS #]A  
“鳧徯天﹗” ~q5-9{ma  
怒極的腳步﹐剛踏出南風府門﹐卻見兩名道者攔路。 B*BHF95!  
“請問你是藥叉共王麼﹖” jiOf')d5  
“正是﹐只是現在無暇多談﹐請讓路﹗” vnF g%M!  
“且慢。貧道乃是仙府之人﹐聽聞冥書被奪﹐南風慘亡﹐特來查證。” TA<hj[-8  
藥叉冷笑。“向你們通報消息者﹐就是最大的嫌疑。” xz="|HD);  
道者凜然﹐再次阻擋藥叉急於離去的步伐。“武道已經傳得沸沸揚揚﹐藥叉共王野心畢露﹐染指冥書﹐意欲稱霸天下。” p0?o<AA%O  
剎那間﹐帝釋的警告在腦海中響起。 ?Ip$;s  
“你若踏離此地﹐即見地獄。” wo$|~ Hr  
e$x4Ux7*"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61楼 发表于: 2013-07-27
第十一章  解無信 +R3\cRM  
K'a#Mg  
“冥書不在劫木仙府﹐難道真被魔宗拿走了﹖”鳧徯天暗忖﹐“平日裡南風有所接觸者﹐還有誰呢﹖”  PU,6h}  
按理說﹐最有保障的地方就是仙府﹐冥書如此危險又如此重要﹐南風沒理由將之交託給其他任何組織或者個人。 Gp?ToS2^d  
“難道冥書還在南風府邸﹐只是被暫時封藏起來了﹖”帝釋心裡有些忐忑﹐決定立刻前往南風府﹐親自查看究竟。 vB&F_"/X2  
朴天翁恭立門外﹐“君首欲往何方﹖” lBizC5t!o  
帝釋頓了一下﹐道﹕“藥叉現在的處境一定不太好﹐本座去探視他。” .( TQ5/ ~  
目送君首離去﹐朴天翁乾笑兩聲﹐一回頭﹐發現天妃正站在不遠的地方。 3I(dC|d  
“朴天翁﹐君首言不由衷﹐真的這麼可笑嗎﹖呵呵。” XhHel|!g:  
“老樹不敢。”朴天翁心下忿忿﹐面上卻沒有顯露出來。“只是沒想到區區一個藥叉﹐讓君首耗費如許心神。” 1]D/3!  
“是啊。”鳳擎天不再答言﹐緩緩離開了。 kR`6s  
君首非但言不由衷﹐竟然還少有地心神不寧了呢。 97:t29N  
放走藥叉﹐無異於縱虎歸山。 c<JM1  
帝釋將身形隱去﹐遠遠地旁觀南風府前的緊張形勢。 k"3Z@Px:  
面對仙府道者的逼問﹐藥叉有些焦躁。 4U LJtM3  
“敢問藥叉共王﹐冥書現在何處﹖” yi AG'[  
“這該是我要問的問題﹗” Q%X:5G?  
