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社区应用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3271阅读
  • 35回复

[原创限制]★[天宇霞雲]流霞•浮雲(1-55) [完] 55F

楼层直达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0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四十三章 Wt8;S$!=R  
ctt5t  
烏雲蔽空﹐陰寒冷風撲面而來。放下心中全部念想﹐一心只存報仇的貓姬﹐堅實腳步踏入盲園﹐悲慟怨恨嗓音迴蕩在陰涼空氣中。 Ih,~h[  
ZP%^.wxC  
“盲園之主﹐愛三千之妹今日特來報仇﹐出來吧﹗” i9.5 2  
[&FMVM`  
高漲的恨火﹐貓姬竟然忽視了一向冷清的盲園﹐今日顯得格外沉郁﹐強大的壓迫感逼近﹐再抬頭已經來不及反應。 lZn <v'y  
>2VB.f  
“啊—” 6"_FjS3Sl  
OkzfQ hC}  
是魔空﹐他為什麼會在這裡﹖ /-BplU*"9  
p[Q   
無情的手指緊緊卡住貓姬的脖子﹐魔空緊緊盯著亂發下不復美艷的面容﹐冷笑不止。“兩卷書的女人﹐就是妳這等姿色﹖難怪他拋棄你﹗” BIcE3}dS8  
IUu[`\b=  
氣息上不來﹐貓姬痛苦地漲紅了面孔。身後卻傳來另外一道陰冷話語﹕“長生學府之人﹐個個該死……今天就從你開始吧……” d54>nycU~N  
L]HY*e  
原來……盲園主人和長生學府有仇。貓姬身為紅雲的女人﹐又為他產下一子﹐自然是避不過。 7z%zXDe~T[  
u{>5  
眼前逐漸黑暗﹐貓姬滿心牽掛的都是紅雲父子。沒想到堂堂時空之主魔空竟然會跑來和小小盲園合作﹐為什麼﹖ Hk6Dwe[y  
H.i_,ZF  
“你死心吧﹐這地界方圓十里本城主已經佈下結界﹐靈思測算不管用﹗”魔空陰惻惻笑道﹐“要不是造雲麒麟那老頭告知﹐本城主還想不出這麼輕鬆的方法﹐直接除掉天底下兩大異數啊﹗哈哈……” Z71"d"  
?c>j^}A/N  
這邊﹐紅雲在漫天大雨中苦苦追著飛竄的小車﹐拼命的呼喚也不起作用。幼兒情急無措﹐卻又找不到母親的確切位置﹐乾脆一口氣衝上附近最高的山崖﹐焦急眺望。 .4KXe"~E  
||Lqx#e=  
紅雲氣喘吁吁﹐看見小車停在山崖最前端﹐又驚又怕﹐生怕輪子一個打滑﹐小車就要墜入深谷。 4qyL' \d[  
5vP*oD  
“孩子﹐你快退後一點﹐不然會滑下去的﹗”紅雲焦急呼喚著﹐完全不管兒子是否能夠聽懂他的話語。 zyCl`r[}  
:_Ng`b/  
明明知道母親命懸一線﹐偏偏無法得知她現在人在何處﹐幼兒暴躁不安﹐哭聲越來越大﹐小車也開始劇烈晃動。紅雲嚇得臉色發白﹐卻生怕自己一靠近﹐反而引起小車滑動﹐也只好手腳殭硬地站在原地﹐苦苦呼喚。 _|6{(  
aNXu"US+Sp  
只是﹐風雨之中﹐那痛徹心扉的呼喚﹐顯得軟弱乏力。幼兒扯開嗓子拼命哭叫﹐卻都是無能為力的痛泣。 1L &_3}  
U8< GD|  
~~~~~~~~~~~~~              ~~~~~~~~~~~~~~~          ~~~~~~~~~~~~~~ +(|T\%$DT  
M}%0=VCY7  
神山高聳入雲﹐人跡罕至。藍霞凝神細尋﹐很快找到山頂之上﹐微微發光的三頂羅帳。一時間﹐寂靜﹑寒冷﹐席卷天地。他深深明白﹐很有可能﹐自己過不去前面的坎﹐但是因為心底那一抹溫暖紅色﹐他不能不賭這次。 1RcaE!\p  
Sl 6}5  
他沒有刻意掩藏自己的氣息﹐既然是來極端相對的﹐就沒必要躲躲藏藏。可奇的是﹐天羅帳竟然也沒有立刻行動﹐雙方就這樣緊張僵持著﹐直到一聲嘆息逸出白色羅帳。 ?J<4IvL/  
\W1?Qc1]  
“紅雲將飛散落星崖。” UTs0=:+,t  
Ah)7A|0rT  
不待藍霞急促喘息結束﹐黑色羅帳也出聲了。“驚天一啼﹐命數難改﹗” {SROg;vA  
_/MKU!\l  
“絕世奇人﹐名留千載。” 黃色羅帳緊接著淡淡道出預言。 #;^.&2Lt  
O'idS`   
三帳同開言﹐意味著天數註定﹐無人可改﹖ VK ?,8Y  
*y N,e.t  
“靈胎藍霞﹐厄運自改﹗”一揮羽扇﹐藍霞踏近前﹐自信的語調滿滿。 *;o=hM)Tp  
TR: D  
白帳光芒閃閃。“你是來妄圖改變你自己的厄運﹐或是紅雲的死劫呢﹖” :&TOQ<vM  
.6.oqb  
“差別在哪裡﹖”藍霞冷然輕噱。 @~a52'\  
-?e~S\JH  
黑色羅帳冷笑。“如果在紅雲絕命落星崖之前﹐你自廢功體﹐亦可苟活天地之間。” NO9Jre  
[#2= w  
“哈哈……”藍霞仰天大笑。“平凡苟活﹐不如轟轟烈烈而死﹗伏孽三掌……如果是降在紅雲遭劫之前呢﹖” P5aHLNit  
L:B&`,E  
空氣中頓時凝結絲微的詫異﹐黃色羅帳片刻後輕嘆。 o.k#|q  
y l3iU:+V  
“強改天數﹐天地不容……縱然是稀世異數﹐也難逃死劫……” //6m2a  
.g4bV5ma3  
藍霞聞言﹐只是輕冷一笑﹐然而卻無退縮之意。“既然如此﹐那還磨蹭什麼﹖三色天羅﹐現面吧﹗” ICV67(Ui  
nTYqZlI,  
“唉……冥冥之中﹐你註定承受伏孽三掌﹐死劫難逃啊﹗” 0HG*KW  
P7@q vg  
“那就看我藍霞﹐如何一彩吞三色﹗”囂狂話語一出﹐藍霞凝神運氣﹐強大氣流擊向羅帳。 OjZ+gl}  
pGsVO5M?  
時間不多﹐為了此刻亦在生死邊緣的紅雲﹐藍霞不欲再拖延時間﹐極端上場。  '5[L []A  
O gycP4z[  
“無知狂妄的後輩人﹐你枉費造雲麒麟的一片苦心﹗”黑色羅帳怒斥﹐此刻白色羅帳之主已經翩然現出真容。 !^\|r<2M  
!5=3Y4bg1  
神風道骨﹐文儒泰然﹐白色天羅緩緩開口。“藍霞﹐只要你現在自廢武功﹐降為凡身﹐三色天羅便不再為難於你。” f Z\Ev%F  
B`KpaE]  
“喔﹐原來造雲麒麟居然捨得拉下臉來求你們。告訴他﹐他憐憫錯對象了﹗”藍霞回想過去的種種不如意﹐恨火猛然涌上心頭。“我藍霞寧可一死﹐也不用他來可憐﹗” jP}N^  
78NAcP~6c  
“你可知……唉……”白色天羅遲遲不願落掌﹐欲言又止。 S liF$}J  
y8,es$  
“他是他﹐我是我﹐不用再提起此人了﹗”藍霞絕然邁步向前。 'l<kY\I!%  
c"0CHrd  
“一言一中﹐千言無用。既然如此﹐接掌吧﹗” S9xC> |<  
8K1+ttjm  
話語未落﹐神山籠罩在一片漫天白霧之中。藍霞甫一接觸﹐便知大事不妙。同為五色雨氣﹐彼此功體相互牽制﹐現在身陷霧氣之中﹐難辨方向﹐亦難判斷攻擊來處。 s'5 jvlG  
Uvz9x"0[u  
“罪路茫茫不知回﹐伏孽一掌莫後悔﹗”白霧中話語凜然﹐藍霞卻依然難辨聲音來處﹐受制在霧氣之中﹐甚至連護身氣勁都提不上來。同一時間﹐後背心火燙痛感傳來﹐一口腥甜已涌到喉頭。 w|$;$a7)  
3btciR!N]  
這一掌和平常的不同﹐生生打得他元氣上衝﹐藍霞腳下踉蹌了一下﹐口中鮮血涌出﹐同時吐出一縷藍色雲氣。 NGb`f-:jw  
[vIO  
黑色天羅隨即踏出羅帳﹐絲毫不給他喘息的機會﹕“魔種﹗我未出掌之前﹐悔悟的話﹐還可活命﹗” 2@A7i<p  
r9u*c  
“我不是早就給了答案嗎﹖還廢話什麼﹖”藍霞深知自己此劫難逃﹐卻倔強依舊。 %`g qV9a  
Ie+z"&0  
黑色霾氣籠罩四週﹐強悍一掌擊來﹐藍霞咬緊牙關﹐只有吐血﹐沒有呻吟半聲。 /=-E`%R}!  
I:Z38xz-[  
最後的黃色天羅現身﹐同情地看著倒地不起的藍霞。“藍霞﹐你已經元氣盡失﹐黃霢願意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只要廢去全身三十六處靈脈﹐可保不死。” ,sJ{2,]~  
qP]Gl--q{  
“哈哈……”藍霞勉強撐起身體﹐傲然冷笑面對三人。“藍霞希望完膚而終﹗” Zi|'lHr  
,,,5pCi\  
此時﹐白霧緩緩行至他面前﹐詭笑道﹕“難道你就不想在死前﹐再見紅雲最後一面﹖” U>:p`@  
NP|U |zn  
剎那間﹐風停﹐雲止﹐空氣凝住流動。 l?#([(WM  
[;tbNVZK  
~~~~~~~~~~~~~              ~~~~~~~~~~~~~~~          ~~~~~~~~~~~~~~ 9N-mIGJ  
^TB%| yZ _  
“貓姬賤人﹐去死吧﹗”魔空一聲獰笑﹐捏碎了手中細弱脖頸。可憐的貓姬﹐連一聲都沒來得及叫出來﹐就香消玉隕了。 *Jp>)>  
JbG+ysn  
“吾兒﹐你怎麼了﹖”紅雲見情景異常﹐不顧一切﹐上前焦急撫拍小孩子﹐卻剎那間心神狂震﹐“啊﹗是貓姬啊﹗” 0ED(e1K#B  
XSZW9/I-(|  
“哇—”落星崖上的焦躁嬰兒﹐感覺母親的氣息從天地間消失﹐無盡的恨意席卷天地﹐卯足氣力﹐向焦急守候小車旁邊的父親﹐擊出驚天一掌。 ."=Bx2  
O-:~6A  
“啊﹗”紅雲猝不及防﹐毫無準備地在胸口中了一掌﹐落下萬丈懸崖。 8 A2k-X,  
sy]1Ba%  
裊裊玫瑰花煙之處﹐懮愁嘆息蕭然彌散崖下。“落星崖﹐無緣的父子……唉……” ..n-&(c32  
0WYVt"|;}c  
隨後趕來的造雲麒麟和夢雨涵﹐只來得及捕捉到最後一縷似有似無的玫瑰花香。 )~!Gs/w6  
+n%WmRf6!  
“紅雲……藍霞啊……”老者淚流滿面﹐仰望漫天風急雲涌﹐苦澀滿心。夢雨涵閉目祈禱﹐卻是再難挽回已經發生的一切。 B\N,%vsx#U  
L18Olu  
~~~~~~~~~~~~~              ~~~~~~~~~~~~~~~          ~~~~~~~~~~~~~~ YJr@4!j*  
`)SkA?yKI  
同一時間﹐藍霞胸口劇痛﹐不禁悽然微笑﹐卻是猶然不改傲氣。“太晚了。黃霢﹐動手吧。” k deJB-  
^>]p4Q3 6  
“紅雲已經飛散了。” 白霧淡淡點開﹐同時﹐黃色天羅天靈一擊﹐重重打在藍霞頭上。 3pl.<;9r  
+fKLCzj  
落星崖﹐身子騰空的感覺﹐風聲在耳邊呼嘯而過。瞬間﹐生平無數酸甜苦辣﹐閃過腦海。 ?K}/b[[0v  
Z/a]oR@  
名利浮雲過﹐恩怨轉頭空。 ~/gqXT">  
V_Y SYG9f  
紅雲﹐此刻起﹐你再不虧欠任何人。 _D z4 }:9  
y'Wz*}8pr  
紅雲飛散落星崖﹐天地接納你﹐原諒你的逆天之舉﹐惑人之過。 iiO4.@nT  
CJ%7M`zy  
逆天以求的﹐以生命來償還。其他呢﹖該怎樣面對﹖ %Wu3$b  
zJtYy4jI)  
其實﹐從一開始﹐自己就私心在逃避某個人﹑某件事﹐也許﹐甚至是某段情。 9I.="b=J)  
H?O*  
釋然微笑﹐紅雲仰望湛藍的天際﹐任隨身體一徑墜落。那天邊飄浮的燦爛霞彩﹐像極了他執著的囂狂﹑絢爛的傲氣﹐耀得人不自主地退縮﹐卻同時壓得人難以動彈。 t0hg!_$bq  
=Ermh7,  
(“你是紅雲﹐我是藍霞。同為天際雲霞﹐你我彼此擁有﹐永不分離。”) ][#]4 _  
5a4;d+  
師兄藍霞…… Vx?a&{3]-  
T4w`I;&v  
“紅雲﹗愛徒紅雲啊……”造雲麒麟和夢雨涵趕到崖下﹐卻只見氣息奄奄的紅雲﹐不服輸地勉強睜著眼﹐似乎有話要說。 z`{Ld9W  
Ue~M .LZb  
“紅雲……”眼淚如斷線的珍珠﹐夢雨涵緊緊握著至愛的無力雙手﹐哽咽不能言語。 Jf4D">h  
IDwneFO  
“老師……您應該……去看看師兄……”紅雲在最後一刻﹐用盡畢生心力﹐也感受到了師兄的劫數。 R%54!f0 %  
8'/vW~f  
“我……”造雲麒麟心如刀割﹐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4i(5|whp?  
iQs(Dh=*  
“老師……紅雲想……想見師兄……”斷斷續續的懇求越來越微弱﹐造雲麒麟不再猶豫﹐背起紅雲﹐往神山而去。 Q<Utwk?nL  
9<,\ +}^{  
“落……落霞湖……”紅雲緊緊抓住師尊的手﹐阻止他奔向神山的方向。 XCQ =`3f  
@K2q*d  
“嗯……”造雲麒麟雖然疑惑﹐但他一直對紅雲的測算能力抱持信心﹐眼下情勢緊急﹐不容多想﹐於是帶著雨涵﹐一路朝落霞湖奔去。 m<TKy_C`  
# l}Y1^PDd  
遭受伏孽三掌的藍霞﹐也在最後一刻﹐靈思感應到了紅雲的遭劫地點﹐拖著萬分艱難的軀體﹐一點一點向落星崖而去。 265df Y9Pu  
7e>n{rl  
藍色煙霧漸漸消散空中﹐藍霞明白﹐自己的時間不多了。氣空力盡﹐腳下一軟﹐跌倒在半途中﹐朦朧中隱隱約約看見清澈的湖水…… ;R|5sCb/m  
-:>Mi5/ s  
(“你是誰﹖什麼時候掉下來的﹖”) JZ80|-c  
[ 98)7  
身上的力氣慢慢歸於虛無﹐可是和紅雲初次見面的情形卻在腦海中異常清晰起來。那澄澈湖水﹐有如他的動人雙眸﹐雖然歷盡無數磨難﹐依舊美麗非凡﹐不染塵埃…… qKZ~)B j  
(t fADaJM  
吾愛紅雲…… If2f7{b  
\JN?3}_J  
$)z(4Ev  
第四十四章 jSpmE  
s$|GVv1B  
“落星崖﹐靈胎驚啼。” 白色天羅淡淡一句﹐划定了一個嬰兒的未來。 %A:<rO85o  
Lk=f^qJ ]  
“畢竟還是個嬰兒……” &F)P3=  
sDw&U?gUv  
黃色天羅有所不忍﹐可是黑色天羅疾言厲色﹐將他的些微憐憫當場駁回。 S'vrO}yU  
;NB J@E,  
“若非當年造雲麒麟苦求﹐留下一名叫藍霞的嬰兒﹐天宇豈會有今日之禍﹗” 0P&rTtU6  
1i^!A&  
“唉……” U''/y\Z  
E<D45C{DP  
    雖然不忍﹐可是為防患于未然﹐三人只好硬下心腸﹐迅速前往落星崖。而仍然在哭泣的無助嬰孩﹐完全不知道自己已在剎那間﹐痛失父母雙親﹐成為無依無靠的孤兒。 *8t_$<'dQ  
9;sebqC?  
“唉……殘忍啊……”濃濃嘆息瀰漫山谷間﹐隨風飄遊的玫瑰花香﹐始終不離落星崖。 p.gi8%f`  
7_ZfV? .  
