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社区应用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3538阅读
  • 35回复

[原创限制]★[天宇霞雲]流霞•浮雲(1-55) [完] 55F

楼层直达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流霞•浮雲 &5)Kg%r  
第一章 !2>gC"$nv  
“霞兒﹐為師有事外出﹐今夜不回來了。記得把門窗關好。” 造雲麒麟來到書房門口叮囑著﹐卻在看見徒兒的模樣時皺起眉頭。 u&m B;:&  
“喔。” 藍霞蹺起一只腳歪在書房小榻上﹐隨口應著﹐視線並未離開手中書冊。 218ZUg -a  
“藍霞﹗”造雲麒提高音量大吼一聲﹐驚得藍衣少年立刻跳起來﹐端正站好。 n*{e0,gp`  
“告訴你多少次了﹐讀書要有讀書的樣子﹗瞧瞧你坐沒坐相﹐如何讀得進書﹗” '9H7I! L@  
“是是是﹗”藍霞嘻皮笑臉點頭不迭﹐“請師尊放心﹐徒兒恭送師尊﹗” m .le' &  
無可奈何地看著自己唯一的弟子擺出“請” 的手勢﹐長生府尊造雲麒麟無聲嘆息﹐轉身離去。 cRDjpc]  
突然﹐行至門口的腳步停下﹐造雲麒麟回頭道﹕“還有﹐不許再給我惹出禍來﹗” ~^w;`~L  
剛剛倒回榻上的少年聞聲立即蹦起端坐好﹐表情嚴肅。“是是是﹗恭送師尊﹗” #]q<fhJhr$  
“你……” 7-nwfp&|$  
“徒兒知道了﹐請師尊快走吧﹐不要耽誤了時辰。” 燦爛的笑容﹐無辜的表情﹐造雲麒麟看在眼中﹐心中七上八下卻又無奈﹐只能暗暗希望﹐這次捅出的漏子不是難以收拾的…… B=JeZMn  
~~~~~~~~~~~~~              ~~~~~~~~~~~~~~~          ~~~~~~~~~~~~~~ (iIJ[{[H4)  
藍霞從記事起﹐就身處長生學府﹐由於個性極端頑皮﹐所以遭到府尊一再告誡﹐不得隨意踏出學府大門﹐以免惹來禍端。他雖然心中大不以為然﹐卻也老實遵照師尊叮囑—當然是在表面上。 v@&&5J|  
“哈﹗不要捲入江湖爭端﹖好可怕的借口啊﹗”藍霞甩開書本﹐一躍跳下小榻﹐往大門衝去。 dNB56E)5`J  
一直被禁錮在學府內﹐除了朝夕相伴的師尊以及灑掃幫佣的工人之外沒見過其他活人﹐以藍霞天生活潑的性格﹐當然早就受不了。於是他三五不時就趁師尊出門的機會偷溜出去﹐反正只是看看風景﹐熟悉世事人文﹐然後趕在師尊返回之前回去就是了。 'd D d9  
自從練得上乘輕功以後﹐藍霞更加肆無忌憚﹐經常跑出去三五百里﹐然後再快速返回。其實造雲麒麟何嘗不知徒兒的行蹤﹐只是心有苦衷﹐不得不把他圈在小小學府範圍內﹐由此心生內疚﹐於是也睜只眼閉只眼﹔只要他不在外面惹麻煩﹐也就隨他去了。 ?tQUZO  
時值初春時節﹐萬物復甦。藍霞早看準離學府不遠的一處綠水青山﹐山峰連綿起伏﹐鬱鬱蔥蔥﹐層林迭翠﹐美不勝收。一提氣﹐藍霞飛奔上山﹐在山脊峰頂停住﹐眺望四週美景﹐陶醉不已。 TGY^,H>J  
就這樣時緩時急﹐漫無目的地遊走﹐藍霞突然聞到一股血腥味道﹐從遠處飄來。習武之人皆有的警惕讓他頓時止步﹐但仔細辨認﹐四週並無明顯殺氣﹐於是心中瞭然。 ICTl{|i ]  
“哈﹗有什麼東西受傷了麼﹖”循氣味走去﹐藍霞發現一處血跡斑駮的樹叢﹐裡面一個倒插著的人﹐一身血紅衣服﹐一動不動。 ^ RU"v>  
好奇看了一會兒﹐藍霞只是不動。此地地形險峻﹐決非平常人能來之處。此人受傷落入樹叢﹐看起來一定是被人由高空擊落至此。有這般修為之人尚傷至此﹐他的敵人一定更厲害﹐自己可不能隨便惹上這個麻煩﹗ j$4Tot  
又看了一會兒﹐那個人居然悠悠轉醒﹐發現身邊有人﹐身體稍微晃了一下﹐口中似乎在說什麼。 .zAB)rNc |  
藍霞歪著頭﹐突然靠近他道﹕“你什麼時候掉下來的﹖” 9e@Sx{?r  
那人聲音實在太小﹐山上風又大﹐藍霞根本聽不清﹐只好嘆了一口氣﹐把他使勁一拽﹐從樹叢裡“拔” 了出來﹐跌在地上。 dUk^DI,:l  
那人倒也硬氣﹐受此衝擊﹐連哼一聲都沒有﹐沾染污血的發絲之下﹐一雙澄澈大眼一瞬不瞬﹐瞪著藍霞。 (B.J8`h }  
“說啊﹗你這個模樣幾天了﹖”藍霞蹲在一旁﹐毫不閃避地和他對瞪。 cP`o?:  
“三天。” 雖是沙啞嗓音﹐藍霞卻不禁為他溫柔而磁性的聲音深深著迷。 9(dbou  
“喔。那看來是沒人會來追殺你了﹗”藍霞繼續問道﹐“你是怎麼掉下來的﹖你叫什麼﹖和你車拼那人叫什麼﹖” ;Bd0 =C  
奄奄一息的那人心裡暗暗叫苦﹐為什麼他不急著救治自己﹐而是在這裡和他閒話﹖ 6-{QU] #  
“上……官……” Sx5r u?$.  
“什麼﹖你大點聲﹗喂—”藍霞伸手戳戳那人冰凍得發白的臉﹐卻發現對方已經昏迷過去。 @f-0OX$*  
~~~~~~~~~~~~~          ~~~~~~~~~~~~~~~            ~~~~~~~~~~~~~~ N0,.cd]y`  
回到學府﹐已是半夜。背了一個人﹐速度當然不可能再如以往那麼快﹐體能也消耗不少。把帶回來的人稍微擦洗﹐藍霞翻箱倒櫃找出藥品繃帶之類﹐開始處理他身上大大小小傷口。 / ~'ZtxA  
當用毛巾把那人的臉擦干淨﹐頭髮也洗過梳齊﹐藍霞不禁看呆了。潔白如玉的秀逸面龐﹐長長的白髮夾著天然紅色發絲﹐幾綹垂落額前。文雅秀麗的氣質﹐在他昏迷之時更添加了無助動人﹐藍霞一下子興趣盎然﹐蹲在他面前﹐細細端詳起來。等他睜眼﹐已經是次日早晨﹐自己居然就這麼在這個陌生人床前趴了一夜﹖ _8)9I?jH  
當造雲麒麟返回﹐看見那人﹐不禁滿心不悅﹐嚴厲的目光看著藍霞﹐非聽他給出一個交代不可。 L0/0<d(K  
“哎呀﹐師尊不是經常教導弟子﹐要行善積德嘛﹗弟子不過是遵循師尊教誨……” }Gqx2 )H  
“住口﹗你知道此人是誰麼﹖他就是—”怒然呵斥的話語半截落肚。府尊皺起眉頭﹐無奈地仰天長嘆。 O~.A}  
天意﹐真是天意啊…… \h~;n)FI  
藍霞見此情形也愣了﹐知道自己惹了大麻煩。視線遊走師尊和那人之間﹐他連忙替自己解圍﹕“師尊若覺得不妥﹐不如弟子再將他丟出去就是了。” Q7gBxp  
“萬萬不可﹗”一旦此人曾進入學府一事被人知曉﹐長生學府多年來的平靜生活﹐就會一去不複返﹐自己的半生苦心﹐也將就此付諸東流。 m,K0BL  
思索半晌﹐造雲麒麟嚴厲目光落在藍霞身上。“此人身負嚴重內傷﹐為師必須耗費極大功力救治他。你從即日起不許出門﹐替為師護法。” U~azI(1"W  
藍霞聞言﹐驚得目瞪口呆。早知道撿回來的是這麼個大麻煩﹐就讓他繼續被插在樹叢裡算了…… L NmsvU  
“師尊﹐對不起。” 藍霞低下頭﹐小聲道。 B5hk]=Ud  
見藍霞如此模樣﹐府尊心中有再大不悅﹐此刻也煙消雲散。拍拍徒兒的手﹐造雲麒麟和藹笑道﹕“無妨。從現在起﹐你守在房裡﹐不可使外物打擾我。” M;ac U~J  
“是﹗” we9R4 *j  
~~~~~~~~~~~~~           ~~~~~~~~~~~~~~~            ~~~~~~~~~~~~~~ 2_6x2Ia4  
經過府尊師徒多日悉心照料﹐被救回的人終於可以下地行走了。當造雲麒麟欣喜地推開房門﹐卻見那人扑通一聲﹐跪倒在地。 '=EaZ>=  
“劣者叩謝府尊救命之恩﹗救命之恩﹐在造之德﹐終生無以報答……” j)?I]j/  
造雲麒麟連忙上前將欲扶他起來﹐一邊笑道﹕“客氣了﹐快快請起。不知英雄是何緣故﹐傷重至此呢﹖喔﹐當然﹐若有不便言處﹐老夫就不強人所難了。” zjs@7LN  
那人依然跪在地下﹐劉海遮住的眼神微黯。一咬牙﹐便將自己來歷﹑遭遇﹐和盤托出。最後﹐重重磕頭﹕ UxzZr%>s  
“金鴒冒昧﹐望府尊收留一段時日﹗” 0%7c?3#  
長生府尊依然是滿臉笑容。“何必如此﹐老夫早有此意。不嫌棄的話﹐就拜我為師﹐與霞兒一處伴著﹐學些四書五經﹐奇門陣法﹐五行陰陽﹐也可互相砥礪﹐競爭上游。” k%?wNk>  
“叩謝府尊﹐只是……”那人抬起頭﹐又立刻移開猶豫的眼神。 &Y;z[+(P  
造雲麒麟飽經世事﹐怎不知道對方擔心為何。 M$dDExd~  
“你放心。我既已紅色雲氣再造你的功體﹐你就和藍霞按字平輩﹐改叫紅雲吧。長生學府避世已久﹐不會因此惹來無謂是非。時機若至﹐天宇有幸﹐則將再見紅雲飄浮萬里晴空啊﹗” gm B?L0UV  
欣慰看著面前感激涕零的秀雅俊杰﹐造雲麒麟道﹕“雲兒﹐來﹐和你師兄認識認識。” 說罷拉著他的手﹐朝門口走去。 I9h?Z&n5  
誰知一開門﹐就看見前面不遠處﹐藍霞快步行走的身影。造雲麒麟即時將他叫住﹕“霞兒﹗方才你可是偷聽了﹖” -)(HG)3  
“這嘛……”藍霞笑道﹕“見師尊久未出來﹐徒兒擔心啊﹗” Z#IRNFj  
“既然來了﹐就當進來﹐鬼鬼祟祟﹐豈是正人君子作風﹗”造雲麒麟今日再收一徒﹐喜懮參半﹐心底雜亂﹐其實並沒有對藍霞多加苛責的意思﹐只是隨口說說罷了﹔誰知藍霞立時變了臉色﹐滿面委屈不甘﹐顯露無疑。 7_)'Re#  
一旁的紅雲見狀﹐連忙上前打圓場﹕“紅雲見過大師兄﹗方才老師只是隨口之言﹐其實並無責怪師兄之意﹐還請……” *`YR-+0  
“你是何人﹖剛剛拜師﹐就來妄自揣測師尊和我的心意﹖哼﹗”藍霞不屑嗤笑﹐高聲打斷紅雲的自以為是﹐竟然就此拂袖而去。 HA&][%^  
紅雲登時羞得滿面通紅﹐尷尬萬分﹐不知如何是好。造雲麒麟連忙趕來安慰道﹕“雲兒勿惱﹐你師兄從小被我驕縱慣了﹐不曉得忍讓他人。為師這就去說說他﹗” ;]34l."85  
“老師不必了﹐是紅雲的不是﹐不該在第一天就輕易插嘴。若因此惹得師兄被責罰﹐紅雲更加不安了﹗”紅雲連忙擋在府尊身前一側﹐懇切說道。 a]|P rjPI  
造雲麒麟仔細端詳了他一陣﹐微笑道﹕“雲兒真是個知書識禮的好孩子。說實在﹐那天﹐正是霞兒把你救回來的呢﹗這孩子﹐嘴硬心軟﹐你不要和他計較。” sNZ{OD+  
其實紅雲心中早已知曉﹐但也不說破﹐只畢恭畢敬地應答著﹕“是﹗請老師放心。” `%EMhk  
安頓了紅雲的起居和其他大小事宜﹐紅雲就此在長生學府安下身來。造雲麒麟思考再三﹐也終於開始正式納入其他學生﹔等長生學府成為天宇首席的一流學府﹐已是多年之後了。 /PN[g~3  
j y R 9a!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5-03-31
第二章 `j{ 5$X  
IF YGl  
    自從紅雲進入長生學府﹐造雲麒麟在諸事上將他與藍霞一視同仁﹐而紅雲無論學藝武功文采﹐皆與藍霞不相上下。對自小高傲的藍霞而言﹐紅雲無疑是一名能激起鬥志的最佳對手﹐兩人較勁之下﹐也慢慢心生敬佩相惜之心﹐感情也越來越好。 avrf]raM|  
QL%&b\K  
    “和其他學子相比﹐我寧可和紅雲相論交﹗”藍霞有一次無意中的話﹐讓紅雲立刻不知所措﹐臉紅難堪地轉開視線﹐因此沒看到府尊眼中的笑意。 zBV7b| j  
9ar+Ph@*  
    “這麼晚了﹐師兄有事嗎﹖”已是深夜的某日﹐其他院落皆已熄燈﹐紅雲卻發現藍霞站在他房間門口。雖然沒有敲門﹐但習武之人特有的感知﹐是瞞不了紅雲。 '+LC.lM  
#9uNJla  
    “我睡不著﹐看見你的房間還亮燈﹐就來找你聊聊。” 藍霞淺笑。“不請我進去坐嗎﹖” UM%]A'h2O"  
. S4Xw2MS  
    紅雲也輕鬆一笑﹐把師兄讓進房內﹐倒了杯茶﹐放在他面前。藍霞走到紅雲桌前﹐側頭看了看﹕“讀什麼書呢﹖” >/k[6r5  
>u?pq6;  
    是一本《華嚴經》﹐上頭一句話映入藍霞眼帘﹕“遠離二邊﹐住於中道。” Cg^=&1 |  
PMC5qQ%x  
    “紅雲師弟啊﹐這麼晚了看佛經﹐不會睡著嗎﹖” ZE863M@.  
0+p <Jc!  