“既然如此﹐”道者毫不客氣地一伸手﹐“請隨我們走一趟仙府。” lzr>WbM{{p  
藥叉冷笑。“好友南風遭此慘禍﹐冥書又不知去向﹐殷無極需要著手調查﹐請你們勿行無謂之舉﹗” ~_f |".T  
兩名道者對視一眼﹐各自運氣在手﹐準備武力強取。藥叉看在眼內﹐氣上心頭﹐就在此刻﹐一道熟悉的聲音切入現場。 YfrTvKX  
“請兩位道長高抬貴手。” n{qw ]/  
是他。 _I -0,  
藥叉微微側過身去﹐不肯正面以對這個向他筆直行來的人。 yoA*\V  
帝釋很自然地走到他身邊﹐頗為和煦地低問﹕“無痕已經平安返回﹐你還在擔心什麼﹖ ” ,< )/45  
藥叉聞言﹐憤怒的轉過身來﹐幾乎失去控制。 D\_*,Fc  
“只是控魂的手段太高﹐我也尚未知曉冥書在何處。好友的答案呢﹖”帝釋很欣然對方如自己所願地面對他﹐繼續添油加醋地抹黑。 $.3CiM }~  
“我並不知道。”藥叉咬牙切齒地說出這幾個字﹐卻看見仙府道者眼中明顯的不信任。 iK6<^,]'  
那種眼神﹐他似曾相識。 vCU&yXGl  
當年在佛宗被誣陷﹐同修和長老們對於他真心的辯白﹐就是以這種眼神相對。 4~pO>6P   
“帝釋君首﹐仙府欲請殷無極上劫木一談﹐你不會阻攔吧。”道者向帝釋致意﹐卻暗示他不可插手。 E{k%d39>  
帝釋輕笑。“哈﹐你們應該問當事人才是﹐他做何決定﹐與我無關。” sJYKt   
“我拒絕。”藥叉冷冷回絕﹐“為防止冥書落入肖小手中﹐我必須立即處理此事。” ]K0,nj*\c  
意欲離開的腳步再度被道者攔阻﹐藥叉忍無可忍﹐一掌打去。 ;uWI l  
另外一名道者見同修被攻擊﹐立刻反擊回來。藥叉回身對掌接招﹐但之前的道者跟著出手﹐殺招已到身後。藥叉來不及應對﹐祇得加重掌上力道﹐震開身前這人﹐再退步回身擋開殺招。 loqS?bC ]  
電光石火之間﹐被藥叉震開的道者慘叫一聲﹐吐血飛退數十步﹐重重落地。 gQ+_&'C  
帝釋悠閑地看著眼前的一切﹐不時感嘆一下。 [9W&1zY  
“道友﹗”見同伴慘敗﹐道者飛奔上去查看﹐滿面急怒。“藥叉﹐你太狠毒了﹗ ” ,9l!fT?iH  
帝釋看了看怔住的藥叉﹐緩步悠然上前。只見那人已經出氣多﹐入氣少﹐口鼻之內流出暗褐色的血。 lj}1'K@M  
“啊﹐有毒。”帝釋惋惜地搖頭﹐“好友一時情急﹐出手不加收斂﹐現在該當如何是好﹖ ” 0,D9\ Ebd  
站在帝釋後側方的藥叉﹐卻很清楚地看見他背在身後的一隻手中﹐尚有些許褐色粉末。 a~N)qYL:  
“你……” $, @ rKRY  
帝釋轉過身來﹐當著他的面拍掉掌上那些粉末。 DkMC!Q\  
“我怎樣﹖” :-'ri Ry  
重傷之人撐不住多久﹐奄然斃命。剩下那名道者悲怒交集﹐狠狠瞪了藥叉一眼﹐帶者同修者的遺體離去了。 qI%9MI;BV  
冷清的南風府門前﹐只剩兩人佇立。 K v>#  
和風微拂﹐南風樂府沉重的大門﹐隔開兩層世界。門內﹐是陰森悽慘的地獄場。門外﹐是詭譎冷酷的人世間。 /7HIL?r  
“藥叉﹐我最後勸你一句。你實已無處可去﹐何不回頭與我共襄盛舉﹖ ” );.<Yf{c  
“如果這是你的目的……”藥叉沉吟片刻﹐屑然冷嘲。“那麼你註定要失望了。”  S~5 =1b  
