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社区应用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3272阅读
  • 35回复

[原创限制]★[天宇霞雲]流霞•浮雲(1-55) [完] 55F

楼层直达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2015-04-01
第十六章 UloZo? e`  
%,9iY&;U"  
“只顧及龍族其他後輩以及好友﹐卻忽視自己親生兒子。紅雲﹐你是逃避﹐還是……” A=X2zm>9  
^/+0L[R  
緩緩睜開眼睛﹐紅雲看清眼前的人﹐正是數理命皇香九齡。苦嘆一聲﹐便又閉上了眼睛。 ~;/\l=Xl  
-"L)<J@gQ?  
“紅雲﹐造天筆之事我會關注﹐你不必掛心。只是尚有一事﹐吾不知是否應該告訴你。” Q>gU(  
,WF)GS|7V  
艱難開口﹐紅雲輕聲道﹕“是殘心吧。” h-VpX6  
s^_E'j$  
“為了小梅在太陰門受辱﹐殘心屢次找上太陰地皇﹐如今局面已經無可收拾。小梅怨我不肯處理此事﹐已經自盡……殘心他……意志消沉﹐一蹶不振哪……” 9g" 1WZ!  
)2Gp3oD?  
“讓我見他吧。” A@/DGrZX  
dvUBuY^[  
紅雲﹐你為九龍﹐奔波無眠。香九齡已然盡力﹐卻只能替你照顧殘心。可是你身為生父﹐卻從不來探視自己的兒子﹐當年西嶽一別﹐就再不見你的身影。如今若非為了造天筆﹐你我尚不知何時再見啊…… &lYKi3}x  
K7&A^$`  
“命皇﹖”紅雲見他眼神複雜﹐卻遲遲未有行動﹐不禁出聲呼喚。 b@ J&jE~d  
x/$s:[0B#  
猛然回神﹐香九齡尷尬起身。“來人﹐傳殘心進入。” (]BZ8GOx  
UXB[3SP  
紅雲也站了起來﹐轉過身去﹐長睫掩去深深的心痛。片刻﹐身後傳來幾不可聞的輕哼﹐紅雲眉頭微蹙﹐責備話語便脫口而出。 e=t?mDh#E  
7pNTCZY|  
“為了一名女子﹐失魂落魄至今﹐你對得起龍族的親人嗎﹖” A%u@xL,_  
;S+c<MSl  
上官殘心恨恨地別過頭去。“不用你來教訓我﹗” t`{^gt  
G+ =6]0HT  
香九齡原本打算迴避﹐但又怕紅雲父子一言不合引發矛盾﹐現在一看如此情形﹐連忙喝止。 fM]McZ9)D  
Y^gK^ ?K  
“殘心﹗怎可如此對你的父親說話﹖” an3HKfv  
NF=FbvNe  
紅雲緩緩調息﹐過了片刻道﹕“我一直以為我們兩人流有相同血脈﹐所以無論對人對事﹐一定也是提得起放得下﹐誰知……” uh`@qmu)  
(^g?/i1@d  
殘心冷笑道﹕“讓你失望是嗎﹖何必呢﹖一廂情願的作法﹐並不能彌補上官殘心數十年無親人相依的遺憾﹗” _t:cDXj  
'3uj6Wq2  
紅雲急了﹐上前一步﹕“為父……” zOq~?>Ms6  
V|NWJ7   
“哼﹗你不配使用這二字﹗”殘心倔強別過頭去。 maLJ M\C  
`4s5yNUi=  
絕情話語如致命重擊﹐聽到此話的紅雲臉色蒼白﹐嘴唇顫抖。香九齡一拍桌子﹕“殘心﹗太不像話了﹗跪下﹗” /2oTqEqaV  
Yt*M|0bL  
“算了……”紅雲仰頭輕嘆﹐強忍心中翻江倒海的痛苦。“殘心﹐兩卷書希望……” 9frx60  
0_bt*.w I+  
“太遲了﹗”仍然是恨恨的語調﹐殘心連看都不願意看他。 GK}?*Lf s  
O?@1</r^  
看著好友的手就要落下﹐紅雲連忙請香九齡先出去片刻﹐以免引起爭執。 {Ny\9r  
#&">x7?5  
“殘心﹐世局已經逐漸脫出我能預測的軌道﹐兩卷書不能再如過去一般﹐將你放心交代摯友。” 紅雲看著他的背影﹐心底不斷淌血。再倔強﹐他也只是個孩子啊…… 2]NP7Ee8 Z  
%5RYa<oP  
回想自有記憶起﹐就無父母﹐無親人﹐只有師尊的關心﹐小梅的陪伴…… 6<H[1PI`,G  
,TU!W|($  
“其實恩師對我的疼愛﹐遠超過你﹐你還有什麼不放心﹖” U-TwrX  
K G~](4JE(  
再度壓抑住徹骨心痛﹐紅雲急急而言﹕“可是數理命皇再度步入江湖﹐必然與我同樣朝不保夕﹐而且近觀天象﹐除了文曲星墜落以外﹐天魁和天命星座也藏有血光﹔一旦命皇與吾皆面臨災劫﹐到時候誰也保護不了你。” _u}v(!PI  
c>K/f7  
“那就讓我自生自滅吧﹗上官殘心是扶不起的阿斗﹐光大龍族的任務﹐就交給其他人吧﹗”殘心說完﹐大步離去﹐始終不願看紅雲一眼。 -mZo`  
o]#Q6J  
可是已經淚流滿面的紅雲﹐卻下意識地緊緊握住手中記載九龍一生的天卷﹐無奈閉上了雙眼…… k=Ef)'  
xy$FS0u  
“紅雲……”不知過了多久﹐低沉而溫柔的呼喚聲傳來﹐一雙手臂將紅雲輕輕摟在懷中。紅雲身子陡然一晃﹐癱倒在香九齡懷中﹐正如兩人的第一次見面。 <Q=ES,M  
'2]u{rr~+  
聽到遠方輕微的門戶落鎖聲﹐紅雲毫無在乎﹐只是靜靜躺在床上﹐感受到溫熱的吻輕輕落下。細長手指的溫柔觸感﹐只是留戀在他沾滿淚水的臉龐輕輕擦拭。多少委屈﹐多少痛楚﹐毫無保留地傾瀉。 S$]:3  
"}K/ b  
香九齡只是抱著他﹐直到他的心跳穩定下來。半晌﹐紅雲用微不可聞的聲音道﹕“我去過三千總門了。” o<-%)#e  
#s1M>M)  
“為……為什麼﹖”香九齡大吃一驚﹐愛三千穢名遠揚﹐紅雲為何要去招惹他﹖ lf|e8kU\f  
,@!8jar@w}  
默默看著不解焦急的好友﹐紅雲起身﹐將手中天卷交給他。“好友看看便知。” ^iubqtT]  
{R8Q`2R  
輕輕合上長卷﹐香九齡看著紅雲。“我明白了。” <E@ 7CG.=  
?9vBn  
“我應愛三千之邀前往貓門﹐順機誘惑兄妹兩人﹐令他們反目。” 紅雲聲調漸冷﹕“愛三千兄妹擒捉一條龍﹑圓龍不像僧﹐害死楚小雨﹐算計小天真﹐紅雲誓死力保九龍根苗﹐不惜一切代價。” !N,Z3p>Q  
.Z&OKWL  
那你自己的兒子呢﹖香九齡慨然喟嘆﹐拍拍紅雲的肩膀。 ~<, \=;b/  
q30WUO;  
“紅雲﹐一切皆有天命﹐你這麼做﹐恐怕會招來更大麻煩。” 香九齡聲調一抬﹕“我不能讓你再往前走。” p"H8;fPA0  
P; }Z 3!  
“香九齡﹐你知道天宇寶器‘衛天劂’ 嗎﹖”紅雲突然轉移話題。 (Wq9YDD@  
Z/wh?K3y  
“嗯﹐熔稀世雙對﹐合鑄的寶劂。不是近日中正在進行嗎﹖” z9HQFRbo[  
1`O`!plD+  
“它已經被人改動天時﹐提前取走了。” 紅雲看著香九齡的眼睛。 'n:Ft  
PR|Trnd&D  
“什麼……”香九齡大驚。“天時未到﹐什麼人竟能……” 9b]U&A$  
no?)GQ  
“天宇已被外勢力侵入﹐如果不儘早滅掉三千﹐讓龍族一事落定﹐天宇將陷入人間地獄啊﹗”沒有回答好友的疑問﹐但紅雲心中已有底牌。 1>%SSQ  
H.idL6*G  
身為天宇第一學府—長生學府的首席弟子﹐紅雲和藍霞同樣﹐皆學過逆轉天時﹑地理或人事的奇術。但是因為此術偏正近邪﹐經過造雲麒麟三令五申﹐兩人都保證不輕易使用。 `r*6P^P  
2+=|!+f  
“我立刻派人將它追回﹗” bwVv#Z\r  
)SA$hwR  
紅雲搖頭道﹕“追不回來了。接下來的日子﹐我必須為了龍族全力以赴﹐往後……殘心還是拜託你啊﹗” %\~;I73  
o95O!5 hl  
“紅雲﹗此事事關重大﹐香九齡希望你能慎重考慮﹗”搶先一步﹐香九齡霸道地攔在紅雲面前﹐竭力阻止他離開的意圖。 ynOp7ZN$  
d`~#uN {  
“香九齡……我們各負天命﹐請讓我去完成自己的天命吧。” 紅雲微微苦笑﹐“我何嘗不想順應天數﹐可是人的一生﹐有太多慾望……” (X!/tw,.  
eaX`S.!jR  
“紅雲﹐留下不可嗎﹖殘心孤獨一人﹐正需要親人的陪伴。” 香九齡仍然試圖挽留。 u/.s rK!K  
;g*X.d  
“世局越發艱險﹐紅雲已無絲毫鬆懈的空間。龍族危在旦夕﹐生死存亡﹐在此一舉。” 微微吐了一口氣﹐紅雲沉重道﹕“你知道嗎﹐你我初次相見之時﹐紅雲也是因為龍事……” S_bay8L1  
~7 `x9MUc  
命皇眼神黯淡下去﹐無奈點點頭。“香九齡明白了。” klf<=V  
~|uCZ.;o  
“紅雲就此告辭啊。” 輕輕一點頭﹐紅雲打開門﹐毅然離去。 m/eGnv;!  
#eUfwd6.Y  
“唉……”淡淡嘆息散飛空氣中﹐香九齡無奈看著一直躲在門廊下的上官殘心。“既然有心﹐何必一再逃避呢﹖” G4x.''r&Sl  
p1?}"bHk  
殘心靠著門廊下的柱子﹐虛弱地緩緩滑坐地上﹐沉默無語。 ,6M-xSDs  
s`#hk^{  
~~~~~~~~~~~~~              ~~~~~~~~~~~~~~~          ~~~~~~~~~~~~~~ raqLXO!j  
vhL&az  
“哎呀﹗蟠日龍妃﹗一條龍﹗怎會如此﹗”貓門之前﹐紅雲如遇驚雷。 h.?[1hT4R  
}qKeX4\-  
“貓姬這個賤人﹐竟然咬斷母親舌頭……”一條龍緊緊扶著衣衫襤褸﹐滿身血痕﹐口中流血的母親龍妃﹐只見龍妃盈淚的雙眼望著紅雲﹐片刻又低下頭去。 HO@T2t[  
y5Pw*?kn  
“請立刻釋放他們母子兩人﹗兩卷書什麼條件都答應﹗”此時此刻﹐紅雲已無別路可行。 (VOKa  
mSj[t   
貓姬精明的眼中閃過一抹算計。“放人﹖哼哼……除非你自盡謝罪﹐否則一切免談﹗” 7_K(x mK  
.vW~(ZuD  
“好﹗我相信門主言出必行﹗” !r LHPg  
$AXz/fGV  
“前輩﹐不可啊﹗”“唔唔……”一條龍和龍妃拼命想阻止。 &\"fH+S  
E`?BaCrG~  
“呦﹐說死就死啊﹖人家我只是說笑啦﹗唉﹗真希望你也能這樣為我付出啊﹗”妖媚嘆息﹐貓姬盈盈水袖輕揚。 /vPb  
gZ+I(o{  
“不可再折磨他人﹐什麼條件儘管說出吧﹗”按住心中怒火﹐紅雲冷靜和她談判。 !8L Ql}  
:%>8\q>UX  
“嗯~豪爽豪爽﹗條件非常簡單﹐聽好了﹗讓本宮廢去你的功夫﹐永遠留在貓門。” #>- rKv.A  
|wLQ)y*  
“兩卷書答應你的條件﹐永遠留下。現在﹐立刻釋放他們兩人﹗”紅雲別無選擇﹐狠心答應﹐只要兩人離開貓門﹐一切另作打算﹗ ,gOQI S56  
3FXMM&w  
愣了一下﹐貓姬沒想到他會如此輕易答應。反應過來﹐一陣狂喜充滿心房。“哈哈……兩卷書﹐我終於得到你了﹗哈哈……” T^nX+;:|  
jSVO$AW~C  
寧靜夜晚﹐花好月圓。欣喜若狂的貓姬慾三千﹐聲聲呼喚愛人的名字﹐可是紅雲心中﹐卻是冷如冰山。 0l:5hD,)F  
GDcV1$NA  
貓姬閨房門口﹐愛三千托人送來一封書信。 ky~x4_y5  
/y!Vs`PZ!  
“小妹﹐為兄很高興﹐在我們歷盡滄桑的今天﹐你終於找到歸宿了。世上想再找一個像兩卷書這種超凡的人難了﹐好好把握﹗身為兄長的我﹐也只能在月光照射的另一角﹐衷心祝福你。唉~~過去我曾有擁有兩卷書的念頭﹐但是你比我更為適合。在他人眼中﹐為兄是一個變態的男人﹐既然大家這樣對待我﹐我更要以此身長存﹐這是我修成無竅之體的主因……” ^LNc  
7S1!|*/ I  
同時山頭野地﹐失意人提著酒壺﹐徘徊不去。歷盡風波﹐愛三千終於放開了手﹐只因為小妹的痴狂愛戀對象﹐和自己的是同一人…… Dw #&x/G  
0ay!tS dN  
“白藕化花風已秋﹐不堪殘睡又回頭﹔晚雲帶雨歸飛急﹐去似西窗一夜愁。小妹﹐今夜你是世上最快樂的人﹐為兄替你歡喜啊﹗兩卷書苦修數十年純陽功體﹐今夜獻出﹐小妹﹐你好福氣啊﹗” kdHql>0  
0iL8i#y*  
而在閨房之內﹐卻是春光旖旎﹐兩條身影﹐兩種心思…… ib&qH_r/  
u]2k%TUY  
“兩卷書﹐今夜我將屬於你了。” }fCM_w  
0*AlLwO  
“門主憐愛﹗” up1aFzY|6x  
/,>.${,;u  
“蝴蝶有情同入夢。” |X.z|wKT6  
z8!u6odu %  
“鴛鴦到死不分飛。” i4pJIb  
*Qf }4a0  
貓姬﹐此番我以純陽破了你的極陰功體﹐你們兄妹想滅龍族﹐一切成泡影矣﹗ 5&kR1Bp#-  
YHA[PF   
兩卷書﹐貓姬浮華一生﹐經歷無數男人﹐今天才明瞭生命的真正含義﹐就是能夠與你渡過每一天。你可知我已無心江湖﹐無心權勢﹐唯一的念頭﹐就只有和你白頭諧老…… |{ [i M  
`o3d@Vc  
記得當時﹐愛三千對兩卷書誠懇的話語…… C\; 8l}t  
Yo(B8}?0!  
“兩卷書﹐我只有這個小妹﹐你要好好疼惜她﹗” .UYpPuAkn  
yT n@p(J  
以及那夜﹐枕邊人的溫柔…… </=PN1=A  
|pgkl`  
“一夜夫妻百世恩。兩卷書啊﹐今生今世﹐我就是你的人了……” &\H5*A.HkA  
<^\r9Qxl  
可是﹐就在那夜…… 1P[Lz!C  
8`t%QhE2  
“四弟﹐四弟上官殘心啊﹗是誰下的毒手啊﹖”九龍排二﹐靜海龍東方孤行悲痛呼道。 PGKXzp'  
ry\']\k  
“龍終歸大海﹐二哥不用為我報仇。” 最後一次找上太陰門﹐卻找來了自己的致命之劫。奄奄一息的上官殘心看著無緣的兩位龍族兄弟﹐艱難說道。 ~"mZ0 E  
2o$8CR;  
“九龍同生共死﹐你們一一離吾而去﹐是不是太殘忍了﹖”東方孤行哽咽道。 ]]Z,Qu#<-  
Z:v1?v  
“小梅在地下太孤單﹐讓我陪伴她……又何妨﹖”言未盡﹐氣聲已虛弱下去。 H_j<%VW  
|gVO Iq  
“四弟﹐四弟振作…… ” 東方孤行拼命握住他的肩﹐卻挽不回漸漸逝去的生機。 J:u|8>;  
nAg(lNOWN  
“二哥﹐答應我……答應我一件事…… ” f UIs(}US  
~ YK <T+  
“我答應你﹗我答應你﹗” #{M -3  
}j?S?=;m=  
“今天之事﹐千萬不可讓兩卷書知情。” 艱難喚出那個名字﹐殘心難過地別過頭去。 o.5j@ dr  
vxeT[/6i  
不假思索﹐東方孤行道﹕ “我會守口如瓶。” c7F&~RLC  
c6HU'%v  
兩卷書陰陽交合﹐上官殘心魂歸蒼冥。黑氣沖天而起﹐遮掩住皎潔月光﹐紅雲感覺到愛子之死﹐撇下貓姬﹐破窗而出。 (<l2 ^H  
<J)A_Kx[57  
“吾兒啊— ” vdm?d/0(^  
8w&rj-  
悲傷的呼喚迴蕩在寂靜黑夜﹐紅雲披頭散髮﹐心中意識空白一片﹐腳下卻是不停奔跑。狼狽的形態引起武道眾人注意﹐嘲笑聲也此起彼伏地響起。 =5ih,>>g  
FZ9<Q  
“看看﹐那不是紅雲驕子嗎﹖” 'oz = {;  
o x^lI  
“怎麼變那麼狼狽﹖喔﹐上官殘心死了。誰叫他後天拼先天﹐自不量力﹗” NXBOo  
 YBD{l  
“死一個兒子算什麼﹖貓姬還會為你生一個啊﹗哈哈……” .Y|\7%(  
.m?~TOR  
“就是﹐哈哈……” S=}~I  
N%f!B"NQ  
“你們說什麼﹗還我兒來﹐還我兒來﹗” sAoM=n}!  
!XG&=Rd?  
紅雲憤而揮掌﹐打出連自己都不能控制的力道﹐造下無數殺孽…… &HK s >  
~TH5>``;gF  
與此同時﹐時空長城正式遣人行走天宇﹐掀起無數驚濤駭浪。席卷整個天宇的災劫﹐從此拉開序幕。 pK9^W T@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2015-04-01
第十六章 1?RCJ]e5  
g]<Z]R`  
“只顧及龍族其他後輩以及好友﹐卻忽視自己親生兒子。紅雲﹐你是逃避﹐還是……” _S2^;n?  
+;*(a3Gp  
緩緩睜開眼睛﹐紅雲看清眼前的人﹐正是數理命皇香九齡。苦嘆一聲﹐便又閉上了眼睛。 5@D7/$bLp  
; Uqx&5P}  
“紅雲﹐造天筆之事我會關注﹐你不必掛心。只是尚有一事﹐吾不知是否應該告訴你。” 'e>sHL  
o,Zng4NY  
艱難開口﹐紅雲輕聲道﹕“是殘心吧。” [Z#.]gb  
^i+ z_%V  
“為了小梅在太陰門受辱﹐殘心屢次找上太陰地皇﹐如今局面已經無可收拾。小梅怨我不肯處理此事﹐已經自盡……殘心他……意志消沉﹐一蹶不振哪……” R96o8#7Uv  
SxZ^ "\H  
“讓我見他吧。” //M4Sq(  
6IY}SI0N  
紅雲﹐你為九龍﹐奔波無眠。香九齡已然盡力﹐卻只能替你照顧殘心。可是你身為生父﹐卻從不來探視自己的兒子﹐當年西嶽一別﹐就再不見你的身影。如今若非為了造天筆﹐你我尚不知何時再見啊…… GoSWH2N  
zt)PZff/YQ  
“命皇﹖”紅雲見他眼神複雜﹐卻遲遲未有行動﹐不禁出聲呼喚。 tOM3Gs~o6z  
Flujwh@rg  
猛然回神﹐香九齡尷尬起身。“來人﹐傳殘心進入。” c =N]! ,MO  
'<D`:srV  
紅雲也站了起來﹐轉過身去﹐長睫掩去深深的心痛。片刻﹐身後傳來幾不可聞的輕哼﹐紅雲眉頭微蹙﹐責備話語便脫口而出。 nqxq@.L2  
@`;Y/',  
“為了一名女子﹐失魂落魄至今﹐你對得起龍族的親人嗎﹖” C6'*/wq  
cF&h$4-  
上官殘心恨恨地別過頭去。“不用你來教訓我﹗” "56?/ jF  
!^l4EL5#  
香九齡原本打算迴避﹐但又怕紅雲父子一言不合引發矛盾﹐現在一看如此情形﹐連忙喝止。 :gD0EqV  
12d}#G<q-  
“殘心﹗怎可如此對你的父親說話﹖” 0"^oTmQN  
S`c]Fc  
紅雲緩緩調息﹐過了片刻道﹕“我一直以為我們兩人流有相同血脈﹐所以無論對人對事﹐一定也是提得起放得下﹐誰知……” 7#9'2dI  
nG ^M 2)(8  
殘心冷笑道﹕“讓你失望是嗎﹖何必呢﹖一廂情願的作法﹐並不能彌補上官殘心數十年無親人相依的遺憾﹗” ;WS7.  
Ef`5fgp? S  
紅雲急了﹐上前一步﹕“為父……” oA;jy  
&&9c&xgzE  
“哼﹗你不配使用這二字﹗”殘心倔強別過頭去。 IN|i)?r h  
r$r&4d Y  
絕情話語如致命重擊﹐聽到此話的紅雲臉色蒼白﹐嘴唇顫抖。香九齡一拍桌子﹕“殘心﹗太不像話了﹗跪下﹗” P\X=*  
7 xp1\j0  
“算了……”紅雲仰頭輕嘆﹐強忍心中翻江倒海的痛苦。“殘心﹐兩卷書希望……” Kcw1uLb  
QK?2E   
“太遲了﹗”仍然是恨恨的語調﹐殘心連看都不願意看他。 R )d99j^"  
4ljvoJ}xjr  
看著好友的手就要落下﹐紅雲連忙請香九齡先出去片刻﹐以免引起爭執。 1>@]@ST[:  
Q Bfhyo_  
“殘心﹐世局已經逐漸脫出我能預測的軌道﹐兩卷書不能再如過去一般﹐將你放心交代摯友。” 紅雲看著他的背影﹐心底不斷淌血。再倔強﹐他也只是個孩子啊…… l<aqiZSY  
M8?#%x6;N  
回想自有記憶起﹐就無父母﹐無親人﹐只有師尊的關心﹐小梅的陪伴…… /G)KkBC  
Tw}?(\ya  
“其實恩師對我的疼愛﹐遠超過你﹐你還有什麼不放心﹖” 2%5^Fi  
!qTpQ5Dm  
再度壓抑住徹骨心痛﹐紅雲急急而言﹕“可是數理命皇再度步入江湖﹐必然與我同樣朝不保夕﹐而且近觀天象﹐除了文曲星墜落以外﹐天魁和天命星座也藏有血光﹔一旦命皇與吾皆面臨災劫﹐到時候誰也保護不了你。” 7TV>6i+7  
tIxhSI^  
“那就讓我自生自滅吧﹗上官殘心是扶不起的阿斗﹐光大龍族的任務﹐就交給其他人吧﹗”殘心說完﹐大步離去﹐始終不願看紅雲一眼。 *CH!<VB/  
Lz9$,Y[  
可是已經淚流滿面的紅雲﹐卻下意識地緊緊握住手中記載九龍一生的天卷﹐無奈閉上了雙眼…… ^fE\S5P  
=wIdC3Ph  
“紅雲……”不知過了多久﹐低沉而溫柔的呼喚聲傳來﹐一雙手臂將紅雲輕輕摟在懷中。紅雲身子陡然一晃﹐癱倒在香九齡懷中﹐正如兩人的第一次見面。 C`2*2Y%xkG  
zL)1^[%O9  
聽到遠方輕微的門戶落鎖聲﹐紅雲毫無在乎﹐只是靜靜躺在床上﹐感受到溫熱的吻輕輕落下。細長手指的溫柔觸感﹐只是留戀在他沾滿淚水的臉龐輕輕擦拭。多少委屈﹐多少痛楚﹐毫無保留地傾瀉。 #}/cM2m  
NoJnchiU  
香九齡只是抱著他﹐直到他的心跳穩定下來。半晌﹐紅雲用微不可聞的聲音道﹕“我去過三千總門了。” PG^j}  
+QIGR'3u  
“為……為什麼﹖”香九齡大吃一驚﹐愛三千穢名遠揚﹐紅雲為何要去招惹他﹖ yfM>8"h@  
J|gdO+  
默默看著不解焦急的好友﹐紅雲起身﹐將手中天卷交給他。“好友看看便知。” d`?U!?Si  
GhG%>U#&a  
輕輕合上長卷﹐香九齡看著紅雲。“我明白了。” Uh3wj|0  
Hi; K"H]x1  
“我應愛三千之邀前往貓門﹐順機誘惑兄妹兩人﹐令他們反目。” 紅雲聲調漸冷﹕“愛三千兄妹擒捉一條龍﹑圓龍不像僧﹐害死楚小雨﹐算計小天真﹐紅雲誓死力保九龍根苗﹐不惜一切代價。” P\q<d  
%w'/n>]j  
那你自己的兒子呢﹖香九齡慨然喟嘆﹐拍拍紅雲的肩膀。 $z2 xZqe  
ZL4l (&"  
“紅雲﹐一切皆有天命﹐你這麼做﹐恐怕會招來更大麻煩。” 香九齡聲調一抬﹕“我不能讓你再往前走。” <[Tq7cO0  
,zAK3d&hj  
“香九齡﹐你知道天宇寶器‘衛天劂’ 嗎﹖”紅雲突然轉移話題。 Mvy6"Q:  
aW0u8Dz  
“嗯﹐熔稀世雙對﹐合鑄的寶劂。不是近日中正在進行嗎﹖” Y|%anTP  
l-<3{!  
“它已經被人改動天時﹐提前取走了。” 紅雲看著香九齡的眼睛。 +={  
TJHN/Z/  
“什麼……”香九齡大驚。“天時未到﹐什麼人竟能……” <X:Ud&\  
g(-;_j!=  
“天宇已被外勢力侵入﹐如果不儘早滅掉三千﹐讓龍族一事落定﹐天宇將陷入人間地獄啊﹗”沒有回答好友的疑問﹐但紅雲心中已有底牌。 6Gs{nFw  
uSABh ^  
身為天宇第一學府—長生學府的首席弟子﹐紅雲和藍霞同樣﹐皆學過逆轉天時﹑地理或人事的奇術。但是因為此術偏正近邪﹐經過造雲麒麟三令五申﹐兩人都保證不輕易使用。 BW'L.*2  
"XGD:>Q.  
“我立刻派人將它追回﹗” x r-;,W  
.abyYVrN4?  
紅雲搖頭道﹕“追不回來了。接下來的日子﹐我必須為了龍族全力以赴﹐往後……殘心還是拜託你啊﹗” m0=cMVCA!  
:dc"b?Ch  
“紅雲﹗此事事關重大﹐香九齡希望你能慎重考慮﹗”搶先一步﹐香九齡霸道地攔在紅雲面前﹐竭力阻止他離開的意圖。 A#v|@sul  
ZhhI@_sz  
“香九齡……我們各負天命﹐請讓我去完成自己的天命吧。” 紅雲微微苦笑﹐“我何嘗不想順應天數﹐可是人的一生﹐有太多慾望……” &_"ORqn&  
ad"'O]  
“紅雲﹐留下不可嗎﹖殘心孤獨一人﹐正需要親人的陪伴。” 香九齡仍然試圖挽留。 +dqk 6RE  
8O~0RYk  
“世局越發艱險﹐紅雲已無絲毫鬆懈的空間。龍族危在旦夕﹐生死存亡﹐在此一舉。” 微微吐了一口氣﹐紅雲沉重道﹕“你知道嗎﹐你我初次相見之時﹐紅雲也是因為龍事……” N@k3$+ls  
:d;[DYFLxb  
命皇眼神黯淡下去﹐無奈點點頭。“香九齡明白了。” Wyy^gJl  
=LlLE<X"%x  
“紅雲就此告辭啊。” 輕輕一點頭﹐紅雲打開門﹐毅然離去。 b->eg 8|  
\bU`  
“唉……”淡淡嘆息散飛空氣中﹐香九齡無奈看著一直躲在門廊下的上官殘心。“既然有心﹐何必一再逃避呢﹖” Of-C  
%9t{Z1$  
殘心靠著門廊下的柱子﹐虛弱地緩緩滑坐地上﹐沉默無語。 x1t{SQ-C  
cwk+#ur  
~~~~~~~~~~~~~              ~~~~~~~~~~~~~~~          ~~~~~~~~~~~~~~ 4cott^K.  
<KKDu$W|T  
“哎呀﹗蟠日龍妃﹗一條龍﹗怎會如此﹗”貓門之前﹐紅雲如遇驚雷。 Wt>J`  
i~9?:plS  
“貓姬這個賤人﹐竟然咬斷母親舌頭……”一條龍緊緊扶著衣衫襤褸﹐滿身血痕﹐口中流血的母親龍妃﹐只見龍妃盈淚的雙眼望著紅雲﹐片刻又低下頭去。 Ba/RO36&c  
JDkCUN5  
“請立刻釋放他們母子兩人﹗兩卷書什麼條件都答應﹗”此時此刻﹐紅雲已無別路可行。 2ubmsbt$  
Dq?E\  
貓姬精明的眼中閃過一抹算計。“放人﹖哼哼……除非你自盡謝罪﹐否則一切免談﹗” X6Un;UL  
^`tk/#h\9F  
“好﹗我相信門主言出必行﹗” py]KTRzy  
t2"@Ps&1|  
“前輩﹐不可啊﹗”“唔唔……”一條龍和龍妃拼命想阻止。 8jRs =I  
8QT<M]N%  
“呦﹐說死就死啊﹖人家我只是說笑啦﹗唉﹗真希望你也能這樣為我付出啊﹗”妖媚嘆息﹐貓姬盈盈水袖輕揚。 d'ZS;l   
8h@q  
“不可再折磨他人﹐什麼條件儘管說出吧﹗”按住心中怒火﹐紅雲冷靜和她談判。 a*D,*C5}  
zm3-C%:Bw  
“嗯~豪爽豪爽﹗條件非常簡單﹐聽好了﹗讓本宮廢去你的功夫﹐永遠留在貓門。” {1jpLdCbV^  
@!e~G'j%VD  
“兩卷書答應你的條件﹐永遠留下。現在﹐立刻釋放他們兩人﹗”紅雲別無選擇﹐狠心答應﹐只要兩人離開貓門﹐一切另作打算﹗ $ K})Q3FNi  
W$r^  
愣了一下﹐貓姬沒想到他會如此輕易答應。反應過來﹐一陣狂喜充滿心房。“哈哈……兩卷書﹐我終於得到你了﹗哈哈……” b 8>q;  
VKy5=2&  
寧靜夜晚﹐花好月圓。欣喜若狂的貓姬慾三千﹐聲聲呼喚愛人的名字﹐可是紅雲心中﹐卻是冷如冰山。 ZI,j?i6\  
,I ZqLA  
貓姬閨房門口﹐愛三千托人送來一封書信。 _l<mu?"  
{|z#70  
“小妹﹐為兄很高興﹐在我們歷盡滄桑的今天﹐你終於找到歸宿了。世上想再找一個像兩卷書這種超凡的人難了﹐好好把握﹗身為兄長的我﹐也只能在月光照射的另一角﹐衷心祝福你。唉~~過去我曾有擁有兩卷書的念頭﹐但是你比我更為適合。在他人眼中﹐為兄是一個變態的男人﹐既然大家這樣對待我﹐我更要以此身長存﹐這是我修成無竅之體的主因……” H#35@HF*o  
_mXs4  
同時山頭野地﹐失意人提著酒壺﹐徘徊不去。歷盡風波﹐愛三千終於放開了手﹐只因為小妹的痴狂愛戀對象﹐和自己的是同一人…… N&"QKd l  
\SOeTn+  
“白藕化花風已秋﹐不堪殘睡又回頭﹔晚雲帶雨歸飛急﹐去似西窗一夜愁。小妹﹐今夜你是世上最快樂的人﹐為兄替你歡喜啊﹗兩卷書苦修數十年純陽功體﹐今夜獻出﹐小妹﹐你好福氣啊﹗” flP>@i:e6  
dXl]Pe|v  
而在閨房之內﹐卻是春光旖旎﹐兩條身影﹐兩種心思…… COSTV>s;  
ur6e&bTp  
“兩卷書﹐今夜我將屬於你了。” '99@=3AB:`  
L=RGL+f1 _  
“門主憐愛﹗” Z ] '>  
fp{G|.SA  
“蝴蝶有情同入夢。” }S */b1  
Tr%FUi  
“鴛鴦到死不分飛。” )\>r-g$  
T^]7R4 Fg  
貓姬﹐此番我以純陽破了你的極陰功體﹐你們兄妹想滅龍族﹐一切成泡影矣﹗ Yrxk Kw#  
A d/($v5+  
兩卷書﹐貓姬浮華一生﹐經歷無數男人﹐今天才明瞭生命的真正含義﹐就是能夠與你渡過每一天。你可知我已無心江湖﹐無心權勢﹐唯一的念頭﹐就只有和你白頭諧老…… vG~+r<:  
<4c%Q)  
記得當時﹐愛三千對兩卷書誠懇的話語…… ^LVk5l)\>g  
/g@^H/DO  
“兩卷書﹐我只有這個小妹﹐你要好好疼惜她﹗” }#6xFTH  
v5T`K=qC  
以及那夜﹐枕邊人的溫柔…… d`Oe_<  
#-{N Ws\  
“一夜夫妻百世恩。兩卷書啊﹐今生今世﹐我就是你的人了……” hU" F;4p  
mw4JQ\  
可是﹐就在那夜…… H@D;e  
@r<b:?u  
“四弟﹐四弟上官殘心啊﹗是誰下的毒手啊﹖”九龍排二﹐靜海龍東方孤行悲痛呼道。 Qs l80~n_7  
n(>C'<otj  
“龍終歸大海﹐二哥不用為我報仇。” 最後一次找上太陰門﹐卻找來了自己的致命之劫。奄奄一息的上官殘心看著無緣的兩位龍族兄弟﹐艱難說道。 p x#suy  
=We2^W-{  
“九龍同生共死﹐你們一一離吾而去﹐是不是太殘忍了﹖”東方孤行哽咽道。 9 Kbw GmSU  
uE`r/=4  
“小梅在地下太孤單﹐讓我陪伴她……又何妨﹖”言未盡﹐氣聲已虛弱下去。 Qdu$Os  
3+(z_!Qh  
“四弟﹐四弟振作…… ” 東方孤行拼命握住他的肩﹐卻挽不回漸漸逝去的生機。 @ 7W?8  
'Jydu   
“二哥﹐答應我……答應我一件事…… ” mj2Pk,,SA  
t'g^W  
“我答應你﹗我答應你﹗” q@l(Qol  
j (ygQ4T  
“今天之事﹐千萬不可讓兩卷書知情。” 艱難喚出那個名字﹐殘心難過地別過頭去。 a9l8{ 3  
ubbnFE&PD  
不假思索﹐東方孤行道﹕ “我會守口如瓶。” VRbQdiZ{  
BvK QlT  
兩卷書陰陽交合﹐上官殘心魂歸蒼冥。黑氣沖天而起﹐遮掩住皎潔月光﹐紅雲感覺到愛子之死﹐撇下貓姬﹐破窗而出。 #{*LvI&  
?:igumeYX  
“吾兒啊— ” R0wf#%97  
sbnjy"Z%  
悲傷的呼喚迴蕩在寂靜黑夜﹐紅雲披頭散髮﹐心中意識空白一片﹐腳下卻是不停奔跑。狼狽的形態引起武道眾人注意﹐嘲笑聲也此起彼伏地響起。 ((<`zx  
0%<+J;'o  
“看看﹐那不是紅雲驕子嗎﹖” kRlA4h1u_$  
Kkv<"^H  
“怎麼變那麼狼狽﹖喔﹐上官殘心死了。誰叫他後天拼先天﹐自不量力﹗” H)>sTST(  
68e[:wf  
“死一個兒子算什麼﹖貓姬還會為你生一個啊﹗哈哈……” f~ZEdq8  
SK R1E];4  
“就是﹐哈哈……” ^DB{qU  
0<.R A%dj  
“你們說什麼﹗還我兒來﹐還我兒來﹗” r N5tI.iC  
x2W#ROfg  
紅雲憤而揮掌﹐打出連自己都不能控制的力道﹐造下無數殺孽…… (3;@^S4&w  
A@$kLex  
與此同時﹐時空長城正式遣人行走天宇﹐掀起無數驚濤駭浪。席卷整個天宇的災劫﹐從此拉開序幕。 kOjf #@c  
Sh&PNJ-*  
0.Vi9 7`  
第十七章 |=K_F3aJ  
0L#/lDNk  
“兩卷書﹐時空長城已經頻繁動作﹐為何你還不趕緊採取措施呢﹖” ;ME)Og  
qP1FJ89H  
疲憊的眼睛看著面前正氣浩然的男子﹐紅雲緩緩道﹕“飄舟﹐多謝你這些日子來提供的資料。可是誠如你所說﹐長城佈線之長之廣﹐已非是一日之功﹐便能徹底根除。從柳藏智主持的天鎖之爭﹐到今天魔蛇至尊的死﹐甚至頻繁傳出的幼童突然失蹤之事﹐我都懷疑和他們脫不了關係。我之所以先將矛頭指向三千兄妹﹐也是因為前不久﹐長城特使拜訪三千總門﹐商討合作啊﹗” I7(?;MpI  
, ZFE(  
飄舟低頭片刻﹐道﹕“可是三千兄妹各懷異術﹐不是輕易就能除去。愛三千當年通過千道寒﹐偷走三教寶物魔蛋﹐修成無竅之體﹐全身無一處死穴﹔貓姬的勢力龐大﹐武功更是出神入化﹐如此如日中天的組織﹐難道你以為是能夠容易除去的嗎﹖” BKIjNV3  
lzhqcL"  
微微淺笑﹐紅雲道﹕“無妨﹐我已和貓姬陰陽交合﹐用我一層的純陽體﹐破了她的極陰功體﹔而愛三千……我也已佈下計策﹐成功指日可待。” ub K7B |p  
p&Ed\aQ%z;  
“唉﹗為了龍族﹐犧牲你自己﹐兩卷書﹐飄舟對你欽佩萬分﹗”飄舟一邊說﹐一邊微微向紅雲頜首。“天宇有你領導﹐必可萬年不墜啊﹗” W Zn.;  
v }\,o%t^  
紅雲聞言﹐慚愧道﹕“是兩卷書無能﹐這是不得已的做法……” cWLqU  
1^G{tlA-  
為了取得兄妹倆的信任﹐紅雲一度不理武道他事﹐無視正道中人的痛心扼腕﹐成天在貓門和美女貓姬飲酒作樂。當他和貓門妖女成親之事傳開之時﹐紅雲遭到很多人的唾棄和不屑﹐說他為了榮華富貴﹐拋棄正道人士的責任﹐拋棄男人的尊嚴。 X+82[Y,mB.  
EWj gI_-  
這一切﹐都被紅雲默默承受下來。直到最後一刻﹐洞房花燭那夜﹐上官殘心慘死在地皇伏駝手中﹐他甚至沒能見上親生兒子最後一面。 #07!-)Gv  
_[h8P9YI4  
他雖是愛恨分明﹐但責任感和江湖磨煉﹐讓他學會將大局擺在最前面﹐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必須對大局有所幫助。到了最後﹐他不得已犧牲了自己的兒子﹐自己的名聲﹐還有一個女人終身的幸福。 0 n vSvk  
RU#F8O  
“兩卷書﹐很少有男人會像你這麼做。” 飄舟不解道﹕“如今天宇紛亂﹐為何你執意挑起如此重擔﹖究竟是為了什麼﹖”  5@!st  
\Qy$I-Du  
紅雲溫柔笑笑。“是啊﹐闖蕩江湖﹐非是為名﹐便是為利。紅雲兩者皆無獲﹐只是負了個空名﹐卻如此投入﹐真是……” e0HfP v_  
iG<Som  
“兩卷書﹐你義行天下﹐無私無我﹐飄舟蒙你解救﹐今生肝腦涂地﹐願意跟隨你的腳步……”激動地看著紅雲﹐飄舟感慨萬分﹐不自主地拉住了他的手。 bt/ =Kq#  
YY5!_k  
臉上笑容一僵﹐紅雲垂下面容﹐流瀉的發絲稍微掩去嫣紅的臉色。“飄舟﹐謝謝你……只是長城現在既然現世﹐不可能放過你。我救你一次兩次﹐恐怕不能再救第三次啊﹗現在世局混亂﹐兩卷書希望你能夠就此退隱江湖﹐平凡度日。” q3P+9/6  
?cy4&]s  
怔了片刻﹐飄舟苦笑。“兩卷書﹐我明白自己能力有限﹐再不能幫上你什麼……” (k?7:h  
}q[Bd  
“言重了。如果不重視你﹐為何要救你呢。日後天宇局勢將異常險惡﹐我怕……”看見他難過﹐紅雲心一軟﹐上前一步﹐柔聲安慰他。 .u z|/Zy  
"Cz<d w]D  
“兩卷書﹗”飄舟猛然抬頭﹐熱切看著紅雲﹐紅雲吃了一驚﹐稍後退一步。 q_[G1&MC  
nH-V{=**  
意識到自己的莽撞﹐飄舟慨然道歉。“抱歉……我只是想說……何不我們一起退隱﹖” W!L+(!&H  
</`yd2>  
紅雲搖搖頭。“天宇風雨飄搖不說﹐我至少須完成最後一件事—龍族回歸九色彩虹天。” [wnDHy6W  
[1yq{n=  
“可有飄舟可幫忙的地方﹖” Ond'R'3\E  
c1XX~8  
“這……你在貓門身份尚未暴露﹐我希望你仍然隱藏那裡﹐隨時觀察貓姬動向。” 略微思索﹐紅雲想出兩全其美的方法﹐委婉勸退飄舟。待在貓門﹐以如今的貓姬﹐不可能再有動作﹐而貓門聲威尚在﹐飄舟也可保無虞。 SU.ythU2,c  
3'`dFY,  
“兩卷書﹐飄舟期待你早日完成心願﹐從此無牽無掛。” 雙眼閃過一抹感動﹐飄舟從懷中取出一枚橙子大小的水晶球﹐遞給紅雲﹕“兩卷書﹐這水晶球是當年我離開時空長城之時﹐城主所賜﹐用以聯絡的信物。我想﹐日後你對抗長城﹐應該用得著。” X[yNFW}S2W  
vX|UgK?2^  
“兩卷書不能收下﹐請你還是收回去。” 紅雲聽說是長城之物﹐頓起警戒。 ~@W*r5/  
Zyf P; &  
飄舟搖搖頭。“此地一別﹐不知何日再見。天宇眾人對長城一無所知﹐我擔心到時候會吃虧啊﹗” b;cMl'  
X6e/g{S)  
紅雲躊躇半晌﹐道﹕“飄舟﹐除了你和半截至尊﹐還有何人是長城派來天宇的臥底呢﹖” 4Y\wnwI  
cmwPuK$  
“還有已死的柳藏智﹐以及陰界掌令﹐幽浮夜影。太陰門主伏駝也是當年長城的人﹐不過聽說他自立門戶﹐不接受長城指令多年了。” ""iaGH+Cxw  
"tk-w{>  
“嗯﹐太陰門﹐我等長城自理門戶即可。現在需要整合所有天宇的力量﹐統一對外。這麼多年的爭斗﹐天后和龍妃也應該停戰了。” 眼神一冷﹐紅雲硬是壓下親兒的仇恨﹐開始再次冷靜佈局。 $A_]:qI2  
V9NTs8LKc  
“兩卷書﹐通過晶球﹐你可以和長城直接聯絡﹐比通過其他長城分子保險多了。你還是拿著吧。” 飄舟此刻只希望紅雲早日告別紛亂武道﹐平定天宇﹐便執意將晶球塞在他手中。 xg@NQI@7   
}iB|sl2J  
“飄舟……”紅雲緊緊握著略微冰涼的觸感﹐不知說什麼才好。“天宇虧欠你太多……” ]e?x# <S  
e GL1  
坦然一笑﹐飄舟道﹕“沒有你幾次的援手﹐哪來飄舟呢﹖我走了﹐保重啊﹗清溪流過碧山頭,空水澄鮮一色秋,隔斷紅塵三十里,白雲紅葉兩悠悠。” ,F6=b/eZ  
E0n6$5Uc?  
望著飄舟離去的背影﹐紅雲深深嘆息。當年救他﹐是為了拯救一個心懷良知的正義之人﹐希望日後能夠為武道貢獻一分力量﹔只是像自己這樣一個一個地救﹐究竟趕不上殘酷江湖毀滅生命的速度。到最後﹐自己也只能勸他從此退出武道﹐平安後半生。 2/ rt@{V(  
i]{1^pKq  
離開紅雲﹐飄舟微微苦笑。他何嘗不曉得紅雲的意圖﹐只是…… 4'1m4Ugg  
)FN;+"IJ  
看著陰沉天邊﹐道道如炬閃電﹐聲聲驚雷﹐他不再猶豫﹐直直向那個方向走去。 q!~ -(&S  
=@x`?oev  
果然﹐一走進陰暗的中心﹐一名瘦削長髮男子佇立前方﹐冷冷面容隱藏墨鏡下﹐冷酷聲音訴說生死邊緣。 ,MPB/j^o5!  
$tqJ/:I  
“長城降指令﹐點殺不留情。” rh*sbZ68>E  
WiL2  
意料之中的回答﹐飄舟坦然一笑。“你的名字﹖” "UFs~S|e  
aW_oD[l  
“長城頭號殺星—末路狂人﹐彪﹗” #18FA|   
pmvT$;7I  
依然是幽冷寂靜的時空長城﹐因為藍霞多日的閉關﹐讓長城之主魔空隱隱不安﹐多次徘徊在他的書房外面。 .wA+S8}S  
<6TT)t<h  
長城當年培養的殺星一一出臺﹐也按照藍霞的指令開始在天宇行動。可是數月以來﹐房門依然緊閉﹐裡面毫無聲響﹐魔空焦躁之余﹐也開始懷疑。終於﹐他耐不住心底擴大的不安感覺﹐喊了一聲。 /UcV  
DE$q+j0P  
“軍師藍霞……” n{0Ld - zH  
`O?T.p)   
話音未落﹐房門打開﹐藍霞並無不悅表情﹐而是微微欠身﹕“城主久等了。請進來共商大計。” w8Q<r.  
9LnN$e  
這是魔空首次進入藍霞的書房。一直以來﹐藍霞都不許任何人踏入此地一步﹐連打掃整理的事情都是他自己來。環顧四週﹐魔空不禁深深欽佩感嘆﹐藍霞負責整個天宇的攻略﹐大小細節皆巨細靡遺﹐可是書桌上整理得乾淨利索﹐無絲毫紊亂。靠牆壁一排書櫃也都按日期或地域歸檔﹐一目瞭然﹐整肅嚴謹﹐一絲不亂。 rf:XRJ <4  
z+}QZ >  
“城主請坐。” 藍霞毫無廢話﹐直接切入重點。“天宇經過這段期間的矛盾整合﹐勢力經過分化重組﹐或被殲滅﹐或被吸收﹐局勢已呈明朗。” a 3SlxsWW  
Oc].@Jy  
“喔﹖那長城要從何處著手﹐吞滅天宇呢﹖”魔空看著藍霞鋪開地圖﹐很驚訝地發現﹐那是藍霞親筆手繪﹐不只是一般單純標誌地形地理。 q<W=#Sx  
uE/T2BX*  
“城主現在所見﹐正是藍霞為長城攻略﹐重新繪製的地圖。為求城主一目瞭然﹐就從五嶽說起吧。” 藍霞輕揮羽扇﹐侃侃而談。“天宇之中﹐真佛為求萬年長存﹐立五皇守五嶽﹐其下設三教聯盟﹐分掌儒﹑道﹑佛三教﹐以順應天理﹐教化人文。其實五皇久不涉世﹐現在經過我一番調度安排﹐除了天皇仍然毫無蹤跡﹐西嶽數理命皇﹑東嶽八世古皇以及北嶽鱗皇都已經現世。攻下五嶽﹐取得皇血打通山嶽脈氣﹐就可以一舉擊垮天宇廣袤山河﹐這也是藍霞一直在全心經營的計劃。城主以為如何﹖” r;>+)**@vl  
Vgb *% I  
“可是天皇未出……”魔空猶豫道﹐“軍師不覺得這可能是天宇暗棋一著嗎﹖” [jdFA<Is  
) /vhclkb  
藍霞點頭道﹕“城主所慮﹐的確有理。所以現在起﹐有一著大計﹐需城主全盤配合。七靈殼之爭引發十三懸案﹐已經滅去無數天宇精英﹐如今也已告一段落。現在我們再在智慧之門展開‘夜空不滅之星’ 的爭奪﹐就算不能一舉殲滅五皇﹐也可以逼出天皇﹐屆時就是吾出關之日。” %VJ85^B3  
g1E~+@  
聽聞藍霞即將出關﹐魔空大感意外﹐“啊” 了一聲。 Jq.lT(E8D  
N{SQ( %V  
藍霞卻置若罔聞﹐取出一疊冊子﹐交給魔空。 8M,9kXq{L  
3f Xv4R;!:  
“城主﹐此乃這次計劃的細部安排﹐請城主事必躬親﹐仔細安排行動。紅雲驕子兩卷書乃天宇之首﹐真佛以下﹐如果能夠順機扳倒他﹐吞滅天宇指日可待。” Y}*\[}l:&x  
pL=d% m.W  
魔空進門時﹐並未完全關閉房門﹐此時彪正好返回﹐在書房前恭候。 -ezY= 0Q&  
n]_[NR) i  
“是時空殺星。回來繳令麼﹖”藍霞一面低頭書寫下一道指令﹐一面問道。 d6{Gt"  
-$VZte x  
“是。叛徒飄舟已除﹐另外太陰伏駝也被暫時穩住﹐但看軍師和城主如何處置。” {#P `^g  
kv,%(en]  
“很好。水晶球呢﹖”魔空問道。 0kQPJWF  
]r! >{  
“這……飄舟身上並無水晶球﹐想必已經丟失了。” 3ya1'qUC  
%=AxJp!a  
書案後方﹐傳來“喀啦” 一聲輕響。藍霞手中毛筆﹐陡然斷成兩截。 \@3Qi8u//  
G|w=ez  
魔空大驚失色。“什麼﹗水晶球失落天宇﹐萬一……立刻去找回來﹗” {gA\ph% s  
ZoB*0H-  
“不用找了。” 冷冷話語傳來﹐藍霞道﹕“立刻傳令﹐全體配合城主行動﹐智慧之門之計﹐必須成功﹗” mffn//QS  
 XY.5Rno4  
看著魔空和彪先後離去﹐藍霞一腳踢上房門﹐頹然倒入椅內﹐卻克制不住心中激動﹐氣得渾身發抖。 \I-#1M  
-! ;l~#K=  
腦中盈滿那最後一次相見的情形﹐紅雲始終用充滿恨意的眼光狠狠瞪著他﹐讓他控制不住地瘋狂凌虐身下脆弱的身體。即使知道自己正在撕碎兩人之間最後的情感﹐可他就是難以忍受﹐紅雲為了天宇甘願犧牲一切的個性。 L9Z;:``p  
m=AqV:%|  
從袖內取出一團已經幾乎揉爛的報告﹐正是紅雲和貓姬成親的消息。慢慢攤開﹐藍霞再一次看著上面的字﹐心神俱碎。 Ok7t@l$  
J`q]6qf#  
“紅雲……為天宇﹐為龍族﹐你就這麼無情無義﹐什麼都能拋棄嗎……” &C im!I  
9 3+"D`  
回答他的﹐只有靜靜滴落桌面的一滴燭淚﹐紅紅的﹐熱熱的﹐但又瞬間變冷﹐殭硬。 $WYbm}j  
x^|Vaf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2015-04-01
第十八章 I$Qs;- (  
9_\'LJ  
“啟稟命皇﹐真佛在梵天宮外傳見。”命皇駕前兩大弟子之一﹐返朴道子恭敬傳報。 {QBB^px  
;!o]wHmA  
“哦﹖匆匆到來﹐必有急事。”香九齡恰好在與儒佛雙聖商討天宇之劫﹐聞言連忙起身。“我們一同出外晉見吧﹗” A^ _a3$,0  
"fg](Cp[z  
宮外﹐真佛並未現身﹐顯然仍在修行中﹔巨大的“佛”字護體金光﹐閃閃發亮﹐慈輝萬丈。 VIP7OHJh  
2j(h+?N7k  
“諸位﹐紅雲驕子兩卷書昨夜陰陽交合﹐卻因兒子之死﹐心亂之下不慎走火入魔﹐正在武道瘋狂屠殺啊﹗”真佛痛心疾首﹐緩緩道來。 hS[ yNwD  
mcz+ P |  
“啊……怒雨飛龍啊……”命皇仰天長嘆﹐不知道紅雲此刻﹐該是如何的悲慟欲絕啊…… ug{R 3SS  
7'wS\/e4a  
真佛也頻頻嘆息。“而且吾家居然在偶然間發現﹐兩卷書居然身懷時空長城信物—水晶球啊﹗可見他此次濫殺無辜﹐也許就是借題發揮﹐戕害天宇生靈。” w;Q;[:y  
7iHK_\tn  
“什麼﹗”數理命皇﹑儒佛雙聖聞言都驚呆了。 k>dsw:  
h/x0]@M&  
“是吾家親眼所見﹐應該不會有錯。何況以兩卷書的修為﹐何至突然走火入魔呢﹖” *A}cL  
P5lqSA{6  
既然是天宇之主所言﹐眾人不得不相信下來。香九齡沉吟道﹕“既然如此﹐真佛的意思呢﹖” n~g)I&  
`cx]e  
“全面擒拿。” LPG`^SA  
s5RjIa0$7  
佛聖金慧蓮猶豫道﹕“可是……” 2tROT][J%  
g8!wb{8?s  
真佛無奈道﹕“吾家曉得。兩卷書過去對天宇以及龍族頗多貢獻﹐無奈公事公辦。唉﹗殺之未免殘忍﹐盡可能生擒﹐吾當秉公處置。” tb :L\A^:  
,uzN4_7u  
佛聖道﹕“萬一他頑強抵抗呢﹖” i"|$(2  
0y<wvLv2C  
“此亦是吾家懮心之處啊﹗為了自身安危﹐你們自己視情況而行吧﹗” C^ Q tSha  
o!:8nXw  
香九齡猶疑不定﹐半晌道﹕“若非時空長城在幕後操縱﹐我確信兩卷書尚有良知啊﹗” b 1&i#I?{  
"<}&GcJbz  
真佛頓了片刻﹐嘆息道﹕“唉﹗惡人非天生﹐善者亦非天生﹔一切乃隨時光流轉﹐變換不定。為惡者從善屢見﹐善良者為惡亦不少啊﹗” e]=!"nJ+  
h^ -. ]Y  
說話當時﹐又有命皇另外一隨侍弟子﹐歸真道子前來通報﹕“兩卷書來犯西嶽﹐非要見真佛不可。” 7_2kDDW0  
DzQ1%!  
