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社区应用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4348阅读
  • 41回复

[原创清水]★[天宇與四大名捕] 應天風無情 (秋八月與無情) 1-34 (完) +番外 40F (武俠推理)

楼层直达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0楼 发表于: 2015-04-11
Re:[天宇與四大名捕] 應天風無情 (秋八月與無情) 29.  亂情
 qqLmjDv  
q^>$YY>F  
無情的轎子向前數步後停住不動,四周氣流猶如冰雪,氣壓低得讓人喘不過氣。 t&eY+3y,T  
o~2bk<]z  
9T`xW]Zf  
以殘弱之軀,面對天外三大高手,武學功力之懸殊,著時令無情更加心力交瘁。但為了力保山河,再難也得扛下來。但是…即使是無情精心設計的暗器也難傷分毫,只怕得使用……只是這是最後手段……。 A<QYW,:|  
…………………………… Y?R;Y:u3Z  
……………………… m},nKsO  
…………… ,bKA]#(2  
依舊無聲無形,在等什麼呢? 手撫機扣,卻等不到行動,不是已下達殺令嗎? 不認為自己對他們能有多少威脅,為何呢? 幾滴冷汗流過臉頰。 不!,切勿急躁! 此刻是雙方耐性考驗! _)ZAf% f?  
0 A/GWSmF  
s=u0M;A0Q  
無情急速冷卻緊繃的心,觀察四周,忽然靈光一閃……… 7f~DD8R  
's(0>i  
C5*j0}  
******************************************************** WQ|d;[E  
狂飆的風,吹襲著殺戮戰場,此邊無聲的對峙對照另一邊激烈的戰鬥。寧靜的心境折磨,與爭逐的血肉紛飛,對比出兩種不同意境的打鬥。 \$<kJ|| lS  
2p8JqZMQb  
MuO7_*q'n  
同是分秒必爭的時刻,眾人緊繃的心,面對著生死攸關的戰鬥,更加讓此次戰役更為慘烈。 9Or3X/:o  
0`3ey*  
[}+0N GgR  
此幕,忍著傷痛的戚少商與王小石頃全力合攻劍絕。劍絕乃羅睡覺等之師輩,劍術登鋒造及。王小石等與之對招,想要致勝雖難,拖住對方勉強有餘。正當雙方難分難捨時,一長劍鍊忽然冒出,席捲溫柔。王小石一見,急忙推開溫柔,但自己也被打中右胸,步伐踉蹌。但長鍊如蛇般,靈巧拋空反捲而上,再回刺王小石。 此時王小石才驚覺,襲擊溫柔乃為幌子,目標乃自己時,已為之過晚,重創之身形難以即時閃避,王小石已無法擋下反捲而來的劍鍊。 !f V.#9AB#  
TJ ;4QL  
f @Hp,-  
忽然一劍跳出,挑飛長鍊。長鍊轉向,直攻來人。來人不閃不躲,硬是以劍捲鍊,順著鐵鍊刺向使鍊者。 RHz'Dz>0  
VgN`' iC`I  
8~Rja  
鍊再急轉,勒緊擠斷纏在鍊上的劍,但斷劍竟不受影響的順勢再刺過來。 2u~0B +)K/  
sbQmPV  
x{&0:|bCs6  
使鍊者急忙跳離,後退十餘步,如此不要命的打法,唯有 ….「哼!冷血?」 $Vlfg51ob  
hSQ P '6  
J wRdr8q  
冷血冷冰冰的點頭,扶住王小石。 WIQt5=-  
-~p@o1k0  
tQF7{F-}  
劍絕一見來人,高興道:「事可成否?」 Z: &"Ax  
>8#(GXnSt  
<xOpm8  
「成了! 一起收拾這幾個小子吧!」鍊絕與劍絕忽交替身影,以鍊為主,劍為副,形成一種陣法。戚少商一見,心呼不妙,開戰之初已見實力懸殊,雖然冷血事後加入,但是王小石已受重傷,如今再添勁敵鍊絕,讓此番戰役更為不利。 axxd W)+K  
6Bo~7gnc  
Fx/9T2%=  
「小石! 冷兄! 合陣! 寶牛! 恨少! 保護溫姑娘退至一旁。」三人彼此互看一眼,心照不宣同時出劍。 ]j}zN2[A  
F C2oP,  
0v,DQJ?w8  
溫柔不依,正想強辯,但王小石也開口了! 「不是逞一時之快的時候,退至一旁吧!」 I`5F& 8J{  
o`DBzC  
VX[{X8PkS  
方恨少也知情勢不對,趕緊拖著唐寶牛與溫柔到一旁。 }^pnwo9vV  
.[+8D=  
w(k7nGU]  
「我們不要去礙手礙腳,讓他們專心抗敵吧!」 "a?k #!E  
%Jq(,u  
!,V8?3.aJn  
雙絕雙人陣,對上冷血三人,形成二對三,晚輩對上先天之局勢。三人雖是年輕一輩的高手,但劍絕鍊絕卻是同級高手的師父輩。三人抱定必死決心,毅然無悔,只覺能與知交一同轟轟烈烈戰上一場,不枉此生也! }V ;PaX  
D@"q2 !  
@j9yc  
鍊絕手持二鍊,右鍊攻向王小石右胸,劍絕則劍打冷血,讓冷血無法分心救王小石,戚少商欲救助王小石,但鍊絕之左鍊手已到,擋下戚少商。 st:[|`  
W7O%.xP  
.Xg%><{~  
王小石右胸傷痛,難以行動自如。右鍊如靈蛇出洞,又軟又犀利,纏住王小石長劍後,甩脫長劍,右鍊再伸長五呎連劍一起飛刺王小石。 ygd'Nh!@  
]zhFFq`  
TEE$1RxV(  
王小石眼見無可躲避,閉目待死之刻,一聲清脆聲響。睜目只見一棍適時撞上右鍊,巧妙撥開劍上之纏鍊,劍落地前霎那間,棍尾勾回長劍,回到王小石手中。棍頭再向右一勾,快速又俐落地岔開攻擊戚少商之左鍊。 '4L i  
+VAfT\G2  
R =mawmQ2  
鍊絕收回兩道劍鍊,看著眼前這位擁有出神入化棍術的老人。「米蒼穹!」一道身影隨之跳入戰圈,竟是方應看,有僑集團主力來到。 g5M-Vu  
o//N"S.)  
) ok_"wB  
劍絕急攻下之冷血也正覺不支,一個飄逸身影飛入,打退劍絕數步。來人清風道骨,眼神卻透著精明的神光。「諸葛小花!」 (=)+as"u9*  
 h%E25in  
[A yq%MA  
蔡京人馬也跟進現場,意想不到汴京三大競爭勢力竟在此地合作抗敵,是歷史上難見的一刻。 B>o #eW  
A:cc @ku  
MP w@O0QS  
************************************************* JLT':e~PX  
TAi |]U!  
sog?Mvoq  
這方無情與夙烈等對立,忽然一陣呼嘯聲,大宋之東南兩方援兵到達,無情馬上發出第一輪暗器攻向夙烈與司徒遠。 tqmM7$}}P  
Ts}5Nk8%  
deda=%w0  
兩人各發出氣罩擋下暗器,第二輪暗器已由轎頂再射夙烈與司徒遠,兩人各自閃避。 :>Z0Kb}7  
#Ru+|KL  
3-h u'xSU  
閃避中,滿天暗器飛下,兩人以掌氣對抗,輕鬆躲過,暗器全部落空。 v)%EG  
VtZ  
6 !+xf  
夙烈大笑:「遊戲結束!,是收人的時候了!」 ZZ]/9oiF%  
XFG]%y=/6  
b3#c0GL  
「他只是個殘廢,吾等如此圍攻他,勝之不武。何不重傷他,使其難以起身即可。」司徒遠忽開口求道。 2^[fUzL?  
QEQ8gfN9>  
v\n!Li H  
「不行! 此人屢破大計,留之不得。汝若不忍,由吾殺之。」看到司徒遠的猶豫,夙烈示意無式劍,發氣打向轎底,無式劍則一掌打入轎中。 v9x $`  
YV. *8'*  
E@0w t^  
掌氣來勢洶洶席捲而來,無情當機脫轎而出,綠轎被打中 ,飛落到一旁。無式劍自然不放過機會,再向無情多贊幾發劍氣。眼見劍氣迎面而來之時,忽一道身影橫腰抱住無情,飛向一旁與劍氣擦身而過。 E4T?8TO$o%  
pZlBpGQf  
RLw=y{%p  
無情不可置信的望向救自己的司徒遠,忽見司徒遠背後精光一閃,無情急呼:「小心背後!」手中發出迴旋鏢。 j<"0ym)A  
a_x$I? ,  
K)_0ej~C  
司徒遠一聽,急閃一旁,但已太遲,一短劍由背後穿透到前胸。幸而無情急喊,司徒遠才及時閃過要害,但也重傷難支,搖搖欲墜。司徒遠急向背後發出幾道指氣,轉過身子一看,竟是腳絕。 M GN*i9CE  
)WwysGkqol  
Tk|0 scjE^  
腳絕刺中司徒遠後,伸手搶去司徒遠的綁在腰上裝鳳棲台的袋子。腳絕本欲拔出短劍再贊一劍,但無情飛鏢已至,削向握劍的手,腳絕忙縮手。欲要再行刺司徒遠,幾道指氣已到眼前,腳絕急閃跳到一旁。想再向前,無情已落地,手扣暗器, 怒氣沖沖的面向腳絕,腳絕停住動作。 `i f*   
*h@nAB\3  
G?<L{J2"Q  
夙烈見到司徒遠被刺,心神俱裂,孿生效應,胸膛亦疼痛難當。突然宏大氣流衝入,夙烈急運氣護身,向旁急閃。但是一道劍氣由氣流中衝出,如排山倒海之勢刺入右胸。夙烈雖以氣護身,劍鋒僥倖的偏離要害,但劍氣竟夾帶強大氣勁直衝諸穴,中傷嗑血,身不由己的向前翻滾幾下才踉蹌的穩住身形。右胸傷處血流不止,加上氣勁衝穴而右半身麻痺,內外皆傷。等到身形立定才發現中傷翻滾時,掉了手上的八月秋風。 iBV*GW  
A;SRm<,  
o! sxfJKl  
無式劍趁機撿起八月秋風,向司徒遠再發一掌,受重傷的司徒遠已無能力躲避。盤坐在地的無情眼看劍氣襲來,但無力推開司徒遠,同時又得盯緊腳絕,以防偷襲,心中焦慮難當。 Y 0$m~}j  
:2 QA#  
gS4K](KH |  
劍氣在打中司徒遠的一煞那間,紫影飄入,替司徒遠阻擋劍氣。本就受傷的杜鳳兒,血氣翻騰,再吐鮮血,與司徒遠一同被後勁之力打落翻倒在地。 5NJ@mm{0  
C]A*B  
bxrByu~|1  
腳絕見機會難失,正想再施毒手,此時慢,那時快,一黃影飛入,一手托起無情,將無情飄送上燕窩(輪椅)。原來無情知情況危急,只準四僮觀望,四僮自知實力無能幫上手,只能在一旁乾著急。當綠轎被打歪到一旁時,四僮趕緊拆轎,將燕窩推出,以備所需,正好派上用場。 A>R ^iu  
nITr5$f  
_~HGMC)  
黃影人接著一手一人的幫司徒遠杜鳳兒運氣療傷,所有動作,一氣呵成,在劍絕稍楞還未及行動下完成。 "y_$!KY%  
;9,Ll%Lk<  
v@Otp  
「秋八月!」腳絕驚嚇的飛跳到無式劍身後。 qW;nWfkYC  
>+#TsX{  
[GU!],Y  
冷風吹起,嘯聲悲鳴,遍地傷兵屍首。一邊劍絕鍊絕對上當世高手諸葛小花與米蒼穹,激烈萬分,飛沙走石,震聲蓋天。 |Ro\2uSr  
gRSM~<  
P:ys--$"  
一邊情勢逆轉,轉眼間司徒遠夙烈杜鳳兒重傷,八月秋風易手,無情坐在燕窩與秋八月靜對無式劍與腳絕。震驚的事實讓在場人士,靜默無聲,無法言語。 q^"P_pV\  
v*FCE 1HI  
1?E\2t&K  
夙烈兇惡的瞪了司徒遠一眼後 步履蹣跚的向前顛走 司徒遠忽開口道:「他…不能….死…..他是…..唯一……..能擋住…..秋八月….的利器。」 1V FAfv%}  
{7Dc(gNS  
b[e+(X  
夙烈微微一愣 嘆了口氣:「吾知此點, 但是他也的確一再的壞事,他的活能牽制秋八月,但死更能重創應天風。 C [=/40D  
~4XJ" d3L  
6CY_8/:zL  
「汝…應慶幸…司徒遠…救了無情,否則應天風….翻臉的後果,比颶風駭浪…更驚人。」杜鳳兒只覺心有餘悸,幸而無情無事,否則…。 <0JW[m  
-']#5p l  
*5*d8;@>  
「好友! 專心運氣! 」臉現陰沉的秋八月 ,盡全力為兩人療傷。 `\e@O#,^yI  
6l:CDPhR  
"W\ #d  
夙烈緊盯無式劍恨道:「哈! 千算萬算,漏算了汝這個老狐狸! 汝怎麼敢選在此時對吾等動手?」 D2>=^WP6+  
$sGX%u  
_4[kg)#+  
「小子! 別以為吾不知,毋論此次成敗,汝定殺吾,吾當然得算計在最好時機反撲。你兩本是對上秋八月與杜鳳兒,卻在此出現,吾想他兩應該在後緊追。汝等雖要撲殺無情,但是心一定還掛懸隨時會出現的秋鳳兩人。加上吾有意的遲不出手,汝本多疑,內心會猜忌盤算加上焦慮秋鳳,急怒交身,意欲早早了結這個瘸子,專注力分散,此時不動手又待何時。不過還得多謝大捕頭”賜予良機”,吾很好奇汝如何得知吾欲反撲。」無式劍八月秋風在手,再無顧忌的露出崢嶸的臉孔。 Qnr' KbK  
=qI JXV  
iOj mj0  
「三人圍殺卻無動作,眼波流轉,可見三人之心互有忌諱。倘若合作無間,吾命休矣!」無情喘噓氣弱的回道 ${6 ;]ye  
M={k4r_t  
M~ynJ@q  
「所以汝就拼命攻擊司徒遠與夙烈,製造機會。如何確定吾會順勢而為?」 FjkE^o>  
+]5JXt^  
c9r2kc3cy{  
「如你所言,你也知他們定會殺你,所以你沒有時間了。正巧秋八月與杜鳳兒都沒出現,你們只對上一個我,一個對你們毫無威脅能力的殘人。在你們眼裏,我可能連敵手都構不上。況且我們曾經交手,自然對我的武功招式有幾分認知,輕敵的夙烈略顯憂慮,而應進攻你卻無行動反而在有意無意間留意夙烈與司徒遠,我猜測你可能會利用這剎那反攻,只是…」 e-UPu%'  
f{* G%  
ApU5,R0  
「只是汝沒料定吾以殺汝為餌來擊潰兩人。」無式劍得意的大笑,總算找到一項死瘸子沒料到的事。 !Aj_r^[X`  
42Kzdo|}  
5x=tOR/h  
無情抱著歉意的眼光望向司徒遠。「雖是誘兵之計,汝如何確定他一定會救我?」 MJ}VNv|S  
{^MR^4&}(  
K'1rS[^>R  
「哈哈哈!原來大捕頭也有眼拙之時,你…不發覺得司徒遠看你的眼神異於他平常之冷酷嗎? 司徒遠很欣賞汝,加上他應該會想以汝制秋八月,他就是敗在多情,這招對夙烈是絕對無用,但是夙烈的致命傷卻是雙生的弟弟-司徒遠。」 9)l[$X  
h7gH4L!'u  
MttVgNV  
「汝如何衝破月旬之毒力,施展全部功力?」月旬雖不會馬上中毒而亡,但也會影響幾成功力,夙烈實不解此點。 J]fjg%C2m  
K<Iz5+oD  
2)4{  
無情替無式劍回答:「是四川唐門的解藥。」 N-_2d*l3  
~q-|cl<  
R6{%o:{  
「四川唐門?」夙烈不解。 (doFYF~w  
A g/z\kX  
//V?rs  
「喔!,大捕頭竟能知曉此點。不錯!,碰上汝們,吾怎能不防。月旬毒藥吾也有,但沒解藥,所以一直無法使用。唐門不愧是毒門世家,竟能研製出解藥,今日吾才能順利打倒汝們。」 CO4*"~']t  
}v=q6C#Q>  
7CrWsQl u  
「你一直沒用,是因你與唐門最近才拉上線吧!」無情再問。 33"{"2==`  
O3Ks|%1  
oBAD4qK  
「大捕頭這是在問案嗎? 哼! 吾很好奇,汝如何得知?」 (Ozb+W?  