“你是何人﹖”優雅花床輕降在殺氣騰騰的三色天羅面前﹐引起三人警惕。 VuPa '2  
YN.rj-;^+  
長長吸吐花煙之間﹐千少一無視現場殺氣﹐慨然輕嘆。 vRYfB{~  
M7BJ$fA0E  
“幼兒何辜呢﹖” DF P0WXbOE  
#1&w fI$  
“靈胎遺禍天地﹐罪不容誅﹗”白色天羅斬釘截鐵﹐同時腳步向前一步。 Rs8^ 27  
z3[ J>  
“千少一看不慣以多欺少﹐恃強凌弱。” 千少一放下煙斗﹐手指輕彈﹐一朵嬌艷玫瑰飛出﹐直直插入白霧腳前的土地。 ENr\+{{%  
5@F1E8T  
“嗯﹖”白霧大怒﹐衝向前的勢子卻被黃霢拉住。 C`%cPl  
][I}yOD70  
“請問閣下是……” o{37}if  
edx-R-Dc-1  
“塵世浮沉渡千秋﹐獨少一年九九九。千少一﹐九九九。” u @?n3l  
xOt%H\*k"  
~~~~~~~~~~~~~              ~~~~~~~~~~~~~~~          ~~~~~~~~~~~~~~ 'K"V{  
f{t5r  
落星崖上劍拔弩張﹐可是落霞湖畔卻是愁風慘霧。造雲麒麟看著夢雨涵抱著紅雲不住抽泣﹐不禁嘆息不止。硬下心腸﹐轉身回頭﹐快步來到藍霞的身前﹐彎腰將他抱起﹐放到湖邊一塊石頭上﹐用袖子慢慢擦拭他的臉。 M]vc W  
3#!}W#xv  
藍霞悠悠醒來﹐映入眼帘的竟是久違的師尊的臉﹐不禁一陣心酸﹐別過頭去。 xi %u)p  
,Hlbl}.ls  
“霞兒…… ” 1}%vZE2  
s9>-Q"(y  
聽聞這聲呼喚﹐藍霞難抑哽咽﹐老師好久沒這麼稱呼他了。“師尊……您為何要替孽徒說話﹖我悖逆您還不多嗎﹖” LK-2e$1  
DZ<q)EpC  
“霞兒﹐因為你是……你是……” 造雲麒麟拉著藍霞的手﹐無限悲慟。 \L($;8` \  
/xUTm=w7u  
“是……什麼﹖您……為何要可憐一個靈胎啊﹖”藍霞吃力地問道。 ?suxoP%  
V\5ZRLawP  
松開緊握的手﹐造雲麒麟像虛脫一般﹐重重垂下頭。“因為……你是我的兒子。” rF'_YYpr>  
ds}:t.3}6  
“什麼﹖不可能﹗”藍霞不可思議地輕笑出聲﹐“我這種人怎麼可能有這樣慈祥聖潔的父親﹗” 'avzESe~'  
3WHj|ENW  
“因為你的降生被時空長城掌握﹐當年你反出天宇﹐我才不曾追截﹔因為三色天羅執意追殺﹐我苦苦哀求隱瞞父子關係﹐才有你我師徒之稱﹔為保住你的性命﹐在你前往異度空間之前﹐我一直都盡力將你屏蔽在長生學府。為保你身份不至泄露﹐我甚至手刃多年至交﹐以至於造成三個可憐的男孩成為孤兒……霞兒﹐為父……其實沒有你想像中的正義聖潔﹐為保住唯一的兒子﹐宇末家族唯一的血脈﹐我也是不擇手段的罪人……”說到最後﹐造雲麒麟已是滿面黯然。 |_x U{Pu  
p2cwW/^V  
父親深深的無奈映在藍霞眼中﹐令他一時間頭腦空白﹐不知該如何面對這又愛又恨的男人。原來一切﹐都是天意…… H$bu*o-Z  
UFr ]$m&  
“是孩兒不肖﹐只有雄心﹐毫無孝心﹐多年來一直忽視父親的一片苦心……父親﹐孩兒對不起你﹗”藍霞偏過頭去﹐閉上雙眼﹐掩飾著自己內心的脆弱。 b1>zGC^|  
jNd."[IrO  
“孩子﹐其實……只要你活著﹐為父什麼都可以不在乎啊﹗”造雲麒麟再度握住他冰涼雙手﹐不忍地看著他逐漸蒼白的面容。 i|?EgGFG  
HC_+7O3A  
“未注生﹐先注死﹐為何我藍霞的命運﹐如此殘酷﹗”藍霞雙眼圓睜﹐不甘心地看著天際陰沉烏雲。 v0+mh]  
#&u9z5ywM  
“是父親對不住你……”造雲麒麟此時卻是欲言又止﹐只是痛心地將自己的臉貼向兒子的胸膛。 2K[Y|.u8>q  
c5Fl:=h  
藍霞不語。半晌之後﹐他勉強移動眼光﹐看見了不遠處的一角紅衣。 mwU|Hh)N]  
2#%@j6  
“父親﹗”藍霞不顧週身大穴散離的藍色雨氣﹐緊緊抓住造雲麒麟的衣袖。“無論如何﹐請……救救師弟……紅雲﹗” U.g7'`Z<  
}#]2u| G  
造雲麒麟一驚﹐抬頭看著藍霞苦苦哀求的眼神。這眼神﹐是他撫養藍霞一生以來﹐第二次見到。 E}LYO:  
9ozN$:  
“父親﹐兒子明白您藏有一本『識雲譜』… … ” 藍霞斷斷續續道﹐眼神雖然逐漸渙散﹐但仍是隱約射出銳利之光。造雲麒麟尚沉浸在過往之事﹐一時間無法反應﹐祇得緩緩點頭。 r {R879  
X` r~cc  
從這孩子降生之日起﹐他一直都在寵溺他﹐為他做盡百般惡事﹐咽下無數苦水… …只為了那本『識雲譜』帶來的無窮遺禍。 .K%1{`.|  
" iAwD8-  
因為睥睨天地生死輪迴﹐他親手造下起死回生的絕世秘譜﹐卻因此引動天怒地怨﹐使得他傳承血脈的唯一兒子﹐生為靈胎﹐最後霞散大地。 eLPWoQXt  
hA 1_zKZ  
逆天之舉不可為﹐若為之﹐則必要有承受一切後果的覺悟。 82d~>i%T  
'b1k0 9'  
“父親﹐藍霞此生有父如此﹐死而無憾﹐只是……”虛弱的手指已經抓不住羽扇﹐任隨它跌落地上。只是半開的眼眸﹐仍然執著望向那抹紅衣的顏色。 3msb"|DG  
xDJ@MW#  
“孩子﹐孩子啊……”造雲麒麟撫著藍霞的胸口著急大喊﹐引來另外一側悽痛慘別的愛侶注意。 `#J0@ -  
PggjuPPh  
“師兄﹗”紅雲已經無力起身﹐卻竭力向湖邊的藍霞伸手夠去﹐一點一點地移動雙腿﹐看得夢雨涵淚珠連連﹐祇得勉強攙著他。 YytO*^e}}  
'9@} =pE  
藍霞看見紅雲幾乎是在地上爬﹐奮力也要起身﹐卻是力不從心。造雲麒麟此刻也顧不得過往的不快﹐扶住兒子的頸背﹐將他上身稍微抬了起來。 %QYW0lE  
mcO/V-\5'  
越來越濃的雙色散離雨氣﹐在灰暗空氣中逐漸靠近﹐糾纏在一起﹐再緩緩淡去消失。紅雲拼下最後一口氣﹐伸手搭上藍霞仰躺的湖邊大石﹐頭卻已經垂了下去。 dA4DW  
Ix~_.&  
已經虛弱到無力的手指﹐突然不知哪來的倔強力量﹐一把抓住紅雲手臂﹐將他拉了起來。藍霞緊緊貼住紅雲的臉頰﹐喃喃低語。 xb8S)zO]Q  
'$nm~z,V  
此生何幸﹐得與你同時同地﹐共赴黃泉…… EH1GdlhA  
XM?>#^nC?u  
微弱話語被接下來的轟天巨響徹底淹沒。天雷一響﹐造雲麒麟和夢雨涵震驚仰頭之時﹐藍霞拼盡最後力量﹐將紅雲一帶﹐側身一倒﹐雙雙向湖水投去。 EGJ d:>k  
l5; SY  
“紅雲﹐我改變主意了……原諒我的自私……” P)D2PVD  
#7(?B{i  
這是紅雲被從背後傳來的劇痛擊昏之前﹐最後聽到的話語。 :xwyE(w  
-]hk2Q0  
~~~~~~~~~~~~~              ~~~~~~~~~~~~~~~          ~~~~~~~~~~~~~~ X"hdCY%  
*n]f)Jc  
    “憑什麼說這孩子是靈胎呢﹖”千少一微笑安撫著瑟縮靠近花床的小車﹐讓小車躲到花床後面﹐然後輕問面前的三色天羅。 y@GqAN'DK[  
g_8A1lt  
    “不是靈胎﹐哪來狂猛氣功﹖殺父剋母﹐不祥之魔種也﹗”黑霾一口咬定﹐不肯放松。 LeP;HP|  
g+v.rmX  
    長嘆一聲﹐千少一緩緩放下煙斗。“原來名滿天下的神山三色天羅﹐也是濫殺無辜之輩。我聽說﹐不得父母親口承認﹐三色天羅是不會動手。如今看來﹐是千少一誤信傳言了。” {"e)Jj_=  
T- ~l2u|s  
    看著三人急匆匆離去﹐千少一悠然吐了一口花煙﹐隨手丟了一朵粉紅色的玫瑰入小車﹐欣然聆聽著幼兒的笑聲。 #M/^n0E  
d-%bRGo/  
    “爭何﹖多風﹑多雲﹑多月。尋何﹖至真﹑至善﹑至美……” "|k 4<"]  
FUTD/y]Lu  
~~~~~~~~~~~~~              ~~~~~~~~~~~~~~~          ~~~~~~~~~~~~~~ ]:"<if gp$  
c2E*A+V#u  
滔天的水花宛如被擊碎的瑯玡玉柱﹐直衝天際。水底卻傳來一聲長嘯龍吟﹐金光萬丈﹐一條龍形金光破水而出﹐直上雲端。燦爛光芒遮掩了半刻前尚余韻未消的紅藍二色氣息﹐熾熱的光焰更是將落霞湖映照得有如熔爐。 U=ek_FO  
r%=}e++^%  
造雲麒麟見情況危急﹐第一個念頭就是湖底可能隱藏著什麼一觸即發的危險異物﹐不及多想﹐連忙帶著尚自驚慟的夢雨涵﹐即刻離開了炎熱異常的落霞湖。隨後趕來的三色天羅﹐知道已經晚了一步﹐為避免接觸炎熱熾流﹐也隨即轉頭離開。 [}ayaXXQ5  
2wX4e0cOI4  
藍霞當時落水之時﹐身上已然氣竭力盡﹐松開紅雲的剎那﹐也感覺到冰涼湖水浸入毛孔﹐卻抑止不住藍色霞氣繼續耗散﹔但立刻就有一股溫暖熱流涌來﹐不但阻隔了元氣喪失﹐也將身體托出水面﹐一直向上昇去。 qz_'v{uAj  
oeKVcVP|'&  
元氣不再損失﹐藍霞穩住氣脈﹐朦朧中但見一片紅色衫袖﹐想也沒想就抓了過來﹐不顧那驚人的熾熱炎流蒸騰﹐死死將一同上昇中的紅雲抱住。 (i2R1HCa  
t@"i/@8x$  
恍惚裡又聞一聲驚天龍嘯﹐遠遠天際也傳來一聲似乎是回應的龍吼。藍霞盡力想觀看究竟四週發生何事﹐卻皆被金光遮蔽﹐只朦朧中看見四週耀目星光由遠而近﹐頻頻擦身而過。 H\vd0DD;  
sV']p#HK0  
這就是遨遊天際的感覺嗎﹖還是死亡的感覺呢﹖無論如何﹐能夠得以和至愛之人在一起﹐無論是天堂﹐或是地府﹐皆是極樂淨土。 GBg~NkC7.  
&hnI0m=X  
不知過了多久﹐感覺一絲清爽涼風透入﹐四週依稀可見莊嚴浩渺的牆壁梁柱﹐金光慢慢消失﹐藍霞低頭一看懷中似乎沉睡的紅雲﹐面色漸漸泛紅﹐才放心下來。一路緊繃的情緒一下子鬆懈下來﹐藍霞仰後一倒﹐失去了意識。 `xXpP"*o}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1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四十五章 3xX ^pjk  
`m")v0n3  
背上的劇痛在一片模糊光影中漸漸黯淡﹐但全身的無力感仍然緊緊糾纏著紅雲。感覺到身下的觸感﹐他驀然驚醒。 Kg;u.4.-M  
|PNPOj0  
“藍霞﹗”驚覺自己趴在師兄身上﹐紅雲不顧全身的酸軟和痛楚﹐急急地探指他的鼻息﹐然後將耳朵貼在他的胸口。 +x(~!33[G  
? h |&kRq  
一陣探查之後﹐祇得微弱生存氣息﹐紅雲卻不敢大意。雖說藍霞習的是寒冰系武學﹐但人體的溫度冰成這樣﹐怎麼也不能不讓紅雲焦心。費勁試圖運起真元﹐卻發現自己氣竭力空﹐半點真氣也提不上來﹐更不要說救人﹔紅雲絕望之際﹐忽然想起一事﹐連忙將師兄勉強扶起﹐靠在自己胸口。 g15~+;33N  
@,^c?v  
伸手到衣襟裡面﹐摸了半天﹐紅雲微弱一笑﹐將那個白色瓷瓶掏了出來﹐正是藍霞曾經送給他修復功體的藥丸。 1Qk]?R/DN  
'>:c:Tewy  
“這下應該有救了……”喃喃話語中全是欣然笑意﹐紅雲不顧其他﹐撬開師兄的嘴唇﹐將藥丸傾入。可是藍霞意識全無﹐難以咽下藥丸。紅雲沉思片刻﹐毅然將自己紅唇對上﹐粉舌伸入他的口腔﹐再用自己的津液將藥丸送下食道。 ?se\?q  
y>! 8mDvZ  
如此送完一瓶的丸藥﹐紅雲將師兄靠著柱子半坐起﹐脫下自己的披風蓋在他身上﹐起身慢慢向門外走去。虛弱的體力讓他搖搖晃晃﹐但腦中思緒已經漸漸理清。 "xdu h3/~=  
FGey%:p9$  
落水那一刻﹐多年前自己私入神龍殿﹐封入體內的龍族秘寶神龍令本能覺醒﹐衝天而起﹐帶自己直上太虛﹐而不肯放手的師兄藍霞﹐也一並被帶到神龍殿來。 |MMaaW^"  
uvMc B9  
依靠神龍令的神力﹐兩人不但保住性命﹐並且得到了復原的機會﹐是命不該絕﹐還是此生緣未盡﹖ Kt5k_9  
LX8A@Yct  
放眼望去﹐在當年外星系侵族之禍已告一段落的如今﹐太虛此處已變得沉寂荒涼﹐渺無人煙﹐讓紅雲不禁觀之心酸。 T B(K&3_D  
IzI2w6a  
曾經不可一世的強大種族﹐如今頹敗至此﹐過往繁盛﹐如今盡成過往雲煙。凋零的龍族﹐四分五裂﹐就算存活也是下落不明。想自己豁盡心機仍然無法改變天意﹐反而連累師兄一起遭劫﹐愧疚之心﹐如排山倒海般襲來﹐紅雲一時心情激動﹐不能自已。 p>=i'~lQ6  
:B7dxE9[r  
環視四週﹐雖然樓傾垣頹﹐但山水草木猶在。紅雲來到水潭邊﹐取來一竹筒的清水﹐回到殿內﹐再依前法將水哺給師兄。 YAP,#a  
= 9!|%j  
時間緩緩流淌。紅雲擔懮看著藍霞靜默蒼白的面容﹐過往點點滴滴﹐如影歷歷﹐一股莫名感覺﹐攫住心尖最敏感的部位。曾幾何時﹐這藍色身影在自己心中﹐竟然佔據如此地位﹐讓人喘不過氣來。 HT%'dZ1  
+R2+?v6  
“今生今世﹐我們永不分離。” l.Q.G<ol  
f`K[oCfu  
過往的誓言﹐無論有心或是無意﹐竟在生死一瞬﹐鏗然落現。紅雲疲倦靠坐柱子之前﹐讓師兄躺在自己腿上。 evvv&$&  
f2iA5 rCV]  
如果此次能有一線生機﹐往後的路﹐還會沿來時的方向繼續前行嗎﹖或是…… 7!g"q\s  
1:;S6{oQ  
空茫遙遠的思索令他疲倦﹐無力再次佔據了身心﹐紅雲難抑背後的疼痛﹐呻吟一聲閉上雙眼﹐卻引動了昏迷已久的藍霞。 [/Sk+ID  
5V*R  Dh  
“啊﹗”驚喘一聲﹐紅雲睜眼低頭﹐發現自己的手被師兄緊緊握住。不及掙開﹐脫口就問﹕ “你醒了﹖感覺如何﹖” &dky_H  
3EV?=R  
目光緩緩凝聚在近在咫尺的熟悉面容上﹐藍霞恍若未聞﹐關切反問道﹕“我重不重﹖”說著﹐就要掙扎起身。 d+WNg2#v  
S;^'Ek"Z.  
紅雲此時也是萬分虛弱﹐拉不住他堅持要起身的勢子﹐只得任由他去。藍霞坐起身﹐皺眉環視四週﹐“這是何地﹖你有沒有事﹖” p#0L@!,  
{!&^VXZIT  
“我不要緊﹐你之前一直身體冰涼﹐才讓我……”紅雲一面說﹐一面卻驚覺藍霞緊緊盯著自己的熾烈眼神﹐不禁瑟縮了一下﹐將頭轉過去。 f=hT o!i  
EC/=JlL`5  
藍霞試著運轉了一下體內元氣﹐發覺漸有恢復﹐不禁大為奇怪﹐“這裡是什麼地方﹖為何積聚如此多的雲氣呢﹖” 0dW*].Gi:  
8J)Kn4jq  
“喔﹐此地是龍族故居﹐故而終年雲霧繚繞﹐也便於讓我們修煉功體﹐所以……”看上去師兄的狀況比自己好很多﹐紅雲一陣欣慰﹐心情放松﹐隨即緩緩閉眼。 Q2Dh(  
S| |OSxZ  
“紅雲﹗你醒醒﹗”藍霞見紅雲話語未竟就閉目不語﹐連忙彎腰將他打橫抱起﹐走了兩步﹐放在殿內一角的床上。 qM18 Ji*  
^AF~k#R  
“呵呵……”虛弱笑了兩聲﹐紅雲輕輕搖手﹐仿彿想拂掉搭在自己身上的手臂。“我沒事﹐有點累﹐睡一會兒。” |)*9BN  
| Di7 ,$c  
無視他稍微推拒的手﹐藍霞俯下身子﹐吻上了紅雲的唇﹐急切吸吮著﹐仿彿要證實他的存在般﹐飢渴吞噬。 n{I1ZlEeh  
~%L=<TBAc  
偏偏此刻﹐眩暈感陣陣襲來﹐毫無反抗能力的紅雲連呻吟的力氣都沒有﹐祇得任隨藍霞放肆。  B9dc *  
37 b6w6{D  
待兩人衣衫半解﹐藍霞方才意識到紅雲的不對勁﹐起身一看﹐紅雲氣息微弱﹐眼眸半開﹐眼眶中泛起薄霧﹐但目光隱約渙散。 ]@!3os,CNF  
xzXNcQ  
“紅雲﹗”藍霞著急了﹐一把將紅雲拉到自己懷中坐起來﹐一手拉過他的手腕﹐焦急把脈。 T STkMlCG  
/:@)De(S  
“沒事﹐就是睏了。” 紅雲掙不開師兄的把握﹐本能扭動兩下﹐卻牽動了背上的痛處﹐不禁蹙眉。 d7G DIYH<  
&!F"3bD0  
“紅雲﹐我們在此地不是辦法﹐你知道如何返回天宇嗎﹖”藍霞此刻不想其他﹐只想趕快讓紅雲恢復身體﹐卻全然忘記了自己的處境。 @|:yK|6O  
H=*lj.x  
緩緩搖頭﹐紅雲無奈道﹕“我也不知。師兄﹐你真的想回去嗎﹖” ` >loleI  
FQ>y2n=<d  
深深注視著懷中孱弱身軀﹐藍霞輕輕道﹕“我只想你儘快好起來﹐顧不得那許多了。” N u3B02D*  
t|m=X  
“過去真是美好……”長嘆一聲﹐紅雲道﹕“我們談和﹐可以嗎﹖” a+^,EY  
dpvEY(Ds  
突來的平和話語﹐讓藍霞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哽咽著緊緊擁住懷中虛弱身軀﹐激動不能自已。原來﹐經過毀天滅地的絕望失去之後﹐換來的竟是這般甜蜜報償。 >dJ[1s]  
wGw<z[:f  
“紅雲……” b}&.IJ&40j  
GuC 9h^[=M  
藍霞抱著懷中熟睡的此生摯愛﹐任隨心中激蕩不休。原以為此生再也沒有親近他的機會﹐幾乎絕望的懸崖死角上﹐竟然出現了一線曙光。 c_T+T/O  
9-Z ?  
“紅雲﹐為了你﹐藍霞不惜毀滅一切……別離開我……” hmB`+?,z*  
SLz;5%CPV  
極輕聲的呼喚﹐帶著心底迫切的渴求﹐伴隨極端的熾情火焰﹐焚盡紅雲沉沉夢境。 v7/k0D .  
; +1ooeU  
~~~~~~~~~~~~~              ~~~~~~~~~~~~~~~          ~~~~~~~~~~~~~~ R|92T*h  
M8R/a[ -A  
失望萬分﹐返回落星崖的三色天羅﹐只在現場發現一朵玫瑰﹐花床和幼兒﹐皆已消失無蹤了。 O^n\lik  
5<M$ XT  
“可惡﹗這必定是千少一聲東擊西之計﹗”黑霾氣憤不已。 +4+c zfz  
 7LB%7~{<  
“畏罪潛逃﹐天羅捕殺不留情啊﹗”白霧也是慨然萬千。“四處搜尋吧﹗” ITy/h]0  
[A'e7Do%'  
三人剛待啟程﹐卻聞得陣陣玫瑰香氣﹐輕輕笑意由身後傳來。“上一代錯誤的結合﹐罪從何來呢﹖天地之大﹐處處自由地﹐潛逃二字﹐又從何說起呢﹖” WRrg5&._q  
gZBb /<  
輕紗隨風飛揚﹐繽紛花床翩然出現﹐有意護住小小的幼兒車。三色天羅一驚﹐轉過頭來﹐白霧首先發難。 P%;lHC #i  
07]9VJa  
“哼﹗紅雲貓姬雙雙死亡﹐孽胎身份無從得證﹗”白霧迅速攔住玫瑰花床﹐“小小年紀蘊藏驚天之勢﹐不是靈胎﹐又是什麼﹖” \opcn\vW  
c!GJS`/  
“也有可能是異數啊﹗”千少一悠然吸吐花煙。“無憑無據﹐身為先天者的三色天羅﹐不會錯殺無辜才是。” LLL;SNY  
BOD!0CR5  
三色天羅彼此交換了個眼神﹐黃霢開口發話。“現在此子已成孤兒﹐幼兒在江湖獨行危險萬分﹐我們想暫時收留。” 26p_fKY  
8JXS:J.|v  
溫柔雙眼微合﹐千少一緩緩道﹕“善事人人可為﹐我沒意見。” H43d[@h  
N2 t`  
話語未落﹐卻見幼兒小車顫抖靠近花床﹐千少一繼續道﹕“但是﹐小朋友有意見啊﹗” X]D:vuB  
wq|7sk{  
縷縷花煙仿彿在安撫焦躁的小孩子﹐臥花者淺笑。“不如各位割愛﹐這件善事由我來做。” T 0qM "  
u2IU/z8 ^  
無可奈何之下﹐三色天羅緩緩點頭。 yg4#,4---b  
Jl1\*1"  
“可以﹐但是在未證實靈胎身份這段時間內﹐幼兒若逃脫﹐責任歸你。” hj\A-Yf  
&fsk ESV0  
千少一頷首表示同意﹐然後隨手丟出一枝玫瑰﹐“有玫瑰花煙的地方﹐就可以找到千少一九九九。” hu >wcOt  
1SH]$V4C  
“好特徵﹗感謝你的花朵。” 黃霢拾起花朵﹐代表三色天羅接下他的承諾﹐三人遂轉身離去。 \;iOQqv0&  
&Xc=PQ:I  
笑著回視似乎鬆了一口氣的幼兒﹐千少一再次吸吐一口花煙﹐悠閑側身臥下。 hkRqtpYK  
2.^CIJc  
“爭何﹖多風﹑多雲﹑多月。留何﹖命也﹑樂也﹑長也……小朋友﹐靈胎的旅途總是孤獨﹐你須勇敢去面對啊……” D< kf/hj  
MEM(uBYKOb  
mi1^hl'2  
第四十六章 ~~O4!|t  
j{johV+`8  
霓虹幻彩光怪陸離的時空魔殿﹐長城之主魔空舒心笑著﹐將手中酒杯向坐在對面席上的三色天羅舉了舉﹐以表謝意。 ,M:[GuXD<  
I%($,kd}s  
“沒想到令吾一直頭痛的藍霞﹐面對三位﹐竟然如此不堪一擊。” 魔空喜悅之情溢於言表。 W*?qOq {  
xLms|jS  
“城主客氣了。” 白霧站起身來﹐微笑作答。“若非城主早年指導﹐針對藍霞雨氣功體﹐研究專門破解的招式﹐焉有今日之功﹖吾等耗費多少年的光陰﹐仍然比不上城主深謀遠慮﹐令人佩服啊﹗” / U!xh3  
I2-ue 63 ?  