“今日之慘劇﹐你不希望重演吧。”帝釋看著他的雙手笑道﹐“至今為止﹐你的雙手還不曾沾血。如果你一意孤行下去﹐明日怎樣﹐可就難說了。” c.me1fGn  
“這是威脅嗎﹖” RkXLE"G '  
“豈敢。只是不忍明珠暗投﹐美玉沾泥﹐希望借此說服好友罷了。” * jNu?$  
“能告訴我南風之事究竟如何嗎﹖”藥叉淡淡一笑﹐目視對方。“解釋得當﹐我就隨你左右﹐任憑差遣。” ne~#{q  
這是個足夠份量的誘餌﹐可惜精明的鳧徯天毫不動容。 -){^ Q:u  
“好友在神損力虛之際強使控魂之術﹐難免有所差池。心念一線﹐尚且佛魔兩分﹐何況施之他人呢。” H-y-7PW*~  
藥叉再次怔住。心念一線﹐佛魔兩分﹐無論結局怎樣﹐起因總是自己。罪也﹐孽也﹔罪乎﹐孽乎﹖ /)<7$  
下一刻﹐帝釋走過他的身側﹐伸手將南風府門推開。 rN!9&  
“好友﹐不進去看南風好友最後一眼嗎﹖” }j<_JI  
“不必了。”藥叉痛苦閉眼﹐濃郁的死亡氣味迫得他幾乎窒息。 i~PZvxt  
“好友﹐欲往何方啊﹖” )d a8 Ru  
手臂被拉住﹐藥叉驚醒。原來自己的腳步竟然不由自主地往外逃去。 l[j0(T  
“好友一場﹐鳧徯天就勉力為南風全家三百五十口收屍吧。”帝釋沒有放開對方﹐另一手輕扣門上銅環﹐就有十幾條黑影從牆頭躍下﹐伏地待命。 WRyv >Y  
“南風是本座的好友﹐不能讓他們曝屍在此。”惋惜地搖頭﹐帝釋感覺到手中的人在發抖。“只是冥書依舊不知下落﹐有沒有可能是藏在他們其中什麼人的體內呢﹖” <qj@waKw4  
兵器出鞘的聲音如此刺耳。藥叉猛然回身﹐掙脫帝釋﹐衝入府內。 Fl(ZKpSZU  
“住手﹗” B!C32~[  
剎那間﹐慘不忍睹的死屍場映入眼帘。陽光下的事實﹐是如此殘酷。二度照見﹐他再也忍不住﹐一口鮮血直涌出口﹐雙腿一軟﹐跌倒在半乾涸的血泊之中。 [8g\pPQ  
本是精緻秀美的面容上﹐被汗水和灰塵沾得髮絲紛亂。潔白素麗的紗袍上﹐滿是淤泥和血污。腳下是殘缺的屍塊﹐眼前是曾經華美的人間天堂。 '$nGtB5  
只是﹐那些過往的優雅美好﹐曾經的悠遊寫意﹐風流雲散矣。 )$.9Wl Q  
以為幻海彼岸是雲端﹐驚回首﹐一身已墮無間地獄。 |vE#unA  
帝釋很仁慈地向他伸出手來﹐但藥叉完全不顧。過了不知多少時間﹐他自己站起來﹐轉身離去。 AyXKhj#Ml  
“藥叉。”地獄般的嗓音帶著一絲戲噱﹐伴隨昇起的火焰和濃煙從他身後傳來。“我該如何處置無痕呢﹖傷腦筋啊。” #z5?Y2t7~^  
藥叉一言不發﹐咬牙疾奔而去。 H0Xda.Y(  
t#Yh!L6>  
☆       ☆     ☆   ☆   ☆       ☆        ]@ 0V  
6h"? 3w  
落花時節﹐絕龍口卻是兩重冰火天氣﹐不類凡間。 \}(-9dr  
“藥叉共王﹐久違了。” h.%Qn vL  
醇厚低沉的嗓音傳至洞口﹐讓藥叉不禁停頓了腳步。 D#(Pg  
冰凝的火焰之壁﹐照見一身狼狽的形容。他稍微掠掠鬢髮﹐緩緩走入。 +n]Knfi  
“秋高人隱居不易。” rMx_ <tXX  
“是啊。時光流轉﹐又到了秋某離開飛凡塵之時了。” ov}{UP]a?  