E$smr\  
T'f E4}rY  
「那瓶解藥是我送上刑部的。(詳情見應天番外-七夕)」 zx;x@";p  
2E=E!Zwt_  
lEQn2+  
「難怪汝膽敢擺設此局,原來汝已知吾解毒了。」無式劍不知為何有種碰上知己的感覺。 `9b D%M  
) 1H]a'j  
1wGd5>GDA  
「不! 我不確定,橫豎都是死,何妨賭上一本!」無情輕搖頭。 .`xcR]PQ  
1Voo($q.  
4y%N(^  
夙烈無法釋懷的問:「既然汝有解藥,為何甘心在吾等之下如此久。」 y5+-_x,  
B6$s*SXNp  
2{@: :JZ  
無情再替無式劍回答:「因為解藥出了意外,到手時太遲了。」 )h>Cp,|{  
f[h=>O  
}ndH|,  
無式劍直視無情,好個厲害的人,難怪以殘缺之身能成為六扇門之首。嗯..對汝……越來越有興趣了! A+;]# 1y(D  
(w"zI!  
1 *;?uC\  
「沒錯! 但這只是其中之一的原因。鋒芒畢露的人往往為老實藏拙的人所蒙蔽。自以為高人一等,才智過人,實不知身入陷阱,幫人衝鋒陷陣。到頭來,江山拱手送人。哈~汝等真以為吾如你們所想那般無所適從又容易控制嗎? 紓不知吾利用汝等替吾打江山,對上大敵秋八月。」 WpSdukXY{  
4/Ok/I  
o(|`atvK  
「腳絕也是個局嗎?」夙烈陰狠的注視腳絕。 F N(&3Ull  
DRf~l9f  
*A c~   
「汝可真是貴人多忘事, 忘了腳絕是吾之後代傳人。他本就是貪圖利益,妄想坐大之人。吾找上他,曉以利益,他自當做出正確選擇。何況要牽人入局,須要有繩索,腳絕聰敏狡黠,是最佳人選。」 M(?|$$   
(VwS 9:`  
.eq-i>  
「沒想到汝才是最陰沉最需提防的人,是吾等錯估汝,導至一敗塗地。」 L-G186B$r  
!>9*$E |  
:vX;>SH$p  
「哼! 吾無式劍是何等人物,豈是黃毛小口所能掌控,只能怪星宗太無情,將吾等無緣由的監禁於此地如此之久。」 o"QpV >x  
$0iz;!w  
8m-jU 5u  
「當初是因大陵星的環境惡劣,再過多年將無法住人,所以當汝等找到環境相似的大宋時,星宗才會令汝等來此佔據以供移民。加上七星爭鬥不休,惡劣的大陵無法好好練兵,所以才想以此星為大陵第二行星。為怕被其它星得知來掠奪,才會將汝等與任務列為最高機密。本來一切順利,但星宗卻出了意外,被關在倚天航多年,暫代星主不知汝等之事,才會造成天外孤軍的意外。星主是為大陵努力,只是錯在兵分兩路進攻大宋與天宇,才會首尾難以兼顧,造成今朝憾事,這是無奈,汝怎可怨恨星宗?」 &<.Z4GxS  
AvP*p{we  
u+th?KO`  
「如星宗真心對吾,為何臨行前下血咒,讓吾等一世回不了大陵呢?,不過這都不重要了,唯我獨尊才是真。看在與汝相處一陣的情義下,勸汝們回轉大陵或天宇,不然下次再見就是索命時。」無式劍退後幾步準備走人。 |~v($c  
e`#Gq0}8  
|w /txn8G|  
夙烈指氣起,劍氣出,無式劍發掌打飛劍氣後。大喊:「想要雷純活命,就擋到吾面前」 /KlA7MH6  
3)42EM'9(  
?CL1^N%  
一人垂首跳到無式劍前,正是狄飛驚。雷純迷茫的看著狄飛驚背影,不禁淚流滿面。狄大哥! 你真傻! 總是真心的對待吾沒回應的心! q`9~F4\  
"LXLUa03  
>D<nfG<s Z  
「秋八月! 無情! 想要雷純的命,拿翎羽令來換。」 uTB; Bva  
9c#9KCmc  
2tn%/gf'm  
夙烈急道:「不要! 血咒解後,他會倒打天宇與大陵。」 k 2;m"F  
((;9%F:/$  
;#fB=[vl";  
「天宇與吾何干,吾也不一定要回大陵。不用太緊張,雷純對吾來說是個累贅,吾不想再讓她拖慢腳步。」無式劍忽吐氣揚聲喊道:「最後一次!,要不要雷純的命!」 Mk,8v],-Tj  
|]r# IpVf  
8q_3*++D  
凌小石與溫柔聞言震動,開始朝此邊奔近。 .F)--%  
k_O"bsI)  
?R"5 .3  
「雷純是一個異數存在,亦黑又白,不但六分半堂要保她,王小石等相信也不願意看到她身亡。到底朋友一場,又以自身清白換取溫柔。(詳情請看溫大哥的溫柔的刀) 這種情義,溫柔等難償還。無情! 身為捕快,真要致人質於不顧?」 fBw+Y4nCO7  
bis/Nfr]  
7b@EvW6X}  
正在幫杜鳳兒與司徒遠療傷的秋八月暗嘆一聲,拿出翎羽令丟給無情。 U|U/B  
[h8F)  
De:w(Rm  
「秋八月…汝……」無式劍恨道。 glk I9~  
a-i#?hld  
>`,v?<>+  
「雷純是大宋人,由大宋來決定。」秋八月望著無情點頭,,眼眸射出支援與信心的光芒。 >k_Z]J6Pd  
u b4(mS  
HzbO#)Id-I  
無情相望,微微一笑,你總是能透視我心意也感謝你的信任與支持。無情問道:「翎羽令在此! 汝先放了雷純吧!」 Ds L]o  
iF61J% 3-  
b'vJPv~hI  
「大捕頭! 汝認為汝還能有討價還價的餘地嗎? 交出來後,等吾退到林子後,自會放人。快點丟過來,不然吾手已疲倦,快拿不住匕首,隨時會在臉蛋上刻花。」 }1;Ie0l=_e  
r]0o  
aoF>{Z4&B  
狄飛驚低垂的頭顱,忽微微抬起,眼瞳對上無情。 o L6[i'H|  
F)DL/';  
R+!2 j  
「接著!」無情丟出翎羽令。 {"{J*QH  
/xsa-F  
rw+0<r3|K  
無式劍無法控制心悸的伸手接令,多少年的等待與束縛,終可解放。離星流浪的日子,終可完結。但時空人情事物已變,故國舊家是否如常,還是不堪回首明月中。矛盾的心難舒解,只願從此如鵬自油飛翔,傲視群雄,無式劍的時代降臨! z^B!-FcIz>  
rD$7;  
5bZ`YO  
接令的瞬間,無式劍不可止的狂笑,忽然握令的手掌一陣燒痛,火自手掌處燒起,手一時捉不住令牌,懸空掉下,一陣颶風襲捲。 &Lq @af#  
bIWcL$}4Q  
%$sWNn  
狄飛驚在無式劍接令一煞間,轉身指捉無式劍頸項。無式劍驚懼失落令牌,加上手掌焦痛,只能向旁翻滾躲避指功。忽然手背一痛,是無情發射的小火球,火球於接近手背的須臾間燒起,手背一鬆,雷純已被狄飛驚救走。原來狄飛驚發的是虛招,無情的火球才是攻擊要點,主要是要營救雷純,只是雷純身上也沾上火花。 S@_@hFV jd  
OQ!mL3f  
ZMx_J  
狄飛驚將雷純帶離遠處後,趕緊幫雷純打滅,忽然背部一緊,雷純緊緊抱住狄飛驚流淚。狄飛驚喜上心頭,妳終於肯接受我? 還是因為受此打擊,一時需要找個靠岸處? 不管是為何,此時妳是屬於我,即使日後你我又如從前,此刻將永藏於心。 TTy1a:V  
L/<Up   
\dufKeiS&a  
無式劍猝失雷純後,趕緊忍痛撿起令牌,夙烈趁此出招,無式劍飛身躲到腳絕身後。 %@pTEhpF  
Z$WT ~V  
JZP2NB_xt  
「為何令牌會著火?」 uLL#(bhDr  
5-]%D(y  
\N"K^kR4  
無情冷冷的回道:「我丟出令牌時,已裝上個小火器。處心積慮想得到的令牌就在眼前,你心中難免會感概萬千,定當牢牢抓住不肯放過。只要你捉住火器,馬上就會燒起。由於體積很小,殺傷力沒一般火器強,不過足以讓你驚慌失措。」 ~@got  
uc7Y8iO  
n]8_]0{qi  
「你與狄飛驚早計畫這步?」 #NL1N_B  
M6DyOe<  
Eda sGCo  
「不! 我們怎可能能預知情況會變成如此。只是一種默契,我只是順著狄飛驚的行動,加上助力罷了!」無情語畢,不由心生感概,自己與狄飛驚竟有某方面的相似。兩人憑藉眼波傳語竟能合作無間,如果他不是敵人,應可成為知己。可惜…不同想法與信念,將讓兩人互相成了畢生對手。 o_\b{<^I  
fJ\Ys;l[j  
p}(w"?2  
「汝等四大名捕的事績武功,吾都打聽的很清楚,汝的暗器少有火器,但汝竟連用數次。」無式劍無法釋懷,知己知己,百戰百勝。自己上京時,早將重要人物的底細探明,為何會出錯? |ZRl.C/e  
,&)XhO?  
sBSBDjk[  
「你們天外人的武功太高,不是我們能抗衡,我的暗器更難以傷到你們。但你們仗勢武功差距,輕敵下會讓暗器近身或伸手捉住,此時出其不意的火器,能引起效應,所以此次我設計了一些火器來對付你們天外人。」 bk^ :6>{K  
xR1g  
F1%' zsv  
「哈! 哈! 汝… 比吾所估算還犀利與狡黠,是吾低估汝了,但並不表示吾已落敗。」無式劍忽出掌擊地,引起滿地狂風塵埃。夙烈趕緊再贊掌想阻止無式劍逃走,但無式劍一掌將腳絕推向掌風後,蹤身跳入樹林。 Bwll [=_I  
$L`7(0U-  
 ) mv}u~  
腳絕料不到無式劍竟忍心犧牲自己,一掌被夙烈打中,重傷跌倒在地。 Y{p *$  
]7xAL7x  
{nHy!{+qqG  
秋八月即時發掌將風沙平復,但已看不到無式劍的蹤影。秋八月收起幫杜鳳兒與司徒遠療傷的雙掌,與夙烈正想急追,忽然兩人心神震動不已。 Po^2+s(fY  
* =;=VUu5  
fDbs3"H Q  
無情與四僮本想往樹林去,卻看到難得一見的秋杜夙司四人同時臉色大變,忍不住問道:「出了什麼事? 為何你們同時變臉?」 !' sDqBZ&7  
0s<o5`v  
IOmIkx&`GP  
杜鳳兒苦笑道:「來自天宇的大陵星宗的急訊,吾無法再滯留此地,得即刻回天宇應變。」邊說邊以特別的表情瞪向秋八月「吾知好友還”有事待辦”,所以吾先回處理,汝盡快趕回吧!」 ?TzN?\   
H56e#:[$  
&ul9N)A  
「夙烈! 汝..」秋八月不放心的看著夙烈。 =BGc@:2  
Rbr vY  
8Q6il-  
「汝放心去追人吧! 吾已一敗塗地,加上星宗傳送緊急召令,吾即刻就得回天宇,此地對吾而言已無意義了! 再增殺孽又有何用。」夙烈慎重的回應秋八月。 5'z&kl0"S  
1/#N{rZ  
*><] [|Y@H  
秋八月深望無情一眼後,蹤身入樹林,空中傳來語音。「崖餘! 吾先走一步,汝慢慢過來吧!」 +Z{ 4OJK  
H_*]Vg  
I=3q#^}[  
忽然一個錦囊飛至杜鳳兒身前,打開觀視是秋八月之留言:「好友! 汝知吾心,天宇要請汝多費心了。如果碰上靈山神人紀子焉,不要正面對上,吾會親自應對。汝回到天宇後,可否走一躺滄海履行對怒雨飛龍的承諾?」第一頁到此結束 Y%&6qt G  
cAktSoF  
0kCUz  
「是龍雞的代價嗎?」(應天番外-中秋) 原來早好友早算知吾會先回天宇。可惡! 原想將汝推給怒雨飛龍,竟被推回給吾,杜鳳兒略顯怒氣開讀第二頁。 @cjhri|vH  
?T4%"0  
5T8!5EcS*  
「好友! 勿怒! 聰慧如汝當知龍雞代價蜚淺,汝也知龍族難惹,怒雨飛龍更是難纏。當初吾借天洩石(流星)墜落滄海而出,只缺金雨,請他順手送金雨過來,交換條件卻是勞心勞力的將滄海開道的路徑延長,而今吾等借食飛龍寵物,只得回情予他,汝就勉為其難吧!」 JL(*peeu3  
txL5' mK  
zBjqYqZ<+  
「唉! 也罷!」杜鳳兒心中也甚為掛念天宇安危,就來去會會聞名的怒雨飛龍。 jR/X}XQtY  
@pG\5Jnf  
8D+OF 6CM  
「傀渡論將出土,好友小心三角。此間事了,式劍失鋒,自會回歸。好友放心回去,該做的吾自會應付。天宇再會!」 F^ Q  
g#70Sg*d  
-Xd/-,zPY  
杜鳳兒長嘆一聲,想不到好友陷的如此深,用心良苦,臨行前還要幫無情消滅無式劍這強敵才放心。將錦囊交予無情觀視 m,.d< **  
k| jC c  
4&$G;?#W2  
此時夙烈忽略帶慚色對著杜鳳兒道:「可否拜託汝一件事?」 Jk1U p2#B  
WQK#&r*  
`__CL )N|  
「嗯..」 RcHyePuF)R  
_nTjCN625  
$[|8bE  
「可否請汝看在司徒遠曾經是汝的師兄份上,代吾送他回大陵星。他重傷如斯,恐無法自己凝聚光球回去。」 i_=P!%,  
O%+:fJz6wI  
+ S%+Ku  
「為何是…大陵? 不…是…天宇? 汝…帶吾回……天宇…即可。」司徒遠抱怨。 |"@E"Za^  
#Xn#e  
-}N{'S,Bp  
「汝需養傷,還有汝…已不適合在爾虞我詐的天宇,汝太重情了! 放心! 吾回天宇後,會送雷娟回大陵與你一起。至於你們之間的發展,就看造化了!」 sJ0y3)PQ  
{+r?g J  
^SjGNg^ 7D  
「為何汝說話猶如在交待遺言?」 Xbu >8d?n  
5T;_k'qe  
/Fv1Z=:r  
「好了! 不要爭了! 汝現在的傷勢只會增添吾等的麻煩,乖乖回大陵吧!」夙烈帶著請求的眼神望向杜鳳兒,杜鳳兒示意的點點頭。 #2WBYScW0  
>c1mwZS ;  
 vG  
看完八月給鳳兒的信,無情心中翻騰! hyTi':  
gVI*`$  
5jsnE )  
怒雨飛龍! 已連續聽了幾次的名字,能讓秋八月杜鳳兒在中秋時落荒而逃,這是何等人物呢? 挑起無情的好奇,可疑的是為何對之有種熟悉的感覺呢? c?opVbJB\  
(完全是私心的想提起最愛的飛龍 也是伏筆) +HfjnEbtBs  
\ _i`=dx  
i;\i4MT  
「大師兄! 吾看到三師兄的信號。噫! 你怎麼了?」冷血走近,吃驚的看到難得發呆的無情。 Qe4  
U2bb|6j  
O&O1O> [p1  
「沒事! 咱們走吧!」無情輕搖搖頭,怎麼自己也被怒雨飛龍的效應影響。「杜公子! 事態緊急,我得先行,請多保重,希望有機會能再相見。」 c`t1:%S  
RL&*.r&  
 !c*^:0  
杜鳳兒心中也難捨,早視無情為至交知己,只是星隔萬里天遠無邊,何日能再見呢? 此人又如此的病弱,也許…。 唉! 人生並不是只有情感,還有許多的枷鎖與責任,個人有個人的業障要擔當,再不捨也得分離。「汝…多多照顧自己,後會有期。」 C'=C^X%  
c~tkY!c  
t^7R6y  
無情走了幾步後再回首:「司徒遠! 承蒙多次手下留情,希望下次是以朋友的身份見面。夙烈! 你也保重。」說罷,與冷血往樹林深處急奔。 ZRX>SyM  
TIvLY5 HG  
P,v}Au( UI  
司徒遠夙烈無語抱拳示意,一直以來的敵手,竟是這般收場,是笑還是悲呢? ~pF'Qw" z|  
<&x_e-;b'  
CId`6W  
毋論敵友,已是過去。時空的隔閡,相見豈是易事,離別的感傷籠罩眾人。只是在場眾人皆沒想到,此役竟影響天宇重大。 `b] NB^/  
)*_YeT&w.  
