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社区应用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3270阅读
  • 35回复

[原创限制]★[天宇霞雲]流霞•浮雲(1-55) [完] 55F

楼层直达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流霞•浮雲 SU OuayE  
第一章 8YC\Bw  
“霞兒﹐為師有事外出﹐今夜不回來了。記得把門窗關好。” 造雲麒麟來到書房門口叮囑著﹐卻在看見徒兒的模樣時皺起眉頭。 v_f8zk  
“喔。” 藍霞蹺起一只腳歪在書房小榻上﹐隨口應著﹐視線並未離開手中書冊。 FL!W oTB  
“藍霞﹗”造雲麒提高音量大吼一聲﹐驚得藍衣少年立刻跳起來﹐端正站好。 3*$A;%q  
“告訴你多少次了﹐讀書要有讀書的樣子﹗瞧瞧你坐沒坐相﹐如何讀得進書﹗” {S(d5o8  
“是是是﹗”藍霞嘻皮笑臉點頭不迭﹐“請師尊放心﹐徒兒恭送師尊﹗” &P&LjHFK  
無可奈何地看著自己唯一的弟子擺出“請” 的手勢﹐長生府尊造雲麒麟無聲嘆息﹐轉身離去。 *vFVXJo  
突然﹐行至門口的腳步停下﹐造雲麒麟回頭道﹕“還有﹐不許再給我惹出禍來﹗” a'w~7y!}  
剛剛倒回榻上的少年聞聲立即蹦起端坐好﹐表情嚴肅。“是是是﹗恭送師尊﹗” Tl=cniy]  
“你……” cZKK\hf<  
“徒兒知道了﹐請師尊快走吧﹐不要耽誤了時辰。” 燦爛的笑容﹐無辜的表情﹐造雲麒麟看在眼中﹐心中七上八下卻又無奈﹐只能暗暗希望﹐這次捅出的漏子不是難以收拾的…… |du@iA]dP  
~~~~~~~~~~~~~              ~~~~~~~~~~~~~~~          ~~~~~~~~~~~~~~ +MPM^m  
藍霞從記事起﹐就身處長生學府﹐由於個性極端頑皮﹐所以遭到府尊一再告誡﹐不得隨意踏出學府大門﹐以免惹來禍端。他雖然心中大不以為然﹐卻也老實遵照師尊叮囑—當然是在表面上。 hK9Trrwau  
“哈﹗不要捲入江湖爭端﹖好可怕的借口啊﹗”藍霞甩開書本﹐一躍跳下小榻﹐往大門衝去。 b:/;  
一直被禁錮在學府內﹐除了朝夕相伴的師尊以及灑掃幫佣的工人之外沒見過其他活人﹐以藍霞天生活潑的性格﹐當然早就受不了。於是他三五不時就趁師尊出門的機會偷溜出去﹐反正只是看看風景﹐熟悉世事人文﹐然後趕在師尊返回之前回去就是了。 T9]|*~ ,T  
自從練得上乘輕功以後﹐藍霞更加肆無忌憚﹐經常跑出去三五百里﹐然後再快速返回。其實造雲麒麟何嘗不知徒兒的行蹤﹐只是心有苦衷﹐不得不把他圈在小小學府範圍內﹐由此心生內疚﹐於是也睜只眼閉只眼﹔只要他不在外面惹麻煩﹐也就隨他去了。 trmCIk&Fkj  
時值初春時節﹐萬物復甦。藍霞早看準離學府不遠的一處綠水青山﹐山峰連綿起伏﹐鬱鬱蔥蔥﹐層林迭翠﹐美不勝收。一提氣﹐藍霞飛奔上山﹐在山脊峰頂停住﹐眺望四週美景﹐陶醉不已。 DGr{x}Kq  
就這樣時緩時急﹐漫無目的地遊走﹐藍霞突然聞到一股血腥味道﹐從遠處飄來。習武之人皆有的警惕讓他頓時止步﹐但仔細辨認﹐四週並無明顯殺氣﹐於是心中瞭然。  6\ /x  
“哈﹗有什麼東西受傷了麼﹖”循氣味走去﹐藍霞發現一處血跡斑駮的樹叢﹐裡面一個倒插著的人﹐一身血紅衣服﹐一動不動。 1g6AzUXg  
好奇看了一會兒﹐藍霞只是不動。此地地形險峻﹐決非平常人能來之處。此人受傷落入樹叢﹐看起來一定是被人由高空擊落至此。有這般修為之人尚傷至此﹐他的敵人一定更厲害﹐自己可不能隨便惹上這個麻煩﹗ Pk[:+. f(  
又看了一會兒﹐那個人居然悠悠轉醒﹐發現身邊有人﹐身體稍微晃了一下﹐口中似乎在說什麼。 9ctvy?53H  
藍霞歪著頭﹐突然靠近他道﹕“你什麼時候掉下來的﹖” %pgie"k   
那人聲音實在太小﹐山上風又大﹐藍霞根本聽不清﹐只好嘆了一口氣﹐把他使勁一拽﹐從樹叢裡“拔” 了出來﹐跌在地上。 WyVFh AuU  
那人倒也硬氣﹐受此衝擊﹐連哼一聲都沒有﹐沾染污血的發絲之下﹐一雙澄澈大眼一瞬不瞬﹐瞪著藍霞。 :G9+-z{Y&  
“說啊﹗你這個模樣幾天了﹖”藍霞蹲在一旁﹐毫不閃避地和他對瞪。 X-9>;Mb~y  
“三天。” 雖是沙啞嗓音﹐藍霞卻不禁為他溫柔而磁性的聲音深深著迷。 n'=-bj`  
“喔。那看來是沒人會來追殺你了﹗”藍霞繼續問道﹐“你是怎麼掉下來的﹖你叫什麼﹖和你車拼那人叫什麼﹖” A_1cM#4  
奄奄一息的那人心裡暗暗叫苦﹐為什麼他不急著救治自己﹐而是在這裡和他閒話﹖ ?-0k3  
“上……官……” ')t :!#  
“什麼﹖你大點聲﹗喂—”藍霞伸手戳戳那人冰凍得發白的臉﹐卻發現對方已經昏迷過去。 6 ]W!>jDc  
~~~~~~~~~~~~~          ~~~~~~~~~~~~~~~            ~~~~~~~~~~~~~~ ![3#([>4>  
回到學府﹐已是半夜。背了一個人﹐速度當然不可能再如以往那麼快﹐體能也消耗不少。把帶回來的人稍微擦洗﹐藍霞翻箱倒櫃找出藥品繃帶之類﹐開始處理他身上大大小小傷口。 Pcut#8?  
當用毛巾把那人的臉擦干淨﹐頭髮也洗過梳齊﹐藍霞不禁看呆了。潔白如玉的秀逸面龐﹐長長的白髮夾著天然紅色發絲﹐幾綹垂落額前。文雅秀麗的氣質﹐在他昏迷之時更添加了無助動人﹐藍霞一下子興趣盎然﹐蹲在他面前﹐細細端詳起來。等他睜眼﹐已經是次日早晨﹐自己居然就這麼在這個陌生人床前趴了一夜﹖ `,d*>  
當造雲麒麟返回﹐看見那人﹐不禁滿心不悅﹐嚴厲的目光看著藍霞﹐非聽他給出一個交代不可。 j*>+^g\Q6  
“哎呀﹐師尊不是經常教導弟子﹐要行善積德嘛﹗弟子不過是遵循師尊教誨……” 1eQ9(hzF  
“住口﹗你知道此人是誰麼﹖他就是—”怒然呵斥的話語半截落肚。府尊皺起眉頭﹐無奈地仰天長嘆。 TSqfl/UI  
天意﹐真是天意啊…… ^pZ1uN!b  
藍霞見此情形也愣了﹐知道自己惹了大麻煩。視線遊走師尊和那人之間﹐他連忙替自己解圍﹕“師尊若覺得不妥﹐不如弟子再將他丟出去就是了。” TjxZ-qw<  
“萬萬不可﹗”一旦此人曾進入學府一事被人知曉﹐長生學府多年來的平靜生活﹐就會一去不複返﹐自己的半生苦心﹐也將就此付諸東流。 B1T:c4:N  
思索半晌﹐造雲麒麟嚴厲目光落在藍霞身上。“此人身負嚴重內傷﹐為師必須耗費極大功力救治他。你從即日起不許出門﹐替為師護法。” 24PEt%2  
藍霞聞言﹐驚得目瞪口呆。早知道撿回來的是這麼個大麻煩﹐就讓他繼續被插在樹叢裡算了…… R;&C6S  
“師尊﹐對不起。” 藍霞低下頭﹐小聲道。 Mg;%];2Nt  
見藍霞如此模樣﹐府尊心中有再大不悅﹐此刻也煙消雲散。拍拍徒兒的手﹐造雲麒麟和藹笑道﹕“無妨。從現在起﹐你守在房裡﹐不可使外物打擾我。” ;LE4U OK  
“是﹗” u Jy1vI  
~~~~~~~~~~~~~           ~~~~~~~~~~~~~~~            ~~~~~~~~~~~~~~ ~4h<nc  
經過府尊師徒多日悉心照料﹐被救回的人終於可以下地行走了。當造雲麒麟欣喜地推開房門﹐卻見那人扑通一聲﹐跪倒在地。 e*p7(b-  
“劣者叩謝府尊救命之恩﹗救命之恩﹐在造之德﹐終生無以報答……” Kk1591'  
造雲麒麟連忙上前將欲扶他起來﹐一邊笑道﹕“客氣了﹐快快請起。不知英雄是何緣故﹐傷重至此呢﹖喔﹐當然﹐若有不便言處﹐老夫就不強人所難了。” %JM:4G|q  
那人依然跪在地下﹐劉海遮住的眼神微黯。一咬牙﹐便將自己來歷﹑遭遇﹐和盤托出。最後﹐重重磕頭﹕ P'f =r%  
“金鴒冒昧﹐望府尊收留一段時日﹗” z+I'N4*^  
長生府尊依然是滿臉笑容。“何必如此﹐老夫早有此意。不嫌棄的話﹐就拜我為師﹐與霞兒一處伴著﹐學些四書五經﹐奇門陣法﹐五行陰陽﹐也可互相砥礪﹐競爭上游。” ,gGIkl&  
“叩謝府尊﹐只是……”那人抬起頭﹐又立刻移開猶豫的眼神。 rF:C({y  
造雲麒麟飽經世事﹐怎不知道對方擔心為何。 Bz<T{f  
“你放心。我既已紅色雲氣再造你的功體﹐你就和藍霞按字平輩﹐改叫紅雲吧。長生學府避世已久﹐不會因此惹來無謂是非。時機若至﹐天宇有幸﹐則將再見紅雲飄浮萬里晴空啊﹗” +aaj3m  
欣慰看著面前感激涕零的秀雅俊杰﹐造雲麒麟道﹕“雲兒﹐來﹐和你師兄認識認識。” 說罷拉著他的手﹐朝門口走去。 s.I%[kada  
誰知一開門﹐就看見前面不遠處﹐藍霞快步行走的身影。造雲麒麟即時將他叫住﹕“霞兒﹗方才你可是偷聽了﹖” b/'{6zn  
“這嘛……”藍霞笑道﹕“見師尊久未出來﹐徒兒擔心啊﹗” ~$n4Yuu2[  
“既然來了﹐就當進來﹐鬼鬼祟祟﹐豈是正人君子作風﹗”造雲麒麟今日再收一徒﹐喜懮參半﹐心底雜亂﹐其實並沒有對藍霞多加苛責的意思﹐只是隨口說說罷了﹔誰知藍霞立時變了臉色﹐滿面委屈不甘﹐顯露無疑。 >Jh*S`e  
一旁的紅雲見狀﹐連忙上前打圓場﹕“紅雲見過大師兄﹗方才老師只是隨口之言﹐其實並無責怪師兄之意﹐還請……” '?dO[iQ$:  
“你是何人﹖剛剛拜師﹐就來妄自揣測師尊和我的心意﹖哼﹗”藍霞不屑嗤笑﹐高聲打斷紅雲的自以為是﹐竟然就此拂袖而去。 :)VO,b~r  
紅雲登時羞得滿面通紅﹐尷尬萬分﹐不知如何是好。造雲麒麟連忙趕來安慰道﹕“雲兒勿惱﹐你師兄從小被我驕縱慣了﹐不曉得忍讓他人。為師這就去說說他﹗” w>Iw&US  
“老師不必了﹐是紅雲的不是﹐不該在第一天就輕易插嘴。若因此惹得師兄被責罰﹐紅雲更加不安了﹗”紅雲連忙擋在府尊身前一側﹐懇切說道。 v+uq  
造雲麒麟仔細端詳了他一陣﹐微笑道﹕“雲兒真是個知書識禮的好孩子。說實在﹐那天﹐正是霞兒把你救回來的呢﹗這孩子﹐嘴硬心軟﹐你不要和他計較。” "s!!\/^9C  
其實紅雲心中早已知曉﹐但也不說破﹐只畢恭畢敬地應答著﹕“是﹗請老師放心。” twElLOE  
安頓了紅雲的起居和其他大小事宜﹐紅雲就此在長生學府安下身來。造雲麒麟思考再三﹐也終於開始正式納入其他學生﹔等長生學府成為天宇首席的一流學府﹐已是多年之後了。 HA&7 ybl  
r/zuo6"5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5-03-31
第二章 ~C[p}MED  
S3#NGBZ/  
    自從紅雲進入長生學府﹐造雲麒麟在諸事上將他與藍霞一視同仁﹐而紅雲無論學藝武功文采﹐皆與藍霞不相上下。對自小高傲的藍霞而言﹐紅雲無疑是一名能激起鬥志的最佳對手﹐兩人較勁之下﹐也慢慢心生敬佩相惜之心﹐感情也越來越好。 },58B  
np2oXg%  
    “和其他學子相比﹐我寧可和紅雲相論交﹗”藍霞有一次無意中的話﹐讓紅雲立刻不知所措﹐臉紅難堪地轉開視線﹐因此沒看到府尊眼中的笑意。 _CqVH5U?  
D![42H+-Qd  
    “這麼晚了﹐師兄有事嗎﹖”已是深夜的某日﹐其他院落皆已熄燈﹐紅雲卻發現藍霞站在他房間門口。雖然沒有敲門﹐但習武之人特有的感知﹐是瞞不了紅雲。 ,/0Q($oz  
R_9&V!fl  
    “我睡不著﹐看見你的房間還亮燈﹐就來找你聊聊。” 藍霞淺笑。“不請我進去坐嗎﹖” *D`]7I~}  
]0v;;PfVl6  
    紅雲也輕鬆一笑﹐把師兄讓進房內﹐倒了杯茶﹐放在他面前。藍霞走到紅雲桌前﹐側頭看了看﹕“讀什麼書呢﹖” ,=sbK?&  
q#LB 2M  
    是一本《華嚴經》﹐上頭一句話映入藍霞眼帘﹕“遠離二邊﹐住於中道。” ,fWQSc\}  
W0e+yIaR  
    “紅雲師弟啊﹐這麼晚了看佛經﹐不會睡著嗎﹖” ]xGo[:k|E  
^(z7?T  
    紅雲笑道﹕“是啊﹐差點就睡著了﹐幸虧師兄及時趕到﹐不然又要浪費燈火一夜。” 0XouHU  
EUBJnf:q  
    藍霞說﹕“不過這上頭的句子很有意思。‘住於中道’ ﹐和儒家的‘君子之道﹐抱守中庸’ 類似。關於是非之間的選擇﹐雖然理想狀態是跳出三界外﹐無是無非﹐可是佛門並未給出切實可行的指導﹐如何拋棄三千紅塵﹐遠離是非。” TdGda'C  
kc*zP=  
    “如果是我的話﹐我會選擇入世以觀是非。世界無時無刻不在變化﹐正邪善惡﹐悲喜離合﹐每一刻皆變化萬千。如果不能身處其中切實感受﹐只一味選擇逃避﹐就辜負人生的意義了。” 紅雲一邊說﹐一邊將眼光落在書冊上。“超脫塵俗﹐是何等高潔的理想﹐只是為了眾生﹐仍然需要有勇于涉世之人。” wEju`0#;  
|OW/-&)  
    藍霞點點頭。“沒錯。可是當世的野心家﹐皆意圖以自身願望控制所謂的‘是非’ ﹐讓人們以為他自己的行為想法為‘是’ ﹐而以敵對者的一切為‘非’ 。可悲的是﹐現實世界弱肉強食﹐以武力定天下﹐道德﹑智慧皆淪為武力的附庸。試問﹐如果有一天﹐你擁有逐鹿天下的能耐﹐你是不是也會以自己心中標尺﹐去界定你所謂的‘是非’ 呢﹖” 48%-lkol)  
#I> c$dd  
    紅雲忍不住笑道﹕“其實我也不確定﹐我的觀點是正是邪﹐理念是好是壞。說到底﹐還是遠離是非紅塵比較好﹐是不是﹐師兄﹖” d4ANh+}X"_  
k3[rO}>s  
    沉吟半晌﹐藍霞笑道﹕“不說這個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師尊不許我隨意出學府﹐怕我惹上什麼‘江湖是非’ 。” $t*>A+J  
rJLn=|uR  
    紅雲大笑道﹕“我是不是你惹的第一個‘江湖是非’ ﹖” 0IZaf%zYc  
OAigq6[,  
    調皮的眨眨眼﹐藍霞道﹕“當然不是了﹗我以前啊﹐有一次私自跑出去﹐在市集上﹐惹到毒蛇門的人。後來師尊替我收拾﹐還把我狠狠罰了一通。” Vb{5-v ;a  
5)712b(&  
    “毒蛇門……可是三尊之一的魔蛇至尊的派門﹖”紅雲兩眼大睜﹐讓藍霞奇怪不已。 L{`S^'P<  
&O|!w&  
    “是啊﹗怎麼了﹖” j,<3[  
$DPMi9,7^  
    “你好大膽……”紅雲喃喃道﹐一邊慢慢坐下﹐緊皺著眉頭﹐似乎在思考什麼。 s P=$>@3  
b"D? @dGB,  
    藍霞眼珠轉轉﹐也在紅雲身邊坐下。“紅雲﹐你以前都是做什麼的﹖和我講講吧。” 見紅雲一時沒答話﹐又說﹐“不會和三尊有關吧。沒什麼名氣的人物﹐一提起來你就精神百倍﹐三尊是你什麼人啊﹖” 0|6]ps4Z7  
'?| (QU:)F  
    “喔﹐不是。” 紅雲緩緩說﹕“三尊是江湖上現今名氣最大的三派門之首﹐當然有名。你不感覺他們有名﹐是因為你不涉江湖事﹐不知武林人。” w+A:]SU  
(EW<Ggi  
    “那你一定經歷過﹐我把你拖回來那天﹐你就是被仇家打得奄奄一息。和我講講吧。” 藍霞懇切道。 .'`7JU#{  
"53'FRj_\  
    紅雲垂下眼睫﹐半晌沒有言語。藍霞知道他正在想怎麼啟這個話頭﹐也不著急﹐篤悠悠地等著。 'iQ  
BdW Rm=  
    “我是龍族的人。” 紅雲沉吟道﹐“龍族源起太虛﹐距離天宇遙遠無境。會來到天宇﹐大概……也是不堪寂寞﹐想創一番事業吧。” {u!Q=D$3  
(<M^C>pldf  
    “難怪現在你會想退隱。江湖風雨摧殘人哪。” 藍霞悠閑把玩著茶壺蓋。 WP(+jL^-  
0cYd6u@  
    “退隱﹖”紅雲一愣﹐轉眼明白師兄所指為何。“呵呵﹐我是龍潛於淵待天時啊﹗” j@chSk"K  
JFOto,6L:  
    “你真的是龍族的人﹖那你和龍之尊什麼關係﹖”藍霞問道。 hz:^3F`>/&  
0*e)_l!  
    “這……同是龍族吧。我們算來﹐是同輩的遠親。” 紅雲藏在袖子裡的雙手﹐已經捏至發白。 ^b{-y  
oZM6%-@qi  
    “天宇還有你們龍族的人嗎﹖”藍霞又問。 @|I:A  
-dRnozs6W  
    “我不清楚。只知道前輩的三世九龍是每一甲子輪番鎮守太虛和天宇。” 不知道為什麼﹐面對好奇心甚重的師兄﹐紅雲根本無法隱藏任何答案。 * SAYli+@  
ZtzSG@f  
    “嗯﹖聽你的意思﹐龍族好像認定天宇也是其管轄地盤之一﹖”藍霞目光陡然銳利起來﹐盯住紅雲的面龐。 1 zo0/<dk  
^O>G?a  
    “這……師兄不可誤會﹐龍族並沒有……”突然想起三尊之一的龍之尊﹐紅雲突然住口﹐尷尬面容一覽無疑。頓了一下﹐才又繼續道﹕“其實龍之尊是由前輩的意思而入天宇﹐平衡其他兩勢力的。據我所知﹐他並非那種熱衷權力功利之人。” .&z/p3 1  
,E7+Z' ;  
    藍霞嘴角一勾。“當然不是。就如我所說﹐塵世中人﹐無不已經界定自己認為的善惡是非。你和他們不同的地方﹐就在於你尚未處於權力巔峰﹐所以現在你只有跟隨他人的是非觀而已。” w$5~'Cbi  
\R!.VL3Tx$  
    紅雲稍有不悅﹐不過仍然溫和解說。“我會這麼認同龍之尊﹐不是因為他是我的族人﹐而是在現在並起的三大勢力中﹐他的行事做法﹐是我比較而言最不會排斥的。天下不會有永久的太平﹐所以只要將惡勢力穩住﹐達到平衡的作用﹐就可以了。” '(ZJsw  
v %?y5w  
    “那你怎麼知道三尊之中﹐誰是善誰又是惡呢﹖說不定三人皆非善類﹐但因為彼此衝突的利益﹐互相牽制﹐也有可能啊﹗”藍霞笑吟吟地看著紅雲。 !WTZ =|  
hMcSB8?  
    紅雲有些不高興了﹐抬起眼眸﹐眉頭一皺﹕“就因為我曾經入江湖﹐自然就有自己的想法認知。你從來不曾親身體會人情事物﹐如何界定善惡﹐區分是非﹖所以不要和我再爭了﹗” "zN2+X"&  
bIvF5d>9#K  
    本以為師兄會繼續冷嘲熱諷或者拍案而起﹐可是半晌沒有動靜﹐只聽得細瓷壺蓋輕扣壺口的清脆聲響。紅雲也不說話﹐兩人就這麼互相瞪著﹐直到藍霞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yQP!Vt^  
+jpaBr-O#  
    “哈……所以說﹐你仍然未對江湖死心﹖紅雲師弟﹐原來你還是有入世的打算啊﹗” 8 `\^wG$W  
l7{]jKJue  
    紅雲聞言﹐溫和一笑。“難道這麼多日子以來﹐師兄不曾動過這個念頭﹖” w@K4u{|  
#9R[%R7Nz  
    “哈﹐當然當然﹐自從你紅雲入學府﹐無時無刻不在誘惑我啊﹗只是師命難違﹐我只好聽你講講外面的風雨﹐聊以解饞哪﹗”藍霞拍拍他的肩膀﹐“方才那幾句話﹐別放在心上。” R,3E_me"}  
gzHMZ/31  
    紅雲笑道﹕“當然不會。” <V> [H7  
KOQiX?'  
    正當兩人執手相望的時候﹐外面傳來造雲麒麟的聲音﹕“雲兒﹐已經三更了﹐怎麼還沒睡嗎﹖” F'v3caE  
^*6So3  
    紅雲趕緊高聲回道﹕“是﹐弟子馬上就熄燈。師尊﹐我來開門。” Yg @&@S]  
.,-,@ZK  
    “不用了﹐我回去了。你早些睡吧。” oK-T@ &-  
ywSV4ZtM  
    “是﹐師尊慢走。” ,^Cl?\9"  
KC"#  
    片刻﹐兩人偷偷笑著﹐吹熄了燈火。 96V@+I  
O }ES/<an  
    “紅雲﹐今天我在你這裡歇了﹗”藍霞說罷﹐就脫衣服上床。 xgdS]Sz  
| c:E)S\  
    “師兄﹐我的床很小耶﹗”紅雲一邊抗議﹐一邊卻從櫃子裡拿來另外一個枕頭﹐放在床上。 |E& F e8  
Ffv v8x  
    “我們一個枕頭不好嗎﹖”藍霞笑道﹐“你這麼小的床能放兩個枕頭﹖” }Q }&3m~g  
bCV3h3<  
    “好吧﹐將就一晚上。” 紅雲搖頭。“今天是因為老師在外面還沒走遠﹐以後你得回你自己屋去。” 2yB@)?V/  
zC@ ziH>{]  
    兩個人擠在一張床上﹐卻是誰也沒立即入睡。藍霞聽著紅雲淺淺的呼吸聲﹐突然說﹕“紅雲﹐你想家嗎﹖想你的家人嗎﹖” 4$5d*7  
?&ow:OH+  
    紅雲心裡一緊﹐他知道藍霞是孤兒﹐從小無父無母無親人﹐聽見他落寞的語氣﹐不禁一陣難過。 >AtW  
SxX2+|0g`g  
    “在學府﹐有老師和你﹐和家人一樣。” 紅雲說﹐“別想了﹐睡吧。” 因為﹐再說下去﹐連他自己都不能確定是否能控制得住積壓太久的感情。 V6c>1nZ  
LnwI 7uvq  
    “紅雲﹐有你這樣的師弟﹐藍霞感到很幸福。” 藍霞摟著紅雲﹐把他緊緊壓在自己胸口。“明天我就去和師尊說﹐我要搬來和你一起住。” <yoCW?#  
u~uR:E%'C  
    紅雲沒答話﹐只是深深回擁藍霞的懷抱。 cWNZ +Q8Y  
4qd =]i  
    相逢無處不相識。何況廣大天宇﹐本來就是雲霞相依的所在啊﹗ &-S;.}  
bF85T(G  
~~~~~~~~~~~~~              ~~~~~~~~~~~~~~~          ~~~~~~~~~~~~~~ [N35.O6P6u  
    恬淡無爭的生活過得很快﹐一晃已是多少歲月。藍霞學藝精進﹐儼然已是學府首席才子。紅雲卻一直因為早先重傷﹐功體未能完全恢復﹐所以武功略遜師兄﹐但兩人就文采智慧方面﹐皆是不分上下。兩人都有極高的天賦﹐聰明刻苦﹐又以彼此為競爭對手﹐因此長年下來﹐已經遠遠超出學府其他才子許多。這種結果令造雲麒麟喜懮參半﹐喜的是自己最鐘愛最看重的兩名弟子均表現不凡﹐懮的是兩人因此會引來其他學子的嫉妒﹐從而引發不樂觀的麻煩。紅雲謙虛謹慎﹐鋒芒畢露棱角壓人的時候不多﹔而藍霞卻是天生一股傲氣﹐並非他主動炫耀﹐而是他身處的地方﹐自然就是眾望所歸﹐隨即而生種種嫉妒不滿的情緒。所幸藍霞自恃才高﹐不屑與其他人為伍﹐平時相見﹐根本連話也不說一句﹐久而久之也沒什麼人理他﹐也就省去不少是非。 gI~4A,  
@Cnn8Y&'  
    “唉﹗幸虧有雲兒……”造雲麒麟搖搖頭﹐苦笑著。藍霞的孤僻﹐源于他的高傲﹐沒有他的認同﹐就沒資格與他論交。 $uPM.mPFE  
{r.KY  
    雖然也說了幾次﹐可是藍霞漸漸連他的話也聽不進去﹐造雲麒麟只能感慨﹐昔日的少年今已長大成人﹐有自己的想法和堅持了。 %^`b)   
+t9$*i9`L  
    正在府尊時喜時嘆的當口﹐紅雲來到師尊的書房門口﹐行禮道﹕“老師。” i 4}4U  
[!g$|   
    “喔﹐是雲兒啊。快進來。” 造雲麒麟笑吟吟地招手﹐“來嘗嘗東嶽好友送來的新茶。” FnZMW, P  
Hm>7|!  