眾人連忙下山一觀﹐只見紅雲披頭散髮﹐雙眼無神﹐見人就出招﹐連忙喝住。 lpH=2l$>?  
7PR#(ftz  
“你……你們誰是兇手﹖還我兒來﹐還我兒來啊﹗” O]f/r,4@  
&V>fYgui  
佛聖上前勸阻道。“兩卷書﹐清醒啊﹗你不能一錯再錯﹗” !v]b(z`Y  
gyS+9)gY  
儒聖文冠天也說﹕“若有冤屈﹐真佛絕對還你公道。濫殺無辜﹐罪上加罪啊﹗” j3q~E[Mz\  
Hi_ G  
可是紅雲看似神智不清﹐什麼話也聽不進去﹐頻頻發招﹐擊退眾人﹐又飛跑而走。 9WJz~SP+vR  
B\g]({E  
香九齡眉頭緊鎖﹐扶著受傷的雙聖問道﹕“事已至此﹐我們要如何才能制止呢﹖” pT?Q#,fh  
! _2n  
真佛略加思索道﹕ “讓吾家再思量應變之策吧﹗紅雲開殺﹐汝等也已親見。數理命皇﹐為了天宇大局﹐速速將兩卷書繩之以法﹐昭示天下﹗” z} '!eCl  
v(OBXa9  
看著真佛光形遠去﹐香九齡默然無語﹐心中煩亂漸生。“來人﹗將雙聖扶入梵天宮療傷。” lnE+Au'  
]|_\xO(  
看著不再風和日麗的天空﹐成日布滿陰雲閃電。數理命皇心底煩躁﹐猶疑道﹕“紅雲……你真是長城的臥底麼……” X-Wz:NA  
6<0n *&  
~~~~~~~~~~~~~              ~~~~~~~~~~~~~~~          ~~~~~~~~~~~~~~ qS&%!  
B3Jgd,[  
“傳令下去﹐今夜圍剿貓門﹐不可留下活口﹗”藍霞丟給彪一封信函﹐隨口道﹕“長城出口有兩名剛改造完畢的殺星﹐你們三人一起行動。” g'];Estb~  
 p!Eft/A(  
“遵命﹗” A`{y9@h(  
2 xw6 5z  
一旁的魔空頗為不解﹕“可是三千總門不是前些時日還與我們聯盟﹐商討共滅天宇的麼﹖” Th`skK&U  
%+ZJhHT  
藍霞冷笑不止。“時空長城不可能有天宇永遠的朋友。” 說罷﹐立刻回身入書房﹐將門關起來﹐緩緩閉眼﹐長吁了一口氣。 VF&Z%O3n  
EBtLzbj  
紅雲﹐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裝瘋賣傻。現在你變成人人得以誅之的對象﹐不怕你還有閑情逸致再來扯我後腿。智慧之門將五皇一網打盡﹐天宇支離破碎﹐我看眾叛親離的你還有哪裡可去﹗ uP\lCqK,  
'03->7V  
人煙稀少的小道上﹐只見紅色身影一路奔跑過來﹐前方香九齡等候已久。看見攔阻身影﹐紅雲想也不想﹐出手揮出一掌﹕“閃開﹗” P;PQeXKw  
]nhr+;of/-  
“紅雲﹗是我啊﹗”香九齡愕然﹐難道紅雲他真的…… &'l>rD^o  
VL[)[~^  
眼看紅雲即將跑過去﹐香九齡情急﹐回身一指點在紅雲背後。 ?S?2 0  
bVmA tm[  
“啊……你……”無力軟倒在香九齡懷中﹐紅雲趁勢輕聲道﹕“快召集天宇眾人到白雲道﹐要事相商﹗” \:> Wpqw  
:|o<SZ  
命皇頓時如醍醐灌頂﹐一把抱起紅雲﹐將他飛速帶離小徑。 #k3t3az2{  
+h2eqNr  
西嶽之主迅速向武道各方發出召集信函﹐當眾人依約來到白雲道內中密室﹐只見紅雲驕子站立上首﹐神采飛揚﹐手執一紙捲﹐目光沉睿﹐氣質超然﹐不禁為之深深震撼。正在感慨﹐紅雲開口了。 )Qm[[pnj  
B12$I:x`  
“兩卷書首先在此感謝諸位豪傑參與今天密商﹐其實天宇存亡人人有責。” q P ;A}C  
Q4t(@0e}  
佛聖金慧蓮道﹕“你的犧牲使眾人感動萬分﹐所以大家願聽你全權調度應變之策。” xUF_1hY  
S' dV>m`  
紅雲也不繞彎﹐直接道﹕“五天後﹐五皇受邀至真佛掌管的智慧之門爭奪五皇之首的名銜﹐也正是天宇將面臨的最大劫厄。” DoC(Z)o  
>hY" 3  
下面有一人突然質疑道﹕“且慢﹗這次的集會﹐應該由真佛主持﹐怎麼是你兩卷書﹖” BQ^H? jo  
A?G IBjs  
兩卷書一伸手﹐紙卷在手中展開﹕“真佛非真﹐此乃證據。” Z%Z9oJ:  
zF4[}*  
上面是一則真言﹕“天宇時空不同系﹐外魔強勢結一體﹔世俗真偽難分辨﹐三老見佛開玄諦。” q.Nweu!jQ  
*%Qn{x  
紅雲手指緩緩滑過第一句第一字﹑第二句第二字﹐到最後一句第四字。 (><zsLs&  
~}Z\:#U  
香九齡驚叫出聲﹕“啊~天魔真佛﹗” c62=*] ,  
y80ykGPT\&  
“接下來﹐就由兩卷書﹐仔細向各位說明應變措施﹐對抗長城。” D[O{(<9  
`ovtHl3Q  
密商大約一個晚上﹐紅雲一一分析一一佈置﹐井井有條﹐聽得眾人點頭稱是﹐毫無異議。 M>jtFP <S  
)a}"^1  
“感謝眾人的支持﹗時空長城貪婪之眼神﹐已窺視天宇數十年﹐最後只剩三天﹐希望三天後﹐同心協力為天宇存亡而戰﹗今天議商到此為止。” {f9{8-W <u  
_wb0'xoK"  
步出密洞﹐紅雲關切地看著隨行的造天筆。“好友﹐你受苦了﹗” P)dL?vkK  
x*oWa,  
“比起兩卷書的犧牲﹐造天筆這點小難﹐算不得什麼。” 造天筆將自己這些日子的磨難輕描淡寫帶過﹐“對了﹐待我尋得徒兒﹐立刻行動破除三千。” PLM_#+R>  
>]'yK!a?  
“感謝你。” 紅雲感激一鞠躬。 ,? E&V_5  
KlK`;cr?  
一起同行的香九齡不解道﹕“紅雲﹐你是何時對真佛起疑心的呢﹖” _DRrznaw  
G0n'KB  
紅雲道﹕“自從我去參佛嶺﹐拜求拯救天宇之策時。” Ou'?]{  
TJ?g%  
“喔﹖那你由何處看出破綻﹖” -ZW0k@5g  
fIoIW&iy  
“真佛一向喚吾小名﹐朱雯。” zr76_~B1u  
QbhW!9(,  
香九齡立刻皺眉道﹕“糊塗﹗你早就該向眾人說穿陰謀啊﹗” Hy{ Q#fq  
s!/TU{8J  
紅雲嘆氣道﹕“我懷疑真佛落在他們手中﹐怎敢輕易說出啊﹖” Uadr># C*  
{Hr$wa~  
“所以你才會將計就計﹐待最後一刻揭發﹖”香九齡恍然大悟。 ]j>i.5  
XwM611  
造天筆頷首淺笑。“不但如此﹐兩卷書在智慧之門也別有安排啊﹗” PIcrA2ll  
y0v]N  
“是啊﹗長城雖以長生不死欺騙世人﹐挑起五皇內鬥﹐可是卻對龍族幫助甚大。” 紅雲慧黠一笑。 9^P2I)aD  
]43[6Im  
~~~~~~~~~~~~~              ~~~~~~~~~~~~~~~          ~~~~~~~~~~~~~~ `Lyq[zg8  
Ju@Q6J5  
智慧之門。真佛一向的聖地﹐今日四皇齊集。不待任何人開口﹐紅雲指掌蘊勁﹐首先衝至真佛光形前面﹕“邪魔﹐現身吧﹗” 33:DH}  
F{k+7Ftc  
“哈哈……”隨著強勁掌勁沖破護體光形﹐魔空現身了。 %Qn(rA@9  
m9M FwfZ  
“不愧是紅雲驕子兩卷書﹗” G@S&1=nj3  
SEKN|YQV/t  
“邪惡之首﹐歸位吧﹗”紅雲並不多言﹐大喝一聲﹐提運真元﹐紅色煙氣集成一團﹐隨後朝著魔空猛然射出。 O`FqD{@V  
QzGV.Mt2  
強悍氣流打破魔空幻體﹐由魔空胸前閃射出一條光芒﹐光芒射向夜空不滅之星﹐經過九曲坎射在天宇奇石—不死石上﹐化成瑰麗萬丈的九色彩虹﹐慢慢往彩虹道延伸開去。 b M;`s5d  
L{ gE'jCC  
齊集彩虹道的龍之尊﹑天后﹑龍妃和小天真﹐卻遇到了長城眾殺星的圍阻。 lfk9+)  
~Pk0u{,4XQ  
“長城早就料到這一步﹐龍族殘孽受死吧﹗” ]T O/kl/  
>=ot8%.!,B  
此刻﹐一條雄偉身形凝現﹕“有中嶽天皇在此﹐時空走狗何足掛齒﹗” 1;u4X`8  
:lcea6iO  
氣宇軒昂﹐面如冠玉﹐隱隱散發的氣勢更是不容人小覷。在長城之中觀控的藍霞見狀﹐連忙打出指令﹐命殺星即刻收手回城。 9-*NW0  
~Y5l+EF#  
若非天宇有叛徒﹐自己也沒料到天宇眾人早有準備﹐在智慧之門反計一著﹔更沒想到自己苦心佈置﹐竟然成全了龍族順利回歸九色彩虹天﹐為龍族保留下一絲血脈。 #nyv+x;  
~WVO  
不過這計策到最後﹐也不算是完全的失敗﹐至少天皇已經現身。看那架勢模樣﹐又是不可輕視的強敵一名。迅速平靜心潮﹐藍霞定下神來﹐卻聽得外面傳報﹕“恭迎城主回城﹗” @-.? B  
lp&!lb`  
“軍師藍霞啊﹗為什麼明知會失敗﹐還是堅持要行動呢﹖”魔空走向藍霞﹐感嘆道﹕“不過現身一觀天皇英姿﹐值得啊﹗” 5/ecaAB2  
tP ~zKU  
“城主認為天皇此人實力如何﹖” 9 -h.|T2il  
OQ_stE2i  
“深不可測﹐和兩卷書有得比﹗”魔空道﹕“不過我已向眾人下了戰書﹐長城不日攻取五嶽﹐相信他們已經嚇得膽戰心驚了﹗”  ~QG ?k  
!J>A,D"-  
藍霞無奈皺眉﹐對魔空這種意氣之舉不置可否。沉思片刻﹐緩緩道﹕“勞煩城主對在天宇臥底的眾人說明﹐藍霞‘合扇不問世﹐開扇渡天宇’ ﹐即將出關﹐攻取五嶽。” !7H6i#g*  
|oKu=/[K  
紅雲﹐五皇守五嶽﹐你該明白我首要拿下的﹐是何人之嶽吧﹗ &j u-  
DrS~lTf=>  
羽扇輕掀﹐修長手指慢慢劃過五嶽地圖﹐藍霞冰冷一笑﹐微閉雙眸。 _|c&@M  
lXrD!1F  
l_FGZ!7  
第十九章 q/@dR{-  
90 { tIX  
“紅雲﹐這次大破三千之無竅體﹐你居功不小。” 南嶽的一處隱密山谷中﹐造天筆尋得紅雲﹐告知他最新的消息。 sB}]yw  
^kj=<+ v#  
“言重啊﹗若無令徒的‘血手八齊’ 和好友的‘孔子眼’ 完美配合﹐哪來無竅被破呢﹖”紅雲道﹕“我之所以之前放出假消息﹐說‘血手八齊’ 乃是四人合招﹐也是為了混淆試聽﹐使愛三千不至於對整個武林出手。” v<rF'D2  
,-*iCs<  
“如今三千被破﹐眾人可以全力對付長城攻勢了。” 造天筆秀眉緊蹙﹐似乎帶起久遠的某種回憶﹐停住了話頭﹐沉默下去。 H^c0Kh+  
ESQ!@G/n  
心中昇起濃濃惆悵﹐紅雲絲毫沒注意到造天筆的懮心﹐一徑沉浸在自己的心事中。許久﹐兩人就這樣默然對坐。 \,W.0#D8v4  
eVy2|n9rH  
也不知過了多久﹐造天筆發現天黑了﹐起身就要告辭。“紅雲﹐這幾日你需要好好休養功體﹐加上南嶽需要你守護﹐就別四處跑了。我會帶給你信息的。” mE $dO3  
N} />rD  
“我擔心五嶽在互不支援的協議下﹐被一一攻破。” 紅雲沉郁片刻道﹕“紅雲必須為此努力﹐讓大家團結起來。” K\=8eg93Z  
yM$J52#d#  
造天筆苦笑道﹕“恕我直言﹐五皇個個眼高于頂﹐不比小九龍乖乖聽你調度啊﹗對了﹐你就安心讓雙龍半留在天宇麼﹖” Y'm=etE  
Rmh*TQu  
“命該如此﹐無可奈何啊﹗不過好友放心﹐紅雲會盡全力保護天宇和龍族。現在五皇皆已回守五嶽﹐我必須開始行動﹐以免被長城佔得先機。” u?Hb(xZtg=  
Jgx8-\ 8  
“讓造天筆效勞吧﹗你日後凶險還甚大﹐造天筆希望你能借這段時間好好調理身體。” c;!g  
3l:QeZ  
“五嶽若失﹐再無補救之機。因為一旦讓五皇血液滴入嶽氣通口﹐高山將被夷為平地。此事大意不得﹐須我親自統籌。” 紅雲鄭重道。 4^Qi2[w  
^KHLBSc:  
“可是天皇不是已經現身﹐何不讓他來負責呢﹖”造天筆疑問道。 6OUvrfC(H  
U~is-+Uq  
“你忘了他也是五皇之一麼﹖東嶽古皇﹑北嶽鱗皇都是傲氣沖天之人﹐哪有可能聽他的話﹖何況五嶽互不支援條約的簽訂者之中﹐也有天皇本人啊﹗”紅雲嘆道﹕“不過天皇的出現﹐的確減去我不少壓力。靜海龍東方孤行和暴龍海派浪子經過他的調教﹐一定也進步不少。至於天宇的防護措施……我會細心計劃。” >S&U.  
?9?4p@  
“紅雲﹐南嶽地皇數十年前就已經捐軀﹐現在南嶽只有你一人﹐萬一長城首要目標是南嶽……”紅雲來得及召集眾人抵抗嗎﹖ oj.lj!  
qb7^VIo%c  
“放心﹐除非長城已經掌握南嶽皇血﹐不然就算攻取南嶽﹐同樣是一場徒勞﹔何況還要浪費兵力顧守南嶽。身為策劃者﹐不會連這點都想不到吧﹗”紅雲分析道。 xEoip?O?7F  
T&}Ye\%  
造天筆沉默片刻﹐問道﹕“那你對長城這次派出攻嶽之人﹐有何看法﹖” t{(Mf2GR1  
rZC3\,W  
“好友所指是長城軍師﹐卜萬年藍霞﹖”紅雲平靜抬眼﹐無絲毫情緒波動。 P.4E{.)(  
Xz1c6mX|o  
“喔﹖你知曉此人﹖” 8fO8Dob]\Y  
h)B!L Ar  
“他是長生學府﹐紅雲的同門師兄。” 努力保持心潮平穩﹐紅雲隱在衣袖下的雙手﹐已經握到發疼。 JieU9lA^&B  
7>je6*(K  
“既是同門所出﹐你一定了解此人。天宇此戰有望啊﹗”造天筆看著紅雲﹐微微笑道。 nk08>veG  
_EKF-&Q6  
“唉﹗不可再增添紅雲的壓力啊﹗”聲音已隱約透出一絲顫抖﹐紅雲拼命克制住自己即將爆發的情感。 fGO*% )  
z-Hkz  
造天筆當下明瞭﹐什麼也沒說﹐只輕輕拉過紅雲攥得發紅的手﹐溫柔撫慰。 26nBBS,;  
sco uO$K  
“無論如何﹐天宇和造天筆﹐永遠站在你這邊。” b.Su@ay@(^  
Y^eX@dE FR  
~~~~~~~~~~~~~              ~~~~~~~~~~~~~~~          ~~~~~~~~~~~~~~ ?[SVqj2-  
S:97B\ u`  
紅雲的判斷沒有錯。不久﹐時空長城派下五虎殺星﹐氣勢洶洶朝西嶽方向而去。天宇方面的情報一傳到﹐紅雲馬上動身前往西嶽梵天宮。 6o lV+  
{visv{R<  
時近黃昏﹐大部份天空仍如近來一般﹐烏雲密佈﹐雷電交加。香九齡站立峰頂﹐遙望天際那唯一亮色。窄窄一條天空﹐未被烏雲佔據﹐落下的夕陽從那縫隙中射出不算強烈的光芒﹐映得旁邊細薄彩雲艷麗萬分。溫暖的色彩﹐儘管只是短短時間﹐仍然給了人無盡的溫暖和希望。 NG-`ag`s  
y9 uVCR  
回想自己自多年前受封數理命皇﹐掌管西嶽﹐創立梵天宮以來﹐自己大部份的職責﹐都在審理各種無頭奇案。如今真有天外勢力欲覬覦天宇﹐五皇皆已回守各自的山嶽﹐自己可不能首戰失敗﹐挫天宇眾人銳氣。思及比別人更沉重的壓力﹐香九齡不禁心裡煩亂無比。 ) hdgz$cl  
nZW4}~0j  
“唉﹗峰高華嶽三千丈。” 環顧壯麗山嶽﹐香九齡脫口輕吟。 9/46%=&]  
q!*MH/R  
“險據秦關百二重。” 背後一抹身影逐漸清晰﹐伴隨溫雅柔和聲音﹐慢慢接近。 sMJ#<w}Q  
 HD|sr{Z%  
香九齡心底一震﹐不可置信地緩緩回過頭去。 Qv!rUiXq  
)kA2vX^=Z  
“香九齡﹐紅雲懮心西嶽﹐來此與你共商計策。” 7 6*hc   
,)uPGe"y  
“感謝關懷。請到裡面談吧。” 香九齡微一欠身。 3;D?|E]1  
"o==4?*L  
仰望天邊唯一一抹亮色隱於黑暗之中﹐紅雲不禁傷感起來﹐怕命皇看見﹐連忙轉過頭去﹐匆匆應了一聲。 7K !GK  
"gg(tp45  
一前一後進入房內﹐香九齡退去眾人﹐將門閉上。 o[{&!t  
MgP{W=h2  
“紅雲﹐恕我直言。聽聞此次進攻西嶽之人﹐乃是你同門師兄﹐可有此事﹖” a@k.$  
T g\hx>  
“唉……同門互鬥﹐學府之恥啊……”紅雲低下頭去﹐攥緊拳頭﹐完全無視那手心裡的刺痛﹐只因為此刻﹐心痛已大過一切。 8l?w=)Qy  
;qG1r@o  
“就你看來﹐你和令師兄﹐誰更優一疇呢﹖”香九齡急欲知曉對方實力。 vK'9{q|g  
!h/dZ`#  
紅雲慚愧低頭。“這……紅雲不如師兄多矣。” Bfn]-]>sD  
|+mOH#Aty  
香九齡聞言﹐微微嚴肅了口氣。“已經歸屬邪惡組織﹐必要之時﹐你不可心存慈悲啊﹗” g5<ZS3tQ  
3DI^y` av  
“紅雲曉得。對了﹐這裡有一物。” 一邊答應著﹐一邊伸手至衣襟內﹐紅雲取出一顆水晶球。 g\j>qUjs%Q  
g1dmkX  
“好友請看﹐這就是飄舟臨死之前﹐交給我的長城信物。長城多年來在天宇埋伏多人﹐進行各種破壞和顛覆活動﹐只可惜天宇一直以來﹐各方不能團結﹐才使天外勢力有了可乘之機。” '}fel5YV  
(WkTQRcN,  
“嗯。水晶本就是玄奇寶物﹐能想的出以此為信物﹐也不簡單。可是此物如何使用呢﹖”香九齡微微施加元力﹐只見那晶球竟然緩緩發出光芒﹐流光溢彩﹐瑰麗無比。 v['AB4  
SNxz*`@4  
“聽聞天皇不日將入長城﹐與長城之主魔空會談﹐我想他可能用得著。” 紅雲嘆道﹕“時空長城隱藏在異度空間之中﹐真是玄奇無比的組織啊﹗” :7k`R6 2{  
8|Q4-VK<!  
“是啊﹗”漫不經心地應和著﹐命皇把玩著晶球﹐一面悠悠道﹕“紅雲﹐那一天……你不用來西嶽了。” L:Ed-=|Uw  
y!BB7cK6  
“天宇存亡﹐人人有責。” 紅雲斷然拒絕﹕“就算是別人會閒話﹐我可沒有參與你們當初互不支援條約﹗” @u<0_r t  
zH'!fhcy  
輕輕把晶球放在桌上﹐香九齡無聲嘆息。看見好友懮愁滿面﹐紅雲不禁柔聲道﹕“相信我﹐紅雲決不會……” BMe72  
p0?o<AA%O  
話語未落﹐香九齡起身伸手﹐將紅雲一把攬入懷中﹐低頭吻上了他的紅潤雙唇。 UzN8G$92qF  
)*+u\x_Hx  
心中雖然驚駭﹐可是紅雲卻不忍推開他﹐任由他動作﹐直到兩人衣衫半解﹐雙雙倒向一旁休憩的小榻。 =cknE=  
9PWm@ Nlf  
溫潤軀體在抱﹐香九齡如入仙境﹐見對方毫無反抗﹐不禁微微愕然﹐停下了動作。“紅雲﹐我……可以嗎﹖” O} (E(v  
H2s*s[T -  
看見香九齡眼中的絕望和深深懮愁﹐紅雲沒答話﹐頭一偏﹐眼睛緩緩閉上﹐一滴淚水倏然滑入鬢邊﹐滲入微亂的紅白髮絲中。 #Xj;f^}/  
37,L**Dgs  
香九齡見狀不再猶豫﹐徑直退下兩人衣物﹐輕輕覆在紅雲稍微殭硬的身體上﹐輕柔的吻仔細拂過每一吋肌膚。白皙身體上落滿了當年的傷留下的淡淡痕跡﹐香九齡看見的時候﹐更加心疼小心地親吻下去。 J~fuW?a]r  
(PyTq 5:F  
“紅雲……辛苦你了……” +6wx58.B&  
o<~-k,{5P  
一句話﹐訴盡人世辛酸﹐江湖無奈。紅雲突然抽泣﹐淚水如洪水潰堤﹐雙手緊緊環住香九齡的肩膀﹐把他更近地拉向自己。 6{lG1\o  
0LZ=`tI  
“殘心曾經告訴我﹐感情不是我手中的命盤……”香九齡眉間凝聚濃濃愁雲﹐切切訴說。“香九齡遵循既定的軌跡﹐已經走得太久太久了……” |:\$n}K  
qW+=g]x\  
一切順應天理循環﹐未來是絕對不可以插手的﹐正如法律的公正﹐如鐵板訂釘﹐沒有人情疏通之理。可是只要裁判者是人﹐就免不了在‘人情’ 與‘法制’ 之間徘徊。 Am]2@ESUP  
B?!9W@  
“香九齡……”難受地扭動身體﹐紅雲淚眼朦朧﹐卻發現自己不能也不願擺脫他的層層愛撫。 CuF%[9[cT  
sf<Q#ieTxY  
“一直以來﹐我以為只要有理智存在﹐就可以划定感情的盲目走向﹐不至於犯下無可挽回的錯誤。” 耳邊聆聽著宛如天籟的呻吟﹐他慨然嘆息。“可是我錯了……紅雲……你願意接受我嗎……” ttTI#Fr2  
Bi$ 0{V Z8  
幾近膜拜的祈求﹐在喘息不止的紅雲耳邊響起。迎受理智徹底崩潰的入侵之時﹐心心念念的愛妻夢雨涵溫柔笑靨一閃即逝﹐愛子上官殘心倔強卻可憐的面容片刻消失。淚眼模糊了眼前憂鬱溫柔的人﹐紅雲放任自己的情感首次脫韁﹐任隨香九齡的黑色發絲與自己的嬌艷發色散為一體﹐任隨無邊的懮愁席卷絕望的未來…… ;,()wH  
;*n_N!v  
一旁的小桌上﹐水晶球華光陡盛﹐異常的光線詭異流轉﹐陰沉暗夜卻依然寂靜。 <=#lRZW[z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2015-04-01
第二十章 9~LpO>-  
(M+,wW[6  
面對時空長城軍師親征西嶽﹐數理命皇香九齡不敢大意﹐全力以赴。西嶽初建之時﹐共有十八派門﹐而今只存三派﹐如今正逢長城第一波攻勢﹐眾人壓力之大﹐可想而知。經過慎重思考﹐香九齡召集眾人﹐絕對研討對抗的策略。 1(#*'xR  
+1E?He:iQ  
“命皇﹐真的是兩卷書和你一同商討出的對策嗎﹖”其中一派門的領導者問道。 t~+{Hr) #y  
F[o+p|nF  
“嗯。長城此次派來的殺星五虎﹐冷酷殘暴﹐熟用身上所配帶的特殊利器﹐習慣在雷電中瘋狂出擊。相信諸位也注意到了﹐長城殺星進攻期間﹐必是雷電大作﹐以此擾亂對手視覺。” v#FJ+  
I?^Q084  
“可是﹐我們現在所剩時間不多﹐不能通過練習來克服眼力缺失啊。” 眾人疑惑道。 Fi?U)T+%+  
tEpIyC  
“這我早有準備。” 香九齡拍拍手﹐返朴歸真二道子取來一面盾牌。只見那盾牌上鑲嵌了很多金屬亮片﹐凹凸不平。香九齡拿起盾牌﹐在燭火下略晃動﹐眾人只覺一陣眼花繚亂﹐光線四射﹐耀目萬分。 j]@ x Q,y  
X+?Il)Bv  
“就是這樣﹐用盾牌護住我方人馬﹐卻借用雷電的閃光反射給對方。” ^P3g9'WK  
-dc"N|.  
“妙﹗真是妙計啊﹗不愧是命皇﹗”眾人嘖嘖喝彩。 X~IRpzC  
z&;zU)Jvd  
“長城一向眼高於頂﹐相信這次必然會吃虧。眾人下去準備吧。” 香九齡回身對返朴歸真道﹕“我們是第三線﹐好好準備。” Mhu53DT  
2|T|K?R^  
“喔﹖那第二線呢﹖” 5WtQwN~  
+l[Z2mW  
“天皇有所安排﹐雖然我曾經婉拒﹐但這也是兩卷書的意思。” 簡單解釋了一下﹐香九齡便離去了。 <wd4^Vr!2  
rzYobOKd#  
回轉房間﹐香九齡輕輕關上門﹐回想著那晚上紅雲對他慇切交代的所有。 t5X G^3X@  
vy2*BTU?  
“香九齡﹐師兄智勇雙全﹐長城兵力精良﹐前面幾道防線恐怕都不穩妥。但是若是最後能讓他單獨對上你﹐你應該有五分勝算。屆時我會上嶽頂助你一臂之力﹐相信藍霞會知難而退。” $ DABR  
1`2);b{@  
難道藍霞果然如此厲害﹐竟然讓之前戰無不勝的天宇驕子紅雲也深深忌憚﹖ *<|~=*Ddf  
h=i A;B^>  
~~~~~~~~~~~~~              ~~~~~~~~~~~~~~~          ~~~~~~~~~~~~~~ Q5`+eQ?_\  
M[`w{A  
詭譎幽暗的時空長城之內﹐今日迎來天宇嘉賓—中嶽天皇。 \ pe[V~F  
o1p$9PL\:  
“城主﹐把時空星盒給他看﹐氣勢別被他壓下去。另外﹐把他身上的水晶球要回來。” 藍霞吩咐著魔空。 A9fjMnw  
mCC:}n"#  
“嗯﹖天皇哪來水晶球呢﹖”魔空不解道。 +7lRP)1R  
(d5vH)+ A  
“是叛徒飄舟的。城主照辦就是﹐日後我還有大用處。” d @^o/w8  
LoV*YSDAY  
“好吧﹗軍師啊﹐五虎應該已經攻到西嶽第一線了吧﹖” 3H\b N4  
`ohF?5J,  
“城主放心﹐藍霞有把握輕鬆取西嶽。不可讓天宇嘉賓久等﹐快去吧﹗”藍霞送走魔空﹐隨即開始監控西嶽景象。 ]sm0E@1  
OxmlzQ"vM  
“嗯~香九齡腦子不差﹐想得出這種陣勢反制五虎。” 藍霞用扇柄輕敲桌案﹐嘴角扯出譏諷笑容。“不過﹐你已經佔住地利﹐難道藍霞沒想到要控制天時麼。你太小看藍霞了﹗” [#,X$O>  
}K#&5E  
西嶽第一線﹐眾人蓄勢待發。滿天雷電交閃中﹐五名時空殺星已經逼近。可是就在交鋒的剎那﹐天邊涌來大量烏雲﹐雲捲整個天空﹐遮蔽了所有亮光﹐西嶽眾人皆是一怔﹐再抬頭﹐五虎已經攻上。 0%q ctZy  
A^= Hu,"e  
藍霞殘酷淺笑﹐看著毫無意外的結果﹐不堪一擊的西嶽。走到書桌前﹐他拈筆鋪紙﹐緩緩寫下題頭。 W=;(t  
Lv,ji_  
數理命皇詳閱。 k?|F0e_  
V!kQuQJ>  
~~~~~~~~~~~~~              ~~~~~~~~~~~~~~~          ~~~~~~~~~~~~~~ WW8YB"  
~' Qpf 8)  
小徑上﹐懮心忡忡的紅雲朝著空谷方向快步行走﹐身後造天筆緊緊跟隨。 ]'1N_m]?  
ZhJ|ZvJ  
“紅雲﹐黑暗希望現世﹐是上天給天宇的最後機會﹐不能再錯失了﹗”想到衛天劂的詭異消失﹐造天筆異常懮心。 pT_e;,KW U  
F-reb5pt.=  
“刀界的黑暗希望﹐劍界的衛天劂。天宇只要掌握住一項﹐就有抗衡時空長城的本錢。” 紅雲蹙眉道﹕“我懷疑是師兄改動天時﹐提前衛天劂的出爐時間﹐派人取走。無論如何﹐黑暗希望方面﹐我們絕對不能再失手了﹗” $Kw"5cm  
J4 '!  
“什麼﹗”造天筆大驚失色。能夠有本事改動天時﹐那…… B 4*X0x  
)@lo ';\  
“哎呀﹗不妙﹗”紅雲也突然想起這一點﹐“我必須趕往西嶽﹐好友﹐少陪了﹗” gqHH Hh  
 2U+z~  
等紅雲將將趕到﹐第一線已經失守了。 v @I^:I  
S#0|#Z5qD  
“兩卷書﹐第二線將是後輩人表現的機會﹐你有什麼要交代的嗎﹖”氣宇軒昂的人影帶著東方孤行﹑海派浪子來到西嶽﹐正是從長城返回的天皇。 9bzYADLI  
v%l|S{>(  
“可是……烏雲密佈的天時﹐對雙龍不利啊﹗”紅雲心裡暗暗打鼓﹐雙龍真能拼過五虎麼…… *`pec3"  
f-f\}G&G  
天皇自信一笑。“今夜子時﹐我會在山頂監戰﹐施展急吹風﹐驅散烏雲。兩卷書﹐穩扎穩打是你的作風﹐可是在非常時刻需要拿出魄力。我主動挺進﹐主要讓後輩人放手一搏﹐得到鍛煉的機會。” w'!}(Z5X?  
1,;qXMhK`;  
長城之中的藍霞見狀微微思索﹐起身離開書房﹐向外走去。有天皇在後面壓陣﹐來硬的就太不智了﹗ _uy5?auQ  
Vp{RX8?.  
子時一到﹐天頂果然驟風急旋﹐撥雲見月。雙龍正要和五虎對上﹐突然天際飛來一朵藍色雲彩﹐來到雙方上空﹐氣芒留字後又離開了。 Lct+cKKU  
hF=V ?\  
“半刻之後再殺龍﹗” m|?" k38  
Z+"E*  
五虎看見命令﹐立刻撤退﹐不與雙龍再加糾纏。雙龍要追趕﹐卻被一朵紅色雲彩攔住。東方孤行老成持重﹐見狀回頭對兄弟道﹕“算了﹐尊重前輩的意見吧﹗” aD2CDu  
g)r ,q&*  
幾下拖延﹐藍霞已經爭取到足夠的時間﹐施展逆風倒旋﹐將烏雲重新吹往西嶽方向。天時已錯過﹐天皇愕然之中﹐不禁佩服起藍霞超強的武功﹐自己一時低估﹐才痛失良機。 9T0wdK]  
BGh8\2  
匆忙勸下衝動的雙龍﹐紅雲驚見師兄的藍色雲朵疾速飛行﹐竟是朝著真佛休養的浩陽觀而去﹗ 8L9S^ '  
-)->Jx:{  
好不容易將真佛從不死岩中解救﹐紅雲將天宇聖者安置在終日炎火熾熱的浩陽觀恢復功體﹐本指望放眼天下﹐沒幾個人有本事接近真佛﹐沒想到師兄會向那個方向而去。想不得許多﹐紅雲毫不猶豫﹐尾隨而去。 u):Rw  
K~hlwjrt  
“朱雯﹐西嶽此時血光連天﹐你不該來到此地啊﹗”真佛看見紅雲匆忙來到﹐嘆息道。 Q&U= jX  
UgP=k){  
    “弟子擔心師兄藍霞會對真佛不利﹐所以特來照看。” 紅雲見真佛無恙﹐松了一口氣﹐恭謹答道。 $Bwvw)(%  
E<m"en&v  
    “浩陽觀終日灸火不斷﹐氣溫炎熱﹐除非功體過人﹐否則無人可近吾百步之內。你懮心什麼﹖” ywsz"/=@  
*i]Z=  
    “可是師兄有此能耐﹗倘若真佛有了萬一﹐天宇交與何人領導呢﹖”紅雲心系西嶽的危急﹐不得不匆忙告辭。“紅雲就此告退了﹐真佛請保重﹗” "*>QxA%c4  
*!7SM 7  
    藍霞分身來到浩陽觀﹐其實並不是要去滅除真佛﹐而是要引開紅雲﹐在攻取西嶽的計劃中進行最重要的一步。 :+Je989\[C  
$Ln2O#  
    清冷夜晚﹐漫天烏雲﹐天際藍影閃動。突破西嶽第二防線的時空五虎殺星﹐鬥志昂揚前往嶽頂。天宇五皇之西嶽數理命皇香九齡﹐率領梵天宮弟子返朴道子﹑歸真道子﹐正在半路嚴陣以待。寒風迎面而來﹐香九齡雙眸微凝﹐長嘆一聲﹐心內已經暗下決定﹕ “堂堂天宇五皇之一﹐數理命皇﹐絕不會向時空長城低頭﹗就算奮戰到最後那刻﹐如有萬一……香九齡寧可自爆軀體﹐也不會讓皇血落入敵人之手﹗數理命皇可以為天宇而亡﹐然而時空長城也必須付出相當代價﹗唉……世人皆醉吾獨醒,梵天痴迷玉漢生,蕭蕭空樓無情嶽,數理命皇香九齡。” 0 *Yivx6  
0\ytBxL  
    面對張牙舞爪的五虎殺星﹐香九齡輕喝一聲﹐揮袖布下梵天旗陣﹐困住兩虎﹔返朴﹑歸真對另外兩人﹐數理命皇獨對五虎之首﹐末路狂人﹐彪。 Nno={i1jk  
)dN,b( w9  
    雖然已聽聞由時空星盒培養而出的殺星﹐定期餵食閃電﹑霹靂﹐體格﹑耐力﹑意志力皆數十倍優于常人﹐可是己方的梵天宮弟子卻因為長久以來﹐命皇令旗一出﹐各方勢力皆予以面子﹐以致疏于實戰﹐此刻便吃了大虧。時間不長﹐返朴﹑歸真已雙雙隕命。 ?$8 ,j+&I  
=ILo`Q~  
    香九齡見弟子慘死﹐心下大慟﹐頓時怒由心生﹐決心與彪決生死。哪知道招式未起﹐天際疾速飛來藍雲﹐拋下兩封信函﹐分別給予命皇以及彪﹔又噴出火焰直指命皇旗陣﹐剎那間四旗被毀﹐兩虎得以脫困離去。 gu .))3D9  
{D2d({7  
    五虎遵照藍霞的指示離開西嶽﹐香九齡心中泛起不好的預感﹕臨陣退兵﹐以藍霞的智慧﹐恐怕又要對自己有所不利。“罷了﹐該來的﹐香九齡不會閃避。且先看看他信中所寫。” jQwg)E+o;  
DkMC!Q\  
    “數理命皇詳閱﹕五虎冒犯之處敬請海涵。以今日過招情形看來﹐閣下已呈敗北之勢﹐亦籍此證明時空殺星功夫強悍。為了不讓閣下身受天宇眾人的恥笑﹐近日中吾藍霞將親自在西嶽插上長城旗幟。敗在吾之手﹐世人將原諒數理命皇實乃心有餘力不足﹐皆因你我兩人實力懸殊﹐非閣下之錯也。” :-'ri Ry  
qI%9MI;BV  
    香九齡冷哼一聲道﹕“這是你的激將法﹐吾怎有可能上當﹗”於是繼續往下看。 Sm I8&c  
O6/=/-?N=c  
    “以閣下數理命皇之命格﹐應該使西嶽長青百世﹐然而若如此﹐怎能使五嶽之游戲進入高潮哉﹖因此吾藍霞斗膽為五嶽試排名﹕第一﹐西嶽先失守﹐命皇入死州﹔第二﹐東嶽再淪陷﹐古皇走陰間﹔第三﹐北嶽全面倒﹐鱗皇往地府﹔第四﹐南嶽護不住﹐紅雲叛天宇﹔第五﹐中嶽終放棄﹐天皇投胎去。” G?/8&%8  
b!tZbX#  
    此時香九齡已有幾分動氣﹐激動道﹕“啊~~藍霞﹐你太囂張了﹗”再低頭看下面的部份﹕“倘或閣下自負護衛西嶽之天命﹐豈可讓無辜污染汝之命格﹖梵天宮兩名門生﹐令吾同情。無奈戰場之上﹐寡情絕義﹔自身已難保﹐怎能救他人﹖自責乎﹖那何不自盡﹐以示閣下之無能哉﹖藍霞筆。” );.<Yf{c  
ABYW1K=  
    “啊~藍霞你﹗”數理命皇閱畢﹐只覺血氣上涌﹐眼前一片昏黑﹐腳下踉蹌幾步﹐一口鮮血已自口中噴涌而出﹐功體立時破了三分。 ?Kz` O>"6  
v_ F?x!  
~~~~~~~~~~~~~              ~~~~~~~~~~~~~~~          ~~~~~~~~~~~~~~ M+&eh*:z:  
apWrcaj  
    “哎呀﹗香九齡啊﹗”紅雲感受到藍霞逼近的危急﹐運起全身功力﹐飛速趕往西嶽。可是一面趕路﹐其他方向的事情﹐也逃不過他細密心思的測知…… $YO]IK$  
K/LaA4  
海派浪子孤身前往空谷﹐卻中了伏駝埋伏﹔黑心陀身帶南嶽皇血﹐逼近南嶽﹔愛三千為人常老所擒﹐即將隕命烈火泥潭﹗ l=OC?d*m  
^~k FC/tQ  
後輩小龍生命危急﹐紅雲不能不救﹔黑心陀打算靠攏長城勢力﹐獻出南嶽﹐他不能不阻擋﹔對三千兄妹的愧疚﹐明知這是人常老的陷阱﹐他不能不去。可是西嶽危在旦夕﹐放眼天宇﹐只有他能夠對抗藍霞﹗ HvfTC<+H  
PT*@#:MA  
“啊~一元化四絕。去﹗”一咬牙﹐紅雲化出三道幻形﹐飛向關心之處﹗ Z.Y8z#[xg  
_@ 3O`  
趕到西嶽峰頂之下﹐卻見造天筆匆忙趕來﹐兩人不及寒喧﹐藍雲已經飛到﹐氣芒一閃﹐囂狂字句就鐫在西嶽峰頂﹗ 'A@Oia1;{  
21J82M  
一招取西嶽。 "lj:bxM2C  
9Qm{\  
KB-#):'  
第二十一章 n#AH@`&i  
;0}"2aGY  
時近午時﹐原本烏雲密佈的天空漸漸雲開霧散﹐卻是藍光大盛﹐幾已掩蓋整個天空﹐顯得詭異至極。西嶽防線此刻只剩數理命皇香九齡一人﹐情勢異常凶險。距離峰頂百步之處﹐紅雲驕子兩卷書﹑一揮長虹造天筆兩人﹐聚精會神﹐全神貫注盯著整座西嶽的情景﹐不放過風吹草動的絲毫變化。 5suSR;8  
{}gk4 xr  
關心則亂。雖說西嶽之危如火燃眉﹐可是事關紅雲自守的南嶽﹑有著無數愧疚的愛三千﹑以及幸存小龍的安危﹐他又當如何﹖ Dg4^ C  
gYIYA"xN`  
早年在長生學府之時﹐因為紅雲已有多年的修為﹐造雲府尊便先行將這分身之術教予了他。一般來說﹐分出一個乃至多個幻體﹐因個人修為而定﹐如果修為不足﹐最多只能做到分身出去行動﹐而本體則不能觀視﹐不能開口﹐不能移動。紅雲聰明絕頂﹐更加上修為已到上層﹐可以不費氣力化出兩道幻體﹐而本體亦可自由活動行事﹐因此深得府尊讚許。 Mh B=+S[@  
i*rv_G|(Zj  
後來藍霞聽說此術﹐只是冷冷回道﹕“功力減半乃至減至三成﹐成功率也不會增加﹐更容易被人趁隙而入﹗化體之術金玉其外﹐吾不屑為之。” o\YdL2:X  
4'eVFu+62  
兩道幻形﹐已是紅雲的極限。可是這次同時發生的三方災難﹐讓他無法選擇拋下其中任何一方。橫下心來﹐紅雲首次挑戰自己的極限﹐化出三條幻影﹐加上本體共四個﹐支援四個不同方向的危機。 = |zyi|  
;iI2K/ 3  
顧不得每個幻體皆是不能言語﹐而且只存本體四分之一的功力﹐紅雲留存在西嶽的主體仍然努力支撐著﹐密切關注著長城的一舉一動。 /]58:euR  
j{+I~|ZB,  
幻體之一來到南嶽﹐卻驚見黑心陀陰冷得意的笑容﹐攔阻在半途。 7.'j~hJL  
]V7hl#VO  
“哈哈……早知道你兩卷書會回守南嶽。你的一舉一動已被掌握﹔換句話說﹐今天所發生之事﹐皆是針對你紅雲驕子﹗任憑你有通天本領﹐不到三成的功力﹐只有任憑處置了﹗” ;7{wa]  
<5L`d}  
紅雲心內暗暗叫苦﹐卻礙於形勢﹐不敢妄動。 8pKPbi;(2  
`)_FO]m}jS  
“嗯﹖怎麼不回答﹖堂堂太虛渡者算萬年﹐風度也僅至於此嗎﹖喔~我忘了此刻的你﹐是一個啞口的替死鬼﹗” |"&4"nwa  
R1%T>2"~&  
話音未落﹐黑心陀凶猛殺招連續攻來。不到三成功力的幻體哪是對手﹐草草交手幾個會合﹐那幻體已然負傷。紅雲心慌﹐連忙撤回幻體﹐飛速退出南嶽了。 8y )i,"  
^g"6p#S=n  
空谷之中﹐因為爭奪天宇利器﹐黑暗希望﹐海派浪子中了伏駝埋伏﹐卻因為突然的林中狂風﹐使伏駝等人畏懼而撤退。紅雲松了一口氣﹐幻體於是得已安全離去。 X7!A(q+h  
&%51jM<  
烈火泥潭﹐先天三老之一﹐人常老以愛三千為餌﹐在烈火泥潭佈下陷阱﹐準備除殺紅雲。然而背後暗中跟隨的天皇及時插手此事﹐也替紅雲解決了這一方面的危機。 Xst}tz62F  
% ieAY-<"  
西嶽的主體收回兩道幻體﹐紅雲心中稍感安穩﹐卻感到最後那道幻體因為受傷半途﹐遲遲難歸回主體﹐而氣血紊亂﹐身體微有不適。抬眼迎向造天筆關懷的眼神﹐他不禁定了定心﹐勉強溫柔笑道﹕“我沒事。等下希望能夠面諫師兄﹐化解西嶽危機。” \}(-9dr  
j>=".^J  
造天筆心中卻是猶疑不定﹐看見紅雲過於蒼白的面容﹑滴滴的冷汗以及輕輕的喘息﹐便明白他內元必然已經挫損。可是當前又不好多加過問﹐只得草草應了一句﹕“紅雲﹐你的師兄已經加入邪惡組織﹐必要之時﹐你不可心存幻想。” m/c~2?-;  
3Jit2W4  
紅雲嘆息道﹕“你放心﹐先禮後兵﹐這個道理師兄他還是懂得。” o[*ih\d  
nr6[rq  
見紅雲心存仁善﹐造天筆正色道﹕“當藍霞使出武功﹐我將以孔子眼看穿他的死竅﹐必要之時﹐希望你也不可存有同情。對付藍霞這樣的智者﹐機會是稍縱即逝啊﹗” N^j''siB  
vx,6::%]  
緩緩點頭﹐紅雲不禁心中一酸﹐視線望向峰頂上那個冷清站立的人。無情的狂風掀起他的衣襟﹐堅強的面容依然不改。雖然心中萬般不願和師兄敵對﹐無奈今朝再見﹐卻早已是滄海桑田﹐人事皆非。 R5~m"bE  
_e^V\O>  
~~~~~~~~~~~~~              ~~~~~~~~~~~~~~~          ~~~~~~~~~~~~~~ BbhdGFG1  
eNKdub  
午時一到﹐西嶽上空藍光更盛﹐伴隨雷聲帶來地動山搖﹐天際雲層中飄下一朵藍色雲彩﹐疾飛來到西嶽峰頂。耀眼光芒一閃﹐藍霞由天而降。離開數十年之後﹐長城軍師﹐卜萬年藍霞﹐終於在西嶽重新踏上天宇這片土地。 a.Vs >1  
NWcF9z%@  
“談生論死道機緣﹐秋水共長一色天。身藏文武行五嶽﹐號稱藍霞卜萬年。” k.hSN8  
N1+]3kt ~  
耀目光華中﹐伴隨朗朗詩韻﹐藍霞一身靛藍戰袍﹐背後插藍白雙色羽毛傘﹐手執同色系羽毛扇﹐眉目俊朗﹐神情肅然。見藍霞神態舉止﹐自有威儀﹐香九齡心內一凜﹐卻是不吝讚揚。 C!A_PQ2y  
r+obm)Qtp  
“藍傘高張﹐氣蓋天地﹐全身散發能人氣質。藍霞果然與眾不同﹗”  5Ww\h  
X*;p;N  
微微瞥了香九齡一眼﹐藍霞對這可有可無的讚賞視若無睹。側過身去﹐鷹隼般的眼神卻並不落在他身上﹐只是緩緩而清晰地說道﹕“降可生﹐抗則死﹐藍霞等你回話。” W# /Ol59  
2^j9m}`  
每一個字有如千鈞重石﹐再再壓迫著每個人的心。紅雲一顆心已經提到嗓子眼裡﹐腳步緩緩向嶽頂移動…… @ uWD>(D  
}6(:OB?  
造天筆在他耳邊低聲道﹕“稍安勿躁。” z#!Cg*K(  
/FXfu  
只見香九齡聞言﹐怒火頓時揚起﹐昂然答道﹕“嶽存吾存﹐嶽亡吾亡﹗” L 3Iz]D3s  
UY^f|f&  
毫不意外接到這個回答﹐藍霞微一點頭。“三步讓你緬懷過去﹐以免含恨哪﹗” ;<Q_4 V  
nP /$uj  
一邊說﹐藍霞一邊回過身去﹐右腳邁出了第一步。 4 df1)<}U-  
[C#pMLp,~  
下面的紅雲見狀卻是雙眼圓睜﹐“哎呀﹗是送終三步行﹗師兄不可啊﹗” kF7Al]IgT  
|1x,_uyQ%  
隱約聽到下面的焦急呼喚﹐藍霞心中卻只是冷笑。其實今天紅雲所有的舉動﹐他一清二楚。 3`I_  
[! o -F;  
看著香九齡不明就理地盯著藍霞的背影﹐紅雲急得幾乎要哭出來。三步很快就走完﹐自己輕功再好﹐也來不及了。顧不上提醒造天筆﹐紅雲一提氣﹐就要奔上前去。 2Ki/K(  
od|.E$B  
就在這關鍵的一瞬間﹐那受傷半途的幻形﹐被一張由天而降的大網﹐扣在下面﹐頓時失去了意識。牽連到主體﹐紅雲只來得及痛苦呻吟了一聲﹐就軟倒地上﹐昏迷不醒了。 O`| ri5d  
247>+:7z  
“哎呀﹗紅雲啊﹗”造天筆沖上前去﹐拍了紅雲兩下﹐不見醒來﹐也管不了許多﹐匆忙之間提氣運功﹐準備使出“孔子眼” ﹐待藍霞發招時﹐一舉看穿他的竅門。 ;W"[,#2TM  
Ke!O^zP92  
藍霞對四週的鬧劇只是屑然﹐走完三步﹐猛然回身﹐凌厲眼神直射香九齡﹐兩人眼神瞬間相接— \/G Y0s  
Gj?q+-d!(5  
無數美麗彩色光點在他面前爆開﹐香九齡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只覺得全身一陣劇痛﹐全身筋脈已然齊斷。 1 ErYob.p  
`_ L|I s=n  
“啊—”縱然有再堅強的忍耐力﹐也承受不住﹐香九齡痛苦慘叫﹐倒落地面﹐再也起不了身了。 \FM- FQK  
j_g9RmZT  
造天筆施展孔子眼之時﹐則只是看見一片異常耀目的極光﹐驟然刺傷了雙瞳﹐頓時感覺到眼前一片黑暗﹐臉頰上有溫熱液體流下…… NoIdO/vy"  
YEj U3^@  
痛苦呻吟一聲﹐失明的造天筆雙膝落地﹐心中無限悲哀地明瞭了一個無可改變的事實﹕西嶽失守了。 1gr jK.x  
f# + h_1#  
緩緩走到香九齡身前﹐藍霞居高臨下地看著他。這是他第一次對面看著這個男人﹐前一刻還是不容小覷的對手﹐現在卻只是將死之屍。 E{B<}n|}&  
^6n]@4P  
“明白吾為何第一個取你西嶽嗎﹖”藍霞用很輕的聲調問他﹐殘酷眼神緩緩掃過他不斷抽搐的身軀﹐沒有憐憫﹐也沒有激動。 C?J%^?v  
:-8u*5QK]`  
滿口溢滿鮮血﹐香九齡微微開口﹐已是吐血不止。藍霞見狀冰冷一笑。 $<#sCrNX  
}2{#=Elh  
“縱使華嶽三千丈﹐豈是紅雲留駐處﹗” >?V->7QLP  
}8e %s;C  
“什……什麼……”香九齡頓時了悟﹐心下一片通明。思及紅雲的溫柔和淚水﹐心疼的感覺瀰漫全身。 _XtY/7n  
V-|}.kOH2  
(紅雲﹐原諒我……不能再見到你了……) `XP Tf#9j  
~>|U%3}]  
看見命皇痛苦掙扎的樣子﹐藍霞只是穩穩站在一旁。“數理命皇﹐將死之前﹐何必留下一招呢﹖” jTIn@Q  
o%iTYR :x  
明白自己穩死無生﹐香九齡用盡全身力量﹐舉起手掌﹐欲自爆軀體﹐毀掉全身血液﹐不讓時空長城得到皇血。 `.XU|J*z,  
h:wD &Fh8  
早已看穿命皇的企圖﹐藍霞輕喝一聲﹕“妄想﹗”衣袖一揚﹐搶在香九齡發出自爆氣流之前﹐一招將他整個軀體打得粉碎﹐只取來後頸一段骨節。 3WHH3co[  
Dr<Bd;)  
整個動作一氣呵成﹐如行雲流水般﹐乾淨利落。取來皇血﹐藍霞頭也不回地向山下走去﹐一邊冷笑道﹕“好個與嶽共存亡﹗來人﹗” MJoC*8QxM  
}"v "^5  
一旁觀戰的時空五虎殺星早看得目瞪口呆﹐此刻放才回神﹐紛紛上前聽候吩咐。 d0d2QRX  
R!ij CF\  
“厚葬西嶽之主﹗” ,\b5M`<c  
4a~_hkY]  
眾殺星上前一看﹐數理命皇早已尸骨無存﹐大量鮮血染紅了整個嶽頂﹐沿著山崖﹐一徑染紅了整個山壁。 sj~'.Zs%  
a6C ~!{'nW  
緩緩步下西嶽﹐藍霞來到紅﹑造兩人之處﹐卻發現兩人早已被人救走。 o^_am>h  
:#vrNg(M  
“哼﹗天宇閑雜人等倒還不少嘛﹗”微微心算了一下﹐藍霞明白南嶽方向﹐正有人等著和他談筆生意。雖然不屑﹐但也許可以因為此人﹐提前完成心中所願﹐藍霞輕哼一聲﹐舉步向那方向行去。 AmHIG_'  
uNjy&I:  
天水一色的藍色危機﹐替天宇提前帶來了秋日的肅殺以及寒冷。雖是早有防備﹐天宇眾人依舊擋不住長城軍師的氣焰﹐西嶽淪陷﹐數理命皇慘死﹐紅雲驕子兩卷書﹑一揮長虹造天筆雙雙重傷﹐而長城勢力無絲毫折損﹐輕鬆凱旋。藍傘張天﹐氣吞山河。歷盡滄桑的天宇﹐終於到了被命運判決的時候。 $hapSrS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二十二章 PeOgXg)L`z  
TSeAC[%pL  
取下西嶽﹐藍霞遣返五虎殺星﹐自己則是轉向南嶽方向﹐因為他明白﹐有一個人正等著與他會面。 \%#jT GFs~  
| =&r) ~  
    果然﹐來到半途﹐前方一條人影﹐正是黑心陀。看著他不斷閃爍的陰沉眼睛﹐藍霞停住腳步﹐傲然而立﹐卻是早將他的心思摸得一清二楚。 f-PDgs   
 c`TgxMu  
    “西嶽峰頂藍光四射﹐傲世的英雄終於露出尊容。久仰了﹐長城軍師﹗” +-ue={ '  
mYZH]oo  
    對這番誇讚或者可說是奉承的話語絲毫不放在心上﹐藍霞瞥了他一眼。 a,X3=+_K  
zK}.Bhj#  
    “星宿過客﹐南嶽之行減弱紅色光輝﹐你手腕高明啊﹗” fE >FT9c  
Z"A:^jZ<s  
    黑心陀心下暗驚﹐一時間沒明白他是什麼意思。藍霞的確有能力將天宇之事一手掌握﹐可是他的態度和口氣卻…… 1K!7FiqY  
1'h?qv^(  
    急于表明自己的立場﹐黑心陀賠笑道﹕“這只是建立友情的開始。” ~{J.br`  
fYpy5vc-dm  
    藍霞仰面大笑﹐卻將對方驚得冷汗直流﹐因為藍霞面上不帶一絲笑意﹐冰冷話語直指黑心陀。 Q"KH!Bu%P  
qzq>C"z\Y$  
    “藍霞對此並不欣賞。” 長城做事﹐不需要外人來插手﹗ /%~`B[4F  
g\ 2Y605DM  
    黑心陀頓時了解了他的心思。藍霞有他自己的驕傲﹐希望堂堂正正完全靠自己的實力打倒紅雲。一轉眼珠﹐他笑道﹕“紅雲驕子乃你同門師弟﹐也是你最強的競爭者啊。” 6d,"GT  
k5^'b#v  
    藍霞聞言﹐心裡不住冷笑。對方是棵狡猾的牆頭草﹐懷著投機的心思﹐以為長城會因此對他另眼相待。輕輕一搖羽扇﹐藍霞背過身去。 'O CVUF,  
I3$v-OiL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我和紅雲的競爭﹐不用旁人干預。 !9-dS=:Y  
W /IyF){  
    模棱兩可的答話﹐黑心陀一時弄不清楚﹐大著膽子道﹕“藍霞﹐不可因為取下西嶽就覺得自滿﹗”天宇人才濟濟﹐能人輩出﹐憑你一朵藍雲想游遍五嶽﹐恐怕非易。 fV3J:^)F  
9K)2OX;$w  
    藍霞驀地轉過身來﹐凌厲目光直射黑心陀。“你以為南嶽皇血就是你此刻談話的本錢嗎﹖” xi^_C!*J  
p[cC%3  
    黑心陀心中訝異﹐但他的反應也是極快。“不敢﹐不過可以縮短你我之間的距離。” | r2'B  
x\)-4w<P  
    “卜萬年厭惡買賣方式。” P )`-cfg  
rLp0VKPe  
    黑心陀略感疑惑。眼前這狂傲小子﹐哪來自信﹖微一思考﹐他更近一步加以說明。 7p|Pv;wp|  
nfd^'}$]  
    “皇血乃打開嶽脈通口之根本﹐是長城築貫天宇必經之手續﹐自有價值的存在。” @D%VV=N~[  
Xf:-K(%e  
    藍霞微微冷笑﹐這還用得著他解釋麼﹖不願意再繞彎子﹐直接一語點破。“就算我接受這樁買賣﹐你哪來貨色呢﹖” ${ e{#  
WFTTBUoH  
    “你什麼意思﹖”黑心陀手心已經沁出細密汗水。 |= ~9y"F  
=VDN9-/.  