“哈﹐又是順天意而行嗎﹖”藥叉笑一聲﹐語氣中無奈壓過了失望。 [_GR'x'0x  
“冥書之事﹐相信藥叉已有安排﹐何必秋某多此一舉呢。”秋八月抬眼看著藥叉﹐眼神無一絲波瀾﹐彷彿一泓深潭。 5{=MUU=  
“果然……”南風最後還是將東西送到秋八月這裡。他知道藥叉交往之人﹐帝釋亦深諳十之八九﹐只有秋八月﹐是其輕易不敢招惹的。 Yhdt8[ 2  
秋八月早已對他的心思瞭如指掌﹐“瑤臺玉座已經向我言明過了。至於時間地點﹐你作何考量﹖” sMo%Ayes  
“是清瑤之意﹐就照此安排吧。”藥叉精神愈見恍惚﹐眼神略微黯淡。 l)eaIOyk  
“秋某曾與帝釋君首有過一面之緣﹐卻不知其竟然是這等厲害人物。”秋八月冷眼看著藥叉的疑惑﹐繼續說﹐“無所不能的藥叉共王殷無極﹐居然被他逼迫到這種地步﹐真是可嘆。” (bXp1*0 ;  
藥叉立刻抬頭﹐眼神倔強。“勝負成敗﹐還未分曉﹗” g9`ytWmM  
“說的是。”秋八月點頭讚同。“只是一局棋﹐除非弈者罷手﹐否則難說終局啊。” Msdwv.jM  
藥叉緊抿雙唇﹐但心中的不安漸漸擴大。他不想向帝釋低頭﹐但絕不願意再為此牽連任何無辜之人。可是﹐棋局已開﹐起手無回。 F.w#AV  
秋八月微睨他面壁的側影﹐然後起身走到洞口﹐旋即返回。 $ :P~21,  
“尋跡冥書﹐乃禍世之源﹐亂世根本﹐卻非是因為你藥叉共王。未來該當如何﹐一念在你。秋某不再多言。” <0MUn#7'  
藥叉不發一語﹐但緊攥的拳頭裡已經滲出血絲。他所看見的血腥未來﹐翻覆大半飛凡塵﹐何止仙府魔宗﹐又何止南風聖樂。 A~t7I{`  
不知何時﹐應天的旁觀者已經離去。絕龍口之內﹐悄然無聲。他緩緩睜開雙眼﹐只見一片鮮紅的楓葉﹐靜靜掉落在面前。 ucO]&'hu:  
m)2U-3*iX  
?q6eV~P  
第十二章  法空相 ~nlY8B(  
A).AAr  
不過數日時光﹐武道上已經廣傳﹐藥叉共王插手冥書﹐意欲血洗天下。 'f!Jh<i  
十三派門九千教眾﹐齊集靈海海岸。只待藥叉出現﹐便要將之合力圍剿。 Mqy`j9FbL  
“真是可憐哪。” M>#S z  
帝釋嘆了一口氣﹐順手把桌案上的幾頁文件疊成一摞。“劍方。” )HHzvGsL)  
三星劍會會主連忙上前。“君首有何吩咐﹖” ]+S QS^4  
“有件非常辛苦的工作﹐需要你全力以赴。” C <)&qx3  
“是。” :zoX Xo  
帝釋慢悠悠地將事情交代下去﹐看著他領命退出。 wm4e:&  
日漸西斜﹐東向的屋子裡已經有點暗了。他走到置箏的小幾前面﹐取出一塊白絹﹐慢慢擦拭古箏。 ^6n]@4P  
手指滑過每根弦絲的時候﹐他任隨思緒回溯到過往的年年歲歲。箏寂無聲﹐夜已深沉。 hkxZ=l  
隔院是一池蓮花﹐此刻正菡萏初開。淡幽清香不能讓他定神﹐反而擾起一些莫名的情緒。手指一抖﹐一聲清亮便攪散了一室靜謐。 `VbG%y&I  
銀甲破冰弦﹐墨柱凝紫煙。 .j.=|5nVo4  