    “不敢不敢﹗讓紅雲來吧。” 紅雲連忙接過茶杯﹐先給老師倒了一杯﹐然後才給自己一杯。 fZq_]1(/uP  
P' ";L6h  
    “師尊﹐弟子尋獲多年故友﹐急欲前往相會﹐不知道可否……請假出學府一日﹖” dy }O6  
sI/]pgt2  
    造雲麒麟臉色慢慢變得凝重﹐紅雲見師尊半晌沒回覆﹐不禁心裡七上八下的。 _v[yY3=3  
?(t{VdZSzQ  
    “雲兒﹐你來學府﹐多少年了﹖”造雲麒麟突然問。 O_E\(So  
@Sik~Mm_h  
    “嗯……只怕也有近二十年了吧。” 紅雲答道。 mY)Y47iL  
JU6PBY~C'  
    “能和老師說說﹐今天去見的是什麼人嗎﹖”造雲麒麟毫不意外地看見紅雲稍有為難的表情。 =7e|e6  
lc:dKGF6  
    “這……弟子也不確定是不是他……”紅雲緩緩抬頭。“可是即使只有微弱感應﹐弟子也不能放棄。” f;PPB@ :`$  
Y%OJ3B(n|  
    造雲麒麟點點頭。“去吧﹐不必告訴你師兄了。記得天黑之前回來。” TKwMgC}<[  
o4[  
    就此一句話足矣。紅雲去心似箭﹐立刻出發﹐直奔詩海。 |v Gb,&3  
'\,|B x8Q  
    造雲麒麟臉色陰沉下來﹐緩緩放下尚熱的茶水﹐長嘆了一口氣。 Gz_[|,i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5-03-31
第三章 hoLQuh%2%  
G\;a_]Q  
    詩海是一個南北向蔓延開來的地域﹐它是一個內陸海﹐坐落在風景秀美的沖積平原﹐隔著狹長的陸地﹐東臨滄海。紅雲一邊心中不斷確認目標所在﹐一邊加速朝可能的地帶奔去。 z{>p<)h  
5n1aRA1  
    一處人跡罕至的低地﹐四面林木環繞﹐清澈湖水中央一座石臺﹐形狀酷似巨大硯臺。石臺上一個靜坐的身影﹐讓紅雲停下腳步﹐眼神陡然一亮﹗ 3IlflXb  
xn &$qLB  
    完全不是多年前熟悉中那人的裝扮﹐此人一身雪白衣袍﹐長長的雪白髮絲在頭上挽成髻﹐戴上白玉色的冠﹐余下則垂至腰際。紅雲慢走兩步來到他身前﹐隔水相望﹐看見他清瘦雋麗面龐時﹐不禁忘情地輕呼出口。 qH8d3?1XO  
&A1~x!`  
    “夢霓﹗真的是你﹗” i3SrsVSG  
D)_67w|u|  
    那人微微一震﹐自是想不到此地有人以這個名字稱呼他﹔緩緩睜開如水的眼睛﹐更是震驚愕然﹐手中拂塵一抖﹐嘴唇不敢置信地吐出兩個字﹕“金鴒﹗” 1 7..  
kp$w)%2JW  
    紅雲輕輕一縱﹐飛身來到狹小石臺上﹐握住對方的手﹕“我總算找到你了﹗” zK_+UT  
q!OB?03n  
    “金鴒﹐你還好嗎﹖我聽說你和向天翔對決失敗﹐從此下落不明﹐心裡很是擔心。” nYvx[ zq?^  
Ofm?`SE*|  
    “那你呢﹖自從當年從太虛一別﹐至今沒有消息﹐不是要存心讓我急死﹖”紅雲故作抱怨道﹕“現在又是什麼身份了﹖說來聽聽吧﹗” k0/S&e,*  
7gx 7NDt  
    那人無奈拍拍紅雲的肩頭。“就知道你又來擾我清靜。自從鬥魔空﹑入儒教之後﹐我已經再沒回去的資格和打算﹐也就從此退隱﹐改名一揮長虹造天筆。” ^W*T~V*8  
?x\tE]  
    紅雲沉默片刻﹐道﹕“對不起。我不該舊事重提。” %77X/%.Y  
A><q-`bw  
    “無妨啊﹗你我是共患難的兄弟﹐怎可如此見外﹖說說你這些年的去向吧。” 造天筆輕輕撫著紅雲剪短至肩頭的發﹐憐惜地發現他變得比以前更瘦了。 P{gGvC,  
G9YfJ?I  
    紅雲被造天筆拉著坐下﹐順便靠在他身上。“我被長生府尊所救﹐蒙他收留﹐治傷傳業。我打算再過一段日子﹐報答救命之恩之後﹐就重出江湖﹐報仇雪恨。” :|5 \XV)>  
'LyEdlC]  
    “你好久沒回太陽的故鄉了吧﹖”造天筆微微蹙眉﹐“你和其他人還有聯繫嗎﹖” 2BGS$$pP  
yPmo@aw]1  
    紅雲身體一僵﹐將頭低了下去。 KT9!R  
3+uCTn0%  
    造天筆見狀﹐輕輕嘆氣道﹕“金鴒﹐我知道你一直關注著龍族。只是自身之事﹐也不能不去處理啊﹗雨涵她一直很想念你……” <aPbKDF~V  
ElK7jWJ+  
    “夢霓﹐不是我不願回去﹐而是太虛龍族血劫在際﹐我打算儘早做下防範﹐也希望能夠有你的幫助……” #J): N  
d$?sS9"8(  
    “嗯﹖你認為我還有資格﹐插手龍族之事嗎﹖”造天筆眼神一冷﹐推開肩頭上的紅雲﹐“造天筆已經不屬龍族多年了﹗” xl]1{$1M  
A#@9|3  
    “二哥﹗”紅雲一急﹐舊日稱呼脫口而出﹕ “你可知這次災劫﹐席卷太虛所有龍族九脈嗎﹖就算來不及回太虛助力﹐至少要想辦法在天宇另開基地﹐留存血脈啊﹗” dln1JZ!  
pVa9g)+z}  
    “你詳細說說吧。” 造天筆看著幾乎快哭出來的紅雲﹐淡淡說道。 vUNmN2pRJ  
)[]*Y]vSx  
    紅雲嘆了一口氣。“我測算的結果﹐太虛龍劫和宿龍有關﹔而天宇方面﹐卻是因龍之尊而將引起的禍事。二哥﹐你能不能……” fK?/o]vq  
fp)%Cr  
    造天筆仍然是輕柔而冰冷的語氣﹐把紅雲未竟的話頭接過來﹕“太虛太過遙遠﹐以你我的輩份資歷﹐豈能隨便插手﹔龍之尊方面﹐你認為他會讓我們兩個干涉他的事情﹖” knS(\51A  
>Hd0l L  
    一語點破﹐紅雲心裡一沉。龍之尊怎麼說也是當年奉了前輩們的指示來天宇創業的﹐自己呢﹖可是想到龍族的未來﹐他一咬牙﹐猛然起身﹐朝著造天筆一伸手﹕“拿來﹗” "N*bV  
F^/b!)4X  
    “什麼﹖”造天筆不解的看著他。  L#>^R   
6A ;,Ph2  
    “鳳凰筆﹗你既然不答應插手﹐我只有自己來﹗”紅雲心痛道。 c*~ /`lG  
d7 W[.M$]  
    造天筆沒有立刻答話﹐也沒有取出鳳凰筆﹐只是輕輕把紅雲拉著﹐重新坐下。 kM;fxR:-  
<,:5d2mM.  
    “金鴒﹐你知道萬事都有天意嗎﹖你知道逆天而行的後果嗎﹖不但不能成功﹐而且還會加倍報應到自己頭上。何況你孤身一人﹐要如何行動﹐如何成事﹖” S5(VdMd"^  
_s%;GWj  
    面對造天筆的頻頻拒絕﹐紅雲的眉頭越蹙越緊。手心裡已經積滿冷汗﹐心在不停顫抖。事情已至燃眉之急﹐他必須馬上趕回太虛﹐向三世九龍和諸位前輩求助。 v*[oe  
2Vwv#NAV k  
    造天筆不了解紅雲內心的激烈﹐仍以冷靜而輕柔的語調﹐慢慢向他分析著。 v&]k8Hc-  
#<k L.e[  
    “金鴒﹐龍族自興盛以來﹐已曆三千年。這三千年來﹐征戰無數﹐擴張無數﹐創下整個銀河都震驚的豐功偉績。可是月盈則虛﹐水滿則溢﹐有盛必有衰﹐有起必有落﹐如今龍族天年將過﹐你我要做的﹐是順應天時﹐而非強行以一人之力逆天﹐而自取滅亡啊﹗” [/+}E X  
j YVR"D;  
    聞言﹐紅雲眼睫微斂﹐眼神卻更為深邃。緩緩起伏的胸膛﹐深藏內心的激動﹐已為他暗下決定。 .I#ss66h  
oz[Mt i*  
    “回去吧。你出學府已久﹐不怕造雲府尊責備嗎﹖”造天筆見紅雲不再答話﹐也收了話頭﹐輕輕推著紅雲﹐催促他離開。 y~'h/tjM@=  
^8q(_#w`K  
    看著造天筆恬淡卻冷漠的面容﹐紅雲面露失望之色﹐緩緩起身。 1<(('H  
Ix59(g  
    “打擾甚久﹐紅雲告辭。” ,g~Iup  
%={[e`,  
    眼見一襲落寞紅色身影離去﹐造天筆長嘆一聲。 /qwl;_Jcf  
vS1#ien#  
    “紅雲……每人皆各負天命﹐你或許將自由飄游天宇﹐而造天筆﹐終將枯守硯臺一生啊﹗” sWKe5@-o0  
5 >c,#*  
~~~~~~~~~~~~~              ~~~~~~~~~~~~~~~          ~~~~~~~~~~~~~~ v\}s(X(J  
62D UF  
    當夜﹐紅雲並未返回長生學府。 _B6W:k|-7l  
^Q9;ro*;ck  
    “你不許去﹗”造雲麒麟斬釘截鐵﹐拒絕了藍霞打算出學府找尋紅雲的要求。 I8%Uyap{  
5z=.Z\M`8  
    “紅雲會有危險﹗師尊﹐你不是最疼愛他嗎﹖”藍霞苦苦哀求著﹐只差跪地磕頭了。 Py^fWQ5I~%  
Ss$/Bh>hN  
    沉吟半晌﹐府尊道﹕“三天以後﹐再不見他回來﹐我會親自去找尋。你絕對不可出門﹐聽見了﹖” WV?3DzeR  
/YrBnccqD  
    藍霞一咬牙﹐轉身跑了出去﹐沖近自己的房間﹐把門甩上。 &WV&_z  
- xE%`X  
    向來精準的測算出了異常荒唐的結果﹐使遇事冷靜的藍霞一時不知所措。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反復測算﹐眼前出現的﹐都是一片燦爛得令他難以睜眼的光色。 Q| _e=  
E},^,65  
    “那到底是什麼﹐紅雲你在哪裡啊﹖”藍霞滿頭冷汗﹐雙手握拳﹐一次次失望之後﹐他重重喘氣﹐疲憊地癱坐在地上。 ;QS(`SK l  
$s S;#r0  
    “三天… … ” 藍霞雖然疲憊不堪﹐但腦中卻不停思考著。師尊一定也了解到紅雲可能的下落﹐卻因為某種原因不能前往﹐否則他怎肯等到三天以後﹐才同意出發找尋呢﹖“若是天宇之中﹐沒有理由不能去… …啊﹗我明白了﹗” gCjW !t  
>X58 zlxk  
~~~~~~~~~~~~~              ~~~~~~~~~~~~~~~          ~~~~~~~~~~~~~~ NfsF'v  
{?YBJnG}x  
    是夜﹐紅雲乘光球直奔太虛。接近目的地的時候﹐光球停下了。 pW,)yo4  
Vm]xV_FOd  
    看著眼前景象﹐紅雲腦中一片空白。就在發愣的一瞬間﹐一個白色光球已經朝他直沖過來。紅雲一驚﹐立刻回神﹐加速向某個方向而去﹐漸漸甩掉了跟蹤的白色光球。 :v Do{My^1  
# KgDOCQH  
    來到太虛最隱密的神龍殿﹐紅雲散去光球﹐直接進入早已無人的殿堂。一路上﹐他強迫自己冷靜﹐因為受功體影響﹐測算的準度大幅偏差﹐短短幾日﹐不但五行游氣被盜﹐外星系也已經橫掃龍族基地﹐造成難以估算的重大傷亡。 my+2@ln  
/t|Lu@&:Xo  
    所幸神龍密殿的寶物沒幾個人知曉﹐不然…… !3;KC"o  
De^Uc  
    紅雲運動元功﹐由密殿深層取出一物﹐打算將之帶走。可是那物體光華萬丈﹐熾熱灼燙﹐漂浮空中卻難以接觸。龍族危機迫在眉睫﹐紅雲焦急萬分﹐心一橫﹐再次運起全身之力﹐將此物收入體內﹐慢慢和自身融為一體。 IZSJ+KO  
Y=$PsDh!  
    劇烈的疼痛感蔓延全身﹐每個角落好像被火灼燒一樣。紅雲強忍暈眩的感覺﹐在密殿中繼續前行﹐因為尚有另外一物﹐絕不能落入外人之手……然而體內的變化越來越劇烈﹐呼吸也越來越困難﹐在紅雲勉強來到一處﹐打開內壁卻發現其中空空如也時﹐終於堅持不住﹐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覺。 /3KPK4!m  
oksAQnQe  
~~~~~~~~~~~~~              ~~~~~~~~~~~~~~~          ~~~~~~~~~~~~~~ S-2@:E  
I ]HP  
    一昏迷就是三天﹐當紅雲悠然醒來﹐天宇的三尊﹐也發生了意想不到的變數。 u5O`|I@R  
UpFm3gKF  
    拖著虛弱無比的身體勉強返回天宇﹐紅雲再也無法多行走一步﹐西嶽山峰腳下﹐他猛然咳血﹐跌倒在地。 kdW$>Jqb  
Qk[YF  
    “造天筆……”我終於明白你為何要阻止我了…… VtYrU>q  
Q^} Ib[  
    因為鬆懈已久﹐疏于防範﹐竟在龍族大事上測算錯誤﹐錯過時間﹐導致如此慘痛後果…… u.rFZu?E\  
q445$ndCT  
    太虛龍族九支﹐頃刻滅絕九成以上。龍之尊因為和黑暗冥尊﹑魔蛇至尊對決﹐一起墜入黑洞﹐三尊勢力竟一夜煙消雲散。紅雲悲慟萬分﹐腦中急切思考對策﹐希望尋獲一線生機﹐延續九龍血脈。 #gcv])to  
1a]QNl_x  
    因為一時間行走不得﹐紅雲也放棄繼續前進的打算﹐專心擬定可能的計策。正當他苦苦蹙眉時﹐面前來了一位頭頂珠冠﹐身著粉色繡袍﹐面如皎月﹑氣宇不凡的人物﹐打斷了他的冥想。 VXP@)\!  
c_Lcsn  
    “這位公子﹐來到西嶽梵天宮可是有事﹖” uFYcVvbT@  
R|'ftFebB.  
    紅雲連忙行禮﹕“有勞動問﹐在下只是路過﹐馬上就離開﹗如果誤入了禁地﹐還望原諒。” ~kp,;!^vr  
Rc2JgV  
    那人微微一笑﹐上前攙起紅雲的手臂﹕“你受傷不淺﹐不嫌棄的話﹐隨我入內療治一番吧。” TMw6 EM  
>XJUj4B|X  
    紅雲隨著他的手勁勉強起身﹐卻立刻感到全身使不上力﹐往前一倒﹐落在那人懷中。 ]9lR:V sw  
B6-1q& E/  
    “啊﹗劣者失禮了﹗”紅雲驚慌要起身﹐那人卻按住他﹐諒解一笑。 G/N1[)  
ncdj/C  
    “無妨。在下西嶽之主香九齡﹐不知閣下是﹖” OVUJiBp  
QruclNW{Bv  
    “紅雲。” 微微喘息著﹐紅雲道﹕“我不要緊﹐可否借筆紙一用﹐劣者有要緊消息告知家人啊﹗” q(\kCUy!  
zFm:=,9  
    “等回去宮中﹐為你療治完畢再說吧﹗”香九齡見紅雲一副搖搖欲墜的虛弱樣子﹐心內大不忍﹐不禁拒絕他的要求﹐半拖半抱地將紅雲帶了回去。 *&doI%q  
7fXta|eP0  
~~~~~~~~~~~~~              ~~~~~~~~~~~~~~~          ~~~~~~~~~~~~~~ CNl @8&R  
SQ la]%  
    “師尊﹗已經是第三天了﹐讓徒兒去找尋師弟紅雲吧﹗求您了﹗” *nx$r[Mqj  
:-tMH02c  
    看著藍霞眼睛下淡淡黑影﹐造雲麒麟仍是狠下心來拒絕。 {v}BtZ  
IBYSI0  
    “為師已經說過了﹐你不許出學府﹗找尋紅雲之事﹐我已經拜託外面的數名好友代為關注﹐有消息的話﹐他們一定會來告知我的。” 造雲麒麟拍拍藍霞的肩膀﹕“你師弟福大命大﹐不會有事的。” FjV)QP H  
:x3"Cj  
    “可是師尊不是說會親自出去尋找紅雲﹖”藍霞仍不放棄﹐繼續追問著。 bc]SY =  
&2sfu0K  
    “我前腳出門﹐你一定後腳溜出去。別以為為師不知道你每次的小動作﹗” 7-VP)|L#G  
}!QVcu"+t/  
    苦求不成﹐藍霞焦急萬分﹐卻不得不無奈退下。當天幾次試圖偷偷逃出去﹐都被府尊發現斥責回來﹐他有點泄氣。 cq"#[y$r  
LhCwZ1  
    夜深了﹐望著懸垂天際的明月﹐藍霞頭疼無比﹐卻難以入睡。這次的測算仍是沒有結果﹐似乎是來自西方的結界﹐或者有人故意的阻隔…… JXQh$hs  
+lw8YH  
    梵天宮內﹐香九齡不遺余力將真氣灌注在紅雲體內﹐可是一陣陣強大氣流的回流﹐如拍岸浪濤﹐再再將他的真氣攔回。半個時辰之後﹐徒勞無功的香九齡沮喪地停下動作。 ht_'GBS)  
Vb,'VN%   
    紅雲其實從方才開始﹐就一直經歷著兩股相斥的力量在體內的衝擊﹐劇烈的疼痛幾次席卷意識﹐卻在他更堅強的意志下被強行壓下。知道對方好心救人﹐紅雲並沒不悅﹐反而虛弱笑著開解。 ^i!I0Q2yd  
a`6R}|ZB  
    “香九齡﹐不用麻煩了。紅雲只要休養幾日﹐讓體內真氣平復就無事了。先讓我遞封書信吧。” $ww0$  
&P&VJLAe  
    看著面前百折不撓的人﹐香九齡按下心中陌生的感覺和衝動﹐慢慢點頭﹐起身親自拿來文房四寶﹐放在紅雲面前﹐然後走出房間。 i\dd  
r !;wKO  
    “紅雲﹐寫好了就喊我一聲﹐我派人給你送出去。” u$<>8aMei  
PVaqKCj:6W  
    “多謝您了﹗”紅雲對他體貼的君子風范感激不已﹐忍著體內氣血逆流的痛苦﹐寫下簡短幾句﹐剛在信封上寫上名字﹐再也忍不住﹐一口血噴了出來﹐人就這麼倒了下去。 _sK{qQxvM=  
M \UB r4  
    “紅雲﹗”香九齡聽見屋內的動靜﹐連忙沖了進來﹐卻發現紅雲倒在地上﹐身邊的信箋上血跡班班…… zuS4N?t`p  
@tlWyUju  
    拾起信封﹐上面四個字令他一驚﹕ & ^;3S*p  
3c+ps;nh  
    蟠日龍妃。 c2wgJH!g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5-03-31
第四章 `(M0I!t  
rE%H NPO  
    經過半個月的調養,紅雲勉強能夠下地行走。心懮龍族的他﹐不久便提出告辭的請求。 -tA_"q'^  
NqM=Nu\  
    “不多住幾日嗎﹖”梵天宮之主苦苦挽留著。 8cGoo u6  
.Bojb~zt  
    除了“紅雲” 這個名字﹐香九齡不知道其他任何關於他的事情﹕來歷﹐年齡﹐因何遭劫﹐欲往何方……他不是不想知道﹐但是既然對方不說﹐他就不問。 ;tC$O~X  
0ax ;Q[z2  
    唯一有線索供他猜測的﹐就是那封指名給蟠日龍妃的書信。三尊俱敗的當下﹐這份拼著命也要傳遞的消息﹐必然有關龍族的存亡大計。換言之﹐紅雲與龍族關係非淺。 U(2=fKK;  
n(W&GSj|u9  
    江湖詭譎﹐人心難測。香九齡心下瞭然﹐雖不願強人所難﹐但他仍然為某種特殊情愫困擾﹐無限渴望得知關於紅雲的一切。 fR]KXfZ  
[1e]_9)p  
    為了替他保密﹐香九齡紆尊降貴﹐親自出西嶽﹐為紅雲送信。龍族敵人甚多﹐替龍族之人傳遞消息﹐不能不慎。 zEt!Pug  
VIg6'  
    看見香九齡無限不捨的表情﹐紅雲心內亦是不安。雖然過去只是聞名而不曾見面﹐大名鼎鼎的天宇第一執法官數理命皇﹐位居天宇上層機關的五皇之一﹐每日不知要打理多少公務﹐卻如此無微不至照看受傷的他。香九齡為人正派﹐頭腦靈活機智﹐處理事情滴水不漏﹐對他更是體貼入微﹐紅雲感激之外﹐對他更是有著難以割捨的感情。 3_"tds <L  
Xi;<O&+  
    “多謝數日的照顧﹐但紅雲尚有要事﹐不能再拖了。來日若有機會﹐必當登門拜謝﹗”紅雲誠心道謝著。 hdwF;  
 'Pxq>Os  
    香九齡突然上前﹐抓住紅雲雙手﹕“紅雲﹐我……” 7^<6|>j4  
<R?S  
    “嗯﹖”紅雲雖是吃了一驚﹐卻沒立刻掙開﹐明澈大眼直視對方。 G5ShheZd  
J,J6bfR/  
    “唉……失禮了……”香九齡望進他的眼眸﹐剎那間感到尷尬﹐心內萌起的情感也驟然降溫。慢慢松開了手。“只是一時失態﹐情難自禁……” g(i8HU*{q  
$b)t`r+  
    垂下眼睫﹐瞭然的紅雲掩去眼中輕輕笑意﹐再次作揖﹕“無妨﹐那麼紅雲就此告辭了。” VfwH:  
$\q.Zb  
    失神地看著紅色人影漸行漸遠﹐香九齡久久不能自已激蕩情緒﹐緩緩閉上了雙眼。 1024L;  
-us:!p1T  
    “紅雲啊……” 0U8'dYf  
"R"{xOQl  
~~~~~~~~~~~~~              ~~~~~~~~~~~~~~~          ~~~~~~~~~~~~~~ a(LtiO  
8nwps(3  
    步下西嶽﹐體力不足的紅雲緩步前行。不能運動元功﹐只好一點點走回學府。比當時師尊規定的返回時間晚了半個多月﹐不知道回去之後會如何﹖老師也許已經明白一切﹐那也該是自己離開長生學府的時候了吧。畢竟﹐天宇殘存龍族命運未卜﹐自己也實在放不下心…… +J#8w h  
^6J*:(eM  
    只是……真的能就這麼毫無牽掛離開嗎﹖師尊會不會阻攔﹖還有……紅雲低頭走著﹐完全沒注意到前方迎面而來的人影…… `g <0FQA  
l,Fn_zO  
    “紅雲﹗”靛藍色澤在面前一晃﹐紅雲的雙肩被緊緊握住。 )Y6\"-M[  
&G?"I%Vw  
    “師兄……”紅雲不用多看﹐就知道是師兄﹔多日來的疲憊﹑悲傷和無奈瞬間奔涌而出﹐眼眶一濕﹐滲出淚來。 *5{1.7  
eAStpG"*  
    藍霞見紅雲這般模樣﹐不禁緊蹙眉頭﹐焦急的雙眼上下打量著紅雲。紅雲感覺到師兄的緊張﹐忍住撲進他懷中的衝動﹐勉強安慰道﹕“我沒事。” Qq'e#nI@  
}I1j#d0.  