    紅雲笑道﹕“是啊﹐差點就睡著了﹐幸虧師兄及時趕到﹐不然又要浪費燈火一夜。” 60(j[d-$p  
Y4 q;  
    藍霞說﹕“不過這上頭的句子很有意思。‘住於中道’ ﹐和儒家的‘君子之道﹐抱守中庸’ 類似。關於是非之間的選擇﹐雖然理想狀態是跳出三界外﹐無是無非﹐可是佛門並未給出切實可行的指導﹐如何拋棄三千紅塵﹐遠離是非。” 'F.Da#st!}  
*f{\ze@5=  
    “如果是我的話﹐我會選擇入世以觀是非。世界無時無刻不在變化﹐正邪善惡﹐悲喜離合﹐每一刻皆變化萬千。如果不能身處其中切實感受﹐只一味選擇逃避﹐就辜負人生的意義了。” 紅雲一邊說﹐一邊將眼光落在書冊上。“超脫塵俗﹐是何等高潔的理想﹐只是為了眾生﹐仍然需要有勇于涉世之人。” MgkeD  
tJ`tXO  
    藍霞點點頭。“沒錯。可是當世的野心家﹐皆意圖以自身願望控制所謂的‘是非’ ﹐讓人們以為他自己的行為想法為‘是’ ﹐而以敵對者的一切為‘非’ 。可悲的是﹐現實世界弱肉強食﹐以武力定天下﹐道德﹑智慧皆淪為武力的附庸。試問﹐如果有一天﹐你擁有逐鹿天下的能耐﹐你是不是也會以自己心中標尺﹐去界定你所謂的‘是非’ 呢﹖” {?yZdL:m)  
sw A^oU  
    紅雲忍不住笑道﹕“其實我也不確定﹐我的觀點是正是邪﹐理念是好是壞。說到底﹐還是遠離是非紅塵比較好﹐是不是﹐師兄﹖” L ldZ"%P  
_{0'3tI7  
    沉吟半晌﹐藍霞笑道﹕“不說這個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師尊不許我隨意出學府﹐怕我惹上什麼‘江湖是非’ 。” y5gTd_-  
a~jU~('4}w  
    紅雲大笑道﹕“我是不是你惹的第一個‘江湖是非’ ﹖” L,6v!9@  
I(!i"b9  
    調皮的眨眨眼﹐藍霞道﹕“當然不是了﹗我以前啊﹐有一次私自跑出去﹐在市集上﹐惹到毒蛇門的人。後來師尊替我收拾﹐還把我狠狠罰了一通。” 9cQZ`Ex  
}}L :6^  
    “毒蛇門……可是三尊之一的魔蛇至尊的派門﹖”紅雲兩眼大睜﹐讓藍霞奇怪不已。 C.`C T7  
uL| Wuq  
    “是啊﹗怎麼了﹖” nKpXRuFn\  
KG7 ~)g  
    “你好大膽……”紅雲喃喃道﹐一邊慢慢坐下﹐緊皺著眉頭﹐似乎在思考什麼。 c&4EO|  
ehe hTP  
    藍霞眼珠轉轉﹐也在紅雲身邊坐下。“紅雲﹐你以前都是做什麼的﹖和我講講吧。” 見紅雲一時沒答話﹐又說﹐“不會和三尊有關吧。沒什麼名氣的人物﹐一提起來你就精神百倍﹐三尊是你什麼人啊﹖” u*LMpTnn  
3fA.DK[4[  
    “喔﹐不是。” 紅雲緩緩說﹕“三尊是江湖上現今名氣最大的三派門之首﹐當然有名。你不感覺他們有名﹐是因為你不涉江湖事﹐不知武林人。” ,`kag~bZ  
 {}>s0B  
    “那你一定經歷過﹐我把你拖回來那天﹐你就是被仇家打得奄奄一息。和我講講吧。” 藍霞懇切道。 ypyqf55gK  
jFS])",\i  
    紅雲垂下眼睫﹐半晌沒有言語。藍霞知道他正在想怎麼啟這個話頭﹐也不著急﹐篤悠悠地等著。 H&0dc.n~.  
|hHj7X <?k  
    “我是龍族的人。” 紅雲沉吟道﹐“龍族源起太虛﹐距離天宇遙遠無境。會來到天宇﹐大概……也是不堪寂寞﹐想創一番事業吧。” U4`6S43ki  
UqHk2h-  
    “難怪現在你會想退隱。江湖風雨摧殘人哪。” 藍霞悠閑把玩著茶壺蓋。 3Wv -olv  
R|4a9G  
    “退隱﹖”紅雲一愣﹐轉眼明白師兄所指為何。“呵呵﹐我是龍潛於淵待天時啊﹗” `b.KMOn  
oN3DM;  
    “你真的是龍族的人﹖那你和龍之尊什麼關係﹖”藍霞問道。 ppL*#/jYt  
jUnS&1]MF  
    “這……同是龍族吧。我們算來﹐是同輩的遠親。” 紅雲藏在袖子裡的雙手﹐已經捏至發白。 .T;:6/??1  
rLP:kP'b  
    “天宇還有你們龍族的人嗎﹖”藍霞又問。 YO&=f d*  
MPaF  
    “我不清楚。只知道前輩的三世九龍是每一甲子輪番鎮守太虛和天宇。” 不知道為什麼﹐面對好奇心甚重的師兄﹐紅雲根本無法隱藏任何答案。 B<^yT@Wc  
I?y!d G  
    “嗯﹖聽你的意思﹐龍族好像認定天宇也是其管轄地盤之一﹖”藍霞目光陡然銳利起來﹐盯住紅雲的面龐。 F_C7S  
&|6 A 8,  
    “這……師兄不可誤會﹐龍族並沒有……”突然想起三尊之一的龍之尊﹐紅雲突然住口﹐尷尬面容一覽無疑。頓了一下﹐才又繼續道﹕“其實龍之尊是由前輩的意思而入天宇﹐平衡其他兩勢力的。據我所知﹐他並非那種熱衷權力功利之人。” e3T&KyPm?+  
">zK1t5=  
    藍霞嘴角一勾。“當然不是。就如我所說﹐塵世中人﹐無不已經界定自己認為的善惡是非。你和他們不同的地方﹐就在於你尚未處於權力巔峰﹐所以現在你只有跟隨他人的是非觀而已。” ldFK3+V  
<V?csx/eRd  
    紅雲稍有不悅﹐不過仍然溫和解說。“我會這麼認同龍之尊﹐不是因為他是我的族人﹐而是在現在並起的三大勢力中﹐他的行事做法﹐是我比較而言最不會排斥的。天下不會有永久的太平﹐所以只要將惡勢力穩住﹐達到平衡的作用﹐就可以了。”  S(* u_  
] {sx#|_S  
    “那你怎麼知道三尊之中﹐誰是善誰又是惡呢﹖說不定三人皆非善類﹐但因為彼此衝突的利益﹐互相牽制﹐也有可能啊﹗”藍霞笑吟吟地看著紅雲。 R -#40  
lk/T| 0])  
    紅雲有些不高興了﹐抬起眼眸﹐眉頭一皺﹕“就因為我曾經入江湖﹐自然就有自己的想法認知。你從來不曾親身體會人情事物﹐如何界定善惡﹐區分是非﹖所以不要和我再爭了﹗” u?Pec:3%  
(*6kYkUK  
    本以為師兄會繼續冷嘲熱諷或者拍案而起﹐可是半晌沒有動靜﹐只聽得細瓷壺蓋輕扣壺口的清脆聲響。紅雲也不說話﹐兩人就這麼互相瞪著﹐直到藍霞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hD)'bd  
>]/RlW[  
    “哈……所以說﹐你仍然未對江湖死心﹖紅雲師弟﹐原來你還是有入世的打算啊﹗” :`jB1rI  
&oJ1v<`  
    紅雲聞言﹐溫和一笑。“難道這麼多日子以來﹐師兄不曾動過這個念頭﹖” >oD,wSYV~  
<vb%i0+b.^  
    “哈﹐當然當然﹐自從你紅雲入學府﹐無時無刻不在誘惑我啊﹗只是師命難違﹐我只好聽你講講外面的風雨﹐聊以解饞哪﹗”藍霞拍拍他的肩膀﹐“方才那幾句話﹐別放在心上。” . {\lbI  
zeqwmV=  
    紅雲笑道﹕“當然不會。” 9K4]~_%h\  
m/E$0tf  
    正當兩人執手相望的時候﹐外面傳來造雲麒麟的聲音﹕“雲兒﹐已經三更了﹐怎麼還沒睡嗎﹖” )s-[d_g  
0eMO`8u[A  
    紅雲趕緊高聲回道﹕“是﹐弟子馬上就熄燈。師尊﹐我來開門。” >_3P6-L>  
e@j&c:p(Y  
    “不用了﹐我回去了。你早些睡吧。” [{&GMc   
Q L 1e  
    “是﹐師尊慢走。” -!bfxbP  
'?gF9:  
    片刻﹐兩人偷偷笑著﹐吹熄了燈火。 ]?un'$%e  
UR{OrNg*  
    “紅雲﹐今天我在你這裡歇了﹗”藍霞說罷﹐就脫衣服上床。 Y| dw>qO  
\3bT0^7B  
    “師兄﹐我的床很小耶﹗”紅雲一邊抗議﹐一邊卻從櫃子裡拿來另外一個枕頭﹐放在床上。 w %2|Po5  
)/:j$aq  
    “我們一個枕頭不好嗎﹖”藍霞笑道﹐“你這麼小的床能放兩個枕頭﹖” &m PR[{  
 gl$}t H  
    “好吧﹐將就一晚上。” 紅雲搖頭。“今天是因為老師在外面還沒走遠﹐以後你得回你自己屋去。”  k00&+C  
q2{Aq[  
    兩個人擠在一張床上﹐卻是誰也沒立即入睡。藍霞聽著紅雲淺淺的呼吸聲﹐突然說﹕“紅雲﹐你想家嗎﹖想你的家人嗎﹖” +|K/*VVn`  
>LAhc7I  
    紅雲心裡一緊﹐他知道藍霞是孤兒﹐從小無父無母無親人﹐聽見他落寞的語氣﹐不禁一陣難過。 F!RzF7h1  
oR@emYL  
    “在學府﹐有老師和你﹐和家人一樣。” 紅雲說﹐“別想了﹐睡吧。” 因為﹐再說下去﹐連他自己都不能確定是否能控制得住積壓太久的感情。 .Ce0yAl~  
8V?*Bz-4`  
    “紅雲﹐有你這樣的師弟﹐藍霞感到很幸福。” 藍霞摟著紅雲﹐把他緊緊壓在自己胸口。“明天我就去和師尊說﹐我要搬來和你一起住。” fD* ?JzVY  
8 *Y(wqH  
    紅雲沒答話﹐只是深深回擁藍霞的懷抱。 j6&q6C X  
`Q1;Y  
    相逢無處不相識。何況廣大天宇﹐本來就是雲霞相依的所在啊﹗ %E\pd@  
6uu49x_^L4  
~~~~~~~~~~~~~              ~~~~~~~~~~~~~~~          ~~~~~~~~~~~~~~ @{ CP18~:  
    恬淡無爭的生活過得很快﹐一晃已是多少歲月。藍霞學藝精進﹐儼然已是學府首席才子。紅雲卻一直因為早先重傷﹐功體未能完全恢復﹐所以武功略遜師兄﹐但兩人就文采智慧方面﹐皆是不分上下。兩人都有極高的天賦﹐聰明刻苦﹐又以彼此為競爭對手﹐因此長年下來﹐已經遠遠超出學府其他才子許多。這種結果令造雲麒麟喜懮參半﹐喜的是自己最鐘愛最看重的兩名弟子均表現不凡﹐懮的是兩人因此會引來其他學子的嫉妒﹐從而引發不樂觀的麻煩。紅雲謙虛謹慎﹐鋒芒畢露棱角壓人的時候不多﹔而藍霞卻是天生一股傲氣﹐並非他主動炫耀﹐而是他身處的地方﹐自然就是眾望所歸﹐隨即而生種種嫉妒不滿的情緒。所幸藍霞自恃才高﹐不屑與其他人為伍﹐平時相見﹐根本連話也不說一句﹐久而久之也沒什麼人理他﹐也就省去不少是非。 i6-&$<  
G<m6Sf  
    “唉﹗幸虧有雲兒……”造雲麒麟搖搖頭﹐苦笑著。藍霞的孤僻﹐源于他的高傲﹐沒有他的認同﹐就沒資格與他論交。 (?vKe5  
0l'"idra  
    雖然也說了幾次﹐可是藍霞漸漸連他的話也聽不進去﹐造雲麒麟只能感慨﹐昔日的少年今已長大成人﹐有自己的想法和堅持了。  _(_U=  
_8{6&AmIw  
    正在府尊時喜時嘆的當口﹐紅雲來到師尊的書房門口﹐行禮道﹕“老師。” %;ZDw@_<  
ba "_ !D1  
    “喔﹐是雲兒啊。快進來。” 造雲麒麟笑吟吟地招手﹐“來嘗嘗東嶽好友送來的新茶。” y,F|L?dIq  
d%lwg~@&|5  
    “不敢不敢﹗讓紅雲來吧。” 紅雲連忙接過茶杯﹐先給老師倒了一杯﹐然後才給自己一杯。 y**>l{!!  
