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社区应用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4349阅读
  • 41回复

[原创清水]★[天宇與四大名捕] 應天風無情 (秋八月與無情) 1-34 (完) +番外 40F (武俠推理)

楼层直达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2015-04-07
16.  靜月
翌日,無情與眾人會合後,以平亂訣派出衙役,向四方州縣調人手;同時請縣官等一同前來,突襲藏匿花石綱之處,一舉緝捕黑衣上人等人此舉引起轟動,惹的眾人注目,消息很快傳回京都 By" =]|Q  
W}Z'zU?[  
花廳上,蔡京臉孔如平常般的微笑平靜,正聽取關於花石綱的快報。儘管他表面上不露怒相在座的人卻噤若寒蟬,不敢有所打擾 $cc]pJy"}  
Q~nc:eWD  
「為何無情追命會知曉藏崗之地? 不過.....似乎....是我小看了無情和追命,沒想到他們兩人可以解決掉四個七絕 9\V^q9l  
0C7x1:  
「大人! 此事怪異! 事前除了追命在三石村附近搜索外,不見有其他動靜忽然無情出現與追命會合,急召附近州縣人手無事先預警,直到匯集場所才告知此時已是一觸即發之勢,在還沒來得及反應前,黑衣上人等已被逮捕七絕是很犀利,但是秋八月更可怕,他們找到一個不得了的幫手。」 -FwOX~s/'  
L\pe  
「喔! 秋八月也跟去了? 呵! 自大的七絕也有踢到鐵板的時候啊,不讓六分半堂與司徒遠幫手就算了,現在可好了,連自己的命也賠進去,現在首要乃趕緊收拾殘局傳我口令,請刑部派人立刻接管此事,就說四大名捕已尋得寶物與奪寶者,責任已盡,現在起由刑部接手。」 ^dQ#\uy  
/aP`|&G,)  
「大人! 只怕不成,無情上傳緊急公文,說明此事尚有疑點,要在當地再加詳查只怕諸葛小花已開始打點了。」 @Kp2l<P  
"Q ^Ck7  
「說清楚詳情,黑衣上人有招供嗎? 」 (,[Oy6o  
3#W>  
「目前黑衣上人等人只承認監守自盜之罪。但無情事不單純,需加以詳查,黑衣與王小石之間有無關連此外他還表明此等大案,絕非黑衣上人能策畫,還得調查幕後主使。」 |*Hw6m  
YeT[KjX  
「他憑什麼如此斷定,單是懷疑就能延遲送交刑部程序嗎? 就叫刑部去接手,一切由刑部負責後續。」 s~,Ypo?  
-|T.APxB  
「但是無情握有利證,就是…」 o@vo,JU  
}Dm-Ibdg(  
「說吧! 」慵懶的身軀,正拿著玩鳥棒逗弄他名貴的金絲雀。 XB zcbS+  
A?=g!(wB  
「花石綱外還有很多寶物不在貢品奏表上。無情已上報朝廷,準備清查寶物去向。此事只怕諸葛老兒會大做文章,推說一切還在調查階段,刑部只怕暫時無法插手。」 Y$shn]~  
n)gzHch  
-b8Vz}Y  
「他怎麼會有花石綱奏表? 此事為何沒告知我?」 K08xiMjl  
xh,};TS(K  
「據禮部說無情早在去華山時,就已經奏請奏表謄本。因為當初他們是受理此案的人,所以禮部就快馬送去華山。」 82{Lx7pI  
IZ/+ROn  
「很好! 非常好! 奸詐不輸諸葛老兒。你教的好徒兒! 此局我就退一步。來人! 拿朝服來!」 |#>\GU=!  
g?qm >X  
************************************************************** /0IvvD!7N  
蔡京匆匆向徽宗報告完畢後,又急宣刑部朱月明。一陣忙亂後,正想出宮。 z1K@AaRx  
'gI q_t|^  
低沉呼聲傳來:「相爺! 怎麼一付垂頭喪氣的模樣呢?」 LY(YgqL  
vvwNJyU-  
蔡京已無心應酬,但能皮笑肉不笑相對:「是您啊! 米公公! 真是不巧! 本相爺有所不適,正想回府休憩。」 _SY4Q s`d  
1YL6:5n  
米蒼穹慢慢的踱步前來笑道:「對! 相爺你臉色看起來的確不太好!  相爺不適乃是心病心病還需心藥醫。」 !RN(/ &%y  
,3=|a|p  
! 此話怎講?心中暗打量米蒼穹的用意 KEEHb2q  
cxn3e,d`  
吃虧的滋味傷神損失慘重更是傷心﹐大人不覺三方天平已下沉一方另兩方應該是一起壓下的時候了! D6fry\  
&'Pwz  
「你……」 蔡京沉吟了一會,忽轉怒為笑道:「我們是該好好聊聊。」 hCS|(8g  
************************************************************** u_shC"X:  
V i V3Y  
朱月明派任勞任怨前往縣城傳令,說是刑部已查明王小石等是冤枉,已取消海捕文書,貼出黃榜來說明一切皆為黑衣上人陷害。而黑衣上人陷害忠良,監守自盜,業已查實,判”斬立決” 。任勞任怨特來執刑。至於花石綱則照表呈上,多餘之物則退還原主或另做他途,四大名捕可自行處理。當然不忘大大褒揚一番。 tNj-~r  
tJ;<=.n  
無情聽令後也不加為難,謝主隆恩後,安排非花石綱物之後續後,就瀟灑出縣衙。 %ukFn &-2@  
',$Uw|N  
歸途上,唐寶牛不解道:「為何就這樣放過? 不是要捉蔡京尾巴嗎?」 m^I+>Bp/:  
>MwjUq  
無情回道:「沒這麼簡單! 蔡京能在朝呼風喚雨多年,自非簡單人物;吞噬花石綱也非一朝一夕。我們也曾追查過,但是就是無法查實。太多人物與關卡在其中,而且無直接關連。經手者只知某人,但非蔡京。此次黑衣上人被捕,怎樣也不願道出。再拖下去,只怕讓蔡京找到方法,借此加重王小石等之罪,對王小石等不利。或是暗殺黑衣上人,讓王小石等沉冤更深。此令是蔡京退步之意,他放過王小石與花石綱,但我得交出黑衣上人與結案。」 d e)7_pCF|  
FxeDjAP  
唐寶牛問道:「那為何要大張旗鼓的召集人馬? 又偷偷摸摸的前去捉人?」 GgwO>[T  
r)E9]"TAB  
無情道:「大張旗鼓是讓天下皆知,如此蔡京才無法一手遮天。偷偷摸摸行動才不會讓犯人脫逃,所以一切得快與準。人馬一到,馬上前去逮捕。 如此多人多縣的衙役參與,蔡元長就無法正大光明的護短。其實為防事出意外,我早已先派一支人馬過去埋伏,以防有變。」 fyaiRn9/  
2:3-mWE  
唐寶牛道:「我還是不懂為何不趁此讓蔡京灰頭土臉?」 o."k7fLB  
Myaj81  
無情回道:「你想一想, 為何黑衣上人肯為蔡京掩護把所有罪過自攬其身,他是怕族人也為之牽連,為蔡京所害。花石綱本意乃討皇上歡心,尤其皇上壽辰之禮將近。皇上與蔡京乃共生共體,就算有證據皇上也不會為此而換下蔡京,更何況我們證據不充沛,他大可反口辯稱是為了收集更多獻禮﹐但來不及報表就被偷。我掌握此案對蔡京而言已是如刺在哽。何況他也不完全信得過黑衣上人,滅口是遲早的事。」 5n{J}0C  
2[-@ .gH  
秋八月:「即使少了金牌與玉像,蔡京也不會說話了。」 cAnL,?_v  
vkUXMMuf+e  
無情道:「現在黑衣上人已被監斬,死無對證。眾多寶物仍在,少了兩項 不會有何影響。蔡京既有意結案,應不會節外生枝。」 J)tk<&X  
rKxIOJ,T  
秋八月冷笑道:「你們的政治鬥爭還真是一日十變。」 }81eef4$S  
P5-1z&9O  
轎中的無情回道:「你們的爭戰又何曾停止。」 x \0( l5>  
qM}Uk3N0  
追命看兩人似要爭執,趕緊插話道:「此事看似結束,但惹腦蔡京,我們以後要更小心!」 V}=%/OY?  
vl}fC@%WRI  
一時間,眾人凝重無語。秋八月卻笑笑,輕鬆快意的漫步。高處不勝寒,在此地能有個對手熱身,到也不壞。 n@1;5)&k~  
d6RO2^  
唐寶牛忍不住問道:「不問悶在心中難受,為何不歸還玉像與金牌?」 XL=Y~7b  
\<n 9kwU  
秋八月笑道:「玉像已被原主拿回,沒理由再去搶回。金牌則因有重要的理由,物主託我送到某處。不過也難怪會被列為花石綱,上面的蜥蝪花蚊特別精緻,難得一見。」 ;zq3>A  
"^gV.  
唐寶牛一付快流出口水的模樣道:「可不可以看一下? 」 [k<"@[8)  
4 H 4W  
秋八月拿出金牌讓眾人觀看,無情冷笑看著眾人爭相目睹金牌。 xbUL./uj  
,EsPm'`?A/  
(無情心想著唐寶牛嘴舌不牢,很快的,金牌在秋八月手上的消息就會傳出,好個誘敵之策!) Lvco9 Ak  
<d*;d3gm  
唐寶牛再問:「真的很特別。 不過物主呢?  人在那裡??」 Q5K<ECoPk  
"Sx}7?8AB  
秋八月:「我在華山碰到物主。為免痲煩,物主不願露出身份,授權于我代為處理。」 HV0!G-h  
nrFuhW\r  
戚少商疑道:「喔? 物主怎麼會找上你?」 {Tr5M o  
'>"riEk  
m%$GiNs}  
無情道:「大概是看他”耿直老實”吧!」(是陳摶要你送回給司徒遠。) ,q_'l?Pn  
+O]jklS4H  
秋八月聞言笑答:「還是汝最了解吾! 吾是童叟無欺!」(天外事天外人解決。) (v/mKGyg  
**********************************************************************驛站內,唐寶牛與一驛卒喝的爛罪:「聽說花石綱的那個金牌很精緻,你看過嗎?」 S2APqRg*  
40?xu#"  
唐寶牛醉醺醺道:「當然看過喔! 有陣子還跟著我們走呢?」 E8gbm&x*  
^k#.;Q#4  
「是什麼紋路能成為花石綱?」 &<Iyb}tA?  
27"M]17)  
「不清楚! 好像不止三片。紋路斷裂,看起來像蜥蝪。我一直覺得很怪,怎麼會有人用蜥蝪做圖騰? 多醜的動物。」 ' \8|`Zb  
A,H|c="  
「真的嗎? 可不可以讓我開開眼界?」 6_rgj{L  
(Ci{fY6`  
「來不及了! 秋八月拿走所有的金牌。」 ?@@BIg-  
'ptD`)^(  
驛卒眼睛一亮道:「是嗎?」 Sh@en\m=#S  
JkfVsmc<{h  
= n>aJ(=Pd  
驛站外,夜色如畫、蟲鳥爭鳴。無情在楓樹下沉思,看著星輝閃爍的河中倒影,不知為何”天外”爬上心頭。星之間的爭鬥,似乎漫延到這片土地高一層的競爭,會帶來什麼影響呢? 原本就面臨破碎邊緣的宋朝,能經得起天外的破壞嗎? BdMmeM2h  
6Wn"h|S  
「難得的平和,為何要自尋煩惱呢? 汝就是想得太多,才會夜來無眠。」 ^Fop/\E  
{?+dVLa^;  
「秋高人又為何不在床上安歇?」 F ]qX}  
jsp)e=  
「夜伴楓林、星棲河影、如斯美夜、怎不流連。」 M= ]]kJ:I  
j]6c_r3  
無情帶點羨慕口吻道:「好興致!」 xPcH]Gs^b  
>du _/*8:  
「為何不放鬆自己呢?」  0m&  
i!nPiac  
「宋事擾心、天外加身、如何能解?」 HNMVs]/e  
|0wHNRN_  
「應天順天、無需強求!」 7^hwRZJ{  
Qnr7Qnb  
「我終於知道為何他們稱你為應天風,還真是呼應天意。」 ?7eD< |  
th4yuDPuA  
「汝雖號無情,卻是多情。博愛於民、無愛於己。不怕被千石萬擔壓碎嗎?」 1woBw>g  
 ?|$IZ9  
無情望向遠方道:「你不見冤氣衝天,怨憤四溢嗎? 有口難言、血淚內吞、 .[Hv/?L  
蒼天無語、求救無門。世道至此、痛如己受。既然上天要降苦難,就讓我來幫他們尋回點正義。為他們解憂,我甘之如飴。但…就不知能再幫多久。」 $~G=Hcl9  
IncHY?ud<  
秋八月到無情面前蹲下道:「跟我到天外去,龍族或鳳兒應該會有方法改變功體。當初獨愛刀也是抱著同樣心態,要帶夫人往天外去,可惜..」 s*3p*zf  
mI4)+8SUu  
「常聽你提起鳳兒,“她”很神通廣大嗎? 」 Q($.s=&l;  
P;8D|u^\*  
「你很在意他嗎? 到天外時,自然會讓你們見面。他閱覽百書,應會找出竅門的。」 |to|kU  
KD(}-zUs  
「不用了! 你只是猜測,不是嗎? 況且這一段路如此遙遠,何時是歸期呢? 你不是應天嗎? 既是上天賜給的身體,就隨它去了! 能做多少是多少。」 B |pdqSI  
+\D?H.P  
「唉! 明知不可為而為,何苦呢?」 uG:xd0X+W  
=X24C'!Mpe  
「好了! 不談我的事,說說你的。為何他們一談到你的誓言就驚嘆不已? “滄海開道引,金雨駕前行。“是幾乎不可能的事,為何要出此重誓?」 bdBFDg  
? CabVj-r  
「當初與兄長不和,又有種種原因,所以下此重誓。也是避開困擾。後來我算到天瀉石會落在滄海,這就是機會。我利用天瀉石就是你們言之流星衝力,在衝開滄海那一剎那出現。」 wF\5 X  
m Bc2x8g)  
「那金雨呢?」 :}n\ r/i  
 W]aX}>0  
「那是事先與龍族紅雲說好的交換條件。由怒雨飛龍打散金行戰士,以掌風將碎屑飄至滄海成為金雨。我則趁天瀉石開海時,再多加力助飛龍開路到滄海之岸。」 m1\+~*i  
%J b/HWC[  
「你就藉此再出紅塵? 那為何後來又再退隱?」 wMx# dP4W8  
==^9_a^  
「因為吾沒想到再出紅塵的吾,竟面臨兄長幼弟與徒弟的死亡。宿命難違,應天風還是得順天。」 =)O%5<Lwx  
^DaP^<V  
「是嗎? 若是上天不仁,命運難改,難道就此沉淪? 我認為人定勝天,只要心中認知,逆天又如何?我命由我不由天你真應天嗎? 你若真隨命退隱的人為何又追逐司徒遠到此! 又何故好山好水不去偏要退隱到征戰連連的龍族太虛。宿命! 只是一種逃避的理由。不過我很好奇,這個宿命是與否八月秋風的六字有關?」 4\rwJD<  
\|wUxijJ*,  
秋八月露出欣賞的眼神直望無情:「汝真是聰明絕頂又懂順勢變通,看似正氣心卻偏激,不是大惡就是大善。是好是壞就差一步。」 p2)563#RS  
/t $J<bU  
無情眼露笑意道:「你武功深不可測又精天文測算,看似應天心不順天,不是神就是魔。一線之差,你曾越界否?」 ),%(A~\  
{zmh0c; |  
秋八月笑瞇著眼靠近無情,兩人鼻頭幾近碰上:「汝說呢? 同病相憐的邊緣人。」 !J/fJW>m6  
時間似乎暫停……… b$,~S\\c  
紅暈悄上無情臉頰…………… 3mCf>qj73  
.^o3  
「大師兄! 你……這……?」 gq`S`  
wusj;v4C4M  
無情急忙轉頭,避過秋八月。看到來人,喜上心頭:「四師弟! 是你! 」 %@Ow.7zh  
******************************************************************* qHtonJc  
王小石等人於半路上分路而行。無情心情轉好,難得能與追命冷血聚首,就只差鐵手了。唉! 四人相聚是多久以前的事了,直到在京城外碰到金風細雨樓的二當家楊無邪。 LagHzCB  
by0@G"AE+  
戚少商驚訝於楊無邪出現在此,不是馬上就要進京見面了嗎? EW}7T3g  
NJqjW  
楊無邪開口道:「樓主! 我是在京城各地巡視一番後,再出城瞧瞧動靜!」 )B1gX>J\8  
/ZpwJc`e  
戚少商急問:「喔! 如此謹慎,有大事發生嗎?」 lBN1OL[N  
'ai3f  
楊無邪沉下臉道:「沒有! 相反的是全無動靜! 我也不知該從何說起。這幾天京城非常熱鬧與詳和。雖說是要慶祝聖上壽辰,但也太平靜了。從我入京以來,從沒有過如此的和平。一瞬間似乎是天下太平,有橋集團、六分半堂等,甚至蔡京麾下,都消聲匿跡。也許是我過不慣舒坦日子,總覺得不對勁,所以四處查看,希望只是我的多心。」 W81 dLeTZg  
W5c?f,  
「不是多心! 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能夠從戰雲密佈一下轉為完全的空寧平和,只有一個可能。」無情幽然一聲嘆息,頓了一下。 $sa5aUg }  
\]7i-[  
秋八月接口道:「應該是敵人們全體聯手要對付你們的前兆。」 1Bl;.8he.)  
#eZm)KFQg  
冷血不解道:「可是彼此之間都衝突連連,怎麼可能做到全體聯合呢?」 7{fOo%(7  
n5e1k y*9w  
秋八月回道:「以前是均勢,所以誰也不讓誰。可是現在出現缺角,所以戰圈重排。」 +"8-)'  
c1>:|D7w  
無情接道:「此次蔡京損失天下第七與羅睡覺,接著賠上四絕與黑衣上人, 一連慘死幾員大將。而司徒遠我行我素,並不一定會聽從蔡京。對蔡京而言,實力大減。有可能與有橋集團的米蒼穹合作先對付我們。」 :rcohzfa  
6{8dv9tK  
楊無邪憂心道:「現在的平靜是他們正在排局對付我們嗎? ~;ZT<eCIA  
kE` V@F  
無情道:「有這個可能但也只是憶測現在起我們要多派人手留意四周 嚴加防範提防有變。」 QH]G>+LI5  
******************************************************************** =|Vm69  
又是連著幾天的平靜,但是諸葛神侯府與金風細雨樓卻是神經緊繃到極點, 幾乎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因為絕不相信一切就此太平。但漫長的等待讓人開始煩躁不安。 4n 9c  
: l&g5  
看著神情輕鬆,觀花望月的秋八月,無情忍不住問:「在此一觸即發的情勢中,你悠閒依舊。」 E,EpzB$_dj  
I4RUXi 5  
「該發生就會發生,多慮無用。何況現在的你們如同上太緊的琴弦,難彈易斷,不是好現象。」 NBaXfWh  
R'e>YDC  
「這是你一貫的態度嗎? 對任何事都無所謂。」 x4 .Y&Wq#  
A KjCm*K(q  
「觀世不關心,沾塵不染塵。一切順乎天意而行。」 T:?01?m  
"'zVwU  
「你上華山,並不真的是因為擔心我吧! 是因一切的關連都在那裡。你也想知道司徒遠與隱藏在這裏的天外人的目的,而我是最有可能挖出他們的人,所以你追隨而至。」 zh6 0b{  
[e.@Yx_}  
「吾不否認,但也是巧合。吾是關心汝,而汝也正巧捲進天外事。」 &E+2  
hY5tBL  
無情不由自主的嘆氣:「唉! 你認為蔡京會何時採取行動呢?」 ?]In@h-  
Z}NMDb:t  
「明天!」 Duh[(r_  
h^aUVuL/  
「聖上壽誕日!」 l+n0=^ Z  
)Co&(;zf  
「嗯! 那時行動,效果會很好。」 YI!@ ,t  
b xFDB^  
「因為聖上大喜時出事,怒火勝於平時,更不會冷靜思考。」說罷,無情轉身急著要去見諸葛神侯。 @9ndr$t  
"H"4]m1Wc  
忽見管家拿著羽箭進來 :「秋高人! 有人飛箭傳書給你。」 wz1fl#WU  
eJ2$DgB}t  
秋八月打開信封,拿出紙條: 3`3`iN!8\@  
9 %MHIY5  
「日落楓石會金蜥,歸途路上月無式。」 hOH DXc"  
R.rxpJ+kU  
冷冷一笑,將紙條拿給無情看 無情擔心道: 「你的誘敵之計成功了! 不過……」 yD\[`!sWk  
f;Uf=.#F  
秋八月傲然道:「主動出擊我很少做,他算是很幸運。」 XaH%i~}3  
******************************************************************** ?jy6%Y#,i  
徽宗壽宴,全京熱鬧慶賀,開封街道到處是慶壽活動與洶湧人群,三大名捕進宮祝賀參禮。夕陽餘暉下,不喜應酬的冷血追命無情,就直接回神侯府。  XeRbn  
AC& }8w[>u  
「三師弟、四師弟、我想出府散心一下。今天京城人潮太擠,所以我會從小樓後密道出到城外。」說罷,向兩位名捕示意後,就帶四僮往小樓走去。 ~P5;k_&  
P S [ifC  
「大師兄怎麼了?」冷血不解問。 KDUa0$"  
\&Bvh4Q  
追命笑道:「大概是關心某人,想去看看!」 [L4s.l_#  
)cUFb:D*"  
冷血道:「大師兄本是推敲今天可能會有變,但現在已接近黑夜,似乎又是無事的一天,除了秋八月被叫出府。偏偏世叔得參加上級官員的慶會,無法伴隨,希望一切平安。」 qQ=\R1l  
@5Zg![G  
追命道:「咱們還是不能掉以輕心,跟我一起到鴿樓吧! 看看金風細雨樓有何發現吧!」 }2CVA.Qm!  
s J~WzQ  
************************************************************** q\q8xF~[p  
夜靜靜的降臨在熱鬧的開封,各方開始動作。方應看帶著有橋集團與御林軍混在熱鬧的人潮中,悄悄的包圍神侯府。 8&2W^f5  
z:a%kZQ!0  
「冷血、追命、無情都在府裏嗎? 」方應看詢問監視之人 W]l&mr  
[fl x/E  
「是! 都在! 他們不久前回神侯府後,不見他們再出來。」 hErO.ad1o  
-Uu65m~:{k  
「很好! 非常好! 此次要一網打盡! 傳令下去,等待信號後進攻神侯府。」 nPh| rW=  
~wl 4  
******** 1w|C+m/(  
QO|roE  
狄飛驚帶著六分半堂堂眾,無式劍的子弟兵與司徒遠訓練的地下兵團也易裝成慶祝的民眾慢慢的逼進金風細雨樓與象鼻塔。 }US^GEs(  
N-cLp}D}WB  
妳在猶豫!」狄飛驚望著雷純問道。 ^;[|,:8f7L  
8n`O{8:fi  
「放心! 我不會心軟!」雷純盯著眼前的金風細雨樓低語道。 kEr; p{5  
p.50BcDg  
從蘇夢忱到王小石,與金風細雨樓的緣與孽,在今晚要做一個了斷。不知為何會走到這一步,只知雷純已非昔日快樂的小女孩,而是個與歡樂絕緣的老人。有時會問蒼天,為何驕縱任性的溫柔,可以隨其性快樂的生活。溫和嫻靜的我,卻得活的這樣苦。已沒有回頭路了!  後會無期,無憂的雷純。從今晚起,我是六分半堂總堂主! #eKg!]4-R  
\cKY{(E  
雷純問道: 「樓內的情況如何?」 vD@ =V#T  
[n!5!/g>j  
狄飛驚道: 「聽說戒備森嚴數日,每個人都繃緊的等待,但直到今天 一直都沒事。在此大肆慶祝時,他們也該鬆懈了,接著疲乏就會跟著來。」 20Rj Rd  
LH_rc  
「很好! 你這步攻心計十分高明,現在就等司徒遠與相爺的摘花計畫啟動, 我們也一舉踏平金風細雨樓。」 =FfxHo1k  
^w1&A 3=6  
平靜多日的開封,籠罩在戰雲密佈的夜。 \u@*FTS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2 条评分 萝卜 +20 兔子 +1
xuanying 兔子 +1 2015-04-09 -
xuanying 萝卜 +20 2015-04-09 -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2015-04-07
17.  散月
天色昏黃,猶如風中殘蠋,抗衡黑暗又隨時會幻滅。或許是京城太熱鬧, 所有人都集中到城內,繁塔反而少有人煙。 VLW<"7I 6\  
sQrP,:=r#  
秋八月觀看四周,在無人注意下,飄上塔頂。遠處燈火燦爛,述說著開封城裏的熱鬧; 塔頂上隻火豎立,意映著決戰前的孤寂。 c>~"Z-VtX  
+Zu*9&Cx  
黑衣人揹劍立於火旁,虎背熊腰,雙眼精光犀利。雖是站立等候,全身毫無破綻,甚至有一種逼人的凌厲銳氣。絕頂高手的氣勢,彪悍的姿態,無懈可擊,是長久持續訓練的成果。 7/lXy3B4  
0  ;$[  
秋八月打量著黑衣人,心思百轉: 「不像獨愛刀等人,長久荒廢武學。無式劍,絲毫沒有放下身段,回歸無望下持續的鍛鍊與鑽研,可見野心不小,才如此鞭策自己。哈!碰上個好對手了! 」 >Ha tb bA  
w-?_U7'  
黑衣人開口道:「久仰了! 秋高人!」 umrfA  
M]YK]VyG  
「約吾來此,應不是為了說這句奉承話吧! 無式劍!」 q/,>UtRr  
^9zL[R  
黑衣人大笑:「哈~~~! 很好! 吾喜歡快人快語。金牌是大陵寶物,請物歸原主吧!」 )CQ'kHT<e  
5BCHW X*y  
秋八月眉宇輕揚道:「八月秋風亦非貴星之物,是否也應交還秋某?」 (J8 (_MF  
ec/1Z8}p  
「只要歸還金牌,吾保證一定送上八月秋風。」 UD`bK a`E  
dieGLA<5_X  
秋八月冷哼一聲,轉身走向塔邊:「吾是白來了! 來了個不夠份量的人物, 無需多費唇舌。」 JQQP!]%}  
tgy*!B6a~  
無式劍怒道:「汝…是何意?  吾無式劍一言重千金,無人不知。」 A+*M<W  
M=hxOta  
秋八月停住腳步,轉頭笑道:「汝的”無人不知”,是過去幾百年前的事了。看來司徒遠並不信任汝。」 mGZ^K,)&OR  
L.XGD|m  
「哼! 挑撥離間,對吾無效。」 )IQa]A  
]6NpHDip1  
「吾無需挑撥,只是陳述實情。汝約吾至此,就是要楓石會金蜥。請問楓石何在? 汝的一言千金已破,不是嗎? 司徒遠如果信得過汝,就不會讓汝陷入如斯窘局,吾也無需浪費吾的時間,白走一遭!」 MG<kvx~2  
]NS{q85  
無式劍怒極,眼睛幾乎噴火,但很快地又壓下。回復冷酷:「這是吾最後一次問汝,汝交不交出金牌?」 \EF^Ag  
:,03)[u{8  
「吾說得很明白了,怎麼汝許久沒出現,聽不懂人話了。」 2Z 4Ekq0@  
B2Qt tcJ  
無式劍忽整個靜下,緩緩拔劍,劍尖指向秋八月。 T)J=lw  
Pu dIb|V2  
秋八月有些吃驚,在說出如此刻薄的話後,無式劍竟能冷靜應對,全身上下依舊無懈可擊,是個厲害人物。冷笑道:「說不過就要搶了嗎?  聽好! 只有交還八月秋風,吾才會交出金牌。」 n46H7e(ej\  
L=4%MyZ.e  
無式劍不再多言,手一揮,劍氣出,人隨劍氣至。連著幾招劍招,攻向秋八月。劍招雜亂似融合不同家武學,但是連貫上竟無困難,這是不照牌理出牌的劍招:”無形絕式” 。 7 sv 3=/`  
[%'yHb~<  
秋八月心知遇到強敵,也不敢掉以輕心。手一翻,秋葉短刀再現。此乃上次無情射出的短刀,為七絕所奪再回八月之手,八月用得很順手,就留下短刀。此次正好拿來應敵。劍來刀擋,一瞬間過了數十招。 e ?FjN 9  
4Cs |F7R  
無式劍心中驚疑:「秋八月一向聞名於掌氣,想不到兵器上也如此犀利,此人絕不能放過。」 WPT0=Hqp7  
{2Jo|z  
無式劍冷哼一聲,絕招”天地無光”排山倒海而來。細密的劍網,如黑雲般當頭罩下。千絲劍影,分不清孰真孰假。秋八月一刀當關,萬劍莫敵。“秋月開天”一刀劃出,割開劍網。左手發出”八月嚴寒泣神指”,連發數十指氣擋劍。兩人雖擦身而過,但期間對擊多次,一疏忽即有喪命之憂。 ^6R?UG;6  
D+G?:m R  
秋八月衣衫一角隨風掉落,無式劍左臂血下塵埃,再度對恃的兩人,皆驚訝於對方的實力。一時間風停月隱,靜寂無聲,時間似乎停住,兩人皆在等待最佳時機進擊……… Z _W.iBF  
………… {%W'Zx  
……… tQ=P.14>:  
風再起,蟲聲鳴……雙影依舊佇立 JgQ,,p_V?  
……… fz'@ON  
忽地…高空……一聲巨響 d>[=]  
京城上方爆出絢爛的花形煙火。 ?7>G\0G  
********************************************************************** &Z!O   
繁塔外,綠轎珠簾掛起,四僮隨侍一旁。陳日月不明道:「公子! 為何急著出城? 又帶上幾樣法寶,不是說可能會有事發生嗎? 」 JB.f7-  
BEWDTOY[  
無情回道:「今日一天慶典皆無事,剩下的就是晚上內宮與一品以上官員的慶宴。眾多繽妃與皇子皆出席,應不會在此時有事。但是秋八月與無式劍之約就不同了。」 ZoJ_I >uv  
?`ETlFtD4  
何梵也好奇道:「公子! 何解呢?  你怎麼知道他們約在此地,是大叔說的嗎? 」 F uYjrzmx  
Gf``0F)  
「不! 他沒講明,但是紙條上的”日落楓石會金蜥,歸途路上月無式。”已訂下今日之約。日落是黃昏後,楓石會金蜥,是指要以八月秋風換蜥紋金牌。月無式乃秋八月與無式劍。而兩人的歸途,應是指繁塔頂上。」 5=Cea  
_Q)rI%A2  
何梵再問:「前面經公子解說後能了解,但是最後的那句歸途路上,公子如何斷定是繁塔頂。」 (JV [7u -  
3%gn:.9N  
「記不記得我們第一次見到秋八月時,與他合演一齣戲? 當時他假意被我追捕,跳上繁塔頂。據他說他們都是到當地的最高點,飛上天際,遊走諸星。 而無式劍與秋八月都是天外人。在京城附近,要回天外的話,應該會透過繁塔頂,所以此地是他們的回歸點。」 GH ] c  
<r 2$k"*:  
陳日月不解道:「只是交換物品嘛,公子為何擔心? 」 -\=s+n_ZP?  
g i>`  
「因司徒遠不是那種輕易妥協的人,八月秋風不可能就這樣還給秋八月, 更不可能交給無式劍來換。那無式劍以什麼來跟秋八月談呢? 不合常理, 可能有詐。 所以過來瞧瞧,順便照應。」 Z !HQ|')N5  
6! `^}4  
何梵問:「無式劍與司徒遠不是一伙的嗎? 為何不可能把八月秋風給他? 」 >1luLp/,$  
_Sa7+d(  
無情沉吟了一下道:「因為利害關係與統御手段。這…你們就不必多問了,隨時準備應變,照我的吩咐快快布置吧!」四僮趕緊依令行動。 _{$eOwB  
xZbiEDU  
無情望著塔頂,不祥的心悸牽引著自己前來等候。很不喜歡這種思緒,一向冷靜無波的心,頻頻被挑動,牽掛不知何時進駐心房。對他究竟是何種情感。不敢想! 也不想碰! 過客遲早要走的,不是嗎?唉! 就是止不住的心亂, 我究竟是怎麼了? NVyel*QE  
hb@,fgo!Q  
回到無情身邊的四僮看見無情臉色不佳的深望沉思,也都安靜下來 一時間鳥蟲無聲,冷風吹花,月暈夜影,寒氣襲人……… f_\,H|zco)  
……… PydU.,^7  
無情不知自己在等什麼………… 似乎心中有股力量催促自己來此…等 u*n%cXY;J/  
……………………… );*:Uz sC_  
………………… j _]#Ew\q  
高空忽傳巨響。 \PU7,*2  
#Y|t,x;  
四僮齊呼:「好美喔!」 j >pv@D  
wz[Xay9jW  
京城上方爆出絢爛的花形煙火。 mf4C68DI@u  
******************************************************************** $)or{Z$&  
晚上的慶宴是皇上自家的活動,宮妃皇子幾位重要大員在大內慶生。京都三大巨頭: 諸葛小花、蔡京、米蒼穹皆到場 J  ZH~ {  
e'nhP  
在宋徽宗的心裏什麼邊疆戰事人民疾苦政治安定等皆比不上風花雪月來得重要大肆慶祝的壽誕宴筵加上花石綱尋回徽宗喜形於色打心底開心的齒露笑開 y}5:CZ  
NgI n\) =0  
米蒼穹率先舉杯走向徽宗道:「聖上萬聖無疆奴才給您敬酒來了! ]*/%5ZOI&  
nC6 ;:uM  
徽宗開懷拿起酒杯忽然米蒼穹踩到衣角跌倒絆倒徽宗酒灑滿地帶冒煙 xlKg0 &D  
u7>{#]  
徽宗震怒:「這是怎麼回事? |FED<  
Pi/V3D) B  
全場震驚喧嚷諸葛小花趕緊發聲:「肅靜! 全體不準動! 在場的人都有嫌疑。」 85e!)I_  
;q5.\m:  
皇上! 息怒! 是奴才沒能防範周全本以為已經清君側沒想到還是讓人趁機而入請聖上降罪。」米蒼穹搶跪在徽宗面前 )\O;Rt(  
"+dByaY  
本是怒容滿面的徽宗忽愣住一下轉怒成冷下旨道:「跟我進內堂其餘人不准離開。」 bf4QW JZD  
n^[VN[ VC  
一時間殿內無聲對大石公遲遲未出席讓諸葛小花有種不祥之感 U7_1R0h  
J ?y0R X  
許久後,米蒼穹帶棍與聖旨出現:「聖上有令諸葛小花與六皇子密謀造反即刻拿下押往天牢 相爺! 可否協助緝拿? .:wo ARW!  
Pl/}`H:R&  
一干侍衛與相府護衛闖進圍住諸葛神侯諸葛神侯無懼道:「此中應有誤會  待我面見聖上解釋。」 b=$(`y  
ja2BK\"1:  
沒那個必要! 聖上已下令抄諸葛神侯府及通緝一干人犯你還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吧!” 說罷棍打龍頭向著諸葛小花襲擊 eVRPjVzQ'Q  
[\BLb8  
諸葛小花心知蒼穹與蔡京已聯手且早已策畫在此地動手否則無理由蔡京府上護衛會在殿外此時多說無益先出宮再說吧 MP6Py@J45  
%M7EOa  
諸葛小花身形輕盈的閃躲眾人攻擊,但米蒼穹的棍法犀利逼命一時無法脫身雙手一揮絕招起釋出凌厲的掌氣”飛花掌”打向蒼穹 Kry^ 47"  
bI?uV;m>  
一紫色人影閃入承受掌氣掌氣忽以極快速度迴轉倒打諸葛小花諸葛小花驚訝於掌氣倒流但已無可避只好勉強氣運全身擋招沒想到掌氣竟是兩倍於原有的氣勁打回擊中諸葛小花諸葛小花重創飛出落地一般侍衛趕緊上前綁住 "h\ (a<  
G4<M@ET  
蒼穹暗驚:此人功力如此之高卻協助蔡京這對我不利! 哼! 司徒遠! 你將是我下一個目標。」 +"?O2PX  
T8t_+| ( G  
司徒遠見諸葛被八月秋風迴轉的掌氣重傷被捕後即刻飛身跳出殿外只聞餘音繞樑:「發出摘花信號,我去執行落月。」 1`q>*S](  
`fM]3]x>  
蔡京打出手勢。半响後,一串煙火飛上半空,為夜點綴上美麗的花形。 jt?DogYx  
qK-\`m  
雷純、方應看一見煙花,即刻下令進攻諸葛神侯府與金風細雨樓。 k1_" }B5  
96#aG h>  
或許是宋朝氣數轉向弱勢,至此京城的正道勢力受到全面的撲殺。 A7enC,Ey  
********************************************************* #E;a ;$p  
花形煙火再度燃起戰火無式劍揮劍猛烈攻擊此時的無式劍全身猶如數把劍手腳浮現藍光配合實劍刺向秋八月秋八月以一手短刃加上指氣擋下 'UFPQ  
ZNUSHxA  
片刻間兩人已交手三十幾招秋八月忽覺疑惑:~~! 明知吾不見八月秋風絕不換金牌為何還如此的猛打猛攻難道 /w/um>>K.  
}trQ<*D  
交換是藉口汝在拖時間。」 crlCN  
=yCz!vc  
無式劍大笑:「哈哈! 汝知道的太晚了! 其實此地的事讓他們自己去內訌。咱們就只管咱們的交易不是很好嗎? 縱是皇命加身的白花也到凋零時候。」 0 zn }l6OS  
qBDhCE  
秋八月心中一急不再戀戰急著想離開塔頂但無式劍似察覺秋八月的思劍招忽改成近身纏鬥硬是脫住秋八月 jccSjGX@w  
D:=Q)Uh0I  
兩人再交手數招後秋八月借勢一閃上天“吊天”隨而擊出要一舉重創無式劍同時上空轉身著急的準備下塔 )YY8`\F>1  
「汝…無恙否!」秋八月無法控制心中的慌亂,直想盡快回府。 ~{00moN"m  
6` 4,  
忽然………….. d>gN3}tT  
M{)|9F  
一道紫影飛上塔頂衝到無式劍身前接收掌氣以兩倍力道回打秋八月 kP[LS1}*  
/oC@:7  
心急, ....... #>_5PdO  
Q&`if O  
秋八月無心再戰沒留意到打出去的招式會轉回硬生生的在半空中被打中直落塔下 6}JW- sA  
S%IhpTSe6  
嘴角血絲流出,被掌氣震傷的司徒遠,冷眼看著墜塔的秋八月,不由佩服道:「想不到在八月秋風阻擋下,還有如此威力,秋八月確實不凡。」 z/P^Bx]r  
"?Yf3G:\0  
無式劍火大道:「汝為何出手? 吾一人就可解決秋八月。」 t2_pwd*B  
hOM#j  
司徒遠收起八月秋風冷笑道:「哼! 是嗎? 現在不是爭執的時候先確定生死吧! #!7b3>}  
YgR}y+q^6  
兩人飛身下塔 一落地幾響呼聲夾雜鐵球飛襲無式劍傲笑:「雕蟲小技也敢現世!以劍格開卻沒想到一碰即爆開無數火星圍繞無式劍與司徒遠 ojbms>a  
是雷家的”驚火彈” q c DJ  
Wu@v%!0  
火星不僅沾衣即燃更帶爆破意想不到的變化讓兩人來不及防範沾到火星隨即而來的爆破雖無法傷及迅速運功護體的兩人但也讓兩人急於撲火而暫停下來 z;lWr(-x  
<d~IdK'\x  
哄一聲響四週火燄燃起由於事先已擺好易燃物品火勢一瞬間綿延強大 升空的黑煙引起騷動 (_nU}<y_i  
k`=&m"&#  
當兩人清除好討人厭的火星跳出火圈已不見秋八月人影只有被大火引來的人們四處喧嘩救火 "}^}3"/.  
#4Ltw ,b^  
司徒遠看著遠方道:「是他! 只有他才能精準的算出我們的落腳處與擺出這樣的陣勢阻擋! 方應看沒有看住他。」 d Z P;f^^  
I*EHZctH  
無式劍疑問:「??? ~vV+)KI  
zOn% \  
無情! 四大名捕之首盛崖餘。」 冷冷的吐出話語心中卻似鬆一口氣司徒遠不了解自己是何心情只覺似乎心中滿慶幸他沒被捉進大牢 是因他面容神似雷娟嗎? 對雷娟的苦戀產生了移情作用嗎? 8c<OX!  
,T0q.!d  
無式劍問道:「為何不換回金牌? owe6ge7m  
$^5c8wT  
司徒遠回道:「還不到時候?? il~A(`+YO  
m~RMe9Qi  
無式劍怒道:「那什麼時候才是時候? 汝答應要幫我們解咒。」 K-Fro~U  
b@ OF  
但吾沒說現在八月秋風還有用處金牌的事總會解決的耐心等吧。」 說罷轉身離去 q{2 +Inf#:  
`2a7y]?  
無式劍帶著恨意的眼光看著司徒遠默默跟隨其後離開繁塔 PNRZUZ4Z|  
;t \C!A6  
月光無痕闇黑之夜將開封城的陽光湮滅………… I`uOsZBO/  
fDrjR6xV  
四僮抬綠轎向前急奔。昏迷的秋八月癱坐在無情的大腿上頭埋在頸側在無情頸邊低低迷迷的呼吸著。雙手由背後環抱著秋八月傷重的身子,無情無法平息心跳。就在秋八月墮塔的一剎那,只覺自己似也跟著跳入黑坑,眼前一片昏暗。無意識的照計劃打出幾枚雷損贈與的”驚火彈”,還好四僮照計救人與燃火 才能順利逃出。 v@Bk)Z  
k{E!X  
但是秋八月卻昏迷不醒,是誰能傷得了他? 還是如此的重創,會不會就此月散天穹? 無情恐慌不已,再也無法如常的鎮靜與冷酷,緊抱住秋八月。 AkA2/7<[  
W;QU6z>  
「崖…餘……」 @2/ xu  
-m_H]<lWZ  
聽到秋八月的呢喃,無情的心開始崩潰。一直不願正視的情感,不斷閃避真實的心弦,再也關不住急湍奔流,衝開感情的迷紗,幾曾何時”月”已悄悄的飄進心房。情意無限的緊靠住秋八月臉頰低吟:「不要離開我,好嗎? 」 5uO.@0  
 `s~[q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萝卜 +20
xuanying 萝卜 +20 2015-04-09 -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2015-04-07
應天風無情 13 三月 之番外篇
青妖案結束後,眾人皆灰頭土臉。天色也暗了,不利於山中趕路,正好此處有一處溫泉,眾人決定在此打尖休息一晚。 O%p+P<J  
sX|bp)Nw  
w0Y V87  
此時四童正服侍無情沐浴突然一聲聲響,四童立即警戒巡視四周,只留下無情一人無情面無表情,一臉無所謂樣,他閉目開口:「你出來吧 92 =huV  
@Xl/<S&  
慢慢緩緩的,一條人影從他後方走出 B'~CFj0W%=  
?b3({P  
無情冷冷一聲:「從你今天早上的臉色就看出你有事想對我說,調離四童不就正是你要的嗎?現在四周無人,你就說吧 } TsND6Ws3  
X'.*I])  
緩緩踏入水中,溫柔的雙手放在無情雙肩時讓他渾身觸電一般抖了起來,清心寡慾了二十年的身子怎麼經得這般挑逗他不領情,試著想向前走幾步離遠些,但...他卻無能為力那雙溫柔的手正替無情按摩雙肩,一個鼻息聲在頸後聞一聞,這更讓無情更加不好意思雙手繞到前面給個至深的擁抱,一時找不到自己的呼吸,無情臉紅的發燙背後貼在一個強壯的胸口上,別是一番溫柔在心頭 ,,CheRO  
hVd PO  
咕嚕!! 夜鷹一聲啼鳴驚醒沉迷於溫柔鄉中的無情,而"他"的頭正緊緊的貼在無情胸口   * $v`5rP  
48"=,IrM  
拳頭緊握,臉色發青,眼皮抖動,終於忍不住.... uJu#Vr:m  
        拿起旁邊一塊石頭.... y3Lq"?h  
                用全身力量給他.... g"|Z1iy|9  
                        砸...下去......... Fv2U@n6'v  
,R5z`O  
秋八月整個人攤在水裡,這一下去連功力修為極深的秋八月也挺不住,泡在水裡拼命喝水 Y0ouLUlI  
t7qzAr  
過一段時間秋八月才恢復定勁慢慢站起來,一臉無辜的看著無情:我做錯了什麼嗎? 1^^9'/  
t+%tN^87:  
你還好意思問我! IM*T+iRKqF  
c^%&-],  
你不說我怎麼知道? 8w L%(p  
~2M+Me  
你的行為可恥! x'hUw*  
1zlBkK   
可恥?你怎麼可以這樣(用可恥)形容我,我是為你著想也而且這也是你們這裏的求偶方式,不是? 金多多與方恨少看到美女玉像,當場又摟又抱的,所以我.....  jgd^{!  
Yo a|.2f  
那兩人原本就是就小孩心性,玩世不恭,行為誇張,你怎能當真? 你腦袋掉到滄海了喔 :+$/B N:iO  
>TB Rp,;r  
可是我還特別請教過某人,他跟我說如果我對你這麼做,你會非常開心 秋八月已經快哭出來了 cH{[\F"Eb  
Mxk0XFA  
是誰? ;@ lC08SE  
p!RyxB1.|  
你的三師弟,追命 aOK,Mm:iO  
4Up \_  
無情頓時血氣直灌腦頂血壓上升,心裏升起至少十數種方法讓追命歸天 9w08)2$ Na  
,BuEX#ZaBl  
銀劍‵銅劍,扶我起來更衣,我要馬上離開這個地方,不要再看到這個呆子無情吆喝一聲 :iVEm9pB)  
9#D?wR#J=  
趕到的四銅看到怒氣衝天的公子和滿臉寫滿: 我好可憐無辜狼狽的秋八月..... D?6ah=:&R  
o.M.zkP a  
======================= *7:HO{P>Y  
至於追命呢?他可是聰明人,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y\mlfJ.-b  
+u]L# ].;  
趕緊自願向諸葛先生扛下數大刑案,拿著包袱帶著心愛的幾壺愛酒出城辦案 (逃命) 去了! 8zWKKcf7t  
t?6_^ 08  
老諸葛高興的老淚縱橫:好孩子! 居然拿下這麼多案子,讓我減少不少壓力  但是會有很長一段時間見不到面了!嗚...........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萝卜 +10
xuanying 萝卜 +10 2015-04-09 -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2015-04-07
應天風無情 第十四章之 ~~ 番外2
jg+q{ ^  
應天風無情 第十四章之 ~~ 番外2 ds|L'7  
無情忽驚覺兩人現在有多曖昧﹐使力要推開秋八月。但秋八月硬是不動如山﹐臉上洋溢著捉狹又帶點意亂情迷的神色慢慢的又靠近來。無情羞怒在心中, 冷笑卻掛在臉上﹐手指一轉﹐不動聲色拿起一根細細短短的尖針, 雖不是高高舉起卻是深深的往臀部刺入 UKfpoDhEe  
DP<[Uz&  
PS3%V_2  
秋八月想不到自己也有被暗器打中的一天﹐而且還是打在最尷尬的部位上﹐這是破天荒的第一次。表面上毫無表情的慢慢起身﹐但是隱隱約約可以看到秋八月臉上冒著冷汗。 |JRaskd  
?)i`)mu'  
W\l"_^d*  
看著秋八月難得的糗態﹐無情不覺開心的笑開。 jpI=B  
l7M![Ur  
>UDb:N[  
秋八月看到無情出自真心的笑容﹐美的如煙似幻﹐無法移開眼睛。忍不住伸手輕撫無情臉頰:「你應多笑﹐你的笑讓”月”沉大地﹐不知今夕是何年。」 /O/pAu>  
O~=|6#c  
C#Y_La  
無情紅暈滿臉﹐不知為何有種沉淪感﹐在還沒來得及清楚自己心意前﹐小聲對著秋八月道:「秋高人! 你會記得今夕是何年的! 沒有我的獨門方法﹐那根針是拿不出來﹐你可能這輩子都不能坐在椅子上了。」 pR*)\@ma  
Weu%&u-  
qp)a`'Pq  
秋八月語帶哀慟道:「你總不希望我成天與你同坐一轎吧! 幫我解脫吧!」 b i 8Qbo4  
- BE.a<  
wjnQK  
無情笑道:「那就轉過身去, 脫下褲子吧!」 'v V |un(6  
3Sclr/t  
U9:w^t[Pp  
秋八月被無情扎到也只有認了, 英雄也有氣短的時候, 雄獅也有被狗欺的時候, 這個時候再怎麼厲害也只有......脫褲子趴在床上的份, 雖然很在乎自己的屁股被人用眼睛看, 但是被俊美的冷酷的美男人無情看也該算是自己的幸運吧! @/yJTMcf  
4kqgZtg.  
Q@HW`@i  
無情拔針後 秋八月忍痛道:「這種場面只你一人分享!」 ~w9.}   
g9K7_T #W  
iD-,C`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1 条评分 萝卜 +10
xuanying 萝卜 +10 2015-04-09 -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2015-04-07
18.  傷月
..趕……趕 &Rp/y%9  
抱著傷重的秋八月,無情欲帶往附近郊外的“唯藥園“。 C]bre^q  
*********************** (>R   
神醫賴勺根是京城遠近最著名的大夫,自稱是賴藥兒之傳人兼同宗。性情孤辟,也最看不慣那些大富大貴之人。平日獨居荒郊野外,人煙鮮少之處,平時只固定到園外幾哩處的村莊替窮人看病。然而貴富之人想要請他看病必有條件,看一帖請一村, 看三帖請三天; 意思就是看一次要請貧窮的一村人民吃一頓飯,看三次以上要請京城內外乞丐窮人吃三天。 B*3<(eI  
Wp |qv  
賴勺根既然不喜近富貴官宦人家,為何能與諸葛神侯深交呢? 原因之一當世博學之士不多又能與他談藥論理之人更少,諸葛恰巧如是。另一個更重要的原因乃無情也。話說當年諸葛神侯“撿“到無情時,已是奄奄一息。神醫固然被世人尊稱神醫,但非真能起死回生。初遇就對無情不看好,斷腿抽筋加上內傷,處處都是致命重創。可這娃兒內虛卻氣盛,有著比任何人更強烈活著的慾望。能讓賴勺根欣賞的人不多,無情恰巧是一個。因此不論成本時間,賴勺根一定傾全身之力相助。日後的無情也的確沒讓賴勺根失望。無情的聰慧、勇敢、堅忍更讓賴勺根欣賞而視同己岀,有意思讓無情成為自己傳人,對無情的教育自然是嚴格卻也疼愛。 j(>~:9I`  
' O+)[D  
對無法改善無情自小受創而多病贏弱甚至無法練武的身子,視為平生之辱。 >* )fmfY  
_-R&A@  
為了方便醫病,無情小樓裏的秘道分支,有一條就是通到”唯藥園”。 H5)8TR3La  
********************** k0(_0o  
 T1\@4x  
秋八月氣息越來越弱,輕輕撥開遮住臉頰的散髮,凝視著昏迷中的秋八月,無情不停的輕聲呼喚:「撐下去,一定要撐下去!,不准就這樣離我而去。」 n90DS/Yx  
y(fJ{k   
忽然一陣哆嗦,涼意傳遍全身。這是怎麼回事? 為何秋八月的身子,散發似冰的氣流。正在質疑時,忽聽轎外聲響:「公子!,唯藥園已到。」 *I6W6y;E=  
+I>V9%%vW_  
「快進去醫軒,秋八月情況不妙。」 NRI @M5  
JGRL&MG4  
忽聽轎外驚呼:「啊!,三爺………。」 ]F#}8$  
>3qfo2K 0  
********************************************************************** 9{cpxJ  
唯藥園內,賴勺根幫傷痕累累的追命包紮後,四童連忙請神醫移駕看看秋八月的傷勢。 O}3|UI!`  
y7ZYo7avg  
賴勺根卻只是斜瞄一眼 就再也不看一眼道: 「不醫了。」 8-u #<D.  