    緊緊盯著紅雲半晌﹐藍霞突然將他用力一擁﹐摟進懷裡。 b1;h6AeL  
\01 kK)  
“幸好找到你了﹗原來此地的結界這麼強﹐看來我要加強功力﹐突破測算的界限﹗”藍霞難掩語氣中的激動和不安﹐“紅雲﹐我們回家吧﹗” w O Ou/Y  
J *38GX+  
紅雲聽聞此言﹐手心慢慢冰冷起來﹐身體也殭硬了一下。早先因為自己測算失誤﹐造成無法挽回的巨大遺憾﹐此刻見到師兄如此精準的測算功夫﹐卻仍然有所不滿﹐不禁滿心洋溢著難以形容的滋味。 7!wc'~;  
p:W{c/tV  
“你去哪裡了﹖為什麼我會算到一片耀眼光華﹖”藍霞扶著師弟﹐完全沒注意到他漸變的難看臉色﹐開口問道。 qHT73_R  
PpH ;p.-!d  
紅雲心裡涌上一股酸楚。自己不知道比藍霞多了多少年的修為﹐卻在許多方面都不及他。紅雲不是量小嫉妒之人﹐但在連續挫折的當前﹐不免失意沮喪﹐懷疑起自己的能力起來。 ?J-\}X  
OZC yg/K  
“你說龍族基地在太虛﹐難道……你上太虛去了﹖遇到什麼事情了﹖你到底哪裡受傷了﹖”藍霞見紅雲愁苦萬分的表情﹐緊張得連連追問。 =iH9=}aBFC  
/nv+*+Q?d  
“你不是很能測算嗎﹗還問我做什麼﹖”紅雲突然一把推開藍霞﹐失控大吼起來。 K]uH7-YvL/  
I@\D tQZ  
藍霞不妨﹐連著倒退了幾步﹐愕然望著滿眼淚光的紅雲。 +TX4,"  
sPVE_n  
“回去吧。師尊很擔心你……”壓下心中擔心和半個月來的懮悶之火﹐藍霞好聲好氣﹐上前去拉紅雲。 )FPn_p#3]  
78r0K 5=  
“紅雲自己會走﹗”一甩手﹐紅雲憤然大步前行﹐卻感到一陣氣悶﹐腳下一個踉蹌﹐倒在地上。 ]0BX5Z'  
9C=*>I27?  
藍霞見狀﹐也忍不住吼了起來﹕“你到底是在鬧什麼﹖回去師尊問起什麼原因﹐你也這麼回他嗎﹗” >; tE.CJH  
A3*(c3  
問言﹐紅雲止住激動﹐倏地平靜下來。 UWhJkJsX  
sT "q]  
現在天宇的龍族之人﹐不知下落為何﹖是否有機會能夠將他們聚集起來﹐避免族運衰微的此刻﹐一一被人消滅﹖思及此﹐心內懮煩陡增﹔抑住心痛﹐紅雲望向藍霞﹐輕輕說道﹕ W;l0GxOxQ  
zR <fz  
“是啊﹐不如到此為止吧……” Z/!awf>  
wX_~H*m?  
“什麼意思﹖”藍霞警覺地看著半癱在地上的紅雲。 9|[uie  
z' Z[mrLq  
“藍霞師兄﹐紅雲心系倒懸之急﹐恐怕學府生涯﹐到此告一段落了。請轉告師尊﹐弟子不肖﹐教導之恩﹐容後再報……”說著﹐慢慢轉過頭去﹐嘴角雖然在笑﹐眼淚已經掉了下來。 [^7P ]olW  
>#'?}@FWQN  
內心雖然震驚﹐但竭力壓抑住幾乎失控的情緒。譏諷地笑了兩聲﹐藍霞道﹕“那我當年救你的恩德﹐你什麼時候報答﹖想就這樣這麼一走了之﹐做夢﹗” BoST?"&}'  
3o0ZS^#eB  
說著﹐藍霞向前一步﹐強行將紅雲從地上拉起來﹐“跟我回去﹗” Dv L8}dz  
AJE$Z0{q  
“放開我﹗”紅雲拼命掙扎﹐但此刻體力虛弱的他哪敵得過師兄的鉗制﹐片刻就氣喘吁吁﹐臉上紅潮浮現﹐汗珠點點。 y/kB`Z(Yj  
T\(k=0R M  
手臂被握得生疼﹐耳邊傳來冷森森的話語﹕“你想被我打昏了回去還是自己走回去﹖” ly35n`  
r ;MFVj{  
無奈地閉上雙眼﹐紅雲停下抗掙﹐伏在藍霞肩頭﹐一任淚水浸透師兄的衣袍。 !dU$1:7  
KU*aJl_n,  
~~~~~~~~~~~~~              ~~~~~~~~~~~~~~~          ~~~~~~~~~~~~~~ Z[ &d2'  
bo(w$& VW  
“藍霞受封卜萬年。” ?L0k|7  
!s?SI=B8  
紅雲回到學府﹐將養了數十天﹐從旁人口中得知了這半個月中學府發生的大事。受師尊親自封號﹐是學府的最高榮耀﹐說明弟子各方面都受到老師的讚賞認可﹐隨時可以出師了。 0 x' d^  
rZcSG(d`53  
想起自己對龍劫的失誤測算﹐再想到重回學府這些日子來﹐師兄對此閉口不提﹐全心照顧他的情形﹐不禁心內一陣煩躁。從床上坐起﹐披上外衣﹐就要出房門。 bar=^V)  
iK+Vla`}  
造雲麒麟剛好來看望他﹐遠遠地在走廊上看到紅雲﹐連忙道﹕“雲兒﹐外面風大﹐快進去﹗” &CSy>7&q  
Zd%wX<hU"  
紅雲跨出門檻看見師尊﹐萬般情緒涌上心頭﹐扑通跪倒。 + d3  
,hT.Ok={36  
“師尊﹗弟子……何時才能出師﹖” E/*&'Osq  
zx,9x*g  
造雲府尊吃了一驚。他慎思著紅雲的問話﹐不明白向來冷靜溫和的他為何在此事上如此急躁。前前後後想了一會兒﹐開口反道﹕ (vX< B h  
eV/oY1B]<  
“雲兒是為你師兄受封號一事不平麼﹖” 2ZEGE+0  
^Il*`&+?P  
“弟子不敢﹗只是弟子入門以來﹐勤攻苦讀﹐晝夜不敢鬆懈﹐師尊所教導的﹐雖然不敢說十成領悟﹐也有九成通徹。如今弟子……實有要事﹐恐怕不能常伴師尊左右﹐還望師尊賜號﹐讓弟子出師吧﹗” ,G5[?H;ZN  
%?aq1 =B  
造雲麒麟未及開口﹐身側一個譏諷聲音響起。 T:Ee6I 3l  
s;=C&N5g  
“紅雲﹐你差遠了﹐還不配被賜號的資格啊﹗” Bf]Bi~w<  
yN0`JI  
“藍霞你……”紅雲突遭諷刺﹐怒火上揚﹐起身憤怒看著師兄。 Ej 5_d  
iU37LODa2T  
“師尊﹐徒兒說錯了嗎﹖如果師弟也有徒兒的能耐﹐為何自他回府﹐您都一直沒開口呢﹖”藍霞得意看著紅雲﹐手中不知哪來的藍白雙色羽毛扇輕掀﹐意態竟是自滿十足的模樣﹐讓紅雲險些背過氣去。 5V\",PA W  
_H@ATut  
“霞兒不要說了﹗”造雲麒麟輕斥藍霞﹐轉頭看見紅雲面色唰白﹐連忙撫慰道﹕ U%q6n"[ Cr  
;^0rY)&  
“雲兒﹐不是你不夠資格﹐而是你天命未到﹐為師約束於某個承諾﹐不能在此刻為你封號﹐讓你出師。你要稍安勿躁﹐日後自然有賜號於你的人。” ; :q  
@2a!T03  
見紅雲繼續默然無語﹐藍霞不耐煩道﹕“紅雲﹐你是要讓師尊就這麼站著等你回答嗎﹖” V>,=%r4f  
EwU)(UK  
“啊﹗弟子不敢……請老師入房再說吧。” 忍耐著心中委屈﹐紅雲回身欲為造雲麒麟打起竹帘。 _MLf58  
c-}[v<o  
造雲麒麟冷冷看了得意的藍霞一眼﹐朝紅雲擺擺手。 W]7/ e  
\!BVf@>p%  
“不必了﹐為師只是來看看雲兒﹐身體復原得如何了。” 嘆了一口氣﹐他繼續道﹕“雲兒﹐你若不開心繼續和你師兄在一起住﹐就叫他搬出去吧。” {jmy:e2  
VN`fZ5*d~  
望著師尊頭也不回地離去﹐面色逐漸陰沉下來的藍霞﹐和滿心疲憊的紅雲﹐誰也沒理誰﹐一前一後近了房間。半晌﹐紅雲開口了。 8.8t$  
h~](9e s  
“沒有賜號﹐我也必須離開。” FVBAB>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5-03-31
第五章 bTaKB-  
对不起!您没有登录,请先登录论坛.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5-03-31
第六章 J{1H$[W~}  
EJ9hgE  
    洗漱完畢﹐一直到深夜﹐兩個人都沒有說話。紅雲因為傷痛﹐不敢坐下﹐藍霞則因為心亂無比不時踱步﹐所以映在窗戶上的人影顯得紛亂﹐也再次引起造雲府尊的懷疑。 :-46"bP.  
:pqUUZ6x&  
    叩門聲起﹐紅雲連忙將師尊迎進來。府尊看到兩人互相不搭理﹐卻又不像是吵架的樣子﹐便開口問道﹕“你們今天究竟發生何事﹖雲兒﹐你來說。” kO}&Oi,?  
bx8](cT_  
    “我……是紅雲不對……”極力壓制狂跳的心臟﹐紅雲聲音略微顫抖﹐頭腦飛速運轉﹐想趕緊找出合理解釋。 V*uE83x 1  
`GCoi ?n7  
    “雲兒﹐坐下回話。” 造雲麒麟見兩人面色有異﹐不禁更加懷疑。“來﹐坐這邊。” ~P1~:AT  
VI&x1C  
    “這……”紅雲本來想說“弟子不敢” 之類的話搪塞過去﹐可是看到老師眼中嚴肅的堅決表情﹐只好來到下首﹐輕輕坐在凳子邊緣。 $Iwvecn?I  
_qxI9Q}<"  
    刺骨疼痛頓時迅速沿脊椎上延﹐紅雲雖然極力克制面色如常﹐還是在鼻尖滲出了少許汗珠。 ?BnU0R_r]  
@Nek;xJ  
    造雲麒麟卻不看紅雲﹐眼神轉向一旁的藍霞。自看到紅雲忍痛坐下﹐藍霞就眼睛圓睜﹐牙關緊咬﹐緊張得似乎他才是受苦之人。 _fHml   
FPDTw8" B;  
    “藍霞﹗”造雲麒麟見此情形﹐突然起身﹐厲喝一聲。 [>O!~  
JL1ajlm~  
    “師尊息怒﹗”卻是紅雲搶先一步﹐在府尊面前雙膝落地。“是紅雲的不是﹐不該無視師尊和師兄苦苦勸導﹐一意孤行要出學府﹐才導致師兄弟不和……請師尊降罪﹗” hJ}i+[~be  
D(AH3`*|#  
    一時間﹐造雲麒麟心中如翻江倒海。兩人之間眼光流轉﹐分明暗藏曖昧。看著仍然跪在地上的紅雲﹐衣領內隱約紅斑﹐更是讓他又驚又怒。 `<C<[JP:o  
KUAzJ[>  
    看見府尊壓抑怒氣的樣子﹐雲霞兩人皆惴惴不安。藍霞心知闖了大禍﹐一旦師尊發難﹐後果不堪設想。紅雲則拼命祈禱﹐希望老師不知道今日駭人的變數。 hxO}'`:  
'dLw8&T+W  
    “藍霞﹐你今天就搬出去﹐回去你原來的住處。” 半晌﹐造雲麒麟放平聲音命令著﹐然後拂袖而去﹐甚至沒叫紅雲起來。 0@ Y#P|QF  
@%]A,\  
    藍霞未等府尊踏出門檻﹐就快步來到他原來站著的地方﹐看了紅雲一眼﹐立刻面色大變。 t~) P1Lof\  
BNu >/zGpB  
    紅雲緩緩從地上起來﹐不知所措地調開視線﹐輕聲說﹕“對不起。” ~zqb{o^pT  
Y^eN}@]?&  
    一言不發﹐藍霞開始收拾東西﹐當他拎著一堆東西準備出門的時候﹐紅雲拉住了他。 >NRppPqL  
iVXt@[  
    “師兄……”紅雲暗想﹐事情也許還有解釋的余地…… +xFn~b/  
.A2$C|a*  
    “放手。” 冷冷一句話﹐隔斷兩人之間最後的牽連。 i})s4%a  
zR"c j  
    從那天起﹐藍霞再沒踏進這個院落一步﹐再也不和紅雲講一句話。 k6(7G@@}  
nI\6a G?`  
~~~~~~~~~~~~~              ~~~~~~~~~~~~~~~          ~~~~~~~~~~~~~~ 54+(o6E<  
     Z}J5sifr  
    時光如白馬過隙﹐日月輪轉不計年。好似變了個人似的藍霞﹐即使已經得到封號﹐也不曾停止繼續進修的步伐。長生學府藏書如海﹐資料無數﹐每日除了練習或者自創武功﹐藍霞就在書閣之內盡力潛修。看到師兄如此刻苦上進﹐紅雲也被激起好勝心﹐從各方面不斷充實著自己。造雲麒麟如願看到最愛的兩大弟子再次並肩進步﹐也心懷欣然﹐認為當年的荒唐不過是兩人年少輕狂。唯一的可惜﹐是他們之間和氣的景象再不復見﹐文采武功的爭鋒之外﹐偶有相遇﹐皆比陌生人更冷漠。造雲麒麟雖然遺憾﹐卻也不好多說什麼。 1qRquY  
g4IF~\QRVi  
    武道依然風雲變幻﹐紅雲再也不提涉足江湖。只是偶爾懇求師尊﹐讓他回太陽的故鄉﹐探視妻子夢雨涵。 8QrpNSj4  
}aZuCe_  
    也曾經順道轉去詩海﹐卻再也不見造天筆的身影。清冷的早春空氣微微透著涼意﹐漫步詩海岸邊﹐紅雲不禁又回想到初入學府那日。 l|P"^;*zq  
 Aqy w  
    同樣的季節﹐截然不同的心境。早年平和已如昨日黃鶴﹐這些年來﹐兩人之間一次次故意的爭執﹐使得學府中流言四起﹐雲霞之爭成為學子們津津樂道的話題…… :GXF=Df  
-50DGA,K6  
    只有心中難言的苦澀﹐婉轉心中流瀉。師兄﹐我一點都不想和你爭﹐可是你為何偏偏要如此﹖難道當初我有半點對不起你﹖ -*C WF|<G  
?b (iWq  
    紅雲自己也是男人﹐了解男人慾望來時的洶湧可怕。藍霞自記事起就沒出過學府﹐紅雲自然認為那日突然之舉是來自他青春期的一時衝動。雖然包容﹐但是也非常痛心﹐為什麼非要如此極端﹖難道真的不能恢復到當初的友愛時光中嗎﹖ p}1i[//S  
;tjOEmIiU  
    苦笑不已﹐紅雲回思自己一生孤寂﹐就算是愛妻﹐也不曾有幾天好好相聚的日子。闖蕩江湖的人﹐本來就沒資格體認家的意義﹐可是自從進入學府﹐使他第一次感覺到安心溫暖。自己實在不願失去師尊的慈愛溫和﹐以及和師兄之間這份難得的友情。一次次試探和好的努力失敗﹐他終於放棄﹐無奈承受著和師兄之間寒冰般的關係。 ^4dE8Ve"@  
AUnfhk@$  
    藍霞終日不出學府﹐可是也通過身邊的議論積極探取武道當前訊息。師弟失望低落的情緒他一清二楚﹐但比起失去紅雲的痛楚﹐他寧可親手推開自己的心意。不是不想和紅雲一同遨遊江湖﹐而是生怕從此再也見不得面。 d*@T30  
T ozx0??)  
    “紅雲……就算不能像以前那樣﹐每天看看你也好……”雖然極度思念﹐藍霞在任何人面前都是不動聲色﹐一直默默隱忍下去。 Fc~G*Gz~Z|  
7o E0;'  
    師弟每次出門﹐他都看在眼內。時近黃昏﹐還不見師弟返回﹐藍霞心底掠過一絲沉悶和煩躁﹐正想起身出門走走﹐卻聽得前院有人大聲說道﹕“真佛來拜訪府尊了﹖真的嗎﹖” 9`tK 9  
C8U3+ s  
    臉色一凝﹐藍霞無聲來到門口﹐仔細傾聽。 fkA+:j~z_  
*WwM"NFHDd  
    “我們長生學府隱世多年﹐還是難掩鋒芒﹗你看﹐天宇之主親自來訪﹐一定是有大事﹗” "tJ+v*E  
?Nos;_/  
    “說不定是來挑選人才﹗” *_(X$qfoW  
OW7  
    聽著這些議論﹐藍霞不屑地冷笑一聲﹐大踏步穿過庭院﹐在眾人的目瞪口呆中步向大廳。 =)a24PDG  
M<vPE4TIr*  
    “大師兄你不能進去…… ” 門口的小弟子囁嚅著﹐看到藍霞冷凝眼神之時自動閉嘴。 @) Qgy}*5  
K@JZ$  
    “長生學府名揚天下﹐雲霞並稱傲世雙璧﹐吾家可有幸一見麼﹖” WyN ;lId  
kpm;ohd  
    “這…… ” 造雲麒麟猶豫聲音傳出。“雲兒今日出府探望妻子﹐尚未回來﹐霞兒他…… ” ZT0\V ]!B  
{)[o*+9  
    本想直接走入的藍霞﹐聞言如遭雷擊。紅雲有家室﹖怎麼從來不曾聽他說過﹖他知道紅雲在遙遠的太虛﹐有九龍族的親人﹐而且是多年沒有來往的遠親﹔可是從來沒聽他提起過有妻子啊﹗ J<$@X JLS  
]G/m,Zv*:  
    “天宇如今時局動蕩難測﹐吾家又將閉關潛修四德聖珠﹐天宇如今急需有人掌舵﹐還望府尊捨小親而就大義﹐勿因一己之私﹐罔顧萬千生靈啊﹗” V=O52?8  
~iL^KeAp   
    “真佛所言極是。老夫兩名弟子皆文采出眾﹐武功不凡﹐只是藍霞心高氣傲﹐性格倔強﹐不善與人相處。還是二弟子紅雲胸懷寬廣﹐氣度恢宏﹐個性溫和圓融﹐是治世的不貳人選。真佛以為呢﹖” UcRP/LR%C  
kK6O ZhLH  
    “阿彌陀佛﹐府尊慧眼識英才﹐吾家豈有反對之理。不知紅雲何時返回呢﹖” VD;*UkapZx  
&V].,12x  
    “今日日落之前﹐雲兒必會回來。真佛如著急一見﹐待他回來﹐老夫再叫他親自去拜見真佛如何﹖”造雲麒麟微笑起身。 Pfd1[~,  
@!8aZB3odt  
    “阿彌陀佛﹐有緣自當相會﹐吾家不急於一時。吾家先告辭了﹐府尊請留步。” %yRXOt2(  
LrB 0x>  
    藍霞猶在發愣﹐門一開﹐真佛和造雲麒麟看見他﹐都吃了一驚。未及開口﹐藍霞抬頭譏諷一笑﹐狠狠瞪向真佛﹐連聲招呼也不打﹐轉頭離去。 8=8 hbdy;  
5ZCu6 A  
~~~~~~~~~~~~~              ~~~~~~~~~~~~~~~          ~~~~~~~~~~~~~~ iq#{*:1  
UP~28%>X  
    重新踏入那個熟悉萬分卻久違的院落﹐藍霞坐在對窗的書桌前﹐目光落在一冊紅色無名書冊上﹐卻是眼珠呆滯。 0SQ!lr  
Q6h+.  
    “夢入巫山﹐雲騰致雨……” ?uWUs )9  
PX:#+bq1  
    輕輕吟著夢幻般的字句﹐藍霞再也看不下去﹐放好紅雲的筆記﹐跌跌撞撞跑了出去。 b8mH.g&l  
{}O~tf_  
    滿眼似乎都是紅雲溫柔的影子﹐好像漫天柔雲包圍著他﹐可是卻一直看不清他在哪裡。 3I6ocj [,  
OVg&?fiP  
    多變的雲彩﹐可以幻化無數形狀。你可以把他想象成任何物體﹐但那只是你自己心中的願望。當你回過神來﹐他早已變化無形。 l_I)d7   
d"wA"*8~y  
    “霞兒﹐你來。” 造雲麒麟的呼喚﹐驚醒在沉思中的藍霞。面無表情地﹐他一步一挪﹐跟著師尊進了大廳。  :eN&wQ5q  
m,.Y:2?*V  
    “你師弟紅雲要出師了。” 造雲麒麟盯著藍霞﹐看他是什麼反應。 TW|K.t@5#H  
Kk3+ ]W<  
    “弟子都聽到了。” 藍霞平板回答道﹐“為什麼不是我﹖” c6h?b[]  
c%H' jB [  
    “霞兒﹐你再說一遍。” 造雲麒麟嚴肅地盯著他﹐仿彿回到當年兩人同居逼問的時刻。 I"Oq< _  
`TrWtSwv  
    “為什麼師尊的人選不是我﹖”質問不平的眼光大膽地迎上去﹐藍霞絲毫沒感覺到﹐府尊眉心深深的皺痕。 Ge^`f<f  
PR:k--)D  
    “你想離開長生學府﹖”嚴厲的聲音顯示府尊的不悅。 )Z7Vm2a  
HD j6E"  
    “師尊﹗我想和紅雲在一起。” 藍霞著急了﹐平日的沉穩冷漠一下如春冰迸裂﹐“請讓我出學府吧﹗” xS*UY.>  
#{i*9'  
    “除非你離開天宇﹐否則你哪裡也別想去。” 造雲麒麟怒火中燒﹐表面卻是一片冷然。“紅雲是日後天宇的領導者﹐你也聽見了﹐不是嗎﹖” fY<#KM6X  
K<S3gb?0  
    “我絕對不會耽誤他的﹗”藍霞緩緩跪下﹐拉著府尊的袖子﹐“請師尊成全﹗” l;-Ml{}|0  
lC<;Q*Y  
    看著從來不為任何事屈膝的藍霞流露脆弱的哀求表情﹐造雲麒麟卻是更加堅決﹐冷冷地說﹕“那你問問你師弟﹐願不願意在一家三口團圓之外﹐帶你同行。” CPz<iU  
9"~ FKMN  
    短短一句話﹐將藍霞的美夢徹底打碎。所有美好前景﹐多年來隱忍努力﹐化為泡影。松開手﹐藍霞緩緩坐倒地上。 >eJ <-3L;  
DiFLat]X  
    “為師明白你不可能屈居人下﹐所以你的去向﹐自己決定。” $dC`keQM>9  
*+M#D^qo  
    看著窗外湛藍天空﹐廣闊無垠﹐藍霞突然心裡一松﹐無所謂地笑了出來。 uwe#& V-  
2 bc&sU)X  
    是誰﹖笑得這麼瘋狂﹖誰會在大廳裡這麼放肆﹖藍霞不明白﹐怎麼臉上濕漉漉的﹐難不成下雨下到屋裡來了﹖ e~)[I!n  
.j}]J:{%  
    為什麼這個世上﹐就沒有人真心對他嗎﹖就這麼想看他落魄出醜的樣子嗎﹖這麼看不得他幸福嗎﹖自己明明是最優秀的﹐為什麼得不到相應的待遇﹖ 'l*X?ccKy  
Q}BMvR 9w  
    “紅雲… … ” 未及出口的哽咽﹐淡淡化開在冰冷暗夜的空氣中。 AuNUW0/ 7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5-03-31
第七章 7;jD>wp 9D  
&@iOB #H  
    天色漸暗﹐烏雲積聚﹐到了晚間﹐淅淅瀝瀝下起雨來。不知朝那個方向看了多少次﹐看著紅雲的房間燈火從亮起到滅掉﹐藍霞再也忍耐不住﹐外衣一披就沖了出去﹐直奔那個熟悉的院落。 (< +A  w7  
+B*]RL[th  
    一天的奔波﹐來往於太陽的故鄉和長生學府﹐紅雲略感疲憊﹐可是妻子懷孕的消息讓他又興奮又激動﹐翻來覆去睡不著。外面雨聲越來越大﹐突然輕輕的叩門聲﹐毫無睡意的紅雲心中一凜﹐披衣下床。 IeYYG^V<A  
WZQ2Mi<&1'  
    “是誰﹖”一開門﹐看見藍霞就站在門外﹐頭髮濕漉漉的﹐外衣也滴著水。 #U:|- a.>  
,s8/6n#  
    “啊﹗是師兄﹗快進來﹗”紅雲絲毫沒注意到師兄異樣的眼神﹐拉著他進屋坐下﹐取來毛巾給他擦頭髮﹐又拿走他的濕透的外衣﹐給他披上自己的斗篷。 xf,[F8 2y  
UtQj<18<  
    轉身倒來熱茶﹐紅雲隔著小桌遞過去一杯﹐關心地問道﹕“師兄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嗎﹖” ">}6i9o  
W!{RJWe  
    藍霞從方才起就牢牢盯著紅雲的面容﹐似乎下一刻他就會消失不見一樣。紅雲遞茶杯過來﹐他看也沒看﹐突然傾身向前﹐一把抓住他的手﹐連同茶杯一起狠狠捏住— C4+DZ<pE  
fyQOF ItM  
    “啊﹗”滾燙茶水四濺﹐紅雲驚恐地看著師兄狂亂的眼神— "*d6E}wG  
<KMCNCU\+  
    藍霞恍若未聞﹐手上一施力﹐將紅雲拉到懷裡來﹐霸道的力勁掀翻了小桌﹐瓷器砸碎的聲音在寂靜深夜中格外刺耳。 T$;S   
f-%M~:  
    “師兄……”剛來得及出聲的紅雲﹐被藍霞狂暴吻住﹐他又驚又羞﹐拼命推拒著﹐急得眼眶都滲出淚水。 sfF~k-  
s%)f<3=a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紅雲拼命猜測﹐多年前輕狂的回憶猛然映入腦海﹐他一下子為自己的想法驚呆了﹐一動也不敢動﹐任隨師兄對他緊緊地擁抱﹐似乎要將他揉進身體一般﹐隨後被解開了衣釦…… ifD WN*k6  
*yBVZD|?H  
    聽到響聲﹐府尊造雲麒麟第一時間趕到現場﹐推開門﹐卻看到如此不堪的一幕。 A`7(i'i5]  
ddQ+EY@!  
