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社区应用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3539阅读
  • 35回复

[原创限制]★[天宇霞雲]流霞•浮雲(1-55) [完] 55F

楼层直达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0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四十三章 mq!_/3  
ry[NR$L/m  
烏雲蔽空﹐陰寒冷風撲面而來。放下心中全部念想﹐一心只存報仇的貓姬﹐堅實腳步踏入盲園﹐悲慟怨恨嗓音迴蕩在陰涼空氣中。 NUjo5.7  
??g`c=R!V  
“盲園之主﹐愛三千之妹今日特來報仇﹐出來吧﹗” j?gsc Q3  
k\wcj^"cb  
高漲的恨火﹐貓姬竟然忽視了一向冷清的盲園﹐今日顯得格外沉郁﹐強大的壓迫感逼近﹐再抬頭已經來不及反應。 Im0#_ \  
^cz;UQX~}  
“啊—” O9Fg_qfuT_  
Lr;PESV  
是魔空﹐他為什麼會在這裡﹖ t w?\bB  
|v?*}6:a  
無情的手指緊緊卡住貓姬的脖子﹐魔空緊緊盯著亂發下不復美艷的面容﹐冷笑不止。“兩卷書的女人﹐就是妳這等姿色﹖難怪他拋棄你﹗” VsTa!V^~  
)?D w)s5  
氣息上不來﹐貓姬痛苦地漲紅了面孔。身後卻傳來另外一道陰冷話語﹕“長生學府之人﹐個個該死……今天就從你開始吧……” 9p '#a:  
A\S1{JrR  
原來……盲園主人和長生學府有仇。貓姬身為紅雲的女人﹐又為他產下一子﹐自然是避不過。 cN] ]J  
RbA.%~jjx*  
眼前逐漸黑暗﹐貓姬滿心牽掛的都是紅雲父子。沒想到堂堂時空之主魔空竟然會跑來和小小盲園合作﹐為什麼﹖ [ta3sEPjs  
 d(>  
“你死心吧﹐這地界方圓十里本城主已經佈下結界﹐靈思測算不管用﹗”魔空陰惻惻笑道﹐“要不是造雲麒麟那老頭告知﹐本城主還想不出這麼輕鬆的方法﹐直接除掉天底下兩大異數啊﹗哈哈……” tMQz'3,X  
@w]z"UCwV@  
這邊﹐紅雲在漫天大雨中苦苦追著飛竄的小車﹐拼命的呼喚也不起作用。幼兒情急無措﹐卻又找不到母親的確切位置﹐乾脆一口氣衝上附近最高的山崖﹐焦急眺望。 e|&}{JP{[  
WUesTA>  
紅雲氣喘吁吁﹐看見小車停在山崖最前端﹐又驚又怕﹐生怕輪子一個打滑﹐小車就要墜入深谷。 !v`C-1}70  
V {H/>>k7  
“孩子﹐你快退後一點﹐不然會滑下去的﹗”紅雲焦急呼喚著﹐完全不管兒子是否能夠聽懂他的話語。 )VoQ/ch<  
Pcox~U/j  
明明知道母親命懸一線﹐偏偏無法得知她現在人在何處﹐幼兒暴躁不安﹐哭聲越來越大﹐小車也開始劇烈晃動。紅雲嚇得臉色發白﹐卻生怕自己一靠近﹐反而引起小車滑動﹐也只好手腳殭硬地站在原地﹐苦苦呼喚。 ' +*,|;?  
F')fi0=  
只是﹐風雨之中﹐那痛徹心扉的呼喚﹐顯得軟弱乏力。幼兒扯開嗓子拼命哭叫﹐卻都是無能為力的痛泣。 ( /):  
*k%3J9=-1  
~~~~~~~~~~~~~              ~~~~~~~~~~~~~~~          ~~~~~~~~~~~~~~ Z-wvdw]$  
|fTWf}Jx  
神山高聳入雲﹐人跡罕至。藍霞凝神細尋﹐很快找到山頂之上﹐微微發光的三頂羅帳。一時間﹐寂靜﹑寒冷﹐席卷天地。他深深明白﹐很有可能﹐自己過不去前面的坎﹐但是因為心底那一抹溫暖紅色﹐他不能不賭這次。 #{]Yw}m  
YR$ )yl  
他沒有刻意掩藏自己的氣息﹐既然是來極端相對的﹐就沒必要躲躲藏藏。可奇的是﹐天羅帳竟然也沒有立刻行動﹐雙方就這樣緊張僵持著﹐直到一聲嘆息逸出白色羅帳。 XnCrxj  
|DZ3=eWZ  
“紅雲將飛散落星崖。” #FL\9RXy  
k=o>DaEh(  
不待藍霞急促喘息結束﹐黑色羅帳也出聲了。“驚天一啼﹐命數難改﹗” 4X^{aIlshk  
v!b 8_0~u6  
“絕世奇人﹐名留千載。” 黃色羅帳緊接著淡淡道出預言。 {#Vck\&  
RX DPT  
三帳同開言﹐意味著天數註定﹐無人可改﹖ 5|^{t00T~  
$F,&7{^  
“靈胎藍霞﹐厄運自改﹗”一揮羽扇﹐藍霞踏近前﹐自信的語調滿滿。 PiTe/  
m=7Z8@sX},  
白帳光芒閃閃。“你是來妄圖改變你自己的厄運﹐或是紅雲的死劫呢﹖” O{F)|<L(G  
NcVsQV  
“差別在哪裡﹖”藍霞冷然輕噱。 Ad@Odx=o*R  
Q'mLwD3>  
黑色羅帳冷笑。“如果在紅雲絕命落星崖之前﹐你自廢功體﹐亦可苟活天地之間。” NX5A{  
}CyS_Tc  
“哈哈……”藍霞仰天大笑。“平凡苟活﹐不如轟轟烈烈而死﹗伏孽三掌……如果是降在紅雲遭劫之前呢﹖” !Ui"<0[,  
ZO!  
空氣中頓時凝結絲微的詫異﹐黃色羅帳片刻後輕嘆。 w`?Rd  
D]UqM<0Rz  
“強改天數﹐天地不容……縱然是稀世異數﹐也難逃死劫……” ZJ7<!?6  
ZX Sl+k .  