>>b <)?3Rv  
無情疑道:「為何呢?,賴叔。」 6g-Q  
m5_  
「人都要死了 我還救他幹什麼。餘兒啊! 我跟你說,他是真的沒救了,你就請人去買個棺材給他安葬。就這樣啦! 乖,不要傷心。」 |\<L7|hb9  
MfU0*nVF~  
「賴叔您都還沒把脈,怎麼這麼快就下定論呢?」 -FGM>~x  
R8%%EEB  
「咦! 你的意思是不相信我的眼力,認為我信口開河喔?」 "sUjJ|  
6BdK)s  
『麻煩了,賴叔要開始耍小孩子脾氣了。』,無情心想,笑:「沒有沒有,晚輩怎麼敢懷疑賴叔呢? 只是希望您能親手把脈更加確定一下。」 8n"L4jb(:  
o FS2*u  
追命也跟著說: 「是啊! 賴叔,人命關天可不要開玩笑! 就只是把脈一下應該不難吧!」 s J{J@/5  
Fxx -2(U  
「開玩笑? 我的樣子像是在開玩笑嗎? 我跟他非親非故,我為何要醫他?而且看他穿著不差應該是有錢人家,叫他另請高明吧!」
s|[CvjL#0  
35KRJY#  
「賴叔如能出手相救, 崖餘一定馬上辦流水席 請京城內外乞丐窮人吃三天。」 V]5MIiNl  
<5]ufv  
「這個要那個叫什麼蔡京來辦才行,你辦了也向我討不到人情。嘿, 再說啊,賴叔從你小的時候就把你醫到這麼大,你這個情都還沒還 還想再討情。」 UGDB4S  
|r+w(TG  
「賴叔您是有何要求嗎? 如能在崖餘能力之內,一定盡力做到。」無情這時已心焦如焚。 WS6;ad;|  
;W?mQUo:P8  
「我不是再世華陀,沒有起死回生的能耐,多言無益。」頭也不回地離開房門。 _O3X;U7rc  
$e, N5/O  
此時,陳日月開口說話:「公子,這可怎麼辦? 那個老頑固不像是在開玩笑的,我看秋八月真的...」 I&wJK'GM`  
<f9a%`d  
「閉嘴。不要再說了! 」激動的言詞表現出無情內心的害怕與無力,深怕事情真如他們說的那樣。 3%(,f,  
;-Ki`x.oJ  
此時何梵拿條棉被給秋八月加上,「公子,我們已經幫他加了六條棉被了,他還是一樣全身冰冷,要不要拿個火盆給他呢? 。」 &hcD/*_Z  
WYm<_1  
「我乾脆去煮開水,讓他泡熱水澡,能不能挽救一下。」白可兒開口說。 GCj[ySCD  
yXT.]%)  
追命說:「用我的酒給他灌灌看,看看能不能維持體溫。」 `>Ms7G9S~e  
tNG[|Bi#  
陳日月:「我看就用全效療法,就是集合大家的意見,給他泡在滾開的熱水的同時又給他灌熱酒。泡個三個時辰,然後拿起來用火烤,烤他個三個時辰。」 nt_FqUJ  
-nQ(.#-n  
追命道:「唉! 那要不要順便也在上面塗一層醬料啊? 他是人不是動物,你當你正在烤乳豬啊?」追命言帶詼諧﹐試著舒緩無情不安的心緒。 0WSOA[R%[b  
gx.\&W b  
大家七嘴八舌的想盡辦法,但是心情惡劣的無情一句也沒聽進去,直到晚餐時間,賴勺根才再進來:「你們難得來一躺,去吃點我燒的藥膳。」 f7b6!R;z_  
Jbn^G7vH<6  
無情無力道:「你們去吧,我沒胃口。」 \OwCZ!`7i  
UB,0c)   
「這不行! 你瞧你比我上次看到你時還蒼白,你太勞累了! 我就是為你才煮這一桌藥膳,否則幹嘛浪費藥材在他們這些活蹦亂跳的人身上。我頂多再幫你看一次秋八月的傷勢,你多少得去吃點,補補元氣。崔老三!你晚點再吃 先去泡藥澡吧! 。」 `O]$FpO  
,*.qa0E#W  
儘管無情百般不願離開這個房門,但是在神醫誘惑威迫兼命令下 小童死都要推著燕窩帶著無情去吃飯,才心有不甘的離去。當眾人離開後,賴勺根偷偷走近秋八月,他走到床邊時說了一句:「戲演完了,該醒來吧! 。」 t\WU}aKML  
~5o2jTNy`p  
此時秋八月緩緩張開眼睛看著賴勺根:「好眼力,汝是怎麼知道的。」 GmH`ipi  
Jb6)U]  
「嘿! 我行醫多年,,想這樣瞞過我的眼睛那我就不是人稱活華陀醫仙的賴勺根。更枉為賴藥兒第二,說吧! 你對我那餘兒有何目的呢? 」 rV fZ_\|  
S.; ahce  
秋八月笑道:「老前輩,冤枉啊! 」 /V }Z,'+  
CI1K:K AM  
「唉~ 甭提老前輩! 誰的年紀比較大還不知道呢? 而且一看你就知道你不是好東西。你如果有良心,就不會讓我那餘兒在這裡為你乾著急。而且我很好奇,餘兒似乎對你很特別喔,我生病打噴涕都沒看他為我緊張,但你卻能讓他化無情為有情,而且緊張的肝腸寸斷啊!如果我等一下在他面前稍微給他暗示一下你的情況,憑他那聰明才智不難明瞭我的意思,到那個時候…」 AAF']z<4_"  
,B#*<_?E5  
「哈! 神醫沒有當面拆穿,必有所求吧。」 'iU+mRLp  
Py\/p Fvg  
「嘿,! 算你聰明! 我一看到就知道你練有一種特別極寒武功。 正巧我正在研究一種獨特藥草,缺的唯一藥引就是天山冰蓮。它比天山雪蓮更難摘取,要深入高聳天山寒凍的湖中,一般人單是酷寒就已經上不了天山,更別說要破湖冰入湖水取蓮。但是你卻有可能做到。願不願意在你喔! 。」 Gc_KS'K@$  
>mj WC) U  
「吾為什麼要幫汝? 就這麼點人情也敢漫天喊價? 誰知汝是要煉什麼丹藥呢?,有何目的? 吾想聽聽值不值得。」 #sE: xIR  
c-**~tb(  
賴勺根冷笑道:「你絕對會去也會有興趣去。你可知餘兒染有哮喘症,而他的職業加上他的體質,隨時會要他的命。餘兒也深知自己病情,但他就是抱著為義而死的心態,能做多少是多少。 老兒我可不依,非得醫好此疾不可,這個藥草就是要幫忙他調理體質與根除哮喘。不過不要讓餘兒知道,餘兒不喜歡我們為他冒險。」 B9wQ;[gQB  
/*(&Dmt>  
此時,賴勺根拿出一張圖給秋八月道:「這是附帶送你的報酬。我無意中得到的據說是藏寶圖,地點正好也是天山。老兒自認無此能耐上山,更無意於此,只要你願意幫我拿冰蓮,此圖就歸你。」 (QS 0  
30YH}b#B  
秋八月開圖一看,上頭竟是大陵文字,似乎是布兵圖。在瀏覽獨愛刀房舍時 在其兵書上曾看過類似的文字。此地人不懂文字,當成藏寶圖了。不過真是個寶貝,本以為要與司徒遠、無式劍周旋許久,沒想到得來全不費功夫。 ?-'GbOr!  
tB`IBuy9!"  
秋八月抑制興奮之情,以平淡口氣道:「吾答應汝去天山採蓮,希望汝盡力醫好崖餘。」 Z>[n~{-,p  
P2F8[o!<  
「這是一定的。」 QJSi|&Rx&?  
m^ /s}WEqp  
「吾必需再運起秋霜之氣療傷會再昏迷一陣,請多多照應吧! 。」 dKY#Tl]  
`{NbMc\ ]  
9&zQ 5L>  
|-TxX:O-  
再進屋的無情 看到賴勺根站在床前觀望問道:「賴叔! 他的情況如何? 有何不妥嗎?」 IEe;ygL#  
OBf$Z"i  
「這嘛! 」慢條斯理的摸摸自己的鬍鬚,「他是傷重昏迷不醒。但是氣脈裏卻有股冰氣,流經各穴,氣流之強讓我無法下針也無法運氣進入似是在護脈。但也因此全身冰冷,體內機能停頓,延緩傷勢惡化而脈象更有漸趨平緩之勢。這股冰氣不像是傷他之氣,反而像是幫助療傷。這是什麼功夫?,老夫行醫多年,第一次碰上這種怪事。」 }:S}jo7  
+LlAGg]Z  
無情追根究底道:「賴叔,可有辦法? 」 N|%X/UjZ2.  
d.Q<!Au3  
「我先開副藥單,讓他先行服用,老夫再另尋對策。」 {I/t3.R`  
Z= =c3~  
無情心如針刺的悸動,抬頭看見大家都望著自己在等待著決定,輕嘆一聲回道:「暫時讓他在褟上吧! 過陣子看看情形如何再做決定!」 iO"ZtkeNr  
NU"L1dK @  
「也只能如此了! 老夫去準備些治療內傷的藥,讓他喝下,聊勝於無,或許能幫一些。唉! 可能是前輩子欠你的,只要碰到你的事,就會砸了招牌,真是剋星!」 I%{ 1K+V/  
ZAgtVbO7  
「賴叔! 有勞了! 你們四人去幫忙賴叔吧!。」 dM-~Qo  
</b_Rar  
賴勺根與四僮出房後,無情轉頭面向追命問道:「三師弟! 如今四下沒人,是何事發生讓你如此狼狽?為何你身上會有方應看的血河神劍所造成的傷口呢?」 w,j;XPp  
`Ue5;<K-/  
自在園外碰上追命後,一向樂天的追命一臉憂心忡忡,但絕口不提原因。 師兄弟間的默契,讓無情知道追命想私下告知,是何事讓追命連賴勺根都信不過呢? 能讓追命如此,必是大事。秋八月的事一時無解,但還是先解決追命的事吧。 g>g*1oS  
o*3\xg  
無情雖然年齡輕,但少年老成,聰明絕頂。除武功外深得諸葛神侯真傳,師兄弟如遇難題,常會來請教”大師兄” 。 8@ f+?g*i  
e-nwR  
「大師兄! 大事不好了! 神侯府被查封,四師弟被捕,世叔下落不明,金風細雨樓被六分半堂與官兵襲擊,現在京師是一片混亂。」 R 5\|pC  
?@<Tzk]a.  
「什麼?」無情心神受到極大的震憾,雙手緊緊握住椅把,才能撐住幾近無力的身子。任何一句都是一個大災難,連神人般的秋八月都倒了,一夕變色,日出後迎接他的竟是災禍綿綿。 ] G^9PZ-  
GcG$>&,  
看著無情顫慄的身子,追命擔心道: 「大師兄! 保重啊! 我們還得靠你運籌帷幄,扭轉頹勢。」 Z*IW*f&0>1  
L\R(//V  
壓下心中震盪,無情試著平靜心情。此時此刻,絕不能倒下或心亂,必須讓靈台清明,來應付亂局。臉色回復到平常的冰冷,淡淡的回應追命: 「三師弟! 我沒事! 說清楚,京城裏到底出了何亂子?」 1Beh&pl^  
$W9dUR0  
「大師兄! 方應看忽帶御林軍與”有橋集團”的人前來,說是世叔與大石公擁六皇子,企圖造反,已事發被捕,他們是奉命來擒拿一干人犯。我與四師弟不服,但方應看卻說已有證據在手,所以將世叔入獄。我與四師弟決定突圍再做打算,沒想到方應看武功高強,加上來的都是一流高手,我與四師弟無法逃出。後四師弟奮不顧身擋敵,讓我由小樓秘道逃出,來通知大師兄你避禍,順便想法子聯絡二師兄,商討應變之策。」 C}ASVywc,1  
4y!GFhMh  
無情看了自己的腳道: 「很抱歉! 連累你們了!。」 "bz.nE*  
0U !&|i\  
「不! 大師兄! 不是這個原因。此事關連甚大,如今世叔入獄,動刀動槍或許我們行。但策劃營救,要大師兄你才能擔起這個掌舵之責。」 YxGqQO36  
]]y4$ [|L  
「金風細雨樓只怕也不保了吧!。」 ?X Rl\V  
>U(E \`9D  
「大師兄如何得知?。」 KL*+gq0k  
i(*fv(z  
「唉! 你應是先往金風細雨樓,那裡才能迅速將消息傳出。但是卻出現在這裡,自然是樓裏出事了。何況這整個是一個局,就是要消滅世叔的勢力。 金風細雨樓當然也是第一目標,自難倖免。」 PS0/O k  
Wz#ZkNO  
「沒錯! 原本我預備逃至金風細雨樓,由戚少商發眾通知你與二師兄。但一到那,已是遍地屍首,戚少商等下落不明,只怕兇多吉少了。所以我先由秘道出城,找到賴前輩療傷後,再做打算。正巧碰上你,沒想到秋八月也出事了。」 iBmvy 7S?  
b}*q*Bq  
「這是一個周詳的計畫,利用昨天皇上壽辰,分散我們的力量。由無式劍約見秋八月,將他調離京城。在晚宴上逮捕落單的世叔。更利用這幾天京城的異常平靜,讓我們為防不測而嚴加防範,造成草木皆兵,徒增我們自己心裡的折磨。也可用此確保戚少商與我們都會坐鎮府中,以防不測。今日的聖壽,一天無事,讓我們誤以為是平安的一夜而心情開始鬆懈,他們再趁機一舉擊潰我們。是我的誤判,才沒來的及防範。」 <sX_hIA^Fx  
/B|"<`-H  
「大師兄! 請不要自責,這是一個厲害的圈套,本就防不勝防。」 "'XYW\bI  
D={$l'y9p  
「不過此事甚怪,我的誤判是來自於我不認為蔡京等敢在晚宴上甘冒打斷聖上雅興而對付世叔。除非此事關係到聖上自身,但世叔從未提起過與諸皇子有所連繫。」 qE8Di\?  
$M~`)UeV_  
「會不會是栽贓陷害?。」 5bd4]1 gj  
HZjuL.Tj  
「沒這麼簡單,世叔也是皇上倚重之人,如無把握或證據,蔡京應不敢在那時候提押世叔。除非世叔被捉到把柄,或許這件事世叔也瞞著我們。」 7PwH&rI  
=1xVw5^F  
追命搖搖頭道: 「應該不會吧! 世叔對我們親如子輩,無所不言。如此大事,怎會隱瞞呢?。」 =dmxE*C  
Qz"//=hC|H  
無情思潮胸踴,想起日前與諸葛對話。(載於天下有敵) 當時提及刺殺徽宗之事,諸葛給予暗示與譴責。現在思起,世叔態度似有保留,難道真與此事有關? @jq H8  
「我想世叔應是有參與其中,我們都知聖上已無可救藥。世叔雖言是為天下人做事而非為聖上,但這只是治標。以世叔之精明,應是會為長遠打算,而非單求眼前之利。最好方法就是扶持一位英明的皇子,成為將來的皇上,這才是真正治本之法。」 vu&ny&=`  
l TVz'ys  
追命疑道: 「這…為何從未聽世叔提起過?」 $ e.Bz `  
!)}D_9{  
「此等大事,越少人知曉越好。只是宮中有米蒼穹把持,很難逃出他的耳目為今之計,我們先入京打聽動靜,再通知二師弟到金風細雨樓會合。」 PnL?zae  
)6eFYt%c  
金風細雨樓??」 _ q AT%.  
P@x@5uC2  
無情眼睛發亮道:沒錯! 越危險的地方越安全,他們絕想不到我們會潛回金風細雨樓。」 P.(z)!]  
LR'~:46#u  
「為何不是神侯府?」 $"k1^&&E  
rrq7UJ;  
「你是由神侯府秘道逃出,他們一定會防範我們由那裡回去。況且他們會在那怖置人馬等二師弟,所以暫時不回府。」 ;F"Tu  
'Mhnu2d  
「回京後,大師兄可有對策?」 6j!a*u:}"  
6WoFf  
無情深嘆一口氣道:「現在蔡元長與米蒼穹合作,等於宮裏宮外全由他們把持必需讓他們再度較勁,我們才能從中取利只是現今他們一定是急於追殺我們,利害所致,只怕難以離間他們。」 h 0)oQrY  
_X@ Q`d  
『看來我們得在此待上幾天,再作決定了。』 OAEa+V  
.'4@Yp{=  
***************************************** / Xv@g$  
c{39,oF  
到了隔天黃昏,依然不見秋八月清醒過來,無情非常心急坐在床旁陪侍,賴神醫看到無情這般茶不思飯不想,心中多有不忍,於是招呼四童。 O2fFh_\  
ABL5T-*]  
叩叩叩,敲門聲響起,進來的人是陳日月,手上端了一碗湯藥。 9>ZX@1]m_  
「公子,賴神醫要我一字不漏轉達你,這碗湯藥具有通順氣血作用,不論用什麼手段,都一定要給床上那個半死人灌死。」 )Y"t$Iw"  
B B^81{A  
接著何樊進來,手中拿扁條道:「神醫要我一字不漏轉達給你,全身發寒者乃血氣不順所致,需要拍打全身乃至血氣通順。」 \`%#SmQF  
wo$ F_!3u  
無情先吃驚看著那一碗滾開的熱水,再拿扁條看一了一看笑道:「你們先幫我把他身上的棉被拿起來,回去轉達賴叔; 崖餘知道該怎麼做,等一下我會幫他打通全身,聽到拍打聲音就不要大驚小怪,你們通通下去吧。」 AgB$ w4  
)}vUYTU1  
無情非常溫柔的輕輕拍打,拍聲不大,不時用耳傾聽腳步聲。確定大家都離開後,無情立刻把熱水潑到秋八月頭上,高高舉起扁條重重揮打下。 =/\l=*  
{UF|-VaG  
「啪! f9hH{ ( A  
0UGAc]!/RZ  
馬上聽到一聲悽慘的哀嚎「啊~~~~ ha9 d z  
5d}bl{  
「嗯~~ 賴叔的果然是神醫,真的是藥到病除,啪! 9WHarv2@  
Ct:c%D(L  
「啊~~打輕點,我是病人啊!」 IVeA[qA0  
.TNJuuO  
「還躺在床上表示血氣還不通暢,還需要再打! 3wfJ!z-E8  
c:s[vghH^#  
「啪! ZW 5FL-I  
「啪! 6'e 'UD  
Tc|+:Usy  
「大捕頭! 我馬上起來」 G {a;s-OA3  
@v.?z2h  
「啪! h*sL' fJ]  
「啪! N'|9rB2e  
tMo=q7ig  
「叫的這麼大聲,表示開始有精神,這是病情轉好的開始,還需要再打。」 a`Q-5* \;z  
(: mF+%(  
「啪! "\M3||.!  
「啪! rKl  
fvG4K(  
「啊~~~~再打下去會出人命的! ;@n/g U  
Xj:\B] v]  
「啪! 0_t9;;y :  
「啪! 59?$9}ob  
Yof ]  
「從實招來,為何要裝病! :;Npk9P(N  
|8{ \j*3  
「啪! a!PN`N28  
「啪! &@qB6!^  
!T}R=;)e h  
「吾是病人不是犯人,汝怎麼可以用審問犯人的語氣問吾呢? 」 Ihl]"76q/  
=CaSd|   
「啪! SWNT}{x]  
「啪! AO8%!+"_  
「啪! xDmwiVy  
#O7phjzgD  
「好好好,算吾怕汝了! |;YDRI  
WTZuf9:  
「啪! U{HBmSR  
!ed0  
!~~~不要打這麼用力,八月秋風原就屬於我。當我受到迴轉掌氣擊中時,身上的秋霜之氣也受到八月秋風影響而祭起,秋霜之氣能自助療傷與保護經脈,所以沒多久我的意識已恢復了,只是凍結全身暫時無法甦醒。 ZPHatC  
\r &(l1R  
「啪! 6O'Y@9#  
「啪! -?ebkHe  
6{ pg^K  
無情看一眼秋八月「啪!」最後用力打一下,扁條斷再仔細看一下被打的驚魂未定的臉孔,禁不住地仰天大笑:「哈~~~!~~~~ Ul:M=8nE%  
t\\<+^[%  
這個笑聲引來全屋上下的人來,看到的卻是一臉無辜跪坐在床上的秋八月以及仰天大笑的無情從來沒人看過無情,笑的這麼開心開懷,笑的這麼美麗,這一幕真是讓全屋的人都傻眼了。 IN"6 =2:  
>}86#^F  
笑完後的他,深深呼吸一口,然後重重吐氣一口,只說一句:「你們不是去外頭買了豆腐腦回來了嗎? 放久可不好,我們大家就一起去吃吧! ! 」頭也不回的領著眾人離去。 :/;;|lGw  
U^OR\=G^  
一路到前廳的路上,無情腦子一直思考著他很清楚, 他沒有眼瞎,他可以由秋八月的氣色斷定他是用秋霜之氣自我療傷,過程中暫時昏迷但仍意識清醒。但是自己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是想整他一番,好久好久,沒笑的如此自在忘懷,難道自己的心正在改變中嗎? 一顆冰凍已久的心溶化後會是什麼樣子呢? jf& oN]sZ  
t5S!j2E  
床上的秋八月心中柔情似水他知道,他也清楚,無情的笑容已經給了他最好的答案,大家不用把話當面說清楚,因為那笑容已經是最好的說明了。 Sqla+L*  
` )~CT  
u/5)Yx+5_  
a!;K+wL >  
當眾人吃完豆腐腦後,追命、無情回到秋八月床旁。 I&5cUj{GX-  
兩人見面依然嚴肅以待,好像剛剛糗事沒發生過。追命、無情、八月三人談論政局交換意見。 {.r9l  
UR[UZ4G  
追命問:「秋高人,聽完我們之言,可有良策? PB@jh}  
Vv>hr+e  
秋八月直望著無情說:「官場上與組織的權力爭奪,其實都一樣的,一切是利字當頭。今天是友明天是敵,並不為奇。」 RNX>I,2sh  
E |=]k  
秋八月忽停住,笑看無情。無情手指輕敲椅把冷笑的回望:『想考我是嗎? 』 h9+ 7 6  
bWMb@zm  
秋八月似聽到回應,頓了一下後再道: 「我覺得司徒遠似乎出現的很晚。如要用八月秋風對付我,早就該出現與無式劍聯手,難道就不怕我先殺了無式劍?我想應該是有原因讓他無法早到,令世叔的武功亦非平庸﹐在此地評價如何?」 Qs_]U  
x|3G}[=  
無情回道: 「世叔在京城可算是第一高手,我想司徒遠需要對付世叔,所以不能早到。」 kyUG+M  
WhDNt+uk)  
「喔?」秋八月有趣的看著無情。 eak+8URo  
P)UpUMt;k  
「三方的交戰已久,一直以來無法正式將諸葛神侯除名。除了世叔精通百書六藝雙全,敏捷應變外。其中之一的原因就是世叔武功超群,難逢敵手。他們沒有足夠的把握可以捉住世叔。但今日他們卻展開全面撲殺行動,是什麼原因讓他們確定世叔逃不出掌中,應該就是司徒遠加上八月秋風吧!。」 ymA8`k5>@  
9 NqZ&S  
秋八月帶著欣賞的眼光直望無情:「在看到這麼大的殺傷力後,吾想那位米蒼穹很難吃的飽,睡得穩。」 w-``kID  
g"D:zK)  
! 對蒼穹而言,司徒遠、無式劍幫助蔡元長,是一大隱憂。在爭權的世界,蒼穹已經輸了一截在他急於找到平衡之時,正是好時機與合作,對付蔡元長,救出世叔以其人之道還治其身。」 vH]2t.\  
}kk[lvhJ  
秋八月一付委屈神情:「看樣子,吾得一直當重傷患了! 不過…汝…」 "D ivsq^  
jft@ 'W53  
無情眼中閃著自信傲然,猶如黑夜明月,光彩耀眼:「我可以應付。只要金牌在手,就能牽制無式劍,進而抵制司徒遠。你就潛伏行動吧!」  OF`:);  
8*(|uX  
秋八月笑道:「跟汝談話,是一種享受。一點就透,聰敏靈犀。與鳳兒不相上下!」 F=$U.K~1?  
>):>Pz%U  
無情心中微微不快! 又來了! 又是鳳兒!究竟是何方神聖? 能如此牽住你的心! +< c(;Ucl?  
Qr[".>+  
追命看著兩人一來一往的推測,既捉住重點,更點出未來的計畫默契之好,契合之深,自己根本就插不進話而秋八月更是從頭到尾,眼神未曾離過大師兄自己杵在這裡猶如多餘之人,不知該走還該留 \0^Je>-:U  
}/F9(m  
三師弟! 你怎麼在發呆?」 v$R7"  
nsi&r  
追命輕笑道:大師兄! 看你們聊得這麼投契,如入無人之境,彼此心知對方之意老師弟我實在跟不上,只有在旁聽著的份   rF . Oo0  
\2)~dV:6+  
無情聞言,輕啐道:「現在是什麼時機? 容不得你在旁邊閒著,先通知二師弟再找幾位可信的人,打聽世叔現況與京都情形,我好計畫如何進行下一步。」 =|q@ Q`DB  
qApf\o3[0  
追命趕緊走人。反正自己在這裡也插不上邊,還是出去打探消息,讓他們”小倆口”獨處一下。 iKgH :[j  
?/Z5%?6  
無情看著追命出房後,思緒百轉,心中對京城情勢分析解剖,思量對策。 Mog!pmc{  
2;YL+v2  
秋八月看著對坐床頭蹙眉深思的無情,臉色蒼白,比初見時更見瘦弱憔悴,心知他被近來的奔波多事累壞了,忍不住包住無情雙掌道:「本想讓汝開心一點,汝卻又陷入煩憂。就不能對汝自己好一點嗎? 汝驚惶於吾的傷,吾又何嘗不憂心汝的身體?」 0u ,nSvch  
A,%NdM;t=5  
中斷思緒的無情抬頭,對望的是款款情深的雙眸,再也移不開眼睛。 S{qsq\X  
9 H~OC8R:  
八月緩緩把手放在無情肩膀上,慢慢地輕托他的身子靠向自己。雙手緊緊的環住無情腰身,無情耳邊傳來低喃聲: 「枉有絕世才情,眼裏只有大愛,卻不懂照應自身,怎不讓人心疼呢? 崖餘! 心放開些,好嗎?」 ~ 6Hi"w  
_U%2J4T2  
本想掙扎的無情,聞言猶如春陽照冬雪,心中升起暖意充填冰冷的心房。頭慢慢靠緊秋八月懷裏,暫時卸下千斤萬石,捉緊這片刻的溫馨。一直以來面對著萬般紛擾的時局,疲於奔命,智竭力衰,身心早已疲憊,此時此刻但願時光能就此停住。 \v([,tiW%  
7gT^ZL  
「怎麼樣,吾這樣對汝好不好呢? 」 :Pi="  
bH_zWk  
「很好! 就像我的師兄弟一樣。」 +rOd0?  
/1LQx>1d  
八月失望回道: 「就只是像師兄弟而已嗎? 」 Bfr$&?j#  
oF(|NS^  
「那你還期望些什麼呢? 」 無情抬頭望向八月。 |&rxDf}W  
@Yh%.#\i%  
「吾……吾只希望……」. 0%]F&|  
0 I[3%Q{  
「嗯~~ 希望什麼呢?..... 」 -Deqlaf(  
+ Scw;gO  
只希望……..  8=j_~&*  
0uf)6(f  
沒想到秋八月也有說話不痛不快的時候 Wj31mV  
*`bAu *  
只希望汝好好照顧自己多關心自己的健康….. . of?'FrU  
VY'1 $  
無情笑意上心頭:「你說了好幾次了難道沒有其他話要說嗎…. A\~tr   
$rmfE  
!  秋八月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jwF[D  
,$; pLjo6  
再靠秋八月肩膀上的無情卻偷偷展露一絲笑容……緩緩張開口道: 我累了! 肩膀借一下。」 閉上雙眼…….. %n>*jFC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2 条评分 萝卜 +20 兔子 +1
xuanying 兔子 +1 2015-04-09 -
xuanying 萝卜 +20 2015-04-09 -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0楼 发表于: 2015-04-07
19.  謀月
眼前的殘墟是幾日前開封第一幫派金風細雨樓嗎﹖,戚少商今夕何在? 無情追命不勝欷歔 deD%E-Ja  
x?hdC)#DWI  
心思細膩的諸葛神候早在設計神侯府就規劃了兩條秘道,由小樓為中心向外延伸; 一至”金風細雨樓”。除了樓主外,沒人知曉這個秘密。此乃方便諸葛神侯與樓主密商,也是無情與班家製造機關進出便道,更是緊急用出口。沒想到神侯府與金風細雨樓會在同天遇劫,發夢二黨也遭受莫名攻擊,象鼻塔全毀。唉!!!,是黑暗的來臨嗎? %+PWcCmn  
nZ;h&N -_-  
追命報告完開封慘狀後道:「此次的突擊不比尋常,幾乎整個京都正道全滅。奇怪的是我們三方鬥爭多次,對彼此的實力互相了解,怎麼會落敗如斯呢?」 ZTCzD8  
 2C9wOO  
無情疑道:「是何理由讓蔡京與米蒼穹如此有把握的在一夜間發動一連串攻擊? 唯一與之前不同的是秋八月、司徒遠與無式劍的加入但是司徒遠加無式劍與秋八月抵銷除此外,他們的武力都在我們掌握中,應無此能力能做到這些,除非…還有”不知名”的兵力 qT`sPEs;V  
B;SN}I  
追命道:「可是世叔所派出的密探並沒有回應任何此方面的信息 $"P9I-\m  
,@+ 7(W  
無情喃喃自語道:「如果不是朝中或武林人士所為,那又會是誰呢﹖或許是一個尚未揭露的組織﹖嗯….難道….難道無式劍帶來的天外兵團?」 P4"Pb\o*  
g.AMCM?z  
「天外兵團??? 還有師兄所提的無式劍是何人呢?」 ("2ukHc  
r 5!ie!5gE  
恍然一頓,無情自知一時大意說溜嘴,無奈事態嚴重,又豈能瞞著三師弟嗎? 只要不提陳摶,也不算食言,無情盡量避重就輕地解釋:「很抱歉! 因為某種原因,我沒跟你提到他們無式劍與司徒遠是來自同一地方,與秋八月同一星系,三人在武學上難分長短無式劍比司徒遠更早來此,司徒遠就是來此與他會合我懷疑他手下有一兵團,若真是如此,司徒遠與無式劍非易與之輩, 絕非單純幫助蔡元長,莫非這就是秋八月駐留於此的真正原因?」 "CYh"4]@rD  
v 4@=>L  
「這就是你與秋八月的默契,難怪有時我總聽不懂你們在說些什麼。恐怕為八月秋風的滯留是藉口,那..秋八月是利用我們調查此案?」 EN lqoj1  
IR*g>q  
「唉! 我們又何嘗不是利用他? 否則我們如何與無式劍司徒遠論斤兩呢?」 ^i3~i?\,P  
# 2As-9  
這兩天看著大師兄與秋八月神態改變,兩人之間的親密,瞞不了追命。雖無權干涉, 還是忍不住關懷的問道:「那….你與他…. 唉! 大師兄! 無論何形式,師弟都真心祝福你,只要你快樂。只是他是真心的嗎?」 .#"O VI]#  
n^8LF9r  
無情臉紅無語的點頭後,喃喃道:「應該是吧!」 .&:GO D  
!olvP*c"  
「大師兄!,你對你們之間有何打算? 你不會真得跟他走吧?」 z^s40707x  
% K$om|]p  
無情別過頭去,「我會留在這裡,這裡是我的家園。」 %9z N U  
 &!I^m  
「那他呢﹖」 l3Vw?f   
= > .EDL.  
頓了一下,抬頭望向遠方,眼神難得的現出迷茫:「我不知…我們有意無意的不碰觸這個話題。」 V K/;ohTTP  
>>lT-w  
追命嘆口氣喝口酒:「大師兄若難啟齒,追命可代你詢問。」 %@IZ41<C  
liEb(<$a  
無情急道:「三師弟! 不必強求! 他又何嘗不是同樣身陷困境呢?你應知我心最重正義與為民申冤,他有他的考量。而在公方面,我們又必需相互配合才能突破各自的困境。世事本就無奈,你與離離不也是如此嗎?一切外在言語要求只是多餘,徒增困擾,讓我們自己明心而量,順其自然吧!」 !FhK<#  
1:-^*  
追命難得憂心忡忡道:「大師兄! 我與離離是兩心相屬,我們的確是苦戀。但你的立場比我更複雜,感情中滲透著利用與需求。你可知你們的感情猶如急流的危石,我去跟他問個清楚。」 v#iKa+tx  
L8<Yk`jx  
「唉! 三師弟! 我明瞭你的關心。但是如果今天我們逮到吳鐵翼,離離出面以身相許,只求換取吳鐵翼生路,你又當如何取捨?,離離是個好女子,縱然是大義當前,割捨親情又豈是易事。若我們真處死了吳鐵翼,離離真的能心無罣礙與你廝守?」 (mq 7{ ;7y  
=}S*]Me5  
「我…。」 GO@pwq<  
b6Jv|1w'  
「也是無解,不是嗎? 這就是為何你們總是聚少離多,相見總在傷心時。沒想不到我們竟一同身陷無奈漩渦中,無法自拔。」 "y R56`=  
N2yxli  
無情轉身向窗外,追命觸動心中感傷,不停的喝著悶酒。同病相憐的處境,無可解的情緣,無奈與殘缺濃化成一屋傷秋氣氛。 ei 1(A  
(bfHxkR.  
無情望向天上明月道:「月雖美卻高傲不可近,會是一場鏡花水月嗎?」 ^%X,Rml<e  
轉頭望著追命﹕「酒不要喝完,分我一點吧。」 !"u) `I2  
**************************************************************** ># FO0R  
「我不懂!」在六分半堂內堂喝著慶功宴的四大頭聚會中,無式劍忽出聲問司徒遠。 3c5=>'^F  
;IhkGPpWP  
「喔!!」 "hRw_<  
ZN)a}\]  
「對付諸葛派系的整個行動環節我都了解,只有在對上秋八月時,為何你要我在感知到你射來的指氣時,說出”縱是皇命加身的白花也到凋零時候。”這句話? 而一向冷靜出名的秋八月也的確反常的掉頭就走,才給你逮到機會重傷他。」 _vA\j  
Vq`i.>%5  
司徒遠微微一笑道:「沒什麼原因,吾只是憶測下注,幸運的賭贏!」 Hu$]V*rAG  
n7~!klF-  
「賭本是什麼?」 }8E//$J  
27b7~!  
「那位如同風中飄零的白花,黑夜孤月的神捕。」 Wc4K?3 ZM  
8+Lig  
「為何是他? 為何會贏?」 `r"euO r\  
<fX]`57Dc`  
「因為秋八月很關心他。」 o[AQS`  
A8JEig 3Ix  
「汝憑什麼那麼確定秋八月會因此心亂? 哼! 汝把身為將的吾當兵用。」 XcJ'w  
]JQk,<l5E  
司徒遠冷笑一聲:「信不信由汝。」走向窗台,望著園裏的牡丹,不經意的吟道:「牡丹若折枝,玉手無生機。」 wyO@oi Vn  
4]$cf:  
雷純好奇問:「何意?」 HjTK/x'_'L  
\m!swYy  
低頭的狄飛驚輕飄來回答:「情字傷人,何等的牡丹,長留”錦”心。」 #84pRU~  
}G$rr.G  
自覺露口的司徒遠一驚,轉頭瞪著低著頭的狄飛驚,雷純則心中震驚。 n50XGv  
KK-9[S-  
無式劍語出雙關火大道:「吾不管你們打什麼啞謎,吾不喜歡在”未知”的情況下行動,更是厭惡不公平待遇。」 DJ"O`qNV3  
B 95}_q  
司徒遠不快道:「今天是慶功宴,汝發什麼脾氣? 不是不公平,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Ou IoO  
VNx|nP&  
無式劍拿起酒杯連喝三杯後,道:「吾喝完了! 話不投機半句多,吾沒你們那種悠哉心情,先回房了。」說罷,怒氣沖沖的走出內堂。 ]E90q/s@c  
t5h]]TOz  
雷純難解心中哀怨,不願再強顏歡笑:「無式劍怎麼像吃了火藥似的? 搞得我也沒心情了,先走一步。」 j3QpY9A  
;czMsHu0X  
雷純走後,剩下狄飛驚與司徒遠對飲,一時間氣氛凝滯,司徒遠忽長嘆一聲。 -d\O{{%>.z  
E^S[8=  
狄飛驚忽道:「你與無式劍心中似有心結。他桀驁不馴胸懷大志,只怕不願長居人下。緊縛的控制勢難避免,但適當的舒解也是必需,逼得太緊會狗急跳牆。」 }S6Sz&)  
IC}?oXs5G  
司徒遠深望住越説頭越往下的狄飛驚,自己與無式劍的關係,當初只輕描淡寫的說找到失散的友人,但狄飛驚竟能猜測到一些關節,而一語道破兩人間的矛盾,甚至測出自己心中的那朵牡丹,只怕狄飛驚才是自己真正要提防的人。 ShanwaCDqv  
****************************************************************** G.K3'^_  
賴勺根在幫秋八月換藥後,忽東比西捏秋八月的身子。 \ief [  
P[PBoRd2  
「你衣服破爛又沾上許多血跡能不換嗎? 嗯! 大概只能穿鐵老二的衣服。可惜神侯府被抄了,只好花錢幫你做一兩件黃衣。」 0 1[LPN  
jh.W$.Oq  
「謝謝神醫關懷,如不麻煩,就用黑底黃邊吧!」 iK%<0m  
GDC`\cy  
「我還以為你偏愛黃衣。」 <^VZ4$j  
q4vu r>m6  
「隨心境而轉換色罷了! 附近可有兵器鋪? 我想買一把刀。」 }x4,a6^  
|i-Qfpn  
「班家是最好的兵器家,憑他們與情兒的交情,幫你鑄造一把好刀應沒問題。只是為何你忽然要一把刀呢?」 !]Z> T5$  
i> Ssp  
「因為我難得的碰上了劍術高手,自是希望有利器與之對擊切磋。」 dwks"5l  
MGIpo[  
賴勺根搖頭的走出房門道:「你們這些江湖人物就是喜歡打打殺殺,才弄得滿身傷痕,還樂此不疲。」 2X2,( D!  
y'4H8M2?  
秋八月眼神閃著亮光:「高處不勝寒啊!!」 0`/PEK{  
+v%V1lf^~  
無情進到屋裏,眼神精湛,雖是坐在輪椅,卻如長人之氣勢。 V%&t'H{  
pRmnS;*z&  
秋八月笑道:「跑一趟京師察看,讓汝胸有成竹了。」 z<rdxn,9  
k;:v~7VF  
「嗯! 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方應看是第一步。」 "Iu[)O%  
s)<#a(!  
秋八月拿出一只金牌給無情:「加上這個會事半功倍,更可加深司徒遠與無式劍的衝突。」 ByeyUw  
N)A?*s'v~  
秋八月一手緊緊握住無情的手:「汝向來機智勇敢,冷靜沉著,說起來也不需要吾操心,但是吾還是忍不住想對汝說,一切當心,切記三天後再行動。 吾需要用這三天療傷。」 E!'H,#"P  
94r8DkI  
!o &+  
「嗯! 三師弟已通知王小石等不要進京。只要沒捉到他們,戚少商就有生機。只是我擔心他們不顧一切的殺害戚少商。」 VP=(",`  
w3:WvA5jt  
「他是釣餌,一定會留著釣你們的,所以暫時應該安全無事。」 -i|qk`Y  
+NPk9jn  
「但願如此。」無情慢慢地靠向溫暖的懷抱裏,心慢慢的定下來。 ^[XxE Lx  
v,r}q1.E}  
溫存了一陣,無情忽然跳起,迅速轉動燕窩出房:「你好好休息!,我要準備行動了!」 DR/qe0D  
+4ax~fuU  
秋八月莫名其妙的看著空虛的懷裏:「怎麼回事?」 8Q^yh6z  
mnL \c'  
無情不斷的提醒自己: 『不行! 絕對不行! 再這樣下去,我會失去自覺與自醒。依賴心開始萌芽了,我該如何回到清心空明呢?』 "+s#!Fh *  
******************************************************* &V1N a1`  
陷入黑暗期的開封,只有月不變的光芒輕籠闇夜,再回到小樓已是人事皆非。 雖然心中早就有所覺悟此刻的來臨,但沒料到是如此的快,早知徽宗是扶不起的阿斗,為民不得不堅持己位。正義口號是很輕易的隨口可出隨手可做,差別在大義小義。武林中的濟弱扶傾,只是順心隨性的小善。 真正要解決大多數人,除非官居高位。但政治的鬥爭又豈是常人能忍受,即使是身為四大名捕,在友敵瞬變,善惡無防的政海中,即使是堅持理想,也難免有所迷茫。二師弟曾棄職出走,戚少商還是選擇重回武林。我呢? 選擇無我無心,但如今卻為”月”動搖了。   TCp!4-~,  
0Mt2Rg}  
無情無限感慨地緩緩的推著燕窩由小樓”走”出,忽然一道劍氣飛至。手一揚,一把短刃打向劍氣,劍氣撞飛短刃,直飛無情,無情冷冷的凝視劍氣,不見動作。 qie7iE`o  
WZ5[tZf  
「咻!」劍氣由耳旁掃過,砍下後方花枝。 ` =dD6r  
0CI?[R\  
「不愧是無情,泰山崩於前而不驚。以短刃打斜劍氣一吋,任由劍氣穿旁而過。」方應看由走廊處慢慢走出。 VE^NSk Oa&  
=<(:5ive  
「你怎知我會回來?」 MK[l*=\s  
4NbX! "0  
「你一定會想法救出諸葛小花。如今開封風聲鶴唳,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又加上此地有我們找不到的秘道,此處會是你們最好的藏身地點。」 noe1*2*TE  
y|q4d(P.  
「無情慚愧! 竟讓小王爺久等。不過小王爺如果認為”等”到就是贏,那你就錯了!」 -@i)2J_WP  
qAm$yfYs`  
「是嗎?」 B?-RzWB\3  
tx&>Eo  
「米蒼穹也太自以為是了! 竟派小王爺空等數日來迎接我,無情怎敢當呢?」 $G5m/[KDI  
G ;V@oT  
「不敢當的話,何不束手就擒?」 ,T"pUeVJ  
JU:!lyd  
無情傲氣十足的盯著方應看:「你有此能耐嗎?」 dra'1E  
sl|s#+Z  
方應看怒目相向,拔出身旁血劍道:「有幸可以命喪在血河神劍下,你算是好運了!」 2.}<VivT  
sF]v$ kq  
方應看提劍正準備攻向無情時,忽然一道身影跳入,追命跳過方應看面前,一道掌氣在後緊逼追命。追命勉強閃過,但掌風也逼退方應看數步。 _)2.#L  
7Upm  
「小侯爺!,留意! 不要閃了腰!」無情輕蔑的語氣引起方應看怒氣再生。 VP\HPSp  
R B.j@*  
此時無式劍飛入,看到無情,心中一喜: 『秋八月! 這下可逼出汝來了!』 rMSB|*_  
rui}a=rs  
方應看使出”血絲漫天”劍影千條的向無情與追命攻擊,忽然一劍橫出破千影,硬是壓下方應看的劍影,背對方應看冷冷道:「他們是吾的!」 #`:s:bwM:  
L@S"c (  
方應看氣憤無式劍的無禮:「無式劍! 我們各有所司,神侯府是我的範圍! 你就算想搶功也至少該打聲招呼吧!」 5}9-)\8=z  
M ! gX4  
「沒那個必要! 沒能耐的人再嘴硬也是白搭,吾要定他們了。」無式劍慢慢的走向無情,無視於後面方應看憎恨的眼光。 rfYu8-  
w(r$n|Ks9  
「你怎可如此說話? 再怎樣我們也是戰友。」方應看忍著氣道。 yk#yrxM  
_baqN!N  
「誰跟汝是戰友? 汝也太看得起自己了,戰友是同等級,汝配嗎?」 |`s}PcV  
(U2G"  
方應看再也忍不住心火,一縱到無式劍跟前道:「我是小侯爺。此地又由我負責,我沒發令,你不能動他們。他們我自會擒拿,不需你來多管閒事。」 PTA;a 0A  
i2.y)K)  
「閃開!」無式劍運氣手一揮,揮退方應看數步。方應看忍無可忍,身為小侯爺,幾時遭遇過這種待遇,揮劍改攻向無式劍。 x `PIJE  
cGkl=-oQ'  
「嗯!,還不錯! 難得大宋也有用劍好手,不然還真無聊透頂,陪汝玩幾招吧。」,無式劍玩笑似的與方應看過了數招後,忽攻擊變強。 l}335;(  
D[ 7K2G+  
方應看心生恐懼,從沒有碰過如此武功高強的人,即使義父方歌吟也無此功力。只覺自己的劍似乎受到無式劍的牽引,走向不受控制,看似對打,其實是自己被牽著走。 t2p/NIn  
Q6,rY(b6  
無式劍似是玩夠了,強勢一招,打飛血河神劍。迴劍轉勢,直向方應看肩胛上刺。 qh0)~JL4   
<Nv w w  
無情與追命對看一眼,是時候了! 「且慢!」無情呼停,隨手飛鏢擊出,飛打無式劍劍尖。 Y::fcMJr;Q  
) EEr?"  
無式劍輕輕一撥,劍尖抵在方應看身前。 |/arxb&  
cAyR)Y!I  
追命﹕「唉呀!  大師兄! 你在做什麼? 這傢伙不是好東西 。千萬不要放過他啊! 趕快一劍劃過他的脖子。」 z A&0H  
u A C:&  
無情回道:「但是他也許能提供世叔等人的消息。」 ce2d)FG}e  
'nP'MA9b;a  
追命急道:「大師兄! 別傻了! 米蒼穹那會讓他知道如此重要的消息堂堂一個小侯爺來諸葛神侯府當看門犬就可知他在有橋集團的地位了! j6Jz  
rZu_"bcJ  
無情想想道:「三師弟! 是我太急燥了! 方應看會在追捕行列中代表上不了廳堂自不會知曉我們要的機密我們另找門路要緊! 無式劍! 算我白打了一支飛鏢。」 k}ps-w6:  
[2 2IF  
無式劍冷哼一聲:「自身難保還在那爭執此刻起主事的是吾你們憑什麼認為吾會因你們而放過方應看連自己都保不住還在妄想其他。」 2-llT  
Ou2H~3^PL  
追命道:「我沒說要保住方小侯爺,是大師兄失手,你莫名其妙停手。不過也難怪,你們本就是一丘之貉。同是奉命出來追補我們,殺了他,恐怕會削了米蒼穹的面子司徒遠會難做人。唉! 同是奉命行動的人,我們可理解上面來的壓力。」 _I~TpH^1K  
{9;~xxTo  
無式劍火冒三丈,劍尖刺入方應看胸膛一寸:「哼! 吾無式劍何許人也,豈是你們可比擬,更不需看人顏面行事。諸葛老兒的事吾就知道一些,如不是吾擋下強敵,憑蔡京與米蒼穹能擒得住諸葛老兒嗎?」 wuzz Wq  
?#}=!$p  
無情道:「你有世叔消息? 那好! 方應看隨你處置。」 huvg'Y t  
^Q!:0D*  
追命補說:「你如果不夠力氣刺進幾分,我可以幫你。」 }S*6+4  
 3mWo`l  
無式劍冷冷一笑,拔出刺入方應看的長劍指向追命:「想借刀殺人? 哼!  吾不會上當的,先捉你們再說。」 :1_hQeq  
qqw6p j  
無情道:「我知道你要什麼。」 Q)#<T]~=  
*Q!b%DIa$  
「喔……。」 (n"  )  
t vk^L3=<  
追命急道:「大師兄! 不要! 他拿了東西後就會殺我們!」 8S]Mf*~S'  
Da-F(^E  
「原來在汝這裏,那好! 吾殺了你們,東西自然就到手了。」 QIi*'21a+  
,Lv} Xku  
「你大概沒去探聽過吧! 我善於製造暗器,自然更懂得如何破壞兵器。小小一片金牌,難不倒我。何況金牌對我無用處,融化成金還可當錢使。」 ,EZ&n[%Ko  
7S] h:q%%  
「吾的劍可在汝破壞前殺了汝。」 rO]C`bg  
Y D.3FTNGC  
「唉! 在秋八月重傷之際,我怎麼可能把保命符隨身帶呢? 你不見我隻身在此嗎?」 ujz %0Mq;  
6sP;O,UX  
「哼! 汝要如何?」 &=HM}h  
15yIPv+5  
「放過我們,加上諸葛神侯等人的消息。」 ?b#?Vz  
   zNE!m:s  
追命再加強語氣:「大師兄! 不要相信他!」 #> CN,eiZ  
Vaha--QB  
「那汝也沒去打聽過,吾無式劍是不輕易承諾,因為吾言出必行。汝最好想清楚,惹翻了吾,吾寧殺不放。」 q/;mxq$  
T"QY@#E  
「大師兄!」 /2FX"I[0V%  
/;OJ=x3i  
無情清澈的眼睛,深望無式劍,沉吟片响後道:「交易成交。」 S BFhC  
jQb=N%5s  
無式劍有些吃驚:「汝倒是很爽快! 好! 今晚心情好就讓你們走吧!」 1'aS2vB9  
+D h=D*  
「他們是要犯,你..。」方應看急呼。 JYSw!!eC  
*r-Bt1  
劍尖轉勢再刺進原傷口,血花一滴一滴的流出:「汝沒有資格發表意見,最好不要再讓吾聽到汝的聲音,吾手的力道無法再受到汝的刺激,如果不慎重重刺入,那也是汝自找的。」 ]G1j\wnF  
uFok'3!g7%  
無情打個暗記,何梵由小樓出來,手上拿著一只金牌,交給無情。 MO _9Yi  
$35Oyd3s<  
「怎麼只有一只?」 G!rcY5!J  
kk~{2   
無情回道:「吾就只有一只,信不信由你。」 ;euWpE;E\#  
nn=JM7e\9  
也許是秋八月不肯給他全部,只給一只保命:「好吧! 一只就一只。」 +uT=Wb \  
Gi<f/xQk>  
無情做勢要丟給無式劍,忽又一頓縮手:「不妥! 我還是跟司徒遠交易。他應該知道的比你多些,否則我可能會賠了夫人又折兵。」 ?5(L.XFm  
M2s   
無式劍氣上心頭道:「不關他的事,此事吾可作主。何況他不見得會願意透露消息給汝。對他而言,金牌無關緊要,與他交易,汝居於劣勢。但吾不同,咱們是各取所需。」 s &.Z;X  
ADR`j;2  
「是嗎? 也許你拿了金牌後,司徒遠就從後面追殺來。他要殺我,你豈能違抗,我還是與他交易。」 W2<X 5'  
(vI7qD_  
「哼! 司徒遠算什麼東西? 只不過是仗著上面派來的小鬼,憑他還管不了吾,吾也沒必要事事順著他,今晚吾保汝安全。」 8vT:icl  
A%GJ|h,i  
無情深思一會後,將金牌丟給無式劍。 UoLO#C0i  
EXBfzK)a  
「汝不怕吾改變主意,殺了汝。」 gIRCJ=e[b  
Fe=4^.  
「就當是一場賭博,不過我確定勝算在握。聽說你過去是一位將軍,應不至於說話不算話,我信得過你。」 RU{}qPs?  
NGze: gPmO  
「哈~~~~ 難怪秋八月如此在意汝,的確是個與眾不同的人物! 為防止你們劫獄, 諸葛神候關在禁宮牢裏。不過大概也活不了多久,蔡京可是無時無刻想要他的命,他對吾是無關緊要,汝應知吾心繫何物。此次交易順利,但願還有下次!請轉達給秋八月,吾一向言出必行,沒什麼放不下的!」語畢抽劍快速一閃,已消失園中。園裏寂靜,如同無事發生般。 plf<O5'  
VtKN{sSnu  
「別以為你們這樣就可走了!」,方應看重拾神劍,直指無情。 <;XJ::d  
t&&OhHK  
無情冷冷回道:「我們並沒打算走!,請安排我與米公公會面!」 kqyMrZ#  
Wt`D  
方應看驚愕一下,恍然大悟道:「原來如此!,你的露面根本是個圈套。追命是故意引無式劍到此,你是故意施恩於我,好接近米公公。」 +]>a`~   
$(NfHIX  
「隨你怎麼想!」 K&X'^|en  
4/h2_  
「憑什麼認定米公公會見你?」 5sE^MS1  
Kz<xuulr  
「只要你說出今晚發生的事,他自會見我。」 w1}[lq@  
9.@(&  
「哈! 原來不是施恩,是故意讓我挫敗,見識無式劍的功夫。」 gRFC n6Q  
1z`,*eD7  
「我只是呈現實情。」 o}%fs *  
pP r<8tm[  
方應看冷望無情,冷風中似孤零無依的瘦削身影,散發出傲氣自信的光芒。雖是不健全的人,卻是最難應付的人。明知中計,但不得不佩服他把人心拿捏的清楚。方應看也是鬥智中人,衡量情勢後,不得不認同司徒遠與無式劍的威脅的確在眼前。 eyE&<:F#J  
wH`@r?&  
方應看收起神劍道:「此次就算還你的情,下次到來,可能是緝捕也可能是會面,你好自為之吧!」 _ 4W#6!  
-m @s 9k  
無情毫無表情與動作的坐在燕窩上,猶如事不關己般道:「明晚初更,逾時不候。」 ew"Fr1UGYZ  
YL. z|{\e  
方應看道:「米公公是大忙人…。」 {c1qC zM4  
+/X'QB$R  
無情冷冷回道:「那就不用來了! 京都並不是只有一個米公公!」 \8$`:3,@  
|4c==7.  
! 方應看看不出無情的任何情緒表情,風中的無情如同坐在府中的園內,安適的難以相信現在的他是要犯之身。方應看轉頭走出園外,心中暗自算計:『無情不除,難滅神侯。』 PWmz7*/  
j~{2fd<>  
追命抒了一口氣道:「好險的一步棋! 此步一出,應可釣出主帥。」 Cn55%:  
VsmL#@E  
「米公公奸詐狡黠,應知我用意,他應該會赴約。三師弟!你沒事吧!」 dL\8^L  
q1gf9` 0  
「放心吧! 無式劍並沒真要我的命,我想他也想引出金牌,所以我才能順利將他引到此! 只是可惜了一只金牌。」 P~ykC{nD  
0l##M06>  
秋八月緩緩走出小樓:「無妨! 只要有一只在手,就夠無式劍寢食難安。何況這只還他,等於埋個炸藥在他們之間,何樂不為呢?」 K]u|V0c  
~h@tezF  
「你…。」 b1#=q0Zl  
"4`%NA  
只見秋八月換上黑衣鑲黃邊衣裝,後揹寶刀,神情更見瀟灑,但多了份肅殺之氣。笑道:「情況不同,所以換上黑衣。」 6a@~;!GlI  
W"*R#:Q  
追命打揖:「多謝高人,隨後觀照。」 ep?0@5D}]  
H94.E|Q\+  
「三爺的輕功亦不凡啊!」 c`+ITNV  
br;G5^j3?  