krSOSW J  
    “師尊﹐弟子尋獲多年故友﹐急欲前往相會﹐不知道可否……請假出學府一日﹖” /4Sul*{hc  
rx\f:-3g  
    造雲麒麟臉色慢慢變得凝重﹐紅雲見師尊半晌沒回覆﹐不禁心裡七上八下的。 NGp^/PZX0  
&eIwlynm  
    “雲兒﹐你來學府﹐多少年了﹖”造雲麒麟突然問。 aUyJi  
6xW17P  
    “嗯……只怕也有近二十年了吧。” 紅雲答道。 @"vTz8oY@  
A4IPd  
    “能和老師說說﹐今天去見的是什麼人嗎﹖”造雲麒麟毫不意外地看見紅雲稍有為難的表情。 ,9"A"p*R  
xN>+!&3%w  
    “這……弟子也不確定是不是他……”紅雲緩緩抬頭。“可是即使只有微弱感應﹐弟子也不能放棄。” Sd?+j;/"  
5X}OUn8  
    造雲麒麟點點頭。“去吧﹐不必告訴你師兄了。記得天黑之前回來。” '(fCi  
p8X$yv  
    就此一句話足矣。紅雲去心似箭﹐立刻出發﹐直奔詩海。 KKGwMJku}  
<;q)V%IUz  
    造雲麒麟臉色陰沉下來﹐緩緩放下尚熱的茶水﹐長嘆了一口氣。 &B@qb?UE1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5-03-31
第三章 &4V"FHy2  
zE_t(B(Q  
    詩海是一個南北向蔓延開來的地域﹐它是一個內陸海﹐坐落在風景秀美的沖積平原﹐隔著狹長的陸地﹐東臨滄海。紅雲一邊心中不斷確認目標所在﹐一邊加速朝可能的地帶奔去。 zmp Q=%/H  
b1t7/q  
    一處人跡罕至的低地﹐四面林木環繞﹐清澈湖水中央一座石臺﹐形狀酷似巨大硯臺。石臺上一個靜坐的身影﹐讓紅雲停下腳步﹐眼神陡然一亮﹗ 5:x .<  
JrVBd hLr  
    完全不是多年前熟悉中那人的裝扮﹐此人一身雪白衣袍﹐長長的雪白髮絲在頭上挽成髻﹐戴上白玉色的冠﹐余下則垂至腰際。紅雲慢走兩步來到他身前﹐隔水相望﹐看見他清瘦雋麗面龐時﹐不禁忘情地輕呼出口。  0ZpWfL  
ko<VB#pOMr  
    “夢霓﹗真的是你﹗” ^`Qh*:T$  
zP;1mN  
    那人微微一震﹐自是想不到此地有人以這個名字稱呼他﹔緩緩睜開如水的眼睛﹐更是震驚愕然﹐手中拂塵一抖﹐嘴唇不敢置信地吐出兩個字﹕“金鴒﹗” G[[NDK  
n+;PfQ|  
    紅雲輕輕一縱﹐飛身來到狹小石臺上﹐握住對方的手﹕“我總算找到你了﹗” G8ksm2}  
lL6qK&;  
    “金鴒﹐你還好嗎﹖我聽說你和向天翔對決失敗﹐從此下落不明﹐心裡很是擔心。” 5jBBk*/\  
&`A2&mZ  
    “那你呢﹖自從當年從太虛一別﹐至今沒有消息﹐不是要存心讓我急死﹖”紅雲故作抱怨道﹕“現在又是什麼身份了﹖說來聽聽吧﹗” o]@g%_3X  
YcJ2Arml  
    那人無奈拍拍紅雲的肩頭。“就知道你又來擾我清靜。自從鬥魔空﹑入儒教之後﹐我已經再沒回去的資格和打算﹐也就從此退隱﹐改名一揮長虹造天筆。” H=k`7YN  
K#],4OG  
    紅雲沉默片刻﹐道﹕“對不起。我不該舊事重提。” tmf= 1M  
+6v;( ] y  
    “無妨啊﹗你我是共患難的兄弟﹐怎可如此見外﹖說說你這些年的去向吧。” 造天筆輕輕撫著紅雲剪短至肩頭的發﹐憐惜地發現他變得比以前更瘦了。 Y'S9   
/DQcM.3  
    紅雲被造天筆拉著坐下﹐順便靠在他身上。“我被長生府尊所救﹐蒙他收留﹐治傷傳業。我打算再過一段日子﹐報答救命之恩之後﹐就重出江湖﹐報仇雪恨。” kzcD}?mSS  
tf@x}  
    “你好久沒回太陽的故鄉了吧﹖”造天筆微微蹙眉﹐“你和其他人還有聯繫嗎﹖” gH zjI[WI  
^Wz3 q-^  
    紅雲身體一僵﹐將頭低了下去。 fMFlY%@t  
4MOA}FZ~  
    造天筆見狀﹐輕輕嘆氣道﹕“金鴒﹐我知道你一直關注著龍族。只是自身之事﹐也不能不去處理啊﹗雨涵她一直很想念你……” H9Pe,eHs  
@5# RGM)5^  
    “夢霓﹐不是我不願回去﹐而是太虛龍族血劫在際﹐我打算儘早做下防範﹐也希望能夠有你的幫助……” ]\:FFg_O6t  
7F{=bL  
    “嗯﹖你認為我還有資格﹐插手龍族之事嗎﹖”造天筆眼神一冷﹐推開肩頭上的紅雲﹐“造天筆已經不屬龍族多年了﹗” _\Cd.  
|fk,&5s  
    “二哥﹗”紅雲一急﹐舊日稱呼脫口而出﹕ “你可知這次災劫﹐席卷太虛所有龍族九脈嗎﹖就算來不及回太虛助力﹐至少要想辦法在天宇另開基地﹐留存血脈啊﹗” t(:6S$6{e  
fKY1=3  
    “你詳細說說吧。” 造天筆看著幾乎快哭出來的紅雲﹐淡淡說道。 !OJSQB,  
$PQlaivA  
    紅雲嘆了一口氣。“我測算的結果﹐太虛龍劫和宿龍有關﹔而天宇方面﹐卻是因龍之尊而將引起的禍事。二哥﹐你能不能……” x6x6N&f?  
ptmPO4f  
    造天筆仍然是輕柔而冰冷的語氣﹐把紅雲未竟的話頭接過來﹕“太虛太過遙遠﹐以你我的輩份資歷﹐豈能隨便插手﹔龍之尊方面﹐你認為他會讓我們兩個干涉他的事情﹖” IK6XJsz$J  
p3eJFg$  
    一語點破﹐紅雲心裡一沉。龍之尊怎麼說也是當年奉了前輩們的指示來天宇創業的﹐自己呢﹖可是想到龍族的未來﹐他一咬牙﹐猛然起身﹐朝著造天筆一伸手﹕“拿來﹗” r}~l(  
ka&-tGg  
    “什麼﹖”造天筆不解的看著他。 6]}Xi:I  
:l>T~&/98  
    “鳳凰筆﹗你既然不答應插手﹐我只有自己來﹗”紅雲心痛道。 7=ZB;(`L1  
dMwVgc:  
    造天筆沒有立刻答話﹐也沒有取出鳳凰筆﹐只是輕輕把紅雲拉著﹐重新坐下。 'g a1SbA]  
DOWUnJ;5  
    “金鴒﹐你知道萬事都有天意嗎﹖你知道逆天而行的後果嗎﹖不但不能成功﹐而且還會加倍報應到自己頭上。何況你孤身一人﹐要如何行動﹐如何成事﹖” >P=xzg79  
Xklp6{VH9  
    面對造天筆的頻頻拒絕﹐紅雲的眉頭越蹙越緊。手心裡已經積滿冷汗﹐心在不停顫抖。事情已至燃眉之急﹐他必須馬上趕回太虛﹐向三世九龍和諸位前輩求助。 (t9qwSS8z  
x./jTebeO  
    造天筆不了解紅雲內心的激烈﹐仍以冷靜而輕柔的語調﹐慢慢向他分析著。 7}r!%<^  
w I@ lO\  
    “金鴒﹐龍族自興盛以來﹐已曆三千年。這三千年來﹐征戰無數﹐擴張無數﹐創下整個銀河都震驚的豐功偉績。可是月盈則虛﹐水滿則溢﹐有盛必有衰﹐有起必有落﹐如今龍族天年將過﹐你我要做的﹐是順應天時﹐而非強行以一人之力逆天﹐而自取滅亡啊﹗” ++13m*fA  
3A} n tA!  
    聞言﹐紅雲眼睫微斂﹐眼神卻更為深邃。緩緩起伏的胸膛﹐深藏內心的激動﹐已為他暗下決定。 uBks#Y*3$  
):+H`Hcm  
    “回去吧。你出學府已久﹐不怕造雲府尊責備嗎﹖”造天筆見紅雲不再答話﹐也收了話頭﹐輕輕推著紅雲﹐催促他離開。 QLH s 3eM  
<!zItFMD[m  
    看著造天筆恬淡卻冷漠的面容﹐紅雲面露失望之色﹐緩緩起身。  j>s%q .  
1{"fmV  
    “打擾甚久﹐紅雲告辭。” jq["z<V )x  
$}k"wI[  
    眼見一襲落寞紅色身影離去﹐造天筆長嘆一聲。 \+MR`\|3  
3a{QkVeV7  
    “紅雲……每人皆各負天命﹐你或許將自由飄游天宇﹐而造天筆﹐終將枯守硯臺一生啊﹗” @ z#k~  
L#u6_`XJ+  
~~~~~~~~~~~~~              ~~~~~~~~~~~~~~~          ~~~~~~~~~~~~~~ kozg8 `\]  
!*|CIxk(  
    當夜﹐紅雲並未返回長生學府。 oUw-l_M]  
jVRd[  
    “你不許去﹗”造雲麒麟斬釘截鐵﹐拒絕了藍霞打算出學府找尋紅雲的要求。 (7ew&u\Li  
~ilbW|s?=k  
    “紅雲會有危險﹗師尊﹐你不是最疼愛他嗎﹖”藍霞苦苦哀求著﹐只差跪地磕頭了。 HXdPKS4q  
m ]K.0E  
    沉吟半晌﹐府尊道﹕“三天以後﹐再不見他回來﹐我會親自去找尋。你絕對不可出門﹐聽見了﹖” o D* '  
i%*x7zjY{  
    藍霞一咬牙﹐轉身跑了出去﹐沖近自己的房間﹐把門甩上。 317Buk  
\hM6 ykY-  
    向來精準的測算出了異常荒唐的結果﹐使遇事冷靜的藍霞一時不知所措。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反復測算﹐眼前出現的﹐都是一片燦爛得令他難以睜眼的光色。 CsSB'+&{  
o-O/MS   
    “那到底是什麼﹐紅雲你在哪裡啊﹖”藍霞滿頭冷汗﹐雙手握拳﹐一次次失望之後﹐他重重喘氣﹐疲憊地癱坐在地上。 5Cy)#Z{  
<tF]>(|M  
    “三天… … ” 藍霞雖然疲憊不堪﹐但腦中卻不停思考著。師尊一定也了解到紅雲可能的下落﹐卻因為某種原因不能前往﹐否則他怎肯等到三天以後﹐才同意出發找尋呢﹖“若是天宇之中﹐沒有理由不能去… …啊﹗我明白了﹗” iMp)g%Ng  
o JA58/  
~~~~~~~~~~~~~              ~~~~~~~~~~~~~~~          ~~~~~~~~~~~~~~ 5[gkGKkf_  
Gs?W7}<$  
    是夜﹐紅雲乘光球直奔太虛。接近目的地的時候﹐光球停下了。 RV(}\JU  
i]$d3J3  
    看著眼前景象﹐紅雲腦中一片空白。就在發愣的一瞬間﹐一個白色光球已經朝他直沖過來。紅雲一驚﹐立刻回神﹐加速向某個方向而去﹐漸漸甩掉了跟蹤的白色光球。 c= a+7>  
cR5<.$aY  
    來到太虛最隱密的神龍殿﹐紅雲散去光球﹐直接進入早已無人的殿堂。一路上﹐他強迫自己冷靜﹐因為受功體影響﹐測算的準度大幅偏差﹐短短幾日﹐不但五行游氣被盜﹐外星系也已經橫掃龍族基地﹐造成難以估算的重大傷亡。 Z^fF^3x  
LOida#R  
    所幸神龍密殿的寶物沒幾個人知曉﹐不然…… yJp& A  
FxZ\)Y   
    紅雲運動元功﹐由密殿深層取出一物﹐打算將之帶走。可是那物體光華萬丈﹐熾熱灼燙﹐漂浮空中卻難以接觸。龍族危機迫在眉睫﹐紅雲焦急萬分﹐心一橫﹐再次運起全身之力﹐將此物收入體內﹐慢慢和自身融為一體。 TVFGonVY  
C}1(@$  
    劇烈的疼痛感蔓延全身﹐每個角落好像被火灼燒一樣。紅雲強忍暈眩的感覺﹐在密殿中繼續前行﹐因為尚有另外一物﹐絕不能落入外人之手……然而體內的變化越來越劇烈﹐呼吸也越來越困難﹐在紅雲勉強來到一處﹐打開內壁卻發現其中空空如也時﹐終於堅持不住﹐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覺。 i ^IvT  
*Nt6 Ufq6  
~~~~~~~~~~~~~              ~~~~~~~~~~~~~~~          ~~~~~~~~~~~~~~ <01B\t7  
E?XA/z !  
    一昏迷就是三天﹐當紅雲悠然醒來﹐天宇的三尊﹐也發生了意想不到的變數。 r>)\"U#  
iuHG9#n  
    拖著虛弱無比的身體勉強返回天宇﹐紅雲再也無法多行走一步﹐西嶽山峰腳下﹐他猛然咳血﹐跌倒在地。 MJg^ QVM  
Q49|,ou[H  
    “造天筆……”我終於明白你為何要阻止我了…… Pdn.c1[-a  
{9l4 pT3  
    因為鬆懈已久﹐疏于防範﹐竟在龍族大事上測算錯誤﹐錯過時間﹐導致如此慘痛後果…… 9M7P]$^  
d=5D 9' +  
    太虛龍族九支﹐頃刻滅絕九成以上。龍之尊因為和黑暗冥尊﹑魔蛇至尊對決﹐一起墜入黑洞﹐三尊勢力竟一夜煙消雲散。紅雲悲慟萬分﹐腦中急切思考對策﹐希望尋獲一線生機﹐延續九龍血脈。 *Cb(4h-  
lpp'.HTP  
    因為一時間行走不得﹐紅雲也放棄繼續前進的打算﹐專心擬定可能的計策。正當他苦苦蹙眉時﹐面前來了一位頭頂珠冠﹐身著粉色繡袍﹐面如皎月﹑氣宇不凡的人物﹐打斷了他的冥想。 ;:!LAe  
?APzx@$D.  
    “這位公子﹐來到西嶽梵天宮可是有事﹖” R*[ACpxr  
W"Rii]GK"  
    紅雲連忙行禮﹕“有勞動問﹐在下只是路過﹐馬上就離開﹗如果誤入了禁地﹐還望原諒。” U50X`J  
8D n]`}ok  
    那人微微一笑﹐上前攙起紅雲的手臂﹕“你受傷不淺﹐不嫌棄的話﹐隨我入內療治一番吧。” m|7g{vHVV  
%d7iQZb>  
    紅雲隨著他的手勁勉強起身﹐卻立刻感到全身使不上力﹐往前一倒﹐落在那人懷中。 TRq~n7Y7C  
8EE7mEmLH  
    “啊﹗劣者失禮了﹗”紅雲驚慌要起身﹐那人卻按住他﹐諒解一笑。 c"z%AzUV'  
~clWG-i  
    “無妨。在下西嶽之主香九齡﹐不知閣下是﹖” 0?:ZERv  
b R6bS7$  
    “紅雲。” 微微喘息著﹐紅雲道﹕“我不要緊﹐可否借筆紙一用﹐劣者有要緊消息告知家人啊﹗” SA&wW\Ym]  
Sph+kiy|  
    “等回去宮中﹐為你療治完畢再說吧﹗”香九齡見紅雲一副搖搖欲墜的虛弱樣子﹐心內大不忍﹐不禁拒絕他的要求﹐半拖半抱地將紅雲帶了回去。 =0:hrg+Zgx  
E+2y-B)E  
~~~~~~~~~~~~~              ~~~~~~~~~~~~~~~          ~~~~~~~~~~~~~~ ?eO|s5r  
<^~F~]wnH  
    “師尊﹗已經是第三天了﹐讓徒兒去找尋師弟紅雲吧﹗求您了﹗” g/@CESfm'  
fBF}-{VX(  
    看著藍霞眼睛下淡淡黑影﹐造雲麒麟仍是狠下心來拒絕。 UiSc*_N"  
H{XW?O^@  
    “為師已經說過了﹐你不許出學府﹗找尋紅雲之事﹐我已經拜託外面的數名好友代為關注﹐有消息的話﹐他們一定會來告知我的。” 造雲麒麟拍拍藍霞的肩膀﹕“你師弟福大命大﹐不會有事的。” } F.1j!71L  
2 g8PU$T  
    “可是師尊不是說會親自出去尋找紅雲﹖”藍霞仍不放棄﹐繼續追問著。 hB.dqv]^  
fU}w81oe  
    “我前腳出門﹐你一定後腳溜出去。別以為為師不知道你每次的小動作﹗” Z kS* CG   
;F+%{LgKl  
    苦求不成﹐藍霞焦急萬分﹐卻不得不無奈退下。當天幾次試圖偷偷逃出去﹐都被府尊發現斥責回來﹐他有點泄氣。 ~9c9@!RA2  
z%KChU  
    夜深了﹐望著懸垂天際的明月﹐藍霞頭疼無比﹐卻難以入睡。這次的測算仍是沒有結果﹐似乎是來自西方的結界﹐或者有人故意的阻隔…… btY Pp0o~  
O>Sbb2q?"  