    “南嶽皇血其實並不在你的身上。” {2-w<t  
Hh,\>= ':  
    有些被戳破的惱羞成怒﹐黑心陀繼續嘴硬。“哼﹗如無皇血﹐兩卷書何必以幻形阻止我上南嶽﹐因而負傷遁逃﹖” \SyfEcSf2v  
'Kl} y,  
    不屑偏過身子﹐藍霞道﹕“能打倒紅雲幻形﹐有人助你三分﹐也順便化解了雲霞在西嶽的第一次接觸。” ugOcK Gf  
RE*;nSVFt  
    說到此﹐藍霞自己也微微吃驚。現在無論天宇還是時空﹐每個人都有明顯的立場﹐不可能同時偏向兩人……除了…… M>-x\[n+  
[<6ez;2q'  
    有人暗裡助他﹖黑心陀越聽越心驚﹐藍霞到底明白多少﹖“是何人助我呢﹖” ^,,|ED\M{m  
:0r@o:H  
    “自有關心此事的人。” 藍霞心底沉吟﹐難道真是他麼…… (T,ST3{*k  
:Z,zWk1|  
    “嗯﹖”仔細思考一番﹐黑心陀突然哈哈大笑。“兩卷書是智者﹐若不是為了南嶽皇血﹐何必冒著幻形破散的危險呢﹖” od$Cm5  
I~EJctOG  
    把玩手中扇墜﹐藍霞淡淡回了一句。“這就是你與紅雲之前預言頂之爭﹐你屢屢慘敗的原因。” GDhg VOW(  
iielAj*b  
    提及自己最不願意回想的慘淡經歷﹐黑心陀七竅生煙。“哼﹗你太抬舉自己的派門了﹗” %G>*Pez %  
)%P!<|s:5  
    一提長生學府﹐藍霞陡生恨意﹐卻又瞬間壓下。因為倘若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緒﹐根本沒資格在智慧場上與人一較長短。輕輕搖扇掩去心中激蕩﹐藍霞緩緩解釋道﹕“一氣化四絕﹐顧名思義乃由主體化出三道幻形﹐簡單看來是正在分散自己的功力﹔其實三道幻形迴旋在不同地方﹐也就是同時吸納不同的玄異之氣。待幻體歸入主體﹐功力不但增加了數倍﹐招式的變化也層出不窮了。” ^dRB(E}|)  
@r=O~x  
    黑心陀疑問道﹕“可是幻形所到﹐皆是他關心之事啊﹗” g\d|/HV K  
zGA#7W2?0  
    “這就是紅雲驕子過人之處。以虛掩實﹐同一時間同時完成兩件事。” 藍霞為此也是讚嘆不已﹐師弟每次犧牲自己的計劃﹐都是事半功倍﹐令人激賞。  6~j6M4*  
aR+vY1d"  
    “那被打傷是他疏忽了﹖”明知紅雲實力深不可測﹐黑心陀仍然希望從藍霞口中得到切實的答案。 XNsMXeO]&  
dCN4aY[d  
    黑心陀心存僥倖﹐慮事不周﹐必定給人可乘之機。藍霞心內評價﹐口中回答道﹕“人非萬能﹐疏忽難免。黑心陀﹐當紅雲受傷的幻形再回歸主體﹐你出自何門﹐皇血在哪裡﹐已在他的心中寫下正確的答案了。” XXvM*"3D5  
_A1r6  
    黑心陀心慌不已﹐嘴裡卻道﹕“哼﹗不可能﹗” cJGU~\  
<$R'y6U :  
    藍霞沉吟道﹕“所以打傷兩卷書也等於是你自己留下敗筆。不過這一切也必是智者故意的安排﹐因為有一天南嶽皇血﹐必是我藍霞奪取的目標啊﹗” |}=xA%)  
uK1DC i  
    既然紅雲已經掌握南嶽皇血的去向﹐接下來的事就好辦多了﹗南嶽之前﹐長城可以無後顧之懮地先將東﹑北二嶽拿下。 5!-'~W  
K '7M\:zy  
    黑心陀聽聞此事背後另有高人操盤﹐不禁心中惴惴。“那……這位智者是誰呢﹖” 0;KjP?5  
5@6F8:x}V  
    藍霞心中已有底案﹐卻不願告訴他。不屑抬眼﹐冷峻目光掃過面前之人。這就是之前與師弟紅雲較量過的人﹖太讓人失望了吧﹗ \\xoOA.  
VI/77  
    “將使我殺你的人。記住﹐藍霞不談條件﹗” =HH}E/9z  
b dP @^Q  
    說罷﹐藍霞狂傲冰冷笑聲迴旋荒野。腳下一蹬﹐身子憑空飛翔﹐宛若一隻霸氣華貴的藍色鳳凰﹐直上雲端﹐只留下詩韻不絕﹕“談生論死道機緣﹐秋水共長一色天﹔深藏文武行五嶽﹐號稱藍霞卜萬年﹗” W:' H&`0  
|L,_QXA2  
    仰面目送長城軍師離去﹐黑心陀汗如雨下﹐整個人虛脫無力﹐緩緩坐倒地上。 s$s~p +U  
SN' j?-  
~~~~~~~~~~~~~              ~~~~~~~~~~~~~~~          ~~~~~~~~~~~~~~ /'O? 8X<  
rUmaKh?v|X  
    心靈測知紅雲的幻體所在﹐藍霞毫不停步地前往滴水岩。只是心中那個疑問尚待證實﹐難道真的是他重現武道﹐插手此事麼﹖思及此﹐向來果斷明慧的藍霞不禁躊躇起來。 )lwxF P;  
E.45 s? r  
    “罷了﹐先試探一下。” XOsuRI ?  
v4OroG=^  
    行至半途的黑心陀突然接到一封飛書﹐上寫﹕“紅雲幻體現在滴水岩﹐生擒則可與長城談判。” f0S$p R  
rv ouE:  
    “嗯~果然是能人﹗那就不妨一試吧﹗” "V'<dn  
y<|8OTT  
來到滴水岩﹐只見紅雲幻體躺在一塊大石上﹐面色蒼白﹐顯然仍是昏迷未醒。看著那熟悉的面容﹐想到當年此人帶給自己的無數羞辱﹐黑心陀早已失了風度﹐也將飛書上“生擒” 的話忘掉﹐蘊氣於掌﹐就要趁機報仇。 n|q $=jE  
k nTCX  
“堂堂星宿過客﹐當年預言頂上第一人﹐行此小人之事不妥吧﹖”一襲氣宇軒昂﹑神采奕奕的人影由岩後石洞走出﹐阻止了黑心陀的毒手。 Tmjcc(  
Y?IvG&])  
“啊~是你天皇﹗” crTRfqF  
> &tmdE  
“怎樣﹐份量不足嗎﹖” LYhjI  
> >%m,F[  
黑心陀見狀咆哮起來。“你休想自告奮勇﹐來此地逞英雄﹗” ~T">)Y~+xI  
3e,"B S)+  
“南嶽需要有人看守。” 淡淡一句話﹐天皇護在紅雲身前﹐直視黑心陀。 *QH~ z2:[  
^Q,-4\ec  
“哼﹗你們確定兩卷書守得住﹖”黑心陀嗤笑。 ;iq H:wO  
q|h#J}\  
“品德功夫皆在你黑心陀之上﹐當然守得住。” 天皇不屑地把視線轉開。 l^!raoH]q  
A s"% u  
沉穩自信的話語激怒了對手﹐黑心陀冷哼一聲。“兩卷書的生死﹐由我決定﹗” p.)IdbC`B  
rJtpTV@.  
“是嗎。” 天皇冷笑道﹕ “那天皇決定一招打敗你﹗” djmd @{Djt  
"d"6.ND  
“什麼﹗哼﹗接招~”大喝一聲﹐黑心陀使出“轉紅火流星” 一式﹐直擊天皇。 eU(cn8/}  
VRE[ vM'  
只見天皇身形不動﹐左腳向後輕移七寸﹐右腳入地三分﹐儼然是天皇名響天下的絕招“天地雙掛”﹗ r|av|7R  
y8%QS*  
“啊—”慘叫一聲﹐黑心陀落敗﹐口吐鮮血﹐拖命而逃。 tqk^)c4FF(  
yVfF *nG  
對著對手離去的方向﹐天皇不屑冷哼。“吾能獨自入長城﹐豈是平庸之輩﹖你黑心陀今日能使我手下留情﹐是因為你與南嶽皇血有不淺的關係。” pmfL}Dn  
f0M5^  
俯下身去﹐天皇抱起紅雲﹐對四週朗聲道﹕“紅雲驕子吉人天相﹐天皇在此代他謝過關心的人。告辭﹗” ,)?!p_*@:  
5LaF'>1yY  
觀視了全過程的藍霞﹐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只利用一張飛書﹐就讓黑心陀敗得原形畢露﹐同時也了解了南嶽皇血的下落﹐窺探了天皇的實力。 yi.GD~69  
"* 8>` 6E  
“紅雲啊﹗好棋還得有好對手才能走下去啊﹗你可不能讓我失望﹗” L NS O]\  
_D"V^4^yqu  
溫柔眼神目送天皇手中殷紅之人的平安離去﹐藍霞轉身﹐往另外一處荒郊走去。 =W[M=_0u  
_kEU=)Xe  
~~~~~~~~~~~~~              ~~~~~~~~~~~~~~~          ~~~~~~~~~~~~~~ Fa0Fl}L  
Xx,Rah)X3  
看見當年不可一世的太陰門主﹐今日淪落到被龍族後輩殺得落荒而逃的地步﹐藍霞嘴邊扯起冰冷的笑容﹐飛速上前﹐將伏駝從戰圈裡救了出來。 ,,8'29yEq  
%_ (Xn  
剛從地獄門口轉了一圈回來的伏駝﹐見是藍色光芒﹐不禁嚇得魂不附體。當年奉城主之令來天宇假扮南嶽地皇﹐執掌太陰門﹐殘害天宇生靈﹐後來自己見派門越發壯大﹐漸漸心生自立之意﹐遂開始和反天宇的旁枝雜流合作﹐企圖創造第三勢力﹐鼎足天下。如今長城軍師鐵面無私﹐處理叛徒手段毫不留情﹐伏駝只覺得自己斷無生路﹐絕望至極﹐哀嘆連連。 /JjSx/  
k|4}Do%;  
“啊~唉……為什麼是藍光解救我啊……為什麼啊﹖” )6b`1o!7  
VW\xuP  
一旁藍光閃處﹐藍霞身影凝現。“為了使你再度感受長城的溫暖啊。” #b,! N  
z"\<GmvB  
看見熟悉的身影﹐聽著不帶溫度的回答﹐伏駝驚懼更甚﹐不住發抖。 a! gj_  
Rt.2]eZEJ  
“啊~果真是你藍霞﹗啊……” 4OOI$J$Jh  
r;~7$B)  
“我又不是什麼妖魔鬼怪﹐你何必驚成這樣呢﹖”藍霞微微嗤笑﹐面容卻是一樣冰冷。 |BEoF[1  
4D)M_O  
更加猜不透軍師的心思﹐伏駝扑通跪倒﹐連連磕頭。“啊……我錯了﹐我不該離開組織﹗請軍師讓我有一次自新的機會﹗” B,b^_4XX$  
%6Y\4Fe  
    “我會解救你﹐就表示長城已原諒你無知的過去了。”一邊說﹐藍霞一邊背過身去﹐緩緩隨意踱步。 7hlzuZob+y  
"M}3T?0 O  
    以為軍師要施展絕命三步﹐伏駝已是汗如雨下﹐魂飛魄散。 O[+\` 63F=  
n,#o6ali>  
    “啊~請饒命﹗啊……我絕對效忠長城﹗” n #PXMD*  
tq=7HM  
    看見軍師轉身﹐他絕望閉上雙眼﹐卻沒等來斷脈的痛苦。“啊﹖你……沒殺我﹖” e'X"uH Xt.  
-&h<t/U  
    扔給他一個小藥瓶﹐藍霞淡淡道﹕“拿去吧﹗先恢復功體。” `3^%ft~l  
~Dbu;cqR@  
    “我不要﹗我不要﹗一旦功體復原﹐就是你殺我的時候﹗” 1VA%xOURh  
+2#pP  
    藍霞不屑冷哼。“猜忌之心也是你叛離長城的主要原因。” /_Fi4wZ  
.R^q$U~v3  
    仍是驚疑未定﹐伏駝顫抖問道﹕“你真是不會殺我﹖” g?rK&UTU  
KBI36=UV  
    “自從長城派你入天宇頂替地皇至今﹐功勞不談﹐苦勞不少。在意識分歧的情形下﹐你選錯方向實也可憫﹐功過相抵﹐你自可得到寬赦的機會。” ^!6T,7 B B  
Dc9Fb^]QOG  
    “是真﹖” _};T:GOT  
%Vb~}sT:  
    藍霞眼中閃過一抹利光。“嗯﹖你懷疑我所說的話﹖” >p29|TFbV  
5Z>+NKQ  
    “這……”短短一刻間﹐不知道已在生死間徘徊幾輪﹐伏駝已經幾乎失去思考能力﹐不知如何回答。 0zpA<"S  
_b! TmS#F1  
    “三天後再到此地﹐自然有人會接你回城。或者不願回去也可以。” Og1Hg B3v  
~p{ fl?  
    “回回回﹗我絕對回城﹗”伏駝連連磕頭。 r!c7{6N  
eB_ M *+^  
    “嗯~”藍霞滿意一聲﹐轉身朝著長城方向走去。伏駝曾是魔空當年建城功勛﹐所以藍霞交代﹐此人由城主親自處理。 }F-,PSH Ml  
_| >bOI  
三日過後﹐伏駝戰戰兢兢在指示地點等候進入長城。突然﹐電閃雷鳴﹐五虎殺氣騰騰﹐迎面而來。 wKE}BO >  
_SrkR7  
    “啊~五虎你們﹐不可亂來﹗”伏駝驚得面如土色。 mr+8[0  
F\%PB p  
    “長城叛孽﹐饒不得﹗”發話的是五虎之首﹐彪。 @4wN-T+1  
rsD? ;XzH  
    “彪你……”伏駝被突來狀況嚇得不知所措。正當五虎準備開殺﹐藍色身影及時到來﹐喝止五虎的舉動。 /h,-J8[  
2{01i)2y  
    “住手﹗聽著﹐伏駝之事由城主親自定奪﹐虓﹐你帶他回城﹐其他人到東嶽﹐等待吾之命令。” 5XZ\7Z|  
K7},X01^  
“是﹗”五虎接令﹐分頭行動去了。 FT h/1"a  
&ER,;^H `6  
舉目望天際﹐視線穿過三山五嶽﹐遙遠光陰。緊張了數天的情緒﹐只有在獨自一人時方可放松下來。數十年來不住思念的人﹐在此刻的心中格外清晰起來。終於又回到了天宇﹐重逢在即啊﹗ gmCB4MO  
YH3[Jvzf4  
正在感慨之時﹐一封書信緩緩飄至身前。藍霞微怔﹐緩緩抽出信紙。熟悉的紅色信箋﹐上面端正楷書﹐娟麗字跡﹐登時攝住了他的視線。 -:Jn|=  
2 W Wr./q  
“師兄藍霞親啟。擬明日午時﹐相聚浩陽觀。師弟紅雲筆。” i}kMo@  
 Fq!- %Y  
難言的滋味瀰漫胸口﹐藍霞綻出一抹苦澀笑容﹐緩緩將信箋折好﹐放入懷中。  WYW@%t  
|#5_VEG  
J5zu}U?  
第二十三章 pW5PF)([  
+IM6 GeH  
水煙繚繞﹐脫俗絕塵之地水煙廬﹐紅雲驕子緩緩睜眼﹐沉默不語。面前的天皇見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也不知道從何解說起。 eR!K8W  
7jPn6uz>w  
半晌﹐紅雲緩緩開口。“多謝天皇的搭救。” ~2}^ -,  
5wI j:s  
“你該感謝是西嶽峰底救走你主體的人。” 天皇皺眉道﹕“如此行險﹐值得嗎﹖” e ls&_BPE  
^ oh%Ns  
“師兄藍霞在吾危急之際﹐決不可能再施毒手。” 低下頭去﹐紅雲掩飾自己的黯然﹐緩緩穿起外掛。 QD^"cPC)mM  
r'J3\7N!u  
天皇搖頭道﹕ “難道沒有其他人在附近嗎﹖藍霞現身天宇﹐是天宇眾多智者觀摩的對象。週圍有多少眼睛正在注意﹐你知道嗎﹖其中或者有你們長生學府的仇人也說不定啊﹗” Dl_SEf6b  
vb2aj!8_?  
紅雲慚愧一笑。“幻形離體﹐警覺性自然就降低了。” &\Yd)#B/  
eQsoZQA1  
天皇嚴肅下來﹐責備道﹕“不足三成的功力﹐如何上西嶽對抗藍霞﹖你分明是自找死路﹐讓人擔心啊﹗” }J] P`v  
7J$Yd976  
輕吁一口氣﹐紅雲解釋道﹕“其實我會使用分身術﹐除了想化解各方劫難以外﹐都另有意圖。” oT^r  
pjNH0mZ  
“除了引我插手南嶽之事﹐還有什麼﹖”天皇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看著紅雲。 *Vp$#Rb  
$F~hL?"?  
“天皇果然智慧不凡。我受黑心陀一掌﹐另外一個幻體則帶回烈火泥潭的溫度。兩者對比﹐則南嶽地皇皇血的下落﹐我已有底案。原本在西嶽﹐我也有八分把握﹐可是沒想到……” 0zqTX< A  
33w(Pw  
卻沒想到會被捉走幻體﹐令自己親身面對藍霞的計劃失敗。想到此﹐心情陡然一沉。 fZt3cE\  
5U.,iQ(d  
“你這麼有把握﹐藍霞面對功力不足的你﹐會產生同情﹖”天皇對此頗是不以為然。 fc9gi4y9  
;aUI3n%  
“非也。紅雲原本以為師尊造雲麒麟必不會坐視同門互鬥﹐而出面調解﹐這樣西嶽之危可解。沒想到卻是老師派人捉走幻體﹐隔去我們兩人見面的機會……唉……數理命皇啊……”紅雲轉過身去﹐仰天嘆息﹐借此掩去眼中就要落下的淚水。 v QL)I  
} bEu+bZ  
沉默片刻﹐紅雲控制了心緒﹐回頭問道﹕“還有一事﹐不知……” 1a;&&!X  
Wg5i#6y8w  
“造天筆亦被人所救﹐現在盲園治療雙眼。” 天皇敏銳捕捉到了紅雲眼中的哀傷﹐準確道破他的心事。 cP[]\r+Kj  
W'<cAg?  
“啊﹖他的眼睛怎麼了﹖” c$]NXKcA  
;AE%f.Y  
“施展孔子眼之時﹐被極光刺激﹐失明而已。紅雲﹐我相信盲園主人會治好他﹐你放心吧﹗”天皇看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不忍地勸解道。 ;@I}eZ,f$  
p> 4bj>Ql  
“啊……都是紅雲無能啊……” C 6wlRvWn  
n`g:dz  
天皇拍拍他的肩膀。“紅雲﹐你守護南嶽事關重大﹐如今有傷在身﹐還是暫時休養一段吧﹗” g bwg3$!9  
My\  
要操心之事何其多﹐哪來空閑呢﹖紅雲搖頭道﹕ “我已經約了師兄在浩陽觀見面﹐希望在聖者真佛面前勸導他回歸天宇。就算勸說不成﹐聯合五嶽之事﹐紅雲也必須完成﹐以免西嶽慘劇重演。”  P7 p'j  
6882:,q  
天皇看著紅雲堅定的眼神﹐無奈回道﹕“既然如此﹐就容我直言了。紅雲﹐你的功體在力戰陰界七先天之時便有折損﹐雖然經過天宇麟池的調養﹐也未能完全恢復﹔而後與貓門女主陰陽交合﹐純陽體又損一層。如今西嶽計敗﹐你雖然全身而退﹐但是對身體造成的傷害﹐已經到了不可忽視的地步。” 5A*'@Fr'G  
h}$]3/5H  
紅雲默默聽著﹐自己的身體如何﹐怎會不清楚﹖自醒來以後﹐身體就時常感覺虛弱不適﹐偶爾還有頭暈胸悶的感覺。 d^jIsE`  
g6 3?(+Fz  
“紅雲﹐為了天宇大計﹐你需要休息一段時間﹐調治身體。將一切交給我即可。” 天皇看著臉色越來越蒼白的紅雲﹐竭力勸說。 YK|Y^TU^  
o*1t)HL<  
“感謝天皇的關心﹐南嶽之前﹐紅雲必須辦完最後兩件事﹕與師兄會談﹐以及聯合東嶽。一旦三嶽聯合起來﹐長城想攻破﹐就沒那麼容易了。” 紅雲淺笑﹐“這些事情都不需要耗費功體﹐天皇請放心。” QTjOLK$e$  
S~4HFNe^&  
見紅雲如此堅持﹐天皇也不好再說什麼。“既然主意已定﹐天皇就不再多言。切記﹐勿輕易動怒﹐勿輕易動情﹐否則以你現在的身體狀況﹐一旦牽動氣血﹐再要調復正常就非易事了。” =v]eQIp  
'BwM{c-O"  
“紅雲曉得。唉……”  LYX\#  
Y4dTv<=K@i  
~~~~~~~~~~~~~              ~~~~~~~~~~~~~~~          ~~~~~~~~~~~~~~ P1m PC  
AAt<{  
今日的浩陽觀﹐寧靜不在﹐雖無殺風旋繞﹐卻有一股難言的緊張氣流﹐隨東西兩個方向的兩朵不同色彩而逐漸凝聚。休養之中的天宇聖者真佛﹐仍然以光形護體﹐上方赫然可見紅傘一頂﹐那是兩卷書的萬年紅傘﹐保護真佛躲過九九陽雷一關的功臣。明白雲霞相逢不可避免﹐聖者懮愁的嘆息瀰漫炎火之中﹐隨著熱流傳向四面八方。 ?#X`Eu  
7<VfE`Q3  
傲然步伐﹐堅定自信。背插藍白色羽毛傘﹐手執同色系羽扇﹐一身藍袍的長城軍師﹐卜萬年藍霞闊步而來﹐同時朗朗詩韻響徹浩陽觀﹕“談生論死道機緣﹐秋水共長一色天﹔深藏文武行五嶽﹐號稱藍霞卜萬年。” WS)u{ or  
to*<W,I  
另一方向﹐手持一卷書﹐背後一卷書﹐一襲紅色儒袍的紅雲驕子兩卷書﹐穩重緩慢的步伐亦緩緩接近了浩陽觀。雖是心裡沉重﹐和煦溫雅的聲調﹐亦將詩號傳入對方耳中﹕“談文論武道玄機﹐春夏秋冬一色衣﹔遨遊江湖千萬里﹐身藏天地兩卷書。” q7% eLJ  
';?b99  
兩人停步在真佛左右距離十步的地方﹐仔細打量著對方。面對藍霞銳利堅定的目光﹐紅雲回以平靜的對視。雖然心中有千言萬語﹐但兩人明白﹐在天宇的精神領袖面前﹐每一句出口的話﹐均代表自己的一方勢力。 dSBW&-p  
t#h<'?\E  
感覺到師弟看似平靜內藏複雜的目光﹐藍霞眼中浮起一抹難以察覺的笑意。“嗯~久違了﹐紅雲﹗” :}18G}B  
0yxMIX  
紅雲報以回禮﹕“重逢了﹐藍霞﹗” .o5r;KD  
Epm=&6zf  
兩人數十年來重逢﹐直呼對方名字﹐代表已經抹去了過去長生學府的一切了嗎﹖紅雲心裡微起波瀾﹐也許想以過去情義感化師兄﹐已經不可能了…… Zm@ O[:~  
c/57_fOK  
誰知藍霞看穿他的心思﹐緊接著說道﹕“浩陽觀炎熱的溫度﹐就好像藍霞盼望再見紅雲﹐永不冷卻。” =7`0hS<@F  
K*Tvo `  
紅雲心裡猛然一震﹐卻及時控制住自己的情緒。略有些不知所措﹐只好再次回以同樣的話。“也好似紅雲思念師兄﹐熱度不減。” GcPhT  
tEl4 !v A  
藍霞早知紅雲會以過去來游說他﹐此時又聽他稱呼自己“師兄”﹐因此笑道﹕“哈哈……長生學府雖有美好回憶﹐也畢竟是回憶啊﹗” `'`T'+0  
'2%/h4jY  
誰知紅雲輕輕言道﹕“若沒回憶﹐哪有今天之兩卷書呢﹖” Y">;2Pt;  
:B'}#;8_  
“你仍然惦記長生學府造就之恩﹖”其實﹐他是多麼希望紅雲的記憶中﹐也有那個初逢的清晨啊… … :1wMGk  
Az2$\  
“難道師兄忘懷了﹖”紅雲一臉悲傷﹐已經不是在詢問﹐而是質問。多年教導之恩﹐一夕背棄﹔出身天宇﹐今為長城之人﹐雙手沾染同胞鮮血。背師忘義﹐同門互鬥﹐是何等的悲哀啊﹗ +xlxhF  
[\&Mo]"0  
看了看紅雲的痛心的眼神﹐藍霞心中微痛﹐卻迎向他的目光﹐絲毫沒有退縮。“萬一不能成為人中豪傑﹐你是否會記得此生辛苦浪費的光陰呢﹖” 1H_#5hd  
b\w88=|  
既然已經決定將事業人生凌駕感情之上﹐就再也沒有回頭的機會。 _k@{> ?(a  
tnmuCz  
原來這就是師兄的人生觀……要出人頭地﹐要爭取功名利祿。紅雲暗自咽下了苦澀。“已入此路﹐何必再回首望前塵呢﹖” .SdEhW15)  
QPfS3%p`  
“你當初就對日後的成敗看開了﹖”尖銳問句﹐藍霞毫不掩飾地說出同門相搏的事實﹐也再次刺痛了紅雲的心。 e+F5FAMR68  
Y2Y2>^  
“生死天定﹐從何計較﹖”雖然語氣平靜無波﹐情緒控制得很好﹐紅雲已感到心中有道傷痕﹐正在慢慢被撕裂。 >cD+&h34  
t=]&q.  
看著紅雲故作平靜的樣子﹐藍霞瀟灑一揮羽扇。“吾不同啊﹗成敗對吾而言﹐太重要了﹗” BKm$H! u  
<nj[=C4v  
紅雲溫言道﹕“細算古今﹐無一人可以長勝不敗。” Mf&W<n^j  
MNiu5-g5  
“至少在有生之年﹐為自己留下光輝一頁。”毫不退縮的堅定話語﹐伴隨萬丈豪情﹐似乎已駕凌四週焰氣之上。 Rh%/xG#k  
V|.aud=7z  
“逼使老師關閉長生學府﹐舉世皆知﹐已是光芒萬丈了。”紅雲激動說出學府恥辱的過去﹐藍霞﹐那不僅只是老師和弟子們的恥辱﹐同時也是你的恥辱啊﹗ 7 v<$l  
wDZFOx0#8  
藍霞雙眸一瞇﹐閃動出些許危險信息﹐但是瞬間又平靜下來。“可是尚未打敗你紅雲。” 8P!dk5 ,,O  
WU1o4&OF  
捉住師兄瞬間的怒氣﹐紅雲立刻接道﹕“既然是個人的因素﹐今天在浩陽觀可做了斷。”雖然明知自己不一定能夠勝過師兄﹐但是如果能夠將長城災劫轉至自己一人身上﹐紅雲心甘情願。 +2w54X%?M  
l1N{ujM  
微微一笑﹐冰冷寒意由眼底滲出。“你寧為天宇犧牲的精神我敬佩之﹐不過……”拖長語調﹐突然口氣一轉﹐變得尖銳凌厲﹕“我所要贏取﹐不只是你個人﹐而是整個與你有關之事﹗” lq_W;L  
5e,Dk0d  
轟然一聲﹐理智已幾近破碎邊緣。師兄此話﹐竟然挑明﹐他為長城在天宇開路﹐全是因為要打倒自己﹖將兩人的競爭﹐擴大為一場血腥的掠奪與殺伐﹐長城之災﹐原來紅雲難辭其咎啊﹗ 7`tnoTUv  
IR%a+;Xs  
語調已經有些發顫﹐紅雲道﹕“師兄﹐你欲將紅雲逼入萬劫不復之地﹗” H+3I[`v  
Md {,@ G  
毫不停頓地﹐藍霞道﹕“這樣才算徹底打敗你﹗” K. R2)o`  
bYdC.AE  
見紅雲身體氣流紊亂﹐呼吸開始急促﹐一直沉默的真佛出聲了。“唉﹗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4T9hT~cT7  
('uYA&9  
終於引得真佛開口﹐藍霞得意萬分﹐譏諷話語隨口而出﹕“真佛﹐你能使兩卷書不惜代價﹐為南嶽而守﹐佛之精神偉大啊﹗” @6$r| :]G-  
tT yu,%/m  
雖然真佛高度的修養不與他計較﹐但語氣已是一片痛心。“虎心何日善﹖獅首幾時回﹖” =tH+e7it  
A0rdQmrOL  
“待長城築貫五嶽之時﹗”時至如今﹐藍霞已經明白﹐他的一言一行﹐皆已準確而沉重地打擊到天宇每一位高層人物的內心。 p^YE"2 -  
[`fq4Ky  
紅雲還想試圖挽回﹐苦勸道﹕“師兄﹐時空長城乃邪惡的組織。” gH\r# wy|  
X{#@ :z$  
藍霞嘲諷笑道﹕“嗯﹖你口中的邪惡﹐就表示你正義聖潔嗎﹖” /@RnCjc'  
MQY1he2M  
曾經不堪的回憶隨這句質問猛然涌回腦海﹐紅雲一下子臉色刷白﹐手腳冰涼﹐竟是一句話也答不上來。 !nj%n  
cJ8F#t  
真佛聽不下去﹐試著轉移話題道﹕“唉﹗可說一說長城賦予你的精神嗎﹖” :/vB,JC  
d0 V>;Q  
手揚扇搖﹐藍霞朗聲道﹕“企圖心﹗企圖對抗大自然循環之天規﹔企圖改變所謂的命運﹑命數。就如同紅雲驕子兩卷書﹐陰陽交合﹐改變龍族毀于三千之厄運﹔也如同我藍霞控制天時﹐讓衛天劂提前一天完成﹔更有人立五皇守五嶽﹐欲使天宇萬年長存。哈哈……何必將自己標榜成為救世之主呢﹖” |k/;.  
TKLy38  
三件事﹐更是直指紅雲心中最痛之處﹐當時讓紅雲氣血上涌﹐腳步踉蹌﹐幾乎就要暈倒。面對藍霞的回答﹐真佛亦是無別話可講﹐再次嘆道﹕“唉﹗天下大勢所趨﹐鬼神不能易﹐而易者人也。天宇乃光明聖境﹐藍霞若有良知﹐理當走入。” 7^iF,N  
0uU%jN$  
藍霞傲然道﹕“夕蛾棄暗﹐赴燈而死。” M:`hb$k:  
HxY,R ^  
紅雲勉強開口﹐問道﹕“師兄堅持與黑暗勢力並肩而行﹖” R[&lk~a{=  
: 1fik  
“企圖以黑暗取代光明。” 藍霞深深望向他。因為這樣﹐才能得到光明聖境中的你啊﹗ : 6>H\  
$xu?zd"  
真佛無奈道﹕“唉﹗禍心已食去你之本性。” Xe+&/J5b  
}aNiO85  
厭倦這樣一來一往﹐拖延時間對話的藍霞﹐突然羽扇動﹐掀起壓迫氣流﹐上前一步道﹕“嗯~這樣清高聖者﹐吾理當踏進前討教﹗” 6eDIS|/  
N@MeaO  
氣氛頓時緊張﹐紅雲嚇得面色蒼白﹐搶先一步護在真佛身前﹕“師兄你…… ” `8dE8:# Y  
kw-/h+lG  
藍霞見紅雲如此緊張﹐一絲冷笑浮上唇際。緩緩將踏出的腳步收回﹐“很好﹗紅雲﹐你將真佛保護得無微不至﹐更加強我的企圖心﹗離開之前提醒真佛一件事﹐衛天劂﹑黑暗希望﹐這禍劫天地雙利﹐不知道哪個肯饒過你呢﹖紅雲﹐咱們來日方長﹐我不希望未踏上南嶽之前﹐你就雲消霧散﹗” {sm={q  
3Gp4%UT&  
囂狂大笑中﹐伴隨朗朗詩韻﹐藍霞離開浩陽觀﹐留下滿臉疲憊﹐身心飽受重創的紅雲。低頭不語﹐此刻的他﹐腦中一片混亂﹐仿彿墜入混沌空間﹐一時無有頭緒。 ]Hd 0 Y%  
){YPP!8cI  
“唉﹗朱雯﹐是吾家害苦你。” 聖者一聲長嘆﹐將紅雲心思拉回。 X^|oY]D  
K%=n \ Y  
“聖者切勿這樣說﹗師兄偏激不滿現實的個性﹐是導致他扶助邪道的主因。” 紅雲按下心中懮悶﹐勉強解說。 Jl]]nO BQ/  
^ Nsl5  
沉默片刻﹐真佛突然問道﹕“朱雯﹐還記得我當年賜你之天地雙卷嗎﹖” o~-X7)]  
rIb[gm)Rk  
“記得。天卷讀龍蛇﹐可是……太令人失望了﹗”九條小龍﹐各自命運悲慘﹐雖然已經盡力﹐得到的仍然是悽涼的結局。 b(Z%#*e  
"ZyHt HAK  
“如果沒有你的努力﹐龍族已經滅亡了﹗結果所得到﹐也只是地卷中所記寫之劫厄﹐對你……不公平啊﹗”真佛哀傷語氣中夾帶一絲激動﹐卻使紅雲連連擺手。 3K?0PRg  
%o"Rcw|  
“值得啊﹗太值得了﹗”若非事先窺破天機﹐哪來挽救龍族的一線生機呢﹖ !7xp<=  
uPF yRWK  
“那麼﹐何時打開地卷﹐記住嗎﹖” owMH  
q5vs;,_ |  
“天降血雨﹐地涌藍泉。”努力壓抑心中悲傷﹐紅雲激動道﹕“我願意承擔自己的劫數﹐總算是回報龍族照顧上官殘心之恩﹗” W;N/Y3Lb  
7lVIN&.=  
“白髮送黑髮﹐悲哀啊﹗”想到紅雲是如何經歷那最痛苦的一夜﹐真佛不禁苦嘆。紅雲連忙回答道﹕“過去了﹐都過去了﹗喔﹐東嶽戰事將起﹐我想前往與古皇談談﹐也許有辦法團結天宇一切力量﹐避免重蹈覆轍。” #h3+T*5} 6  
tt^ze|*&t  
“唉﹐快去吧﹗” +1)C&:  
/hX"O ?^  
無人荒郊﹐紅雲一陣氣血上涌﹐頓覺頭暈眼花﹐不禁停下腳步﹐背靠大樹﹐緩緩坐下。此刻方才感覺﹐後背已被汗水浸濕﹐疲憊的感覺從四面八方涌來﹐一時竟然無法站起。 7 YK+TGmU^  
\4j+pU  
“啊……數理命皇啊……好友造天筆……師兄藍霞啊……” m|]^f;7z  
*(vq-IE\$  
關心武道各方的測算靈思運作間﹐紅雲腦中突然閃過一線清明﹕愛三千為報破竅之仇﹐闖入盲園﹐性命危在旦夕﹗ i `>X5Da5  
DYWC]*  
“啊…… ” 因為一份歉疚﹐無法眼睜睜見死不救﹐紅雲呻吟一聲﹐顧不得身體力虛﹐咬牙站起— <{ ) 4gvH  
^TEODKS  
“紅雲﹐這麼晚了﹐還要去哪兒啊﹖” AltE~D/4  
'!.;(Jo  
伴隨著挑舋話語﹐藍霞的囂狂身影降落身前﹐攔住了紅雲的去路。 i52R,hz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0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二十四章 vQ/\BN  
.cF$f4>2  
紅雲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來。 cx,A.Lc  
Zd(d]M_x  
看來今夜這關難過了…… S1zw'!O5  
'&QT}B  
調息壓下體內種種不適﹐他平靜開口。 +zdkdS,2<  
B<XPu=|  
“這麼晚了﹐我才應該問師兄有什麼事情大駕光臨。” |+:ZO5FaO  
Gx!RaZ1  
眼睛微瞇﹐藍霞輕輕一勾嘴角﹐對師弟的口氣不置可否。“來和你談談。” 9-Qtj49  
5tU"|10m3  
背過身去﹐紅雲道﹕“浩陽觀一會之後﹐你認為我們還有談話的必要嗎﹖” FqsjuU@l  
,&?q}M  
“就算沒必要談話﹐不至於連面都不見吧。” 藍霞溫柔淺笑﹐上前伸手就要搭上紅雲的肩頭。“紅雲﹐我……” DjIswI1I  
h<K;VpL6  
“紅雲現在心負倒懸之急﹐恐怕不能奉陪了。”紅雲冷淡避開他﹐繞道就要離開。 3=l-jGJk  
SU'1#$69F  
“原來是難忘舊日情人啊。” 藍霞懶懶搖著扇子﹐得意地看著紅雲停下了腳步。 [U(&Ae0V>  
 y:OywIi(  
意識到是故意的挑舋﹐紅雲一言不發﹐匆匆往前走去。 93Gur(j^  
L||yQH7n  
“盲園之主的絕招‘半天散骨’ 之下﹐你的舊情人頃刻間就要命喪黃泉。你這種速度﹐大概剛好趕上揀他最後一塊骨頭吧。” 藍霞嘖嘖嘆息。 'Xl>,\'6  
aTh%oBrtP  
紅雲心頭猛然一震。師兄他發現什麼了﹖ G r|@CZq  
i 9tJHeSm  
“反正也是來不及了﹐就留下陪我聊聊天吧。” 藍霞慢慢走上前去﹐再次擋在紅雲面前。 (bt]GAxb1  
D:ugP ,  
“別碰我﹗”紅雲突然失控大吼﹐連連後退了好幾步。 `7%eA9*.m  
$l;tP  
藍霞見狀﹐目光陡然變得凌厲。 ]0i2 ]=J&,  
Z{ Zox[/  
驚惶所見﹐紅雲不再多言﹐提氣就要逃離。藍霞卻早有準備﹐飛縱幾步﹐雙指點上紅雲後背心。 4<g72| y  
ePRMv  
紅雲身子一側﹐避開點穴﹐回身就是一掌﹐直拍藍霞前額﹐逼他仰後閃避﹐自己則趁機逃離。沒跑多遠﹐突然心血上沖﹐頭腦一陣眩暈﹐絆到一塊石頭﹐狠狠摔倒在地。 ,Q#tA|:8j  
R[9PFMn  
此地荒郊野外﹐卻是滿地大小石子﹐有些還是邊緣銳利﹐紅雲單憑渾身的痛楚便明白自己現在有多狼狽﹐卻是一聲不吭﹐腰一挺就要起身。 \ui^ d  
:J`!'{r  
“呃—”腰上一沉﹐劇烈疼痛傳至大腦。紅雲抬眼一看﹐藍霞居然一腳踩在他的腰側﹐驚怒交加﹐剛想張口怒斥﹐卻是一口鮮血直涌出來。 DsW`V~ T  
IaTq4rt  
見紅雲吐血﹐藍霞一怔﹐連忙放下腳。其實方才是他一時衝動﹐沒想到去踢到紅雲肋下﹐登時慌了神﹐俯身下去﹐抱住紅雲。 q7 oR9  
C9g~l}=$&  
“你還好吧﹖”藍霞焦急問道﹐真氣隨貼上後背的手掌涌入紅雲體內﹐一邊用自己的衣袖拭去他唇邊血跡。 !-RpRRR[Co  
;vclAsJ  
紅雲不答話也不掙扎﹐因為稍微一動﹐便會牽扯肋下劇烈的疼痛。急促地呼吸著﹐紅雲不願接受師兄強迫的好意﹐倔強地運動元功﹐排斥藍霞的真氣。 :_\!t45  
Eb[H3v48,  
“你……”藍霞氣得發抖﹐突然起身﹐狠狠將紅雲摔在地上﹐“看你這個樣子﹐要去哪裡就去﹗” UeQ9G  
&#oZ>`Qu  
半晌不見紅雲有任何動作﹐藍霞心裡一驚﹐連忙再次將他抱起來﹐發覺他雙眼緊閉﹐早已經暈過去了。 } o"_#\6  
, q@(L  
~~~~~~~~~~~~~              ~~~~~~~~~~~~~~~          ~~~~~~~~~~~~~~ ) .-(-6=R  
dezL{:Ya  
#Wm@&|U  
時近三更﹐藍霞抱著紅雲﹐尋遍方圓數百里﹐竟然沒有可以落腳的地方。最後好不容易在一處山麓找到一個山洞﹐稍微掃視四週﹐連忙走入其中。 KO]?>>5S6  
.-u k   
解下披風﹐將紅雲輕輕放在上面﹐藍霞從懷中取出一個小袋﹐拿出兩塊特殊礦石﹐就地生起火來。時近中秋﹐夜晚風寒露重﹐依照紅雲現下的身體﹐一不留神就會感染傷風﹐大意不得。 KvJP(!{  
@ U8}sH^  
把紅雲緊緊攬在懷裡﹐面對火堆﹐藍霞低下頭去﹐輕輕啄吻他的面頰。等到兩人都暖和起來﹐藍霞拉出紅雲藏在袖管裡的手﹐開始為他細細診脈。 ua|Z`qUyq  
\m~\,em  
他明白紅雲早年曾受功體盡散的打擊﹐後來多虧造雲麒麟以雲氣為他再造功體。可是藍霞卻並不知曉﹐幾十年前太虛一行﹐紅雲為保龍族生機﹐強行將神龍族秘寶合入體內。紅雲本身非是神龍族之人﹐如此行為﹐只能再次對身體增添一層負擔。至於後來再涉紅塵﹐遭遇體內體外﹐林林總總的傷害﹐在此刻已經到了不能忽視的地步。 !+45=d 5  
'oiD#\t4  
不再猶豫﹐將紅雲盤腿坐起﹐藍霞雙掌貼上他的後背心﹐再次運氣。失去意識的紅雲這次毫無反抗之舉﹐藍霞輸功一刻之後﹐停下動作﹐緩緩調息。 LB*#  
/yw\(|T  
從懷裡取出恢復功體的藥丸﹐藍霞捏開紅雲下頷﹐將藥丸餵給他﹐然後一推後頸﹐在他胸口輕輕拍了兩下﹐讓藥丸滑落腹中。 Kpp *^  
dI ZTLb"a  
夜漸深沉﹐藍霞也無意返回長城﹐看著紅雲在他懷中安心熟睡的樣子﹐他微微苦笑。抱著懷中的軀體坐在火堆旁﹐手指不由自主地輕輕按揉那滑膩觸感﹐不禁意亂情迷起來﹐低頭吻上了他略微冰涼的唇。 3@F+E\k  
!:5`im;i  
其實紅雲從剛才藥丸下肚就已經清醒﹐多年來江湖行走練出的警覺性﹐讓他著實驚了一下﹐後來發現只是一般療傷的藥丸﹐才繼續裝睡思考對策。然而躺在藍霞懷裡﹐他必須小心翼翼﹐不能改變呼吸頻率和強弱﹐不能讓身體殭硬起來﹐不能動彈﹐實在相當艱苦。 rI^~9Rz  
-m'3L7:  
很長時間﹐藍霞都沒別的動靜﹐紅雲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只是越來越緊張﹐直到藍霞吻住他的唇﹐他才顫抖了一下﹐張開眼睛。 }M9DqZ;I  
qgC-@I  
“不用裝了﹐你早就醒了﹐為何不敢面對﹖”藍霞發覺他要掙脫的意圖﹐更加用力勒住﹐不讓他逃離。 R#7+  
7z&adkG:  
大概是從變化的心跳發覺的吧。紅雲心裡一抖﹐卻不答話﹐舉手就往藍霞手腕劈去。藍霞卻更快一步﹐另一只手閃電般擊出﹐一把將他雙手同時扣住。為防紅雲起身﹐藍霞右腳一伸﹐往下一壓﹐登時絆住紅雲小腿﹐卡住了他起身的勢子。 ^8-~@01.`_  
X |1_0  
“紅雲﹐你尚未回答我的問題。” 藍霞好言勸慰﹐從背後將臉頰渴求地貼近紅雲幾乎燒起來的容顏。“不要害怕﹐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 8/>wgY  
&v auLp  
“你還想怎樣﹖”紅雲咬牙切齒﹐難堪的受制於人之下﹐之前的冷靜完全崩潰。“真是沒想到﹐紅雲居然是和你這種禽獸不如忘恩背義的人同出一門﹗” *L4]\wf  
%I|+_ z&x  
剛說出口﹐紅雲自己心內也是一震。自己多年溫雅修養﹐怎會以如此惡毒話語攻擊師兄﹖ ;+ C o!L  
]~ #+ b>  
剛在躊躇是不是要道歉﹐思及藍霞對天宇的所作所為﹐又將話頭咽了下去。 ZLN_,/7  
K* _{Rs0P  
藍霞聽聞此語﹐如遭晴天霹靂﹐扣住紅雲手腕的手不由自主一緊﹐隨即無力松開。身子微微後退﹐放開了對他的鉗制。 27*(oT  
fs3 -rXoB  
“你走吧。從今往後﹐你不必再叫我師兄。” 艱難地從口中擠出話語﹐藍霞轉身背對紅雲﹐不再看他。 \+?,c\x  
(@WDvgi(  
看著藍霞落寞的影子被火光映在壁上﹐紅雲心裡一緊﹐卻是一時無話可答。一咬牙﹐轉身朝洞外跑去。 o3i,B),K  
csFJ5  
剛到洞口﹐他忽然想起什麼﹐轉身向內問道﹕“天宇寶器衛天劂是不是被你們搶走﹖” 17n+4J]  
dp UdFuU"  
藍霞緩緩轉身看著洞口的人影﹐嘴角扯出譏諷笑容。“你不是很能測算嗎﹖還問我做什麼﹖” DUuC3^R  
Y( V3P nH  
這次則是換紅雲呆住。好熟悉的話語……略略出神地站了片刻﹐藍霞又出聲了﹕“再不去給你的情人揀骨頭﹐只怕盲園主人要當垃圾處理了。” ^iV`g?z  
Pi"~/MGP$  
看著紅雲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藍霞緩緩起身﹐仰起頭來﹐閉上了雙眼。 l)i &ATvCE  
*m| t =9E  
~~~~~~~~~~~~~              ~~~~~~~~~~~~~~~          ~~~~~~~~~~~~~~ f1CMR4D  
PV]k3&y  
盲園之主“半天散骨”絕招一出﹐愛三千化為一地碎骨﹐血肉四散﹐香消玉隕了。一旁的造天筆阻止不及﹐ “啊”地一聲﹐不忍後退數步。 (ifqwl62  
N[a ljC-R  
“愛三千啊……”造天筆哀傷的語氣﹐讓徒弟一好漢頗為心疼。 /H%<oAjp6  
%Vw|5yA4  
“老師﹐你這又何必呢﹖” re ]Ste  
38w.sceaT  
為報破竅之仇﹐愛三千闖入盲園﹐又違反盲園規定﹐摘下覆眼之布﹐要除殺造天筆。可惜﹐在他動手之前﹐就被盲園主人懲處掉了。 gI^L 9jE7  
4Wi8 $  
造天筆嘆息道﹕“縱然曾經十惡不赦﹐畢竟也是頗有人性之人啊﹗如今走投無路﹐山窮水盡到這一步﹐真是…… ” o%/-5-  
S6Xb*6  
“這種人﹐走到今天這一步﹐也不值得我們傷心﹗仙仔啊﹗別想了﹗”一好漢勸道。 l`v +sV^1  
k%Ma4_Z  
師徒兩人互相扶攜﹐一邊收拾地上殘骨。此刻紅雲方才匆忙趕到﹐雖然雙眼被遮﹐卻已然由空氣中隱約浮動的血腥氣味﹐明白了一切。 T1Gp$l  
Mz/]DJ8  
造天筆熟悉好友的氣息﹐嘆氣道﹕“唉﹗真正傷心的人來了。” oeu|/\+HW  
P|e:+G7  
扑倒在裝骨的袋子上﹐紅雲難扼心中悲痛﹕“紅雲……來遲啊﹗” }&Wp3EWw  
IDGQIg  
造天筆摸索著扶起他﹕“我已經要求園主﹐將愛三千的尸骨﹐讓你紅雲親手掩埋。” b"R, p=M  
8 l'bRyuS  
儘管都是不堪的回憶﹐卻是人生旅途中﹐無可避免的命數。他對不起三千兄妹﹐無奈“三千不滅﹐龍脈難保” ﹐為了龍族﹐他已經無可選擇。撫摸著那袋枯骨﹐紅雲悲哀一嘆﹐眼眶濕潤。“沒緣的舅兄……啊﹗” P0'e"\$  
k9^+9P^L  
沒緣的愛三千啊…… Q SHx]*)  
.g/ARwM}  
冷夜淒涼﹐幾處人斷腸。 IdV,%d{  
/-!&k  
4T-,'P{?  
第二十五章 zz(!t eBC  
`2B*CMW{  
“紅雲……”送走疲憊離去的紅雲﹐造天筆不住搖頭嘆息。 Ie G7@  
h*;g0QBkl  
堅持不讓好友同行﹐紅雲拖著裝愛三千的殘骨的袋子﹐一個人來到修羅海崖。 T:K"  
05l0B5'p  
愛三千雖是世人口中殘忍變態﹐不是男人的男人﹐卻是天下最好的兄長。為了自小同命相依的妹妹﹐不惜一切的付出。 0On? {Bw  
la G$v-r  
直到那天﹐自己利用了貓姬對自己的感情﹐將兄妹兩人玩弄手心﹐佈局之下令兄妹倆的功體先後被破﹐而自己則冷眼看著他們的人生從此墜落無底深淵﹐貓門隨後被時空長城所滅﹐貓姬自此消失江湖。而愛三千﹐歷盡悽慘的顛沛流離﹐受到諸勢力迫害﹑玩弄之後﹐也終於絕命於盲園。 a,/M'^YyN  
5u2{n rc  
龍族後輩九人﹐經歷這段時間斷斷續續的劫難之後﹐幸存下四人。雖然依然是令人斷腸的結局﹐但總是好過絕滅的命運。 sBP}n.#$  
~-XOvKJb  
紅雲回思著一路走來的風風雨雨﹐心底異常沉重。與貓姬借成親之名﹐行陰陽交合之實﹐然後殘忍將她拋棄— g9yaNelDh)  
~`*1*;Q<H|  
“唉﹗貓姬啊……”顫抖的手將愛三千殘骨拋入大海﹐心中是無與倫比的愧疚與痛楚。 D~G5]M,}$  
P &;y] ,)E  
呆呆坐在冷風海崖上﹐腦海中愛妻夢雨涵的溫柔笑靨一閃而逝。眼眶隱隱酸澀起來﹐“雨涵﹐妳在哪裡……” 'GEBxNH:  
zAeGkP~K  
紅雲對不起妳…… p{iG{  
BA~a?"HS  
未出口的話語﹐化做濃濃悵然﹐化散在夜風之中﹐隨海浪起伏﹐消失無蹤。 g".d"d{  
!cq=)xR  
~~~~~~~~~~~~~              ~~~~~~~~~~~~~~~          ~~~~~~~~~~~~~~ +R|U4`12  
1%$d D2  
失神了整整一晚﹐直到東方泛起魚肚白﹐紅雲才驚覺﹐自己尚有要事在身﹗ XIr{U5$<6  
Wmzq  
沒閑情觀賞海上日出﹐匆忙的身影疾走﹐趕到了東嶽地域。 ES^>[2Y  
dO>k5!ge|:  
儘管東嶽守護者八世古皇乃是造雲府尊的摯友﹐紅雲仍然不敢輕忽了東嶽的安危。畢竟和師兄高深莫測的能為相比﹐天宇眾人的防護線顯得太單薄。 $x?NNS_ "J  
Ni+3b  
遠遠就看見許多武者巡邏﹐紅雲顧不得許多﹐挪動腳步向前走去。果然﹐未到近前﹐就立刻被攔下了。 GY oZ$p"C  
*)MX%`Z}  
“停﹗東嶽已是戒嚴禁地﹐私入者格殺不論﹗” vS7/~:C  
y bo#K  
放軟聲調﹐紅雲道﹕“請回報嶽主古皇﹐說兩卷書有事求見。” ;EgzC^2e  
mND XzT&  
無奈這批守衛並不因紅雲之名給他面子﹕“戰備時刻﹐嶽主不可能接見﹗” U8CWz!;Qz  
-Qg 2qN2{  
紅雲堅持要進入﹐守衛發怒了。“來人﹗拿起來﹗” u~" siH  
M (+.$uz  
話語剛落﹐一道沉穩威嚴的聲音傳來。“讓他進入﹗” v#RW{kI  
,/i_QgP  
聽見古皇傳音﹐守衛們不敢不從﹐只得放行﹐讓紅雲走入。心中雖略有不快﹐無奈事關天宇﹐怎麼都該先將個人情緒放下。 E|pk.  