鳳擎天站在院中﹐遠遠地看著﹐默默地聽著。君首手底的音色﹐雖不及南風聖樂﹐也向來嚴謹有度﹐不曾聽過今日這般的散音。心雜則樂聲亂﹐細心的天妃明白﹐這一次﹐君首已經不能掌握全部的局勢。 BcWReyO<M  
~>|U%3}]  
☆       ☆     ☆   ☆   ☆       ☆       H9?~#GPb  
~+hG}7(:  
六十年一回﹐是仙府﹑魔宗劫難的輪迴﹐無止境的衝突。劫木重現人世﹐靈海再起波瀾。仙魔之鬥﹐再現飛凡塵中一流的武功﹐一流的佈陣﹐一流的術法。 Gz:a1-x  
藥叉就在這樣一個血腥混亂的夜裡﹐緩緩而至。 o\#e7Hqbh  
靈海之上的陣局中﹐仙魔之戰已近尾聲。等待甚久的十三派門九千教眾﹐視線卻全部投向那個神色冷漠的白衣鍛造師。 #wfR$Cd  
帝釋站在遠處的高崖上﹐將藥叉此刻的窘境盡收眼底。他有絕對的把握﹐藥叉斷然不會造這麼大的殺孽。而如果失了先機﹐錯過癸子之夜的天時地利﹐他就再也擋不住冥書吞噬飛凡塵的未來。 ,`b9c=6;  
突然﹐不知從何方而來的淒涼樂音﹐透入他的耳中。似琴非琴﹐似瑟非瑟﹐比琵琶更激切﹐又比簫管悲傷。難辨方位﹐不知來源﹐映照風捲浪急的靈海﹐淒厲眩目的紫色閃電﹐聲聲如泣如訴﹐令他一時心弛神迷。 ,\b5M`<c  
再回神定睛﹐天地已變色﹐滄海桑田﹐面目全非。 O!jCQ{ T  
這是他此生第一次見識到藥叉真正的本事。當天之方﹑地之劫﹑人之藏三儀同時開啟﹐數以萬計的生命﹐竟一時輕如鴻毛﹐薄如朝露。 M9nYt~vHX  
原本是波濤洶湧的靈海﹐剎那乾涸成荒漠。撐天的劫木也同時消失﹐只餘空氣中的一聲嘆息。廣不見邊的荒漠﹐承載無數的屍骸。他們的靈魂無法平息﹐捲起通天的黑暗陰風﹐奔蕩在荒漠之中。黃沙瀰漫﹐遠處只餘隱約的一座高山﹐孤立視野的盡頭。 <T>f@Dn,  
而在盡頭處﹐伊人已渺。 ^q$sCt}  
-q27N^A0  
☆       ☆     ☆   ☆   ☆       ☆       t s&C0  
`7`iCYiTy  
燕孤城坐在一塊石頭上﹐把手中斷成兩截的獸疑翻來復去看了又看。 _'Z@ < ,L  
“想求助就開口吧。”坐在一邊的藥叉剛調息完畢﹐一睜眼就看見他這種模樣。 ~?FKww|_*J  
“喔﹖”燕孤城哼一聲﹐“無路可去﹐所以來求我﹐暫避天山嗎﹖” v?rN;KY#pK  
藥叉認真思忖這句話的涵意﹐一時沒有說話。 Wk?XlCj  
“靈海如今化成八百里荒漠﹐而且有魔宗陣法護持﹐你願意在天山待多久就待多久。”燕孤城把斷刀往身前一丟﹐刀尖戳進土裡﹐“別總是擺一副哭喪臉給我看﹗” {fWZ n  
藥叉慢慢抬起頭來。“你呢﹖考慮過以後的路怎樣走嗎﹖” mb/Y  
“託你和魔宗密謀的福﹐哪來的以後。”燕孤城酣然慨嘆。“多好的對手﹐真是不甘心啊。” *hba>LZ  
“你怎麼知道﹖” ` $}[np |  
他懶懶一笑﹐挪到藥叉身邊坐著﹐眼光曖昧地對他上下打量。“武者執著﹐頂尖鋒者難得﹐不過聽說藥叉共王的武功也是非凡……” ^B<jMt  