    梵天宮內﹐香九齡不遺余力將真氣灌注在紅雲體內﹐可是一陣陣強大氣流的回流﹐如拍岸浪濤﹐再再將他的真氣攔回。半個時辰之後﹐徒勞無功的香九齡沮喪地停下動作。 %G@aZWk Sa  
QXz!1o+"  
    紅雲其實從方才開始﹐就一直經歷著兩股相斥的力量在體內的衝擊﹐劇烈的疼痛幾次席卷意識﹐卻在他更堅強的意志下被強行壓下。知道對方好心救人﹐紅雲並沒不悅﹐反而虛弱笑著開解。 vuZ<'?Nm  
b?$09,{0  
    “香九齡﹐不用麻煩了。紅雲只要休養幾日﹐讓體內真氣平復就無事了。先讓我遞封書信吧。” xH0/R LK3J  
mOB\ `&h5  
    看著面前百折不撓的人﹐香九齡按下心中陌生的感覺和衝動﹐慢慢點頭﹐起身親自拿來文房四寶﹐放在紅雲面前﹐然後走出房間。 <(MFEIt  
d5\1-d_uz  
    “紅雲﹐寫好了就喊我一聲﹐我派人給你送出去。” p\WUk@4  
5^dw!^d  
    “多謝您了﹗”紅雲對他體貼的君子風范感激不已﹐忍著體內氣血逆流的痛苦﹐寫下簡短幾句﹐剛在信封上寫上名字﹐再也忍不住﹐一口血噴了出來﹐人就這麼倒了下去。 la4 ,Z  
uM}O8N  
    “紅雲﹗”香九齡聽見屋內的動靜﹐連忙沖了進來﹐卻發現紅雲倒在地上﹐身邊的信箋上血跡班班…… 8if"U xV(  
Y'5ck(  
    拾起信封﹐上面四個字令他一驚﹕ fz&}N`n  
O>GP>U?]  
    蟠日龍妃。 8z CAy@u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楼 发表于: 2015-03-31
第四章  vt N5{C  
DVJc-.x8  
    經過半個月的調養,紅雲勉強能夠下地行走。心懮龍族的他﹐不久便提出告辭的請求。 co3 ,8\N0  
/aqN`  
    “不多住幾日嗎﹖”梵天宮之主苦苦挽留著。 dX*>?a  
u B\& Q;  
    除了“紅雲” 這個名字﹐香九齡不知道其他任何關於他的事情﹕來歷﹐年齡﹐因何遭劫﹐欲往何方……他不是不想知道﹐但是既然對方不說﹐他就不問。 X$9QW3.M  
O[y`'z;C  
    唯一有線索供他猜測的﹐就是那封指名給蟠日龍妃的書信。三尊俱敗的當下﹐這份拼著命也要傳遞的消息﹐必然有關龍族的存亡大計。換言之﹐紅雲與龍族關係非淺。 -G;1U  
.;b> T  
    江湖詭譎﹐人心難測。香九齡心下瞭然﹐雖不願強人所難﹐但他仍然為某種特殊情愫困擾﹐無限渴望得知關於紅雲的一切。 _kHpM:;.  
;ZJ,l)BNO  
    為了替他保密﹐香九齡紆尊降貴﹐親自出西嶽﹐為紅雲送信。龍族敵人甚多﹐替龍族之人傳遞消息﹐不能不慎。 WDdi}i>2  
v8Zg og)V  
    看見香九齡無限不捨的表情﹐紅雲心內亦是不安。雖然過去只是聞名而不曾見面﹐大名鼎鼎的天宇第一執法官數理命皇﹐位居天宇上層機關的五皇之一﹐每日不知要打理多少公務﹐卻如此無微不至照看受傷的他。香九齡為人正派﹐頭腦靈活機智﹐處理事情滴水不漏﹐對他更是體貼入微﹐紅雲感激之外﹐對他更是有著難以割捨的感情。 *u/|NU&X  
(w eokP!  
    “多謝數日的照顧﹐但紅雲尚有要事﹐不能再拖了。來日若有機會﹐必當登門拜謝﹗”紅雲誠心道謝著。 _6!/}Fm  
Wu( 8 G  
    香九齡突然上前﹐抓住紅雲雙手﹕“紅雲﹐我……” 0*?XQV@  
%j">&U.[  
    “嗯﹖”紅雲雖是吃了一驚﹐卻沒立刻掙開﹐明澈大眼直視對方。 jtv Q<4  
\bic.0-  
    “唉……失禮了……”香九齡望進他的眼眸﹐剎那間感到尷尬﹐心內萌起的情感也驟然降溫。慢慢松開了手。“只是一時失態﹐情難自禁……” :XSc#H4  
ib \[ ~rg  
    垂下眼睫﹐瞭然的紅雲掩去眼中輕輕笑意﹐再次作揖﹕“無妨﹐那麼紅雲就此告辭了。” o%%x'uC  
J'yN' 0  
    失神地看著紅色人影漸行漸遠﹐香九齡久久不能自已激蕩情緒﹐緩緩閉上了雙眼。 ]7kGHIJ|  
>iH).:j  
    “紅雲啊……” <IyLLQ+v  
TRLeZ0EC  
~~~~~~~~~~~~~              ~~~~~~~~~~~~~~~          ~~~~~~~~~~~~~~ Rr4CcM  
jF{gDK  
    步下西嶽﹐體力不足的紅雲緩步前行。不能運動元功﹐只好一點點走回學府。比當時師尊規定的返回時間晚了半個多月﹐不知道回去之後會如何﹖老師也許已經明白一切﹐那也該是自己離開長生學府的時候了吧。畢竟﹐天宇殘存龍族命運未卜﹐自己也實在放不下心…… _c8.muQ<  
.)> /!|i  
    只是……真的能就這麼毫無牽掛離開嗎﹖師尊會不會阻攔﹖還有……紅雲低頭走著﹐完全沒注意到前方迎面而來的人影…… 'c0'P%[5A  
npcBpGL{  
    “紅雲﹗”靛藍色澤在面前一晃﹐紅雲的雙肩被緊緊握住。 .k`*$1?73x  
Q *]`t@ q  
    “師兄……”紅雲不用多看﹐就知道是師兄﹔多日來的疲憊﹑悲傷和無奈瞬間奔涌而出﹐眼眶一濕﹐滲出淚來。 O2]r]9sh*  
9]@J*A}=l  
    藍霞見紅雲這般模樣﹐不禁緊蹙眉頭﹐焦急的雙眼上下打量著紅雲。紅雲感覺到師兄的緊張﹐忍住撲進他懷中的衝動﹐勉強安慰道﹕“我沒事。” T[h}A"yK;  
xd fvme[  
    緊緊盯著紅雲半晌﹐藍霞突然將他用力一擁﹐摟進懷裡。 IIQ3|eZ  
Kn#xY3W6  
“幸好找到你了﹗原來此地的結界這麼強﹐看來我要加強功力﹐突破測算的界限﹗”藍霞難掩語氣中的激動和不安﹐“紅雲﹐我們回家吧﹗” E#$_uZ4  
{Okik}Oh  
紅雲聽聞此言﹐手心慢慢冰冷起來﹐身體也殭硬了一下。早先因為自己測算失誤﹐造成無法挽回的巨大遺憾﹐此刻見到師兄如此精準的測算功夫﹐卻仍然有所不滿﹐不禁滿心洋溢著難以形容的滋味。 NB5L{Gf6-  
s.;KVy,=Bu  
“你去哪裡了﹖為什麼我會算到一片耀眼光華﹖”藍霞扶著師弟﹐完全沒注意到他漸變的難看臉色﹐開口問道。 cm@oun  
#)mkD4  
紅雲心裡涌上一股酸楚。自己不知道比藍霞多了多少年的修為﹐卻在許多方面都不及他。紅雲不是量小嫉妒之人﹐但在連續挫折的當前﹐不免失意沮喪﹐懷疑起自己的能力起來。 M.:@<S  
m0\"C-Bk  
“你說龍族基地在太虛﹐難道……你上太虛去了﹖遇到什麼事情了﹖你到底哪裡受傷了﹖”藍霞見紅雲愁苦萬分的表情﹐緊張得連連追問。 RO$ @>vL  
4 uy@ {  
“你不是很能測算嗎﹗還問我做什麼﹖”紅雲突然一把推開藍霞﹐失控大吼起來。 7lDaok  
{<}I9D5  
藍霞不妨﹐連著倒退了幾步﹐愕然望著滿眼淚光的紅雲。 ?PE1aB+{:  
'RV\}gqZ  
“回去吧。師尊很擔心你……”壓下心中擔心和半個月來的懮悶之火﹐藍霞好聲好氣﹐上前去拉紅雲。 |g\.5IM#W  
t7oz9fSz=?  
“紅雲自己會走﹗”一甩手﹐紅雲憤然大步前行﹐卻感到一陣氣悶﹐腳下一個踉蹌﹐倒在地上。 k;fnC+Y$s  
\e:FmG  
藍霞見狀﹐也忍不住吼了起來﹕“你到底是在鬧什麼﹖回去師尊問起什麼原因﹐你也這麼回他嗎﹗” y:|.m@ j1  
_"!{7e`Z  
問言﹐紅雲止住激動﹐倏地平靜下來。 H"FflmUO  
DAMpR3  
現在天宇的龍族之人﹐不知下落為何﹖是否有機會能夠將他們聚集起來﹐避免族運衰微的此刻﹐一一被人消滅﹖思及此﹐心內懮煩陡增﹔抑住心痛﹐紅雲望向藍霞﹐輕輕說道﹕ Ec*--]j*c  
s/G5wRl<  
“是啊﹐不如到此為止吧……” 9S H<d)^  
i[ Gw 7'f  
“什麼意思﹖”藍霞警覺地看著半癱在地上的紅雲。 ( #-=y~%  
z<[.MH`ln  
“藍霞師兄﹐紅雲心系倒懸之急﹐恐怕學府生涯﹐到此告一段落了。請轉告師尊﹐弟子不肖﹐教導之恩﹐容後再報……”說著﹐慢慢轉過頭去﹐嘴角雖然在笑﹐眼淚已經掉了下來。 Ag>>B9  
~e`;"n@4  
內心雖然震驚﹐但竭力壓抑住幾乎失控的情緒。譏諷地笑了兩聲﹐藍霞道﹕“那我當年救你的恩德﹐你什麼時候報答﹖想就這樣這麼一走了之﹐做夢﹗” TFJ{fLG  
bm tJU3Rm  
說著﹐藍霞向前一步﹐強行將紅雲從地上拉起來﹐“跟我回去﹗” -wtTq ph'  
`! ,\kc1  
“放開我﹗”紅雲拼命掙扎﹐但此刻體力虛弱的他哪敵得過師兄的鉗制﹐片刻就氣喘吁吁﹐臉上紅潮浮現﹐汗珠點點。 N t>HztXd  
Jl}!CE@-  
手臂被握得生疼﹐耳邊傳來冷森森的話語﹕“你想被我打昏了回去還是自己走回去﹖” yToT7 X7F7  
S0.- >"L  
無奈地閉上雙眼﹐紅雲停下抗掙﹐伏在藍霞肩頭﹐一任淚水浸透師兄的衣袍。 U/3e,`c  
\9>g;qPg}  
~~~~~~~~~~~~~              ~~~~~~~~~~~~~~~          ~~~~~~~~~~~~~~ neB.Wu~WH  
n^JUZ8  
“藍霞受封卜萬年。” @}&,W N%  
dWW-tHv#  
紅雲回到學府﹐將養了數十天﹐從旁人口中得知了這半個月中學府發生的大事。受師尊親自封號﹐是學府的最高榮耀﹐說明弟子各方面都受到老師的讚賞認可﹐隨時可以出師了。 A| gs Uh  
E2qB:  
想起自己對龍劫的失誤測算﹐再想到重回學府這些日子來﹐師兄對此閉口不提﹐全心照顧他的情形﹐不禁心內一陣煩躁。從床上坐起﹐披上外衣﹐就要出房門。 vbWJhj K0h  
#"o6OEy$A#  
造雲麒麟剛好來看望他﹐遠遠地在走廊上看到紅雲﹐連忙道﹕“雲兒﹐外面風大﹐快進去﹗” 2w x[D  
6"7:44O;G  
紅雲跨出門檻看見師尊﹐萬般情緒涌上心頭﹐扑通跪倒。 r?"}@MRW  
]xJ'oBhy  
“師尊﹗弟子……何時才能出師﹖” uFrJ:l+  
=0PNHO\gl  
造雲府尊吃了一驚。他慎思著紅雲的問話﹐不明白向來冷靜溫和的他為何在此事上如此急躁。前前後後想了一會兒﹐開口反道﹕ Jm]]>K8.3V  
K'iS#i7  
“雲兒是為你師兄受封號一事不平麼﹖” T.R>xd`9 "  
d739UhKC  
“弟子不敢﹗只是弟子入門以來﹐勤攻苦讀﹐晝夜不敢鬆懈﹐師尊所教導的﹐雖然不敢說十成領悟﹐也有九成通徹。如今弟子……實有要事﹐恐怕不能常伴師尊左右﹐還望師尊賜號﹐讓弟子出師吧﹗” c]%;^)  
rnMG0  
造雲麒麟未及開口﹐身側一個譏諷聲音響起。 r6 oX6.c  
fR]p+\#8u*  
“紅雲﹐你差遠了﹐還不配被賜號的資格啊﹗” !~lVv&YO  
3xmiX{1e  
“藍霞你……”紅雲突遭諷刺﹐怒火上揚﹐起身憤怒看著師兄。 DGa#d_I  
{dy` %It  
“師尊﹐徒兒說錯了嗎﹖如果師弟也有徒兒的能耐﹐為何自他回府﹐您都一直沒開口呢﹖”藍霞得意看著紅雲﹐手中不知哪來的藍白雙色羽毛扇輕掀﹐意態竟是自滿十足的模樣﹐讓紅雲險些背過氣去。 2_oK 5*j  
IL+#ynC  
“霞兒不要說了﹗”造雲麒麟輕斥藍霞﹐轉頭看見紅雲面色唰白﹐連忙撫慰道﹕ eEWro F  
a<57(Sf  
“雲兒﹐不是你不夠資格﹐而是你天命未到﹐為師約束於某個承諾﹐不能在此刻為你封號﹐讓你出師。你要稍安勿躁﹐日後自然有賜號於你的人。” KA|&Q<<{@  
|MOn0 *  
見紅雲繼續默然無語﹐藍霞不耐煩道﹕“紅雲﹐你是要讓師尊就這麼站著等你回答嗎﹖” sW]yuu!/  
1V*8,YiC<  
“啊﹗弟子不敢……請老師入房再說吧。” 忍耐著心中委屈﹐紅雲回身欲為造雲麒麟打起竹帘。 ++Rdv0~  
vpeq:h  
造雲麒麟冷冷看了得意的藍霞一眼﹐朝紅雲擺擺手。 'WKu0Yi^'  
b[J-ja.  