魔空冷笑一聲﹐輕輕放下酒杯。“出身天宇之人﹐無論如何不可能完全讓吾放心。當年本城主是看中他的才華﹐才讓他身居高位﹐協助謀劃天宇霸業。可是當他的心已不在時空﹐形同廢棋之時﹐吾當然不可能任他亂走﹐壞了本城主的佈局。” qL <@PC.5  
#*%?]B=  
“多少年了﹐他就像本城主一塊心病﹐這次能夠借他一舉除去天宇第一人﹐兩敗俱傷﹐也是僥倖得很。” 魔空沉吟道﹐“若非紅雲逆天之舉招來死劫﹐作為天宇異數﹐吾真不知該怎樣置他於死地呢。” \qTp#sF  
'blMwD{0&\  
三色天羅各自默然﹐對於魔空的心狠手辣﹐不予置評。 EPA 2_  
I_e7rE0 `  
“對了﹐你們確保雲霞皆已死了嗎﹖”魔空為求謹慎﹐再次問道。 [e_<UF@A*  
?2R!n" m-d  
“紅藍兩色雨氣散盡﹐落霞湖天雷一擊﹐落水的兩人﹐絕無可能生還。倘若城主尚不放心﹐不妨親自去看。” 黃霢回道。 t 1~k+  
2jlz#Sk  
“嗯……逆天者必死﹐根據諸方的情報看來﹐應該是沒什麼差錯。再說﹐接下來也沒有閑功夫考慮這個問題了。” 魔空嘴角微微一彎﹐眼神一爍﹐看著時空長廊盡頭﹐無邊的黑暗。 s8'!1rHd  
ko|M2\  
“城主是打算即刻進兵天宇嗎﹖”黑霾問道。 gvPHB+#A  
F+?i{$  
“紅雲之死﹐對天宇眾人而言﹐不啻於最致命的打擊。趁他們還未從悲慟中恢復過來﹐一鼓作氣拿下剩餘江山﹐是最好的選擇。” ?NvE9+n  
!1K.HdK  
“天宇智者無數﹐城主不可掉以輕心。” 黃霢慎重皺眉。“如果有人識破你的計劃……” 'T(Q  
Udf\;G@  
魔空仰天大笑。“從一開始﹐吾就隱藏在後方﹐有誰能真正識破時空之主的行事方式呢﹖”停頓了一下﹐卻又遲疑起來﹕“除非是……”  w%::~]  
Efoy]6P\  
千年前的那場惡戰﹐天崩地裂﹐兩敗俱傷。金色戰袍﹐凜凜身影﹐那遠在時光盡頭的勁敵﹐此刻卻仿彿凝現面前﹐歷歷在目。魔空一時失神﹐住口不語。 Dm$SW<!l|  
I[b{*g2Zw  
半晌﹐時空魔殿寂靜無聲﹐針落可聞。不知過了多久﹐才聽到酒杯倒在桌上的聲響。 \t`VqJLyu  
4E_u.tJ  
“無論如何﹐在他現面之前﹐可能的變數﹐都要一一斬除﹗”魔空激動握拳﹐眼神中不掩狠辣。 xAO\'#m  
g-,lY|a  
三色天羅互相對視了一下﹐很快明白了魔空的言下之意。 T tnJ u*  
0l/7JH_@V  
“城主是要我們繼續追擊紅雲之子嗎﹖” K9Onjs% U  
OH@gwC  
“斬草不除根﹐後患無窮。何況這個神秘者千少一九九九﹐也很有可能是天宇陣線的一員﹐日後造成的阻力﹐不可估算。趁他現在還未和天宇眾人聯繫上﹐儘早下手。” 魔空抓起流光酒液的玉杯﹐狠狠摔在地下。“不能讓天宇再有聯合起來的機會﹐趁他們現在力量分散﹐一舉殲滅。” -SLk8x  
&/:c?F?l  
完全不動用過往幾十年來藍霞用強制手段改造的殺星﹐魔空啟動長城真正的精英部隊﹐開始對天宇發動狂猛的正式攻擊。 CIsX$W  
:'xZF2  
~~~~~~~~~~~~~              ~~~~~~~~~~~~~~~          ~~~~~~~~~~~~~~ T!Tp:&O-  
>;F}>_i  
面對隨時會到來的風暴﹐長生府尊不再猶豫﹐帶著紅雲遺孀夢雨涵﹐遠避江湖﹐隱藏起來。 &y7=tEV  
Q@8(e&{#W  
愛子喪命之後﹐接踵而至的是摯愛辭世的打擊。同樣經歷如此痛楚的老人﹐卻明了眼前這名女性的處境﹐比自己不知危險多少倍。撇去時空長城不說﹐盲園之主的報復心理﹐也不可能放她干休。一切皆是因自己而起﹐造雲麒麟更加堅定決心﹐好好保護這可憐的女人。 q(WGvl^r  
ic3Szd^4  
“雨涵啊﹗振作起來﹐面對日後的生活吧﹗”老者勉強壓抑心中同樣巨大的悽慟﹐安慰著始終不發一語的夢雨涵。 u\/TR#b  
hN*v|LFf1  
“府尊請放心﹐雨涵不要緊……這一切……都是命啊……”雨涵眼一閉﹐淚水潸然而下。“紅雲有他揹負的天命﹐無論這結局是怎樣﹐雨涵只有支持……” PW iuM=E  
P.g./8N`z  
而此刻﹐造雲麒麟身負愛子愛徒逝去的雙重打擊之下﹐心中最關注的事情﹐卻只有…… Jr%F#/  
h?h)i>  
“不知道愛徒的遺子怎樣了……” }}u`*&,g  
wAgV evE  
南嶽的隱秘山谷中﹐堪稱天宇當前兩大支柱的兩人﹐也皆是愁雲慘霧。只是相比之下﹐天皇還是在努力勸解對方。 M+^ NF\  
]Nw ]po+  
“造天筆﹐我明白你與紅雲情同手足﹐只是逝者已去﹐生者還是要繼續前行﹐護衛天宇啊﹗” M,yxPHlN  
t-n'I/^5  
造天筆依然一身白衣儒袍﹐卻是悠然不再﹐垂頭靠窗而坐。紅雲此次遭劫﹐對他的打擊之大﹐難以想象。曾經也是無為而行﹑順應天意的瀟灑之人﹐曾幾何時﹐慢慢開始分擔某人肩上沉重的擔子﹐開始邁上某人行走的路﹐一條沒有止境﹑不能回頭的路…… NPFI^Uj#A  
LOu9#w"  
聽到天皇的勸慰﹐他沒有抬頭﹐只是隨口輕聲道﹕“天皇是認為﹐時空長城尚有伏兵﹖” +?*.Emzl@  
TKbfZw  
天皇頓了一下﹐腦中一轉﹐“造天筆覺得﹐之前長城的侵略力量﹐只是藍霞方面的兵力嗎﹖” /VP #J<6L  
~IPATG  
造天筆沉默以對﹐不置可否。天皇腦中漸生疑雲﹐為何眾人皆以為天宇時空兩敗俱傷的當下﹐他卻有截然不同的想法﹖無論如何﹐謹慎總是比較妥當﹐於是點點頭。 @[`]w`9Q7  
H3pZfdh?w  
“看來既定的取南嶽皇血的計劃﹐也要暫延了。” 天皇道﹐“長城既然沒有終止侵略天宇﹐必定會在近期﹐盯上南嶽。” "pcr-?L  
b"`Q&V.  
“所以我們此刻前往紅雲交代的地點取皇血﹐並非好事。” 造天筆緩緩吐氣。“天宇已失大半江山﹐如今不能再有任何閃失。” (CtRU   
;Xqi;EA  
“那依你之見呢﹖”天皇問道。 O'xp"e,  
3u 7A(  
“依魔空的一貫做法﹐不可能等到我們集結正道各派擺開架勢才動手進攻。如今時間緊迫﹐為保元氣﹐我建議天皇盡速回守中嶽﹐以免有失﹔府尊已帶著雨涵暫避武道﹐應該萬無一失﹔而我……”造天筆沉吟片刻﹐“就負責帶領下輩人﹐準備第一線反擊吧。” I2NMn5>  
]/3!t=La  
天皇聽畢﹐並未立刻表態﹐一雙英眉蹙得更緊﹐欲言又止。 f_;tFP B  
A[`c+&  
“天皇﹐你怎樣了﹖”造天筆以為自己的計劃尚有欠缺﹐也隨即思索片刻﹐開口道﹕“天皇是在為紅雲之子擔心嗎﹖” jsF5q~F  
DHyQ:0q  
“喔﹐”天皇回過神來﹐“沒想到滅靈胎之三色天羅﹐竟是魔空的手下﹐可見此人不簡單啊﹗” wr(*RI"  
=Lb(N61  
造天筆冷笑一聲。“什麼手下﹐憑魔空的段數﹐怎能讓三色天羅俯首聽命﹖兩者只是合作關係罷了。” bE=[P}E  
jeO`45O  
聞言﹐天皇更加驚詫﹐但又不好說什麼。“既然如此﹐紅雲之子有臥花奇人千少一護航﹐應該是可以放心。只是千少一尚未正式宣佈立場……” O*N:.|dUw  
4PR&67|AH_  
“時局緊迫﹐顧不上那麼多了。” 造天筆思索著﹐“不過如果有機會﹐還是盡力游說千少一加入天宇陣線比較好。” ,%zE>^~  
M0e&GR8<z>  
天皇點點頭﹐站起身來。“此事我會設法。時間差不多了﹐天皇就此告辭了。” <VQ@I  
0LIXkF3^1  
“保重﹗”造天筆微微躬身﹐目送天皇離去。 "(~fl<;  
3j[<nBsn.  
天宇的未來……會是怎樣的局面呢﹖ \ f VX<L  
!Htl e %  
造天筆輕輕合眼﹐掩去深藏其中的一抹異彩光芒。 vXSA_" 0t  
rTOex]@N  
返回中嶽的一路上﹐天皇疑思重重。為何造天筆對魔空了解如此之多﹖隨口所言數樁﹐盡是眾人無從得知的東西。按說﹐自己曾經兩次入長城﹐都不能說對魔空知之甚詳﹔何況一直在二線協助防守的造天筆﹖又者﹐自從長城開始攻嶽計劃起﹐檯面上只看到藍霞的勢力而已﹐魔空完全是在後方操盤﹐不曾露出半點形跡啊﹗ 5p-vSWr !  
J-G)mvkv  
難道……造天筆早就與魔空有所交涉﹗ G=CP17&h6  
Se\iM s  
突來的念頭﹐將天皇徹底震撼。聰慧如他﹐在瞬間被自己的推測驚得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平靜。 X'%BS  
P]2 /}\f  
“造天筆……你文儒之軀﹐卻暗藏風馳電掣氣勢﹐真是蓋世無雙的奇人異者啊﹗” Cv&>:k0V  
hOs~/bM  
~~~~~~~~~~~~~              ~~~~~~~~~~~~~~~          ~~~~~~~~~~~~~~ . S;o#Zw*R  
&$#NV@  
淒清月夜﹐烏雲籠罩。風急電閃﹐雷聲陣陣。依舊的景物﹐依然的地點﹐抹不去那絲懮愁。此刻﹐花煙伴稚子﹐一床一車﹐在林間緩行。揮之不去的三色陰霾﹐仍然籠罩在無知的幼兒頭頂。 k^B7M}  
V' i@N  
溫柔注視著天真稚顏﹐千少一輕吐花煙。 Ra^c5hP:.E  
lQt,(@7]  
“小朋友﹗你必須接受父母雙亡的殘酷命運﹐也必須開始面對未來的世界。今天慶幸﹐是你的雙親帶著秘密往黃泉﹔明日不幸﹐是孤兒孤獨的夜晚。” yFDt%&*n^  
sebuuL.l0<  
仿彿聽懂濃濃愁韻的孩子﹐不禁輕輕啜泣起來﹐千少一見狀﹐長長嘆了一口氣﹐溫柔撫慰。“唉﹗懮愁的孤兒﹐千少一會陪伴你成長﹐讓你在懮愁路上更為踏實。此緣久久久……” 1-<?EOYaE  
f{\[+>  
小車鄅鄅行至落星崖頂﹐悵然仰望夜空。玫瑰花床隨後護行﹐柔和語調似在嘆息﹐又似在對小生命譐譐教誨。 M0)ZJti  
]D^; Ca  
“落星崖已墜落一顆慧星﹐幼兒無知的小手﹐推散一朵護罩天宇的紅雲。天地不怪你……或許你正是終止雙親綿長的煩憂。你看﹐狂風怒吼﹐是誰賦予這樣大的力量﹖大雨傾盆﹐又是誰賦予這樣大的力量﹖天父地母也。今日神話與現實皆不存在了﹐獨有我們實實在在屹立在地上天下。” v0;dk(  
dDA&\BuS  
悠揚悅耳的言語﹐迴蕩在漫天風急電閃之中﹐伴隨小車上一朵艷麗的玫瑰花﹐深深映入幼兒難忘的記憶裡。 y.gNjc  
@kba^z  
塵世浮沉近千秋。人生留何﹖命也﹐樂也﹐長也。 s%m?Yh3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2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四十七章 >s>{+6e  
A04E <nr  
顫抖的手指撫上逐漸冰冷的臉頰﹐幾成死寂的空間﹐只聽到一人的呼吸聲。 5_Oxl6#  
Q;2n  
藍霞已經竭力克制自己的恐懼﹐卻是止不住全身的顫抖。紅雲已經失去呼吸﹐軀體也慢慢冷下來﹐這和藍霞所有寒冰功體不同﹐從小習練純陽功體的紅雲﹐一旦身體變冷﹐那就只有一種可能。 xn2f!\%p  
i0{sE  
之前勉力而行的那些舉動﹐已是紅雲拼著最後的生命力﹐對師兄的補償。嘗到口中藥丸氣味的藍霞醒來以後﹐自然明白了一切。 ^ZDpG2(zk  
`SG8w_  
“笨蛋﹐你休想用此來逃避我﹐你欠我的﹐永遠也還不清﹗” $6*6%T5}  
T7ICXpe@  
緊緊握住紅雲的雙手﹐藍霞腦中急轉﹐思索可能的救人方法。 RH0J#6C/  
&z;1Z  
落星崖之劫﹐紅雲功脈俱碎﹐雲氣無可抑制地散掉。後來雖然神龍令出體﹐保住一命﹐但龍族秘寶吸化附體之人的精氣神更劇﹐之前紅雲認為他是睏倦﹐其實是已到極限。 U oG+du[  
q#P@,|nc:  
藍霞眉頭緊鎖﹐不是很了解龍族一切的他﹐卻記得紅雲昏睡前對他說過的一件事。 })5I/   
L~&r.81  
(“此地終年雲霧繚繞﹐便於龍族之人修煉功體……”) xC-&<s  
Tu}?Q. pKo  
不再思索﹐一把抱起石床上的人﹐藍霞衝出殿外﹐來到一處雲氣甚濃的地方。 yMKVF`D*  
kZ<"hsh,Y'  
一踏入那裡﹐藍霞突感精神氣爽﹐靈臺一片澄澈。 :lp V  
FYX" q-Z  
“原來此地是我們倆的重生之所﹐是天意不讓我藍霞絕命啊﹗” u=PYm+q{  
!)LVZfQ0  
壓住滿心狂喜﹐藍霞凝神運轉自身內元﹐點上紅雲功穴﹐準備輸送真氣給他。 ac#I $V-  
:o}LJc)|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藍霞卻只覺得氣流滯礙﹐真氣怎麼也無法進入紅雲的功脈半分。凝思一想﹐難道是神龍令在體內﹐有抑制外力入侵的結果﹖ t}f,j^`e  
g6 6SCr}  
“那可糟糕了﹐如果只能靠他自己來復原的話……”藍霞擔懮地看看懷裡毫無意識的紅雲﹐不斷流失著生命﹐根本無法靠四週雲氣續命。 +YCKd3/  
0z`-fQfK  
“不能再猶豫了﹐唉﹗”藍霞狠下心﹐凝氣在手﹐竟是冰寒凍氣﹐“去﹗” Q<fDtf}  
=4:]V\o):'  
輕喝一聲﹐寒氣慢慢籠住紅雲﹐封住他的三十六處功脈﹐將身體的惡化止住。 lD@`xq.M;  
EOzw&M];r  
“等到週期一到﹐他全身毛孔自然張開﹐應該就可以醒來了吧﹗” 6"u"B-cz  
gEkH5|*Y  
抱著渾身冰冷的紅雲﹐藍霞突然流下兩行淚水。過往一切甜蜜悲傷痛苦無奈的回憶﹐剎那間直上心頭﹐化作心底最難言的情緒﹐從眼眶中傾泄而下。 =~ [RG  
a0 8Wt  
眼光減去平日的銳氣﹐凝望遠方一片迷茫霧氣。安靜的空間更便於他全身心的思考﹐慢慢冷靜下來之後﹐更多的思緒在腦中漸漸成形。 4-~S"T8<u  
{# Vp`ji  
多年的異度空間生活﹐暗無天日的磨煉﹐心無旁騖的執著﹐使他在迅速成長的文智武功之外﹐多了一份心機。 5PPaR|c3  
^#)]ICV  
早在踏出時空長城之時﹐藍霞就已經對身邊這枚水晶球做了調整﹐屏蔽魔空方面對他的監控﹐並開啟了多年前佈下的機關。 ]r(s02  
&W$s-qf".  
當年受聘進入時空長城﹐擔任軍師重職之時﹐藍霞就意識到日後可能面對的內部危機。畢竟自己來自天宇﹐如果時空之主一夕翻臉﹐自己則有可能再次輸得一敗涂地。 G?5Vj_n  
K)s{D ] B  
手上晶球光華流轉﹐帶來時空長城的信息。只是地處遙遠天外﹐信號不是很清楚。藍霞深吸一口氣﹐將意識緩緩輸入﹐通過在長城內部的眼線﹐一一下達指令。 9; `E,w  
UA(&_-C\  
(“無論是誰﹐有膽算計吾﹐就莫怪吾下手不留情﹗”) 3&KRG}5  
#Mrc!pT]xy  
銳利至極的眼神散發著無比的自信和執著﹐滔天恨意席卷天地﹐藍霞緩緩握拳﹐渾然不覺四週氣溫已隨著他的情緒急速下降﹐飄浮空中的水氣也漸漸凝成冰花。 V~"-\@  
+ vO; J  
當全身心投入的聯絡告一段落之後﹐疲憊的他收好晶球﹐靠坐在一塊岩石前面﹐閉目調息。 `tEW.s%Y(6  
I7Xm~w!{qk  
魔空這麼著急就對天宇發動攻勢﹐倒也符合他的個性。天宇之人將如何抵禦﹐師尊……不是﹐父親又會怎樣佈置…… {&0u:  
`xF^9;5mi  
想到此生只叫了一次“父親”的那個人﹐藍霞忍不住心中的奇異感覺。生死輪迴一遭﹐他想明白了很多事情﹐包括當年父親的所作所為。只是……想到因為父親一心的執著給他帶來的多年遺憾﹐永遠無法彌補的遺憾﹐心中仍是一陣激烈苦澀﹐久久難以平靜。 ytyB:# J  
pMLTXqL  
“如果是紅雲﹐他會怎樣呢……” n+SHkrW  
"-:-!1;Ji  
回思紅雲自從擔任天宇領導以來的犧牲和付出﹐他的心口﹐痛不可當。 2OsS+6,[x  
5LJ0V  
“我不會放任你繼續做這種蠢事了……” 87yZd8+)  
9|qzFmE#  
輕輕的話語﹐卻是最重的一記誓言﹐在無人聽見的靜謐天地﹐緩緩化散在漫天雲霧中。 BY`vs+]XY  
B*AB@  
~~~~~~~~~~~~~              ~~~~~~~~~~~~~~~          ~~~~~~~~~~~~~~ D2 X~tl5<  
';KWHk8C  
太虛的生活﹐無分日夜﹐都是一樣寂靜空涼。藍霞一邊守候著毫無意識的紅雲﹐一邊通過和長城的內線多方佈局﹐更不忘增進功力﹐希冀將失去的一切﹐慢慢再抓回來。 kB-]SD#  
x|GkXD3  
經過寒氣封體﹐紅雲在雲氣瀰漫的環境下﹐身體不再惡化。等到全身毛孔自然張開的日子﹐氣血循環便迅速恢復如初﹐胸口開始緩緩起伏﹐呼吸也從無到有。 Q PrP3DK  
@K\ hgaQ  
從黑暗的意識空間中復甦﹐紅雲努力想遮掉眼前一片刺目的白光﹐卻發現身體異常沉重﹐連手都舉不起來。眼角瞥到一側盤坐閉目調息的藍衣男人﹐他的心一下緊了起來﹐連忙又閉上了眼睛。 "P yG;N!W  
cy0j>-z  
藍霞……藍霞……苦澀的呼喚迴蕩在心口﹐紅雲只覺眼睛一陣酸澀﹐晶亮液體順著鬢邊﹐滑落地面。 A$70!5*  
$;Z0CG  
微微的亮色一閃﹐被恰好睜眼的藍霞完全捕捉。剎那間﹐心底涌起的狂喜被一陣惶恐淹沒﹐他的後背盡被冷汗浸透。 `PZcL2~E  
5Zn:$?7  
他為什麼流淚﹖是仍然在憎恨自己嗎﹖還是內傷在痛﹖還是…… jM: |%o  
*R3^:Y&  
思及那個他想也不敢想的可能﹐藍霞呼吸急促﹐手心沁汗。 ~(\ .j=x  
%#TAz7  
為了扳倒他﹐紅雲不惜打開地卷﹐同歸于盡。陰差陽錯之下﹐兩人卻得借神龍秘寶保住性命﹐難道是因此才讓他無奈悲憤﹖ 'Lh nl3  
17#t7Yk  
紅雲表面溫柔和煦﹐實際內心卻是倔強絕決。將他逼上絕路﹐只能適得其反。藍霞竭力抑制自己回想那些曾有的不愉快﹐一任隨寒意慢慢滲透身心。 zE+^WeH|  
sGG q~7  
仰躺在他身邊的紅雲﹐不解地看著師兄的猶豫和失態﹐也是猜疑不定。 N"s"^}M\  
g[ N3jt@  
回想自己生死關頭﹐方才放下人生中一直揹負的重擔和責任﹐開始正視這份執著的追求。因為自己一再的躲避和反抗﹐讓天宇遭逢前所未有的浩劫﹐如今仍然是擺脫無門﹐難道是天意﹐要讓自己和師兄…… )zkr[;j~`  
eh}|Wd7J  
心中波動﹐引起長長的眼睫微顫﹐水光一閃﹐深黑的眸子對上一旁呆滯得不知所措的男子。 -+[~eqRB  
||Vx:(d7D&  
藍霞此刻方才如夢初醒﹐幾乎是不顧一切地衝過去﹐將人扶了起來。 .f&Z+MQ  
v^aI+p6  
“紅雲﹐你現在感覺怎麼樣﹖”藍霞將他抱坐在自己懷中﹐卻不敢使力﹐只輕輕圈著他的肩膀和腰。 -?w3j9kk>  
`6<Qb=  
溫柔的舉動﹐小心翼翼的試探問候﹐紅雲一陣酸楚﹐竟不知如何回答才好。藍霞以為他在生氣﹐也忐忑起來。一時間﹐氣氛再度冷掉。 yVWt%o/  
,*8)aZ1 k  
剛剛復甦的虛弱身體﹐撐不住多久清醒的意識﹐再度垂下頭去。藍霞雖然不語﹐但是全身都緊張關切著懷中之人的每一分呼吸﹐見紅雲這樣虛弱﹐著急萬分﹐抱起他就朝一處跑去。 XZT|ID_u"  
`=%G&_3_<  
這段時日﹐藍霞為了紅雲甦醒之後的復原﹐竭盡全力。在諸般事務皆難齊全的太虛地界﹐他只有盡力找尋適合療養的地理環境﹔而正巧﹐距離不遠處就是一座溫泉池水﹐藍霞讚嘆之余﹐再次感慨造化之奇妙﹐天地精華﹐對龍族諸多眷顧。雖是瀕臨絕滅的種族﹐卻因前輩者們高瞻遠矚﹐佈下諸多退路﹐得以在一次次浩劫中保存下血脈。 E+cx 8(   
C5Mpm)-%  
“紅雲﹐你醒醒﹐別再睡了﹗”藍霞圈抱著懷中不住軟倒滑下的身軀﹐一邊呼喚他﹐一邊試圖讓他清醒過來。看樣子讓他這樣去泡溫泉﹐大概會沉底﹐藍霞想了片刻﹐弄了些清泉水來﹐自己含了一口﹐然後吻上他的朱唇。 AjJ/t4<  
Kx02 2rgDU  
清涼甘甜入喉﹐紅雲呻吟一聲﹐再度醒來。意識回歸﹐睜眼竟看見如此景象﹐不禁紅潮上涌﹐急急掙扎起來。藍霞一不留神﹐被他從自己唇中逃脫﹐而晶亮水漬滑下艷紅嘴角的旖麗﹐讓他再度失神。 mYbu1542'n  
VFq7nV/O  
“放……我下來……” 難堪地轉開目光﹐紅雲顧不得自己仍軟弱癱在他懷抱中﹐著急要擺脫他。可是一轉頭﹐卻發現了熱氣蒸騰的溫泉﹐不禁眼神一亮。 ? (M$r\\  
+V;d^&S  
藍霞對他的話恍若無聞﹐卻在捕捉到他眼神那一剎那揚起開心笑容。迅速為他和自己解下衣物﹐小心翼翼抱著他走下溫泉。 `NfwW:  
iUq_vQ@} }  
泉水特有的效果和溫度﹐讓紅雲立刻體溫昇高﹐精神也好了許多。只是﹐心中裝滿太多事務﹐一時間紛亂混雜﹐仍是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更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師兄。 lib}dk  
C!Jy;Z=+u  
感受到紅雲的復原﹐藍霞終於鬆了一口氣﹐撐住他的手臂慢慢滑下﹐不經意地居然碰到了他的敏感處。 m[ER~]L/C  
m -0}Pe9L  
“啊﹗”紅雲反射性地渾身緊繃﹐直覺地身體往下一沉﹐潛入水中﹐掙脫了對方的圈抱。 wLxuSs|  
;H9 W:_ahE  
再浮出水面﹐已是距離頗遠的泉水池另一端。紅雲心有餘悸地微喘著﹐盯著對面的人﹐不敢有絲毫放松。 @(IA:6GN  
5t|$Yt[  
藍霞頓時愕然。他沒想到﹐紅雲居然如此害怕他的碰觸。 3gYtu-1  
A@Cvx7X  
“我……” 解釋尚未出口﹐對面的紅雲便急急開口。 r`i.h ^2De  
-.K'rW  
“我先上去了﹐你等一會再上來﹗” udPLWrPF\  
*;T'=u_lR  
看著他狼狽上岸﹐跑到一塊岩石後面整理衣物的樣子﹐藍霞突然有種忍不住要大笑的衝動。 2 ,krVb?<  
>7z(?nQYT^  
q#K0EAgC  
第四十八章 Nz:p(X!  
i!eY"|o  
对不起!您没有登录,请先登录论坛.