「但是無式劍如果跟司徒遠講起今晚的事,我怕他們會破壞我們的聚會。」 ZFON]$Zk  
@( t:E`8  
無情道:「他不會提起的。」 G4}q*&:k  
ypd?mw&1}  
秋八月加註:「此次是故意讓無式劍嚐到甜頭。對他而言,咱們變成比司徒遠更容易達成協議,他不會笨到去踩斷這條線。」 A1q^E(}O  
c|R/,/  
追命:「可是我覺得他是個野心很大的人。」 QdTe!f|  
caP  
無情回道:「野心再大,也得先解決基本生命問題。今天我們就是捉住這點,讓他與司徒遠,無法同心對付我們。」 *p3P\ H^5  
6ZR0_v;TD  
秋八月接著道:「也利用這點,壓住他的野心,否則今天的情勢只怕更糟。」 [z~Nw#  
r83~o/T@  
「喔?」追命知曉無情與秋八月之間有些事是瞞著他的。不過他相信大師兄,一定有特別理由才不便講出,他也就不厭其煩的發問,從回答中他可了解一些事,也不會讓大師兄難做人。 [!le 9aNg  
[FL I+;gY  
無情道:「此次無式劍對方應看的態度比我們當出估計的還強勢,否則要方應看上當並不容易。」 uI2'jEjO  
V.#8-?z  
秋八月:「他應是心中早有自己的計畫,所以對其他人根本不放在眼裏。」 =5`@:!t7  
q(7D8xG;F  
無情:「他的計畫應是與司徒遠抵觸,所以司徒遠不得不強制控制。」 ?a%i|Z7!  
_p&$X  
秋八月:「目的不同,手段也不同,所以現在情勢還可控制。」 `k&K"jA7$  
KV_Ga8hs  
無情:「我認為無式劍隱藏兵力。」 a,~P_B|@  
&w0=/G/T=~  
秋八月:「司徒遠也想找出。」 Elp!,(+&6  
fYy.>m+P1  
無情嘆道:「我們就是利用這道裂痕才得以生存,唉!」 sQZ8<DpB  
\DqxS=o;  
又來了! 追命看著兩人又開始”目中無人”的談話,不覺莞爾。這兩人還真是心靈相通,只是… _zh5KP[{  
_w;+Jh  
還是找個機會探探秋八月吧! pCc7T-"og  
***************************************************** E5 oD|'=WA  
司徒遠走進密室,看到無式劍已在等候。開口問:「何事急著約吾來此相見?」 u`@f ~QP0  
3(+#^aw  
無式劍陰霾的笑道:「只是有個問題擾心! 一直以來,汝以上級派來的身份 指令我們做事兼解咒,吾承認失去翎羽令是我們的錯,但是沒能驗明正身只怕兄弟們不服。」 <gLtX[v!CL  
7Ca\ (82  
「吾已給汝看過密令了! 」 <&:&qn gg  
ef&@aB  
「但是密令可搶可假造,何況事隔多年? 星宗忽然記起我們如孤兒般的一群人,似乎有些奇怪。最重要的是兄弟們的命都懸在一處,如果無法讓他們安心,只怕吾也壓不住。」 6ZpcT&yL  
qD*\}b]9I  
「汝的意思是……。」 Ra5'x)m36)  
>8fH5  
「汝真有棲鳳台嗎? 可否拿出讓吾一觀呢? 至少讓我們在做事之時能安心些。」 Fz&ilB  
V^I /nuy  
「這…。」司徒遠沉吟片刻。 7[BL 1HI*  
~C'nBV  
無式劍眼神露出殺意:「汝該不會是拿不出吧? 不用擔心吾會強搶,搶台無令也枉然。何況解咒的方法只有汝懂,吾不會傻到拿自己的命開玩笑。」 Ts .Z l{B  
)V3(nZY  
司徒遠由囊中拿出棲鳳台,展開兩片翅膀,讓無式劍觀看。 HY;?z `=  
k_<{j0z.  
「哈~~~ 真的是它!! 非常好! 密令說道汝是來幫我們解令兼領導,如果令在,汝就會讓它羽翼豐碩,是不是?」 _|3TC1N$n  
I&8SP$S>J  
「沒錯! 」 Pki4wDCTW  
6;frIl;  
「汝如今是我們的將帥,軍無戲言。」 vQ mackY  
Us,[x Q  
「當然!」 ]A$^ l,  
~88 Tz+  
「那…就請解令吧! 」 無式劍由懷中拿出一片翎羽令,指向司徒遠。 9}cuAVI  
:IVMTdYf  
司徒遠臉色一變:「汝如何得來的? 」 6^O?p2xpo  
h#>L:Wf5E  
司徒遠內心砰然一跳大感不妙, 但是臉色依舊未改:「真有汝的,這麼快就拿到一個了 」 n/oipiYx  
%K'*P56  
無劍式雙眼深深看著司徒遠, 眼明的他看出司徒遠眼中些微的變化「是啊! 因緣際會所得,咱們少廢話, 開始吧? 」 N5s|a5  
NK9WrUj)  
司徒遠迅速眼神望向他處逃避無劍式的眼神,冷冷的道:「唉! 小心為妙!恐怕這是個陷阱。 再說秋八月如今生死不明,汝卻輕易取得,汝不覺得可疑嗎?」 ^>8]3@ Nh  
q'F_ j"  
「他應該是非死即傷,否則他也不會把它交給追命。吾是追緝時,追命以它換命得來的。」 ynZ[c8.  
<hZ}34?]i2  
「就如此簡單!」 ;[%}Xx  
#oJbrh9J6  
無式劍怒意生:「汝似乎很在意此令。」 U@J/  
}&T<wm!  
「吾只是小心行事,何需動怒?」 =j+oKGkoCa  
9id~NNr7  
「動怒是因手酸!! 吾快捉不牢翎羽令了。」 w<~<(5mM5;  
x*&&?nV Iz  
司徒遠眼中精光一閃,伸手正要取得翎羽令時,無式劍忽手轉令收,讓司徒遠的手在空中捉個空。 ?ey&Un"  
uxC   
「汝…。」 %Mng8r  
R #3Q$   
無式劍微笑道:「別發怒! 吾只是想問汝是否要馬上解令?」 +yb$[E*  
HS6Imi  
「汝信不過吾。」 jUJTcL  
X!rQ@F3  
「吾怎會信不過汝? 只是想見識一下汝如何解令? 也算是替兄弟們作個見證。」 T]#,R|)d  
rw8J:?0x  
兩人各懷鬼胎怒目相對不相讓,最後司徒遠嘆道:「也罷! 拿來吧!」 j&[.2PW\  
{8#N7(%z  
司徒遠將翎羽令插進棲鳳台,口中唸唸有詞。忽見金光散發拓滿台身,一瞬間,千條金光射出,無式劍忽覺心頭一窒,感到點變化,知曉一咒已解,不覺意氣風發道:「司徒遠! 算汝識相! 若要吾能專心協助,汝最好盡快找出另兩片翎羽令。哈~~~。」說罷,大步走出密室。 O<dZA=Oez  
VyoE5o  
司徒遠心潮洶湧: 『無式劍越來越不受控制,他不再忠於大陵了! 另兩片絕不能讓他再拿到,否則只怕拿到大宋江山,反而幫他將成為大陵心頭之患。』 foz5D9sQ  
85|95P.<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2 条评分 萝卜 +30 兔子 +1
xuanying 兔子 +1 2015-04-09 -
xuanying 萝卜 +30 2015-04-09 -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1楼 发表于: 2015-04-07
20.  亂月
月蒙上面紗,陰霾的夜裏,弱光搖曳,為冷清的神侯府添加詭異。寒風鶴唳,小樓前更見蕭瑟。不變的白衣,不動的身影,靜坐園中,猶如仙人,如虛似幻。落葉飄忽,更增神侯府之淒涼。 [7RheXO <  
[.a;L">  
一道身影飛入,飛棍打向無情,無情嘴微上揚道:「米公公! 別來無恙。」 O] H=s  
uWTN 2jr  
棍停頭頂一寸之處:已知現今情勢無力挽回,所以不想抵抗。」 QNb>rLj52  
AVv#\JrRW  
無情回道:「浪費力氣的事,吾不為之,您既孤身來到,代表有誠意與我商談。」 t=i/xG:5  
`dO}L  
米蒼穹冷哼道:「自信是好事,太過自信會招惹禍端,我米蒼穹又豈是你所能算計的。」 @89I#t6A.  
說罷棍下,但兩道飛石已至眼前,帶棍迴身,閃過飛石,棍迴身轉,槍挑”燕窩” 卻發現椅上已空無人影 [^M|lf   
Mb/L~gd"  
椅上彈出鐵彈,棍轉彈飛,白影飄浮黯淡夜空。米蒼穹棍追白衣,一心打掉暗夜中的一點白。 y^G>{?Tha  
9^!wUwB  
飛石分左右上中下至,米蒼穹再轉身形,避過飛石群,無情也已飄落亭中,倚欄而坐。道:「米公公!  我既無坐轎又離輪椅,難道不夠誠意嗎?」 .uKx>YB}  
AFm,CINa  
三道暗器皆無屬表面平滑的暗器,以打傷內腑為主,手法更無殺意。 米蒼穹知曉無情在示好,冷笑道: 「本錢不夠!」 =53b Lzr  
lBmm(<~Z  
棍朝天舞了九個棍花。舞動的棍子發出了尖嘯。 一掠而起,上持一棍砸下,“朝天一棍”由下往無情打來。無情只是倚欄輕笑,身如月落紅塵之盈潔,靜若深谷幽蘭之孤芳。 sQtf,e|p  
Ft) lp>3gv  
米蒼穹心疑而棍稍滯礙,一抹金影閃入,棍再難進。米蒼穹不可置信的望向隻手捉住棍身之人,金邊黑底衣,高大白髮,俊傑的臉孔透著股無爭平靜的神情。風采高亮,絕世風情,難得一見。自己與諸葛神侯的武功在武林上絕對是名列前茅,但此人竟如此輕易地破了絕招,難道他就是…… r4?b0&Xq  
"J !}3)n  
「加上秋某,應該足夠了吧!」 {`F1u?l  
XVF^,Yf  
「哈! ! ! 非常夠誠意! 閣下想必就是秋八月,久仰! 久仰! zP&q7 t;>  
(zC   
「公公要秋某露面,一聲招呼就夠,何需行如此大禮呢?」 (Xo SG  
`NSy"6{Z  
買賣之前總要開個價格 小試身手,且論斤兩! 大捕頭約我來此,我知用意, 不過有何理由讓我與你們合作呢?」 2e.N"eLNt  
_88QgThb  
無情回道:「危機。」 cOb4c*  
G?/c/rG  
秋八月接答:「吾與無式劍與司徒遠身手是不相上下,吾需向司徒遠索取某物,此乃吾到此的”唯一”目的。 原本單純,現在夾個無式劍於其中,就棘手許多。」 UiIF6-ZZ!  
f05=Mc&)  
米公公道:「這個”危機”與我無關。」 Y208b?=9w  
"yW&<7u1  
無情道:「但與聖上有關。」 LN^UC$[tk  
30_ckMG"g  
「哼! 是你想救諸葛小花的藉口。」 %`+'v_iu  
`hzrfum4  
無情道:「沒錯!」 4LsHs   
qo_]ZKL44  
米公公大吃一驚,怎麼無情這麼輕易就承認了 Me/\z^pF  
q}wj}t#  
「這本就是事實,無需驚愕,只是也的確關係到聖上。」 Hbk&6kS  
7~b!4x|Z  
秋八月道:「吾追逐司徒遠到此後, 他就滯留於此。雖找出同源之無式劍,但目標似不完全在吾。」 "OL~ul5  
P'tMu6+)  
無情接道:「以無式劍與司徒遠的武力,公公認為他們為何要屈居相爺手下當打手。而當無式劍與小侯爺對談時,一付目中無人,狂傲輕蔑的語氣,他們並不在乎此地的高官厚爵,又為何要相助相爺?」 BS7J#8cu  
ErDL^M-`  
秋八月再施壓:「吾相信公公也有同等疑慮,才會接受邀約到此,並逼吾現身。如無足夠實力,公公絕不會輕舉妄動。與大捕頭合作與否,也決定於是否能與司徒遠抗衡為準,不是嗎?」 rY,PSK/j  
8bOT*^b$H  
米蒼穹看著兩人的一搭一唱,心思翻湧。近來蔡京的確越來越囂張,而自己派出的探子,很多也都一去未回。 回報的也清楚表示司徒遠無式劍有異,自己也開始擔憂將成為下一個目標。當初與蔡京合作,是因要鬥垮諸葛,但是是在不知有那麼兩號人物的情況下。 如今情勢並不如當初所估計,兩人平分朝野,強力的武力,無其他的牽制,讓自己處於更弱勢。 最重要的是無式劍還帶有自己的人手,以他的桀驁不馴,真只是幫助蔡京如此簡單? 真的會傾覆皇家嗎? 這…徽宗對自己太重要了,如不是他,米蒼穹就只是米有橋,一個內宮小太監 6Y7H|>g)  
C),7- ?  
秋八月走入亭中,與無情對飲數杯後道:「公公! 夜還很長,過來慢飲沉思。小侯爺! 喝西北風的滋味不好,何不一起至此暢飲!」 @o#+5P  
**************************************************** w<t,j~ Pr#  
出府後,方應看忍不住問米蒼穹:「為何答應與他們合作? 不怕是危言聳聽嗎? 居然還語帶威嚇! 哼!」 0^#DNq*NQ  
q (>c`5  
米蒼穹答道:「他們那能威脅得了我! 只是他們說的不假。打倒諸葛後,朝野權勢重新出牌,看似平分天下但我反而有種更心驚膽跳之感蔡京更加肆無忌憚,司徒遠無式劍動向難明,但目前他們是支持蔡京,我們反而讓自己處於劣勢。以往的相互牽制不在,最主要是實力懸殊,你也吃過苦頭,當知有橋集團無人能與之抗衡。能拉攏到無情等於拉到秋八月,讓他們去狗咬狗, 不是更好? 這次的失算是因沒有即時察覺蔡京得此助力,而對諸葛太早收線。」 ?4G(N=/&  
w!`Umll2  
「你不怕諸葛復出嗎?」 RtC'v";6  
^VI,C|  
「再復出的他,恐怕再也得不到聖上的完全信任,也算是此次的收穫。」 XdsJwn F  
,w2WS\`%  
「可是我們才讓他入獄,現在又要平反。 這….。」 U =cWmH  
]1sNmi$T  
「嘿!!! 小王爺! 權術的應用無是非,就看誰能瞞天過海。在無太多實證下,都可讓他入天牢,現在自然能找個理由讓他平反,問題是如何閃過蔡京罷了。老諸葛的運還真不錯,朝中有些人在幫他活動。原本怕夜長夢多,如果在幾天之內,釣不到魚,就要他死在獄中,現在得讓他翻身了。」 eN/G i<  
\H4U8)l  
「我們何不拉攏司徒遠與無式劍?」 8Kk\*8 <  
YH\j@ ^n  
米蒼穹又聞到一股自身的老人味,皺眉道:「要拉攏也得看人,那倆人豈是甘心屈居人下。武功之高更非我們所能掌控,與其淌進渾水,不如當黃雀。 蟬不夠,我就再多放幾隻讓螳螂去忙。我們只要保存我們的實力,最後贏家絕對是我們。」 2a `J%A  
VVuR+=.&  
同一時間,回到金風細雨樓的無情與秋八月,向追命說明情況。 DMZ`Sx  
fg&eoI'f  
追命不由擔憂:「米蒼穹願意合作固然是好事,但只怕他是要利用我們與蔡京。」 B4yh3cf  
%idk@~HCg  
無情道:「我明白,但也只能用此點,才能盡快救出世叔。否則我擔心時間拖久了,會有意外。只是…不知米蒼穹何時會幫世叔平反?」 ll<mE,  
eko]H!Ov(  
秋八月道:「只能想法子,讓無式劍與司徒遠現形,在感受到後台支柱危機時,不用找他,米蒼穹自然會盡快行動。」 v <Hb-~  
T?npQA07=  
「大師兄! 你臉色很蒼白,不如先去歇息,調理一下好應付將來的狀況。」 ?`AGF%zp  
IU!Ht>  
無情也的確感到累了,就由小童推著離去。 fbC~WV#  
<>=mCZ2  
「秋高人! 你不跟去嗎?」 追命取笑道。 jN/ j\x'  
?QpNjsF  
「崔兄弟! 汝不是有話要跟吾說嗎? 自當留下聆聽教誨。」 8h.V4/?  
6sB$<#  
「唉….你與大師兄都是同種人,一點就透,舉一反三,難怪你們有這麼好的契合。」語畢,追命拿起酒壺喝著悶酒。 |J3NR`-R  
%8FN0  
秋八月一向很欣賞這個直爽的漢子,雖是滿身滄桑,卻又透露對世間的了然。唉! 該來還是來了! 八成是為了…”他” 。 q`Q}yE> 9  
KcXpH]>!9  
「秋高人! 我有點疑問想請教,但又難啟齒。」 f z}?*vPW  
k^An97J  
「但說無妨。」 p=gX !4,9<  
c tI{^f:  
「秋高人對大師兄是何種感情呢?」 "C74  
(V?@?25  
秋八月轉身望天道:「心靈相通的知己。」 <KQ(c`KW7  
eVt1d2.O  
「如此而已嗎? 可是我覺得…像…」 n29(!10Px  
u^4h&fL  
「可能是我們心靈相知,又舉止親密,所以讓人產生錯覺吧!」 3~%!m<1:  
T PYDs+U  
追命深感疑惑, 可是那種親暱又豈是朋友間的分寸,難道是文化背景不同造成的誤差。 但是…那種感覺..卻告訴我絕非一般情誼。 N:W9},  
;dQAV\  
「崔兄弟!」 9DE)S)e8  
6E^~n  
追命從深思中清醒:「抱歉! 我失態了!如果有一天你要回天宇,那對大師兄又如何交代呢?」 ^}>/n. %  
Rs7 |}Dl}  
「緣聚緣散,應天而行。」 IOEM[zhb$  
Z8&' f,  
追命忽覺心火起:「但大師兄他…是..。」 又覺不妥,頓覺語窒。難道是大師兄一廂情願嗎? 這叫他情何以堪。 Z'M`}3O  
-t3i^&fj8  
「無論將來如何,吾會先擺平司徒遠與無式劍才離去, 如此你們也不會無辜的介入我們天外之事。」 {p/YCch,  
W`L!N&fB  
這就是你真正的目地吧! 追命難解心悶,狂飲苦酒,不再言語。 `\b+[Nes  
SY _='9U  
「如果有何誤會,希望汝不要見怪。」 語未畢,忽急速咳嗽,吐出鮮血。 Z[ZDQ o1  
K ,isjh2  
「秋高人! 你怎麼了?」 追命急忙扶住搖搖欲墜的秋八月。 bQQVj?8jp  
U5+vN[ K  
「米蒼穹果然厲害! 吾重傷未癒,硬接一槍,竟再震傷內俯。吾無事,讓吾回房調息一下吧!」 說完後自拖著傷身,蹣跚前行。 {a "RXa  
L`3n2DEBf  
追命望著背影不知該說些什麼,今晚與酒同眠吧。 q#[`KOPV  
lG"H4Aa>  
一道黑影由角落輕飛出樓,無聲無息。 (3%t+aqq  
-[]';f4]M  
暗道中,無情緊捉椅背才能讓自己撐住。自負聰明,卻總在感情前蒙羞。姬搖花如此,秋八月也如此。 早就決定終身為民出力,是自己失控踏出無情圈外,導致情殤不斷,是對自己用情的懲罰嗎? 無情不禁自問自己,可曾真的”無情”。 2 ZG@!Y|  
3-x%wD.  
慢慢的轉著燕窩回房,只覺一片空茫。原本是想利用秋八月對自己的好感,讓他留下協助。如今反而是自陷泥沼,不得翻身,再回頭已是滿身不堪。 )#[|hb=o  
flnVYQe  
即便如此,自己卻硬是沒志氣的擔心他的傷勢。 YQVcECj  
5w<A;f  
忽覺心肺難受,多年未發的哮喘再度發作………… .j?kEN?w  
b^Cfhy^RTq  
********************************************************************** FvXqggfGv  
開封城郊外,雷純奇怪的望著狄飛驚,他怎麼會沒事把自己孤身一人約在此人煙稀少的荒郊。 tZ8e`r*  
hh"-w3+  
狄飛驚看著自己願一生守護的雷純,難以啟齒,只怕話題一開就要傷她的心了。 但是等到事態嚴重時,只怕更心傷。唉….. rt!r2dq"  
BD*G1k_q  
你有話要說嗎? 何事讓你在堂上難以啟齒呢?」 =`t^~.5  
N|dD!  
非是不能而是說也無用!」 (tCib 4  
>.DC!QV  
「你是指司徒大哥嗎?」 .v])S}K  
|NMO__l@  
「老堂主將堂子交給我,我得幫他守著,司徒遠是個大助力,但是我們也得防著免被反噬。」 VLI'    
d3^7ag%  
「此話何解?」 IeTdN_8  
.eF_cD7v  
「自從司徒遠帶回無式劍後,我就覺得他們的行動可疑。雖沒查到什麼,但是隱約感受到暗流洶湧,讓我無法放心。」 Iti0qnBN5  
o8S"&O ?  
雷純不願相信的搖搖頭:「你也說沒實證,又何苦自尋煩惱。就算有事,頂多只是強奪六分半堂。」 # c Fr   
' [p)N,  
「以他們的武功心性真能只滿足於六分半堂? 我們六分半堂有何條件,值得他們逗留援助?委曲於蔡元長之下絕非他們所願他們各懷鬼胎利益殊榮絕不是六分半堂所能給的起的。我知道你對司徒遠有好感,但是老堂主的基業不能因疏忽而失守,我更不希望你受到傷害。」 4 I@p%g&  
f j<H6|3  
「你會不會想得太多了? 如今他們已留駐六分半堂,也協助我們打擊諸葛神侯府與金風細雨樓,還有什麼好懷疑的?」 AW8'RfC.  
6 /Y1 wu  
「這就是我憂心之處…. 只怕事情不單純啊!」 G|4^_`-  
658^"]Rk'/  
看著雷純心傷的神情,狄飛驚忍不住輕擁雷純:「不要傻了! 他心中常駐牡丹,執念之深,不可能攀別他花。剩下的只是利益交換,面對現實吧!」 @x{`\AM|%  
ht6244:  
「我自會衡量,不用你多事。」 雷純用力推開狄飛驚,急撂下話後就跑走。 qqOFr!)g  
******************************************************** 5:_hP{ @  
司徒遠在多日的觀察下,已對大宋朝廷有所了解。如今打落最大防衛的諸葛神侯府,等於是老虎拔掉牙,病貓一隻。只是星宗要將此星成為大陵工具,就不能簡單的只是殺掉徽宗,得強力控制他們所謂的主上。本以為蔡京是個好傀儡,但是越接觸卻發現蔡京也不簡單,他清楚知道自己不能謀朝換位,江山易主與權勢在握是同義不同形,一但篡位就得面對所謂復王之師的對抗。 -x]`DQUg  
}Dfwm)]Q  
但是一人之下卻可榮寵一身,享盡富貴,大權在握,無人堪比。所以蔡京緊緊貼住徽宗。而另一大勢力之米公公,心態亦同。所以要控制徽宗,得板倒這兩個老傢伙。 9M-K]0S(  
*e{PxaF!C  
密室中,司徒遠與無式劍密會:「如今對付徽宗的最大阻力已除,我們可以進行併吞,問題是秋八月!」 `f`TS#V  
I:=dG[\h2  
無式劍道:「放心! 他受重傷,無法管到咱們!」 }[!92WS/ee  
!G?gsW0\h  
「汝..如何得知?」 0A[esWmP  
"/+zMLY  
「我在諸葛神侯府看到他,他當時為救追命無情傷上加傷, 吐血病重。」 V3sL;  
63&^BW  
「何時發生的?」 Lp&k3?W  
D"l+iVbBP  
「就是吾拿到翎羽令的那天, 他以令換命。 不過秋八月似沒如汝想像那樣的重視無情。」 4s.]M>Yb  
j8$Zv%Ca%  
「哼! 吾相信吾的判斷無誤。汝之前為何隱瞞?」 Poy^RpnX  
?M}S| dsmE  
無式劍冷笑道:「因為汝當時似無意解令,吾就”沒心情”想到這些。」 zG9|K  
又心中怨懟道: 「汝別以為吾不知道汝派人跟著吾。」 ~[W#/kd1n  
p*qPcuAA  
「汝……。」 司徒遠氣結無語,對照跟蹤的人回來所言,無式劍的確追逐追命到達神侯府。也待了一陣才出來,後就拿出令牌來要求解禁。看似無破綻,但心中總有股不安。 46x.i;b7  
]r/^9XaqtA  
「與其有空來猜測吾的行蹤,何不用之於大事。」 Pq p *  
^k/i-%k0  
「也罷!。」 司徒遠決定先以大事為重:「徽宗身旁的防衛隨諸葛入獄與秋八月重傷,算是已清除,是時候準備動手了。米蒼穹不足為懼,蔡京也將在咱們控制下,時機已成熟。」 $yb@ Hhx>  
*@S@x{{s  
無式劍盯著司徒遠道:「其實咱們可將六分半堂掌握於手中,就看汝願不願意而已?」 `8g7q 5  
m&Yi!7@(  
「六分半堂已經是囊中物,不是嗎?」 x]4Kkpqm  
pGGmA;TC1  
「不要裝糊塗,汝知吾意。吾指的是雷純。我們可以不費吹灰之力拿到六分半堂,只要汝耍點手段。否則汝認為狄飛驚不會反抗嗎, 雖然他武功不及我們,但汝是個用腦的人, 吾不希望被他挖牆角。」 S2^>6/[xM  
#I0pYA2m  
「大不了殺了他。」 m7jA ,~O  
dE(tFZx  
「他是六分半堂精神領袖,他的死會讓六分半堂崩潰,這非吾等所願。與其殺之,不如用之。吾不知你在顧慮什麼? 司徒遠! 大局為重也是汝要求吾的,不是嗎?」 Y`ihi,s`H  
-n))*.V  
司徒遠無語沉思。 R.RSQk7;  
-j`LhS~|  
無式劍盯著司徒遠道:「汝該不會放不下兒女私情吧! 放心! 吾會守口如瓶,不會讓汝的情人知曉。」 \~DM   
x\\7G^$<h  
「住口! 勿妄加揣測,這只會增加汝吾間隙! 吾自有分寸,不用汝來多事。」 Zq"7,z7  
A o/vp-e  
「捨近取遠乃不智之舉,汝這豈是顧全大局之舉?  哼! 吾開始懷疑星宗的智慧。」 m VxO$A,  
u=NG6 G  
司徒遠怒不可遏道: 「汝識相的話,不可再說,否則休怪吾不給顏面了!」 T3,1m=S  
c:4P%({  
「喔! 吾倒想見識此時此刻的汝能耐吾何? 若非咒令,豈容汝這假虎對獅吼?」 9Sg<K)Mc  
Dd $qQ  
正當兩人劍拔弩張時,高昂霸氣的聲音夾帶清冷酷寒之氣勁傳入:「任務未成,自家人就打起來, 成何體統。」 h#.N3o  
!]koSw}  
「何人?」 :nJgwp()@  
`: |@Zln  
「汝既不願做乘龍快婿,那就讓吾來吧!」 來人慢慢的踱出。 NC"yDWnO'  
-"TR\/  
無式劍不可置信的看著來人。「汝………怎麼可能?」 I -@?guZ r  
grom\  
***************************************************** _M5%V>HO  
幾天動亂緝捕中的開封,忽又恢復平靜。官府不在沿街查問搜索,一切似恢復運作。但百姓知曉正義已陷黑暗,朝廷已無支柱,加上日趨嚴重的外患,生活還能有何指望呢? E4%j.  
#/-_1H  
追命由哥舒府回來後,直奔無情房裏。大師兄忽然病了幾日,著實擔憂,偏又是多事之秋。 p3x?[ Ww  
1TN}GsAj  
追命帶來近來整體大勢,米蒼穹已開始活動幫諸葛”伸冤”,蔡京比以前更加跋扈。徽宗失去諸葛神侯後,很怕無人能保護自己,看上司徒遠的武功,賜予御林軍首領,保護皇上與京城安危。表面看來各司”其職”,一片安寧。但平靜的太不尋常,似是風雨前的寧靜。 +s[\g>i  
@4GA^h  
臉色異常蒼白的無情,聽完追命報告後,臉色更加難看。 ZCui Fm  
B(5c9DI`  
秋八月道:「該是司徒遠行動的時候了!」 8*a), 3aK  
DtxE@,  
「我再去加派人手,盯緊六分半堂。」追命快步出房。 >)nS2b OE  
'+y_\  
一瞬間,空氣凝結,一向相知的兩人竟無語。無情閉上眼睛假寐。 )}lRd#V  
%&blJ6b  
「吾是否有榮幸聽聽汝現在腦中的想法? 」秋八月悄悄地坐在床頭邊。 R)8s  
msx-O=4g  
「沒什麼? 只是很累,我要休息。」依舊緊閉雙眼,但言下之意已下逐客令。 OM83S|1s  
J./d!an  
「嗯~~莫非逆聲耳語傳入汝耳…。」秋八月輕牽起無情的手腕診脈。 MDa7 B +4  
&9[P-w;7u  
「喔~~照你的話,我應該聽到什麼嗎? 」無情右手輕揮,甩開秋八月的手。「無事! 只是舊疾復發。休憩一下便可,秋高人請自便。」 t%VDRZo7  
:7.Me ;RA  
究竟是怎麼回事?  難道有聽到那天吾特意說給暗處人的對話。不可能! 吾並沒感覺到他的氣息, 不可能會不知道他有沒有在旁。追命不是多嘴的人 這…. 4`v!Z#e/aX  
m@G i6   
忽然手指一出,指氣流洩,一道身影險險躲過氣勁,落於房中,竟是狄飛驚。 RrV>r<Z"Q  
/BA{O&Ro^  
狄飛驚抱拳道:「多謝手下留情。」 jA(vTR.`  
|`O5Xs1{B  
隨後而至的追命疑道:「你…怎麼有法子進到此地。」 i775:j~zx0  
ODw`E9  
狄飛驚笑道:「以前我們曾協助前樓主蘇夢枕對付白愁飛,當時就是借由秘道過來的。至於你們是否會在此,我只是僥倖猜中罷了。」 N3A<:%s  
NTs7KSgZ  
無情深望著狄飛驚,清澈的眼神,看不出任何的敵意。只怕六分半堂出事了,才驅使狄飛驚單身造訪。 p3951-D  
vDj;>VE2b  
秋八月回道:「狄公子到此,必有所求。」 ^_5|BT@  
J >0b1  
狄飛驚抱手道:「請相助六分半堂! ).412I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2 条评分 萝卜 +20 兔子 +1
xuanying 兔子 +1 2015-04-09 -
xuanying 萝卜 +20 2015-04-09 -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2楼 发表于: 2015-04-11
Re:[天宇與四大名捕] 應天風無情 (秋八月與無情) 21.  變月
瞬息萬變的一週,讓開封的秋意更添瑟意。正道光輝的煙滅,更讓已是多災的朝廷失去民心。 往南方遷移的人,日亦增多。然而皇親貴族、高官顯貴依然歌舞昇華,粉飾太平。少了諸葛的耳提面命, 徽宗皇帝更是茲益放縱不問國事,讓蔡京獨攬大權操縱朝廷。 \FmKJ\  
yJx?M  
@\P4/+"9  
相對於秋瑟罩頂的朝廷, 雷純則容光煥發,春風得意,與司徒遠之間忽打破瓶頸,水湧大海般的進展神速。對歷盡滄桑的她,有種想緊緊捉住幸福的渴望。 ^V*-1r1  
BzJ;%ywS  
fRZ KEIyk  
只是………為何親密中有點陌生? D/(CU#i"  
?V(^YFzZ  
Q\Kx"Y3i  
為何……斯文瀟灑的他多了股霸氣? AG6K daJ  
^_+XDO  
W m&  
隨著風寒喉炎而聲調降低的他似乎變了,說不出那裏不妥,似乎更積極與強勢, 連常爭吵的無式劍似乎也低調靜寂許多。 L5fuM]G`  
_s.;eHp,  
i&Fiq&V)[  
他兩人和好了嗎?  是和好嗎? 怎麼覺得無式劍似是隱忍, 司徒遠何時壓住他了呢? N5U)*U'-u  
R*pC.QiB~  
%D}H|*IPu  
「在想什麼?」司徒遠輕擁雷純問道。 R=j% S!  
,Ds.x@p  
b-5y9K  
雷純心中忽略過與狄飛驚的對話,開口道:「牡丹不再美了嗎?」 _`-1aA&n~  
Y'VBz{brf  
K{fsn4rk  
司徒遠一愣:「何意?」 {D&9UZm  
!]` #JAL7  
<W)u{KS#TY  
「以往你雖不語,但我知你心繫牡丹,為何…」 o :q1beU  
jvy$t$az  
v 4/-b4ET  
司徒遠苦笑道:「流水有意,落花無情,情歸江南,又嘆奈何!」 C#pZw[  
LtgXShp_!  
@Yw,nQE)b  
「嗯? 單戀?」  cgu~  
4-GXmC  
[/ M^[p  
「她心屬三師弟江南飛,吾又能如何呢?  以往的執著,讓吾看不到身旁的溫柔。 現在想想,也覺自己太傻,不如放開自己,反而能找到一片天,不是嗎?」 c"tJld5F_  
$(pF;_W  
+UN<Zp7I/  
雷純無語,大概是自己多心了,怎麼會去懷疑司徒遠心中的牡丹褪色太快呢。 24c ek  
\00DqL(Oj`  
AV8T  
遠處狄飛驚看著相擁的兩人,心如刀割。以自身才華,到那都能創出一片天。只因放不下的心中情義, 對雷損的義,雷純的情。 {LzH&qu  
bvBHYf:^  
#K\?E.9h  
身為六分半堂的總管與智囊,早得兄弟們的信服。雷損死後,狄飛驚毫無疑問的可成為六分半堂的當家,但卻毫無怨言的扶持雷純,心中無悔。 {svn=H /  
&;TJ~r#K  
n.oUVr=nX  
不想強迫雷純,只想靜靜陪伴身旁,私心期盼雷純能感受心中情結。 YcX/{L[9o  
但如今…… QnouBrhO  
I`(l*U  
B?rSjdY4  
不對……司徒遠心中很執著那點紅, 怎麼會? 但是現在的他確與純兒情意綿綿,不見他再留連於牡丹花間,可能嗎??  記得當初司徒遠還鼓勵自己追求雷純,怎麼…… -f1k0QwL  
,Tagj`@bHc  
"t=hzn"~%  
無式劍匆匆跑進道:「司徒遠呢? 皇上有請!」 pv!oz2w1  
HmmS(fU  
d5 Edu44  
狄飛驚遙指司徒遠, 無式劍匆匆前去。 6R;3%-D  
owpWz6k7  
tMx}*l|]  
不對! 無式劍的態度,怎麼也變了。常爭吵的兩人,忽然”和平相處。” :wqC8&V  
自己與司徒遠以往也如知音,常會說些心中話。雖然司徒遠本身若有若無的保持神秘, 但近來兩人忽然無語, 司徒遠似乎躲著我。 }ArpPU :]  
YV4#%I!<  
|C%Pjl^YkV  
不對勁! 到底是那裏出問題了??? ?']h%'Q  
******************************************************************* NG&_?|OmV  
皇宮中,徽宗想念李師師想的緊,想再往師師處,但米蒼穹卻勸阻:「聖上! 前陣子,聖駕才在那遇刺,現在京城情勢不穩, 不宜出宮。」 DaHZ{T8>d  
o KD/rI  
g?v\!/~(u  
「此言差矣! 聖上既為天子,天下王土何處不能行? 何況當時是你們護衛不力。如今吾身為禁軍頭領,自當有責任也有足夠的能力保護聖上。聖上成天待在宮中,其中悶苦,又豈是你們能知。出宮散心自是當然。」 W=B"Q qL  
/.Nov  
gwd (N  
米蒼穹氣悶道:「話雖如此,但近來才剛發生大規模緝捕,此時情況未定,還是不宜冒險。」  6Si-u  
w@\vHH.;V  
<AlZ]~Yct  
司徒遠笑道:「米公公! 是指責吾辦事不力否? 情勢不穩,從何而來? 還不就是你們三方的狗咬狗,與聖上何關。 難不成你們的私鬥還得牽扯到聖上嗎?」 k^ F@X  
f ).1]~  
DmVP  
「司徒遠! 你太過份了,我乃擔心主子安危,你竟誣陷我。」 %%ae^*[!n  
"& Dx=Yf  
c)md  
「大家心知肚明,何人不知京都三大勢力的爭鬥。不過朝野上鬥爭是難免的,世上沒有完美的事。你們鬥你們的, 沒理由阻礙聖上雅興。尤其是身為內侍的汝,難道不應服侍得讓皇上開心嗎?  汝的職責是服侍,吾則是警衛,咱們各司所職,吾不會去干涉汝的內府,汝似乎也不該質疑吾之權限。」 &5{xXWJK  
dBV7Te4L  
,5Pl\keY  
「你…」 ow=UtA-^O  
+y2[msBs  
^04Q%,  
「身為禁軍殿前都指揮使司,就是要負責安全。如果因為怕萬一,而不讓聖上到處走動,那要吾這侍衛何用?」 g42)7  
;< )~Y-  
^taBG3P  
徽宗開口道:「好了! 不必吵了! 司徒愛卿言之有理。小米子! 你的關心,朕心知也心領,不過既然你如此擔心,與其在此爭執,何不協助司徒愛卿保朕平安呢?  對了! 讓小侯爺隨行, 由司徒愛卿負責警衛。就此決定,不必再奏了。司徒愛卿! 下去準備吧!」 *Oc.9 F88"  
9vNkZ-1  
4F>Urh+  
「聖上…」 米蒼穹急道。 I V%VU  
vKwQXR~C  
PfS:AI y  
「小米子! 聽說後官幾個妃子在吵鬧,你身為總管,快去看看吧!」 徽宗說罷就閉上雙眼, 擺明不想在聽任何爭執。 {K{EOB_u  
o'~5pS(wq  
SQ,?N XZ  
「奴才遵旨!」 米蒼穹知機,只好退出書房。 -7uwOr  
t%zpNd2lk  
, B&fFis  
司徒遠是吃了火藥嗎? 以往的內斂不見反而更形囂張! 可怕的是,聖上竟聽從司徒遠,這情況不大妙!  看樣子我得盡快把老諸葛弄出來才行。 @;xMs8@  
   WnUweSdW  
********************************************************************* BG^C9*ZuP  
狄飛驚突然出現語出驚人,無情、追命、秋八月 驚訝不已。 8l?piig#  
!|q<E0@w\  
d8SE,A&  
狄飛驚低頭笑道:「我好像嚇到你們了! 唉! 立場不同,我本不應出現於此。但情況特殊,我也只能找你們商量了。」 "TV(H+1,z  
G!8Z~CPF  
kL7#W9  
無情道:「六分半堂出事了嗎?  怎麽會想到找我們這些受通緝之人。」 49Df?sx  
~1m2#>  
;VO.!5W@eg  
狄飛驚無奈道:「天外事不應由天外人解決嗎?」 M}_ i52  
6J~12TU,  
{k.MS-q  
秋八月乾咳一聲,無情瞪他一眼接道:「是司徒遠他們對六分半堂不利。」 !}\4u tHY  
``,k5!a66\  
]W0EVf=,k  
狄飛驚忽停了半响,頭更低垂道:「老實說, 我不知道!」 _mS!XF~`P  
b5IA"w  
b96%")  
無情三人更傻眼了, 這是什麼回答。 O?8Ni=]  
to8X=80-3  
nhSb~QqEh  
狄飛驚緩緩道原由:「我只是懷疑與猜測,這幾日司徒遠變得很多,忽與總堂主…親近很多。兩人猶如熱戀,我覺得事不尋常。」 2>-S-;i  
MC 0TaP  
G1t\Q-|l0  
追命笑道:「你是嫉妒吧!」 L{l6Dd43q  
M'`;{^<  
=z{JgD/  
秋八月臉色沉重道:「的確反常!」 ~'5  
HIGq%m=-x  
qjJBcu_C'S  
追命無情不解, 但秋八月沉默無語,無意解說。 4ww]9J  
biozZ  
Et"?8\"n7  
狄飛驚苦笑道: 「三爺! 我若真有意,就輪不到今天的司徒遠。問題是司徒遠的轉變不只是與總堂主, 他似乎比往常更加陰沉霸氣,行事更加積極激烈, 連無式劍都避燄而閃邊走。我也說不上來,他像是變個了人似的。而我也越來越不了解他們一群人, 雖是同屬一陣,但他們個別行事,自行一派。無法測知目的為何。 總堂主也開始讓他管一些事,司徒遠以往並不介入幫務,但如今反而汲汲營營。因此我越來越憂心,他將不利六分半堂。今日上門來,是因我感覺到事態已非我們能控制。」 FLoNE>q  
%xlqF<  
kVI#(uO  
追命道: 「為何找上我們,為何不與蔡京商討。」 .0u/|Yx  
e&MC|US=\  
_8}QlT  
狄飛驚微抬頭望向秋八月道: 「他們並不完全聽命相爺,也非吾等能抗衡。 最重要的是他們不是針對某派,可能是對大宋不利。」 9p 4"r^  
k"k J_(  
)CI1;  
追命道: 「只憑猜測,你就找上我們,不嫌輕率嗎?」 (vR 9H(#  
s{ V*1$e~  
'tN25$=V&W  
無情道: 「我相信他的判斷,因為他是狄飛驚。」 4GG>!@|  
o!E v;' D  
1tCQpf  
秋八月忽道: 「只有一個司徒遠嗎?」 d"G+8}.4  
?::NO Dg  
Ae^X35  
「你在說什麼……」 追命愕道,這個秋八月是怎麽回事。 q;5 i4|  
41#w|L \  
C ]Si|D  
狄飛驚道: 「如果你是指改變,的確不只司徒遠,連無式劍也怪裡怪氣。他變得沉默,也不再與司徒遠爭吵。 前陣子他常對司徒遠冷嘲熱諷,現在卻悶聲無語,行止間帶有幾分恭敬態度,因此才讓我覺得事態不對。」 #{r#;+  
2=-utN@Z  
x?x`oirh  
「是嗎…」秋八月神情凝重的望向天際, 唉! 難道他也來了嗎? UV}73Sp  
************************************************************** >$gG/WD?KR  
夜風輕撫無情,月下白衣更添飄逸,只是鬆不開的眉頭壞了氣氛,讓秋八月看了直搖頭。 O_$dI*RK  
^^i6|l1  
|vte=)%  
「想什麼? 皺著眉目是因為狄飛驚嗎?」 lcON+j  
rOW-0B+N  
z|G9,:9  
「狄飛驚非常人也! 能與金風細雨樓分庭對抗,狄飛驚是主因。但他竟來求援,情勢只怕不妙了!」 j9qREf9)  
3`O?16O  
lX:|iB  
「只因他的預感與疑慮,就困擾汝了!」 N_4eM,7t  
UH@a s  
]U[X1W+@  
「我豈是會隨意相信捕風捉影之人,別人之語我或許會衡量與查探後再定奪,但是狄飛驚就不同。只因是他,才讓我憂心。他是足以與我鬥智較勁之人,更可怕的是此人懂得收斂光芒,不強出頭,全身罩著神秘色彩。即使到如今,我們依然無法得知他的實力到何等程度, 遇強則強,遇弱則弱,他是六分半堂中最令吾等頭痛的人。 這樣的人,豈是胡言亂語之輩。何況我與司徒遠也照面數次, 不覺他是個橫霸陰險的人物,與狄飛驚現在所述,似有出入。」 k>}g\a,  
IUGz =%[  
2)?(R;$,  
「汝似乎很了解司徒遠嗎?」 y AF+bCXo  
-71dN0hWh  
Xf =XBoN|  
「我只是傾訴我心所想,你這是何語氣? 你們來自同一星域,你才是最該了解他的人。」 _FbC{yI8;  
E{=2\Wkcp  
E}CiQUx  
「是嗎? 同一星域, 但不同星源, 其間差別就猶如你們的不同國家。千萬不要小看司徒遠, 他可是個出色的間諜,潛伏孔孟學院多年,成了第一儒聖,豈是易與之輩。」 fsO9EEn7 X  
=U OLT>!  
z^o1GY  
「就如此而已嗎?」 VS#wl|b8  
@/ J [t  
RO\gax  
「此話何解?」 aI zv  
u{&B^s)k.  
+c:3o*  
無情銳利的眼神直射秋八月:「司徒遠應還有更多讓你憂心之事,而且絕不尋常,不是嗎?」 ?[ly`>KpJ  
r#WT`pav  
4!$ M q;U  
秋八月思忖:『好厲害的無情,只是還不是時候道出,徒增困擾』 z2ms^Y=j  
「沒什麼,只是希望你們能多加小心。」 Nd:R" p*8  
   IWVlrGyM  
「我自會留意,你才應該先擔心自己。」 說罷,推著燕窩轉頭回房。 `Yc _5&"  
^Yr0@pE  
jD) {I  
秋八月伸手拉住燕窩,「汝是怎麽了? 變得如此生疏?」 3[p_!eoW  
?wMHS4  
O9v_y+M+M  
「你又何嘗不是?」 rh2LGuo4m  
ZZ/cq:3$P  
Q_*_?yf  
…………………… :/YO ni1h  
…………………………………… iMF<5fLH&  
MgnM,95  
q^8EOAvnZ  
無語的兩人,傷感風潮流瀉其中。   RnVtZ#SCh  
1`f_P$&Z_J  
pl*~kG=  
秋八月心中湧起難言之苦澀,不解為何兩人間忽變得如斯陌生,難道是那天晚上的事他知道了嗎?  也罷! 也許暫時的誤會, 能保他一時平安,尤其是…司徒遠的轉變。 ;N+$2w  
+5<k-0v  
\a "Ct'  
無情心亦哀戚,原是心靈相通,無所不談。如今相對無言,他竟不再問原由。天外事或者不甚了解,但實不喜他遮遮掩掩,不能相信我嗎?   W:&R~R  
NX* O_/  
-y) ,Y |  
夜…好冷…好冷……… ,lY aA5&I  
Mro4`GL  
J}spiVM  
追命匆匆而入,「大師兄! 有狀況!」忽見兩人的怪樣,一個眼望前方,背對的一方則是舉頭望月,氣氛似哀似泣。 兩人是怎麼了…… ;SwC&.I  
u'Q?T7  
{mYP<NBT  
「三師弟! 何事驚慌?」無情恢復睿智冷靜。 ;:&?=d  
i;\s.wrzH  
# jYpVc{]  
「司徒遠有所動作吧!」 秋八月一臉平和。 p?(L'q"WK  
cl[!`Z  
 R)Q 4  
一下氣氛再轉為常,追命愣了一下, 好快的變臉。唉! 兩人太像了! 都愛把話藏心中,這悶葫蘆誰解呢? n[xkSF^)  
!KS F3sz  
1N`vCt]w  
「喔?」無情疑問似的語氣。 }6RT,O g  
uE_c4Hp  
1ZJ4*bn  
「因為他一向積極,不是個浪費時間的人。」秋八月回道。 2H#N{>7  
V+MK'<#B  
"vF MSY  
這是什麼藉口,無情神情不悅。 qG8s;_G  
<T,A&`/  
追命乾咳一聲道:「米公公傳來消息, 聖上忍不住欲往李師師處,司徒遠不但贊同,還將負責守衛。」 U SOKDDm  
1V&PtI3 !!  
-xmf'c9P  
無情: 「這個人為風流還真不怕死,哼!」 C.a5RF0  
H! r &aP  
2F_ R/{D  
追命道: 「據說是司徒遠極力推薦,打動皇心, 搞得聖上也不聽米公公勸。」 e&Y0}oY  
Pd=,$UQp  
3 &&+Y X  
無情: 「這個浪蕩子有得玩,那還怕危險, 尤其是此時這種時機。」 i`U: gw  
IxSV?k   
q1Qje%9@t  
八月忍不住笑道: 「汝還真是怨恨汝的皇帝。」 Os),;W0w4  
jrJR1npB  
IY(h~O  
無情: 「不能為民的皇上,有何值得尊敬?」 Ayx^Wp*s  
>O{7/)gS^  
^%bBW6eZ  
追命道: 「問題是我又探得消息,金風細雨樓與象鼻塔在京師餘黨,欲趁此暗殺聖上。」 u4'z$>B  
~2 }Pl)  
 <dR,'  
無情: 「我們不是已散發消息,不許他們妄動嗎?」 </oY4$l'  
x2wg^$F*oO  
/F[+13C  
追命道: 「但是群龍無首,戚少商被捕,王小石遠走他處,他們恐怕是亂成一團 難以控制。」 /"AvOh*  
c,5n, i  
i S p  
八月疑道: 「皇上偷出遊的事,應是保密至極,尤其聽你們說曾經在往李師師處曾發生事端,對出遊之消息應是更加慎重, 那些人如何得知? 」 <HoAj"xf  
NGzgLSm\  
 y).P=z  
追命道: 「這…有人洩露行蹤吧?」 E{^^^"z P  
4KpL>'Q=  
a<Uqyilm  
八月道: 「司徒遠一向謹慎,此種疏忽絕非偶然, 只怕是個陷阱。」 T{MC-j _T9  
;_JH:}j  
83;IyvbL  
無情憂道: 「如果此時金風細雨樓餘黨出面刺殺皇上,勢必激怒聖上,戚少商就難活, 世叔也會更加危急。」 gp  
&~~s6   
-f>'RI95>  
秋八月接道: 「如今滅樓剛過,人心激憤,只要有心人一挑動, 不難讓他們上鉤。」 B!,yfTk]  
hb^!LtF#Y  
Hhv$4;&X  
無情對追命道: 「三師弟! 趕緊阻止他們, 是陷阱。 是個要讓戚少商與世叔萬劫不復的陷阱。」 x'`"iZO.t  
us{nyil1  
Dx+ K+(  
追命憂道: 「只怕來不及了! 只有半個時辰了!  就算我們找到他們,只怕也不聽我們勸。」 o"_=K%9  
,+L KJl  
"n?<2 wso  
無情回頭望向秋八月: 「請你協助阻擋司徒遠與無式劍,好嗎? 」 X-Ycz 5?  
E&2tBrAq  
?b$3ob"  
秋八月勸道: 「不要著急,這可能是個雙重陷阱。」 : }?{@#Z  
&TT":FPR  
S ~|.&0"\  
無情回道: 「我知道,此乃一石二鳥之計。如果我們不出面阻止,只要他們被捉,勢必連累到獄中眾人;如果我們出去,就會落入他們的陷阱。但是我們卻不得不跳入,我不能拿世叔與戚少商的命當賭注。」 D1"7s,Hmu  
uEd,rEB>  
>Q2). E  
「唉! 吾就可以當賭注嗎?」 HhSjR%6HY;  
= HE m)  
n6f3H\/P&  
無情冷冷道: 「秋高人! 你的勝算比較大,當然是以你下注,除非你有更好的法子。」 -J$g(sikt  
|-kEGLH[*V  
pCt}66k}  
秋八月道:「唉! 也罷! 吾去會會司徒遠等高手, 追命汝引他們離開, 無情汝排陣阻追兵。」 !WKk=ysFS  
gue(C(~.k_  
EF;,Gjh5p  
追命道: 「就以金錢巷後的金環巷為主,我想法子讓他們全身而退。」 pMN<p[MB  
Q=+8/b  
LM1b I4  
無情道: 「 金環巷附近有一道觀,觀主與世叔相熟,也善奇門遁甲術。 我可借用道觀, 擺點小陣與機關,阻礙追兵, 只是要累觀主搬遷了。」 :R+],m il  
_Y-$}KwY!  
]h@{6N'oNS  
秋八月急修書一封,開口道:「就此說定! 有勞三爺幫吾把這訊息傳達給狄飛驚。 」 .hN3`>*V  
3%IWGmye4  
<-)9>c:k  
「這是……。」 8~5|KO >F  
5-'vB  
dF,DiRD  
「退敵之策。」說罷,轉頭離去 X <xqT  
JuJ5qIal  
% 0v*n8  
無情急喚: 「等等! 你的傷……真能應敵嗎?」 ryEvmWYu  
1g i}H)  
,OB&nN t>  
秋八月笑道: 「終於想起吾了嗎? 吾沒事! 那傷是騙暗中監視之人,讓他傳達消息回去,有利咱們行動,否則司徒遠怎敢如此明目張膽的行動。事態緊急,吾先走一步。」 說罷,飄然離去。 (3fPt;U  
jOl1_  
v MWC(m  
「奇怪! 秋八月怎麼突然積極起來了。」追命疑道。 M[,^KJ!  
V_]-`?S  
^<9)"9)m_  
無情輕笑,笑得很美「因為他擺了司徒遠一道,讓他提早行動。 只是司徒遠也很高明,將計就計。被釣或釣人,就看這次成敗!」 >B~?dTm  
)6G+tU'  
+{ab1))/  
追命看呆了! 好甜美的笑。大師兄不是鬱結難消,怎麼忽然笑得猶如春解冬雪。 l$`G:%qHj  
Q-Y@)Mf~?0  
8|<f8Z65!  
************************************************************** 1UyH0`&  
彩燈滿天,人聲喧嘩,京城的不夜區金錢巷是妓院所在。到此只聞鶯聲燕語,不見山河變色。恩客一擲千金,不解民間困苦。多災多難的宋朝 與此地無關, 連宋徽宗也不可避免的微服至此,其間繁華,可想而知。 tJ>d4A;8x  
'%Dg{ zL  
b-b;7a\N  
司徒遠冷眼望著人潮,心中譏諷,國之將滅,視若無睹,這個大宋真是沒救了,怪不得大陵! S ljZ~x,!  