    兩人上衣半卸﹐緊緊抱在一起瘋狂親吻……  "J(M.Y  
^/C\:hw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紅雲最先回過神來﹐渙散的目光轉向端坐在旁邊的府尊﹐“啊” 的一聲﹐後退了一步﹐順勢推開了藍霞。 K43%9=sM  
~$J ;yo~  
    “完事了嗎﹖還盡興吧﹖” WvfP9(-  
x^ `/&+m  
    冰冷的話語狠狠敲進兩人內心深處。“雲兒﹐就要做父親了﹐這樣和你師兄卿卿我我﹐不太好吧﹖” gFR}WBl/  
,rMf;/[  
    紅雲腦子“嗡” 的一聲﹐只覺得滿世界都要崩潰了。慢慢跪下﹐低聲道﹕“我……我沒有……我不是……” s"jvO>[  
$nt&'Xnv  
    “為師知道你是受藍霞脅迫﹐不怪你。” 紅雲戰戰兢兢地抬起頭來﹐望向師尊一如平日的和藹面容﹐卻不帶一絲笑意。 -1Q24jrO-  
<h -)zI  
    “雲兒﹐明天為師就要送你出師了﹐真佛挑選你作為天宇領袖﹐日後要端正作風﹐盡心盡力為天宇付出﹐明白嗎﹖” \U:OQ.e  
nxZz{&  
    “我……師尊﹐弟子才疏學淺……”紅雲著急推辭﹐吞吞吐吐。 'K7\[if{  
#W~jQ5NS\  
    “師尊﹐領導天宇責任重大﹐師弟未及享受天倫﹐就要擔此重擔﹐實在……”藍霞看著驚惶不安的紅雲﹐忍不住插話道。 P~a@{n*8  
DNGyEC  
    “藍霞﹐記得以前的你﹐可不會嫉賢妒能﹐拐彎排擠他人啊﹖”造雲麒麟看著他﹐輕柔地打斷他的話語。 HE&)N clY  
UarLxPQ  
    “師尊﹐師兄他不是……”紅雲匆匆插嘴﹐卻在看見府尊責難眼神時倏然住口。 QAkK5,`vV.  
p/Pus;*s  
    “啊﹐那是為師老糊塗了﹐連自己的弟子都誤會了﹖” +[76_EXy  
p%DU1+SA  
    “紅雲失言﹗請師尊原諒﹗”不得不低下頭﹐紅雲心中暗暗叫苦﹐再不敢多說一句話。 Yq ]sPE92  
o GuAF q  
    造雲麒麟冷冷看著兩人﹐半晌起身。 NBk0P*SI  
lOm01&^"E  
    “雲兒﹐你該休息了﹐為師不打擾了。明天是你出師的日子﹐為師要讓全府弟子見證﹐紅雲是長生學府的光榮。” |[`YGA4  
w)7y{ya$  
    紅雲仍是羞愧跪在地上﹐好像多年前那個被揭穿的時刻一樣。藍霞卻是牙關緊咬﹐狠狠望著造雲麒麟的背影。 7 yE\,  
)LGVR 3#  
    “霞兒﹐”造雲麒麟突然回頭﹐朝他微微一皺眉。“怎麼﹐你還要留在這裡過夜﹖” ,p|Q/M^  
;EBKzB  
    緩緩轉頭﹐藍霞渴望地看著仍然跪地的紅雲。紅雲在府尊嚴厲目光的注視下﹐頭也不敢抬﹐身體都在微微顫抖﹐卻吐不出一個字。 T AG@Ab  
Ph^1Ko" 2  
    滿心的期待完全落空﹐藍霞突然失控大笑。 v0 C+DKi  
pX &bX_F{  
    “哈哈……” z"f@iJX?2  
7r;1 6"  
    紅雲﹐枉費我對你一片真心﹐卻得不到你一句話。連一個眼神都沒有﹐你就這麼不屑我的感情嗎﹖還是你有了前程﹐就不把我放在眼裡了﹖ }H ~-oYMu  
OlT8pG5Oa  
    毅然轉過頭去﹐藍霞在漫天大雨中快步走出庭院﹐沒有回頭。  \ ca<L  
y i$+rPF1  
~~~~~~~~~~~~~              ~~~~~~~~~~~~~~~          ~~~~~~~~~~~~~~ k]p|kutQCy  
n.g-%4\q  
    正午時分﹐府尊為紅雲開設的餞行會正式開始。滿府的喜慶氣氛中﹐各位弟子排隊到紅雲面前﹐為他敬酒表示祝賀。造雲麒麟不是喜好炫耀之人﹐但是因為今天日子特別﹐也請來了自己的幾位好友﹐一起慶賀。 gvI!Ice#  
"qgwuWbM  
    紅雲已經喝了許多﹐但是因為他酒量不錯﹐臉不紅心不跳﹐還能從容應酬。得了空隙﹐轉頭看了一圈﹐沒有藍霞的影子。想到昨天他落寞的瘋狂笑聲﹐紅雲心底一下沉了下來﹐緩緩放下了酒杯。 ,7d/KJ^7  
|y^=(|eM  
    “二師兄﹐不喝就不給面子喔﹗”活潑的師弟們鬧著﹐紅雲回過神來﹐也笑回道﹕ v~ SM"ky#  
,# 2~<  
    “都喝了這麼多了﹐想把我灌到醉死是嗎? ” UVux[qX<  
/4T6Z[=s  
    “嗯﹖怎麼不見大師兄﹖” 'vNju1sfk  
LG8h@HY&L  
    不知誰插的一句話﹐熱鬧場面頓時冷清下來﹐只見府尊的面上﹐隱隱泛著怒氣。 ]W;6gmV  
LDQ,SS,  
    “好友﹐怎麼了﹖”東嶽古皇殷無邪﹐府尊的朋友之一﹐見狀奇怪問道。 GL?b!4xx  
D('.17  
    “沒什麼……大弟子藍霞恃才傲物﹐驕縱輕慢﹐目中無人﹐老夫也拿他沒辦法了……”濃濃的失望情緒充斥話語之中﹐造雲麒麟緩緩飲下一口酒﹐嘆了口氣。“隨他去吧。” 0`"oR3JY  
]@ruizb8  
    古皇大吃一驚。提起這個大弟子藍霞﹐好友向來引以為傲﹐不止一次讚揚他聰慧多智﹐反應敏捷﹐舉一反三﹐是他最得意的“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的優秀傳人﹐怎麼今天如此批評他﹖ +&S 7l%-  
sSU|N;"Y  
    氣氛陡然落下來﹐紅雲心中隱約不安﹐也有了幾分醉意﹐但礙於自己是筵會主角﹐不能最先退席﹐只好默默不語。 Mp/l*"(  
*H!BThft4  
    “府尊大可不必傷感﹐書院才子濟濟﹐如今又有紅雲驕子嶄露頭角﹐前程不可限量﹐何必為一失足弟子落落寡歡呢﹖”另外一名老友笑著開解。 $ 64up!  
m""+ $  
    眾人一再勸慰﹐造雲麒麟終於面上微露霽色﹐看著紅雲﹐微微笑了起來。 ]EKg)E  
r#OPW7mhE  
    氣氛再次活躍起來﹐紅雲也端著一杯酒﹐恭敬來到府尊下首﹐為師尊敬酒。 pVc+}Wzh  
KO "/  
    “紅雲叩謝師尊多年教導栽培﹗師尊的天大恩情﹐紅雲終身不敢忘卻……”一邊說﹐一邊慢慢跪下﹐眼眶也漸漸濕了。 <&m50pq  
# >k|^*\  
    “好啊﹗說得好感人哪﹗” V;eaQ  
=!t;e~^8]  
    陰冷氣流由門口卷進﹐突然而來的囂狂諷刺﹐震驚了在場眾人。紅雲一怔﹐緩緩回頭— P4@`C{F5m  
{dZ]+2Z~+  
    是藍霞。 1 tOslP@  
:(]fC~G~  
    “師兄……”紅雲慢慢站起來﹐手裡還端著那杯沒敬出去的酒﹐一時不知所措。 8xENzTR  
x/?ET1iGt  
    “栽培之恩﹐難以報答是嗎﹖”藍霞邪笑靠近﹐一手突然接走那杯酒﹐一飲而盡﹐“那我當年對你的救命之恩呢﹖你當以何報答﹖” KRL.TLgq)  
q;,lv3I  
    話語未落﹐藍霞出手點住還沒反應過來的紅雲的穴道﹐讓他軟倒在自己懷裡。 TVcA%]y{;  
F q~uuQ  
    猛然將酒杯往地下一摔﹐藍霞昂然看著驚憾的在場眾人。 &%rM|  
 2yJ{B   
    “卜萬年藍霞﹐今日當眾挑戰長生府尊﹐如果師尊不答應﹐弟子就要紅雲師弟以命來償當年救命之恩了﹗” +%YBa'Lk  
u9~5U9]O%6  
    “你……”造雲麒麟驚駭至極﹐沒料到藍霞會有此瘋狂舉動。 w W\[#Ku  
sQ`G'<!  
    “放肆﹗藍霞﹐你太目中無人了﹗還不跪下給你師尊賠不是﹖”古皇不悅喝道。 %>$<s<y  
Dnd; N/9  
    “答應﹐還是不答應﹖”藍霞盯著上首坐著的造雲麒麟﹐一字一字地說。 ]L~NYe9  
RiQ ]AsTtl  
    造雲麒麟看見他冷靜眼神﹐以及慢慢撫上紅雲脖頸的手﹐一顆心頓時沉了下去。看著驚訝的好友﹐驚惶的弟子﹐和眼中瀰漫哀痛的紅雲— 9:p-F+  
P7F"#R0QB  
    “可以。開出條件吧。” }@q/.Ct! x  
e' M&Eh  
    “哈哈……爽快﹗”藍霞羽扇一掀﹐“我敗﹐就地自蓋天靈﹔你敗﹐立刻解散長生學府﹐退隱深山﹗” ~5+RK16  
y7hDMQ c'  
    “自蓋天靈” 四字﹐重重震撼了造雲麒麟的心。仰躺在師兄懷裡的紅雲﹐清楚看見了師尊的心正在崩潰﹐似乎隱藏著極大哀痛﹐感覺到不對﹐紅雲拼命運轉真氣﹐企圖沖破被點的穴道﹐卻在同時被藍霞一手甩到一邊去﹐重重落在地上。 %g@?.YxjT  
e ymv/  
    一剎那﹐紅雲好似回到那個初春的早晨﹐自己也是被這個男人從樹叢裡拖出來﹐落在地上﹐動彈不得。 b7>'ARdbzX  
-Fd&rq:GB(  
    可是當時﹐看著他清澈明亮的眼睛﹐重傷即將昏迷的自己卻非常安心﹐知道他會救助保護自己﹔而今﹐在和他分享了那麼多年風雨之後﹐自己卻好像變得再也不認識這個男人似的…… k7iko{5D  
$6Q^u r:  
    紅雲躺在地上﹐耳邊一切嘈雜恍若隔世﹐紛亂的人影來來去去﹐流動的空氣﹐昏暗的天空﹐迷茫的意識席卷疲憊的身心﹐卻再也難掩他內心深處的巨大惶恐和悲哀。 o,WjM[e  
I]C Y>'  
    他是誰﹐他來干什麼﹖他要去哪裡﹖ 3q'AgiW  
iv>MIdIm  
    朦朧間﹐一滴淚水滑下眼角﹐落在地上。 >g<Y H'U{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5-03-31
第八章 tle`O)&uo  
O#U maNj/  
    “師兄﹖師兄你在哪裡﹖”隨著天色漸暗﹐紅雲在這一片山林中找尋了很久﹐卻仍是失望。 Qel)%|dOn  
0<%$lr  
    學府變故之後﹐藍霞便不見人影。還來不及慢慢品味心痛的感覺﹐紅雲回想當時他的瘋狂舉動﹐不禁心驚膽戰﹐生怕他又做出什麼事來﹐便隨即跟了出來﹐只想儘快找到師兄。 -qj[ck(y  
(j'\h/  
    這一切都是為什麼﹖一向冷靜開朗的師兄﹐為何會一夕間變成這樣﹖難道就是為了真佛臻選自己為天宇領袖﹐卻沒選他的緣故﹖還是因為師尊不再認可他﹐讓他開始自暴自棄﹖ BI:Cm/ >  
OL 0YjU@  
    紅雲心裡其實清楚得很﹐師尊最疼愛的弟子﹐一直都是師兄藍霞。只是過度的特權和寵溺﹐在一個從未有機會涉世的奇才子身上﹐只會讓他變得孤傲偏激﹐稍有挫折便經受不住。 lndz  
CI{2(.n4  
    腳步慢慢停下來﹐前面一抹恍惚的背影﹐讓紅雲猶豫得開不了口。 G[mqLI{q  
1@v <  
    “你又跟來干什麼﹖”一回頭﹐藍霞厭惡地看著紅雲。 U:TkO=/>:  
-iiX!@  
    心口似乎被重重打了一下﹐紅雲一怔﹐所有到口的話全收了回去。 m,Y/ke\  
#zl1#TC{(  
    藍霞從來沒用那種眼光看著他過。印象中﹐就算是對其他人﹐他頂多也是冷漠忽視地瞟他們一眼﹐不帶任何感情色彩。 `r}_92Tt  
Q~]oN  
    師兄討厭他了﹖是因為……自己導致他走到這一步﹖ zhw*Bed<  
2{h2]F  
    “我……對不起…… ” 艱澀開口﹐紅雲慢慢低下頭。 Em(_W5 ND{  
8lV:-"+5  
    “讓天宇之主向我賠禮道歉﹐我藍霞真有面子啊﹗”藍霞一邊輕搖羽扇﹐一邊靠近紅雲。“怎麼﹖來看看我有沒有對那些不識抬舉的人趕盡殺絕﹖放心﹐事有輕重緩急﹐要一件一件的辦﹐對吧﹖” E /H%q|q  
!}!KT(% %  
    打敗造雲麒麟之後﹐藍霞曾經遭周圍的人阻攔﹐可是眾人難料他超出估計的武功造詣﹐被他輕鬆離去。 'o IE:#b  
aLh(8;$  
    “為什麼﹖有什麼事不能心平氣和地處理﹐要弄到這個地步﹖就算想證實你是第一﹐也不用打倒師尊﹐關閉學府吧﹖”紅雲無視他的諷刺﹐苦心勸解﹐“如今學府關閉﹐我想師尊他… … ” <2)AbI+3  
<'4Wne.z!  
    “你何不想想你自己﹖”藍霞越走越近﹐將紅雲逼得連連後退﹕“紅雲﹐如果什麼事情﹐都能心平氣和來處理的話﹐你和向天翔的恩怨﹐又從何而來﹖” @l CG)Ix<  
Y_Gd_+oJ  
    “什麼﹗”紅雲如遭雷擊﹐他為什麼知道﹖驚訝中﹐他已無暇顧及自己已經退到一棵大樹前﹐再無退路了。 /f[Ek5/-0  
>B{qPrmI  
    “紅雲﹐我要走了。” 藍霞的手觸上他驚得蒼白的臉﹐著迷地來回撫摸那柔嫩的肌膚。“跟我一起走吧。” ;JkIZ8!  
{}$rN@OM$  
    “你……什麼意思…… ” 紅雲結結巴巴﹐腦子亂成一片﹐不知道是該躲避他的手﹐還是繼續勸說他﹐或者回答他的問題。 &|XgWZS5  
y8$3kXh  
    “如果你放下一切跟我走﹐我就放過那些人。” 藍霞輕柔說道。 lBfthLBa  
fo,0NxF9  
    “什麼放過﹖”紅雲突然警惕起來。“你不可亂來﹗” iLnW5yy  
CC=I|/mBM  
    “喲﹐教訓起我來了。你是師兄還是我是師兄﹖”藍霞笑道。 Ln# o:"E  
Sl8+A+  
    紅雲不悅地打掉他的手﹐卻換來他更放肆的動作。手指沿著臉頰向下﹐一把拽開衣領﹐登時衣釦迸散﹐紅雲“啊” 了一聲﹐雪白脖頸上出現一道勒痕— <~dfp  
g!~SHW)l  
    “啪” 的一聲﹐紅雲毫不客氣地一掌打在師兄右肩。雖然沒有運動元功﹐藍霞還是吃痛﹐後退一步﹐放開了紅雲。 t5E$u(&+'B  
~Fb@E0 }!  
    瞪大的眼睛充滿不可置信的表情﹐從來沒挨過打的藍霞揉著肩窩﹐看著將衣領拉回去的紅雲。 %d+Fq=<  
w<B S  
    他討厭他﹖討厭到動手的地步﹖藍霞怒火上揚﹐不假思索地推出一掌﹐紅雲靈巧一躲﹐氣勁將身後的樹木轟為碎粉。 zh2<!MH  
b*Qd9  
    紅雲見狀﹐更加心急﹕師兄精神焦躁﹐出手異常﹐自己必須趕緊制止他﹗ :Hq%y/  
V<9L-7X 8  
    “師兄﹐住手啊﹗” +1wEoU.l2  
-Hm"Dx  
    “住手﹖這話不該是你說的吧﹖”狠笑一聲﹐藍霞凝氣在手﹕“你不是早就想打倒我﹐樹立你第一的名聲嗎﹖還猶豫什麼﹖” >IS4  
J~K O#`  
    凶猛氣流橫掃而來﹐紅雲只好凌空躍起﹐險險避過。 &Z~_BT  
Ou1kSG|kM  
    “快停下啊﹗紅雲無意與師兄多爭什麼……啊﹗”落地瞬間﹐一道凌厲掌氣打中胸口﹐紅雲只顧說話﹐並未運氣護心﹐當場吐血。 WuE]pm]c  
igQzL*X  
    “紅雲﹗”藍霞見自己傷了他﹐不禁後悔出手太重﹐連忙上前欲為他療傷﹐“快坐下﹗” C+/EPPi  
7D<Aa?cv_l  
    紅雲卻連連後退了幾步﹕“別……你別過來﹗”一邊痛苦咳嗽著﹐一邊用痛心的眼神望著藍霞。 r#WqXh_uk  
@2"uJ6o  
    他躲他﹖藍霞當場僵住了﹐手伸在半空。 6H0kY/quL|  
)s>|;K{  
    看見師兄失望表情﹐紅雲心生不忍﹐壓住咳血的衝動﹐別過頭道﹕“師兄﹐你氣也消了﹐快走吧﹗” h.?<( I  
}m<+tn3m  
    藍霞心裡猛然一震。他在趕他走。 Z><+4 '  
#om Gj&  
    “紅雲﹐跟我走吧﹗我們永遠在一起﹐像以前那樣……”一開口﹐不自主流出的話語連他自己都吃了一驚﹐這……算是告白嗎﹖ Ia%cc L=  
Y"t|0dO%b  
    紅雲也微微一楞﹐隨即無奈淺笑。 #!_4ZX  
f=91 Z_M  
    “師兄﹐你還是這麼任性。” (tA[]ne2  
7a_8007$l  
    “紅雲﹗我是認真的。” 藍霞誠懇道﹕“我打算前往異度空間﹐遠離天宇。沒有束縛﹐不用考慮那麼多不必要的恩怨是非……” 7d.H 8C2  
r4u ,I<ZbH  
    “可是我有責任﹐介入那些恩怨是非。” 紅雲淡淡說道﹐“人生有時候充滿無奈﹐不是說放下﹐就能放得下的。” qf K gNZ  
Uhvy 2}w  
    “我明白你肩負龍族和個人恩怨﹐藍霞可以等……”眉間皺痕愈深﹐藍霞急切看著紅雲。 Srw`vql{(  
rWWp P<  
    “不﹐你不明白。” 紅雲道﹐“你所知道的﹐只是表皮而已﹐事實有時候不等於真實﹐我涉足的事情﹐不是你能了解的。” /mJb$5=1  
Gu{1%bb#kL  
    臉色慢慢凝重起來﹐藍霞沉吟半晌道﹕“紅雲﹐你對天宇了解多少﹖一旦成為天宇領導﹐那麼一切覬覦天宇的勢力﹐都會以你為首要目標。現在的武道﹐已然混亂不安﹐就算三聖五皇﹐也未必都是一條心﹐更遑論隱藏暗處的不明組織。跟我走吧﹐真要建功立業﹐憑你我的實力﹐還怕找不到機會﹖” " :e <a?  
JQ ?8yl  
    “建功立業﹖”紅雲蹙眉道﹕“紅雲在師兄眼裡﹐是這般膚淺之人﹖” Z<|x6%  
)P R`irw  
    藍霞焦躁起來。“紅雲﹐你到底要什麼﹖你要我怎樣﹐你才肯和我一起走﹖” CHS}tCfos>  
.Od@i$E>&  
    看著師兄著急模樣﹐紅雲心下暗嘆。師兄不是能夠屈居人下之人﹐所以如果勸他留在天宇﹐對他而言﹐無疑是折辱他。可是自己身負的一切﹐又不可能輕易拋下…… 0>m$e(Z  
'\QJ{/JV  
    “師兄﹐是紅雲對不起你。可是無論如何﹐我不可能跟你走。” .&5 3sJ0{  
KYkS ^v  
    得到意料之中的回答﹐藍霞什麼都沒說﹐心裡卻暈開一抹苦澀。 F+G+XtOS  
ug}u>vQ>  
    “如果不同行﹐那就不同鄰。” 恢復了平日的平和聲調﹐藍霞轉開視線不再看他﹐揚首看著天空。 Zah<e6L  
\gT({XU?  
    “你……”紅雲整顆心都揪了起來。只有他明白這句話的含義﹕師兄要拋下他了。 nd\$Y  
wy|b Hkr_  
    也好﹐日後師兄增廣見識﹐熟悉人事之後﹐就會明白﹐天地間其實有很多事物﹐可以引起興趣﹐激發追求的願望﹐而不會像今天一樣執著一件事﹐一個人。 I5j|\ /Ht  
M`7lYw\Or!  
    “不過﹐有一事﹐我希望你明白。” 藍霞輕搖羽扇﹐語氣中充滿不可抗拒的自信。“我回天宇的那天﹐你和整個天宇﹐都一定會後悔莫及﹗” Jm=3 %H  
_$A?  
    “師兄你不可做出錯事啊﹗”隱約心裡有譜﹐紅雲一下子驚慌起來。 r+Sv(KS4i^  
7&etnQJ{  
    “好好珍惜我不在的日子吧。” 藍霞冰冷笑容重新掛在唇邊﹐“爭取把握一切可以利用的勢力﹐鎮守天宇這塊地盤吧。” &9gI?b8  
,4,Bc<  
    絕望的心痛再次蔓延﹐紅雲哽咽道﹕“你這是為什麼……” rLeQB p'  
YpZuAJm<2_  
    “為什麼﹖為了你我的未來啊﹗”藍霞溫和卻冰冷的譏諷笑容﹐讓紅雲徹底掉入無底的黑暗深淵。 S^1ZsD.  
yEB#*}K?  