藍霞聞言﹐只是輕冷一笑﹐然而卻無退縮之意。“既然如此﹐那還磨蹭什麼﹖三色天羅﹐現面吧﹗” E*F)jP,yo  
DIU9Le  
“唉……冥冥之中﹐你註定承受伏孽三掌﹐死劫難逃啊﹗” O^AF+c\n  
uv,_?x\'  
“那就看我藍霞﹐如何一彩吞三色﹗”囂狂話語一出﹐藍霞凝神運氣﹐強大氣流擊向羅帳。 %488"  
~SW_jiKM  
時間不多﹐為了此刻亦在生死邊緣的紅雲﹐藍霞不欲再拖延時間﹐極端上場。 ;Q0WCm\5  
Lk-%I?  
“無知狂妄的後輩人﹐你枉費造雲麒麟的一片苦心﹗”黑色羅帳怒斥﹐此刻白色羅帳之主已經翩然現出真容。 eyiGe1^C  
tKik)ei  
神風道骨﹐文儒泰然﹐白色天羅緩緩開口。“藍霞﹐只要你現在自廢武功﹐降為凡身﹐三色天羅便不再為難於你。” O73 /2=1V  
P(Fd|).j$  
“喔﹐原來造雲麒麟居然捨得拉下臉來求你們。告訴他﹐他憐憫錯對象了﹗”藍霞回想過去的種種不如意﹐恨火猛然涌上心頭。“我藍霞寧可一死﹐也不用他來可憐﹗” u?>]C6$  
=`l).GnN2`  
“你可知……唉……”白色天羅遲遲不願落掌﹐欲言又止。 p`i_s(u  
Po: )b  
“他是他﹐我是我﹐不用再提起此人了﹗”藍霞絕然邁步向前。 +C(v4@=nd  
_E{hB  
“一言一中﹐千言無用。既然如此﹐接掌吧﹗” D3>;X=1  
%!>~2=Q2*  
話語未落﹐神山籠罩在一片漫天白霧之中。藍霞甫一接觸﹐便知大事不妙。同為五色雨氣﹐彼此功體相互牽制﹐現在身陷霧氣之中﹐難辨方向﹐亦難判斷攻擊來處。 J}035  
bS9<LQ*  
“罪路茫茫不知回﹐伏孽一掌莫後悔﹗”白霧中話語凜然﹐藍霞卻依然難辨聲音來處﹐受制在霧氣之中﹐甚至連護身氣勁都提不上來。同一時間﹐後背心火燙痛感傳來﹐一口腥甜已涌到喉頭。 mu1Lgs$;  
l-N4RCt h  
這一掌和平常的不同﹐生生打得他元氣上衝﹐藍霞腳下踉蹌了一下﹐口中鮮血涌出﹐同時吐出一縷藍色雲氣。 +cw;a]o^>  
JBsHr%!i  
黑色天羅隨即踏出羅帳﹐絲毫不給他喘息的機會﹕“魔種﹗我未出掌之前﹐悔悟的話﹐還可活命﹗” gDmwJr  
o~*5FN}%+l  
“我不是早就給了答案嗎﹖還廢話什麼﹖”藍霞深知自己此劫難逃﹐卻倔強依舊。 {[&_)AW6m%  
ET&Q}UOE  
黑色霾氣籠罩四週﹐強悍一掌擊來﹐藍霞咬緊牙關﹐只有吐血﹐沒有呻吟半聲。 XU}|Ud562  
+Y^_1  
最後的黃色天羅現身﹐同情地看著倒地不起的藍霞。“藍霞﹐你已經元氣盡失﹐黃霢願意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只要廢去全身三十六處靈脈﹐可保不死。” 1f"LAs`%  
'~1uJ0H  
“哈哈……”藍霞勉強撐起身體﹐傲然冷笑面對三人。“藍霞希望完膚而終﹗” ?d -$lI  
c 4<~? L  
此時﹐白霧緩緩行至他面前﹐詭笑道﹕“難道你就不想在死前﹐再見紅雲最後一面﹖” {iv!A=jld  
5Y4 i|R  
剎那間﹐風停﹐雲止﹐空氣凝住流動。 +U%U3tAvs  
M=}vDw]Q  
~~~~~~~~~~~~~              ~~~~~~~~~~~~~~~          ~~~~~~~~~~~~~~ ^}-(8~_en  
-n-rKN.T  
“貓姬賤人﹐去死吧﹗”魔空一聲獰笑﹐捏碎了手中細弱脖頸。可憐的貓姬﹐連一聲都沒來得及叫出來﹐就香消玉隕了。 r`Qzn" H  
-'tgr6=|w"  
“吾兒﹐你怎麼了﹖”紅雲見情景異常﹐不顧一切﹐上前焦急撫拍小孩子﹐卻剎那間心神狂震﹐“啊﹗是貓姬啊﹗” QDRgVP  
kW#{[,7r  
“哇—”落星崖上的焦躁嬰兒﹐感覺母親的氣息從天地間消失﹐無盡的恨意席卷天地﹐卯足氣力﹐向焦急守候小車旁邊的父親﹐擊出驚天一掌。 rSYzrVc  
u= |hRTD=  
“啊﹗”紅雲猝不及防﹐毫無準備地在胸口中了一掌﹐落下萬丈懸崖。 !~{AF|2f  
OOEmXb]8  
裊裊玫瑰花煙之處﹐懮愁嘆息蕭然彌散崖下。“落星崖﹐無緣的父子……唉……” n%Vt r  
O1.a=O  
隨後趕來的造雲麒麟和夢雨涵﹐只來得及捕捉到最後一縷似有似無的玫瑰花香。 $Q[>v!!X  
ccWz,[  
“紅雲……藍霞啊……”老者淚流滿面﹐仰望漫天風急雲涌﹐苦澀滿心。夢雨涵閉目祈禱﹐卻是再難挽回已經發生的一切。 u"%i3%Yjh  
V4RtH  
~~~~~~~~~~~~~              ~~~~~~~~~~~~~~~          ~~~~~~~~~~~~~~ >qJRpO  
{=AK  |  
同一時間﹐藍霞胸口劇痛﹐不禁悽然微笑﹐卻是猶然不改傲氣。“太晚了。黃霢﹐動手吧。” {e4ILdXM  
QES[/i +  
“紅雲已經飛散了。” 白霧淡淡點開﹐同時﹐黃色天羅天靈一擊﹐重重打在藍霞頭上。 S.9ki<  
("t; 2Mw  
落星崖﹐身子騰空的感覺﹐風聲在耳邊呼嘯而過。瞬間﹐生平無數酸甜苦辣﹐閃過腦海。 JNzNK.E!m-  
 H4HWr6  
名利浮雲過﹐恩怨轉頭空。 "RG.27  
vG'JMzAm  
紅雲﹐此刻起﹐你再不虧欠任何人。 <}c`jN!z.  