藥叉往旁邊躲躲﹐正色道﹕“你體內傷重不能再拖﹐儘早治療為要。” H)Yv_gT  
燕孤城沉下臉來。“關於魔子﹐你如何解說。” 98l#+4 +  
“仙魔這次應劫﹐損失之重﹐前所未有。讓我先替你療傷吧。”藥叉不再提起魔子之事﹐畢竟未來難期。 -7CkOZT  
“你也損失不少。”燕孤城瞥了他一眼﹐“半斤八兩﹐還囉唆什麼。” r~X6qC  
“我﹖”藥叉微笑﹐“原本就是空幻虛無﹐談何得失﹖” kC)dia{$  
燕孤城按著額頭哀嘆。“停﹐別說這些唸佛的大道理。” q^gd1K<N  
“燕孤城﹐世間的好對手﹐不止魔子一個。今後﹐你還會遇到更優秀的鋒者。”藥叉從懷裡取出一小瓷瓶﹐“給你。” K/altyj`  
“毒藥嗎﹖”燕孤城忍住血脈中流竄的痛楚﹐笑了兩聲。“魔氣入體﹐不如早了斷﹐乾淨。” +IMP<  
藥叉點頭。“是毒藥﹐但可以鎮痛。我向你保證﹐不會讓你失望而去。” LGK}oL'  
聞言﹐燕孤城怔住。 I3$v-OiL  
藥叉把藥瓶硬塞入他的手裡﹐然後微笑。“當七政再現的時候﹐我就來為你修補獸疑﹐你就能再見到他了。這之前﹐可能還得等很久。” hsi#J^n{  
“把話說清楚。” I;=}@]9  
“魔宗自封靈海﹐三魔器已經散落無蹤。當三魔器再聚的時候﹐靈海就會解封。” $uboOfS83G  
燕孤城似信非信。“三魔器何時再聚﹖” ]itvu:pl%  
藥叉自信滿滿。“世間之事﹐分久必合﹐何必急躁。” rLp0VKPe  
燕孤城還想問些什麼﹐對方卻已經閉上眼睛﹐似乎入睡去了。 - iU7'  
).LJY<A  
☆       ☆     ☆   ☆   ☆       ☆       dP )YPy_`  
o)w'w34FCT  
“想不到君首多年來苦心經營﹐最後毀在藥叉的手裡。”朴天翁嘆息﹐偷偷看一眼正在擺弄手中蓮花宮燈的天妃。 qz?9:"~$C  
“未必然。”天妃推開一扇窗﹐把手裡的宮燈放出去。微風送行﹐玲瓏的花燈片刻就不見蹤跡了。“冥書雖失﹐藥叉尚在。” VEJ Tw  
“他不是已經失蹤多日了嗎﹖”靈海鍛造﹐殺生近萬﹐驚動了整個飛凡塵。正當十方高手聯合﹐欲將之圍剿之際﹐藥叉憑空消失﹐再不出現。 jQc$>M<"o  
“君首要找的人﹐決不會隱匿太久。” J-=&B5"O>  
朴天翁抬高聲調。“喔﹖妳欲找之人有下落了﹖” ="MG>4j3.F  
“呵呵。”天妃輕笑。“我不急。眼下還是商討如何為君首解懮才是。” n{|~x":9V  
老樹在心底冷笑起來。說得何嘗不是﹐是鳳擎天要找的人﹐君首急什麼呢。 }6`#u :OZ  
兩人各懷心思﹐門帘一響﹐帝釋已踏入廳內。 .#CTL|x  
“君首回來了。” R9k Z#  
帝釋打量了一下二人﹐皺起眉頭。“劍方為何不到﹖” L\!Pa+Iod  
“我已經派人叫他去了。”天妃道﹐“也許是那邊人手不夠﹐善後的工作便要拖延一段時間。” }{HlY?S  