“不必了﹐為師只是來看看雲兒﹐身體復原得如何了。” 嘆了一口氣﹐他繼續道﹕“雲兒﹐你若不開心繼續和你師兄在一起住﹐就叫他搬出去吧。” LCo1{wi  
LKK{j,g7  
望著師尊頭也不回地離去﹐面色逐漸陰沉下來的藍霞﹐和滿心疲憊的紅雲﹐誰也沒理誰﹐一前一後近了房間。半晌﹐紅雲開口了。  ESC  
6pM"h5hA  
“沒有賜號﹐我也必須離開。” L<f-Ed9|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5-03-31
第五章 >Ja0hS{*  
对不起!您没有登录,请先登录论坛.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5-03-31
第六章 /\~l1.6`  
n>n"{!  
    洗漱完畢﹐一直到深夜﹐兩個人都沒有說話。紅雲因為傷痛﹐不敢坐下﹐藍霞則因為心亂無比不時踱步﹐所以映在窗戶上的人影顯得紛亂﹐也再次引起造雲府尊的懷疑。 "=FIFf  
ZHz^S)o\[s  
    叩門聲起﹐紅雲連忙將師尊迎進來。府尊看到兩人互相不搭理﹐卻又不像是吵架的樣子﹐便開口問道﹕“你們今天究竟發生何事﹖雲兒﹐你來說。” YRXK@'[=  
vnDmFqelz  
    “我……是紅雲不對……”極力壓制狂跳的心臟﹐紅雲聲音略微顫抖﹐頭腦飛速運轉﹐想趕緊找出合理解釋。 Q^nG0<q+  
iL+y(]  
    “雲兒﹐坐下回話。” 造雲麒麟見兩人面色有異﹐不禁更加懷疑。“來﹐坐這邊。” qv.n99?]  
+9TV:T  
    “這……”紅雲本來想說“弟子不敢” 之類的話搪塞過去﹐可是看到老師眼中嚴肅的堅決表情﹐只好來到下首﹐輕輕坐在凳子邊緣。 '\@WN]  
hRk,vB ]  
    刺骨疼痛頓時迅速沿脊椎上延﹐紅雲雖然極力克制面色如常﹐還是在鼻尖滲出了少許汗珠。 $khrWiX  
STw oYn  
    造雲麒麟卻不看紅雲﹐眼神轉向一旁的藍霞。自看到紅雲忍痛坐下﹐藍霞就眼睛圓睜﹐牙關緊咬﹐緊張得似乎他才是受苦之人。 |l$ u<3  
 -W9gH  
    “藍霞﹗”造雲麒麟見此情形﹐突然起身﹐厲喝一聲。 )mj<{Td`  
I`3d;l;d  
    “師尊息怒﹗”卻是紅雲搶先一步﹐在府尊面前雙膝落地。“是紅雲的不是﹐不該無視師尊和師兄苦苦勸導﹐一意孤行要出學府﹐才導致師兄弟不和……請師尊降罪﹗” @$Yb#$/  
r-*l1([eW  
    一時間﹐造雲麒麟心中如翻江倒海。兩人之間眼光流轉﹐分明暗藏曖昧。看著仍然跪在地上的紅雲﹐衣領內隱約紅斑﹐更是讓他又驚又怒。 6`1k ^  
m!;G/s*  
    看見府尊壓抑怒氣的樣子﹐雲霞兩人皆惴惴不安。藍霞心知闖了大禍﹐一旦師尊發難﹐後果不堪設想。紅雲則拼命祈禱﹐希望老師不知道今日駭人的變數。 % ^e@`0L  
KLW&bJ$|j  
    “藍霞﹐你今天就搬出去﹐回去你原來的住處。” 半晌﹐造雲麒麟放平聲音命令著﹐然後拂袖而去﹐甚至沒叫紅雲起來。 (VEp~BW@-R  
'bl%Y).9w  
    藍霞未等府尊踏出門檻﹐就快步來到他原來站著的地方﹐看了紅雲一眼﹐立刻面色大變。 W|0My0y  
|ebvx?\  
    紅雲緩緩從地上起來﹐不知所措地調開視線﹐輕聲說﹕“對不起。”  Ll?g.z"  
uC)Zs, _5  
    一言不發﹐藍霞開始收拾東西﹐當他拎著一堆東西準備出門的時候﹐紅雲拉住了他。 l`* ( f9Q  
|g+!  
    “師兄……”紅雲暗想﹐事情也許還有解釋的余地…… PFm\[2  
x+K gc[r  
    “放手。” 冷冷一句話﹐隔斷兩人之間最後的牽連。 #sS9vv7i  
b22LT52  
    從那天起﹐藍霞再沒踏進這個院落一步﹐再也不和紅雲講一句話。 +3)[> {~1Z  
IEc>.J|T&  
~~~~~~~~~~~~~              ~~~~~~~~~~~~~~~          ~~~~~~~~~~~~~~ *l:&f_ngV  
     4Mi~1iZj  
    時光如白馬過隙﹐日月輪轉不計年。好似變了個人似的藍霞﹐即使已經得到封號﹐也不曾停止繼續進修的步伐。長生學府藏書如海﹐資料無數﹐每日除了練習或者自創武功﹐藍霞就在書閣之內盡力潛修。看到師兄如此刻苦上進﹐紅雲也被激起好勝心﹐從各方面不斷充實著自己。造雲麒麟如願看到最愛的兩大弟子再次並肩進步﹐也心懷欣然﹐認為當年的荒唐不過是兩人年少輕狂。唯一的可惜﹐是他們之間和氣的景象再不復見﹐文采武功的爭鋒之外﹐偶有相遇﹐皆比陌生人更冷漠。造雲麒麟雖然遺憾﹐卻也不好多說什麼。 ]r!QmWw~V  
ZRPE-l_3:  
    武道依然風雲變幻﹐紅雲再也不提涉足江湖。只是偶爾懇求師尊﹐讓他回太陽的故鄉﹐探視妻子夢雨涵。 JS PW>W"  
0lBat_<8  
    也曾經順道轉去詩海﹐卻再也不見造天筆的身影。清冷的早春空氣微微透著涼意﹐漫步詩海岸邊﹐紅雲不禁又回想到初入學府那日。 M.S s: ttj  
lf6|.  
    同樣的季節﹐截然不同的心境。早年平和已如昨日黃鶴﹐這些年來﹐兩人之間一次次故意的爭執﹐使得學府中流言四起﹐雲霞之爭成為學子們津津樂道的話題…… "U*5Z:8?9  
i0iez9B  
    只有心中難言的苦澀﹐婉轉心中流瀉。師兄﹐我一點都不想和你爭﹐可是你為何偏偏要如此﹖難道當初我有半點對不起你﹖ e+l\\9v  
!:dL~n  
    紅雲自己也是男人﹐了解男人慾望來時的洶湧可怕。藍霞自記事起就沒出過學府﹐紅雲自然認為那日突然之舉是來自他青春期的一時衝動。雖然包容﹐但是也非常痛心﹐為什麼非要如此極端﹖難道真的不能恢復到當初的友愛時光中嗎﹖ VE*j*U j  
?3Pazc]+|  
    苦笑不已﹐紅雲回思自己一生孤寂﹐就算是愛妻﹐也不曾有幾天好好相聚的日子。闖蕩江湖的人﹐本來就沒資格體認家的意義﹐可是自從進入學府﹐使他第一次感覺到安心溫暖。自己實在不願失去師尊的慈愛溫和﹐以及和師兄之間這份難得的友情。一次次試探和好的努力失敗﹐他終於放棄﹐無奈承受著和師兄之間寒冰般的關係。 fy`+Efuj  
aTG[=)x L  
    藍霞終日不出學府﹐可是也通過身邊的議論積極探取武道當前訊息。師弟失望低落的情緒他一清二楚﹐但比起失去紅雲的痛楚﹐他寧可親手推開自己的心意。不是不想和紅雲一同遨遊江湖﹐而是生怕從此再也見不得面。 J$rJd9t  
`2,a(Sk#  
    “紅雲……就算不能像以前那樣﹐每天看看你也好……”雖然極度思念﹐藍霞在任何人面前都是不動聲色﹐一直默默隱忍下去。 7pP+5&*  
so*/OBte  
    師弟每次出門﹐他都看在眼內。時近黃昏﹐還不見師弟返回﹐藍霞心底掠過一絲沉悶和煩躁﹐正想起身出門走走﹐卻聽得前院有人大聲說道﹕“真佛來拜訪府尊了﹖真的嗎﹖” &u=8r*  
ljuNs@q  
    臉色一凝﹐藍霞無聲來到門口﹐仔細傾聽。 9{$8\E9*nd  
JCNk\@0i*  
    “我們長生學府隱世多年﹐還是難掩鋒芒﹗你看﹐天宇之主親自來訪﹐一定是有大事﹗” CIEJql?`  
KXq_K:r?  
    “說不定是來挑選人才﹗” /z#F,NB  
j3{HkcjJG  
    聽著這些議論﹐藍霞不屑地冷笑一聲﹐大踏步穿過庭院﹐在眾人的目瞪口呆中步向大廳。 "ee'2O  
*Wso3 6an  
    “大師兄你不能進去…… ” 門口的小弟子囁嚅著﹐看到藍霞冷凝眼神之時自動閉嘴。 !VFem~'d  
Y+@g~TE  
    “長生學府名揚天下﹐雲霞並稱傲世雙璧﹐吾家可有幸一見麼﹖” BKX 9 SL]  
gJKKR]4*  
    “這…… ” 造雲麒麟猶豫聲音傳出。“雲兒今日出府探望妻子﹐尚未回來﹐霞兒他…… ” Gnk|^i;t  
@0D![oA  
    本想直接走入的藍霞﹐聞言如遭雷擊。紅雲有家室﹖怎麼從來不曾聽他說過﹖他知道紅雲在遙遠的太虛﹐有九龍族的親人﹐而且是多年沒有來往的遠親﹔可是從來沒聽他提起過有妻子啊﹗ "9ue76  
fx]eDA|$e  
    “天宇如今時局動蕩難測﹐吾家又將閉關潛修四德聖珠﹐天宇如今急需有人掌舵﹐還望府尊捨小親而就大義﹐勿因一己之私﹐罔顧萬千生靈啊﹗” 7=vYO|a/4  
|Q5+l.%  
    “真佛所言極是。老夫兩名弟子皆文采出眾﹐武功不凡﹐只是藍霞心高氣傲﹐性格倔強﹐不善與人相處。還是二弟子紅雲胸懷寬廣﹐氣度恢宏﹐個性溫和圓融﹐是治世的不貳人選。真佛以為呢﹖” WcU@~05b  
E23w *']  
    “阿彌陀佛﹐府尊慧眼識英才﹐吾家豈有反對之理。不知紅雲何時返回呢﹖” SOs,)  
,z[(k"  
    “今日日落之前﹐雲兒必會回來。真佛如著急一見﹐待他回來﹐老夫再叫他親自去拜見真佛如何﹖”造雲麒麟微笑起身。 yhwy>12,K  
+aj^Cs1$  
    “阿彌陀佛﹐有緣自當相會﹐吾家不急於一時。吾家先告辭了﹐府尊請留步。” /p 5=i  
P.h.M A]  
    藍霞猶在發愣﹐門一開﹐真佛和造雲麒麟看見他﹐都吃了一驚。未及開口﹐藍霞抬頭譏諷一笑﹐狠狠瞪向真佛﹐連聲招呼也不打﹐轉頭離去。 Wy.";/C  
6"+8M 3M l  
~~~~~~~~~~~~~              ~~~~~~~~~~~~~~~          ~~~~~~~~~~~~~~ L1{T ?aII  
z&>|*C.Y  
    重新踏入那個熟悉萬分卻久違的院落﹐藍霞坐在對窗的書桌前﹐目光落在一冊紅色無名書冊上﹐卻是眼珠呆滯。 "$DldHC  
!*_K.1'  
    “夢入巫山﹐雲騰致雨……” {@45?L('  
=hGJAU  
    輕輕吟著夢幻般的字句﹐藍霞再也看不下去﹐放好紅雲的筆記﹐跌跌撞撞跑了出去。 LN\[Tmd &  
AEqq1A   
    滿眼似乎都是紅雲溫柔的影子﹐好像漫天柔雲包圍著他﹐可是卻一直看不清他在哪裡。 :!']p2B  
/ gu3@@h  
    多變的雲彩﹐可以幻化無數形狀。你可以把他想象成任何物體﹐但那只是你自己心中的願望。當你回過神來﹐他早已變化無形。 {_(+>v"eJ  
Hd374U<8]T  
    “霞兒﹐你來。” 造雲麒麟的呼喚﹐驚醒在沉思中的藍霞。面無表情地﹐他一步一挪﹐跟著師尊進了大廳。 T .hb#oO  
?@DNsVwb  
    “你師弟紅雲要出師了。” 造雲麒麟盯著藍霞﹐看他是什麼反應。 [@|be.g  
!k-` eJ|  
    “弟子都聽到了。” 藍霞平板回答道﹐“為什麼不是我﹖” l&Q!mU}  
'?8Tx&}U8  
    “霞兒﹐你再說一遍。” 造雲麒麟嚴肅地盯著他﹐仿彿回到當年兩人同居逼問的時刻。 np=kTJ  
`|?]CkP  
    “為什麼師尊的人選不是我﹖”質問不平的眼光大膽地迎上去﹐藍霞絲毫沒感覺到﹐府尊眉心深深的皺痕。 )!sa)\E?  