YHh u^}|jQ  
KgU[  
另一方金風細雨樓與象鼻塔的年輕人們來到金環巷,預備刺殺徽宗。 }rxFS <j  
 * D3  
riEqW}{  
來到巷中,忽見一人擋在巷頭,黑影數十人由巷尾往前包圍。 2V<# Y  
*l q7t2  
$y4M#yv  
眾人與巷尾來人交峰, 才一交手,就被砍數人。這不像御林軍人馬,是武功奇高的江湖人 。 UJs?9]x>  
"GBUQ}  
EEg O  
帶頭陳玉嘉心知不妙,急道: 「我們被包圍了,大家盡力向前衝,殺死昏君。」 \]GGVI ;u  
;S =e%:zb  
_Fvsi3d/  
司徒遠笑道:「連此巷都出不去,還妄想見聖上,不自量力。難怪金風細雨樓傾頹」 }'_:XKLj  
9;:7e*x]lc  
G[B*TM6$  
聞言眾怒,拿刀衝向司徒遠。司徒遠施展”顛行倒影”,以「速移幻影」移到眾人中。眾人驚愕,如見鬼魅。正欲下殺手時,一陣急風追入,金光一閃,擋下司徒遠。兩人於空中對打一擊, 暴風狂起,眾人皆倒。   @f'AWeJ2  
Ko}7$2^  
A3!2"}L  
司徒遠倒退數十步, 金光落地,輕點地面, 一飛至巷尾。  「秋風落葉」狂掃一圈。 倒地之黑影,還沒來得及站起 ,再被推出數十丈。金光再起,跳回巷頭,與司徒遠再對上 。 A'(k Yc  
X)FQ%(H<  
$pJ3xp&  
此時一黑衣蒙面人跳入, 拉著陳玉嘉道: 「我是追命!  快跟我來! 你們被捉,將會害戚少商等上斷頭台。」 KK MWD\  
p!V) 55J*  
J2x$uO{Bn  
眾人早被驚世駭俗的武功嚇阻,呆愣在地。此時聞言,心中恐慌,只能無意識地跟著走。 CTh1;U20  
&A#90xzF  
Is~yVB02  
司徒遠見金風細雨樓眾人跟著黑衣人退出,而自己的人馬則被秋八月推出老遠,追趕不及。急叱: 「快追!」心中怒火生,趁秋八月金光還在空中,飛上半天現出極式”哀之殺.哀莫心死斷生機” 。 +0)5H>h  
yl|R:/2V  
0$(jBnE  
秋八月以”秋波無痕”對之,兩氣團於空中交會,一瞬間轟隆巨響,天光地震。 4v i B=>  
vV2o[\o^  
m./*LXU  
金錢巷前人潮轟動,「地牛翻身了!」稍許的驚訝不足已打消尋樂的人的興緻,繼續尋歡。 gB'`I(q5.  
U@MOvW)  
7YSuB9{M  
金錢巷後兩大高人對決,兩人被震開落地。秋八月腳剛落地忽覺殺氣,往旁一閃冰涼感覺由右臂傳來,原來無式劍持劍劃開衣衫,貼肉而過。無式劍再使出腳劍,直踢後方秋八月。忽覺腳上一涼,左腳中指氣,急翻巷旁。 (rMTW+,  
Oym]&SrbS  
F\l!A'Q+t  
短短交鋒,已進出險鋒多次。三人對視,無式劍恨道: 「秋八月! 汝竟暗藏伏兵!」 + >Fv*lux  
">0 /8]l  
.jy)>"h0  
秋八月感到一股溫暖熟悉的氣息,會心一笑。好友! 你也下海了! J78Qj[v  
X@G[=Rs  
+ 4++Z  
司徒遠恨恨道: 「好個奸詐的秋八月,傷重是誘兵之計。」 :  ,|=Q}  
agGgJ@  
N>h]mX6  
秋八月深望道: 「如不是如此,怎請得出汝呢?  夙烈! 西亞神殿殿主不做,千里迢迢跑來這裏冒充司徒遠,汝是太閒了嗎?」 P'KY.TjWb  
~p0 e=u  
4 {uJ||!  
“司徒遠”聲轉高亢狂霸,陰沉的笑道:「哈~~~墨池飛出北冥魚,飄風驟雨如急電。 秋八月! 安適的退隱生活不過,千山萬水跑到這裏攪進政局,汝又豈是應天!」 G;Pt|F?c  
,(zcl$A[  
GWVEIZ  
確定是夙烈後,秋八月不免感慨。由天宇鬥法鬥到大宋,真是始料未及。 連好友都捲入,只希望越三乘不要出現, 否則整個天宇鬥爭牽連至此,弱勢大宋怎堪的起呢? BD<rQmfA^  
K4BTk !  
7UY('Q[  
無式劍冷笑道:「原來你們是舊識。天外鬥不夠,跑到此地,淨拿我們這星外孤軍尋開心。」 @faF`8LwA  
:ga 9Db9P  
BNF++<s  
夙烈冷道:「汝最好馬上閉嘴,吾與司徒遠雖是同面不同心,吾絕不輕饒擾亂軍心之人。」 ~r7DEy|+  
3ytx"=B%  
4"`=huQ  
無式劍恨火幾噴出眼眶,但很快的收斂成無波,緩緩地走向街旁坐下道:「打不過的時候再招呼吾,吾自會出手”相助”。」 \Or]5ogT'  
)[F46?$vrk  
+<vqkc  
「汝…。」 t;bZc s  
2*b# +b  
BIwgl@t!>  
秋八月忽轉頭走人,夙烈冷笑道:「秋高人! 想溜之大吉嗎?。」 ZC>`ca  
>:(6{}b  
f[w jur  
秋八月道:「不好干涉你們內部,只好先告辭。」 *=r@vQ  
`XFX`1  
YLr%vnO*NS  
夙烈嘲弄道:「嘖嘖~~秋高人在心急了! 好不容易請你們出來,那有那麼快就宴終人散,好魚好菜還在後頭呢。」 pO@k@JZ  
y81#UD9[  
[0( E>vm  
秋八月心中一沉,夙烈的話意,恐怕無情那邊也不好過。本希望自己能牽引住所有頂尖高手, 但…他沒出現?  得速戰速決。崖餘! 要撐下去。 4'7 v!I9  
vUA)#z<  
96^1Ivd  
夙烈大笑:「哈~~~~ 秋八月! 汝心亂了!。」 KR+aY.  
loAfFK>g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3楼 发表于: 2015-04-11
Re:[天宇與四大名捕] 應天風無情 (秋八月與無情) 22.  鳳月
=Ybu_>  
? GW3E  
漫漫黑夜,月躲於黑雲裏,不忍遠望人間殺戮。 XE\bZc  
追命帶著眾人逃入青風道觀, 隨後黑衣人等也追至,進入道觀。 4{E=wg^p  
')<$AMy1  
前院清幽無塵,樹搖竹聲伴青煙,除了院中香爐煙霧輕飄外空無一人。 ;Yj&7k1  
d a9 *>+[  
黑衣人慢慢走入,香爐忽向外以一尺圓徑繞圈,黑衣人急向旁急避。一瞬間,樹影亂舞,黑衣人們陷入陣中。 z"`?<A&u  
{eV_+@dT  
黑衣人急向前走, 但就是走不出樹爐陣法。 +M:Q!'  
U"Oq85vY  
帶頭者道:「砍樹!。」 Ccmbdw,Z 5  
uM#/  
忽然! 數道暗器飛入,搭隨樹動爐飛。眾人飛閃躲避或橫劍格開。但發暗器人的手法太好加上陣法轉變運用,有幾人已受輕傷。 N%y FL  
z>~3*a9&  
暗處無情心中沉重,出其不意的暗器加上陣法變法只能輕傷數人,來人皆為一流高手。不像是禁衛軍或中原武林人的身手,難道是無式劍的直屬手下。 TH VF@@q  
H R  
「頭兒! 這裏似是出口。」 眾人跟著出陣。 ktRdf6:~  
]f?LQCTq<b  
出陣後,竟是站在觀門口,前院又恢復寧靜似無事發生。 D%v yO_k  
Fsh-a7Qp  
「這出口是擺陣的人故意開給我們的,要我們知難而退。」 oY:>pxSz<@  
eKOTxv{  
「那…下一步該如何進行呢? 此陣非我們能破。」 $4pW#4/4  
~gD]JiiA  
「讓吾來吧!。」冷清的聲音伴著人影閃入前院,陣法即刻啟動。但來人身影之快,陣法還來不及完全就位。 C54)eT6  
`R^VK-=C  
當來人越過香爐時,滿天鐵沙從天而降,同時兩旁短刃,海星鏢飛入。 2BY:qz%:  
^xrR3m*d  
來人伸手畫圓,滿天鐵沙倒飛而去。隨即伸指,十道指氣打飛短刃海星鏢。 身形行進間,陣法及時就位,包圍來人。 MiRB*eA  
% e(,PL  
月輕掀面紗偷窺,微弱月光照下,來人竟是司徒遠。 nFSa~M  
lLv0lf  
無情震驚,心跳不已。秋八月不是擋住他了嗎? 難道出事了? 他怎麼來得如此之快。 DS fKUx&  
………. ^y,ip=<5\3  
八月!  你無恙否? K(^x)w r-:  
+FR"Gt$g  
思維百轉間,陣中的司徒遠,忽向後跳起,於空中打出一掌。”雲散大地”襲捲道院。 }{"\"Bn_  
rYJvI  
轟隆大響,樹倒爐破,地皮掀起數丈,塵飛走沙,滿天灰燼迷漫。整個前院被夷為平地,司途遠狂喝一聲,乾脆連根拔起的破了陣法。 5YasD6l  
[(mq8Nb  
塵埃肆虐飛舞,讓在別室的無情止不住地咳嗽。司徒遠循聲指氣勁出,破了無情面前的牆,四僮驚呼,迅速拔劍護衛。 FKP^f\!M  
(ym)q#^  
無情趕緊阻止:「不准妄動!」 g@L4G?hLn  
 Bv3v;^  
司徒遠清笑地走近無情道:「能以此陣仗退吾部眾,捨汝其誰。大捕頭! 這是咱們第四度交手, 汝的出奇制勝行不通了!」 TH-^tw  
RfD$@q9  
無情隱隱覺得不對, 秋八月沒理由會失手司徒遠明明在金錢巷頭,怎麼可能這麼快就趕到此地?  可是司徒遠的話意,不像是與秋八月照過面!那秋八月在金錢巷碰上的是何人? >*MB_m2|  
{mDaK&]Oh  
上次交手後, 汝應該知道吾之實力, 現在是要束手就擒,還是要浪費力氣與暗器呢?」 =|V3cM4'  
g=.5*'Xlp  
我非輕易放棄之人。」 <~3 a aO  
+-"#GL~cC  
司徒遠慢慢的走近 「以卵擊石汝必敗無疑!」 jn[a23;G)  
WBGYk);  
無情揚手,數十隻迴旋飛鏢飛出, 散開三方圓飛幾隻向前,數隻往兩旁環飛, 數隻往後再迴向司徒遠後背司徒遠見迴旋飛鏢由四面八方攻來,心中不免驚豔 一手能打出如此玄妙的暗器, 此人暗器手法的確高明難怪以殘軀身形,名震江湖。幾度的手下留情因夙烈緊急催促已不可再行。明知不公平,還是得出手. {BF\G%v;+  
LuVj9+1 S  
司徒遠氣運全身,"怒雲急風" 周身氣流滾動,震開所有飛鏢前方針芒再閃, 針群追打而至細針細小,乘縫打入氣流中司徒遠上拿下捉,竟將所有細針納入手掌中 |w5#a_adM  
-'2.^a-8-g  
「唉!!!  秋八月一定沒同汝提過吾之名號吧!」 嘴角透出微微笑意“錦心雲手”乃吾之稱號,空手奪刃是吾專門,隻手攻堅更是所長。」 1NTe@r!y  
lc#H%Qlg  
無情心沉谷底, 差異懸殊的武學,如何挽回弱勢呢? ]8#{rQ(  
2:abe  
忽然外頭聲響大作,黑衣人跑近說:「童貫的軍隊分兩隊向此地與金錢巷前進,說是要保駕與捉刺客,帶頭的除了童貫手下的將軍外還有任勞任怨。」 7]Egu D4  
> h9U~#G=  
司徒遠心火上升,是何人通知他們的此時此刻,還不是時候讓他們知道吾與夙烈是不同人禁軍殿前都指揮使司”司徒遠”應在金錢巷保護聖駕,自己勢必不能露面同時也還不是時候讓他們知道自己手下的這批勢力 UpITx]y?"m  
I.>LG  
見司徒遠臉色難看的沉思,無情順手再射出一堆飛石,同時暗示僮子們打開背後秘道司徒遠察覺無情要從秘道逃走,連發三指,一指打飛所有飛石,兩指急射無情 ch&r.  
D7 @10;F}[  
指氣來勢之兇與快,讓無情無處可躲發動暗器已來不及,也擋不住……. gOkO8P6P8  
Um~jp:6p  
忽然眼前紫光閃耀,無情與小僮們覺得自己被推入秘道 & 2b f  
~^eAS;  
紫光擋住指氣後,也以指氣回敬司徒遠,同時飛退至秘道,無情迅速關閉秘道 Pzqgg43Xf  
H`P )  
司徒遠接下狂霸的指氣,不可置信道:「啊! 霸王指,怎有可能?」 1li`+~L F  
(7IF5g\  
驚愕中,秘道傳出爆炸聲,整間屋子崩塌,秘道被毀 \S9z.!7v$  
xU&rUk/L  
爆炸聲讓任勞任怨等更快接近道院,司徒遠已沒時間追逐無情,只好打信號,一伙人快步離去 _eF*8 /z  
******************************************************* 'D4NPG`z  
}X UHP%  
金錢巷中,三大高手對立,秋八月面無表情冷道:「吾心清如月,何亂之有? 倒是汝遠從天宇而來,不怕大陵星宗孤掌難鳴,被越三乘給吃了。」 y|aWUX/a  
%[0"[<1a  
「與其擔心星宗,何不擔心至交杜鳳兒,他才是首要目標!」 C" sa.#}  
kK(633s  
「汝太不了解鳳兒,聰慧如他,越三乘能奈他何。」 |!|`Je3 K  
FR <wp  
「 哼! 多說無益,今晚註定月落大地無式劍! 上。」 #wo_  
n5b N/  
無式劍聞言,只好懶懶地站起,看似未站定之際,一瞬間已衝到秋八月眼前一出劍就是絕招,“無痕劍法” 無聲無息,無痕無跡秋八月只覺眼前一閃,致命劍尖已在眼前 9. R _=  
iPIA&)x}  
輕轉身形,依舊是不變的短刃黏字刀訣,短刃與劍交擊秋八月短刃緊貼無式劍的劍,輕勾帶向左方來襲的夙烈 <[q)2 5RL  
h3:,Gbyap  
本欲出招的夙烈,忽見劍光一閃,兩劍已在眼前急使指氣”穿甲指”,將劍彈開,解開相黏的兩劍但八月之刃尖卻順式轉向無式劍,無式劍急退,以手劍劃劍氣擋開 xnLfR6B  
|oM6(px  
夙烈驚道:「汝竟用刀。」 H0Tt(:.&  
u,C-U!A  
「吾從沒說過吾不用刀。」 {hl_/ aG  
C{Fo^-3  
語畢,三人再度凝神貫注。巷外喧囂衝天巷內靜默無聲….. =:b/z1-v  
qUo(hbp  
“吭!” 一聲更鼓,打破寂靜夙烈先發動極招,“月無邊”打向秋八月 a-W&/  
;8A_- $  
秋八月以”秋風落葉” 反擊,氣勁輕而易舉的破月,衝向夙烈 "[%NXan  
8dpVB#]pp,  
秋八月心感不妙,無理由夙烈發此無殺傷力的氣功,但身後無式劍手劍已到,八月轉動手中短刃抗衡 cr!I"kTgD  
Ze~\=X" "  
面向秋八月的強大氣功,夙烈不閃不躲地任由氣功擊到身上強烈的氣勢讓夙烈倒退數十步,口吐鮮血但氣功在擊中身上的八月秋風後,以數倍之力倒轉向秋八月與無式劍 ;HC"hEc!  
-{< %Wt9  
秋八月推開無式劍後急閃已不及,被自己的氣勁偏打中功體,飛出數尺,跌落巷尾 ovHbs^H%  
U!Lws#\X  
短短一擊,兩面受創,無式劍呆滯一旁 ^mGTZxO  
XH. _Z  
夙烈氣震全身,急忙調息,不忘提醒無式劍快殺秋八月! Kb}N!<Z*  
8'YL!moG|  
無式劍心有餘悸,不情願地飛身躍至秋八月身前 V}(%2W5X+  
a}fW3+>  
忽然腳步聲響傳來,一堆官兵,衝進金錢巷,是童貫與任怨帶軍前來保駕 <ZocMv9gM  
|k)u..k{>  
秋八月拿出一隻翎羽令凌空丟向夙烈附近微微一笑道 :「後會有期。」 koUH>J:  
mMMu'N  
無式劍一見忙轉身追令。 G6 GXC`^+  
W=DQ6.   
秋八月趁此機會身影快如閃電的衝進官兵裏, 順手絆倒兩三人眾人只覺一陣冷風襲過,前方的人忽覺站立不穩踉蹌倒地。 BYGLYT;Z  
.`iq+i~  
夙烈想急追,但前方一片混亂。無式劍為追令擋住前方道路,又一堆官兵傾倒於地。正想飛躍過去,卻見任怨等出現眼前抱拳道:「殿前都指揮使司,皇上在何處? 我們特來保駕!」 DJ\lvT#j  
n;MoMGnPh,  
夙烈只好眼睜睜地看著秋八月化風穿兵而去。 (d (whlF  
V +hV&|=  
此戰雙方皆有得失,無情等順利救走金風細雨樓的人但傷了秋八月。而夙烈本想一網打盡無情與秋八月, 但卻被意料之外的人物破壞。不過經此一役,卻讓徽宗更信任他,加封兼職為禁軍三衙統領之二的侍衛親軍步軍都指揮使司。誰能保他平安,供他享樂,誰就是寵臣。一時間,司徒遠聲名大噪,禁軍三衙中已掌管其二,權勢大振。奸詐的蔡京也開始覺得事情不大妙,他發現他越來越控制不住司徒遠了。 vb%\q sf  
A_g'9  
書房中,蔡京問道:「你通知童貫前去保駕,你如何得知有人要行刺聖上?」 cB<Zez  
LvR=uD  
狄飛驚道:「因為是司徒遠慫恿那些人來行刺的。」 )FB)ZK;  
$Fn# b|e  
「司徒遠為何要如此做?」 :9)>!+|'  
9KP+  
「他要釣出無情與秋八月。」 )JjfPb64  
vEb~QX0~  
「胡來! 他有幾顆腦袋,竟以用皇上為餌? 這是何等危險的行動。萬一…皇上出事,誰擔待的起? 為何此事未曾事前通知我? 與我商議?」 rg $71Ir  
6q5V*sJ&  
「司徒遠很有把握,也不要人管,我是因為覺得不妥,才通知童大人接應。」 5/(Dh![l  
^c2 8Q.<w(  
「你做得很好,你……覺得司徒遠是怎樣的一個人。」 3:C *'@  
_[<I&^%  
「大人的意思是…。」 gC'GZi^  
`0so)2ty+  
蔡京臉靠近道:「我要聽實話。」 j;'NJ~NZ$  
UqAvFCy  
「是桀驁不馴的狂傲人物,很有自信,武功又高,非是甘心居於下位的人。」 4b (iGLrt0  
Um|:AT}`^  
「嗯!可是聽說雷純跟他走得很近。」 h.c)+wz/%C  
-?GYW81Q  
狄飛驚黯然道:「唉~~~ 這就是我擔憂的地方。」 lUp 7#q  
Wl*\kQ}U  
蔡京沉思片刻後道:「你先回去, 不動聲色,有事再通知我吧。」 'r-a:8:t^  
*************************************************** {u!,TDt*  
另一方,大陵三大巨頭齊聚,討論得失。 gDA hl  
yn7n  
夙烈憤恨道: 「原本天衣無縫的計畫,竟無功而返,還讓秋八月逃脫。 無式劍!若不是汝不積極,也不至於如此。」 kt@+UK."  
DZ EA*E>  
無式劍冷笑道: 「哼! 汝用八月秋風時,是否曾先通知吾?如不是秋八月推開吾,吾可能就與他陪葬了! 無法信任吾,又怎能達到同心抗敵之效。」 2. |Y  
`W-:@?PmQx  
司徒遠打圓場道: 「以滄海開道之驚天姿態現世的秋八月,本來就不是好對付的!」 6h5*b8LxA  
aC:rrS  
「你們兄弟倆在扮黑白臉。司徒遠! 汝從天宇初到此間的承諾還算數嗎?難道要因汝兄弟來而變卦嗎?」 Wima=xYe\5  
%Jw;c`JM  
司徒遠疑道: 「此事是星宗親自下令,當然算數!」 \zKVgywR  
^x4gUT-Wy  
無式劍由懷中拿出翎羽令交向司徒遠「那很好! 這是繳令,請驗收!」 BKGwi2]Ry  
$1w8GI\J  
「汝怎麼拿到的?」
|S.-5CAh4  
No[>1]ds  
夙烈回道: 「秋八月就是丟出此物,讓無式劍慌亂,利用那瞬間逃走的。」 L-MpdC  
I5-/K VWb  
無式劍怒氣聲: 「此令對汝們無關緊要,但對吾等意義重大,汝無權指責我。」 \Oc3rJ(  
7%0PsF _  
「汝…。」 Q.5a"(d@  
9m#`56G`  
司徒遠示意夙烈噤聲,然後一語不發,拿出棲鳳台將翎羽令插進棲鳳台,口中唸唸有詞。棲鳳台發出圓形銀光但一瞬間就光影消散無式劍身形一震確定咒已解笑道:想不到此次汝很乾脆! pa.W-qyu  
jdhhvoQ  
司徒遠回道: 「我們是出自同星系,吾怎會為難汝,汝毋需多心。」 v!W,h2:J  
k1]?d7g$w  
「是嗎?」無式劍冷笑後 轉頭離去。 y<5s)OehG  
GSMP)8 W  
夙烈道: 「汝為何一下就幫他解血咒?」 }+u<^7$g|  
=!p6}5Z  
「因為這是秋八月的離間計,他真的需要動到翎羽令,才逃脫的了嗎? 真正原因是童貫的軍隊吧。」 VD1*br^,  
V+E2nJ  
夙烈憤憤道:「為何童貫的軍隊會跑來? 打壞了吾等之計畫。」 QjRVdb>  
;8U NM  
司徒遠道:「是不是汝鬧得太大,讓他們聽到趕來。」 W/+|dN{O+g  
6 Iup4sP  
「應該不是,從那堆小鬼出現,到童貫到來, 前後不到半個時辰。童貫來的太快了,何況他還連同刑部的任勞任怨一起前來,一定是有人漏了口風。」 1N2:4|woe  
[t0gXdU 6  
「汝問他們了嗎?」 BB~Qs  
X3'z'5  
「有! 他們說是接到密報,有人計畫行刺皇上。」 u< ):gI  
bZ0r/f,n$  
「好個簡單又有說服力的藉口。」 ]2v31'  
}bHd U]$}  
司徒遠凝重的說: 「此次秋八月如此輕易的丟出翎羽令,等於是間接埋了炸藥在我們之間。」 m!v`nw]  
b`1P%OjC  
夙烈不解道: 「汝是指…?」 V-t!  
lPx4I  
「無式劍將會越來越肆無忌憚,只剩下”不准回大陵”一令未回,但現在的他會在乎回不回去嗎?  他在此地似有潛伏的勢力,但抬面上只有數十人出現,吾不相信整個軍團都願意退隱歸於平淡。」 TlM ]d;9G  
Tl9_Wi  
夙烈: 「汝是擔憂他不再效忠大陵。」 U|iSJ%K  
#K  ]k  
「只怕吾等心血成了為人作嫁。」 [<bfwTFsl  
)=8X[<^i  
夙烈: 「依汝所言,他可能是一隻看不見的黃雀,這不妙! 因為星宗已頻頻催促,天宇情況危急,沒時間跟他在此周旋,吾等得速戰速決。」 {L3lQ8Z  
W4T>@ b.  
司徒遠嘆道: 「當初這一步走錯了! 這支天外殘兵的忠誠已被時間消磨殆盡了! 」 D @T,j4o  
y%iN9 -t  
夙烈眼神閃著陰狠道:「汝擔心咱們拿下大宋,反而會讓大陵腹背受敵,所以汝遲遲未採取行動。 曾為老將舊臣又如何?只要危及星宗,殺無赦! 必要時棄車保帥,連這個地方也不要了! 但絕不容許叛軍疑臣。 」 zX|CW;  
5q" ;R$+j  
司徒遠搖搖頭嘆道:「事情還未到此地步,目前也只是猜測,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不過情況越來越棘手了。」 27gK Y Zf;  
, Lhgv1  
「何出此言?」 $UKV2c  
IaN|S|n~  
「吾本可在任勞到前捉住無情,但是被”霸王指”擋下來。」 Nqy',N  
1P&c:n  
「什麼?  難道他也來了?」 lO)p  
******************************************************* 2v yB [(  
秘道深處,看著紫光跟隨身後,無情心中納悶,是誰有此功力,能擋住司徒遠。能發光蓋住身形, 難道又是天外來人? YS/{q~$t  
:MpIx&  
來到城外與追命會合,追命疑道:「這是??」 Gv3a<Knn4  
F@&q4whaVD  
「救我們的恩人。」 "o% N`Xlx  
+d]}  
「可是……藏頭縮尾的,這……。」 irpO(>LK  
8%2*RKj  
紫光中傳出輕笑聲 「別懷疑,吾與汝是同一陣線的人。」 HuCH`|v-  
6]7iiQz"H  
說罷,紫光消散,一位紫髮異常俊秀儒雅的儒生走出「在下乃碧海春霖杜鳳兒。」 k$# @_  
F5:4 B]ZF  
追命皺眉注視,沒聽過這號人物。是友? 是敵呢? 望向大師兄請示。 )k=8.j4  
7G!SlC X}W  
無情回道:「三師弟! 安心吧!我聽過這個名字,杜公子乃秋八月的”至交好友”。」 Hz!+g'R!Gs  
wbVM'E/&  
無情打量著來人,心中不由讚譽來人之風采非凡,一身淡紫白衣,出塵飄逸,全身散發著一股文人詩意。不需多加點綴,已讓人眼睛離不開的驚豔。 只是欣賞之餘,不知為何有股酸味,抱拳低頭道:「 杜公子!  感謝你伸出援手!」 (lT H EiX  
A'p"FYlCW  
杜鳳兒也在心中打量無情,那個悶騷好友竟會把吾的事跟此人說,看來與此人關係非淺。好一個清傲豔麗的人物, 柳眉下兩泓深邃雙眸閃著寶石般的亮光,射出智慧的光芒,絕美柔和的五官中透著英氣,想不到會在此碰上如此特殊的人 eQJLyeR+  
X 1^f0\k  
可惜是…… 但卻無損其亮麗, 難怪好友流連忘返。 M'Q{2%:>a  
, )u}8ty3j  
杜鳳兒也回禮道:「不敢! 公子毋需多禮,秋八月示意吾前來相助。」。」 w=y!|F  
[K x_%Le  
「他……沒事吧! 怎麼司徒遠會出現的如此之快?」 8kX3.X`  
3]M YH b  
「為免於混淆,他可能要先確認後,才會吐實!」 GAEz :n  
R2Lq,(@-  
「確認?」 WSKG8JT^|  
3Ud&B  
「司徒遠與夙烈!」 'BcxKqC  
G{$9e}#  
無情疑道:「難道是兩人同臉。」 XBdC/DM[  
-9\O$I-3  
好個聰明的人兒!  越來越有趣了! vUY?Eb[  
杜鳳兒輕笑道:「他這個悶葫蘆一向不愛講明,根本擺明在玩人嘛!。」 }|&M@Up  
L*Xn!d%  
「好友此言差矣! 秋某只是慎重其事,怎會有玩人之意。」秋八月滿臉笑意的走近杜鳳兒 「好友!汝怎麼也來了?。」 DTI+VY .W^  
C.FGi`rrm  
杜鳳兒輕嘆:道「唉!!! 一時間,食客失蹤多時,又找不到屍身。吾非無情之人,不懂不告而別,更不會不聞不問,總得找找發生何事了。原來是找到更好的飼主。」 m RxL%!  
L*11hyyk  
「食客總得幫主家做點事,汝遺失秋某的八月秋風,吾總得幫汝追回啊。當時情況緊迫,不及通知。沒想到竟惹怒好友,萬里尋人,實乃劣者之罪過。」 m>jX4D7KZ  
) yRC$7I  
「唉! 吾非有意遺失八月秋風,沒想到好友竟是如此量小之人,對此事耿耿於懷。」 S\MD]>4  
n +`(R]Q  
「在一代儒聖前,劣者那敢將此事掛在心上。只是令師兄亦是個厲害人物,讓秋某不得不多花點心思,才會留連此間至今不得回歸天宇。」 -|:7<$2#I  
>5i1M^g(  
看著兩人詼諧的鬥嘴,無情心中傷懷,原來你也有這樣的一面, 只在杜鳳兒面前嗎?  為何覺得有股疏離感,此時的你離我好遠好遠……。 o#4Wn'E  
E _/v$  
何梵忍不住道:「大叔! 你到底要與這位大哥聊到何時?到底司徒遠是怎麼回事?」 3JWHyo  
0+m"eGwTm  
杜鳳兒大笑:「金口讚譽! 感激不盡!」 9Or3X/:o  
m{I_E G  
「嗯??」 QaUh+k<6  
76 #  
秋八月心中怨嘆,這小鬼竟將我們分成兩個輩份,趕緊轉變話題:「此事已證實,吾正想對汝等提。司徒遠有個雙生兄弟夙烈,今天出現的殿前都指揮使司是夙烈,而司徒遠藏於黑暗中。」 &H-39;?u  
AW!|xA6'`:  
追命問道:「你為何不早跟我們說?」 XGk8Ki3w  
?so 3Kj6H  
無情回道:「因為一直以來就只有一個司徒遠出現,秋八月並不確定另一位也來此。所以沒確認前,不好向我們說明。」 ig7)VKr  
mv)M9c,`  
秋八月苦笑道:「沒錯! 另一原因是因夙烈乃天宇西亞神殿之主,一向跟在大陵星宗身旁,在現今天宇各方勢力較勁下,怎麼樣也沒想到他會到此。」 b'St14_  
n)8bkcZCp+  
無情:「當初你跟隨而至,也只有一個司徒遠。自不會料到另一人也出現於此, 夙烈應該是後來才到達吧!」 GL.& g{$#+  
72@8M  
杜鳳兒輕咳一聲道:「此事由吾來說明吧! 司徒遠當年被派入天宇,混進我們孔孟學院,成了吾的大師兄第一儒聖”錦心雲手”,而吾乃第二儒聖碧海春霖。由於許多事發生,大陵星宗入世,夙烈的西亞神殿也曝光。他兩兄弟是一內一外的協助大陵星宗。正巧好友欲避天數劫運,只好退出武道  退出前借我八月秋風防身,誰知大師兄因緣巧合的搶去,好友也追逐而去,兩人從此失蹤一段日子。近來災難之翼快出,各星宗戰戰兢兢,在此關頭,夙烈竟離開天宇,飛往天際。自覺不妙,所以追蹤而至,沒想到竟會碰上師兄與好友。」 67~m9pk  
b=Zg1SqV  
秋八月補充道:「在今夜出發前吾已懷疑夙烈可能到此,因為司徒遠絕不會去動雷純。」 _|g(BK2}  
-~p@o1k0  
無情嗤之以鼻道:「你就這麼有把握。」 tQF7{F-}  
EX='\~Dw  
杜鳳兒道:「此雷非彼雷,師兄心中只有雷娟,惜英王身影常駐心頭,因此師兄絕不會對第二人動情。」 b^;19]/RW  
o.Mb~8Yu  
秋八月接道:「所以劣者走一步險棋,請狄飛驚通知童貫。」 -$.$6"]  
<u&uwD~A  
無情道:「你是利用夙烈與司徒遠目前還不宜同時露臉的險招,可趁亂而退。只是你沒料到司徒遠竟來攔截我,所以請杜公子來援。我想那位星宗只怕也自身不保,所以要夙烈到此調將,盡快解決此間事務,才能幫他對抗敵人。所以夙烈來到後,作風大改,積極行動,現在我只怕大宋皇室因此陷入危境!」 >Czcs=(L.k  
LGgEq -  
杜鳳兒讚賞的看著無情,好個聰敏的人,一下就推敲出事情始末。難怪好友如此在意他,在金錢巷中暗示吾去幫他。 );@@>~  
4&R\6!*s  
追命有點迷茫,到底所講的皆超乎想像:「大師兄! 那要如何應變呢?」 0v,DQJ?w8  
B@63=a*kG  
杜鳳兒疑道:「大師兄? 應變?」 )><cL:IJ}S  
怎麼這位看似中年的人物,對輪椅上的年輕人如此敬重又稱兄。 R5H UgI  
Sr,ZM1J  
秋八月見狀會意急步來無情身後推著輪椅向前靠近杜鳳兒:「忘了介紹! 此位乃此地諸葛神府四大名捕之首,人稱無情盛崖餘。而他乃四大名捕之三,追命崔略商。」 !-|&  
H2zd@l:R  
杜鳳兒好笑的看著秋八月反應,有這麼誇張嗎? 站在此地介紹就好了,為何急著推他到吾跟前來?難道……… 看來不尋常喔! /#G^?2o M  
;^=eiurv  
「鳳兒正式見禮! 幸會! 幸會!。」 X6N^<Z$  
6T;C+Y$  
無情看著杜鳳兒若有所指的笑容,不由紅霧染頰。這個秋八月是怎麼了,莫名其妙地把他推到鳳兒眼前,尷尬感油然而生。 q}M^i7IE  
`i9WnPRt  
「你這是做什麼?」 +`yDWN?7  
a`~$6 "v  
秋八月答道:「只是正式引薦好友鳳兒。汝不是急欲知曉鳳兒是何人,問過好幾次了嗎?」 #OJsu  
!Z<GUbl t  
無情怒目相向,追命即時插話:「杜公子遠道而來,不曾遠迎,失敬失敬。」 H*A)U'`  
s<sqO,!  
杜鳳兒抿著笑意見禮,心中已狂笑秋八月的失常。 6K[s),rdv  
o{ f n}  
「崖餘! 汝這邊進行的如何? 聽夙烈語氣,似乎司徒遠會為難你們。」 \@*cj8e  
"Y7RvL!U  
「司徒遠的確出現,我幾乎無法逃出,多虧杜公子相救。」 Yu9Ccj`  
8:huWjh]M  
秋八月捉起無情手臂 察聞脈象 「還好無恙!」 qdAz3iye  
KG4~t=J`  
無情罵道:「有事我就不會坐在這裏閒談了,你緊張過頭了吧! 咦! 你臉色不對!」無情反捉秋八月左手聽聞脈象「你受傷了?」 ?Xlmt$Jp  
xPq3Sfg`A  
「哈! 可能是玩過火,此次真的傷到了! 汝勿擔憂!吾稍加調息就好。」 VE wv22'  
^X)U^Qd  
「不行! 得找神醫療傷去。」 N{q5E,}  
@H]g_yw [:  
杜鳳兒輕笑地看著兩人。啊呀! 真是難得一見,穩重的秋八月到那去了?似乎只要關係到這位無情,好友的心就亂了! 兩人說話語氣還真是有點那個……曖昧。 o-("S|A-  
******************************************************************** jQ%}e"  
長夜終於過去,無情一夜無法成眠,望著日出,心中盤算重新洗牌的各方勢力;己方多了杜鳳兒,但司徒遠也多了個夙烈。米蒼穹站在後欲乘漁人之利,蔡京也開始意識到情況不妙,動向不明。狄飛驚暗與我合作,無式劍欲乘隙而起,無聲的混戰充斥開封。孰敵? 孰友呢? :* /<eT_  
8W[QV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4楼 发表于: 2015-04-11
Re:[天宇與四大名捕] 應天風無情 (秋八月與無情) 23.  心月
s/Q}fW$ex  
iF61J% 3-  
回到金風細雨樓後,秋八月向杜鳳兒分析大勢。杜鳳兒聞言後皺起眉頭道: ;J?^M!l2=  
「好友! 汝怎麽會捲到這種政治鬥爭中?  這一向是汝最不願沾染的紅塵。」
/:awPYGH<1  
f()^^+  
「唉! 情勢到此,吾也不再多說什麼。就讓一切順應天數。」 =bv8W < #  
r \=p.cw<  
又是應天! 應天風真當捨汝取誰啊!  鳳兒有一個心願,望好友成全。」 0b*a2_|8k  
o#0NIn"GS/  
「八月秋風上的六字汝已得知還有何事讓汝千里追蹤到此地? o~es> ;  
`yuD/-j  
「為大陵天宇跋涉為無情秋月傷神」鳳兒輕輕微恭。 RA.@(DN&  
m{+lG*  
秋八月笑道:「好友好奇依舊 .=^h@C*   
/_jApZz  
杜鳳兒怒火生:「汝避而不答始終如一 /0SPRf}p  
)](8 {}wo  
好友乃堂堂學海文人,竟也學人胡思亂想 不過呢? 既然好友想知道,秋某豈能辜負吾兩相知相惜,只要.......呵呵! 只要好友能幫我牽制司徒遠並且挖出無式劍的伏兵,那秋某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知。 i Cv &<C@  
K<+AJ(C  
「好友,汝愛佔便宜之個性依然不改! 倒是好友到此已有一段時日,不見成效,豈不辜負秋高人之稱。」 7Dm^49H  
pR\etXeLd  
「此地環境武功心性皆不同,有太多變數。如今夙烈來到,只怕手段會變為更強硬,京都再難安寧了。」 dF1Bo  
fCEd :Kr  
遠處無情看著兩人,心中難掩失落。兩人之間是多麼的融洽,一向穩重少言的秋八月,也只有在杜鳳兒面前展現開朗逗趣的一面。笑談中的他,輕鬆的神情與平日差之千里,秋八月的豐神俊朗也只有杜鳳兒的風采飄逸能配。望著鏡中的自己,真如一場夢。太多的不同,早就註定橫跨兩人間的隔閡是無法跨越的溝壑,該是夢醒之時了! r% mN]?u  
;y5cs;s  
大師兄!.....大師兄!.......大師兄! b[RBp0]x  
;'J L$=  
「三師弟! 有事嗎?」無情頓時回神,緩緩的轉身。 a-%^!pN\M  
O5k's  
追命沒略過無情一瞬即逝的眼神,感傷與憂悒。只是當無情轉向自己後, 又是一臉冷然無波。唉! 大師兄………… J>Zd75;U  
LGod"8~U  
「關於援救世叔,難道我們就丟給米公公了嗎?」 ap;UxWqx  
7*[>e7:A  
「當然不完全是,只是這是目前最好的路子。」 YrZAy5\  
D4o?  
Y6{p|F?&"  
「這…我們可以試著蒐證,還世叔清白。」 !L3Bvb;Q  
L ~ 1Lv?  
「如果真是如此,我早動手了。」 |'KNR]: N  
]/d2*#  
L{gFk{@W  
追命驚道:「難道世叔真有另立新主的打算? 為何我們不知道。」 * ?KQ\ Y  
&V$'{  
「我不清楚,我只是猜測。我們與米蔡三方鼎立,要倒對方豈是易事! 但是他們卻能一夕變天。世叔是何等精明,絕不可能那樣容易的被人以莫須有罪名入罪,除非…」 9=JU &/!  
|c >  
「此等大事,世叔怎不讓我們參與呢? 尤其是大師兄,你可是他老人家的左右手。」 dm,bZHo  
+m>Kb edl  
無情自嘲笑:「或許我行事偏激,不滿現政,又曾付諸行動,世叔無法完全信任的讓我知曉此事。又或許世叔不願意讓我們操心。」 ih~c(&n0  
I;mtyS  
追命不以為然道:「大師兄,我不認同,世叔與你皆不滿當朝局勢又有相同理念,有大師兄的鼎力相助,更是如虎添翼! 世叔或許會瞞著我們三人卻絕不會瞞者大師兄。」 4 &t6  
QMfYM~o  
無情明亮的眼神黯淡 道:「三師弟! 我很羨慕你! 你的真與誠,對世事之豁達,是我無法達到的境界,無論發生何事,你會為你的理念”正道”的走下去。這輩子的崔略商永遠是追命。但是我不同,像我這種心思百變, 計轉千回,時時攻於心計,行事極端,不是大好就是大惡。世叔固然器重我,但又何嘗不提防,深怕我會自恃聰明把持不住,走錯一步。唉! 或許因我與世叔都是同等人吧!」 *FG@Dts^&  
|: nuT$(  
「大師兄! 不要妄自菲薄,世叔絕無他意。」 AvV.faa  
wlKL|N  
無情嘆道:「你不用擔心! 我明瞭世叔對我的好。或許我是行事激烈,手段凌厲,為世事不平憤恨難消。但我心中的戒尺分明,不會入魔迷茫。」 ;=uHK'{  
d,D)>Y'h  
追命心憐這位年輕卻已心境滄桑的小”大師兄”, 取酒壺大喝一口:「大師兄! 咱哥兒們四人雖非手足卻情勝真兄弟,什麼樣的苦沒挨過,早前鬼門關前晃了幾回兒,也沒見閻羅王來收咱們! 幾年來我們為民請命,生死與共,互相扶持,還有什麼信不過的嗎? 無論發生什麼事,我相信大師兄你一定是有你的道理 你永遠是我們的大師兄! *O 0*  
8E0Rg/DnT  
追命豪氣中帶著全然信任的語氣深深溫暖無情的心,冰冷黑夜似有股暖流吹過,撫慰孤寂的心。 W/?D}#e<4  
D=dY4WwG  
「呵呵……」一陣笑聲傳入。 CQtd%'rt6  
Hs-NP#I  
追命與無情回頭望之,這才發現秋八月與杜鳳兒兩人早已佇立身旁。 Nw|Lrn*h!  
xX"?3%y>  
「對不起,打擾二位,我可是非常贊同三爺的看法也欣賞三爺的豪氣。」秋八月答曰:「現在咱們又有了杜儒聖鼎力相助,何需煩憂呢?」八月拍拍鳳兒肩膀。 4 6e;UUf!d  
b#XS.e/uf  
「咳!咳!好說,好說! 有秋高人掌舵,何愁大事不成呢?」鳳兒右手嗚嘴,「不過大捕頭剛剛提到”曾付諸行動”是何意呢?」 )Ba^Igb}  
#Q$4EQB  
無情道:「不久前我曾與金風細雨樓一同行刺當今聖上,讓世叔又驚又疑。世叔應知我的用意,但他卻怒氣橫生。能讓他失去冷靜甚至質疑我,只有一個可能,就是我的行動影響到他的大計,而且是重要非常的事。」 wbr"z7}  
c\;} ov+  
秋八月道:「令叔可能並非蒙冤,而是事跡敗露被捕。不過也非完全無救, 吾想蔡京只是猜測與捉到一些蛛絲馬跡,或許真正背後的人物還未曝光。」 ~CM{?{z;  
f-{[ushj  
追命問:「你的意思是…?」 Q&F@[k  
CZ&TUE|:DA  
無情回道:「因為世叔沒多加反抗的入獄,很可能是要保護”真命太子”。」 m9PcDhv  
=,0E3:X^  
秋八月:「所以此事在吾等不知詳情下,無法深入,只怕弄巧成拙,反害了令師真心要保護之人。」 ~$Mp>ZB2W  
_k j51=  
無情補充道:「解鈴還須繫鈴人! 既是奸臣們讓世叔入獄,就由他們去解決此事,在造假與扭曲事實的功力上,我們遠不及他們。」 :Z< 5iLq  
r_2  
追命道:「所以大師兄才積極的由第三勢力的米公公下手,正巧利用情勢失控,讓他不想幫也得幫。」 DF&C7+hO  
*dKA/.g  
「只是…」 無情眼中泛著傷感 「出來後一切也回不到從前了。」 <edAWc+  
~ Q]B}qdm  
秋八月接道:「汝們的皇帝只怕不會再信任令叔。經此變故,那位真命天子是否能再如以前一般的堅持也是未知數,即使能活著出來,大勢已去,枉費多年心血才最傷人。」 @*2FG\c<  
a .] !  
無情望著秋八月:「也許…」 <MfB;M  
xH' H! 8  
秋八月憐惜道:「唉!  勉強自己只是再陷囹圄。命數如此,順天意吧!最好是藉此退出,還能保全身而退。」 3\'.1p  
WVo%'DtF`  
無情斷然回道:「不! 如果連我們都放棄,那市井小民豈不是更悲哀!  決定走上這條路時,已知大局之壞,早就沒打算有好結局,也就無所謂的順天。能鬥就鬥,做多少是多少。」 '2.F-~  
sxsM%Gb?H  
杜鳳兒欽佩的說:「哈! 汝這個應天風這下碰上颶風了!  天宇的爭鬥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吾亦不願踏入汙泥,甚至同門相戈。但義之所在,在所不辭,汝真還要繼續應天嗎?」   b1 KiO2 E  
nFB;!r  
秋八月抬頭望星:「唉! 四方傀渡開,靈山飛絮出,想應天都難。」 @Sv  ?Ar  
?>AhC{  
無情:「何意?」 I&(cdKY z  
c/x(v=LW  
鳳兒:「汝是指那一方呢?」 wCI.jGSBW  
3cfkJ|fuwe  
「沒什麼……」 秋八月沉吟不語,頭依舊望天。 s]2k@3|e  
 vb70~k  
鳳兒不滿恨道:「哼! 又在搞神秘了!」 m' aakq  
Cu|n?Uk  
一時無語,各自思緒紛飛。 )FHaJ*&d  
h1Q7(8=Eg  
看著心情沉重的秋八月,無情思潮難息。 v=`VDQWq  
g`&pQ%|=  
你並不是如表面般的冷靜無波,是什麼困擾著你呢? 5T;_k'qe  
}& 1_gn15  
其實自己又何嘗不是如此,事情總往心底藏。 [I^SKvM  
bMv9f J  
人心如鏡,照山是山,照水是水;但因塵世懵懂,浮塵所染而面目全非 n" MFC  
何時還真呢? F1,pAtA  
wvc?2~`  
相較於鳳兒之坦率,自己的”心機深沉”早讓心鏡蒙塵。 qi)(\  
ga,yFw  
秋鳳二人耀眼的光環,豈是如黑影般的自己能融入。 GUcuD^Fe  
?]7ITF  
kv'n W  
Kt^PL&A2  
回神的秋八月,驚覺無情已推著輪椅緩緩離去。 E?FPxs  
.:lzT"QXI  
看似堅強的背影,消失黑夜中,八月心澀難已。 O&O1O> [p1  
c`t1:%S  
汝為何難過呢?  吾們之間到底怎麼了?  為何越離越遠? RL&*.r&  
 !c*^:0  
C'=C^X%  
h{h=',o1  
一切盡收眼底,杜鳳兒嘆道:「唉! 你們就這樣持續下去嗎?」 4 bJ3uIP#  
(te \!$  
「好友! 此話何意?」 j$L<9(DoR  
TIvLY5 HG  
「汝知吾意!  多年好友,難道吾會看不出?  感情可以長長久久,但也容易經不起考驗而折枝。什麼事都悶在心裏不表白,只會讓各自的揣測,擴大隔閡。伊身有殘疾,難免心理會自閉鬱抑。汝…還有什麼放不開的嗎?」 95H`-A  
6?Ks H;L9  
「好友是否有所誤會?」 %`}Qkb/Lyh  
>"Hj=?  
杜鳳兒深凝秋八月一眼,憤憤轉身道:「話不投機半句多,汝繼續享受心殤吧!」 DL~LSh  
n@%'Nbc>b  
********************************************************* ;=n7 Z  
京城在金錢巷事件後,忽又平靜數日。各方人馬重新衡量計劃,一時間 無人妄動,深怕成了眾矢之的。 tRXM8't   
=W4cWG?+  
杜鳳兒的到來,朋友間習以為常的說鬧,讓緊繃的日子,舒解不少。只是無情似有若無的躲避,讓秋八月心結難開。 AOfQqGf  
Lc.7:r  
月每夜呈現不同舞姿,於黑夜中點上聖光,月卻也是捉摸不定,可望不可及。 散發暖暖黃光於大地,又冷峻的難以接近,一直是我自以為是嗎? `V?{  
oS`F Yy  
無情難以平復紛亂的心,無法相信自己也有心亂如斯的時候,看著自己蒼白的手,上面似覆蓋著姬搖花的玉手,一齊享受著月光沐浴。一瞬間玉手成血手,飛起遙指著自己,控訴自己一手導演的結束伊人的生命。 $>BP}V33  
=_wgKXBFa  
猛抬頭,似見遠方唐晚詞慢慢走近,伸手欲觸摸,唐晚詞忽被雷捲擁抱著飛離。 vw(};)8  
{bNnhW*qOu  
許久未起的心痛再起,是命運乎?  名為無情卻易動情,最後總是心傷得遍體鱗傷。   oZ8SEC "]  
m?m,w$K  
如今……對上秋月,是否也是一場空呢? =-q)I[4#  
.Ftml'!  
「盛捕頭! 也喜賞月乎?」杜鳳兒踏風而來,翩翩風采,映照滿院春色。 G!Uq#l>  
`QkzWy~V3  
紫光刺眼得讓無情睜不開眼,但隨之而至的暖意又讓無情無法掉頭就走。 huQ1A0(no  
PNKmI  
杜鳳兒幫無情披上披風,笑道:「聽說盛捕頭貴體欠安,夜風冰涼,小心著涼。」 zO+nEsf^O  
2HTZ, W  
看著杜鳳兒透著關懷的眼神,縱是心中酸楚也難討厭眼前的人,他真是一個很特別的人物。 r`&ofk1K  
M.128J+xfS  
杜鳳兒笑道:「吾臉上有東西嗎?」 `Y[zF1$kz^  
;N j5NB7  
「沒什麼! 是吾失禮了!」轉身慢慢推著輪椅向前走。 L8$7^muad  
$rlIJwqn  
杜鳳兒上前捉住椅把,幫無情推燕窩道: 「介不介意與吾一起賞月?」 tl4;2m3w  
r*3;gyG.,#  
無情後背一挺,肌肉僵直。杜鳳兒有些吃驚於無情的反應道:「吾做錯或說錯什麼了嗎?」 P_?1Rwm-45  
Q7SS<'(  
「不! 是我不習慣讓人推著走。」 My[L3KTTp  
6iTDk  
杜鳳兒一驚趕緊鬆手道:「抱歉! 吾並無他意,只是想與汝聊聊。曾見好友很自然的推著椅把,所以吾才失禮! 敬請見諒!」 % ,X(GwX  
' Wi*[  
「無妨! 你並不知情。如可以,我是盡量”自己走”。」 AI)9E=D%  
1XZ&X]  
杜鳳兒暗讚在心,真是個堅強的人。 U{R*WB b  
"90}H0(+  
兩人同行於月下,杜鳳兒並不刻意緩行,但亦步亦趨不落痕跡的跟在無情身旁。無情感染於杜鳳兒的善解人意,竟破例與之談心。 Xr~r`bR=  
 <Nw?9P  
交談之下,無情讚嘆杜鳳兒之博學多聞,儒聖之名當之無愧。三位師弟雖與自己很親近,但到底是武人,文雅風流上難以交流。難得有人可與自己談古論今,比文弄墨。無情突然發現他竟有些喜歡眼前的人,若不是秋八月橫哽於中,他可是個值得一交的好友。 Zkz:h7GUG-  
HD`%Ma Yhc  
杜鳳兒未嘗不吃驚眼前這個看似蒼白贏弱的人,竟是滿腹經綸,文采風流不亞於孔孟學院儒聖級人物。 #?-W.  