#Q BW%L  
E:;MI{;7  
再次醒來﹐紅雲發現自己衣著整齊﹐躺在師兄懷中﹐仰望頭頂一片金色龍形浮雕﹐他明白自己已經回到神龍殿。 !&5|:96o  
zb s7G  
“好奇怪……”紅雲喃喃微笑。明明不是神龍族系﹐為何神聖寶殿卻一次次為兩人開啟。 O^8=Xj#}  
O&sUPv  
不過﹐那些都已經不重要了…… @2`nBtk  
t"OP*  
“紅雲﹐我們回天宇吧。” _-2;!L#/  
]2{]TJ @B  
略高的聲調讓紅雲心中泛起複雜滋味﹐思考了一會兒﹐他輕輕握住藍霞的手掌﹐慢慢收緊。 _#we1m  
J!">L+Zcx  
“答應我﹐不要再執著報仇了。” uX6p^KNm5  
l;@bs  
藍霞心中一緊。這段期間﹐紅雲幾乎都是昏迷不醒﹐應該不會發現他的任何舉動才是。 i=&]%T6Qk  
J+wnrGoK  
一直以來﹐對他的要求﹐藍霞幾乎都是倍感煎熬。因為紅雲﹐始終是他心底最重要的人。掩去眼中一閃而逝的光芒﹐他沉重嘆氣。 0IZF%`  
V9cj  
“那你也必須答應我﹐不許再和天宇有任何牽扯。” VxE;tJ>1  
x6ayFq=  
紅雲長長吐氣﹐藍霞的個性﹐倔強高傲不下於自己。如今他肯放下天大仇恨﹐陪伴自己﹐已是他的極限。 )~`UDaj_  
=CO'LyG  
堅定點頭﹐紅雲鄭重承諾。“今生今世﹐紅雲願意捨棄地面上的所有﹐與藍霞一同遨遊天際﹐希望師兄亦不負我。” {XV 'C @B  
%'VzN3Q5V  
藍霞沒有回答﹐只是緊緊擁住他﹐一切感動﹐一切誓言﹐化為無聲傾訴﹐迴蕩在靜寂天地中。 |io)?`pj  
3J8M0W   
第二天﹐兩人告別了在太虛的短暫行旅﹐登上返回天宇的路程。 &8I*N6p:%/  
5BK3ix*L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3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四十九章     DyA1zwp}  
4n1 g@A=y  
從太虛回天宇﹐世所隱密的路線對龍族驕子而言﹐卻是駕輕就熟。只是尚未痊癒的功體駕馭光芒忽明忽淡的光球﹐仍然過於勉強。終於﹐在進入天宇﹐看到熟悉的賞雲棧峰頭時﹐紅雲終於支撐不住﹐光球散掉﹐兩人就這麼摔了下來。 FYb]9MX  
K@Xj)  
事出突然﹐但藍霞反應敏捷﹐功體深厚﹐一手抱著紅雲﹐一手朝地面射出氣流減緩墜落速度﹐毫不慌亂地降落在賞雲棧峰頭上。展眼四顧﹐四週雲環山嶺﹐氣象萬千﹐一層層樹林濃淡合勻﹐景象美不勝收。微微感慨﹐卻不自主就想到了兩人初次見面的情景。 keStK8  
`wr*@/P  
事過境遷﹐景似心境全非。他凝視了片刻﹐抱著紅雲步下雲棧﹐找尋一處隱密山洞﹐暫作休息。畢竟在當下﹐天宇時空雙方皆以為兩人已死的時候﹐光明正大四處亂逛恐怕打亂他的計劃﹐尤其是紅雲還在養傷期間。 sCp)o,;  
2fNNdxdbT  
先將紅雲安頓在山洞內面﹐藍霞想了一下﹐起身走出山洞。雖說此地人煙稀少﹐為防萬一﹐他還是秘密召來幾個手下﹐吩咐他們小心看住山洞。 w,_LC)9  
[;o>q;75Jz  
雖然萬分捨不得離開他﹐但是很多待辦之事﹐迫在眉睫﹐容不得半點耽擱。於是他迅速行動﹐聯絡留守長城﹑自己培養出來的殺星﹐隨即做出每件指示。 ",#Ug"|2  
<fA}_BH%]  
等到忙完一陣﹐回到那山洞﹐已經是入夜時分了。調整一下神采飛揚的表情﹐換回凝重平靜的一張臉﹐淡漠得不見半點波瀾。可是踏入山洞內﹐與一雙在黑暗中晶亮澄澈的眼眸相對的時候﹐在他的心中﹐卻猛然被一種恐懼淹沒。 3+q-yP#X  
jhBfy|Ftu  
那種狂亂的不安﹐仿彿是多年前﹐在天宇鱗池旁看到那抹瞭然笑容時的恐懼。 if3z Fh  
;jO+<~YP!  
畢竟出自同門﹐各自的心思﹐無論多少偽裝都是無濟于事。藍霞頓了一下﹐但還是毅然走上前去。 /!y;h-  
紅雲半坐起身﹐靠著石壁﹐一言不發地看著他﹐嘴角微彎地看著他那仍在起伏的胸口﹐以及他急促的呼吸。 MBnxF^c&P  
\ Co Z+  
藍霞在他身前的地上坐下﹐伸手將他攬到自己懷裡來。沒有掙扎的舉動﹐令他稍微安心﹐得以繼續接下來說的話。 p["pGsf  
_H-Fm$Q  
“我哪裡也沒去﹐也不曾見天宇的什麼人。” [Z&<# -  
 *I}_g4  
“嗯。” 淡淡的回答﹐平靜的語氣讓藍霞不知道他是什麼心思。 edZBQmx+#  
^NM>x Ienf  
“我只是想找個地方平靜幾天﹐等你身體恢復之後﹐我就去和師……呃﹐父親說﹐要和你一起退隱紅塵。” Vr;>Im  
8@|{n`n]  
紅雲拉起擱在自己腿上的手﹐緩緩握住。“那……我什麼時候才能恢復呢﹖” f hNJB0  
sGpAaGY>  
明顯地感覺到身後的軀體震顫了一下卻沒有回答﹐紅雲無聲冷笑﹐松開雙手﹐推開他的懷抱﹐站起身來。 HiD%BL>%  
TI0=nfj  
“洞口那幾個人是做什麼的。” JXR]G  
UPPlm\wb*  
空靈悅耳的聲音悠悠傳來﹐每一字都像利箭般彈在藍霞的心上﹐打入他靈魂的深處。 =h+-1zp{M^  
Og?GYe^_  
他已經忘了和自己的約定。短短幾天行程﹐遺忘卻來得更快。 FMzG6nrdBN  
_lRIS_^;eE  
或者……他根本就沒有將約定放在心上﹐這自己視若重生性命般的約定。 _a_T`fE&de  
y{~tMpo<  
紅雲驕子兩卷書﹐有著世人傳奇中的另外一個名號﹕太虛渡者算萬年。  =WEDQ\ c  
Rm6i[y&  
看得太遠﹑太多﹑太透﹐甚至束縛了自己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如今﹐還不得不束縛他人的行動。 ;Cjj_9e,:  
DJqJ6z:'  
藍霞茫然看著紅雲伸向洞口方向的手指。那句話非是問句﹐他不要答案﹐只是想要一個承諾。 h##U=`x3  
^upd:q  
可是……這樣之後﹐他還相信自己的承諾﹖還是……他根本就沒打算將那隨口承諾當真﹖ @x;(yqOb  
{<#b@=G  
那… …他要什麼﹖ 8-cuaa  
0kw)-)=  
麻木的雙腿移動來到洞口﹐藍霞下意識地抬頭﹐仰望天空。剎那間﹐他突然明瞭紅雲身為天宇領袖﹐帶領天宇眾人抵抗外侵那段時日的心情。 FIu^Qd  
:)kHXOb.  
烏雲密佈的天空﹐悶雷陣陣。沉重壓力﹐鋪天蓋地般壓迫而來。 n-,mC /4  
{M= *>P]E  
這……這就是無邊絕望的滋味嗎……紅雲啊紅雲﹐你怎忍心﹗怎麼忍心…… ic l]H  
@=Dc(5`[  
不平的叫囂忍不住要衝出胸口﹐可是後面突來一聲輕輕話語﹐讓他徹底冷靜下來。 WGyPyG#Fl  
4Y4zBD=<  
“藍霞﹐我想聽你的全部計劃。” Vock19P  
YN7`18u  
藍霞沒有回頭﹐嘴角卻扯起譏諷笑容。 ZCMH?>  
/x_AWnU  
紅雲﹐原來你比我還放不下。 SwaPRAF  
@xBO[v  
背信之人……又豈止我藍霞一人。 QXO~DR1  
NW*#./WdF8  
~~~~~~~~~~~~~              ~~~~~~~~~~~~~~~          ~~~~~~~~~~~~~~ ]Zc\si3i&  
s I09X6)  
一直苦心跟蹤小靈胎的三色天羅﹐卻因為一直抓不到證據﹐只能眼睜睜看著不知懮愁的幼兒﹐跟隨臥花奇人四處遊逛天宇。不管世間多少驚濤駭浪﹐小靈胎在千少一的細心呵護下愉快成長﹐完全不顧壓在頭頂的三色雨氣的生死壓力。 oMOh4NH,x  
02,.UqCz  
這種日子過多了也會使人煩躁﹐三人之中最沉不住氣的黑色天羅開始建議是否該詢問魔空﹐可有什麼加快進展的方法﹐卻遭到黃霢的反對。 u g;~dhe~  
w@n}DCFt  
“天宇現在全線反擊時空的侵略﹐我們在這個時候去和時空之主會面﹐無異於自暴立場﹐引來麻煩是小事﹐萬一讓千少一有了加入天宇陣線的借口﹐那事情可就大了。” #7}YSfm^6  
iOL/u)   
白霧瞇細了一雙眼﹐沉靜敏銳如他﹐依稀看見風中向他們方向飄蕩而來的一物﹐於是蹤身接住。 zJ:%iL@  
nE2?3S>  
“是什麼﹖” SUW=-M  
,dVJAV7v  
“似乎是一張信函﹐指名給三色天羅。” ! CJ*zZ*  
}U4mXkZF  
打開信函﹐裡面是四句話。 Kb1@+  
9`? M-U  
在上逆天命﹐在下剋雙親。靈胎百日後﹐落星崖下成。 mZuLwd$0  
@D `j   
白霧首先驚叫了起來。“果然是靈胎﹗這次有證據了﹗” !4 lN[  
 Vo%Z|  
黑霾皺眉道﹕“落星崖﹐原來小孽種要在那裡完成百日蛻變﹗” S/RChg_L5  
e ~cg  (.  
“沒錯﹐這不知是哪位高人給我們的提示﹐讓我們前往落星崖﹐親眼目睹靈胎的蛻變成長﹐把握證據﹐滅除禍根。” 黃霢看著未署名的信函﹐有些猶豫﹐“只是不知道﹐這是否是對方的陰謀﹖” 8#o2qQ2+  
=^_a2_BBl  
“是又如何﹖”黑色天羅自負笑道﹐“普天之下﹐還能有我們三色天羅不能應付的對手嗎﹖” wb h=v;  
Ww#!-,*]o  
無論如何﹐剪除靈胎﹐是三色天羅與生俱來的天命。為了這個目的﹐他們已經苦等了數百年。 v"o@q2f_  
N.ZuSkRM  
“唉﹗”黃色天羅重重嘆息。“今夜子時﹐前往落星崖。” }7P[%(T5  
Y]uVA`%"b  
~~~~~~~~~~~~~              ~~~~~~~~~~~~~~~          ~~~~~~~~~~~~~~ bD|VT  
7u5H o`  
已經三方淪陷的天宇﹐在天皇和造天筆率領眾人勉力支持下﹐於時空大軍陷入僵持狀態。雙方都略顯焦躁﹐無法推進一步的局勢﹐劇烈耗損著雙方的戰力和資源。 ^62I 5k/u  
)%f]P<kq6  
就天宇而言﹐無法打倒長城主帥魔空﹐也無法進入時空長城﹐完全在己方地盤開戰﹐就算保得不再失地﹐也沒辦法取勝。 {))Cb9'  
h^''ue"  
而對長城來說﹐無法摧破南方屏障﹐就無法觸及中嶽。停滯不前的局勢﹐大量損耗長城的資源﹐如果無法突破﹐不久的未來﹐魔空也不得不退兵﹐無功而返了。 %T\ 2.vl  
OPogH=vf  
魔空鬱悶難解地回到時空長城﹐卻見留守長城的殺星恭敬將一封沒有署名的信函遞上。 ?32i1F!  
[nrD4  
詩海石硯臺﹐金甲聖袍現。 OjqT5<U  
?du*ITim  
詭異妖艷的霓虹剎那間映紅了魔空圓睜的雙眼﹐身體止不住地發抖起來﹐不知道是因為激動﹐或是仇恨。 dy'lM ;@-  
jpoNTl'  
“詩海﹐詩海……” G|"m-.9F  
-z se+]O`  
喃喃自語著﹐魔空突然仰天狂笑。 >g@@ yR,  
)@y7 qb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好地方﹐真是藏東西的好地方啊﹗哈哈哈……” OK47Q{.gh  
5P 5Tgk  
原來某人早就料到﹐有朝一日自己必然重出江湖﹐故意在入世之前借黑蟒之手﹐炸毀詩海石硯臺。經過多少次更名換姓﹐早就沒人記得他的過往了﹐何況是已經毀于一旦的舊居所﹖ 6E^9>  
x-4d VKE*z  
那些不能毀﹐卻必須藏匿以隱藏身份的物品﹐自然是放在那裡﹐才萬般合適啊﹗ BqA_C W  
FT-=^VA\  
“來人﹗隨本城主馬上出長城﹐前往詩海石硯臺﹗” (N)>?r@n`  
Ae"|a_>fMI  
魔空懷著與宿敵相對的意興風發﹐踏出時空魔殿﹐卻看不見身後一個角落裡﹐水晶球閃動的隱約光芒。 E&U_@ bc-  
LX=v _}l J  
幾乎就在同時﹐另外一封匿名信函﹐飛入中嶽之巔。 .f>7a;V?}  
@e$EwCV,  
天皇不在﹐造天筆親自拆開信函閱讀﹐更是面無血色。 ,]das  
S;%k?O 7v  
子時南嶽崩﹐聖影現詩海。 @l5GBsLK  
R|wS*xd,  
不可能﹗魔空暫退長城﹐天皇才啟程前往紅雲生前交代的秘密地點拿取皇血﹐難道失手了﹖憑天皇的功力﹐絕不會出現這種失誤﹗ l0g+OMt  
C',uY7}<  
那就是匿名信函作者故意胡說八道﹐擾亂天宇人心﹖可是下半句…… ez5>V7Y  
7  `c!  
造天筆暗暗叫苦。發信之人手段厲害非常﹐倘若今日拆信者為他人﹐也不至於心慌如此…… -7%dgY(  
,Ik~E&Ku2'  
看看天時﹐已經夜深了。造天筆哀嘆一聲﹐舉步出門﹐叫來自己的徒兒一好漢和守在門口的雙龍﹐慇切交代。 E0DquVrz  
4%JJ} {Ff  
“等咧﹗仙仔你深更半夜一個人出門﹐一定有什麼好事﹐也不叫上我們幾個﹐很沒%數呢﹗”一好漢看出師父眼中隱藏的那抹慌亂﹐伸手做出攔阻的勢子。 wByTNA7  
<p2\;\?4z  
造天筆輕聲斥道﹕“胡來﹗什麼好事﹐為師去去就回來。你們在天皇回來之前要好好顧守中嶽﹐明白嗎﹖” uf:'"7V7  
o& $lik  
“唉﹗仙仔著急要走﹐我們也攔不住﹐不過至少也交代一下去哪﹐這樣天皇前輩若回來﹐這邊也好有個交代嘛﹗”無奈讓路﹐可是一好漢仍然不放松追問著。 U%;E:|  
J6rWe  
造天筆躊躇片刻﹐拋下一句話﹐隨即身形飄閃無蹤。 b' ~WS4xlD  
*m`x/_y+  
“詩海石硯臺﹗” wL6G&6]</W  
(*V!V3E3#  
第五十章   第五十一章 Ag8lI+ h  
av:%wJUl,$  
看著他的背影﹐紅雲突然從心底昇起一股深沉的無奈和悲涼。不是因為他的違背承諾﹐而是因為他踐踏了自己的真心。 kV!1k<f  
=e9<.{]S/  
紅雲這一生﹐因為命運的特殊﹐讓他甚少觸及感情。看世太深太遠﹐很容易心灰意冷。而藍霞﹐又偏偏是他始終不信命運安排﹐執拗付出的真實感情。 fRkx ^u P  
8+32hg@^F  
“為什麼不回答……”這句話伴隨慢慢滲入心坎的苦澀溶化殆盡﹐紅雲無限悲哀地看著他高大卻有些陰沉的背影。 ~d ~oC$=TC  
Wc;N;K52   
在這之前﹐他不是沒有想過﹐師兄是個有仇必報的人﹐叫他就此完全放棄﹐回歸一無所有的境地﹐簡直是痴人說夢。但是他還是下了賭注﹐賭上自己的真心﹐看能不能讓師兄回心轉意。 Wvl'O'R  
LW">9 ;n  
若不能﹐那自己就有了入世的借口﹐也可以光明正大和天宇再續前緣。 j X*gw6!  
+~M.Vs X  
可是他沒想到﹐如果兩人感情一旦崩潰﹐自己固然傷心﹐卻可以繼續擁有摯友﹑夫妻和父子的親情﹐可是藍霞呢﹖ MfKru,LSh  
j_0l'Saj  
紅雲不是不知道師兄對自己的執著﹐甚至可以違逆天地﹐遇神滅神﹐遇佛殺佛…… 5Kk}sxol  
`49!di[  
如果師兄也料到了這種後果﹐難道他會眼睜睜看著自己再次離他而去﹖ ilZ5a&X;  
R"\(a  
意識到這點的紅雲﹐突然臉色慘白﹐腳下一軟﹐跌倒在冰冷地上。 I'N!j>5oX  
'AmA3x)9u  
藍霞回過神來﹐轉頭發現紅雲的樣子﹐連忙跑回他身邊﹐伸手扶住他。 U#XW}T=|  
J{L d)Q,^  
“紅雲﹗你怎麼了﹖” yC4%z) t&R  
C+mPl+}w  
還來不及查看紅雲的脈息﹐藍霞突然感覺胸口一疼﹐紅雲的氣光劍結結實實打在他身上。 3x z z* <  
Uv=)y^H~*A  
“藍霞﹐紅雲還是那句話﹐我不會坐視你危害天宇﹗” wi[FBLB/8  
:R$v7{1  
話語未落﹐紅雲提運內元﹐向洞外奔去。守在洞口的眾殺星見狀紛紛圍了上來﹐準備合擊。 oU*e=uehj  
54RexB o  
掩不住滿眼的痛楚﹐看著這些本該是天宇蔽護下無邪的少年兒童﹐紅雲舉起手掌﹐喝道﹕“不可逼我開殺﹐快讓開﹗” O<dCvH  
<7/7+_y  
本來他有機會一擊而後走掉﹐可是深藏內心的憐憫﹐讓他猶豫了數秒鐘。 gI@nE:(m  
5Z#(C#  
也就是在這數秒鐘之內﹐局勢翻天覆地﹐陰陽逆轉。 C/ ]Bx  
{?X +Yw  
藍霞本來功體深厚﹐接下只有三成功力不足的氣光劍﹐只後退了幾步﹐就恢復如初。 yWr &G@>G  
yHZ&5  
他愣愣地看著紅雲跑出去。 (dV7N  
N~S#( .}[  
就在方才﹐他還在盡力思索﹐要怎樣安撫他不安的情緒。 NvpDi&i  
FR]uCH  
身上的疼痛隱隱散去﹐只是……止不住的心口疼痛﹐似乎是被人剖開胸膛一般﹐他甚至可以聽見自己滴下心血的聲音。憤然轉身邁步﹐他飛身來到劍拔弩張的現場。 WW7E*kc  
HPo><u  
“退下﹗” 2&AX_#P  
ygUX]*m!  