)+[{MR '  
紅雲飛散落星崖﹐天地接納你﹐原諒你的逆天之舉﹐惑人之過。 U!"+~d)  
^/Id!Y7  
逆天以求的﹐以生命來償還。其他呢﹖該怎樣面對﹖ 3N?WpA768/  
0Ts[IHpg&E  
其實﹐從一開始﹐自己就私心在逃避某個人﹑某件事﹐也許﹐甚至是某段情。 > Xq:?}-m2  
~;Ga65_6_  
釋然微笑﹐紅雲仰望湛藍的天際﹐任隨身體一徑墜落。那天邊飄浮的燦爛霞彩﹐像極了他執著的囂狂﹑絢爛的傲氣﹐耀得人不自主地退縮﹐卻同時壓得人難以動彈。 SC~cryb  
P`'Nv  
(“你是紅雲﹐我是藍霞。同為天際雲霞﹐你我彼此擁有﹐永不分離。”) 7XE/bhe%S  
xz FV]  
師兄藍霞…… Hnwir!=7  
;r[@;2p*(  
“紅雲﹗愛徒紅雲啊……”造雲麒麟和夢雨涵趕到崖下﹐卻只見氣息奄奄的紅雲﹐不服輸地勉強睜著眼﹐似乎有話要說。 8v6YOG"b q  
Q(-:)3g[aL  
“紅雲……”眼淚如斷線的珍珠﹐夢雨涵緊緊握著至愛的無力雙手﹐哽咽不能言語。 %f.(^<G u  
nn@"68]g  
“老師……您應該……去看看師兄……”紅雲在最後一刻﹐用盡畢生心力﹐也感受到了師兄的劫數。 T!uK _  
zof>S>5>R7  
“我……”造雲麒麟心如刀割﹐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TxYxB1C)  
9-DDly [)4  
“老師……紅雲想……想見師兄……”斷斷續續的懇求越來越微弱﹐造雲麒麟不再猶豫﹐背起紅雲﹐往神山而去。 .c'EXuI7),  
<_@ S@t)  
“落……落霞湖……”紅雲緊緊抓住師尊的手﹐阻止他奔向神山的方向。 (]Z%&>*  
Vcg$H8m  
“嗯……”造雲麒麟雖然疑惑﹐但他一直對紅雲的測算能力抱持信心﹐眼下情勢緊急﹐不容多想﹐於是帶著雨涵﹐一路朝落霞湖奔去。 r'/7kF- 5  
~_P,z?  
遭受伏孽三掌的藍霞﹐也在最後一刻﹐靈思感應到了紅雲的遭劫地點﹐拖著萬分艱難的軀體﹐一點一點向落星崖而去。 8CxC`*L(  
1(`>9t02/?  
藍色煙霧漸漸消散空中﹐藍霞明白﹐自己的時間不多了。氣空力盡﹐腳下一軟﹐跌倒在半途中﹐朦朧中隱隱約約看見清澈的湖水…… BzL>,um  
w!7f*  
(“你是誰﹖什麼時候掉下來的﹖”) j_E$C.XU{g  
8$3G c"=  
身上的力氣慢慢歸於虛無﹐可是和紅雲初次見面的情形卻在腦海中異常清晰起來。那澄澈湖水﹐有如他的動人雙眸﹐雖然歷盡無數磨難﹐依舊美麗非凡﹐不染塵埃…… 9l?#ZuGXp  
H4 }^6><V  
吾愛紅雲…… V.kU FTCvf  
SrfDl*  
Pe w-6u"  
第四十四章 d-g&TSGd  
T~UKWAKX}  
“落星崖﹐靈胎驚啼。” 白色天羅淡淡一句﹐划定了一個嬰兒的未來。 w%Tcx^:  
_e AZ_@  
“畢竟還是個嬰兒……” mh>)N"  
-C wx %  
黃色天羅有所不忍﹐可是黑色天羅疾言厲色﹐將他的些微憐憫當場駁回。 n%I%O7  
r5z_{g  
“若非當年造雲麒麟苦求﹐留下一名叫藍霞的嬰兒﹐天宇豈會有今日之禍﹗” le%_[/_I|  
+Sk;  
“唉……” -.: [a3c?  
O0#wM-M  
    雖然不忍﹐可是為防患于未然﹐三人只好硬下心腸﹐迅速前往落星崖。而仍然在哭泣的無助嬰孩﹐完全不知道自己已在剎那間﹐痛失父母雙親﹐成為無依無靠的孤兒。 NaC^q*>9  
vW`{BWd  
“唉……殘忍啊……”濃濃嘆息瀰漫山谷間﹐隨風飄遊的玫瑰花香﹐始終不離落星崖。 zp>q$e40  
<;:M:{RZY  
“你是何人﹖”優雅花床輕降在殺氣騰騰的三色天羅面前﹐引起三人警惕。 I ;N)jj`b  
/"+ n{*9  
長長吸吐花煙之間﹐千少一無視現場殺氣﹐慨然輕嘆。 8moX"w\~_h  
c6 cGl]FL  
“幼兒何辜呢﹖” 2~+_T  
r#wMd9])  
“靈胎遺禍天地﹐罪不容誅﹗”白色天羅斬釘截鐵﹐同時腳步向前一步。 }zi:nSpON  
r*<)QP^B~  
“千少一看不慣以多欺少﹐恃強凌弱。” 千少一放下煙斗﹐手指輕彈﹐一朵嬌艷玫瑰飛出﹐直直插入白霧腳前的土地。 uYAPGs#k  
]%m0PU#  
“嗯﹖”白霧大怒﹐衝向前的勢子卻被黃霢拉住。 bS _!KU  
A {lzQO  
“請問閣下是……” Pp1HOJYJp0  
QIVpO /@  
“塵世浮沉渡千秋﹐獨少一年九九九。千少一﹐九九九。” 6|3$43J,F  
SLO;c{EFH  
~~~~~~~~~~~~~              ~~~~~~~~~~~~~~~          ~~~~~~~~~~~~~~ `6`NuZ*6g  
Me[T=Tt`@w  
落星崖上劍拔弩張﹐可是落霞湖畔卻是愁風慘霧。造雲麒麟看著夢雨涵抱著紅雲不住抽泣﹐不禁嘆息不止。硬下心腸﹐轉身回頭﹐快步來到藍霞的身前﹐彎腰將他抱起﹐放到湖邊一塊石頭上﹐用袖子慢慢擦拭他的臉。 -J4?Km  
a9qB8/Gg[  
藍霞悠悠醒來﹐映入眼帘的竟是久違的師尊的臉﹐不禁一陣心酸﹐別過頭去。 t0p^0   
?V%x94B  
“霞兒…… ” a0OH  
=1fO"|L  
聽聞這聲呼喚﹐藍霞難抑哽咽﹐老師好久沒這麼稱呼他了。“師尊……您為何要替孽徒說話﹖我悖逆您還不多嗎﹖” *yOpMxE  
3}}~(  