    “藍霞……呃……”輕微不可聞的呼喚伴隨大口鮮血涌出口﹐紅雲身體搖晃﹐腳下踉蹌了一下。 n2o)K;wW+  
v\(6uej^  
    溫暖的氣流隨貼上後心的掌勁源源傳來﹐紅雲忍不住奪眶而出的眼淚﹐多想就此拉住師兄﹐不讓他離去…… .5SYN -@  
j7Zv"Vq@  
    看著師弟脆弱面容﹐藍霞忍不住伸手﹐輕輕為他拭去唇邊血跡。紅雲﹐今日我帶不走你﹐是因為我沒能力﹔可是終有一天﹐我藍霞將擁有和你不相上下的一切﹐到時候﹐任誰也別想阻止我﹗ BQ,749^S  
Z1$ S(p=)L  
    師兄﹐你要去哪裡﹖為了和我爭風﹐你真的忍心從此背叛自己的出身﹐自己的一切﹐和天宇為敵嗎﹖ ?Z!R  
H9;IA>  
    紅雲﹐如果能夠與你比肩﹐就算是敵對立場﹐我藍霞也毫無猶豫﹗ wg k[_i  
/^K-tz-R  
    如果……能夠再次挽留他……紅雲慢慢轉頭﹐柔細的手腕攬上藍霞的脖頸— ;fQIaE&H  
6e|uA7i4  
    “保重了。” 藍霞不留痕跡地側身避開紅雲﹐一轉身拉開兩人距離﹐頭也不回地大步離開。 5l,Lp'k  
V~8]ag4  
    天涯何處不相逢﹐如今咫尺成天涯。 8YPX8d8u  
VeEa17g&  
    一年以後﹐消失多年的龍族天驕上官金鴒重現江湖﹐與當年同為三分武道之能人的大地戰鵬向天翔﹐在九環山進行震天動地的世紀對決。 m+dQBsz\  
#xR=U"  
    預言頂兩張截然相反的預言﹐威脅著常勝預言者帝王金言的地位﹕ Qo]qs+  
B}zBbB  
    “金鴒尺飛難敵戰鵬翔天—柳常勝” 。 2.{zf r  
^!O!HMX0  
    “金鴒飛天九層﹐戰鵬陷地九千﹔帝王誤開金言﹐長勝遺恨萬年—太虛渡者算萬年” 。 wKpD++k  
h8k\~/iJ  
    萬年渡紅塵﹐時光輪轉﹐天宇的命運﹐龍族的未來﹐從此系於一人之手。 `S3)uV]I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5-03-31
第九章 zt  
hq&9S{Ep  
    “阿彌陀佛﹐人不持戒﹐茲蔓如藤﹔逞情極欲﹐惡行日增。持戒者安﹐全身無惱﹔夜臥恬淡﹐寤則多歡。朱雯﹐在吾家處修行既久﹐可有感悟麼﹖” 3 l j^I  
".pQM.T  
    “是﹐弟子跟隨真佛以來﹐謹慎持戒﹐為求心靈通脫一切痛苦煩惱。然而縱然心淨﹐也未嘗得見一片淨土﹐只有三千殺劫﹐何得徹底淨心呢﹖” YJDJj x  
6B b+f"  
    “心法本非有﹐凡夫執迷謂非無。若能觀心體性空﹐惑障不生便解脫啊﹗只是﹐汝已註定涉濁世﹐染凡塵﹐吾家但希望無論何時何地﹐汝皆能保持一塵不染之通透純淨心靈﹐隨汝之淨心﹐得佛土之淨﹐遂成就眾生之淨。” ;eW)&qzK  
z X+i2,  
    紅雲默默不語﹐心中暈開一抹苦澀。想到九環山兩敗俱傷的比鬥﹐失散後生死不明的妻子夢雨涵﹐頓時心裡亂得一塌糊涂。 BNO+-ob-  
#N"QTD|i  
    雖然歸依佛門﹐希望以高深佛法淨化心靈﹐得到安寧﹐如今看來﹐隨著涉世之心再度浮動﹐恐怕此願望也如鏡中觀花﹐水裡望月一般了。 O"X7 DgbC  
>~'z%  
    看著弟子眉間緊蹙﹐真佛輕嘆一聲。“朱雯﹐譬如不下巨海﹐不能得無價寶珠﹐不入大煩惱海﹐則不能得一切智寶也。所謂無魔則無佛﹐繁雜世界中﹐方能證見個人之定力。汝修行已久﹐也該是離去之時了。切記﹐高原陸地﹐不生蓮華﹔卑濕淤泥﹐乃生此花。無淤泥不顯蓮花﹐無煩惱不見真佛啊﹗” lQRtsmZ0  
^mut-@ N9  
    沒有煩惱﹐哪來禪道﹖沒有魔高一丈﹐焉有聖佛入世﹖ zTq"kxn'  
?oV|.LM:W  
    既然已被千般煩惱週身纏繞﹐不如就此投身其中﹐也許能夠因為淤泥而生蓮花。 J{5p4bkb  
W%MS,zkAE  
    承諾在先﹐更兼一念之差﹐身負兩卷聖書的紅雲﹐步出智慧之門。 7pyaHe  
ZBQ@S  
    “朱雯﹐臨行之前﹐吾家最後囑托一句。賜汝天地雙卷﹐何時打開﹐可記得麼﹖” b`GKGqbJ  
VTX6_&Hc1g  
    “真佛惠賜﹐紅雲晝夜切記﹐不敢稍忘。天卷讀龍蛇﹐地卷閱殺機。紅雲涉世則開天卷﹐血雨會藍泉之時則開地卷。” V HLNJnA  
m,5?|J=  
    真佛懮心嘆氣。“吾家知曉汝心系何事﹐但願汝一切順天而行﹐則永無開閱地卷之日﹐則天下幸甚﹐吾家也得欣慰﹗” cQ`0d3  
~?iQnQYI  
    “紅雲謹記真佛聖教﹐弟子告辭了。” 鄭重施禮之後﹐紅雲微微揚首﹐從此踏入滾滾紅塵。 m*lcIa  
)g^O'e=m  
~~~~~~~~~~~~~              ~~~~~~~~~~~~~~~          ~~~~~~~~~~~~~~ HqyAo]{GN  
>I;.q|T  
    暮色西沉。紅雲順夕陽而行﹐不知不覺已經來到西嶽轄域。猶豫片刻﹐還是決定去拜訪故友﹐因為接下來的日子裡﹐恐怕再難有空閑時間了。 aM_O0Rn==  
2P=~6(  
    “嗯﹖自從真佛閉關﹐五嶽嚴加防守﹐這西嶽四十二道防線﹐實在叫人覺得繁瑣。” 紅雲一邊自言自語﹐一邊環顧四週﹐卻不經意間﹐發現不遠處兩名小孩童在嬉戲玩耍。 xbCQ^W2YU|  
S`TQWWQo;  
    紅雲趕上前去。“借問一下﹐劣者乃數理命皇之友﹐今日路過﹐欲前往拜訪﹐不知小哥知曉路徑嗎﹖” Zv8GrkK  
IF6-VFY:6  
    男童愣了一下﹐睜著大眼﹐將他上下打量一番﹐然後道﹕“嗯﹐我正是梵天宮弟子﹐命皇是我師父。” 一邊說﹐一邊很自然地讓身邊的女童拉著他的胳膊。 =?\%E[j  
<<Z, 1{3F  
    紅雲微笑道﹕“那可否替劣者引見一下﹖” Jt}#,I,B  
\zDs3Hp  
    男童見紅雲溫文爾雅﹐禮節週到﹐並無拒絕﹐點點頭﹐拉著女童說﹕“好﹐跟我來。” PH^Gjm  
}Q6o#oZ  
    紅雲的微笑﹐在看到男童空空的右袖管時﹐陡然僵住。 NE Zu?g  
ZhC ,nbM  
    “你這胳膊……”雖然知道不該提起小孩童最傷心的事情﹐可是紅雲不知為何﹐就是忍不住。“抱歉﹐劣者失言了。” v5{2hCdt  
Bob-qCBV  
    “沒什麼。身殘者心不殘。” 小小孩童﹐卻有著成人一般的成熟穩重﹐讓紅雲訝異不已。 *q[;-E(fZ#  
/*M3Ns1@2  
    有小童的帶領﹐重重防線均無人阻攔。不多時﹐已到西嶽峰頂的梵天宮。 )4 ,U  
Y%}N@ ,lT  
    “師尊﹐有一位先生找您﹐說是您的故友。” ]8'PLsS9<w  
b0x%#trA{  
    香九齡穩步走出﹐微笑的神情在見到來人的時候凝住﹐滿是不可置信的驚喜。 0fqycGSmU  
Otf{)f  
    “紅雲﹖” Nz; \PS  
=)w#?DGpj  
    “紅雲驕子兩卷書﹐見過數理命皇。” 紅雲微微欠身﹐唇際含笑。“多虧這位小哥帶路﹐不然恐怕到明天也見不到您。” @a 7U0$,O#  
#]gmM  
    香九齡不禁尷尬道﹕“呃……現在是非常時期……” eYu0")  
Wu$yB!  
    “紅雲明白﹐說笑而已。” 紅雲微笑著﹐看著命皇揮手讓兩名小童退下。 O*W<za;  
xZ >j Q_}  
    兩人進屋坐下以後﹐很久都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看著對方。長久的分離﹐動蕩的江湖﹐本以為沒有再見的機會﹐如今經歷人生驚濤駭浪﹐酸甜苦辣後再相逢﹐內心皆是五味雜陳﹐滿心的話語說不出口。 @:>gRD  
O,NVhU7,  
    半晌﹐香九齡道﹕“嗯……方才的小弟子﹐沒有讓好友見笑吧﹖” dB:c2  
d..JW{  
    “好友教徒有方﹐個個皆是不凡﹐看他雖然年幼殘疾﹐卻是成熟穩重﹐表現不俗﹐更兼身殘志堅﹐勝過許多成年人甚多啊﹗”紅雲笑道。 Y zmMF  
q)AX*T+  
    聞言﹐香九齡內心猶豫起來﹐看看紅雲﹐又把頭微微低下去﹐欲言又止。 1i)3!fH0:  
1Lp; LY"_  
    “好友﹖怎麼了﹖紅雲說錯話麼﹖”紅雲暗自揣測﹐梵天宮門禁森嚴﹐平日裡弟子除了外出任務﹐不可能隨便四週遊走﹐那對小孩子雖說年紀尚小﹐也不可能隨便違禁﹐下山玩耍。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們在數理命皇眼中﹐有特殊地位。 [ Q/kNK  
Imq-5To#  
想到此﹐紅雲略微慌亂﹐剛要道歉﹐卻見香九齡微微欠身﹐按住他的手。 7;&,L H  
6}|h  
“非也﹐好友不必誤會。只是想起殘心這孩子……命苦啊﹗”說罷﹐眼神一黯﹐輕輕嘆了口氣。 {2i8]Sp1d/  
1083p9Uh  
方才欲說不說﹐是怕說多了﹐引起紅雲疑心。紅雲和龍族有密切關聯﹐而殘心這孩子正是幼龍島失散的小九龍之一。可是如果乾脆說出來﹐說不定能夠幫助紅雲找到親密的血親﹐也可以借此機會多挽留他一陣子…… <vD(,||  
Y4_xV&   
紅雲理解地點點頭。“好友心地善良﹐紅雲曉得。” 回握著香九齡的手﹐“他的名字叫殘心是嗎﹖難怪方才他對我說﹐身殘者心不殘。好友切勿悲傷﹐有弟子如此﹐也是不容易了。” :AI%{EV-L  
'G>9iw  
溫柔勸慰﹐讓香九齡一時間心涌如潮﹐感慨萬分﹐不禁脫口道﹕“是啊﹗龍族有此後輩﹐也不枉龍妃含辛茹苦﹐落拓江湖半生了﹗” K CH`=lX  
A(cR/$fn6  
一言將紅雲震住。“好友﹐你……你說殘心是……” F!*GrQms  
N0JdU4'  
仍然沉浸過往回憶﹐香九齡點點頭。“三尊被禁黑洞之後﹐天后苗萍不知被何人放出彩雲牢﹐回去幼龍島和龍妃大打出手﹐極端對決。” o/n4M]G  
Q( e  
“這紅雲知曉﹐天后一招破天神功﹐驚飛九條小龍。” 紅雲急切道﹕“那殘心……” j0(jXAc;UB  
9QL%q; #  
“正是九龍之一﹐怒雨飛龍﹐那日飛出幼龍島﹐中途不幸被悟練指功的天皇打中﹐從此右臂被斷……” |k,-]c;6  
>Q?8tGfB  
“啊……”驚叫一聲﹐紅雲激動之下﹐吐出一口鮮血﹐身子倒了下去。 6E9/ z  
j['B9vG  
香九齡同樣大驚失色﹐伸手將失去知覺的紅雲抱在懷中﹐驚疑不定。 A5%$<  
|{_>H '  
~~~~~~~~~~~~~              ~~~~~~~~~~~~~~~          ~~~~~~~~~~~~~~ Xkg  
5}Xi`'g,  
緩緩醒來﹐紅雲失神的雙眼﹐對上一張焦急面容。 {Qn{w%!|  
/H3w7QU  
“好友……”甫一開口﹐忍不住的眼淚﹐便如斷線的珠子般滾落。愛妻雨涵因自己的個人恩怨不幸墜崖﹐幼小的兒子無人照看﹐才托給龍妃撫養﹔誰知美夢再度驚破﹐再回首﹐已是不能彌補的圓﹗ Nd{U|k3pL  
;K%/s IIke  
“紅雲……”香九齡輕輕擦去他面上淚水﹐“要我叫他過來嗎﹖” =2ED w_5E  
P|]r*1^5  
幾乎微不可見的點頭﹐香九齡立刻傳人進入。“來人﹐叫殘心過來。” ik;F@kdm`  
/SQ/$`1{  
“且慢﹗”紅雲突然出聲﹐“不用了。” y\Utm$)j  
 ,CuWQ'H  
“怎麼﹖” }&= =;7,O  
nj0]c`6rN@  
“這……不用特別叫他﹐我只是……” Re %dNxJ=  
x}V&v?1{5  
屏退所有人﹐香九齡在床沿坐下﹐溫和看著半撐起身體的紅雲。 w*;"@2y;eY  
$$"G1<EZ  
“紅雲﹐我……我可以問嗎﹖” 3JkdPh  
a60rJ#GD  
苦澀一笑﹐紅雲點點頭。接過香九齡遞來的茶﹐喝了一口。一啟唇﹐又是兩顆淚珠滑下。 aql8Or1[  
6 .)Xeb"  
“殘心他……是紅雲的親生兒子……” %\n|2*r  
`Pc<0*`a  
命皇陡然僵住一切動作。看不到紅雲悲悽面容﹐他緩緩將袖中的手握緊。 '3WtpsKA  
|r36iUHZS  
“沒想到……他……” r\Kcg~D>  
r@bh,U$  
努力維持語氣的和平冷靜﹐香九齡艱澀道﹕“那……你是不是要……帶他走﹖” HEIg_6sb  
Au}l^&,zN  
紅雲悽然搖頭。“縱有此心﹐奈天命不隨人意……”視線轉向命皇﹐紅雲傷情道﹕“我一旦踏入紅塵﹐從此再沒半點清閑了……殘心這麼小……” j0V/\Ep)T<  
V/kndV[j  
心緒慢慢平緩下來﹐香九齡看著失落低下頭的紅雲﹐輕聲道﹕“你放心﹐只要西嶽存在一天﹐香九齡就絕不會讓殘心受半點苦﹗” PLMC<4$s  
n|XheG7:  
“好友……”紅雲感動抬頭﹐卻發現和香九齡靠得太近﹐剛想往後挪﹐卻被輕輕攬進懷中。 <JU3sXl  
0y?;o*&U\  
溫暖的手撫著殭硬的後背﹐耳邊傳來溫柔話語。“紅雲﹐我……” 6)P.wW  
NY.* S6  
“啊﹖”紅雲停頓的片刻﹐柔軟的唇貼了上來﹐將他滿心的驚訝和苦澀﹐悉數包容。 H:~u(N  
'[%#70*  
暗夜深沉﹐何處相思可為家。 AX<f$%iqD  
kc't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5-03-31
第十章 a%`%("g!  
31alQ\TH  
“金鴒﹐你已經對著那塊石頭看了一個時辰了﹐在想什麼呢﹖”把爐子上的水提下來﹐注入茶壺﹐造天筆微微嘆息﹐倒掉紅雲面前已冷的茶水﹐重新斟上熱茶。 !$oa6*<1  
=\5WYC  
“好友造天筆﹐不可再叫我金鴒﹐否則我就喚你夢霓。” >RAg63!`  
tHZ"o!(S  
“請便。” 造天筆不以為然地輕啜香茗。“整個天宇﹐除了你﹐還有誰記得這個名字﹖倒是上官金鴒四字……” fx[&"$X  
X.k8w\~  
“你……”紅雲眼珠一轉﹐不怒反笑。“那﹐日後我還是叫你夜讀五車書好了。反正好友名號甚多﹐每天換著叫﹐才不會忘記。” s(3HZ>qx;  
fs&$?mHL){  
“是啊﹐為什麼江湖新人紅雲驕子兩卷書﹐和當年十三懸案的主犯在一起﹐若傳到三聖耳中……”造天筆嘖嘖嘆息﹐“恐怕對好友﹐不是很方便。” XGH:'^o_  
PQ[?zNrSV  
“我還沒正式在江湖露面。” 紅雲一臉正經地糾正道﹐“何況就算被揭穿﹐好友你也省事不了。” ,)#rD9ZnC  
_lwKa, }  
“只要詩海硯臺存在一天﹐造天筆就沒有涉紅塵的機會啊。” 造天筆道﹐“不知道算萬年通徹過去未來﹐肯為我測算一二麼﹖” bS r"k  
e&d$kUJrq  
“你……”紅雲氣結。想到自己比師兄晚了數十年才得到賜號﹐不禁眼神黯淡下來﹐默然不語。 to</  
+KIz#uqF8Z  
“抱歉﹐我不該提那件事。紅雲﹐好像自從進入學府﹐你的功體就再也沒有龍形氣流了﹖有沒有方法可以復原﹖”看見紅雲失落表情﹐造天筆趕緊轉移話題。 i#t-p\Tcz  
]Z8u0YtM)  
“第一次和向天翔對決﹐我受傷沉重﹐功體盡廢﹐若非造雲府尊﹐我早就絕命了。府尊以紅雲之氣再造功體﹐才有了今日的紅雲。至於龍形光流……除非奇跡發生﹐不然今生無望了。” 紅雲輕嘆﹐轉而道﹕“不過這未免不是好事﹐以龍族身份介入今日的江湖﹐做起事情來縛手縛腳﹐麻煩也是甚多。” PENB5+1OK  
rxu_Ssd@"  
“就算你改名換姓﹐因為你的作風﹐遲早被人看出端倪。” 造天筆放下茶杯﹐凝重看著紅雲。“不過無論如何﹐多幾重身份有好處。未正式踏入江湖這段日子﹐就以算萬年之名行動吧。” a'?;;ZC-  
>Wt@O\k  
“嗯﹐我也是如此打算。除了當年預言頂的印象﹐我想世上無人會如此注重這個名字了。” cOX)+53  
AG=PbY9  
“還是小心為是。” 造天筆伸手至紅雲鬢邊﹐替他攏上一綹垂下的發絲。“為防萬一﹐你還是改變一下多年穿著的喜好為是。” {L%JDJ  
A%Ka)UU+n  
紅雲抿唇一笑。“我了解好友的意思﹐只是紅雲自己尚在客中……” u@#%SX  
`@],J  
“你啊……”造天筆起身﹐進入山林小屋取出自己的一套衣物﹕“誰叫你就這麼把自己的安身之所送人﹐自作自受。” @ztT1?!e  
BoYY^ih  
“龍妃曾經替我撫養孩子﹐如今她一個女人﹐孤苦伶仃﹐沒有安身之處怎麼行呢﹖紅雲堂堂六尺男兒﹐正當遨遊江湖﹐何患無立足之地﹖”說到如今龍族背後的操盤領導者蟠日龍妃﹐紅雲內心五味雜陳﹐感慨不已。 L,y q=%h|  
'kt6%d2  
“龍之尊優柔寡斷﹐遇事則急功近利﹐實在不配領導龍族。” 造天筆一邊抖開衣服﹐在紅雲身上比著﹐一邊道﹕“看他來天宇多年﹐成果全無﹐反而結下無數冤仇﹐如今還連累了無辜的九龍後輩。如此紛亂局勢﹐盡丟下予龍妃一介女流打理﹐他男人氣魄何在﹖” \]]K{DO  
8:V,>PH  
“太長了﹐要截掉一截。” 紅雲比比長袍底端﹐嘆息道﹕“現在局勢亂雖亂﹐幸好是沒有大規模行動的勢力。各方就如同暗潮洶湧﹐誰也沒先出頭﹐等龍族休養生息一陣﹐再作打算不遲。” yVmp,""a  
s)r !3HS  
“那你現在的打算﹖”造天筆把衣服折好﹐放在一邊。“是要繼續四方行走﹐了解形勢﹐還是……” ISs&1`Y  
!6=;dX  
臉色微沉﹐紅雲低聲道﹕“造雲府尊命我查詢三界尊者柳藏智的底細﹐所以我打算去拜他為師﹐順便調查。” x,25ROaHY  
yj4"eDg]  
沉吟片刻﹐造天筆也緩緩點頭。“令師不愧是天宇智者﹐一眼看破三千世界的關節所在。說實在﹐我對於此人的存在﹐早就起疑心了。” r*vh3.Agl  
[+dCA  
“是啊。天宇之內﹐派系雖多﹐終不過是互相爭來鬥去﹐為己方那點事費盡心機。這個柳藏智﹐居然有辦法利用他的地位和名聲﹐對各方勢力或壓制或網羅﹐不但不符正道聯盟的宗旨﹐心思也更加難以捉摸。他若不是異想天開要做天宇之主﹐就是……” K}re{y  
.eD&UQ  
“背後另有高人操縱。” 造天筆把話頭接過來。“只是﹐如果是那樣﹐他肯收一個來路不明的人為徒麼﹖” %Tp k1  
E2>{ seZ  
紅雲淺笑。“為了替他那個預言失敗﹐負氣自盡的兄長柳長勝出一口氣﹐他非收算萬年為徒不可。” A&t8C8,  
9S@x  
造天筆臉色變得凝重。“紅雲﹐小心了﹗” <1*.:CL"s  
AYfOETz  
“放心﹐紅雲也非省油的燈。” 紅雲看看天色﹐起身道﹕“真抱歉﹐又打擾這麼久﹐我告辭了。” [#uhMn^  
s_NY#MPz[  
“也好﹐省得等會兒我徒兒回來﹐又是一番口舌。一路小心﹐路過就回來報個平安吧﹗”造天筆把衣服遞過去﹐微微一笑﹐“我就不送了﹐算萬年﹗” l+"p$iZs  
p7Wt(A  
~~~~~~~~~~~~~              ~~~~~~~~~~~~~~~          ~~~~~~~~~~~~~~ *P=3Pl?j  
M11\Di1  
如願以償離開三界真人柳藏智的居處﹐欣然步出大門的紅雲﹐卻發現道聖千道寒﹐行蹤詭秘地從另一小道離開。 HZRFE[ 9nb  
|> STb\  
“怪了﹗三聖不是方才一同拜訪柳藏智的麼﹖他怎麼一個人先摸出來了﹐作客需要如此鬼鬼祟祟嗎﹖”注意到千道寒甚至並未攜帶他那把寸步不離身的巨大六識拂塵﹐紅雲不禁更加疑心。“嗯~且跟去看看。” O~V^]   
*mp:#'  
這一跟蹤﹐不下千里。縱然上好輕功﹐到達之時﹐也近半夜了。 ?m]vk|>  
ojnO69v  
“修羅海﹖”紅雲一時沒反應過來﹐只見千道寒身影一晃﹐閃進前方一間小屋。紅雲屏息凝神﹐在不遠處靜靜聽著。 5WHz_'c  
w gS'/  
這一聽﹐紅雲面色陡變﹐詫異非常。裡面嬌滴滴的聲音﹐向千道寒撒嬌抱怨﹕“嗯~你怎麼才來啊﹗人家等好久了~” oqF?9<Vgc,  
6I"KomJ9  
是男奴愛三千﹗當年自己和大地戰鵬向天翔兩敗俱傷之後﹐這個萬教公認排第三的愛三千也不知去向﹐原來這麼多年來﹐他也在鞏固自己的勢力﹗ p]RQ-0  
hb3:,c(  
“寶貝﹐好寶貝﹐我不是來了麼……如果不是儒佛雙聖拖著我……”千道寒也放軟聲音﹐匆忙解釋。 _`? cBu`  
:KO&j"[  
“哎呀﹗討厭﹗干嘛撕破人家的衣服~” :VlA2Ih&q  
|hika`35K  
紅雲忍不住笑起來﹐輕蔑地朝那間小屋瞥了一眼。 TS6xF?  
INbV6jZL  
原來堂堂道聖﹐有這般丑態……看來日後若需要牽制三教聯盟﹐便又多了一項利器。只是男奴愛三千……紅雲蹙起眉頭。以他的修為﹐何須委曲求全給道聖﹖難道他對三教聯盟有什麼企圖﹖聯盟又有什麼值得他看重的﹖ 7@<.~*Bl6  
Ct)58f2  
偏僻海邊小屋﹐傳出陣陣放肆呻吟。兩人絲毫不擔心被外人知曉﹐放聲大喊﹐什麼肉麻話都說。 >B0AJW/u  
Gb `)d  
慢慢的﹐嬌喊變成哭聲﹐再來是嗓子啞了的啜泣。到底沒聽到什麼有用信息﹐紅雲百無聊賴地起身﹐打算離開。 D8L5t<^1R  
1<_][u@  
就在此時﹐千道寒衣著整齊﹐走出門來﹐顯見兩人“好事” 已完。紅雲連忙一蹲身﹐隱蔽起來。看看東邊天際泛白﹐紅雲諷刺微笑﹐道聖真是好體力啊…… qG;tD>jy  
=|E "  
看著天邊的明亮色彩﹐驀地牽動了心底某個記憶﹐紅雲的笑容突然變成苦笑﹐僵在嘴角。心中隱約的一個結﹐影響著渾身每一條神經﹐心情陡然低落下來﹐悶得他幾乎想大哭一場。 GbQi3%  
0"OEOYs}  
不顧一切地奔上海崖﹐望著一片燦美朝霞﹐金色陽光慢慢從海面昇起﹐淚水模糊了眼帘。咽下心中苦澀﹐紅雲慢慢轉身回頭— 0o>C, `  
$~FZJ@qa  
卻看見儘著薄衫的愛三千﹐在下面痴迷地站著﹐仰頭望著他。 C`;igg$t_  
rk1,LsZVS  
他看見仿彿從天而降的仙人﹐白衣飄飄﹐在一片光華聖景中來到人間。 b=lJ`|  
[oU\l+t  
愛三千甚至不敢大聲出氣﹐只是定定望著紅雲。他溫雅而略帶憂鬱的純淨面龐﹐一塵不染﹐沐浴在最純潔的朝陽天光下﹐讓人忍不住膜拜的衝動。 YgcW1}  
,1mL=|na  
紅雲卻是不帶任何感情地回望他。沒有絲毫溫度的目光﹐卻引來對方更加瘋狂的渴望眼神。當他緩緩步下海崖﹐欲舉步離開之時﹐袖管被輕輕拉住。 uG7]s]Wdz;  
<K^a2 D  
“我……我叫愛三千……”刻意嬌媚的聲調﹐配上脆弱的無助表情﹐晨光下楚楚動人的尤物﹐卻打動不了滿心煩悶的紅雲。 ulsU~WW7r  
n3~axRPO  
“不要走……”苦苦哀求著﹐“你叫什麼名字﹖” bp9RF d{  
*zPqXtw!j  
也不是第一次受到糾纏﹐紅雲回頭﹐冰冷注視著他。瑟縮了一下﹐愛三千放開他的袖子﹐失望低下了頭。 T)I)r239h  
!} h) |  
“我知道我這樣的人﹐是不配和您這樣的仙人說話的……” gaz7u8$A=  
I^k&v V  
微微一愣﹐紅雲輕笑出聲﹐目光略放柔和﹐簡短地回答道﹕“在下太虛渡者算萬年。” {4 Yx h8  
\o[][R#D  
仿彿一朵冰蓮綻放開來﹐光華流轉﹐剎那間天地一片清和明潔﹐深深震撼了愛三千渴求的心。淚水模糊了他的雙眼﹐胸膛微微起伏﹐似乎為了那一絲微笑﹐他已等待千年。 zr?s5RS  
)&O2l  
沒時間再讓愛三千痴迷下去﹐心系千頭萬緒的紅雲邁開步伐﹐靜靜地從他身邊走了過去。 TbD  
phu,&DS!  