/!E /9[V  
文人相遇,忍不住得詩打詞鬥,較量彼此才情,彼此心中皆心儀對方才氣。不同的是杜鳳兒偏向恬淡雅韻,不染紅塵。無情則暗喻救世與嘲諷時事,文帶剛烈。一剛一柔的對比,讓倆人笑顏逐開。 {66vdAu&h<  
H ,?MG  
「月夜很美,不是嗎? 不知汝覺得另一個秋月如何呢?」 /R,/hi Kx\  
FIS-xpv$  
要來的還是來了…無情沉默了一下道:「是個超凡脫俗的人,值得一交的朋友。你呢?  你們似乎非常熟稔。」 wY=ky629  
F>}).qx  
「吾們乃至交亦是損友,他可是擅長推吾下海獨游。」 oZ=e/\[K  
u ) ld  
「那我是否該慶幸,我還未被推落海呢?」 J7$=f~$  
MKH7d/x  
兩人不由相視而笑,杜鳳兒直視無情幽幽的說:「他永不會推汝下海。」 8^~ljf]6  
N@)g3mX>  
無情黯然回道:「他只有在你面前才笑語如珠。」 ZWr\v!4  
2.x3^/  
杜鳳兒聞言心思轉動 ,咦! 無情的語氣好像誤會了什麼。 p*N+B o  
8"4`W~ 3  
杜鳳兒正想再開口,無情忽道:「杜公子! 今夜就不談秋月了! 不知可否向你討個人情呢?」 a;lCr|*  
Na`qAj}  
杜鳳兒[size=font-size: 10pt,10pt]:「嗯﹖」兩眼深深目視無情。 ~{N|("nB  
********************************************************************* Ii K&v<(]  
追命打探消息後,回來轉述,米公公忽然停住活動,讓追命心焦,忍不住向無情詢問。  10DS  
x:@e ID  
「大師兄! 我們要不要催促米公公救人行動?」 g$:2c7uL  
Y<|L|b6  
「不! 還不到時候! 我不想讓他認為我們非他不可,他會要我們付出代價,我要他自動的去做。」 6znm?s@~  
qD9B[s8  
「這…他視我們如眼中釘,怎可能幫我們呢。」 <n#JOjHV  
Vxw?"mhP  
「這就得加強夙烈與司徒遠等的催化作用。」 d~n+Ds)%F  
z1"UF4x*  
「可是會不會危及朝廷?」 2f-Z\3)9 J  
@ce4sSo  
~#-`Qh  
與其讓他們暗自行動, 不如讓他們浮上檯面來 自然會牽扯朝中權臣利益失衡, 各方反對勢力為了保護自己自然會對付他, 此乃以毒攻毒。」 -OziUM1qs  
{1qEN_ERx  
「大師兄! 此計雖好但危險度甚高, 倘若失控, 朝廷必會四分五裂,不可不思啊! *JDc1$H0  
U} g%`<  
無情斷然道:「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啊!」   rKjQEO$yi  
********************************************************************* n XQg(!  
趙氏王朝祭祖大典,徽宗再不情願也得整裝出席。米蒼穹隨侍左右,朝野內外,達官貴人齊聚一堂。蔡京以皇族自家的典禮為由,不准司徒遠近身護駕,把司徒遠調到外圍守衛。 R `'@$"  
jLEU V  
本是莊嚴的祭祖大典,因徽宗急著回宮享受,變得倉促短簡。再如何省略,祭文是不可缺。正當徽宗開始向天朗讀祭文時,忽然一道黑影由天而降,一劍刺向徽宗。 a'A0CQ  
^ZV xBQKg  
U?}Maf  
徽宗驚嚇的丟出祭文,連跑帶滾的逃。長篇祭文遮蔽來人視線,黑衣人瀟灑的一劍攪碎如布長之祭文,提劍追殺徽宗。米蒼穹馬上捉起交給旁邊小太監的棍,一擊而出,一出即是絕招”朝天一棍” 。方應看也飛跳進入現場,抽出血河神劍刺向刺客。 co12\,aD  
?r@ZTuq#  
有橋集團武功最高兩人之劍棍合擊,驚天動地。可是黑衣人人卻輕鬆應付,揮劍硬擋方應看與米蒼穹的攻擊。 |e\:0O?  
@emZwN"m  
數招後,兩人很有默契的再使出絕招合攻。來人畫一劍圈,打開一點空隙, 由其中飛快的跳上空中。方應看一劍忽落空反變成刺向米蒼穹,米蒼穹倉促以棍格開,身形未穩,黑衣人已一手捉住棍身,帶往方應看下腹。 w}E?FEe.  
p;'vOb  
方應看趕緊向後飛落,來人迴劍殺向米蒼穹,來勢兇猛。米蒼穹趕緊棄棍飛退,但也被一劍削落少許頭髮與劃破前胸。 %Cr- cR0  
IAtZ-cM<  
米蒼穹退後數步,手指發麻,心中驚懼,這是他第二次被人輕易捉住棍身。但此次竟搞到失棍受傷,一時茫然若失。[size=font-size: 12pt,12pt] [size=font-size: 12pt,12pt]同時蔡京派的幾位高手[size=font-size: 12pt,12pt]也上來助陣[size=font-size: 12pt,12pt]現場一片混亂[size=font-size: 12pt,12pt]達官顯赫們[size=font-size: 12pt,12pt]逃得逃[size=font-size: 12pt,12pt]走得走; [size=font-size: 12pt,12pt]護駕的捲入戰場; [size=font-size: 12pt,12pt]米蒼穹負傷失落的站在原地; [size=font-size: 12pt,12pt]徽宗急於奔命[size=font-size: 12pt,12pt]堂堂皇帝[size=font-size: 12pt,12pt]幾近爬行的逃[size=font-size: 12pt,12pt]蔡京急著上前扶持[size=font-size: 12pt,12pt]但被戰區隔住。司徒遠與無式劍從外圍急急趕過來[size=font-size: 12pt,12pt][size=font-size: 12pt,12pt] [size=font-size: 12pt,12pt]眾多人圍剿黑衣人[size=font-size: 12pt,12pt]但依舊傷不了分毫[size=font-size: 12pt,12pt]忽然屋上再跳下一個更高大的黑衣人[size=font-size: 12pt,12pt]一刀畫開重圍[size=font-size: 12pt,12pt]幾位武將首當其衝的死於刀氣[size=font-size: 12pt,12pt]方應看使出絕學[size=font-size: 12pt,12pt]殺向高大的黑衣人[size=font-size: 12pt,12pt]黑衣人刀如流水[size=font-size: 12pt,12pt]御氣於刀身[size=font-size: 12pt,12pt]一刀使出[size=font-size: 12pt,12pt]刀氣毒辣凌厲[size=font-size: 12pt,12pt]飛快的砍向方應看[size=font-size: 12pt,12pt]方應看雖武功高強,但竟擋不住刀氣,血河神劍脫手而出,刀氣劃過前胸,重傷飛出。比起第一個黑衣人的溫吞慢攻,高大黑衣人出手快、狠、絕,一瞬間,圍堵的人死傷慘重[size=font-size: 12pt,12pt][size=font-size: 12pt,12pt] [size=font-size: 12pt,12pt]黑衣二人轉而追殺徽宗[size=font-size: 12pt,12pt]徽宗拿起殘留於地的弓箭,向著兩人連射數箭[size=font-size: 12pt,12pt] [size=font-size: 12pt,12pt]徽宗是個才子帝王,不但是詩書畫棋琴歌舞高手,也是個運動健將[size=font-size: 12pt,12pt]不僅熟蹴鞠、馬球,還愛射箭騎馬,並且技藝超群[size=font-size: 12pt,12pt]幾箭射出,常人絕難抵擋[size=font-size: 12pt,12pt] [size=font-size: 12pt,12pt] [size=font-size: 12pt,12pt]但黑衣人視箭如無物,輕揮寶劍,稀鬆平常的格開箭矢,無損其行進速度的接近徽宗 徽宗看見兩人神威[size=font-size: 12pt,12pt]跌坐在地[size=font-size: 12pt,12pt]站不起來[size=font-size: 12pt,12pt][size=font-size: 12pt,12pt] [size=font-size: 12pt,12pt]正當二人舉刀劍欲刺殺徽宗[size=font-size: 12pt,12pt]司徒遠無式劍[size=font-size: 12pt,12pt]”正巧”趕至[size=font-size: 12pt,12pt]擋下兩人[size=font-size: 12pt,12pt][size=font-size: 12pt,12pt] [size=font-size: 12pt,12pt]司徒遠掌攻腳踢[size=font-size: 12pt,12pt]以指化劍氣[size=font-size: 12pt,12pt]打退使劍的黑衣人[size=font-size: 12pt,12pt]無式劍揮劍與使刀的黑衣惡鬥[size=font-size: 12pt,12pt]幾招後[size=font-size: 12pt,12pt]使刀之黑衣受傷。[size=font-size: 12pt,12pt][size=font-size: 12pt,12pt] [size=font-size: 12pt,12pt]另一黑衣見狀[size=font-size: 12pt,12pt]忙發出強大掌氣擊向徽宗跟前三尺地面[size=font-size: 12pt,12pt]地暴亂石飛[size=font-size: 12pt,12pt]司徒遠與無式劍忙護住徽宗[size=font-size: 12pt,12pt]等飛石塵埃落定[size=font-size: 12pt,12pt]已看不見逃走的黑衣人等[size=font-size: 12pt,12pt][size=font-size: 12pt,12pt] !O.B,  
徽宗猶如在鬼門關繞了一圈回來,驚嚇不已 急著回宮。忙宣旨道:「司徒遠救駕有功, 即刻擢升為” 侍衛馬軍都指揮司”,其餘人等順降一級。 都指揮司,回鑾護駕 !YoKKG~_0  
:3G9YjzC}  
蔡京上前下跪阻道:「皇上請三思,同一人身兼禁軍三衙指揮司,無此前例啊!」 &iSQ2a!l8b  
jrW7AT)\  
米蒼穹也聲援道:「此舉有違先賢將禁軍設立成三衙的目的,有違祖訓,皇上請三思。」 g-]td8}#  
_}\&;  
徽宗冷笑道:「禁軍本就是保護皇室,有能者居首。在向朕爭議前,先想想你們有能力救駕嗎?」 ^X?[zc GE  
5<S1,u5  
轉頭欲回宮鑾,不理會跪在地的兩人。 }cf-r>WaR  
@.gCeMlOf  
禮部侍郎阻止道: 「聖上! 典禮未成,祭文尚未完全上答天聽,如此完禮,是不祥之兆。」 !cq4+0{O;&  
@e slF  
徽宗怒氣大升: 「你不見滿地傷兵與凌亂嗎?典禮如何再進行,最重要的是祭文被毀。朕擔驚受怕,腦中一片空白,一時間也寫不出來。不回宮,難道要等人來行刺嗎? 」 (g;Ff`P Pc  
TX 87\W.  
司徒遠抱拳道: 「聖上如若不棄,臣可馬上書寫一篇祭文,聖上觀閱後,送燒給先賢,就算完禮,即刻就可回宮也不壞祖規。」 00Rk%QV  
LD5'4,%-  
「喔! 」徽宗深望司徒遠,心中不免好奇這個武人能寫出什麼。 7X.1QSuE  
]A\n>Z!;  
「依卿所言! 不過毛遂自薦非易事,一旦朕不滿意,你可要接受刑罰。」 NN$`n*;l  
D~ {)\;w^!  
司徒遠冷笑道: 「聖上如若不滿意,可取在下之項上人頭。」 \jfW$TtZm  
k{;:KW|  
徽宗讓人備其文案,只見司徒遠洋洋灑灑的振筆如飛,不到一盞茶時間, 祭文已完成。 j9,X.?Xvx  
#2dmki"~(  
徽宗細讀後,送交太監焚化,大大的讚嘆: 「想不到愛卿之文學竟不下於武學,字字珠璣,簡短意深,勝過長篇大論但贅言多汁,書法更是精妙,卿乃不世之才也! 卿讓大典順利完成,立此大功,再追封為太子太傅,自由進出內宮,與朕多多切磋詩賦。」 :Rq D0>1  
2<'gX>TW  
米蒼穹忙再跪下進言: 「聖上…」 a#{a{>  
0q3 :"X  
「不准再進言。朕累了! 不想聽無意義的妒言。司徒愛卿!來扶朕回宮。」 1H ZexV  
EuAa  
米蒼穹站起拍拍衣服欲趕上鑾駕,臨行前語帶嘲諷對著蔡京道: 「恭喜相爺! 您..下屬之六分半堂…今天可真露臉喔!」 說罷洋洋而去。 7Jqp2\  
\K4m~e@!  
蔡京雙手緊握顫慄,雙眼發火的直視遠去的鑾駕……… ZqhINM*Rm  
K[9<a>D`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5楼 发表于: 2015-04-11
Re:[天宇與四大名捕] 應天風無情 (秋八月與無情) 24.  計月
[金風細雨樓] "44X'G8N  
8<o(z'&y  
5H5< ft,  
「你受傷了?」 看到杜鳳兒帶著負傷的秋八月回來,在後院等待的無情心中震動不已。   I7}[%(~Sf/  
r9QNE>UG  
D4S>Pkv  
「好友! 不要怪吾! 吾在幫汝!」杜鳳兒心中暗笑,雙指往秋八月傷口上大力按下。 R"tLu/Sn  
)i?wBxq'MA  
Q[k}_1sWs$  
瞬間,血流如注的滲濕衣衫滴落地。秋八月的傷口被意外壓擠,忍不住輕皺眉頭,疼痛的汗淋淋。 Xh{EItk~oO  
V^Nc0r   
 R` N-^x  
無情現出難得的驚慌,急忙扶住秋八月,憂心忡忡的眼眸對上秋八月深邃的双瞳。眼波交流,照見不只是關懷,一時癡纏難解的情愫橫溢其間。 PeG8_X}u9  
AKHi$Bk  
@hCGV'4  
秋八月難得的主動,竟是不能自主地輕撫著無情憂慮的臉頰,柔情輕喃:「別擔心! 這傷是為了增加戲劇效果而挨的,吾沒事!」 a]Lr<i8#%  
"{&!fD~w  
Nc7YMxk'H  
杜鳳兒看著倆人”情難自禁”的表現,心中竊喜: 「感謝吾吧! 好友。」 v3[ 2!UXq  
1p tPey  
{:? -)Xq  
“程咬金”從中殺出,是永不變的定律。 wvgX5P>  
{>~|xW  
oZIoY*7IrQ  
「秋高人、杜公子! 你們回來了! 事情進行得怎樣了?」追命急步進到後院。 m*(8I=]q  
^y?? pp<1J  
;MO %))  
杜鳳兒忽覺得扶著秋八月的左臂一重,轉頭一瞧,無情與秋八月已分開。 無情靜坐一旁,秋八月則身軀靠向杜鳳兒, 倆人宛如平常無事般,只是臉上多了點紅醺。杜鳳兒第一次有種要對追命開殺的衝動。 | 0&~fY  
+DU}f;O8v  
t n}9(Oa)  
「咦?大師兄! 你不舒服嗎? 臉上發紅啦!」? 追命伸手輕覆無情額頭探熱,就在這時忽覺背後一股殺氣由後襲上心頭。 立即轉頭瞄一瞄,什麼也沒看到。「咦? 難道是我多疑了嗎? 」 K/08F|]a  
FkRrW^?5G  
z7GLpTa  
「崖餘沒事! 只是性急想知結果。」秋八月恢復冷淡神情 靠著杜鳳兒 3n,F5?! m  
~UL; O\-b0  
x&7!m  
『性急?』無情心中一黯,反擊道: 「我沒事 是秋高人受傷。」 Iz  ,C!c  
(llg!1  
J0{0B=d;  
杜鳳兒半邊身子越來越重,秋八月竟將整個身子靠過來,匆匆抽身往後移幾步道:「秋高人無恙,就是喜愛裝傷假可憐,惹人同情。」 ,Z3.Le"  
O6m}#?Ai/@  
U/TF,JUI  
身子落空的秋八月,在往地上跌落的瞬間,漂亮的迴轉身子站定回道:「吾受傷乃真,好友如此相待,太薄情了!」 $cYh X^YG.  
v_b%2;<1  
-()CgtSR  
追命不懂道:「司徒遠怎麼傷得了你?」 mH;\z;lyK  
j]jwQRe  
n}YRE`>D  
杜鳳兒笑道:「這就是某人老奸臣滑之處,大捕頭意在刺激蔡米兩方,所以請我們去製造機會給司徒遠。在刺殺過程中,秋高人決定演齣”拙劣”的戲,讓蔡米堅定心意,一致將箭頭轉向司徒遠。」 g4U%(3,>D  
BCFvqhF7s  
"zYlddh  
追命:「拙劣?」 Of-l<Ks\  
tNq~M  
6)Kg!.n%f  
秋八月道:「好友可是最佳戲子,演出精彩遠勝過劣者。為求效果逼真,好友一下場即以驚天之勢重傷方應看,重挫米蒼穹。接著我們假意與蔡京手下力戰拖延時間,等待司徒遠到來。當司徒遠靠近後,吾等即追殺你們的皇帝吾即故意詐敗中傷而逃。」 qi$6y?  
t.3b\RV[  
`Up3p24  
無情道:「輕易重傷”有橋集團”的高層,卻與蔡京手下週旋耗時,太過刻意的勝負,讓他們不想懷疑司徒遠都很難。」 0*+i~g,Kl@  
B1\}'g8%f  
$My%7S/3  
追命道:「可是米蒼穹也有可能懷疑是我們做的。」 yV_aza  
HD$W\P  
/SjA;c! .  
****************************************************************** yv&&x.!.Z  
[方應看府邸] `vUilh ^c  
RtN5\  
Kc0KCBd8];  
米蒼穹探望重傷的方應看,提起變動的世局道:「情勢對我們不利了! 司徒遠掌管三衙,我們得想法子應變。」 <Azv VSA,  
"*<9)vQ6|  
qWy(f|:hYi  
方應看回道:「此事透著蹊蹺,黑衣人既能如此輕易的傷我? 怎麼會那麼容易的被司徒遠所傷?」 )]?sCNb  
yX/ 9jk  
`cCsJm$V"  
米蒼穹破題道:「哼! 來人數招之內就重傷你,又能破了我的”朝天一棍” ,卻花上不少時間與蔡京的手下纏鬥,豈不可疑? 。」 &h')snp:#  
+Y6=;*j$  
}H\wed]F/  
方應看回道:「您是指……。」 0)+F}SyyD  
7<=xc'*8t  
yd'>Mw  
「黑衣人在等司徒遠到達救駕,所以用拖延戰術,真是高明! 一下就得到聖上歡心,看來…我們也得有所行動,讓諸葛老兒提早出獄 。」 pFx7URZA  
+q6/'ErN]m  
KHI-m9(  
方應看不解道:「這也許是無情等的計謀,讓我們幫他救出諸葛老兒。」 ]*D=^kA0[  
X=8y$Yy  
o^}K]ML!t  
米蒼穹笑道:「會嗎?」 t[Qf|#g  
**************************************************************** MQ7N8@!t  
[金風細雨樓] [}|x@ v9  
4v_<<l  
r ".*l?=  
無情對著追命說明:「不會! 因為米蒼穹和蔡京絕不相信我們敢”弒君”。我就是以此下注,賭上這局。加上獲利的是司徒遠,而我們看似一無所得,他們自然會將箭頭指向司徒遠。總之,還得感謝倆位高人演得好。」 -X3yCK?re  
Et}S*!IS  
!#Ub*qY1Z  
秋八月微笑道:「沒什麼! 我們不過把自然變成不自然。不過比起吾的假意受傷,好友對”有橋集團”的重擊,將會更加催化米蒼穹的營救決心,此招更勝一籌!」 'H0uvvhOp  
*?:V)!.2z  
AAb3Jf`UW  
杜鳳兒回道:「耶! 汝難道不知是大捕頭的授意。」 (p>?0h9[  
j  Jt"=  
3MH9%*w'0  
秋八月望向無情,眼神流轉中,略含責備; 明知吾會插手,汝非得要經過鳳兒嗎? N2#Wyt8MC  
.nl!KzO6g  
NO+.n)etGb  
無情眼神避開秋八月,接道:「我只是想讓有橋集團恐慌,毋論黑衣人是那方人馬,米蒼穹會憂心於己方的劣勢。他沒有任何勝算足以對抗蔡京的司徒與我方的秋八月。所以救出世伯,讓我們互鬥,是他目前最好的選擇。」 aA7}>  
   db -h=L|  
追命問道:「米蒼穹會上當嗎?」 9J+ p.N  
zk#"n&u0  
}OL?k/w  
無情雙瞳閃著亮光,堅定道:「會! 即使明知是陷阱,他也會往下跳。因為他要保住三角均勢。何況此舉對蔡京和我們有可能會兩敗俱傷,他何樂不為!」 g 0O~5.f  
P;4Y%Dq~Qo  
> mk>VM  
秋八月:「此次行動司徒遠獲利豐厚,不但被封為三衙指揮司還兼太子太傅,可自由進出內宮。」 7@oM?r7td  
z@Pv~"  
C>wOoXjt  
「喔?」 '{*{  
;UUpkOQO(  
<N KmLAfX  
杜鳳兒道:「因為大師兄當場撰寫祭文,汝之帝王心喜於其才華,所以賜他權力進宮,以方便鬥文,很奇怪的心理。」 ZRHK?wg'#  
41Ga-0p  
C.4r`F$p  
無情恨道:「皇上性喜吟詠風月,雖其書法詩畫於當代堪稱一絶,卻不事救國經綸,荒淫奢靡,為重賞文人,甚至搜括民脂民膏,棄百姓於水火。此舉並不出奇。」 3b{ 7Z 2  
+-2o b90_m  
追命又問:「司徒遠的反應呢? 他難道不會懷疑這一切嗎?」 kD;1+lNz  
Bie#GKc  
QP>tu1B|  
杜鳳兒道:「他應會順水推舟的接受冊封,因為他們沒時間了!」 ( f]@lNmx  
**************************************************************** E.LD1Pm0  
[方應看府邸] e<A6= }  
3u[m? Vw  
F \0>/  
米蒼穹瞇著眼睛道:「小侯爺! 此次事件誰獲利最大?」 *^ aEUp6&  
``mnk>/  
iq1HA.X(  
「司徒遠!」 #K#BNpG|  
3V uoDmG  
w}|XSJ!  
米蒼穹道:「秋八月與司徒遠是死對頭,司徒遠又聽令於蔡京,無情沒理由幫司徒遠。何況諸葛老兒之四大名捕自許為正道人士,朝廷之中流砥柱,為國為民,他們那敢做出弒君之舉。此事應是司徒遠的奪權之計,他要與蔡京爭權是他們狗咬狗,他萬不該踏到我的禁地來。」 -d>2&)5  
W>#[a %R  
nwS @r  
「你是指...內宮?」 F+@/"1c  
|#(KP  
L h@0|k  
米蒼穹恨道:「我與蔡京分立,他掌朝廷,我管內宮,各有一片天。如今司徒遠介入雙方,我豈能容許窩邊藏虎。」 f |%II,!3  
ZNDn! Sj  
`D-P}hDm!  
「會不會是蔡京的詭計?」 .q90+9Ek=  
6C'W  
|qs8( 5z0  
「不是! 由蔡京阻止他統領三衙的態度,可得知兩人不合。就算黑衣人不是司徒遠所派而是無情, 對我們也是不利。來人輕易的擊敗我們,真要論及實力,我們現在居於最弱的一環。那天如果拋開一切顧忌,搬上抬面爭霸,第一個被滅的將是我們。我們沒有人能應付司徒遠與秋八月這類高手。所以我們應暫時化明為暗,停止重大活動, 讓老諸葛出獄,我們就在暗處看兩虎相爭。是時候找那隻老狐狸談談了! 」 Kd r7 V  
****************************************************** p~'iK4[&6  
ES}V\k*}  
=e)t,YVm  
回府後,蔡京忿忿不平道:「哼! 有這麽巧的事! 就在要刺到聖上那一剎那,司徒遠就趕到。」 S2i*Li  
z`}z7e'>  
$-=xG&fSz  
朱月明疑道:「從外圍到聖上所在也有一段距離,中間又有打鬥與奔逃的百官大臣。如此混亂之際,司徒遠竟能及時擋下一劍,時間未免算得太準了。」 !),eEy  
#Mw 6>5}<  
+$}3=n34)  
蔡京恨道:「司徒遠在建立自己的勢力! 」 =cR"_Z[8X  
D~ogq]  
4%B0H>  
朱明月道:「相爺! 司徒遠雖然可疑,但為何狄飛驚未曾來報?」 Z)&!ZlM  
' kOkwGf!  
NiH =T  
蔡京回道:「別忘了,司徒遠是異域來人。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此等大事 未必會讓狄飛驚知曉,或許六分半堂也在司徒遠算計之內,我們得重新計劃。」 ?kIyo  
8$F"!dc _  
6o0}7T%6  
管家來報:「相爺! 方小侯爺拜帖求見!」 !F:ANoaS  
$-)T  
_`I}"`2H  
蔡京瞇眼沉思:「喔?」 n!dXjInV  
Uiv4'v Yg  
;FGS(.mjlC  
*********************************************************** I q?n*P$  
「”司徒遠”決定迎娶雷純!」夙烈聽完司徒遠說完徽宗遇刺經過後,即語出驚人的蹦出話。 I A%ZCdA;  
kzk8b?rOA  
$l $p|  
「為何如此急躁? 何況此次刺上擺明是針對我們的陷阱。」司徒遠不明問道。 q4ttmL8  
F;bkV}^  
4Ei8G]O $_  
「天宇那方告急,吾等沒時間了! 吾本想就放棄此地,回天宇協助星宗。  但是吾不能留下一個大禍害讓我有腹背受敵的危機,沒想到此時汝竟受封大官,我們也許能盡快行動,完成計劃。」 s\zY^(v4  
b>-h4{B[  
(#?O3z1@"  
司徒遠道:「這……雷純是個好女孩,吾實不想欺騙她的感情。」 XJ!?>)N .  
S{m:Iij[;  
?edf$-"z/  
「放心吧! 汝的執著吾又不是不知,不就是因為雷絹。汝可知情勢危急,更影響到花經爭王。此次太多因素加入,有各星宗在後導控,又有越三乘的魔功混入,花經爭王已是另一場政治鬥爭。對花王之一的惜英王雷絹而言,危機重重。」  J8-K  
enx+,[  
&S=Qu?H  
司徒遠急道:「那我們盡早離開此地。」 %[, R Q">v  
-5oYGLS$y3  
+Wl]1 c/  
夙烈笑道:「汝一碰上雷絹就失去冷靜,放心吧! 吾這個”司徒遠”去迎娶雷純,雷絹依舊是汝的唯一。」 ) &DsRA7v  
NCdDG  
0&u=(;Dr\  
司徒遠道:「狄飛驚智慧不差,應會有所反彈。」 9Af nMD  
`Ez8!d{MD8  
&OlX CxH  
夙烈陰森道:「那就讓他下地獄。」 S{RRlR6Z  
^7uXpqQBr  
Im?/#tX  
司徒遠道:「這……」 Sp6==(:.  
$Zr \$z2  
<BIQc,)2}  
「吾了解汝與狄飛驚交情不錯,但是相較於星系之大義,犧牲友情小義是在所難免的。」 w~_ycY.e  
>/Gw)K}#E  
a@Vk(3Rx_  
司徒遠道:「吾清楚自己的身份,只是狄飛驚對六分半堂的影響力遠勝雷純,他才是六分半堂真正的領袖與精神象徵。殺了他,六分半堂會崩潰,要再三思。」 ?V}ub>J/=  
*8Su:=*b  
%"cOX  
「嗯…」 ^*YoNd_kpN  
a~ RY 8s  
<ne?;P1L  
司徒遠再道:「何況此時只怕蔡京對已吾等心存顧忌,傷及狄飛驚,等於與他撕破臉,還不是時候。」 ,SPgop'  
H<}|n1w<  
KWxTN|>  
夙烈沉思一會道:「沒錯! 此時吾等得先安撫蔡京,同時進一步合作,用他這個地頭蛇挖出另一條無足蛇。」   (t){o> l  
;HBKOe_3  
<)pPq+  
兩人各有所思之際,無式劍走入報:「童貫差人請”司徒遠”與吾入白虎節堂,商討軍情與御林軍事務,哪一位去呢?」 9B![l=Gh  
W\($LD"X  
E,F^!4 rJ$  
夙烈望向司徒遠道:「汝去,吾去恐怕時間久會露出破綻。吾待在此留意秋八月等的動靜,順便計畫後續工作,等汝回來後吾再與蔡京會面!」 q{Gh5zg5O  
amq,^  
'gXD?ARW  
************************************************************ \03<dUA6  
當司徒遠被調走後,米蒼穹暗中借道李師師,開始幫諸葛神侯翻案。意外地蔡京無反應,甚至讓方應看走動天牢。 r@zs4N0WP  
M)ao}m>  
& kVa*O  
這天,大石被提調到審訓室,室中竟只有方應看一人。大石心生疑惑時,方應看開口了:「不用懷疑,這裏就你跟我兩人。」 kOdA8X RY  
~9OZRt[&  
~3-"1E>Rgy  
大石決然道:「哼! 任何人來都一樣,我什麼都不知道。」 @-L\c>rqT  
</Y(4Xwf=  
ps?su`  
「呦喔! 很有骨氣嘛! 我今日不是來審口供的,不過有幾句話相告,說完就走。你可曾想過一片赤誠愚忠,得來的只是全軍覆滅、白費氣力,達不到們想要的效應。」 O8A(OfX  
+8W5amk.P|  
:Tv>)N  
「嗯..。」大石疑竇的望向方應看,猜測其用意。 qO38vY){  
|Xm$O1Wa  
Pr>05lg  
「瞞者瞞不識,識者不能瞞。我們皆心知肚明,誰涉案,誰是主謀,只差確切證據,所以還未判刑。不過……現今有一個機會。」 |QF_E4ISD  
+*xc4  
$a8,C\m e?  
「又是你們的奸計。」 YD@Z}NE v"  
`mW~{)x  
yY!)2{F+  
「隨你怎麼想,我只說一次,聽不聽在你。想辜負無情等的努力,你大可現在就轉身離開。」 6`iYIXnz  
~(^pGL3<  
F+*fim'NK  
「你是何意?」 wx`.  
ES!e/l  
~QlF(@u e  
「沒什麼用意! 只是來找你聊聊! 皇上現在火氣正旺,隨時會下令行刑與抄家。到時牽連之廣,只怕會讓你們這些所謂愛國人士毀於一旦。你想那值得嗎? 不如以一換全,斬斷蜥尾保全局,到時我們會配合,讓此事平息。」 FfxD=\  
_;0RW  
{chZ&8)f  
「你在說夢話嗎? 蔡京會肯嗎?」 1_Ks*7vuq  
mA$86 X_  
 @)0  
「你認為我是如何進到這裏的? 我們不是善男信女之流,沒事保你們簡直挖坑往下跳。老實說我們碰上個強勁對手,需要諸葛小花,就是如此,信不信由你。這個暗器是無情最新自製的,據說還未用過。相信諸葛小花認得。」  Qe7=6<  
oemN$g&7  
m&b1H9ymd  
「我根本見不到諸葛先生,我們不關在同一處。」 x#&_/oqAk  
(J.Z+s$:2  
wsQ],ZE  
「明天起就會見到彼此! 順便跟你說,除了你與諸葛小花,戚少商、冷血、 金風細雨樓、象鼻塔、發夢二黨,全都牽連關在天牢。橫豎都是死路,何不冒險一試。或許能保全些許人,言盡於此,你好好想一想吧!」 ;du},>T$n  
X`EVjK  
}apno|W&  
**************************************************************** _&\'Va$  
正當翻案之際,躲於密室的夙烈卻是意外的不安寧。毋論狄飛驚方面或是無式劍手下,一瞬間似乎消聲匿跡,太過平靜讓夙烈心驚。 ^fe,A=k~1  
K!qOO  
ra6\+M~}e  
沒想到司徒遠與無式劍一去,竟是數日未回,自身又無法拋頭露面。只知兩人被宣去商量軍事,以兩人身手應無恙,只是期間無事發生,未免奇怪。 秋八月以行刺助吾登上高官,恐怕是要讓吾成為眾矢之的,在剛鬧出這麼大事後,忽然寧靜如斯,絕非好事。 :!Dm,PP%  
^&C/,,U  
F!g1.49""  
心思紛亂的夙烈由密道走向無式劍的京師郊外據點之一星陵客棧,此地為無式劍的門人與親信聚集處。幕後老闆正是無式劍,有當地人與天宇來人,人員複雜。平常夙烈很少至此,與無式劍手下似總有些無法橫越的距離。可此時心實不安,所以決定到此探探信息。 d (x'\4(K  
j1qU 4#Y  
BfCM\ij  
正要從密道出來,忽聽到上頭傳來聲音:「又要去送飯了,他怎麼樣了?」 lw gwdB  
G u_\ySV/y  
J=78p#XUg  
另一人回答:「不就是老樣子嗎?」 ybsw{[X>M  
GDC@s<[k  
?H,f|nc  
「想不到他竟落到此下場。」 :j .:t  
M*qE)dZjS  
kr~n5WiAZ  
「沒辦法! 誰叫他犯了老祖宗的禁忌。不聊了! 我先告辭。」 2A@oa9  
m,t{D, 2  
Nu?A>Q  
腳步聲分兩方傳來,司徒遠趕緊暗地裡跟蹤送飯的人, 到了類似酒窖的地方。 7FPSBvU#/  
) 3"!Q+  
kppi>!6  
夙烈等送飯人走後,偷偷進了酒窖。裏面竟無看守之人,只有二三間牢房。 其中一間似有人在,走近一瞧,竟是……據說已死亡的七絕劍神之腳絕,被桎梏在牢中。 ME0u|_dPjz  
.)+c01  
52j3[in  
「汝怎麼會在此?」 7g]mrI@  
h!JyFc  
2Sa{=x N)  
腳絕看了夙烈一眼後,苦笑:「唉! 受您所累啊!」(誤認夙烈為司徒遠。) 6;:D!},'c  
yA"?Hv\o;  
oy#(]K3`O  
「嗯…! 說清楚!」 Cw(ypu  
:L+ xEL  
T%& vq6  
「那天我與槍絕襲擊無情,槍絕雖不幸喪生,我絕對可置無情於死地,但卻被秋八月掌氣阻止。(詳情見十一集戰月)  後來我發現事情不對勁,所以回報後,再分派人手一同回華山一探究竟。」 %i/|}K  
OomC%9/=,  
w' J`$=  
「哪裡不妥呢?。」 xRgdU+,Mj  
,g}$u'A+d  
o+x! (  
「秋八月到達的時間不對。因為手絕在攻打戚少商時,與青妖衝突,臨走時幸遇秋八月擋下青妖,才順利逃脫。時間上而言,秋八月來不及救無情,何況當時只聽聲響不見人,所以可能是誤認。」 Ssz;d&93  
F)X`CG ;t  
=O"]e/CfO  
「那是何人呢?」 ^7? WR?!  
6'N_bNW  
&v*4AZ['  
腳絕深望夙烈冷笑道:「主上又何必明知故問?」 rjWtioZEa  
K-\wx5#l/  
$V`1<>4  
「哈! 有趣! 想不到七絕劍神中竟也有頭腦敏銳的人。不過汝亦非常人,讓槍絕以生命讓無情出魔轎,換來汝輕鬆一擊,汝算盤打的精!」 SPdEO3  
wG7>2*(  
BF2U$-k4  
「唉! 老祖宗 (無式劍) 亦察覺此點,所以對我相當不諒解。」 x=xo9wEg  
]i6* $qgma  
!*~QB4\2b  
夙烈道:「這是當然,汝之行為形同出賣兄弟。」 $.$nv~f  
aACPyfGQ  
"5k 6FV  
「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也是老祖宗教的啊!」 }riM-  
k'|yUJ,  
{_*G"A 9  
「那多是在對方勝過己方過多或以弱擊強的情況下而為,以汝與槍絕身手對付無情,應無需到此地步。」 \/j,  
"|dhmV[;  
|5dNJF8;Q  
「你可知無情的魔轎冠絕江湖,人人談之色變。不錯! 我們終可將其攻下,但得花很多功夫與傷害。與其如此,不如捨一求全,至少我是全身而退。」 ~' 955fK>  
dL+yd0 b*  
hGrX,.zj  
夙烈心寒道:「吾真不知該說汝是自私還是取巧聰明,但此事應還不至於讓汝落到此地步吧!」 j2IK\~W?-  
E:/!]sm!  
Q <D_QJ  
「個人修行不同,此事讓老祖宗有所心結,後又發生一事惹怒他老人家。」 XI[n!)3  
_<mY|  
.'H$|"( v  
「喔?」 Y7g%nz[[  
L-}Uj^yF  
8]vut{  
「再入華山是因我想找出那位假秋八月。我們七絕劍神武功在當今武林是難尋敵手,但此人卻能輕輕一掌傷我。此等人物,怎能容許藏於暗處。所以我分派人手於華山各要道監視。意外發現追命等人,遠遠跟蹤其後。但追命很狡滑,竟讓其擺脫跟蹤。幸而碰上綠衣道士與追命走的方向似乎相同,轉跟蹤其後到達道觀,正好碰上您拿出鳳棲台,才知您是上頭派來的司徒遠。」 !lFNG:&`  
c-(dm:  
e4Qjx*[G  
「所以當吾出道觀,汝才會上前來招呼,並引見吾見到無式劍。」 2bw) , W  
/%,aX [  
xFThs,w  
「真是聰明反被聰明誤。」 w0j'>4  
Tq )hAZ  
<Fx%P:d  
「嗯! 汝何出此言?」 <+q`Dk  
=8`KGeP$  
j5:4/vD  
「因為老祖宗雖想解禁制,但還不想那麼快見到您。而我誤解其意,代為引見,壞了大事,所以…。」 nIlTzrf6  
YuVlD/  
wzxV)1jT  
『哼! 無式劍果然另有打算,此人可以好好運用。』 夙烈心中盤算後道:「以無式劍的為人,就算他那天放你出去,也不會再重用了。」 6la'\l#  
r_Ou\|jU  
BxV>s+o&]  
「我清楚,我今天能活著是因我還有些門徒與同僚,老祖宗暫時還不想與七絕劍神衝突與起內訌。」 u1UCe  
F7b% x7b  
$)KODI>|  
夙烈伸手發出數道指氣,將腳絕之手腳銬鍊連同牢門大鎖一起打壞。 J%r:"Jm[y1  
0L32sF y  
=8*ru\L:hr  
腳絕疑道:「您…?」 ;P juO  
 *BM#fe  
S},Cz  
「汝的引見對大陵是大功一件,沒理由讓汝在此受罪。何況汝機智過人,是星宗需要之人才,不應埋沒於此。」 ^J hs/HV  
d(V4;8a0  
UNiK6h_%  
腳絕本就奸滑,一聽即知夙烈之意,暗想:『無式劍對我無情在先,毋怪我不顧及道義。』趕緊跪下道:「多謝主上知遇大恩,屬下定不負所望,就此獻上一個秘密。」 dwUDhQt3Q  
Dbi ^%  
u0=&_Q(=  
「喔?」 O9?.J,,mVh  
P* &0HbJ  
P=<lY},  
「主上請隨我來。」 n!8W@qhew  
@uV]7d"z(  
McS]aJfrk  
腳絕暗中帶著夙烈走到後園大石,打開機關進入連夙烈都不知的密道。 m6K7D([f  
在密道盡頭,腳絕打開一小窗口,示意夙烈過來。當夙烈看到房裏的人,心中驚愕萬分。 EHhc2^e  
J| wk})?  
}s'=w]m  
腳絕於耳邊道:「主上!不必懷疑! 此地不是皇宮內院,是老祖宗的另一據點。」 ',]Aj!q  
i g7|kl  
Vfk"}k/do  
夙烈暗哼一聲,對無式劍的打算了然於胸。 8:S+*J[gSn  
**************************************************** NV(jp'i~  
自從上次無情與杜鳳兒深談後,兩人就常膩在一起。每當秋八月想找無情,無情不是與杜鳳兒一起就是躲著秋八月,秋八月更覺得鬱悶難消。 C|IHRw`[  
[$d]U.  
DQ/rx`BG  
「好友到此不是為令師兄嗎? 怎不見汝行動呢?」 秋八月忍不住發問。 F[jqJzCz  
C<9GdN  
*}#HBZe(9  
終於忍不住了……杜鳳兒大笑回道:「此言差矣! 好友為八月秋風至此,何嘗不是樂不思蜀?」 @oH\r-jsgu  
+'93%/:  
}TZM@{;  
八月不理鳳兒語帶暗示:「汝若有難處? 追命應可相助,崖餘需好好修養。」 /&47qU4PJ  
\zk>cQ  
t$VRNZ`dy  
「哈! …大捕頭文采過人,言詞鞭辟入裡,鳳兒與他”相知相惜”品詩論文相談甚歡。大師兄一事,吾心中自有譜,好友毋需掛懷。」 ~J~R.r/  
}dMX1e1h8  
|k]]dP|:'  
秋八月凝望著無情,無情則刻意躲開他的眼神,一時黯然,讓秋八月有種伊人咫尺卻天涯的難受。無奈正想開口之際,何梵急步而來道:「狄飛驚到訪。」 ^["D>@yIR  
=a=:+q g  
_!,2"dS  
無情本已失色的眼神忽而精光數閃,光彩湛然,不由地讓秋八月心神又為之一醉。悵然地,秋八月失神一笑,驚覺自己原來是如此的在意他。曾幾何時,他晶瑩明亮的眼眸早已深刻於心。 #Q["[}flVv  
>}NnzZ  
>+;} "J  
「咳.. 好友不跟著去嗎? 盛捕頭進內堂了喔!」杜鳳兒倏然一拍秋八月的肩頭。 Ce}m$k  
q)C Xu  
`# !>}/m  
恍然回神道:「劣者是在等好友,我們一起進去吧!」 說完捉著杜鳳兒往內堂走去。 .9z}S=ZK  
z!b:|*m]w  
 %rlqq*  
內堂中,狄飛驚面前放著兩具屍體。 vyWx{ @  
yk4py0xVl  
Ho(}_Q&  
無情問道:「能勞動狄堂主送來,應是特別的人物吧!」   EFI!b60mc  
nwfu@h0G  
reYIF*  
狄飛驚道:「不是特別的名人,但是是前象鼻塔的副座與大石公府裏的總管。」 3"my!}03  
k^;/@:  
6nsb)7a  
追命吃了一驚:「什麼……。」 不是已通知王小石等暫不要進京嗎? u-jc8W`Zd  
怎麼… 還有為何與大石公府的人一起被殺呢? 7 u Q +]d  
$}S0LZ_H  
Oi~Dio_?  
狄飛驚一貫的低頭道:「無法理解的是他們似乎與腳絕有關連!」 `S? _=JIX  
iKaS7lWH  
3rN}iSF^  
無情不解道:「喔? 有何不妥嗎?」 @Q nKaZ8jW  
nI(w7qhub  
uhaHY`w  
狄飛驚回道:「因為從腳絕與無式劍一起來到六分半堂那天後就失蹤很久,據無式劍手下透露此人已死。」 9)=bBQyr:  
?kV_!2U)'K  
\0;w7tdo  
追命問:「會不會他與其他七絕一起在外行動不讓別人知道呢?」 ,d.5K*?aI  
   Ji=`XsV  
「不大可能! 七絕乃無式劍門下,其他兩絕常來向無式劍報告行動,但就是沒見過腳絕。我曾問過無式劍,他的回答是死了! 」 %M8Q6  
!P=L0A`  
*Ev8f11i&  
秋八月道:「狄兄帶來的屍體是跟腳絕有關聯嗎?」 d0%Wz5Np  
m@D :t 5  
kDQE*o  
「請查看傷痕。」 TL$w~dY  
As^eL/m2L  
#ifjQ7(:  
無情細查傷痕後道:「很像是死於羅睡覺的絕招。」 xi ,fm  
L9,GUtK{  
Y![ i=/  
秋八月疑道:「羅睡覺?」 "5N$u(: b  
#1}%=nAsi  
Iv9U4  
無情點頭道:「就是以腳為劍,死在你手裏的那位仁兄。他的師尊就是腳絕。由屍斑等看來,應是已死超過至少五個時辰。狄兄! 請問他們絕於而處? 可有人證在旁? 是何人發現的?」 D]'8BS3  
+Qzl-eN/+  
3FO-9H  
狄飛驚低笑道:「真是三句不離本行,他們死於繁塔,早晨才被發現。當時無人在旁。」 c;yp}k]\  
&:g1*+  
?TW?2+  
無情與秋八月聽到繁塔,不由自主的看向對方,兩人初相識的地方。從那裡開始相知相惜到至今。幾番江湖歷險,每每在面對瀕臨生死交關的磨難,才不得不面對自己早已燎原不可收拾的情火,只是那火燒鎔不斷天命頑強的枷鎖。要面對不容於世俗的情,又憂於太多的分歧,讓原本冷然於世局的兩人每每陷入方寸失控的鬱結。不敢想像明天與未來,箇中滋味,甜於心坎,苦在心底。 7N vRZ!  
sUxEm}z  
s6;ZaU  
「這兩人是被六分半堂的屬下發現,送官前讓你們先看過,這已是我能做的極限,後續就隨你們了!」 5OFB[  
# X{lV]Z  
[;D1O;c'W.  
無情疑道:「狄堂主話中有話。」 (otD4VR_  
&g*1If  
ao (Lv+  
狄飛驚道:「司徒遠進白虎節堂議事數天,所以才能瞞天過海。但對刑部而言,此事可小可大。近來相爺心思多變,本與司徒遠貌合神離,但最近又有合作趨勢,誰也不知他下一步棋怎麼走?」 ?e+y7K}"]  
1guiuR4  
mmNn,>AO!  
杜鳳兒好奇問道:「狄堂主為何告知此事呢?」 I>-1kFma;  
x @9rc,by  
dIQ3snG  
「你說呢? 在下先走一步!。」狄飛驚輕笑後轉身走向堂外。 \qG` ts  
mpIR: Im  
 aqi]5,  
無情的聲音飄呼而起:「狄堂主胸懷遠見,預算到將來的決裂。」 2`FDY3n  
XA69t2J~F  
wYv++< z  
狄飛驚停步轉身,抬頭深深凝望無情,兩人之間擦出宿敵般的火花。狄飛驚忽開懷暢笑:「大捕頭既知吾意,我就毋需多費唇舌解說後續危機。大捕頭! 我們同身患殘疾卻都身在局中,期望較量的那天來臨。告辭!」 4VsttT  
brqmi<*9"[  
dg0WH_#  
無情道:「我會等候那天的到來。」 l u{6  
Z{F^qwne  
\vL{f;2J  
狄飛驚帶走屍首後,杜鳳兒開口道:「你們此間的事,吾本不該多事,但不得不說。狄飛驚是個心機深沉的人,不可不防。」 &RHx8zScP  
Z)u_2e  
Y31e1   
無情回道:「不用擔心太多,對上他是遲早的,不過不是現在。至少在司徒遠等解決前,他是與我們同一陣線。」 RO'b)J:j9  
5GJa+St?  
?xQm_ 91X^  
秋八月道:「崖餘心裏早有戒心,好友毋需掛懷。」 tjne[p  
.NF3dC\  
LzEH&y_O  
杜鳳兒道:「汝是蟲嗎? 」 <hgfgk7<  
W<~u0AyO 3  
cy2K#  
秋八月疑惑「嗯?」 cj#.Oaeq*  
[ 4PiQyr  
kidv^`.H$w  
杜鳳兒笑道:「好友何時成了盛公子肚子裏的”蛔蟲”了?」 `w "ooK  
%wJ?+D/  
+ul.P)1J6  
發現自己成了兩人鬥嘴題材,無情臉上微醺趕緊插話:「我先跑一躺繁塔,那位副座本應與王小石等一起,我擔心他出現在此是因王小石等偷偷進京了。此時入京是跳進虎口,必須勸退他們。而且我也好奇,他怎麼跟大石管家死在一起。」 NZXCaciG  
G/1V4-@  
]0}NF  
秋八月道:「可能是陷阱。」 a5`9mR)Y$'  
 SmAF+d  
h4~VzCR4x\  
無情回道:「應該是陷阱,但是針是對我們還是王小石呢?。」 9A\\2Zz6F  
QT(]S>--n  
}[;r-5}  
杜鳳兒疑道:「喔?」 Y)AHM0;g  
Ff[GR$m  
uUv^]B 8GM  
無情道:「杜儒聖有所不知,我們與七絕的鬥爭早已登場,此副座也有參加華山戰役,怎可能不認得腳絕。」 xu'b@G}12  
q-+_Y `_\  
P@Pe5H"o  
杜鳳兒好奇道:「汝認為其中有詭嗎? 如何得知?」 i)]^b{5nyB  
 ~>3#c#[  
 I$fm"N  
無情回道:「屍體告訴我的。」 07,&weQ  
ng[LSB*57Y  
S=`#X,Wo  
何梵看到杜鳳兒好奇表情,解釋道:「公子很小時就跟著世叔,從小就訓練驗屍,雖非職屬仵作,但是擁有仵作資格。」 J@4 Z+l9  
vH"^a/95|  
o fCN[u  
無情補充道:「屍體雖命喪於腳絕武功, 但手腳無痕,手指無傷,豈不怪哉? 何況他們表情是震驚而不是不甘或怨恨。此兩人功夫不弱,常理而言,他們不可能無反抗或無防備的被殺,而未曾損傷屍身。加上不信震驚的神情,我懷疑,他們是死於相識而且認定無害之人的手裏。」 YJZ`Clp?  
L^ U.h  
#BI Z|  
秋八月道:「從各種跡象看來,此兩人與腳絕關係不淺,王小石等有可能會被騙上京。」 `] Zil8n  
z) "(&__  
[](] "r  
無情道:「所以我不得不去查證。」                                                                                                               OI^qX;#Kd  
A] f^9F@  
6k ]+DbT  
秋八月接道:「吾與汝同行。」 )6U^!95  
ooN?x31  
s`dUie}y<  
無情低喃道:「沒這個必要 此行應風險不大。腳絕既然與無式劍等不合,司徒遠又卡在戎長的軍會,應不至於擺出此技兩,我可以應付。」 lMjeq.5nP  
o-<.8Z}>at  
+,4u1`c|$  
一瞬間,無語無聲,一股奇異的氣氛迴轉瀰漫其中。 Gmmh&Uj  
x0dBg~I  
~<3J9\z1  
陳日月帶著一人進入道:「我們踩到一個可能是無式劍的巢穴,奇怪的是那個客棧近日中要關門。 今天正是營業最後一天。」 'u:J "  
&f/"ir[8i  
Mg\8m-L^  
秋八月道:「如何得知是無式劍巢穴。」 vyruUYFWe  
L\t?^u  
9f3rMPVh(  
「我的線民在客棧後院看到司徒遠,客棧人士對他十分尊敬。他本想跟蹤其後,所以在客棧外等候,但司徒遠竟沒出過客棧。所以他再借機進入,但已找不到司徒遠,他如同平空消失。」 ?Pt*4NaT;  
(U|WP%IM'  
hsZ@)[/:  
秋八月道:「的確可疑,有必要查證,只是…。」 ]P4?jKI  
34aSRFsk*  
6LzN#g  
無情道:「事不宜遲, 你與杜公子去探探。三師弟可隨我往繁塔一查究竟。」 ua%j}%G(  
r]bG,?|  
7n'Ww=ttI  
杜鳳兒道:「汝不必親自出馬吧! 只是勸導,三爺去即可!」 ?#/~ BZR!  
f2i9UZ$=e!  
cnU()pd  
秋八月道:「因為崖餘想探知蔡京傾向。」 XlxM.;i0H  
|h2=9\:]  
S 0mt8/ M  
杜鳳兒笑道:「喔? 你又明瞭了嗎? 」 RnUud\T/  
3\a VZx!  
En YEAjX  
秋八月道:「此二人曝屍繁塔幾個時辰,竟無他人發現,直到六分半堂的人出現,未免巧合。為何狄飛驚能將屍首帶過來而不驚動刑部或衙門,加上大石公府管家死在一起,太多疑點。已不是只有王小石的問題了,所以汝要親身應證。」 srd\Mf_Ej  
R"O,2+@<.  
ZtOv'nTD  
無情心有所感的點頭,你總是能透視我的用意。 `Wp& 'X  
8MBvp*  
Ak,T{;rD  
唉! 也罷! 秋八月轉頭拉著杜鳳兒走。 「好友!我們去客棧查看。」 &bCk`]j:  
~4`3p=$  
{[r}gS%  
追命忙差遣線人跟上,幫秋八月帶路。 NV;T*I8O  
lxtt+R  
-;&-b>b  
無言的看著兩人離去後,無情心上總有些莫名的酸楚,最近好像總要習慣性的強作鎮定,語氣略顯乾澀地對追命道:「咱們也走吧。」 &nwk]+,0W#  
{:`XhPS<B  
r<_qU3Eaj  
************************************** lQ?_1H~4=  
「大師兄與秋八月之間是怎麼了?」 繁塔路上,追命不得不發出疑問。 Gs(;&fw  
;1Q @d  
94u~:'t>V  
「沒什麼,只是想開了! 不想再糾纏不清。」無情盡量以最平淡的語氣說出讓自己心痛的話。 ePiZHqIsv/  
\_t[\&.a}  
O`0\f8/.?  
「是因為杜鳳兒嗎?」 &*o{-kw  
aoU5pftC  
z v:o$2Z  
「三師弟,辦事要緊,不要胡思亂想。」 @eN,m {b  
.N  Z  
hU 5_ dV  
「唉! 大師兄! 你心思慎密是我們兄弟之冠。但太過的鑽牛角尖,到頭傷的是自己。據我觀察,他兩人只是很好的朋友,如此而已。我甚至可以肯定,你在秋兄弟心中有很重的份量,而且是不同於杜鳳兒的感情。」 3ZX#6*(}2  
N=c{@h  
7J5Yzu)D  
「三師弟與離離之間,是否已理出頭緒?」 3Hhu]5  
\NQ[w7  
<O~ieJim  
「這……」 6MelN^\[7  
(kSb74*g  
UMlvu?u2p1  
「順其自然吧!」無情忽然苦笑自己,怎麼連講話都跟他一個樣似的。他也是這般無奈的心情嗎。無語問蒼天。 <l$ vnq  
xgZ<. r  
]nm(V  
轉眼繁塔已到,近午時,竟無人煙,不尋常。無情交代追命和四劍僮作些防備工作,然後兩人很有默契的行動,一明一暗,追命探查四周,無情隱身於樹林後觀視。 $!\Z_ :  
X-cP '"  
G%SoC  
忽然一人滿身鮮血跑出。 「堂主撐住! 」 竟是象鼻塔的堂主。 4'H)h'#C  
$~'G<YYF4  
D1Q]Z63,  
追命急出扶著傷者。 「怎麼回事?」 !s[ gv1  
km6O3> p5r  
OZ2faf  
四僮正想扛轎出樹林,無情忽道:「先不要出去。」 P B{7u  
!r9~K^EI  
e}2[g  
「但是…三爺…」何梵問。 "VA'W/yv!  
,gIeQ!+vy  
!1`f84d  
無情低喃聲由轎中傳出「不對! 太靜了!」 6Bn}W ?  