“霞兒﹐因為你是……你是……” 造雲麒麟拉著藍霞的手﹐無限悲慟。 a02;Zl  
)s(J8J[b*L  
“是……什麼﹖您……為何要可憐一個靈胎啊﹖”藍霞吃力地問道。 )nyud$9w'  
I&qT3/SVI  
松開緊握的手﹐造雲麒麟像虛脫一般﹐重重垂下頭。“因為……你是我的兒子。” +Ck F#H ~  
q05_5  
“什麼﹖不可能﹗”藍霞不可思議地輕笑出聲﹐“我這種人怎麼可能有這樣慈祥聖潔的父親﹗” fD#|C~:=  
&mDKpYrB  
“因為你的降生被時空長城掌握﹐當年你反出天宇﹐我才不曾追截﹔因為三色天羅執意追殺﹐我苦苦哀求隱瞞父子關係﹐才有你我師徒之稱﹔為保住你的性命﹐在你前往異度空間之前﹐我一直都盡力將你屏蔽在長生學府。為保你身份不至泄露﹐我甚至手刃多年至交﹐以至於造成三個可憐的男孩成為孤兒……霞兒﹐為父……其實沒有你想像中的正義聖潔﹐為保住唯一的兒子﹐宇末家族唯一的血脈﹐我也是不擇手段的罪人……”說到最後﹐造雲麒麟已是滿面黯然。 $+)2CXQe5  
z-K?Ak B1  
父親深深的無奈映在藍霞眼中﹐令他一時間頭腦空白﹐不知該如何面對這又愛又恨的男人。原來一切﹐都是天意…… }OgzSnR  
EAp6IhW{  
“是孩兒不肖﹐只有雄心﹐毫無孝心﹐多年來一直忽視父親的一片苦心……父親﹐孩兒對不起你﹗”藍霞偏過頭去﹐閉上雙眼﹐掩飾著自己內心的脆弱。  FqAW><  
Q^4j  
“孩子﹐其實……只要你活著﹐為父什麼都可以不在乎啊﹗”造雲麒麟再度握住他冰涼雙手﹐不忍地看著他逐漸蒼白的面容。 Ks:~Z9r}  
mw";l$Aq}  
“未注生﹐先注死﹐為何我藍霞的命運﹐如此殘酷﹗”藍霞雙眼圓睜﹐不甘心地看著天際陰沉烏雲。 #~%tdmGuL  
VYI%U'9Q  
“是父親對不住你……”造雲麒麟此時卻是欲言又止﹐只是痛心地將自己的臉貼向兒子的胸膛。 @$z/=gsy  
]W3D4Swq  
藍霞不語。半晌之後﹐他勉強移動眼光﹐看見了不遠處的一角紅衣。 c%w@-n`  
q}*"0r  
“父親﹗”藍霞不顧週身大穴散離的藍色雨氣﹐緊緊抓住造雲麒麟的衣袖。“無論如何﹐請……救救師弟……紅雲﹗” O79;tA<k  
1[o] u:m9U  
造雲麒麟一驚﹐抬頭看著藍霞苦苦哀求的眼神。這眼神﹐是他撫養藍霞一生以來﹐第二次見到。 2KMLpO&De  
lg1yj}br  
“父親﹐兒子明白您藏有一本『識雲譜』… … ” 藍霞斷斷續續道﹐眼神雖然逐漸渙散﹐但仍是隱約射出銳利之光。造雲麒麟尚沉浸在過往之事﹐一時間無法反應﹐祇得緩緩點頭。 1BUdl=o>S  
z|[#6X6tT  
從這孩子降生之日起﹐他一直都在寵溺他﹐為他做盡百般惡事﹐咽下無數苦水… …只為了那本『識雲譜』帶來的無窮遺禍。 fRC(Yyx  
s`M[/i3Nm  
因為睥睨天地生死輪迴﹐他親手造下起死回生的絕世秘譜﹐卻因此引動天怒地怨﹐使得他傳承血脈的唯一兒子﹐生為靈胎﹐最後霞散大地。 Ps5UX6\ .m  
K <7#;  
逆天之舉不可為﹐若為之﹐則必要有承受一切後果的覺悟。 &-W5 T?Sl  
4thLK8/c5g  
“父親﹐藍霞此生有父如此﹐死而無憾﹐只是……”虛弱的手指已經抓不住羽扇﹐任隨它跌落地上。只是半開的眼眸﹐仍然執著望向那抹紅衣的顏色。 QPjmIO  
gBz$RfyF  
“孩子﹐孩子啊……”造雲麒麟撫著藍霞的胸口著急大喊﹐引來另外一側悽痛慘別的愛侶注意。 q/~U[.C  
ik02Q,J  
“師兄﹗”紅雲已經無力起身﹐卻竭力向湖邊的藍霞伸手夠去﹐一點一點地移動雙腿﹐看得夢雨涵淚珠連連﹐祇得勉強攙著他。 xiuAW  
) \Mwv&k1  
藍霞看見紅雲幾乎是在地上爬﹐奮力也要起身﹐卻是力不從心。造雲麒麟此刻也顧不得過往的不快﹐扶住兒子的頸背﹐將他上身稍微抬了起來。 pe=Ou0  
3 G/#OJ  
越來越濃的雙色散離雨氣﹐在灰暗空氣中逐漸靠近﹐糾纏在一起﹐再緩緩淡去消失。紅雲拼下最後一口氣﹐伸手搭上藍霞仰躺的湖邊大石﹐頭卻已經垂了下去。 cMOvM0f  
3>qUYxG8  
已經虛弱到無力的手指﹐突然不知哪來的倔強力量﹐一把抓住紅雲手臂﹐將他拉了起來。藍霞緊緊貼住紅雲的臉頰﹐喃喃低語。 b;K>Q!(|  
j$<uE{c  
此生何幸﹐得與你同時同地﹐共赴黃泉…… 68?oV)fE  
j%Mz;m4y  
微弱話語被接下來的轟天巨響徹底淹沒。天雷一響﹐造雲麒麟和夢雨涵震驚仰頭之時﹐藍霞拼盡最後力量﹐將紅雲一帶﹐側身一倒﹐雙雙向湖水投去。  ZeD;  
`'9Kj9}   
“紅雲﹐我改變主意了……原諒我的自私……” N8|=K_;&  
E"!C3SC [  
這是紅雲被從背後傳來的劇痛擊昏之前﹐最後聽到的話語。 -=,%9r  
4Z>hP]7  
~~~~~~~~~~~~~              ~~~~~~~~~~~~~~~          ~~~~~~~~~~~~~~ &WAO.*:y  
6r"uDV #0  
    “憑什麼說這孩子是靈胎呢﹖”千少一微笑安撫著瑟縮靠近花床的小車﹐讓小車躲到花床後面﹐然後輕問面前的三色天羅。 c(Zar&z,E  
!U.Xb6  
    “不是靈胎﹐哪來狂猛氣功﹖殺父剋母﹐不祥之魔種也﹗”黑霾一口咬定﹐不肯放松。 fI(u-z~,  
wOQ-sp0q0  
    長嘆一聲﹐千少一緩緩放下煙斗。“原來名滿天下的神山三色天羅﹐也是濫殺無辜之輩。我聽說﹐不得父母親口承認﹐三色天羅是不會動手。如今看來﹐是千少一誤信傳言了。” HVaWv].  