喝令手下退開以後﹐藍霞迅速絕倫的身影擋在紅雲面前﹐左手凝現氣罩﹐截斷他所有逃生之路﹐右手緩緩舉起﹐強大的內力壓得紅雲連提運內元的力氣都沒有﹐只有勉力支撐住自己的身體。 :&E~~EUW  
d/YQ6oKU  
胸口傳來一陣窒悶﹐紅雲不敢置信地看著面前這個數日前還口口聲聲深愛自己的人﹐向自己脆弱的天靈劈了下來。 :z|$K^)7Z  
gAsjkNt?  
果然﹐最後的輸家﹐還是自己…… xZloEfv.B  
`H^ H#W  
想像中的劇痛並未落在頭頂﹐而是稍微偏了角度﹐砍在左肩。 f&&Ao  
x@> ~&eP  
來不及將痛楚叫喊出口﹐濕熱而狂躁的吻落下﹐封住了他的全部希望。 >: J1Gc  
p-7?S^!l  
紅雲不及多想﹐直覺反應狠狠咬下﹐可就在嘗到血腥味的同時﹐七支尖銳冰寒之物依次貫入自己風府﹑四海﹑委中﹑尺澤﹑曲池﹑玉堂﹑神庭七大要穴﹐巨大的壓迫和恐慌使他瞪大雙眼﹐卻在接觸到更狠厲邪佞的眼神同時﹐禁不住激烈的劇痛和打擊﹐失去了意識。 gs~u8"B  
jX t5.9 t  
他從未像今天這樣﹐敗得如此徹底。 `1FNs?j  
1Eryw~,,9i  
曾經交人﹑交心的對象﹐一夕之間﹐變成這般。 qa6HwlC1  
q'X#F8v  
不知過了多久﹐感覺冰涼液體順著眼角滑落﹐他打個冷顫﹐緩緩睜開雙眼。 8|\xU9VT  
=H}}dC<)  
上面是幽暗的山洞頂壁﹐身邊放著一枚流轉光華的水晶球。紅雲看見﹐心裡一震﹐哼了一聲﹐勉力轉過頭去。 XqcNFSo)  
ma`sv<f4-!  
小小的動作﹐卻差點要了他的命。左肩火辣的疼痛牽動了半身的神經﹐讓他連起身都困難。 G2:.8 ok  
u}?{1B!  
確定藍霞不在身邊﹐他試著運轉周身氣血﹐卻立即被一股強大冰寒之氣鎖住了脈道﹐打了個寒顫﹐他放棄地松開握緊的拳。 ^6!8)7b  
cn9=wm\\  
雖然功體被鎖﹐但不影響苦修多年的靈思。紅雲靜心凝神﹐將意識彙向天宇關鍵之地。 ZMK1V)ohn  
>R\@W(-g`  
~~~~~~~~~~~~~              ~~~~~~~~~~~~~~~          ~~~~~~~~~~~~~~ |m$]I4Jr  
oiz]Bd  
三色天羅依照信上指示趕到落星崖﹐果然發現崖下一個深洞﹐裡面隱隱光芒閃動。 V<KjKa+sG  
;\T~Hc}&;  
“是靈胎正在蛻變﹐趁機動手吧﹗” &Mz.i,Gh  
&kH7_Lz  
三人方邁出一步﹐玫瑰花床伴隨濃濃殺意﹐由半空降下。床上之人慵懶悠閑依舊﹐可是不容忽視的壓迫感﹐強烈震撼著在場之人。 %r:4'$E7|  
=knBwjeD  
“要動手﹐就該考慮到後果。” H;FzWcm  
nyG5sWMpe  
“百日蛻變﹐是靈胎的事實已經不容質疑﹗” z qd1G(tO  
;;EFiaA  
“是靈胎﹐就無生存之權利嗎﹖”千少一輕托煙斗﹐緩緩吸吐之間﹐花煙裊裊。“恃強凌弱﹐九九九不齒也。” %XXjQ5p  
a6/ETQ  
“這……”黃霢躊躇之間﹐已被同伴搶過話頭。 )LBbA  
K-@cn*6  
“無論如何﹐今日三色天羅﹐將下手不留情﹗” F@ZB6~T~.  
1flBA,6L  
“唉……”千少一長嘆﹐緩緩放下手中煙斗。“真不能通融嗎﹖” ,awkL :  
u$^r(.EV  
    “三色天羅的畢生使命﹐請不要再插手了。”白霧淡淡勸著﹐但雙手凝氣﹐一瞬不瞬地注視著對方的一舉一動。 G[P<!6Id!p  
X(C=O?A  
聞言﹐千少一無奈一笑﹐旋起花床。輕幔帘霧般飄飛間﹐卻是嚴嚴實實擋在深洞之前。 Ye[Fu/0  
}5QUIK~NA  
“使命……使命是什麼﹖爭何﹖多風﹑多雲﹑多月﹐留何﹖命也﹑樂也﹑長也……” (IAR-957pN  
h>/L4j*Z  
三色天羅詫異萬分。是何等緣故﹐讓面前的男子﹐不惜與他們對上﹐只為保護一個小孽胎﹖ !Jaj2mS.N  
O*Z -3 l  
“因為……為了這來之不易的緣份﹐千少一﹐已經孤獨了九百九十九年……” cs]3Rp^g  
j7VaaA  
“是什麼緣份呢﹖”黃霢忍不住問道。 D:N\K/p  
36 ]?4, .  
緩緩吸了一口花煙﹐千少一沉吟。“九百九十九年前﹐千少一在他人眼中﹐也是同樣不被容於世的……異種。” M7(]NQ\TQ  
@^b>S6d "  
輕輕一語﹐三色天羅大吃一驚﹐彼此對看一言﹐隨即不再多言﹐聯手攻上。千少一雙指夾起玫瑰﹐凝氣反攻。 F Zk[w>{  
z*N%kcw"  
“玫瑰花殺﹗”  t&G #%  
+ a'nP=e&  
~~~~~~~~~~~~~              ~~~~~~~~~~~~~~~          ~~~~~~~~~~~~~~ 7+P-MT  
YUlH5rO3  
是夜﹐天皇獨自來到一處幽暗古井﹐取出井底小盒﹐打開確認之後﹐準備返回。 biH ZyUJ  
NcIr; }  
行至半途﹐武功高強的天皇發現身後有人跟蹤﹐冷哼一聲﹐回身就是一招。 H*&!$s.  
2:6lr4{uY  
跟蹤之人見行蹤敗露﹐也不再隱匿﹐卻吹起響亮口哨﹐剎時四面八方﹐出現十余黑影﹐將天皇團團圍住。 FOuPj+}F  
"u"?~  
“將皇血交出來﹗” 2K{)8 ;^  
9]a!1  
天皇不屑冷笑﹐“烏合之眾﹐也來奪取皇血﹖” U+@rLQ.-  
:U'Oc3l#Y  
一邊說﹐對方已經攻了上來﹐天皇不慌不忙﹐單手應敵﹐輕鬆將對手一一打退﹐一邊繼續前進。 XC,by&nY<y  
n<>]7-  
只是走了幾步﹐他突然感覺不對勁。對方人馬應該是時空長城之人﹐可是為何武功會如此不堪一擊﹖魔空是個聰明人﹐故意示弱必有意圖……難道他在南嶽﹐已別有佈局﹖ %nj{eT  
f5#VU7=1F2  
心裡一緊﹐他加快腳步﹐深夜趕往南嶽山麓﹐卻沒注意到﹐方才被他打倒的“烏合之眾” ﹐又紛紛站了起來﹐重新隱沒在漆黑暗夜之中。 ov'C0e+o  
rmhL|! Y  
紅雲的靈思追蹤到此﹐心下已有不祥預感。當靈思轉向南嶽之時﹐那山巔幾個面露殺氣的人影﹐將他幾乎驚得魂飛魄散。 ],f%: ?%50  
L^jhr>-";  
“是……是陷阱﹗啊……紅雲失策啊﹗” PtOYlZTe?  
dca?(B!'6  
忍不住驚呼起來﹐紅雲全身冷汗涔涔﹐被迫中斷了靈思。身為背後佈局者﹐他已經早一步﹐料知了此盤的慘敗。 eg>]{`WQ  
G2FD'Sf  
天宇眾人為避免時空長城重兵奪取皇血﹐才將取回的日子一拖再拖。可是在眾人都無提防的情形下﹐藍霞陡然出現﹐從中插手﹐以他的測算能力﹐早就交代人將皇血取走。 gCW {$d1=  
EA<x$O  
此刻的南嶽﹐又宛如空城一座﹐那嶽神石像﹐就那麼孤獨地屹立峰頂﹐只等天皇一到﹐就要步入崩塌的歷史…… ^W[3Ri G  
o@r~KFIe  
紅雲此刻渾身顫抖﹐心中難以克制的悲慟席卷了整個身心。只是這股悲慟太深沉太劇烈﹐致使他並未繼續靈思追蹤的行動﹐而是無力閉上了雙眼﹐克制自己崩潰的衝動。 oBWa\N  
iZ2nBi Q  
~~~~~~~~~~~~~              ~~~~~~~~~~~~~~~          ~~~~~~~~~~~~~~ F6 f  
oMF[<Xf  
詩海﹐一如其儒雅之名﹐無論四週景物人事如何變更﹐它只是靜靜觀賞著一切變化。日出日落﹐花開花謝﹐無數個寒暑輪替﹐它靜謐依然。 |Q#CQz  
3x E^EXV  
造天筆向來閑靜柔雅的步伐今日顯得無比急躁﹐匆忙奔往石硯臺的過程中﹐甚至散掉髮髻﹐披下滿頭的銀絲。 >F;yfv;  
]goPjfWvU"  
踏上熟悉的地點﹐意料之外的安靜氣氛令他不禁遲疑了片刻。小心翼翼踏入一處密地﹐翻開已經蒙塵的石匣﹐內中是一件熟悉又陌生的物品。 Y r 1k\q  
S~.%G)R  
那就是傳聞之中﹐“聖影” 的金甲戰袍。 ~G8haN4  
V(6Ql j7  
想到曾經和時空之主那場惡戰﹐造天筆思及仍是心有餘悸。雖說最後是自己險勝﹐但並未趕盡殺絕的舉動﹐徹底改變了整個天下人的命運。 IlMst16q5  
%Yny/O\e%  
魔空自此韜光隱晦﹐發展長城勢力﹐只為和聖影再做決鬥。 e `IL7$  
8>ODtKI *  
“多少年的仇恨了……今日就讓它做個了結吧﹗” =tqChw   
\Oa11c`6  
造天筆對著戰袍上依舊閃亮的甲片﹐將頭髮整理得一絲不亂﹐然後高高束起﹐最後披上戰甲﹐走出密室。 {tF)%>\#  
M7\KiQd  
沒有多做無謂滯留的緣故是……他已感受到某人強烈的存在。 RVa{%   
Zs}EGC~&  
“深更半夜﹐時空之主駕臨詩海﹐造天筆深感榮幸。”仍是不慍不火的語調﹐卻讓對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 *!yY7 ~#  
O*hQP*Rs  
“哈哈哈……”魔空的尖銳笑聲划破靜謐詩海﹐卻無法掩飾那雙已被仇恨燒紅的雙眼。“聖影你終於出現了﹐我還以為你就此龜縮不見了呢﹗” r$;u4FR  
ZNY), 3?  
“魔勢席卷天宇﹐聖影誅魔不留情﹗”造天筆不願與邪魔多說﹐輕喝一聲﹐雙臂一張﹐吸納天地精華﹐強悍出招。 u$y5?n|  
E3h-?ugO'  
魔空毫不退縮﹐鼓蕩真氣﹐萬幻魔體瞬間提昇到最高。詭異笑聲迴蕩四週﹐“造天筆﹗面對萬幻魔功﹐你沒勝算﹗” *vIC9./  
D? FWSv  
“哼﹗沒勝算之人﹐當是萬惡不赦的魔空﹗”語畢﹐造天筆發招﹐強猛氣爆與萬幻魔功相對﹐當場炸毀了半個詩海﹐將本來就是廢墟的石硯臺更是掃得纖塵不存。 "o$)z'q  
(:ij'Zbz  
兩人經過極招相對之後﹐功體各有折損﹐此刻造天筆壓制內傷﹐再要組織第二輪衝擊的時候﹐魔空開口了。 .jbT+hhM  
`Bv, :i  
“聖影﹐你的誅魔之路﹐將終結在今日﹗來啊﹗殺仙誅聖衛天劂﹗” %51HJB}C]  
]Kp -2KW  
聽到名響天下的浩劫天地雙利﹐看見隨後而出的身影﹐讓造天筆當場壓不住傷勢﹐一口鮮血噴出。 {#}?-X  
MGSD;Lgn  
“啊~黑蟒啊……” hquN+eIDH  
7N[Cs$_]  
魔空見狀﹐得意萬分。“造天筆﹐看你為龍族奉獻一生﹐最後死在龍族之人手裡﹐有什麼特別感想嗎﹖” ,L^ag&!4  
qiyJ4^1  
“無恥之輩﹐誘拐龍族後輩﹐令人不齒﹗” # l-/!j  
$D(q  
“哈哈哈……你說錯了﹐黑蟒又不是本城主帶入長城的﹗不過本城主一直很好奇﹐一個滅絕的種族﹐值得你如此付出嗎﹖”魔空瞇著眼睛﹐隨口問道。 zZ{(7K fz  
0*8uo W t&  
因為……造天筆也曾經是龍族之人…… xs$ -^FnD  
kDK0L3}nr]  
太過遙遠的記憶﹐很多都隨時光泯滅無跡了。當年滿懷悲痛﹐離開太虛的感受﹐誰人知曉﹖只有那一份溫柔的鼓勵﹐永遠不能忘懷的關切眼神﹐在自己支離破碎的心間﹐重新織補起希望。 t[b@P<F  
VyxX5Lrj  
絕招之前﹐造天筆看不見眼前散發邪氣的惡魔﹐看不到身後無知的後輩族人﹐只隱約看見一抹溫柔的紅影。 E#mpj~{-  
&3bhK5P  
仿彿是朝霞漫天的溫柔紅色﹐那麼亮﹑那麼艷麗﹐多少次給他帶來安慰和支持的紅色……雲彩…… !jyy`q=  
WOuk> /  
魔空兇殘雙眼緊盯造天筆﹐“魔魂總集”出手同時﹐掀起地上一塊大石﹐扣在手掌中﹐狠狠推了過去。 )VFS&|#\  
R(<_p"9(  
造天筆拼盡全力﹐閃過身後奪命的衛天劂﹐聚集全身功力﹐向宿敵擊去。 XF Wo"%}w  
 OiMr,  
“絕魔天掌~去﹗” x_.}C%  
y_N h5  
驚天動地的氣爆﹐將在場三人悉數擊飛﹐魔空驚慌穩住身形﹐一面向時空長城飛去﹔而黑蟒則不知去向。 wxo{gBq  
0;x<0P  
造天筆卻因為避不開被轟成碎片的大石﹐全身被其劃得血跡斑斑﹐止不住向後飛去的身體﹐最後被數塊尖銳石片釘在遠處一塊山岩壁上﹐奄奄一息了。 xY1@Ja  
Hrj@I?4  
~~~~~~~~~~~~~              ~~~~~~~~~~~~~~~          ~~~~~~~~~~~~~~ F)hUT@  
JD{AwE@Ro  
一夜之間﹐變數乍生。本已隱居的長生府尊﹐無意間在觀星之時﹐隱約發現天際一角的藍色霞彩﹐頓時不可置信地站了起來。 )dZ1$MC[  
UaV8 !Z>  
“怎麼可能﹖難道是霞兒他……”  eAbp5}B  
X16r$~Pb  
造雲麒麟繼續仰望天空﹐卻在東﹑南二方﹐同時看見星芒隕落之時﹐再也坐不住了。 }R2afTn[;  
k2ZMDU  
“怎麼可能……” s. jcD  
QVPJ$~x  
白髮蒼蒼的老者﹐短短半刻間﹐連說了兩句同樣的話。 $z'_Hr'  
glgXSOj  
下一刻﹐麒麟光形沖天而去﹐直往南嶽方向而去。 d m$iiRY  
_$BH.I  
而在他離開不久後﹐一身藍衣的男人﹐昂然踏入此地﹐伸手推開了夢雨涵的房門。 &L4>w.b"N  
%n:ymc $}  
等造雲麒麟來到南嶽地界﹐眼前的一幕﹐當場讓他眼前發黑﹐幾乎無法反應。 uE:`Fo=y  
QeipfK+me  
整座南嶽被夷為平地﹐曾經高峰雄偉的景象﹐就好像從來不曾存在過一樣。造雲麒麟心下大亂﹐怎麼也無法相信﹐讓南嶽皇血打通了脈氣﹐致使整座山脈崩塌﹐究竟是怎樣發生的。 PBp+(o-  
^U0)iz  
悄無人跡的居所內﹐正在打坐唸經的夢雨涵﹐茫然抬頭看著站在門口的男人﹐那個讓她又驚又怕的人。 !:9s>0';N  
8PwPI%Pb  
藍霞面無表情﹐跨入房門﹐坐在椅子上。 o&U/e\zy  
"IKbb7x  
“吾這次來﹐是要告訴妳﹕紅雲是吾的人﹐妳……不配擁有他﹗” [Cf{2WB:7  
9Ts rg  
雨涵先是疑惑﹐但很快就理清了一切。緩緩斂下長睫﹐輕柔話語回應道﹕“雨涵摯愛紅雲﹐不為任何人擁有。彼此相愛的心﹐不應該強行輊梏。” LCkaSv/[RB  
(ixlFGvEq  
“原來這就是妳的為妻之道﹖”藍霞冷笑一聲。“所以心安理得地接受他的保護和照料﹐從不考慮他的苦楚磨難﹐全是因妳而起﹗” QsH?qI&2jp  
=E4~/F}9/T  
“雨涵並未做什麼……” /F7X"_(H  
NJ$c0CNy  
“妳的確什麼都沒做﹐但因為妳是他的妻子﹐所有覬覦天宇的敵人﹐都會拿妳下手﹐牽制紅雲。換種說法﹐因為妳﹐天宇陣線才屢屢被拖累﹐造成無數人的犧牲﹗”藍霞嚴厲注視著面前嬌弱得似乎不堪一擊的女性﹐繼續咄咄逼進。 G=qT{c 8Q  
|!.VpN&  
“紅雲乃是天宇奇才﹐世間異數﹐真佛認同的天宇領導。他心胸寬廣﹐聰慧善良﹐但是卻因為妳的愛情牽絆﹐屢屢被牽制。吾坦白講﹐如果你們這樣的關係繼續下去﹐不出百年﹐紅雲會被更強悍的對手攻得死無葬身之地﹗” cux<7#6af  
V}+Ui]ie|I  
“在妳決定愛他之前﹐是否考慮過﹐如何才能保證﹐不讓妳自己成為他踏入地獄的階梯﹖”藍霞嗤笑。“紅雲是天際特殊的存在﹐不是人人都有資格去愛的﹗” `]4bH,%~  
^)0b= (.  
說完﹐藍霞毫不停留﹐轉身出門。 cHk ?$  
%6HJM| {H  
背後﹐是一串無聲的淚水﹐晶瑩蜿蜒流下﹐柔弱的手指﹐絕望揪住衣裙。 vK,.P:n  
u[?M{E/HU  
是這樣嗎…… 6`U]%qx_I  
~k780  
是這樣吧…… lko k2  
R1NwtnS  
還是……等待紅雲自己的選擇罷了…… !0!r}#P  
"%]vSr  
~~~~~~~~~~~~~              ~~~~~~~~~~~~~~~          ~~~~~~~~~~~~~~  T6N~L~J  
cSWn4-B@l  
昏睡了一個時辰﹐紅雲不堪噩夢的驚擾﹐再次睜開了雙眼。意識到這次是天宇最巨大的浩劫﹐他懮心如焚﹐卻無可奈何。好不容易翻到右側躺著﹐他盡力撐起綿軟無力的身體﹐想要站起來。 ?N(opggiD  
W+D{4:  
動靜偏大﹐引來了洞口看守的人。紅雲怔怔看著走向自己的少年﹐不知道他要做什麼。 31=v US  
Kuy0Ci  
“軍師吩咐的﹐你醒了就給你喝點水。一路辛苦﹐你一定很渴。” U((mOm6  
2L|)uCb  
一個裝水的皮囊遞了過來﹐紅雲一手撐住身體﹐沒有多餘的手來捧住皮囊﹐只好說﹕“不用了﹐我不渴。” Y!w {,\3  
]Wdnr1d~8  
少年有些顯得不知所措﹐只好拿出時空長城的看家本事﹐上前抬起他的下頜﹐強迫他飲水。 4]mAV\1  
NG?-dkD  
紅雲驚訝看著他﹐不知道藍霞又在搞什麼名堂。清涼液體入喉﹐精神果然好了很多﹐只是少年動作有些粗蠻﹐水流灌得急了些﹐一股股都順著衣衫流了下來。 J!@`tR-  
)G=hgqy  
少年見狀﹐停下手中的動作﹐看著紅雲﹐不發一言。紅雲看著他﹐嘆息道﹕“你們軍師哪裡去了﹖” ~Op~~ m  
/aX 5G  
沒有回答﹐紅雲苦笑一聲﹐怎麼會企圖從他口中問出答案﹖嘆了一聲﹐依舊躺下﹐閉上雙眼。那少年見紅雲又睡了﹐也放下水囊﹐走了出去。 2<33BBlWA  
J1gLT $  
見對方離開﹐紅雲才深呼一口氣﹐試圖從安靜的空間中尋找理智﹐理清當前局勢。可是突然襲來的一陣暈眩﹐讓他心中暗叫不好—  - j_  
6 P U]I+  
那水裡有藥﹗ FCA]zR1  
't <hhjPqY  
雖然心裡把藍霞罵了個天翻地覆﹐紅雲還是無可奈何。看來他這次的行程要略長了﹐希望他返回的時候﹐不會直接一掌斃了自己…… Zia<$kAO  
Z"Byv.yqb  
回想當時﹐他差點就擊在自己天靈﹐為什麼又偏了方向﹖是因為他心中仍然是愛著自己的嗎﹖ pIP ^/H  
0;avWa)Q  
為自己的念頭自嘲了片刻﹐紅雲明白﹐師兄從小氣性就大得很﹐稍微不遂他意﹐必定要鬧得天翻地覆﹐也正因此﹐當年長生學府裡﹐沒幾個人願意答理他。 ^U[yk'!Y  
$KMxq=  
想到師尊也是無可奈何﹐想要藉機磨煉他的脾氣﹐卻鬧到整個學府關門算完事。 KG9FR*"  
Ze-MB0w  
這次看來他是早有準備﹐只是故意尋舋﹐挑起他毀約的藉口罷了。那他為什麼對自己…… aYd`E4S+  
*e}1KcJ  
想到自己拼命打出的那一掌﹐紅雲自己也是懊悔不迭。 qF57T>v|  
atmTI`i  
自己非到必要﹐是從來不會魯莽行事﹑衝動下手的﹐何況在毫無把握的情形下﹖ h&j9'  
4VrL@c @  
當時明明就可以避免極端相對﹐為什麼自己的冷靜﹐剎那間消失無蹤了呢﹖ 3?:?dy(3z  
5BsfbLKC  
還是……這一切都是他故意的安排﹖ 3}25=%;[  
+#MQ8d  
線索快要理清的時候﹐藥性越發濃烈﹐紅雲難忍疲睏的侵襲﹐再次墜入無邊黑暗之中。 ^{R.X:a  
Q3|I.I e  
這次的夢中﹐虛無一片﹐除了滿滿的孤寂和黑暗﹐什麼都沒有。 p4M7BK:nf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4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五十二章 bdz&"\$X  
vB;$AFh{  
離開父親和雨涵隱居之地﹐藍霞不做停留﹐直往時空長城而去。內心的冷笑﹐在看見依然緊閉的時空城門時﹐竟然脫口逸出。 rN5;W  
6> Ca O  
筆直走入熟悉的時空長廊﹐藍霞沿著淡淡血腥氣味﹐來到長城魔殿。隨著他身影清晰的凝現﹐正在盤坐療傷的魔空猛然睜大了不可置信的雙眼﹐他無法理解﹐一個已經死去的人﹐怎麼會若無其事地站在他面前﹐嘲笑他的失勢﹖ 9o|#R&0  
kFo&!  