4rI:1 yGt@  
緩步來到古皇的書房外﹐紅雲鄭重行禮。 ?k [%\jq{a  
J__;.rnk  
“紅雲驕子兩卷書見過東嶽古皇前輩。” RXGHD19]  
`*>V6B3  
古皇端坐椅內﹐眼光只稍微瞥了一下門口躬身行禮的紅雲﹐隨即輕輕哼了一聲﹐並不回答。 "Kyifw?  
:ar?0  
感受到古皇莫明其妙的怒氣﹐紅雲稍感不安﹐但仍是循規蹈矩地立在門外。 ./#e1m?.  
|r5e{  
過了一會兒﹐古皇見他這樣﹐怒氣稍降﹐合上手中書冊﹐緩緩道﹕“進來吧﹗” Y.q>EUSH  
 KR&s?  
“謝過前輩。” 紅雲踏入書房﹐目光落在書案上﹐當下愣住。 }0$mn)*k  
CXTt(-FT  
破霞秘笈。 *Wzwbwg  
p lK=D#)  
這是什麼東西﹖哪來的﹖ #:$O=@@?M  
\;-qdV_JB  
正在胡思亂想﹐古皇銳利目光凝視著他﹐緩緩開口了。 pss6Oz8  
zu52 p4  
“聽聞西嶽已經失陷﹐數理命皇連自爆軀體也不能毀掉皇血。你們長生學府的人﹐真是主宰天地的派系啊﹗” (YIhTSL"]  
{] O`g G  
紅雲聞言﹐渾身一顫﹐不禁低頭沉痛道﹕“古皇前輩所言每一字﹐皆讓紅雲心如刀割啊﹗” XdcG0D^  
N;<//,  
古皇微微冷笑道﹕“事實如此﹐何必謙虛呢﹖” SC'BmR"ox  
w TlGJ$D0  
深深呼吸﹐紅雲咬牙道﹕“師兄誤入歧途﹐是吾門恥辱﹐望古皇前輩… … ” x"vwWJNQ  
G-arnu)  
看著紅雲的模樣﹐古皇輕輕捻著鬍鬚﹐在書房內緩緩踱步。“早知日後所對上是好友的愛徒﹐我就不會答應真佛守護東嶽。唉﹗直到此刻﹐我仍然懷疑眼前所發生的一切啊﹗” 7U,k 2LS  
z/S,+!|z  
明瞭前輩的痛心﹐紅雲誠懇道﹕“盡心則無愧﹐平心則無私。” prZ55MS.  
-&imjy<  
其實從一開始﹐古皇就頻頻讚許紅雲的人格和操守。心中不止一次感慨﹐為何同出一門﹐性格行事會相差這麼多﹖雖然心內也想替好友保住他門下最得意的弟子﹐可是立場對立﹐戰場無情﹐誰能擔保會發生何事呢﹖可是身為東嶽守護者﹐該來的還是避免不了啊﹗看著紅雲﹐他點頭道﹕“既然走上這條路﹐沒到盡頭絕不罷休。” )%s +?  
!6Q`>s]  
見古皇心意堅決﹐紅雲也委婉道出來意。“藍霞過去是學府第一的高才生﹐加上在時空長城自我參修數十年﹐他的實力界限已經無法評估了。” VMx%1^/(  
Raefj(^V  
“這我非常清楚。” 古皇鄭重言道。 i|%5  
cS}r9ga Q  
紅雲接著說﹕“在此提醒古皇一件事﹐藍霞殺人極招乃絕命三步行。” y?>#t^  
$_)=8"Sn  
“嗯。當他施招之際﹐必須與他面對面﹐不可讓他背向你。三步走完回頭時﹐不可與他眼神相接。” 古皇悠然接過話來﹐讓紅雲驚訝不已。 J/t!- !  
VpSEVd:n  
“古皇由何處得來破解之法呢﹖” h4Ia>^@  
k^^:;OR  
古皇回身﹐從書案上取來那本書冊。“由此﹗” R*yU<9Mm8  
~n6[$WjZA  
“破霞秘笈﹖”紅雲蹙眉道﹕“前輩何處得來這個﹖” O-j$vzHpdY  
a\pi(9R  
“是你的老師所送。” 8Y# bN*!  
]NtSu%u  
古皇短短一句話﹐令紅雲滿腹驚疑。“既然由老師提供破解之法﹐那我就放心了。只是藍霞在長城參修這些年﹐不知道是否另有秘招﹐就還請前輩小心應對。” i&A%"lOI9  
=E y`M#t;  
“東嶽古皇朝兵精將廣﹐你不用擔心。” 古皇自信滿滿。 t^.'>RwW|  
a=+T95ulDy  
“可是到時候……”倘若藍霞敗﹐古皇會怎樣處理﹖ *zy'#`>  
8%[HYgd5)  
“兩卷書﹐你不用多言﹐我明白你心內所想。回去小心顧守南嶽﹐勿以一己之私﹐耽誤天宇大計。” 古皇背過身去﹐心內主意已定﹐便不願再多談論此事。 :mpiAs<%U"  
L,~MicgV  
雖是時空與天宇對立﹐但是宛如兄弟般的感情卻還珍惜保存﹐這對某一人來說太殘忍了啊﹗兩卷書﹐原諒古皇朝不能因為吾而終啊﹗ w>qCg XU3  
[?KJ9~+0  
“是。那紅雲告退了。” 見沒什麼好再說﹐紅雲拖著落寞的步伐緩緩踏出房門﹐心中的疑問卻仍然沒有解開。 TFy7HX\Oq  
6^;^rUlm  
自從授命自己查詢可能的長城臥底份子以來﹐老師就像消失一般﹐不再出現。西嶽危急之時﹐本來期待府尊降臨﹐看在自己只剩兩成半的功力﹐勸導師兄手下留情﹔結果竟然是師尊派人捉走自己幻體﹐令自己當場昏迷﹐錯過了致命時機﹐也因此導致命皇慘死﹐西嶽淪陷。 x l0DN{PG  
^mg*;8e Ga  
可是… …這次為何老師又助古皇前輩呢﹖想到唯一的那種可能﹐紅雲的心﹐直直往下沉落。 Zhzy.u/>  
G;TsMq  
不能無視天宇淪陷﹐又不能害愛徒慘死﹐當然只有通過好友之手﹐打敗藍霞﹐然後以和平手段逼藍霞從此放棄霸業﹐從此回歸平凡。 u g\w\b  
8Bpip  
“唉﹗師愛如五指﹐長短不齊﹗”紅雲心裡滿不是滋味﹐一邊緩緩走回南嶽﹐自己搭建的安身之處。 }>&KUl  
HR60   
看來﹐守護五嶽﹐還是得靠自己和眾人的力量…… ?+r!z  
.+E#q&=  
~~~~~~~~~~~~~              ~~~~~~~~~~~~~~~          ~~~~~~~~~~~~~~ ioV_oR9I  
kZVm1W1  
巍峨東嶽之上﹐八世古皇除了加緊練兵之際﹐也勤學苦練那冊“破霞秘笈”。而這期間﹐長城勢力竟然奇跡般一直沒來進犯。古皇自負武功高強﹐又有專門針對藍霞的秘笈﹐此刻自信滿滿。 $ D'^t(  
aI(>]sWJ  
“破霞秘式我已經練成九分﹐加上我古皇朝原有之武藝﹐對付藍霞已是綽綽有餘。哼﹗你想奪取五嶽的夢想﹐將在東嶽破滅啊﹗只是戰場上如果有萬一……真是愧對好友造雲麒麟﹐送來破霞秘式﹐又打倒他的愛徒……唉﹐局勢所逼﹐也是無可奈何啊﹗誰不希望自己護衛之嶽﹐是最後長青之嶽呢﹖” Z^zbWFO]5  
EvE,Dm?h  
正在自言自語﹐突然門外飛來書信一封﹐信封上是熟悉的印象﹕麒麟花紋。 2yKz-"E  
s t/n"HQ  
“是好友造雲麒麟的傳書﹗嗯﹐‘雲已不能再云﹐假戲非人能演﹐速將秘式全冊練透﹐將藍霞趕回平凡’。”沉吟片刻﹐古皇已然明白了好友的意思﹕“‘雲已不能再云’﹐是好友暗示不能再向我提說什麼﹔‘假戲非人能演’﹐這句一定是提醒我不用手下留情﹐否則會吃虧。將秘式全部習練﹐打倒藍霞﹐逼他退隱深山。好友啊﹐能夠這樣﹐何嘗不是我古皇的希望呢﹖” Km3&N  
u,7zFg)H  
雖然不明瞭為何造雲麒麟至今不願現身﹐古皇殷無邪仍是相信自己還是了解好友的。曾經最愛的弟子﹐如今反叛成為天宇的敵人﹐當然希望以最平和的手段勸導弟子放棄。 EfiU$ 8y  
7 ({=*  
回想當年長生學府中﹐藍霞當眾挑戰造雲麒麟的場面﹐古皇心中微微起了一陣寒意。這麼多年了﹐不知道那小子是否變得更加囂張難對付。單看他攻取西嶽的駭人之舉﹐就足以威懾五嶽其他諸皇。不過這次﹐有好友造雲麒麟背後助陣﹐藍色傳奇看來是註定要終結在東嶽。想到當年五皇為了爭“長青之嶽” 的稱號﹐共同立下互不支援條約﹐古皇面上微微露出一絲得意笑容。 !gH 9ay  
1pP1d%  
“哈﹐長青之嶽﹐捨吾東嶽其誰呢﹖” uLN[*D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1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9"sDm}5%  
SwH2$:f  
一夜未睡﹐天明後又趕去東嶽和古皇商討事宜﹐當紅雲拖著疲憊的步伐回到南嶽﹐已是傍晚時分。 ]Kde t"+  
'v&}(  
南嶽自從數十年前地皇死後﹐變得無比荒涼﹐方圓數十里﹐不見人煙。紅雲滿心懮慮煩悶﹐突然覺得胸口一陣發悶﹐只好停下來稍作休息。 NY.k.  
C!%:o/  
雖然前面幾步就是那間小屋﹐他臨時搭建的棲身之處﹐紅雲就是無意走進去。 ?KWj}| %  
}$g mK  
夕陽西斜﹐寒鴉數聲﹐他坐在一塊大石上面﹐靠著一棵枯樹﹐緩緩閉上眼睛﹐沉澱心緒。 4MW ]EQ-  
[!"XcFY:a  
師尊究竟是何想法﹖是助天宇﹐還是……如果是助天宇﹐何來對西嶽袖手旁觀之舉﹖如果助藍霞﹐又為何會將那個什麼秘笈交給古皇﹖若非破霞秘式有問題﹐就是老師下了狠心﹐要除去昔日弟子。可如果是那樣﹐老師自己為何不出面﹐親自清理門戶﹐而是交與他人代勞﹖難道……紅雲不敢再往下想﹐只覺得腦中一片混亂﹐意識也漸漸不清了。 2 x 4=  
$'"8QOnJ?k  
朦朧中﹐感覺一件衣服落在身上﹐耳邊也傳來了輕輕的呼喚。 *'ZN:5%H  
F}X0',   
“紅雲﹐在這裡睡著了可是會傷風啊。” $Ui&D I  
ijUzC>O+q  
有人﹗紅雲驚醒﹐暗自責備自己變差的警覺性。一抬頭﹐發現來者正是自己最不願見到的那人。 RT*5d;l0  
v{;7LXy0  
“你來做什麼﹖”敵視地坐起﹐紅雲一低頭﹐看到自己身上還搭著藍霞的衣服﹐不禁臉微微一紅。 @CQb[!9C  
Q M 1F?F  
“喲﹐說的好像南嶽是你的地盤一樣。” 藍霞淺笑﹐將紅雲的一舉一動盡收眼底。 Xl%0/ o  
P7GRSjG  
糟了﹗難道……他是來取南嶽皇血的﹖紅雲心內警鐘大響﹐面上卻是毫無表情。藍霞應該不知道皇血下落﹐看他單身匹馬來南嶽﹐應該也不是為了和自己交鋒才是。 Bw< rp-  
w1|Hy2D`0  
“這……紅雲只是代守南嶽而已。” 謹慎應對著﹐紅雲不敢多答一句話。 eN-au/kN  
?tYpc_p#  
看著紅雲的無措﹐藍霞笑道﹕“我遠來一趟﹐不請我進去坐坐﹖” p!W[X%`)  
y,m2(V  
如果拒絕﹐必定引起他的懷疑。到時候﹐恐怕事情就難處理了……以自己眼下的狀況﹐還是低調點為是。 ;D2E_!N dt  
7#2j>G{?]v  
默默點頭﹐紅雲掙扎起身﹐順手將衣服遞給藍霞。藍霞卻不等他鬆手﹐一把將衣服拽過來﹐連帶著拉著紅雲倒向他的懷中。 ?Zcj}e.r  
3071:W  
“啊﹗”驚叫一聲﹐紅雲身子騰空﹐居然被藍霞橫抱了起來。 85]SC$  
|3eGz%Sd  
“別怕﹐我只是懶得看你病病歪歪走路的樣子。” 藍霞幾步走向小屋﹐一腳把門踢開﹐再把紅雲放下。 g9mG`f  
kA#vByf`v  
“你好歹也算是天宇名人﹐怎麼住這麼破的地方﹖”藍霞走進屋內﹐環視四週﹐嘖嘖嘆息。“是不是因為仇家太多﹐怕被找上門來﹖還是……” fCX*R"  
'BqZOZw  
看著藍霞無論何時都一副精力旺盛﹐故意挑舋的樣子﹐紅雲不禁氣上心來。“再多﹐也沒你藍霞的仇人多。” h##WA=1QZ  
fA^Em)cs2  
故意的頂嘴﹐卻引起藍霞高度興趣。“哈﹐所以我該感謝你﹐剛去給舊情人下葬﹐又不辭勞苦地跑去東嶽替我關說﹐真是令我感動萬分哪﹗” ]=&L_(34  
v}uJtBG(  
藍霞明白他的行蹤﹖紅雲氣急敗壞道﹕“你監視我﹖” cT'w=  
cFZCf8:zB  
“看你一肚子氣﹐殷無邪那老頭是不是兔死狐悲﹐把怨氣都撒在你身上了﹖”藍霞欣賞著紅雲泛紅的面頰﹐悠哉往他的床上一坐﹐避開了他的責問。 [CN$ScK,  
\t.}-u<7{  
回想古皇說過的話﹐每字皆如利針刺在心口。紅雲一陣眩暈﹐往前踉蹌了一步﹐勉強扶住了桌子。 (> "QVxr  
%mI~ =^za  
藍霞懶懶撐起身體﹕ “要不要我替你討回這條帳﹖” xtfRrX^  
RtV.d \  
喘息不止﹐紅雲怒目瞪向藍霞。“你別做夢了﹐你以為這次﹐老師還會像以前那樣縱容你嗎﹖” f7<pEGb  
3h=8"lRc  
“要不要過來一起躺﹖”藍霞指指床鋪﹐好像他才是此地的主人﹕“躺下再罵﹐累了就睡﹐替你省點體力﹐好去四處奔波。” pyB~M9Bp/  
3 <SqoJSp  
“你……”紅雲氣得臉色更加嫣紅﹐胸口發悶。知道這是師兄的激將法﹐為避免上當﹐他勉強咽下怨氣﹐不再答話﹐直接朝門口走去。 OtUr GQP  
f_6`tq m%  
“對了﹐害死你兒子上官殘心的伏駝﹐已經被魔空處決了。” 藍霞懶懶一句話﹐拉住了紅雲跨出門的勢子。 ps1@d[n  
\0*l,i1&  
那一閃而逝的激烈眼神並未逃過藍霞的捕捉﹐他冷笑兩聲﹐繼續道﹕“那個叫貓姬的女人﹐沒給你留下骨肉嗎﹖” #V_GOy1-  
2(#Ks's?  
紅雲聽見這個名字﹐心痛的感覺一下擴大到全身﹐呻吟一聲﹐抓住門框的雙手慢慢下滑﹐整個人無力倒在地上。 iI?{"}BZ  
HFtf  
微微嘆息﹐藍霞來到他身前﹐將他抱到床上﹐轉身去倒水。 <,8l *1C  
e<\<,)9@/  
“我沒想到你已經病的這麼嚴重。” 藍霞一邊倒水﹐一邊回頭對紅雲溫柔道﹕“好好躺著﹐我給你帶了點藥來。” `y!/F?o+!  
;e s^R?z  
心中一驚﹐紅雲卻已經無力起身﹐心中百般滋味地看著本該是自己最恨的人﹐貼心地為他跑前跑後。 -l*g~7|j  
>|udWd^$3  
是否該告訴他﹐東嶽此次是早有準備﹖萬一他敗在古皇手下﹐是不是有活命的機會﹖依藍霞倔強高傲的個性﹐恐怕寧死也不言敗﹔古皇也是自尊甚強之人﹐萬一弄到僵局…… >SI<rR[~%  
B5=($?5^6%  
可是藍霞是天宇的敵人啊﹗如果不及早制止他行山攻嶽﹐那不知道還要有多少人死在長城的瘋狂殺戮之下…… d#_m.j  
J)x3\[}Ye  
“師兄……你究竟為何﹐一定要攻破五嶽﹖”萬般艱難地開口﹐紅雲屏住呼吸﹐看著藍霞。 h/ep`-YaH  
4\2V9F{s  
藍霞聞言﹐手上動作一頓﹐隨即雲淡風清地答道﹕“以個人立場而言﹐為長城效命﹐這有什麼疑問嗎﹖” G*n2Ii  
vK$^y^  
紅雲幾乎就要告訴他事情的真相﹐卻又硬是遏制住。天宇﹑時空﹐要止住殺戮的蔓延﹐難道非要拼到一方倒下嗎﹖ l I-p_K  
^gR+S  
“不用胡思亂想。” 藍霞將水和藥丸遞給他﹐“我今天純粹只是來看看你。明天我就要上東嶽了﹐也許就再也見不到你了。” T{Zwm!s  
*i%quMv  
手一抖﹐一杯水灑了半杯。“你……你說什麼﹖”紅雲驚疑未定﹐藍霞他知道什麼了嗎﹖ W)=%mdxW0  
q~Jq/E"f  
“桌上那瓶是我親自煉製的﹐給你修復功體的藥丸﹐還挺管用的。你放心﹐你恢復之前﹐我不會來攻南嶽。” 藍霞笑著拍拍他。 'ZHdV,dd  
z;3NiY  
“等等﹗”紅雲決定要將古皇得到秘笈之事告訴他﹐至少也要他有所提防— i^2IW&+}e}  
$RO$}!  
藍霞眼中閃過一抹複雜的動容﹐卻是毅然向門口走去。 H5xzD9K;/C  
SgM.B  
“紅雲﹐別忘了你是天宇的領導者。等我從東嶽歸來﹐我們再好好談吧﹗保重。” W{Q)-y  
#@//7Bf%  
門扉輕輕合上﹐紅雲無力倒在枕上﹐五內俱焚﹐心如刀絞。 pB01J<@m  
S%6U~@hig  
而門外的藍霞﹐則是滿懷心中五味﹐仰望漫天星光﹐隨即閉上了雙眼﹐掩去其中那抹無情的冰冷。 >S#ul?  
l (kr'x  
~~~~~~~~~~~~~              ~~~~~~~~~~~~~~~          ~~~~~~~~~~~~~~ Q< *8<Oo4g  
hu@7?f_"L/  
這一天終於到來﹐無情的戰火在東嶽燃起。沉著穩重的長輩﹐面對意氣囂狂的下輩人。天上依舊雷電閃閃﹐雄偉東嶽依然沉默謹肅。  .5Z_E O  
?y%t}C\W  
“藍霞﹐今天我八世古皇﹐將為長生學府清理門戶﹗”自信滿滿﹐古皇看著眼前的藍色身影。 ,0?!ov|  
nWgv~{,x  
藍霞不屑道﹕“何必為一個解散的派系費神呢﹖”  Y7Gs7  
&O1v,$}'  
古皇呵斥道﹕“你以為打敗造雲麒麟就是打敗整個長生學府﹑整個天宇嗎﹖後輩人﹐你大夢睡過頭了﹗” L\  j:  
9){  
藍霞驕狂道﹕“說得好﹐藍霞此生就為實現夢境而奮鬥。” 0|Uc d  
ltA/  
“你所做的夢﹐是一個永無結果的夢。” A"l{?;~  
!]b@RUU  
“取下東嶽﹐就是我夢中所求的結果。” F[E? A95W  
j6>tH"i  
“八世古皇專門驚醒夢中人。” ^ eh /HnJs  
v Xcy#  
藍霞輕蔑一眼看去﹕“造雲麒麟不能﹐你也絕對不能啊﹗” Y;Y 1+jt  
'"xiS$b(  
古皇惱怒道﹕“放肆﹗長城勢力不可能在我東嶽延伸﹗” q-&P=Yk  
Pl  
“憑你﹖來啊﹐殺﹗”藍霞一聲令下﹐時空殺星開始進攻。雙方人馬對上﹐時間一長﹐耐力和意志力都略遜一疇的東嶽武者們死傷慘重。冷眼旁觀的藍霞﹐不禁面露得意。 )"u:ytK{  
5 2Hqu>  
“八世古皇﹐你大勢已去了﹗” bBE+jqi 2  
sdr.u  
誰知古皇並未有一絲驚慌﹕“哈哈……劣勢中方能表現我古皇朝堅毅的精神啊﹗”何況他尚有底牌在手。 r6Nm!Bq7  
ycpE=fso'  
藍霞隨即喝令時空殺星們圍殺古皇﹐哪知道古皇武功之高﹐遠在時空殺星之上﹐一招過後﹐長城人馬已然受傷。藍霞見狀出聲了。 Zf:]Gq1  
@$U e$  
“退下﹗” v59nw]'  
\ P/W8{  
古皇冷笑道﹕“怎樣了﹖古皇朝的功夫讓你清醒了﹖” [)|+F wJ  
C0m\SNR  
誰知藍霞仍是一臉的不在乎﹕“藍霞當他是兒戲﹗” Q7a(P  
bZ5n,KQA5  
古皇大怒。“誇口﹗”隨即發招﹐震退藍霞。 3H8Al  
MOHHZApt  
藍霞尤自嘴硬﹕“八世古皇﹐降可生﹐抗則死。” +/cgw,  
YoSQN/Z  
“那我當然選擇死﹗” ;z>p8N  
 WL-0(  
“嗯﹐好一個去生從死﹗”話音落﹐藍霞一回身﹐開始行步。古皇暗自回想紅雲所言。 !Q)3-u  
E(Gr0#8  
(“送終三步行又名相吸引殺﹐你的視線決不能與對方的視線相接﹐否則必死無生。儘量面對敵方的背部﹐只要能夠做倒﹐必可化解。”) o)I/P<  
!$>G# +y  
思及此﹐古皇暗自得意﹐心內說﹕“藍霞﹐當你第三步轉身﹐方知送終三步行對我古皇毫無威脅之時﹐那就準備等待破霞秘式﹐打散你的幻夢了﹗” ukihx?5  
dY'Y5Th~  
此刻﹐藍霞第三步踏出﹐猛然回首﹐全身上下金光點點。可是古皇早就以背相對﹐光點飛出之時﹐因為無法鎖定目標﹐於是沖散在草木之間了。 =cp;Q,t'9L  
2d&^Sp&11  
一時間﹐一人得意﹐一人愕然。 ]w22@s  
{D(,ft;s^  
“哈哈……數理命皇不幸慘亡在你手﹐八世古皇怎有可能重蹈覆轍呢﹖”古皇捻須大笑。 s[V `e2O  
x0G>ktWq<  
藍霞不服氣道﹕“狂言﹗若不是拜他人所賜﹐你也是一樣氣貫五臟﹗”他沒有那種本事﹐破解長生學府的秘式﹐一定有人助他﹗ vttrKVA  
/'&v4C^y>  
“既生瑜﹐何生亮﹐兩卷書就是專門瓦解你秘式的人。” 古皇慢慢說道﹐同時緊盯著藍霞的反應。 g i4  
5 ,ZRP'oI  
藍霞愣了一下。有那麼一瞬間﹐在他的眼前仿彿閃過一抹虛幻至極的紅影。但那只是極短的剎那﹐高傲笑容再次揚起。 SIv[9G6  
^ f{qJ[,  
“哈哈……一部絕招使出﹐再研究破解之法。如此一命換一招的代價﹐就算以天宇能人而言﹐還不足換我藍霞三分之一的功夫啊﹗” Qp+lJAY  
.^H1\p];Lw  
古皇看著他﹐沉著道﹕“很可惜﹐破霞秘式會終止你在天宇要走的路。” %ck`0JZAP  
fsI`DjKi)  
四字如利箭﹐瞬間動搖了藍霞的心。“啊~造雲麒麟﹗他……”  -$R5  
SLh~_ 5  
話語未竟﹐古皇勃然大怒。“什麼﹗對老師稱名道姓﹐你習武何用啊﹗”真不明白造雲麒麟怎麼會教出這等目無尊長的弟子﹖氣流上手﹐極招立時發出﹕“破霞掌箭﹐去﹗” ~@fanR =  
P^4'|#~2T  
中招之後﹐藍霞腳步不穩﹐氣血上涌﹐一口腥甜已到喉嚨。 8IOj[&%0  
{ _X#fq0}  
古皇見藍霞負傷﹐心內大喜﹐厲聲道﹕“這只是小小的警戒﹐速速去深山修悟﹐還有生存機會﹗” jt%WPkY:  
"m>};.lj  
雖然受挫﹐藍霞看了古皇一眼﹐猶然不鬆口。“古皇﹐你老了﹐氣勁疲軟無力﹐真佛會選你守東嶽﹐看走眼了﹗” NDo^B7 R-  
5KaSWw/  
“啊~好狂妄的後輩人﹗”開天撥雲手一出﹐藍霞再退數步﹐嘴角已經見紅。“唉﹗藍霞﹐念在造雲麒麟與我的交情﹐趕緊帶著小命遠離紅塵吧﹗” *a4 b  
C->[$HcRa  
羽扇一揮﹐藍霞拭去嘴角血跡。“除非我已無能力戰鬥﹐那就是死﹗而這種極度的難題﹐相信天宇無人可以做到﹗” K~JC\a\0  
M6x;BjrV  
古皇嘆息道﹕“你何必為長城這樣的犧牲呢﹖”多少是好友最重視的弟子﹐他實在不忍心下殺手啊﹗ k4mTZ}6E  
8;.` {'r  
“討厭沒有挑戰的人生嘛﹗”藍霞輕佻的回答﹐令古皇搖頭。 4 Q&mC"  
Gx|Dql  
“唉﹗你中毒太深了。” n|Ma&qs  
n}5x-SxS0  
“先救你自己吧﹗”討厭和以長輩自居的人講話﹐藍霞再次提氣﹐極招再出。 Cha?7F[xL  
vGyppm[0  
“不可逼我使用破霞最極之招啊﹗”藍霞﹐我實在不想殺你﹐你要識趣啊﹗ ~ i'C/[P  
P.1Qc)m4  
嘴角再次掛血﹐藍霞卻毫無退縮之意。“你永遠打不倒藍霞﹗” v1K4$&{F  
,s8&#1rJ-  
~~~~~~~~~~~~~              ~~~~~~~~~~~~~~~          ~~~~~~~~~~~~~~ rr4 _8Rf  
KM@`YV_"g  
數日以來﹐東嶽之上古皇對藍霞的戰鬥﹐仍然未見生死﹔可是﹐藍霞已是傷痕累累﹐腳步不穩了。古皇雖然不忍﹐一直未將至極之招使出﹐也是顧及朋友﹐憐惜後輩人的意思。 5W5pRd>Q  
o HRbAE^  
“藍霞﹐你已經遍體鱗傷﹐為何還不終止築貫五嶽的夢想呢﹖” U%Ol^xl  
W7]mfy^  
藍霞氣息雖然已經微弱許多﹐傲氣卻仍然不減﹕“哈哈……理想隨吾氣息而存留啊﹗” y|LXDq4Wj  
Qv=Bq{N  
古皇只好挑明﹕“八世古皇不忍殺你﹐乃因為造雲麒麟是我摯友﹐愛花惜盆啊﹗” 4Xr"d@2(  
KK .cDAR  
“那就應該報回好友失敗之恥辱﹗”藍霞傲然道。 EKJH_!%  
{{GHzW  
“你……哼﹗自大的後輩﹗”古皇被氣得七竅生煙。 $1=v.'Y  
m9cj7  
藍霞不屑一骨地嗤笑道﹕“造雲麒麟只是一個自私過時的老者﹐對失敗一直耿耿于懷﹐所以才會助你破霞秘式﹐妄想打倒我。” `F@f?*s:  
"$4hv6 s  
古皇氣憤至極道﹕“住口﹗枉費長生府尊對你的疼愛﹐他是希望以破霞秘式將你趕回平凡﹗” s'2y%E#  
@Zh8 QI+  
藍霞仰天大笑。“平凡﹖真是枯燥乏味的二字﹗‘赤手挽銀河﹐君自大名垂宇宙’。” uRs9}dzv  
B=^2g}mgK  
古皇語重心長回道﹕“‘青山葬白骨﹐吾將何處弔英魂’﹖”藍霞﹐不可一錯再錯﹐遺恨終生啊﹗ eKS:7:X  
+Hi{ /{k0N  
“待一方倒下﹐才是此役終了之時﹗”堅決固執的話語﹐加強了古皇的意志。 '> 4+WZ1w5  
2 /UI>@By  
看看天色﹐藍霞嘴角勾起一抹詭笑﹐喚來身後眾殺星﹕“你們先陪古皇玩玩。” Je@p5(f  
F ^[M  
古皇一面交戰﹐臉上有些怒意了﹕“藍霞﹐你是一個小人﹐不過你仍然佔不了便宜﹗” P'gT6*an,"  
n9wj[t1/  
“嗯~想不到八世古皇是如此頑強﹐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不過﹐你已呈現疲狀﹐東嶽維持不久了﹗”藍霞略作休息﹐挺身再上。 }$w4SpR  
&<#/&Pq/i  
古皇道﹕“極端往往就在此刻發生﹗” Ho:}Bn g  
h^Arb=I  
藍霞微微冷笑道﹕“經過一番激戰﹐你已無法全力以赴了﹗” ]Oig ..LJ  
XC 57];-  
“唉﹗喚不醒夢中人﹐那只好結束他了﹗藍霞﹐多日以來我讓你有悔悟的空間﹐你卻不知珍惜。現在一切遲了﹗”古皇提氣﹐破霞秘式蓄勢待發。 }NR`81  
)3+xsnv  
“造雲麒麟只是讓失敗在你身上延續。” av7q>NEZ!1  
nqUH6(  
“你少年得志不知珍惜﹐反而與邪惡掛勾﹐空生有用之軀。” `W D*Q-&n  
01UqDdoj  
藍霞輕揚羽扇道﹕“老朽﹐你言差了。我此刻不是已將長生學府的精神﹐發揚至天地之外的時空長城嗎﹖” ysQEJm^|-u  
{Nzmb|&  
古皇大怒道﹕“哼﹐無恥﹗天宇眾人不能原諒你的罪行﹗” #a/n5c&6/  
hVROzGZk  
“哦﹖那就換我原諒眾人。” 藍霞淺笑﹐輕易就將對方激得火冒三丈。 Y!Usce  
;e`D#khB  
“啊~說什麼﹗風捲殘霞~” #wq;^)>  
p]X!g  
藍霞擋下此招﹐搖搖羽扇﹐諷刺笑容掛在嘴邊。“且慢﹐你乃堂堂古皇朝第八代傳人﹐使用他門之招﹐不對吧﹖” ZY~zpC_  
cob9hj#&7  
古皇回敬道﹕“以造雲麒麟的破霞秘式﹐教訓你這名長生學府的叛徒﹐最適當不過了﹗” Sj,4=a  
l;.[W|  
“想清楚﹐萬一失敗﹐助你秘式的人﹐是何等痛苦啊﹖” xF2f/y   
v GulM<YY  
“藍霞﹐你怕了﹖” IiYuUN1D  
Q'>_59  
“何怕之有﹖你不認為此戰﹐你是代表古皇朝嗎﹖” }39M_4a&  
eYnLZ&H5O  
“古皇朝早與天宇融為一體了﹗” }UJdE#4  
@#G6z`,  
藍霞站穩腳步﹐鄭重道﹕ “最後再賜你一次機會﹐捐出皇血退離東嶽﹐長城容納你。” ]Hv*^Bak  
,APGPE}I[  
古皇喝道﹕“你不夠份量與我談條件﹗” 'Y,+D`&i)  
gs^UR6 D,  
藍霞耐性漸失。“那你就準備做神吧﹗” ^F;Z%5P=  
*q\HFI  
極招上手﹐古皇飽提內元﹐大喝一聲﹕“提日—” 5)/4)0  
mmh nw (/  
誰知突然間﹐全身脈流失調﹐血液從七孔噴出﹐剎那間功體盡散﹐痛苦倒地了。“啊—” 2_B;  
~2;&pZ$  
風起﹐輕掀藍色衣袍。一切皆在掌握之中﹐藍霞淡淡笑了。傲然佇立在痛苦的老人身前﹐清晰道出事實。“八世古皇﹐你敗了﹗” 1o"y%*"  
LRfFn^FPM  
“啊……破霞秘式……唉﹐好友造雲麒麟﹗”仍然不敢相信﹐好友竟然會欺騙他﹗ q[Sp|C6x  
Sm~? zU[k/  
“你以為他真助你嗎﹖真正助你破霞秘式的人﹐乃是一位超塵拔俗的偉者﹗”藍霞懶得再浪費時間﹐直接點明。 =6L :I x  
?eY chVq  
不是好友﹖那……“是何人﹖” SF78 s:_!_  
f@,hO5h(_|  
“藍霞﹗” /cn/[O9  
\&l*e  
巨大的驚訝﹐再次衝擊虛弱的老人。一邊嘔血﹐一邊不住回想﹐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h|$zHm  
T-<>)N5y  
“數日來我一直故意負傷不倒﹐就是想引出你使用破霞最極之招﹐然後導致走火入魔。想不到你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啊﹗”藍霞嘖嘖嘆道。 HfZ (U5~  
W! 5Blo  
原來……古皇此刻已經無力多說。“藍霞你……” _s*uF_: 3  
C {H'  
藍霞繼續解釋道﹕“八世古皇﹐念在你與造雲麒麟的交情﹐我才會使計而不是親手殺你﹔我也明白你智慧不差﹐所以又在信中提示你。誰知啊﹐你還是笨的不能悟知﹗‘雲已不能再云﹐假戲非人能演。’雲字拿掉云﹐加上假字去掉人﹐兩字組合乃‘霞’ 也。這不是已告知你﹐破霞秘式是我藍霞所送﹐而非造雲麒麟﹖” ^*4(JR   
SWe!9Y$  
古皇一聽﹐幾乎昏厥。一旁的彪提醒道﹕“軍師﹐皇血。” @$N*lrM2  
q]wn:%rX  
藍霞看看古皇﹐說﹕“嗯~我們只需要他三滴皇血。” oPCIlH  
B7x"ef  
聽聞此話﹐古皇欲自蓋天靈﹐以免羞辱。藍霞在一旁冷笑道﹕“八世古皇﹐你不用浪費氣力了。數理命皇自爆軀體﹐尚不能廢掉皇血﹐別說是你毫無功夫的人。” e!L sc3@  
XO8 H]  
心中戚惶﹐古皇此刻已明白﹐自己是真正敗在下輩人手中了。 $6]x,Ct  
WZDokSR  
“該尊重你﹐我已做到。含笑送出東嶽吧﹗”微微抬首﹐二虎上前﹐分執古皇雙手。藍霞輕喝一聲﹐古皇後頸骨節離體﹐飛入藍霞手中。 &6~ncQWu  
AQ_#uxI'oa  
“彪﹐減少古皇在世的痛苦。” <_FF~lj  
t9=|* =;9)  
眼前已是一片昏黑﹐八世古皇口中吐出微弱話語。 ` Q!FMv6Y^  
5y 'ycTjY  
“天宇啊﹐原諒我吧……” r4z}yt+  
(p#;6Xhf  
“送行﹗” 7\|NYT4  
N5I W@?4  
一聲令下﹐可憐的古皇朝第八代傳人﹐也在東嶽結束輝煌的王朝了。滿意看著翠色環繞的東嶽﹐藍霞道﹕“來呀﹗將八世古皇遺體移葬南嶽﹐我倒要看看﹐紅雲有多大定力﹗” 3GuMiht5  
wft:eQ  
“是﹗” *+1"S ]YF  
RQ$o'U9A  
紅雲﹐我藍霞說到做到﹐攻取東嶽之後的見面﹐想必你不會很期待吧﹗誰叫你竟敢助古皇來對付我﹖真是令我痛心﹗從現在開始﹐不可怪罪藍霞無情了﹗ 6nhfI\q3wY  
pCud` :o"  
“哈哈……談生論死道機緣﹐秋水共長一色天﹔深藏文武行五嶽﹐號稱藍霞卜萬年﹗” #,|_d>p:  
ybuSqFy`$  
~~~~~~~~~~~~~              ~~~~~~~~~~~~~~~          ~~~~~~~~~~~~~~ /:c,v-  
pdXgr)Uv  
終於結束盲園之行的兩卷書﹐拖著疲憊身心﹐連夜趕回南嶽顧守﹐卻看見古皇墓塚﹐以及幾件遺物擺在墓前。 =[CS2VQ'  
WZy6K(18"'  
“啊~八世古皇啊﹗”雖知古皇非是師兄對手﹐可是有老師暗中協助﹐怎麼還會如此結果﹖看來必是破霞秘式的問題了﹗ ~{]m8a/ `6  
bI6V &Dd  
正思想中﹐一封飛書送到。熟悉的筆跡﹐讓紅雲不禁一愣。打開看時﹐只見上面寫道﹕ PrYWha=c-  
!h~#L"z  
“紅雲﹐東嶽我已拿下﹐守嶽之人也正長睡在你面前。不過這並不是我打倒他﹐而是造雲麒麟害他命喪黃泉。” 4OESsN$O  
5qAE9G!c  
看到此處﹐紅雲不禁大驚﹐果然是老師助他﹗ ef1N#z%gt  
t$kf'An}/  
“破霞秘式原來是一冊亂流之譜﹐悟練之人最後必定走火入魔﹐含恨而終。其實造雲麒麟不用助吾﹐東嶽仍然難逃滅亡厄運﹐這樣一做反而使我被情所困。想當初打敗他﹐又想起他今天助吾。這種微妙的感情﹐實在不應該存在。我所能回報﹐也只有託紅雲金口代為謝之。但是我希望我走上南嶽之時﹐造雲麒麟所幫助是紅雲你﹐這是藍霞衷心之言。” myo~Qqt?  
r^ Rcjyc1  
讀完﹐紅雲手指緊緊掐住信箋﹐不住地發抖。“唉~老師﹐你……為何呢﹖為什麼啊﹖” :_[cT,3  
A`ertSlbhe  
雖然知道藍霞善於攻心戰術﹐殘酷事實就擺在眼前﹐紅雲不得不相信。又想起之前在盲園對舊日同窗通靈鳥沖口而出的話語﹕“老師對藍霞的偏愛﹐紅雲嫉妒過嗎﹖嫉妒過嗎﹖” 2K7:gd8Ru  
2/<WWfX'  
老師果然偏愛藍霞﹐才會一直任由兩卷書奔走武道﹐而遲遲不露面﹗師兄性格驕傲﹐絕不求人﹐可是老師卻一直暗中支援他﹗難道……感覺頓失後盾的紅雲﹐哽咽不能言語﹐只有緩緩跌坐古皇墓前﹐任由手中信箋飄落風中。 eVNBhR}HS  
Ga/\kO)x_  
身後﹐一抹冷酷身影靜靜而立﹐毫無溫度的目光直射在紅雲身上。 onypwfIk)t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2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二十八章 Hmd:>_[f  
.T X& X  
“你還要發呆多久﹖”嘲諷話語傳來﹐紅雲只是低頭跪坐在古皇墓前﹐半晌將目光調開﹐卻是凝望遠方落日。 wLSYzz  
#9"_|d=l  
心酸地看著天邊依舊美麗的夕陽風景﹐多少回憶在剎那間涌上心頭。絕決地一閉眼﹐紅雲緩緩起身﹐不帶溫度的目光直視身後那人。 1qN9bwRO  
T+"y8#:  
“你滿意了﹖老師最終還是垂青於你……” 9\0 K%LL  
<LZvh8  
“可是藍霞希望親手打敗你﹗”抑住心中怒火﹐藍霞雙眸變得深沉。 }}Uv0g8D  
xT8"+}  
垂青﹖他若真的垂青于我﹐不會在我們結業之際﹐安排你領導天宇﹗他若真的在乎我﹐怎麼會將我逼走﹖他若不重視你﹐何必在西嶽那一役扣下你的幻形﹐間接救了你﹖ J8Db AB4X  
@z q{#7%z  
“是嗎﹖那紅雲也說過﹐你若單是沖著我而來﹐就別遷怒整個天宇。” 紅雲看了墓牌一眼﹐淡淡撇下一句﹐“只是行此小人手段﹐實在可恥。” za/#R_%p  
>Tx;<G  
藍霞仰天大笑﹐眼中卻無一絲笑意﹕“我也說過﹐我所要贏取﹐不只是你個人﹐還有與你有關的一切﹗” mf'1.{  
: seL=  
“紅雲隨時恭候。” 厭倦了浪費時間而毫無意義的對話﹐紅雲拂袖而去。 Q^Z}Y~.  
H >{K]7D/y  
見紅雲如此厭惡和不屑他﹐徑直往他休憩的小屋而去﹐藍霞竟是不驚不怒﹐反而在心底昇起一抹殘酷的開懷。 .?j8{>  
;^i,Q} b/  
紅雲﹐你很快就知道﹐藍霞行事雷厲風行﹐絕對不會浪費一分一秒﹐一舉一動﹐一字一句﹗ nd1*e  
k| o,gcU  
決意堅定信念﹐重整旗鼓和時空長城對抗﹐紅雲單憑堅強意志﹐壓住體內氣血上涌的不適﹐儘量保持腳步平穩﹐慢慢走到屋前。 }O{"qs#)  
L ,/i%-J3c  
發現藍霞仍是一路尾隨﹐紅雲一手扶住門框﹐沒有回頭﹐一面冷冷說道﹕“師兄﹐紅雲今日身體不適﹐不能招待你﹐請回去吧﹗” __c_JU  
h)`vc#"65k  
等了片刻﹐並未等到腳步離開的聲音﹐紅雲哼了一聲﹐邁步進屋﹐回身猛地要關門。藍霞嘴角一勾﹐伸手撐住門沿。 :W.(,65c  
zghm2{:`?g  
    “紅雲﹐藍霞耐性有限﹐我不想把你好不容易建造的棲身之地給毀了。” [DEw:%  
k~dr;j  
    “有話請說﹐紅雲想休息了。”忍住怒火﹐紅雲松開手﹐踏進屋﹐一邊淡漠以對。 0/]vmDr  
1ouTZ'c?  
    “九龍排二﹐靜海龍﹐東方孤行。”藍霞也走進門來﹐反手輕輕合上門。 F# wa)XH  
R<Tzt' z  
紅雲聞言﹐渾身一震﹐警戒敵視的目光直射師兄。 ]f~YeOB@  
N8vl< Mq  
藍霞見狀﹐冷笑道﹕“長城需要替衛天劂找尋優秀劍者﹐東方孤行﹐我看上了﹗” w}b+vh^3Wy  
{`Z)'G\`  
“不可能﹗靜海龍是龍族後輩﹐長城沒資格網羅﹗”事關僅存的小九龍﹐紅雲語氣微微提高﹐口氣也焦躁起來。 ,;18:  
_F E F+I  
“師兄弟一場﹐我才特別來告知你一聲。東方孤行中了我深層的迷音侵腦﹐無人能夠解開。我希望身體有恙的你此時專心北嶽戰事﹐勿為木已成舟之事再分心。雖然你能一心多用﹐不過請記住西嶽的教訓。” 藍霞像沒聽見紅雲的反對般似的﹐篤悠悠將話說完。 BI]t}7  
?Sxnq#r#  
剛想反駁回去﹐突來的一陣眩暈﹐紅雲“啊” 的一聲﹐往前趔踥了兩步﹐卻不偏不斜﹐又被藍霞伸出的手臂抱住。 7:%K-LeaQu  
e8 .bH#  
“走開﹗”厭惡甩掉﹐紅雲坐到桌前﹐轉過身子不去看他。頭暈得厲害﹐用一手撐住前額﹐紅雲微微喘息﹐腦中著急地思考著應對之策。 MzG.Qh'z  
LsV"h<  
怎麼辦﹖天宇有誰能解開迷音呼喚﹖這種陰邪功夫絕對不是天宇所有﹐不然去找好友造天筆﹐也許…… ]0le=Ee^%  
|VL,\&7rk  
冷眼看著師弟煩惱焦躁的模樣﹐藍霞不動聲色﹐從桌上茶壺裡面倒了一杯茶﹐放在紅雲面前。 B=Os?'2[  
vGw}e&YI  
“冷掉了。” ZP<X#]$qb  
s#[Ej&2[=  
“啊﹖”思考被打斷﹐紅雲茫然抬頭﹐看見面前的茶杯。 ja2]VbB  
]FBfh.#X@  
“要不要去重新燒水﹖”藍霞拿起茶杯﹐做勢就要潑掉。 ]Ox.6BKjDP  
y;jyfc$ `  
“不勞費心﹗”紅雲氣上心頭﹐抓過茶杯﹐一飲而盡。“紅雲要休息了﹐師兄你請便﹗” '=@x2`U/  
9Ba<'wk/>"  
藍霞不回話﹐只是目光深沉地看著他。紅雲被這種不明的目光逼得心慌意亂﹐不禁顫抖道﹕“你……你還想怎樣﹖” Dn?L   
VJaL$Wv)H  
“我要親眼看著你去休息﹐再離開。” /H% pOL6(r  
对不起!您没有登录,请先登录论坛.
=I1@O9}+i  
urB.K<5ZA  
日光緩緩從窗縫中泄入﹐照在紅雲布滿激情痕跡的肌膚上。藍霞一低頭﹐只見曾經有的大小傷痕﹐即使是已經痊癒﹐也已經留下的淡淡的印子。 WXL.D_=+  
V'$ eun  
剎那間﹐心中猛然驚起的刺痛﹐緊緊攫住了藍霞。顫抖地俯下身子﹐嘴唇顫抖地吻上那些傷痕。 +h/$_5  
_HQa3wj  
“這些……是怎麼弄的﹖” OUPpz_y  
aRmS{X3  
溫熱觸感一上身﹐紅雲猛然驚醒﹐左手一巴掌就打過去﹐失控的喊聲也隨之而來。 8Bvjj|~ (@  
n6}1{\  
“你滾﹗” (XH)1 -Z!  
e1-=|!U7#  
藍霞緩緩抬頭﹐專注看著眼前悲憤交加的人﹐那個曾經他發誓以全部生命摯愛的那個人。 hl+Yr)0\  
>Z%^|S9  
緩緩穿好衣服﹐藍霞背對著紅雲﹐坐在床邊。 0&x)5^lG  
/[L:ol6;!  
“紅雲﹐我……”半晌﹐艱澀的嗓子裡只有這幾個字。 L"a#Uu8  
I"1\R8 R  
眼中的激烈慢慢退去﹐紅雲無力閉上雙眼。 49m/UeNZ  
|D~MS`~qd5  
“師兄﹐放過東方孤行﹐就算紅雲求你。” Mi/_hzZ\  
 2~)]E#9  
放在床邊的手倏然握緊成拳﹐不甘的怒火終於再次囂然在心中擴展開來。使勁一捶床鋪﹐藍霞猛然抄起桌上羽扇﹐沖出小屋﹐砰的一聲甩門離去。 Y>+D\|%Q  
r%m2$vx#  
紅雲卻是看也不看。平靜如水的雙眼一顫﹐一滴晶瑩垂在眼睫上﹐映照著金色的陽光﹐閃出了五彩光華。 ORoraEK  
;V GrZZ  
大概﹐離自己開閱地卷的時刻不久了…… &g`a [#  
U#}.r<  
*)1,W+A5L  
第二十九章 slx^" BF^  
or<JjTJ\o_  
不顧已經滲透全身心的重重傷痛﹐紅雲在藍霞離去的下一刻﹐馬上離開南嶽﹐趕往盲園﹐將造天筆約了出來。 9=SZL~#CE  
\Mi< ROp5  
“好友造天筆﹐現在有一事﹐需要立刻處理……” vIJdl2(^E  
`3-j%H2R  
蒼白的臉色﹐仿彿大病了一場似的﹐眼睛有點腫﹐說話時的語氣也不如平日充滿精神﹐造天筆不動聲色地打量了他一會兒。 a_yV*N`D  
CHz(wn  
“來這邊坐下說吧。” R&QT  'i  
U uys G\  
找了塊大石﹐兩人並肩坐下。紅雲垂著頭﹐手撐著額頭道﹕“紅雲無能﹐東嶽也失守了。” |F<aw?%  
6 D O E6  
“是時空攻勢太猛﹐天宇不是對手。” 造天筆看見他耳下一點紅斑﹐不露痕跡地伸手﹐從他的發箍裡面挑出兩綹頭髮﹐垂在鬢際。“紅雲﹐你無須太過自責﹐好好保養身體為是。” KK+Mxoj,  
k[p  
紅雲急切搖頭。“我沒事﹐不用替我擔心。只是﹐藍霞以迷音呼喚控制了東方孤行﹐說要帶他入長城……” q )[g VL  
?9mY #_Of  
又是藍霞﹗造天筆緩緩調息﹐平息心中憤怒。“藍霞怎麼會看上東方孤行﹖” 趁後輩人心神波蕩之際施此招數﹐真是太狠毒﹗ e.T5F`Du  
ICi- iX  
紅雲嘆氣道﹕“因為衛天劂無人佩帶﹐長城才會到天宇﹐挑選合適人才。” yZ{YIy~  
VtVnht1  
“嗯﹖時空長城的殺星個個精英﹐難道就選不出一個刀客劍者﹖”造天筆疑問道。 z 4-wvn<*  
FueJe/~t  
“長城沒有培養劍術人才的環境﹐加上那些殺星多是小童改造而成﹐先天後天皆條件不足﹐所以……”紅雲沉吟道﹕“至於為何選上東方孤行﹐我就不清楚了。” dw-r}Qioe  
?|33Np)  
多想無益﹐現在最重要﹐是阻擋長城帶走東方孤行。造天筆略作思考﹐果斷道﹕ “紅雲﹐你放心﹐造天筆一定努力破解迷音呼喚﹐帶回靜海龍。” .^uu* S_  
(F)zj<{f  
“有勞好友了。另外﹐北嶽危機在際﹐北嶽之主鱗皇倨傲孤僻﹐決不可能接受他人的助力。紅雲現有一計﹐請好友附耳來……” _#_Ab8#  
LP~$7a  
造天筆聽罷﹐微微苦笑。“真是好計策﹐只是又要委屈你了。” Cur) |  
ubL Lhf  
“為天宇﹐為龍族﹐再大的苦難﹐紅雲也無怨無悔。我另有要事處理﹐就此告辭啊﹗”說罷﹐紅雲起身﹐踏著不太平穩的腳步匆匆離去﹐造天筆長嘆一聲﹐轉身回盲園。 ^c5(MR7LD  
Nl+2m4  
因為中了藍霞的迷音呼喚﹐靜海龍東方孤行意識開始混亂﹐往昔的事情樁樁件件﹐陸續出現腦海之中。造天筆託人將他帶入盲園﹐試圖將他導回正途。 b?$3jOtW  
0KZ 3h|4lP  
因為盲園的規矩﹐東方孤行同樣帶上眼布。不能視物﹐使得他狂殺以及思切之心明顯降低﹔然而黑暗使他焦急恐懼﹐慢慢產生迷失的感覺。焦躁的腳步來回轉了幾圈﹐此刻﹐前方輕盈的腳步伴著低柔嗓音聲響起在他面前。 25(\'484>  
nRGH58  
“前面這位﹐可是劍法精異的東方孤行﹖” fq(e~Aqw$  
)_jO8 )jB  
東方孤行一驚﹐警覺起來。“你是誰﹖” +a|4XyN  
*8N~ Zmz  
“聽過一揮長虹造天筆嗎﹖” /[q@=X&  
5HU>o|.  
努力搜索腦海中印象﹐東方孤行半晌後斷然搖搖頭。“不曾聽過。” Ort\J~ O  
+ $-a:zx`l  
暗自嘆了口氣﹐造天筆道﹕“這不重要﹐只要我認識你就可以了。” y8L:nnSj  
x83XJFPWL  
“你也矇住雙眼嗎﹖”東方孤行雖然心中尚有疑問﹐卻因為心事混亂迷惑﹐皆問不出口。 l|K8+5L  
u4 "+u"{d  
點點頭﹐造天筆道﹕“在盲園之內﹐人皆相同。” itP_Vxo/H  
6f?DW-)jp/  
“那為何你的腳步﹐走得這樣自在呢﹖” `{/=i|6  
Xy{b(b;9  
“雖無雙眼引路﹐但是有心靈的帶引﹐心清則見物﹐你也可以試一試。” ,QQ:o'I!  