#Y{"`5>  
回天宇後,杜鳳兒應怒雨飛龍要求,巧扮紅雲。 但因重傷未癒,只能選擇遊走敵手間,不幸為飛蛾侵襲,而中毒昏迷。 v)pdm\P  
fNK~z*  
,Tr12#D:  
夙烈回歸天宇,碰上天翼現世,因傷重無法與之抗衡 ,與大陵星宗同遭擊斃。 :}GxJT4  
 Cn_Mz#Z  
"qDEI}  
司徒遠回返大陵療傷,雷娟也被送返居地。但為花經爭王,雷娟重回天宇,司徒遠尾隨。不幸雷娟被偷襲墬崖,司徒遠為救至愛,一同跳下懸崖,但終救不起雷娟,香消玉殞。司徒遠殉情自盡未竟,反為闇流所利用,最終全身功力被吸盡而亡。 L?Lp``%bI7  
s0`uSQ2X  
oZ8SEC "]  
一場大宋戰事竟導至天宇來人二死一重傷,實始料未及。 )kd)v4#  
4,aBNuxWd  
p,4z;.s$  
無情冷血走後,夙烈眼露陰狠冷酷,手掌凝氣。杜鳳兒一驚,急忙強自運氣,準備拼死相博,但夙烈卻做出一件料想不到的事。 N7M^  
~M\s!!t3  
huQ1A0(no  
終於開始把天宇來人送回去, PNKmI  
ㄠ回去原來天宇的劇情, 'kC$R;#\7  
順便幫原劇填幾個bugs。 YJ"gm]Pm  
-,i1T(p1  
kNjbpCE\!  
<e=0J8V8,i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1楼 发表于: 2015-04-11
Re:[天宇與四大名捕] 應天風無情 (秋八月與無情) 30.  變情
.6tz ^4  
*&U9npN  
<8y8^m`P9  
NH?s  
「公子! 咱們為何不捉他們?」 進入樹林後,陳日月心有疑惑。 b&e? 6h^G  
~pw_*AN  
s+CWyW@  
「因為吾等根本捉不住他們,捉住後又如何,有法子關得住他們嗎? 你沒聽到天宇有事,杜公子等很快就離去,秋八月大概也待不久了。一旦他們不在,萬一夙烈作亂,我們拿什麼去阻擋他們? 他們已放棄此地,要回自己的星系,應該不會再回來,這是目前最好的法子。」 zJV4)  
G>!"XK:fB  
4dy)g)wM  
「救回皇上後,怎麼交待呢?」 JhD8.@} b~  
8^~ljf]6  
N@)g3mX>  
「放心! 皇上知道他們走了,應不會再追究,若要追究就讓蔡京去煩惱吧! 別忘了六分半堂是相府的下屬。」 T JVNR_x  
sn *s7v:  
p*N+B o  
皇上! 哼! 無情心中矛盾,一個荒淫敗國的人,值得去救嗎? 當初還曾聯合金風細雨樓去刺殺他,如今竟演變成要救他……救或不救呢?   [OT@gp:  
``Nj Nd  
Na`qAj}  
不成! 一旦他被天外人挾持,即使我們另立新王,無式劍也會抬他出來亂局。世叔也說過,他死並不能解決問題,反而增多亂象,加速大宋頹敗。 ~{N|("nB  
Ii K&v<(]  
VVf~ULZ-  
「唉…」一聲重嘆,秋八月問過的一句話彷彿又在耳邊響起。 「為何不肯承認大宋已病入膏肓,沒救了呢?」 當時的回答是:「黎民! 因為毋論世局如何轉變,苦的都是老百姓。」為免時局更壞,再不想救也得去救。 5i#B?+Y  
3O]e  
Qr0GxGWU  
「大師兄! 這又有三師兄的標記。」 bEy%S "\<  
UIyOn` d"  
zL_X?UmV  
當無情等人從西方趕往北方後,正好看到馬車進樹林,記得戚少商的警告,皇上應是在馬車裏。由於追命的追蹤術天下無雙,所以無情讓追命追蹤馬車而去,留下標記,好趕往支援。 mtF&Z\ag  
; lK2]  
QF^An B  
秋八月先無情一步進入樹林追無式劍,意想不到林中竟有多條叉路,馬車痕跡已被人湮滅。正愁不知方向時,忽一黑影走出。來人長的高大壯碩,一雙手臂結實鼓起,長相平凡,但自有一股讓人感到謙和、開朗、從容的氣度,是個臉上掛著溫和笑容的三十來歲人。 - -]\z*x  
^L[Z+7|  
't>Qj7vh0  
「汝是那道進出崖餘房間的黑影! 汝應該是…」 Ig6s'^  
&556;l  
rKjQEO$yi  
「久仰了! 秋高人! 請隨我來吧!」 !Q?4sAB  
<fyv^e  
36j.is  
「汝是崖餘之暗樁。」 P]y5E9 k  
,= PDL  
lF#Kg !-l  
「嗯! 在我回京路上,發現大批武林人士與訓練精良的軍團,化裝入京。雖然他們化整為零,但是數量太多,太不尋常,所以我一直暗中留意。但是進京後的他們卻無動作,像是在等什麼。如果這是一人所能號召,那他們入京一定有大事,所以我決定混入他們之中。雖然進不去內部,但是多少可知其動態,他們開始行動時正是藏寶齋竊案之後。」 ,CvU#ab8$  
- Zw"o>  
@emZwN"m  
「武林人士與軍團?」秋八月疑惑為何特別要分開說。 w}E?FEe.  
p;'vOb  
0zfrx-'zN  
「秋高人有所不知,我們在京城住很久,看盡高官、候爵、將帥、兵卒、三教九流,所以可以區分出其中之不同。那個軍團的精良,世上難見,我敢說我們大宋絕無這樣好的軍種。而且那種紀律絕對是軍隊的訓練,絕非私人民兵所能比擬。但他們卻混在武林人士中一同進京,絕非常事 所以我決定暗中混入,查清來意。在祭天前,武林人士與軍團集合在一點,後來就授命分開行事。」   ht=yzJ9Pr  
t?{ B*  
X)|%[aX}q  
「莫怪崖餘堅持巡視各方御林軍,原來是汝之情報,崖餘因此想藉機探查軍容分配。汝在這出現,想必是跟蹤馬車到某處,出來求援。」 BpK P]V  
EZ=M^0=Hpf  
w"Z >F]YZ  
「秋高人都已猜到我的行動了! 沒錯! 我們定下計劃,你們在明處我在暗,戰役中我不動聲色,只為查探無式劍等的目的是為何,順此趁機化解。」 "5e]-u'  
]>:>":<:  
.Kv@p jOr  
「那汝想必已知馬車上是何人了! 只是汝為何在此出現,我相信汝們應該有汝們共通的暗記,是什麼原因讓汝無法待在馬車停留處?」 ]-q:Z4rb  
>LNl8X:Cz*  
im?nR+t+X  
「秋高人果然犀利,你們還真是一對,若是一起合作,不知要偵破多少案。」 pLIBNo?  
Psv-y  
n|F`6.G  
沒想到連他都知曉自己與無情的事,秋八月難得的冉色爬上臉龐,此刻兩人已出樹林,來到一片深谷。深谷中一片屋舍,屋舍前雜樹大石林立,頗不尋常,平常人家那有人讓家門口如此凌亂。 G9gvOEI/  
!cq4+0{O;&  
a@X'oV`(2b  
「秋高人! 這就是原因,當我發現關人所在後,更意外的碰上三師弟。三師弟的輕功勝過我,由他摸進,我則出谷,想去通知你們。誰知鍊絕在我之後踏出,我趕緊躲到樹林深處,卻發現有兩人在屋前搬石移樹,接著我就發現我無法接近門口了。」 ,`wxXU7  
]~oM'?&!  
$M><K  
「是陣法嗎?」 '|+_~ZO*d  
'z\F-Ttq  
4C2 D wj  
「若只是普通的陣法,我或許還可以嘗試。秋高人! 請仔細看,樹木` 石頭有些鱗光黑點, 晴空下空氣帶霧,陣中佈滿毒物。吾無自信能通過,所以又回頭找你們。」 K;Xn!:) V:  
 &wj Ob  
%:/;R_  
「在汝回頭期間,那批人可能早已離去。」 jXdn4m/O  
44]ae~@a  
|)lo<}{  
「秋高人! 雖說我是單獨行動,但事實上有一些手下是由我調用,他們沒看到任何人出入。何況如果已離開就不需再擺陣下毒了。」 G'bp  
*R:nB)(6<  
$X{& KLM[  
有意試探,更見此人不凡,四大名補果然各有特色。 9#agI|d~  
<9Chkb|B  
j@:L MR>  
「讓吾一探究竟!」 秋八月蠢蠢欲動。 g5?Fo%W  
d`xqs,0f  
[IYs4Y5  
「你熟悉陣法嗎? 不怕劇毒?」 S }|ea2  
8=e \^Q+  
A76=^ iw  
「吾略知一二但不精通,吾可施功閉住六覺七竅,劇毒傷不了吾,讓吾試試吧! 如果此陣無什威力,就是人已走遠,若不然,人必在內。」 OO@$jXZB  
d,>l;l  
x_Z~k  
秋八月一步一步走近房舍,在天宇自己始終處於高峰之顛,難逢敵手。 沒想到在此地碰到在天宇難得一見的暗器、機關、陣法、甚至毒物,對自己而言是種難得的嘗試。 c[YC}@l%a  
9f V57  
oDRNM^gz  
以秋霜之氣包圍全身,讓毒氣無法入侵,緩緩進入亂石地。秋八月心中回想著與無情談過的機關陣法常識,大部份陣法不離金木水火土五行,或生死門八卦變化,這會是怎樣的情形呢? x^ Wgo`v)  
J|>P,x#G  
[m"X*Z F  
走入陣中央後,陣法才啟動。秋八月冷笑,好個狡獪的排陣者,讓人深入才啟陣,想退出都來不及。亂石開始移動,隱約形成八個方位。 @!Pq"/  
FYi<+]HZ  
t]m#k%)  
秋八月憶起與無情談過的陣法,無情說過陣法多變,但絕對有生死兩門,習慣上這兩門是擺在乾坤兩位。但不知那一個是生? 那一個是死? 何況陣法上常虛實難辨,是生猶死,是死還生,與其去其他方位亂闖,不如直選生死。 O 8fh'6  
"#OmmU<U  
yf$7<gwX  
秋八月笑笑,此陣還無能掌吾生死,先走馬看花一晌。嗯! 試試坤位吧!  秋八月一動,亂石隨之轉動,變換方位,同時白霧升起。 w?R6$n`  
2{qoWys8[  
ru U|  
秋八月秋霜之氣護全身,白霧侵不入身體外圓周半丈。腳踏坤位,但因亂石轉動,坤位變成坎位 秋八月急轉身形,回到坤位,瞬間又成了震位。毋論秋八月如何轉換方位,亂石也隨著轉動位子,將八卦方位移位。原來這個陣法雖是以八卦排成,但卻是浮動的八卦,破陣難度更上一層樓,也讓秋八月更確定,馬車上的人還在此地。 ugL$W@   
"44X'G8N  
\t(/I=E8/  
秋八月一掌”秋風趕月”,欲打毀亂石 誰知亂石移走,掌氣落空。忽覺一道風起,趕緊移動到兌位,原來是棍影,但不見來人,看來這道陣法還加上假象。 *L!R4;ubE  
^ yfT7050  
N@) D,~  
棍法隨身如影而至,秋八月也迅速移形換位。因被棍影與亂石的攪亂,當秋八月停住時,已偏離坤位,停在離位。 7_|zMk.J*  
sPhh#VCw{  
m3,v&Z  
秋八月急找坤位,但陣法已因離而變,其它方位已不見蹤影,卻看到紀子焉拿冰劍在前。 ^ o{O5&i]  
|5W u0T  
ZA# jw 8F  
在天宇靈山的紀子焉怎麼可能出現,看著自己今生大敵,秋八月不敢置信! 是幻象嗎! Vw,dHIe(3  
;+5eE`]a/L  
@hCGV'4  
沉思間,一道快速無比刀氣忽從背後飛來,秋八月急閃一望,竟是刀隼手握弔月刀於後。這…不可能! 他不是消失天宇武林很久了嗎? a]Lr<i8#%  
"{&!fD~w  
Nc7YMxk'H  
思潮洶湧時,劍氣刀鋒已至,冷鋒近身之冷芒讓秋八月陷入疑雲中。 這……既是幻像,為何如此真實? v3[ 2!UXq  
m!PN1$9V  
Z)ObFJMG5  
正在驚疑中,一道蕭聲傳入。蕭音不像樂曲,像是談話,蕭樂沒有連貫,每一音就頓一下,每一節頓幾拍,每節以單音起音。 wvgX5P>  
hxv/285B  
tIRw"sz  
「是他! 嗯…」 秋八月凝聽後一笑,不再去理會紀子焉與刀隼,反而專心聽蕭音。聽出蕭聲表達之意義後,跟著蕭音,秋八月身動了! NQOdgp  
VfQSfNsi  
p_}OtS;  
幾轉路徑,秋八月循著蕭音節拍出陣。到達在房舍前,轉身一掌”秋蓋大地” 由地層表面飛括。沙石入陣,如狂風暴雨襲擊,整個陣石樹木人員被打成碎片,碎屑飄散,壟籠蓋整個陣地,毒霧被碎石土屑蓋下。 uYs+x X_  
:0]KIybt  
Bp b_y;E  
秋八月一掌將整個陣,移為平地,加石蓋土,平白似多個小平台。 {? 6]_J  
BO1Mz=q  
Va{`es)hky  
輪椅聲轉動,無情等踏陣而來。 m7d? SU  
}96^OQPE  
+4@EJRC  
房舍飛出一些綠衣人,秋八月一看,即知是比七絕劍神更高一輩的人。 ;Neld #%J  
d-c+ KV  
x&kF;UC  
「你們去找你們要找的人! 這些人由我來吧!」 秋八月一掌”秋風掃葉”,往屋舍大門橫掃,掌風強勁,帶起一地落葉齊往大門而去。 }3QEclZr  
-ERDWY  
k<AnTboa  
綠衣人剛見識到秋八月一掌毀陣,爭相走避。但掌氣看似霸道,到達房舍大門前卻消弭無蹤,徒留一地落葉。而無情早有默契的跟著掌氣走,掌氣消失後,無情等人也無阻的進入大門內。 pE`BB{[@  
d#A.A<p*  
VkUMMq{  
秋八月先以實招毀陣立威,讓躲藏的人心悸驚愕。同時也打開陣勢與毒氣,讓無情平穩的接近。再以虛招,用以嚇走擋在前方的人,開路讓無情冷血等進入房舍。 iptzVr#b[  
z;Kyg}  
TT>;!nb  
由闖陣到進屋,兩人無需見面或交談,彼此心靈相通,互知對方動向。而秋八月之用心良苦,幫自己打前鋒去障礙,讓無情心中一陣溫熱,全身充滿力量,這就是兩情相悅的感覺嗎? 讓人活力無限,無情寶石般的眼珠更形明亮。 [5,#p$R  