“你……”魔空一時失神﹐盯著對方﹐說不出話來。下一刻﹐藍霞已經慢慢靠近。 ?=a,  
Y%A KN  
倉促之間揮出一招﹐卻被藍霞輕易擋住﹐“魔空﹐以你的聰明﹐應該明白我今日為何回來。” K}1eQS&$a  
OJ2I (8P  
“時空長城是吾魔空的勢力﹐你若敢輕舉妄動﹐恐怕後果堪慮﹗” ;1[Lwnm  
SdOE^_@:  
看樣子是來者不善﹐魔空一面暗自凝氣﹐一面準備召喚手下前來。 gg}^@h&?  
#RWHk  
藍霞譏諷一笑。“不用喊了﹐我們兩人要算的帳﹐何必搞得像全城集會一樣熱鬧﹖” DA -W =Cc  
Mh;rhQ  
魔空警惕不語﹐藍霞見狀繼續道﹕“吾一直很好奇﹐萬幻魔體究竟能發揮到何等地步﹖還是說……詩海一戰﹐吾已經沒機會再見識你的頂峰狀態了呢﹖” h&$,mbEoI  
Q]NGd 0J  
“是你﹗”魔空回想那封信﹐又驚又恨﹐不禁緩緩後退﹐後悔不迭。藍霞智計過人﹐只是自己大意﹐沒想到他會突然死裡逃生。 96.Vm*/7  
D|rcSa.M  
“是上蒼要吾結算過往舊帳﹐你也拿出一城之主的氣魄出來﹐好好發揮吧﹗”藍霞無聲輕笑﹐等待魔空出招。 KXTx{R  
JU\wvP5j  
魔空明白了﹐原來藍霞很早以前就一直在為以後鋪路佈局﹐以免哪天生變﹐全盤皆輸。包括當年提議用時空星盒造就殺星﹐也是對思想單純的兒童灌輸從屬意識﹐便於控制利用。想到此﹐他不再考慮﹐轉身向長城內殿逃去。 2W]y9)<c  
D"RxI)"HP  
藍霞冷笑一聲﹐迅速跟進。在某處狹窄回廊中﹐魔空突然轉身﹐一招“暴雷擊” 打回﹐卻被藍霞隻手推回。 %*`yd.L0W  
0&k!=gj:>Z  
“這種集中一點的攻擊﹐在狹窄地道不可行。一旦對方功力強於你﹐你會被反傷自身。” 藍霞朗朗解說﹐瀟灑逼近。 TDnbX_xC<  
k9iXVYQ.;r  
時間緊迫﹐況且詩海一戰以後﹐魔空功體損耗巨大﹐當下情形並不是使用萬幻魔體的時機。藍霞一再暗示他要見識魔功威能﹐必定別有陰謀。 #ZS8}X*S  
m"RE[dQ  
想了想﹐魔空不再猶豫﹐左手輕抬﹐右手納氣﹐剎時內室生風﹐平地降雪﹐正是“急凍梅花﹑雪裡不凋” 雙式。 }R]^%q@&  
oHI/tS4 _  
藍霞見狀﹐也使出相同的寒冰之招應對。掌到功發﹐魔空卻只覺得一股熾熱暗流﹐由自己丹田深處涌出﹐剎那間冰火交集﹐全身筋脈傳來碎斷的痛苦﹐不可置信地瞪向對方﹐“你……” *S$`/X  
YMEI J}  
“不用驚訝﹐你忘了北嶽之戰前﹐你被天皇的極炎之招打中﹐回來以後吾為你療傷的經過嗎﹖”藍霞居高臨下看著痛苦掙扎的魔空﹐淡淡開釋。 ?=X_a{}/  
)TFBb\f>v  
北嶽戰前﹐那次不是紅雲的佈局﹐調來天宇強將來圍攻自己嗎﹖ GY;q0oQ,  
%B{NH~  
“當時我一眼看穿紅雲的計謀﹐他是要我在進攻冰寒北嶽之前﹐在你身上折損一半功力。” 藍霞扯起一邊嘴角﹐“你覺得﹐我有可能這麼笨嗎﹖” !NfN16  
Ap [}[:U  
魔空瞭然。畢竟當時﹐是藍霞事必躬親進行進攻天宇的計劃﹔統掌大局者﹐當然懂得其中的取舍。為本來就身在後方的自己折損功力﹐完全是得不償失的做法﹐他怎可能去做呢…… baVSQtda  
U& < Nhh  
“你大概猜對一半﹐除了你的自知之明﹐還有一點﹐就是……”藍霞玩味地笑了。“我畢生摯愛﹐好不容易想出來的策略﹐我怎麼可能不幫忙捧場呢﹖” _Z|3qQ  
:$"L;"  
想到藍霞﹑紅雲在長城共處那幾個月﹐魔空差點氣得背過氣去。曾經在長生府尊面前極盡嘲諷之事﹐就是為了羞辱他﹐沒想到自己明明看見這點﹐卻仍是落入他的圈套。 I N'a5&..  
=P.m5e<  
“那時候的炎火氣並未清除﹐我只是以某招強行壓下﹐如果你此生不再遇到此招﹐也許能夠長命百歲下去。”藍霞笑道﹐“只可惜﹐唯一的保命符﹐你棄而不顧﹐實在怪不得我翻臉無情。” zz+p6`   
@xI:ZtM  
“你……”魔空艱難開口﹐“你是準備﹐拿我的腦袋﹐換取天宇的原諒了﹖” '9#O#I &J  
fQB>0RR2  
藍霞聞言﹐突然大怒。“是天宇對不起我﹐何來原諒之說﹗” $SmmrM  
+Eh^j3W  
話語未落﹐藍霞狠擊一掌﹐將魔空身體爆成碎粉﹐散落得到處都是。 L)LW5%.6  
*Tt*\ O  
回顧自己成長過程中重要的地方﹐藍霞卻毫不眷戀﹐轉頭離開。 Q/ ,j v5  
< <vE.  
和長生學府一樣﹐如果沒有了那個人的存在﹐就不再值得留戀。 =(~UK9`  
uM^eoh_  
~~~~~~~~~~~~~              ~~~~~~~~~~~~~~~          ~~~~~~~~~~~~~~ G#pRBA^  
d* 6 lJT  
天色微明﹐造雲麒麟難以接受天皇遭難的打擊﹐足足平靜了數個時辰﹐方才顫抖著開始凝神靜思。 8,,$C7"EP  
8C{mV^cn~  
霞兒竟然逃過死劫﹐當時心情太過悲慟﹐竟然在他的氣息消失天宇之後﹐認定他已經霞散大地。如今他既然回來﹐那……紅雲呢﹖ -&ic%0|f  
Hi 1@  
“哎呀﹗事情不妙了﹗”府尊想到兩人針鋒相對的個性﹐如今藍霞狠心報復天宇眾人﹐紅雲豈有不攔阻之理﹖ ZE*m;  
]OZk+DU:  
可是一夜過去﹐天宇似乎大局底定﹐那……是紅雲失手了﹖ SOI$Mx  
'>]9efJA  
想到藍霞曾經如何狠心對待紅雲的經過﹐府尊心驚膽戰﹐屏息焦急搜尋天宇各處。紅雲的氣息已經異常微弱﹐但府尊多年修為﹐仍是終有尋獲。 uWYI p\NN  
|GvWHe`  
當造雲麒麟急急來到某處偏遠地帶的山洞之前﹐整顆心剎那間崩碎。 KnC;j-j  
(,gpR4O[  
“紅雲啊……” {5=Iu\e  
eL-9fld /n  
憤怒的氣流隨手擊出﹐將圍上的時空殺星格殺殆盡﹐府尊快步走入陰暗山洞深處。 xnW3,:0  
|nN{XjNfP5  
“是……是師尊嗎……”微弱的話語幾不可聞﹐斷斷續續的氣息﹐造雲麒麟又驚又氣﹐連忙走近前來查看。 UtF8T6PKdW  
WUM&Lq k"  
“是為師﹐雲兒﹐你受苦了……”彎下身去﹐造雲麒麟仔細查看愛徒的模樣﹐話語中滿是心疼。 ]mN'Qoc  
LH4!QDK-  
左臂軟軟搭下﹐顯見是已被折斷。全身冰冷不能輕易行動﹐可能被藍霞的武功打傷。被關在山洞中﹐沒有及時治療﹐眼見情形逐漸惡化﹐府尊一時間哽咽不止。 ^qaS  
Z. ))=w6G  
“你怎麼了﹐雲兒﹖”造雲麒麟繞到他右側﹐小心翼翼將他扶坐起身。 GN4'LU  
cGhnI&  
“師尊……徒兒讓師尊擔心了……能夠再見師尊一面﹐紅雲死而無憾了……”紅雲虛弱抓住師尊的衣襟﹐艱難訴說。“師兄在那水裡下了迷藥﹐用貫入寒氣的金針﹐鎖住徒兒七大要穴﹐才……才會如此……” c7[<X<yk  
1jJ>(S  
話語未落﹐造雲麒麟忍不住發抖道﹕“他怎麼可以這樣﹗他怎麼忍心……” ' {L5 3cH=  
cViEvS r  
“天宇……天宇危急啊……”一陣昏眩襲來﹐紅雲手一鬆﹐再次不省人事。 /R@,c B=  
t?:}bw+m  
~~~~~~~~~~~~~              ~~~~~~~~~~~~~~~          ~~~~~~~~~~~~~~ !TH3oLd"  
QQso<.d&  
陡逢變數的天宇時空﹐各自沉浸在令人不安的沉悶氣氛中﹐幾乎無人注意到﹐一直覆蓋著天宇天空中的濃厚烏雲﹐已經消散無蹤。美麗的朝霞漫天綻放﹐金色朝陽光輝灑照大地﹐天宇終於迎來了真正光明的一天。 Zz<k^  
y\DR,$Py  
雖然已經卸下沉甸甸的重負﹐藍霞的心情並沒有半點輕鬆。他不敢去想﹐現在自己出現在那個人面前﹐會得到怎樣傷人的反應。 :esHtkyML  
6q[|U_3I@  
一路躊躇的腳步﹐在接近那個山洞的時候﹐轉為驚訝。 ad "yo=%1  
+!'\}"q  
滿地的屍體﹐讓他不得不做下最壞的打算— 2nW:|*:/p6  
[X'XxYbZ  
是天宇的人﹗ J6eF7 fa  
X|}yp|  
急促的腳步奔入﹐卻在看見一襲白色儒袍之時﹐怔怔立於當場。 >~-8RM  
,9I %t%sb  
是……父親。 j {w'#x,  
N02X*NC  
“父親﹐我……”藍霞欣喜重生後再見至親﹐可是府尊面上冷漠的怒氣﹐讓他一時間張口結舌。 ,GB~Cmc1<Q  
42a.@JbLQ  
視線越過府尊的身後﹐紅雲仿彿失去生機般躺在地上的模樣﹐更讓他忍不住衝上去的衝動。偏偏此時﹐造雲麒麟開口了。 7~@9=e8G  
I%]~]a  
“我不記得我有個殘忍狠毒的兒子。” CbmT aEaP  
~s@PP'!  
藍霞怔住了。好久好久﹐才想起來﹐父親也是天宇正道的一線人物嘛。 =.=4P~T&  
9qUc{ydt  
輕輕笑著﹐他儘量維持面上的無所謂。“你不想認我了﹐當時又何必來見我臨死前最後一面﹖” "|?zQ?E  
uD=i-IHT  
造雲麒麟不去搭理他﹐轉身向紅雲走去。藍霞見狀﹐急忙也移動身形﹐去看紅雲的狀況。 -}u=tiNG  
"~R,%sYb(  
“你站住﹐不許過來。” 府尊冷冷吩咐。 LUGyc( h  
AJ_''%$I3:  
“父親﹐讓我看看紅雲﹐他……”藍霞跟在府尊身後﹐無視他的命令。 g.wp }fz  
Y}<w)b1e|  
造雲麒麟停下腳步﹐猛然回頭﹐一巴掌打在藍霞臉上﹐將他打得偏過頭去。 J<g$hk  
9yU(ei:GUo  
這是他這輩子﹐第一次挨父親的打。臉頰火辣辣地疼痛﹐視線卻被躺臥地上的人驚得無法移開。 /5qeNjI+2  
UF3g]>*  
紅雲的衣衫上血跡斑斑﹐氣若遊絲﹐整個身體因為疼痛微微蜷縮﹐好看的眉毛也蹙了起來﹐眼睫上隱約水光閃動。 YP*EDb?f  
xbbQ)sH&m  
難言的痛楚從心底爆開﹐藍霞抑止住身體的顫抖﹐不發一語﹐轉頭離開。可是剛邁了兩步﹐身後傳來府尊嚴厲的聲音﹕“站住﹗想這麼一走了事嗎﹖” &cnciEw1  
L*a:j  
藍霞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艱難轉身。“要我做什麼﹖” xq`mo  
i3bH^WwE&k  
“把你師弟帶上﹐跟我回去﹗” ,$i2vGd  
dNH6%1(s]0  
第五十三章 x=1Iuc;&3  
0(!j]w"r3  
天亮了。 ETt7?,x@  
=Q\z*.5j.  
在寒冷﹑孤獨和懮慮中難熬的一夜﹐終於結束了。 en6Kdqe  
eI?|Ps{S  
天明也不見任何一位前輩回來的一好漢﹐感到事情不對﹐匆匆交代了身邊的朋友一下﹐就趕往詩海石硯臺。 F E`4%X  
c1!0Z28  
“仙仔啊﹗你可千萬不能漏氣呢﹗”拼命在心中祈禱﹐一好漢一路飛奔﹐心中卻暗罵糊塗的自己﹐居然對師父的反常情緒﹐沒有及時反應過來。 W7bA#p(  
uw!w}1Y]}2  
    “唉﹗應該和你一起過去的……” eIZ7uSl  
cK( )_RB#  
接近石硯臺的時候﹐看見四週支離破碎的山石樹木﹐他發現事情嚴重了。滿地的驚人瘡痍﹐都不是一般高手對戰所能造成的。 ) qD Ch  
lD`@{A  
一片混亂中﹐他焦急呼喚。  F#0y0|  
F8u;C:^d  
“仙仔﹗你在哪裡﹗孽徒來晚了﹐你在哪裡啊—” e70#"~gt[  
1(S0hm[ov  
尋人的叫喊聲﹐在看見不遠的石壁上的情形時﹐轉為悽厲驚叫。 9|kc$+(+6  
6j*L]S c  
“師父啊— ” xEW >7}+\  
I-?PTr  
數十塊尖銳石塊碎片﹐釘在造天筆四肢全身﹐鮮血汩汩流下﹐染紅了整個石壁﹐在地上蜿蜒流淌。 ( (.b&  
UH8q:jOi  
顧不得許多﹐一好漢兩三步衝上前去﹐拔去石片﹐將師父小心翼翼地抱下地來﹐然後拼命將自己的真氣輸入他體內。 nK95v}p}Y  
“你不能死﹗不許死﹐快睜眼看看﹐我在這裡……”心中的吶喊化為口中不止的嗚咽﹐一生不流淚一好漢﹐在面對這般模樣的師尊之時﹐忍不住撕裂胸口般的劇痛﹐眼中淚水大顆落下。 Sz!mn  
uu5AW=j  
直到感覺懷中人微微的顫動﹐一好漢才放任自己的心疼和氣憤﹐鋪天蓋地般傾瀉而來。 DC9\Sp?  
|6]2XW  
“是誰﹗是哪個不要命的﹐敢這樣對你﹗”雖然是怒氣衝天﹐但依然是溫柔抱著他的師尊﹐不敢用過大的嗓音﹐驚動到他的傷勢。 mEL<d,XhI  
1L~y!il  
造天筆睜開朦朧的雙眼﹐看到了眼前年輕的面龐。自從踏入江湖﹐這個唯一的徒兒﹐陪伴他度過無數寒暑﹐無數風波劫難。在他的面前﹐一好漢收斂年輕人狂傲個性﹐尊師重道﹐刻苦學習又不忘時刻照顧他。 UweXz.x7  
47S1mxur  
雖然當初﹐是因為懷疑他是龍族後輩﹐才破例收他為徒﹐可是一路坎坷走下來﹐自己竟然發現﹐他已經成為自己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人。而追尋他的身份﹐反而變得不再重要。 g0Rny  
Z2Q'9C},m  
“一……一好漢……”造天筆艱難開口﹐聲音卻是輕不可聞。即使如此﹐難捱的劇痛﹐仍是在寸寸噬咬著渾身上下每一根神經。 f*Z8C9)  
CcGE4BB  
萬幻魔功威力驚人﹐夾雜的驚人腐蝕力穿腸透骨﹐造天筆雖然已經盡力壓下﹐但隨著血液不斷流失﹐已經無力守住最後一道防線。 Q9Tt3h2ga  
+c7e[hz  
“仙仔﹐我在這裡﹐我來晚了﹐啊……”沒有停止手中輸送真氣的動作﹐一好漢任隨淚水傾泄而下﹐掉落在師父的臉上﹑身上﹐也沒有伸手去擦一把。 uPe&i5YR  
}MUQO<=*  
“不……不怪你﹐這是……宿命之戰﹐避……避不了……”聲音越發微弱的造天筆﹐明白自己大限將到﹐不捨的眼光流連在此生唯一的徒兒臉上﹕“一好漢﹐我死之後……將我葬於詩海……石硯臺……感謝…… ” !hMD>B2Z  
Hnq$d6F  
“仙仔振作﹗一好漢拼盡全力﹐也要救治你﹗”一向遇事冷靜瀟灑的硬漢﹐此刻渾然不覺自己已經淚流滿面﹐只是不斷為師父輸功。 I_?+;<n  
)$EmKOTt:  
這世上﹐可有私心可以保住的生命嗎﹖當年的自己﹐何等灑脫﹐看淡生死﹐灑脫人世別離。迷茫的目光中﹐他隱約看到了皚皚白雪世界中﹐那一抹微笑的鮮紅…… ,,FO6+4f  
D8OW|wVE  
(“喂﹗少年仔﹐眼淚若是滴下來﹐一生不流淚一好漢這個名字﹐就要丟落汪洋大海﹗”) ;u:A:Y4V  
/nPNHO>U  
(“先生﹐是風飛沙﹐是沙子飛到眼睛裡……”) N7Kg52|  
L<7KmN4VX  
彼時同樣悽苦的心境﹐被冰天雪地的嚴寒暫時麻木了。而今日的痛失﹐讓他壓抑多年的心酸悲苦﹐一併爆發出來。 ";kwh8wB  
PZ#\O  
他不要尋仇﹐也不要在武道走踏了﹐只要能平安守著他的老師﹐他寧可放棄一切……只是﹐老天偏偏不給面子哩…… Z=[qaJ{]  
k},@2#W]  
“此生……得徒如你﹐為師……無悔……”艱難吐出最後一個字﹐造天筆七竅噴血﹐倒了下來﹐闔上了雙眼﹐再也不能回應愛徒傷心的呼喚。 J!\Cs1 !f  
`>HM<Nn-0  
“老師﹗老師啊……”一好漢怔怔地抱著已經變冷的身體﹐空洞的眼神喃喃訴說。“孽徒還沒有告訴你……算了﹐人在江湖﹐免不了會去那個地方。總有一天還會相遇﹐什麼話就留到那時候吧﹗” U"qR6  
=c-Y >  
不知過了多久﹐四週傳來淡淡玫瑰香氣﹐喚回了一好漢的意識。 ES4[@RX  
iBqxz:PHN(  
當旋飛的花床來到詩海﹐所見只是一座尚未鐫字的孤墳墓牌。臥花奇人長嘆一口氣﹐降下花床﹐默然無語。 (BT{\|,V_m  
O:% ,.??<%  
此時此刻﹐祇想和師父獨處的一好漢看見來人﹐滿臉沒好氣﹐譏諷道﹕“你來晚啦﹐精彩的沒看到。” !#NGGIp;  
@K=:f  
千少一吸吐輕煙﹐注視墳墓甚久﹐然後左手舉起一支玫瑰。這個再輕柔不過的舉動﹐卻引起一好漢極大的反應。 -XJXl}M.  
nB|m!fi<  
“喂﹗在死人墓地前面玩花草﹐很沒%數呢﹗你……” (93$ L zZ  
yQ [n7du  
話語未竟﹐一支粉紅玫瑰﹐插在墳墓之上。輕風吹拂柔嫩花瓣﹐顯得清麗雅然。一好漢一時不知道他在做什麼﹐疑惑地看著他。 bMA\_?  