IFgF5VG6g  
試著放松腳步﹐東方孤行往前走了幾步。“這……這困難﹗”畢竟看不見啊﹗ , ^nUi c  
8,R]R=  
“不難也。凡事要預先打定主意﹐穩定腳跟﹐壯定膽氣。主意定﹐便不迷錯﹔腳跟定﹐便不忙亂﹔膽氣定﹐便不怯畏﹐才能走出平穩的腳步。” {p-%\nOC  
#0R;^#F/  
東方孤行疑惑道﹕“真能如此﹖” =4[zt^WX"  
ReRRFkO"2  
“不只心氣神﹐體也需要配合。心欲其定﹐神欲其定﹐體欲其定。” HCu1vjU(]  
{T IGPK  
“我只是陪恩父暫時來盲園。” 需要特別鍛煉如何在黑暗中行走嗎﹖ (3-G<E  
JUE>g8\b  
造天筆道﹕“心不識﹐則慮事不周﹔心不定﹐則遇事必卻。就算你離開盲園﹐這也是一則有益自身﹐必記之學問﹐並在危急時站得住的有用之學。” B8PF}Mf  
\yy!?UlaI  
“你來盲園﹐只為研究靜定的哲學嗎﹖” %:y-"m1\u$  
Rpr# ,|  
“不只如此﹐學習在黑暗中抵制恐懼﹐肯定部份的回憶﹐不可能再回到現實。”造天筆心中暗捏一把汗﹐能不能將東方孤行導回﹐就看這次了﹗ l YhwV\3  
z}&<D YD  
“何謂部份回憶不可能回到現實呢﹖” ;(afz?T  
3.jwOFH$  
“比如﹐患難相交的兄弟或者朋友﹐因為某種因素而分開﹐有一天﹐有可能回到我們的面前﹔又比如光陰流逝﹐不可能再回﹐錯誤的行為已經做了﹐不可能再回﹐親人失散﹐不可能再回。這就是部份回憶不可能再重回的事實。” 造天筆空靈溫和的聲調緩緩陳述﹐試圖將腦中一片混亂的後輩人慢慢從迷思中拉回正軌。 "mOoGy, (  
VTHDGBU  
東方孤行沉默片刻道﹕“聽完你的話﹐我腦中好似非常的複雜。” aql*@8 )m  
l}wBthwCc  
造天筆繼續引導道﹕“你應該有很多年齡相近的兄弟﹐或者朋友。” @@5u{K  
Q.fBuF  
困惑地皺起眉頭﹐東方孤行道﹕“我有……不過記不住了。” '!0CwZ 7  
%ry>p(-pC(  
“那你記住什麼﹖” -L[K1;Xv"  
Y7p#K<y]9  
“恩父……吊頭溝……人頭……” ?{[H+hzz0  
wEp/bR1=  
造天筆心中有些著急。“再想清楚﹐這是幻想迷覺﹐或者事實的存在呢﹖” nQ+{1 C  
U` U/|@6  
陰冷潮濕的吊頭溝﹐冰涼的雨水打在岩壁﹐匯合泥土變成泥濘的道路。山洞深處﹐病病歪歪的老邁身影﹐披頭散髮地癱在土炕上…… u Qj#U m8  
rS jC/O&b  
從小而來的記憶﹐模糊卻又清晰﹐佔據了大半的腦識﹐東方孤行慨嘆著肯定。 E|6|m8  
V>%%2"&C  
“啊……這一切是事實﹐不是幻想﹗”。 pQ>V]M  
T>z@;5C  
造天筆口不言語﹐心內一沉。情況很糟糕﹐強度的迷魂呼喚﹐想在這短短時間內挽回東方孤行的腦識﹐恐怕難矣﹗ Vlf@T  
QQw^c1@  
東方孤行繼續肯定道﹕“這不是幻想﹐是事實﹗” 6->b(B V $  
J h"]iN  
造天筆暗地想道﹐既然言語勸導已經無效﹐只好三天後離開盲園﹐取來鳳凰筆﹐看是否能夠點開腦識﹐恢復他的記憶。 LgaJp_d>9*  
c:iMbJOn#  
見對方久久沒有回答﹐東方孤行又說了一次﹕“造天筆﹐我確定事實的存在。” &#;,P :.'  
vxgm0ZOMN  
哀傷浮現在造天筆的面上。“你能確定就好。” `+gF|o9  
3aOFpCs|#  
~~~~~~~~~~~~~              ~~~~~~~~~~~~~~~          ~~~~~~~~~~~~~~ .{} t[U  
J@5 OZFMZ  
一夜未回﹐天明時刻才返回長城的藍霞﹐同樣是滿面陰霾﹐讓本來想詢問某事的魔空﹐稍微卻步。 |&'*Z\*ya  
v ipmzg(S  
藍霞看到魔空等在長城內殿大廳﹐才稍微平霽了臉色﹐問道﹕“城主有事﹖” 51&T`i  
P-mrH  
魔空本來心裡就在犯嘀咕﹐攻下東嶽之後﹐軍師並未如以前一般立刻趕回長城﹐這次回來又是這麼難看的臉色﹐難道在哪裡遇到困難了﹖以藍霞的本事﹐在天宇還有對手嗎﹖ H^s SHj  
E,X,RM~ +D  
看見魔空猜疑神色﹐藍霞解釋道﹕“此次在天宇耽擱﹐是為衛天劂選擇佩帶者。天宇已經將近選出黑暗希望的佩帶人﹐長城必須更早一步﹐才不至於落了下風。” "~ `-Jkm   
VMHY.Rf  
“什麼﹗你要在天宇境內選人﹖”魔空大驚失色。“軍師﹐小心賠了夫人又折兵啊﹗” nGf@zJDb  
l>]M^=,&7  
“這我會小心佈局。” 藍霞淡然回答﹐轉身離開大殿﹐“藍霞需要休息片刻﹐告退。” @!S$gTz  
5|b/G  
處理完手邊一干雜事﹐藍霞立刻前往盲園。知曉東方孤行的行蹤﹐長城的情報之精準迅速﹐堪稱他的一大助力。守在門口﹐他並不入園﹐而是在有一段距離的地方﹐施展迷音呼喚。 1@ina`!1O  
#=tWCxf=  
“東方孤行﹐隨我來啊﹗” r {8  
&zT~3 >2  
當藍霞的音波傳入盲園之內﹐東方孤行神不由主地隨著音波﹐慢慢走出盲園。 W) _B(;$]  
8 2qe|XD4p  
“東方孤行﹐來啊﹐來啊﹗” B^qB6:\t  
`=*svrmS  
一路上﹐東方孤行隨著藍霞的聲音前行﹐仍然罩在雙眼之上的眼布﹐同時也蓋住了他的前程。 8%"e-chd  
aJF`rLm  
突然﹐前方紅光閃閃﹐一條人影由半空落地。一轉身﹐雙目射出怒火﹐直視藍霞。 o#Y1Uamkf  
&qC>*X.  
音波終止﹐藍霞心頭猛然一震。 u2eq VrY  
HI?>]zz|  
熟悉的紅色衣袍﹐夾帶沖天怒氣﹐正是藍霞此生認定的唯一對手。 vfm-K;,#  
v Zxy9Wmc  
紅雲驕子兩卷書。 !d^`YEfE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3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三十章 #cs!`Ngb+  
u v5@Alm  
藍霞明瞭﹐帶走靜海龍東方孤行的途中﹐必然遭致天宇眾人的攔截。沒想到﹐竟會是紅雲親身前來。 hq BRh+[  
RB"rx\u7K  
東方孤行坐倒一邊﹐痛苦迷茫的神情﹐顯示他仍然陷入迷陣之中﹐混亂的腦識﹐讓他一時失去判斷能力。 !S:@x.n@iR  
;p9D2&  
“紅雲﹐你……”藍霞仔細端詳著紅雲蒼白面容﹐心內略有不捨﹔可是話語未落﹐已被面前之人打斷。 2KEww3.{  
NSq"\A\  
“藍霞﹐放過東方孤行。不可利用他思念恩父之心﹐而導入歧途﹗”一字一頓﹐紅雲冰冷聲調直指藍霞﹐控訴他的行為。 >W<5$.G  
mm8O  
冷笑一聲﹐藍霞轉過身去。“劍者至高榮譽﹐由你紅雲清聖的口中﹐卻變成歧途了﹖” 8`2K=`]ES+  
eG v"&kr  
長嘆一口氣﹐紅雲道﹕“九龍由始至終﹐乃屬天宇﹐長城何必強行網羅呢﹖” [OcD#~drO  
=Vs<DO{|4q  
藍霞回過身來﹐銳利眼神直射紅雲。“你之心不能代表他之心﹗撇開你我立場不談﹐東方孤行放棄回歸九色彩虹天﹐無疑想存活天地。紅雲﹐生存不易啊﹗新秀輩出﹐高手抬頭﹐沒有優越的競爭條件﹐很快就會被淘汰。而我﹐只是想延長他的武藝生涯。” ~iWSc8-  
ry0 =N^  
真是堂皇的理由啊。紅雲心中更怒﹐看向一旁的東方孤行﹕“感謝藍霞的疼愛﹐雖有佩帶衛天劂無上的光榮﹐但終有一天﹐劍尖必指向自己的友人﹑兄弟。” >U)O@W)  
)B_h"5X4\y  
藍霞仰天大笑。“哈哈……江湖無奈﹐適者生存嘛﹗誰也想不到﹐同自長生學府而出﹐而今我必須取下你紅雲守衛之南嶽。這與劍尖指向友人兄弟﹐不是同樣道理﹖” ^Ram8fW  
hd~rC*I  
將雙目閉了一下﹐紅雲壓下心中激蕩﹐沉痛道﹕“你也了解我為龍族付出甚多﹐絕不可能眼睜睜看你將東方孤行改造成邪惡的劍者﹗” d%hA~E1rR  
@jHio\/_  
看來要帶走東方孤行﹐不出重招不行了。藍霞嘴角一勾﹐似笑非笑地看向紅雲。 ~'3% Qr  
0=B5 =qyw  
“沒錯﹗你為龍族付出的心神﹐世人皆知﹔可是你無從表白﹐因為你的愛子﹐上官殘心也是九龍之一﹗” A3_9MO   
H~Cfni;  
說罷﹐藍霞盯住紅雲﹐浮起一抹殘酷微笑。果然﹐紅雲心神一震﹕“藍霞你……” TE~@Bl;{?c  
jq)|Uq'6  
不等紅雲再說什麼﹐藍霞繼續道﹕“因為龍族近年來的迅速凋零﹐所以當你得到愛子之時﹐喜悅是普通人的雙倍﹔同樣﹐當你的兒子慘死在太陰門﹐你的悲慟也是加倍﹕你不但失去了唯一的兒子﹐而且還使怒雨飛龍族﹐從此絕了後﹗紅雲﹐你還有面目﹐去見你地下的族人嗎﹖” ks D1NB;9  
R.N*G]K5  
藍霞的話語﹐字字如針刺痛心口。一時間﹐天旋地轉。紅雲渾身顫抖﹐腳步不穩﹕“別說了﹗別再說了﹗” `vw.~OBl  
,)1e+EnV&  
斜睨對方一眼﹐藍霞繼續道﹕“誰說聖者無私心﹖上官金鴒﹑大地戰鵬﹐你們二度驚世之戰﹐其實乃私怨之爭﹐不是世人所謂的爭王之鬥﹗冠冕堂皇的名目﹐掩蓋不了當年大地戰鵬失手將你妻子打落千丈崖的事實﹐而你則寧可兩敗俱傷﹐也要報回夫妻離散之痛﹐真令人感動啊﹗” fsd>4t:" \  
$}$@)!-  
“住口﹗你住口啊﹗”眼前浮起的水霧﹐使面前的人慢慢變成一片藍色氤氳﹐紅雲在不知不覺中﹐聲音也哽咽起來。 vvxj{fxb)  
R{vPn8X 6g  
“所以你才會將失去母愛的上官殘心﹐託付龍妃撫養﹔而其後﹐你也讓出太陽的故鄉﹐安置流離失所的龍妃﹐報答她撫養愛子之恩。可惜呀﹗豁盡一切犧牲無數的你﹐如今連殘存的幾條小龍﹐也即將保不住﹗”藍霞看著坐在一旁地上﹐迷茫無措的東方孤行﹐得意說道。 =HHg:"  
S41>VbtEp  
師兄的激將法﹐雖有效果﹐但紅雲僅憑著超人的堅強心志﹐迅速平定了內心的混亂。 1tdCzbEn+  
k6BgY|0gC  
“藍霞﹐你何以曉得的這般清楚﹖” Hw{Y.@)4R  
{9 O`/|  
“因為我看過‘天宇秘史’ 。” 藍霞看到逐漸平靜下來的紅雲﹐略覺失望。 $Stu-l1e a  
3;:V1_JA  
紅雲卻是立刻大驚失色。“什麼﹗你看過師尊編寫之禁書﹗”果然﹐師尊如此偏愛藍霞﹐對其他弟子的禁令﹐完全不曾用在藍霞身上﹗ 4)I#[&f  
yxbTcZ  
“非但如此﹐我還看過‘紅雲自傳’ 。” 藍霞殘酷一笑﹐注視著再度受驚的紅雲。 Hea<!zPH  
A]$+ `uS\  
自己所寫的日常筆記﹗紅雲之覺得腦中“嗡” 的一聲﹕“藍霞﹐你……” RZA\-?cO)  
sA}R!  
他還知道什麼﹖自己從入學府﹐就鮮少提及自己的私事﹐如今…… sjm79/  
H%]ch6C  
冷冷看向對方額角的汗水﹐藍霞明白自己已快攻破對方的心防。剎那間﹐天地死寂。微微冷笑﹐他逐字逐句﹐說出最重要的話。 R:N-y."La.  
-::%9D}P|  
“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名字﹐你應該長記心中﹕那就是上官殘心的母親——夢雨涵﹗” K8Zk{on  
/&7Yi_]r  
聲聲皆是怨﹐字字皆是血﹐數十年來夜以繼日的無邊思念﹐已讓紅雲幾乎崩潰。那是沉蘊心底的名字﹐哪怕四週無人﹐不敢也不忍心再提的名字。 1#"Q' ,7  
.Er/t"Qs;  
“啊——” BtChG] N|  
M7,MxwZ0k  
紅雲痛苦的叫聲﹐穿破九重天。頓時紅光閃射﹐塵沙漫天﹐狂暴氣流毫無目標射向四面八方﹐藍霞也被這股前所未見的狂猛氣流逼退數丈遠。 uszSFe]E  
+_P 2S  
發出勝利者的大笑﹐藍霞道﹕“紅雲﹐由你的舉動﹐證明夫妻情深啊﹗” 8[;oUVb5  
A#&qoZ(C  
曖昧的眼光上下掃視紅雲﹐藍霞雖在大笑﹐心中卻是極度的不快。證實了紅雲對夢雨涵的深情所在﹐他暗自咬牙﹐眼神更加冰冷無情。 D5u"4\g< &  
P qLqF5`S  
激動尚未收起﹐紅雲強按捺心中洶湧的波濤﹕“其他不說﹐留下東方孤行﹗”此刻還不是動怒的時刻﹐一定要挺住﹗ :g[x;Q [@  
"|`9{/]  
“我希望在南嶽打倒你﹐而不是此地啊。” 藍霞好整以暇道。 0!`7kZrN  
2j1v.%  
紅雲﹐藍霞為你在南嶽之守準備了一份大禮﹐我不希望你還沒到那時候﹐就已經撐不住了啊﹗ ]xEE7H]\h  
C)s1' =TZ  
“紅雲再問你一次﹐留下東方孤行﹗”面頰通紅﹐氣流不穩﹐紅雲已經再無力唇槍舌劍﹐只是盡了最大的忍耐﹐生硬要求。 vp-7>Wj  
%+ a@|Z   
“吾要將他帶回長城。” 藍霞心中好笑﹐也不拐彎﹐直接回答他。 F  t/ x 5  
- oBas4J  
紅雲終於發怒了。“藍霞﹐如果你不介意提前對戰﹐那就今日了﹗” \/'n[3x  
kTW g31]~  
藍霞也不甘示弱﹕“紅雲﹐以你現在的體力﹐藍霞完全樂意奉陪啊﹗” 'hw@l>1\9  
8p{  
心底一沉﹐昨晚不堪的回憶浮現心頭。一激動﹐紅雲不自覺提元至最高﹐完全不顧自己的身體是否能負荷得了。 _x 6E_i-(  
:b*`hWnQ  
“啊~九天血雨﹗” L^1q/4${  
jDXGm[U  
藍霞愕然﹐沒想到紅雲一出手就是極招﹐看來自己非得以同階極招應對了﹕“紅雲﹐我們卯上了﹗地支藍泉﹗” A5<Z&Y[  
O&iYGREO  
鮮紅的血雨慢慢飄降大地﹐藍色泉水也漸漸濕透地面。正當兩人一触即發之時﹐忽然半空飛下一道人影﹐迅速帶走了東方孤行。 E :=KH\2f  
h^kNM8  
“東方孤行﹗”收起招式﹐紅雲飛身去追。 R(N(@KC  
=v$s+`cP  
“哼﹗走的了嗎﹖”藍霞冷笑一聲﹐半空推出一掌﹐將紅雲攔下。 Gj8[*3d  
I{e^,oc  
“你……”紅雲怒道﹕“藍霞﹐你的小人路數越用越順手了﹗” {JCz^0DV  
#r)1<}_e#  
“哈哈……兵不厭詐嘛﹗”藍霞慢慢逼近紅雲﹐“你是想繼續對戰﹐還是……” cN}A rv  
c_$&Uii  
~~~~~~~~~~~~~              ~~~~~~~~~~~~~~~          ~~~~~~~~~~~~~~ kjC{Zr  
m_02"'  
趁著兩人交戰之際﹐一名時空殺星奉藍霞之令﹐帶走了東方孤行。可是半途﹐一抹雪白人影擋在前方﹐冰涼的氣息雖溫潤柔和﹐卻散發出不可輕視的氣度﹐當場震懾住了殺星。 Dh(T) yc  
k5QD5/Ej  
“放下東方孤行﹐否則造天筆不惜動殺﹗” a {$k<@Ww  
vLFaZ^(  
未等殺星開口﹐另外一股超強的邪魔氣息迎面而來。 ?En| _E_C  
<`j[;>O  
“哈哈……軍師果然料事如神﹐知道半路有人攔截。造天筆﹐讓魔空陪你玩玩如何﹖” )]?egw5l  
]q[  
造天筆雲淡風輕﹐一派閑雅﹐面對長城之主﹐卻是全無畏懼﹐淡淡開口道﹕“長城雖有計劃﹐難道天宇就沒有自己的計劃麼﹖魔空﹐天外有天﹐不可過於自大。” s/vOxGc  
s8Ry}{  
“嗯﹖什麼意思﹖”魔空警惕﹐注視著面前看似文弱之人。 W$Q)aA7  
a05:iFoJ  
“意思就是﹐參加今日計劃的天宇之人﹐不只是造天筆一人。” U"y'Kd  
*8X9lv.Z  
伴隨宏亮而清朗的嗓音﹐天皇從魔空後方走出﹐形成兩對一的局面。“魔空﹐放下東方孤行﹐天皇可以考慮少造一條殺孽。” `}8@[iB'  
QC5f:BwM  
呆住的時空長城殺星﹐聞言才反應過來﹐抓著東方孤行就要遁離。魔空上前猛然攔下造天筆追人的勢子﹐卻被天皇從背後襲擊成功﹐一招“開山指” 打去﹐生生將那殺星打成碎粉。 GHC?Tp   
+<WRB\W  
“天皇你﹗”魔空見狀大怒﹐“魔空今日將血洗天宇啊﹗” 4 Re@QOZ  
pebx#}]p-  
“有那本事再來說吧﹗”天皇向造天筆略使個眼色﹐兩人便一起上陣﹐配合出招。 u4,X.3V]A  
xCp+<|1   
這邊﹐紅雲竭盡全力﹐只為拖住藍霞﹐不讓他趕到魔空那邊去。藍霞慢慢覺得不對﹐此刻懷裡用以聯繫魔空的水晶球發出了異常波動。 _O)2  
K*U=;*p)  
天皇和造天筆都是當今武林上武功一流的高手﹐以二對一﹐魔空完全處於下風﹐就算他萬幻魔體練得再精純﹐也應付不來兩人聯手圍攻。時間一長﹐一個疏忽﹐被造天筆的“絕魔天掌” 打中﹐從半空摔落地面。 +>:_kE]?nX  
v7<S F  
感應到城主受傷﹐藍霞第一反應﹐就是迅速擺脫紅雲的糾纏﹐飛速離開。可是還是慢了一步﹐天皇趁魔空墜地的空間﹐再贊一掌﹐那招式落入藍霞眼中﹐頓時令他幾乎驚斷氣息。 @S"pJeP/f  
4 ^~zN"6]  
“住手﹗”藍霞衝入戰圈﹐搶了人就走﹐不欲再與兩人多言什麼。 7|M$W(P  
CziaxJ  
“停手吧。” 造天筆勸下天皇要追趕的勢子﹐微蹙的眉間表達著他的淡淡懮心﹕“去看看紅雲如何了。” |;U=YRi  
JdUz!=I  
~~~~~~~~~~~~~              ~~~~~~~~~~~~~~~          ~~~~~~~~~~~~~~ PMN2VzE4{  
 J"Y   
時空長城之中﹐藍霞扶住魔空﹐急切為他療傷。天皇的極炎之招氣勁十分霸道﹐如果不趕緊用極冷凍氣疏通脈道﹐結果就將是功體全廢。想到攻取寒地北嶽之前﹐自己就要在魔空身上損失至少一半的功力﹐藍霞的心裡﹐已經不單是憤怒二字可以形容的了。 0I>?_?~l6  
_{*$>1q  
可惡的紅雲﹐知道我將上北嶽﹐才想出來如此的爛計策…… Pm#x?1rAj  
mB^I @oZ*  
好啊﹐要鬥﹐藍霞就陪你玩到底﹗ #S53u?JV8  
5}MlZp  
“紅雲﹗紅雲你怎麼了﹖”造天筆逼退魔空和藍霞﹐和天皇一起趕到方才的小徑﹐卻見紅雲倚樹而立﹐背對著他們﹐所以看不見面容。 w{e3U7;  
R2Rstk  
造天筆輕輕拍了拍紅雲的肩膀﹐卻見他抖了一下﹐鮮血再度由口中溢出﹐滴到地面。 cbu nq"  
C*EhexK,}  
睜開眼睛﹐紅雲看見來人﹐急忙問道﹕“東方孤行呢﹖” BsK|:MM]  
]o[X+;Tj|  
“已經安置妥善了﹐紅雲﹐你沒事吧﹖”天皇皺眉﹐“你和藍霞動手了﹖” or%gTVZ  
v(Bp1~PPZM  
“沒有。” 紅雲虛弱倚在造天筆的肩頭﹐緩緩道﹕“幸好東方孤行不曾入長城﹐否則接下來天宇的浩劫﹐就難以控制了啊﹗” [Zt# c C+  
uH ny ]  
造天筆一邊替他把脈﹐一邊焦急問道﹕“到底發生何事﹖藍霞把你怎麼了﹖” \at-"[.  
"ji$@b_\?  
紅雲只是搖頭﹐默默咽下心中苦澀。這步棋雖是天宇險勝﹐可是藍霞也已經成功打擊到自己內心最脆弱的部份。血雨一旦會藍泉﹐自己的生命也即將走到盡頭。今天幸好還未走至那一步﹐可是內心的傷痛﹐卻已經烙下殘酷印記。 UR/qVO?  
N0K>lL=  
逆天之路﹐不可行而行之﹐是勇者﹐或是愚者呢﹖ 4kaE}uKU  
8yE%X!E  
dI_r:xN  
第三十一章 GcZM+c  
Wd^lt7(j  
依舊是幽幽燭火﹐靜謐得有些空洞的空間。作為異度空間的魔域﹐時空長城名實兼俱。 esh$*)1  
S)\JWXi~:J  
盤腿坐在小榻上﹐藍霞微微倚著一側牆壁﹐注視著琉璃燈罩裡小小的一簇燈火。這是多年來休息時養成的習慣﹐也是他稍微滿足心裡空虛的唯一寄託。 M$&WM{Pr^  
d DIQ+/mmg  
自從上次長城受挫﹐藍霞為解天皇之招而喪失一半功力﹐進攻北嶽的計劃就暫時終止。他恢復到之前的閉關狀態﹐對外宣稱要修復損失的功體。 4/HY[FT  
~tg1N^]kV  
計劃因為產生變數而失敗﹐造成城主重傷﹐魔空雖並未有只言片語的責備﹐可是藍霞卻鄭重宣佈﹕“藍霞執掌軍師要職﹐是長城計劃的策劃者。此次挫敗﹐吾佔七分的職責﹐所以自罰一個月﹐閉關思過。” CQBT::  
oN[Fza>  
閉上眼睛﹐眼前全是那令他愛恨交織的紅色身影。聰明慧黠的紅雲﹐睿智坦蕩的紅雲﹐懮心忡忡的紅雲﹐怒火中燒的紅雲﹐還有…… 1Nl&4YLO  
9ra HSzK@d  
苦笑一聲﹐藍霞深吸一口氣﹐將心中隱隱而動的燥熱壓下。翻看著近日送來的情報﹐看不見關於紅雲的只言片句。他其實明白﹐必定是天宇眾人將他藏匿某處﹐也和他一樣﹐在將養身體吧。真不愧是師兄弟﹐連掩人耳目的方法都一模一樣…… @)OnIQN~  
V~J*49t&2J  
事已至此﹐再無轉寰余地。藍霞手上一緊﹐那幾張報告陡然化成粉末﹐散落一地。就在此時﹐門外傳來叩門聲。 RRS~ xOg  
XN~#gm#  
“軍師﹗” WyBQ{H{So  
5:*5j@/S  
尖銳聲音傳來﹐藍霞不禁微皺眉頭。情緒焦躁不安﹐魔空今天是怎麼了﹖雖然暫時閉關﹐可是天宇和長城的事務﹐都還在他的掌握之中啊﹗不可能發生什麼意外﹐除非…… `z3|M#r\;  
:k ME  
藍霞開了門﹐魔空焦急倉惶的表情映入眼帘。 6K4`;  
~A[YnJYA#  
“軍師﹗我做了一個不祥的夢﹐夢見我的頭被黑暗希望所斷… …我問你﹐天宇是不是已經有人佩帶黑暗希望了﹖” (XbMrPKG  
zdLVxL>87  
“城主放心﹐黑暗希望尚無人佩帶﹐天宇眾家刀劍客還在爭奪之中。” 藍霞平靜鎮定的回答﹐卻並未換來魔空的安心。 -GDV[Bg  
q)K-vt)98  
“是嗎﹖那……趕緊派人奪取來﹗”魔空心有餘悸地撫摸胸口﹐近乎任性地要求著。 M>?aa6@0  
k_*XJ<S!Y  
藍霞神情一凜。“這……我已決定要攻打北嶽。” B^i mG  
 ``(}4 a  
魔空聞言頓了一下。沒錯﹐攻五嶽佔天宇﹐是長城的首要計劃。可是斷頭的噩夢﹐有如額上細密汗珠﹐揮之不去啊﹗ k Zk .]b  
>vD['XN,  
“如果不能更改﹐那就兵分兩路﹗”自認為果斷地下著命令﹐魔空一心想將噩夢中的事實改變。 <CNE>@-f  
U;x1}eFT  
藍霞的眉頭越皺越緊﹐內心十分不悅。因為一次小小挫敗﹐就心驚膽戰到這個地步﹖冷眼看著天花板﹐藍霞並未立刻答話﹐只是顧及魔空的面子﹐給他些許思考的空間。 <S\;k@f  
lnC !g  
看著軍師只是沉默而未有明確回答﹐魔空著急道﹕“吉凶未來先有兆﹐我已經覺得非常恐慌了﹗” q4sl=`L5Sp  
c&Gz> L  
藍霞經過短暫的盤算與思考﹐做下決定。 ov\Ct%]  
`"xk,fVYd  
“好吧﹗就依城主﹐吾將派遣眾殺星前往奪取黑暗希望﹐北嶽就由吾一人獨上。” d3EjI6R*z  
?vZWUWa  
~~~~~~~~~~~~~              ~~~~~~~~~~~~~~~          ~~~~~~~~~~~~~~ ; @ 7  
-@%t"8  
“好友造天筆﹐真是不好意思﹐又拖累你了。” 接過藥碗﹐紅雲慢慢喝著﹐真誠向造天筆道謝。 uIYcmF\?  
+Fk4{p  
“紅雲﹐我們之間﹐不該如此生疏吧。” 造天筆溫柔笑笑﹐一邊在他床邊坐下。“今天感覺如何﹖” F3r S6_  
U/.w;DI   
紅雲點點頭。“氣流平穩許多﹐胸口也不再有滯悶的感覺了。” *oEv,I_  
yD"]{  
“早點休息吧。我告辭了。” 造天筆拍拍他的肩。“安心養病﹐這裡隱蔽得很﹐沒人會知道。” H{j~ihq7  
<WM -@J(1  
“能陪我一晚嗎﹖”紅雲直視好友﹐“我們好久沒長談了……” D-Bv(/Pz]$  
-/M9 vS  
“這……”造天筆垂眼﹐心內暗嘆。紅雲雖然隱匿江湖﹐卻仍然心系五嶽戰事﹐讓他不禁心疼無比。 Rz`@N`U  
hf_R\C(c  
“好吧﹐那我只好說了。藍霞將於明日﹐獨自上北嶽。” 造天筆沉吟道﹕“不知道他又在盤算什麼。” pGY [f@_x-  
#C"7 l6'a  
紅雲也大為驚訝。就算功體盡復﹐一個人對抗北嶽的人馬﹐也太托大了吧﹗師兄不是輕易冒險的人﹐難道他另有佈局﹖ ^D9 /  
!?BW_vY  
“難道是長城內部出事了﹖”紅雲馬上想到這個可能。 f|X[gL,B  
IM[54_I  
“嗯。聽聞是魔空執意要奪取黑暗希望﹐才迫使藍霞不得不分兵兩路。” 造天筆暗暗欽佩紅雲敏銳的直覺﹐可是也頻頻嘆息雲﹑霞同門互鬥的命運。 N1YgYL  
pt=7~+r  
還是不對。長城殺星無數﹐再怎麼兵分兩路﹐也不至於讓藍霞單槍匹馬出戰北嶽啊﹗何況他也沒理由非得在同一天進行這兩樁事﹐這裡面一定有文章。 ,"@w>WL<9  
VKT@2HjNT`  
“北嶽那邊怎麼樣﹖”紅雲決定謹慎佈局﹐也許這次能夠保住北嶽…… jZa25Z00  
q|n97.vD  
造天筆道﹕“鱗皇自從回守北嶽﹐戰備甚嚴﹐加上特有的冰雪寒地氣候﹐難道長城還有可趁之機﹖對了﹐半龍黑蟒自從半截至尊死後﹐就一直在他門下學習﹐聽說他現在也在北嶽。”  C}Rs[  
h^['rmd  
就是這個﹗紅雲猛然從床上坐起﹕“好友﹐我決定親自上北嶽﹗” |)^clkuGX  
k |^vCZ<(x  
只要關係小九龍﹐紅雲就難以控制自己的情緒。造天筆緩緩搖頭﹐制止他下床的勢子。 B:e.gtM5  
d0'7efC+  
“你這種身體﹐在冰雪寒天裡撐不過一個時辰。如果你堅持的話﹐北嶽就由我去。” j -#E?&2  
 W|lH   
秀眉緊鎖﹐紅雲半晌道﹕“還是不夠穩妥。依我看﹐不如將東方孤行帶上﹐好友以為呢﹖” IS-}:~Pi  
AeN 3<|RN  
造天筆當下瞭然。同為小九龍﹐平輩之間﹐應該更容易處理事情。 .H ,pO#{;  
,(6)ghr  
“我明白。你是害怕藍霞對黑蟒動手。” :b"= KQ  
v,n);  
“唉﹗戰場上不擇手段﹐師兄已經失去過去的操守了。” 紅雲無奈嘆息道﹕“只是萬一極端發生﹐還請好友手下留情啊﹗” }|AX_=a  
n.@#rBKZ  
此話一出﹐造天筆神情陡然冷凝。 OO-_?8I}  
YFG-U-t3  
“什麼意思﹖” bi+9R-=&  
Cm^Yl p  
驚覺自己說出了心裡深藏的想法﹐紅雲一時不知所措﹐臉上染上淡淡緋色﹕“我……” w(/7Jt$  
xne]Q(B>  
造天筆見狀﹐表情更加嚴肅。“紅雲﹐你何時也變得如此糊塗了﹖緊要關頭﹐這次絕對不能再有疏失了﹗” _jW>dU^B  
: -E,   
西﹑東兩嶽接連被攻破﹐天宇已失五分之二。如果再讓藍霞拿下北嶽﹐以自己現在的身體狀況﹐焉能抵擋長城的攻勢﹖四方若破﹐中嶽必定難保。紅雲暗自悔恨﹐咬牙道﹕“是紅雲失態﹐好友見諒啊﹗” YmOldR9v(  
`q^(SM  
“抱歉﹐是我太衝動……”造天筆嘆息道﹕“天宇局勢至此﹐造天筆漸失方寸了。”  64SW  
^#2xQ5h  
“好友放心﹐還要麻煩你去放出消息﹐說天皇將二訪長城。牽制住魔空﹐北嶽防守則必定萬無一失了。” 紅雲按住微微痛楚的額頭﹐緩緩吐氣。 -jFP7tEv  
B<Ol+)@,}  
“嗯~紅雲真不愧是天宇第一智者﹐思慮週到﹐造天筆佩服。” 扶著紅雲躺下﹐造天筆道﹕“那我先告辭了﹐你好好休息。” kPWBDpzN  
$Tfm/=e  
“贊謬了。祝好友一路順利啊﹗” >A<Df  
Pv~:gP  
如果有可能﹐紅雲也不想如此啊…… !-7_ +v>  
jg?bf/$s  
心煩意亂﹐輾轉了半宿﹐終於抵擋不住沉沉睡意﹐紅雲合上了眼睛。 ;"D~W#0-v  
b)d^ `J  
~~~~~~~~~~~~~              ~~~~~~~~~~~~~~~          ~~~~~~~~~~~~~~ ~H7!MC~K  
\/n+j!  
“嗯﹖天皇要來拜訪長城﹖”藍霞得到傳報﹐隨即了然大笑。“哈哈……好啊﹐既然如此﹐那城主你也不必客氣﹐好好招待他﹗” Cb4_ ?OR0  
HV8I nodi  
“軍師……”魔空猶豫著。“不如等黑暗希望到手之後﹐再上北嶽。” { E^U6@  
[M`=HhJ4  
“城主放心﹐藍霞能一心多用。何況攻取北嶽﹐不用動到長城一兵一卒。” 藍霞微微冷笑﹐紅雲﹐等著接招吧﹗ $_wo6/J5+D  
pKq]X}[^c  
清晨第一縷光線降臨大地﹐造天筆喚來東方孤行。 <Kg2$lu(_`  
>}CEN  
“東方孤行﹐隨吾上北嶽﹐支援你的九弟黑蟒。” #vtN+E  
ubi~%  
“是。” 冷漠劍客恭順跟著造天筆﹐向冰雪寒地而行。 +N7"EROc  
?HV}mS[t  
藍霞一踏出時空長城之外的不毛曠地﹐就看見了刺眼的人。 S.1( 3j*  
9976H\{  
高俊挺拔﹐面前的中嶽天皇氣勢沖天卻精華內斂﹐那份骨子裡透出的傲氣更是不輸他自己。 o OQ'*7_  
B@"J]S  
“哦﹐是天宇貴賓。只是藍霞今日將攻取北嶽﹐不克奉陪了。” 藍霞心內讚許﹐卻是非常仔細地打量著這名日後的強勁對手。 bf1)M>g,O  
N\'TR6_,b  
“無妨。吾約見之人﹐本來就非是你長城軍師﹐而是城主魔空。” 天皇絲毫不給藍霞面子。 ,%kmXh  
0 k9<&  
對話語之中的嘲諷毫不在意﹐藍霞笑笑﹐明白自己遇到對手了。看看天時尚早﹐他決定稍作停留﹐見識一下這名天宇能人。 f\ 'T_  
mzz$`M 1  
“嗯~天皇果真是五嶽互不支援協議的執行者﹐看來你對北嶽戰事毫不關心。” {tc57jsr  
W+K.r?G<j  
“非也。有紅雲驕子運籌帷幄﹐北嶽萬無一失。” 天皇注意到藍霞眼神中一閃即逝的光芒﹐心底暗暗盤算。 07FT)QTE  
<1K7@Tu  
看得出來﹐藍霞對這個同門師弟﹐相當忌憚。看來要對抗藍霞攻勢﹐非得紅雲不可。 w763 zi{  
*,0+RASvq  
“哈哈……想不到天皇對紅雲﹐評價如此之高。” 藍霞輕搖羽扇。“不過﹐若說起對他的了解﹐你就不及吾了。” ?,>5[Ha^?  
Ch t%uzb,  
什麼意思﹖天皇謹慎盯著藍霞﹐等著他的近一步解釋。 i-]U+m*  
F{\=PCZ>7  
就在此刻﹐天際悶雷滾動﹐電閃陣陣﹐傳來魔空不耐煩的聲音﹕“既然天皇與軍師相談甚歡﹐軍師啊﹐不如你就另擇日子出發吧﹗” Q(e{~ ]*  
'AWp6L@  
“何必麻煩﹖日後請教的機會多著呢﹗”藍霞似笑非笑﹐看著天皇。 x}|+sS,g  
/kRAt^4!  
天皇冷笑道﹕“是呀﹐不過也得看你藍霞﹐是否有命活到那個時候﹗” %A) 538F  
$it@>L8  
“哈哈……吾就將此當作祝福吾順利歸來的吉言了﹗請。” 一甩袍袖﹐藍霞囂狂笑聲迴蕩四週﹐身影漸漸隱沒在北方陰沉的天際之中。 b)`pZiQP  
y6FKg)  
若有所思地看著藍霞遠去﹐天皇心裡﹐竟然隱約昇起一抹不安。 z0 \N{rP&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4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三十二章 MMd.0JuaO  
R$d7\nBG  
地處冰天雪地的北疆﹐北嶽巍峨雄偉﹐卻又冰冷無情。終年不停的風雪天﹐造就了守護者同樣的個性﹕狂傲﹑孤僻而冷情。恪守五嶽互不支援的條約﹐北嶽鱗皇獨坐峰頂﹐閉目養神﹐等待極端的來臨。 |vz9Hs$@l  
0X>T+A[E  
造天筆帶著東方孤行﹐疾速趕往北嶽。為了避免不必要的干擾﹐兩人特別挑選偏僻小路﹐終於順利來到北嶽領域。 =) }nLS3t  
(A4&k{C_  
一路上並未感受到長城軍師的氣息﹐造天筆心裡也就略微放心了。只要趕在藍霞上北嶽之前攔住他﹐北嶽必然萬無一失。 !}t-j3bCs  
0>FE%  
可是他心中卻一直隱隱感覺不對﹐這麼順利﹐其中一定有問題。 95L yYg  
vxVOcO9<  
“前輩﹐怎麼停下來了﹖”東方孤行見造天筆在北嶽關口停步﹐不禁奇怪。 S3y246|4  
X!c?CL  
造天筆沒有回答﹐靈思暗自運轉﹐巡查北嶽一周﹐並未發現任何異狀。可是心底的詭異感覺﹐卻依然揮之不去。 fEwifSp.  
Sc_5FX\Yx  
“前輩﹐天象變了。” 8wmQ4){  
UP8{5fx'  
東方孤行一句話﹐令造天筆猛然抬頭。藍光閃現﹐雲流狂捲﹐漫天飛雪之中﹐一道藍色人影凝現﹐正是長城軍師﹐卜萬年藍霞﹗ J|5Ay1eF-  
f3#X0.':  
造天筆提飽內元﹐身形挪移﹐立時擋在藍霞身前。 v2>Z^  
cz(G]{N  
“北嶽地域﹐不歡迎別有企圖的人。” 造天筆淡淡開口﹐“請回吧。” 6 64q~_@B1  
n NQ-"t  
“哦﹖北嶽可是你造天筆的地盤﹖”藍霞挑眉問道。 :)4*^a/lC  
}#/l N  
“天宇存亡﹐人人有責。” 造天筆道﹕“吾不希望動到極端﹐乃是因為紅雲特別交代﹐讓吾放過你。” +`}o,z/^  
FmD +8=  
一句話﹐隱隱觸動心底怒氣。可是藍霞並無半絲動容﹐嘴角一勾﹕“憑你這句話﹐藍霞今天留你不死﹐速速回去吧﹗” q.T:0|  
="(>>C1-  
意料之中的回答﹐造天筆只是想讓他明白﹐紅雲其實並不想徹底和他決裂。意思傳到﹐對方仍然固執﹐理虧的一方就非是天宇了。 _ZyT3P&  
K*+6`z#fMF  
“既然如此﹐那造天筆得罪了。” 仍然是輕柔言語﹐但殺氣已漸凝聚在手心。 [.&[<!,.  
"dtlME{Bx  
“前輩﹐讓我來﹗”東方孤行上前一步﹐躍躍欲試。 t!qwxX*$T  
DFy1 bg  
藍霞突然仰天大笑。“哈哈……何必著急呢﹖下輩人﹐我不會與你動手﹐造天筆﹐好好看著吧﹗” t9` Ed>a  
=/}X$,@2  
心頭一緊﹐造天筆看向藍霞目光注視之處。一個黑點慢慢變大﹐儘管是風雪漫天﹐可見度頗低﹐但造天筆仍然一眼認出了來人。 FYl3c   
l"\uf(0K  
“黑蟒﹗” YgimJsm  
Ep ">v>"  
來不及訝異﹐東方孤行就被兄弟手中所取之物震撼﹐連連後退了好幾步。 %{'4. ,  
 }_%P6  
驚叫聲出口之前﹐藍霞發出勝利的大笑。“幹得好﹐黑蟒﹗” h<NRE0-  
e=>% ^F  
“黑蟒你﹗”造天筆難以置信地轉向藍霞﹕“藍霞﹐你又使了什麼卑鄙手段了﹖” 5[R?iSGL1  
-oh7d$~  
篤悠悠地取過仍然鮮血淋瀝的骨節﹐藍霞回身看著造天筆兩人。 -nR\,+N  
0( //D;j  
“奇怪嗎﹖問問黑蟒自己﹐為何會背叛天宇。” 藍霞冷笑道﹕“成為各方利用的對象﹐然後被隨手拋棄。他父母各奔前程不要他﹐龍族因為他半龍的血統歧視他﹐天宇沒一個人關心在乎他。” >r}Vf9 5[N  
J?D\$u:  
“且慢﹗黑蟒﹐鱗皇可是對你關愛有加的恩人﹐你怎可反叛他呢﹖”造天筆打斷藍霞得意的言語﹐悲傷質問。 s|2}2<+  
BIfi:7I;Q  
“哼﹗他殺死我的親生父親﹐還利用我替他守北嶽﹐幸虧長城軍師……” +tU Q  
 hY=I5[*  
“住口﹗”造天筆氣得渾身發抖﹕“天宇生你養你這麼多年﹐你居然隨便聽信一個外域之人的信口開河﹗” 6+PGwCS  
&t3Jv{  
“喔﹖那你們一會兒說黑蟒的父親是龍之尊﹐一會兒又說是五方君﹐其實也不過是在利用黑蟒的特殊關係﹐達成你們的目的而已﹗”藍霞凌厲眼神射過來﹕“你們誰能真正了解﹐黑蟒要的究竟是什麼﹖龍之尊為了小妾﹐可以毫不猶豫把他打成重傷﹔五方君為了讓他徹底和半截至尊斷交﹐可以不惜將他訓練成瀕臨崩潰的狂人。紅雲口口聲聲愛護龍族後輩﹐結果也是對黑蟒不聞不問。造天筆﹐天宇盡是你們這等偽善無情之人﹐你想黑蟒還會在這裡停留片刻嗎﹖” c;!9\1sr  
BX3lP v  
東方孤行出聲了。“兄弟﹐長城是異域﹐不是龍族之人該去的所在﹐回頭吧。” <|H ?gfM  
f#OQ (WTJE  
黑蟒倔強道﹕“軍師將培養我成為劍界的頂尖高手﹗東方孤行﹐同為用劍之人﹐追求頂峰的熱情﹐你也應該不陌生吧﹗”  SFpQ#  
k ,fTW^?  
“東方孤行﹐不惜一切帶回兄弟。” 往前站了一步﹐兄弟倆眼看就要對上。  `{}@@]  
v8'5pLt"  
“黑蟒﹗”藍霞突然出聲﹐“取下東方孤行的首級﹗” r/PKrw sC  
.@k*p>K  
極端在即﹐造天筆見狀﹐搶先一步擋在兩人中間﹕“住手﹗東方孤行﹐不能傷害黑蟒﹗” C*rd;+1A  
uvv.WbZ  
“前輩﹗東方孤行不能坐視兄弟從此反目﹗”懇切話語﹐卻陡然震攝了藍霞的內心深處。 GYoseqZM  
8R4qU!M  
隨著殘忍的變數和天意﹐曾經他們也擁有的決心和誓言﹐一切隨風而逝。 Dl A Z"C  
?OsS`)T  
造天筆嘆息道﹕“藍霞﹐此事只在你我之間﹐何必牽扯龍族後輩呢﹖” [h HG .  
&yLc1#H  
“哦﹖是嗎﹖”藍霞譏諷一笑﹐重新將心底隱隱的激蕩平息。“造天筆﹐北嶽戰事已經結束了﹐你還有閑心在這裡和我磨蹭時間。如果你不在意紅雲的安危﹐藍霞有的是時間奉陪﹗” .$wLLE^*  
#U@| J}a  
“你……”腦中一片混亂﹐造天筆已經說不出半句話。許久﹐無奈嘆息逸出口中。 asz?p\k:bC  
TQ'e  
“東方孤行﹐我們回去吧。” f:vD`Fz1  
aQ|hi F}  
躊躇地跟著嘆了一口氣﹐東方孤行回頭看了一眼黑蟒﹐無奈離開。 )eR$:uO  
)4uq iA6  
造天筆心急如焚﹐難道此次佈局﹐紅雲當真完全失敗嗎﹖ C +@ i  
(\vXA4Oa,  
紅雲……你到底出什麼事了﹖ Le&;g4%  
'vlrc[|/  
~~~~~~~~~~~~~              ~~~~~~~~~~~~~~~          ~~~~~~~~~~~~~~ _}ele+  
4_Y!elH)  
天皇二度探訪時空長城﹐自是信心滿滿﹐可是遇到完全翻臉的魔空﹐一時也不知如何收場﹐全身而退。 $?f]ZyZr.  
{^m5#f 0"  
“哼﹗軍師藍霞早就看穿你們的計劃﹐故意將計就計﹐引你入長城。中嶽天皇﹐時空魔殿﹐今日將成你的葬身之處啊﹗” 61:9(*4~!F  
W ~NYU  
魔空銳聲大笑﹐喚來無數殺星﹐包圍住微微錯愕的天皇。 #LWg"i  
TzrW   
“不必企圖逞口舌脫困﹐拿出你的看家本領吧﹗” sX'nn   
b:Dg}  
而在天宇的一個不為人知的角落﹐紅雲猛然警覺。 rzT{-DZB[4  
s=U\_koyH  
“哎呀﹗天皇啊﹗” ? s4oDi|:  
8ds}+TtbY  
南嶽局勢日漸危急﹐紅雲無法就這麼放下守護之職﹐一咬牙﹐幻體再度化出﹕“去—” gjZx8oIoP  
!*bdG(pK  
像是一切皆有安排﹐時空長城居然大門敞開﹐似乎就在等待幻體的進入。 a8QfkOe  
KPggDKS  
顧不得許多﹐紅雲幻體一路飛奔﹐直闖時空魔殿。 J6auUm` `  
a_%>CD${t  
“魔空﹐紅雲今日不會讓你得逞﹗”  MYx88y  
$W,zO|-  
天皇看到突然出現的紅雲﹐立刻知道事情壞了。今天的計劃﹐長城皆是有備而來﹐說明北嶽同樣不保了。 [*HiI=  
]]y[t|6  
銳利眼神一掃﹐魔空盤算片刻﹐放聲大笑。 gh61H:tkR  
vJThU$s-  
“紅雲驕子兩卷書﹐三分之一的幻體﹐也敢只身入長城﹐佩服﹐佩服啊﹗” 8&?p  
 mn`5pha  
“就算是三分之一的功體﹐對付你們這批雜魚﹐綽綽有餘啊﹗”天皇臨危不亂﹐權衡局勢之後﹐冷笑答話。 +XQP jg  
yHOqzq56  
魔空頓了一下﹐此時紅雲開口了。“長城之主﹐你們此次的目標﹐非是天皇﹐何不讓他離開﹖” 9b%j.Q-W  
?i%nMlcc  
這句話正中魔空下懷。“他離開﹐你留下嗎﹖” nx$bM(.  
0_HJ.g!  
“有何不可﹖”紅雲淡淡答道。 xVTo4-[p  
;qb Dbg  
天皇聞言﹐臉色一沉。紅雲護守南嶽責任在即﹐居然在此刻逞一時之勇﹖剛想開口勸說﹐卻被紅雲搶先一步堵住。 Bac|;+L~L  
5Pqt_ZWy  
“天皇職責在中嶽﹐請勿再為他事分心。” 紅雲目光注視著他﹐暗地裡心識傳音道﹕“只要吾不開口﹐南嶽皇血萬無一失。然而你若被扣住﹐天宇就岌岌可危了。吾三分之二的主體尚在天宇﹐足以支撐大局﹐請天皇放心。” .hne)K%={y  
-( Kh.h  
不等天皇答話﹐魔空陰惻惻笑道﹕“真是感人啊﹗天皇﹐我們總有再見面的機會﹐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vv* |F  
g]4y AV<2  
的確﹐自己留下﹐只有更加行險。不如讓並非五皇的紅雲幻體﹐在此抵擋一陣﹐說不定天宇能夠從此尋回生機。 S}mm\<=1  
hXTYTbTX  
“天皇隨時恭候。” 不再多爭﹐天皇邁步離開。行至魔殿出口﹐又微微側過頭來。“紅雲驕子若有萬一﹐天宇將不惜一切﹐極端相對﹗” kQ[Jo%YT?E  
==`Pb  
紅雲一言不發﹐慢慢算著天皇大概已經平安離去﹐才轉身對魔空道﹕“扣下我的幻體﹐真是長城之主的意思﹖” b"3uD`  
RNe9h lr  
“是吾的意思。” 熟悉聲音傳來﹐紅雲抬頭一看﹐只見藍霞由門口緩緩走近前來﹐而他身後跟隨的人影﹐徹底將紅雲的希望打入萬丈深淵。 wPQ&Di*X}  
g-|Kyhr?=  
“黑蟒﹗”不用多想﹐紅雲已經分析出了前因後果﹐怒火三丈。“藍霞﹗屢次誘拐龍族後輩﹐你的行事手段﹐不能讓人信服﹗” y9ip[Xn-$:  
kwc*is  
藍霞不答話﹐只是冷眼看著魔空。魔空會意﹐厲聲道﹕“住口﹗紅雲﹐你以為此處是容你大聲的所在嗎﹖莫忘了你現在的處境﹗” e# <4/FR  
5\3 swP_7  
紅雲卻是臨危不懼﹐揚聲挑舋道﹕“原來堂堂時空長城之主﹐一舉一動﹐還要看軍師的眼色﹐紅雲今日總算見識了﹗” E4Zxv*  
V8T#NJ  
“啊~你﹗”魔空動了氣﹐不等發泄﹐藍霞眼神一厲﹐搶先下了命令。 W1`Dx(g  
4UVW#Rw{  
“來人﹗把紅雲關入密牢﹐等候發落﹗” $>![wZ3  
Bs@:rhDi  
(gD Q\t@3-  
第三十三章 *?p ^6vO  
R` 44'y|  
時近黃昏﹐烏雲漸漸掩蓋了天空﹐寒風襲來﹐雨絲陣陣。 XD 5n]AL  
4uPH  
將窗戶關上﹐紅雲垂著頭坐在窗臺下﹐聽著外面淅淅瀝瀝的雨聲。 z6 a,0&;-L  
~W3:xnBEk  
幻體入長城﹐他已做下最壞的打算。兩番出江湖﹐從未遇到如此窘狀。說實話﹐他已江郎才盡。 IqXBz.p  
!YY 6o V  
正如萬里明月皆相同﹐冰冷雨水﹐到哪裡都是寒徹骨髓的痛。 ?N`qLGRm  
{=qEBbM  
今夜風寒雨水冷﹐可比紅花落紅塵。 ETxp# PZ  
A`IHP{aB  
熟悉的雨中旋律﹐再不曾響起。怒雨飛龍族呼風喚雨的特徵﹐也從即日起﹐消失江湖。 .Nk}Z9L]k  
X0!Bs-WFp  
也許﹐在功體盡廢的那天﹐上蒼就已經暗示了飛龍族將滅絕的結果吧…… 4?v$<=#21*  
!*5_pGe  
曾經一度引起武道風波的歌韻﹐如今只能在他腦海中輕輕回響。那是最不堪回首的紀念﹐伴隨著噬心的痛楚﹐夜夜難休。 pbPz$Y  
brj[c>ID  
今夜雨落為誰愁…… OgQntj:%lN  
<5M_EJp  
天色暗得只能看見遠處叢林在夜幕下的投影。腦中一個激靈﹐竟是另外一縷哀怨歌聲緩緩飄來— 5 >'66gZ  
'V1!&Q6  
走到緣盡無奈何﹐愛到情斷為何錯﹖是不是﹐情花慢慢凋落﹐還是﹐緣淺比紙薄…… 1z3]PA!R  
*.:!Ax  
明明那麼遠﹐還隔了一道牆﹐風雨中的吟唱﹐仍然清晰傳入耳內。 *^uGvJXF  
jmSt?M0.xV  
心中無由來的一陣懮煩﹐紅雲撐起紅傘﹐推門而出﹐好奇為何僻靜的南嶽山麓中會有女子歌聲— x\6] ;SXX  
eVrnVPkM  
雨霧如帘。風雨的中心﹐紅雲隱約看見一抹幾乎和樹林融為一體的身影。仔細看去﹐好像是一個人﹐推著一輛小車。 WejyYqr34-  
vUqe.?5  
女人和小孩﹖ O/(3 87=U  
e~3]/BL  
非常時刻﹐紅雲心中充滿疑惑﹐移步向對方行去。漸行漸近﹐他看清了﹐原來是一個落魄的女人。 ;4l-M2  
\|blRm;  
襤縷的衣衫﹐糾結在一起的散髮﹐和著雨水貼在臉上。柔弱的身體﹐推著小小的嬰兒車。 c5<kbe  
z1kBNOr  
原來這陣雨是她引起﹖疑惑慢慢擴大﹐紅雲又往前兩步﹐仔細打量。 A 0 S8Dh$  
- Sx0qi'%  
早已污穢濕掉的繡鞋和裙擺下端﹐隱約可以看出那上面細緻精巧的繡花﹔車輪碾過泥濘的道路﹐濺起的小小水花﹐再次落在已經幾乎看不出顏色花紋的衣裙之上。 U&`6&$]  
y?"$(%3|  
女子雙手推車﹐沒有傘可以為她遮擋無盡的風雨﹐她也空不出多餘的手撐傘。只是嬰兒車上﹐卻細心地罩上一塊布﹐隔去無情的雨水。女子仔細地推著小車﹐仿彿推著她一生的希望與生命。 pa> p%  
tc"T}huypU  
為你愛過﹐為你醉過﹐生生世世不反悔…… ";756'>  
3\,MsoAl  
難道是……紅雲心中一動﹐快步奔去。可是那女子發現身後有人﹐立刻推著小車﹐迅速離去。 PL9<*.U"=  
ZTr:xX{R6  
“這……”紅雲心中百感交集﹐來人是誰﹐他已心底有譜﹐三年了﹐沒想到今生還有再見時…… vf6`s\6  
KuIkul9^%  
不過﹐比起那名落魄女子﹐他更在意的是車中的幼兒。 [?A&xqO3  
JIVo=5c}  
可是﹐那孩子……不可能是他的。三年了﹐就算有孩子﹐也該跑會跳了。 ={\![{L  
,|6Y\L  
沒有追上去﹐若有所思地看著遠方消失的一人一車﹐紅雲完全沒注意到﹐自己衣袍下擺﹐已經被雨水浸濕﹐而那陣風雨﹐也不知再何時悄然停下了。 p@vpd  
Ad^dF'SN  
~~~~~~~~~~~~~              ~~~~~~~~~~~~~~~          ~~~~~~~~~~~~~~ P a3{Ds  
sf fV.cC`  
“參見軍師。” 時空長城所有地方無不陰暗沉寂﹐牢房這種地方和其他地方的唯一差別﹐大概就是這裡的照明更稀少一些。 ,?Ok[G!cm  
?){0-A4  
“都下去吧。” 藍霞拿著一串鑰匙﹐屏退密牢四週所有兵卒﹐打開門﹐走了進去。 xT:qe  
yVT&rQ"{  
紅雲站在牆角﹐雙手被合在身前﹐鏈在牆上﹐背對著門口。聽見響動﹐也絲毫不理會。 jMTRcj];(  
_c[|@D  
“紅雲﹐是我。” 藍霞放輕聲調﹐慢慢伸手要搭上他的肩頭。 bh{E&1sLh  
:b.3CL\.6  
迅速往旁邊挪了一步﹐紅雲微微偏過頭﹐避開了那隻手。“你要什麼﹐直說吧。” 1aBD^^Y  
XAw2X;F%  
拴住紅雲雙手的鐵鏈響了一下﹐藍霞眼神一緊﹐上前去開鎖。紅雲冷笑著看他一枚枚鑰匙輪流試過﹐“你不怕我跑了﹖” lq~Gc M  
eH ;Wfs2f  
“三成功力﹐能在我眼皮底下跑了﹐我就服了你。” 藍霞打開鎖扣﹐將鎖鏈從鐵鐶裡抽出來﹐丟在地上﹐發出沉沉的響聲。 joxS+P5#  
ixIh T  
“藍霞﹐你別忘記了﹐這是幻體。” 紅雲冷然直視他。 yZ?xt'tn  
u9esdOv  
“又怎樣﹖”藍霞無聊地打個哈欠。“脫光了還不是一樣。” $Vo/CZW7  
S4;wa6  
“到必要之時﹐我可以犧牲掉。” 幻體絲毫不被挑逗話語影響﹐平然反擊。 P;^y|0N m  
;+TMx(  
“嗯﹖”藍霞銳利眼神橫掃過來﹐空氣頓時冷凝。 s[Y)d>~\$=  
qsD?dHi7  
紅雲一邊交互揉著剛被解放的手腕﹐一邊問道﹕“我來猜猜你的目的﹐大概和南嶽皇血脫不了關係吧﹖” s4x'f$r  
FX{ ~"  
藍霞暗暗思忖。原來紅雲不顧後果讓幻體入長城﹐是為了深入敵方﹐背水一戰。犧牲掉三分之一的功力﹐徹底打擊時空長城的主力﹐的確是個可行的方法。 /7c2OI=\  
xt? 3_?1  
“你不怕我嚴刑逼供你皇血下落﹖”藍霞背過身去﹐敲敲牢房的鐵欄杆。 uCY(:;[<  
[Bl $IfU  
“那就同歸于盡了。” 幻體沉著道﹐“只要你死了﹐時空長城對天宇而言﹐完全構不成威脅。” n;e."^5  
P h9Hg'  
藍霞仰天大笑。“哈哈……好啊﹐現在就給你機會﹐來和我同歸于盡吧。” !y.ei1diw  
i6-wf Gs;  
開玩笑﹐要玉石俱焚﹐也得有足夠功力才行啊﹗不然一隻螞蟻要和一頭獅子同歸于盡﹐還不是笑話一樁。 >.a+:   
O]c=Yyl  
紅雲眼神陡然一沉﹐卻隨即散發出懾人光華。藍霞見狀﹐收斂了玩笑神態﹐只見隨著幻體的聚氣﹐紅色光氣漸漸由淡轉濃﹐從全身滲透至週圍的空間。 `6 |i&w:b  
=6.8bZT\  
看見紅雲的雙眼中閃爍的光芒更盛﹐藍霞心下一沉﹐及時出聲喊停。 D-'i G%)kA  
6\; 4 4,3  
“住手﹗我讓你離開。” f 1sy9nQs  
Q2JdO 6[96  
幻體卻置若罔聞﹐一徑提昇功力﹐將四週空間變得一片通紅﹐明亮耀目﹐驚人的熾熱甚至令藍霞全身滲出汗珠。 h`z2!F4  
qFV;n6&V  
毫不遲疑地﹐藍霞回身﹐一把拉開牢房鐵門﹐對外面喊道﹕“來人﹗傳吾的命令﹐放紅雲出長城﹐不得為難﹗” x, G6\QmA  
szf"|k!  