V RT| OUq  
] @IzJz"R  
進入大門後,面對的是庭園,通往三邊,分別是倉庫、內堂、石碑堂  四周是一片死寂,陳日月疑道:「所有人都到外面了嗎?」   -l^u1z  
]r|X[9  
_57i[U r  
「不! 擺陣與下毒的人沒出現! 一定藏匿在某處!」 無情仔細觀察周邊環境。   2r\ f!m'  
k|&@xEbS  
9CxU: ;3  
「大師兄! 我們分頭尋找吧!」 冷血正想飛身行動,卻被無情喊停。 B1\}'g8%f  
$My%7S/3  
yV_aza  
「等等! 此地有放毒與擺陣高手坐鎮,不要隨便輕舉妄動。」 無情緩緩環視四周深思。 VBy=X\w]  
2y,f  
P)Sw`^d  
為何不出來擋人呢? 嗯! 難道裡頭有事…… qA5tMZ^w  
q.~_vS%  
JH5ckgdZ  
「公子…」 陳日月忍不住逼人的靜寂。 +1_NB;,e  
wOn.m  
3g)pLW  
無情雙眸掃射四方,沉思片刻後道:「跟著我走!」 無情推著”燕窩”向碑堂走去,意外的竟一路無阻,四周寂靜的讓人心神難安。 LG@5Z-  
^Qq_|{vynf  
QYDSE  
所謂石碑堂小的可憐,只立三碑 石碑堂後面是房舍,中間以牆隔絕。 l(*`,-pv:  
a! ]'S4JS  
ZI}7#K<9X  
冷血與四僮有默契的周圍查看,無情眼巡四方,精光一閃,走向左邊石碑。 ' FF@I^O  
F0qGkMs|f  
iJT_*,P^  
一道轟隆大響,堂後屋舍崩塌,碑移壁開,一道密門忽然出現。無情正想推輪向前查看,一道強力氣勁由門內向外急遽發出,事出意外,無情無內力武功可擋,更來不及發力使用輕功,避無可避….. >6KuZ_  
%?^IS&]Z  
VPet1hAy  
「大師兄……….」 8.bdN]zn  
Etj@wy/E  
9aHV~5  
************************************************************************ :H@ Q`g u  
無情示意追命追尋馬車,追命只好棄戰場,尋跡進樹林。馬車雖快,但追命的追蹤術天下稱冠,加上專精腿功,不多久就找到馬車可能走的方向 ,追命急忙向前奔馳追趕。忽然一道黑影跳到身旁,追命一驚,但看到來人後,兩人皆露出笑容, 一切盡在不言中。 來人指著西方,追命點頭與來人直追馬車。   ^cn%]X#.  
1pg&?L.MA  
jEo)#j];`<  
出了樹林後,馬車急駛下深谷, 追命發現馬車的目的地是谷下房舍。此等大事,應有人接應,追命減速,小心翼翼的跟隨其後。 JUHmIFjZ  
f,9/Yg_  
[RoOc)u  
從進樹林後至此,一路無人。想必是為怕事跡敗露,一干人等隱藏於谷下唯一的莊院。只要人員藏匿不出,雖御林軍事前嚴密搜查,只怕也查不所以然。 N8#wQ*MM>  
iz.J._&  
OWx-I\:  
見馬車進了莊院後,兩人默契十足,高大黑影轉身回頭報信,追命則偷偷得跳牆而入。原本擔心可能有被查覺之風險,但見莊院內一陣騷動,反而掩飾了追命的侵入,當然追命的獨步天下輕功亦不凡。   eVGO6 2|!  
qs 6r9?KP  
yb\T< *  
劍絕邊從馬車跳下邊喊道:「情況不好! 事跡可能敗露,馬上準備到莊外佈陣,防備來襲,我與鍊絕回頭幫忙。」 說罷與鍊絕進入碑堂半响後,急飛出院。   oSq?. *w<  
V:s$V.{!  
xf% _HMKc  
其餘眾人搬石移樹,好不忙碌,追命正驚疑眾人所為。石碑堂走出兩人,一瘦一矮,打扮怪異,似乎與在場眾人不屬同掛。眾人對兩人尊敬但亦有所顧忌,兩人示意,眾人隨之到院外。 H,u{zU')  
K&3,J7&&  
H|JPqBNRh  
追命一眼即認出兩人,是唐門的唐七唐八,名如其人,一高一矮,猶如七爺八爺。唐七善毒,唐八巧手,這兩人是唐門副門主唐皇之左右手,什麼時候竟與無式劍合作? ;SnpD)x@)  
Tr*3:J }  
B:J([@\'  
馬車裏一壯漢將矇著嘴與全身被綑綁的宋徽宗扛出,走向只有三碑的石碑堂。 {<+B>6^  
*t=8^q(K[  
Vsw] v  
「噫! 怎麽會往碑堂而去而非房舍?」 追命心中犯疑,偷偷跟進,幸好莊內人員都跑出莊外協助擺陣,追命才能順利接近。 y(^t&tgjS  
Ve)P/Zz}^  
l!qhK'']V"  
壯漢手按左邊碑文上的一字,中間石碑移動,牆上露出一密門,壯漢帶著徽宗進入。進門口後,徽宗忽然掙扎,壯漢怒叱,邊捉手腳,邊往門內走。   |qm_ESzl  
'guXdX]Gu  
{%Cb0Zh  
追命看機不可失,一縱也跟著進門,心欲速戰速決,一腳即踢出絕招十腿連環。 >}? jOB  
VokIc&!Uz  
1 etl:gcEC  
事出突然,壯漢急閃。但十腿連環形成暴風圈,罩向壯漢全身 壯漢身扛徽宗,難移身形,左閃右避中,將徽宗摔向地上。 MkLXMwuQ&  
 Z(F['Zf  
Y &wtF8  
追命再添一腳,“腳震東海”,壯漢再後退數十步,以躲這震撼的一招。追命趁機抱起徽宗往門外衝。但強烈攻勢忽至眼前,為免傷及徽宗,追命只好往裡邊退。等站定後才發現密門內是一大廳,自己被壯漢與發動攻擊的另兩人圍住。原來此密門,連接碑堂與後面的房舍,一聲聲響,密門關閉。 ( f]@lNmx  
UI2TW)^2  
.Q!_.LX  
唉! 早知道密門內應有接應,本想盡快將徽宗帶離密室,大師兄與秋八月等應很快就會到達。在莊內總比密室好找,但是還是被堵住了……… 8L1 vt Yz  
r ]s7a?O  
C-)mP- |8  
「沒想到追命竟追到此地! 汝們也太不小心了!」 壯漢臉紅低頭   h @AKfE!\~  
K-,4eq!  
w2X0.2)P2  
追命看著眼前兩人,竟是唐七唐八,心涼一半,難道他們已佈好陣勢。。唉! 這下易進難出了! /|s~X@%K  
O"^3,-  
G`D rY;  
「這個狗腿子既已查到此,只怕很快他們的人會來到」 vbBNXy/  
RISDjU3  
]w,:T/Z}  
「殘兵爛將有什驚人處。」 Z=ZTSl   
05>mRqVL  
;*u"hIl1/  
「別忘了他們的皇帝老子在我等手裏,事非尋常,為了救人,可能會用人海戰術。以我們些許人等在此,只怕也會吃虧。」 R`5g#  
aC90IJ8^  
A4uKE"WE  
「要回天山嗎? 還是去唐門?  老祖宗還未到,此等大事,豈是你我能決定?」 $Z|HFV{  
tq$L* ++O  
eR3v=Q  
追命看著眼前的人,似無顧忌的談論,分明將自己當成死人般! 聽他們的語氣,無式劍的人竟已滲透到唐門,這太可怕了! 毋論如何,一定要先衝出此地。 \<ko)I#%  
)fy-]Ky *  
\1Xr4H u  
追命忽發動攻擊,連出數腿將傢具踢飛,一瞬間桌椅四飛。兩人有些驚訝追命竟以傢具進攻,出手破物,同時追擊追命。 Xfc+0$U@  
^/~ZP?%]  
2t7P| b~V1  
追命帶著徽宗,踏柱上樑,飛簷走壁,四處逃竄,採取游擊戰術。三人其後直追,偏偏追命不與正面交鋒,反而踏星步閃躲,只是懷中的徽宗嚇昏了! @vZeye  
cs lZ;  
&2,3R}B/  
忽然一股劍氣兇猛來到,劍鋒詭異,劍法高超,刺傷追命右腿。 'GI| t  
&=^YN"=Z  
`.z"Q%uz  
來人緩緩由後面的暗門走進廳堂,三人忙作揖 「老祖宗!」 來人竟是無式劍….追命整個心沉到谷底。 gU&y5s~  
hv0bs8h  
TTa$wiW7'  
無式劍看到追命,稍稍一愣,隨即恢復冰冷神態。「哼! 難怪那個死瘸子硬要死擋,原來是讓汝跟蹤至此。」 K<rv|bJ  
57wHo[CJ  
n1U!od  
追命聞言一驚。「你…對大師兄做了什麼?」 #My14u  
% }IrZrh  
$PstEL  
無式劍笑道:「汝認為他有何能耐擋得住吾嗎?」 a,|Hn  
))%f"=:wt  
O llS  
追命聞言認定無情已出事,怒極攻心 正預備一拼。遲疑未動間,看到懷中徽宗,暗嘆一聲,硬壓下心中激動,冷靜下來。   3q W](  
Wsb>3J  
Qz"+M+~%&  
想不到不止那個瘸子,連這個追命也能瞬間控制住心緒激動,四大名捕果然非凡,不可留! .C\2f+(U  
g#k@R'7E  
$Ge0<6/  
追命眼看無式劍眼露殺機,追命知已無退路,一腳踢上兩根圓柱,圓柱倒連帶樑頹牆倒。原來追命在剛的追逐中,一邊游走,一邊使力,將屋樑圓柱內部破壞。所以當圓柱倒時,連帶屋樑傾覆,整個廳堂倒塌一半,材飛塵落,一片狼藉。 1Q_Q-Z  
Cag^$nj  
6:~<L!`&  
無式劍手下急忙躲閃,無式劍則運氣身體四周,倒塌的木材,在數呎內無法近無式劍身。無式劍本欲出手,在追命出密門前斬殺,忽然冷芒的雙眼一閃,嘴角泛起了冷笑,祭出一指劍氣不打追命反而打開密門。   a&Qr7tT Y"  
?edf$-"z/  
0q4P hxR`e  
追命發現身後密門竟被打開,追命再變身形,一腳踢向密門外。已無時間拖延,追命決定先下手為強,讓門外的人措手不及,以換一線生機。 5X>K#N  
cQkj{u  
|<Y~\ |  
「大師兄!」 ;hPVe _/  
hg %iv%1B'  
+zwS[P@  
聽聞一聲冷血急呼大師兄, 追命心碎膽裂,身形已老,無法停手。大師兄啊………………. QQ`tSYgex  
   * >/w,E]  
*********************************************************************************** fH@cC`  
另一方戰場上,夙烈臉忽現猙獰,冷肅的眼眸充滿殺氣,氣勁全身。 znB+RiV8  
^F'~|zc"C  
+DG-MM%\  
「夙烈! 你…….」 杜鳳兒一驚,忙凝氣於指,欲與夙烈鬥生死。 6j8\3H~  
@SH[<c  
L@'2}7N1%  
司徒遠掙扎的出聲:「二師弟! 不可!」 [+d~He  
&xt[w>/i  
2D(sA  
夙烈發出強烈掌氣,但不是針對杜鳳兒,而是一掌擊斃受傷在地的腳絕。夙烈轉身投入戰場。 b<!' WpY-  
: t9sAD  
<FX ]n<  
鍊絕與方應看米蒼穹交鋒,打得不可開支,難以分心。加上有段距離,無法得知另一頭發生的事情。三人忽見夙烈跳進場中,即刻分開,雙方知情況有變,各自嚴陣以待 _&(L{cFx6  
[p' A?-  
,A&`WE  
鍊絕大笑:「哈哈! 您來得正好! 咱們快收拾他們……啊…!」 隨著一聲巨痛,鍊絕的最後一眼只看到夙烈的手穿過自己胸膛,帶著不可置信的眼光而亡。 <ne?;P1L  
S}fQis  
kh@O_Q`j  
方應看米蒼穹一時間也反應不來,怎麼起內訌了??? 夙烈疾馳至劍絕的戰圈。 :_<&LO]Q  
q44vI  
H,W8JNPs  
劍絕獨對諸葛小花與戚少商,雖暫時不敗但也吃力,心中甚為驚愕己方低估了諸葛小花的武功。打鬥中,一瘦高身影忽闖入,一掌分開三人的纏鬥。劍絕見到來人,不覺欣喜,還來不及說話,一股驚天動地的掌氣已至,一掌將劍絕身軀打扁,劍絕至死都不知發生何事。諸葛神侯亦迷惘夙烈的倒戈。 _M&n~ r  
T+x / J]A  
HE{UgU:tY  
夙烈不發一語冷冷的繼續往其他地方去,一路殺盡無式劍的手下。由於事出突然,上司變殺手,防備不及,許多將官兵猝死的莫名,一時間無式劍人馬屍橫遍野。 BL~#-Mm<|l  
"@5qjLz]  
fs yVu|G  
突然的巨變,讓戰場提早結束。夙烈也因狠烈手段而喘息不已,一時間,眾人互望,寂靜無聲。 <& 3[|Ca  
fN@ZJ~F%j  
<2oMk#Ng^  
「哈! 吾必需回天宇,但是吾不能留禍害給星宗。時辰所限,吾只能殲滅這些人,無式劍就交予秋八月了!」 G)^/#d#&  
]8R@2L3s  
t^Lb}A#$4  
「夙烈…你…就認定無式劍必回打天外嗎?」 杜鳳兒一時也難解。 auB 931|  
urE7ZKdI  
$IS!GS&:  
「汝等沒跟他正式相處過,他是個梟雄人物,野心很大。若不是身中血咒,他早打回大陵,此地更是早就淪陷。只是沒想到他比我想像更陰沉,是吾低估他了,他才是汝等需提防之人。 此處兵力應不是全部,他應還有伏兵 有次他的屬下無意間露口,據說是在白雪蒼蒼的山上,接近天堂之冰地。吾對此地形不熟,無法知曉是何處,汝等自求多福了! 杜鳳兒! 吾就以此消息與清除此地的垃圾先回報汝之情義! 遠弟! 就拜託了!」 夙烈說罷,深望一眼司徒遠,兄弟情深,盡在不言中,轉身飛逝。 (, ik:j  
R>Dr1fc}  
daP_Kz/2K  
司徒遠欲叫無聲,不祥的預感讓司徒遠傷透心扉,再度吐血! lxCAZa\  
?(U;T!n  
,}khu  
「大師兄! 保重!」 杜鳳兒擔憂司徒遠的狀況,但亦煩心無式劍的去向,所以先將司徒遠交予神侯府醫療照顧,自己則跟隨諸葛等人去看看狀況,再回天宇。 BeLqk3'/  
}A]e C  
 j'Jb+@W?  