那驚鴻一瞥﹐卻從此在命運轉輪上烙下致命痕跡。雖然那純白身影已漸行遠去﹐秀媚少年仍然不捨眺望﹐直到他身後﹐嬌嗔女聲傳來﹕ 9DA |;|  
GLO3v. n;  
“哥哥﹐你在看什麼嘛﹗都叫了你好幾聲了﹐真是的﹗” 6m?<"y8]  
!lfE7|\p  
慢慢轉身﹐愛三千眼光閃動﹐心潮澎湃。 iG54 +]  
[Kc?<3W  
“三千總門統領天宇之日﹐或許就是我和他再見之時了﹗” eB#I-eD  
9 o,` peH  
“誰﹖哥哥﹐你在說誰啊﹖” nIg 88*6b,  
C%Lr3M;S'  
…………………………… ir}z^+  
…………………………… Y_[7q<L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5-04-01
第十一章 } TUr96  
v)O0i2  
    清水粼粼﹐綠樹悠悠。一如既往的詩海石硯臺﹐清幽雅靜﹐不染凡塵。白色長髮隨風飄舞﹐長睫下的眼眸卻是輕閉﹐不動如山的靜坐﹐與四週景物似已凝為一體。 7k*  
y\_+,G0  
    雖已避世多年﹐近來的江湖越來越動蕩﹐三尊消失多年的當下﹐四方紛亂錯雜的變數﹐卻隱約和三尊有所牽連。幾次勢力重組﹐使武道兩大黑色勢力脫穎而出﹐正是陰界掌令幽浮夜影和十重天的半截至尊。 NC~?4F[  
7~P2q/2E>  
    他隱居在詩海﹐冷眼看著龍之尊座下名動江湖的梅蘭菊竹﹑劍扇筆掌為了玉龍全脈一一背叛﹐又一一滅亡﹔看著龍族領袖因家室不和﹐妻妾鬩牆﹐最終導致龍族未來的希望失蹤散離﹔也旁觀著當年的幼龍在不同環境下慢慢長大成人﹐終於成為武林新一代的矚目焦點。 bX2BEa8<"  
b, a7XANsh  
    “唉﹗龍現江湖﹐終將激起詩海一片水花﹐從此造天筆還能安穩度日嗎﹖” 2*75*EQCH  
dGk"`/@  
    薄唇輕啟﹐悠然沉吟的音律蕩漾開來﹐引來一聲笑。 .;7V]B1o  
d\>XfS  
    “聽說一揮長虹造天筆﹐身懷龍族秘寶七孔鳳凰筆﹐近日中﹐可有意為小龍揮舞神筆麼﹖” yP3I^>AZ3  
t4UK~ {gh  
    若是旁人﹐造天筆必然穩坐如磐石﹐可是聽見此人話語聲音﹐無奈表情登時出現在面上﹐搖搖頭﹐緩緩睜眼。 P+f}r^4}  
AI3x,rk#  
    “江湖異數兩卷書﹐天卷讀盡龍蛇之過去未來﹐何必來此詢問我呢﹖” 8i[TeW"  
P0m9($JBD  
    兩卷書微微一笑。“天鎖未降﹐天卷不開啊﹗” M#4;y,n<k  
uEb:uENk'(  
    “是真佛的意思﹖” z` 6$p1U  
GY?u+|Q  
    “不﹐是造雲府尊的安排。” 兩卷書道﹐“也許是異度空間將再有行動﹐尋找九龍一事﹐必須靠後。” gN<7(F  
6V$ )ym*F  
    “嗯。容造天筆大膽推測﹐天鎖降﹐紅雲現。” [c=W p  
3?j: M]fR  
    “耶~龍族眾人翹首以待的關鍵人物﹐非是兩卷書哪﹗可嘆詩海隱士鐵石心腸﹐雖目睹九龍不能會齊﹐卻又無動于衷啊。”紅衣儒生嘖嘖怨嘆。 ^^}htg  
s~Ivq+ipr;  
    頓了一下﹐造天筆苦笑搖頭。“兩卷書﹐不必自欺欺人了。九龍不可能會齊﹐此乃天意﹐非是你我可以更改。” Kkq-x'gt^  
Ut2T:%m{  
    “放眼當今武道﹐論武功﹐無人能與你造天筆相比﹐你如今坐山觀火之意已定﹐實在讓好友我痛斷肝腸啊﹗”兩卷書搖頭﹐嘴角雖仍是含笑﹐眼中一抹懮心卻不曾消失。 ,X3D< wl  
yL asoh  
    “金鴒﹐你忘了幾十年前的太虛之行嗎﹖”造天筆見他如此堅決﹐不禁站起身來﹐試圖勸說他。 R5e[cC8o.  
b * \ oQ  
    “是﹐天意不可違背。只是無論如何﹐兩卷書今日之行﹐只想請求好友為九龍點開天竅﹐其他事情﹐一概不用多慮。舉手之勞﹐好友忍心推辭﹖” ~9o@1TO:v  
\h'7[vkr  
    “你是算到近日三星伴月的異象﹐才來臨門一腳的嗎﹖”造天筆看著他懇求的面容。 *-=/"m  
})] iN "  
    “兩卷書不敢篡改天數﹐但盡力範圍之內﹐還請好友不吝幫忙。” 1y:fH4V  
)T9Cv8  
    “唉……罷了。就讓你欠吾一份人情吧﹗”造天筆輕點水面﹐來到岸邊﹐拍拍兩卷書的肩膀。“多年不見﹐你又變瘦了。” 5rLx b  
%'WC7s  
    “一人一心境﹐一家一風景﹐一國一滄桑啊。” 兩卷書嘆道﹐“從使擁有通天的本事﹐無奈事情太多﹐總有忙不過來的感覺。” Pteti  
N<SW $ o  
“是嗎﹖點滴不漏的安排﹐細緻長遠的佈局﹐讓造天筆自嘆不如啊。” >[wxZ5))  
nmn/4>  
兩卷書微嘆。“天宇廣大﹐需要用心的地方太多太雜﹐我怕一旦真正置身其中﹐立刻有如捲進旋渦﹐從此驚濤駭浪﹐再要冷靜處世﹐難矣﹗” 3M?O(oO  
Xbmsq,*]  
造天筆聞言﹐默默不語。紅雲畢竟是天宇主幹﹐站在正道最前線的角色﹐一旦出場﹐必定吸引所有關注的目光。而自己…… %0y-f  
(L4llZ;q  
“兩卷書﹐其實九龍的下落﹐你已有幾分把握了吧。” 6t7FklM%  
rF[-4t %  
“嗯﹐只待天卷開啟﹐兩卷書將全力以赴。” [ p,]/ ^ N  
9j^rFG!n  
“敵人甚多﹐小心為上。” 造天筆溫柔提點﹐關心的目光注視著他。 #m{(aa9;  
(7<G1$:z=  
“兩卷書需先向你說謝。” 誠摯欠身﹐紅雲道﹕“讓好友一身清白從此踏入滾滾塵浪﹐實在……” afHRy:<+%  
4 ;_g9]  
“時也運也命也。” 造天筆按住紅雲的歉意﹐接過話頭。“何況當年與某人對決之後﹐沾染無數鮮血的造天筆﹐早非清白之人。” '%/=\Q`  
e%pohHI  
“可有重寫歷史的打算麼﹖”兩卷書對造天筆當年的恩怨頗為在意﹐探詢道。 >|RoLV  
Kh4rl)L*+%  
看了紅雲一眼﹐造天筆輕輕搖頭。“我和你不同﹐如今形勢如箭上弦﹐一切大局為重。” > A@yF?  
i?d545. u  
“那就有勞了。你另有嘉賓來訪﹐不多打擾了。” 深深一鞠躬﹐兩卷書不再多言﹐轉身離開。 BYdG K@ouk  
KW'nW  
~~~~~~~~~~~~~              ~~~~~~~~~~~~~~~          ~~~~~~~~~~~~~~ 82 |^o  
W2-l_{  
佛門裝扮﹐卻是灑脫不羈的風范。佛童論十方﹐神情焦躁無奈﹐再度來到詩海。 bx2<WdLyT  
7_3 PM 3C  
看見那人一如既往穩坐石臺﹐不禁音調提高﹐口氣也有了幾分不滿﹕ f%n ;Z}=  
OU` !c[O  
“一揮長虹造天筆啊﹗龍族今天這般危急﹐難道你就真的沒有半點憐憫之心麼﹖” (D[~Z!   
H[: lQ\  
淡淡看了岸上的佛童一眼﹐造天筆仍是緩緩閉眼。 au19Q*r9  
9[\do@  
“迷時三界有﹐悟後十方空。人生充滿考驗﹐有時修煉到某個境界﹐卻因凡俗擾亂而慾念叢生。忍耐﹐真是一生中﹐最難做成的功夫。” ';\norx;  
).GM 0-y  
佛童聞言﹐差點跳起來﹐指著身邊石頭上刻的一排“正” 字回駁道﹕“你看看﹗這樣還不算忍耐啊﹖我來數數—一﹑二﹑三……十四﹑十五。還有啊﹐就算你不肯幫忙幫助我家圓龍不像僧﹐起碼也給給準信﹐說出什麼時候三星伴月﹐你出手點龍竅啊﹗” 1O,5bi>t7  
@?J7=}bzz  
仍是不慌不忙﹐造天筆道﹕“近日中必現。” FT>>X P8  
o_=4Ex "  
佛童大喜﹕“真的喔﹗哇﹐你越來越像人了呢﹗” ye(av&Hn  
Ys_L GfK  
“但是﹐不像僧災劫將到﹐可能會錯過天時。” 眼眸微啟﹐造天筆看向雙眼圓睜的佛童。 G"3KYBN>  
eQyc<  
果然﹐佛童像被雷擊一樣﹐大喊起來﹕“喂喂……造天筆啊﹐你別嚇唬我啊﹗你別嚇唬我﹗” xX<T5Ls  
*ze/$vz-  
造天筆解釋道﹕“有禍必有福。龍族新秀一條龍將在近日中重出江湖﹐天鎖也即將降臨。” @$kzes\  
/+B6oE>8  
天鎖降臨﹐表示當年關閉在黑洞的三尊﹐將有機會得到釋放。佛童不滿叨咕道﹕“不講便罷﹐一講就是兩三樁。唉﹗我滾了啦﹗還是趕緊去找不像僧啊﹗”一邊說﹐一邊匆忙離開了詩海。 H(Wiy@cJn  
x(Uv>k~i}  
背後﹐造天筆慢慢沉下面容。 \kKd:C{  
J*K=tA  
“唉……三星顯現伴明月﹐禍福雙臨令吾煩哪﹗” vv)O+xt  
,_V/W'  
“仙仔﹐你在煩哪樁﹖”輕柔又痞痞的年輕聲調傳入﹐一個身穿橙紅外掛的少年﹐嘴裡銜著一根草﹐不緊不慢的踱近來。 J"h2"$v,  
pk'd& .  
造天筆看見來人﹐不禁心內又是暗嘆一聲。兩卷書之外﹐也就是這個寶貝徒兒﹐讓他沒辦法再做勢下去。 lxZ9y  
W,,3@:  
“一好漢﹐你又去哪裡逛了﹖” tUJe-3,  
Iw?f1 ]  
“哎喲~今天老師的口氣不太平和喔﹗”一好漢看見造天筆陰沉面色﹐不禁趕緊調開話題。“喔﹐是一個叫蝶蛾舞三千的傢伙﹐為十三墳墓之事﹐找徒兒麻煩。” _d7;Z%  
% &H^UxC  
“啊﹖”造天筆略微緊張問道﹕“他可有把你怎麼樣了﹖” 9 4bDJy1  
mHW%^R=  
“安啦﹗仙仔﹐這邊不是軟仔呢﹗”一好漢笑道﹕“想破解七星絕式﹐要有相當%數呢﹗” . WJ  
T>*G1-J#  
“蝶蛾舞三千……”造天筆沉吟著。三千麼…… `=V1w4J  
 )bYOy+2g  
~~~~~~~~~~~~~              ~~~~~~~~~~~~~~~          ~~~~~~~~~~~~~~ /EQ^-4yr  
gkTwGI+w  
一兩天的光陰﹐對修行動輒上百年的先天人而言﹐無疑是轉瞬之間。可是世事無常﹐往往就在一剎那間﹐就註定了日後千百年的愛恨悲歡。 F@ pf._c  
"WmsBdO  
“唉﹗詩海從此﹐風浪將漸起漸大矣……”一陣陰冷風氣夾雜沙塵捲入﹐造天筆再難悠閑處之﹐慎重凝神以待。 )#4(4 @R h  
j p}.W  
塵止風息﹐造天筆緩緩吟道﹕“吾本來自土﹐傳法救迷情﹔一花開五葉﹐結果自然成啊﹗” p|qLr9\A  
+3AX1o%p,#  
來人濃黑密發﹐卻長短不齊﹐一身鑲黑棗紅服顯得做作﹐手持一人高手杖﹐陰鷙雙眼﹐露出銳利目光﹐一看令人先膽寒三分。 Jb9 @U /<\  
Jk`l{N  
未見禮﹐未報名﹐來人突來就是一句﹕“你可以引述達摩禪道嗎﹖” q~iEw#0-L  
Z s| *+[  
“絕學無謂閒道人﹐誇耀自己所學﹐就失去修行意旨。” 造天筆淡淡回道。 >(YH@Z&;  
0S+$l  
“嗯~枯木鳴閒鳥﹐荒山泣野猿。看見古石上﹐停落一隻飛禽﹐凝然不動﹐狀之落寞﹔深山傳來野猿叫聲﹐更添悽涼。” 來人多用隱喻﹐但看造天筆如何回答。 }h/7M  
sm[zE /2b  
依然一派優雅﹐造天筆道﹕“不畏北風迷惑﹐靜坐體悟萬象森羅。” >e.vUUQ{  
j5n"LC+oz  
臉色一沉﹐來人詭笑道﹕“真是難能可貴﹐悟出借星點天竅。” ub1~+T'O  
%RwWyzm#\  
果然﹗造天筆心下主意已定。此人裝扮﹑言語﹐應該就是預言頂和算萬年齊名的星宿過客黑心陀。算萬年未出江湖﹐龍族有這麼個對手﹐應付得來嗎﹖於是和言回道﹕ >}0H5Q8@  
Zn*W2s^^{  
“與道友星宿過渡客同樣﹐未修佛果﹐先結人緣。” w .M  
DH$Nz  
果然又把話題繞開。黑心陀心內暗自冷笑﹐口中卻道﹕“好說好說﹐立身要高一步﹐處世需退一步。” DuAix)#FN9  
Y> E` 7n  
對於他的威嚇﹐造天筆之是以平淡處之。“冷靜觀人﹐理智處世。” dF! B5(  
p}I\H ^"8+  
“正確﹗正確﹗” xf8e"mD  
JAMV@  
看著他開始打哈哈﹐造天筆蹙眉道﹕“天下第一預言家﹐今日來到詩海石硯臺﹐有何指教﹖” Xfb-< Q0A  
{fEb>  
看見對方單刀直入﹐黑心陀也不再繞圈子。“以你根基﹐點開天竅並非難事﹐何必要借金星﹖” #U3q +d+^  
HpeU'0u0VK  
當然是不能讓我的立場太快被看穿啊﹗造天筆正色道﹕“天上只有三星﹐受惠者只限三人。” %/nDG9l  
MR@Qn[RdM  
只可惜﹐最關鍵的一筆沒能按預期點上…… nnu#rtvZp}  
X$t!g`  
“很可惜﹐黑夜怨靈損去一星﹐使你失望萬分啊﹗”黑心陀不掩幸災樂禍。 (<H@W/0$  
/{[tU-}qJ  
“順逆一視﹐欣戚兩忘。” 無視黑心陀的話﹐造天筆暗恨黑夜怨靈﹐可惜無計可施﹐自己又未出詩海﹐現在不可大意動作。 RMs8aZCa  
FL$S_JAw  
“嗯。那‘龍落九天恨無雙’ 這句﹐你認為有必要更改嗎﹖” % bdBg  
+>Y]1IlI  
造天筆心內稍亂。失去雙環的圓龍﹐難道真的逃不過命定的劫數﹖ J5f}-W@  
*cX i*7|=  
“哪個膽敢揮毫添字在首席預言之中﹖”雖仍是口氣雲淡風輕﹐卻已是微微掩蓋不住內心慌亂。 Mbly-l{|  
Y)GU{  
“客氣﹗客氣﹗這樣是不是就說明﹐九龍之中﹐有人必然要犯劫數﹖”黑心陀繼續攻進。 PF)s>  
U: <  
“天意﹐天意﹗”造天筆眉頭越來越緊。 .UN?Ak*R  
|hDN$By  
一鼓作氣﹐黑心陀又道﹕“假使你揮動憐憫之筆﹐早些點開天竅﹐不就有救了嗎﹖” YiL^KK  
x FvK jO)  
長嘆一口氣﹐造天筆道﹕“時也運也命也﹐非吾之所能也。” Hy'EbQ  
cs:?Wq ^  
“打擾了﹗”看見對方已無心思對話﹐黑心陀道﹕“星宿過客黑心陀最大的願望﹐是能夠與你閒遊青山綠水之間﹐談文論武。” 931GJA~g  
i_!$bk< yo  
不動聲色﹐造天筆明白﹐此人將是紅雲出江湖之後﹐最大的絆腳石。“造天筆希望此生﹐長棲硯臺之上。” @o<B>$tbu4  
v}!^RW 'X  
暗笑一聲﹐黑心陀朗聲道﹕“是嗎﹖如果我在預言頂留下預言‘詩海不存在﹐神筆出硯臺’ ﹐你願意賞臉嗎﹖” F,mStw:  
>B$ IrM7J  
壓抑心中怒火﹐造天筆仍是輕柔回答道﹕“寵辱不驚﹐去留無意。” iK5[P  
B1Z;  
得意的大笑立時充斥天地間。“好一個迭蕩飛揚﹑清高絕俗﹐一揮長虹造天筆﹗告辭﹗” olHmRJ  
c|iTRco  
塵沙過後﹐造天筆無奈苦笑。回想自己數日無視佛童苦苦哀求﹐堅持不點圓龍之竅﹐眼睜睜看他歷劫﹐不禁苦自心生。 FId,/la  
%82:?fq  
“雲洞出九龍﹐條條是英雄。百世同一宗﹐命運……盡不同啊﹗” {?mb.~(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5-04-01
第十二章 5RF*c,cNq  
6OtNWbB  
“啟稟軍師﹐天宇預言頂上﹐太虛渡者算萬年留下預言﹕五日紅雲降天鎖。” a]8W32  
kH[thR k}  
“嗯。你下去吧。” h54\ \Ci  
M@pF[J/  
深幽寂靜的房間內﹐兩盞燈火分點左右﹐映出窗前一條偉案挺拔身影。習慣性地握著手中羽扇﹐他輕輕哼了一聲。 '+GYw$  
I;{Ua *  
“預言﹖譁眾取寵﹗算萬年啊﹐你遲遲不敢現身﹐實在令藍霞我懷疑萬分哪﹗” + =U9<8  
d]?fL&jr  
說實話﹐聽到屬下傳報的消息﹐他對內容的關注多過對作者的好奇。消失江湖幾十年的師弟紅雲﹐終於要再涉天宇﹐從此擔起領導天宇的重任了。內心竟然昇起微微激動﹐畢生認定的對手﹐是否值得他精心的佈局﹐他滿心期待。 dL1{i,M  
$/E{3aT@F2  
“軍師藍霞﹐這麼晚了﹐還在參悟麼﹖”高亢尖銳聲音傳來﹐藍霞不悅皺眉﹐轉身開門。 W$z^U) |t  
wjKc!iB  
“藍霞見過城主。” !xU\s'I+#  
Yic4|N?u  
“不用客氣。軍師﹐天鎖將降﹐不是你的佈局麼﹖為何會有什麼紅雲降天鎖之說﹖那算萬年又是何人﹖”長城之主魔空也得到情報﹐萬分不解﹐連忙趕來詢問。 =,s5>2  
lI9|"^n7F  
“城主以為﹐米字峰‘一網打盡’的計策天衣無縫嗎﹖”冷笑一聲﹐藍霞搖搖羽扇﹐臉色凝重。“看來從今以後﹐我必須拿出全副精力﹐對付天宇了。請城主速聯繫柳藏智﹐叫他如此如此……” !G'wC0  
>G vd?r  
“啊﹖這……”魔空聞言大驚。“這到底是何人哪﹖竟然能夠看穿軍師的妙計﹖” 3)(uC+?[  
'^'PdB  
“不管是誰﹐五日一到﹐一切行動照常。” 藍霞羽扇輕拂面上﹐輕柔詭笑﹐心內暗道﹕“讓我看看你的功力進步到何等地步吧。” mF>{cVTF  
oRmA\R*  
~~~~~~~~~~~~~              ~~~~~~~~~~~~~~~          ~~~~~~~~~~~~~~ DKNcp8<J  
|A=~aQot  
“談文論武道玄機﹐春夏秋冬一色衣。遨遊江湖千萬里﹐身藏天地兩卷書。” 5VGZ5,+<<  
Ud#xgs'  
紅雲風暴﹐逼散聚集米字峰的各路能人﹐由是暗中化消了一場被全盤覆滅的悲劇。 FaaxfcIfkw  
W7\UZPs5t  
果然﹐米字峰剛現身﹐馬上被黑心陀盯上。龍妃屬下覺萬玄﹐也立刻挺身而出﹐與兩人形成預言頂三足鼎力的局面﹐穩定形勢。 h~=~csya:  
PoRP]Q*n  
預言頂風雲再起﹐雖是不見硝煙的戰場﹐同樣血痕斑斑。神秘的預言殺手﹐一旦判定預言失準﹐三天內立刻失去性命。 aMxM3"  
;_/!F}d  
“什麼﹗”  "'Q~&B;@  
8'Q&FW3"  
以兩卷書之名入世未久﹐就傳來覺萬玄被黑心陀逼下預言頂的噩耗。黑心陀輔助天后一派﹐借刀殺人﹐這步棋走得又準又狠。當天﹐因為黑心陀另一紙預言﹐讓兩卷書驚愁參半。 :v E\r#hJ"  
fz+dOIU3\L  
“詩海不存在﹐神筆出硯臺﹗” >ATccv  
 Q 6r  
“好友造天筆啊﹗你千萬要忍耐啊……”鳳凰筆伴隨造天筆不知多少歲月﹐甚至已成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份。當年被逐出龍族﹐孤苦伶仃無依無靠﹐只有此筆相伴﹐如今神筆落入天后的手下﹐黑夜怨靈之手﹐紅雲比誰都更清楚﹐好友會為了這支筆﹐做出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來。 7v`~;}5  
QghL=  
藍霞坐鎮隱密時空中樞﹐冷眼看著龍族兩派的內鬥﹐擴大為波及整個天宇的血戰。天后一派﹐加上在暗處的三千總門﹐消滅龍族的任務﹐不用時空精英動到一根手指頭。 tR?)C=4,  
 ]C-a[  
“傳令下去﹐叫半截至尊﹐聯合天后一派﹐加速對龍族的圍剿。” LP?*RrM  
|tFg9RT  
“天后已決意逼出算萬年﹐我們只需旁觀即可。” "~08<+  
Et&PzDvU  
“太陰門有自立門戶的嫌疑……無妨﹐我們此刻尚不需要用到這張牌。” NU 3s^ 8\(  
}l5Q0'  
“一揮長虹造天筆……嗯﹐這倒是個大麻煩。無妨﹐我會讓他忙得無暇抽身。哈哈……制住此人﹐紅雲師弟啊﹐你是不是感覺頓失一臂啊﹖” PJ)d5D%T  
@3?dI@i(  
“嗯﹖叛徒飄舟已死﹖那就無須時空親自處理了。龍妃一方損失慘重﹐我倒要看你如何操盤﹗” `pd+as  
-Y>QKS  
一邊冷靜仔細地發佈各項指令﹐一邊不斷在腦中思考各種未來的棋路。善於操縱棋局之人﹐不但要“看三步﹐走一步” ﹐還必須考慮到可能出現的種種變數﹐隨時應變。 WG&WPV/p  
\?$kpV  
看著預言頂算萬年再貼預言“天鎖再降” ﹐他半點驚訝也無。早已佈置齊全的局﹐這次單憑紅雲一個人的力量﹐無論如何也無法化解了。 k !g%vx  
3AcDW6x|  
“紅雲﹐我知道你必定使盡手段﹐阻止天宇眾人自相殘殺﹐可是你有想過我安排這局的真正用意嗎﹖哈哈……” H<l0]-S{  
K6nNrd}p:  
~~~~~~~~~~~~~              ~~~~~~~~~~~~~~~          ~~~~~~~~~~~~~~ kM7 6?M  
=BeJ.8$@VC  
“啊……天鎖又降﹐稀世雙對必然集齊﹐曝光之後﹐龍族真的有能力保全它們嗎……而三尊無論誰被放出﹐都必然有如在千瘡百孔的世局上再擊一招﹐這到底是什麼人﹐佈下如此狠毒之局啊﹗” S6{y%K2y&  
yONX?cS  
撫摸手中天卷﹐紅雲似有千鈞重負。當他聽聞一條龍﹑黑蟒分別代表龍妃和天后兩派出戰﹐參與天鎖之爭時﹐頓時一陣天旋地轉﹐苦不堪言。 1 @q"rPE^  
zy8D&7Ytf  
天鎖一戰以後﹐天宇勢力必然更加明朗化﹐可是想到前方不定什麼時候會出現何種的危機﹐就已經讓紅雲很久沒有安穩睡過覺了。 io7Zv*&T0  
zHXb[$ Q  
遨遊江湖千萬里﹐卻非是一身輕鬆逍遙無事。柳藏智主持天鎖大會﹐紅雲卻被黑心陀牽制﹐不得前往無私亭﹐觀視動向。 B~u`bn,iQ  
Ka8Bed3  
為了反制黑心陀﹐紅雲就以天鎖之戰做下預言﹐施展才華一鳴驚人。雖然因此壓制了黑心陀的囂張氣焰﹐卻也引起他的警惕與懷疑。自身安危再陷一層﹐回身卻驚聞好友造天筆﹐為奪回鳳凰筆﹐使出儒教禁招一事。 4z^VwKH\j  
5&}p'6*K  
“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為了好友﹐紅雲也只好涉險了﹗”主意已定﹐紅雲馬不停蹄﹐開始四方交涉。 (l)r.Vj  
if+97^Oy  
黑心陀一邊百般阻撓紅雲的行動﹐一邊用盡心機﹐逼迫紅雲泄露身份。 {fn1sGA  
*,Sa*-7(  
“兩卷書﹐你該不會就是算萬年本人吧﹗” S8;5|ya  
rG'W#!^*  
“被人誤解的心情﹐你了解嗎﹖”彎眉輕蹙﹐紅雲打定主意﹐給予黑心陀嚴厲反擊﹐不但是為了煞煞對方銳氣﹐也為了儘量擺脫這個麻煩﹐使自己接下來能夠全心全力營救好友。 F2',3  
o_.`&Q6n  
“如果柳藏智尊者見到你之後﹐也反對我的認定﹐黑心陀就不再糾纏。” 黑心陀心內暗自得意﹐柳藏智早被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說動﹐哪怕算萬年再度遁形呢﹗  SB^xq  
eMUt%zvb  
毫不畏懼踏上參佛嶺﹐紅雲將左手微舉﹐早已得到消息﹐來到山嶺上等待的柳藏智﹐見到對方手中的刻字石頭﹐驚叫一聲。 f|{&Y2h(R  
i5czm?x  
“算萬年﹐你無所遁形了﹗”黑心陀見柳藏智驚訝﹐壓抑不住滿心狂喜﹐厲聲喝道。 (q=),3/<pU  
{s?x NU  
“唉﹗被人三番五次誤解﹐是何等痛苦﹐誰來彌補我呢﹖”紅雲愁眉不展﹐哀嘆著。 =gO4B-[  
DxG8`}+  
“公道自在人心﹐你不用隱瞞了﹗萬一真不是﹐你可以得到平反。” 黑心陀信心滿滿。 {BD G;e  
#$ ,b )Uy  
紅雲正色道﹕ “我如果不是算萬年﹐你需向我賠不是。” Tuy5h 5  
6FEIQ#`{  
“可以可以。柳藏智﹐你們可以師徒相認了。” LbnW(wr6:(  
OsgjSJrf  
雖然紅雲已經收起那塊刻有“貪” 字的石頭﹐柳藏智仍是驚魂未定地看著他的左袖。聽到黑心陀的話﹐他略定一定心神﹐笑道﹕“兩卷書非吾徒算萬年啊﹗” ;Lk07+3G  
uVzvUz{b  
黑心陀表情一僵。“嗯﹖你再詳細看看。” U;FJSy  
Jmun^Q/h  
柳藏智不耐道﹕“身為爭奪天鎖公道的審判﹐我所講的話﹐你懷疑﹖” D8)6yPwE  
A_I\6&b4  
紅雲略微放舒眉頭﹐緩聲道﹕“幸虧世上多是正直之士﹐才讓我得到幾分安慰啊。” :E2 ww`  
vFi+ExBU  
腦中一片混亂﹐黑心陀氣鼓鼓道﹕“兩卷書﹐對不住。” e^orqw/I  
N$P\$  
揚眉詭笑﹐紅雲向柳藏智道﹕“前輩﹐他這樣算是賠不是嗎﹖” vm8ER,IW)  
0!q@b  
“這……”柳藏智為難地看著兩人。“那你希望怎樣﹖” /vw$3,*z  
4&G #Bi  
“上次在預言頂就誤會我一回﹐這次又當著前輩的面誤會我﹐害我心痛啊﹗”紅雲眼中流露哀傷﹐讓黑心陀幾乎吐血。 Dn+hI_"# _  
dg@'5.ApPu  
“兩卷書—”咬牙切齒的聲音﹐紅雲聽到卻不動聲色﹐繼續演戲。 J{PNB{v  
8]xYE19=  
“道友黑心陀﹐我看不如到預言頂﹐貼出向我澄清以及抱歉之意吧。前輩柳藏智﹐兩卷書相信您會主持公道啊﹗” ]eo%eaA   
!OMl-:KUzE  
看著紅衣身影翩然而去﹐黑心陀七竅生煙﹐又氣又恨。預言頂是極其公開的場所﹐一旦道歉貼出﹐他星宿過客黑心陀還有何面目行走江湖。恨恨看向柳藏智﹐卻見他目光閃爍﹐面露躲避之態﹐立時恍然大悟。 =v=u+nO  
:} DTK  
兩卷書﹐必然握有柳藏智的把柄。 T< o8lL  
G)&S%R!i\N  
“哼﹗兩卷書﹐我絕對不相信﹐你還能瞞得了一輩子﹗” ,(z"s8N  
Nt7z ]F`  
~~~~~~~~~~~~~              ~~~~~~~~~~~~~~~          ~~~~~~~~~~~~~~ Er<!8;{?  