7k~Lttuk  
    “你想離開長生學府﹖”嚴厲的聲音顯示府尊的不悅。 sf)W~Lx 5a  
'hF@><sqk  
    “師尊﹗我想和紅雲在一起。” 藍霞著急了﹐平日的沉穩冷漠一下如春冰迸裂﹐“請讓我出學府吧﹗” ?:/|d\,7@  
\8>oJR 6  
    “除非你離開天宇﹐否則你哪裡也別想去。” 造雲麒麟怒火中燒﹐表面卻是一片冷然。“紅雲是日後天宇的領導者﹐你也聽見了﹐不是嗎﹖” [e1L{_*l  
)x[HuIRaa  
    “我絕對不會耽誤他的﹗”藍霞緩緩跪下﹐拉著府尊的袖子﹐“請師尊成全﹗” <xqba4O  
5(#-)rlGj  
    看著從來不為任何事屈膝的藍霞流露脆弱的哀求表情﹐造雲麒麟卻是更加堅決﹐冷冷地說﹕“那你問問你師弟﹐願不願意在一家三口團圓之外﹐帶你同行。” /AR]dcL@76  
Q;wB{vr$  
    短短一句話﹐將藍霞的美夢徹底打碎。所有美好前景﹐多年來隱忍努力﹐化為泡影。松開手﹐藍霞緩緩坐倒地上。 ]Uh 1l.O  
[O 1|75  
    “為師明白你不可能屈居人下﹐所以你的去向﹐自己決定。” L=g_@b   
gc,Ps  
    看著窗外湛藍天空﹐廣闊無垠﹐藍霞突然心裡一松﹐無所謂地笑了出來。 |!}wF}iLc)  
{g_@Tuu  
    是誰﹖笑得這麼瘋狂﹖誰會在大廳裡這麼放肆﹖藍霞不明白﹐怎麼臉上濕漉漉的﹐難不成下雨下到屋裡來了﹖ v ): V  
 CC#C  
    為什麼這個世上﹐就沒有人真心對他嗎﹖就這麼想看他落魄出醜的樣子嗎﹖這麼看不得他幸福嗎﹖自己明明是最優秀的﹐為什麼得不到相應的待遇﹖ Q1T@oxV  
w~LU\Ct  
    “紅雲… … ” 未及出口的哽咽﹐淡淡化開在冰冷暗夜的空氣中。 @ae>b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5-03-31
第七章 =:/>6 H1x  
HH zEQV Lh  
    天色漸暗﹐烏雲積聚﹐到了晚間﹐淅淅瀝瀝下起雨來。不知朝那個方向看了多少次﹐看著紅雲的房間燈火從亮起到滅掉﹐藍霞再也忍耐不住﹐外衣一披就沖了出去﹐直奔那個熟悉的院落。 Mpm#GdT  
8K^f:)Qw  
    一天的奔波﹐來往於太陽的故鄉和長生學府﹐紅雲略感疲憊﹐可是妻子懷孕的消息讓他又興奮又激動﹐翻來覆去睡不著。外面雨聲越來越大﹐突然輕輕的叩門聲﹐毫無睡意的紅雲心中一凜﹐披衣下床。 !FP"M+  
j)";:v  
    “是誰﹖”一開門﹐看見藍霞就站在門外﹐頭髮濕漉漉的﹐外衣也滴著水。 WsB3SFNG  
G=cNzr9  
    “啊﹗是師兄﹗快進來﹗”紅雲絲毫沒注意到師兄異樣的眼神﹐拉著他進屋坐下﹐取來毛巾給他擦頭髮﹐又拿走他的濕透的外衣﹐給他披上自己的斗篷。 (Fqa][0  
G#lg|# -#  
    轉身倒來熱茶﹐紅雲隔著小桌遞過去一杯﹐關心地問道﹕“師兄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嗎﹖” 5Eal1Qu  
r0Z+ RB^I  
    藍霞從方才起就牢牢盯著紅雲的面容﹐似乎下一刻他就會消失不見一樣。紅雲遞茶杯過來﹐他看也沒看﹐突然傾身向前﹐一把抓住他的手﹐連同茶杯一起狠狠捏住— jb3.W  
WHk/$7_"i  
    “啊﹗”滾燙茶水四濺﹐紅雲驚恐地看著師兄狂亂的眼神— VDa|U9N  
?gG,t4D  
    藍霞恍若未聞﹐手上一施力﹐將紅雲拉到懷裡來﹐霸道的力勁掀翻了小桌﹐瓷器砸碎的聲音在寂靜深夜中格外刺耳。 *l-`<.  
[#Fg\2bq_y  
    “師兄……”剛來得及出聲的紅雲﹐被藍霞狂暴吻住﹐他又驚又羞﹐拼命推拒著﹐急得眼眶都滲出淚水。 NjP ]My  
r=$gT@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紅雲拼命猜測﹐多年前輕狂的回憶猛然映入腦海﹐他一下子為自己的想法驚呆了﹐一動也不敢動﹐任隨師兄對他緊緊地擁抱﹐似乎要將他揉進身體一般﹐隨後被解開了衣釦…… VVLIeJ(*XT  
qiU5{}  
    聽到響聲﹐府尊造雲麒麟第一時間趕到現場﹐推開門﹐卻看到如此不堪的一幕。 Mz\yPT;Y  
k* Pz&8|  
    兩人上衣半卸﹐緊緊抱在一起瘋狂親吻…… fYn{QS?  
f3t. T=S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紅雲最先回過神來﹐渙散的目光轉向端坐在旁邊的府尊﹐“啊” 的一聲﹐後退了一步﹐順勢推開了藍霞。 u~}%1  
4>_d3_1sn  
    “完事了嗎﹖還盡興吧﹖” = t-fYV  
ttj2b$M,  
    冰冷的話語狠狠敲進兩人內心深處。“雲兒﹐就要做父親了﹐這樣和你師兄卿卿我我﹐不太好吧﹖” _[JkJwPTx  
T.2ZBG ~|[  
    紅雲腦子“嗡” 的一聲﹐只覺得滿世界都要崩潰了。慢慢跪下﹐低聲道﹕“我……我沒有……我不是……” 9[sG1eP!  
6(.H3bu  
    “為師知道你是受藍霞脅迫﹐不怪你。” 紅雲戰戰兢兢地抬起頭來﹐望向師尊一如平日的和藹面容﹐卻不帶一絲笑意。 >%h7dC3h  
ymkR!  
    “雲兒﹐明天為師就要送你出師了﹐真佛挑選你作為天宇領袖﹐日後要端正作風﹐盡心盡力為天宇付出﹐明白嗎﹖” [TEcg^  
GA ik;R  
    “我……師尊﹐弟子才疏學淺……”紅雲著急推辭﹐吞吞吐吐。 Cya5*U0=  
\k4pK &b  
    “師尊﹐領導天宇責任重大﹐師弟未及享受天倫﹐就要擔此重擔﹐實在……”藍霞看著驚惶不安的紅雲﹐忍不住插話道。 A6i et~h[  
eE9|F/-L  
    “藍霞﹐記得以前的你﹐可不會嫉賢妒能﹐拐彎排擠他人啊﹖”造雲麒麟看著他﹐輕柔地打斷他的話語。 I+~bCcgPi  
AsAFUuI  
    “師尊﹐師兄他不是……”紅雲匆匆插嘴﹐卻在看見府尊責難眼神時倏然住口。 /x/4NeD  
B@-"1m~la?  
    “啊﹐那是為師老糊塗了﹐連自己的弟子都誤會了﹖” SUc6/'Rdr  
y1u9 B;Fd  
    “紅雲失言﹗請師尊原諒﹗”不得不低下頭﹐紅雲心中暗暗叫苦﹐再不敢多說一句話。 zp#:EZ  
h>|u:]I>  
    造雲麒麟冷冷看著兩人﹐半晌起身。 uP Rl[tS0  
Qg>0G%cXU  
    “雲兒﹐你該休息了﹐為師不打擾了。明天是你出師的日子﹐為師要讓全府弟子見證﹐紅雲是長生學府的光榮。” xx0k$Dqt2I  
j8c6[ih  
    紅雲仍是羞愧跪在地上﹐好像多年前那個被揭穿的時刻一樣。藍霞卻是牙關緊咬﹐狠狠望著造雲麒麟的背影。 YLmjEs%  
zLK\I~rU!  
    “霞兒﹐”造雲麒麟突然回頭﹐朝他微微一皺眉。“怎麼﹐你還要留在這裡過夜﹖” RJ*F>2  
^Xa*lR 3  
    緩緩轉頭﹐藍霞渴望地看著仍然跪地的紅雲。紅雲在府尊嚴厲目光的注視下﹐頭也不敢抬﹐身體都在微微顫抖﹐卻吐不出一個字。 esteFLm`6  
|lE-&a$xd  
    滿心的期待完全落空﹐藍霞突然失控大笑。 N33AcV!*8  
VY_f =  
    “哈哈……” ctK65h{Eo  
>[8#hSk  
    紅雲﹐枉費我對你一片真心﹐卻得不到你一句話。連一個眼神都沒有﹐你就這麼不屑我的感情嗎﹖還是你有了前程﹐就不把我放在眼裡了﹖ Gql`>~  
2/EK`S  
    毅然轉過頭去﹐藍霞在漫天大雨中快步走出庭院﹐沒有回頭。 4(8<w cL  
9fMSAB+c%  
~~~~~~~~~~~~~              ~~~~~~~~~~~~~~~          ~~~~~~~~~~~~~~ {NV:|M!  
{wv&t R;  
    正午時分﹐府尊為紅雲開設的餞行會正式開始。滿府的喜慶氣氛中﹐各位弟子排隊到紅雲面前﹐為他敬酒表示祝賀。造雲麒麟不是喜好炫耀之人﹐但是因為今天日子特別﹐也請來了自己的幾位好友﹐一起慶賀。 f)U6p  
6W:1>,xS  
    紅雲已經喝了許多﹐但是因為他酒量不錯﹐臉不紅心不跳﹐還能從容應酬。得了空隙﹐轉頭看了一圈﹐沒有藍霞的影子。想到昨天他落寞的瘋狂笑聲﹐紅雲心底一下沉了下來﹐緩緩放下了酒杯。 Ju4.@  
6+)x7g1PL  
    “二師兄﹐不喝就不給面子喔﹗”活潑的師弟們鬧著﹐紅雲回過神來﹐也笑回道﹕ X\mz+al>[  
AI~9m-,mE  
    “都喝了這麼多了﹐想把我灌到醉死是嗎? ” >fg4x+0%  
}+_9"YQ:  
    “嗯﹖怎麼不見大師兄﹖” +0dT^Jkqg  
(:l(_-O  
    不知誰插的一句話﹐熱鬧場面頓時冷清下來﹐只見府尊的面上﹐隱隱泛著怒氣。 yYk|YX(7U  
W6M jQ%f  
    “好友﹐怎麼了﹖”東嶽古皇殷無邪﹐府尊的朋友之一﹐見狀奇怪問道。 `1q|F9D  
#EFMgQO  
    “沒什麼……大弟子藍霞恃才傲物﹐驕縱輕慢﹐目中無人﹐老夫也拿他沒辦法了……”濃濃的失望情緒充斥話語之中﹐造雲麒麟緩緩飲下一口酒﹐嘆了口氣。“隨他去吧。” t*s!0 'Y  
'QnW9EHLF  
    古皇大吃一驚。提起這個大弟子藍霞﹐好友向來引以為傲﹐不止一次讚揚他聰慧多智﹐反應敏捷﹐舉一反三﹐是他最得意的“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的優秀傳人﹐怎麼今天如此批評他﹖ 8(^ ,r#Gy  
8J):\jAZ6  
    氣氛陡然落下來﹐紅雲心中隱約不安﹐也有了幾分醉意﹐但礙於自己是筵會主角﹐不能最先退席﹐只好默默不語。 *k4+ioFnKE  
!%V*UR9  
    “府尊大可不必傷感﹐書院才子濟濟﹐如今又有紅雲驕子嶄露頭角﹐前程不可限量﹐何必為一失足弟子落落寡歡呢﹖”另外一名老友笑著開解。 j6}$+!E  
/vy?L\`)#  
    眾人一再勸慰﹐造雲麒麟終於面上微露霽色﹐看著紅雲﹐微微笑了起來。 )\"I*Jwir  
8UYJye8  
    氣氛再次活躍起來﹐紅雲也端著一杯酒﹐恭敬來到府尊下首﹐為師尊敬酒。 4a?r` '  
XR<G} x  
    “紅雲叩謝師尊多年教導栽培﹗師尊的天大恩情﹐紅雲終身不敢忘卻……”一邊說﹐一邊慢慢跪下﹐眼眶也漸漸濕了。 (s ;zRb!4L  
2n(ItA  
    “好啊﹗說得好感人哪﹗” V>r j$Nc]  
LC76Qi;|k  
    陰冷氣流由門口卷進﹐突然而來的囂狂諷刺﹐震驚了在場眾人。紅雲一怔﹐緩緩回頭— smbUu/  
GeVc\$K-  
    是藍霞。 Q8 4t9b  
g/!Otgfu  
    “師兄……”紅雲慢慢站起來﹐手裡還端著那杯沒敬出去的酒﹐一時不知所措。 t +J)dr  
L*v93;|s  
    “栽培之恩﹐難以報答是嗎﹖”藍霞邪笑靠近﹐一手突然接走那杯酒﹐一飲而盡﹐“那我當年對你的救命之恩呢﹖你當以何報答﹖” RRNH0-D1l  
|w4(rs-  
    話語未落﹐藍霞出手點住還沒反應過來的紅雲的穴道﹐讓他軟倒在自己懷裡。 ^ISQ{M#_  
}.OxJ=M  
    猛然將酒杯往地下一摔﹐藍霞昂然看著驚憾的在場眾人。 T*8_FR<  
&62` Wr0C  
    “卜萬年藍霞﹐今日當眾挑戰長生府尊﹐如果師尊不答應﹐弟子就要紅雲師弟以命來償當年救命之恩了﹗” 7fUi?41XA  
}d@LSaM  
    “你……”造雲麒麟驚駭至極﹐沒料到藍霞會有此瘋狂舉動。 7pd$?=__I  
bYK]G+Ww  
    “放肆﹗藍霞﹐你太目中無人了﹗還不跪下給你師尊賠不是﹖”古皇不悅喝道。 +*<K"H|,  
tfsh!)u?  
    “答應﹐還是不答應﹖”藍霞盯著上首坐著的造雲麒麟﹐一字一字地說。 V.U|OQouT  
unpfA#&!"  
    造雲麒麟看見他冷靜眼神﹐以及慢慢撫上紅雲脖頸的手﹐一顆心頓時沉了下去。看著驚訝的好友﹐驚惶的弟子﹐和眼中瀰漫哀痛的紅雲— GgT=t)}wu  
bIq-1 Y(  
    “可以。開出條件吧。” ;*_I,|A:Xr  
~yd%~|  
    “哈哈……爽快﹗”藍霞羽扇一掀﹐“我敗﹐就地自蓋天靈﹔你敗﹐立刻解散長生學府﹐退隱深山﹗” coSTZ&0  
-GK'V  
    “自蓋天靈” 四字﹐重重震撼了造雲麒麟的心。仰躺在師兄懷裡的紅雲﹐清楚看見了師尊的心正在崩潰﹐似乎隱藏著極大哀痛﹐感覺到不對﹐紅雲拼命運轉真氣﹐企圖沖破被點的穴道﹐卻在同時被藍霞一手甩到一邊去﹐重重落在地上。 B JU*`Tx  
I51M}b,[d  
    一剎那﹐紅雲好似回到那個初春的早晨﹐自己也是被這個男人從樹叢裡拖出來﹐落在地上﹐動彈不得。 sBbL~ce50?  
`9:v*KuM#R  
    可是當時﹐看著他清澈明亮的眼睛﹐重傷即將昏迷的自己卻非常安心﹐知道他會救助保護自己﹔而今﹐在和他分享了那麼多年風雨之後﹐自己卻好像變得再也不認識這個男人似的…… Z5yt]-WN&  
!\3 }R25  
    紅雲躺在地上﹐耳邊一切嘈雜恍若隔世﹐紛亂的人影來來去去﹐流動的空氣﹐昏暗的天空﹐迷茫的意識席卷疲憊的身心﹐卻再也難掩他內心深處的巨大惶恐和悲哀。 EmF]W+!z%  
O.dux5lfBd  
    他是誰﹐他來干什麼﹖他要去哪裡﹖ 8Er[M  
~T;K-9R  
    朦朧間﹐一滴淚水滑下眼角﹐落在地上。 r,QJG$ Jo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5-03-31
第八章 k\Yu5)  
$:xF)E  
    “師兄﹖師兄你在哪裡﹖”隨著天色漸暗﹐紅雲在這一片山林中找尋了很久﹐卻仍是失望。 InAU\! ew  
(N&k}CO]W  
    學府變故之後﹐藍霞便不見人影。還來不及慢慢品味心痛的感覺﹐紅雲回想當時他的瘋狂舉動﹐不禁心驚膽戰﹐生怕他又做出什麼事來﹐便隨即跟了出來﹐只想儘快找到師兄。 iH($rSE  
D >psh- ,1  
    這一切都是為什麼﹖一向冷靜開朗的師兄﹐為何會一夕間變成這樣﹖難道就是為了真佛臻選自己為天宇領袖﹐卻沒選他的緣故﹖還是因為師尊不再認可他﹐讓他開始自暴自棄﹖ h4J{jh.  