8j8~?=$a6Q  
)T'~F  
此時傷者手指北邊道:「快…救…塔主。」  +Q+!#  
/D;cm  
'F7UnkKO|  
追命正要急步救援, 無情急喊道:「三師弟! 快退!」 -z>m]YDH  
DU:+D}v l  
追命一聽往後急退數十步,同時間,幾聲呼嘯夾帶強勢勁道,數十隻箭疾飛而來就這樣釘在身前的地面上。 P$"s*otr  
Fhs/<w-  
r9~IR  
「好險!差一點就成了刺猬。」 )H%Rw V#  
14p{V} f3  
xhncQhf\  
幾十道人影快速圍住追命,帶頭的竟是刑部之任勞任怨。 「哈哈 三爺! 你可真是難請啊,花了這麼久的時間才等到你。」 , 4@C%  
*)Pb-c  
>UV?n XP}  
追命往後急奔,一縱出了重圍,但隨即劍氣橫劈而來。 2\G[U#~bi  
L}>ts(!q&  
L+0O=zJF  
趕緊向後翻滾,又回到重圍中,是誰有此能耐能趕得上我的速度? py9`q7F  
]v0=jm5A  
HUx -8<ws  
「追命! 還未請客就想溜走嗎? 」  腳絕現身。 ]O&yy{yYK  
&}FWpo!  
[B%:!Q)@  
樹林中無情見狀心中一沉,蔡京竟設計捉我們,難道他與司徒遠… ^aY,Wq  
&&te(DC\  
uEyus96 +  
忽然一陣強大掌風襲到,無情急喊:「散。」 W7.QK/@  
]9hhAT44  
U6~79Hnt  
四小僮分四方急退,白色身影由轎上飛出。 x6 h53R  
aY\(R02B  
lt#3&@<v  
掌氣擊中綠轎,轎飛木碎,噴高數尺墜下。 *%2,= p  
TGI`}#  
7:wf!\@ I  
冷冷嗓音飄入:「大家都下水了,大捕頭怎可一人躲於舟上。不過就算是大船,汝又有何能耐與吾爭鋒。」 x24&mWgU  
*TYOsD**9  
v|2+7N:[;  
灰影漫步進入,現場溶入一股冷酷肅殺之氣! HLl"=m1/>  
w,zm!  
>C}KSyV;  
陳日月驚道:「司徒遠! 竟是你!」 P(i E"KH;  
S|T*-?|  
>!#or- C  
靠於樹幹的無情,冷汗直流,心中沉重無比道:「是夙烈吧!」 +$B#] ,  
DK(8Ml:k  
PAv<J<d  
「哈… 久仰了! 盛大捕頭!」 \7 }{\hY-  
.$ 5*v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6楼 发表于: 2015-04-11
Re:[天宇與四大名捕] 應天風無情 (秋八月與無情) 25.  心情
當秋八月杜鳳兒接近星陵客棧竹圍外時,杜鳳兒忽轉頭離去:「此地好友一人足矣!」 "oT]_WHqo  
a>Xq   
I7jIA>ZZi  
秋八月悶悶問道:「汝不放心崖餘他們?」 qF4DX$$<  
v#$}3+KVC  
"Kf4v|6;  
杜鳳兒笑道:「吾又沒說吾要去幫他們,可見好友心中千絲百掛,早先怎不與他同行呢?」 UymhBh  
Kg#s<#h  
r8[Ywn <u  
「好友說笑了! 只是一句話就讓好友天馬行空的亂想了!」 >I9|N}I  
jQ5FvuNOy  
r%^XOw<'  
杜鳳兒嚴肅的望著秋八月道:「汝心中介意無情的拒絕同行嗎?」 fDZnC Fa  
[ jgC`  
B \>W  
「怎會! 好友多心了。」 hV"2L4/E  
juBzpQYj  
"gq _^&  
杜鳳兒忽怒氣生,快步離去,語音輕飄入秋八月耳裏,重擊心弦。 u %&4[zb  
「唉! 曖昧不明是最傷人的。好友既無意,那吾就不客氣了! 客棧交給汝了!」 T1fX[R ^\  
$ 7uxReFZR  
B-aJn8>/  
秋八月一驚望向遠去的杜鳳兒沉思,一怯懦聲傳入:「大爺! 我們還去不去客棧?」 *G;D u`;  
Dlo4Wy  
o@:u:n+.  
秋八月一聲低嘆,與線人一齊進入星陵客棧竹圍。 3G-f+HN^E  
jX 6+~  
*wK7qS~VB2  
進到園中,寂寥無聲,客棧大門緊閉,四處無人。線人低聲道:「難道這樣快就搬走了嗎?」 B~/ejC!  
@!s(Zkpev  
\DRYqLT`  
秋八月與線人慢慢走向客棧大門,除了冷風落葉,沒其它聲響。 _D."KU|  
9Q*zf@w  
_c6 zzGtH  
秋八月靜心觀察與傾聽,四周的確無人。奇怪! 司徒遠作得如此明顯的讓線人察覺不妥,應該就是要擺陷阱讓我們來跳。 可是為何如今客棧猶如廢墟呢?   SLI358]$<  
-vBk,;^>  
px.]m-  
秋八月讓線人留在園內,自行走近大門。 J`{HMv  
0Kenyn4?  
>rzpYc'~w  
停在大門邊一會,依舊沒有動靜,甚至沒有危險的訊息。輕推大門,大門深鎖,以內力震斷鎖鍊,全身防備的開啟大門。   #ui7YUR=2  
?u /i8  
O8S"B6?$~'  
還是沒事發生!!!! Y4n; [nHQ(  
z3p #`  
e+>&? x  
真的只是搬走嗎?   gSu3\keF  
"M5&&\uT  
9{V54ue;  
屋裏幾支快燒完的殘燭與倒地的殘桌廢椅家具,顯示走得匆忙,難道是出了事嗎? @^93q  
IEJp!P,E  
$2\k| @)s  
咦! 酒櫃上似有些紙張是什麼? sy.U] QG  
kVb8$Sp  
3RTraF  
慢慢走近酒櫃,此時冷風再吹入,燭影更弱,室內更加昏暗,所有蠟燭接近燃燼。 {BKr/) H  
iv62Fs'  
3Q"4-pd  
不對! 怎可能全部蠟燭幾乎在同時都快燒盡。 7A[`%.!F6  
d6hso  
Nm]\0m0p-  
秋八月不作他想即刻向外飛去。 O<v9i4*  
RW. >;|m  
B?tO&$s  
“砰”一聲巨響,整個客棧爆炸成四分五裂, 殘木夾帶尖刺向外散去,塵走煙飛中,暗器四飛。秋八月雖即時退出客棧,但距離太近,被爆破力震傷功體,但不敢稍有遲疑,不顧傷勢,立即催功出掌。氣流在秋八月前形成氣牆,擋下木屑尖刺。 )#l,RJ(  
>O&:[CgEF  
zn|/h,.  
火舌、暗器、木屑、灰燼、濃煙,一片矇矓。在防備爆破暗器的同時,秋八月忽感背後殺機,掌轉氣動飛上空中,數十隻箭矢射入剛站的地方。 W8 m*co  
*"D8E^9  
?=h{`Ci^ $  
從空中看到線人被射死在園中,園外數十名黑衣人,手拿弓箭,不斷射箭。  秋八月怒氣生,迴轉氣流化作一招,“月散大地” 擊向地面的偷襲者。 D*R49hja{  
pZ4]oK\*  
W+0VrH 0F  
黑衣人等見來勢洶湧,紛紛走避。但掌氣猛烈廣大,由空一擊而下,地起三寸方圓數丈皆平,黑衣人無一倖免,屍骨粉碎。 xPi/nWl`|  
icPg<>TQ  
q0hg0 DC[;  
功體受震,又連翻使力。落地後,秋八月血由嘴角噴出。但真正憂心的是,夙烈竟無出現,難道他的目標是……無情。   Lh5d2}tcO  
&L S&O  
f}c z_"o4  
秋八月心慌意亂,趕緊往繁塔飛奔而去。   DEw_dOJ(  
!~&vcz0>)9  
uE6;;Ir#mF  
***************************************************************** ^^I3%6UY  
繁塔前,追命逢劍絕。繁塔外,無情會夙烈。 ~e<v<92Xu  
oZV=vg5Dq  
Ge>%?\  
任何一頭都是輸面大,沒想到夙烈竟會一出手就毀轎,一瞬間就瓦解無情的最大利器。無情面對夙烈,心思百轉,要如何扭轉劣勢。 3S'juHT e  
6h|@Bz/A  
'MHbXFM  
夙烈冷冷開口道:「大捕頭! 是要自己認份,還是要反抗。最終結局都一樣,汝最好還是束手就擒,省一番功夫。」 9s-op:5  
kgvB80$4  
j:9kJq>mv  
現場肅殺之氣濃厚,酷厲的眼神在在說明此人之兇狠。夙烈果如杜鳳兒所言,完全不同於司徒遠。 ^vjN$JB  
VzR (O B  
Tej-mr3P  
無情傲然道:「司徒遠曾傷在我的暗器下,你若想用外物來影響我,可得付出相當的代價。」 lFNf/j^Z  
]r{-K63P{!  
GP5Y5 )  
夙烈冷笑:「哼! 激將法對吾無用。不過對付汝,若需先捉汝那四個小子來威脅,那大陵星也太沒用了。」 S3=M k~_&  
H3"[zg9L:a  
E Cx_ [|3{  
「公子!。」四僮想靠近,但無情忽作個暗號手勢,四人不敢移動,只能心焦的看著無情獨對夙烈。 i~dW)7  
D %`64R  
b g'B^E3  
無情雙手連續揮動, 數件暗器分層射向夙烈。中間分上下直向夙烈,兩旁暗器斜飛撞樹,分兩頭撞回夙烈左右兩旁。 6.Nu[-?  
"bRg_]\q6  
-T4{PM  
夙烈身形輕移,右手輕揮,氣功轉動間,暗器皆被打下。 「就如此而已,令人失望。」 [UVxtMJ  
~O)Uz|  
lGI5  
何梵氣道:「公子如不是失去轎子,才不會…。」 Eg"DiI)7  
FBM 73D@`  
,x?H]a)  
無情喊道:「住口! 留在原地,不要再出聲。」 _$me.  
HV`{YuP  
0(|BQ'4~H  
「哈! 你們四個小子還不懂無情要保全你們的心嗎? 反正你們也逃不掉,吾就踏過無情屍體再對付你們。」 bUC-}  
\]U@=w  
.[hQ#3)W  
無情聞言,再出手發出滿天暗器,隨即手按地,身形飛起,數隻彎形飛鏢於空向夙烈飛去。彎形飛鏢不以直形飛勢,反而是迴旋空中後,再打向敵人。無法預知何時,打往何處,令人防不勝防,無情落地後再祭出飛針直射夙烈。 X3DXEeBEL  
Y WSo:)LY  
,uD F#xjl,  
夙烈雙掌推出掌氣“星星燎原”,氣勢凶悍的打下第一波暗器。 {R7>-Y[4)2  
z^Nnt  
\#[W8k<Z  
此時數隻飛鏢忽由不同方向近身切入,夙烈連退數步,手於空中揮動,捉住幾隻飛鏢,但飛針已至。夙烈翻身避過, 身形不穩間,兩隻飛鏢再飛至身前,已來不及運氣,夙烈急怒往旁跳去。 r3l}I 6  
jGzs; bE  
AF1";duA  
跳躍間,夙烈發出掌氣打向無情。無情急閃跳上,但逃不出掌氣範圍,在空中被打中落下,四小僮忍不住悲憤,跑向無情。 6y,M+{  
5#.uA_Fov  
22\Buk}?  
被扶起的無情,忍不住內息波濤,吐出鮮血滿地。 )EYsqj  
n*^g^gp  
#D3e\(  
夙烈冷笑説:「哼!  暗器技巧加上對人反應後的行動,皆算計在內,是有兩下子。與汝之盛名相比,不過爾爾。」 ~1pJQ)!zlq  
PKR0y%Ar  
夙烈慢慢走近, 無情表情凝重的注視地面。 Wxg,y{(`  
YNbs* i&  
hi>Ii2T  
****************************************** D>,]EE-  
樹林中傳來巨響,讓追命心憂但脫身不了。當初羅睡覺已是難以應付,現在師父不就更棘手,加上任勞任怨與刑部高手,現在真是讓人給追殺生命了。 YH^_d3A;  
sJX/YGHt  
5M{N-L_eC  
也罷! 既來之則安之! 天生豁達的追命聳聳肩,拿起酒壺猛灌,沾濕滿身酒味後,朝天大笑。 !W/Og 5n  
Phl't~k  
p2PD';"  
「哈~~~ 過癮! 來吧!」 FyYQ4ov0&o  
-Q;5A;sr2  
?L#C'Lz2+  
面對追命的瀟灑應對, 腳絕怒氣橫生,追命不是應該擔憂害怕的嗎? 1 ,oC:N  
fcb:LPk;  
&-+qB >SK>  
一出招,就是踢出強大氣勁。追命提腳抗衡,兩人於空中,腳勁交接。落地後,追命倒退數步,氣血翻驣,穩住身形,心中興奮不已。哈! 碰上也是以腳為主的高手,還是絕頂高手,與之較量的心情油然而生。 ={b/s31H:  
M|FwYF^  
x;LyR  
任怨要上前幫忙,但任勞擋下道:「我們只要押場就好。現在下去,反而削了腳絕面子,不是嗎。」 f3U#|(%(*  
B8 -/ C\  
a=gTGG"9  
任怨看著任勞神情,了然的點頭,站於一旁。 673v  
=2bW"gs I  
\SnW(,`oX  
腳絕運氣化腳為刃,使出出名的腳刀。追命不敢輕忽,雙腳快踢,身形迴轉,轉出漩渦氣焰,硬擋腳刀。 Wt"@?#L  
<"/Y`/  
+ H_Jr'/  
兩人雙腳交錯數十招,追命不幸被踢中背部,跌到一旁,背部鮮血直流。但無損追命鬥志,嘴角一揚從容地從地上爬起,又是拿起酒壺狂飲。 X#5dd.RR  
bOux8OHt*  
DTN@b!  
腳絕看追命受傷確”目中無人”狠狠道:「盡量喝你的訣別酒,我們只要無情活口,你死定了。」 q^Lj)zmnK  
zY(*Xk  
jgYUS@}  
身形再躍升,起腳踢向追命。追命噴出酒箭,轉移身驅,連續踢出數十腳。 腳絕意外的被酒箭攻擊,雖急速向旁閃躲,但酒箭範圍大,被噴到數處。雖已運起腳劍,但仍刮傷數處, 追命內力不可小看。 [+gX6  
*D F5sY  
e>1^i;f  
驚訝之餘,追命隨之而來的數踢,氣勢洶湧。腳絕連忙起腳防禦,只是為之已晚,腳絕身中兩腳,飛出數尺,一瞬間兩人皆受傷。 _x z_D12  
iBxCk^  
hT^6Ifm  
腳絕氣憤難平,憑自己功力,絕對高過追命甚多,但卻大意被追命所傷,豈不讓任勞任怨看低。不對! 追命的行為,分明是有意挑起我的怒火。哼! 我豈會輕易著了他的道! \,[Qg#W$u  
>Fz_]z   
u~Q0V J~  
腳絕重新站起,一身怒氣忽化成無形,冷酷的凝視追命,一步一步慢慢走近。 d7^:z%Eb|  
o&g=Z4jj<  
5wRDH1z@{  
追命暗驚,腳絕竟能壓住怒氣,冷靜以對,無怪乎是七絕中最棘手的人物,看來很難善了。得想法讓大師兄全身而退,雙腳功力提升,冷眼看著逼近的腳絕。   b0x9}  
BkA>':bUr  
;7 i0ko9  
崩! 砰! 碰! 忽然幾聲巨響,在場之人,頭皆轉向出聲之處。 aCX](sN  
;f[Ki$7  
&pK1S>t  
****************************************************** [f.[C5f%"'  
四僮扶著無情跌坐在地,夙烈慢慢的逼近。到達前方數步之距,踏上無情吐血的地面,無情忽喊:「砍!。」 l+ bP48  
d4[M{LSl  
m'r6.Hp3Ng  
四僮飛出,但不是砍向夙烈,而是砍向繁塔方向的樹木。正當夙烈驚疑,無情忽手拍地面數下,身起飛退。 c>!>D7:7  
HV&N(;@  
}Nl-3I.S^  
夙烈心感不妙,急發出一掌。腳下地面的血滴竟飛起攻擊,夙烈連忙向後急退閃躲,但距離太近,閃避不及, 兩粒“淚”削入肌肉。但切入後就被氣罡擋住倒行噴出,鮮血直流。 '%V ;oJ"  
=i Rc&  
qUx!-DMY  
無情雖施展輕功急退,勉強躲過正中掌氣,但仍偏中身形,重重跌倒在地。滿頭秀髮向天飛散,鮮血再由口中噴出。 -&M9Yg|Se  
KKa"Ba$g  
Q)C#)|S  
夙烈無法相信自己竟會為之所傷,一怒之下,不再容情,一掌大力揮出,欲立斃無情。 h;^h[q1'  
zbx,qctYo$  
W&}R7a@:<~  
無情再拍地面飛退,但因傷重,氣力薄弱,身形稍起即墬下。躲無可躲,無情知難逃一劫,腦中浮現一抹黃色身影。喟然一句: 唉! 秋八月………這聲音只有自己的心才聽得到。 =! 9+f  
pJVzT,poh  
WHvN6  
忽然一頭栽入紫色懷中,紫氣疾出,半空擋下掌氣。氣爆石飛,加上四僮砍倒的數棵大樹。一時間,樹倒葉落,大地震動,滿天塵土落葉亂舞。 -}MWA>an8  
,/m<=`*N|  
hqFK2 lR  
塵埃落定後,兩班由樹林隔開的人馬,因樹倒而看到彼此。杜鳳兒一手攔腰抱住無情。夙烈左腳鮮血淋漓。追命受創勉強站立。腳絕雙腳刮傷,身形晃動不穩。任勞任怨張大嘴巴盯著夙烈,頓時不同聲音響起。   Xl2Fgg}#  
oA"t`,3  
nC qUg_{D  
「哼! 杜鳳兒。」 O%tlj@?  
_V1O =iu-  
J Q%e'  
「夙烈! 汝太過份了。」 ^lB1- ;ng  
TW Qf2  
MH'S,^J  
「大師兄!」 $[VKM|Zjw  
Od^y&$|_%`  
<!Nj2>  
「司徒遠! 你怎麼在這裡?」 0LrTYrlj  
zr\I1v]?1#  
G! zV=p  
追命馬上知曉無情用意道:「不是司徒遠,是同臉孔的夙烈。」 ^uMy|d  
TRcY!  
68*h#&  
夙烈眼中浮現冷峻殺意,任勞任怨心知不妙。任勞忽見無情望向自己,眼中精湛數閃,若有所悟。 /.aZXC$]  
O!hg@[\B+  
vE>J@g2#  
無情忽打出多個小圓球,邊喊:「退。」 漫天圓球分兩旁向著夙烈與腳絕而來,同時杜鳳兒發出數道指氣攻向夙烈與腳絕。 8QE0J$d5  
9|D!&=8   
xQ* U9Wt;T  
夙烈左閃指氣右打圓球,誰知圓球一碰即著火。夙烈忙閃避其他圓球,同時撲滅火源。另一頭之腳絕也是同樣遭遇。夙烈欲追擊無情,但漫天暗器已至,運氣急擋落雨般的不同暗器,同時身旁大火燃起。 gZM\RJZ_  
pTST\0?  
82YTd(yB  
原來圓球除了攻向夙烈與腳絕外,也落於倒塌的樹木,引起大火。 8 %Lq~ lk  
?M;2H {KG:  
YnNB#x8|  
圓球碰地著火同時也冒出紫煙,任勞趁此大喊:「小心! 有毒!」 gv r "F  
uPsn~>(4  
&0It"17Ej  
夙烈與腳絕在慌張閃避中急掩口鼻,運氣抵毒。一時間紫煙濃煙四散,野火辛辣,一片混亂。 &AU%3b  
XGFU *g`kq  
 KY!  
待兩人察覺硝煙並無毒,跳出火場,已無人跡,連同任勞任怨皆不見人影。夙烈憤恨非常:「無情! 杜鳳兒! 哼!」宏大一掌擊爆一旁的綠轎。 tU}CRh  
*********************************************** zob^z@2  
杜鳳兒帶著無情飛奔遠離繁塔,四僮與追命也向不同方向逃逸。杜鳳兒不禁佩服無情,竟連退路都計畫週密。 /wljb b/s  
!\}Dxt  
b~Y$!fc  
當杜鳳兒空中接住無情後,無情在手背上寫下”攻逃北”三字,杜鳳兒了然於心,伺機而動。當他帶無情離場時,無情手中暗器再閃,打向毀於路旁的綠轎,發動綠轎暗器,漫天攻向夙烈與腳絕。連番攻勢,才得以全身而退。 r'7;:  
I+!w9o2nZ  
bVQLj}%   
只是…懷中的脆弱人兒已陷入昏迷,連受兩掌加上重傷後又施力再發暗器。雖說當時夙烈並無殺意,但全無內力的他,能過得了這一關嗎? ipQJn_:2  
PM=Q\0  
1 C{n!l  
心焦的杜鳳兒看著越來越弱的氣息,決定先找個地方療傷再回去。 R^1sbmwk  
z~L4BY@z  
drBWo|/  
秋八月到達繁塔時已無人在場。滿地野火亂木,觸目驚心的是綠轎。綠轎竟爆碎得不成形,秋八月到處尋覓,不見蹤影。再也忍不住心慌,展起蓋世輕功飛回金風細雨樓。 !<h*\%;  
!Z YMks4  
%+L:Gm+^g#  
回樓裏等待,只見到受傷的追命與四僮陸續回來,才知無情要大家分四方逃離後,再繞回此處。但是帶著無情的杜鳳兒卻遲遲未回,眾人擔心不已。 );kO2 7dg  
2L[/.|  
38L8AJqD  
「難道他們被捉了? 夙烈一直針對公子。」陳日月幾乎哭泣道。 pT>[w1Kk^  
z[M LMf[c  
ua/A &XQx  
追命回道:「應該沒有,我走時有看到杜公子帶著大師兄離開現場,當時的夙烈與腳絕還忙著對付指氣暗器與野火。」 N0O8to}V  
mv/'H^"[_  
-w1U /o.  
陳日月道:「但一旁還有任勞任怨。」 H~i+: X=I  
(Q o  
:2^%^3+V  
追命道:「大師兄讓他們與夙烈照面,破了暗藏的雙面,他們自保都不及,怎會反去對付大師兄呢?」 ~= lm91W  
ctTg-J2.  
9.m_3"s  
一旁秋八月神色凝重不語,不知是時空轉變還是星移物轉,一向自信的測知術,在此地似乎不再神通。還是心亂影響了測算呢? 一向能預知許多事,但此次卻讓妒火怒氣蓋過一切,竟沒算出無情這一劫! 不行! 吾一定得定下心來,專心感應。 Sqed*  
$z1u>{  
N|O/3:P<,U  
何梵道:「我出去找人。」 S)iv k x  
:UoZ`O~  
\L}Soe'  
追命阻止:「不行! 現在的夙烈一定在氣頭上,誓要找到我們,如果不小心讓他追蹤找到大師兄,不是更糟。相信杜公子吧! 一定是有事擔擱了。」 W2O =dG`  
i~@e}=  
mQ;b'0&  
黃影一閃,眾人眼前已不見秋八月,只聽到語音迴響天地:「吾去找他們。」 $iUK, ?  
.2q7X{4=  
jX-v9eaA  
秋八月飛馳而出,測知到的不安與危急,令他心急如焚,趕緊往感應之處急奔。 KqG:o+V=  
XpJT/&4  
G%Hr c  
*** #(j'?|2o%  
'H`aQt+  
)'?3%$EM  
杜鳳兒找到一間破屋,急將無情放下把脈,氣息十分薄弱,趕緊運氣於無情體內,希望能幫助壓住傷勢! 0.'$U}#b  
<.HX_z3l  
[w' Y3U\ i  
難!難!難! 正常武林人練有內氣,可運氣導氣幫助調節內息療傷。但無情全無內力,何氣能引?  一般氣功的交流,除了引氣還容易將己身的瘴氣也導入。無情已失去知覺,杜鳳兒更不敢輸太多氣進入八脈,怕傷到無情已是重挫的經脈,萬一調理不好,反噬其身。 Obgn?TAVX  
{f((x1{HZx  
jAB~XaT,  
連試了幾次皆無法引起無情內息呼應,只感到無情氣息漸趨貧弱。 12U1DEd>-  
]R32dI8N  
kO{A]LnAH  
看著披頭散髮,口怖血痕的無情,秀麗的臉孔蒼白無神,輕飄的猶如將飛去的仙子。 $ jWe!]ASU  
$bIVD  
sMlY!3{I x  
明明是個雙腳殘廢又多病的身驅,卻能成為六扇門第一號頑強人物。 ;{[&&qMwU  
`wj<d>m  
/oKa?iT  
………是什麼樣的意志融合成這樣的組合? nsIx5UA_n  
.:A9*,  
y!&6"l$K]  
……………是怎樣心境走上這條最艱苦的路? {U?/u93~  
m X{_B!j^  
"#\\p~D/<  
………是如何的堅持實行捨己行俠 抱義而亡?   [`Seh$  
N_(qMW  
15U]/?jv8  
耳邊響起與無情的一段對話: Jz(wXp  
.;&c<c|  
XZde}zUWn  
杜鳳兒好奇問道:「汝殘弱之軀,為何要作捕快?」 N9QHX  
o *)>aw  
ad+@2-Y  
無情回道:「為俠義,鋤強扶弱。」感覺很平常的理由。 _^]2??V  
i}"Eu< P  
@xIKYJyU  
「那也不一定要當捕快,快意江湖豈不比捕快更逍遙?」  G`8i{3:  
MKzIY:u g  
L}Nc kL  
「江湖是任性任為,隨心所欲,的確是自由瀟灑。但江湖多是快意恩仇,針對的也大都是身懷絕藝的江湖人,真能幫助平常黎民多少? 大多數江湖人不喜週旋官府,多是躲而遠之。即使一時之興,出手相救,治標不治本,並不能真正的解決弱者苦難。也讓法治變成無用之論,反多動亂。捕快是以法幫助苦難弱小,以法為本,豎立秩序。我們不分貧賤,不分武人黎民,但求為民伸冤、爭取公道、申張正義。不錯! 朝廷多奸孽,所以我們更不能退縮,否則哀鴻遍野,求告無門是何等的不幸。政治的確難鬥,但義之所在,縱千萬人吾往矣。」  b)/,  
M:K5r7Q!yv  
~3bH2,{L[  
杜鳳兒心中湧起一陣感動,看似平常的理由,其中卻是多少的奉獻與付出。 好奇問道:「看你周旋於官場,行事與一般江湖人有別,你心中對於”俠”的認定是什麼?」 MWTzJGRT  
@'>h P  
 -i*{8t  
「知其不可為,而義所當為者為之的人,俠行是在有所不為與有所為間作抉擇。俠當前,不多說、不多想、毫不猶豫的勇往直前,即便千夫所指亦難改其志。因為心中早已有所悟,明亮如燈。」 xo3bY6<n  
(前兩句是溫瑞安對俠的詮釋。) @c,Qj$\1  
{ZQ|Ydpk  
Xy/lsaVskX  
「俠捕! 這個稱號你們四人當之無愧! 」 TK^9!3  
qM%l  
F7[ 55RcP  
無情苦笑道:「我們不是俠! 我們只是做該做的事! 」 *%'nlAX6%  
6?8x[l*5M  
U?BuV  
(以上完全是怨念,受不了俠刀蜀道行的碎碎念,又唸不出個所以然,把俠扭曲了,所以我藉無情之口來闡釋俠道精神。) R@zl?>+  
C]H'z  
j0P+<@y  
真是一個與眾不同的人兒。難怪讓一代神人秋八月心動! 連自己都忍不住地心生憐惜。看著無情贏弱到幾乎沒有氣息的呼吸,耳中傳來無情無意識低喃:「八月…」 #fdQ\)#q>  
N~Zcrt_D  
bit@Kv1<C  
杜鳳兒忍不住心疼的抱緊無情身驅,頭靠向耳邊輕呼:「盛公子! 快醒醒啊!」 |hGi8  
y/{&mo1\  
$}_a`~u  
忽然一聲怒叱:「汝在做什麼?」 f4{O~?=  
2smQD8t  
{Aq2}sRl{  
在杜鳳兒還來不及反應的驚訝中,黃影已將懷中無情搶去,秋八月眼中迸出藏不住的妒火與心亂。 /DLgE7iU%  
(b!`klQ  
vhsHyb  
杜鳳兒怒道:「盛公子傷重如斯,好友還豪取強奪,不怕他魂飛魄散嗎?」 a(cZ]`s]*  
KlOL5"3  
`wrN$&  
秋八月不知自己為何在看到杜鳳兒緊擁無情後,竟如此失控,但心中的那一份感覺越來越分明。 hHXTSk2  
Z'/sZ3Q}  
3pQ^vbQ"  
趕緊將無情放下探視後,神情凝重道:「好友! 很抱歉,吾失態了! 請汝幫吾護法。」 看到秋八月口角與衣前血痕,杜鳳兒問道:「汝怎麼受傷了?」 {jVEstP  
?mM6[\DFoT  
)S~ySiJ<U  
秋八月不答提氣就輸入無情背後。 W[ZW=c  
En&`m  
Zq[aC0%+  
杜鳳兒正想提醒無情是無內力之人,不能以正常運氣施救。卻發現一股寒流刺體,秋八月竟想也不想得輸入秋霜之氣。 8<#S:O4kA  
zNg8Oq&  
c ow]qe6K  
杜鳳兒知道秋霜之氣是多麼的耗損元功與內力,而且不易修復。秋八月竟毫不猶豫地將之輸送給無情,可見其在心中份量。秋霜之氣不比一般內功,能救助瀕臨死亡之人,更能幫人回復功體,目前天宇中只知獨有秋八月練成。此氣應可助無情療傷並迅速恢復元氣,不過秋八月將會折損不少真元,加上他又受傷在身,這一來一往功體受挫只怕短期間難以修復。 ZP*(ZU@j=Z  
slPLc  
>U4hsr05  
『好友! 汝洩底了! 哈!』 +,wCV2>\3  
……………… U_\3preF  
………… vdS)EIt  
6,J:sm\  
天色又是黃昏,無情在輸入秋霜之氣後,又昏迷了半天。秋八月一直懷抱無情,不時輸氣低語,杜鳳兒看著兩人直搖頭。被天命責任緊鎖於身的兩個不同世界之人,偏兩人都是彆扭至極,感情如何著落呢? b Ag>;e(  
^j-w^)@T  
BZUA/;Hz &  
「好友! 汝休息一下吧,換吾來照顧。」 @-d0 ~.S  
<OR f{  
L"Vi:zdp  
秋八月搖搖頭。 :>G3N+A)  
-hn~-Sy+  
>o45vB4o  
杜鳳兒使起壞心眼道:「盛公子真是令人又愛又憐,又是一個如此特殊一見難忘的人。唉! 叫人不動心都難!」 +#$(>6Zu"{  
>n!,KUu]  
cx_.+R  
「杜鳳兒!」 3d_PY,=1  
HW,2x}[  
ICbT{Mla  
哇! 難得有第二種表情的人動怒了,居然連名帶姓的叫我。不知死的繼續說:「好友何需動怒? 吾只是表白對他的好感, 盛公子心中應還沒有知心人。吾…。」 Xj;\ROBH-  
e 9p+  
>R&=mo~  
秋八月怒道:「杜鳳兒! 汝…少來攪和。」 97XGJ1HI  
"~-Y 'O  
(K"8kQLY  
「為何如此生氣? 吾只是直言心中所感,吾一向如此,好友應很清楚! 算了! 吾出去找水。」 杜鳳兒偷笑的走出破屋,順手輕輕關起門來,該是他倆獨自相處的時候了。 ~-dL #;  
BkO)hze  
+|SvJ  
忽然覺得自己何時變的這麼八婆,竟然會關心起好友的終身幸福來了,哈!看來宋朝之行也算有點意外收穫吧。 Hf^Tok^6@]  
h~ F`[G/'  
%\uEV  
明知杜鳳兒是取笑自己,但是秋八月就是無自來由的怒氣衝天,無情的重傷讓自己煩躁不安,一向的理性澹然,智謀深沉的他不知飛到何處。 崖餘! 汝是如此的牽動吾之心扉。 utJz e  
fD>0  
[p 6#fG *  
認知自己一直不願承認的情感,也該是正視之時了! 誰知鳳兒是玩真的還是假!   @1p ,  
l>H G|ol  
IQ9jTkW l  
耳邊再傳來無情輕呼:「八月!」 秋八月自責地對著無情耳邊低喃:「若不是生氣汝與鳳兒的親近,吾也不會失去理智的讓汝孤身犯險。對不住! 崖餘!」 slV7,4S&!  
MZ/PXY  
pbM"tr_A{  
昏迷中,一股暖流流入,從黑暗深淵裏拉起自己,是心中牽掛的他。深深低語呼喚,緊緊懷抱讓無情飄泊的心安定,心中漲得滿滿,安祥舒適的賴在這個懷裏,不想醒來,只想好好享受難得的溫馨。一句”對不住”,震醒了熟睡的人兒。 GiF})e}  
tOu:j [  
vW\|% @hW,  
自責的神情落入剛醒的無情眼裏,一陣心疼。移動酸疼的手,覆在秋八月手背。「八月! 我…沒事了!」 1zz.`.R2U  
@Z50S 8  
*`(/wE2v]  
秋八月反手緊握住無情手,將無情身子更是緊緊抱進懷裏,霸道的耳語:「不准再如此輕忽自己身體,汝是屬於應天風的。」 K% Gbl#  
l}Fa-9_'  
t G{?  
無情不可置信的張大雙瞳直視秋八月,秋八月笑道:「懷疑嗎? 吾愛!」 |H(Mmqgk  
.F*2]xj@"  
@|2}*_3\  
紅暈爬上雙頰,無情閉眼嬌羞地躲進秋八月懷裏,心房狂跳,但禁不住的甜蜜喜悅,一生難得笑上一回,原來快樂是這種滋味。慢慢睜開雙眼,印入眼中的卻是血痕般般的黃衣,抬頭望去是無神疲憊的臉孔。 Rlq6I?S+  
$S|2'jc  
INHN=KY{  
「八月! 你…。」原抱緊的雙臂忽落下,秋八月昏倒一旁。「八月! 八月!」 FyZiiH4|  
=XT'D@q~W  
[xVE0l*\   
杜鳳兒聞聲進入,探視秋八月道:「無妨,只是氣血流失過多,加上近日心緒煩亂。」說到這時頓了頓,似意有所指的看著憂心的無情續道:「他在輸了秋霜之氣於汝後,一時氣脈紊亂,牽動內傷昏厥。」說罷運氣幫秋八月療傷。 5xEk 7g.  
<_|H]^o  
`Al[gG?/!  
「他…還好嗎? 」 rCmxv7" a}  
$B iG7,[#  
C~5-E{i  
唉! 杜鳳兒忽然嘆氣搖頭出去, HxVQeyOR  
:EUV#5V.  
M?UlC   
無情心如重擊,把脈感到內息虛弱到若有似無。 「八月! 不要!」心如刀割,雙手停不住顫慄地抱緊眼前人兒身軀。 z~g7O4#  
LX %8a^?;  
<N{pMz  
「崖餘! 怎麼了?」無情抬頭望去,對上暖暖的深情眼神,禁不住的柔情,忍不住心中激動。「八月…。」再度投入懷裏緊緊擁抱,秋八月了然的笑笑,頭埋入無情頸邊磨蹭,慢慢的移向臉頰,點上紅唇。早已心心相印的兩人,終於打破心防,坦誠以對。   L-ZJ[#D  
zn4Yo  
l7]$Wc[  
杜鳳兒在房外看著,忍不住笑意:「真是兩個傻瓜! 非得吾下海,才肯說出心意。」奇怪的是,為何心中有點隱隱作痛感。 ; md{T'  
`P`n qn  
`R}D@  
@'EP$!c  
lB\ "*K;  
秋霜之氣果然非同凡響,休息一天後,無情整個氣色好轉,不過秋八月折損了三成功體,兩人親密得膩在一起。杜鳳兒忽覺得自己好像被忽視不存在似的,就這樣把我這個媒人扔過牆,太狠了吧! t `4^cd5V  
!n`ogzOh  
#0-!P+c[  
「好友在想些什麼?」 秋八月抱著無情出來。 by {G{M`X  
6]|NB&  
EO|r   
哼! 終於記得稱吾為好友了! 「沒什麼? 大捕頭看來氣色很好,要不要吾抱他四處走走。」 ':7%@2Zo  
Lp \%-s#5s  
cVZCBcKC?  
「不勞好友,劣者會自行處理。」 7eh|5e$@  
^}2 ie|  
FjUp+5  
什麼話? 連碰都不讓吾碰了! 7p?6j)rj  
tPS.r.0#^  
t[6g9e$  
無情紅著臉道:「我們該回去了! 經此一役,必需盡快讓蔡京下定心意,也得防夙烈反噬。已擔擱多時,得回去再重新計議。」 '_n{+eR74  
Q#@gOn=W\  
-=E/_c;  
杜鳳兒深望兩人道:「你們確定這麼快就要走了嗎?」難得的時刻,難得的相聚,暫時的世外。不多留嗎? Ru?Ue4W^b  
b8 J\Lm|J  
uP/WRQ{rW>  
知曉鳳兒心意,秋八月與無情對望一眼,千言萬語盡在其中,汝心有我,一日足矣。 *JG?^G"l  
S.+)">buH  
EX>|+zYL  
離去時,無情與秋八月同望著破屋,溫馨的一日,暫時遺忘的空間,終得再回到現實。雖已知雙方心意,但是…路…依舊遙遠。 S,5>g07-`  
j$*]'s&_hZ  
%iI0JF*E z  
「終有一天,我們會再回到這裏。」秋八月深情的對著無情道,無情知其意。當兩人都能無所牽掛時,就是相守時……有這麼一天嗎? TJ9,c2d+  
s,^?|Eo;0  
+w/Ax[K  
不捨的離開破屋,再投入狂潮時,也是暫忘自身時。 g1\4Jb  
Z'GO p?  
0k5Z l?  
杜鳳兒不知為何心難受一陣。唉! 是什麼樣的緣將兩人繫在一起,但紅線又是何其脆弱。好友! 吾只能幫到此,但願……… ->}K-n ),  
>taS<.G  
Y*``C):K%  
******************** A.vcE  
蔡京在聽到任勞任怨報告後,震怒在心。哼! 兩個司徒遠。 ~?vm97l  
oKTIoTb  
w\Q3h`.  
朱明月不明道:「相爺! 當初既與有橋集團合作救諸葛老兒,為何今日又與司徒遠一起捕捉四大名捕?」 J p .wg  
M[_~7~4  
@2 dp5  
「司徒遠來找我談合作事宜,我這是將計就計。諸葛老兒加上無情,兩個都是奸詐聰慧之人,對上一個已難應付,何況兩人。加上秋八月等從旁協助,總是大患。司徒遠與秋八月雙方孰強孰弱,不得而知,所以雙方進行。 反正狗咬狗的是他們,我們只要從中取利,各留退路。如果此舉能各自削弱他們雙方實力,我就會阻止諸葛翻身。不過! 司徒遠刻意隱藏另一人。連狄飛驚都不知此事,這情況就不同了。」 pFSVSSQRV|  
%^"Tz,f  
)BTJs)E  
朱明月問道:「相爺認為司徒遠心懷不軌?」 v,RLN`CID  
d@"eWvnlZ  
f? F i{m  
蔡京:「絕對是。哼! 司徒遠!」 _]tR1T5e  
,ewg3mYHC&  
+D4Nu+~BSN  
******************* 76)(G/  
幾天後,司徒遠與無式劍回府後,才知期間發生之事。無式劍冷笑道:「還真熱鬧! 真可惜!竟錯過了! 還讓吾白賠了星陵客棧。」 *6Rl[eXS  
2 < &-  
W.\HfJ74  
司徒遠叱道:「少說風涼話! 究竟是怎麼回事?」 xP'IyABx  
 ~u8}s4  
n<CJx+U  
夙烈道:「原本是完美計畫,但是中間卻出意外。老三! 汝來說明,為何秋八月與杜鳳兒都沒事?」 (k M\R|  
%kJ:{J+w]  
9Pd~  
老三道:「為怕秋八月等人武功太好察覺我們,吾們在他們踏進客棧外圍就點燃殘燭,然後由秘道退出。原本他們是進到園中,誰知杜鳳兒忽然轉頭離去,秋八月意外地發愣了一會,才再進到客棧。就這片刻之差,秋八月才有機會逃出客棧。不過秋八月的確厲害,受傷後依舊勇猛。一掌下去,地起三寸,殺了所有伏擊的人,吾在地道看得心都涼了。」 mo#4jtCE  
"JVz v U]  
+M@G 8l  
無式劍冷道:「折損了吾之客棧與人手,結果只是傷了秋八月。汝呢? 汝該不會連對個殘廢的都受傷吧!」 5]; 8  
Rv q_Zsm  
5G){7]P+r"  
夙烈恨道:「注意汝的言辭。無式劍 哼! 如不是那隻鳳突然飛來,無情那能逃脫。他的暗器的確令人防不勝防,但中吾兩掌,不死也半條命。杜鳳兒專門壞人好事,天宇如此,來到此地又如此,吾絕不放過他。」 9;Wz;p  
VR_+/,~  
HcHfwLin0  
司徒遠道:「任勞任怨應該已向蔡京報告你我之事,吾等得先安撫蔡京。」 2O9dU 5b  
W\U zw,vI  
~A8lvuw3  
夙烈:「沒那個必要,安撫也無法打消他的怒意。我們得盡快行動,無式劍!你的人馬也該出面了吧!」 WGG|d)'@  
z}C#+VhQ`  
]02 l!"  
無式劍怒道:「開什麼玩笑! 吾的人馬都已在汝掌握之中,汝還在要求什麼?」 <4{@g]0RV  
2t[c^J  
 R76'1o  
「是嗎? 那汝的人馬也太不濟了,不像是聞名的劍神闇帝。不過吾最近收了一個得力之人,腳絕應可幫汝回復記憶。」 =oT@h 9VI  
~uC4>+dk  
RO wbzA)]r  
「什麼? 原來如此!」無式劍心知腳絕必定是透露所知給夙烈了! V.Xz n  
h#]}J}si  
/gy;~eB01  
「無大將軍! 不知汝是否記起貴部屬的所在?」 (^a;2j9  
QJdSNkc6  
@aCg1Rm  
無式劍忽發出劍氣攻向司徒遠,緊接身移攻向司徒遠。誰知劍氣竟打到司徒遠拿出的楓葉石,以三倍之力倒回,無式劍一驚,連忙閃躲自己的劍氣。 忽覺背部一痛,夙烈趁此切入,連封無式劍幾道經脈,讓無式劍服下藥丸。 y13=y}dyDH  
|,sUD/rt  
;S`Nq%,  
司徒遠與夙烈心靈相通,默契良好。當夙烈開始挑釁時,司徒遠已暗中準備八月秋風。 -&,NM  
a' #-%!]  
*$# r%  
夙烈笑道:「吾好像忘了說,在吾來之前,已向星宗討教過無大將軍的武功。小心喔! 汝該不會忘記月旬吧! 吾也不想如此相待,只要汝聽話,自然會幫汝解。」 &p ;};n  
(= !_ 5l  
?783LBe  
月旬,逢十五發作,全身經脈收縮,兩次無解藥,蝕骨而亡。 niy@'  
N8D'<BUC  
 b 1[U 9  
無式劍恨道:「哼! 如不是八月秋風,吾怎可能如此輕易的落敗。事到如今,吾認了! 吾會下令他們進京,以供差遣。」 bk6$+T=>  
JEHV \ =  
z(\H.P#  
「狄飛驚求見!。」來人報到。 xo@N~  
Z7.)[ ;  
n"FOCcTIs  
司徒遠望向夙烈,夙烈道:「如今沒什好隱瞞的,而且吾相信他已從蔡京方面得到訊息。」 6{7O  
['s_qCA[  
o=`9JKB~  
狄飛驚進入,見到兩人,雖有心理準備,還是忍不住驚訝。司徒遠先開口了:「狄兄! 一直沒機會跟汝介紹,此乃夙烈,從天宇來拜訪吾的。」 )&R;!#;5  
?sS'T7r v  
Plq [Ml9  
狄飛驚也不點破道:「歡迎! 」 =r-Wy.a@  
KG3*~G  
e/Q[%y.X  
此時的夙烈已無需揹上司徒遠的影子,本性盡出,高傲霸道的點點頭道:「繁文縟節可免,有事快說吧!」 bLV@Ts  
Z,4=<;PF  
VsZ_So;  
狄飛驚回道:「大事發生,諸葛神侯翻案了!」 l?FNYvL  
)<^ ~${$U  
4tuEC-oh  
司徒遠驚道:「什麼? 何時發生?」 }SN'*w@E  
'h= >ej*  
/pk; E$qv  
狄飛驚回道:「剛剛傳來消息,大石公認罪,扛下所有罪責。據說一切與老諸葛無關,他只是利用老諸葛掩人耳目。皇上大怒,已下令抄斬大石與四皇子,諸葛放出,不過仍有怠忽職守之罪責,罰俸銀一年,四大名捕官回原職,但拿掉禁軍權限。」 %BG5[ XQ7  
\clWrK  
FBY~Z$o0.  
司徒遠恨道:「中計了! 吾等參加的軍事會議,跟本是冗談無關緊要,他們只是要趁此救出老諸葛。」 /Hx0=I  
hYWWvJ)S  
XdS<51 C  
夙烈陰霾的看著狄飛驚:「為何六分半堂事先全無風聲?」 bZG$ biq  
;XtDz  
CqX%V":2  
狄飛驚道:「近來相爺沒有召我,也沒下達任何行動指令,此等大事,一定是密不透風,我不認為相爺會到處宣揚。況且此事等於是相爺敗陣,他一定更不願意讓人知道,到底我們只是外圍人士。」 i@I%$!cB  
%@xYg{  
=0f8W=d:Vr  
司徒遠夙烈找不出話中破綻,只好讓狄飛驚離去。狄飛驚臨走前,瞥了三人一眼。有問題! 無式劍目光含恨卻靜立一旁。嗯… #TSM#Uqe  
}jk^M|Z"Oz  
@<6-uk3S  
夙烈道:「狄飛驚不可信! 加上任勞任怨,蔡京不會與吾等合作了! 哼! 原本可以滅口的,但可惡的任勞任怨,竟趁無情的暗器飄出紫煙時,大喊有毒。吾與腳絕趕緊運功抗毒,沒想到只是煙霧,就這樣一停頓,讓他們跑了。」 u?J(l)gd  
=f|>7m.p  
'P Yl%2  
司徒遠道:「他們是算準了汝對此地的陌生,無情雖是殘廢,但暗器無毒,紫煙只是掩人耳目,吾也曾與汝發生相同的誤解。」 eoL)gIM%  
)xK!i.  
z::2O/ho  
「是嗎?」 (qG$u&  
U)PumU+z$u  
>L;O, {Px-  
「無情一向自傲這點,又是六扇門四大名捕之首,他雖行動不便又無內力,但無論情勢如何惡劣,他亦不會使下三濫之手段,以化暗器為明器而聞名於江湖! 」 f7W=x6Z4  
*7vPU:Q[  
Z0:BXtW  
「汝對無情很看重嘛! 」 /vV 0$vg  
ibAA:I,d  
Hb$q}1+y  
司徒遠帶著怒意道:「事實如此,吾沒必要加油添醋。況且真正在意他的不是吾,是秋八月。」 <qy+@t  
8&;dR  
<'B^z0I,  
夙烈自語道:「喔… 應天風與無情……嗯…」夙烈內心似乎想到了什麼而獨自笑了起來。 ri^yal<'  
Lg nGqIlx  
JQ1VCG  
********************** )~n}ieS  
「狄堂主!」雷純臉色蒼白得叫住狄飛驚。 K@,VR3y /  
ie ,{C  
|S8pq4eKJ_  
唉! 該來的還是來了,狄飛驚抱拳低頭道:「小姐!」 ;i:7E#@  
S-H3UND"  
M@K[i*e  
「兩個同樣臉孔的司徒遠,是嗎?」 ( BGipX4  
lm\u(3_ $  
Sce9R?II  
狄飛驚低嘆:「是! 另一位名為夙烈,個性陰沉霸氣……不是易與之輩。」 [y:LA ~q  
fI|1@e1  
p(8\w-6  
「是嗎? 那跟我求親的是夙烈囉。」雷純咬著唇,全身微微顫慄。 w&gHmi  
')aYkO{%sb  
{HU48v"W  
狄飛驚半响無語後,抬頭道:「毋論是夙烈或司徒遠,都不會是真心的,也不會長留此地。妳…還是忘了他吧!」 Uoe?5Of(*  
q ^gEA5  
b1OB'P8  
雷純不知自己為何總是走得這樣辛苦,相較之下,溫柔卻是那樣幸福快樂。 天何等不公,轉身回房,硬是不讓淚掉下。 D5p22WY  
S=2,jPX2r  
*Tlv'E.M  
「無論發生何事,我都會陪妳度過。」狄飛驚輕柔的訴說。 [Wh 43Z  
21[F%,{.),  
vKC>t95  
聽到背後傳來的輕訴,冰冷絕望的心似的感到絲絲的溫暖,但就是少了點什麼。雷純忍不住淚流滿面:「你……這是何苦呢?」 ;:4puv+]  
O?!"15  
ep!.kA=\  
「我是真心真意也不求回應,妳不必勉強,隨心所意,只希望妳快樂。」狄飛驚越說頭越低垂。 t]ZSo-  
6>Cubb>  
>gE_?%a[  
唉! 一聲輕嘆,雷純跑回房裏。狄飛驚無奈的搖頭,他與雷純真的只能站在平行線上嗎? 9s)oC$\  
********************************* %([c4el>\F  
這天汴京城大慶,代表正義的諸葛神侯,終於得以伸冤,四大名捕也官復原職。猶如黑暗中撒下一點曙光,人民喜極而慶。 iiTUhO )  
{;zPW!G  
Xy{+=UY  
無情沒想到米蒼穹竟犧牲大石公換諸葛,諸葛雖出但形同孤立,薑還是老的辣。心隱隱作痛與自責,諸葛神侯雖沒說什麼,但隱有責備之意。                                                                                                                                                                                                                                                                                                                                                       h]#)41y<  
P33E\O  
xlLS`  
面對好友戚少商出獄後即上門告別,無情孤單感更重。金風細雨樓經此重創,戚少商心灰意冷,決意暫離京城,平復心殤,再決定未來。金風細雨樓從此化整為零,何時東山再起,無人得知。 {V8Pn2mlo  
M@\'Y$)Y{  
Fk(5y)  
象鼻塔經此一役,形同瓦解。 L7-nPH  
f- <6T  
Q  [{vU  
發夢二黨雖還在京,但元氣大傷,自顧無暇。 K?4(ou  
B (falmXJ  
qHCs{ u  
諸葛神侯的京城外力日漸消逝,如今的神侯府真是單車對敵了。 x _K%  
GpL#, qYc  
TRZ^$<AG  
月黑深夜,諸葛神侯悄悄進了三皇子寢室,沒想到三皇子已坐在書桌前等待:「我想你應該會來找我吧! 」 hqPn~Tq  
y6/X!+3+  
DtZm|~)a  
諸葛神侯正想開口,三皇子伸手阻止道:「我知你的來意,大石公大約有透露一些給我。年少總是會意氣風發,現在比較成熟也…比較會想些。四弟為我所累,莫名受死,讓我醒悟,我還是比較適合安穩太平日,官場太複雜,我不認為我能游走其中。言盡於此,你離開吧!」說罷閉上雙眼。 ThxrhQ q[+  
ZAZCvN@5  
^ne8~ ;Q  
諸葛神侯知事已難為,嘆一口氣後,隨煙消逝。 lND[anB!  
+b+sQ<w?.  
o3=kF  
回到神侯府,卻見秋八月在院裏望天。 7o. 'F  
}H=OVbQor  
>Il`AR;D  
秋八月開口道:「天命難違,強求無用。」 I8?[@kg5b'  
Pc'?p  
ydQS"]\g  
諸葛神侯回道:「人定勝天,或許能力挽狂潮。」 =f!M=D  
p/h&_^EXU  
w>u Z$/  
「諸葛先生也是精於卜算之人,難道不知逆天不可為嗎?」 J|-HZ-Wk|J  
Q8y|:tb$Y  
1!3kAcBP  
「唉! 盡力而為!」 !Yu-a!  
1 1CJT  
l #Q`f.  
秋八月道:「崖餘很難過與自責,可是他是用最快與損失最少的法子。他能逼使米蒼穹為你平反,但無法控制他。米蒼穹以小保大的手段也的確達到最好效果,到底還有蔡京方面的礙手礙腳,此事上兩人都退幾步。我相信大石公是看清情勢後,才扛起一切。」 k 5D'RD  
dU6LB+A  
s~ A8/YoU}  
諸葛神侯回道:「我知秋公子之意。 唉! 難為了崖餘! 吾甚感欣慰!。」 |@.<} /  
N_D+d4@  
p'~5[JR:  
欣慰? 秋八月回頭看了看諸葛小花,看樣子諸葛神侯以前並沒完全信任崖餘,是因崖餘太過聰明又機智,內心擔憂他會走上崎路。經此一役,崖餘並沒有因打擊走上極端或成魔,諸葛神侯總算安心了。 C`wI6!  
D}sGBsOW  
#~;8#!X  
看到秋八月了然的眼神。諸葛神侯微笑道:「秋高人果然不凡。竟能知老夫心中所憂。也感謝秋公子對崖餘的”特別關懷”。」 'qAfei']  
RFY!o<   
Q/)ok$A&  
秋八月微粉著臉。帶點期望問道:「今後有何打算呢?」 (或許有機會帶走無情) I!gj;a?R  
CDnz &?  
N?0y<S ?!  
諸葛神侯道:「盡我所能,為民請命!」 /T)n5X  
tr8Cx~<  
~aAJn IO  
秋八月帶點失望道:「好志氣! 義之所在,絕不低頭,不愧是神侯府一家。」 DWQQ615i  
(唉! 沒機會了!) .A)Un/k7  
:)95 b fa.  