“罷了。”帝釋攜箏向外走去﹐“本座親自走一趟三星劍會。” 2wikk]Z  
朴天翁呆滯。論層級﹐劍方比他們倆不知低多少﹐為何君首竟然…… G$WMW@fy  
“聽說那天﹐南風家尚存活口……” G3m+E;o1  
天妃一句低喃﹐讓朴天翁的神色更加怔忡。 pf[bOjtR  
接到上司傳報﹐忙得焦頭爛額的三星劍會之主不敢怠慢﹐匆忙打點一下﹐就要趕去﹐卻聽到沉穩的腳步聲已到了門口。 t '* L,  
“都安頓好了嗎﹖” ZxY%x/K  
劍方嚇一大跳。這是君首的聲音﹐他怎麼來了﹖ pFhznH{0  
帝釋見他一副慌亂的樣子﹐和藹一笑。 PU[] Nw  
“不用著急﹐本座只是來查看查看。靈海後續如何了﹖” ] vQn*T"^  
劍方恭敬回復。“是﹐已經全部處理好了。” |G } qY5_  
“辛苦了。”帝釋側耳靜聽﹐側廂房似有響動。“上次送來的孩子呢﹖”  9/`T]s"  
“屬下把他安置在那邊……”劍方指了指廂房的方向﹐躊躇了片刻道﹕“只是太頑劣﹐越打越倔強。” =56O-l7T*w  
“哦﹐我以為你生性喜歡孩子。” 帝釋微笑﹐“去看看吧。” IOomBy:  
劍方也恭敬陪笑﹐拿了鑰匙往廂房走去。“是﹐屬下一直很喜歡小孩童。” #Mrof9  
帝釋隨他帶路﹐然後看著他開啟鎖閉的房門。 rdSkGb  
一陣難聞的腥味撲面而來﹐劍方卻沒有停步﹐彷彿習以為常。沉重的太師椅上捆著一個大約只有三歲的男孩﹐男孩不顧一身的鞭傷﹐發瘋似的極力掙扎。週圍地上站著的另外幾個稍微年長的少男少女都垂著頭﹐目光呆滯﹐露出來的皮膚上都是咬過的痕跡。 sZA7)Z`7  
“看看﹐小野獸似的。”劍方哼了一聲﹐上前鉗住男孩的下巴﹐迫他抬頭。“我的孩子們都被你咬壞了。” `|+!H.3  
話音剛落﹐小男孩猛然扭頭﹐咬住劍方的虎口﹐鮮血溢了出來。 sBt,y _LW  
三星會之主大叫﹐另一隻手高高揚起﹐就在即將落到小男孩臉上之時﹐一聲箏音彈出。 g=Rl4F]  
小男孩瞬間失了神﹐鬆開牙齒。劍方惱羞成怒﹐拽過一旁的鞭子就要落下。 VI/77  
“住手。”帝釋抓住鞭稍﹐“這孩子可不能死﹐讓本座來吧。” i1}Y;mj  
小男孩怒目注視帝釋﹐卻無力反抗漸邪漸魅的控心箏音﹐顯得昏昏欲睡。覷準時機﹐帝釋雙指重重落在他的後腦﹐強行封閉意識。 m?0caLw<  
洗腦的過程結束﹐帝釋收箏﹐轉身面對臉色難看的劍方。 l*^c?lp)  
“本座明白你撫養這個孩子的難處﹐也會給你增派些人手。但是你需記住﹐他是南風家的血脈﹐決不可有半點閃失。” =wtu  
將重要的事處理完畢﹐帝釋離開三星劍會。時已黃昏﹐如血殘陽似乎浮在遠處的山頭上﹐淡然凝望著這一片回復了平靜的大地。他駐足欣賞了片刻這美麗的日落天景﹐繼續前行。 /{|JQ'gqX  
藥叉抱著膝頭坐在荒蕪的天山頂﹐仰望五彩繽紛的西方天空。他的視線穿過層層幻彩﹐望向不為人知的未來。躺在離他不遠處的燕孤城﹐稍微好奇猜測了一下他的心思和念想﹐就昏然入睡了。要知道﹐有時候想得太多﹐知道未來﹐並非是件好事。 &C6Z-bS"  