f)hs>F  
    看著三人急匆匆離去﹐千少一悠然吐了一口花煙﹐隨手丟了一朵粉紅色的玫瑰入小車﹐欣然聆聽著幼兒的笑聲。 {Buoo~  
CL%?K<um  
    “爭何﹖多風﹑多雲﹑多月。尋何﹖至真﹑至善﹑至美……” ;K38I}  
""l_& 3oz  
~~~~~~~~~~~~~              ~~~~~~~~~~~~~~~          ~~~~~~~~~~~~~~ bA\TuB  
Q >[*Y/`I  
滔天的水花宛如被擊碎的瑯玡玉柱﹐直衝天際。水底卻傳來一聲長嘯龍吟﹐金光萬丈﹐一條龍形金光破水而出﹐直上雲端。燦爛光芒遮掩了半刻前尚余韻未消的紅藍二色氣息﹐熾熱的光焰更是將落霞湖映照得有如熔爐。 X||Z>w}v  
6J0HaL  
造雲麒麟見情況危急﹐第一個念頭就是湖底可能隱藏著什麼一觸即發的危險異物﹐不及多想﹐連忙帶著尚自驚慟的夢雨涵﹐即刻離開了炎熱異常的落霞湖。隨後趕來的三色天羅﹐知道已經晚了一步﹐為避免接觸炎熱熾流﹐也隨即轉頭離開。 .E:[ \H"  
-C.x;@!k  
藍霞當時落水之時﹐身上已然氣竭力盡﹐松開紅雲的剎那﹐也感覺到冰涼湖水浸入毛孔﹐卻抑止不住藍色霞氣繼續耗散﹔但立刻就有一股溫暖熱流涌來﹐不但阻隔了元氣喪失﹐也將身體托出水面﹐一直向上昇去。 :"? boA#L  
K_j$iHqLF  
元氣不再損失﹐藍霞穩住氣脈﹐朦朧中但見一片紅色衫袖﹐想也沒想就抓了過來﹐不顧那驚人的熾熱炎流蒸騰﹐死死將一同上昇中的紅雲抱住。 3`_jNPV1  
[z#C&gDt  
恍惚裡又聞一聲驚天龍嘯﹐遠遠天際也傳來一聲似乎是回應的龍吼。藍霞盡力想觀看究竟四週發生何事﹐卻皆被金光遮蔽﹐只朦朧中看見四週耀目星光由遠而近﹐頻頻擦身而過。 fo~8W`H&  
 s#om  
這就是遨遊天際的感覺嗎﹖還是死亡的感覺呢﹖無論如何﹐能夠得以和至愛之人在一起﹐無論是天堂﹐或是地府﹐皆是極樂淨土。 % INRds  
OQ"%(w>Hb  
不知過了多久﹐感覺一絲清爽涼風透入﹐四週依稀可見莊嚴浩渺的牆壁梁柱﹐金光慢慢消失﹐藍霞低頭一看懷中似乎沉睡的紅雲﹐面色漸漸泛紅﹐才放心下來。一路緊繃的情緒一下子鬆懈下來﹐藍霞仰後一倒﹐失去了意識。 a*JM2^,HO  
级别: 版区版主
发帖
2383
萝卜
4233
兔子
994
计都
10
天币
0
银枪
507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1楼 发表于: 2015-04-02
第四十五章 pgz3d{]ua  
 SzkF-yRd  
背上的劇痛在一片模糊光影中漸漸黯淡﹐但全身的無力感仍然緊緊糾纏著紅雲。感覺到身下的觸感﹐他驀然驚醒。 nW+rJ  
Pi::cf>3  
“藍霞﹗”驚覺自己趴在師兄身上﹐紅雲不顧全身的酸軟和痛楚﹐急急地探指他的鼻息﹐然後將耳朵貼在他的胸口。 J'^s5hxn+0  
dj4 g  
一陣探查之後﹐祇得微弱生存氣息﹐紅雲卻不敢大意。雖說藍霞習的是寒冰系武學﹐但人體的溫度冰成這樣﹐怎麼也不能不讓紅雲焦心。費勁試圖運起真元﹐卻發現自己氣竭力空﹐半點真氣也提不上來﹐更不要說救人﹔紅雲絕望之際﹐忽然想起一事﹐連忙將師兄勉強扶起﹐靠在自己胸口。 _i~n!v  
,pir,Eozg  
伸手到衣襟裡面﹐摸了半天﹐紅雲微弱一笑﹐將那個白色瓷瓶掏了出來﹐正是藍霞曾經送給他修復功體的藥丸。 ], Wh]q  
P$_Y:XI !  