光氣漸漸消散﹐幻體其實也已經支撐不住﹐收回招式之後﹐疲憊倚在牆上﹐大口喘氣﹐臉色蒼白。 5W*7qD[m  
>+yqjXRzm  
目睹了令人心寒的整個過程﹐藍霞僅存的最後惻隱之心﹐終於被逼到了死角。 D+bB G  
~5lKL5w  
“藍霞﹐我尚有一事請教。” 調息告一段落﹐幻體冷然開口。 r^?)F?n!  
ap Fs UsE  
紅雲﹗你就這麼沒血沒淚﹗ A8=e?%  
.OVW4svX  
竭力壓抑住幾乎爆發的痛楚﹐藍霞故作漫不經心地回道﹕“還有什麼廢話﹐一併說完吧。” r]8wOu-'  
utYnaeQcn  
“你用了什麼卑鄙手段﹐誘拐黑蟒背叛天宇﹖” BP)q6?Mz  
<_##YSGh,  
“紅雲﹐注意你的用詞﹗”藍霞凌厲瞪視著他﹐隨後又傲然輕笑。“我不過飛書一封﹐沒想到這單純的孩子就上了當﹐真是沒什麼挑戰性啊﹗” $sA,$x:^xI  
sN} s61  
“你調唆他殺了鱗皇﹖” tQNk=}VR7r  
N&6_8=3z  
“再厲害的人﹐對來自信任之人的謀殺﹐也是難以防備。如此一來﹐省了我多少事。紅雲﹐你完全不是我的對手﹐乖乖認輸吧﹗” zvek2\*rO  
d$2@,  
“紅雲明白了。不過你不可得意過早﹐因為接下來﹐天宇不可能再後退一步﹗”對接二連三的挑舋無動于衷﹐撂下話﹐紅雲轉身就走。 $=e&q  
W&fW5af9  
看著紅色身影慢慢消失在時空走廊另一端﹐藍霞抖抖手中那串鑰匙﹐無所謂地笑笑﹐然後隨手將它拋給一個兵卒。 >i^y;5  
dzjBUD  
紅雲變了﹐變得如此冷血如此無情﹐還不惜折損三分之一的功體﹐只為了除掉他。看不到紅雲的時驚時疑時怒的動人表情﹐也完全感受不到他起伏多變的內心。仿彿只是一具無心的冰人﹐為達目標不擇手段﹐最後差點與他極端相對。 />dB%*  
oV0LJ%  
一直以來﹐他欣賞著迷的紅雲﹐冷靜﹐聰慧﹐如今全變成傷害他的利器。最後﹐還不惜奪取他的生命。他費盡心機想得到紅雲﹐卻一再挫敗。 " #mXsp-ut  
( z8]FT  
如果和一個幻體同歸于盡﹐那堂堂長城軍師﹐豈不變成笑柄。所以他放走幻體﹐準備接下來連本帶利地討回。 r;&]?9)W0  
v#Cz&j  
回到長城魔殿﹐魔空正為了衛天劂終於找到主人而興奮著。 0EL\Hd  
,!o\),N  
“哈哈……軍師真是深謀遠慮﹐長城率先推出浩劫天地雙利﹐就算天宇找到黑暗希望的佩帶者﹐我也無後顧之懮了﹗真好﹐真好……” (lyt"Ty  
"D ts*  
“托城主之福﹐藍霞才能尋到黑蟒這樣一個劍界慧星。” 藍霞調整了一下心情﹐笑著答道﹕“不過寶器尚未開鋒﹐焉能論定高下﹖” .ujs`9d_-  
!Z<mrr;T@  
“軍師的意思我明白﹐你儘管放手一試﹗”魔空大笑道﹕“恰好我的萬幻魔體也即將練至最高段﹐天宇這次萬劫不復了﹗哈哈……” \Dvl%:8   
bE7(L $UF  
淡淡看著興奮萬狀的魔空﹐藍霞心底卻激不起半點波瀾。回想那仿彿吞天滅地的紅光和熾熱﹐他迷惑了。 K;@RUy~  
{AU` }*5  
難道他費盡半生心血﹐付出一切追求的﹐竟是最終要將他毀滅的﹖ QLn5#x~xb  
)bB"12Z|8  
~~~~~~~~~~~~~              ~~~~~~~~~~~~~~~          ~~~~~~~~~~~~~~ O:oU`vE  
q7 %=`l  
收回虛弱得只剩一口氣的幻體﹐紅雲長吁一口氣﹐疲憊倒在床上。想到北嶽的慘敗﹐藍霞囂狂的大笑﹐紅雲抑制不住胸中激憤﹐鮮血再次由口中涌出。 x&hvFG3  
kj Lsk-  
北嶽失守﹐天宇陣地再失五分之一﹐已是無可挽回﹐只是黑蟒…… ^@|<'g.R-  
JfZL?D{NM  
時空長城﹐向來擄掠天宇幼童進行改造﹐成為殺人不眨眼的殺星。如今藍霞竟然變本加厲﹐把腦筋動到龍族後輩身上﹐是可忍孰不可忍﹗ f7EIDFX>pt  
[?|l X$<  
憤然起身﹐紅雲猛然將門打開﹐卻立刻被飄至腳下的一封信函楞住。 A%NK0j$;}  
2 pM  
師弟紅雲親啟。 ZI2K-z'e  
A&NC0K}G!  
hYP6z^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5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三十四章 mC{!8WC@k  
haEZp6Z  
制止住自己撕開信封的衝動﹐紅雲退回屋內﹐慢慢坐在椅子上。 i#@v_^q  
mR" 2  
已經不能再拖了。幻體的長城一行﹐已然激怒藍霞。接下來他會採取何等反擊手段都無可訝異。 )M&Azbu  
BRo R"#'  
有點頭暈﹐紅雲往桌前傾了傾身﹐感覺胸口有東西硌住。伸手向衣襟內摸去﹐是一個小瓶子— DU*g~{8T$  
:w {M6mM>  
普通的白色小瓶﹐晃一晃裡面有丸藥的響動。是前些日子藍霞給他恢復身體的。紅雲突然有點感傷﹐早年學府的過往﹐早已記不清的片段﹐此刻斷斷續續蕩在腦海裡﹐引得胸口發疼。 {L-{Y<fke  
}6uV]V{  
此時﹐門口傳來輕輕兩響﹐紅雲回過神來﹐把藥瓶重新放回衣內﹐起身去開門。 ,%)WT>  
*'s2 K  
“原來是好友。” 紅雲將造天筆讓進來﹐反手關上門。“紅雲正要去找好友呢。” M@!]U:5~V  
D*d 3w  
“北嶽被破﹐是商討下一步計劃嗎﹖”造天筆蹙眉道﹕“為何不將天皇眾人一併找來呢﹖” ,z0~mN  
7)8rc(58  
“來不及了。你看看這個。” 紅雲的聲音有點疲憊﹐造天筆挪開不捨的目光﹐慢慢移到桌上的信函上。 y0&V$uv/  
ySr091Q  
“信函指名給你﹐何不打開一觀呢﹖”看著將雙手撐住額頭﹐痛苦閉眼的紅雲﹐造天筆再次將信推過去﹕“見招才能拆招﹐不是嗎﹖” t(z(-G|&  
5H'b4Cyi`  
慢慢轉頭看著造天筆﹐紅雲再也壓抑不住﹐靠在他的肩頭上。“二哥﹐是金鴒對不起你……” y7;XOPm  
5fvUv"m  
“藍霞打算對南嶽皇血下手﹖”造天筆輕拍紅雲﹐嘆息道﹕“你哪有對不起我。別多想了﹐讓我來拆信吧。” ;4S [ba1/  
A3 Rm 0  
信箋一抖開﹐雖是端正的楷書﹐卻透露著深藏的狂妄和囂張— 7b7%(  
U'sVs2sk6  
明日午時﹐帶南嶽皇血到長城﹐交換夢雨涵。 Tg <>B  
/_zF?5h  
短短一句話﹐登時攫住呼吸。造天筆臉色剎時變得慘白﹐手一抖﹐薄薄的宣紙皺成一團。 bY"eC i{K  
i)`zKbK  
紅雲仍然閉眼靠著﹐一邊喃喃道﹕“如果不是當初把你拖出來﹐也不會有今天……造天筆﹐我對不起你……” T,xVQ4J?  
2t]! {L  
造天筆已經說不出任何話語﹐只能緊緊擁抱懷中的軀體。 R uFu,H-  
% Zl_{Q]h  
該怎麼辦﹖紅雲現在心防如此脆弱﹐他要怎麼勸解他﹖藍霞這一招又準又狠﹐直接插進紅雲的死穴﹐躲都躲不過。何況﹐紅雲就算交出皇血﹐恐怕也逃不過藍霞的手心。 ?VOs:sln  
mk[d7Yt{O  
“紅雲﹐你放心﹐無論發生何事﹐天宇眾人都站在你這一邊。” 柔言安慰著﹐造天筆手心卻不停沁出冷汗﹐信紙也漸漸變得潮濕。 ; K)?:  
 4s1kZ`e  
突然間﹐紅雲抬起頭來﹐嚴肅的眼神讓造天筆一怔。 "u,~yxYWl  
-+ IX[  
“紅雲尚有一事拜託……” +NzD/.gq  
0()9vTY+  
心裡一緊﹐造天筆道﹕“你我之間﹐還客套什麼。” W(PW9J9  
/k3n{ ?$/  
“請好友儘快找到長生府尊造雲麒麟﹐時局已危如累卵﹐老師不能再沉默下去了﹗”紅雲垂下頭﹐看著那團信紙﹐“寫的什麼﹖讓我觀之吧。” <2TB9]2. g  
P :7l#/x_  
下意識地攥緊它﹐造天筆沉默許久﹐松開了手﹐隨即轉身向門外走去﹐似是不忍面對接下來的事情。可是﹐走到門口﹐卻又停下步伐﹕他更不忍心在這個時候拋下紅雲啊﹗ H,4,~lv|  
e~2*> 5\:  
許久許久﹐身後沒有動靜﹐只有沉默一片。淺淺的急促呼吸在幾乎靜止的空間裡顯得格外清晰﹐造天筆聽得幾乎連心都要顫抖起來。  ZZFI\o  
!g8.8(/t)  
“紅雲﹐讓我和你一起去吧。” 說出這幾乎破碎掉的字句﹐造天筆已經不想轉身了。 9%)& }KK|  
P`IMvOs&  
這是肯定的支持﹐甚至不曾質問他﹐是否將個人情愛和天宇大業衡量以後再做決定。 d~z<,_ r5c  
`X.=uG+m  
默默望著好友的背影﹐紅雲心底涌起酸澀的溫暖感覺﹐想起了之前的一切﹕紅雲降天鎖﹐神筆出硯臺﹐鬥天后﹐救小九龍﹐組合天宇勢力﹐算萬年現身……甚至在這之前更早的時候…… K_lCDiqG  
d@>k\6%j  
“二哥﹐我想去連鐶洞﹐你陪我去吧﹗” Z#cU#)`y1  
BorfEv} SN  
“那裡地勢險峻﹐前輩們不許我們去……” ! 4^L $  
z7l;|T  
“偷偷去﹐別讓人發現就是了﹗”小小的飛龍族的男孩﹐雙眼中神采飛揚﹐眼神亮得如辰星一般。 n nnA,  
}~\].I6  
後來﹐男孩摔了下來﹐他的二哥辛苦等到半夜﹐才偷偷將他背回去﹐清洗上藥﹐熬了整整一夜沒合眼。族人沒發現﹐可是卻累壞了他。 <,]CVo  
1^H<+0  
“二哥……恐怕還有一事要麻煩你了……”記憶中的影像如今就站在身前﹐紅雲努力支持著即將渙散的心神﹐渴望而歉疚地看著他。“好好保管南嶽皇血﹐這不單是天宇南方保護屏﹐還有……” gx>mKSzy  
e,j? _p  
話語未落﹐一口鮮血噴涌而出﹐紅雲猝然摔倒在桌前﹐昏死過去。 ! ,(bXa\^  
x_H7=\pX]  
~~~~~~~~~~~~~              ~~~~~~~~~~~~~~~          ~~~~~~~~~~~~~~ _I70qz8  
E6^S2J2  
再度清醒時﹐已是半夜時分。紅雲看看週圍﹐坐在他床邊的造天筆﹐不禁輕嘆一口氣。 Ci#5@Q9#w  
%ucmJ-< y#  
聽見響動﹐造天筆抬眼﹐關心道﹕“你醒了。” koWb@V]  
tL4]6u  
“我枕下是皇血存放的地點﹐一切有勞你了。” 掙扎起身﹐紅雲苦笑道﹕“該來的還是避不開﹐紅雲絕不會讓長城輕易得逞。” A'AWuj\r2R  
>0;"qT  
“紅雲……”造天筆還想再說什麼﹐卻被紅雲打斷。  ?Ge*~d  
K/.hJ  
“至少在數十年奔波找尋之後﹐得知她還活著﹐紅雲已經心滿意足啊﹗”冰涼的手指緊緊揪住床單﹐紅雲蒼白的嘴唇邊擠出苦笑。 )'I<xx'1  
/qQ2@k  
“希望才剛剛萌芽﹐為何要如此灰心呢﹖”造天筆哀傷勸慰。“也許……事情尚有轉機……” _~#C $-T  
Mp @(/  
紅雲搖搖頭。“不用等我回來了。往後天宇大業﹐還請好友和天皇多費心了。” my\oC^/9  
2.&V  
心裡一滯﹐造天筆緊緊抓起他的手﹐心疼地看著他空茫的雙眼。許久﹐他長嘆一口氣﹐悠悠道﹕“昨天我看見她了。” \3Ald.EqtM  
fvBC9^3  
疑惑抬頭﹐紅雲不解看著他。 yNMwd.r[  
[\M?8R$)  
“風雨中的女人歌聲﹐是她嗎﹖” .LTFa.jxA  
Ug'nr  
稍微定了定神﹐紅雲道﹕“應該是她沒錯。好友也看見了﹖” LAVt/TcZS|  
b yreleWo  
“愛三千已死﹐三千總門和貓門都早已不存在﹐如今她只身帶著一個孩子﹐再說那孩子……” E~O>m8hF  
xg5@;p  
“不可能是我的﹗”紅雲有些激動﹐“三年了﹐不可能是我的孩子……” #&8pp8wd,}  
E,?aBRxy  
造天筆默默看著他﹐紅雲覺得有些侷促。“難道不是嗎……” E#V-F-@2  
SFPIr0 u  
“你聽說過靈胎一說嗎﹖”造天筆解說道﹕“三百年一出的亂世靈胎﹐母體懷胎三年﹐出生十五天即可下地……” vFvu8*0  
I EsD=  
“好友﹐你想太多了。” 紅雲輕輕搖頭。“貓姬男人無數﹐不可能剛好就是吧﹗” {|wTZ  
ps;o[gB@5  
話語未竟﹐外面窗下竟然傳來一聲痛泣。雖然立刻被捂住﹐可是屋內兩個人都頓時警覺起來。 _j<M}  
/g- X=|?F  
“什麼人﹖”造天筆搶到窗口﹐砰的一聲推開窗戶。 *M!YQ<7G^d  
vc1GmB  
“下……下雨了……”冰涼雨絲飄進窗臺﹐紅雲痴痴望著雨中一條落魄背影匆匆推車跑遠﹐一顆心幾乎裂成碎片。 OuIW|gIu0  
J2k'Ke97o  
不用問了﹐這個籃車中的小孩子﹐就是…… xcRrI|?eC  
Zu73x#pI  
“紅雲……”輕輕喚了一聲﹐造天筆從身後環住紅雲顫抖的身子。 BL^Hj  
@ DKl<F  
已然滅絕的希望﹐重新燃起小小火苗。此時烏雲籠罩的天空﹐雲層中隱約透出一抹艷紅﹐是如此燦美。 8uD%]k=#!  
oW1olmpp=  
“是朝霞﹐好美啊……” ( 2(;u1  
MJR\ g3  
緊緊握著環在腰上的溫暖雙手﹐紅雲朦朧淚眼遙望天際。 ej53O/hP  
#K*q(ei,7h  
“是啊。所以你一定要平安回來。” 收緊手臂﹐造天筆順著他的目光﹐也望向那一線紅色。“我會好好照顧她們﹐希望你不可放棄。” LzSusjEW@  
QMpA~x_m  
“我答應你。” 雙手握緊﹐紅雲心神激蕩﹐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虛弱的雙足已經站立不住﹐整個人倚倒在造天筆懷裡。 |B WK"G  
' g!_Flk  
~~~~~~~~~~~~~              ~~~~~~~~~~~~~~~          ~~~~~~~~~~~~~~ f! Nc+  
GT}#iM  
無眠夜晚﹐不只一處。時空長城魔殿之內徹夜燈火通明﹐魔空第一次看見藍霞如此緊張。 ieoUZCO^r\  
=y/ Lbe}:  
“軍師﹐不過是南嶽皇血而已﹐為何這次如此在意呢﹖” g#nsA(_L  
q$*_C kT  
“城主言差了。五嶽乃攻破天宇之關口﹐藍霞每次都很在意。” 不滿地瞥了魔空一眼﹐藍霞緩緩道﹕“只是這次是正面對上紅雲﹐我不得不做下額外佈置。” Ps5wQaS  
w}<I\*\`!  
“紅雲並非南嶽原本的守護者﹐難道他掌握了皇血動向﹖”  p.Yg-CA  
`l40awGCz  
“城主所料不差﹐只是吾尚且不確定﹐紅雲是否會帶皇血前來。” 藍霞沉吟道﹕“萬一使出極端﹐吾擔心長城也佔不了便宜。” EGO@`<"h  
z#67rh {  
魔空冷笑。“這還不容易解決嗎﹖紅雲如果空手前來﹐立刻結果他的性命。” X"59`Yh  
@!HMd{r  
“那就永遠得不到皇血了。” 藍霞眼中射出厲光﹐“城主為何有如此想法﹖” s"!}=k X  
TbM*?\7  
“這……”魔空頓了頓﹐很知趣地收住話頭。“軍師勿怪﹐此事由你全權處理﹐吾絕不插手﹗” h0QQP  
0`zq*OQ  
藍霞聞言﹐面無表情地點點頭。“城主器重了。時辰不早﹐藍霞告退。” g[)hm`{?  
(D3m5fO  
看著軍師走出大廳﹐魔空心中漸起一絲疑惑。 Z+Zh;Ms  
Ekp 0.c8:  
真的需要如此大費周張對付紅雲嗎﹖難道藍霞打算…… 6j![m+vo%  
f3|=T8"t  
略微瞥見藍霞佈置的魔空﹐竟然在心中昇起一抹寒意。 "Z?":|%7  
~OfKn1D  
/ UBAQ8TR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ttt&sW`  
*#9kFz-  
午時一到﹐等候在時空長城入口外圍﹐不毛曠地上的眾殺星提高警覺﹐看著由天射下的紅光﹐慢慢變濃﹐掩蓋視線所及的部份。 I=I%e3GEm  
"2j~3aWj  
一朵紅色雲彩飄至地面﹐慢慢顯露出一抹人影。紅雲站立地面﹐環視片刻﹐嚴肅的眼神令眾人心中一凜。 OtqLigt&l  
\zDV|n~{w  
“紅雲驕子兩卷書﹐前來赴約﹐請你們軍師出城一見吧。” m5g: Q  
$l"(tB7d  
“哈哈……”嘹亮的笑聲由長城入口處傳來﹐“貴賓既然到了門口﹐怎麼不進入呢﹖” QCnVZ" !(  
ds[~Cp   
紅雲哼了一聲﹐跟隨一個殺星舉步踏入時空長城。剎那間﹐長城浮現在空中的入口處隨即消失﹐看著眼前一片詭異霓虹幻彩﹐他知道﹐這次沒有回頭路了。 } /FM#Xh  
0$uS)J\;K  
通過漫長迷幻走廊﹐穿過時空魔殿﹐紅雲被直接帶到藍霞的書房前面。 }('QIvq2  
[$+61n}.12  
門是開著的﹐仿彿一直在等待某人的到來。 zOp"n\  
ee\zU~  
毫不畏懼﹐紅雲舉步跨過門檻﹐看到窗邊懶洋洋倚著桌子而立的他。看見門口的人﹐嘴角勾起冰冷笑容。 }Ec"&  
b=go"sJ@>(  
“皇血帶來了嗎﹖” ew~FN  
hZG{"O!2 s  
“先讓我見到她吧﹗”紅雲努力克制心中的波濤洶湧﹐面無表情地回道。 6-}9m7#Y  
t')I c6.?i  
眉頭一緊﹐藍霞上下打量著他。片刻﹐輕笑出聲。“‘她’ 是誰啊﹖” D]_\i[x  
5lY9  
心中一痛﹐紅雲微微抖了一下﹐還是咬牙說出。“夢雨涵﹗” :/Zh[Q@EG  
ovVU%2o1b  
“把皇血拿出來讓我看看﹐我就讓你見她。” 藍霞毫不鬆口。 9LRY  
(#BA{9T,^  
“這對我不公平。我就在這裡﹐還跑得了嗎﹖”紅雲昂然反對﹐引起對方冷哼。 {$.{VE+v5  
G _o4A:2  
“也好。來人﹗” >H! 2Wflm  
$nN$"  
藍霞一彈指﹐門口兩名兵卒﹐抓著夢雨涵的手臂﹐將她推了進來。看見愛妻安然無恙站在他身前﹐紅雲一時幾乎喜極而泣下﹐三步並作兩步要衝過去﹐卻被兵卒攔住。 o4795r,jz  
.=D6<4#t  
“紅雲﹐先將皇血拿來﹗”藍霞走到他面前﹐伸手道。 ;^]F~x}  
u^9,u/gj  
“先放了雨涵﹐我就將它交給你。” 紅雲儘量保持冷靜﹐直視藍霞﹐手心裡卻已是冷汗涔涔。 c" HCc]  
?+_"2XY  
注視著紅雲的眼眸﹐藍霞緩緩漾開一抹笑容﹐可是他眼底的幽深黑暗﹐幾乎讓紅雲支持不住﹐慢慢轉開了眼神。 Fv B2y8&W  
h@8  
見此情景﹐藍霞沒回頭﹐朝身後作了個手勢﹐兩名兵卒立刻重新將雨涵架住﹐利刃抵在弱女子的脖頸上。 Kep?=9r4+  
o!d0  
“你— ” 紅雲雙目圓睜﹐“放開她﹗” T[J_/DE@  
N9Vcp~;  
“紅雲﹐你分明就是空手前來﹐還敢和我耍花樣。”藍霞絲毫不掩飾眼中陰狠﹐開口下令。“動手﹗” CQ ?|=cN  
jws(`mIf\  
剎那間﹐緊繃的神經承受不住﹐眼前一黑﹐就這樣失去了知覺。 Nrh`DyF0D!  
(~4AG \  
伸手接住倒在臂彎裡的紅雲﹐藍霞再次下令。“都捆起來。” [ j_jee  
=#Jb9=zdR  
不多時﹐紅雲慢慢甦醒過來﹐想挪動一下身體﹐卻發現身子動不了。抬眼一看﹐夢雨涵竟然被綁在對面的柱子上﹐立時一陣激動﹕“雨涵啊……” 6<R U~Gh  
uWQ.h ,  
藍霞左右各瞥了一眼﹐冷笑道﹕“別太激動﹐刺激的還在後面呢﹗” r e2%e-F"  
Bf'(JJ7&N  
看著藍霞屏退眾人﹐把門關上﹐紅雲定神看了看自己的情形﹐心底不住發寒。雙手被反綁在身後﹐固定在椅子上﹐腳腕緊緊地捆在椅子腿上﹐兩邊扶手之間橫了七八根鐵絲樣的東西﹐陰森森散發著邪氣。 &v88x s  
\zU R9h  
“藍霞﹐我認輸。讓我寫信給天宇眾人﹐把皇血送來就是。” 紅雲看著相見不能言的妻子﹐咬牙做下決定。 qKXn=J/0tA  
>~ :]+q  
“紅雲﹐我沒事。” 夢雨涵溫柔開口﹐語氣雖然無奈﹐卻是一如既往的鎮定平和。“為天宇﹐你不能顧小親而失大義﹐否則就算你我苟活下來﹐又有何面目面對天宇眾人﹖” ;!b(b%  
Z )I4U  
“可是雨涵﹐紅雲更不能對不起妳呀﹗”一激動﹐紅雲掙動起來﹐身子一個前傾﹐碰上了那些鐵絲— ^ TS\x/P  
k2a^gCBC  
“啊— ” 痲痺的痛苦襲來﹐紅雲只覺得一陣眩暈。這什麼東西﹖ u^$ CR  
Urr1 K)  
“好感人的對話啊。” 藍霞冷冷轉身﹐“不過我勸你別亂動﹐散元線一次碰觸就消掉你一分功力﹐你還得存點力氣出門啊﹗” zjS<e XLs[  
ah.Kb(d:  
勉強挺起身子﹐重新靠回椅背﹐紅雲恨恨喘息道﹕“難道你還會放我們夫妻倆一條生路不成。” nNr3'6lz  
Z9y:}:j"  
藍霞仰頭大笑。“紅雲﹐都什麼時候了﹐還不忘用激將法。告訴你﹐我不要南嶽皇血了。” A_+ WY|#M  
MmB-SR[>P  
紅雲狐疑地瞧著他。“條件是什麼﹖” xYq8\9Qb  
bE{`g]C5  
“我問你三個問題﹐你就在這裡﹐當著你妻子的面回答。如果有半句虛言﹐就別怪我心狠手辣﹗” g}7B0 yo  
*9PQJeyR  
“如果我能回答上來﹐你真的肯放我們離開﹖”紅雲思忖著﹐藍霞大概無非是要問及天宇的某些機密情報﹐到時候見機行事﹐也許還有一線希望。 4+0Zj+ q";  
P:o<kRj1  
“哈哈……”藍霞輕蔑大笑。“想不到堂堂天宇領導﹐也有如此落魄的一日。那就靜聽來﹗”  u[u=:Y+  
rv[\2@}  
“請問吧。”默默冷靜心緒﹐紅雲無比心疼地看著被綁在對面的愛妻﹐發誓一定要堅持過關。 'AoH2 |  
6lGL.m'Ra  
“第一個問題﹐你為何忍心犧牲你們唯一的兒子﹐上官殘心﹖” A{k@V!A%  
&W%TY:Da|  
“啊—”痛叫一聲﹐紅雲猛然抬頭﹐卻看到妻子眼中的驚慟﹐連忙辯白道﹕“我沒有……” WF]:?WE%  
3 ren1   
“紅雲﹐答非所問﹐你正在浪費機會。” 藍霞順手拉過椅子坐下﹐冷冷指點。 +}!eAMQ  
2t'&7>Ys{  
三年了﹐一直是心中最隱忍的痛楚﹐本來希望就這樣獨自痛下去……如今卻被生生挖出來﹐而且是當著她的面。 ,o`qB81  
L r,$98Dy  
深深吸了一口氣﹐紅雲勉強開口﹐卻是眼神飄忽﹐最後低下頭去。 >_".  
bP[/  
“第一﹐為逼天皇現身。第二﹐為拯救真佛。” /\.kH62  
r]yq #T`z  
話語一出﹐一口甜腥已到嗓子口﹐紅雲無力癱在椅內﹐不敢去看自己可憐的妻子﹐得知此事後的反應。 |cacMgly  
[ kknY+n1  
藍霞點頭冷笑。“夢雨涵﹐看看﹐這就是你的男人。” +q(D]:@,[  
UTz;Sw?~hw  
拼命抑制住揪心悲痛﹐夢雨涵柔言道﹕“我相信紅雲﹐為了天宇大局﹐這是萬般無奈的決定﹐我不會怪他。” *w;f\zW  
?{n#j,v!  
感動之際﹐紅雲微微抬頭﹐感激看著夢雨涵。這一切看在藍霞眼中﹐卻只是引起他不住的冷笑。 Cn,dr4J[  
%2{E'^#)p-  
“拼命去救別人的孩子﹐結果居然捨得犧牲自己的孩子。第二個問題﹐為何娶了貓門之主﹐又將她拋棄﹖” We`axkC  
>Y:ouN~<  
“唉……貓姬……”雨中推車的背影歷歷在目﹐紅雲再難支持﹐一口鮮血涌出唇邊﹐整個人往前伏倒﹐再次暈了過去。 sdY6_HtE  
ifkA3]  
“長城軍師﹐你的行為﹐非是正人君子所為……”夢雨涵滿腔激憤﹐卻礙於氣勢過於柔弱﹐對強悍執著的藍霞而言﹐完全不起作用。 W$&Q.Z  
la-+ `  
“哈﹗什麼是正人君子﹖像你丈夫這樣嗎﹖”藍霞嗤笑。“你知不知道﹐紅雲為了保住其他小九龍﹐自願跑去三千總門﹐迷惑愛三千和貓姬﹖最後雖然成功除去兩人﹐可是改變不了他玩弄他人感情的事實﹗為成功不擇手段﹐我們都是一樣的人。” x8H)m+AW  
LTF%b AQ,  
藍霞緩緩上前﹐看著倒在散元線上的師弟﹐伸手用羽扇柄部托起他的下頜﹐將他上半身重新推到椅背上。 !(]|!F[m  
W{`;][  
取來一條手巾﹐沾濕涼水﹐藍霞溫柔擦拭著他慘白的臉龐﹐看得對面的夢雨涵心驚膽戰﹐不知道這個可怕的男人﹐會不會在下一刻就奪走紅雲的性命。 R#t~i&v/  
J]%P fWV  
過了片刻﹐感到臉上涼意的紅雲﹐緩緩睜開了雙眼。藍霞轉過身去﹐冷冷道﹕“善於玩弄他人感情的天宇聖者﹐接著回答剛才的問題吧。” tnsYY  
SOm~];[  
“啊……”紅雲雙眼一酸﹐幾乎流下眼淚。“雨涵﹐是我對不起妳……” HZm44y$/  
k $);<= ZI  
“嗯﹖”藍霞微微偏轉身子﹐凌厲眼神直射而來。“這是回答嗎﹖” o8" [6Ys  
HTC7fS  
“為了天宇﹐為了龍族不至於絕滅﹐唯一可行之路﹐就是陰陽交合﹐以我的純陽功體﹐破去貓姬的極陰功體……”吐出口的每一字每一句﹐皆如利刃﹐一刀一刀凌遲在心窩處﹐紅雲知道自己的意念已經到了極限﹐哀傷看向對面﹐渴望從妻子溫柔鼓勵中尋獲支持﹐卻被藍霞嚴嚴地擋住了視線。 E,;nx^`!l  
1)%o:Xy o  
“說完了﹖為什麼還沒講到重點﹖”藍霞看他氣息微弱的樣子﹐接過話頭道﹕“算了﹐看你這副樣子﹐我都有點不忍心了。我來替你回答﹐你後來拋棄了貓姬﹐是因為你嘗過她的滋味以後﹐覺得女人實在沒什麼意思﹐可是又撂不下臉回頭去找愛三千﹐遷怒之下﹐從此避不見面。你當然不屑去操心一個無家可歸的女人究竟該何去何從﹐反正以你的名聲地位﹐這點小事還掩蓋不住嗎﹖” mb#)w`<  
D -jew&B  
這邊藍霞信口開河﹐紅雲早已氣得渾身顫抖﹕“你……你胡說﹗不可以為……我……我沒有……” 3|A"CU/z@  
:+YFO.7  
夢雨涵生怕紅雲支持不住﹐連忙開口道﹕“清者自清﹐濁者自濁﹐不是兩三句挑撥﹐就能改變事實。紅雲﹐我相信你。” ZE :oK   
6x{B  
“雨涵啊……”紅雲感激得不知說什麼才好﹐可是卻引發又一陣氣血上涌﹐微微喘氣。 au8) G_A  
oxRu:+N  
藍霞聞言﹐笑道﹕“好個‘清者自清﹐濁者自濁’ 。紅雲﹐第三個問題很簡單了﹐你回答‘是’ 或‘不是’ 就可以﹐答完就可以走了。” U;^{uQJ+,  
TiOvrp7B  
“你……”紅雲勉強打起精神﹐其實剛才一陣頭暈目眩﹐視線都已經模糊了不少。 Bg3^BOT  
n4:WM+f4  
真的放他們離開﹖藍霞到底擺這個陣做什麼﹖ 5W'T7asOh  
Mfgd;FsX#  
“別高興得太早﹐紅雲﹐如果你不實話實說﹐就莫怪我唐突了。” 藍霞冷睨。“告訴我﹐你﹐是不是和數理命皇香九齡上過床﹖” k~?@~xm,R  
h_cZ&P|  
驚喘一聲﹐夢雨涵身驅猛然抖了一下﹐恐懼充滿了雙眼﹐原本想調開的視線﹐卻如被下了咒一般﹐緊緊盯著紅雲。 )a.U|[:y[+  
*33Zt+  
快否認﹐快點否認……我的愛人﹐不該是這樣沒原則的人﹗一定是藍霞故意陷害﹐一定的﹗ 6 2LZ}yn_"  
w<'mV^S  
掩藏心底的呼喚是如此微不足道﹐可是夢雨涵焦急恐懼的心情﹐卻點滴不漏﹐傳向至愛虛弱的心房。 A}%sF MA  
V'9 k;SF  
艱難啟口﹐紅雲輕輕道﹕“沒有。” V7&L+]!  
]!f=b\-Av  
剎那間﹐夢雨涵心中一塊石頭落了地﹐喜悅席卷整個身心﹐眼眶也紅潤起來。 #):FXB$a  
al5?w{us  
可是藍霞卻紋絲不動﹐只是冷冷地﹐居高臨下看著紅雲。 n>@(gDq  
ThHK1{87X}  
“我可以再給你一次機會﹐最後一次。” Kp"o0fh<9  
vX{]_  
心一橫﹐紅雲決定了﹐即使是要他對天發誓﹐他也一定咬住﹐絕不鬆口。事後就算被五雷轟頂﹐也好過當眾被折辱。 m\Dbb.vBvW  
F`3I~(  
“沒有的事﹗藍霞﹐你不可血口噴人﹗” 6l50IWj,T  
-O ej6sILO  
“很好﹗”藍霞居然笑了﹐而且是少有的開懷大笑。“哈哈哈……紅雲﹐你這天宇萬眾仰慕的聖潔領袖﹐藍霞今日要讓你身敗名裂﹐悔不當初﹗” {RzlmDStV  
b[/-lNrc  
瀟灑一回身﹐袍袖一揮﹐桌面上赫然出現一枚水晶球。雖然精神已經不佳﹐可是記性頗好的紅雲﹐一下就認出了它。 l<gg5 Zea  
{6n B83BB  
“什麼﹗這……” U?kJXM2  
HK}C<gg  
是落葉人飄舟﹐臨行前贈予他的水晶球﹗ l9-(ofY*J  
nY6^DE2f  
當時天皇欲初訪長城﹐為防萬一﹐紅雲將此物交給他﹐後來也不曾聽他提起﹐原來被藍霞收回了。 3 D\I#g  
S3 &L  
“記得這是誰的嗎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6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三十四章 U"/":w ~  
Td?a=yu:J  
制止住自己撕開信封的衝動﹐紅雲退回屋內﹐慢慢坐在椅子上。 IRD?.K]*  
=`u4xa#m  
已經不能再拖了。幻體的長城一行﹐已然激怒藍霞。接下來他會採取何等反擊手段都無可訝異。 KYMz  
IE,xiV  
有點頭暈﹐紅雲往桌前傾了傾身﹐感覺胸口有東西硌住。伸手向衣襟內摸去﹐是一個小瓶子— E7ixl~  
;jS~0R  
普通的白色小瓶﹐晃一晃裡面有丸藥的響動。是前些日子藍霞給他恢復身體的。紅雲突然有點感傷﹐早年學府的過往﹐早已記不清的片段﹐此刻斷斷續續蕩在腦海裡﹐引得胸口發疼。 `Fnt#F}  
[$f  
此時﹐門口傳來輕輕兩響﹐紅雲回過神來﹐把藥瓶重新放回衣內﹐起身去開門。 Eqnc("m)  
<w<&,xM  
“原來是好友。” 紅雲將造天筆讓進來﹐反手關上門。“紅雲正要去找好友呢。” <$/'iRtRzW  
?bW|~<X~  
“北嶽被破﹐是商討下一步計劃嗎﹖”造天筆蹙眉道﹕“為何不將天皇眾人一併找來呢﹖” O\8_;Gc;  
fp u^  
“來不及了。你看看這個。” 紅雲的聲音有點疲憊﹐造天筆挪開不捨的目光﹐慢慢移到桌上的信函上。 !bRoNP  
a|{RK}|3  
“信函指名給你﹐何不打開一觀呢﹖”看著將雙手撐住額頭﹐痛苦閉眼的紅雲﹐造天筆再次將信推過去﹕“見招才能拆招﹐不是嗎﹖” $SA8$!:  
% ,1bh  
慢慢轉頭看著造天筆﹐紅雲再也壓抑不住﹐靠在他的肩頭上。“二哥﹐是金鴒對不起你……” 1UT&kD!si  
$QN}2lJ>  
“藍霞打算對南嶽皇血下手﹖”造天筆輕拍紅雲﹐嘆息道﹕“你哪有對不起我。別多想了﹐讓我來拆信吧。” DavpjwSn  
M|6 l  
信箋一抖開﹐雖是端正的楷書﹐卻透露著深藏的狂妄和囂張— cba ~  
9/'zk  
明日午時﹐帶南嶽皇血到長城﹐交換夢雨涵。 z^'3f!:3  
GB&<+5t2  
短短一句話﹐登時攫住呼吸。造天筆臉色剎時變得慘白﹐手一抖﹐薄薄的宣紙皺成一團。 j&(aoGl@  
4'_PLOgnX  
紅雲仍然閉眼靠著﹐一邊喃喃道﹕“如果不是當初把你拖出來﹐也不會有今天……造天筆﹐我對不起你……” x(ue |UG  
*#\da]"{  
造天筆已經說不出任何話語﹐只能緊緊擁抱懷中的軀體。 +O8rjVg)  
2= S;<J  
該怎麼辦﹖紅雲現在心防如此脆弱﹐他要怎麼勸解他﹖藍霞這一招又準又狠﹐直接插進紅雲的死穴﹐躲都躲不過。何況﹐紅雲就算交出皇血﹐恐怕也逃不過藍霞的手心。 tY'fFz^Ho  
"Y-_83  
“紅雲﹐你放心﹐無論發生何事﹐天宇眾人都站在你這一邊。” 柔言安慰著﹐造天筆手心卻不停沁出冷汗﹐信紙也漸漸變得潮濕。 E>NRC\^@  
Ahv%Q%m%2  
突然間﹐紅雲抬起頭來﹐嚴肅的眼神讓造天筆一怔。 68 vu  
OXAr..  
“紅雲尚有一事拜託……” .?|pv}V  
6R1}fdHvP  
心裡一緊﹐造天筆道﹕“你我之間﹐還客套什麼。” )\ow/XPE  
> yk2  
“請好友儘快找到長生府尊造雲麒麟﹐時局已危如累卵﹐老師不能再沉默下去了﹗”紅雲垂下頭﹐看著那團信紙﹐“寫的什麼﹖讓我觀之吧。” cdY|z]B  
P+K< /i  
下意識地攥緊它﹐造天筆沉默許久﹐松開了手﹐隨即轉身向門外走去﹐似是不忍面對接下來的事情。可是﹐走到門口﹐卻又停下步伐﹕他更不忍心在這個時候拋下紅雲啊﹗ DPqk~KCM  
2)cq!Zv  
許久許久﹐身後沒有動靜﹐只有沉默一片。淺淺的急促呼吸在幾乎靜止的空間裡顯得格外清晰﹐造天筆聽得幾乎連心都要顫抖起來。 *jE> (J`  
Vz[tgb]-  
“紅雲﹐讓我和你一起去吧。” 說出這幾乎破碎掉的字句﹐造天筆已經不想轉身了。 :QGgtTEV""  
D;nm~O%  
這是肯定的支持﹐甚至不曾質問他﹐是否將個人情愛和天宇大業衡量以後再做決定。 V'alzw7#  
J B[n]|  
默默望著好友的背影﹐紅雲心底涌起酸澀的溫暖感覺﹐想起了之前的一切﹕紅雲降天鎖﹐神筆出硯臺﹐鬥天后﹐救小九龍﹐組合天宇勢力﹐算萬年現身……甚至在這之前更早的時候…… J'4Pp<  
~?E.U,R  
“二哥﹐我想去連鐶洞﹐你陪我去吧﹗” 9 M>.9~  
$S Kax#[  
“那裡地勢險峻﹐前輩們不許我們去……” *ETSx{)8  
W w\M3Q`h  
“偷偷去﹐別讓人發現就是了﹗”小小的飛龍族的男孩﹐雙眼中神采飛揚﹐眼神亮得如辰星一般。 awu18(;J  
u2\QhP 9  
後來﹐男孩摔了下來﹐他的二哥辛苦等到半夜﹐才偷偷將他背回去﹐清洗上藥﹐熬了整整一夜沒合眼。族人沒發現﹐可是卻累壞了他。 Fp=O:]  
xw2dNJL  
“二哥……恐怕還有一事要麻煩你了……”記憶中的影像如今就站在身前﹐紅雲努力支持著即將渙散的心神﹐渴望而歉疚地看著他。“好好保管南嶽皇血﹐這不單是天宇南方保護屏﹐還有……” Q &~|P}  
N5K\h}'%  
話語未落﹐一口鮮血噴涌而出﹐紅雲猝然摔倒在桌前﹐昏死過去。 - ,YoVB!T  
.! 'SG6 q  
~~~~~~~~~~~~~              ~~~~~~~~~~~~~~~          ~~~~~~~~~~~~~~ wjEyU:  
bSJ@ 5qS  
再度清醒時﹐已是半夜時分。紅雲看看週圍﹐坐在他床邊的造天筆﹐不禁輕嘆一口氣。 L"[2[p  
x#)CH}J  
聽見響動﹐造天筆抬眼﹐關心道﹕“你醒了。” z.Y`"B'j`  
I) ]"`2w2w  
“我枕下是皇血存放的地點﹐一切有勞你了。” 掙扎起身﹐紅雲苦笑道﹕“該來的還是避不開﹐紅雲絕不會讓長城輕易得逞。” |[./jg"  
UmEc")3  
“紅雲……”造天筆還想再說什麼﹐卻被紅雲打斷。 5TynAiSD_>  
q# C;iK4  
“至少在數十年奔波找尋之後﹐得知她還活著﹐紅雲已經心滿意足啊﹗”冰涼的手指緊緊揪住床單﹐紅雲蒼白的嘴唇邊擠出苦笑。 rvEX ;8TS  
~$PY6s  
“希望才剛剛萌芽﹐為何要如此灰心呢﹖”造天筆哀傷勸慰。“也許……事情尚有轉機……” -HQ(t  
C"7-lz  
紅雲搖搖頭。“不用等我回來了。往後天宇大業﹐還請好友和天皇多費心了。” !a9`]c  
>a%C'H.A9  
心裡一滯﹐造天筆緊緊抓起他的手﹐心疼地看著他空茫的雙眼。許久﹐他長嘆一口氣﹐悠悠道﹕“昨天我看見她了。” xky +"  
H"5=z7w  
疑惑抬頭﹐紅雲不解看著他。 ]Y;5U  
i0q<,VSl$_  
“風雨中的女人歌聲﹐是她嗎﹖” &d sXK~9M>  
o{[w6^D7  
稍微定了定神﹐紅雲道﹕“應該是她沒錯。好友也看見了﹖” @h=r;N#/`P  
15J t @{<r  
“愛三千已死﹐三千總門和貓門都早已不存在﹐如今她只身帶著一個孩子﹐再說那孩子……” [%LIW%t|  
fug F k  
“不可能是我的﹗”紅雲有些激動﹐“三年了﹐不可能是我的孩子……” yt+d f0l  
!FA[ ]d4  
造天筆默默看著他﹐紅雲覺得有些侷促。“難道不是嗎……” JfLoGl;p m  
SPu+t3  
“你聽說過靈胎一說嗎﹖”造天筆解說道﹕“三百年一出的亂世靈胎﹐母體懷胎三年﹐出生十五天即可下地……” ]L6[ vJHx  
WzhY4"p  
“好友﹐你想太多了。” 紅雲輕輕搖頭。“貓姬男人無數﹐不可能剛好就是吧﹗” `=%mU/v  
taBCE?{  
話語未竟﹐外面窗下竟然傳來一聲痛泣。雖然立刻被捂住﹐可是屋內兩個人都頓時警覺起來。 SX1w5+p$C  
;s\ck:Xg  
“什麼人﹖”造天筆搶到窗口﹐砰的一聲推開窗戶。 qbx}9pp}g  
%LjhK,'h  
“下……下雨了……”冰涼雨絲飄進窗臺﹐紅雲痴痴望著雨中一條落魄背影匆匆推車跑遠﹐一顆心幾乎裂成碎片。 Q@(tyW+8U@  
T/$hN hQK  
不用問了﹐這個籃車中的小孩子﹐就是…… Xte"tf9(C  
X+KQ%Efo  
“紅雲……”輕輕喚了一聲﹐造天筆從身後環住紅雲顫抖的身子。 1|XC$0  
D}T+X ;u)K  
已然滅絕的希望﹐重新燃起小小火苗。此時烏雲籠罩的天空﹐雲層中隱約透出一抹艷紅﹐是如此燦美。 8, " 5z_  
zBjbH=  
“是朝霞﹐好美啊……” jJqq:.XqB8  
Jp 7m$D%  
緊緊握著環在腰上的溫暖雙手﹐紅雲朦朧淚眼遙望天際。 zvOSQxGQ  
bIy:~z5   
“是啊。所以你一定要平安回來。” 收緊手臂﹐造天筆順著他的目光﹐也望向那一線紅色。“我會好好照顧她們﹐希望你不可放棄。” $N/"c$50,  
H^fErl  
“我答應你。” 雙手握緊﹐紅雲心神激蕩﹐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虛弱的雙足已經站立不住﹐整個人倚倒在造天筆懷裡。 d$5\{YLy  
I?OnEw  
~~~~~~~~~~~~~              ~~~~~~~~~~~~~~~          ~~~~~~~~~~~~~~ HDQH7Bs  
>NJ`*M  
無眠夜晚﹐不只一處。時空長城魔殿之內徹夜燈火通明﹐魔空第一次看見藍霞如此緊張。 w%?6s3   
dV7~C@k6k8  
“軍師﹐不過是南嶽皇血而已﹐為何這次如此在意呢﹖” q?$<{Z"  
hQ_g OI  
“城主言差了。五嶽乃攻破天宇之關口﹐藍霞每次都很在意。” 不滿地瞥了魔空一眼﹐藍霞緩緩道﹕“只是這次是正面對上紅雲﹐我不得不做下額外佈置。” FA$1&Fu3Y  
I* 4g ;1x  
“紅雲並非南嶽原本的守護者﹐難道他掌握了皇血動向﹖” A(1d q  
v=J[p;H^H  
“城主所料不差﹐只是吾尚且不確定﹐紅雲是否會帶皇血前來。” 藍霞沉吟道﹕“萬一使出極端﹐吾擔心長城也佔不了便宜。” ov|/=bzro  
9{&oVt~Y$  
魔空冷笑。“這還不容易解決嗎﹖紅雲如果空手前來﹐立刻結果他的性命。” "t&_!Rm  
i p; RlO  
“那就永遠得不到皇血了。” 藍霞眼中射出厲光﹐“城主為何有如此想法﹖” u.ub:  
Yq0jw&v  
“這……”魔空頓了頓﹐很知趣地收住話頭。“軍師勿怪﹐此事由你全權處理﹐吾絕不插手﹗” s)5W:`MH?  
F.$NYr/|y  
藍霞聞言﹐面無表情地點點頭。“城主器重了。時辰不早﹐藍霞告退。” glUf. :]  
Om5+j:YM  
看著軍師走出大廳﹐魔空心中漸起一絲疑惑。 8m*uT< 5D  
&Xp<%[:  
真的需要如此大費周張對付紅雲嗎﹖難道藍霞打算…… [DSD[[ z[  
JAU:Wqlg1  
略微瞥見藍霞佈置的魔空﹐竟然在心中昇起一抹寒意。 (( {4)5}  
:>o2UH  
)^]1j$N=3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hZ~ \Z S7  
RGz NZc  
午時一到﹐等候在時空長城入口外圍﹐不毛曠地上的眾殺星提高警覺﹐看著由天射下的紅光﹐慢慢變濃﹐掩蓋視線所及的部份。 o l8|  
L@x#:s=  
一朵紅色雲彩飄至地面﹐慢慢顯露出一抹人影。紅雲站立地面﹐環視片刻﹐嚴肅的眼神令眾人心中一凜。 ^nN@@ \-5  
}gtkO&  
“紅雲驕子兩卷書﹐前來赴約﹐請你們軍師出城一見吧。” fBZR  
hx:"'m5  
“哈哈……”嘹亮的笑聲由長城入口處傳來﹐“貴賓既然到了門口﹐怎麼不進入呢﹖” p -wEPC0  
!_pryNcb  
紅雲哼了一聲﹐跟隨一個殺星舉步踏入時空長城。剎那間﹐長城浮現在空中的入口處隨即消失﹐看著眼前一片詭異霓虹幻彩﹐他知道﹐這次沒有回頭路了。 <~iA{sY)O  
g3kF&+2i  
通過漫長迷幻走廊﹐穿過時空魔殿﹐紅雲被直接帶到藍霞的書房前面。 DcX,o*ec!  
_28vf Bl?  