忽然另一匹人馬到來,竟是蔡京高俅等親自帶兵前來。米蒼穹冷笑,惡戰結束後才來,還真是來的巧。文官敢來到此地。哼! 你也知事態嚴重! k q]E@tE*3  
4DDBf j  
@U3z@v]s(h  
此時三方聚首,自有默契知曉不是自家鬥法時,還有什麼比救皇帝重要呢? 毋在多語,眾人跟隨著諸葛神侯救駕。 kN3 <l7  
vNs`UkA  
mR|5$1[b  
諸葛神侯帶領眾人,沿者暗記來到靈谷深院,正是綠衣人與秋八月戰到尾聲時。秋八月擔心無情在裏面的情況,出手不再留情,綠衣人等死傷不計其數。大軍一到,綠衣人更是自亂陣腳。 /P-#y@I  
?-%(K^y4r  
GRJ6|T$!?$  
忽然一聲長嘯由莊內傳出,秋八月感到心神震動,是你嗎? 秋八月忽臉變陰沉,杜鳳兒急叫大宋軍隊後退。一股強大掌氣發出,地再起三吋,剩餘的綠衣人根本連逃的機會都沒有而全軍覆沒。 #AP;GoIf"j  
&SPY'GQ!  
CS(XN>N  
秋八月不理來人,冷冷往莊院行,連大門都懶得拐彎走去,直接一掌,打毀園牆。杜鳳兒暗嘆,哇! 難得的時刻 好友! 汝動怒了! d>mT+{3  
PNd'21N  
1=5HQ~|[TO  
*************************************************************************************** -9 .lFuI  
追命萬沒想到,自己凝聚功力的一踢,竟是踢向無武功的無情。這就是無式劍沒追出來的原因,這也是無式劍”好心”打開密門的理由。我中計了! 手抱徽宗,飛踢半空,加上先前的腳傷,追命已難改身形,心慌的手軟,把徽宗掉到地上。 mR1b.$  
- f ^ ! R  
0:n"A,-p  
無情看到是追命,怎忍發出暗器,也來不及凝氣用輕功,只好坐等命運的決定了! !s^XWsb8  
wsQ],ZE  
5M~+F"Hl  
一道身影竄入,擋在無情前,一掌硬擋退追命的腿。看到來人,三聲同響。 X`EVjK  
}apno|W&  
QcX\z\'vg  
「二師弟!」  「二師兄」 是鐵手幫無情擋下追命的殺著。再次會面,恍如隔世。幾近府破人亡,逃命入獄,幾經生死,今終再度聚首,四人忍不住伸手抱住彼此之手。「我們又再一起了!」 qy.$5-e:[9  
V=5S=7 Z:  
rM,f7hm[S*  
一句煞風景的呼喊,讓四人驚醒。 「你等這些奴才還不趕快來救駕!」 z;P#  
T iL.py,  
i$p2am8f  
被摔在地的徽宗,由昏迷中痛醒 掙扎中,四僮趕緊幫他解繩去口罩。徽宗定神看到四位名捕,忍不住哭訴,自己從小生在帝王家,那受過這種苦,四人趕緊過來護駕。 AG}j'   
}aVzr}!  
#"~\/sb   
徽宗心中感概,還是四大名捕靠得住。 9d^m 7}2  
$M4Z_zle)  
z/h]Jos  
忽然半塌的堂內傳出一聲哨聲。 “轟!” 一聲巨響,石碑堂後的園牆倒毀,一群約略三四十人的綠衣兵將站在牆後。個個虎背熊腰,眼神精光四射。帶頭八位將官更是神氣活現,精光內斂,感覺得出有著與年齡不合的內力修為。 t:V._@  
N%>h>HJ  
EI*~VFx  
追命驚嘆:「竟還有伏兵。」 ;+(_stxqV9  
||*F. p  
N?-ZvE\C  
鐵手道:「不妙! 是無式劍的直屬子弟兵。」 DBsoa0w  
j;b>~_ U%  
<9 ^7r J  
無情心中叫苦,又是一群天外來的不死鬼胎。 (噫! 無情罵到某月喔!) [e ztu9  
LxGD=b  
~XP|dn}  
“轟!” 另一聲巨響由後面傳起,回頭一看,是秋八月一掌打碎園牆,踏入莊院,後面大宋人馬也跟進。蔡京看到徽宗灰頭土臉的坐在地上,更糟糕的是竟與四大名捕一起,這爭寵那能輸人,馬上唉嚎向前。 「皇上! 微臣救駕來遲,請恕罪!」 nyqX\m-  
$#+D:W)az  
-`{W~yz  
忽然一棍擋在眼前。 「米公公! 你?」 Iox)-  
MZX)znO  
<XG]aYBR  
「想做戲也得看清情勢! 你不見對方派出的絕頂高手在皇上旁邊嗎? 想害死聖上嗎? 」 6{^\7`  
VpY D/Oj4;  
zSD_t  
旁邊的諸葛神侯也開口:「只怕這場面已不是吾等能控制,超出我們所知太多,秋高人自會應付,我們先看局勢再應對吧!。」 !~%DR~^`  
!ry+{v+A  
1U.X[}e  
蔡京能爬到今日的地位,自有過人的一套。只是身為文官,無法清楚武人修為。米蒼穹一提醒,馬上知曉應對,默默站到一旁去。 wT- <#+L\  
8rS;}Bt  
"OYD9Q''  
杜鳳兒對三人低聲道:「對頭有幾個天外來人,與對你們而言武功絕頂的人,不是一般人能應付。你們挑幾個頂尖高手合作, 其餘在旁助陣即可,省得礙手又無辜送命。」 w0Nm.=I-   
B0gD4MX/  
=y@0i l+V  
三巨頭也知情勢不對,各自命令。 gCPH>8JwS0  
zI,Qc60B  
J^7M0A4K  
秋八月踏進莊院後,一直沒再動,無式劍部下亦無動作。身處中間接近敵方的徽宗與四大名捕見雙方僵持,暫不敢輕舉妄動。 EATVce]T  
<`=Kt[_BQ  
R_g(6l"3R^  
兩牆皆碎,莊不成莊,雙方人馬,目標皆同。  )sdHJ  
QN$s %&O  
Ri`6X_xU  
此時天公不做美,下起了大雨,似乎要沖刷將再起的血戰……雙方對峙於暴雨中。 4t }wMOR  
b\H&E{Gn|x  
)P b$  
冷雨中,雙方人馬定住身形互望,各自衡量對方實力,肅殺氣氛濃厚,卻無人敢輕舉妄動。 1aIGC9xQ`  
YJHb\Cf.  
&}Wi@;G]2  
徽宗也被影響,顫慄地捉著鐵手的手臂不放,深怕會被丟下。 雨! 好冷! 徽宗何時受過這種罪,再也忍不住大喊道:「朕要回宮! 」 j7Y7&x"  
=oh%-Sh:  
\xggIW.^0  
一句話如平地生雷,劃破寂冰,全部人馬都動! <yEApWd;  
]o"E 4Vht  
W).Kq-  
秋八月身形移向無情前面,綠衣兵衝向四大名捕與徽宗,將官級則飛擋秋八月。 {D",ao   
\db=]L=|  
6pS}\aD  
無情發出漫天暗器,其中暗藏幾種特殊暗器加強烈火器,是無情極少使用的絕招風火山林四極明器。但是並非射向綠衣人,而是碑堂。碑堂發生強烈爆炸,大火燃起,此乃江南霹靂堂最厲害的火器-無間,是無情向霹靂堂情商拿到的,數量有限,若非得已,不輕易使用。 i}C%8} %  
}T\.;$f  
y7!&  
追命冷血四僮則迎向綠衣兵衛。鐵手忽做意外之舉,將死捉自己不放的徽宗往後飛扔,杜鳳兒則飛身接下徽宗,退到大軍中道: 「吾會保護皇上! 」 ?.F^Oi6 u  
[sk n9$  
;qUB[Kw  
諸葛神侯、戚少商、方應看、米蒼穹、狄飛驚、任勞任怨全飛入戰圈與綠衣人決戰! f1'X<VA  
ohx$;j  
|y0k}ed  
「爾等是大陵星派來的? 」秋八月被將官們圍住。 NkNFx<9T  
r^msJ|k8[  
Pf%I6bVN9  
「沒錯! 吾等身經百戰,遊鬥各星。來此後汝是第一個讓我們出手的,汝應死而無怨! 」 'a JE+  
Z?=o(hkd  
fa/o4S<  
「客死異鄉是悲情,難得血咒已解,因何不保命回鄉? 」秋八月同情眼前這羣流落外星不得回歸的人,希望給他們一次機會,因為自己已有些壓不住魔性了。 "\}h  
%>9L}OAm  
~/JS_>e#6P  
「軍人使命就是服從!,汝無需多言! 」 說罷全體使槍殺向秋八月。 '/ \*l<  
-V~Fj~b#  
TW(X#T@Z6I  
看似亂槍亂闖,實含陣法,虛實之間,藏短捕拙。秋八月一時間竟衝不開槍陣,暗嘆自己低估了這群孤星。 .xT{Rz  
~XWBLU<  
V3cKdlu Na  
另一方大宋強手對上綠衣兵衛,戰得辛苦非常,此兵團雖只有十幾人,但個個是好手,比七絕劍神更上一級。 4OJD_  
u ynudO  
(n>Gi;u(R  
無情險象環生,對手的武功太高,已非自己這輩能應付了! 其中較弱的四僮,雖只對上一人,但已是傷痕累累,險象還生。 =X5w=(&  
YRBJ(v"9  
0',buJncV  
杜鳳兒看情況不妙,想下場幫忙,但又擔心這個累贅的宋朝皇帝。 嗯! 勒令一干人等圍成一圈,杜鳳兒雙指凝氣,以徽宗為中心畫圈。 交待徽宗: 「您千萬不要走出這個圈。」 ]ke9ipj]:  
Bnk<e  
(j@c946z""  
徽宗早已嚇破膽,緊捉住杜鳳兒。「小海子! 不要走! 朕需要卿護駕。」 5HHf3E [  
#*y.C[^5{  
Z]DZ:dF  
「吾若不幫他們! 吾等全體將葬送於此! 相信吾! 此圈會保護您! 」輕輕甩開徽宗的手,往大宋戰圈飛去,正是何梵危急時候。 }{@y]DcdM4  
I2RXw  
^`SEmYb;  
杜鳳兒知事情難了,不再保留,以指代劍,春秋劍氣凝劍型,衝進四僮戰團。 幾招內殺掉四僮的對手,無情急呼四僮排劍陣,與自己同對一人,五人師師徒,情同手足,亦師亦友,默契十足 深諳兵法的無情,操控四人攻防加上自己的明器,硬是與對手暫時打成平手。 GLZ*5kw  
,66(*\xT  
C_q2bI  
杜鳳兒採游擊戰術,一個一個慢慢殲滅敵人。 因為他知曉,真正厲害的對手是圍住秋八月的一羣,任何一個皆非大宋人能抗衡。 )h0>e9z>Y  
i!UT =  
7_jt =sr  
秋八月被強力槍陣圍攻,一時出不了陣,但也難傷自己。 忽聽到一聲驚呼。 PbS1`8|4  
acUyz2x  
\zk>cQ  
「公子~~」 Ue Z(@6_:  
tg 'gR  
)[ UYCx'  
眼光望去,無情的輪椅被對手翻倒,無情飛向半空躲過劫難,但也失”腳力”只能盤膝坐在地上抗敵。濕透的身軀導致咳喘病發,臉孔瞬間變成蒼白無色,以無力的身體對敵,更顯異常辛苦與危急。 "O$WfpKX  
Ce}m$k  
4:O.x#p  
秋八月心中一陣心疼,怒氣再也壓不住的衝破一向無波的心湖。閉上雙眼,雙手緩緩舉起。 全身冒出光芒。 WEG!;XZ  
Uy|!f]"?  