H9.oVF^~  
    紅雲心裡其實清楚得很﹐師尊最疼愛的弟子﹐一直都是師兄藍霞。只是過度的特權和寵溺﹐在一個從未有機會涉世的奇才子身上﹐只會讓他變得孤傲偏激﹐稍有挫折便經受不住。 C]aOgt/U  
A/ox#(!v  
    腳步慢慢停下來﹐前面一抹恍惚的背影﹐讓紅雲猶豫得開不了口。 *2w_oKE'+5  
i!s~kk  
    “你又跟來干什麼﹖”一回頭﹐藍霞厭惡地看著紅雲。 Q>cL?ie  
~ra#UG\Y8  
    心口似乎被重重打了一下﹐紅雲一怔﹐所有到口的話全收了回去。 m$j n5:  
d#X&Fi   
    藍霞從來沒用那種眼光看著他過。印象中﹐就算是對其他人﹐他頂多也是冷漠忽視地瞟他們一眼﹐不帶任何感情色彩。 ,Zf :R  
5q0BG!A%T  
    師兄討厭他了﹖是因為……自己導致他走到這一步﹖ olUqBQ&ol  
S7@ZtFf  
    “我……對不起…… ” 艱澀開口﹐紅雲慢慢低下頭。 j+z'  
Dx p>  
    “讓天宇之主向我賠禮道歉﹐我藍霞真有面子啊﹗”藍霞一邊輕搖羽扇﹐一邊靠近紅雲。“怎麼﹖來看看我有沒有對那些不識抬舉的人趕盡殺絕﹖放心﹐事有輕重緩急﹐要一件一件的辦﹐對吧﹖” &!H~bzg  
KZ367&>b7  
    打敗造雲麒麟之後﹐藍霞曾經遭周圍的人阻攔﹐可是眾人難料他超出估計的武功造詣﹐被他輕鬆離去。 ]1YYrgi7  
Ek gZxT_&  
    “為什麼﹖有什麼事不能心平氣和地處理﹐要弄到這個地步﹖就算想證實你是第一﹐也不用打倒師尊﹐關閉學府吧﹖”紅雲無視他的諷刺﹐苦心勸解﹐“如今學府關閉﹐我想師尊他… … ” l5":[C$  
n"K {uj))  
    “你何不想想你自己﹖”藍霞越走越近﹐將紅雲逼得連連後退﹕“紅雲﹐如果什麼事情﹐都能心平氣和來處理的話﹐你和向天翔的恩怨﹐又從何而來﹖” 5n&)q=jk=  
bxPY'&  
    “什麼﹗”紅雲如遭雷擊﹐他為什麼知道﹖驚訝中﹐他已無暇顧及自己已經退到一棵大樹前﹐再無退路了。 3n}s CEt=  
F^/~@^{P  
    “紅雲﹐我要走了。” 藍霞的手觸上他驚得蒼白的臉﹐著迷地來回撫摸那柔嫩的肌膚。“跟我一起走吧。” E.5*Jr=J  
X_^_r{  
    “你……什麼意思…… ” 紅雲結結巴巴﹐腦子亂成一片﹐不知道是該躲避他的手﹐還是繼續勸說他﹐或者回答他的問題。 ="'rH.n #  
9RCB$Ka6X  
    “如果你放下一切跟我走﹐我就放過那些人。” 藍霞輕柔說道。 ' 91u q  
Vz=j )[  
    “什麼放過﹖”紅雲突然警惕起來。“你不可亂來﹗” M]%!n3Fb  
#`YxoY`  
    “喲﹐教訓起我來了。你是師兄還是我是師兄﹖”藍霞笑道。 te!]9rR  
%l9WZ*yZ`2  
    紅雲不悅地打掉他的手﹐卻換來他更放肆的動作。手指沿著臉頰向下﹐一把拽開衣領﹐登時衣釦迸散﹐紅雲“啊” 了一聲﹐雪白脖頸上出現一道勒痕— /ze_{{o  
Zu [?'  
    “啪” 的一聲﹐紅雲毫不客氣地一掌打在師兄右肩。雖然沒有運動元功﹐藍霞還是吃痛﹐後退一步﹐放開了紅雲。 GlV-}5W  
<:kTTye|  
    瞪大的眼睛充滿不可置信的表情﹐從來沒挨過打的藍霞揉著肩窩﹐看著將衣領拉回去的紅雲。 Vsm%h^]d  
5 b#" G"  
    他討厭他﹖討厭到動手的地步﹖藍霞怒火上揚﹐不假思索地推出一掌﹐紅雲靈巧一躲﹐氣勁將身後的樹木轟為碎粉。 2V=FWuXC"  
softfjl&l  
    紅雲見狀﹐更加心急﹕師兄精神焦躁﹐出手異常﹐自己必須趕緊制止他﹗ $_ I%1  
g 'd*TBnk  
    “師兄﹐住手啊﹗” `E4!u=%  
IlC:dA  
    “住手﹖這話不該是你說的吧﹖”狠笑一聲﹐藍霞凝氣在手﹕“你不是早就想打倒我﹐樹立你第一的名聲嗎﹖還猶豫什麼﹖” D>"{H7m Y  
b _K?ocq  
    凶猛氣流橫掃而來﹐紅雲只好凌空躍起﹐險險避過。 @+T{M:&l  
Le#E! sU  
    “快停下啊﹗紅雲無意與師兄多爭什麼……啊﹗”落地瞬間﹐一道凌厲掌氣打中胸口﹐紅雲只顧說話﹐並未運氣護心﹐當場吐血。 / %U~lr  
&t9XK8S  
    “紅雲﹗”藍霞見自己傷了他﹐不禁後悔出手太重﹐連忙上前欲為他療傷﹐“快坐下﹗” toYg$IV  
-x3tx7%  
    紅雲卻連連後退了幾步﹕“別……你別過來﹗”一邊痛苦咳嗽著﹐一邊用痛心的眼神望著藍霞。 >? A `C!i  
f)ucC$1=  
    他躲他﹖藍霞當場僵住了﹐手伸在半空。 |({UV-`  
J?qcRg`1E  
    看見師兄失望表情﹐紅雲心生不忍﹐壓住咳血的衝動﹐別過頭道﹕“師兄﹐你氣也消了﹐快走吧﹗” JQ{zWJlt  
E&T'U2  
    藍霞心裡猛然一震。他在趕他走。 #:Sy`G6!?  
5qeS|]^`  
    “紅雲﹐跟我走吧﹗我們永遠在一起﹐像以前那樣……”一開口﹐不自主流出的話語連他自己都吃了一驚﹐這……算是告白嗎﹖ 9L)&n.t1  
[M8qU$&?]  
    紅雲也微微一楞﹐隨即無奈淺笑。 X T)hPwg.  
X'3`Q S:!  
    “師兄﹐你還是這麼任性。” dWq/)%@t  
\ 3js}  
    “紅雲﹗我是認真的。” 藍霞誠懇道﹕“我打算前往異度空間﹐遠離天宇。沒有束縛﹐不用考慮那麼多不必要的恩怨是非……” 9 FFfRIVY  
k1LtqV  
    “可是我有責任﹐介入那些恩怨是非。” 紅雲淡淡說道﹐“人生有時候充滿無奈﹐不是說放下﹐就能放得下的。” 0[$Mo3c+'  
{TxVRpiP{Z  
    “我明白你肩負龍族和個人恩怨﹐藍霞可以等……”眉間皺痕愈深﹐藍霞急切看著紅雲。 J:TI>*tn  
w7*b}D@65\  
    “不﹐你不明白。” 紅雲道﹐“你所知道的﹐只是表皮而已﹐事實有時候不等於真實﹐我涉足的事情﹐不是你能了解的。” |<+|Du1  
T$N08aju#  
    臉色慢慢凝重起來﹐藍霞沉吟半晌道﹕“紅雲﹐你對天宇了解多少﹖一旦成為天宇領導﹐那麼一切覬覦天宇的勢力﹐都會以你為首要目標。現在的武道﹐已然混亂不安﹐就算三聖五皇﹐也未必都是一條心﹐更遑論隱藏暗處的不明組織。跟我走吧﹐真要建功立業﹐憑你我的實力﹐還怕找不到機會﹖” 8ZDqqz^C0  
{eD>E(Y@z1  
    “建功立業﹖”紅雲蹙眉道﹕“紅雲在師兄眼裡﹐是這般膚淺之人﹖” D0E"YEo\nv  
t$PnQ@xu  
    藍霞焦躁起來。“紅雲﹐你到底要什麼﹖你要我怎樣﹐你才肯和我一起走﹖” Z+h7 0,|  
`Hp.%G(  
    看著師兄著急模樣﹐紅雲心下暗嘆。師兄不是能夠屈居人下之人﹐所以如果勸他留在天宇﹐對他而言﹐無疑是折辱他。可是自己身負的一切﹐又不可能輕易拋下…… #&`WMLl+8  
65e Wu=T  
    “師兄﹐是紅雲對不起你。可是無論如何﹐我不可能跟你走。” ,ov v  
E 4$h%5  
    得到意料之中的回答﹐藍霞什麼都沒說﹐心裡卻暈開一抹苦澀。 2I(@aB+  
#3:'lGBIK  
    “如果不同行﹐那就不同鄰。” 恢復了平日的平和聲調﹐藍霞轉開視線不再看他﹐揚首看著天空。 v BeU  
by:xD2 5  
    “你……”紅雲整顆心都揪了起來。只有他明白這句話的含義﹕師兄要拋下他了。 R82Zr@_  
O^="T^J  
    也好﹐日後師兄增廣見識﹐熟悉人事之後﹐就會明白﹐天地間其實有很多事物﹐可以引起興趣﹐激發追求的願望﹐而不會像今天一樣執著一件事﹐一個人。 J ]l@ r  
N mjBJ_G  
    “不過﹐有一事﹐我希望你明白。” 藍霞輕搖羽扇﹐語氣中充滿不可抗拒的自信。“我回天宇的那天﹐你和整個天宇﹐都一定會後悔莫及﹗” Mpl,}Q!c  
JjTzq2'%  
    “師兄你不可做出錯事啊﹗”隱約心裡有譜﹐紅雲一下子驚慌起來。 V.a]IkK'K  
!y2h`ZAZ  
    “好好珍惜我不在的日子吧。” 藍霞冰冷笑容重新掛在唇邊﹐“爭取把握一切可以利用的勢力﹐鎮守天宇這塊地盤吧。” :7PSZc:xE  
__zu- !v  
    絕望的心痛再次蔓延﹐紅雲哽咽道﹕“你這是為什麼……” e#eO`bT  
4[V6so0  
    “為什麼﹖為了你我的未來啊﹗”藍霞溫和卻冰冷的譏諷笑容﹐讓紅雲徹底掉入無底的黑暗深淵。 [m+O0VK$  
F>_lp,G   
    “藍霞……呃……”輕微不可聞的呼喚伴隨大口鮮血涌出口﹐紅雲身體搖晃﹐腳下踉蹌了一下。 ?[4khQt  
H1ui#5n2  
    溫暖的氣流隨貼上後心的掌勁源源傳來﹐紅雲忍不住奪眶而出的眼淚﹐多想就此拉住師兄﹐不讓他離去…… O@(.ei*HJ!  
f}9`iN=k  
    看著師弟脆弱面容﹐藍霞忍不住伸手﹐輕輕為他拭去唇邊血跡。紅雲﹐今日我帶不走你﹐是因為我沒能力﹔可是終有一天﹐我藍霞將擁有和你不相上下的一切﹐到時候﹐任誰也別想阻止我﹗ bHH}x"d[x  
PG~m-W+  
    師兄﹐你要去哪裡﹖為了和我爭風﹐你真的忍心從此背叛自己的出身﹐自己的一切﹐和天宇為敵嗎﹖ \,IDLXqp  
[j+0EVwB  
    紅雲﹐如果能夠與你比肩﹐就算是敵對立場﹐我藍霞也毫無猶豫﹗ Y;5^w=V  
Y(!)G!CMc  
    如果……能夠再次挽留他……紅雲慢慢轉頭﹐柔細的手腕攬上藍霞的脖頸—  E_I6  
VA r?teY  
    “保重了。” 藍霞不留痕跡地側身避開紅雲﹐一轉身拉開兩人距離﹐頭也不回地大步離開。 `kT$Gx4x  
={D B  
    天涯何處不相逢﹐如今咫尺成天涯。 r-"`Abev  
jw%FZ  
    一年以後﹐消失多年的龍族天驕上官金鴒重現江湖﹐與當年同為三分武道之能人的大地戰鵬向天翔﹐在九環山進行震天動地的世紀對決。 :IKp7BS  
q\pc2Lh?^  
    預言頂兩張截然相反的預言﹐威脅著常勝預言者帝王金言的地位﹕ 6Q?6-,?_  
0c;"bA0>Sx  
    “金鴒尺飛難敵戰鵬翔天—柳常勝” 。 n\)f.}YD8d  
C5z  
    “金鴒飛天九層﹐戰鵬陷地九千﹔帝王誤開金言﹐長勝遺恨萬年—太虛渡者算萬年” 。 3eDx@8N }  
-a^sX%|Bl  
    萬年渡紅塵﹐時光輪轉﹐天宇的命運﹐龍族的未來﹐從此系於一人之手。 OZ]3OL,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5-03-31
第九章 ?\$/#zak  
+|w~j#j9`  
    “阿彌陀佛﹐人不持戒﹐茲蔓如藤﹔逞情極欲﹐惡行日增。持戒者安﹐全身無惱﹔夜臥恬淡﹐寤則多歡。朱雯﹐在吾家處修行既久﹐可有感悟麼﹖” v%e"4:K}?  