AijTT%  
諸葛神候知其意道:「如你所言,順其自然吧! 秋高人! 吾之卜算比不上秋高人的測算,不知今後大宋運勢如何呢?」 Aq%^>YAp  
yB%)D0  
^G&D4uZ  
秋八月嘆道:「先生心裏應有譜吧! 也許是地換星移,吾之測算在此地,並不神通,謹供參考。多不過十年,只是…卻沒有到完全絕望的地步。」 8Ql'(5|T  
4UjE*Aq  
h6y4Ii  
「喔?」 + <9 eN  
Fx5d@WNa>  
ih |Ky+!  
「南皇起,北帝哀,一江隔,半龍吟。」秋八月幽幽的誦出預言。 2, V+?'^j  
:gscW& k  
w/5^R  
「何意?」 諸葛神侯不解問,難道是皇室作亂嗎? @B[Cc`IN"  
puN=OX}C  
~49N  
「天機難解,只能順應天意!」秋八月再抬頭望星,不再言語。 W#I:j: p  
****************************************************** @[tV_Z%,b  
「怎麼回來後,汝與好友像沒事一般,讓吾有錯當媒人的錯覺。」杜鳳兒好奇地看著無情”整治”輪椅。 6F.7Ws <  
X|E+K  
NLZZMr  
手中暗器差點掉在地,微微臉紅道:「杜公子! 說笑了,順應時勢,一切如常。」 U!?gdX  
OP`Jc$| 6  
.#55u+d,  
連講話語氣都像應天風。杜鳳兒笑道:「汝知吾意,吾是指…。」 UXPegK!  
~vSAnjeR  
o 7W Kh=  
「杜公子為何如此熱心?」 tQ/ #t<4D  
SiqX1P  
E\~ KVn  
「唉! 秋八月是吾之至友,吾與汝一見如故,看汝兩人拖拖拉拉, )|y2Q  
吾當然樂意推上一把,樂觀其成。」 kgapTv>q  
D?yE$_3>c  
D&l ,SD  
無情紅暈染臉,兩顆眼眸發出寶石般的亮光,照射杜鳳兒道:「這只是原因之一吧! 如蒙不棄,可否告知!」 Nv?-*&L  
xVkTRCh  
^qGA!_  
太聰明了! 居然瞞不了他。杜鳳兒開始後悔,將兩人拉在一起,將來兩人聯合一起,吃虧的不就是自己。 6w"( y~c1  
?Wg{oB@(  
h@;)dLo0z  
「司徒遠怎麼說都是吾之大師兄,吾不希望他死於非命。秋八月成熟穩重又帶懶散,總是一味冷淡處事,幾乎很難牽動他的心或情緒。但是自從他碰上汝後,無形中的失控或情緒多變多於平常,吾希望能早日穩定他的心緒與汝的不安。看到好友兩人不快樂,吾也心酸!」 OssR[$69  
&49$hF g6"  
<2O7R}j7v  
「為何要”穩定心緒”? 你話中有話! 跟司徒遠之生死何干?」 $.Q>M]xH  
KU|BT .o8  
}PQSCl^I  
杜鳳兒沉思了一下。算了! 該是讓無情知道的時候了! PN"8 Y  
H >:4MY  
 6Z&u  
「發怒的秋八月是很可怕,猶如化身為魔鬼,災禍漫天。吾永遠也忘不了當年他一怒冰封九流、雪藏神翼,是他師父以八月秋風制止他,但因此連上八月秋風的命運,孤獨一生! 不過他歷經紅塵,看破世情,心如虛空,難得動怒。但是… 盛公子! 汝在他心中佔著很重的份量。萬一有一天他再墜魔道時,答應吾,不要放棄他,他絕不會傷害汝,鳳兒相信只有汝能拉他回頭。」 .3&a{IxM]  
/ $9 :L  
想不到秋八月竟有這種雙極性格。其實人不都是如此嗎? 某些場合是外放,某些時是內斂,兩極性情之差距,但在個人。自己又何嘗不是雙面人呢? {(z(NgXG/  
uR:=V9O  
hzQ+9-qA  
「為何要告訴我這些? 你不怕我就此與他絕交? 或在入魔時逃走嗎?」 ^{*f3m/  
xshAr J&A  
^0~c 7`k`V  
杜鳳兒眼神堅定說:「因為你是無情!」 )?B~64N,+  
ZEj!jWP2m  
,<$YVXe/  
  8pk#sJ51  
(原本我最早的構想,秋八月就是個亦正亦邪的人,後來天宇走向,與我的構想矛盾,可是我前面伏筆已經放了,所以我決定再回到我的構想,不過還是盡量會與天宇配合,所以是正多於邪。) Lo9G4Cu  
O}MZ-/z=o~  
4W!\4Va  
(很難搞的兩人,我還是早點把他們送做堆,這樣我才可以安心的鋪敘我的文。杜鳳兒好像有點太活潑,但是我覺得我滿喜歡這樣的他,這篇我開始以情為標題, 因為整篇都是描寫每個人的心境與心情。) f `y" a@  
cK[R1 ReH  
97Zk P=Cq  
n</k/Mk}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7楼 发表于: 2015-04-11
Re:[天宇與四大名捕] 應天風無情 (秋八月與無情) 26.  月情
:tMre^oP  
{)B9Z I{+A  
諸葛神侯出獄後,京城成了”四國”鼎立;諸葛神侯少了金風細雨樓,但蔡京也無法完全掌控六分半堂,有僑集團沒有足夠高手抗司徒與八月,司徒遠自佔一方。 H]_WFiW-9  
A&<?   
\|2t TvW,0  
夜裏! 一條黑影偷摸進了無情的房裏,書桌前的無情驚異於來人的行動:「有大事嗎? 」 f?%qUD_#  
;Z ]<S_#-  
?R;nL{  
黑影回道:「嗯! 一瞬間一堆武林人湧向京城。」  yS[z2:!  
rH9uGm-*  
J`w]}GlH  
「是特殊狀況嗎? 」 <ROpuY\!l  
;>9OgO  
b fp,zs  
「嗯! 常理而言,通常是有特定的目標才會讓武林人士聚集。但那些人我看不出有任何交集與相通目的,但為何暗中一窩蜂趕向京都? 所以我先向你報備與商議。」 Z#-k.|}  
?}vzLgp  
@Q;i.u{V  
無情與來人接近耳語一番後,黑影快速離去。 8f?rEI\0GD  
=/6p#d*0  
^ED"rMI  
秋八月漫步進入房裏:「是你將要布下的暗樁嗎? 可靠嗎? 司徒遠可不好應付。」 LZ~2=Y< U(  
nVxq72o@  
Bv^+d\*1  
無情輕笑道:「什麼動靜都瞞不了你,此人絕對可靠。」兩人細語一番,定下日後大計。 tM&n3MWQ  
$ZQ"({<w<g  
X[V?T>jsM  
或許是大石公之事已結束加上對司徒遠的信心,宋徽宗又開始毫無忌憚的遊樂。到李師師處越來越勤,加上喜愛司徒遠的文才,便經常召喚司徒遠進宮吟詩作畫。即使司徒遠自己說出夙烈之事,也不減徽宗愛才之心。夙烈對徽宗而言,只不過是多了個人,不妨礙自己尋樂又有何妨 f hQy36i@  
[%)@|^hw91  
bxAsV/j  
熱鬧的市集中,無情巡街,順便帶秋八月逛逛鬧市。兩人進到聞名京師的觀雲茶館品茗,這是一座兩層樓建築,樓下擺滿不同茶具與茶葉供客人挑選,樓上雅座可邊泡茶邊觀望京城清明橋風光。由於無情不便上樓,伙計們特安排後院靜室, 四僮對茶道無興趣,就在靜室外玩耍。   (cvh3',  
Q[M (Wqg  
>SvDgeg_7f  
進到室中, 米蒼穹已等候其中 「想不到大捕頭竟找這種地方相會,會談本是越隱密越好,但你卻反其道而行。」 uie~'K\y  
QhsMd- v  
bA}Z0a  
無情道:「 米公公應是有要事要談,而且事關司徒遠。大隱於室,司徒遠等絕想不到我們竟會在這種地方會面。」 %X;7--S%?g  
h$70H^r  
VCjq3/[_  
果真心思慎密,又處處算準我的行動,無情遲早將成心腹大患。米蒼穹心中已敲定,司徒遠之事平靜後,無情將是下一個目標。 [s~JceUyX  
7_DG 5nT  
R|iEvt  
米蒼穹清清喉嚨道:「原本我與司徒遠在內宮如同劍拔弩張之勢,可是近來忽然間緊張關係緩和下來,司徒遠不再無禮跋扈。有時我故意為難,但他竟無語承受,還說大家是同僚,應當好好相處之語,聖上為此大為稱讚。」 2\VAmPG.Zs  
{AOG"T&<  
aD2*.ln><  
秋八月道:「司徒遠已開始下一個計畫。」 q xfLfgu^  
WSQ[.C  
! .AhzU1%Y  
無情接道:「而且是跟內宮有關。」 *C\(wL  
wa!zv^;N*  
R :"+ #Sq  
米蒼穹:「沒錯! 這正是我懷疑之處,只是內宮有何可圖? 他不是應該先針對敵方的你們嗎?  難道是要對聖上不利? 」 wf?u (3/%  
Y]N~vD  
XYe~G@Q Z  
無情回道:「他現在聖寵正隆,應還不是時候。」 RU0i#suiz  
/ |GT\X4o  
D9.`hs0  
秋八月道:「不! 天宇方面需要他快回,他很可能會走極端。」 f')c/Yw  
,9mgYp2  
}!8nO;  
米蒼穹驚道:「什麼樣的極端? 聖上絕不能有事啊! 」 r} Lb3`'  
'w(y J  
_#!U"hkH  
秋八月回道:「吾只是猜測,不過應該是與你們的皇帝有關吧! 為今之計,就是放手任他行,吾等再從行動中來應變。」 :[xvlW29  
vt.P*Z5  
f ba&`  
米蒼穹搖頭:「不! 這太冒險了! 怎能拿聖上來實驗! 萬一…」 zG#wu   
Kq&qE>Ju  
O~27/  
無情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如果我們不盡快採取有效的對策,司徒遠有可能隨時會對聖上不利。與其迷霧中尋路,不如跟著敵人走,至少有個方向。」 Ry z?v<)h  
{) xWD%  
l-}KmZ]  
秋八月道:「汝只要隨時讓我們知道動靜,或許在他正式行動前,我們已探知其用意,而能適時阻止。何況你現在放行的只是內宮,吾等會在外與他們繼續周旋, 以佔有利之機。如今蔡京方面也願配合,吾等並非毫無勝算。」 6PU/{c  
>GXXjAIu/  
~.Cv DJy  
米蒼穹下定決心道:「我明白該如何做了! 你們派一人混進宮,好方便連絡照應。」 mG2VZ>  
wK ?@.l)u  
>7'+ye6z  
秋八月回道:「我的得力助手 ”海碧春”今晚會去方小侯爺府。他文質彬彬,面如冠玉,是個合適人選。」 8Atq,GcG  
T~Ly^|Ihz  
R,F gl2  
米蒼穹走後,無情擔憂道:「你就這樣賣了他,會不會太委屈他了? 」 t0Zk-/s  
^gOww6$<  
(WRMaI72(  
「對付司徒遠與夙烈,除了吾只有他能勝任, 沒有選擇了!」 R_1qn  
************************************************************ '^iUx,,ZQ  
宋徽宗仗著司徒遠的保護,往李師師處越來越勤了! nIn2 *r  
*%\mZ,s"  
IkDiT63]I  
熱鬧的夜,是汴京繁華糜爛的時光。宋徽宗在李師師處開席,與親信包括米公公與蔡京等同樂,司徒遠理所當然的護駕前往。 {,?ss$L  
8[zb{PRu  
S8" f]5s  
無主的宮中卻發生大事,竟有賊人闖進藏寶齋盜寶,為宮人發現圍勦。賊人竟火燒藏寶齋,所幸發現的早,沒釀成大害。賊人武功很高,連殺了許多侍衛,從容逃去。禁衛軍隨後追緝。 <sX VW  
H(|AH;?ou  
F2;:vTA>  
大內副總管李公公,及時保住現場,令閒雜人等退至一旁。一方面請人通知徽宗,一方面請應卯在外圍的無情過來查案。 0(y:$  
&nY;=Hv`WY  
(}smW_ `5  
無情帶著四僮前來探查現場。藏寶齋中,沒有機關啟動的痕跡,除此之外,寶物不見凌亂,對照著李公公提供的點冊,一步一步查核。 =gjDCx$|  
yK1ie  
PLA#!$c7q  
本身就是機關高手的無情,由失物的位置,模擬著賊人走的路逕,直到中層,痕跡消失,四僮回報四周沒發現線索。 gCuAF$o  
2&he($HIzg  
hJ*Ihwn|  
來人是個不但是個神偷,更是個機關高手,身手玲瓏洞悉機關所處。身旁的李公公一路跟隨報告被偷之物品與位置,藏寶齋樓高空間廣,字畫珍寶多不勝數 ,每隔時日清點清理一層。 }D*yr3b  
4^*,jS-9g}  
5\ hd4  
查看灰塵的痕跡, 可以確定來人只到中層就回頭,而且偷走的幾樣都是藝術品,珍珠瑪瑙等寶石反而沒動。沒偷走的寶物,整齊的放在原處,雖說是放火燒齋以便逃走,但起火處竟是中間空地處,很難造成災害的火苗,為什麼? @gY\;[#.  
8(f:U@BS  
eC! #CK  
奇怪! 為何賊人只到中層,再深一層的寶物更值錢,既然來了為何不進去? 在回頭處多走幾步,就是吳道子親筆畫作之真品,價值連城。賊人既是雅賊,為何會讓寶物從眼前閃過? 難道是膺品, 無情走近查視。 ]$A(9Pn"  
'<dgT&8C  
4)kG-[#  
無情本身對鑒定也是一流水準, 所以諸葛神侯的寶貝都是放在他的小樓裏,一方面是機關保護, 一方面是無情也深懂此道。 !eI2 r   
mchJmZ{A  
L',mKOej  
是真品! 太稀奇了, 隨手可拿到之寶,竟沒動! 反而拿了幾樣外層的寶物,為什麼有一種賊人似乎是隨手偷竊之感,難得來到戒備深嚴的大內,竟隨便的拿幾樣較不值錢之物,似太不合常理了。 sOBu7!G%  
&nj&:?w  
S6xgiem  
再查看賊人回頭的地方,竟沒有失寶,禁不住心中的猜疑。無情查看的更仔細,  忽然看到一冊,不似古籍珍書,走近一觀,竟是 “宣和皇室畫冊” 。「這是……。」 ?o*I9[Z)  
uw AwWgl  
,"\@fwy{  
李公公回道:「此乃皇上與幾位同好在幾年前興起,畫下皇室家族成員的畫像全冊。說是皇室家族,其中其實還隨興畫下幾位大臣,後編列成冊。因皇上子嗣甚多 不常見到全部,更毋論親戚,偶爾皇上還會調此冊一觀,看看宗親們也算一樂。有時一高興,還會添加補充一些日漸成長的皇子畫像,為方便起見,擺在中層。」 R>/ NE!q  
%lw! e  
Y32 "N[yw  
無情有種無力感,國家吏治大壞,內憂外患下,皇上竟有這種閒情逸緻來編畫眾多的皇親國戚,如能挪一些畫畫時間到國事,宋室也不至於積弱到極點。 W*N$'%  
t2>fmQIQ  
:E&g%'1  
唉! 重嘆一聲,伸手要翻開畫冊,李公公忽喊停:「大捕頭! 此物是禁品,除米總管外,無人能動它。」 F$V/K&&W  
-/P\"c  
@7oL#-  
「但此物可疑,裏中畫紙太過整齊平滑。」 p{D4"Qn+P9  
o0bM=njok  
j%IF2p2  
李公公緊張道:「不! 無論如何,此物萬不准動。」 T{+Z(L  
5jB* fIz  
3g~'5Ao  
「照您所言,此地不是天天擦拭,但此冊並無染上與其它寶物同等的灰塵,豈不怪哉?」 Lel|,mc`k2  
=elpH^N  
/Ncm^b4  
李公公釋疑道:「喔… 大捕頭的確心細如髮。前幾天,皇上興起,調此書給司徒大人觀看,調侃司徒大人畫工,司徒大人為此揚言一周內畫下仕女圖。」 c;2#,m^  
P{Lf5V9# <  
PcT?<HU  
何梵忽匆匆往外跑,不小心拐到大花瓶。李公公嚇壞,急忙過來穩住花瓶,無情趁此翻開畫冊,裏面竟是空白紙張。『果不出所料! 此畫冊才是目標。』 9(4&KZpK  
jszK7$]^  
(kv?33  
悄悄蓋上畫冊,小罵何梵:「為何往外跑? 可知你差點闖下大禍。」 lQ'GX9hN@  
b^0}}12  
=O).Lx2J  
「公子! 對不起! 肚子很不舒服,急著上茅門。」 說罷急急跑出門。 P!G858V(  
,Wbwg  
@#g<IBG=*  
「李公公! 很抱歉,僮子們不懂事。」 vw,rF`LjZ  
;r[@v347  
(QoI<j""  
李公公道:「算了! 快點結束查案,此地得盡快關閉。」 "pP^*9FrA  
G` XC  
"ZM4F?x  
無情點頭道:「李公公! 我已檢查完畢! 真是好運,此火竟沒燒起。」 :a ->0 l  
\R36w^c3  
5,-U.B}  
李公公忽靠近耳語:「多虧公子派來的那位海碧春發現賊人,同時幫助救火。否則此火會燒掉一堆人腦袋,也是他提醒我要封鎖現場,不准移動,方便查案,同時盡快通知你們來到。」 Zwz&rIQpT  
Qv,"($n\  
{(U %i\F\  
無情聞言輕笑,杜鳳兒果非凡人。只不過讓他進宮,不知會不會氣煞他呢? 也罷! 八月會擺平,我毋需煩惱。 &|3 $!S  
YG [;"QR  
*t[. =_v  
無情走出藏寶齋後問李公公:「此處誰能進入。」 Od4E x;F  
I M-L'9  
[I!6PGx  
李公公回道:「只有我與米公公與幾位親信,其餘人不得進入,除非是聖上恩准。」 /+Lfrt  
p$Ox'A4  
_8Kx6s%  
無情再問:「此地侍衛是誰人所派?」 &0 >Loja`^  
}by;F9&B  
Lzu.)C@Amx  
李公公有些怒道:「大捕頭說笑嗎? 內宮事務當然由總管米公公掌管,不過司徒大人乃都指揮司,外圍侍衛由他指派的。」 |7yAX+  
/x_o!<M  
i;LXu%3\  
無情回道:「公公請勿動怒,此乃例行公事之詢問,加上此地是皇上重要寶庫,我以為皇上會派公公你們此等近身親信看守。」 'Vyt4^$%  
h$4Hw+Yxs]  
]QzGE8jp*  
李公公笑道:「原來如此! 我們那行啊? 幫皇上跑腿服侍,才是我們應做的,此等動刀動槍之粗魯事那適合我們作。」 79`AM X[b  
   ]o cWt3|  
看完寶齋後,無情著手查驗侍衛屍首。一路走來眾多屍首大都一刀斃命,力道又狠又準。到達接近宮牆處,死屍更多,似乎是經過一場大型打鬥。 ;;L[e]Z  
8"sb;  
CC#;c1t  
從藏寶齋到宮牆不短的路,看著無情上下輪椅多次,就為親自驗屍,花上不少時間。至此已累得臉色蒼白,氣喘如牛,無情不良於行外,身子骨不好也是眾人皆知。李公公欽佩暗讚,難怪能立於天下捕頭之首,細察精研,非常人所及。不忍道:「大捕頭要不要歇一會再查呢?」  J5^'HU3  
Ut2y;2)a  
N"nd*?  
「不必了! 至此已快完結!  況且宮廷中也不適合封鎖道路太久,公公可以命人清理屍首。」 `c<;DhNO  
\,u_7y2 c  
sCR67/  
眾太監們趕緊開始搬動屍首,無情則在一旁休憩。忽然無情看到一具屍首,肌肉出現大片黑斑,在檢驗時並沒看到如此大一片,無情急忙喝停 靠近一觀,是屍斑沒錯。 {}3${  
$5Xh,DOg  
bGc~Wr|  
這…怎麼可能?   ma"3qGy  
(M*FIX  
su*'d:L  
趕緊再看看附近屍首,有幾具出現顯現更大片屍斑,無情急忙遣使陳日月與何梵離去。 ?b(=1S\E'^  
zIh ['^3.n  
.Fdgb4>BXX  
李公公疑道:「大捕頭! 有何疑問嗎?」 l c+g&f  
b )B? F  
{zMU#=EC  
「嗯! 有些疑點,所以請小僮再回去看一下,公公可知歹徒有幾位?」 E[/\7 v\  
D#3\y*-y?  
q WQ/ 'M  
「一位吧! 寶齋失火後,我們急於救火,無暇顧及其他,捉人之事由禁軍負責。據目擊的公公說只看到一位。」 "rx-_uK*  
<YdE1{fm  
8_{X1bj  
**** D9 g#F f6  
["h5!vj  
|Y?H A&  
離開宮廷後,無情陷入沉思,忽然老魚前來報告:「頭兒! 飛賊找到了 由於被圍捕逃不出去,自盡而亡。三爺要我來通知你,因為飛賊是…金多多。」 d3D] k,  
9I}-[|`u  
,P;Pm68V  
無情震驚:「怎麼可能? 」 Tj:B!>>  
0*f)=Q'  
*MKO I'  
老魚道:「頭兒! 三爺也覺得不可思議,所遣我來報告。」 vEJWFoeEFm  
無情回道:「我要驗金多多的屍首。」 < jJ  
Xu%'Z".>:  
'<"s \,  
老魚面有難色道:「太遲了! 屍首連同贓物已被禁衛兵帶走,據說要向司徒遠與聖上交差。」 f&Gt|  
be.*#[  
E=nIRG|g  
「哼! 平常出事時,倒不見他們如此勤快,怎麼今天變了個樣? 三師弟有看到屍身嗎?」 %5(I/zB  
?l9XAW t\  
|olA9mp|]  
「有! 是三爺與他們一同緝捕的。頭兒! 是不是有何問題嗎?」 <0Xf9a8>  
? m DI#~)  
Z&1\{PG3*  
「唉! 我們先回去吧! 」 'uBu6G  
.%xn&3  
Q+[n91ey**  
*** M/b Sud?@%  
]s<[D$ <,  
t'n pG}`tE  
諸葛書房中,冷血追命無情等待著秋八月到來。忽然一陣清風吹過,秋八月御風輕輕飄入無情身旁,不染半點塵埃,好似原本就已坐在無情旁邊似的,而且靠得很近。 JRB9rSN^  
LRL,m_gt  
 y3@H/U{  
無情微微臉紅,瞪了秋八月一眼。秋八月卻自然的像是理所當然一般,向其餘人點頭示意後,開口道: 「好友說他在藏寶齋看到的是一道身影,當他被太監與好友發現時。飛賊即刻放火燒齋,太監驚慌 拉著要好友幫忙救火。好友一方面要救火,一方面不想露出破綻,所以沒有隨後追蹤。此人似乎輕功極高但是身手平平。」 5IE#\FITO|  
Ayxkv)%:@)  
nT7%j{e=L  
無情:「請向杜公子轉達謝意,如不是他讓李公公封鎖現場,只怕很難找出線索。三師弟,你先說明金多多的死因吧! 。」 y [}.yyye  
Mk"^?%PxT  
`dq,>HdW  
追命道:「當我正準備去與大師兄交班時,正巧看到禁衛軍追趕飛賊,於是我也隨後追去。到達舊宅後,我們團團圍住舊宅,同時放話要賊人投降走出,但一直毫無動靜。對峙了一陣後,禁軍隊長再放話要燒屋,但還是沒有聲響。所以我蟄伏向前,往窗裏一看,金多多已割頸自殺身亡,現場不見其他人影。」 %)1y AdG 8  
rC5 p-B%  
Kp%2k^U  
無情再問:「可否描述死狀或畫在紙上? 」 -t!~%_WCv  
(A9Fhun  
| )K8N<n  
追命疑道:「大師兄! 為何如此關心金多多的死亡狀態? 難到你也懷疑死因?」 ;U/&I3dzV  
LSL/ZvSP  
m*&]!mM"0G  
秋八月道:「我們都與金多多有緣相處過 (華山山下),問題是金多多是個開朗樂觀的人,不像會走向這一步的人,崖餘要由死狀來推測被殺或自殺??」 9X}10u:  
"@V Y  
0"<H;7K#W  
無情回道:「三師弟用”也”就是對自殺也存疑吧! 是的! 我懷疑背後有一大陰謀。」 &."iFe  
P3x8UR=fS  
_kef 0K6  
秋八月接道:「崖餘應是在宮廷找到線索,兩相對照不甚合理,所以更質疑金多多的死因。」 oH97=>  
y%"{I7!A  
W+I!q:p4H  
又來了! 這兩人心靈相通,默契十足又都聰慧犀利,追命招架不住的邊說邊畫:「一刀由左向右劃開頸部,乾脆俐落。」 Ag-(5:  
, qMzWa  
igCZ|Ru\  
無情再問:「當劃下右邊時,刀鋒向下斜或向上滑行? 頸部有沒有其他刀痕? 在刀痕尾部的力道如何?」 xQ7l~O b  
%~4M+r6T  
 -*1d!  
追命道:「由左至右,向上滑出頸部,除此之外,無其他刀痕,刀痕頭尾力道相同, 所以一刀斃命。嗯.. 莫非.. 。」 }T(D7|^R  
&* M!lxDN  
T<n  
秋八月好奇問道:「向上向下有差嗎? 為何有此一問?」 - YEZ]:"  
8V'~UzK  
V(H1q`ao9  
無情回道:「劃頸自殺者,刀痕是向下斜出頸部居多,因為這是人的力道自然反應。何況自殺者,多半有些猶豫或是力道不夠,頸部會留下些許傷痕。刀尾向上滑出,於自殺者言是手勢不順,不甚合理。加上金多多身形矮小,他可能是被另一人殺害,才會造成刀尾向上的傷痕。 何況自殺者,一刀劃下,因疼痛,通常到了刀痕尾部, 勁道會轉弱。」 ?1~`*LE  
3#3n!(  
)1?y 8_B  
秋八月更好奇了:「為何知道自殺者,會因猶豫而在頸部會留下傷痕?」 ?+))}J5N\  
ZF!h<h&,  
cN/6SGHK  
無情道:「多年驗屍經驗,自殺者在最初要傷害自己時,可能是身體自然反應,殺傷力不會致命。多半是發現沒死後,再補幾刀,雖然此說並不是絕對,但是許多案例皆是如此。所以我猜測金多多是遭人殺害,如再對上藏寶齋之事,就更合理了。」 KI"#f$2&  
l!D}3jD  
g2+2%6m0  
追命問:「大師兄是發現了什麼嗎?」 3#LlDC_WC  
wON!MhA;  
Q *D;U[  
無情將藏寶齋內外情形向大家詳說。 「此次飛賊所盜之物,給我的感覺像是隨手而取,而非衡量比較後才偷。以金多多之能與對物品的潔癖,沒理由選那幾項,而放棄隨手可得之珍品。即使不是金多多而是普通飛賊,也不例外。那幾樣物品應是虛應故事,實際是為拿“宣和皇室畫冊” 臨走放火竟是燒在中間空曠處,也不合常理。空曠處火燒不起來也造成不了大災害,賊人似乎捨不得真的燒毀寶物,很像金多多作風。」 5AFJC?   
x[ SDl(<@;  
?g_3 [Fk  
諸葛神侯眼中精光一閃道:「你確定是為拿“宣和皇室畫冊”?」 D}-/c"':}  
!z\h| wU+  
j*|VctM  
「嗯! 以金多多的性子,沒理由會放棄內層之珍寶。尤其是在轉頭的那裏,吳道子親筆畫作之真品就在眼前,為何會沒偷呢? 而所偷的幾樣物品,在齋中只能算是中等,千里來到宮廷就為幾個中等物品,太說不過去。加上畫冊之紙太過新與平順,所以我趁機翻動,果不其然,此書已被調包。」 $o+j El>  
<$D`Z-6  
sA+ }TNhq  
追命問道:「為何不通知李公公?」 ( >LF(ll  
/2&c$9=1  
wW Lj?;bx  
「因為李公公並不讓我翻閱,我是趁其不注意時偷翻,而且…。」 hZm"t/aKc  
)HEa<P^kJl  
)*$lp'~7N  
秋八月接口道:「不想打草驚蛇,是嗎? 」 Akq2 d;  
j * %  
`}p0VmD{NE  
「我不了解的是為何要偷皇室畫冊,此乃禁品,根本無法拍賣。一但被捕,動則抄家滅族,豈是一般寶物能比擬。」 A @i  
W_JlOc!y  
Sj3+l7S?  
秋八月問道:「汝剛提到侍衛之死,似有疑問,可否說來一聞?」 y'3rNa]G1  
lov!o: dJ  
+Q/R{#O  
「我並沒找到金多多進宮的路線,只有出宮的血路。金多多並沒能力一刀讓那麼多人致命,我感覺金多多在出寶齋後,似乎轉身一變成了兇殘的殺手。我想他應是與某人調換後由入宮入線逃走, 調換之人似乎是為掩護金多多而刻意殺出宮。但是要殺出宮豈是易事, 誰會為金多多做這種傻事。而死亡的時刻更怪,由屍斑顯示,他最後出宮的關卡之侍衛死亡的時刻竟早過寶齋外的人,接應的人應不只一人。」 ]_)yIi"  
y\/1/WjBn  
z}.e]|b^H  
「… 三爺! 請問與汝一起追緝金多多的侍衛是最近新進的人嗎?」 秋八月對著追命發問。 dn& s*  
8'[~2/  
]}V<*f  
「沒錯! 秋高人如何得知?」 Pd8![Z3  
S;Fi?M  
l5~os>  
無情也忍不住問道:「你是懷疑這些人有牽連?」 n'"/KS+_  
kXViWOXU^  
YX!iL6?~  
「嗯! 這是一石三鳥之計,只是背後的陰謀是什麼還不得而知。」 T~-ycVc  
T;4NRC  
`~cqAs}6]Q  
「難道你是指司徒遠?」無情有些了然的回道。 ez7A4>/  
^vZSUfS  
~?l | [  
「借由畫冊可知曉皇室宗親之姓名與臉貌,米公公親信顧守的藏寶齋失竊。加上司徒遠手下擒回竊賊找回失物,足以讓米公公失去你們皇帝的信任。 找不到進宮路線應是因內賊所帶,但出宮卻轟轟烈烈的殺出血路。 劣者認為目的與盜寶應是相同,只是煙霧,表面上是為逃生而殺,事實上是特意殺害眾侍衛,時間上拿捏之準。如不是崖餘發現屍斑的變化,只怕大家都被矇在鼓裏,能在大內做到這點,就只有禁軍。真正的原因應是人員替換,死去的侍衛必需有人更換。由以上三點,劣者認為這個陰謀應與你們的內宮與皇室有關。」或許是以局外人觀世,秋八月分析的條條分明。 zOJ%}  
&1Ok`_plO  
VMZMG$C  
一語如雷霆擊下, 眾人陷入無語沉思,氣氛凝重。 t^&Cxh  
::`HQ@^  
9p]QM)M  
追命忽笑道:「真是巧合與運氣, 此次如是我與大師兄互調,此案就不會露出這些破綻。我無大師兄寶物鑒定之能,由於雙腿之便,查案很快就結束現場查驗,就不會看到屍斑的變化。大師兄行動不便,無法跟著禁軍追逐金多多,就看不到命案現場與屍身。 如今我們皆以吾等之能碰上該碰的案件,何等幸運,上天依舊眷顧, 保佑大宋。我們就不要太消沉了。」 &< z1k-&!  
[DuttFX^x  
P1!qbFDv8  
“佑”字重擊無情心。 『會不會是祭天謝陵?』 td$E/h=3  
&0d# Y]D4`  
h0EEpL|\  
忽然一條黑影飛入, 無情驚道:「怎麼是你?」 )+#` CIv  
H8=N@l  
xR~h wj  
黑影開口道:「有情況! 近期內司徒遠可能會行動。」 `>o{P/HN  
***************** -E[Kml~U  
深夜,無情坐在床上靠窗望天,忽然腰部一緊,落入溫暖懷抱中。 9+|$$)  
/WcG{Wdp  
6bg ;q(*7  
「夜深了! 還在胡思亂想。」秋八月莫名失落情緒升起,緊擁無情。 y RqL9t  
|]bsCmD  
p%ki>p )E|  
無情難得不推拒的靜靜靠在懷中。「皇宮將面臨不知名變數,如何能安心入眠。」 &$+AXzn  
RU|Q ]Ymx  
-OV&Md:~  
「病倒了反而無法應變,吾之測算亦是近日,應該就是你所說的兩天後的祭天。明天起要分別行動,面對各種可能性的突發,更需養精蓄銳。」 yxPazz  
}:zE< bK  
&C_j\7Dq  
「此事過後,你何去何從?」無情眼神黯淡的問出早已知答案的疑問。 3Tcms/n  
AI2)g1m  
MpT8" /.]A  
「唉! 此間事了,天命亦至,吾需回天宇面對畢生強敵~紀子焉。」 70?\ugxA  
: $1?i)  
M/f<A$xx_  
無情聞言心更難受,深深埋入秋八月懷裏。 「再見無期否?」 E_rI?t^  
@mCEHI{P  
&u."A3(  
「無牽無掛即是回歸時。」 `7E;VL^Y1  
, >a&"V^k  
WCZjXDiwJ  
一時間相對無語,只想將對方容顏深刻於心。 gjyYCjF  
LE Nq_@$  
Pm6p v;WK  
無情忽低頭嘆道:「唉! 毋需強求,我或許挨不到那時候。」 Q-okt RK  
),%%$G\  
uo9B9"&  
「胡說些什麼?」秋八月禁不住怒氣,捉緊無情肩頭對上無情雙眸,難得見到的脆弱一閃而過, 心疼的抱緊瘦弱身軀。 「我們一定會再見的!  到時你可不准再拒絕吾,我們一起攜手退隱。」 ,Zx0%#6  
Wu/]MBM  
|l^uEtG  
無言的點頭,心卻不踏實,自身的情況無情自己明瞭,病態徵兆越來越重,能撐到那時嗎? s[>,X#7 y  
[\e eDa  
;+R&}[9,A)  
輕輕將無情放倒床上,蓋上棉被 「好好休息吧! 明天起還有硬仗要打。」 :LQYo'@yB  
QT5TE: D  
#lo6c;*m5  
秋八月正想轉身回房,忽覺一股拉力。 無情紅暈滿臉輕拉衣袖道: 「我一向淺眠又無法停止的胡思亂想…。」 @D[_}JE  
 4\N ;2N  
bSlF=jT[S  
秋八月帶著笑意上床,緊擁無情道:「讓吾幫你入眠吧!」 +.PxzL3?  
rBzuKQK}J  
nF]W,@u"h  
無情笑顏逐開,投入懷抱中入睡。 yWc$>ne[L  
eb{nWP  
s]0{a.Cpv  
看著無情難得的親近,秋八月忽有種奇怪感覺湧上心頭,似乎是最後一夜的擁別。 oSKXt}sh  
p<FzJ   
VT)oLj/A  
特意的測算,卻是一片茫然。自己的預知能力,每碰上有關無情時,總是不再靈通, 是錯覺否? e2Pcm_Ahv*  
NR6#g,+7  
C==hox7b  
net@j#}j-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8楼 发表于: 2015-04-11
Re:[天宇與四大名捕] 應天風無情 (秋八月與無情) 27. 猜情
[!uG1GJ>  
{6|G@ ""O  
大清早,無情與秋八月就已起床盤算局勢。何梵急步進房:「公子! 大叔! 賴神醫有事找你。」 rU:`*b<  
myQagqRx  
D/xbF`  
奇怪! 他一向顯少踏上京,更甭說上神侯府了。「快請他進來!」 b5I I/Y  
[({nj`  
}eU*( }<^  
賴勺根急步進屋道:「小子!!  你這可是個大難題,去那找到這個藥的?」 V7Lxfoa4  
l/ GGCnO/  
kx{{_w  
在那次七夕夜,(請看應天風無情番外-七夕) 無情碰上兇案,從中找到藥瓶與藥方。奇怪的是,平淡無奇的藥瓶,竟是唐門犯案的導火線。但分析不出瓶中之藥是為何,藥方也是前所未見,所以交予賴勺根研究。 `2WFk8) F  
t#})Awy^R  
]@c+]{  
「賴叔有何不妥嗎?」 ^ogt+6c  
286;=rN]*  
bHYy}weZ  
賴勺根打開藥瓶,一股濃厚刺鼻的怪味瀰漫空中。「賴叔! 這…」 LgU_LcoM*  
F#Ryu~,"  
8 +/rlHp  
「很難聞,是嗎? 卻不是毒藥,唐門緊張這個,豈不怪哉?」 bdrg(d6  
%D34/=(X  
{SPq$B_VR  
秋八月疑道:「是解藥嗎?」 n1t*sk/J  
G@\1E+Ip  
$y&E(J  
「不清楚! 你們可以拆我的招牌了! 我只知其中幾味藥,具有解毒療效,但也有幾味是毒物。另外這個藥方前所未見,不過…據我的經驗,好像是解某種禁制的方子。」 &X ):4  
#e1>H1eU  
sN*N&XG  
秋八月接過方子,細看後陷入深思。 %#:{UR)E  
Jb@V}Ul$  
O2E/jj  
無情道:「這個方子應該很重要。自我遞交幾顆藥給賴叔研究後幾日,藥瓶就從刑部不翼而飛,唐門應脫不了干係。是什麼樣的理由讓唐門非得拿回不可?」 m+R[#GE8#  
jl$ece5v  
RDi]2  
秋八月忽問道:「先以蟾蜍液、蠍尾、加何首烏煮沸融合後,再加入其他藥項,好奇怪的組合?」 o Q2Fjj  
)h4 f\0  
+b<FO+E_  
賴勺根回道:「這也是我百思不解之處,為何這三種,非得先混合? 兩種毒物加解毒草藥,這…太怪了!」 A*2jENgci  
cWaSn7p!X  
YMcD|Kbp  
無情道:「可能是要替代某種藥草,才需先混合來結合藥性。」 g" DG]/ev  
mt{nm[D!Xp  
!8d{q)JZ  
賴勺根臉色凝重道:「我也猜測過,但是印象中沒這種藥草啊! 翻遍各類醫書也未曾記載!」 w^|*m/h|@u  
/GN<\_o=q  
- q1?? u  
秋八月好奇問道:「賴叔是否先行研究過?? 尚若混合此三味藥,會如何呢?」 5h-SCB>P  
rC%*$g $  
C.yQ=\U2  
賴勺根回道:「外圍是很美麗的深紫,中間呈深黃圓形,略帶泡沫,第一次看到的兩色液汁。那個藥性似乎有舒解藏於五腑六臟之慢性毒的功用,但我尚未查出是那種毒。」 IGQaDFr  
85:=4N%  
?m}s4a  
黃紫液體? 似曾相識之感……………是大陵的月旬草! 此地的唐門怎會知月旬草?而且找到替代品。難道…… 也許…………… xd?f2=dd~h  
_Xc8Yg }`  
M*, -zGr  
看著沉思中的秋八月,無情了然於心道:「你是否連想到什麼?」 )._;~z!  
z6=Z\P+  
RuA*YV  
「此事恐怕………難了」 @ $ ;q ;  
3vN_p$  
/<=u\e'rE  
「喔???…」 fI}to&qk  
5y [Oj^  
X ::JV7hu  
「其實老朽今日前來,除了此藥外,尚有一事相求。」賴勺根忽開口道。 x7&B$.>3  
qZtzO2Mt  
v6bGjVK[  
「賴叔怎麼如此客氣呢?」無情不由心生疑惑,賴勺根從不求人的。 ZF9z~9  
XkE`U5.  
l'-Bu(  
「我的好友謝三手,善機關巧手,餘兒有幾個暗器是出自他之手。但他一向低調,鮮少人知道他的技藝,連餘兒也很少與他見面。十數天前他突然跟我提到接了一個大工事後,就失去蹤影。誰知再見時已是天人永隔於亂葬崗,衙門草草結案,令老夫憤慨難平,因此想請餘兒幫我查查。」 qFCOUl  
N1}sHyVq7  
KE5kOU;  
「三手?是本名嗎?」秋八月疑道。 WUe{vV#S'0  
Cazocq5  
:Uzm  
「哎呀! 外號叫慣反而忘了他的本名。“三手”指的是他靈活的雙手,神乎其技。」 9k '7832u  
_LEK%  
#uG%j  
無情微搖頭道:「賴叔之事自當盡力。即使不是賴叔好友,一但有冤,我一定設法申冤。只是這兩天有重大事故,只怕得再等上個兩天後再查。」 XFHYQ2ME2  
%+W{iu[|  
|^"1{7)  
「這……好吧!」 SumF  2  
QC OM_$y  
>=I|xY,  
「賴叔! 容秋某一問,既是被葬在亂葬崗,汝是如何得知?」 .PIL +x*]N  
kzQ+j8.,U  
en4k/w_  
「因為三手來時,神情鬱悶不安,此番工程他似乎是被強迫的。看他有所顧忌,不願告知,只說十天之內沒回,以此器到皇陵的附近找他。」一邊說著賴神醫一邊從懷中取出一個小木盒,並解釋說:「這是三手設計的,盒中為一小木人,木人本是指向南方, 但靠近他身上帶的同心球時,會受干擾而讓木人轉向顯示方位,功能類似指南車。 果不其然我憑著這東西在皇陵北方的亂葬崗挖到了他的屍首。之後,我上衙門報案,但衙門推三阻四的。唉!我這位老友凡事都留後步,可是這次我在屍首上找不到任何線索,我想這事兒不單純,所以才來找你幫我查看。」 y1eW pPJa  
~*&H$6NJS  
-8ywO"6  
秋八月與無情心有靈犀的對看一眼,該不會是。… u^ +7hkk  
DZ'P@f)]  
'6iEMg&3  
賴勺根走後,無情馬上派四劍僮往衙門調案查詢。 #C74z$  
!21FR*  
8yR.uMI$/  
細語中,一道黑影輕飄而入!  是誰能如此輕易的通過守衛闖進神侯府呢? ,F8Yn5h  
****************************************** )1J R#  
司徒遠與夙烈來到六分半堂調動人員幫忙守衛皇陵北面。狄飛驚不解,此種任務,禁軍就足矣,何需動到份屬江湖人物之六分半堂。 _lJ!R:*  
17%,7P9pg  
|PCm01NU!  
「狄兄有所不知! 吾初掌禁軍,一切陌生,禁軍又在聚寶齋盜竊時,損失許多人馬。聖上到皇陵祭天是何等大事,吾信不過一般禁軍,所以調動吾較為熟悉的六分半堂。此等大事,相爺應不會反對。」司徒遠這番話說得語氣強制,不像是對狄飛驚解釋,反倒是意味著六分半堂非服從不可。 p?%y82E  
wj$<t'MN  
`_Zg3_K.dS  
狄飛驚了然於心,不動聲色道:「司徒兄言之有理!」 sQHv%]s 0  
1Ti f{i,B  
TVtvuvQ2K  
「雷總堂主會假扮宮女與吾等同行, 六分半堂可內外呼應。」夙烈忽然緊盯著狄飛驚,但語氣似輕描淡寫, rK6l8)o  
-n~1C {<  
ios&n)W&  
狄飛驚心中一驚,但臉上平靜無波,身形不動道:「有兩位保護總堂主,我就毋需掛懷,可好好進行任務了! 我先行一步調配人馬! 告辭!」 說罷低頭緩緩平和的走出門外。 X Swl Tg  
6EoMt@7g  
T9E+\D  
司徒遠與夙烈互看一眼,想不到狄飛驚竟無任何反常反應,一切如常。 Tj` ,Z5vy  
.]Y$o^mf  
~OYiq}g  
「汝還信不過他嗎?」司徒遠不解。 JQ_sUYh~3  
#>("CAB02T  
6xx<Y2@  
「汝難道就完全相信?」夙烈反問,兩人相對一笑 「有雷純在手,諒他不敢耍花樣。」 A7Cm5>Y_S  
************************************************************************ `iFmrC<  
闖入府中的竟是一向深藏不露的狄飛驚,是何事讓他以此方式進府。 Fh&G;aEq  
[B*x-R[FI  
R6<X%*&%  
狄飛驚見到無情秋八月兩人,也不贅言即告知情況「夙烈變相監控總堂主,這事絕不尋常,六分半堂駐守北面皇陵,事有蹊蹺。」 '5#^i:  
~k-y &<UR  
@|Cz-J;D  
「狄公子特前來,應不只是通知吧!」無情深望狄飛驚。 8+Lm's=W*  
g-4M3of  
1Z/(G1  
「大捕頭應知我意! 對六分半堂而言,總堂主是勝於一切,營救總堂主為優先要務。因此到時情況會如何轉變,我無法保證六分半堂會採取何種作法。但在此之前,我會傾力相助,為此特來相告。」 :(U ,x<>  
hE'-is@7  
[: n'k  
「多謝告知,吾等了解汝之立場。」秋八月心中不禁一嘆,又是個多情人。 x}wG:K  
z3{G9Np  
EqkN3%IG  
「我不能久留於此,司徒遠已對我起疑心,北面可能有詐。」 z>1Pz(  
Gt8M&S-;  
:%_LpZ  
「喔?」無情故作驚訝,想聽聽狄飛驚高見。 7J D' )  
WH#1 zv  
/Iu 1L#  
狄飛驚眼中精光數閃:「司徒遠既不信我,卻又調吾去北面,似有意讓我們懷疑東西南方。」 !]A  
%OL$57Ia  
niMsQ  
「司徒遠是調六分半堂精英到北? 還是全員包括一些他召募的江湖人物到北?」秋八月忽開口問道。 #X+JHl  
G=s}12/Z"{  
p;`>e>$  
狄飛驚一點就透道:「全員到北,秋高人之意是…此乃誘敵之計。」 j1Y~_  
b i',j0B  
M~Tuj1?  
「以現在情況,如只是誘敵,應是調派六分半堂精英,而由他招募的人到別方。如果是全員聚集加上挾持總堂主,有可能北方才是重點位置。」無情”習慣性”的幫秋八月解釋。 p}}R-D&K  
)W,aN)1)  
nK1Slg#U  
「因為六分半堂精英是我的人馬,而夙烈招募的人才是聽命于他。看來夙烈已知我與你們有所連繫,所以故弄玄虛,要讓我們放鬆北面。」狄飛驚低喃後,抬頭與無情相視一望,再度擦出宿敵火花。 w8")w*9Lmg  
XAD- 'i  
t4."/ .=+  
狄飛驚忽笑道:「高處不勝寒,大捕頭! 期待分享寒冬的一天。」 IkL#SgY  
gMi0FO'  
nI?[rCM  
「六分不入神侯路,即是登高抗寒時!」無情眼神閃著寶石精光,傲然回應。 W 8<&gh+  
Co9^OF-k  
P1. [  
狄飛驚冷笑離去,無情忽陷入深思,臉色陰霾。 \i>?q   
6%\J"AgXO  
ueogaifvB  
「汝擔心狄飛驚?」秋八月問道。 <)C#_w)-  
]6k\)#%2  
yt+L0wzzB  
「他有必要特來告知我們,他到時無法相助的難處嗎? 以他的智慧真無法擺平嗎?」無情神情不解。 r5S[-`s;  
'&P%C" 5  
gi3F` m  
「狄飛驚以情報交換就是要吾們幫他消弭禍端。一直以來,他不是很稱職的在扮演這個角色嗎?」 >F|>cc>_E  
aL\PGdgO  
L8@f-Kk  
無情悶悶道:「此番連續爭鬥,除了你們天宇來人自鬥外,吾等京都三大勢力也都捲入而元氣大傷,真正得利的反而是遊走兩頭的六分半堂。目前為止,六分半堂主主力未出,損失的都是下層人員。狄飛驚巧妙的運用雙方矛盾,保留實力,等塵埃落定後,吾等將無能力與之抗衡。」 z#9aP&8Q  
(q/e1L-S  
O#4&8>;=  
「戚少商的出走,不是汝刻意安排嗎? 以便事情平息後捲土重來。」秋八月安慰無情。 u4cnE"  
>%_\;svZG  
A7 {\</Z  
「唉! 還是瞞不了你! 沒錯! 化整為零保留元氣是我的打算,但象鼻塔與金風細雨樓也確實損失慘重,短期內無法恢復從前氣勢。」 RT4x\&q  
"`/h#np  
J/`<!$<c  
「汝太杞人憂天了,先順其自然解決眼前事為重。」 L]|gZ&^  
/aCc17>2V{  
df8k7D;~e  
無情白了秋八月一眼。「你還真不愧是應天風。」 .fqN|[>  
c1(RuP:S  
zEX  
「公子!,怪事發生。」四僮帶來案件宗卷。 LG9+GszX 2  
G6Axs1a  
|u% )gk  
「亂葬崗挖出的一些屍首,皆是京都一帶的巧手名匠。家人全不知他們此次是為誰效勞,只知出外做事,為何全死在一起至今是謎。由於近來為祭天之事全城繁忙,衙門草草調查,找不出所以然,就以懸案了結。」 ;J( 8 L  
sPpH*,(  
*uRBzO}  
「備轎! 我們先繞去縣衙。」無情一聽,眉頭緊繃,決定去縣衙查看一下。 PA{PD.4Du  
y-pJF{ R  
@}u*|P*  
「汝先去看看情況,吾也得進宮與好友連絡,我們宮中再見。」時間緊迫,秋八月決定兵分兩路。 wQl ,  
GRIti9GD  
FW;?s+Uyx  
四僮也把轎抬來,是出發時候了。 #b}Z`u?@  
,$L4dF3  
IxN9&xa  
「保重!」秋八月看著無情座轎要離開院門時,忽輕喊一聲。 q CC.^8  
_#E0g'3  
:wyno#8`-  
轎中無情微笑不語,自是一番甜蜜滋味在心。 & bm 1Fz  
#<"~~2?  
m#Jmdb_  
「無情眾人身影漸遠,秋八月將視線投向天際,帶著三分憂思,說不明白心中隱隱的不祥預感。 HXC ;Np  
*********************************************  #4NaL  
無情走一趟縣衙後,與冷血追命會合,來到皇陵南面附近,為明早的祭天準備,但遭新禁軍統領阻攔。新統領面貌陌生,應該是皇宮盜竊一案替代的人,號稱為防萬一,除禁軍外,一干人等不得進入戒備範圍。四大名捕守在內門外即可。 劍僮正想爭議,無情由轎中喊停道:「不得違令,我們先”巡視”皇陵一圈吧!」 8mrUotjS  
[ZwjOi:)  
A/$QaB,x  
新統領一聽,不由急道:「你們怎可不去守衛,反而要繞陵一周。」 V*;(kEqj  
|-67 \p]  
1Faf$J~7|  
無情道:「這位大哥很面生,是新上任的吧,不知在禁軍多久了?」 z]y.W`i   
2eS~/Pq5=i  
)gUR@V>e2  
「你為何問這個?」  :A_@,Q  
vkV0On  
'?' l;#^i<  
「此乃朝廷規條,我們四人按例進駐前都得先巡視一周後,確認無恙後向你簽認後,才到崗位報到。你…不會是不知道吧? 要不要去向上司請教一下。」無情語帶輕蔑,果不然馬上引起反應。 :K,i\  
Oc0a77@  
Zd%k*BC  
「這…」新統領氣急敗壞道:「我怎麼可能不知道? 只是提醒你們,這兩天是大日子,沒事就快去執行自己的任務。」 vzAaxk%  
z6\UGSL  
3BUSv#w{i  
「多謝統領提醒! 例行公事,非辦不可。統領沒等到我的報安簽單,也是無法交差,不是嗎?」無情聲似謙讓,但語氣強硬。 3AtGy'NTp  
"Qc7dRmSxm  
?pmHFlx  
新統領一楞,看看左右,左右皆輕搖頭,表示不清楚。只好認栽道:「既知如此,還不快去快回,在這邊納涼,想偷懶啊!」 a$OE0zn`  
A2Ed0|By  
',@3>T**  
「只要統領們不為難,我們打轉一圈,很快就回來了。」 e\l7Iu  
!sP {gi#=  
1<@W6@]  
新統領無奈,打個通行手勢,傳達給下屬。 ;(Or`u]Dr  
%3-y[f  
zT]8KA   
四僮邊偷笑邊抬著轎走。「公子這個官威擺的好,完全牽著那小子走。」 s?}e^/"v  
:J@ gmY:C  
!>&o01i  
無情輕聲細道:「我是看定時間緊迫,他們匆忙間換替之人,絕無可能熟識朝廷規律。何況一時間也沒法立即去請示司徒遠,利用這點空檔,咱們走一遭。”巡視”他們的防衛。不過,得速戰速決,免得司徒遠等起疑心。」 ~L\z8[<C  
Z]Cq3~l  
g3/W=~r  
來到東面,吵雜聲韻隱隱約約。禁軍已接到通知,眼睜睜看著三位名捕巡查。葉告忽一跤摔出去,轎子一歪,傾向禁軍兵群。一兵衛出手抓住轎桿,扶正轎子; 另一兵衛扶住葉告,追命連忙向前致謝。 %)W2H^  
pofie$  
~rKrpb]ow  
誰知兵衛竟開口罵道:「你奶奶的,沒那個本事,就不要學人家四肢健全的,找麻煩啊! 你!」 hd<c&7|G'  
sf87$S0  
:U%W%  
冷血一聽,氣上心頭,正想上前爭吵,無情此時開口道:「很抱歉! 失禮了! 此地一切安寧!,咱們走吧!」 CYP q#rd  
dn+KH+v  
X`>i& I]  
冷血默契十足,馬上冷靜下來,直眼凝瞪兵衛。兵衛火大正要開罵,但馬上遭領隊阻止。 9~XA q^e  
mR:uj2*  
mxC;?s;~  
走至西面,現場安靜無聲,可看出訓練嚴謹,眾士兵站好崗位,絲毫不受無情等人巡視影響。忽然追命身上酒壺掉落,滾到臨近禁衛軍腳後。追命追至,直到撿起酒壺,禁衛軍依舊不動如山。追命不好意思的對士兵道:「很抱歉,一時沒拿穩。」 ]neex|3lG  
k$R-#f;  
2r?G6D|  
一個看似是領隊的人答道:「軍職所在,無法幫汝撿起,諸位巡查後快離開吧!」 ?P`K7  
q,|j]+9q  
\&3+D8H>n  
無情等人回到南面交差後,就往內門走去。在守衛期間,無情交待四僮通知蔡京守東面,有橋集團守南面,神侯府負責西面,四僮分散離去。 <0&*9ZeD  
************************************************************************* mSF(q78?  
06Sceq  
.j0$J\:i  
深夜,眾人清楚明晨之祭天守衛,將是一決勝負的時刻,自然心思凝重,卻也因自身立場的不同各有情愫懷抱。 P@Oo$ o  
IY\5@PVZ  
}rw8PZ9  
被挾持的雷純,看著遠方,無盡的心痛難已。又是一次騙局,再次感情受創,在自己面前的永遠是一條悲哀之路。為何一起出道的溫柔,驕縱難惹,目中無人,視闖禍為常事,卻是受盡眾人庇護愛寵而快活的傲笑江湖。自己卻得經歷失身喪父亡夫,到如今失心被挾持。 WlC:l  
f+,qNvBY/  
EgCAsSx(  
雷純心若空洞,不僅是茫然,被掏空的自己連悲傷的感覺都覺得不真實,但是卻好沉重。…猶如黑白對比的自己與溫柔,象徵著苦與樂,心中血淚,哀悼自己是個被上天遺棄到黑暗角落之人。 <)c)%'v  
Hk.TM2{w  
0gr/<v  
忽然不遠處,幾道光影緩緩上升。仔細一看,是數個笛狀的燈籠。 h2]P]@nW;W  
u?(d gJ  
Vaw+.sG`AP  
夙烈驚異,指氣一出打下燈籠。怒叱:「去查看,怎麼回事?」 m nX2a  
}@q`%uzi  
k)=s>&hl  
一旁的司徒遠忽開口道:「且慢! 那只是有人在放水燈吧!,無需浪費人員過去,就算去也已經人去樓空了!」 K;H&n1  
+.FEq*V  
L48_96  
夙烈看了司徒遠一眼,冷笑道:「你還是太心軟!,只此一次,下不為例!」 Hd ={CFip  
s$`0yGmQ  
u^I|T.w<r6  
正當雷純驚望著燈籠時,司徒遠的語音忽入耳邊:「夜驚飛笛燈……真是用心良苦。」 #gs`#6 ,'  
7# Kn8s  
mL{6L?  