?~tx@k$;Es  
“哈哈……”得知紅雲的精彩表演﹐藍霞笑得前仰後合﹐不能自已。天鎖之爭已告一段落﹐在正道人士護航下﹐龍族雖然有所損傷﹐但總體損失仍是低于他的預計。 y*#+:D]o*  
#E4|@}30`  
“紅雲……”藍霞漸漸止住笑聲﹐一抹幾不可見的心疼侵上面容。“若非你當年以算萬年之名留下這麼多後患﹐你用得著如此辛苦麼……黑心陀利欲熏心﹐處處找你麻煩﹐不就是因為你一句‘識吾者助上指尖﹐有心人需算萬年’ 嗎﹖你……何必呢﹖” NwNjB w%v  
k;l^y%tzp  
重新排佈了一下日後計劃﹐他暗自嘆氣。龍族按如今的形勢﹐離絕滅之日不遠了﹔而紅雲身邊一干人的護航幫助﹐才是日後拿下天宇﹐最大的阻礙。只是三尊沒落之前﹐長城沒必要趕著出兵﹐先讓天宇自己人先自相殘殺一陣吧。 b$>1_wTL  
\n^;r|J7k  
沒日沒夜的黑暗時空﹐到處死氣沉沉﹐安靜得令人心慌。又翻了兩頁書冊﹐藍霞心底煩悶﹐轉過視線﹐注視著旁邊一盞燈火。一直很不屑城主魔空在外廳和走廊裡佈置的幻彩霓虹﹐俗麗華燈﹐藍霞從來不用那些東西照明﹐只一心執著火焰的微弱光明和淡淡溫暖。 }[SYWJIc  
? w@)3Z=u  
那些聊以慰藉的光明和溫暖﹐好像多年來一直佔據他內心深處的某人﹐讓他又愛又恨﹐竭盡全力地閉關修行﹐巨細靡遺地運籌帷幄﹐好像賭氣一般傾注自己的全部才華和智慧﹐來譜寫自己的人生﹐掌握自己曾經失落的一切。 z(1`Iy M  
nt*K@  
踏錯一步是非路﹐是非路上踏錯步。 ) RNB;K~s9  
\qtdbi|Y  
兩卷書費盡心機為造天筆求來七天後三教公審的延期﹐卻也因此等來了自己的第一波劫數。 G k:k px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5-04-01
第十三章 eZ{Ce.lNR  
OtoG,~?  
“嗯~造天筆將被三教公審﹐除非奇跡發生﹐不然難逃死劫了﹗”藍霞翻看手中報告﹐當他看見紅雲在預言頂的新留言之時﹐微微錯愕。 hpYW1kfQl  
X}`39r.  
“赤雷道長生乎﹖不短命。兩卷書長生乎﹖不獨活。” :jFZz%   
x@tI  
怎麼會是這樣的預言﹖三尊出黑洞﹐黑暗冥尊一定不會放過叛徒赤雷道﹐紅雲何必替他作保﹖何況赤雷道坑害正道中人已久﹐難道…… mnFmShu  
>{>X.I~  
又唸了這兩句話幾遍﹐藍霞恍然大悟﹐隨即陷入沉思。 D+{& zo  
+-qa7  
“兩卷書—”氣到聲音發抖的黑心陀看著浮現標點的預言﹐再也說不出半句話。 O"J"H2}S  
Bv#?.0Ez;  
“赤雷道長生乎﹖不﹐短命。兩卷書長生乎﹖不﹐獨活。” 'u6n,yRm  
HF*j=qt!  
“黑心陀好友﹐讓你作陪三日﹐飽受寒夜冷風吹襲﹐兩卷書感恩不忘。告辭啊﹗”依舊是謙恭有禮的溫和話語﹐卻準確擊在對手心口﹐紅雲重挫黑心陀之後﹐翩然離去。 aev(CY,z  
I!T=$Um  
赤雷道被黑暗冥尊盛怒之下擊成碎粉﹐黑心陀本想親眼目睹紅雲預言失準被殺﹐或者被迫現出算萬年的身份﹐沒想到反被羞辱﹐再次鎩羽而歸。羞憤怒火之下﹐口吐鮮血。 A[uB)wWsn  
}4kQu#0o")  
“兩卷書﹗等著接招吧﹗” ubM  N  
l YpoS  
念念不忘好友造天筆﹐紅雲三番五次奔走儒﹑道﹑佛三聖之間﹐乞求赦免好友使用禁招之罪。無奈道聖千道寒﹐一心除去儒門奇人造天筆﹐堅決不會肯松口。 gi$'x^]#  
1P WTbd l  
“唉﹗一步踏錯是非路﹐是非路上踏錯步。造天筆時日無多﹐現在只求能抓緊所剩無幾的時間﹐為九龍點開天竅……”含淚揮別愛護自己的徒兒一好漢﹐造天筆決然踏上宿命之路。 V,]Fh5f  
\=Od1i  
審判地點是高峰之巔千丈崖﹐面對儒聖文冠天﹐造天筆難言心中苦澀﹐只艱難開口道﹕“吾……讓儒教蒙羞……” svtqX-Vj"  
fpJ%{z2  
冷眼看著為難的儒聖﹐千道寒冷然開口。“文冠天﹐喜怒哀樂人生難免﹐心中雖有諸多不願﹐但面對無情的變數﹐又能如何呢﹖” Q;GcV&f;f  
~U5Tn3'~  
佛聖金慧蓮亦是心存慈悲﹐圓場道﹕“戒律之嚴厲﹐也不外乎人情啊﹗” ^0?ww&X  
iqKs:v@+x  
冷笑一聲﹐千道寒說﹕“我也希望沒有誓約約束﹐可是……”故意望向雲海內穩穩佇立的三教誓石﹐“一切秉公處理吧﹗文冠天﹐造天筆乃你的教下﹐由你判決吧。” JA4}B wn  
S" (Nf+ux  
躊躇甚久﹐文冠天一咬牙﹐艱難開口。 hx ^l  
QWE\Ud.q  
“造天筆聽著﹗三教誓約乃天宇和平象徵﹐你身為儒教一員﹐不能堅心遵守﹐濫用禁招‘滿天神字’ 於武林﹐經過被害者黑夜怨靈的指證﹐你無從狡辯。現在我以最公正﹑嚴厲的判決﹐處你死罪。” #"fn;  
zF(abQ0  
話語一出﹐文冠天頹然轉身﹐潸然落淚。造天筆大吃一驚﹐連連後退了好幾步。金慧蓮急忙開口﹕“且慢且慢﹐造天筆罪不及死啊﹗” yatZ Al(B  
"^wIixOH5  
搶在眾人之前﹐千道寒朗聲道﹕“君無戲言﹐臣無亂奏。三教聖者以口威立天宇﹐雖判得太過﹐可是為時已晚了﹗” h=^UMat-  
`nY.&YT  
此話一出﹐佛聖也落下淚來。造天筆自從離開詩海捲入紅塵﹐步步為天宇﹐處處助龍族﹐日夜奔走﹐勞苦功高。可恨天后一派設下連環毒局﹐一心置他於死地。如今雖是儒佛兩聖有意挽救﹐奈何道聖之心早已偏離。只有轉開視線﹐不忍望向即將發生的殘忍一幕。 MeV*]*   
8+H 0  
文冠天強忍淚水﹐悲傷目光望向道聖﹕“千道寒﹐造天筆已是誓約之下的犧牲者﹐望你一招將他送到往生路﹐免受在世之苦。” U65oh8x  
J[c`Qq:&e  
冷笑一聲﹐千道寒不滿上前。“你以為我樂意殺人嗎﹖造天筆﹐可有遺言﹖” ?} lqu7S  
,.0B0Y-X  
低下頭去﹐造天筆默默搖頭。 9+ |W;  
= BbG2k  
“臨刑﹗”一聲暴喝﹐千道寒凝氣在手﹐蓄勢待發。 p!DOc8a.\e  
^fmuBe}d{  
昔日閑逸悠然﹐不染紅塵﹐笑對紜紜眾生。今日一步踏錯﹐遺恨萬年。 H-mQ{K^  
4vV\vXT*  
~~~~~~~~~~~~~              ~~~~~~~~~~~~~~~          ~~~~~~~~~~~~~~ z L9:e7o  
M>xT\  
“半截至尊﹐殘紅婉燕這名字﹐好熟悉啊﹗”黑心陀滿懷對兩卷書的仇恨﹐挑舋看著驚愁無限的合作夥伴。 KyBtt47\  
4/OmgBo '  
“你……什麼條件﹐快說來﹗”心底最深處的痛楚被人生生挖出來﹐半截至尊無可奈何﹐只好依他所求。 @U@O#+d'ZR  
'*^9'=  
“叫兩卷書擋你三掌。第一掌打出他的穴道﹐二掌鎖住他全身可動之脈﹐第三掌﹐打碎他胸前佛印。如果胸前無佛門的如來璽印﹐我再背後一招﹐送他上路。一切有勞﹗” i*@ZIw  
@FF80U4'  
為了履行條件﹐半截至尊氣勢洶洶﹐半路攔截受傷慘重的一條龍。 |(CgX6 l3  
<'\!  
“兩卷書﹐要我放人走路﹐你有兩條路可選。” X"7x_ yOZ  
6C\WX(@4  
“只要有理﹐兩卷書願意一聽。” 懮心望向奄奄一息的九龍之首一條龍﹐紅雲心急如焚。 ,aIkiT  
u=Xpu,q  
“一是承認你就是算萬年﹐二是擋我三掌。” 2sp4Mm  
_&S;*?K.  
“兩卷書非算萬年也。” 6C/Pu!Sx?  
 VF g(:  
“很好﹐接招吧﹗”半截至尊也不廢話﹐一掌打去﹐紅雲未及抵抗﹐已倒地吐血。 QL*RzFAD 3  
CeM%?fr5  
“呃……” X*9-P9x(6  
N1 sdWXG  
半截至尊絲毫不給他喘息機會﹐“再接招﹗” 0.2stBw  
p_)ttcpi1  
武林當下的頭號狂人﹐氣勁凶猛霸道﹐兩下將紅雲打得吐血不止。抑住傷體的沉重﹐紅雲抬眼望去﹐險些驚飛了魂魄。 t<`d*M2w  
R7O<>kt  
一條龍氣息漸無﹐手臂也垂了下來…… 5K-,k^T}  
xxwbX6^d  
“哎呀﹗可恨哪﹗”紅雲拼盡全力﹐對著再次發招的半截至尊猛出一掌﹐兩股驚天動地的氣勁合二為一﹐偏離方向﹐竟向某個方向射去— Pq@ -`sw  
D1@yW} 4  
~~~~~~~~~~~~~              ~~~~~~~~~~~~~~~          ~~~~~~~~~~~~~~ DQ9aq.;  
mA"[x_  
千道寒發功同時﹐不知何處飛來一道光勁﹐不偏不倚擊中雲海誓石﹐毀天滅地的威力將誓石瞬間打成粉末。儒佛雙聖見狀﹐眼疾手快﹐上前擋招﹐雙雙護下造天筆。 ^Cvt^cI  
v=Q!ioE7  
“千道寒﹗誓石已破﹐三教約束到此為止﹐你怎可再發招啊﹖” T#i~/  
L-9;"]d~|  
“這……我已出手﹐一時無法控制。” 千道寒心內暗叫可惜﹐表面卻道﹕ “嗯﹐現在三教立下的誓約﹐隨著突來的變數﹐已經蕩然無存了。此事就到此為止吧。” (:\L@j  
fxmY,{{  
文冠天幾乎虛脫地松了一口氣。“蒼天啊﹗你終於降下慈心么﹖造天筆﹐儒教重新宣判﹐你不必再為天宇負起任何責任。下去吧﹗” C ](djkA$  
wQ[!~>A  
這邊﹐已經站立不住的紅雲﹐遙望遠方﹐竟然面上微露喜悅神色。只是隨即面色蒼白﹐軟倒在地。 Y0J:c?,  
J :O&2g"g  
半截至尊見狀嘆道﹕“你何苦呢﹖我第二掌已經將你脈道鎖住﹐你還敢運動真元﹐非但救不了一條龍﹐反而替你自己惹來滅身之禍啊﹗” |g HdTb1  
pF9WKpzE  
紅雲虛弱笑道﹕“救不了眼前之人﹐卻救了遠方的朋友。沒有你驚天功力相助﹐哪來天宇三分呢﹖” C6h[L  
YY(_g|;?8  
此言一出﹐躲在樹叢內的黑心陀差點驚叫出聲。至此﹐他已深深體悟到﹐縱然兩卷書非算萬年﹐同樣是他怎麼也追不上的對手。 m(D-?mhL  
v`G}sgn  
一句話﹐將半截至尊惹得怒火中燒。回想造天筆三番兩次欲為黑蟒點天竅﹐不禁恨上加恨﹐遷怒之掌毫不留情打在紅雲身上﹐直到他昏死過去。 \DWKG~r-%  
e/#6qCE  
~~~~~~~~~~~~~              ~~~~~~~~~~~~~~~          ~~~~~~~~~~~~~~  wG6Oz2(  
At !:d3  
讀完手中報告的長城軍師﹐則是頹然坐倒﹐內心五味雜陳。紅雲測算精準﹐兵行險著﹐不但救下造天筆﹐還順便替三教解約﹐讓正道中人再無約束﹐而且從此使得三教鼎立局面形成﹐對抗外勢力也多了一分勝算。 QpRk5NeLe  
W; os4'h$  
想到自己未來的對手竟有如此實力﹐藍霞期待之外﹐興奮中隱約夾雜一抹複雜。 rBi6AM/  
p"- %~%J=  
“紅雲……你為天宇﹐已經為自己惹來太多極端﹐長此以往﹐你……” 2%J] })  
AEDBr<  
回頭又重複看了幾遍﹐藍霞臉色慢慢陰沉下來。 IO ]tO[P#  
V?mk*CU  
“一揮長虹造天筆﹐能讓紅雲驕子兩卷書花費如此大的心思保護﹐你行情不差啊﹗” teC/Uf 5  
uy~$ :0o  
想到師弟紅雲巧妙佈計﹐全力護友﹐心底陡然昇起一抹醋意。恨恨地捏緊扇柄﹐卻聽得門外屬下的通報。 `Q#)N0  
-$_FKny  
“啟稟軍師﹐昔日半截至尊手下﹐落葉人飄舟當年並未絕命﹐而是被兩卷書所救﹐近日再次出現江湖﹐改名秋之者。” 7G*rxn"d  
W~a|AU8]C  
聞言﹐向來冷靜不動聲色的藍霞﹐竟然抑制不住﹐“啊” 了一聲﹐卻隨即強行壓下激動﹐平聲對門外道﹕ “知道了﹐你下去吧。” ecO$L<9>  
[9j,5d&m  
一時間﹐酸甜苦辣悉數涌上心頭。紅雲啊紅雲﹐你竟敢…… >< P<k&  
[_(uz,'  
理智不受控制的藍霞﹐竟然一時間忘記﹐紅雲完全不知道他在時空長城任職﹐而且固執地認定﹐紅雲是專門在和他作對﹗想到最重要的一樁可能﹕時空長城長久以來的佈局和計劃﹐也許就因此通過飄舟傳達到紅雲那裡﹗ w'XSkI_ay  
7I@df.rf6J  
勉強壓抑下心中暴怒﹐藍霞快步來到書桌前﹐抽出信紙﹐開始下令。 DY{v@ <3  
\I^"^'CP  
“半截至尊﹐昔日叛徒﹐勿必儘早斬除﹗” c5:0`~5Fn  
:(.:bf  
都是當日屬下傳報不清﹐預言頂上看似一樣實則完全不同的兩張預言(“飄舟斷魂” 和“落葉歸根﹐飄舟斷魂”)﹐混淆了眾人視線﹐也讓飄舟保存了一線生機。 .726^2sx  
MPn/"Fij$  
“紅雲……你存心和我過不去﹗”重重把筆一摔﹐藍霞走到門口﹐厲聲喝道﹕“來人﹗” -#R`n'/  
B&y?Dc  
“屬下在﹗” AK%&Kq&PaY  
z`I%3U5(  
甩下信封﹐藍霞恨道﹕ “傳令半截至尊﹐叫他儘早斬除叛徒飄舟﹗” g0;;+z  
{P\Ob0)q  
“是﹗” uEG4^  
QMmZvz\^  
可是沒幾天﹐藍霞竟然接到了讓他驚斷魂魄的消息。 g{uiY|  
jTZi< Y:bB  
金鴒翼舞動﹐七殘一股風﹔萬年終需盡﹐鮮血染道紅。 ShvC4Xb 0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5-04-01
第十四章 p_e x  
|nr;OM  
“好友造天筆﹐這裡四封信﹐麻煩你了。” J7e /+W~  
w@O)b-b|w  
“兩卷書啊﹗真的不需要我幫忙嗎﹖”為何明知是不歸路﹐仍然單獨前往呢﹖ 6 b?K-)kL  
T+rym8.p  
“英雄本色四字﹐精神剛烈。我自私﹐想獨自體悟。” nD>X?yz2  
k`]76C7  
握緊手中信函﹐造天筆沉痛嘆息。“你放心﹐我一定盡力辦好此事﹐了卻你的心願。” zlTLp-^Y  
N~or.i&a  
“感謝你。此生朋友情淺﹐但願來世緣深。” 紅雲誠摯說道﹐面容卻是義無反顧的決絕。 Ol<LL#<j4  
.x/H2r'1  
“言重了。” 造天筆上前一步﹐卻被紅雲輕輕避開。 <7B;_3/  
*UJB *r  
“唉……生死至交十三世。” dl |$pm@x  
,zH\P+*  
心中一震﹐造天筆靈犀通徹﹐瞬間解悟。一抬眼﹐看見紅雲澄澈清亮目光閃爍﹐不禁嘴角微微上彎。 \IzZJGi  
'%:E4oI  
“知音難逢尋萬年。” xdY'i0fh  
x^Qij!mB%  
無常道風雲變幻﹐隨時辰不斷轉換空間﹐詭異難測。無星無月的陰冷夜晚﹐只有預言頂上狂風猛吹的紙片﹐默默訴說著武道的詭譎殘酷。 u:J4Az^!  
JHVndK4L  
“兩卷書﹗”看見仇人﹐陰界聯盟之首黑暗冥尊咬牙恨道﹕“這次你如果能活命從無常道離開﹐七大聯盟非但立刻解散﹐我黑暗冥尊也甘願自盡預言頂﹗” hp}rCy|01  
;j(*:Nt1  
“既然敢來﹐生死早已置之度外。” 昂然面對張牙舞爪的陰界七大先天﹐紅雲沒半點畏懼。 ;A*sub  
rq1~%S  
“嘿嘿……雄心萬丈﹐可惜英雄命短﹗” mUR[;;l  
~ 7Nqwwx  
“兩卷書借此機會﹐提醒七大聯盟﹐武林不是這般容易就統合。” ?qn4 ea-\P  
9o6qN1A0g  
“少廢話﹗接招來﹗”已經失去耐心的狂人﹐蓄勢在手﹐陰毒招式毫不留情招呼過去。 XRyeEwA;pp  
KBI 1t$  
無常道紅雲血戰七聯盟﹐事關重大﹐也必然是紅雲重要暗棋一著﹐藍霞不再坐鎮長城中樞聽詢傳報﹐而是潛入天宇一角﹐欲親眼觀視。 |8x_Av0  
IF//bgk-  
“紅雲為何貼出‘子時命數盡﹐三天解迷津﹐太虛降豪光﹐萬年渡風塵’ 的預言﹖如果不是對此戰充滿信心﹐何來此貼呢﹖” XuZgyt"=r  
0TICv2l!  
沉吟許久得不到結論﹐藍霞決定先按兵不動﹐看看結局再說。 4"{g{8  
#-R]HLW*  
一直到親眼看著棺材被運到天宇麟池﹐藍霞始終不敢相信發生在自己眼前的事。好不容易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他默默站在停棺的後方樹林內﹐焦急思考著種種可能。 36.mf_AM  
$[J\sokpY  
正在沉思中﹐前方腳步聲傳來﹐定睛一看﹐居然是星宿過客黑心陀﹗心念一動﹐藍霞並不出面﹐只以意念傳音﹐呼喚對方。 d)XT> &  
KK-+vq  
“只差最後一步﹐沒能揭開兩卷書的真實身份。堂堂預言頂第一人﹐咽得下這口氣嗎﹖” YxA nh  
akHQ&+[j  
“嗯﹖什麼人﹖”本想偷偷來證實一下兩卷書的生死﹐結果突然被傳音挑起心中迷惑﹐黑心陀心內開始忐忑不安起來。恰逢此刻﹐黑暗冥尊因為陰界聯盟折損三人﹐心下不忿﹐連夜趕來﹐欲將紅雲毀尸滅跡﹐以消心頭怒火。 FgPmQ  
gB,Q4acjj  
黑心陀一見﹐陰笑步上前去。“想不到三尊之一﹐記恨的心如此強烈。陰界之主啊﹐今天就算沒遇上﹐他日我也會找你﹗” N5k9o:2  
,p\*cHB9  
黑暗冥尊一驚。“你想怎樣﹖” tEibxE  
@ e7_&EGR?  
“將陰界除名﹗” R\$6_  
HJ!)&xT  
好整以暇地看著武林兩大強人對鬥﹐藍霞嘴邊冷笑連連。當他看到最後一招﹐黑心陀居然使出“十尖交合” 打敗冥尊﹐才錯愕起來。 %VXIiu[  
(.{."  