T:n ^$RiT  
    “是﹐弟子跟隨真佛以來﹐謹慎持戒﹐為求心靈通脫一切痛苦煩惱。然而縱然心淨﹐也未嘗得見一片淨土﹐只有三千殺劫﹐何得徹底淨心呢﹖” Z#V\[  
*)SgdC/f  
    “心法本非有﹐凡夫執迷謂非無。若能觀心體性空﹐惑障不生便解脫啊﹗只是﹐汝已註定涉濁世﹐染凡塵﹐吾家但希望無論何時何地﹐汝皆能保持一塵不染之通透純淨心靈﹐隨汝之淨心﹐得佛土之淨﹐遂成就眾生之淨。”  o|im  
q&S.C9W  
    紅雲默默不語﹐心中暈開一抹苦澀。想到九環山兩敗俱傷的比鬥﹐失散後生死不明的妻子夢雨涵﹐頓時心裡亂得一塌糊涂。 v2z/|sG  
W n mRRq^  
    雖然歸依佛門﹐希望以高深佛法淨化心靈﹐得到安寧﹐如今看來﹐隨著涉世之心再度浮動﹐恐怕此願望也如鏡中觀花﹐水裡望月一般了。 qk"=nAJX  
kqB 00 ;  
    看著弟子眉間緊蹙﹐真佛輕嘆一聲。“朱雯﹐譬如不下巨海﹐不能得無價寶珠﹐不入大煩惱海﹐則不能得一切智寶也。所謂無魔則無佛﹐繁雜世界中﹐方能證見個人之定力。汝修行已久﹐也該是離去之時了。切記﹐高原陸地﹐不生蓮華﹔卑濕淤泥﹐乃生此花。無淤泥不顯蓮花﹐無煩惱不見真佛啊﹗” (ZSSp1R v  
!|QeYGnq6  
    沒有煩惱﹐哪來禪道﹖沒有魔高一丈﹐焉有聖佛入世﹖ j[eEyCW[)  
~ ?_Z!eS  
    既然已被千般煩惱週身纏繞﹐不如就此投身其中﹐也許能夠因為淤泥而生蓮花。 AlhiF\+ C  
cO+`8`kv  
    承諾在先﹐更兼一念之差﹐身負兩卷聖書的紅雲﹐步出智慧之門。 z,P7b]KVe  
iR=aYT~  
    “朱雯﹐臨行之前﹐吾家最後囑托一句。賜汝天地雙卷﹐何時打開﹐可記得麼﹖” vwD(J.;  
@Ec9Do>  
    “真佛惠賜﹐紅雲晝夜切記﹐不敢稍忘。天卷讀龍蛇﹐地卷閱殺機。紅雲涉世則開天卷﹐血雨會藍泉之時則開地卷。” LJ#P- `!{&  
gJv^v`X  
    真佛懮心嘆氣。“吾家知曉汝心系何事﹐但願汝一切順天而行﹐則永無開閱地卷之日﹐則天下幸甚﹐吾家也得欣慰﹗” "Y0[rSz,UW  
(R,n`x2^  
    “紅雲謹記真佛聖教﹐弟子告辭了。” 鄭重施禮之後﹐紅雲微微揚首﹐從此踏入滾滾紅塵。 :Djp\ e6!  
ikiy>W8  
~~~~~~~~~~~~~              ~~~~~~~~~~~~~~~          ~~~~~~~~~~~~~~ ,i.P= o  
d)sl)qt}0  
    暮色西沉。紅雲順夕陽而行﹐不知不覺已經來到西嶽轄域。猶豫片刻﹐還是決定去拜訪故友﹐因為接下來的日子裡﹐恐怕再難有空閑時間了。 Q{-r4n|b  
l.)!jWY  
    “嗯﹖自從真佛閉關﹐五嶽嚴加防守﹐這西嶽四十二道防線﹐實在叫人覺得繁瑣。” 紅雲一邊自言自語﹐一邊環顧四週﹐卻不經意間﹐發現不遠處兩名小孩童在嬉戲玩耍。 #nhAW  
V lNzm  
    紅雲趕上前去。“借問一下﹐劣者乃數理命皇之友﹐今日路過﹐欲前往拜訪﹐不知小哥知曉路徑嗎﹖” [uHI 6Q#  
C5 !n {  
    男童愣了一下﹐睜著大眼﹐將他上下打量一番﹐然後道﹕“嗯﹐我正是梵天宮弟子﹐命皇是我師父。” 一邊說﹐一邊很自然地讓身邊的女童拉著他的胳膊。 %;J`dM  
sva$@y7b  
    紅雲微笑道﹕“那可否替劣者引見一下﹖” Or|LyQU  
y70gNPuTOD  
    男童見紅雲溫文爾雅﹐禮節週到﹐並無拒絕﹐點點頭﹐拉著女童說﹕“好﹐跟我來。” )Me&xQTn  
xFnMXh t  
    紅雲的微笑﹐在看到男童空空的右袖管時﹐陡然僵住。 Pl6=._  
!*-cf$  
    “你這胳膊……”雖然知道不該提起小孩童最傷心的事情﹐可是紅雲不知為何﹐就是忍不住。“抱歉﹐劣者失言了。” 0w]?yqnE  
}@4*0_g"Aw  
    “沒什麼。身殘者心不殘。” 小小孩童﹐卻有著成人一般的成熟穩重﹐讓紅雲訝異不已。 wH<*  
jT0fF  
    有小童的帶領﹐重重防線均無人阻攔。不多時﹐已到西嶽峰頂的梵天宮。 jm"xf7  
eL!6}y}W  
    “師尊﹐有一位先生找您﹐說是您的故友。” >6 q@Tr  
^j7pF.j  
    香九齡穩步走出﹐微笑的神情在見到來人的時候凝住﹐滿是不可置信的驚喜。 H[Cn@XE  
PGGJpD?  
    “紅雲﹖” ~K`bl W47  
NKrk*I"G  
    “紅雲驕子兩卷書﹐見過數理命皇。” 紅雲微微欠身﹐唇際含笑。“多虧這位小哥帶路﹐不然恐怕到明天也見不到您。” 2XpGgG`2`C  
".4^?d_^VF  
    香九齡不禁尷尬道﹕“呃……現在是非常時期……” Y8T.RS0  
w@We,FUJN  
    “紅雲明白﹐說笑而已。” 紅雲微笑著﹐看著命皇揮手讓兩名小童退下。 Y._AzJ&B[  
&I=q%  
    兩人進屋坐下以後﹐很久都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看著對方。長久的分離﹐動蕩的江湖﹐本以為沒有再見的機會﹐如今經歷人生驚濤駭浪﹐酸甜苦辣後再相逢﹐內心皆是五味雜陳﹐滿心的話語說不出口。 E{J;-+t  
J)]W[Nk  
    半晌﹐香九齡道﹕“嗯……方才的小弟子﹐沒有讓好友見笑吧﹖” d8po`J#nb  
E*vi@aI  
    “好友教徒有方﹐個個皆是不凡﹐看他雖然年幼殘疾﹐卻是成熟穩重﹐表現不俗﹐更兼身殘志堅﹐勝過許多成年人甚多啊﹗”紅雲笑道。 t!GY>u>`  
Y*f<\z(4  
    聞言﹐香九齡內心猶豫起來﹐看看紅雲﹐又把頭微微低下去﹐欲言又止。 T /uu='3  
x uF_^  
    “好友﹖怎麼了﹖紅雲說錯話麼﹖”紅雲暗自揣測﹐梵天宮門禁森嚴﹐平日裡弟子除了外出任務﹐不可能隨便四週遊走﹐那對小孩子雖說年紀尚小﹐也不可能隨便違禁﹐下山玩耍。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們在數理命皇眼中﹐有特殊地位。 =Ju}{ bX  
Pc<ZfO #  
想到此﹐紅雲略微慌亂﹐剛要道歉﹐卻見香九齡微微欠身﹐按住他的手。 2~ a4ib  
>qla,}x  
“非也﹐好友不必誤會。只是想起殘心這孩子……命苦啊﹗”說罷﹐眼神一黯﹐輕輕嘆了口氣。 Q@R8qc=*  
W2^R$"U  
方才欲說不說﹐是怕說多了﹐引起紅雲疑心。紅雲和龍族有密切關聯﹐而殘心這孩子正是幼龍島失散的小九龍之一。可是如果乾脆說出來﹐說不定能夠幫助紅雲找到親密的血親﹐也可以借此機會多挽留他一陣子…… s~CA @  
{Bx\Z0+'&  
紅雲理解地點點頭。“好友心地善良﹐紅雲曉得。” 回握著香九齡的手﹐“他的名字叫殘心是嗎﹖難怪方才他對我說﹐身殘者心不殘。好友切勿悲傷﹐有弟子如此﹐也是不容易了。” A6VkVJZx  
$[Ns#7K  
溫柔勸慰﹐讓香九齡一時間心涌如潮﹐感慨萬分﹐不禁脫口道﹕“是啊﹗龍族有此後輩﹐也不枉龍妃含辛茹苦﹐落拓江湖半生了﹗” t<tBOesQ  
~7v^7;tT  
一言將紅雲震住。“好友﹐你……你說殘心是……” 2bmppDk  
( _2eiE71  
仍然沉浸過往回憶﹐香九齡點點頭。“三尊被禁黑洞之後﹐天后苗萍不知被何人放出彩雲牢﹐回去幼龍島和龍妃大打出手﹐極端對決。” O{PRK5^h  
53A=O gk8S  
“這紅雲知曉﹐天后一招破天神功﹐驚飛九條小龍。” 紅雲急切道﹕“那殘心……” n~Ix8|S h  
|d$aIS O`  
“正是九龍之一﹐怒雨飛龍﹐那日飛出幼龍島﹐中途不幸被悟練指功的天皇打中﹐從此右臂被斷……” vs +N{ V  
(@zn[ Nq  
“啊……”驚叫一聲﹐紅雲激動之下﹐吐出一口鮮血﹐身子倒了下去。 $HRpG  
4(NI-|q0  
香九齡同樣大驚失色﹐伸手將失去知覺的紅雲抱在懷中﹐驚疑不定。 Q5ux**(Wr  
s*;~CH-[  
~~~~~~~~~~~~~              ~~~~~~~~~~~~~~~          ~~~~~~~~~~~~~~ 8eNGPuoL)  
Rp#SqRy`  
緩緩醒來﹐紅雲失神的雙眼﹐對上一張焦急面容。 2mRso.Ah  
0)Z7U$  
“好友……”甫一開口﹐忍不住的眼淚﹐便如斷線的珠子般滾落。愛妻雨涵因自己的個人恩怨不幸墜崖﹐幼小的兒子無人照看﹐才托給龍妃撫養﹔誰知美夢再度驚破﹐再回首﹐已是不能彌補的圓﹗ !**q20-aP  
.*,ZcO  
“紅雲……”香九齡輕輕擦去他面上淚水﹐“要我叫他過來嗎﹖” *T3"U|0_y  
lWR  
幾乎微不可見的點頭﹐香九齡立刻傳人進入。“來人﹐叫殘心過來。” Uvp?HZ\Z  
a[/p(O  
“且慢﹗”紅雲突然出聲﹐“不用了。” Ur@3_F  
u[% #/  
“怎麼﹖” shD$,! k  
u^uW<.#z  
“這……不用特別叫他﹐我只是……” <NUZPX29  
l!1bmg#]$  
屏退所有人﹐香九齡在床沿坐下﹐溫和看著半撐起身體的紅雲。 ,F1$Of/'@\  
aaBBI S  
“紅雲﹐我……我可以問嗎﹖” ^0 t`EZ$  
wG B'c's*  
苦澀一笑﹐紅雲點點頭。接過香九齡遞來的茶﹐喝了一口。一啟唇﹐又是兩顆淚珠滑下。 [4gv_g  
!vU[V,~  
“殘心他……是紅雲的親生兒子……” R .,w`<<  
T@L^RaPX  
命皇陡然僵住一切動作。看不到紅雲悲悽面容﹐他緩緩將袖中的手握緊。 Sdn] f4  
.p&M@h w  
“沒想到……他……” ]b[ 3 th*  
B::vOg77  
努力維持語氣的和平冷靜﹐香九齡艱澀道﹕“那……你是不是要……帶他走﹖” N7[~Y2i  
z w0p}  
紅雲悽然搖頭。“縱有此心﹐奈天命不隨人意……”視線轉向命皇﹐紅雲傷情道﹕“我一旦踏入紅塵﹐從此再沒半點清閑了……殘心這麼小……” 54k Dez  
)_BteLo-  
心緒慢慢平緩下來﹐香九齡看著失落低下頭的紅雲﹐輕聲道﹕“你放心﹐只要西嶽存在一天﹐香九齡就絕不會讓殘心受半點苦﹗” h0GXN\xI  
@8 pRIS"V  
“好友……”紅雲感動抬頭﹐卻發現和香九齡靠得太近﹐剛想往後挪﹐卻被輕輕攬進懷中。 KS%,N _F<  
:%0Z  
溫暖的手撫著殭硬的後背﹐耳邊傳來溫柔話語。“紅雲﹐我……” d"V^^I)yx&  
u`ZnxD>  
“啊﹖”紅雲停頓的片刻﹐柔軟的唇貼了上來﹐將他滿心的驚訝和苦澀﹐悉數包容。 4)`{ L$  
g3y44G CV  
暗夜深沉﹐何處相思可為家。 bv+PbK]iO  
5EU3BVu&u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5-03-31
第十章 J"|o g|Tz  
lLnD%*03  
“金鴒﹐你已經對著那塊石頭看了一個時辰了﹐在想什麼呢﹖”把爐子上的水提下來﹐注入茶壺﹐造天筆微微嘆息﹐倒掉紅雲面前已冷的茶水﹐重新斟上熱茶。 -?j'<g0  
>1W)J3  
“好友造天筆﹐不可再叫我金鴒﹐否則我就喚你夢霓。” %/4ChKf!VR  
i7iL[+f]Q  
“請便。” 造天筆不以為然地輕啜香茗。“整個天宇﹐除了你﹐還有誰記得這個名字﹖倒是上官金鴒四字……” @xmL?wz  
DRal{?CH  
“你……”紅雲眼珠一轉﹐不怒反笑。“那﹐日後我還是叫你夜讀五車書好了。反正好友名號甚多﹐每天換著叫﹐才不會忘記。” ]c*&5c$  
hivWQ$6%  
“是啊﹐為什麼江湖新人紅雲驕子兩卷書﹐和當年十三懸案的主犯在一起﹐若傳到三聖耳中……”造天筆嘖嘖嘆息﹐“恐怕對好友﹐不是很方便。” -2f_e3jF  
mzDbw-#  
“我還沒正式在江湖露面。” 紅雲一臉正經地糾正道﹐“何況就算被揭穿﹐好友你也省事不了。” "Ln)v   
,XR1N$LN8_  
“只要詩海硯臺存在一天﹐造天筆就沒有涉紅塵的機會啊。” 造天筆道﹐“不知道算萬年通徹過去未來﹐肯為我測算一二麼﹖” f`T#=6C4|  
Y\s@'UoVN  
“你……”紅雲氣結。想到自己比師兄晚了數十年才得到賜號﹐不禁眼神黯淡下來﹐默然不語。 |SCO9,Fs  
&S/KR$^ %  
“抱歉﹐我不該提那件事。紅雲﹐好像自從進入學府﹐你的功體就再也沒有龍形氣流了﹖有沒有方法可以復原﹖”看見紅雲失落表情﹐造天筆趕緊轉移話題。 h^cM#L^B  
yH irm|o  
“第一次和向天翔對決﹐我受傷沉重﹐功體盡廢﹐若非造雲府尊﹐我早就絕命了。府尊以紅雲之氣再造功體﹐才有了今日的紅雲。至於龍形光流……除非奇跡發生﹐不然今生無望了。” 紅雲輕嘆﹐轉而道﹕“不過這未免不是好事﹐以龍族身份介入今日的江湖﹐做起事情來縛手縛腳﹐麻煩也是甚多。” c1c8):o+V  
G8j$&1`:  
“就算你改名換姓﹐因為你的作風﹐遲早被人看出端倪。” 造天筆放下茶杯﹐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