“這下應該有救了……”喃喃話語中全是欣然笑意﹐紅雲不顧其他﹐撬開師兄的嘴唇﹐將藥丸傾入。可是藍霞意識全無﹐難以咽下藥丸。紅雲沉思片刻﹐毅然將自己紅唇對上﹐粉舌伸入他的口腔﹐再用自己的津液將藥丸送下食道。 g(<02t!OT=  
"T5?<c  
如此送完一瓶的丸藥﹐紅雲將師兄靠著柱子半坐起﹐脫下自己的披風蓋在他身上﹐起身慢慢向門外走去。虛弱的體力讓他搖搖晃晃﹐但腦中思緒已經漸漸理清。 EAo7(d@  
wqBGJ   
落水那一刻﹐多年前自己私入神龍殿﹐封入體內的龍族秘寶神龍令本能覺醒﹐衝天而起﹐帶自己直上太虛﹐而不肯放手的師兄藍霞﹐也一並被帶到神龍殿來。 =BY)>0?z  
=:`1!W0I  
依靠神龍令的神力﹐兩人不但保住性命﹐並且得到了復原的機會﹐是命不該絕﹐還是此生緣未盡﹖ pVn 6>\xa  
JbzYr] k  
放眼望去﹐在當年外星系侵族之禍已告一段落的如今﹐太虛此處已變得沉寂荒涼﹐渺無人煙﹐讓紅雲不禁觀之心酸。 >bxT_qEm  
 w_G/[R3  
曾經不可一世的強大種族﹐如今頹敗至此﹐過往繁盛﹐如今盡成過往雲煙。凋零的龍族﹐四分五裂﹐就算存活也是下落不明。想自己豁盡心機仍然無法改變天意﹐反而連累師兄一起遭劫﹐愧疚之心﹐如排山倒海般襲來﹐紅雲一時心情激動﹐不能自已。 a*&P>Lwe7&  
XG<J'3  
環視四週﹐雖然樓傾垣頹﹐但山水草木猶在。紅雲來到水潭邊﹐取來一竹筒的清水﹐回到殿內﹐再依前法將水哺給師兄。 d+~c$(M)  
uoFH{.)  
時間緩緩流淌。紅雲擔懮看著藍霞靜默蒼白的面容﹐過往點點滴滴﹐如影歷歷﹐一股莫名感覺﹐攫住心尖最敏感的部位。曾幾何時﹐這藍色身影在自己心中﹐竟然佔據如此地位﹐讓人喘不過氣來。 'GQ1;9A57  
K,tmh1  
“今生今世﹐我們永不分離。” ;+K:^*oJ  
6}R^L(^M  
過往的誓言﹐無論有心或是無意﹐竟在生死一瞬﹐鏗然落現。紅雲疲倦靠坐柱子之前﹐讓師兄躺在自己腿上。 >4GhI65  
F0:Fv;  
如果此次能有一線生機﹐往後的路﹐還會沿來時的方向繼續前行嗎﹖或是…… R6dw#;6{I  
0*V RFd4  
空茫遙遠的思索令他疲倦﹐無力再次佔據了身心﹐紅雲難抑背後的疼痛﹐呻吟一聲閉上雙眼﹐卻引動了昏迷已久的藍霞。 },0fPkVsU  
{@g3AG%  
“啊﹗”驚喘一聲﹐紅雲睜眼低頭﹐發現自己的手被師兄緊緊握住。不及掙開﹐脫口就問﹕ “你醒了﹖感覺如何﹖” Tz58@VYV  
3O%[k<S\VO  
目光緩緩凝聚在近在咫尺的熟悉面容上﹐藍霞恍若未聞﹐關切反問道﹕“我重不重﹖”說著﹐就要掙扎起身。 U jVo "K  
hbR;zV|US  
紅雲此時也是萬分虛弱﹐拉不住他堅持要起身的勢子﹐只得任由他去。藍霞坐起身﹐皺眉環視四週﹐“這是何地﹖你有沒有事﹖” Zb-TCS+3l  
4nkH0dJQ  
“我不要緊﹐你之前一直身體冰涼﹐才讓我……”紅雲一面說﹐一面卻驚覺藍霞緊緊盯著自己的熾烈眼神﹐不禁瑟縮了一下﹐將頭轉過去。 K]zBPfx  
-Qo`UL.}  
藍霞試著運轉了一下體內元氣﹐發覺漸有恢復﹐不禁大為奇怪﹐“這裡是什麼地方﹖為何積聚如此多的雲氣呢﹖” +^<CJNDL9  
MdU_zY(c  
“喔﹐此地是龍族故居﹐故而終年雲霧繚繞﹐也便於讓我們修煉功體﹐所以……”看上去師兄的狀況比自己好很多﹐紅雲一陣欣慰﹐心情放松﹐隨即緩緩閉眼。 E5 H6&XU  
oe`o UnN  
“紅雲﹗你醒醒﹗”藍霞見紅雲話語未竟就閉目不語﹐連忙彎腰將他打橫抱起﹐走了兩步﹐放在殿內一角的床上。 2i', e  
S+|aCRS  
“呵呵……”虛弱笑了兩聲﹐紅雲輕輕搖手﹐仿彿想拂掉搭在自己身上的手臂。“我沒事﹐有點累﹐睡一會兒。” t-dN:1  
g]iWD;61  
無視他稍微推拒的手﹐藍霞俯下身子﹐吻上了紅雲的唇﹐急切吸吮著﹐仿彿要證實他的存在般﹐飢渴吞噬。 gm8L5c V  
K>Fo+f  
偏偏此刻﹐眩暈感陣陣襲來﹐毫無反抗能力的紅雲連呻吟的力氣都沒有﹐祇得任隨藍霞放肆。 IkH]W!_+  
kP%'{   
待兩人衣衫半解﹐藍霞方才意識到紅雲的不對勁﹐起身一看﹐紅雲氣息微弱﹐眼眸半開﹐眼眶中泛起薄霧﹐但目光隱約渙散。 UBpYR> <\  
ywmx6q4MFL  
“紅雲﹗”藍霞著急了﹐一把將紅雲拉到自己懷中坐起來﹐一手拉過他的手腕﹐焦急把脈。 v[CX-CBZ?  
9%oLv25{)  
“沒事﹐就是睏了。” 紅雲掙不開師兄的把握﹐本能扭動兩下﹐卻牽動了背上的痛處﹐不禁蹙眉。 QV+('  
\%&QIe;:k  
“紅雲﹐我們在此地不是辦法﹐你知道如何返回天宇嗎﹖”藍霞此刻不想其他﹐只想趕快讓紅雲恢復身體﹐卻全然忘記了自己的處境。 W>dS@;E  
|k)h' ?  