<1lB[:@%U  
「這是怎麼回事? 不管了! 砍頭再說吧! 」帶頭的將領一刀往秋八月的脖子砍下。 m*iSW]&  
$39TP@?:Z)  
}#E]efjs  
「啊~~~」 一聲哀鳴,帶頭將領才一碰上秋八月,就全身爆破而亡。 Tyaqa0  
seAEv0YWz  
o2$A2L9P  
「快退! 」 一聲大喊由破碎的牆傳來,綠衣將領們急速後退,為時已晚。秋八月全身冒出八道掌氣以不同方位發出,綠衣將領快速逃走,但逃不過由後而來的強烈氣流。 中者皆爆破而亡,無一倖免。 ZR|s]'  
'ta&qp  
bcu Uej:  
雨不知何時已停止,血水屍塊代替了雨水淋落大地,殘酷的景象讓戰團僵固眾人呆滯。 D(|+z-}M  
Jc5Y Gj7  
=2rdbq6R  
秋八月此掌齊集全身功力,意在速戰速決,雖只一掌卻分八道分流。 一掌過後, 秋八月臉色蒼白, 身體急喘。   )`Qr=DIsW  
99'c\[fd'  
>Q"3dw  
一道身影怒吼飛出,衝向徽宗,事情發生太快,眾人來不及防備,秋八月也正在調息體中紛亂氣流。無式劍痛失跟隨自己多年將領,怨恨的撲向徽宗。 n|Y}M]u,  
C-,#t5eir  
LB$0'dZU  
徽宗看見無式劍如瘋子般衝來,腳軟倒地,說不出話來。 \0;w7tdo  
J%q)6&  
Mkt_pr  
無式劍衝到徽宗前的圓圈,強力的劍氣由圓圈劃出,杜鳳兒暗藏的春秋劍招碰氣發作。 遇強則強,遇弱則弱,借力使力,吸取踏進圈的來人之氣與原先佈下之氣結合上衝。 = 4|"<8'  
&jg>X+;  
~@<o-|#  
無式劍心傷意動,一時沒留意。忽出的強力劍氣,讓無式劍躲閃不及,僅僅避過要害,卻無法全身而退。右半身被劍氣劃過,鮮血淋漓,右眼頓失光明。 m@D :t 5  
4XiQ8"C  
9|@5eN:N  
無式劍怒吼飛起,杜鳳兒秋八月飛身而近。 秋八月發掌,氣先至,一聲強力觸撞後,掌氣竟迴轉打向飛馳中的秋八月與杜鳳兒。 &F[N$6:v  
wNFx1u^/)  
5__B M5|  
「可惡! 八月秋風」 秋八月急推開杜鳳兒,同時急閃。 但事出突然,被自己的掌氣掃中,氣翻血湧,吐出幾口鮮血。 Y![ i=/  
"5N$u(: b  
#1}%=nAsi  
其餘眾人,被這些天外人的飛來高去,掌來劍去,搞的傻眼,呆愣一旁,等待塵埃落定時。 wXdt\@Qr  
-<T> paE9  
+m~3InWq  
「不~~公子! 」 `W1TqA  
OQg}E@LZ  
+yk0ez  
秋八月一驚,回頭一看,無式劍已捉住無情,攔腰抱起。 無情的蕭滾落在地,顯然無情以蕭發暗器,但無法傷及無式劍。 |?f~T"|>  
r t)[}+ox  
?wIEXKI  
「哼! 若不是汝以火藥炸毀密門,讓吾來不及出來,吾怎會失去同袍下屬? 」 手臂用力勒緊無情腰身。 ZN'B @E=p  
fcohYo5mh  
,ag* /  
無情咳嗽不已,腰痛難當。「咳咳咳….是嗎? 密門毀……只能…暫時阻止你…再挾持皇上… 你…早就從…另一邊…出來…是你眼睜睜讓……他們送死..咳咳.. 」 M[iWWCX  
&!'R'{/?X  
@l_rB~  
當大戰剛起,無情就防備無式劍會從密門出現,所以一舉毀壞密門,讓無式劍一時無法出來 以這些許時間,暗示鐵手將徽宗轉給杜鳳兒,以防萬一。 雖未出聲,但三人默契好,無需言語就成功的行動。 N0K <zxR  
G$/Qcr6W<  
DI-CC[  
「啪! 」一個耳光! 「汝太多嘴了! 」 p>T  
Lke!VS!P&  
bG.`>   
「住手! 」秋八月怒吼,無式劍一抬頭就看到眾人忿恨的看著自己,只是礙於無情,皆不敢動。 mpIR: Im  
rJ6N'vw>  
{=3'H?$  
「杜鳳兒! 汝們怎麼可能來得如此快? 」 _a`/{M|  
(v}l#M7w  
&t6SI'  
「夙烈臨走前,殺掉汝的手下。」 Vm I Afe  
1^WkW\9kO  
c,G[Rk  
「哈~~~想不到吾會一敗塗地至此。夙烈竟下此狠招。秋八月! 杜鳳兒! 你們如敢阻止我,無情當場就陪葬。」 YXU2UIY<~  
<]`|HJoy  
^ Vc(oa&;  
「你……」 =C)2DWJ1  
'8@4FXK  
Ycxv=Et  
「哈~~ 大捕頭! 你終究是落到吾的手中。 秋八月! 吾在唐門恭候大駕! 哈~~~~~」 無式劍帶著剩餘手下揚長而去。 "%rU1/@#  
~qA\u5sB9@  
|F ~U  
cy2K#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2楼 发表于: 2015-04-13
Re:[天宇與四大名捕] 應天風無情 (秋八月與無情)  2005年 七夕搞笑番外篇
mS &^xWPV  
應天風無情 2005年 七夕搞笑番外篇 }?,Eb~q  
wl%I(Cw{]  
CHENY 轉貼。 1<pb=H  
以往由吾寫情節, Cheny 校正。  y7.oy"  
此次搞笑篇,任務對調。 'TDp%s*;  
Cheny 寫文,吾校正。 lxtt+R  
情情與八月的形象………………. -;&-b>b  
&nwk]+,0W#  
*********************************************** '],G!U(  
l#3jJn  
~~~~~~~~~~~~~~~~~~~~~~~~~~~~~~~~~~~~~~~~~~~~~~~~~~~~~~~~~~ x8RiYi+  
                        啊~~~~~~~~~~~~~~~~~~~~~~~~~~~~~~~~~~~~~~~~~~~~~~~~~~~~ _?;74VWA  
                                                啊~~~~~~~~~~~~~~~~~~~~~~~~~~~~~~~~~~~~~~~~~~~~ mC!^`y)  
一聲聲叫喊聲從房內傳出,四童` 鐵手` 追命個個都把耳貼在門上,非常非常用心地聆聽。 xnC5WF7  
sO8F0@%aH(  
「哇!看不出公子這麼厲害,能把秋高人給搞定。」銀童豎著耳躲說。 CjmF2[|  
「嗯嗯!! 點頭,真的是黑瓶裝醬油。平常看大師兄無足不便`身體盈弱,沒想到那方面還挺……挺有本事阿。」追命跟著講。 ~.J{yrJ&  
$NwPGy?%  
~~~~~~~~~~~~~~~~~~~~~~~~~~~~~~~~~~~~~~~~~~~~~~ p)*x7~3e  
                        啊~~~~~~~~~~~~~~~~~~~~~~~~~~~~~~~~~~~~~~ n<DZb`/uHZ  
x{,W<oXg  
~~~~~汝在做什麼,不要射在吾~~~~~~~~屁股~~~~上~~~ UkM#uKr:  
                        啊~~~~~~~~~~~~~~~~~~~~~~~~~~~~~~~~~~~~~~~~ fWl #CI\]  
88A,ll%  
\!Ap<  
~~~又來兩聲,看來這次真的進入高潮。 9]^NAlno  
D]+@pK b  
2:&QBwr+;  
!!咳!! z KNac[:  
眾人轉頭,哇!! ZEG~ek=jM  
諸葛神侯走來。「你等也太無禮吧!!還不快回房去!!」 g ~>nT>6  
muIJeQ.C  
「呃! 走~~ 走啦~~ 走啦!」大家彼此催促,可是腳步如鳥步。 FdS'0#$  
目送眾人離去,諸葛也把耳貼在門上。 D #C\| E:  
]1|OQYG  
}}4uLGu)  
eY3<LVAX  
?fNUmk^A<  
次日,眾人家傭等皆以著推崇的眼光看著無情。重點是,今日不見八月出房門,肯定被搞定無力起床。 (奇怪! 秋八月不是攻嗎?) t9&=; s  
"Q;Vy t  
「公子! 咳~~ 嗯~~~ 您~~~」 Nq[-.}Z6  
「有話直說,何必吞吞吐吐。」 p}|<EL}Z9  
「公子,您把秋高人搞定了! 」 FOS*X  
「搞定??嗯~~~」 無情想了一想,「算是吧! 」 Bn*QT:SKC  
「為何今天不見高人呢?」 ;rt\  
*I`Eb7 ^  
「他目前還需要在床上多休養,自然不便起床。」 v'SqH,=d  
ho}G]y  
「哇~~~ 秋高人不便起床,公子,你真行啊!~~~~~~公子,教幾招怎麼樣? 」 fTd":F  
j`_tb   
8hZc#b;  
MO *7:hI  
話說當時情境,無情正在替秋八月推拿。 =Kt!+^\")  
:-cqC|Y  
堂堂秋高人也需要推拿?? 當然,秋高人什麼都高,自然年事也高。對那個年紀的人而言,閃到腰是很正常的,否則你們看看秋高人,為何總是八風不動直直鼎立,不論戰鬥`山海開道` 坐姿喝茶` 觀景賞月等,連掃墓都腰肩挺直。當然啦,除了突顯秋高人穩重之風範,另一個主因乃為了避免閃到腰。 %WtF\p  
X92I==-w  
唉!這個年紀,只要稍許彎腰就很有折損,想當年那頭臭屁飛龍就是不聽吾言,非要在天空展腰翱翔不服老,結果呢?還不也閃腰了,才會來一句閒適臥雲中,三世鱗未動來掩蓋自己的糗事。 N`7+] T  
%m "9 =C  
這次很不幸,壞運降臨到自己身上,在少許僅有彎腰中就給閃到了。對年紀大的人而言,腰痛不是病,痛起來要人命。固然死要面子不露聲色,還是難逃無情銳利的雙眼。基於自己數次鼎力相助,無情自然很熱心,自告奮勇的要幫吾推拿減輕痛苦。在盛情難卻之下,死要面子的吾…竟然…也點頭,當然偷香成分多一點。 m0JJPBp  
__)"-\w-_(  
BXUd i&'O  
但是….卻是一場慘痛的經驗,固然崖餘是位出色的捕頭,但他不是一位優秀的推拿師,況且他要求也挺高。 f!JSb?#3  
+jj] tJ$[  
首先,要先把衣服脫光。好吧! 都是男人,沒關係,秋高人可不是被叫假的,拿得起放得下,脫~~。 L^L.;1  
5 $. az  
什麼?? 連內褲都不能穿,有這麼誇張嗎? 身無遮蔽在人眼皮下,還真需要點膽識,但是對方是自己的心上人,那也很欣慰。好…..脫….! 況且那個部位自己也很自豪。 1c:/c|shQ_  
XknbcA|  
好了,脫光了,也趴在床上了,下一步是什麼呢? 喔! 你要坐在我臀部上幫我塗潤滑劑。當然沒問題,你愛坐多久就坐多久,哈!哈!。內心無比開心啊! r,wC5%&Za  
phy:G}F6%  
~~還挺舒服的~~潤滑劑剛抹下去之初有著涼涼的感覺,可是經過無情雙手來回磨擦,竟慢慢”熱”起來了。 3IQ-2 X--  
9zaSA,}  
這還不算什麼,無情體質本柔弱,無法使力。而秋高人傲人的身材,結實的肌肉,無論無情如何使力推用力拿,對八月而言猶如撫摸,讓人心癢 3OJGBiDAr  
L%/atl!  
最要老命是那個地方竟然這個時候…升起,自已的手也不聽話了,開始摸上床邊那人的大腿… B'D~Q  
dSbz$Fct  
感觸到變化,無情臉瞬間全紅,漸升怒氣,秋八月卻陷入自我陶醉中。 (b+o$C  
-9$.&D|  
什麼? 汝要更換醫療方式,要換什麼方式呢? 剛才那方法不錯,吾挺喜歡。 uEyus96 +  
W7.QK/@  
! 汝覺得不夠力嗎? ]9hhAT44  
U6~79Hnt  
~~汝正在找什麼呢??  天ㄚ~~那是什麼東西?一根根那麼粗,你不會想打在吾身上吧! y1Y  
GX%r-  
什麼? 就是用在吾身上!! 等一下,吾道歉~~剛才是吾無禮。住手啊~~~~~~~ 2jyxP6t  
^P owL:  
天啊! 汝這是針灸還是射飛針。 ?cgb3^R'  
57:27d0y  
~~~~吾乃病人非敵人。 /mnV$+BE  
7'R7J"sY`|  
~~~ 吾之穴位非是汝攻擊的目標。 g3\1 3<  
r1.OLn?C  
~~~~~~連屁股都不放過。上次已經扎過一次了,這次卻要連射六針。 S|T*-?|  
>!#or- C  
R3E|seR  
QVWUm!  
「不要叫這麼難聽好不好,別人會聽到的。」 無情說 ZnD(RM  
&(~"OD  
「汝放心!! 他們……通通已經……聽到了。」 秋八月忍著痛非常小聲地說 p+Icq!aH5  
"mAMfV0  
「什麼?  你剛剛說什麼,我沒聽清楚。」 )4  'yI*  
}1P v6L(o)  
「沒什麼~~~」 >;k~B  
!6`&0eY  
「我的技術有這麼差,會讓你哀號成如此。」 ie<m)  
q ?m<9`  
「沒有,是因為你的技術太好了,我才會~~~~~~~~~舒服的叫」。 P@Av/r  
M.KXDD#O  
「是嗎? 」 (0zYS_m A  
hr/|Fn+kA  
「是的~~」 [ P%'p-Hg_  
fl<j]{*v  
「那我就放心~~~再來一次吧! 」 }Z% j=c"d  
}62Q{>`  
「什麼?? 還要再來一次~~~~~~~~~~~~~」 #,rP1#?  
D?r% Y  
q:G3y[ P  
「好了! 好了!好了!汝已經身上連續在吾背扎了三十六針,汝的手也需要休息吧。況且吾也怕了你,以後再也不敢了。」 );fPir?+  
$>=w<=r|;  
「什麼?? 汝不要開玩笑吧,那些針要停留在吾身上六個時辰。汝要吾如此這般趴在床上六個時辰,我的顏面可是茲事體大阿,打個商量行不行,一個時辰就可以了。」 WmZ,c_  
'z">4{5  
「不能啊! 好吧! 這次汝贏了,不過劣者有個小小的請求。」秋八月陰沉的請求 o.>Yj)U  
]H=P(Z -  
「說吧!! 」無情回問 yb'v*B ]  
}r:8w*4 7  
忽然,握住無情的手腕,一個翻轉倒下,無情就這樣倒在八月的懷裏,有力的手臂緊緊扣住無情雙手,無力施展。 [I%'\CI;  
Q&?B^[N*Q  
我要的不多,就只要……薄唇緊緊覆上無情。 &Y$)s<u8.  
*jo1?  
一道指氣打斷燈蕊,屋內忽暗………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3楼 发表于: 2015-04-13
Re:[天宇與四大名捕] 應天風無情 (秋八月與無情) 2005年 中秋番外-代價
4@|K^nT`  
每年到中秋寫個番外,好像成了定律…. xTX\% s|  
由於時間差異,這篇是以正文的事件結束後的第一個中秋,其時秋八月也因傀渡論回歸天宇。 $Trkow%F]  
k0?4vA  
故事集中在天宇,不影響正文,沒興趣的可以不看! [UquI "  
前半無情部份由吾執筆。 Z~8Xp  
後半部飛龍秋八月由cheny提供。   |v8>22y  
----------------------------------------------------------------------------------------------------- 8Uvf9,I'  
又到了中秋夜,宋都更是繁華喧嘩。徽宗不會錯過任何玩得的節日,京城陷入熱鬧慶典中,圓月也感應節慶,不捨躲於雲層中,高掛夜空與民同樂。 k+44ud.j  
y-}lz#N  
宋都歡樂,神侯府小樓卻是愁雲一片。自從無式劍事件後,無情身子骨更差了,感染風寒後竟多日無法起床,身子骨似乎是掏空般的虛弱,全身感覺不到任何氣力。看著窗外圓月,更添思念 「八月! 你是否也在對空興嘆呢? +&tY&dQQB  
;)[RG\  
一陣目黑,感覺到知覺漸漸流失。是大限來臨了嗎?” 隨著一問而陷入昏迷。 B_M)<Ad  
&by,uVb=|{  
「公子 四僮急呼,但喚不醒脆弱的人兒。「快叫世叔 UuAn`oYhV  
g?UG6mFbE  
********************************************** Giz9jzF \  
再度清醒的無情,發現自己與燕窩(輪椅),飄浮在空中急飛。 「我不是病倒在床嗎? 怎麼會…? }nYm^Yh  
Kwfrh?  