門是開著的﹐仿彿一直在等待某人的到來。 W8Aii'Q8C/  
{N`<TH PP  
毫不畏懼﹐紅雲舉步跨過門檻﹐看到窗邊懶洋洋倚著桌子而立的他。看見門口的人﹐嘴角勾起冰冷笑容。 .?LP$O=  
egh_1Wg2a  
“皇血帶來了嗎﹖” X~> 2iL  
.!yw@kg  
“先讓我見到她吧﹗”紅雲努力克制心中的波濤洶湧﹐面無表情地回道。 yGX"1Fb?;x  
R^=[D#*]>  
眉頭一緊﹐藍霞上下打量著他。片刻﹐輕笑出聲。“‘她’ 是誰啊﹖” !fK9YW(Im  
99u9L)  
心中一痛﹐紅雲微微抖了一下﹐還是咬牙說出。“夢雨涵﹗” n81z 0lnr  
&pEr;:E  
“把皇血拿出來讓我看看﹐我就讓你見她。” 藍霞毫不鬆口。 b5Vn_;V*  
PNG!q}(c  
“這對我不公平。我就在這裡﹐還跑得了嗎﹖”紅雲昂然反對﹐引起對方冷哼。 NTy0NH  
G;yh$n<"  
“也好。來人﹗” 5/C#*%EH'  
!F[^?:pK  
藍霞一彈指﹐門口兩名兵卒﹐抓著夢雨涵的手臂﹐將她推了進來。看見愛妻安然無恙站在他身前﹐紅雲一時幾乎喜極而泣下﹐三步並作兩步要衝過去﹐卻被兵卒攔住。 KV]8o'  
6\GL|#G  
“紅雲﹐先將皇血拿來﹗”藍霞走到他面前﹐伸手道。 Gb_y"rx?0  
!)+8:8H'  
“先放了雨涵﹐我就將它交給你。” 紅雲儘量保持冷靜﹐直視藍霞﹐手心裡卻已是冷汗涔涔。 KQ2jeJ/pj  
> ?<C+ZHh  
注視著紅雲的眼眸﹐藍霞緩緩漾開一抹笑容﹐可是他眼底的幽深黑暗﹐幾乎讓紅雲支持不住﹐慢慢轉開了眼神。 n Wb0S  
tp?< e  
見此情景﹐藍霞沒回頭﹐朝身後作了個手勢﹐兩名兵卒立刻重新將雨涵架住﹐利刃抵在弱女子的脖頸上。  "?(N  
WbH#@]+DN  
“你— ” 紅雲雙目圓睜﹐“放開她﹗” mrId`<L5l{  
VtzX I2.2  
“紅雲﹐你分明就是空手前來﹐還敢和我耍花樣。”藍霞絲毫不掩飾眼中陰狠﹐開口下令。“動手﹗” i2Cw#x0s  
<imIgt|`2  
剎那間﹐緊繃的神經承受不住﹐眼前一黑﹐就這樣失去了知覺。 < (<IRCR  
TYN~c(  
伸手接住倒在臂彎裡的紅雲﹐藍霞再次下令。“都捆起來。” ' Y cVFi  
-1<*mbb0  
不多時﹐紅雲慢慢甦醒過來﹐想挪動一下身體﹐卻發現身子動不了。抬眼一看﹐夢雨涵竟然被綁在對面的柱子上﹐立時一陣激動﹕“雨涵啊……” f]37Xl%I  
iU9>qJ]  
藍霞左右各瞥了一眼﹐冷笑道﹕“別太激動﹐刺激的還在後面呢﹗” 3+d_5l;m)  
UCL aCt -  
看著藍霞屏退眾人﹐把門關上﹐紅雲定神看了看自己的情形﹐心底不住發寒。雙手被反綁在身後﹐固定在椅子上﹐腳腕緊緊地捆在椅子腿上﹐兩邊扶手之間橫了七八根鐵絲樣的東西﹐陰森森散發著邪氣。 CH4 ~9mmE  
N_eZz#);  
“藍霞﹐我認輸。讓我寫信給天宇眾人﹐把皇血送來就是。” 紅雲看著相見不能言的妻子﹐咬牙做下決定。 kSq1Q#Bxq  
 k.("<)  
“紅雲﹐我沒事。” 夢雨涵溫柔開口﹐語氣雖然無奈﹐卻是一如既往的鎮定平和。“為天宇﹐你不能顧小親而失大義﹐否則就算你我苟活下來﹐又有何面目面對天宇眾人﹖” C,#FH}  
P/;d|M(  
“可是雨涵﹐紅雲更不能對不起妳呀﹗”一激動﹐紅雲掙動起來﹐身子一個前傾﹐碰上了那些鐵絲— \aB>Q"pS  
<yz&> +9,  
“啊— ” 痲痺的痛苦襲來﹐紅雲只覺得一陣眩暈。這什麼東西﹖ < rqFBq 8  
'v:%} qMv  
“好感人的對話啊。” 藍霞冷冷轉身﹐“不過我勸你別亂動﹐散元線一次碰觸就消掉你一分功力﹐你還得存點力氣出門啊﹗” Fg<rz&MR  
64w4i)?eM[  
勉強挺起身子﹐重新靠回椅背﹐紅雲恨恨喘息道﹕“難道你還會放我們夫妻倆一條生路不成。” NB[(O#  
^;gwD4(hs  
藍霞仰頭大笑。“紅雲﹐都什麼時候了﹐還不忘用激將法。告訴你﹐我不要南嶽皇血了。” XLxr@1   
72;ot`  
紅雲狐疑地瞧著他。“條件是什麼﹖” ^oT!%"\  
6|AD]/t^K  
“我問你三個問題﹐你就在這裡﹐當著你妻子的面回答。如果有半句虛言﹐就別怪我心狠手辣﹗” KOHYeiry~A  
41Htsj  
“如果我能回答上來﹐你真的肯放我們離開﹖”紅雲思忖著﹐藍霞大概無非是要問及天宇的某些機密情報﹐到時候見機行事﹐也許還有一線希望。 +8~C&K:  
QM 'Db`B  
“哈哈……”藍霞輕蔑大笑。“想不到堂堂天宇領導﹐也有如此落魄的一日。那就靜聽來﹗” %jnSJjcq  
FEzjP$  
“請問吧。”默默冷靜心緒﹐紅雲無比心疼地看著被綁在對面的愛妻﹐發誓一定要堅持過關。 bUBQ  
w] =q>p  
“第一個問題﹐你為何忍心犧牲你們唯一的兒子﹐上官殘心﹖” v(vJ[_&%  
P}RewMJ$L  
“啊—”痛叫一聲﹐紅雲猛然抬頭﹐卻看到妻子眼中的驚慟﹐連忙辯白道﹕“我沒有……” :^[HDI-[2  
=%+O.  
“紅雲﹐答非所問﹐你正在浪費機會。” 藍霞順手拉過椅子坐下﹐冷冷指點。 @Wb_Sz4`  
D<:J6W7]  
三年了﹐一直是心中最隱忍的痛楚﹐本來希望就這樣獨自痛下去……如今卻被生生挖出來﹐而且是當著她的面。 q|_t=YM@  
X cDu&6Dy  
深深吸了一口氣﹐紅雲勉強開口﹐卻是眼神飄忽﹐最後低下頭去。 _0: }"!Gq  
UoSzxL  
“第一﹐為逼天皇現身。第二﹐為拯救真佛。” gvl3NQQ%t  
~.H*"  
話語一出﹐一口甜腥已到嗓子口﹐紅雲無力癱在椅內﹐不敢去看自己可憐的妻子﹐得知此事後的反應。 eK=<a<tx  
"x P2GZ  
藍霞點頭冷笑。“夢雨涵﹐看看﹐這就是你的男人。” p ! _\a  
#y:,owo3I  
拼命抑制住揪心悲痛﹐夢雨涵柔言道﹕“我相信紅雲﹐為了天宇大局﹐這是萬般無奈的決定﹐我不會怪他。” W$bQS!7y  
@;K-@*k3  
感動之際﹐紅雲微微抬頭﹐感激看著夢雨涵。這一切看在藍霞眼中﹐卻只是引起他不住的冷笑。 QaYUcma~n  
,2C{X+t  
“拼命去救別人的孩子﹐結果居然捨得犧牲自己的孩子。第二個問題﹐為何娶了貓門之主﹐又將她拋棄﹖” Y!C8@B$MR3  
GZ@`}7b}  
“唉……貓姬……”雨中推車的背影歷歷在目﹐紅雲再難支持﹐一口鮮血涌出唇邊﹐整個人往前伏倒﹐再次暈了過去。 Nt5`F@;B  
OqcM3#  
“長城軍師﹐你的行為﹐非是正人君子所為……”夢雨涵滿腔激憤﹐卻礙於氣勢過於柔弱﹐對強悍執著的藍霞而言﹐完全不起作用。 ]`,jaD  
1#m'u5L  
“哈﹗什麼是正人君子﹖像你丈夫這樣嗎﹖”藍霞嗤笑。“你知不知道﹐紅雲為了保住其他小九龍﹐自願跑去三千總門﹐迷惑愛三千和貓姬﹖最後雖然成功除去兩人﹐可是改變不了他玩弄他人感情的事實﹗為成功不擇手段﹐我們都是一樣的人。” iF#|Z$g-(  
/suW{8A(E  
藍霞緩緩上前﹐看著倒在散元線上的師弟﹐伸手用羽扇柄部托起他的下頜﹐將他上半身重新推到椅背上。  o<Z  
wTw)GV4  
取來一條手巾﹐沾濕涼水﹐藍霞溫柔擦拭著他慘白的臉龐﹐看得對面的夢雨涵心驚膽戰﹐不知道這個可怕的男人﹐會不會在下一刻就奪走紅雲的性命。 *eLKD_D`!C  
Gi=s|vt  
過了片刻﹐感到臉上涼意的紅雲﹐緩緩睜開了雙眼。藍霞轉過身去﹐冷冷道﹕“善於玩弄他人感情的天宇聖者﹐接著回答剛才的問題吧。” THl={,Rw`  
{BS}9jZx  
“啊……”紅雲雙眼一酸﹐幾乎流下眼淚。“雨涵﹐是我對不起妳……” A)j',jE&1  
bh&Wy<Y  
“嗯﹖”藍霞微微偏轉身子﹐凌厲眼神直射而來。“這是回答嗎﹖” W3.(s~ )o  
UG5AF Z\  
“為了天宇﹐為了龍族不至於絕滅﹐唯一可行之路﹐就是陰陽交合﹐以我的純陽功體﹐破去貓姬的極陰功體……”吐出口的每一字每一句﹐皆如利刃﹐一刀一刀凌遲在心窩處﹐紅雲知道自己的意念已經到了極限﹐哀傷看向對面﹐渴望從妻子溫柔鼓勵中尋獲支持﹐卻被藍霞嚴嚴地擋住了視線。 |2t1m 6\j  
p6Ie?Gg  
“說完了﹖為什麼還沒講到重點﹖”藍霞看他氣息微弱的樣子﹐接過話頭道﹕“算了﹐看你這副樣子﹐我都有點不忍心了。我來替你回答﹐你後來拋棄了貓姬﹐是因為你嘗過她的滋味以後﹐覺得女人實在沒什麼意思﹐可是又撂不下臉回頭去找愛三千﹐遷怒之下﹐從此避不見面。你當然不屑去操心一個無家可歸的女人究竟該何去何從﹐反正以你的名聲地位﹐這點小事還掩蓋不住嗎﹖” 0!fT:Ra  
a6<UMJ  
這邊藍霞信口開河﹐紅雲早已氣得渾身顫抖﹕“你……你胡說﹗不可以為……我……我沒有……” fC7rs5  
a(Fx1`}  
夢雨涵生怕紅雲支持不住﹐連忙開口道﹕“清者自清﹐濁者自濁﹐不是兩三句挑撥﹐就能改變事實。紅雲﹐我相信你。” PDi]zp9>H  
{k"t`uo_  
“雨涵啊……”紅雲感激得不知說什麼才好﹐可是卻引發又一陣氣血上涌﹐微微喘氣。 4[VW~x07  
CNkI9>L=W`  
藍霞聞言﹐笑道﹕“好個‘清者自清﹐濁者自濁’ 。紅雲﹐第三個問題很簡單了﹐你回答‘是’ 或‘不是’ 就可以﹐答完就可以走了。” NQpC]#n  
V }?MP-.c  
“你……”紅雲勉強打起精神﹐其實剛才一陣頭暈目眩﹐視線都已經模糊了不少。 ??u*qO:p  
d(X/N2~g  
真的放他們離開﹖藍霞到底擺這個陣做什麼﹖ `k]2*$%  
RNMd,?dj  
“別高興得太早﹐紅雲﹐如果你不實話實說﹐就莫怪我唐突了。” 藍霞冷睨。“告訴我﹐你﹐是不是和數理命皇香九齡上過床﹖” aB*'DDlx"r  
C^^AN~ZD  
驚喘一聲﹐夢雨涵身驅猛然抖了一下﹐恐懼充滿了雙眼﹐原本想調開的視線﹐卻如被下了咒一般﹐緊緊盯著紅雲。 BGOajYD  
5HqvSfq>?  
快否認﹐快點否認……我的愛人﹐不該是這樣沒原則的人﹗一定是藍霞故意陷害﹐一定的﹗ M8{J  
z?I"[M  
掩藏心底的呼喚是如此微不足道﹐可是夢雨涵焦急恐懼的心情﹐卻點滴不漏﹐傳向至愛虛弱的心房。  Ww&r  
gx ]5)O  
艱難啟口﹐紅雲輕輕道﹕“沒有。” ^1mnw@04  
$3'xb/3|  
剎那間﹐夢雨涵心中一塊石頭落了地﹐喜悅席卷整個身心﹐眼眶也紅潤起來。 Zk:_Yiki&  
p-o8Ctc?V  
可是藍霞卻紋絲不動﹐只是冷冷地﹐居高臨下看著紅雲。 ,%X"Caz  
nd #owjB  
“我可以再給你一次機會﹐最後一次。” kIwq%c;  
.:I^O[k  
心一橫﹐紅雲決定了﹐即使是要他對天發誓﹐他也一定咬住﹐絕不鬆口。事後就算被五雷轟頂﹐也好過當眾被折辱。 6F8TiR&  
gCL?{oVU  
“沒有的事﹗藍霞﹐你不可血口噴人﹗” #9e2+5s  
=!N,{V_  
“很好﹗”藍霞居然笑了﹐而且是少有的開懷大笑。“哈哈哈……紅雲﹐你這天宇萬眾仰慕的聖潔領袖﹐藍霞今日要讓你身敗名裂﹐悔不當初﹗” lK%)a +2  
F(DM$5z[  
瀟灑一回身﹐袍袖一揮﹐桌面上赫然出現一枚水晶球。雖然精神已經不佳﹐可是記性頗好的紅雲﹐一下就認出了它。 >*]dB|2  
-SlAt$IJ  
“什麼﹗這……” 5I>a|I!j  
Q u_=K_W  
是落葉人飄舟﹐臨行前贈予他的水晶球﹗ Memb`3  
HrS-o=  
當時天皇欲初訪長城﹐為防萬一﹐紅雲將此物交給他﹐後來也不曾聽他提起﹐原來被藍霞收回了。 UpSa7F:Uw  
^9zlxs`<d  
“記得這是誰的嗎﹖”藍霞溫柔問道﹐一邊擦拭著晶球表面。 j^)=<+Q;=  
[O@U@bD9  
“是飄舟的﹐怎麼你……” ]MmFtdvE  
H g04pZupN  
藍霞慨嘆。“原來我的手下﹐也被你勾搭上了。紅雲﹐你果真是來者不拒﹐男女通吃﹐老少咸宜啊。” "UUoT  
HXb^K  
“不是﹗我沒有﹗藍霞﹐你快放開我﹐什麼時候你變得如此極端了﹖”明知無望﹐紅雲還是不死心地做著最後抗爭。 :2*0Jh3_  
!%/2^  
不理會紅雲絕望的叫喊﹐藍霞緩緩運勁﹐將氣流輸進晶球﹐不久晶球飄浮空中﹐光華四溢。詭異流光之中﹐慢慢浮現當日梵天宮最難堪的一幕— u$rSM0CJ  
c1M *w9o  
赤身裸體的兩人﹐交纏一起﹐互相撫慰…… "BA&  
|<2<`3  
“你大概不知道﹐時空長城的水晶球﹐有留像攝影的作用吧。” 藍霞緩緩解說﹐一邊斜睨臉色慘白的兩人。“紅雲﹐你還有什麼可解說的嗎﹖” W_bA.z T{  
DCSmEy`.  
雨涵﹐不要看﹐不要看啊…… R q .2  
9|l6.$Me/  
心中歇斯底裡的吶喊﹐卻梗在胸口﹐焦急看去﹐卻只見至愛盈淚不堪的悽楚眼神﹐滿是悲傷﹐滿是懮愁…… eHc.#OA&  
_T(77KLn;  
藍霞緩緩坐下﹐卻是一眼也不看那晶球。一如當時偶爾看見這裡面留的影像一樣﹐他渾身冒汗﹐呼吸急促﹐腦中一片混亂﹐什麼也看不見﹐什麼也聽不到。 _+ERX[i  
2v{42]XYf  
三個人﹐就這樣靜止在幾乎空洞的時空裡﹐直到傳來一絲細小聲音。 B,4 3b O  
]vjMfT%]W  
清晰的液體墜落地面的響聲﹐紅雲再也承受不住這樣殘忍的打擊﹐再次暈倒了。 MZ%S3'  
z Ek/#&  
“紅雲﹐紅雲……”夢雨涵焦急的呼喚﹐看著地面上一攤鮮血﹐和由鐵絲上滴滴掉落的血珠﹐終於忍不住﹐淚如雨下。“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們……” 8E|FFHNK<2  
"\O{!Hj8  
慢慢回過神來﹐藍霞不帶感情地看著梨花帶雨的她。 tpQ8 m(  
{`+:!X   
紅雲至愛夢雨涵…… "P!zu(h4  
rI'kZ0&  
就為了當年那本手扎中的一句話﹐他走到今天這一步。決然拋棄撫養自己長大的師尊﹐叛出天宇﹐造下無數血劫…… M!Ywjvw*)3  
,T8fo\a4  
一直以為﹐阻隔他和紅雲的﹐都是看似堂皇的天宇大業﹐龍族危難﹐只要將它們從紅雲身邊隔開﹐就能得到他…… ,GMuq_H  
+a|u,'u  
直到今天﹐看到紅雲夫妻情深的樣子﹐看到紅雲可以為了天宇犧牲掉自己的名聲﹑兒子﹐卻不忍看到夢雨涵受到一點點傷害﹐他就知道﹐自己已經輸的一塌糊塗。 5|g#>sx>`q  
L"'L@ A|U  
方才一直以冰冷陰狠偽裝的眼神﹐蒙上一層黯淡。藍霞打開門﹐傳喚手下。 RPZ -  
yPk s,7U  
“來人﹐把夢雨涵放了。” K_}81|=  
iUk#0 I  
待所有人全部離去﹐書房的空間又恢復成為靜謐一室。藍霞重新關起門來﹐細細除去紅雲身上全部束縛﹐將他溫柔抱起﹐放在書房的小榻上。 :auq#$B  
6)1xjE#  
不管了﹐為了這一天﹐再多的付出﹐他也心甘情願。 fO}Y$y\q  
tg;AF<VI  
曾經遮掩半邊天宇的紅色雲朵﹐如今也遭遇了萬劫不復的劫數﹐悄然墜落在黑暗時空之中。 8nTdZu  
s@K #M  
似乎是很久很久以前了……久到自己都有點記憶模糊了。氤氳的霧氣﹐朦朦朧朧﹐而他﹐卻怎麼也找不到出口。 ,A9{x\1!  
\ocC'FmE  
“雨涵……雨涵妳在哪裡……” Q32GI,M%B  
:o_6  
自己怎麼會如此驚慌失措﹖這樣怎麼能成大事﹖ GC)xQZU)s  
V&R_A~<T  
可是……虛無縹緲的感覺﹐他開始六神無主…… Dw&_6\F@  
$*;ke5Dm4  
不能心慌﹐塵世本虛無…… 0c]3 ,#  
Ql9 )  
“金鴒﹐我在這裡﹐快點過來啊﹗”柔柔軟軟的聲音﹐是他的雨涵﹗ V3[>^ZCA  
=%0r_#F%=  
“嗯﹐我這就過去﹐妳在哪裡﹖”可是對方不再給他回應﹐他心一慌﹐腳下一腳踏空﹐直墜無邊黑暗。 .xg, j{%(  
j12khp?  
眼前景色如幻彩霓華﹐絢爛的顏色﹐變化的光線﹐一時間眼花繚亂﹐頭暈目眩。 u<nPJeE  
N=;VS-  
“兩卷書﹐再陪我喝一杯啊﹗” k2DBm q;  
G;;iGN  
“門主﹐妳已經醉了……” vL Qh r&I  
=Cp}iM  
“嗯~那就扶我去安歇吧~” 3ms{gZbw  
Am)XbN')1  
妖媚嬌軟的呢喃﹐此起彼伏的貓聲﹐靡靡之音不絕於耳﹐他厭惡至極﹐卻不得不強迫自己﹐冷酷執行著計劃。 *!u a?  
?&"!,  
“討厭啦。本門主最討厭三心二意的男人﹐說﹗你是不是還想著我哥哥﹖” Hv .C5mo  
z/t+t_y  
“算萬年﹐為了你﹐男奴愛三千願意做任何事……不要離開我……” Q);^gV  
#3((f[  
“放手放手﹗紅雲是堂堂七尺男兒﹐正道領袖﹐恥于和你們這種殘酷淫蕩的人相處﹗” v DVE#Nm_  
:a y-2  
黑暗中﹐懮傷眼眸憤恨盯著他。“那你喜歡什麼樣的人呢﹖是不是造天筆那種軟骨頭﹖還是迂腐的香九齡﹖居然和男人上床﹐紅雲﹐你自己才是真正淫蕩無恥﹗” X] v.Yk=wu  
q /^&si  
“我……”他語塞﹐惶恐得無地自容。 <rFKJ^B  
pYaq1_<+  
“紅雲﹐為了你﹐香九齡縱然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辭……” P[a\Q`}L  
S`&YY89{&  
    “不要﹗香九齡﹐不要離開我﹐是我害了你﹗” \7A6+[ `fa  
TkV*^j5  
“紅雲﹐無論你做何選擇﹐天宇眾人都站在你這邊。” y3pr(w9A  
i>L>3]SRr{  
可是紅雲愧對眾人……我不配……不配再為天宇領導…… &ajpD sz;  
I:,D:00+  
腦中一聲輕響﹐一切聲音就此歸於虛無。他好累﹐累到不想再面對這一切。 (f?&zQ!+  
/WE1afe_R  
朦朧中﹐眼前似乎被一片囂張的藍色籠罩﹐雙手被緊緊攫住。他無力再抗爭﹐任隨意識離他越來越遠…… %SD=3UK6  
nh+f,HtSt  
守了一天一夜﹐冰冷的身軀終於有了反應。 mdPEF)-  
[";<YR7iRN  
“水……”艱難吐出一個字﹐鮮血再次由口中流下﹐驚得藍霞趕緊跑去倒茶。 Dl95Vo=1  
G9P)Y#WB  
一手撐著紅雲的後背﹐一手端茶杯﹐看著虛弱至極的紅雲一口氣喝光一杯茶。 FT.;}!"l  
m\?H < o0  
“好點了嗎﹖”藍霞放下杯子﹐替他擦擦嘴角。 Irnfr\l.  
x1{gw 5:  
“嗯﹐謝謝。” -A17tC20J1  
'hl4cHk14  
平靜的道謝﹐讓藍霞立時呆住。隨即而來的一句話﹐將他徹底打入萬丈深淵。 Vpsv@\@J>  
8^%Nl `_2B  
“請問……我在哪裡﹖你是誰﹖” "=9kX`(1y  
iLD:}yK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7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三十七章 b qNM  
l4+Bs!i`  
青山隱隱﹐綠水悠悠的一處人間勝境﹐本是纖塵不染﹐今日卻帶來一絲塵世信風。 7; e$ sr  
-@EAL:kY  
一襲飄逸白衣﹐超脫凡俗的面容﹐掩蓋不住濃濃的疲憊。為摯友離去之前的一句請托踏遍大江南北﹐三山五嶽的造天筆﹐在經歷數十日奔波之後﹐終於得償所願﹐找到了避世已久的長生府尊﹐造雲麒麟。 =~f\m:Y  
BQfq]ti  
躊躇在種滿各色花朵的庭院前﹐造天筆心中五味雜陳﹐不知進入後該要如何開口。年事已高的老人﹐又經受了當年最難堪的打擊﹐退隱江湖。如今要請他出面主持大局﹐造天筆實在開不了口。 l mRd l>  
z nxAP|  
紅雲為何執意要找造雲麒麟﹖當年囂狂叛出學府﹐藍霞早已不把這過去的師長放在眼中﹐甚至直呼其名。最得意的弟子也是畢生心傷的源頭﹐就算府尊真的可以制衡藍霞﹐他也未必肯再踏入江湖一步。 mWPA]g(  
8A ;)5!  
畢竟﹐哀莫大於心死。 IDIok~B=e  
at-+%e  
感慨地嘆了口氣﹐造天筆猶豫著是否下次再來。紅雲究竟回來沒有﹐此行是否順利﹖不如先回南嶽看看﹐再做打算。 )IH|S5mG?  
t+?m<h6w;l  
剛一轉身﹐身後的木門吱呀一聲﹐親切嗓音淡淡牽住即將離去的腳步。“遠來不易﹐怎麼就要走了呢﹖” nPU=n[t8O  
',Q|g^rF]  
驟然回頭﹐和藹面容映入眼帘﹐造天筆怔了片刻﹐連忙上前見禮。 Ghb Jty`  
awic9 uMH  
“造天筆見過長生府尊。” Z.D O 2=+=  
{5, ]7=]  
“原來是名響天下的一揮長虹造天筆﹐老夫久仰了。”造雲麒麟淡笑﹐掩去眼眸中一抹精明。 ,s9gGCA  
JgmX=6N  
“府尊過譽了﹐晚輩不敢。”造天筆恭恭敬敬﹐直接道出來意。“是令弟子紅雲驕子﹐委託我到此處﹐恭請府尊……” GF=rGn@,)`  
T7bD t  
“喔。” 造雲麒麟漠然應道﹐沉吟片刻。“那﹐他自己為何不來﹖” WQ1~9#  
6S GV}dAx  
造天筆一愣。“這……” W1T% Q88  
9$[PA jwk  
府尊嘆息﹐將人讓進屋裡。“外頭風大﹐進來說話吧。” V|n}v?f_q  
F?B`rw@xr  
“我雖然老了﹐可還是不能完全心無牽掛。”倒了兩杯茶﹐老人沉沉吐氣。“當年得意弟子﹐學府的傲世奇才﹐如今已變成天宇之禍。這兩個孩子﹐什麼時候能讓我放心啊……” i=^!? i  
%HAforH  
造天筆心智聰慧﹐明瞭他的想法﹐也黯然低頭。畢竟是一手培養的弟子﹐哪可能忍心親手對付。 Jb (CH4|7  
vk&6L%_~a  
“容晚輩冒犯﹐想問您一事……”回想蒼白笑容的紅雲﹐造天筆握住茶杯﹐小心翼翼詢問長者﹐“不知紅雲和藍霞﹐府尊最疼愛哪一位呢﹖” 4,]z  
t3// U#  
造雲麒麟心內像被狠狠剜了一刀。“這是你個人的疑問﹐還是全天宇的人都想知道的秘密﹖” #NZ#G~oeO  
QU;bDNq,c  
“前輩見諒。”造天筆溫煦解說。“若非是紅雲所托﹐造天筆亦不忍擾亂府尊寧靜的退隱生活。只是如今天宇連逢劫難﹐山河已失大半﹐望府尊看在紅雲的面上﹐出手拯救天宇於水火之中啊﹗” ac%6eW0#  
zvgy$]y'\  
幫助紅雲回歸天宇﹐滅掉藍霞﹖手心手背都是肉﹐能輕易抉擇的話﹐他早就行動了…… f~0CpB*X  
]9P2v X   
“晚輩了解您的無奈﹐只求您出面勸解藍霞罷手即可﹐相信他不會置之不理。” 造天筆切切盼望。 4Nun-(q  
j LS<S_`  
“紅雲並沒有回來……”低低沉吟一句﹐讓造天筆頓時驚斷氣息。 9z$fDs}.q  
<(c_[o/  
站起身來﹐造雲麒麟雙眉緊鎖﹐緩緩在室內踱步。“容老夫唐突﹐造天筆﹐你究竟是什麼人﹖” $"P[nNW3  
!w;oVPNg  
“我……”不明白府尊因何有此一問﹐造天筆舌頭像打結一樣﹐不知該如何回答。 {)?:d6"  
NtfzAz/  
“你與紅雲﹐似乎關係頗為密切。” ' %&gER  
+>}LT_  
“是。晚輩是紅雲的族親。”心下一橫﹐造天筆咬牙說出自己萬般不願再承認的事實。“只是此事尚無人知曉﹐望府尊替我守密。” V*< `!w  
/L yoTBG  
心內百感交集﹐老者點點頭。“那﹐你明白藍霞和紅雲的關係嗎﹖”  J^V}%N".  
{TL.2  
“略知一二。” p.^qB]%  
y9)w(y !  
“所以你也應該知道﹐如果他們兩人之中一人遭劫﹐另外一個也不能幸免。雲霞之命﹐扣扣相連啊﹗” ouE/\4'NB  
K8bKTG\  
    造天筆徹底呆住了。也難怪府尊下不了手﹐這下子﹐連天宇眾人都下不去手了…… bpx ^  
rLpfybu  
“請回吧。和眾人商量出個結果﹐看是不是值得玉石俱焚﹐再來找我這老頭子。” 造雲麒麟苦苦壓抑心中悲傷﹐揮手送客。 4Y5lP00!}  
n(h9I'V8)F  
腦中一片茫然﹐難以接受這樣的事實。拖著麻木腳步回到塵世之中﹐眼前的事實卻更加令他觫然。 ]T:a&DHC  
I?&/J4o:  
夢雨涵安然無恙回到天宇﹐而紅雲沒有。 kfV}ta'^S  
e=^^TX`I  
~~~~~~~~~~~~~              ~~~~~~~~~~~~~~~          ~~~~~~~~~~~~~~ {U'\2Ge<m  
Fc6o6GyL|o  
“已經快三個月了﹐藍霞究竟在搞什麼﹗”時空長城爆出的不耐煩怒吼﹐震得堅實柱石都發顫。魔空不滿地在魔殿中轉來轉去﹐嚇得四週的兵卒戰戰兢兢。 omMOA  
d@XXqCR<  
自從私審紅雲﹐藍霞放走夢雨涵﹐就再沒踏出房門。開始魔空還以為軍師在拷問南嶽皇血的下落﹐可是日子一長﹐他也發現不對勁﹐卻又不肯前去打擾﹐只好天天發火﹐不時帶著黑蟒或者眾殺星去天宇屠殺一番發泄一下。可疑的是﹐天宇這個時期竟然也沉寂得如一潭死水﹐對長城的挑舋半點反應也無﹐魔空心中的疑團也越來越大。 @=sM')f&  
xWnOOE$i  
與此同時﹐天皇和造天筆兩人﹐則擔負起領導天宇的責任﹐但因為天宇兵力薄弱﹐僅在保證不再失地﹐並未做出任何反擊。陰鬱愁悶的氣氛籠罩整個天宇﹐老輩的江湖人開始耳語傳聞多年前的奇談﹐聖影鬥魔空。 4OaU1Y[  
bQ3txuha  
“那是很多年以前了﹐時空長城曾經進犯天宇﹐就像這次一樣。不同的是﹐那個時候﹐天宇有個大救世主﹐身著金甲戰袍的聖影﹐最終將長城之主魔空逼回異度空間。” 1.tAl6]  
)! eJW(  
雖然無人見過傳奇聖影的真面目﹐但那驚天動地一役之後就悄然消失的刻意隱瞞﹐使眾人都堅信﹐這位大英雄﹐一定一直隱藏在天宇茫茫人海之中﹐等待復出的機會。 U EjP`  
Gl"|t't(  
天宇至今已經損失慘重﹐為何曾經悲天憫人的救世英雄仍然蜇伏不出﹖聖影﹐究竟只是一個傳說﹐還是真有其人﹖漫長歲月﹐他是否尚存人世﹖ IE|? &O  
@tvz9N  
“以老輩人的推想﹐聖影不是自甘寂寞之人﹐必定改名換姓﹐活躍武道之上。究竟是何原因﹐使他遲遲不出面呢……” (QTF+~)  
<I#nwoHN  
眾人的竊竊私語﹐傳到造天筆耳中﹐格外刺耳。推開門﹐大步走了出去﹐引起身後一片不滿私語。 ZfMs6`Wv 1  
vc0LV'lmg  
無奈苦笑一聲。做天宇領袖﹐重要是做實事﹐定決策拿主意﹐而不是聚在一起閑聊天。 4iI4+  
V1&qgAy~  
“應該抓個重點了。”天皇昂然走來﹐完全不屑裡面那團嘈雜。“近日長城的行動﹐看不見藍霞﹐說不定紅雲已經把他絆住。如果是這樣﹐也許天宇有機會放手一擊﹐攻入長城。” ?o6X_UxW!  
@V&c=8) 8  
造天筆垂眸輕嘆。“恐怕事情不是你想的那麼順利。” V,h}l"  
M u i\E  
“或者可以再詢問一下夢雨涵。” 天皇建議。 @C|nc&E2s  
5%%e$o+  
自從返回天宇﹐眾人問她究竟發生何事﹐紅雲現在如何﹐夢雨涵都搖頭不答﹐偶爾的隻言片語之後﹐只有眼淚不斷掉落。可是紅雲既然活著﹐又沒受半點傷害﹐為何她會如此難過﹖ rJ)j./c  
F[v:&fle  
即將脫口的話語足足在心中轉了好幾圈﹐造天筆才猶豫開口。 j'k <  
UCt}\IJ  
“我見到造雲府尊了。” ^)y8X.iO  
Kl,NL]]4*5  
“可是他不肯出手相助﹖”天皇無奈。“老人家有他的堅持﹐不是我們可以勉強的。” eaAGlEW6J  
`Gj(>z*  
“前輩說過﹐雲霞之命﹐扣扣相連。一個遇難﹐另一個也不能幸免。” 造天筆細細分析。“長城攻嶽計劃中止﹐魔空的舉動看來都是出自個人意願。會不會紅雲已經……” e }Mf  
3K=%I+G(4  
“也有可能是藍霞的計謀。”天皇慨然。“畢竟紅雲落在他手裡﹐身不由己了。” njc-=o  
fX.1=BjXi  
貿然挺進﹐不是害怕中計﹐而是擔心再也沒有翻本的機會。天宇陣線實力太薄弱﹐經不起再次的打擊了。 ?I[*{}@n"  
 l*?_@  
然而倘若天皇猜測是真﹐眾人白白耗在天宇拖時間﹐只有浪費紅雲的一片苦心。 5a-x$Qb9  
L>h|1ZK  
“唉﹗我也希望傳說中的聖影為真啊﹗”兩難之下﹐天皇不禁隨口牢騷。 =C2KHNc  
h 8xcq#  
“這麼說……你不是聖影﹖”造天筆小心翼翼求證﹐引來天皇的不悅。 ^Z-oO#)h#  
_i_P@I<M|~  
“胡來啊﹗好友何處聽說的呢﹖” pM^ZC  
q;}iW:r&Q  
“眾人猜測紛紛……什麼人都猜到了。你自出江湖﹐就只有‘天皇’ 一個稱號﹐本名無人得知﹐會引來懷疑﹐不足為奇啊﹗” -&COI-P8  
UE{$hLI?g  
天皇冷笑。“行走江湖﹐哪個是用自己的真實姓名﹖就好像你一揮長虹造天筆﹐不是也曾經是儒門學子夜讀五車書嗎﹖這種毫無憑據的猜測﹐未免荒唐。” Z5E; FGPb  
MkL)  
“是啊。”不再答話﹐造天筆仰望天際﹐依然烏雲密佈的天空﹐只有地平線上的一小塊依然有著天空的顏色。從那明亮的顏色中﹐他隱約看見希望。 Khb Ku0Z  
:KgH7s}  
只是﹐那希望太遙遠﹐太隱約﹐除了飄浮天上的雲朵﹐以及遨遊太空的日月星辰﹐誰也夠不著。 j^7A }fz  
o] Xt2E  
~~~~~~~~~~~~~              ~~~~~~~~~~~~~~~          ~~~~~~~~~~~~~~ Vr|e(e.%  
W6Mq:?+D  
“天地之間﹐沒有人比我更有資格擁有你﹗因為我們同是天際的雲霞﹗” m):*>o55  
d[>HxPwo  
擁著懷中目光迷離的人﹐藍霞一遍又一邊地重複著他的佔有﹐他的誓言﹐他的決心。不管對方是否明白﹐也不管日後兩人命運會變成怎樣。 Y hQ)M5  
Zwm/c]6`  
美好傳說中的千年愛慕暗戀﹐相隔兩地的孤獨守望﹐都是毫無意義的浪費和無能。他藍霞才不會為這些不切實際的浪漫感動﹐要得到的﹐就儘早把他抓在身邊﹐實實在在的擁有﹐才勝過一切。 J#48c'  
(6.uNLr  
近百支燭火激烈舞動著﹐帶來不可思議的熱度和激情。淚花模糊的眼帘中﹐依然是那一片藍色﹐每每在黑暗夢境中都無法擺脫的囂張顏色。 lXg5UrW  
XC5/$3'M&  
“我……我究竟是誰﹖你又是誰﹖” c"v75lW-J  
Q6W![571;  
激烈的吻隨著強大的佔有﹐伴隨答案席卷整個意識空間﹐強悍地佔據著他的身心。 :\vs kk),  
qVKdc*R-  
“你是紅雲﹐藍霞的紅雲﹐我是藍霞﹐紅雲的藍霞。我們彼此擁有﹐永不分離。” {fnx=BaG  
>MGWN  
d=n@#|3  
第三十八章 . %s U)$bH  
<:V~_j6P0  
靜謐一室﹐窗外風聲呼嘯﹐伴隨陣陣悶雷﹐使房間內氣氛更為壓抑。天皇緊蹙雙眉﹐盯著面前稍顯不安的人。 Bb:C^CHIQm  
f-G)pHm  
看得出來﹐造天筆拜訪造雲麒麟一行﹐有事瞞著他。也許那就是攻破長城攻勢的關鍵﹐而造天筆在顧忌什麼呢… … R0}1:1}$Sn  
K Ax=C}9  
沉默許久﹐天皇決定打破僵局。 *I)J%#  
Z;%uDlcXI  
“造天筆﹐你認為紅雲現在﹐是生是死﹖” wS);KLe3  
Z(7kwhP[`  
“府尊說過﹐雲霞之命﹐扣扣相連﹐我相信藍霞不會對紅雲下毒手。” 造天筆不假思索﹐順口回答。 =KUmvV*\  
.G8>UXX  
“萬一藍霞並不了解此事呢﹖”天皇銳利雙眼一瞬不瞬。 !( rAI  
58Ce>*~  
“如果藍霞殺了紅雲﹐為何不一鼓作氣﹐攻擊天宇﹖”造天筆娓娓道來﹐“而且據吾測算結果﹐紅雲尚有生機﹐只是紅光晦暗﹐不知現在如何了。” UWF \Vx*)b  
!uQT4< g  
造天筆身負測算之能﹗天皇肅然起敬﹐心念快轉﹐笑道﹕“如此看來﹐是時空長城別有打算﹐才中止攻嶽計劃了﹖” Bl*}*SPU  
(Kwqa"Hk4{  
躊躇片刻﹐造天筆道﹕“也許吧。” U fyhd  
ly-(F2  
室內恢復沉寂。同為智者﹐兩人的心思﹐同時被牽引到一種可能之上。 P{-- R\  
0eNdKE  
“造天筆﹐你可曾記得當年從天宇失蹤的孩童… … ” ;U|(rM;  
U\p`YZ  
“當然﹐此事曾由數理命皇親手查偵﹐卻一直一無所獲﹐直到長城份子蹤跡逐漸暴露於天宇﹐方才露出眉目。” {_Wrs.a'8  
.P$m?p#  
一直以來﹐時空長城擄掠天宇的幼童﹐攜至異度空間﹐可造之才被送入時空星盒改造成為殺星﹐餘下的一概被殘暴的魔空吸收﹐成為城主駐顏的犧牲品。 @^<odmM  
Cjx4vP  
“依吾看來﹐是在你造天筆出現江湖之時﹐此案才有了眉目吧。” 天皇微笑道。 I@MG ?ZQ  
@QQ%09*  
“言重了。造天筆與異度空間﹐向來毫無交集﹐此事是他們自露馬腳。只是長城變本加厲﹐將腦筋動到龍族後輩身上﹐實在令人發指﹗”思及已變成長城殺手的黑蟒﹐造天筆義憤填膺。 $G-<kC}8:  
mUa#sTm  
天皇表情漸露凝重﹐一言不發看著對方。造天筆心領神會﹐當下臉色劇變﹐手足冰涼。 =3 .dgtH  
GLn=*Dh#  
只是他想到的﹐比天皇更深一層。早在隱約知曉雲霞之間的曖昧之時﹐他就了解﹐藍霞絕不會對紅雲下毒手﹐也因此﹐他才放心讓紅雲空手入長城交涉。可是如今紅雲被關押已久﹐保不住藍霞行走極端﹐將紅雲以同樣手段改造﹐以減少敵對可能。 (T_-`N|  
y)fMVD"(  
倘若日後紅雲變成天宇之敵﹐眾人將如何應對﹖ tL$,]I$1+  
rXi&8R[  
當下﹐天皇拍板定案。“不能再等了。造天筆﹐我們再走一趟長生府尊住處﹐早日解決此事﹗” {5~h   
o{G*7V@H  
~~~~~~~~~~~~~              ~~~~~~~~~~~~~~~          ~~~~~~~~~~~~~~  px<psR5  
0&UG=q  
“紅雲﹐我是誰﹖”重複詢問著已經問過無數遍的問題﹐濕熱的吻頻頻落在身下顫抖的白皙肌膚上﹐貪婪聽著那動人的嗓音﹐呼喚自己的名。 k1<^Ept  
~;3yjO)l?)  
“藍霞……你是藍霞……” 6u0>3-[6OD  
-K'UXoU1  
依舊空茫雙眼落無據點﹐紅雲依本能回應著﹐口中制式吐出他要的答案。一個抬頭﹐藍霞看到紅雲無焦點的眼神﹐心底漸漸冰涼起來。 TP rq:"K  
,*J@ic7"  
雖然我希望得到你﹐可不該是這樣的你啊…… rO7_K>g?  
zr /v.$<  
時空魔殿之中﹐魔空不耐煩地來回踱步﹐突然一名時空殺星由內殿跑出﹐躬身下拜。 YGJ!!(~r  
Vr EGR$  
“好了﹐免禮吧。軍師都在裡面忙什麼﹖” 'F d+1 3  
v>]g="5}8  
“呃……啟稟城主﹐軍師好像在給那個紅雲療傷……所以壓在他身上……” ?4bYb]8Z  
m$p}cok#+S  
“什麼﹗”魔空差點跳起來﹐“你確定是在療傷﹖” :C*}Yg  
.; F<X \_  
“也許吧﹐不然兩個人為什麼都沒穿衣服﹖” |9jK-F6   
)8A.Wg4S;c  
魔空氣得幾乎眼前發黑。他一直以來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藍霞畢竟是天宇之人﹐就算之前再有功勛﹐也改不掉他心向天宇的事實﹗和天宇領袖同處一室這麼久﹐只怕就是在商量怎樣對付時空長城吧﹗ '#7k9\  
ga;nM#/  
“去﹗傳吾的指令﹐叫軍師立刻來見吾﹗” J"C9z{[Z&  
Y~vk>ZC  
可是回報者說﹐藍霞現在無暇見他。魔空怒氣更甚﹐傳令叫藍霞立刻出兵天宇。 :1A:g^n  
]lwf6'  
“我要一舉滅掉天宇﹐叫他立刻出兵﹗” TcaW'&(K  
!|Q&4NS  
“現在出兵﹐城主不怕中了天宇之計嗎﹖”清朗聲音傳來﹐藍霞出現在魔殿一端入口處﹐眼神在微暗空間中銳利如劍﹐懾得魔空稍微失神。“吾堅持不出兵﹐讓天宇眾人滿腹疑惑﹐正可以在最適當的時機出其不意。城主倘若此刻出兵﹐則是小不忍亂大謀﹐天宇智者眾多﹐草率行事對我們並無好處。望城主三思。” |dgiW"tUm  
(%X *b.n=  
“那軍師認為﹐我們應該等到何時﹖”魔空勉強壓下怒火﹐心裡卻是全然不信。 ^3dc#5]Xf  
1m~|e.g_'`  
藍霞盤算了片刻。“藍霞需向城主告個假﹐前往天宇暗訪一遭﹐出兵一事﹐等吾回來再議吧。” gy}3ZA*F  
R! M'  
果然﹗他要去和天宇眾人接頭嗎﹖魔空暗自冷笑﹐卻又問道﹕“那軍師是否要將紅雲也帶上﹖” g>VtPS5 y  
|Q /LC0?  
“的確﹐有紅雲在吾手中﹐更是成功的一大助力。” 9i\RdJv.  
2nyK'k  
“喔﹖你確定是助力﹐不是阻力嗎﹖”魔空暗自握拳﹐勉強穩定自己的聲音﹐不至於大喊大叫出來。 v#?DWeaFS_  
,/?J!W@m  
“城主在擔心什麼﹖”藍霞不耐煩地皺眉﹐“究竟發生何事﹐讓城主如此焦躁﹖” I6^y` 2X  
G3_7e A#;  
魔空一愣﹐隨即迅速平定心緒。藍霞果然難纏﹐心思敏銳﹐千萬不能讓他知曉自己真正的想法。 LO_Xr j  
a fa\6]m  
“哦﹐沒什麼﹐只是多日不見軍師行動﹐吾有些心緒浮動。既然如此﹐你就放心前去﹐如有意外﹐長城會全力支援。” Fqeqn[,  
B~I ]3f  
藍霞聞言﹐未多做表示﹐只是微微點點頭﹐便隨即離去。其實他心中的焦慮不下於魔空﹐只要有關紅雲﹐就一切就都脫離了控制。 RnkV)ed(  
v@{y}  
~~~~~~~~~~~~~              ~~~~~~~~~~~~~~~          ~~~~~~~~~~~~~~ GJB+] b-  
6]1RxrAV  
三個月的肌膚相親﹐藍霞竭盡全力﹐悉心照料著身心重創的紅雲。可是無論如何﹐都無法喚回他的記憶。 MLV]+H[mt  
QZVyU8j3  
“紅雲﹐你的詩號也不記得了嗎﹖” { 4j<X5V  
5;XC!Gz  
“我有詩號嗎﹖” 6|EOB~|  
nOPB*{r|  
“談文論武道玄機﹐春夏秋冬一色衣……” vFe=AY<Rt|  
>Lcu  
紅雲蜷在他溫暖的懷裡﹐若有所思地抬起頭來。“好像很耳熟呢﹗” k M /:n  
w: BJ4bi=  
“還記得長生學府嗎﹖”雖是他此生最不願回顧的故地和往事﹐但為了紅雲﹐他壓下心中翻江倒海的感觸﹐循循善誘。 "q?(rx;  
2!6hB sEr  
“嗯……似乎聽過……” ^VYR}1Mw  
Qr R+3kxM  
藍霞微微嘆息。沒辦法﹐自己知曉的紅雲往事﹐只從長生學府開始。再往前﹐恐怕…… %Ik5|\ob?  
Vx!ZF+  
“啊﹗有了﹗”藍霞猛然想起那本“紅雲自傳” ﹐多年過去﹐是否還留存在天宇呢﹖ OAkqPG&w  
oc"p5Y3,Os  
也許﹐紅雲在看過自己記述的往事之後﹐就會想起來。 .u A O.<  
#X)DFAtb  
“紅雲﹐我要去天宇一趟﹐你等我回來。” 披衣起身﹐卻被溫暖雙手緊緊拉住。 D\G 8p;  
$(62j0mS>  
“我陪你一起去。” U9]&KNx  
Zg_b(ks  
“你……”半截未說出口的話語﹐是驚訝﹐是喜悅﹐藍霞表情複雜地看著他。 1Lf -  
eYv^cbO@:  
“紅雲和藍霞﹐此生永不分離。這不是你說的嗎﹖”澄澈眼光盈盈對視﹐在那魂牽夢縈的面容上﹐看不到一絲虛偽。全心全意的信任和真心﹐差點令藍霞感動而泣。 bmHj)^v 5]  
|}77'w :  
“紅雲﹐記住你說過的話﹐我們永不分離……”溫柔地牽起他的手﹐仿彿握住了整個世界。紅雲向他淡淡一笑﹐緩慢回握他的堅定。 \ ERBb.  