“太虛降豪光﹐萬年渡風塵﹗紅雲無論生死﹐都絕對不曾踏出麟池半步﹐那究竟是誰﹐助黑心陀練成十尖交合﹖” "e29j'u!*  
Kj6+$l   
心下已有九成把握﹐紅雲此次必是詐死﹐藍霞仍然不敢大意﹐專心等候接下來的變數。果然﹐太陰門因為陰界勢敗﹐已露出蹤跡﹐輪迴四生之一﹐超渡劍生來到麟池﹐對准棺木方向﹐揚手揮出劍氣— TFhYu  
AJRiwP|H+  
藍霞想也沒想﹐揚手發招﹐擋下那道劍氣﹐隨即暗叫失策。麟池有人顧守﹐超渡劍生必定回報此事﹐紅雲的生死必然再度引起各方懷疑﹐只怕從此麟池將不得安寧了。 gKIN* Od  
l|9'l[}&  
“可恨太陰門伏駝自立門戶﹐偏偏現在還不能驚動他。”放下揚起的手﹐藍霞不悅低哼。“等時空長城正式入天宇﹐你將後悔莫及啊﹗” CyB1`&G>  
Ag1nxV1M$  
夜漸深沉﹐萬籟俱寂。藍霞溫柔目光投向麟池上方﹐緩步而去。 v57Kr ,  
l?;ReK.r  
到了跟前﹐看見空無一物的棺木﹐藍霞也沒怎麼吃驚。可是當他回頭緩緩走下來﹐卻被眼前不知何時出現的一襲紅影所震懾。 % %2~%FVb  
;hFB]/.v  
紅雲隨意坐在一棵樹下﹐衣袍半敞﹐平靜目光看著他。沒有喜悅﹐沒有驚訝﹐沒有憤怒失望﹐只是淡淡地看著他﹐好像在看一個陌生人。 ~H]d9C  
mj9]M?]  
時隔多年﹐印象中的紅雲經歷風雨江湖洗禮﹐顯得更加優雅成熟。只是苦戰之後﹐蒼白面容﹐瘦弱身軀﹐讓藍霞幾乎抑制不住﹐將他摟進懷中的衝動。 x}reeqn  
^4saB+qm  
因激動而稍微哽咽﹐藍霞卻被他的冷淡震住而難以開口﹐只是怔怔地看著日思夜想的人。 I&x69  
-OfAl~ 4  
“身帶重傷﹐不能起身見禮﹐請師兄原諒。” 一貫的溫和有禮話語﹐卻如最殘酷的利箭﹐刺在藍霞心口。 rj5)b:c}  
[Kbna>`  
“紅雲…… ” 不知該如何接話﹐當他看到紅雲將視線從他身上轉開的時候﹐一切隱忍頓時化為烏有。 dsb z\w3:  
|txzIc.#  
“師兄﹐拿整個天宇和龍族玩的游戲﹐很過癮吧﹖”紅雲無視衝上來緊緊抱住自己的男人﹐諷刺輕笑。若非方才聽到他的自言自語﹐自己哪敢相信這一切竟是如此殘酷的真相﹗ Mq6_Q07  
EVbDI yFn  
“我沒有﹗我只是……” a$6pA@7}  
VC!g,LU|-  
“紅雲知道﹐你只是想試試﹐天宇的精英能人﹐能在你的佈局和手段下活多久﹐對嗎﹖當初背叛學府﹐反出天宇﹐不就是為了爭這口氣麼。” 因為身體虛弱﹐紅雲毫不反抗﹐但時間一久﹐也被他強力的壓迫弄得身體隱隱不適﹐“藍霞﹐放開我。” m :]F &s  
<)@^TRS  
“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你何必拿這些話來傷我﹗”藍霞從心底不承認他說的動機﹐更加用力地想把他揉進懷中﹕“紅雲﹐你的死訊已傳遍天宇﹐你從此無後顧之懮了﹐跟我走吧﹗” uQWd`7  
O}7aX '  
“抱歉﹐紅雲不能放下被你折騰得千瘡百孔的天宇和龍族。” 話一出口﹐紅雲自己也覺得稍微過份﹐畢竟起局是龍族兩派內鬥﹐才惹來其它勢力的覬覦和殘害﹐怎麼能統統歸罪于時空長城頭上﹖ <R#:K7> O  
&0-Pl.M  
“你…… ” 藍霞被他氣得說不出話來﹐“很好﹐你說說看﹐我都做什麼了﹗” e9B$"_ &2  
[@s5v  
因為說錯話﹐紅雲不禁語塞﹐卻一直沒有停下掙扎。 #mO.[IuD  
|'#uV)b0@  
向來伶牙俐齒的師弟突然沉默下來﹐藍霞警戒頓起﹐莫不是之前飄舟已將他所知曉的長城情報計劃﹐儘數告知紅雲了吧﹖﹗ =E8Kacu%  
T9'5V@  
驚覺有這種可能﹐藍霞不覺手勁一松﹐讓紅雲氣喘吁吁掙開了他的懷抱﹐虛弱往後倒去。拼著一口氣﹐紅雲揮開師兄伸來扶自己的手﹐用手肘撐地﹐垂下頭不願意看他。 HMR!XF&JjC  
I]ol[ X0S  
“是說不出來﹐還是不願意說﹖”藍霞見他如此排斥自己﹐恨恨地抓住他撐地的手肘﹐用力一拉﹐左手一推他的肩頭﹐就將紅雲壓在地上。 Fd9Z7C  
+T7FG_  
多年前的放肆回憶突然重回腦中﹐紅雲極度驚恐﹐想也沒想﹐腳下一踹﹐右手拼盡元力揮出一掌﹐將藍霞遠遠打開。 ra\|c>[%  
i{>YQ  
藍霞挨了打﹐反而冷靜下來﹐深邃目光射向虛弱無比﹐已經無力再動作的紅雲。紅雲感受到他駭人的目光﹐心中發慌﹐身體隱隱顫抖。半晌﹐兩個人就這麼盯著對方﹐直到藍霞開口。 u #7AB>wi{  
sF#t{x/sW  
“紅雲﹐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有多少底牌﹖”藍霞一步步逼近﹐居高臨下看著幾乎縮成一團的紅雲。 @(rLn  
;nf}O87~  
不再說話﹐紅雲暗自運氣﹐想再做最後一擊之後遁離此地﹐別作打算。可是似乎看穿他企圖的藍霞冷笑一聲﹐搶先一步﹐一掌打在紅雲胸口﹐不但沖散氣流﹐而且將他的脈門完全鎖住。 sY'dN_F  
#kQLHi3##  
絲毫沒給痛苦咳嗽的紅雲片刻喘息機會﹐藍霞順手一把拽開他的衣領﹐將他再次按倒地上﹐另一手蠻橫抽下他的衣帶﹐身子也隨即壓了上去。 DAd$u1  
:#W>lq@H  
紅雲見狀大吃一驚﹐拼命掙扎。可是藍霞力氣比他不知大多少﹐又正值是體虛氣弱之時﹐怎麼反抗也無力逃脫。藍霞三兩下將他雙手手腕捆在身後﹐然後扯掉他身上剩下的衣物﹐火熱的目光盯著他。 #DH eEE  
\G1(r=fU  
被折辱得瑟瑟發抖﹐紅雲卻更加頑強﹐嘴唇緊咬﹐一句求饒的話都沒有﹐只是恨恨地瞪著藍霞。藍霞被激起怒火﹐俯下身去﹐一口吻住紅雲的紅唇﹐瘋狂吮吸﹐雙手重重撫摸揉掐他的軀體。粗暴的對待讓紅雲倔強反抗﹐當藍霞的舌頭伸入他口腔的時候﹐他毫不留情地重重咬下去。 *Kw/ilI  
UgLJV2M6  
“ 你走﹗你快走啊﹗”紅雲使勁扭動身體﹐欲從雙手束縛中掙開。藍霞吃痛捂住嘴﹐然後失控大吼起來。 >Q^*h}IdW  
w~*"mZaG  
“紅雲﹗” 1) G6  
DZ|/#- k  
驚恐看著藍霞出手點住他的穴道﹐軟倒在他的懷中﹐紅雲突然感覺一陣心慌意亂﹐尖叫出聲。 yAVt[+0  
~3m} EL  
“放開我﹐快放開我啊﹗” ymyk.#Z<%  
gJBk&SDgtP  
“紅雲﹐天宇麟池現在隨時會有人來﹐你不希望行蹤暴露吧。” 藍霞卻突然間恢復平常的冷靜﹐一邊解下自己的披風鋪在地上﹐一邊將動彈不得的紅雲輕輕放在上面。 Z?'){\$*  
2VS#=i(B^  
“別……別這樣啊……”紅雲驚羞難當﹐眼淚幾乎要逼出眼眶。 HLM"dmI   
y]f| U-f:~  
藍霞俯下身軀﹐輕輕吻去那差點落下的淚珠。 Ad`jV_z  
h'G8@j;  
“紅雲﹐跟我走吧。只要你點頭﹐你想要怎麼樣﹐藍霞誓死為你完成。” -3:x(^|:K  
&,`P%a&k  
微微仰頭﹐紅雲不自主呻吟出聲。可是雙眼朦朧中﹐仍是緩緩搖頭。 iD9hqiX&  
ZsYT&P2  
“紅雲﹐你若不答應﹐日後會後悔的。” 藍霞手上動作仍是輕柔撫慰﹐口中的話語卻多了三分陰狠。 &rxR"^x\  
=").W\,  
思及天宇已經付出的慘痛犧牲﹐紅雲決然搖頭。“龍族後輩皆已尋獲﹐龍族力量也逐漸整合﹐接下來……啊﹗” KHXnB  
rk(0w|zR+  
驚叫一聲﹐藍霞已經殘忍入侵他的身體。“接下來﹐就該是時空長城上場的時候了﹗”無視疼痛難耐的紅雲﹐他一邊無情地穿插﹐一邊殘酷笑道﹕“藍霞親自陪你唱對手戲﹐你是否感覺很榮幸呢﹖” %5H>tG`]   
#/`V.jXt>  
“啊……嗯……”紅雲完全無法回答﹐只能含淚忍痛被動接受他的攻勢。淚眼朦朧中﹐寂靜夜空仿彿被一片藍色雲彩完全籠罩﹐不見月亮﹐也不見星光。 doaqHri\,  
@;z}Hk0A  
寂寞時空中﹐閃爍點點光華﹐不是你的清澈雙眼。茫茫天地﹐溫柔彩雲片片﹐何處是歸路。 .c.#V:XZ#U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5-04-01
第十五章 6y9#am?  
g< {jgF  
“日出日落又一天﹐生死道中皆聖賢。修繪萬象讀不滅﹐太虛渡者算萬年。” &6 L{1  
jM3{A;U2  
從天宇麟池痊癒復出的紅雲驕子﹐好不容易將身邊瑣事告一段落﹐匆匆找到造天筆。 AHhck?M^  
*^u5?{$l(  
“你……你已經暴露身份了﹖” `D%bZ%25c  
f+huhJS5e  
紅雲微微苦笑。“愛三千一掌打碎麟池棺木﹐發現真相啊﹗造天筆﹐感謝你這段日子來的幫助。” O(PG"c  
UpS`KgF"v  
眼神一黯﹐造天筆嘆道﹕“幸好你及時出現了﹐不然……我恐怕也來不及了﹗” 'DQKpk'  
&a p{|>3  
“嗯﹖發生何事﹖” 7m=tu?@  
x AD:Z "  
“還記得當年七僧五儒嗎﹖” Vj"B#  
/ %U+kW  
幾十年前的命案再度掀出﹐紅雲登時知道不妙。“這……難道……” }ya9 +?I  
GKwm %A  
“數理命皇已經開審﹐他限我一個月期限﹐找出兇手﹐否則秉公處理。” 造天筆皺眉道﹕“我先前好不容易說服徒兒﹐解除他的懷疑﹔只是現在情形對我相當不利﹐不知道千道寒會找來何等人物作證……” dg 4 QA_"  
i9oi}$;J  
“哎呀﹗不妙﹗”紅雲驚叫一聲﹐“千道寒必然找來三千總門之主愛三千﹐那好友你就危險了﹗” iVt6rX  
T0Q)}%L  
“愛三千﹖難道……”造天筆心念快轉﹐抬頭正對上紅雲焦急面容。躊躇片刻﹐絕然搖頭。 >_]j{}~\k  
gX34'<Z  
“紅雲﹐你療傷期間﹐天宇發生劇變﹐先權五皇一一出現江湖﹐其中也牽連龍族後輩。造天筆如今身陷命案﹐不得脫身﹐龍族需要你的力量啊﹗” xS`>[8?3<T  
=?3D:k7z  
“紅雲欠你已經太多﹐不能……”回想當年詩海超塵絕俗的逍遙人﹐被自己一身是非牽扯到今天的地步﹐紅雲心如刀割。 yla&/K;|*  
Xb=9~7&,$  
“紅雲……”造天筆輕輕把手放在他的肩頭。“你信不過我的能力嗎﹖” P-VK=Y1q  
W9?Vh{w  
可是有時候﹐能力不能幫助一切。天命天數﹐才是決定結局的關鍵。 r"a0!]n  
$aX}i4F  
就在紅雲匆忙奔走途中﹐一襲熟悉身影﹐橫擋前方。 nmVL%66K  
&/4W1=>(  
“數理命皇﹗”看見香九齡竟然踏入江湖﹐紅雲始信造天筆所言不虛﹕天宇另一波動蕩開始了﹗ hX]vZR&R  
5TVDt  
“對不起﹐打擾你了。” 溫和有禮的嗓音淡淡響起﹐卻讓紅雲緊張萬分﹕萬一他問起十三懸案…… n9Z|69W6>  
m-UI^M,@<  
看見對方的疏離緊張﹐香九齡不禁嘆氣。心一橫﹐直接說出來由。 _.OajE\T  
q7C>A`w  
“上官殘心為了你﹐追殺七大聯盟﹐因此激怒太陰門主地皇伏駝﹔這次又為了小梅直搗太陰總殿﹐已經與地皇結下樑子了。香九齡雖是他的師尊﹐但是此事頗大﹐我希望征詢你的意見。” |b52JF ",  
a="Z]JGk  
幾乎握碎手中天卷﹐紅雲苦自心生。該怎麼辦﹖ x(7K=K']  
d:6?miMH]t  
看著紅雲痛苦掙扎的表情﹐香九齡心下不忍﹐低聲道﹕“你做何打算﹐香九齡全面支持啊﹗” Dg4 ?,{c9W  
&'UY V>  
五皇現在還不能分心﹐雖然知曉地皇乃是陰邪的冒牌貨﹐但其它三皇﹐因為消失已久﹐無法確定立場為何。萬一鬧大﹐一定會波及數理命皇﹐弄的不好﹐護衛天宇的力量將再去一分。 &CFHH"OsT  
}r6SV%]:  
何況……人各有命﹐就算逆天力挽狂瀾﹐也要有價值…… :grJ}i-D  
{ D1.  
“紅雲……其實我已通過命盤﹐看出殘心的劫數……” ao<@a{G  
b}p0&%I  
渾身一震﹐紅雲再抬起頭來﹐已是淚流滿面。 hp!UW  
[: X  
“禍福隨天吧……”說完﹐紅雲快步轉身離去﹐留下怔怔的數理命皇﹐感慨萬千。 PWOV~ `^;  
|Z<NM#1  
“數理命皇﹗”迅速回神﹐卻是黑心陀﹐滿面難掩興奮之色﹐一路奔來。“請快跟我去看十三懸案的物證﹗” 6yKr5tH4  
9Nglt3J[  
~~~~~~~~~~~~~              ~~~~~~~~~~~~~~~          ~~~~~~~~~~~~~~ -#H>kbs  
C XZm/^  
“仙仔放心﹗有徒兒以命相保﹐一定沒問題﹗”一好漢看著近來越發愁眉不展的造天筆﹐只恨自己沒能力儘早替老師洗刷冤屈。 1GVJ3VXt  
,YJ\ $?  
“還是要感謝數理命皇秉公執法﹐良心所在﹐寧願放過百人﹐不願錯殺一人啊﹗”造天筆心底喟嘆﹐無言嘆息。 >z1RCQWju  
ig] * Z  
墳墓被一好漢打破﹐露出當年他親手埋下的僧袍﹑儒衣。一旁的黑心陀欣喜若狂﹐只待造天筆失足的好戲﹔不料一好漢斬釘截鐵﹐力保師尊清白﹐使得事情發展再得緩沖。 PBb@J'b  
HiEXw}Hkz  
思及當時紅雲的激動﹐造天筆頻頻搖頭。才剛剛脫離一劫﹐他實在不希望看到紅雲再次被捲入險惡風波﹔何況三千總門﹐勢力囂張﹐正邪兩派都曾在其下吃虧﹐萬一對紅雲不利﹐該如何是好啊﹗ &""~Pn8  
G:$wdT(u  
匆忙從命皇身邊逃開﹐紅雲努力鎮定心神﹐來到三千總門﹐求見愛三千。 !dYkvoQNn  
xCD|UC46?X  
“三千主宰現在喵喵洞。” E% Ce/n  
H?8KTl=e  
趕到愛三千之妹﹐貓姬慾三千的地盤﹐只見愛三千壓抑不住滿心驚喜﹐捏著小手帕跑了出來。 el39HB$  
f7}/ {}g  
“兩卷書~哦﹐不是﹐算萬年—我知道你一定還惦記著我﹗” {n=)<w  
.0S.7w3dZo  
“三千主宰﹐紅雲此番前來﹐是希望你能夠出席命皇公審﹐提供確實證據。” 微微避開愛三千伸來的手﹐紅雲一臉正色。 gd-4hR  
a-,!K  
“兩卷書﹐只要你答應終身陪伴我﹐我願意向數理命皇說明一切。嗯~”說著﹐愛三千故意向紅雲懷中倒去。 B0NKav  
qdrk.~_  
紅雲一驚﹐不堪地往後退了一大步﹕“哎呀﹗淫蕩啊﹗” UHF.R>Ry  
?h"+q8&  
愛三千扑了空﹐哀怨道﹕“唉……久別重逢﹐你居然辱罵我﹖人家好傷心……” dU\,>3tG  
Glcl7f"<^  
無可奈何下﹐紅雲按住情緒道﹕“愛三千﹐你有陰陽雙性並不怪你﹐可是我今天出面叫你指證﹐也是因為順此機會讓武林的人減去對你的排斥之心﹐畢竟你存有善良的一面。” (Sr&Y1D  
v{^_3 ]  
愛三千卻倔強一揚頭。“愈是排斥﹐就愈加強我征服的意念﹗哼﹗” h #Od tc1)  
eyy{z;D8r  
紅雲見狀﹐也不多羅嗦。“既然相求無望﹐那我告退了﹗” hWwh`Vw%  
k5]s~* ,0  
還想說點什麼﹐身後一陣濃郁粉味旋風般捲來。在一旁偷窺多時的貓姬﹐媚眼圓睜﹐臉色泛紅﹐急急地詢問哥哥﹕ \1hbCv$Hf  
V|ax(tHv  
“兄長﹐此人是誰﹖氣宇軒昂﹐英俊出眾﹐叫人好不自在啊﹗人家我要這個﹗我要這個啦﹗快為小妹設法啊﹗” o-Pa3L=  
_9wX8fh3D  
愛三千心裡泛起一股酸意﹐道﹕“如此平庸之人﹐怎麼配得上小妹你﹖” UP}Y s*  
")"VQ|$y  
嬌美臉龐立刻漾著不滿﹐貓姬扯著兄長的袖子道﹕“人家不管啦﹗人家不管啦﹗” RxY ;'NY  
2ixg ix  
“這……好吧﹗他日為兄邀請他到貓門作客﹐這樣小妹應該歡喜了﹖” b"t95qlL  
O E0w/{  
“感謝兄長﹗”掩住羞紅面龐﹐貓姬樂不可支地跑開。 c_<m8b{AEF  
qP6]}Aj]  
漸漸遠去的紅雲﹐眼中閃過一抹陰霾。三千總門和貓門﹐擒捉九龍後輩一條龍﹑不像僧和小天真﹐還計劃滅掉其它九龍…… DcE)6z#  
|X k'd@<  
眼睛一瞇﹐紅雲下定決心﹐給這淫蕩的兄妹倆重重一擊。 ,J"6(nk  
j<>E Fd  
~~~~~~~~~~~~~              ~~~~~~~~~~~~~~~          ~~~~~~~~~~~~~~ +',[q  
jt?4raNW  
五葉山無私亭﹐兩派嫌疑人分立兩旁﹐等待十三懸案二審開庭。清風一陣﹐命皇旗至﹐香九齡飛身上臺。 I4:4)V?  
G1z[v3T  
威嚴眼神掃視臺下一周﹐命皇緩緩開口。 mufi>}  
,y>,?6:>  
“聽著﹗最近因為命案頻傳﹐為防節外生枝﹐故提前審理本案。現在你們可以列出有力證據﹐以為辯護。” "<H.F 87Z)  
eTem RNz  
話音剛落﹐千道寒昂然站出。“三千主宰願意證明案發當時﹐千道寒不在現場。” ^EWkJW,Yc  
,3 &XV%1  
數理命皇轉向愛三千。“說出經過的情形。” '8K5=|!J  
zD:"O4ZM^^  
嫣人一笑﹐愛三千向香九齡展露曖昧笑容。“因為那段日子是我們最親密的時候﹐整日遊玩天宇﹑訪問雙聖啊﹗哈哈……” Qyvn A|&  
Fxdu)F,~u  
“好﹐千道寒的人證在此﹐還有人證嗎﹖”環視寂靜一周﹐香九齡道﹕“既無人證﹐靜聽﹗涉案者千道寒﹑造天筆﹐必須向天發誓﹐凡是關係懸案之事﹐老實回答。若有虛言﹐天雷蓋頂﹐血肉四散。” %yX?4T;b  
'=K [3%U  
千道寒不假思索﹕“若有虛言﹐天雷蓋頂﹐血肉四散﹗” @H2c77%  
6z=h0,Y}  
造天筆也凜然道﹕“若有虛言﹐天雷蓋頂﹐血肉四散。” AM  cHR=/  
iZ % KHqG  
香九齡見狀道﹕“好﹗聽來﹐你們二人誰練有五魄朝月﹐沖天七象﹖” ?TA%P6Lw  
`&2~\o/  
千道寒搖頭道﹕“我不曾練過﹐也不曾聽過。” 'g.9 goQ  
U>?q|(u  
“造天筆﹐你呢﹖” g*?)o!_*  
:so2 {.t-  
躊躇片刻﹐造天筆慨然開口。“唉… …我練有五魄朝月。” )Kkw$aQI"d  
(? j $n?p  
香九齡一怔﹐臉色變得異常嚴肅﹕“是真﹖造天筆﹐想清楚啊﹗” g"aWt% P  
{q f gvu  
昂然仰首望著命皇﹐造天筆決然道﹕“沒錯﹐人是我所殺﹗” a3D''Ra  
!D6   
“什麼﹗”香九齡急忙道﹕“審判庭上無戲言﹐造天筆你… … ” _L 5<  
|C}n]{*|  
“人的確是吾所殺﹐不過其中另有隱情﹐懇請命皇聽我細說﹗” IZ+kw.6e  
Xmr|k:z  
一旁的千道寒喜上眉梢﹐想不到造天筆居然會順利招認。見他還有話說﹐不禁諷刺大笑﹕“哈哈… …殺人有理﹐可是我千道寒第一次聽說。命皇小心被騙啊﹗” !=%0  
&J(+XJM%  
“為求慎重起見﹐說吧﹗” IlQNo 1  
X^;[X~g  
造天筆緩緩道﹕“十三儒俠曾經歃血為盟﹐共同為儒教效力﹐若有異心﹐人神共誅。豈料除我之外的十二人﹐為圖謀七僧靈殼﹐同時背叛。” 3SI:su  
"zFv? ay  
“嗯。那你又是如何發覺的呢﹖” Cq\1t  
8w1TX [b  
“那日接到兩卷書的傳話﹐我就猜測有陰謀正在進行﹐所以急速趕到醫廬。果然不出所料﹐五儒正準備凐滅七僧的屍體﹐看我出現﹐不得不將吾除掉。” p|fSPSz  
qYo"-D*  
“結果反被你除掉﹖”命皇暗驚﹐以一敵五仍能取勝﹐造天筆不簡單﹗“那其它七儒呢﹖” i4;`dCT|A  
I3sH8/*  
“查訪至今﹐沒有消息。” {p3VHd#  
xuBXOr4"P  
千道寒譏諷道﹕“嗯﹖總不會無緣無故消失人海﹐一定是被你陷害﹐不敢承認﹗” V6l~Aj}/  
?4>uGaU\  
造天筆反駁道﹕“五條人命與十二條人命﹐結果同樣﹐我為什麼不敢承認﹖” l{q$[/J~)  
v`&  
香九齡喝道﹕“肅靜﹗十三懸案到此真相大白﹐但是尚有疑點有待調查﹐所以本皇儘對命案部份宣判。十三儒俠之首夜讀五車書殘害同教﹐又凐滅證據﹐本該處以極刑﹐但念其行可誅﹐其情可憫﹐加上諸多疑問必須澄清﹐故改判廢除武功﹐禁入罪牢。來人﹗發監進行﹗” [MLJs-*   
s}"5uDfn1F  
千道寒哈哈大笑。“數理命皇斷案如神﹐還吾清白﹐千道寒銘感五內﹗” ;VM',40  
Zx$q,Zo<  
待道聖一干人離去﹐支持正道的人群不禁紛紛嘆息。“為了什麼智慧之門的‘夜空不滅之星’ 的虛幻傳說﹐害死七僧﹐太愚蠢也太卑鄙了﹗” d'j8P  
YdsY2  
“是啊﹗只是就這麼放走千道寒……” =2+';Xk\  
x~1.;dBF  
命皇聽見議論﹐只是淡淡說道﹕“欲擒故縱之計﹐為造天筆尋求有利證據。” r*$$82s  
ttQX3rmF01  
一語點破﹐眾人恍然大悟﹐頻頻點頭。“啊……命皇深謀遠慮﹐非常人可比。佩服佩服﹗” MtE18m "z  
C-25\  
對眾人讚揚無動于衷﹐命皇抬眼觀望﹐只見一襲紅影﹐匆忙而來。 [f`^+,U  
K&1o!<|  
“是紅雲﹐有事嗎﹖” &qR1fbw"  
iV+'p->/  
來不及寒喧﹐紅雲焦急問道﹕“命案審判結束了﹖結果如何﹖” gFO|)I N  
nT7{`aaQl  
香九齡道﹕ “造天筆承認殺人﹐被判廢除武功監禁罪牢。” ?t;>]Wo;  
"F_o%!l  
“啊—”聞言﹐紅雲驚叫一聲﹐一陣天旋地轉﹐失去了意識。 4a'O#;h o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