一陣天旋地轉,急速落下。 無情發現自己跟本無力做任何事,只好任由身體落下。下意識中打開機括,燕窩伸出夾子夾住無情腰身,與無情一起墜落。誰知…. %,MCnu&Z  
Es zwg  
「噗嗵! 掉進海中,無情無腿跟本無法游水,加上與燕窩一起縛住,更是雪上加霜的直往海底去。 '/SMqmi  
kjN9(&D  
無情漸漸陷入溺水昏迷,忽然一股很溫暖的金色氣息抱住自己。 一瞬間水消失了,半昏半醒間,無情感應到這股氣息似曾相識。這。種熟悉感,似乎是多年前的那場夢……………………………………………………………….. ppVjFCv0<  
…………………………………………………………….. jDcE_55o  
…………………………………………………. 7i~::Z <  
<(?ahO5  
二十年前,同樣是中秋夜,此刻應該是一家團員歡樂的時刻,卻勾出無情最傷痛的過往。 <8!mmOK1  
q#I/N$F  
M9]O!{ sq  
十三位黑衣人莫名其妙的衝進家中,斬殺所有府中人,雞犬不留。 殺戮似嫌不夠,臨行時還潑油放火,整個府邸陷入層層火海。 K8{ j oh  
IoJkM-^H&)  
一夕間無情失去所有親人父母更失去了雙腿。 NaG1j+LN  
J'Yj_  
趕盡殺絕的十三人,連府邸都得燒盡,怎麼會留下自己這個活口呢? TxwZA  
9+9}^B5@A  
那是一種難醒的夢魘,也是不明的夢境,似真似幻,連自己也分不清了 >9F,=63A  
Xgd!i}6Q  
當自己的雙腿被砍斷後,其中一個黑衣人更殘忍的狠踢自己到火海中的樓閣裏。 那一踢似運足真氣,半空中的自己感到血氣胸湧,五臟移位,痛苦非常。 重重摔下地後,傷重已無法移動身子,只知炙熱難當,昏迷前依稀看到屋樑往身上倒下。 爹娘! 我們很快就再見面了! XYWGX;.=  
> zh%CF$  
恍惚之間,感受到一股溫暖的氣流,流過全身,減弱疼痛。勉強睜開雙眼,看到自己置身在一片龍形彩光中,想直起身子,卻全身無力,這身子如同不是自己的一般。 ,Zzh.z::D  
6YrkS;_HS  
「小朋友! 不要亂動! 汝傷得很重! 6*kY7  
B c*Rn3i@  
溫和平穩的聲音,輕撫心扉,讓一直咬牙隱忍的無情忍不住眼淚直流。 9fvy)kX;s  
DkA cT[  
「好好哭一場吧! 發洩後會舒服些! Hm`9M.5b  
4eYj.=I  
無情知道能將自己救出,必是絕世的高人!  「可否請高人傳我武功? ~y_TT5+ 3  
v%/_*69a  
「汝要報仇雪恨? h -+vM9j  
[xk1}D  
「他們殺我家人,毀我家園,不該嗎? l:8gCi  
N+b" LZc  
「然後呢? E92dSLhs5  
bL!NT}y`  
「嗯? 然後 無情忽停頓片刻。 「我不知! 我只知此時此刻,報仇是唯一目標。」 <N=p_m 2T  
"X>Z!>  
龍形彩光忽然散出些許光華,打在前方地上。 「假設剛剛吾已幫你殺盡汝的仇人,汝有何打算? ! s?vj <  
`9s5 *;Z  
無情一愣,假如我的仇人已亡。 …… 無情忽感一片茫然,全身無力,一時無語。 sJ7r9 O`x  
% &4sHDP  
「這世上本就很多悲慘事,大多數人只能隨著命運漂泊,無法抵抗也無力抗衡,因果報應、天道輪迴更非事事都應驗,報應之說只是安慰無法反擊的苦命人。 就算有能力報仇,又如何?一心為了報仇,不顧一切,也許所付出的負面代價更大。 報了仇後呢? 真能再恢復以往童真嗎? 非吾狠心不願傳授,汝必需得承受的下打擊。如汝能撐過此劫難是幸,但一生將無法習武,汝之經脈已嚴重損傷,爾後將容易病痛纏身,連常人都。」  輕嘆一聲,那人不忍再說下去。 其實真正的事實是無情只是靠著他所輸入的真氣才得以清醒,五臟六腑實在傷得太重,一旦真氣停止將永遠沉眠。 +G? 4Wc1  
9X@y*;w<t  
當發現此小孩於火海中後,一時不忍,試著挽救。 但行氣一周天後,已知無可救藥,除非….值得嗎? <QugV3e  
W4QVWn %3  
一陣無聲的沉寂後,無情眼中忽發亮光,似乎是定下一種決心。 「不能習武又如何? 武力又豈能解決天下事,市井小民多苦難,天道不到,我幫祂報。」 M=x/PrY"R  
(# eB %  
「嗯汝可清楚吾所言之狀態? 何況汝之雙腳 X;v/$=-mz  
C:_!zY'z  
「我清楚! 上天既憐我一命,我就幫祂行天道。」 K;_p>bI5  
G|'DAj%  
「這…. 吾能說他根本是無救嗎?  …….. 再深凝無情雙眼,看出真心,此小孩真有骨氣,在這種情形下還立誓淑世。 不知為何,他一向平靜無波的心, 掀起微微漣漪。 也罷! 失去再修就是! y{s?]hLk  
st|$Fu  
無情忽覺一股強大暖流侵入,流遍全身,不但撫平五臟六腑的燒痛,身體也生出能源。氣力慢慢恢復,好溫暖的感覺,忍不住陷入昏睡,輕語依稀環繞耳邊。 X/];*='Q  
ZBdZr  
「小朋友! 這龍氣隱入經脈,可幫你重生,給予潛力。如好好修養,可多活幾年。 但若過分透支,龍氣折損完的那天就是死期! 切記! b@Ik c<  
V(=~p[  
龍氣何意呢? 無情意識陷入黑暗中。 (".`#909  
EW0H"YIC  
當無情再度清醒時,模糊的意識漸漸轉清晰,一位端正不怒而威的中年者正看著自己。低頭觀下,原來自己正在這位中年者懷中。「抱歉! 我來遲一步,幸而你昏倒於花園牆邊,才沒受到祝融之災。」 tKo ^A:M  
><TuL7+  
花園? 無情撐起身子,觀望四周,不在火海中, 是什麼時候移到自己家中的花園? ! 我的身體可以動了,握拳,張拳,伸指,竟然手也靈活起來,除了斷腿處,其他各處只覺輕微傷痛。 望向四周,沒有看到什麼龍形彩光。 是夢? 是真? z~A||@4'  
yps7MM-r  
「吾是諸葛小花,是你爹的好友,我會照顧你,跟我一起回府吧! `T{{wty  
aa.EtKl  
整件事太懸疑離奇了了! 包括世叔在內,無情一直沒向人提起,但那種溫心的感覺卻直沁心靈,永世難忘。 L<J';#BD  
2!-ZNd:(+  
如今溺水昏迷中的自己,再度感受到同樣的溫暖,由雙掌傳入的暖流,這感覺是如此真實。無情不容許自己再陷入同樣夢境,趕緊睜開雙眼…………. nDkyo>t .  
W~POS'1  
眼前不再是龍形彩光,而是一位讓人一見難忘的人物。白衣金邊,白髮裏露出幾許金絲,前額金髮由右邊垂下。兩道隆起的金眉英氣逼人,臉部線條粗獷又半帶斯文俊秀,沉穩氣勢中隱含狂狷,是與鳳兒的俊美不同型的雄性美,全身散發出亮麗的男性魅力,好一位風采絕代的人物,無情不由看痴了。 8PDt 7 \  
%8yfF rk  
「公子! 不要亂動! 汝傷得很重! ul?'kuYk  
)2g\GRg6  
無情忍不住輕笑,不同的時間,同樣的口白與動作,時光似乎回到二十年前。 d\3L.5]X  
J1 a/U@"  
眼前人物看到無情輕笑,猶如春陽化雪,砰然心動,好個俊美的人兒! Ii,e=RG>  
7cK#fh"hvg  
「恩公 {Lk~O)E  
8 %Lq~ lk  
「請勿稱為恩公! 吾乃怒雨飛龍! 簡稱飛龍即可! ?M;2H {KG:  
YnNB#x8|  
是他! 久仰的怒雨飛龍! 他竟是連救我兩次的恩人。 gv r "F  
G=jdb@V/?  
「兩次承蒙相救,我 62PtR`b >  
@7" xDgA  
「真是不聽話的小鬼! 忘了吾之交代嗎? 怎麽把龍氣折損如斯? PnFU{N  
z/.x*A=  
「為民請命,義不容辭,個人生命,置之度外。」 ZQD_w#0j  
b DeHU$  
「一樣的骨氣! 真深之執念! 吾果然沒救錯人! 汝怎麼會以這種形態到此? zKx?cEpE  
7;5?2)+=6  
這種形態? 不解飛龍言下之意?  「吾一病不起,昏睡中不知為何就到此地了! ]chcRc[!  
NC>rZS]  
「喔! 真是巧合! ! 汝把吾輸入之龍氣耗用殆盡,怎麼可能會好的起來! 太不懂得珍惜自己了! %Fa/82:- "  
@rRBo:0%  
「很抱歉! 我辜負您的好意! 此地是滄海嗎? 我怎麼會穿雲越星到天宇? >O&(G0!N+}  
j_L 'Ztu3  
「汝怎會知此地是天宇滄海? ….無腿行千里,難道汝就是鳳兒提過的無情盛崖餘? (i.MxG Dd  
!qV{OXdrB  
無情點頭。經过短暫交談,無情把過去一一向飛龍陳述。 Z WL/AC  
N~;=*)_VH  
「你竟做了捕快! 難怪會提早耗損龍氣! 也罷! 在此時此地出現,也算是緣份,吾再助汝一次。」 [`Ol&R4k  
z. VuY3  
「前輩…. 0<>I\UN0b  
U8c0N<j  
「專心放鬆四肢。」 2_x}wB0P  
qy`@\)S/5  
無情感到與二十年前一樣的強大暖流侵入,流遍全身 前輩又傳輸真氣給我了,這份恩情如何償還的了呢? \wCj$- ;Jt  
^ W eE%"  
幾個時辰後,氣巡數周天,無情感到身子又似乎回復以往,不再無力病態厭厭。 看著飛龍臉孔轉為蒼白,想必內力消耗不輕。 8do]5FE  
7ib~04  
飛龍將龍氣輸給無情後,收掌行氣周身。「休息片刻後! 吾送汝回去汝之星宿。」 Gx|$A+U  
z\pT nteO  
「我….…..我既然來了,可否順便探視秋八月呢? 前輩您可否幫忙? ^' lx5+-  
(Q o  
飛龍一愣。 「這…… pD9*WKEf*  
<T)9mJYr  
從杜鳳兒處早得知秋無兩人之情形…….也許是轉機。 #|v\UJ:Pf/  
]!d #2(  
「這…..秋八月目前不宜會客,但是你或許能幫他點忙。不如….我讓小星帶你過去,只是….見到後望你能控制情緒。」 >~){KV1~  
|P$tLOrG  
此番話讓無情更為疑惑。 Ett%Y*D+J  
2o] V q  
「等你會面後,詳情杜公子會向汝述說,即刻動身吧! 記住! 必要時可能得採取非常手段,不可心軟! 臨行前同樣叮嚀,龍氣只是幫汝維持生機,汝非龍族,身體本無法接受。若非遇你兩次,你都是身虛氣空,才得以讓龍氣進駐,但無法融入吸為己用。切記! 氣虛時即是」怒雨飛龍不忍多說。 )-xx$0mL-  
&$lz@Z  
2oXsPrtZ  
「我了解。氣盡即是喪命時,我會珍惜再次的恩賜。」 t.t$6+"5We  
i;s&;_0{  
無情看著臉色蒼白的飛龍,不禁憂心。 「兩次搭救之情,我要如何報答呢? Pp7}|/  
Y/2@PzA|  
飛龍嚴肅的臉孔忽然笑開,邪美魅誘的笑靨。讓同樣身為男子的無情,猛然心口一跳,但是………是錯覺嗎? 怎麼笑意中隱隱有算計感。 b] DF7 U  
*NS:X7p!V  
「哈~~放心,這份中秋大禮有人會幫你還! u> XCE|D*  
b/:9^&z  
無情不解其意,眼露迷惑。 飛龍掩不住笑意,轉身寫信。 E y1mlW  
"EQ`Q=8  
「不用胡思亂想! 見到杜鳳兒時,把信函交予他,請他事後上此地一趟吧! Ck%nNy29  
.}&bE1  
送走無情後,飛龍想起二十年前之往事。一時心動,以三成功體輸送龍氣,回太虛後,沉睡重修功體,為此還遭黑龍嘲笑。 想不到那個小孩長大後竟成了名捕而且出落得如此俊俏! 真是被秋八月撿到寶……這怎能不索取代價呢? |>5NH'agV  
c/DB"_}!a  
無情由小星推著燕窩來到清白湖,眾人訝異怎麼此人會出現在天宇,而且身形若隱若現,有時實體有時虛幻。這 q!\K!W\  
0UB)FK ,9  
小秘正想開口。小星即時開口道:「飛龍前輩交待不准說破! 否則秋高人無救! 0j %s H  
\hai  
! 無情不解話意,這個飛龍前輩說話為何如此難懂。 26B]b{Iz{  
gXZC%S  
杜鳳兒看完信後道: 「一好漢! 造天筆! 小星! 大好機會! 趁冉七還在裏面音療,吾等趕快帶盛公子進去,其餘人在外防護! 12U1DEd>-  
]R32dI8N  
「盛公子! 汝得有心理準備,好友已不是昔日汝所認識的秋八月,他被勁敵紀子焉打傷腦部,如今心智閉塞,長年昏睡,清醒時也記不起任何人了。」 kO{A]LnAH  
bX6eNk-L  
無情無法置信,震驚的說不出話,心若沉入傷悲湖底。 )cJ9YKKy  
l ~CYxO  
「或許汝此時的身形能喚醒渾沌的他,汝可願大膽一試? F.i*'x0u  
^ #B`GV  
「當然」 無情眼眸一亮 ]dHU  
|k1(|)%G  
Azv j(j  
進到內洞,看到秋八月痴傻般的躺在床上,無情心傷難已,捉緊輪椅把手,極力忍住衝上前抱住秋八月的衝動。 }enm#0Ha  
&}_ $@  
杜鳳兒向冉七說明飛龍指示的治療過程後,向著無情道:「盛公子! 冉先生以音療法治療好友,飛龍要你跟著樂音進入好友腦海意識,試著喚醒他。」 as=Z_a:0N  
8fRk8  
「這….可能嗎? LG0+A}E=C  
3B8\r}L  
杜鳳兒深望無情片刻後,點頭道: 「值得一試! 若不成! 吾等回頭去請教出此鬼主意之人。」 {&nL'R  
?9'Ukw` g  
「盛公子! 弦音起後,請汝閉目專注於樂音,將自己融入樂音中,秋八月就靠汝了! -L%tiz`_  
[0<N[KZ)  
冉七弦音再起,無情閉目凝聽。沒多久,覺得自己似乎與燕窩開始飄動。 f40xS7-Q0  
Y> ElE-  
一節過後,無情發現自己在一黑暗所在,四週不見燈火,只有樂音伴隨。 燃起火折子,慢慢推輪前進。 數十步後,看到一個人躺在地上。走近一看,是秋八月! 披頭散髮,黑絨衣著已然污穢蒙塵,全身冒汗,夢囈不斷。 '=C)Hj[D  
EVZuwbO)|  
看到這樣的秋八月,無情陷入感傷。 一向高人一等淡如清風明月,一笑揮紅塵的應天風,怎麼會成了這付模樣? 是怎樣的強敵能逼迫他至此呢?   LI1OocY.]  