,(;TV_@$  
只見千少一再次伸手﹐又一支玫瑰舉起。前後九次﹐在墳墓上面插上玫瑰。 9}*Pb6  
p2=+cS"HC  
“天宇鱗池的池水﹐連接生命之源。此後百天之內的每天﹐取那裡的水來灌溉玫瑰﹐保持玫瑰不枯萎。若能做到﹐造天筆重生有望。” Ii.?| u  
6_=t~9sY  
淡淡幾句交代完畢﹐千少一不再多言﹐花床再度昇空。逐漸淡去的玫瑰香氣中﹐懮愁哀韻緩緩漾開。 %&iY5A  
J4) ?hS  
“留何﹖命也﹑樂也﹑長也……” hifC.guK  
hZwbYvu  
一好漢痴痴望著迎風微顫的柔弱花瓣。 {Mv$~T|e7  
EGL7z`nt  
“仙仔﹐徒兒雖然哪裡都不想去﹐只想在此地永遠陪伴你﹐可是可能的一線生機﹐徒兒不能放棄。唉﹗雖說習慣了守墓的日子﹐這邊還是希望能再見到仙仔一面啊﹗” ^~7/hm:  
srGF=1_  
擦干眼淚﹐一好漢起身﹐向天宇鱗池的方向走去。 5/E7@h ,  
+Oafo|%  
~~~~~~~~~~~~~              ~~~~~~~~~~~~~~~          ~~~~~~~~~~~~~~ WSsX*L  
:Z R5<Y>  
    複雜的心情﹐牽動了紛亂的腳步。藍霞不時看看手中抱著的人﹐不忍他痛苦昏迷的樣子﹐又害怕見到他醒來之後﹐憎恨的目光。猶豫的心情翻攪不再平靜的心湖﹐他越走越慢﹐距離造雲麒麟越來越遠。 8[B0[2O  
eZ G#op  
    這個世上﹐他寧可被所有人憎恨﹐也不願在那人眼中﹐看見一點厭惡。 6k=*O|r  
kSfNu{YS  
渾然不覺自己憑著先前走過的路來到那隱居之地﹐藍霞只是木然跨入門檻。 W<c95QD.  
}m -A #4.  
無奈看著藍霞﹐府尊閉了一下眼平息心中的情緒﹐隨後道﹕“你去後面﹐好好給他包扎一下。” +a'["Gjq;  
Dk^T_7{  
“我知道。” 藍霞平板應道﹐轉身向院內走去。 SZVAf|]Yg  
;CtTdr  
看著藍霞的腳步頓了一下﹐然後快步走遠﹐府尊暗嘆一聲。 1$S`>M%a  
'}, 8x?  
自從回來﹐就不見夢雨涵的蹤跡。造雲麒麟心內早有猜測﹐卻無可奈何。看著藍霞並未跟隨自己的腳步﹐卻能準確走來此地﹐可見他不是第一次來此了。根據他的性格﹐應該不至於對一介女流下毒手﹐否則也不會在當年放走被禁時空長城的雨涵。只是……她現在究竟去了哪裡﹖ NY3/mS3w  
v.!e1ke8D*  
府尊暗自盤算﹐隨即走到夢雨涵的房間﹐仔細搜尋可能的線索。 jU}iQM  
\c\z 6;j  
夢雨涵是個溫柔細心的人﹐此地隱蔽不會有人發現﹐既然藍霞不會對她動手﹐那她必然是自己主動出走。現值亂世之秋﹐她若出門﹐必定留下字句﹐以免別人為她擔心。造雲麒麟想到自己一子一徒給這樣柔弱溫靜的女子帶來的莫大傷害﹐不禁黯淡了雙眸。 >Tp`Kri  
<hBd #J  
“長生學府欠天宇太多了……” EEp~\^ -  
QFg{.F?3q>  
抱著紅雲﹐藍霞快步走向院落深處。此時此刻﹐他祇想爭取兩人獨自相對的時機。雖然傷害已經造成﹐但是希望通過解釋﹐紅雲會原諒他的一切作為。 T1U8ZEK<iu  
4XNdsb  
熟悉的院落佈置﹐隨著他的腳步在腦海中越顯清晰的畫面重疊﹐他不禁楞住了。那個他永遠都不想回憶的地方﹐為什麼此地的佈局﹐會和長生學府如此相似﹖ >mW*K _~  
s= bP@[Gj  
甚至……面前那棵梧桐樹﹐雖然沒有學府那棵高大﹐卻也不小了。右邊是一個小水池﹐池中有水蓮花﹐下面還有紅色的金魚…… nr?|!gj  
vUR@P  -  
直到此刻﹐他再也不能不承認﹐他再厭惡長生學府﹐也改變不了一個事實﹐他心中念念不忘的地方﹐一直都是長生學府。 -%ftPfm  
2u%YRrp  
人若一直活在回憶之中﹐就容易變得消極頹廢。可是伴隨他長年黑暗時空中生活的﹐偏偏就是這些點滴記憶。藍霞苦笑一聲﹐緩緩推開那扇熟悉的門扉。 w{"ro~9o  
d",VOhW7)S  
把懷中人輕柔放上床鋪﹐他暗嘆一聲﹐轉身去找藥水繃帶之類﹐準備先將他的傷勢處理好—被他重擊之後的傷勢。 w!rw%  
V'8Rz#Gc5  
之前狠然一掌﹐他其實並沒有成心下手﹐但出手的力道﹐能收回的有限﹐冷熱交擊之下﹐將紅雲的上臂骨生生斷成兩截。 1wLEkp!~  
E#VF7 9L  
“還好肩胛骨沒碎……” fA"9eUu  
~[Z,:=z  
藍霞喃喃自語著﹐準備動手接骨之際﹐忽然聽聞這麼一句﹕ $2>"2*,04  
$g!iy'4n*  
“先把金針拔出來。” \qkb8H  
NRMEZ\*L  
藍霞驚訝抬頭﹐看著仰躺床上的紅雲。 R*l3 zn>  
X!|K 4Z!k  
“你醒了﹖對不起﹐我……”他急著想解釋﹐卻換來對方一記冷漠眼神。 hH~GH'dnaE  
Nz%Yi?AF  
“快把金針拔出來﹐然後出去﹗” fn, YH  
BV)) #D9  
“不行﹗我先得用繃帶把你胳膊固定上﹐否則會廢掉﹗”藍霞也毫不鬆口﹐固執地看著他。 5BS !6o;P'  
G<>h>c1>z  
他居然這麼快就醒了﹐果然是頗有實力的天宇領導啊。藍霞微笑著拿起醫療用具﹐給他上藥包扎﹐用木板把斷掉的臂骨綁起來﹐然後才輕輕托起他的身體﹐依次取出貫入七大要穴中的金針。 Hn}m}A  
'Gqo{wl  
紅雲忍著入骨的疼痛﹐緊緊咬住牙關﹐卻在看見藍霞笑容的時候﹐爆發了出來。 yqKSaPRA  
4O7 {a  
“藍霞你這個小人﹗玩這種下流手段﹐真是卑鄙無恥﹗”  NArr2o2  
3a0% J'  
身體不住發抖﹐氣憤至極的紅雲﹐沒注意到自己的聲音﹐是因為遍襲身體的寒氣而在發顫﹐可是眼尖的藍霞卻看到了。 .s%dP.P:i1  
ddwokXx (  
充耳不聞他的怒火﹐藍霞上前給紅雲蓋上被子﹐又端來一杯熱茶﹐“快喝吧﹐暖暖身子。” ^[.Z~>3!\q  
: U,-v  
知道寒氣貫體對於修煉純陽功體的他是怎樣的難捱﹐藍霞不再多言﹐只是一手扶著他的背部﹐將他上身托起﹐一手把茶杯遞到他嘴邊。 $ qTv2)W1{  
8|~M!<  
兩次被下藥的經過歷歷在目﹐紅雲憤恨地轉過頭去。“我不喝﹗我要見師尊﹗” 2Ft#S8  
Y'Yu1mH)  
藍霞聞言﹐臉上露出一絲難言的神色﹐緩緩放下茶杯﹐轉過身去﹐默然不語。紅雲縮在被內﹐看見他落寞的神情不禁動了惻隱之心﹐只是一時不知說什麼才好﹐只好把臉埋在臂彎裡﹐暗自嘆息。 4"s/T0C  
"%ZAL\x  
“好吧﹐既然你不要喝茶﹐那就用我的方法給你溫暖吧﹗”突然間﹐藍霞詭笑起來﹐慢慢靠近動作困難的紅雲﹐嚇得他不住退縮。 FVWHiwRU,  
@}io K=A  
“你﹑你要做什麼﹖”紅雲艱難舉起右手試圖反抗﹐卻被師兄輕鬆抓住﹐按倒在床上。 7`SrqI&  
+R',$YzD  
頸邊傳來熟悉的溫暖和濕潤﹐耳朵裡隱隱的熱氣讓他止不住渾身發軟。發覺半壓在自己身上的人正在肆無忌憚挑逗自己敏感的神經﹐紅雲忍無可忍﹐勉力抬起脖子﹐一口往對方肩頭咬去。 w"q^8"j!  
eQJyO9$G  
當造雲麒麟推門進入時﹐看到的正是這一幕﹐極盡曖昧的場面…… %(B6eiA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5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五十四章 f@ .s(i=z  
I\f\k>;  
即使已經明瞭自己平生最得意的兩個徒弟之間的曖昧﹐眼前的一幕﹐仍是讓老者不由自主心生反感。 .RPh#FI6J  
c@ lH  
雖然反感﹐但他無力辯駁。他們的身上﹐延續著自己曾經擁有的東西﹕執著和頑強。 r85j /YK  
ZOy^TR  
不幸的是﹐兩人之間這種糾纏﹐半恩半仇﹐亦愛亦恨﹐偏偏又是站在敵對雙方的權力頂峰﹐將個人之間的恩怨﹐擴大為天下蒼生的浩劫。 >2mV {i&  
V U~r~  
當日﹐長城之主的嘲諷﹐字字銳利如箭﹐如詛咒般釘刻心版之上。 [0H]L{yV  
S$qpClXS,  
(“昔日天宇才子﹐學府雙璧﹐紅雲﹑藍霞﹐乃眾所仰望之傳奇﹐如今憑自身才學﹐行盤天下﹐勾心鬥角﹐作賤蒼生﹐更互行苟且之事……”) wu3p2#-Z  
WfYC`e7q  
藍霞因為討厭佔據著紅雲心中的萬千人事物﹐隻手翻天﹐就為了除掉那些佔據者﹐不惜將心愛的人傷得體無完膚。紅雲則是越被強迫就越要反抗﹐直拼盡最後一口氣﹐傷人傷己。來來回回多少次﹐兩個人沒完沒了地鬥﹐這種惡性循環﹐究竟何時才到盡頭﹖ -Xt0=3,  
3aFD*S  
“霞兒出去﹗”不再猶豫﹐府尊喝開糾纏一起的兩人﹐面無表情地下令。 8@]vvZ2/gj  
Xz"xp8Hc(6  
聞言﹐滿面汗珠的紅雲心頭一震﹐多少昔日回憶如排山倒海般席卷而至﹐心頭百般滋味﹐一時間竟毫無反應﹐仍是咬著藍霞的肩頭。 -o+; e3#  
5}:`CC2,S~  
苦笑一聲﹐藍霞小心撐起身體﹐愛撫般摸摸他濕潤臉頰﹐“紅雲﹐張嘴啦。” '~E=V:6  
aK--D2@}i  
紅雲這才反應過來﹐急匆匆推拒著身體上方的人﹐卻因為動作過大﹐牽動了受傷的左臂﹐痛呼不止。 Z L'krV  
+0M0g_sk  
藍霞無奈下床﹐隨手整了一下微亂衣襟﹐然後快步出門。在門口處﹐他再次回頭﹐有些戀戀不捨地回頭望了一眼﹐卻被造雲麒麟關上的門扉截斷了視線。 Dyh|F\T  
Mh=j^ [4Q  
紅雲紅著臉﹐勉強支撐起上半身﹐看著左臂上纏得層層疊疊的白布﹐微微蹙了下眉頭﹐卻是連頭都不敢抬﹐只是默默等待師尊發話。 hlGrnL  
R T/)<RT9  
“雲兒﹐還疼嗎﹖”造雲麒麟在床沿坐下﹐溫柔詢問。 qP72JxT  
cQq78Lo  
似乎方才什麼也沒發生似的問話﹐讓紅雲吃驚抬起頭來。 Q@/Z~xw"'I  
|b+CXEzo  
“雨涵回太陽故鄉了。”造雲麒麟端詳著愛徒怔忡的面容﹐將手中一紙薄箋遞給他。 j"n"=rTTQ  
Zn6u6<O=  
“什麼﹖”紅雲疑惑接過信函﹐匆匆掃了一眼﹐就急著要下床來。 TH*}Ja^/  
3zzl|+# 6  
“雲兒﹐為師有話問你。” 造雲麒麟輕輕阻擋住他的衝動。 2I{kLN1TY  
O|*-J  
努力按下心中焦躁情緒﹐紅雲只好回應道﹕“請師尊儘管問。” okH*2F(-  
WT:ZT$W  
“在你心中﹐最重要的是什麼﹖” 40%<E  
98lz2d/Fcq  
把耳朵貼在外面窗戶上的藍霞﹐聽見這問題之後﹐心跳陡然加快。而屋內的紅雲﹐猶豫半晌﹐欲言又止﹐半晌也沒吐出一個字來。 ~c@@m\C"b  
d8&T62Dnd4  
“行走武道之上﹐最忌諱就是被敵人知道你心中最關注的事物。”府尊悠悠嘆息。“但是從另外一方面說﹐最可怕的﹐是敵人開始猜測你心中最關愛的事物。” ->2m/d4a  
7,FhKTV1/  
紅雲聽見這兩句話﹐頓時愕然。師尊和自己都明白藍霞就在門口偷聽﹐這話﹐是講給他聽的﹖ `( _N9.>B  
Uwg*kJ3H  
“如今一切塵埃落定﹐時空組織雖已潰散﹐但天宇同樣滿目瘡痍。有些爭鬥﹐是無勝負之論可言的。你和霞兒是為師見過最聰明的孩子﹐卻都堪不破這點。” B[fbPrM  
m[tsG=XBN  
一時間﹐紅雲心亂如麻。原來短短一夜﹐竟然產生如此大的變故﹐那…… 2!GyQ@&[W  
lbMok/a2o  
“師尊可知曉造天筆如何了﹖”紅雲突然焦急起來﹐嗓音微顫。 0+Q; a  
"8/BVW^bv  
老者眉頭微皺﹐沒有回答﹐反而問道﹕“雲兒﹐一揮長虹造天筆究竟是何人﹖” C wwZ~2  
-(9TM*)O  
見紅雲愣住沒有答話﹐他暗暗嘆息。“按理﹐為師不該探尋他人隱私。只是如今一切大局落定﹐你就勉為其難﹐替為師消除心中顧慮吧﹗” N_?15R7h  
0 D&-BAzi  
窗外的藍霞﹐此刻已是冷汗不斷﹐雙手握拳﹐靠在窗下﹐屏住了呼吸。 L4v26*P  
K6N+0#  
故作輕鬆地﹐紅雲勉強笑道﹕“造天筆曾為十三儒俠之首﹐夜讀五車書﹐師尊不是早就知道了﹖” LQJC]*b1  
v>sjS3  
“那你師兄何以秘密傳信﹐將他和魔空約戰詩海石硯臺﹖”造雲麒麟不再浪費時間﹐一語道破。 W('V2Z-q  
a=M/0N{!  
心中大驚﹐紅雲壓下加快的心跳頻率﹐低聲道﹕“既然師尊已經明白﹐徒兒不敢隱瞞。他正是數百年前﹐傳說中的聖影﹐魔空的宿敵。” 7myYs7N8[  
5QZ}KNJ|t~  
造雲麒麟不答話﹐繼續等著。紅雲握在被內的雙手揪得死緊﹐汗水漸漸浸濕全身。 \%QA)T%  
?%Gzd(YEY  
“他……他也是龍族之人﹐按排輩﹐是徒兒的二哥。” .yQ<  
R[}fr36>/  
這句話雖然音量微弱﹐窗外之人﹐聽見這句話時﹐卻只覺得腦中“轟” 的一聲﹐身體不由自主地往下滑﹐若非緊緊扣住窗棱的手﹐早就坐倒地上了。 +f'@  
#aIV\G  
難怪兩人之間﹐有著如此密切的感情﹐行事也有著驚人的默契…… 83_vo0@<6  
~{ l @  
可是﹐因為之前怎麼也算不出他的真實來歷﹐又被莫名妒火燒昏了頭腦﹐才會將他視作眼中釘。 `Af5%m[  
@P<aTRy,f  
能夠和魔空一爭高下﹐而且有能力隱藏自己的身份﹐如此高手﹐一旦和他鬥起來﹐誰勝誰負﹐尤未可知。 .GIygU_  
eJE!\ucS2W  
父親所誡﹐提防敵人知曉心中最關心之人﹐是在影射自己殘酷的行事手段吧。可是﹐紅雲的人品才貌﹐是眾人所仰慕﹐他若不用心﹐仔細剪除每一份可能的威脅﹐還能有機會得到他嗎﹖ X- `PF  
t4+bRmS`_  
他慢慢鬆開手﹐蹲坐在牆根腳下﹐痛苦的臉埋在顫抖雙手裡。長久的糾纏﹐已經令他精疲力盡。 H Em XB=  
Qb'Q4@.  
每一次對他的傷害﹐痛苦的總是自己。無所不能的藍霞﹐為何在獲得感情的路上﹐總是坎坷不斷﹐走得如此艱辛﹖ iVA=D&eZ  
 J9lG0  
在屋內的紅雲﹐雙眼看著天花板﹐感受到手足喪命的噩耗﹐他拼命抑制心中的悲哀﹐才沒在師尊面前落淚。 a|Wrc)UR  
3z -="_p  
“是紅雲的過錯……”模糊的嗓音﹐混和了某種壓抑的情緒﹐變得有些低沉沙啞。 E51S#T  
UVgDm&FF  
明知一步江湖無盡時﹐他仍是義無反顧踏了下去。這一路﹐讓他痛切感受到﹐何謂生不如死。 s,-}}6WO  
4{LKT^(!f  
“造天筆生機未斷﹐如果天意垂憐﹐尚有一線希望。只是天皇……” B* k|NZj  
>f(M5v(D\  
造雲麒麟一邊說﹐一邊打開門﹐在痛苦蜷成一團的愛子身邊蹲了下來。 "=yz}~,  
!&pk^VFl+  
“南嶽地界﹐真佛和紅雲當年在地皇辭世之後﹐便早有佈置。現在天宇缺少人手﹐不知道霞兒願不願意﹐替天宇蒼生走這一趟﹖” p/KG{-f,  
>w#&fd  
感受到搭在肩頭的溫熱手掌﹐藍霞幾乎淚下。要奪去一個人的性命是何等容易﹐可是要要挽回其牽連的一切﹐又是何等困難啊…… >Y;[+#H[  
U3t) yr h  
緩緩掙開老者慈藹的安慰﹐藍霞不發一言﹐默默向大門方向走去。 '25zb+ -  
JY$+<`XM  
父親說的對﹐愛恨恩怨﹐感情之爭﹐從來就沒有所謂的勝敗之分…… w$ jq2?l  
)u]1j@Id  
目送藍霞踏出大門﹐造雲麒麟返回屋內﹐一手護住紅雲心脈﹐一手放在紅雲肩井穴上﹐宏沛氣流順經脈直貫左臂﹐瞬間將紅雲的斷骨療治如初。 ZV$!dHW/  
C^*}*hYk$  
紅雲心中驚訝萬分﹐不禁抬頭看著師尊。早年因為神龍令入體﹐他再難接受外界而來的任何真氣入脈﹐為何這次…… D:PrFa  
g|5cO3m0'  
“不用驚訝﹐這次你二人重傷將死﹐卻不期有命歸來﹐為師便算準了是有至寶相助。吾雖不清楚龍族之物的特性﹐但常識而言﹐這種寶物﹐在發揮之後短時間內﹐將沉入睡眠狀態﹐這也是為何方才為師大膽下手的原因了。”造雲麒麟微笑﹐示意紅雲將繃帶拆開看看。  %9_jF"  
g&X X@I8+v  
怔怔看著只留下淡淡痕跡的手臂﹐紅雲感慨萬千﹐一時間﹐疲倦感直襲而來。 ;TboS-Y  
$"fO/8Ex  
感情對一名領導者而言﹐無疑是最大的弱點。不但敵人會覷準那弱點下手﹐連自己都會感受到它真切的折磨。 wc?YzXP+  
f9^MLb6)  
自古以來﹐江山美人兼顧的帝王﹐能有幾何。名君背後﹐埋沒了多少犧牲的痛楚和悲哀的孤獨﹐才造就一個高高在上的王者。 )npvy>C'(  
Z._%T$8aJv  
他做不到無私無情﹐所以不配領導天宇的大好河山。 `2n%Lo?_  
+HoCG;C{  
他不敢面對任何一份感情﹐更不配和所愛的人雙宿雙飛。  ,<U  
GSVLZF'+  
更多的猶豫﹑再多的糾纏﹐只能為週圍的人帶來無窮無盡的傷害。如今他們都走了﹐也許自己離開的時機也到了…… >[4CQK`U  
A#nSK#wS61  
“師尊﹐徒兒有些疲倦﹐想休息片刻。”紅雲垂下頭﹐不敢去看一生敬重的恩師。 \{ff7_mLo  
e%^PVi  
當年若非師尊耗費巨大功力救治﹐再造紅雲﹐他早就輪迴投胎去了。幾十年來學府生活帶來的溫暖﹐如同家人一般的幸福關懷﹐是多少武道之人的奢望。 'S 6JpWG1  
u >[hLXuB  
可如今﹐他卻重重傷害了這位老者﹐若非他的出現﹐府尊和師兄﹐一定仍然過著平靜生活。說不定﹐師兄早已娶妻生子﹐享受天倫之樂﹐也好過腥風血雨﹐處處算計的江湖生涯…… CW?R7A/  
As(6E}{S  
想到師兄可能擁有的美滿家庭﹐紅雲不禁心下黯然。若非自己放不下恩怨﹐又怎會牽動那麼多人的一生﹐自己又怎會如此內疚懮愁﹖ %[BOe4[  
hlFvm$P`M  
最後一次凝氣測算﹐紅雲不顧體內激蕩的真氣﹐快速將靈思引往詩海。九朵嬌艷玫瑰迎夜風嬝嬝顫動﹐仿彿是不屈的生機。英氣俊俏的少年﹐虔誠溫柔地為玫瑰灑水﹐更是讓他心頭一陣哽咽﹐模糊了靈思。 Os1=V  
Z%QU5.  