緩緩搖頭﹐紅雲無奈道﹕“我也不知。師兄﹐你真的想回去嗎﹖” v;el= D  
P^v`5v  
深深注視著懷中孱弱身軀﹐藍霞輕輕道﹕“我只想你儘快好起來﹐顧不得那許多了。” Ee9u7TFT  
f|?i6.N> f  
“過去真是美好……”長嘆一聲﹐紅雲道﹕“我們談和﹐可以嗎﹖” nE]R0|4h  
y_qFXd  
突來的平和話語﹐讓藍霞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哽咽著緊緊擁住懷中虛弱身軀﹐激動不能自已。原來﹐經過毀天滅地的絕望失去之後﹐換來的竟是這般甜蜜報償。 [sFD-2y  
#$K\:V+ 4  
“紅雲……” 6aCAz2 /  
N-3w)23*:  
藍霞抱著懷中熟睡的此生摯愛﹐任隨心中激蕩不休。原以為此生再也沒有親近他的機會﹐幾乎絕望的懸崖死角上﹐竟然出現了一線曙光。 %whPTc0P  
9g"a`a?c  
“紅雲﹐為了你﹐藍霞不惜毀滅一切……別離開我……” PQ@(p%   
}pPxN@X  
極輕聲的呼喚﹐帶著心底迫切的渴求﹐伴隨極端的熾情火焰﹐焚盡紅雲沉沉夢境。 PAH; +  
iK(n'X5i  
~~~~~~~~~~~~~              ~~~~~~~~~~~~~~~          ~~~~~~~~~~~~~~ yXc/Nl%  
+q) ^pCC  
失望萬分﹐返回落星崖的三色天羅﹐只在現場發現一朵玫瑰﹐花床和幼兒﹐皆已消失無蹤了。 Da_g3z  
7 -gt V#  
“可惡﹗這必定是千少一聲東擊西之計﹗”黑霾氣憤不已。 Eo)Q> AM  
[>;U1Wt  
“畏罪潛逃﹐天羅捕殺不留情啊﹗”白霧也是慨然萬千。“四處搜尋吧﹗” Rla1,{1  
1P3^il7  
三人剛待啟程﹐卻聞得陣陣玫瑰香氣﹐輕輕笑意由身後傳來。“上一代錯誤的結合﹐罪從何來呢﹖天地之大﹐處處自由地﹐潛逃二字﹐又從何說起呢﹖” hX$k8 o0  
Sq-mH=rs]  
輕紗隨風飛揚﹐繽紛花床翩然出現﹐有意護住小小的幼兒車。三色天羅一驚﹐轉過頭來﹐白霧首先發難。 LEc%BQx  
O9=vz%  
“哼﹗紅雲貓姬雙雙死亡﹐孽胎身份無從得證﹗”白霧迅速攔住玫瑰花床﹐“小小年紀蘊藏驚天之勢﹐不是靈胎﹐又是什麼﹖” oO$a4|&,  
l *yml  
“也有可能是異數啊﹗”千少一悠然吸吐花煙。“無憑無據﹐身為先天者的三色天羅﹐不會錯殺無辜才是。” 3tS~/o+]  
KSqWq:W+  
三色天羅彼此交換了個眼神﹐黃霢開口發話。“現在此子已成孤兒﹐幼兒在江湖獨行危險萬分﹐我們想暫時收留。” n:`> QY  
\W( C=e  
溫柔雙眼微合﹐千少一緩緩道﹕“善事人人可為﹐我沒意見。” G~8C7$0z  
}c| Xr^  
話語未落﹐卻見幼兒小車顫抖靠近花床﹐千少一繼續道﹕“但是﹐小朋友有意見啊﹗” [#)-F_S  
+aEE(u6%E@  
縷縷花煙仿彿在安撫焦躁的小孩子﹐臥花者淺笑。“不如各位割愛﹐這件善事由我來做。” 4tCyd5u a8  
o { \cCZ"  
無可奈何之下﹐三色天羅緩緩點頭。 3Q~ng2Wv%  
,;O+2TX  
“可以﹐但是在未證實靈胎身份這段時間內﹐幼兒若逃脫﹐責任歸你。” tE9%;8;H  
_yJd@  
千少一頷首表示同意﹐然後隨手丟出一枝玫瑰﹐“有玫瑰花煙的地方﹐就可以找到千少一九九九。” 4ZQX YwfC|  
Z99%uI3  
“好特徵﹗感謝你的花朵。” 黃霢拾起花朵﹐代表三色天羅接下他的承諾﹐三人遂轉身離去。 p/cVQ  
{#zJx(2yG  
笑著回視似乎鬆了一口氣的幼兒﹐千少一再次吸吐一口花煙﹐悠閑側身臥下。 OY51~#BF  
K S,X$)9  
“爭何﹖多風﹑多雲﹑多月。留何﹖命也﹑樂也﹑長也……小朋友﹐靈胎的旅途總是孤獨﹐你須勇敢去面對啊……” (lwkg8WC  
O>Xyl4U  
Ue^upx  
第四十六章 'S)}mG_  
D/9&pRsO  
霓虹幻彩光怪陸離的時空魔殿﹐長城之主魔空舒心笑著﹐將手中酒杯向坐在對面席上的三色天羅舉了舉﹐以表謝意。 IpB0~`7YI  
(VWTYG7  
“沒想到令吾一直頭痛的藍霞﹐面對三位﹐竟然如此不堪一擊。” 魔空喜悅之情溢於言表。 g Uy >I(  
PLw;9^<  
“城主客氣了。” 白霧站起身來﹐微笑作答。“若非城主早年指導﹐針對藍霞雨氣功體﹐研究專門破解的招式﹐焉有今日之功﹖吾等耗費多少年的光陰﹐仍然比不上城主深謀遠慮﹐令人佩服啊﹗” }PK8[N  
j Bl I^  
魔空冷笑一聲﹐輕輕放下酒杯。“出身天宇之人﹐無論如何不可能完全讓吾放心。當年本城主是看中他的才華﹐才讓他身居高位﹐協助謀劃天宇霸業。可是當他的心已不在時空﹐形同廢棋之時﹐吾當然不可能任他亂走﹐壞了本城主的佈局。” X[(u]h`  
z./u;/:  
“多少年了﹐他就像本城主一塊心病﹐這次能夠借他一舉除去天宇第一人﹐兩敗俱傷﹐也是僥倖得很。” 魔空沉吟道﹐“若非紅雲逆天之舉招來死劫﹐作為天宇異數﹐吾真不知該怎樣置他於死地呢。” 55zimv&DV  
06]J]  
三色天羅各自默然﹐對於魔空的心狠手辣﹐不予置評。 D5]T.8kX(7  
elJLTG  
“對了﹐你們確保雲霞皆已死了嗎﹖”魔空為求謹慎﹐再次問道。 qI) Yzc/  
UKZsq5Q  
“紅藍兩色雨氣散盡﹐落霞湖天雷一擊﹐落水的兩人﹐絕無可能生還。倘若城主尚不放心﹐不妨親自去看。” 黃霢回道。 ,-vbR&  
bv4lgRE6Y  
“嗯……逆天者必死﹐根據諸方的情報看來﹐應該是沒什麼差錯。再說﹐接下來也沒有閑功夫考慮這個問題了。” 魔空嘴角微微一彎﹐眼神一爍﹐看著時空長廊盡頭﹐無邊的黑暗。 P,j)m\|  
A>bo Xcr  
“城主是打算即刻進兵天宇嗎﹖”黑霾問道。 :jT1=PfL  
Hb#8?{  
“紅雲之死﹐對天宇眾人而言﹐不啻於最致命的打擊。趁他們還未從悲慟中恢復過來﹐一鼓作氣拿下剩餘江山﹐是最好的選擇。” U9SByqa1  
H8mmmt6g  
“天宇智者無數﹐城主不可掉以輕心。” 黃霢慎重皺眉。“如果有人識破你的計劃……” -Z-|49I/mN  
$eCxpb..  