:tV"uWZFU  
時間頓時靜止。在天地不容的世界裡﹐曾經有一個靜止的瞬間﹐他們彼此擁有。 S8v,' Cc  
3SY1>}(Y  
~~~~~~~~~~~~~              ~~~~~~~~~~~~~~~          ~~~~~~~~~~~~~~ F42^Uoaz  
<RxxGD  
就在兩人踏出時空長城﹐來到天宇的時候﹐長生府尊親訪時空長城。曾經是軍師藍霞的師尊﹐魔空不敢怠慢﹐親自出城迎接。雖然是敵對立場﹐但持續已久的冷戰對歭﹐已使天宇時空雙方都開始燥動不安。而這不安的源頭﹐正是藍霞。 =4)8a"7#.  
s3Bo'hGxG  
“無事不登三寶殿。老夫多年未出江湖﹐今日卻驟然來訪時空長城﹐都只為了孽徒一人。” 開門見山﹐造雲麒麟淡然卻頗有威勢的話語﹐奠定了在對方心中的地位。 3x(Y+ ymP  
&v]xYb)+<  
魔空也是見過大世面的一代梟雄﹐聞言微微冷笑。 F4=X(P_6  
<1vogUDW  
“府尊口中的孽徒﹐不知是哪一位。” BHpay  
C,ldi"|  
“嗯﹖”造雲麒麟不悅蹙眉。“特意來訪時空長城﹐所為何人﹐城主何必避而不談﹖” iw.F8[})  
:2 \NG}  
“哦﹐如此說來﹐是魔空妄言了。只是昔日天宇才子﹐學府雙璧﹐紅雲﹑藍霞﹐乃眾所仰望之傳奇﹐如今憑自身才學﹐行盤天下﹐勾心鬥角﹐作賤蒼生﹐更互行苟且之事﹐吾以為兩人之間﹐除了立場各異﹐其心其行﹐實在沒什麼不同啊﹗哈哈……” xRZ K&vkKE  
WDnNVE  
“時空進犯天宇在先﹐身為天宇領導﹐反擊乃屬應當。” 造雲麒麟避重就輕﹐刻意忽略“互行苟且之事” 幾字﹐挑開話題。 T pCXe\W  
g1XpERsSEV  
“如此說來﹐府尊偏愛紅雲﹐乃是事實。難怪軍師藍霞忿忿不平﹐投靠時空組織。” O4nA ?bA  
XFFm 'W6@  
“縱然投靠時空﹐終於還是天宇的人。老夫想問問城主﹐看著藍霞孤身回天宇﹐心中是否有所想法呢﹖”造雲麒麟輕輕兩句﹐挑起魔空心中的不安。 aAcQmq TT  
UChLWf|'  
“府尊多慮了﹐本城主沒有任何想法。” 魔空一邊說﹐一邊仔細注意著對方表情。只是﹐造雲麒麟仍是古井無波﹐毫無破綻。 cm!vuoB~~  
Z2;~{$&M+  
“呵呵……” 造雲麒麟看看魔空﹐微微冷笑。“城主何必隱瞞﹐神山之上﹐三頂天羅帳﹐是為何人所設﹐不用老夫說明白吧。” Ozqh Jb  
&OvA[<qT  
魔空聞言﹐驚得後退半步。“你……” e<DcuF<ZS  
#Hy9 ;Q  
“不必驚訝﹐撇開測算這一層﹐莫忘了藍霞乃是老夫一手撫養成人的大弟子。” ht\_YiDg3  
5> 81Vhc,  
“那為何……”藍霞回歸天宇﹐眾人居然還要除掉他﹖ W^W.* ?e`  
XcbEh  
“城主不要誤會﹐老夫此來﹐正是想商量出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不傷和氣﹐將此事平靜處理。” 造雲麒麟淡淡看著魔空忽青忽白的臉色﹐慢慢道﹕“畢竟師徒一場﹐老夫希望他能在時空長城渡過余生﹐永不入天宇。” Y;\@ 5TgQ,  
u$qasII  
回思軍師曾經為時空組織付出的心力﹐魔空躊躇半晌沉吟道﹕“可以。” )"Ujx`]4r  
UN<$F yb  
“吾乃天宇之人﹐只處理天宇之人。至於你時空組織的人﹐就交由你處理。” "SuG6!k3  
Us[F@  
這會不會又是天宇的一樁連環計﹖魔空肚內盤算﹐口中卻應答道﹕“如此甚合本城主之意﹐府尊大可放心。” [$6YPM>Ee  
fG?a"6~  
目送長生府尊離去﹐魔空隱隱冷笑出聲。 &/Gf@[  
Yl1l$[A$  
時空長城﹐不留無用之人。 ~Y1nU-  
Vf(..8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8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三十九章 {p$X*2ReB  
16ip:/5  
蒼涼武道上﹐風雨依然無情侵襲著瘦弱狼狽的推車女子。數月以來﹐淒涼歌韻﹐流傳在許多好奇之人口邊﹐有人疑惑﹐有人嘆息﹐有人無動于衷。只是﹐這些人共同之所在﹐就是從來沒有過機會﹐接近這位神秘女子。 l?X)]1  
A0ZU #"'/  
疲憊奔波一天的造天筆﹐在遠遠歌聲飄來之時﹐猛然記起了當日對摯友的承諾。 Ln4Dq[M  
1#zD7b~  
我會好好照顧她們。 r.]IGE|  
8yswi[  
舉步走在雨中﹐造天筆朝著歌聲而行。奇怪地發現﹐無論再怎麼加快腳步﹐都始終距離前方女子一段距離﹐無法接近。無可奈何之下﹐他出聲呼喚。 Fbw.Y6  
] < ;y_  
“請問前面那位﹐是貓姬嗎﹖” Rx@0EPV  
Lu71Qdu09  
雨中朦朧的背影顫了一下﹐隨即跑離當地。造天筆無奈繼續喊道﹕“請留步啊﹐是兩卷書托我傳話給妳。” t#!AfTY$w  
V>4v6)N  
“有什麼話﹐叫他自己來說吧﹗”帶著哭腔的恨語﹐令造天筆不禁嘆息。 Gfep m$*%  
U*BI/wZ  
“紅雲被時空長城扣下﹐至今生死不明。造天筆好不容易才找到妳的行蹤﹐希望妳能夠停下來﹐聽我一言。” KO))2GET  
0,cU^HMA  
看著女子停下猶豫的腳步﹐造天筆疾步走上前去。“妳不用害怕﹐是兩卷書托我﹐無論如何一定要好好照顧你們母子倆。” %mS>v|  
w,1*dn  
聞言﹐顫抖的手指撫上車中的幼兒﹐貓姬的眼淚﹐如同斷線的珍珠﹐伴隨雨絲流淌不盡﹕“我們不需要任何人的照顧﹗我只是恨……為何我會這樣命苦﹗” y=}o|/5"  
|QyZ:`0u  
“流落野外總是不安全﹐天宇眾人會保護妳和妳們的孩子﹐還是和我一起回去吧。” 造天筆溫柔勸慰﹐可是女子只有一徑地搖頭。 *"V) h I5  
+WCV"m  
“不能﹐我不能……” <. V*]g/;  
rwpH9\GE  
“貓姬﹐貓姬啊﹗”焦急看著再度跑掉的女子﹐造天筆追趕不及﹐萬般無奈。 t&o&gb  
bc6|]kB:  
“紅雲啊……唉……貓姬啊……” \XbCJJP  
Wm!cjGK  
回到天宇眾人聚集之處﹐剛想歇口氣﹐眾人卻一涌而上﹐將他圍住。 A4)TJY 3g  
Ki[&DvW:  
“造天筆﹐你沒將那女人和她的靈胎小孩帶回來嗎﹖” C5TC@w1*  
2t3)$\ylQp  
“胡說﹐這是哪來的謠言﹖”造天筆雖然一驚﹐卻立刻按住﹐不動聲色。 Dyj>dh-  
$F@ ,,*  
“哎呀﹐武道上都傳遍啦﹗被紅雲拋棄的貓姬﹐懷胎三年﹐產下一子﹐正是妖種孽根。聽說三色天羅已然正式出山﹐神山上架起的三色天羅帳﹐正是為此子而設﹗” 5[`f(;  
iG{xDj{CKv  
聽著眾人七嘴八舌地解說﹐造天筆蹙眉道﹕“不可胡說。據我看來﹐那小孩活潑可愛﹐與一般孩童無異﹐怎就說是靈胎﹖” i@ehD@.dH  
yh+.Yn=+  
正在雙方爭議之時﹐天皇插入﹐拉走造天筆。一遠離人群﹐造天筆即刻問道﹕“是誰將謠言放出來的﹖” >B$B|g~  
I9sQPa  
“吾也不知。造天筆﹐長生府尊來找我們相談﹐先去見過他老人家吧﹗”緊皺的眉頭﹐看來天皇也是為此謠言頭痛不已。奈何天宇存亡在即﹐只好先將此事擱下。 |Syulus  
5~RR _G  
“造天筆見過府尊。” 深施一禮﹐造天筆看著面前白髮蒼蒼的老者﹐欣喜他終於願意伸出援手了。 wd2z=^S~  
r rs0|=  
“不用客氣﹐兩位都是天宇棟樑﹐劣徒紅雲不在的日子裡﹐兩位代為支撐大局﹐辛苦了。” 造雲麒麟微微笑著﹐看得兩人稍顯侷促。 `dgZ`#  
}Rq{9j,%  
淡淡掃了兩人一眼﹐“這次前來﹐是告訴你們﹐紅雲回到天宇了。” Yo}QW;,g  
x.q"FXu  
聞言﹐造天筆眼睛一亮﹐急欲出門。天皇阻止道﹕“造天筆﹐先聽府尊將話說完吧。” H6M G5f_  
*dx E (dP  
“不但紅雲回來﹐藍霞也一並回來了。紅雲現在失去記憶﹐該怎樣做﹐相信你們心裡有數。” 造雲麒麟緩緩道﹐“點開紅雲天竅﹐就可以恢復記憶﹐此事並不難。只是藍霞方面﹐還需要兩位多動腦筋。” Z1U@xQj  
To,*H OP  
這是唯一的一次機會﹗兩人心下明白﹐可是…… R-Gg= l5  
[$`%ve  
“府尊﹐容我多言﹐他們倆怎麼會在一處﹖”天皇不解道。“憑藍霞的本事﹐行走天宇之地﹐還需要人質嗎﹖” L1QDA}6?_Y  
ufocj1IU  
造雲麒麟沒有立刻回答他的疑問﹐而是微微偏轉過去﹐看了一眼造天筆。 O0sLcuT$  
]}9[ys  
接到這意義不明的視線﹐造天筆心中一緊﹐吞吞吐吐道﹕“這……無論如何﹐我們勢必帶回紅雲﹗” n"Wlfd0  
m(^nG_eX  
答非所問﹐天皇心中雖然疑惑﹐卻仍是堅定地點點頭。見狀﹐造雲麒麟起身道別。 ?:i,%]zxC  
Bm +Ca:p%  
“天皇﹐你的好奇﹐將在不久之後親眼看見答案。老夫告辭了。” B|r'  
ZDmY${J  
“請問府尊﹐夢雨涵她……還好嗎﹖”造天筆一句輕輕呼喚﹐止住了造雲麒麟出門的勢子。 2k^'}7G%  
se29IhS!e  
“唉……可憐的女人……”沉吟片刻﹐老者嘆息離去。 2~%^ y6lR  
kTm}VTr 1  
“你將夢雨涵﹐托給府尊照顧﹖”天皇問道。 z2 mjm  
ggy9euWV  
“嗯。那裡與世隔絕﹐是最安全的所在。只是……”思及紅雲的另一個女人﹐造天筆頻頻搖頭。 h*\u0yD)  
j7J'd?l  
靈胎﹐向來是世人口中的滅世禍根﹐邪惡化身。當年早有先天預言﹐靈胎將禍亂天地﹐更兼其本身也是因罪惡而降生﹐所以天理不容。神山上三位先天中的強者﹐三色天羅﹐正是靈胎的天生克星﹐專職剿滅靈胎﹐毫不留情。 lLS7K8;4W  
f%rZ2h)  
當年﹐紅雲挽救龍族於滅族之禍﹐不惜人力克天命﹐與貓姬陰陽交合﹐改寫了天卷中的註定。三千總門雖破﹐但他紅雲卻因為違逆天理﹐種下禍根﹐殃及后代。上蒼給他的報應﹐居然就是這個靈胎。 rXq{WS`  
<sls1,  
“到底是誰把消息傳出去的﹗”造天筆雖然氣憤﹐卻無可奈何。此子是紅雲此生唯一的后代﹐更是怒雨飛龍家的命根﹐為了紅雲﹐他誓保幼兒。只是貓姬死活不願隨他回來﹐那樣一個孤身女子﹐武功又失了十之八九﹐哪經得起武道眾人全力的圍剿。 ">vi=Tr  
/Edq[5Ah  
天皇無奈搖頭。“造天筆﹐孩子固然可憐﹐可是我們當下之急﹐乃是將紅雲救回天宇﹐免受藍霞荼毒。貓姬一事﹐稍後再說吧。” kG`&Z9P  
!gJw?(8"  
“唉……”雖然懮心如焚﹐可是權衡利弊之後﹐造天筆只好暫時放棄對貓姬母子的關注﹐全心全意佈局﹐準備奪回紅雲。 0xfF  
!i\ gCLg2_  
~~~~~~~~~~~~~              ~~~~~~~~~~~~~~~          ~~~~~~~~~~~~~~ VPb8dv(a3  
XfN(7d0  
踏上昔日故地﹐藍霞心中五味雜陳﹐百感交集。轉頭看看紅雲﹐仍是一派平和溫柔﹐顯見是毫無所動。 gKtgW&PYm  
4B)%I`  
“紅雲﹐你看﹐前方就是我們曾經居住過的所在﹐長生學府。” 藍霞執起他的手﹐細細解說。 Yh; A)N p  
D THWL  
“我第一次見到你﹐並不是在這裡﹐而是在數百里以外的山上。那個時候……” / |isRh|  
M[(pLYq:  
過往點滴﹐絲絲滲入心靈最細密的角落﹐悠悠蕩漾在兩人之間。忘情地貪婪分享著屬於兩人的一切﹐甚至忘記了繼續趕路。 od^ylg>K  
mp z3o\n  
“我為了得到你的注意﹐什麼都要和你一爭高下。可是你呢﹐總是一副恬淡模樣﹐愛理不理﹐氣得我半死。” 藍霞輕笑﹐將身邊的人攬入懷裡。 ^%!#Q].  
U_WO<uhC  
默默聽著一切﹐紅雲心中緩緩泛起複雜情緒﹐那是什麼原因﹐自己如今會和他在一起呢﹖ N! I$Qtr,  
;3o7>yEv  
自從離開學府﹐至今已是數十載春秋。沿著記憶中的道路進入學府﹐一路直奔熟悉的院落。因為過於激動﹐精明的藍霞並未注意到﹐不變的傢具擺設﹐雖非一塵不染﹐卻也不是多年荒廢的樣子。連書櫃中的書冊都未泛黃﹐說明此地還是有人不時前來照顧。只是因為無人居住﹐床上被褥等物一概被撤走。 1:J+`mzpl  
Rx?ze(  
“你先坐一回兒﹐我去後面找點東西﹐馬上回來。” 藍霞將披風脫下來﹐鋪在床上﹐“來﹐坐這邊。” HEw&'  
 45WJb+$  
“好吧。” 紅雲依依不捨﹐只是因為自己實在走不動了﹐不得不坐下稍作休息。“你快點回來。” K|I<kA~!H  
w/*m_O\!  
藍霞跑到後面的書閣﹐憑著記憶打開櫃門﹐細細搜索。學府自從關閉之後﹐這些書籍再無人翻閱﹐蟲蛀的不少﹐損壞的更是大部份。藍霞先將成堆的書籍用袖子略略撣過﹐判定書皮的顏色﹑厚薄﹐再抽出來一一確認。 ABcB-V4  
`\f 3Ij,  
房間裡﹐紅雲坐在藍霞的披風上﹐半倚身後的牆壁﹐百無聊賴地環視這個房間。可惜﹐腦中依然混沌一片﹐思緒空白。知道藍霞費盡心力要為他恢復記憶﹐所以他自己也努力回想﹐甚至忽略了窗縫裡透來的微微清香。 ?hViOh$.  
M{4XNE]m  
門被突然推開﹐紅雲驚了一跳﹐反射地要跳起來﹐可是發現自己手足酸軟﹐動彈不得﹐只能害怕地看著逐漸走近自己的兩人— iUk#hLLC  
Eihn%Esa  
“救……”呼救聲尚未出口﹐就被天皇快手捂住﹐同時用眼神示意造天筆。 }_5R9w]"  
n]i#&[*A(  
“神筆開天竅﹐去—” [2E(3`-u  
Fu 5c_"!  
兩人配合得天衣無縫﹐受了點竅的紅雲﹐突然靈臺一片清明﹐怔怔看著兩人﹐竟是說不出半句話。 [v\m)5  
?:G 3U\M  
造天筆微微喘息﹐取出迷香的解藥﹐餵紅雲吃下。“紅雲﹐你終於回來了。我們走吧。” $tej~xZK  
RGrQ>'RL  
緩緩抬頭﹐紅雲眼中竟是滿滿淚水。長睫一動﹐晶瑩淚珠滑下面龐。 s;$f6X  
d</F6aM\  
終於到了該面對的時候了嗎…… T"<)B^8f  
\`E^>6!]q  
書閣之中﹐藍霞心神劇震﹐凝神測算﹐卻發覺一股強大力量正在阻礙他感應的方向。 A0:rn\$l3  
fH$#vRcq  
“紅雲﹗”藍霞第一時間知曉自己中了天宇眾人之計﹐紅雲一定出事了﹗ _*MK"  
8:> V'j  
飛跑著踏出書閣大門﹐前方一道麒麟光形﹐擋住了去路。熟悉的老者聲音﹐淡柔卻不失威嚴﹐將他擋在書閣門口。 v*%52_   
pdvnpzj  
“孽徒﹐你終於回來了。” Hq!|r8@6  
" m13HS  
8KYIHw  
第四十章 FRQ0t!b<M1  
%D5F7wB  
面對師尊攔路﹐藍霞毫不猶豫﹐揮掌出擊﹐招招扎實打在麒麟光形之上。 A+3SLB  
0[e!/*_V  
“造雲麒麟﹐你給我閃開﹗” |Wjpnz  
!?=U{^|7y  
“藍霞﹐你現在過去﹐也為時已晚。違逆天命的愛﹐乃是天理不容﹐師徒一場﹐為師不希望你自取滅亡。” 老者的聲音依舊平和穩定﹐似乎絲毫不受掌氣的影響。 5n{d jP  
2`TV(U@  
藍霞心中駭然﹐停下了動作﹐心中明白﹐如果不能說服老師﹐祇怕自己再也不能擁有紅雲。微微定了定神﹐心念快轉﹐一絲冷笑逸出嘴角。 ~?FhQd\Q  
MX8|;t  
“今日如果不能帶走紅雲﹐時空長城就將全力攻取天宇﹗捨一人而顧大局﹐你打算如何取舍﹖” /KNDo^P  
v?Utz~lQ  
“孽徒﹐你太自大了。如今紅雲回歸﹐正是你最強的對手。” 造雲麒麟淡淡道出事實。 .6xMLo,R  
bzxf*b1I  
“哼﹗紅雲已經被我整得心神俱破﹐武功也廢得差不多﹐別以為拿他就可以嚇倒我﹗”藍霞抑住心中焦躁﹐眼神逐漸狂亂。 o]RZd--c<  
"CJ~BJI%  
一言不發﹐造雲麒麟只是沉默著。藍霞見狀慢慢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再怎麼說﹐紅雲始終是他最強的對手﹐如今更成為自己致命的弱點。師徒一場﹐做老師的怎會不清楚。 <bzzbR[F  
wc;n= %  
“無論如何﹐今日藍霞絕不空手而回﹗”失去這個機會﹐他就永遠失去紅雲了﹗ 4f[%Bb  
#u hUZq  
沉吟片刻﹐造雲麒麟深深嘆息。“好吧﹐為師就告訴你一事。時空長城﹐你是回不去了。” Ds">eNq  
e Wux  
“什麼意思﹖”藍霞警惕看著他。“你們打算圍剿我﹖” W\~^*ny P6  
Ik0g(-d  
此刻的長生學府﹐聚集了天宇現今最強的力量﹐的確有機會讓他當場斃命。 $ZBYOA  
90<g=B  
“你靈胎身份已經曝光﹐不但天宇眾人﹐甚至時空長城﹐也不會留你活路。唯一可以活命的方法﹐就是自廢武功﹐從此退隱江湖。” 一字一句﹐造雲麒麟冷冷道出事實﹐看著自己最得意的大弟子當場大驚失色。 ;t{q]"? W  
u1%URen[x  
“你……你胡說﹗我怎麼可能是靈胎﹗” ~(^P(  
xak)YOLRV  
“多年前的一個夜晚﹐一名滿身傷痕的人﹐被逼殺逃至長生學府﹐交我一張書信之後就氣絕而亡了。信中所寫﹐因為你的母親無意中向朋友透露﹐你就是她懷胎三年生下之靈胎﹐結果消息一出﹐馬上引來各派的圍殺。那人叫我無論如何﹐一定要可憐這個無辜的靈胎﹐收留他。就因此﹐你我師徒結下不解之緣。” 6eV#x%z@v'  
'E_~ |C  
震驚的血緣內幕﹐讓藍霞一時心神大亂。造雲麒麟見狀不忍道﹕“事到如今﹐為師只能忠告你﹐從此再勿與紅雲見面﹐否則你劫數立至﹐必死無疑。” AEyvljv  
uAn}qrqE9  
“你…… ” 藍霞昂聲反駁。“你胡說﹐我不相信﹗憑什麼說我是靈胎﹐你拿出證據來﹗” CQ!pt@|d  
SndR:{  
“證據就是﹐好不容易將你的身份掩蓋過去之後﹐一次偶然機會﹐吾之好友無意得知此事﹐酒後當吾之面說出﹐而被吾狠心除掉。好友名叫衛秋林﹐他的遺孤﹐正是今日盲園之主。” q Q\j  
t%lat./yT  
藍霞聞言冷笑。“為了一個忤逆你的弟子﹐犯下殺人之罪﹐造雲麒麟﹐你也配為人師表﹗” ?R)]D:`  
U g"W6`  
不為所動﹐府尊再次苦勸道﹕“如今神山架起三色天羅帳﹐就為收除靈胎。他們是你天生克星﹐你命定的劫數﹐為師希望你… … ” M|*YeVs9#  
]3_b3@k  
“不可能﹗藍霞不甘心平淡度日﹗”一口回絕﹐藍霞眼中閃爍堅毅光芒。“就算真是我的劫數﹐藍霞寧可轟轟烈烈而死﹐勝過平凡苟活﹗” 8q[; 0  
MUrPr   
“藍霞﹐你大概不知道﹐你和紅雲﹐劫數相連吧。你若死﹐紅雲同樣避不開他的死劫。” 造雲麒麟冷冷言明﹐看向再次驚呆的藍霞。 =fcg4h5(  
:>1nkm&Eg  
接二連三的驚人衝擊﹐藍霞方寸大亂﹐不顧一切﹐撇下師尊﹐往前院奔去。 j7~FR{: j  
&jP1Q3  
紅雲﹐不要離開我﹗我想見你﹐我要見你…… 4@ PA+(kvS  
^e.-Ji  
“紅雲﹗你出來﹗”遠遠看見天皇和造天筆兩人﹐分立於門裡門外﹐他立刻明瞭﹐一切為時已晚。 R/+$ :  
>pv.,cj  
渴望地望著那扇門﹐視線恨不能穿透時光﹐回到當年……紅雲﹐你快出來吧…… RxP H[7oZ  
=>$)F 4LW  
稍等片刻﹐鮮紅亮色出現在門口。看著三刻鐘以前還被自己攬在懷中﹐口口聲聲永不和他分離的那人﹐現在冷然站在他面前﹐滔天的恨意從雙眸中射出﹐瞬間將他的心切成碎片。 %k!CjW3  
KNVu[P)rv  
只有短短一瞬間﹐流轉兩人之間的無聲詭譎氣流﹐已讓當場眾人心驚肉跳。 nuce(R  
W7S~~  
堅定推開攔在自己面前的手臂﹐紅雲一步跨出門檻﹐往前走了幾步﹐立在藍霞面前。 UY',n,  
'FErk~}/4s  
沉重的默然在兩人之間慢慢延伸﹐雙方都毫不退步地對視著對面的人﹐同出一門的師兄弟﹐有著驚人相似的傲骨和倔強。 OIcXelS:@k  
ETp?RWXX  
來到院落一角﹐默默觀看這一切的造雲麒麟﹐任隨無奈在心中蔓延。天意﹐天意啊…… xlI =)ak{  
]@{Lx>Oh"  
“紅雲﹐跟我走吧。” 縱使心中千言萬語﹐吐出口的﹐卻永遠都是這一句。藍霞非是不善表達﹐而是面對紅雲﹐再好的口才﹐都再無用武之地。 dHnCSOM<  
'R 7 \  
平凡誠懇的一句話﹐卻在瞬間觸動紅雲心底最痛苦最難堪的記憶﹐令他眼神陡然銳利起來。 -> cL)  
FZHA19Kb  
第一次﹐他說這句話之後﹐長生學府被迫關閉﹐而他叛出天宇﹐一去不知年。 JVc{vSa!rm  
#EPC]jFk  
第二次﹐紅雲仍然給他拒絕的答案之後﹐他不顧身處荒郊野外﹐當場強要了他。 zPby+BP  
6mM9p)"$  
而這前後﹐時空長城對天宇眾人展開令人發指的侵略﹐鮮血鋪路﹐屍橫遍野﹐全是他一手佈局。 Rf:.'/<^  
x)PW4{3qR  
如今﹐在自己身心已經被他蹂躪得千瘡百孔之後﹐他居然還有臉再來問這相同的問題﹗痛苦閉眼﹐這三個月來的記憶歷歷在目﹐劇烈撕扯著他的自尊和信心。紅雲忍不住身體輕輕顫抖著﹐強咬著牙關﹐才沒讓自己當場叫出聲來。 39X~<\&'  
A8)4nOXM  
“你折辱得我還不夠嗎……藍霞﹐你什麼時候才肯放過我﹖”低沉悲傷的聲音﹐依舊澄澈悅耳﹐卻不啻於最嚴厲的控訴。 ./YR8#,  
9d5$cV  
剎那間﹐藍霞似乎聽到自己心碎的聲音。一切都無可挽回了﹐紅雲再也不會原諒他了。 [YDSS/  
6D;N.wDZ  
天皇看不下去﹐出聲了。“藍霞﹐你再不走﹐莫怪我們無情了﹗” da$FY7  
n!jmxl$  
藍霞迅速平定心緒﹐也揚聲道﹕“只要你們不怕背上以多欺少的名聲﹐藍霞樂于奉陪﹗無論如何﹐今日勢必帶走紅雲﹗” 1JJsYX  
>US*7m }  
回答他的﹐是紅雲淺淺的腳步﹐緩緩後退少許。 H [=\_X1o(  
yXJhOCa  
“紅雲你……”看著紅雲開始運動真氣﹐藍霞著急道﹕“你舊傷未愈﹐不能運功啊﹗” fkV@3sj  
rAenx Z,tF  
“此招過後﹐你我再不相見。藍霞﹐出招來﹗”紅雲沉痛決絕的語氣﹐瀰漫一片血紅煙霧之中﹐懾得再場之人一片寂靜。 ~7]V^tG  
jI-a+LnEm  
九天血雨﹗造雲麒麟和藍霞幾乎同時喊出口﹐卻又同樣將驚呼壓了下去。 \x<8   
4V+bE$Wu  
匆忙之間﹐藍霞運氣抵擋。小小院落﹐充斥著兩股強大氣流的衝擊﹐頓時飛沙走石﹐三光失色﹐草木全非。 Ew8@{X y  
eADCT  
雙色光芒旋閃兩人之間﹐正是兩人已自己功體原體﹐紅藍兩色雨氣﹐做致命一搏。造天筆眼見不妥﹐準備出手阻擋﹐卻被府尊攔下。 (@?mm  
fQ<sq0' e\  
“造天筆﹐不可衝動﹐此招威力﹐非是你可以抵擋。” v] m/$X2  
]M?i:A$B  
隨著兩人運氣到了極端﹐四週空間甚至開始扭曲分裂﹐造天筆等人也被逼到了十幾丈開外﹐連靠近的機會也沒有。 R N$vKJk  
 TGCB=e  
強大氣流同時壓迫著身處中心的兩人﹐風暴捲起的威力割得肌膚生疼﹐只是兩人心中之痛﹐皆已到達極點﹐至於身體上的痛楚﹐竟是絲毫感受不出。 <kn 2  
pjeNBSu6  
“九天血雨﹗呀— ” q}{E![ZTu  
Xaq;d'  
“地涌藍泉﹗” GP} ;~  
[M|^e;tWK  
瞬間﹐天塌﹐地陷﹐心碎。 r4yz{^G  
T ,lM(2S[  
此招過後﹐你我再不相見。 OH`a3E{e  
;:;E|{e  
天卷讀龍蛇﹐地卷閱殺機。天降血雨﹐地涌藍泉﹐地卷開﹐死劫現。 e5L+NPeM6v  
&YhAB\Rw  
抑住心中疼痛﹐藍霞決然離去﹐再不曾回頭。 j\y;~ V  
8`4M4" lj  
紅雲默然立於當場﹐身體已經麻木無知覺。離去的腳步聲雖然不大﹐卻在他腦子裡轟然作響﹐他明白﹐師兄的心﹐也是萬分痛楚。 pBsb>wvej  
3?93Pj3oPt  
“紅雲﹗”造天筆疾步奔來﹐欲扶住搖搖欲墜的紅雲。 "hIYf7r##  
RY-iFydPc  
只見紅雲眼睛一閉﹐一大口鮮血噴涌而出﹐身體也隨即軟倒在他的臂彎裡。 ",#.?vT`  
-]N2V'QB  
“府尊您……為何不制止他們……” 造天筆心疼看著臉色蒼白的紅雲﹐望向麒麟光形。 h<.5:a  
ptCF))Zm'  
“天意﹐天意如何制止……” 造雲麒麟憐惜地看著虛弱暈倒的愛徒﹐同樣痛心到說不出話。 AWO)]rM  
EGu%;[  
“地卷……把地卷打開……” 突然﹐虛弱聲音從造天筆懷中傳來。 ,KY;NbL-Jp  
T7[@ lMa?  
“愛徒﹐你先好好休養﹐什麼別的事暫且放下吧。” 造雲麒麟柔聲勸說。  !:( +#  
]N>ZOV,>  
掙扎著起身﹐紅雲伸手﹐將自從出道以來﹐一直未離身的背後錦囊扯下﹐慢慢打開。 Y=S0|!u  
d4Uw+3ikW  
早在陰陽交合﹐逆轉天數那夜﹐他就明白﹐自己將面對怎麼樣的結局。 ]*0zir/  
Liqo)m  
值得嗎﹖ !=9x=  
TvU z^  
值得﹐太值得了……無論問多少次﹐他都不會改變這個回答。 K~(RV4oF8B  
ghQ B  
打開書卷﹐紅雲看了一眼﹐臉色大變﹐當時運氣於手﹐迅速將書卷毀成碎粉。天皇等人嚇了一跳﹐急忙詢問。 Jh"[ug  
15:9JVH3D  
“紅雲﹐怎麼了﹖” oW^b,{~V  
{*xE+ |  
疲憊地搖搖頭﹐紅雲苦笑地看著粉末從自己手指間落下。“沒什麼﹐一時激動﹐控制不住力道。” 7oZ :/6_>  
osp~)icun  
紅雲在說話的時候﹐不自覺地避開了師尊的方向。如果真有什麼劫數﹐就讓紅雲一人來承擔吧…… oz!)x\m*H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9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四十一章 t=%zY~P  
e@3SF  
默默看著紅雲整理房間﹐然後踏出門﹐造天筆滿臉憂鬱﹐卻一言不發。天皇看得焦心﹐又不便直接詢問﹐當關門聲划破沉寂空間之時﹐兩人竟然同時嘆氣出聲。 aCZ0-X?c  
u]ms~rO  
“身為朋友﹐卻無能助他……”天皇感慨道﹐“難道命數真的難以更改嗎﹖” K^WDA])  
@A[)\E1  
“早在做下決定的那日﹐就有了覺悟吧……”造天筆道﹐“只是他不讓大家知道他的劫數究竟為何﹐使我心中不安啊﹗” 6[m~xegG  
((M,6Q}  
“不然……跟去看看﹖” /?.?1-HM  
5/.W-Q\pl}  
造天筆搖搖頭。“今早他問了我造雲府尊現在的住處﹐大概現在是往那裡去了。” &h:4TaD  
N{Sp-J>  
歷劫歸來﹐紅雲必是前往與雨涵夫妻團聚。天皇瞭然﹐沒多說什麼。 @pH2"k| @  
7L~ *%j  
被禁長城這段時間﹐紅雲並未受苦﹐可是整個人卻憔悴不少。重新踏在天宇的土地上﹐心中卻是異常的沉重。恍惚的心神﹐連冰涼雨水落在頭上也絲毫不覺。 [6VB&   
ay8]"sa  
“是不是﹐情花慢慢凋落﹐還是﹐緣錢比紙薄……” rPk|2l,E,3  
OZ`cE5"i  
女子幽怨歌聲在此時傳來﹐紅雲陡然驚醒﹐一陣劇痛攫住心房。 ! ._q8q\  
zTng]Mvx  
“貓姬﹗妳在哪裡﹖妳在哪裡﹗” &8IBf8  
%A zy#m  
近似瘋狂地在雨中奔跑﹐追尋著仿彿一縷冤魂的她……還有他們的孩子。 4[lFur H  
q1ysT.{p,  
仔細拉好覆在小車上的遮雨布﹐貓姬跑得更快。雖然心中恨意滔天﹐可是為何連見他一面都不肯呢﹖當面質問他﹐責備他﹐不是會更適合些嗎﹖ Jm_)}dj3o  
y 4i3m(S  
漫無目的在武道游蕩﹐躲避眾人的追殺— -Y_, .'ex  
tLzLO#/n  
靈胎﹐她的孩子是靈胎…… .`D'eS6b  
93*csO?Db  
“孩子﹐是娘對不起你﹐如果娘不是這般殘酷淫蕩﹐你一定會是個正常健康的寶寶…… ” qT#e -.G  
7}iv+rQ  
由於經常過著躲躲藏藏的生活﹐可憐的貓姬連食物都很難找到﹐只有採摘一些林間的野果﹐剝皮去籽之後﹐喂給小孩吃﹐勉強維持生命。 _c-3eQ1  
:jTSO d[r  
紅雲心急如焚﹐一路順著歌聲追趕貓姬﹐卻在看見她匆忙間丟到地上的半串野葡萄時﹐忍不住嗚咽出聲。 ` o)KG,  
ztVTXI%Kz  
“貓姬﹐貓姬啊…… ” P@N+jS`Vf  
7. F'1oEf  
大滴的淚珠滾下臉頰﹐此刻的他﹐完全忘記了要去府尊住處和夢雨涵相會﹐跟著貓姬的行蹤﹐一路行去。 'lIs`Zc5N  
ZthT('"a  
臉上的淚﹐早已流乾。迷茫徘徊在盲園入口﹐耳邊是那日聽到的傳聞﹕愛三千絕命於盲園之主的手中﹗ v,")XPY  
k9k39`t  
“小妹﹐為兄希望你幸福過一生﹗” FJvY`zqB  
yTZev|ej@  
“我最喜歡哥哥﹐我們永遠在一起好不好﹖” t}+/GSwT  
*'((_ NZ>  
如今﹐因為這個在身後苦苦相追的男人﹐他們兄妹倆昔日繁華成舊夢﹐變成今日悽慘模樣。 ^s)`UZ<C=  
/+*"*Br/  
只是﹐就算如此﹐無論是兄長還是她自己﹐都沒想過要向他復仇…… xsa`R^5/c  
53t_#Yte  
“兄長﹐孽妹今日誓為你報仇啊﹗”頭一抬﹐殺兄仇人就在面前﹐嬌叱一聲﹐貓姬運氣於掌﹐衝入盲園。“盲園主人﹐納命來﹗”  7)2K6<q  
2yA)SGri  
“找死。” 輕柔陰森嗓音悠悠蕩在空氣中﹐盲園之主仿彿幽靈一般出現在陰暗角落﹐瞬間移動至貓姬身後。 bZxN]6_  
+M"j#H  
“啊— ” 慘叫一聲﹐貓姬被打飛出盲園門口﹐狼狽摔倒在小車前面。 zQ,rw[C"W  
y% bIO6u:  
正當盲園之主再要補上一掌時﹐小車劇烈顫抖起來。 <-I69`  
/1OCK=  
“嗯﹖”雖然雙眼不能視物﹐但滔天殺意傳來﹐盲園之主謹慎地面對著小車方向。 D:T]$<=9  
!q\8`ss  
小小的嬰兒發出哭叫﹐同時一束強大氣流衝出小車﹐將他硬是逼退了數十步。 y_m+&Oe  
f|{iW E2d  
“呵呵……”陰森笑意傳來﹐聽在貓姬耳中﹐仿若地獄傳喚。“這麼小就有這麼強猛的功力﹐果然是靈胎啊……” ^xe+(83S2?  
K6DN>0sY  
“不是﹗不是靈胎﹗”驚恐莫名的母親不能自已﹐爬起來推著小車﹐踉踉蹌蹌﹐狼狽不堪地逃離了盲園﹐顧不得身後那仿彿催命一般的笑聲。 P j   
-[=~!Qr:  
隱約感受到遠來的某種氣息﹐盲園之主冷笑不已﹐等著來人跑近。 n&[CTOV  
|5 V0_79  
“請問……”紅雲氣喘吁吁﹐向盲園趕來﹐卻已是人走園空。 }n^Rcz6HeO  
01A{\O1$j  
盲園之主手杖略略抬起﹐微微指了指某個方向。 )] @h}K}  
>9H^r\  
“多謝﹗”紅雲連喘息的工夫也沒有﹐回頭跑了過去。 i$NlS}W  
{SV/AN  
蒼白嘴唇扯出諷刺微笑﹐低沉話語卻已經趕不上紅雲離去的腳步。 RHUZ:r  
:a}](Wn  
“紅雲﹐你愛惜天宇何用﹖所得到的卻是邪惡的結晶﹐以及喪命的劫厄……這是上天給你的報應﹐給長生學府的報應……哈哈哈……” ZJ3g,dc  
hTDK[4e  
~~~~~~~~~~~~~              ~~~~~~~~~~~~~~~          ~~~~~~~~~~~~~~ '|[!I!WB`  
#8Bh5L!SJ1  
一路瘋狂奔跑﹐驚恐萬分的貓姬毫無目的﹐只是生怕被人發現。內傷加劇﹐體力耗損﹐不多時﹐眼前一黑﹐便人事不知了。 V,-we|"  
ZDW9H6ux  
小車裡的嬰兒雖然不曉人事﹐但看不見母親來哄慰他﹐也開始煩躁不安﹐哭聲越來越大。 g*YDgY  
`*s:[k5k  
“哇……” :+\0.\K0!  
AR [m+E  
    此時﹐隱約的一陣玫瑰香氣飄來﹐一朵粉紅色的玫瑰花﹐破空而至﹐準確落入小車。 _,drOF|e  
O,r;-t4vYU  
小孩子看見美麗的香花﹐止住哭泣﹐好奇地把玩著。而不知何處散發出來的玫瑰香氣由淡轉濃﹐似有生命般﹐縷縷傳入貓姬的七竅之中。 `;85Mo:qJ  
3"x_Y  
隱約之中﹐淡淡嘆息如煙﹐甫接觸空氣﹐便化散了。而那抹不真實的只言片語﹐更是虛無縹緲。 OHndZ$'fI  
+4 k=Y  
“唉……幼兒何辜呢……” .~i|kc]Ue  
|Y uf/G%/  
花煙漸淡﹐隨後而至的紅雲﹐看見貓姬倒在地上﹐連忙三步並作兩步衝上前去﹐將她扶坐在自己身前﹐由後背運氣入體。 A|ZT ;\  
-`faXFW'  
待將盲園之主的氣勁全部逼出﹐紅雲氣喘吁吁﹐收功調息。突來一陣眩暈﹐竟然片刻站不起來。 *D|a`R!Y  
oh{>nwH  
就這樣﹐貓姬醒來看見的第一幕﹐就是自己躺在他的懷中…… 9tHK_),9  
PK+sGV  
“啊﹗”驚叫一聲﹐貓姬掙扎站起﹐撲向旁邊的小車﹐意欲逃離。紅雲搶先一步擋在面前﹐“貓姬﹐等一下﹗” <{#_;7h"  
^.A*mMQ  
“把孩子還給我﹗”貓姬紅了眼眶﹐不顧一切要搶過小車。紅雲被她一推﹐不及防備﹐往後一絆﹐摔倒在地。 >+{WiZ`  
IAO5li3  
看見紅雲的模樣﹐貓姬不禁心底涌上一陣酸楚。看著紅雲懊惱垂首的樣子﹐半晌才從嗓子中擠出一句話﹕ “是你救我嗎﹖”  W9?* ~!  
B<d=;V  
一陣氣血翻涌﹐紅雲有一剎那開不了口﹐痛苦按住胸口。貓姬看他這副模樣﹐登時一腔怨火全化作飛煙﹐俯下身子﹐柔聲問道﹕“自己身體不好﹐還要強救人﹐真是……” AlQhKL}|s  
%Y&48''"  
“我……沒事……”艱難回應一句﹐紅雲勉強道﹕“貓姬﹐是我對不起你…… ” 0x<ASfka  
{T8;-H0H  
聽到這句話﹐貓姬開始不說話﹐但下一刻﹐豆大的淚珠一顆接著一顆從眼眶中掉了出來。成年的流浪生活﹐失去保養的她﹐眼眶內陷而且微微發暗﹐一下子承受不得如此多的情感委屈﹐那眼淚不是緩緩流出來﹐而是仿彿爭先恐後般地﹐從眼中直墜而下。 lsax.uG5x  
 I0mp[6  
紅雲此刻見狀﹐心如刀割。兩人默默相對﹐直到車中的幼兒﹐因為飢餓發出哭聲。 e0(/(E:  
f\2IKpF2  
艱難開口﹐貓姬的聲音聽起來有點發顫﹐“兩卷書﹐我……可不可以和你……” 27!F B@k-  
cy^=!EfA  
剎那間﹐溫柔紅色細紗在腦海中氤氳成霧﹐思及那菩薩般溫柔的面容﹐紅雲殭硬轉過身去。“貓姬﹐你明白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 k-ZO/yPo  
|.@!CqJ  
貓姬愣了一下﹐隨即黯然低頭。“我明白你的苦衷﹐可是孩子是無辜的啊…… ” >` s"C  
=E2 a#Vd  
此時﹐小孩哭得更凶﹐聲聲都牽動著無奈的父母雙方。紅雲一陣心酸﹐來到小車上方﹐看著一個小小的身體﹐舞手蹬腿地哭鬧﹐不禁想伸手去抱抱他。 rD}g9?ut  
/#00'(oD  
“嗯﹖”紅雲伸出手的同時﹐發現了在車中的那朵粉紅玫瑰花。“現在不是玫瑰時節﹐哪來盛放的玫瑰呢﹖” :'T+`(  
p4P=T@:  
貓姬也是一愣﹐隨即回想起自己昏迷之前﹐隱約聞到的玫瑰香氣。剛想告訴紅雲﹐卻聽得他先一步問道﹕“貓姬﹐在我之前﹐是否有人給你療傷過呢﹖剛才輸功之時﹐我感覺到有玫瑰氣息在妳體內。” LGhK)]:  
c 4AJ`f.5  
“我不清楚…… ” 貓姬小聲道。 K$Bv4_|x  
_%CM<z e  
“唉……世局越發迷亂﹐貓姬﹐早點遠離這個武道吧…… ” 紅雲苦心勸道。 {8.Zb NEJ  
KPToyCyR1  
“那﹐那你呢﹖”貓姬渴望抬頭﹐望著紅雲。 'pt(  
Ur+U#}  
“這……紅雲不可能與你白頭諧老。” 冷硬答話﹐紅雲不自然地撇過頭去﹐隨後又不忍地補上一句﹕“但是你放心﹐我會以生命保護幼兒的安全。” "w?0f["  
oL]uY5eZoe  
聽見這句話﹐貓姬大吃一驚﹐“你……你要帶走孩子﹖” :of([e|u6  
<{W{ Y\_A>  
猛然意識到自己的自私﹐紅雲滿臉通紅﹐慌亂解釋﹐“貓姬﹐請聽我解釋…… ” myj/93p}`b  
Un]wP`  
貓姬爆發出哭泣﹐“為什麼……為什麼夢雨涵會擁有你全部的愛……” J|I*n   
f9#zV2ke]  
紅雲聞言更加慌亂﹐“這﹐這該如何解釋啊……” & R_?6*n  
Jh.~]\u  
一邊啜泣﹐貓姬一邊撫拍著哭聲越來越弱的孩子。母親的淚水流到嬰兒的面上﹐雜亂長髮垂下﹐“孩子﹐可憐的孩子……” {z>!Fw  
!SK`!/7c?  
見狀更是手足無措﹐紅雲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聽得貓姬嗚嗚咽咽地對著小孩說﹕“孩子﹐你應該跟隨英名千秋的父親﹐而不是殘酷淫蕩的母親﹐為了你的未來﹐母親要對不起你了……” &MH8~LSb  
+JI,6)Ry  
“等一下﹗我不是要搶走孩子﹐我們再商量一下……” 紅雲攔住撒手要走的貓姬﹐苦苦勸解。 IT NFmD  
{H/%2  
“不必商量了﹐愛人是痛苦﹐被愛是幸福。一切都是命﹐我……不會埋怨什麼的﹗”貓姬低聲說﹕“此刻貓姬別無所求﹐只希望你們父子倆平安長命﹐情深永固﹐今生我就心滿意足啊﹗” {|oWU8.l  
G y[5'J`  
“貓姬﹐原諒紅雲﹗”看著在大雨中跑走的脆弱身影﹐紅雲萬般心痛﹐推著小車﹐注視著那瘦弱背影漸行漸遠…… 0f5 ag&  
O[ z0+Q?6Z  
H|aFs.SEQ  
第四十二章 IFBt#]l0  
<Z.`X7]Uk  
大步踏出長生學府﹐藍霞難掩心中的波動。他何嘗不知紅雲身後的地卷牽連死劫﹐卻怎麼也沒想到﹐竟是他自己促成了這劫數的來臨。 .'=S1|_(  
d*tWFr|J-  
事情既已發生﹐後悔無益。藍霞很快鎮定下情緒﹐思考可以破解的方法。天地之大﹐總有逃過劫數的方式。 vP,pK=5  
N~]qQ oj,  
穿越一片濃密樹林﹐藍霞眼尖地看見黑蟒手持衛天劂﹐立在前方。 _jX,1+M  
WdOxwsq"  
他來做什麼﹖眉頭一皺﹐藍霞迎了上去﹐“黑蟒﹗是城主命你來此等我﹖” wa,`BAKJ+F  
z*T41;b  
“是﹗城主派我來請軍師回城﹐要事相商。” 黑蟒回答。 m%.4OXX"&  
K1X-<5]{  
“走吧﹗” ';G/,wB?`  
oO;L l?~  
兩人剛邁步﹐後面就傳來一陣低沉笑聲﹐“留下黑蟒﹐哼……” d3znb@7  
3PkZXeH/  
“九龍殘孽﹐海派浪子﹐活夠了想去投胎是吧﹖”藍霞聽聲認出此人﹐頭也不回﹐直接下令﹕“黑蟒﹐結束他﹗” jvQ^Vh!mC  
_Yo)m |RaB  
“哼……看不出來﹐一條愛換主人的狗﹐一個愛遛狗的自大狂……笑盡天下﹗”海派浪子冷笑幾聲﹐一拳揮出﹐衝著黑蟒而去。 +7%?p"gEY\  
; s(bd#Q  
意外地﹐黑蟒並未擋招﹐手中衛天劂一轉﹐竟是朝著藍霞背後砍去。 b; of9hY  
r ??_2>Q  
變數乍生﹐眨眼之間﹐藍霞左手羽毛扇掀起強大氣流﹐將海派浪子的拳風逼向一邊﹐右手食指中指並做劍指﹐朝著衛天劂的鋒勢上一點﹐避開此招。可是黑蟒見一擊未成﹐反手又是一劍。 <N<0?GQ  
rL\}>VC)  
見此情形﹐藍霞心底陡生怒意﹐不再控制力道﹐狂猛一擊﹐將黑蟒打出十步外。 Yp(0XP5o  
g5#LoGc  
海派浪子出招受阻﹐退了幾步﹐勉強定下身形。看見對方居然自相殘殺起來﹐意外之余﹐也不忘諷刺一番﹕“哼……狗咬主人了﹐真是精彩好戲﹐不看可惜啊﹗” gH7  +#/  
DSHvBFQ  
“什麼好戲﹖”淡柔嗓音響起﹐書香一縷﹐造天筆走來到海派浪子身前﹐但眼中的嚴厲卻不容忽視。“這是你對待兄弟的態度嗎﹖” n`^jNXE  
Xj]9/?B?  
藍霞見狀﹐心中通明﹐當然了解這是魔空的意思。長生學府一行﹐師尊之話雖然難聽﹐卻句句事實﹐他從未懷疑過。如今前後皆無去路﹐他可真的是身處險境了。 NUM!'+H_h  
!r.-7hR$  
“城主捨得好不容易找來的劍界慧星就此消失人間嗎﹖”藍霞絲毫不理會海派浪子的嘲諷﹐揚聲對黑蟒道﹕“或者今天是龍族滅亡之日﹖”看看一前一後兩條小龍﹐一絲冷笑扯出嘴角。 {$EX :ID  
} Nn+Ny  
“一起來吧。” dlvU=^G#G  
* 4J!@w  
出乎意料﹐黑蟒垂下劍鋒﹐從懷中掏出信函一封﹐扔在地上。“城主有令﹐一擊不中﹐則立即放棄。黑蟒感謝軍師提拔之恩﹐後會無期了﹗”說罷遠遠朝著藍霞鞠了一躬﹐便大步消失在前方。 '?$@hqQn  
&M5v EPR  
攔住海派浪子追人的勢子﹐造天筆看也不看藍霞﹐拉著人就走。 k-&<_ghT \  
#qVvh3#g  
“前輩﹗”海派浪子被硬拉走﹐急著說道﹐“這個人是天宇的敵人……” V(kK2az  
;S^"Y:7)  
平平實實一句話﹐打在藍霞的胸口﹐隱隱作痛。低頭拾起信函﹐裡面的兩句話更是攫住了呼吸。 Ngx2N<$<*g  
KRGj6g+  
靈胎降世生藍霞﹐天羅伏孽三掌化。 ZzK^ bNx)0  
$|Ol?s  
~~~~~~~~~~~~~              ~~~~~~~~~~~~~~~          ~~~~~~~~~~~~~~ [BdRx`  
o.Ww .F  
一路推著小小的嬰兒車﹐紅雲心中百感交集﹐多少過往煙雲﹐多少恩怨情仇﹐在心中已烙下不可磨滅的痕跡。而這些或悲或喜的痕跡﹐大概也只有等到來生﹐才能有機會全部抹平吧。 *b~8`O pa`  
ag8)^p'9  
“雲兒﹐你回來了。” 造雲麒麟在門口欣喜相迎﹐在看到小車的時候﹐卻不自覺地移開眼神。 W0x9^'=s\  
ta.Lq8/  
紅雲抬眼一看﹐日思夜夢的愛妻夢雨涵正在倚門而望﹐自己卻帶了和別的女人生的孩子回來。 ;4-$C=&  
, l!>+@  
“我……這個……”火熱的面頰掩飾不住他此刻的心虛﹐手中把著的小車手柄如熾鐵般燙手﹐可是該走的一步﹐還是得咬牙邁出。 m^BXLG:b  
w!*ZS~v/r  
“雨涵﹐我對不起妳﹐可是小孩子是無辜的……”紅雲不敢想像﹐雨涵在經歷那麼多次失望和打擊之後﹐為何還慇切盼望與他再相見。深深的愧疚﹐讓他無地自容﹐嘴唇發白﹐雙手顫抖。 \<9aS Y'U  
r=.@APZB  
“嗯﹐我明白。紅雲﹐外面風大﹐快進屋吧。” 溫柔體貼的話語﹐毫無半點哀怨之氣﹐紅雲卻更加歉疚﹐不知說什麼好。 k t`ln  
_fgsHx>l7  
將風雨關在外面﹐溫暖燭火一跳一跳的﹐光明和溫暖點滴滋潤著紅雲。看著和藹的師尊﹐溫柔的妻子﹐現在又有了兒子…… jSBz),.XU}  
_ LgP  
奔波武道之人﹐哪有一個像他這麼幸福的﹖就算是馬上去死﹐也無怨無悔了。 r[):'ys,C  
q/w5Dx|:  
轉頭看著被妻子溫柔撫愛著的小孩﹐紅雲的心思﹐卻早已飄遠。 #5y+gdN  
V1P]pP  
“你喜歡燭火﹖”模糊記憶中﹐曾經問過的一句話。 &b~ X&{3,  
yLqhj7  
“嗯。但是我更喜歡你。” Xqe Qj}2kA  
S7j(4@  
剎那間﹐紅雲腦中澄澈一片﹐心底激蕩起千層水浪﹐直氤氳了雙眼。 i+QVs_jW  
f }r \  
光明﹐溫暖。人世間﹐有一個關心真愛你的人﹐此生何求。 c{`!$Z'k<  
kqZRg>1A  
看著眼前溫馨景象﹐他心底卻是相當明白﹐這一切﹐都是破滅之前﹐最後的幻像。 UazK0{t<f  
D$KP>G  
“紅雲。” 一片和樂安祥氣氛中﹐造雲麒麟突然開口。“你把孩子抱過來﹐是為了保護貓姬吧。” yS K81`  
?.ObHV*k  
“是。” 師尊一針見血﹐紅雲不敢隱瞞﹐“現在各方都在追殺這孩子﹐我不能讓他們母子行險。” `B&E?x  
P$Y w'3v/  
如果孩子不再和貓姬在一起﹐那貓姬的退隱之路﹐應該走的順順暢暢。 <%^WZ:c  
V!*1F1  
“可是﹐如果是貓姬自己﹐心底還有放不下的事呢﹖”造雲麒麟苦心點撥﹐“這個武道上﹐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恩怨﹐不是他人能插手得了。” |H8C4^1Rq  
gs0 jwI  
話語剛落﹐就看見嬰兒車突然劇烈震動起來﹐小孩開始不安地哭鬧。 ^Rl?)_)1HE  
}'{"P#e8"q  
“寶寶想媽媽了。” 雨涵溫柔地笑笑﹐“別看他小﹐前輩說什麼話﹐他都明白呢。” _)LXD,LA  
k 5% )  
纖白玉腕伸向小車﹐雨涵抱起小孩﹐輕輕哄拍﹐可是嬰兒毫不領情﹐小手伸出﹐向雨涵打來。 LIJ#nb  
 3bd`q $  
直覺到危險的紅雲﹐搶先一步衝了上來﹐將小孩發出的掌風擋了下來﹐但氣流波及四週的傢具﹐一時間室內一片混亂﹐小孩卻哭得更凶。 /Xc9}~t6  
w?3ww7yf`  
“究竟怎麼回事﹖”紅雲手忙腳亂﹐保護著夢雨涵﹐又怕小孩子傷了師尊。 5m@'( ] j  
,d!@5d&Zi  
夢雨涵若有所思﹐突然睜大眼睛﹐難掩驚惶﹕“母子連心﹐一定是貓姬出事了﹗” Ymnh%wS  
m0 W3pf  
不及多想﹐小車已經朝著敞開的大門﹐一逕衝了出去。紅雲大驚﹐快步跟上﹐在漫天大雨中追著小車﹐拼命奔跑。 FW2x  
X?ZLmP7|  
“吾兒﹐你要去哪裡﹖”在後面呼喚著﹐紅雲顧不上濺得全身狼狽的泥濘﹐隨著小車一路追去。 UZ<.R"aK  
F `F|.TX  
突來變數﹐夢雨涵雖然訝異﹐但多年來的嫻雅素養﹐仍能處變不驚﹐可是造雲麒麟卻不然。凝神細算了片刻﹐卻登時臉色慘變。 Qa9@Q$  
"IpbR  
~~~~~~~~~~~~~              ~~~~~~~~~~~~~~~          ~~~~~~~~~~~~~~ p4\sKF8-  
*\+oe+3  
毫不猶豫﹐堅定步伐行向神山。命運是什麼﹖相信命運﹐此生將一無所成。 V"gKk$j7  
$M,Q"QL  
所以﹐就算天意如此﹐也堅持人力克天命。 .`u8(S+  
YVHf-uP  
雖然沒必要相信師尊或者魔空的話﹐可是神山這一遭﹐非走不可。 ,[N(XstI  
Z9h4 pd  
雲霞之命﹐扣扣相連…… c9@3=6S/  
WAuT`^"u  
無論遇上何事﹐從不慌亂的藍霞﹐此時雖然心中堵著滿滿心事﹐表面仍是不露分毫。瀟灑步伐踏進神山﹐卻隱約聞得玫瑰花香。 2ER_?y  
rT-.'aQ2t  
“嗯﹖”藍霞暗自思忖﹐“這季節哪來玫瑰呢﹖” r.u\qPT&  
| h"$  
沿著花香走了一段﹐定睛看去﹐前方茂密樹叢中﹐一頂奇異花床攔住去路。床有四柱﹐垂下紅色輕紗﹐隨風飄蕩﹐伴隨陣陣玫瑰芬芳﹐令人心醉。床上側臥著一個清瘦俊美的少年男子﹐一手懶懶撐著額頭﹐一手拈著一管白銅煙斗﹐有一口沒一口地吸吐著花煙﹐悠閑至極。 J pj[.Sq  
~Sf'bj;(  
神山高偉險峻﹐崎嶇難行﹐加上千奇百怪的傳說﹐向來少有人跡。如今這麼大一頂花床攔路﹐顯見是此人心中明瞭藍霞意圖﹐更加引起藍霞的警惕。 sAjUX.c  
XdzC/ {G  
不動聲色緩緩停步﹐藍霞羽扇半遮面龐﹐銳利眼神直射面前臥床花者。那少年卻是依然閉目﹐只緩緩吐出一口白煙﹐裊裊繞繞﹐慵懶嘆息。 iBWEZw)  
~kpa J'm  
“爭何﹖多風﹑多雲﹑多月。” RV]QVA*i  
3,!IV"_  
那嗓音淡若無息﹐卻是直侵人心。帶著奇異韻調﹐吟唱般擴散在這杳無人煙的僻靜山麓中。 !z :j-gT3  
 MkdC*|  
藍霞有一剎那的失神﹐但立刻定下心來。不待他開口﹐那少年再度開口。 B1I{@\z0G  
Az(,Q$"|5  
“尋何﹖至真﹑至善﹑至美。” Mc8_D,7  
a3:45[SO4e  
武道上有這等人物﹖藍霞登起警戒﹐卻仍是不動聲色﹐回身背對。 4QPHT#eqX  
} nIYNeP?D  
“貪何﹖有權﹑有勢﹑有名。留何﹖命也﹑樂也﹑長也。” aWvC-vZk  
&{#6Z  
超然的形像﹐優雅的姿態﹐警句告誡世人。藍霞微微一笑﹐轉過身來。 Jp8,s%  
cN2Pl%7  
“此地無風無月﹐人心虛偽險惡﹐世間貪圖名利者比比皆是﹐憑你一人﹐可以改變嗎﹖” GVf[H2%H  
VgY6M_V  
少年不以為忤﹐雲淡風輕。“世局之外﹐處處寧靜地。” Hit )mwfYE  
xudZ7   
“既然如此﹐一身不染凡塵的你﹐因何踏入這個骯髒世局﹖”藍霞討厭自命清高之人﹐揚聲挑舋。 ^[+2P?^K  
{65Y Tt%  
“世局圈中世局外。” FyXO @yF  
" :[;}f;  
“攔路的目的。” 藍霞不耐煩﹐單刀直入﹐挑開無意義的閑扯。 3qV~C{ S  
@QYCoEU8J  
“三色天羅帳﹐神山雲上張。靈胎不除﹐羅帳不收。” 少年眼半開﹐泄露了微微的懮愁。 q+;lxR5D  
@C('kUX~!  
“嗯﹖原來你也明白我的身份了。為何要插手我的事﹖”藍霞的口氣陡然嚴厲﹐全盤防備。 gtY7N>e  
)$pqe|,  
“擔心漫天藍霞﹐經不起風雨清洗﹐原色將褪。” 少年淡淡敘述﹐絲毫沒有被藍霞的口氣影響到情緒。 p2O[r  
^4[QX -_2  
藍霞仰天大笑。“藍霞卜萬年之名號﹐由天宇延至時空﹐非是短短光陰﹗經不起風雨﹐哪來今日藍霞綻放天際﹐遮雲蔽月﹖” J!Rqm!)q  
d;3f80Kd*  
少年不屑揚眉﹐吞吐花煙之間﹐悠悠嘆息。“祇怕雨落之時﹐雲霞齊墮﹐枉費一片逆天改運之心。” Q/HEWk  
,>kXn1 ,  
心中一驚﹐藍霞凝重了神情﹐正視眼前這名奇異少年。“請問名號﹖” sP9{tk2K  
Un+-  T  
“塵世浮沉近千秋﹐獨少一年九九九。千少一﹐九九九。” PKGqu,J,  
Xz/aytp~A  
悠揚動聽的詩號中﹐花床凌空旋起﹐紅紗飛揚﹐花煙瀰漫。淡淡玫瑰香氣尚在﹐但憑空消失的人影﹐讓藍霞若經大夢﹐心底隱起不安。 AXo)(\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