雷純一驚…驚飛笛……狄飛驚……狄大哥……你是特意讓我知道你在附近守候嗎? P{>!5|k  
(vJNHY M  
$Sip$\+*  
雷純忍不住淚珠掉落,心中一片暖意,原來幸福早已在自己身後,是自己笨到選擇推開那個傻傻的守在背後的低頭身影。 <=/hi l  
sBg.u  
%pL''R9VF  
司徒遠望著雷純的臉部表情,心中放鬆許多,雷純終於感受到狄飛驚的心意了。無法得到回應的感情,自己比誰都清楚其中痛楚。 Q\7h`d%)  
#r\4sVg  
MH\dC9%p  
嬌凰牡丹…雷絹…汝何時才能知吾心呢? 3~ {:`[0Q  
AH7}/Rc  
uZKr  
夙烈看著司徒遠暗嘆。遠弟,吾等大業未成,汝卻控制不住感情,達不到無情無心,只怕汝將來將落敗於此弱點。星主在天宇告危,催促甚急,我們沒時間再耗在此。此次毋論成敗,吾等都必須回天宇,無式劍必戮。 `l[c_%Bm  
D'Df JwA  
wJo}!{bN  
無式劍安靜的坐於一旁,暗自盤算。明日夙烈得手後必殺吾。哼! 吾豈是你們這般黃口小兒能算計得了,到時就看鹿死誰手。 qqY"*uJ'  
MKi0jwJM  
>SHhAEF  
皎潔月下,秋八月觀星測算,面對紀子焉蠢蠢欲動,傀渡論將出,天宇情勢轉危,是時候回去了! 對明日行動,自己有信心能掌握,只是…放不下心中白衣飄然的身影… :OT0yA=U  
從來沒有人能讓自己如此魂牽。本以為會心如止水過一生,駕星玩世局,清心笑紅塵。如今卻深陷情海,半點不由人,這還是笑傲武道的秋高人嗎? 慘然一笑,無情……汝可願情歸天宇呢? SO'vp z{  
:tg)p+KB  
?NsW|w_  
相同的月色,一樣的迷情,似乎感應到秋八月的心情。無情無由來的輕嘆不知已是第幾回了,這一生早決定以”為民請命為生,仗義伸冤而亡”。自名無情卻多情,幾次的動情心傷,這次更是刻骨銘心。自己都想不到對方竟是天外來人,還是個男子。雖是兩情相悅,但真能飛越時空長長久久? 還是終將情斷星宇,葬心銀河呢? 八月……你會長留大宋嗎? })Vi  
xY(*.T9K  
dkTX  
「公子! 公子! 你沒事嗎?」陳日月輕呼數聲,無情從沉思中驚醒。「何事?」 +\ .Lp 5  
jm/`iXnMf  
Y.rsR 6  
「我們通知各派人馬後,現在他們已到指定地方埋伏準備。如公子所料,南面普通,東面吵雜不耐,西面嚴禁無聲,北面仍由六分半堂防守,我趕快回來通報。」 g:8h|w)  
f r6 fj  
6O!2P  
不知為何,無情心中總覺不妥,似乎太簡單的就估算到司徒遠的意圖? 嗯…難道…… I,vJbvvl!  
"@0]G<H  
JL{VD /f  
******************************************** 7~.9=I'A  
金雞高鳴,一位身著褐色絲綢長袍、黑色絲綢腰帶、土黃絲綢長褲的宮人, (http://30.cts.com.tw/art/qClothes.aspx) 慢慢打開房門,望陽興嘆。 鼻唇之間隱隱發痛,可惡的米蒼穹用特別綿線拔清唇角四周鬚鬍,據說可維持數天毋需括鬍,此乃內廷嬪妃的密招,米蒼穹居然還一付羨慕不已的聲調說吾真有福氣,能得知此密訣。緩緩帶上黑色紗料帽子,靈活大眼特意地瞇眼成一線、臉塗薄薄白粉、踏著米蒼穹交代的特別走路步伐,假扮太監的杜鳳兒,已是瀕臨崩潰境界。這身可笑的妝扮哪是我的風格,更可怕是我還必須細聲嗲氣回話。心中咒罵秋八月,好歹吾也是遠來的客人,竟派這種差事,還說什麼這是為將來鋪路,習慣會成自然,唉! 此仇來日當報。 哼! 也許拐走無情,不失為一主意。 ;iL#7NG-R  
W.KDVE$}f  
8'io$ 6d=  
從上次帶無情去偷吃了怒雨飛龍的龍雞後,(見應天風無情番外-中秋) 總覺得秋八月的眼神透露著古怪,奇怪的是竟沒感受到飛龍的怒氣。嗯! 根據對此損友的了解,吾定被嫁禍。事情不大妙,此間事了後,要趕緊遠離應天風……… +VOK%8,p  
-k e's  
y}ev ,j  
祭天的清早,米蒼穹先調杜鳳兒跟隨宋徽宗祭天謁陵。原本宋徽宗不喜新人突然出現,但杜鳳兒舌燦蓮花,編出一套什麼自己乃文人之後,家道中落才被賣進宮,云云之類的動人故事。甚至當場以時節景物為題即興吟詩作對,文采燦爛,書法瀟灑,溫和中隱蘊氣吞山河之勢。 >U27];}y  
tl^9WG  
$B5aje}i  
讓宋徽宗龍心大悅,如獲至寶般的要杜鳳兒伴隨皇駕。杜鳳兒心中暗嘆:「如此容易就收買到帝王心,無怪乎以大師兄之文采一下子就能受到重視。唉!!,大宋病入膏肓矣!」 r52gn(,  
Pw"-S?`(  
Z,Dl` w  
一路上禁軍重兵防衛,森嚴氣氛,讓人透不過氣。杜鳳兒隱約覺得不妙,雖是皇上出宮上皇陵,有必要如大軍壓境般的嚴防嗎? j{+.tIzpq[  
` 7V]y -  
cU!vsdR3  
暗中偷問米蒼穹,米蒼穹回道,從沒看過如此大陣仗。兩人心神交會,暗自提防。 R(G7m@@{  
'e'cb>GnA  
B*Dz{a^.:  
到達皇陵後,徽宗欲下金鑾,一時不留意,踏空階梯踏板,著實小跌了一跤。正當太監們慌忙護駕時,徽宗已站起,傳令禁聲:「這點小事還到處宣揚,這祭天儀式不就要拖很久。爾等不准喧嘩,快快了結典禮為要。」徽宗一開步才發現拐傷右腳。 ~dTrf>R8M  
x7<K<k;s  
u <v7;dF|s  
米蒼穹趕緊道:「皇上! 快傳御醫吧!」 HvJs1)Wo&  
_g"<UV*H  
i5@ z< \  
一想到祭天,徽宗就覺頭疼,真是浪費生命的事,偏偏是先祖傳下的儀式,不得不行。如果被人知道朕摔跤拐到腳,一堆大官御醫來攪和。天啊!,那朕不就要待在這裏一天,還是將就完成,然後到師師那裡,讓她的玉手幫朕療傷。 *#+An<iT ;  
7Kxp=-k  
T'Dv.h  
徽宗拖著試走幾步,滿意道:「還好不算嚴重,拖著走幾下,忍忍就過去,就叫御醫到師師那裡等朕吧!」 U0P~  
B>P{A7Q  
}y gD3:vN7  
米蒼穹當然知道徽宗的心思,靠近耳語道:「讓人扶皇上到皇陵廳堂入口吧!,這樣比較不吃力,奴才會傳御醫在李姑娘處等候。」 3"~!nn0;  
|[b{)s?x  
bdE[;+58  
徽宗點頭道:「傳小海子吧!(杜鳳兒)」米蒼穹愣住,皇上竟要個新人服侍,這… ~6LN6}~|.  
bq0zxg%  
f x+/C8GK  
此時杜鳳兒已向前攙扶著徽宗往陵墓入口處行,徽宗忽然詩性大發道:「難得服侍朕身邊的人是個才子,怎能不好好來打發無聊呢? “魑魅魍魎陰陽界”,朕要你在朕出來時對個應景下聯。」 -r]W  
3eQ&F~S  
YNsJZnGr8#  
杜鳳兒暗笑:「真是文痴,到這個時候還要玩文字遊戲。」正要開口時,徽宗阻道:「小海子已能對上了嗎? 真是文思不凡,不過朕要在出來時才聽。因為朕到時也會對個下聯,看看哪個對子勝出。別忘了下聯不但要對應上聯,還得合乎今天的情境喔。」 Jij*x>K>y  
4ID5q~  
Qj3EXb  
由於皇陵內的內堂,只能由皇帝一人進入,所以一干人等只能在外堂等候。杜鳳兒看著徽宗幾步一拐的進入後,與米蒼穹悄悄討論:「奇怪! 至此無事發生。」 :& ."ttf=  
tf`^v6m%]  
28d'7El$  
「會不會無情猜測有誤?」米蒼穹帶點盼望。 OYn}5RN  
{kR#p %E]  
,.FxIl ]  
「不! 應該就是今日! 只是不知夙烈要如何做,裏面可有清查過?」杜鳳兒戒備的看著四週御林軍。 i?^L/b`H  
v"Es*-{B  
n,WqyNt*  
「這是必然之手續。」 bY~pc\V:`w  
u;2[AQ.  
ge8ZsaiU  
「是誰負責清查?」 3L}A3de'  
&6nWzF  
4^|3TntO  
「御林軍先清查後,就防守在外,典禮前吾有派人再探視一次。」 "@2-Zdrr1<  
*u;Iw{.{  
oW6XF-yM  
杜鳳兒沉思一會,忽心識傳音道:「汝可認識這些御林軍?」 \LexR.Di  
5VU2[ \  
0YDR1dO(*  
未免小覷我了,米蒼穹微慍,我怎可能不識! 就算沒有全認識,也會認識幾個。 C!bUI8x z  
ln dx"prW  
9~[Y-cpoi  
杜鳳兒看表情已知米蒼穹的反應,再傳音道:「當局者迷,慣性的認為常是疏忽的起點。請米公公小心不要讓他們知道吾等在留意他們,只要有汝認識的人,即使是一人也請點頭,如全不熟識請搖頭。」 &gx%b*;`L0  
{ 9q4)R}G  
O3kA;[f;  
米蒼穹以眼角迅速環視一週,心驚竟不識一人,眼神含歉意的輕輕搖頭。 X45%e!  
h(EhkCf  
H"WprHe  
到此已毋需再言語,兩人相對一望,默契的悄然退向入口處兩旁。 l!u_"I8j5  
wz%Nb Ly-  
c yz3,3\e  
漫長的等待終過,徽宗由內堂出來,輕舒一口氣道:「回宮吧!」,拐著左腳一拐一拐的走向外堂出口。 1p=]hC  
F7#JLE=  
:"/d|i`T  
米蒼穹不解的眼神看向杜鳳兒,無事發生,平靜得有些詭異! )\$|X}uny&  
B tcy)LRk  
8bld3p"^  
無情等嚴陣以待多時,陳日月忍不住道:「公子! 算算時間,祭天應該完成了! 看來今天平安度過了。」 _I5Y"o  
pZy~1L  
*J`O"a  
無情難以置信的沉思:「難道我們估算錯誤? 司徒遠擺這個陣勢,就為了耍我們嗎?」 / %io+94  
(SAs-  
[d ]9Oa4  
忽然! 信號響起! 無情等身動往北面而去! {bY%# m  
NTs aW}g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9楼 发表于: 2015-04-11
Re:[天宇與四大名捕] 應天風無情 (秋八月與無情) 28.    戰情
5\VWCI  
$/Uq0U  
這兩集以推理為主…… S{T >}'y  
\YrUe1  
$6R-5oQ  
I{=Qtnlb  
+9sQZB# (  
「皇上! 請留步!」徽宗正準備踏出皇陵時,杜鳳兒上前阻步。「皇上現在欲擺駕回宮否?」 Yrq~5)%  
(KZ{^X?a  
(X*^dO  
「當然! 回御書房,朕有要事待辦。」 1T n}  
5wU]!bxr  
SNk=b6`9  
「那奴才傳御醫到御書房候駕。」 wi{3/  
*MW\^PR?  
kvu)y`  
「御醫?」 >Y@H4LF;1x  
G7/ +ogV  
) Hr`M B  
「皇上祭天前,不是說此地空氣不流暢,呼吸不適,要奴才在祭祀後傳御醫嗎?」杜鳳兒理所當然的回道,同時向著米蒼穹暗指右腳,米蒼穹一驚臉露難得的驚慌。 R 2vlFx/  
Q\sK"~@3  
cQ}{[YO  
「無此必要! 祭天後,朕現今覺得神清氣爽,毋需勞煩御醫。」徽宗再開步欲出皇陵。 b4Ekqas  
)J(6xy  
4 s9LB  
「魑魅魍魎陰陽界。」杜鳳兒忽然開口唸道。  &q*Aj17  
<<O$ G7c  
R`-S/C  
徽宗不解叱道:「該死奴才! 朕要回宮,你一再拖延,還唸出如此觸霉頭之詩,不怕朕治你罪。」 <qt|d&  
C\hM =%  
!C.4<?*|  
杜鳳兒慌張道:「皇上!,您忘了嗎? 是您命奴才要在您踏出皇陵時想個應景詩,奴才愚昧只想出上聯,下聯實不知如何對句。」 -MBxl`JU  
a(ZcmYzXU  
P@~yx#G  
「喔…朕忘了! 算了! 朕不為難你,下聯就省了,想到再回報。朕有要事要回御書房。」 0jWVp- y  
?:eV%`7  
H3oFORh  
米蒼穹對杜鳳兒露出詢問眼神,杜鳳兒肯定的點頭,並示意要往內堂。 V>rU.Mp QU  
SSzIih@u  
NDokSw-  
米蒼穹上前罵道:「小海子! 你太無禮了! 幾度阻礙皇上行動,看在你是新進宮的份上,罰你清理內堂。皇上! 咱家服侍您回宮吧!」 Zx>=tx}  
\a3+rN dj  
+&H4m=D-#a  
徽宗點頭走出皇陵,米蒼穹假意斥責杜鳳兒。小聲問道:「這可能嗎?」 E' uZA  
8zq=N#x  
*|HY>U.  
杜鳳兒回道:「已成事實,還需再問嗎?」 ChQx a  
)D%~` ,#pQ  
|u p  
米蒼穹慌了手腳,從沒想到是這種情況。杜鳳兒傳音道:「汝先前往押住他,吾去尋找真體。」 bpa?C  
3=V &K-  
ql~J8G9  
米蒼穹再傳尋問眼神。 %J-GKpo/S  
1G`Pmh@  
}Ou}+^Bc  
「吾猜此人會作出些行動,所以他一直堅持回御書房,可能有害大宋。事到如今,請汝信任吾,吾一定會找出皇上的下落。汝先行扣住他,如吾一刻後無消息,發出信號,到皇陵北方支援。」 dqcL]e  
K)iF>y|{*q  
Y}KNKO;  
米蒼穹點頭示意,邊離開皇陵邊開口罵道:「還在跟我爭什麼?快去打掃內堂。」 MiX43Pk]  
:b!s2n!u  
AbOf6%Env  
杜鳳兒進入內堂,只見到火把祭桌供品與裝飾用品,四面牆壁刻滿飛天神佛像,不見其他。正想好好尋找時,卻聽到大門關閉聲,接著守衛的御林軍全衝入內堂,包圍杜鳳兒。 ?Q;=v~-Q  
0<*<$U  
{Y1Ck5  
杜鳳兒假作驚慌道:「哎呀,怎麼啦? 吾是奉命來打掃內堂的?」 &#i"=\d  
uHNCSz H(  
?gXp*>Kg[  
「哼! 只怪你太多口,皇陵門已關閉,你逃不出去了。進到這裡就是在生死簿上簽到,註定要見閻王。」 g 0E'g  
DVeE1Q  
2B`JGFcdcB  
杜鳳兒一笑,露餡了! 本是半信半疑,現在可確定,內堂有「鬼」。同時感應到熟悉的氣息。「汝們太沉不住氣了! 自露馬腳,現在是門旁的應天風絕不會讓汝等出去報信了!」杜鳳兒靠壁,雙手交插,一派清閒,頗有置身事外之態。 7uk[Oy<_  
iN.n8MN=I  
\ B%+fw  
「好友! 汝已做到此地步,一事不煩二主,何不一併打發這些人呢?」秋八月緩緩由門旁走出。 TkF[x%o  
D)}v@je"yP  
y<.5xq5_3  
「抱歉! 汝不知太監是很累人的工作,那有體力動刀槍呢? 時間寶貴,好友若不想壞了那人的大計,就自行動手吧!」 1B\WA8  
l Nv|M)I  
?&uu[y  
秋八月輕嘆一聲,一掌”月落大地”發出,掌氣靜靜以圓形狀向八方擴散。內圍兵眾還未知如何反應,掌氣已到,沾身則亡。外圍兵眾見情勢不妙,想迴身逃跑,或祭起護身氣罩,可惜發掌的是天宇神人,掌氣內勁驚人。一瞬間,已無人生還。 -F3-{E  
vw@S>G lGg  
qcRs$-J  
杜鳳兒拍手叫好。「不愧是應天風,一掌就了結所有,汝怎麼會進到這裏?」 \}G^\p6?M  
J9 I:Q<;  
YchH~m|  
「因為汝沒跟米公公與他們的皇上出去,所以吾進來一探。」 $Y gue5{c  
A?0Nm{O;3v  
og>uj>H&  
杜鳳兒迅速將所發現之事告知,並提醒秋八月:「他們一定是在此地換人的,機關必定暗藏壁後,仔細瞧瞧。」 f,Ghb~y  
K.yb ^dg5  
Kf-JcBsrT  
秋八月巡視四週,忽想起賴勺根朋友謝三手的案件。當無情去縣衙查看屍體時,發現謝三手身上不但製器道具全失,手上還出現許多新的血痕。這些不是傷口,應是在製造機關工器時留下。無情說自己在製作暗器時,也常會傷到自己的雙手。 h>bx}$q  
o;R I*I  
51.%;aY~z  
無情還說過謝三手有一個壞習慣,製造的東西,都會留有印鑑圖騰,表示是自己所製。而開關通常都在印鑑上,最常使用的圖騰是鼠類。無情還說過如果司徒遠要動手腳,應沒時間長久計畫,所以機關密室等,應都是新造的痕跡。 6E}qL8'5x  
;9'OOz|+1  
Zgb!E]V[  
既是機關宗師說的話,應是八九不離十。秋八月決定一試「好友!,請幫忙查看牆上的壁畫等,是否有最近新完成的作品與鼠類的圖騰?」 N)Z?Z+ }h  
`QY)!$mUIF  
d0 /#nz  
「嗯!」杜鳳兒幫忙查看壁上圖騰。 Z #m+ObHK1  
&>}5jC.I  
.tr!(O],h  
兩人查看一會兒後,秋八月在右壁牆下發現很小的飛鼠圖騰,感覺上是新刻上去的。秋八月右手輕撫飛鼠全身,心中思及無情述說過的幾項謝三手的機關慣性手法。雙指按向雙翼,忽然一聲聲響,飛鼠旁露出一個小洞口,洞門巧妙的建在圖騰的畫線上,在視線不良的墓塚裏,跟本無法看出。 9Gz=lc[!7  
xd0 L{ue.  
>KKMcTOYY  
杜鳳兒不可置信道:「好友真乃神人也! 這樣的巧妙裝置汝也找得出,不愧是跟過機關師的好友。」 CTA 3*Gn  
9MqGIOQ${j  
8a"%0d#  
「羨慕的話,你也可以跟在崖餘身邊一世啊! 多虧崖餘告知吾機關師的特性,不過此機師似乎有意的開關做的簡單,好讓人能輕易找到,這應該是謝三手的後步。有空再詳說,我們先追上去吧!」 C9 j|OSgk  
a-J.B.A$Z/  
P1f[% 1  
兩人拿著火把進入洞中甬道,洞壁之粗糙可知是當初工程是在緊急下完成,秋八月以輕功快速前進。 @|T'0_'  
]J]h#ZHx  
L{Vqh0QD&  
「好友如此快速行動,不怕有機關陷阱或是炸毀通道?」杜鳳兒不急不緩的隨行。 -H-~;EzU  
r,2g^ K)6  
3T0"" !Q  
「夙烈只能勉強完成這個通道,沒有時間裝機關。現在炸毀通道,不就是通知別人他們在皇陵內搞鬼,頂多是擋住出口處。」 f|oh.z_R  
h zn6kbv  
;xn0;V'=  
「既是如此,時間緊急,那煩勞秋高人打頭陣吧!」 =H]@n|$(  
/z$ u]X  
<QGXy=  
秋八月聞言一笑,看來好友還在生氣吾送他入宮之事,什麼事都推到吾身上來了。 0Wp|1)ljA  
G  .4X'  
_PR4`C*  
兩人皆懷絕頂輕功,一下就行進到甬道出口。果不其然一個大石擋住出口,杜鳳兒向後退數步道:「好友!,滄海開道都不成問題,破石開路應是小事一樁,看汝的了!」 E&:,oG2M  
o3}3p]S\  
IO:G1;[/2L  
「杜儒聖的霸王指才是一決,此關汝先,後關吾開,如何??」 -`6+UkOV[x  
Y`wSv NU  
8*a&Jl  
「唉!!到了此時,汝還不忘貪小便宜、犧牲好友、輕鬆自在。」 LjHVJSC  
Rbv;?'O$L  
T^]}Oy@e,J  
杜鳳兒發出”霸王指”指氣,氣透大石,大石表層出現數十個裂痕。 ~WV"SaA)*U  
/; 85i6  
~4cC/"q$X  
秋八月漫步走近,將大石向外用力一堆,粉碎的大石頓時如千萬粒小砂石急速向外散去,幾聲慘呼聲起,守衛在外的兵眾皆被大石碎片打中身亡。 zT-_5uZQ  
sdmT  
7"D.L-H  
兩人走出甬道,是皇陵北面荒地,杜鳳兒馬上發出信號。兩人向前直追,到達六分半堂守地,只見一馬車正離開荒地向北直衝。秋八月杜鳳兒正要阻止馬車,三道氣芒破空而來,欲擋下兩人。 .(2ik5A%9  
,UE83j8D^  
8DaL,bi*.  
秋八月閃過掌氣,正要追向馬車,忽然低沉聲起:「秋八月! 再踏出三步,雷純就身亡。」 Q#zmf24W  
mpJ#:}n  
63B?.  
同時一個低頭身影跳前擋住秋八月去路。看著狄飛驚無奈的眼神,秋八月只好停下面對無式劍、司徒遠、夙烈與腳絕。 ;i:d+!3XwC  
R ViuJ;  
U :_^#\p  
杜鳳兒開口問道:「大宋的皇帝呢?」 0_t!T'jr7  
+^T@sa`[I  
^K@C"j?M/  
「他不是回宮了嗎?」夙烈冷冷回道。 ]e@Oiq  
FzC'G57Kl  
K@hw.Xq"  
「吾等既然追到此,就知道他是假冒,我們不必再拐彎抹角,一切攤開來講。」秋八月冷望著夙烈,司徒遠,與捉著雷純的無式劍。 VVOd]2{  
4H]L~^CD  
r]36z X v  
夙烈哼道:「沒想到汝與杜鳳兒竟如此快的追到此,那些擋人的樁腳竟沒讓你們慢下。」 z2>lI9D4V  
3=ymm^  
Owk|@6!  
「事態嚴重,為免浪費時間,秋高人一掌解決所有擋路人與石,所以我們才來的如此快。」 jW@Uo=I[  
=w0R$&b&  
$iz|\m  
司徒遠不解道:「你們如何識破吾們的計畫?」 _:27]K:  
@f_+=}|dc  
/&94 eC  
秋八月:「金多多雖是飛賊,卻是個有潔癖的雅賊,他不可能入藏寶齋而不偷些藝術價值高的物品。但他卻沒有,他更不可能火燒藏寶齋,因為那些物品比他的命還重。吾等知道他的個性,是因為與他是舊識,所以了解到他絕非自殺的人。因此當無情進藏寶齋查案時,巡查金多多的路線與奪寶的可能性,進而發現到你們的目的是”宣和皇室畫冊”,所以確定你們下手的目標是在皇室。」 'uEl~> l7  
Pgea NK5Y  
k$^`{6l  
「就算是被你們猜中我們意在皇室,汝如何得知今日是行動的日子?」 q5:N2Jmo?z  
]z9=}=If  
cExS7~*  
「此事是無情料中,因為祭天日子接近,加上祭天也是唯一的一個機會--宋徽宗單獨自處一室。因此,如果汝等要對皇帝不利,應該就是此時。」 A^<iL  
HHsmLo c4  
d6 5L!4  
「汝等只是料中對皇室不利,但汝如何得知吾等偷天換日? 那位影武者已由無式劍訓練多時,吾等都看不出破綻。」 =rX>.P%Q5  
J7p),[>I<  
yz8jw:d^-  
杜鳳兒清清嗓子道:「師兄有所不知,吾受損友所害,進宮當了幾天太監,隨侍皇帝身旁。吾承認那位影武者的確很像,但是…也許大宋皇室運勢尚存,如不是踏入皇陵前出了些事,吾是絕對認不出人已被掉包。」 o " #\ >  
OI*Xt`  
}`~+]9 <   
「皇陵前出了何事?」 0"bcdG<}  
C3YT1tK  
_5N]B|cO  
「皇帝下鑾駕時閃了腳,所以走路是拐著走。」 CzEd8jeh7  
04=c-~&q  
E~oOKQ5W  
「我們看到徽宗是拐著走進來時,的確是吃驚。但是我們也指示他拐著走出去。」 Y0 -n\|  
e^D]EA ]%  
3/n5#&c\4  
「沒錯!,但是真皇帝是拐到右腳,影武者卻是以左腳拐著走路。而且徽宗的情況不嚴重,他為了好面子,是以三四步一拐的步法走進。但影武者卻是一步一拐的走出。」 S|`o]?nc>  
e**qF=HCw  
B0]~el  
「就這樣汝就斷定他是冒牌貨?」 A~t j/yq9  
p= } Nn(  
@J`"[%U  
杜鳳兒笑笑:「當然不止於此! 徽宗閃到腳後,嚴禁吾等驚動御醫,因為他怕會把祭天時間拖長,對他來說這是一件苦差事,能盡快解決就解決。而且還有汝預料不到的一點,就是徽宗之昏庸,是在我們天宇的星主中見不到的。他在祭天這麼嚴肅的事過後,竟是要往李師師處痛快。原本吾們不知這是他的計畫,但因他要醫治腳傷,所以令吾們傳御醫到李姑娘處等候。但影武者出來卻說要回宮,堅持回御書房,怎不令人起疑? 幾天相處,吾可確定這位皇帝的脾氣,既已決定到李姑娘那裡享樂,就決不可能更改成御書房。」 <GaS36ZW  
6V01F8&w  
hQDXlFHT  
「這!,真是失算! 沒想到汝居然混到皇帝身邊。」司徒遠不由感概道。 jtc]>]6i  
81Z) eO#  
g7W"  
杜鳳兒續道經過:「最主要讓吾確認他非真皇帝是因一首上聯。師兄跟著皇帝也有些日子,相信也知他不喜治國喜詩畫。在吾等進皇陵前,他為打發無聊,出了個上聯給吾,要吾在他出來後對出下聯。但影武者出來後毫無反應,吾故意唸出上聯,還遭斥罵。吾假意說那上聯是吾所做,下聯對不出。影武者只說不用想了,他要回書房。真的宋徽宗是不可能這樣說的,因為他是文癡,怎堪自己的詩被盜用,雖不敢相信,但至此吾確定有人假扮他,所以折返皇陵內室調查。」 Y`S vMkP)+  
_zi|  
QB'aON\S  
夙烈問道:「就算汝知吾等偷天換日,但是汝怎有辦法知道通道入口?」 z~ /` 1  
q5)O%l!  
5]Y?m'  
秋八月解道:「因為我們在皇陵北方空地找到謝三手屍首。」 ^3L0w}#  
SKsKPqz  
N5b!.B x-w  
無式劍驚道:「不可能!,吾埋藏的很隱密,汝怎麼找得到,又如何知道他是監工的人?」 HCC#j9UN6  
VS8Rx.?  
]-/VHh  
「很不巧謝三手與無情的友人有交情。他的友人報案,謝三手早知可能會無命,所以留了一手。別忘了他是機關宗師,他作了個器具,讓吾等能尋到屍體。也因為他與無情的交情,所以無情熟識他的機關手法。加上謝三手似有意讓吾等能破解機關,他並沒用上特別手法或掩飾,只以簡單的方法建造。所以吾才能根據無情的描述迅速破解而找到甬道口。」 +!.^zp21  
_>X+ZlpU:  
j\^CV?}sm'  
「就算找到屍首,怎能確定他是因作皇陵工程而亡? 是汝測算得知?」無式劍難以置信無情等人怎能估到這樣深入。 UrEs4R1#  
:^B1~p(?sK  
U|Ta4W`k\  
「吾等的測算術可能因時空交替,在此地不甚靈通,汝等應也已知此點,是屍首告訴吾等!  無情驗屍時發現手上有許多新傷痕,因他自身也是此道中人,所以知曉那些傷處是製造機關暗道時的擦痕。這些傷痕與致命傷痕的時辰很接近,由此推測大約是因工程而亡。同時屍體上還有死後的擦撞傷,與一起挖出的屍體相對照,應是將屍體疊在一起搬運時擦撞拖曳而形成。」秋八月轉述無情向自己解說的推測。 l]l'4@1   
QE`bSI  
{[?(9u7R  
「就算屍體告訴汝等這些,怎知與皇陵有關?」無式劍想不透究竟漏洞在那裡! zue~ce73J  
vT,AMja  
x-&@wMqkc  
「要集體搬運屍體又不為人知,一定是用馬車掩護載運。屍體數量很多,馬車自是不少! 多輛馬車到達同一地點,多少會留下痕跡線索!」 mSh[}%swj  
lchPpm9  
JYbL?N  
「不可能! 吾特別交待要清掉所有痕跡,怎麽可能……」夙烈咆哮,開始懷疑無式劍手下辦事不利! x)O!["'"  
> jc [nk  
hy"\RW  
「汝可真正了解過四大名捕如何享有盛名?」 0[?Xxk}s0  
9N 3o-=  
Uf;^%*P4  
「何解?」 jkF^-Up.  
ML56k~"BL  
)W _v:?A9  
「四大名捕! 各有各的特色與查案方法。崔三爺號稱追命,就是指他的天下無雙的追蹤術,讓逃亡的人無所遁形,只要有跡可循,就逃不過他之法眼。他循跡找到皇陵附近, 加上無情的驗屍由指甲縫裏的土質分析,泥土屬皇陵。由此吾等更確定今日絕對是行動的日子! 動手的地點就在皇陵! 雖不清楚汝等之計劃,但退路絕對是新建的密門。因此無情才會事先向吾交代如何破解謝三手機關。」 秋八月侃侃而談 。 Iom'Y@x  
Ig0VW)@  
= x)-u8P  
司徒遠苦笑道:「真是天意!」 PmEsN&YP]  
>$/>#e~  
XrGglBIV  
夙烈怒道:「早叫汝要殺掉那個殘廢的捕快,現在果然被他破壞。」 8\A#CQ5b  
sLT3Y}IO  
O:{~urV  
「事以至此,汝等計畫已被破,何苦再挾持天子與雷姑娘呢?」秋八月試著勸降。 rlSeu5X6  
Vd+T$uC  
m'=Crei  
「只要皇帝在吾等手上一天,就有希望。秋八月杜鳳兒,如不束手就擒,雷純就為汝等送命。」 wIaony  
6H WE~`ok6  
nBSYsp{  
秋八月冷然道:「汝弄錯了吧! 事態嚴重,個人犧牲是難免的。況且雷純與我們無親無故,汝威脅不到吾的。」 j@3Q;F0ba  
r1{@Ucw2  
u.m[u)HQ  
「那就怪不得我們了! 無式劍! 殺!」夙烈陰狠的向無式劍示意。 Zaf:fsj>  
~[nSXnPO  
yEoF4bt  
「不!」狄飛驚慌亂了! >rmqBDKaQ  
>7T'OC  
T<Z &kYU:R  
「那就盡全力擋秋八月。」無式劍無情的下令。 paE[rS\  
&d?CCb$|0Y  
Q6!zZ))~  
明知此去如飛蛾撲火,但為了雷純與對先總堂主的交代,狄飛驚呼眾攻擊秋八月。  a a/(N7  
A>;bHf@  
(Y?gn)*t  
第一次顯示身手的狄飛驚果真不凡,雖對秋八月構不成威脅。 .|>3k'<l  
sW'AjI  
bSi%2Onj  
但是讓秋八月驚嘆,一個頸骨斷裂的人竟可將武功練到如此精純,加上六分半堂的眾嘍囉們,讓秋八月纏手纏腳。想不到夙烈竟用計讓六分半堂傾巢來阻擋自己,至此也只好放手一搏,不留顧忌。 x,@B(9No  
U- (01-  
S3*`jF>q  
揚手宏大一掌,頓時死了一圈六分半堂兵眾。見事態不利,夙烈腳絕也加入戰圈。   pG^  
另一頭,司徒遠對上杜鳳兒,倚天航孔孟學院師兄弟鬩牆。在天宇沒正面對上,想不到竟在大宋境內對上。杜鳳兒不禁傷感:「大師兄! 汝吾真要走到這步,計畫既已被破,何不放棄回天宇。」 _P 3G  
「哼! 汝是吾成功的絆腳石,在天宇奪吾掌院之位,在大宋破吾影武之計,處處與吾作對?」 rCbDu&k]  
「大師兄! 掌院之位是因汝與三師弟失蹤,師父才傳位于吾,非吾強奪。在當時吾並不知是何原因,只知汝與師叔出走。如今才知師父是因查覺汝等來自天外,才決定不傳位于汝。吾相信如果不是因汝等之企圖,師父是屬意予汝的,大宋非屬我們,放棄吧!」 jTtu0Q|  
「杜鳳兒! 任汝舌葉生花也難改今日之戰。」司徒遠語畢,連發數道掌氣。 ;LPfXpR  
杜鳳兒左閃右避,面對司徒遠連續攻擊,仍不死心的再勸說:「大師兄!,難道汝都不念及吾等的同門之誼? 我們曾經親如兄弟般的習文練武,難道那段快樂時光汝都不記得嗎?」 pis`$_kmwV  
司徒遠聞言頓了一下,掌氣也慢下來,夙烈直呼:「遠弟!,別忘了汝是來自何方?」 Ru!iR#s)!  
暗嘆一聲,公私難兩全。師弟! 來生再續師門緣,手上掌氣加勁,更猛烈的攻向杜鳳兒。 'ud{m[|  
杜鳳兒心中難捨同門情,出手有所保留,被逼的節節後退。 /1V xc 6  
^]0Pfna+N  
*/^q{PsN  
纏鬥中的秋八月一見,趕緊過來與杜鳳兒一起應戰。此時夙烈發現應該一起進攻秋八月的無式劍竟挾持雷純向西而逃。狄飛驚也察覺此事急忙退陣追去,六分半堂眾遂即撤離。腳絕一看,跟夙烈使眼色,也跟著揚長而去。 ;yLu R  
6"O+w=5B  
kY|utoAP  
只剩兩人單對杜鳳兒與秋八月是絕無勝算。夙烈忙向司徒遠使個眼色,兩人忽轉向同時攻向秋八月。 %i9E @EV  
f<fXsSv(  
D4lG[qb  
秋八月也發現無式劍脫逃,心中一急,面對司徒遠與夙烈的攻擊,再無留情的一掌”秋雪霜紅”發出。此時夙烈擋在司徒遠之前,硬擋下掌氣並轉向讓掌氣迴向杜鳳兒。 ^?7-r6  
lH x^D;m6  
4 I k{  
「不妙! 是八月秋風!」秋八月急發出一掌打中迴向掌氣。 M2>Vj/  
 +yH7v5W  
TA`1U;c{n  
但是八月秋風加倍的掌勁太大,秋八月一掌只抵銷了幾成,掌氣依舊打向杜鳳兒。 ~"&|W'he[  
{JO  
~Z?TFg  
杜鳳兒沒想到掌氣竟迴向自己,運起護體功罩,趕緊向旁閃避。但已經遲了一步,被掌氣偏中身形,中傷嘔紅。秋八月急步而來,扶起杜鳳兒,趕緊運功幫杜鳳兒舒緩傷勢,夙烈司徒遠趁此向西脫逃。 Vl /+;6_  
]7F=u!/`<C  
"fCu=@i  
片刻後,杜鳳兒再吐出傷血,苦笑道:「吾很傻吧!」 ll<Xz((o  
H z1%x  
sV{,S>s   
「好友是太重情了! 汝的傷勢….」 ^T;*M_  
, j2Udn}  
Yz/md1T$  
「無妨! 若不是好友那一掌抵銷幾成掌力,與打偏掌氣的行進方向,吾命休矣! 咱們快追,他們似乎發生內鬥,這是吾們的好機會。」 NMa}{*sQ  
vMi;+6'n>  
QQ*hCyw!  
「但是….」 n.`($yR_  
6ryak!|[  
hOu3 bA  
「吾還可撐住,走吧!」 uk< 4+x,2)  
<EB+1GFuI  
@uqd.Q  
唉! 秋八月扶住杜鳳兒向西欲急追司徒遠等之後。 ? Wr+Q  
( iBl   
_"Dv uR  
「好友怎不向北追逐馬車?」杜鳳兒再運氣週身,壓住傷勢。 xd q?/^E  
+j`5F3@  
qPX~@^`9  
「那是誘敵之車,如真重要,為何他們一堆人全往西跑?」 < Mn ;  
w;[NH/A^a  
J{p1|+h%  
杜鳳兒笑笑:「某人不在,好友就心細如髮。某人在場,好友就守口如瓶,任其發揮長智。好友可真用心與寵溺。」 5,Jp[bw{H{  
Bw)/DM]  
dUeN*Nq&(,  
秋八月臉龐微紅催促道:「好友莫再說笑,快追吧!」 E"\<s3  
B4c]}r+  
=w_Ype`  
當杜鳳兒發出信號後,北方戰事起之時。皇陵東邊的御林軍正想移向北方,但是被黑衣上人領軍的相府人士攔下。南方則被方應看率軍的有橋集團擋住,西方也因有所動作而卯上神候府的麾下。 p*R;hU  
f}#~-.NGs  
| C;=-|  
無情冷血與追命偕同一些手下,一路向北直衝。此時一個太監出現報軍情,告知影武者之事與杜鳳兒進皇陵之事,同時告知三方動靜。「東南兩方戰況激烈,緩緩的往北移動,西方仍原地方大戰,目前似乎成功牽制住西方軍,避免他們向北支援。」 Z58 X5"  
(^8Y|:Tz  
:j9l"5"  
無情沉思了一下道:「請轉告米公公,照杜公子之意制住假皇上,吾信得過他的判斷。同時通知東南兩方友軍,不要再纏鬥,盡快往西方支援。」 n71r_S*  
LvH 4{B  
Gv!2f  
「西方? 大捕頭是不是搞錯了? 信號是指向北方,西方是唯一一個據點成功牽制住的。」 ]^.  _z  
=1FRFZI!j  
1y4|{7bb  
「不! 是西方! 西方才是他們真正的退路。」 x*/t yZg6  
T6y\|  
3 Gp$a;g  
「這…」 sQ UM~HD\a  
?(' wn<  
zsEc(  
「快去通知」太監懷著滿腹疑問離去。 *)$Uvw E  
<.x{|p  
fy>{QC\  
無情發出信號後,對冷血追命催促:「北面雖是退路但也是誘敵之途,我們快往西面攔截。」 :[p}  
|sJ[0z  
:)-Sk$  
冷血追命一向信服無情這個大師兄,也不多問,與無情往西邊飛馳而去。 ,8S/t+H  
.KB^3pOpx  
/kZebNf6H  
西邊戰局由神侯府麾下負責,看似紀律嚴謹的御林軍卻一直打不出重圍,散亂的在原地打轉。 }Sm(]y  
XO>KZV7)  
dc+>m,3$  
正當雙方膠著之際,忽然傳來馬蹄聲響。一輛馬車闖進戰團,一瞬間散亂的軍容匆匆縮緊,形成圓形狀包圍馬車。整個情勢大變,擺明就是一對訓練優良的隊伍,森嚴冷酷的氣勢讓人無法鬆一口氣。 }/0X'o  
7X`g,b!  
m4[;(1  
神侯府眾正想再進攻時,帶頭的統領忽喊停,雙方彼此對峙,神侯府帶頭者忽傳令:「全力攻下馬車。」語畢一蹤飛向馬車。 OZb-:!m*  
.wEd"A&j  
"(3[+W{|  
其中之一的車夫跳出,半空攔下帶頭者。兩人一照面,帶頭者先開口:「果然是你! 劍絕!」 gDQ^)1k  
h"[AOfTE$  
0JWDtmK=C  
「戚少商! 你不是離京了嗎?」車夫竟是劍絕。 }kw#7m54  
lZd(emH@  
.Yamc#A-  
「我是離京,但是又回來了! 能讓劍絕當車夫的馬車,應是有重要人物在裏面吧!」 bWjc'P6rx  
QGMV}y  
euK5pA>L  
「戚少商! 擋下馬車,註定在場的人全都得死! 你將會為你的多此一舉而悔恨終生。」 oM X  
8 `v-<J  
paA(C|%{  
說罷,劍絕兇狠的下令「殺光在場的所有人。」 wm+};L&_  
Z\(q@3C  
YU'k#\gi*  
戚少商與劍絕劍鋒交戰,同時注意四周。 vz@A;t  
3<e=g)F  
z{%<<pZ  
不一樣了! 與剛才纏鬥時的散漫不同。現在在場的官兵更為頑強,而且個個武功高強,擅用戰術! 戚少商心中涼了一半,為何剛才故作贏弱,難道…他們並無意向北,只是假象。真正原因是守在此等候馬車,保護馬車才是真正的任務。製造假像才不會讓我們起疑,而把焦點定在北方。糟了! 我們上當了! 馬車裏究竟是何人如此重要? XnH05LQ  
\ ,'m</o~,  
/`Ug9,*  
一不留意,被劍絕劍鋒劃過背部,鮮血淋漓。戚少商忍著背傷,與劍絕周旋,但也心焦於神侯府麾下開始落敗與遭到砍殺,邊打邊以嘯音指揮全局。此時馬車已衝過戰圈,直奔而去。忽然劍絕一陣強攻,打落戚少商的劍。 %HhBt5w  
0gu_yg!R  
s-NX o  
「與我對打,還一邊胡思亂想與分心掌舵。戚少商!,你將為你的自大付出喪命代價。」劍絕一招”飛螢破風”刺向戚少商心房,戚少商閃躲不及,眼看將斃命劍下。 mtpeRVcF  
^L,K& Jd  
^7`BP%6  
「吭!」一聲響,戚少商跌落在地。劍絕劍尖被飛刀阻擋,偏向一邊,由戚少商斷臂之處穿過。 6lZ3tdyNo  
1>.Ev,X+e  
V%t.l  
「這…」一陣快劍攻入,劍絕急閃對招,轉眼過數招。雙方對恃相對,眼前之少年,有著一種輕凡自由的氣質,劍絕急看四周。 "syI#U{  
j}#w )M  
kl" hBK#D%  
憂憤的簫聲傳入現場,神侯府援軍到達。整個攻勢大變,對上自己這邊身經百戰的軍隊戰術,絲毫不懼,似以自行的一套陣容對抗,更可怕是見招拆招,隨時應變,以蕭操兵,吹蕭者絕非凡人。 W Tcw4  
`{gHA+B  
,Y@Gyx!4  
跟著少年劍者來的人,扶起戚少商大呼:「戚大哥! 沒事了! 我們沒有上當,及時趕到,你還好嗎?」 a)!o @  
OMk y$d#  
3RUy, s  
另一少年笑道:「血流成這樣,還能沒事嗎? 你能不能說點有頭腦的事。」  > ^O7  
!@5 9)  
`](e:be}  
「你……想打架嗎?」 1wii8B6  
9v#CE!  
H[T?\Lq  
「好了! 什麼時候還吵,快幫戚大哥療傷。小石! 快殺掉這個可惡的人。」一絕美少女輕笑,擋在吵架的兩人中。 M.JA.I@XC  
a6 ekG YW  
V~qNyOtA]  
「你是王小石!」劍絕心中一驚,王小石溫柔唐寶牛方恨少通通到了,這…他們如何識破我們的計謀。 pP1|&`}ux  
1Te %F+7  
xnjf  
受傷的戚少商忽對山丘上高呼:「馬車上有重要人物,劍絕是馬夫。」 a1+oj7  
1l9 G[o *  
"mo?* a$Sk  
劍絕急望向山丘,看到的是一頂綠轎一個喝酒的酒客與一個野狼般的身影,蕭聲正是由轎中緩緩吹奏飄出。 g/4[N{Xf  
O/^ %2mG  
//B&k`u  
「哼!,原來是他!」只有他才能以飛刀精準的打向劍尖的力點,讓準頭偏向一旁。只有他才能操兵精湛,也只有他能看破我們的計謀。 -$\y_?}  
zxEL+P  
pt?bWyKG  
******************************** iG $!6;w<  
挾帶著雷純的無式劍,向西方急奔。來到混戰的戰圈中,急急欲跳過戰區,往馬車消失的方向而去。忽然幾道暗器由天而降,無式劍指出劍氣,打走暗器,眼前擋著…綠轎。 A]*}HZ ,  
ip\sXVR  
53_Hl]#qZ  
「沒想到你竟在這裡出現,由此地的混戰看來,你已識破我們的計,如何得知是西邊而不是北邊。」 pR<`H'  
cF*TotU_m  
Z<oaK  
「藏寶齋案中,多虧金多多的愛寶心,損失的寶物不多,但卻死了成群的御前侍衛。對你們而言,也許人命不值錢,但對吾等來說,人命勝過其他,所以在查案上吾是查人勝過查寶。屍體上的屍斑顯示出,外圍的兵眾死亡時刻早於藏寶齋附近的守衛。金多多由裏向外衝,那麼先死的不是應該為藏寶齋附近的守衛,這是第一個不合理。金多多雖是著名飛賊,但他沒能力殺死這些多侍衛,這是第二個不合理。應是有人利用機會清除這些御林軍,而此次死的御林軍都是負責皇宮守衛,其中包含許多小隊統領,所以我相信一定是有人預謀換掉皇上身邊守衛,欲對皇上不利。」 aNsBcov3O  
W@>% {eE  
IZf{nQ[0  
「這跟汝猜中西方有關嗎?」 ]dVGUG8  
t6rRU~;}  
F k7?xc  
「有! 我們推測祭天行動就是你們替換御林軍之故。可是當看到你的排的軍容,東西南方為御林軍,但是北方卻讓六分半堂防守,加上雷純被劫,看起來北方是你們刻意安排的弱點。在我們的估測下,反而會認為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之所,所以主力放到北方,讓王小石率領的人馬埋伏北方。」 XoK:N$\}t  
I]|Pq  
v@sIHb  
「喔!,北方的王小石等並沒有行動,反而跑到這邊,是那裡露出破綻?」 +SzU  
AhN4mc@  
?9vuuIE  
「當我看過東西南方軍隊後,我就起疑心了。南方表現中規中矩但不懂朝廷規律,應是新派來的替換人員,他們應是你們的外圍人士。東方軍容吵雜,語言粗俗,應是你們麾下的江湖人士。西方軍容嚴禁,紀律森嚴,甚至超過我們真正的御林軍,他們應是你們大陵的軍隊吧! 三方表現得如此不同,讓我心中難以釋疑,也懷疑北方的真實性,所以我要北方的王小石不要輕舉妄動,暫時觀望情勢。當你們北方行動敗露後,三方也更有行動。東南雙方急於向北前進,戰場不斷向北移動。但是西方,我相信是最強的一方,反而打不出重圍,停在原地,未免太不合理,所以我斷定北方是行動所在,但西方才是退路。北方有秋八月與杜鳳兒可以牽制你們,我急調王小石等回防此地,只是沒想到你竟會出現此地。」 a"1t-x  
T}Tp$.gB  
W<{h,j8  
「哈!,原本以為完美的計劃,想不到竟有這些漏洞。無情! 汝的確名不虛傳,不過這其中也有汝算不到的部分。這個計畫的一部分就是將你們宋朝三大勢力分散,汝若認為秋八月與杜鳳兒可以將我們牽制在北方,那就錯了。當你們遲遲沒出現時,吾就知情況有變,所以決定將戰場移向此地。而且我敢斷定,在此防守的人一定是神侯府,能一舉殲滅神侯府也算是意外收穫。」 alJ)^OSIe  
VO5#Qgen  
q~Hn -5H4Q  
「無式劍! 這就是汝引吾等過來的目的嗎?」夙烈司徒遠蹤身跳入,腳絕跟隨其後站在一旁掠陣。 4IK( 7  
z9f-.72"X  
W_293["lS  
看到兩人,無情心板一頓,他們出現這裡,那秋八月與杜鳳兒呢? Bg=wKwc8  
t3WiomNCc  
m[osg< CR_  
「當然! 你們不覺得吾等要控制宋朝,這個殘廢與他身邊的人應該要先鏟除嗎? 他們太多事,尤其這位無情太過精明,留下來絕對壞事。」 +bxYG D  
299H$$WS,Z  
Xfc-UP|}  
此時狄飛驚與六分半堂也到現場,無式劍發出命令:「六分半堂的人,即刻協助消滅神侯府人,否則…」狄飛驚無奈只得率眾殺入戰團。 `?H]h"{7Q  
+.8 \p5  
te`$%NRl  
夙烈冷笑道:「沒想到汝比吾想像還陰沉。不過汝說得沒錯,趁此先解決這個殘廢,也可重擊秋八月。」語畢,夙烈司徒遠圍住綠轎,與無式劍形成三角包圍。 W ~<^L\Lu  
iO{hA  
zC:ASt  
雖受包圍,無情思緒卻飄向剛駛過去的馬車,一定很重要,不然不會全員到齊。嗯! 從北邊來的方向,加上杜公子由北方傳的緊急信號………是皇上! [|wZ77\  
ho{*Cjv  
W.jGGt\<\  
追命已追蹤過去,重要人物都在此牽制我們,那裏應暫時較為弱勢,是三師弟的契機! \<h0Q,e  
&<g|gsG`  
.Z`R^2MU  
我必需爭取時間,絕不能讓他們輕易通過………… ,]C;sN%~}  
C.:<-xo  
2ACCh4(/P  
無情冷眼看著大陵三大高手的包圍,心知以自己的能力,連一人都難抗衡,何況三人,不過又如何呢? 自己那一次不是如此的被眾高手包抄,心中無悔,毅然對抗,相信自己,更相信秋八月會及時趕來阻擋這場天外橫禍。無情駕著綠轎緩緩向前………… [Y/} ^  
2>9C-VL2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