南嶽地界﹐雖是一片慘不忍睹的廢墟﹐但在師兄過人的機敏聰慧之下﹐很快找到了竅門﹐將連接地下的密道成功打通。確認裡面走出的人是天皇無誤﹐紅雲收回靈思﹐輕輕喘息﹐如釋重負。 E|x t\ *  
7|X.E  
未泯前世淡泊意﹐難悔今生造化緣。 m*` W&k[  
T 5>'q;jM  
從今往後﹐請忘記紅雲。 !XT2'6nu  
(4C_Ft*~j  
稀微曙光中﹐賞雲棧紅衣飄飛﹐如紅日般溫柔燦美的一顆光球緩緩昇空﹐離開了天宇。 8HL8)G6  
UGQH wz  
第五十五章 pW-aX)\DR  
E*VOyH 2[  
烽煙武道﹐熙熙攘攘。來時紛擾﹐不過為名﹔去時喧譁﹐無非為利。世局圈中世局外﹐何處寧靜地﹖ >!% +)  
X"S")BQ q  
“九九九﹐兩卷書是什麼人﹖”童稚嗓音好奇詢問心中的疑團﹐小孩子手攥一枝玫瑰﹐趴在花床邊上﹐晶亮大眼凝望那側臥花床﹐吞雲吐霧的男子。 vd0uI#g%#  
JF(&+\i<p  
白銅煙管稍頓﹐千少一微微訝然。小孩子喜好四處遊玩﹐今天又有了新難題。 < [q{0,  
d+%Rg\ v  
靜靜壓下心中涌起的感慨﹐千少一耐心解說。 )uy2,`z  
N==Y]Z$G  
“兩卷書不是一個人﹐而是天地雙卷﹐是兩本書。” f# sDG  
ShJBOaE; -  
“喔。是書啊。” 小頑童失望片刻﹐隨即又問﹕“那是什麼書﹖” . r \g]  
$q0i=l&$&  
“天卷讀龍蛇……”清雅嗓音柔柔傾訴﹐風雲變幻的過往﹐仿彿前世夢境。 Jf@~/!m}'  
sYd)r%%AU  
似水東流﹐洗盡前朝往事﹐舊日英雄。烽煙霸業﹐情仇愛恨﹐皆已隨風逝去﹐唯有看得見的當下﹐才是可以真正把握的現實。 3W55 m@w  
=S|dzgS/  
打敗三色天羅之後﹐小靈童得以順利成長。只是在危急四伏的天宇﹐這種平靜的生活能夠保持多久﹐誰也無法得知。失去父母的孤兒﹐是將他送到九色彩虹天與龍族兄弟一起平安生活﹐還是將他留在天宇﹐教導他文武雙全﹐健康成長﹖ U\(T<WX,  
u9G  
緣份得來不易﹐九百九十九年的孤獨﹐無人理解啊…… c:`CL<xzU  
7t|011<  
“還有呢﹖你才說一本而已﹗”小孩子見千少一停了口﹐不禁催問。 T49^  
)CG,Udu  
地卷…… quiX "lV(  
hGj`IAW  
無聲的嘆息隨絲絲花煙漾開。 E/3<8cV  
SAokW,  
“地卷﹐讀不盡的愛……” V~S(cO[vj  
 Z6_fI  
~~~~~~~~~~~~~              ~~~~~~~~~~~~~~~          ~~~~~~~~~~~~~~ Gr !@ih^  
-H"^;37T"  
淡淡曙光中﹐藍霞登上賞雲棧﹐靜靜看著已經遠去的紅色亮點。溫暖朝陽昇起﹐柔和陽光灑遍大地﹐可是他的心底﹐卻一如既往﹐沉淪於冰冷與黑暗的深淵。 _PGS"O?j  
<4jqF 4 W  
放手吧。就算竭盡全力﹐得來也不過是一個多年前相同的結果﹐無論誰在何處﹐雲霞都是天各一方的結局。 vec4R )S  
xGt>X77  
只是……既然天意不可違﹐師尊當年﹐又何必教給他們逆轉天時之法﹖ "T' QbK0  
Aw=GvCo<  
面無表情轉過頭來﹐藍霞靜靜看著緩緩走近前來的老者。 6U%F mE@  
k:*vD"  
“這樣的結局﹐你滿意了﹖”沉重話語淡淡飄散﹐藍霞心如死灰﹐心底再漾不起半點波瀾。 "1ov<  
DQ%(X&k  
造雲麒麟沒有回答﹐只是撂下一句話﹕“回去吧。”  u'qc=5  
h:{^&d a  
短短一句話﹐卻宛如不容質疑的宣判。 YguY5z  
m " c6^)U  
藍霞﹐終究要留在天宇。飛得再高再遠﹐也追不上離開天際之外的紅雲。 M6"a w6  
0EBHR Y_F  
昔日長生學府﹐看著他在師父和師弟們之間從容應對﹐往來如流﹐自己卻只能寂寞一室﹐遠遠看著他的光彩滲透眾人之間。 VVHL@  
.pPtBqp  
後來﹐真佛臻選天宇之主﹐眼看他就要離開這一方小天地﹐而自己卻只能繼續留守學府﹐黯淡自己的光華。 7 MG<!U  
Gw?ueui<  
如今﹐紅雲再次離開他。為什麼他要去的地方﹐都是他永遠不可能夠得著的所在﹖辛苦了半生﹐心血幾乎用盡﹐難道還是一個“夠不著” 的結局﹖ p%-m" u  
-5<G^AS  
曾經的不甘﹐化作過往的激憤和怒火﹐焚盡了萬千生命﹐將天宇時空幾乎摧殘殆盡﹐卻仍追不到那片本該輕鬆手到擒來的小小一片雲彩。 _!^2A3c<  
/9SNXjfbt  
如今﹐面對相同的結局﹐他卻再也無力﹐做出和之前相同的決定。那無論是愛是恨﹐都已隨著歲月﹐在疲倦的心中慢慢消磨了。 Nuc2CB)J  
YAYwrKt  
有些事﹐還真是天意啊…… y{J7^o(_~  
\x=!'  
“霞兒﹐回去再說吧。”造雲麒麟上前拉起他的手﹐溫柔勸解。“忍耐百日之後﹐為父助你找回紅雲。” Zxn>]Z_  
bipA{VU  
漫無焦距的目光緩緩回神﹐藍霞苦笑一聲。“您若要繼續禁錮我﹐我跟你回去就是﹐不用這麼費神。” w! ':Ws  
%QFeQ(b/(  
禁錮﹖這數十年來﹐他費盡心思﹐想禁錮住唯一愛兒的性命﹐想禁錮住他毀天滅地的感情﹐可是結果呢﹖ 5~=wia  
vfOG(EkG.?  
卻只換來藍霞半生的不自由﹐和一顆破碎的心。天意﹐果然無可更改吧。 lcuqzX{7  
vze|*dKS  
“只要你靜耐百日﹐希望自會出現。不信的話﹐可以去詩海石硯臺走一趟。你堂妹花紗和天皇的婚禮在即﹐吾需回去主持﹐先走一步了。”勉強壓抑下滿腔的苦澀﹐老者無視藍霞再度驚愕的面容﹐鬆開手﹐落寞離去。 G'WbXX  
`{'h+v`  
似乎已經麻木的心﹐因為舊日傷口的裂開﹐再度有了感覺。如果悔恨能帶來希冀的一切﹐世上怎會有那麼多的怨念呢﹖ Ql? >,FZ  
9[Xe|5?c  
久違的陽光映照大地﹐燦美朝霞緩緩化作漫天流雲﹐在微風中自由飄蕩。溫柔美麗的雲彩﹐如此誘惑人心﹐卻又如此遙不可及…… #gRtCoew  
jP"yG#  
~~~~~~~~~~~~~              ~~~~~~~~~~~~~~~          ~~~~~~~~~~~~~~ `a]feAl  
'Ad|*~  
“你又來幹什麼﹗”橙紅衣衫的少年氣勢洶洶擋在一座墳墓前﹐惡狠狠盯著面前一臉嚴肅的藍衣男人。 i z dJ,8  
X A-,  
“早就告訴你了﹐阮仙仔已經死啦﹐你是聽無這邊的話怎樣﹗”一好漢“呸” 一聲吐掉口中那根草﹐不耐煩揮了揮拳頭。 )C%S`d<%,  
wo_iCjmK  
“再不走﹐小心這邊的對你不客氣﹗”每天都來﹐三個多月了﹐他和仙仔什麼關係﹖ s^ K:cz  
>3)AO04=;  
藍霞不理他﹐倒不是懶得和後輩人計較﹐而是自己理虧在前﹐少開口為妙。 >(eR0.x  
fx = %e  
一好漢行走江湖﹐還從未有人對他這般視若無睹。少年心氣大﹐一拳揮了過來﹐可是卻被藍霞輕鬆擋下。 )/uCdSDIc  
!E_RD,_  
無視少年驚詫目光﹐藍霞只是淡淡道﹕“還有三天﹐我來替你取回鱗池之水﹐你好好顧守墳墓吧﹗” 9~yp =JOV@  
y+P$}Nru  
奇怪﹗他怎麼會知道百日之守﹖一好漢心中雖然滿是疑惑﹐卻看不出對方的心思。 [OQ+&\  
tnFhL&  
“要去就快去﹐囉囉唆唆。”一好漢走回墳墓﹐看著上面的九枝玫瑰﹐不再搭話。 <k 7q 9"\4  
-SKcS#IF  
為了心中唯一的那個人﹐天下人皆是如一的情懷啊……看著面前這個少年的固執和堅韌模樣﹐藍霞微微閃亮的眼神射向天際﹐微微一笑。 x}H%NzR  
2hE+Om^n  
玫瑰插上的第一百零一日﹐藍霞再度來到詩海。 5g4xhYl70n  
<(B: "wI  
“你又來了﹗石硯臺不歡迎你﹐你快走﹗”一好漢此番見面﹐情緒卻是頗為激動﹐步步逼近藍霞。“如果不是你﹐仙仔也不會遭此大禍﹗” 5c-'m? k  
}R)A%FKi@  
聽聞此話﹐藍霞心中反倒如大石落地。小子知道前後恩怨﹐必然是造天筆已經醒來。 uG 7ll5Yy  
X.JPM{]  
未及答話﹐只聽見清雅嗓音一聲微斥。“徒兒不可胡說﹐天命所定﹐宿命之戰﹐非關任何人啊﹗” 81Ityd-}  
N t_7Z  
一身淡綠衣袍﹐造天筆站在水邊﹐看著面前的藍衣男子。 e7JZk6GP#9  
T``~YoIdz  
“造天筆恭喜長城軍師劫後重生。不知今日前來﹐有何指教﹖” ej{7)#  
~:):.5o  
藍霞面露自嘲神色﹐卻平靜答道﹕“吾已非長城之人。今日前來﹐是想請同為龍族的你﹐指引吾上太虛之路﹐找回紅雲。” JURJN+)z  
yMBFw:/o  
雲霞之命﹐扣扣相連。早年聽聞此事的造天筆﹐擔懮紅雲的生死﹐卻無從預料﹐到最後﹐究竟是誰連累了誰。 +y|H#(wBP  
@4%x7%+[c  
“那劣者要說一聲抱歉了。第一﹐劣者已非龍族之人﹐立誓終身不入太虛﹔第二﹐時日遙遠﹐太虛之路﹐劣者也已記不清了。”造天筆言畢﹐立即回頭離去﹐“徒兒﹐送客。” A.(xa+z?  
aXyg`CDv  
“等一下﹗”藍霞著急要趕過去﹐卻被一好漢攔住。 :qO)^~x  
I=o/1:[-  
“師父要休息﹐你怎麼沒長耳朵嗎﹖” h!~u^Z.7<  
C_ (s  
冷哼一聲﹐藍霞迅速出手﹐制住少年的雙臂﹐鉗制在身後﹕“造天筆﹐你徒弟在我手上﹐由不得你不說﹗” 5.FAuzz  
7g&<ZZo  
被扣住脈門的一好漢﹐又急又恨﹕“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卑鄙小人﹐沒%數……啊﹗”腕骨上的刺痛﹐令他眼前一黑﹐隨即被點了穴﹐人事不知地倒在地上。 j!hdi-aTU  
t7b\#o  
“一好漢﹗”造天筆著急奔上前﹐查看他的情況。“藍霞﹐如果他有什麼不測﹐造天筆不會放過你﹗” 4@*`V  
XyytO;X M-  
“愛令人盲目﹐令人看不清眼前的事物……”藍霞看著額角落汗的造天筆﹐緩緩放手。 $ Y_v X 2  
@-5V~itW  
造天筆驚惶眼神對上那一抹苦笑。自己從未在他人面前﹐顯露出如此焦急無助的神色﹔只是事關愛徒﹐不由自主地失態了。 ^%2S,3*0  
OQa;EBO  
藍霞感慨看著面前的人。他何嘗不知﹐對方的反常﹐因何而來﹖ WU<C7   
#dm"!I>g  
“造天筆﹐吾向你祈求原諒。這段時間﹐給你帶來的傷害﹐吾會盡力彌補。”原本不可能從自己口中吐出的字句﹐再艱難﹐都要說出﹐同樣是為了心中那唯一的希望。 ]>k>Z#8E*  
}[8Nr+y  
“你的徒兒﹐為這份愛﹐苦守百日。你們歷經生死轉折﹐卻終於有團圓的一日。”藍霞仰天﹐悠悠嘆息。“我與紅雲相識數十年﹐為他逆父﹑逆師﹑逆天命﹐在彼此折磨中渡過半生﹐甚至歷經生死變遷﹐此情至今卻仍未滿。藍霞求你﹐舉手之勞﹐又何必吝嗇呢﹖” 3hbUus  
C9}m-N  
造天筆苦笑搖頭。“紅雲已有家室﹐且始終不能拋棄。他的心思若如你一般﹐為何會不辭而別﹖” D-4\AzIb  
 TrmU  
藍霞沒答話﹐只是從懷中取出一張薄薄信箋﹐正是那日紅雲看過後﹐卻不慎掉落地下的雨涵親筆。 ,?Nc\Q<:  
y|[YEY U)  
“以紅雲的心性﹐此時斷不會前往太陽故鄉。九色彩虹天已是平和一片的龍族生息地﹐他也不可能再去打擾。所以我推算﹐既然他不願留在天宇﹐必然是去了太虛。” oEnCe  
R|O."&CAB  
讀完信箋﹐造天筆哽咽難以言語。 ;+iw?"  
d@,3P)?  
天命不能違嗎﹖經歷如此驚濤駭浪的兩人﹐還不是靠自己的頑強和執著﹐找到了一絲希望﹖ ZsepTtY  
ck\gazo~q  
“當年因為某事﹐我離開太虛龍族﹐來到天宇。龍族多年後遭到外星聯軍進犯﹐為了自保﹐將之隱沒在浩翰銀河之中﹐不是龍族之人﹐一律找不到前往太虛的路徑。” 造天筆喟然嘆息﹐“所以﹐我本就無能為力。” C4/p5J  
6qp' _?  
藍霞微微一笑。 M8iI e:{ c  
xlU:&=|  
“造天筆﹐你是本來就不好直爽﹐還是加入儒教後才沾染上的拐彎抹角的毛病﹖”  R7-+@  
TNK~ETE4  
“什麼意思﹖”造天筆愕然。 /\|AHM  
ql c{k/ u  
“七星連線開星路﹐通太虛﹐此言應該不假吧﹖”藍霞微笑。“神筆點天星的一揮長虹﹐這點本事應該有吧﹖” n8vteGQ  
b_xGCBC  
心中驚訝﹐造天筆只好承認﹐“不錯﹐只是七星絕式﹐我只練到第六層﹐便無法再突破了。” {[Vkht}  
)#_:5^1  
是這樣啊。藍霞沉默下來﹐盤算著另外的出路﹐卻聽見一旁的一好漢﹐清醒過來之後的冷哼。 XZ!^kftyW  
cp g+-Zf%  
“七星連線﹐小事情﹐這邊早八百年就練有﹐算什麼絕式﹗” ums*EKjs97  
|FrZ,(\  
少年翻身跳起﹐氣鼓鼓地對藍霞說﹕“不過啊﹐要請這邊幫你開太虛之路﹐做夢都免想啦﹗” J|GEt@o3  
r>gU*bs(  
“徒兒不可無禮﹗”造天筆輕斥﹐隨即慎重確認﹕“你說你練成七星連線﹐是真的嗎﹖” 8WvQ[cd  
A%dI8Z,  
“仙仔不信嗎﹖這邊曾經拜過一百名的師父呢﹗”一好漢驕傲仰頭。 FW7@7cVoF  
A*_ |/o  
藍霞聞言﹐激動上前。“要什麼條件﹐儘管開出來﹗” VUE6M\&z>  
v a j  
“哼﹗”一好漢甩也不甩他﹐將頭扭過去。 S6pvbaMZ  
%V3xO%  
看著徒兒彆扭的樣子﹐造天筆無奈苦笑。 0?d}Oj  
#_}r)q  
“一好漢﹐他是為了尋回天宇領袖紅雲前輩﹐不得不上太虛。再說﹐他現在已非時空之人﹐和天宇之間﹐已無冤仇。若可以﹐我們還是應該儘量幫助他。” yQ M<(;\O  
)/ 2J|LxS  
“除非他給這邊磕一百個響頭﹐否則免談啦﹗”少年人還是一樣不依不饒﹐“早知道他害仙仔這樣﹐徒兒早在他踏入詩海那刻﹐就將他碎尸萬段了﹗” "T,^>xD  
]v{TSP^/  
“住口﹗”造天筆冷下面容。“如果今天是為師懇求你打開太虛星路呢﹖你也同樣驕傲嗎﹖記住﹐恃才傲物是為人之大忌﹐你的才學再多再廣﹐也總有派不上用場的一天﹐總有束手無策的時候。” Msea kF  
cf ~TVa)M  
藍霞聞言﹐無奈苦笑。這話真是至理名言﹐可惜自己是花了這麼多年﹐經歷了這麼多曲折﹐才領悟出來。 1ZK~i  
voAen&>!  
未等師徒二人爭辯完畢﹐他一咬牙﹐雙膝落地。 7y2-8e L  
3om4q2R  
造天筆見此情形﹐頓時呆若木雞。一旁的一好漢﹐也手足無措﹐愣愣看著師尊﹐實在無法相信眼前的事實。 qwx{U  
~\~K ,v  
“藍霞﹗你這又是何苦……”造天筆彎身制止了藍霞的動作﹐“徒兒只是一時氣話……” #O2e[ E-  
9?~K"+-SI  
“為紅雲﹐藍霞可以不惜一切……”哽咽話語一出﹐造天筆聽在耳中﹐如遇驚天之雷﹐揪住他衣衫的手指隱隱泛白。 :VEy\ R>W  
8rwXbYx x  
“罷了……”造天筆不忍轉過頭去。“你也不用再給這頑劣後輩折壽﹐三天後﹐我們在賞雲棧等你。” ,V}Vxq3  
Kc[Y .CH  
~~~~~~~~~~~~~              ~~~~~~~~~~~~~~~          ~~~~~~~~~~~~~~ ~'aK[3  
V0!.>sX9  
漫天濃霧之中﹐靜謐得仿彿要令人陷入無邊孤寂。來到太虛已經三個多月了﹐為何心中紛擾的雜亂﹐仍是無法平靜﹖ Lj(y>{y  
7w]NG`7  
“你……”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出現的人影﹐紅雲手中一卷佛經﹐頓時掉落地上。 Oe^oigcM  
Sd0y=!Pj=  
本來希望能夠借助空寂清冷的太虛生活﹐忘掉那段不堪的過往﹐可是曾幾何時﹐心頭的憂鬱﹐層層疊疊﹐壓得自己透不過氣來。習慣了忙碌的生活﹐一旦萬事皆拋﹐餘下的﹐反而是無處訴說的酸楚。 !WD~zZ|  
CF?TW  
多少個暗夜無眠﹐思念仿彿萬蟻蝕心般﹐無止境地折磨雜亂的內心。再怎麼努力靜心﹐拋棄前緣﹐卻悉數導致適得其反的懮思與煩惱。 IFg(Ze~  
M~/R1\'&j  
(“真佛聖者啊……紅雲不肖﹐還是無從堪破……”) NDv_@V(D  
L% cr `<~  
直到這一日﹐日思夜想的人出現在眼前﹐他仍不能回過神來﹐只是悲哀著自己越發狂放的思念。 OY>0qj  
$6 A91|ZSQ  
是做夢﹐還是幻覺﹖那為何﹐臉上的觸感如此清晰﹑如此真實﹖ JIobs*e0m  
j%y)%4F8  
“我來一趟可不容易﹐你也是﹐都不回去看我。” LG qg0 (  
z8"(Yy7m  
聽見熟悉的嗓音﹐有點彆扭的抱怨﹐紅雲不自主微笑﹐雙手抓住撫上自己臉龐的手指。 RU' WHk  
%ut7T!Jp  
“你終於還是來了……”紅雲感慨。 B1C"F-2d  
~>]/1JFz  
我們彼此擁有﹐永不分離。就算我到天邊﹐你也會追來。 ;:)?@IuSy  
)(&WhZc Z  
“是﹐父親和造天筆師徒送我前來。”藍霞淡淡微笑﹐將呆滯的人摟入懷中。“從今往後﹐不要再離開我了。” IT~pp _6g  
EhBYmc" &  
誠懇的語氣﹐減去了昔日不確定的無安全感﹐沒有了舊日的威脅和陰險。只是單純的闡述﹐輕輕的告知﹐卻化為最堅定的永恆誓言。 z2GT9  
4Nx]*\\  
紅雲倚在他的耳邊慨然吐息﹐在他的懷抱中緊緊回擁。“我很想你。” DY~zi  
tbP ;iK'  
雲霧瀰漫的世外仙境﹐有一朵浮雲﹐一片流霞。他們彼此擁有﹐永遠相依。 MSMgaw?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