清涼的夜風吹過﹐山下是八百里愁雲慘霧的荒漠。這是今日存在的飛凡塵﹐在夕照不及的角落裡﹐幽暗夜色很快吞噬了那些曾經存在過的微小希望﹐如海市中的蜃影﹐晨草上的露珠﹐瞬間灰飛煙滅﹐無影無蹤。 Z7J8%ywQ  
级别: 小月兔
发帖
2378
萝卜
8
兔子
527
计都
3
天币
0
银枪
333
文珀
0
属性
本命
罗黄

只看该作者 62楼 发表于: 2015-04-28
以下是无相的评论: #l 7(W G  
两年前看过第一次,当时觉得很震惊,用很简洁的语句描写出肥肠庞大的世界和紧凑的情节冲突,甚至在我看武侠短中篇里也是很少见的。好腻害,当时就是这么认为的。 p.)IdbC`B  
我当原创来看的,所以很多东西不明就里,三番四次殴打作者要求剧透后,【你这个文盲!!】至今才重看第二遍,当然当初的震撼没见了很多,我现在是穷根揭底的状态,按照布袋戏的尿性,管你夺么伟岸庞大的新世界,都注定要破格掉节操【闭嘴!】反正是不得好死。。。所以这会很淡定地嚼完了前篇,这才惊觉,这特么是个狗血盖头的三角恋的主线前篇啊。。。 P.#@1_:gC  
鸡首啊呸,君首这个闷骚老变态,我敢打赌五毛钱!丫是个天蝎座………因为我居然觉得可以理解他。。江山美人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幸亏丫是猪脚有这个实力。 @KJ~M3d0l  
叉子,殷无极夺好听的名字啊,是不是餃都喜欢这种傲娇傲娇又实力雄厚的人物,我觉得他真的和黄泉一个派系的。。。完全对得起别人对他的情爱和友爱,但是就是溺在孤独里不自救。 ~'lYQ[7  
南风,丫注定炮灰是因为猪脚绝对不能是个双,还妻妾成群。。。。其实小哥人如其名,不差! pm` f? Py  
磨子,一个很认真的龙套,是不是布袋戏里的反派的[无贬义]都正经敬业得比正派还正派啊。。。 JIL(\d  
燕子,不好说,作为一个久不上班只领工资的体制内正派领袖[??]整天去别人家门口守着要跟人打架,这个正派没救了! .:r l<.  
仙魔设定好无聊,王艺婷就是喜欢这么搞,幸亏她脑路清晰。 zPm|$d  
接下来看正文了,反派[贬义!]攻如何如何,呃对他不报什么三观希望了,且看叉子吧! wjy<{I  
b@X+vW{S  
\&BT#8ELG  
因为作者是只很认真的餃,所以我也很认真[去死!]地打了评论,就酱!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2 条评分 银枪 +1 兔子 +1
xuanying 兔子 +1 2015-04-29 也是難得看見樹寫了肥腸龐大的評論﹗好感動﹗吃掉~
迷子衣 银枪 +1 2015-04-28 难得看见水树认真!戳一枪!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