魔空仰天大笑。“從一開始﹐吾就隱藏在後方﹐有誰能真正識破時空之主的行事方式呢﹖”停頓了一下﹐卻又遲疑起來﹕“除非是……” u1~H1 ]Ii  
f]qP xRw  
千年前的那場惡戰﹐天崩地裂﹐兩敗俱傷。金色戰袍﹐凜凜身影﹐那遠在時光盡頭的勁敵﹐此刻卻仿彿凝現面前﹐歷歷在目。魔空一時失神﹐住口不語。 ;xN 4L  
';^VdR]fk  
半晌﹐時空魔殿寂靜無聲﹐針落可聞。不知過了多久﹐才聽到酒杯倒在桌上的聲響。 Pn[-{nz  
Vge9AH:op  
“無論如何﹐在他現面之前﹐可能的變數﹐都要一一斬除﹗”魔空激動握拳﹐眼神中不掩狠辣。 E"b+Q  
l7ZqkGG]  
三色天羅互相對視了一下﹐很快明白了魔空的言下之意。 `&LPqb  
>j4;{r+eQw  
“城主是要我們繼續追擊紅雲之子嗎﹖” P@`@?kMU  
.Qyq*6T3&  
“斬草不除根﹐後患無窮。何況這個神秘者千少一九九九﹐也很有可能是天宇陣線的一員﹐日後造成的阻力﹐不可估算。趁他現在還未和天宇眾人聯繫上﹐儘早下手。” 魔空抓起流光酒液的玉杯﹐狠狠摔在地下。“不能讓天宇再有聯合起來的機會﹐趁他們現在力量分散﹐一舉殲滅。” V) a<)  
}Cvf[H1+  
完全不動用過往幾十年來藍霞用強制手段改造的殺星﹐魔空啟動長城真正的精英部隊﹐開始對天宇發動狂猛的正式攻擊。 %|I~8>m  
YiTiJ9jf  
~~~~~~~~~~~~~              ~~~~~~~~~~~~~~~          ~~~~~~~~~~~~~~ ^|5vmI'E  
LS}u6\(  
面對隨時會到來的風暴﹐長生府尊不再猶豫﹐帶著紅雲遺孀夢雨涵﹐遠避江湖﹐隱藏起來。 k^w!|%a[  
9G[!"eZ}  
愛子喪命之後﹐接踵而至的是摯愛辭世的打擊。同樣經歷如此痛楚的老人﹐卻明了眼前這名女性的處境﹐比自己不知危險多少倍。撇去時空長城不說﹐盲園之主的報復心理﹐也不可能放她干休。一切皆是因自己而起﹐造雲麒麟更加堅定決心﹐好好保護這可憐的女人。 r,cV(  
F *=>=  
“雨涵啊﹗振作起來﹐面對日後的生活吧﹗”老者勉強壓抑心中同樣巨大的悽慟﹐安慰著始終不發一語的夢雨涵。 i/6(~v  
sy.FMy+  
“府尊請放心﹐雨涵不要緊……這一切……都是命啊……”雨涵眼一閉﹐淚水潸然而下。“紅雲有他揹負的天命﹐無論這結局是怎樣﹐雨涵只有支持……” *Ew`Fm H  
t3}>5cAxy  
而此刻﹐造雲麒麟身負愛子愛徒逝去的雙重打擊之下﹐心中最關注的事情﹐卻只有…… l:-$ulAx  
Q_$aiE  
“不知道愛徒的遺子怎樣了……” g=0`^APql  
~Y7>P$G)  
南嶽的隱秘山谷中﹐堪稱天宇當前兩大支柱的兩人﹐也皆是愁雲慘霧。只是相比之下﹐天皇還是在努力勸解對方。 6U Q~Fv`]  
<'>c`80@\*  
“造天筆﹐我明白你與紅雲情同手足﹐只是逝者已去﹐生者還是要繼續前行﹐護衛天宇啊﹗” |C301ENZ  
fa//~$#"{L  
造天筆依然一身白衣儒袍﹐卻是悠然不再﹐垂頭靠窗而坐。紅雲此次遭劫﹐對他的打擊之大﹐難以想象。曾經也是無為而行﹑順應天意的瀟灑之人﹐曾幾何時﹐慢慢開始分擔某人肩上沉重的擔子﹐開始邁上某人行走的路﹐一條沒有止境﹑不能回頭的路…… :XC~G&HuF6  
*39Y1+=)$$  
聽到天皇的勸慰﹐他沒有抬頭﹐只是隨口輕聲道﹕“天皇是認為﹐時空長城尚有伏兵﹖” >gRb.-{ux  
z\Hg@J&#  
天皇頓了一下﹐腦中一轉﹐“造天筆覺得﹐之前長城的侵略力量﹐只是藍霞方面的兵力嗎﹖” ;.Zgt8/.  
dY5 m) ?  
造天筆沉默以對﹐不置可否。天皇腦中漸生疑雲﹐為何眾人皆以為天宇時空兩敗俱傷的當下﹐他卻有截然不同的想法﹖無論如何﹐謹慎總是比較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