(! 那是因無情你不知紀子焉的可怕!) HJWk%t<  
8MqKS}\H  
試著呼喚秋八月,但連喊了數十聲,皆無動靜,秋八月似乎是沉淪於自己的夢魘,無法聽到外界聲響。 試著搖醒,但依舊沉睡。 .`*h2  
g\^7Q  
無情沉思片刻後,忽想起飛龍曾提起的非常手段。 也許….手一翻,拿出暗器,秋八月對此暗器應是刻骨銘心。 ! 得罪了! o|u<tuUW  
V<:scLm#OF  
手一按,將半鑲入腰側,鮮血緩緩滴出,一收,將再收回。 8 SFw|   
,'w9@A  
無情忽以無力聲喊出: 「八月….今生足矣! 勿傷必忘! 還珠名淚! [hC-} 9  
(這段在正史上會做交代) 3}*)EC  
NrA?^F  
連喊數聲後,秋八月忽然驚醒躍起。 「不…….」八月慢慢清醒來,緩緩轉頭看著身旁之人,看見無情,忍不住心殤,用力抱住 「汝無事! 太好了! 9>?3FMKdY  
(這段在正史上會做交代) WX<),u2@  
n=Qz7N(M  
$fZVh%  
無情知曉秋八月憶起當時之情景。此時隱忍已久的淚水才滑落,緊緊回抱,一切盡在不言中……. }8tD|t[  
_=l8e-6r  
兩人相擁良久,才在新樂章中驚醒。「汝怎麼會到此? 這裏是…. fGGGz$;N  
x h|NmZg  
無情也不知如何解釋,因為許多細節自己也不清楚,只能把自己奇遇簡短敘述。 $0+n0*fp  
H{qQ8 j)  
聽完後,秋八月重整心情,恢復理智,也識清現在自己與無情的處境,臉上再度散發出神人風采。 「唉! 是飛龍….這下又是代價匪淺」 BN\Y N  
K@d,8[  
無情不解,秋八月再度緊抱住無情。「難得今日適逢中秋,我們竟能以此形式相見,不要贅言,讓吾等好好把握這難得之相聚。」 vt8z=O  
~Y;_vU  
無情溫馨的一笑,難得看到失控的秋八月,是因為自己,心漲得滿滿的。……… =, kH(rp2  
…………………………………. 4'EC(NR7N  
………………………….. L WwWxerZ  
MoAZ!cF8  
忽然….一女聲傳入:「冉先生! 要不要休息吃飯? ! 這不是前陣子來的盛公子! 你怎麼身體一下透明一下又回復! 小秘老婆如潑婦罵街的大喊。 Eci,];S7  
'KL!)}B$h  
「死八婆! 你怎麼說破呢? X'[93 C|K  
,Hq*zc c  
「啊…………….. 在秋八月意識裏的無情大喊,一股吸力,將無情拉開,直衝天際「 無情被這股強大的力道拉向天際,直衝星群,終不堪壓力而昏厥! 5}-e9U  
@px 4[  
漫遊黑暗,似乎過了好久,看到前方燈火,順光而行。 j !m42  
Ib V 7}  
「公子醒了!  謝天謝地! 快請世叔! fu 0]BdM  
R/5@*mv{  
無情緩緩睜開雙眼,眼前是熟悉的景象與人,自己正臥睡在自己房裏的床上,四僮歡喜的立在一旁。 U42B( ow  
XNZW J  
………我不是在天宇嗎? 八月呢? 杜鳳兒呢? 怒雨飛龍?  慢慢的坐起。 N5m+r.<;  
)GgO=J:o  
「嗚……奇蹟! 公子竟好了! 陳日月看到無情忽然好轉,高興的大哭。 jbrx)9Z+%  
d4(!9O.\  
我的身體我的病……試伸動手指舉起手臂….力氣也回來了….………. o]gS=iLp  
Dx:2/"v  
「公子! 你昏迷了幾個時辰,幾乎沒呼吸,我們好擔心,怕你就此…. Wbra*LNU  
R>|)-"b( `  
「何梵! 不準講不吉利的話。」 LS(J%\hMDm  
DMeP9D  
看著四僮爭鬧,從話意中知道,自己分明重病在床,可是剛才…..不是在他的懷裡嗎?? 怎麼…..? 抬頭看到外頭明月,圓月西垂,外頭慶典聲依舊喧鬧不已。 只過了兩個時辰,這到底是夢境?還是真? Pgdv)i3  
(}^Qo^Vr  
忽發現手中緊握東西,舉手一觀,是幾撮灰黃髮絲。 h 7x_VO  
(A<'{J#5,  
眼框微濕….八月…… :Ca]/]]  
fG{ 9doUD  
還有那位與自己極有緣的怒雨飛龍……… P%%[_6<%M  
A~Uqw8n$\  
無情嫣然一笑……真是中秋大禮! @20~R/vh  
7"|j.Yq$H{  
************************************************************* gJkvH[hDY  
滄海龍族基地裏 ~ 鳳會龍 yKy07<Gr>  
Z#Q)a;RA  
「喔! 是嗎? 功虧一簣! 飛龍與杜鳳兒會談。 /C: rr_4=  
+xGz~~iNh  
「也不完全是,因為好友已有甦醒狀態了。 多虧汝送無情過來,只是為何無情能以這種半意識形態來天宇? 8r|5l~`8  
;8VvpO^G/  
「他小時遭逢大變,頻死前被吾以龍氣貫體所救。 中秋時分,吾齊聚龍氣,欲交予汝等救八月。 因緣際會的與他身上殘留的一點龍氣接上,竟將他以此種形態呼喚來,也因此他才得以再度重生。」 ]E8S`[Vn  
Tw)"#Y!T  
「此話怎解? !X 8<;e}2  
,sn/FT^; q  
「他非龍族,無法融入龍氣成為己用,只能幫他維持生機,其間會逐漸流失。 所以他無法練武,身體多病。但他竟挖掘龍氣所付予之潛力,用於暗器,雪上加霜,把龍氣消耗殆盡,到此地時已是奄奄一息。 再見之時正是龍氣完納時, 幾近斷氣,時機太巧合,或許是緣份吧! 所以吾再賠出三成功體輸送龍氣,得以應天中秋會無情。 杜公子! 可知這三成功體因龍氣喪失無法回復,得重新修鍊,可是若吾不輸送龍氣,他已斷氣。」 N3C 8%  
Po+tk5}''5  
「哇! 這可是大禮! 代價匪淺! z'9Mg]&>  
"@h 5 SF  
「無情既是秋高人密友,又因此得以甦醒,這代價 aucQZD-_"  
gJn_Z7MgJ  
「當然由秋高人償還! 杜鳳兒馬上接話。 UN,y /V  
E\ 'X|/$a  
「可否麻煩杜儒聖傳達于秋高人,當他情況好轉後,到此一聚! 」兩人相視而笑。 BAQ;.N4  
jT6zpi~]E  
洞中的秋八月忽身形一顫,感覺冷氣上升,未醒先冷。 @['4X1pqt  
HJV8P2f8`  
經飛龍杜鳳兒商議,定下計謀。 甦醒後的秋八月順便假裝未醒,讓正聯會長與紀子焉合作殺八月,利用此機將八月換成假扮八月昏迷不醒的紅雲,讓會長以陰陽雙針刺入紅雲腦中,喚醒紅雲。 `U~Y{f_!H  
P0/B!8x  
大事抵定後 秋八月依約前來會見飛龍。 `/1Zy}cD  
8N58w)%7`  
此次見面只會壞不會好,八月太了解飛龍不吃虧的心態了。如不索取代價,那就不是怒雨飛龍。 K9BoIHo  
#"Wh$x%  
飛龍一臉嚴肅開口:秋高人! 汝也知道龍氣的可貴花了這麼多的龍氣,幫汝打通血脈,更造就了某人兩次相信秋高人不會吝嗇幫吾解決一件難題。」 =z]8;<=pL  
4_A9o9&_Rh  
秋八月別有心思得看著飛龍,果然來了! 吾又不是第一天認識你,你會這麼快就來討債,可見事情不簡單,但是為了展現自己的度量,還是勉強露出笑臉:當然! 飛龍既然開口了如果劣者做得到一定盡力而為。 ;4g_~fB  
[font='MS Shell Dlg', sans-serif] Aj22t   
這樣就好說了,這件事情對吾而言是個難題,相信以秋高人的智慧一定能迎刃而解 lvyD#|P  
TYs#v/)I  
過獎了,但說無妨! qL\*rYe<  
7+h*&f3>  
<;?&<qMo,P  
其實也沒什麼,汝也知吾最近苦於寵愛喀爾之糾纏他以男扮女裝為樂無意於女人卻鍾情於成熟有魅力的男人。爾今時機未至,吾暫且不能離開墨龍壁,所以難以擺脫[font='MS Shell Dlg', sans-serif]”[font='MS Shell Dlg', sans-serif]” 。 吾左思右想,當今天下男子誰能如秋高人風采翩翩呢? 如果秋高人能開手解囊,與寵愛相交一陣,讓他能忘記吾的存在即可。 FyZiiH4|  
=XT'D@q~W  
/_,} o7@t~  
秋八月驚嚇道:「這感情非兒戲,個人造業個人還,恕劣者無能為之。況且,吾無處理此種感情之經驗。」 JMT?+/Qbu  
BhMHT :m  
「耶!秋高人太客氣了,此事非不可! 再說汝與無情的這檔事能不算是經驗嗎? 就這麼說定了,吾靜候佳音。 )kE(%q:*P$  
wq( m%F  
`Al[gG?/!  
秋八月聽話意知曉飛龍心意已絕不容更改鐵青著臉: 能不能換別的代價? 0H V-e  
Gn ]%'lrg'  
SwDUg}M~  
這個[font='MS Shell Dlg', sans-serif]……目前就只想到這個,所以還請高人出手吧! >QusXD"L>  
[font='MS Shell Dlg', sans-serif] kS>'6xXH  
稍後回來的路上,秋八月腳步沉重,內心不停咒罵,苦惱著怎麼假意追求寵愛喀爾 GW(-'V/  
}UzO_&Z#6  
先別說自己內心有著千萬個不個願意,之前自已還曾經大發猛威獨闖釋靈真,給摩喀爾留下了壞印象。光他在寵愛面前隨便三言兩語就能把自己否決出場。 x%;Q /7&$  
該怎麼辦才好呢? ~'4:{xH  
vd5"phn 3  
回到清白湖後正好遇到頭上升煙,誓言要千刀萬剮紀子焉的的一好漢。原來在秋八月癡傻之時,子焉三番兩次來挑釁不說,更在前天當場侮辱他的仙仔造天筆是偽君子,只會裝可憐卻不肯拿出實力。 J{Z-4y  
N1V qK  
! 自己也深知紀子焉的實力,想要把紀子焉拉下台非三言兩語,能被吾視為畢生大敵的人,豈是易與之輩。 \E'Nk$V3  
n.m6n*sf7  
哎呀~~ 吾怎麼沒想到呢? 何不利用此機會送一個紅軍給紀神人,飛龍的目的只是想擺脫寵愛,至於寵愛會心儀何者,皆不重要。 何況紀神人之夫人也過世多年。嗯嗯!紀子焉! 等著接吾之中秋大禮吧! OGy/8B2c  
IXSCYqoK  
這就是今年中秋之龍氣釋無情,八月換紅雲,應天寵愛情 秋絮償龍願。 '(/ZJ88JP  
'z#{'`$a  
kUJ\AK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4楼 发表于: 2015-04-13
Re:[天宇與四大名捕] 應天風無情 (秋八月與無情) 第二十六章番外-七夕
被好友逼出來的應景文 `y YgL@Zt  
|,sUD/rt  
Y[s  
雖是番外, 但劇情有衍生到正文去。是當初寫番外時, 始料未及! nZ\,ZqV  
********************************************************** d*A>P  
(m04Z2#  
夕陽西下,喚醒彎月,月半睜眼,光影朦朧,正是日月交替時。 ;\<?LTp/r  
c_ygwO3.Q  
秋八月輕踩餘暉,享受盛夏中難得的清爽,微風拂身,難得的偷閒夏夜。 6-KC[J^Xo  
crgYr$@s?  
庭園深處,假山角落,驚見追命,醉坐樹下,酒壺滿地,酒香四溢,不像平日的崔略商。 & p_;&P_  
3<mv9U(  
秋八月知追命個性開朗好客,好與眾人牛飲,如此獨酌,不大尋常。 ~d5"<`<^o  
M5ZWcD.1  
追命聽到腳步聲,抬頭看見是秋八月道:「大師兄出府辦案,秋高人是否應節無味而四處閒逛? x ;Gyo  
<*(~x esPS  
秋八月看見醉眼濛濛的追命,不禁微笑道:「三爺!,見笑了! 難得夏夜,秋某踏月乘風,享受自然之嬌媚,何來無味說? 三爺為何獨自在此喝悶酒? 是否有秋某能效勞之處? >D:S)"  
n;Iey[7_E`  
追命苦笑道:「我忘了你不是此中人,不知七夕是何夕。」 Jh466; E  
=l7LEkR  
「喔…? @bqCs^U35  
/0o 2  
「聽杜公子說秋高人精懂測算,不知是否在我們此地試過,要不要算算吾與離離呢? :!}zdeRJ  
Z:/S@ry  
秋八月有點吃驚追命之請求: 「好友真是無時無刻想法子派任務于吾,難得三爺有興致,劣者現醜了。」 mu{%%b7|^  
iBo-ANnK9  
須臾間,秋八月道: 「三爺出北城,延汴河行,或有相會時。」 Q.y KbO<[  
Z,4=<;PF  
醉醺醺的追命忽搖搖頭道: 「算了! 我們無法像牛郎織女一般,在無任何牽掛下相會。」 GU[ Cq=k  
rM=Hd/ki5  
秋八月疑道: 「牛郎織女? 三爺為何突有此深沉感慨? 你與離離或許無解,但非無情。」 C>K/C!5?  
b%PVF&C9W  
追命望向秋八月道: 「大概因為今天是七夕吧! B:mlBSH  
/XMmE  
「七夕? FwW%@Y  
4l$8lYi  
**************************************** \ 3LD^[qi  
汴京近郊發生連續離奇命案,屍體皆是離奇死亡,仵作宣稱無傷無痕,以暴斃報關。四大名捕中以無情最懂醫理,所以無情請纓調查。 SD.ze(P  
6wu/6DO   
無情不信接連幾人皆是暴斃,親來驗屍。回程途中,正巧遇新命案。 w5*18L=O\  
6op\g].P  
無情仔細的檢驗屍體,體溫尚溫,命案才發生不久。細密查看後,在屍體頭頂髮根處發現幾滴血滴,進而找到細孔,由孔中採到少許綠液。以銀針試之,銀針轉黑。 $`=?Nb@@#  
GUp51*#XR  
如此精密之毒,讓仵作查不出,感覺上應與唐門有關連,是蠢蠢欲動的四川唐門嗎? c''O+,L1+  
F_r eBPx  
「公子! 神情嚴重! 是否案件棘手? 何梵問道。 Z^~ 6pH\  
Xj@Kt|&`k  
「嗯! 幸而及早撞上命案,否則幾滴血液乾旱或滲入土中,加上屍體移動,跟本就查不出了! S}< <jI-z  
xK y<o  
「是唐門嗎? 陳日月問。 ^Q OvK>W<  
/N^+a-.Qd  
「十之八九,只是還得求證,以免造成冤屈。」 qt:->yiq+  
dY|jV}%T  
「公子! 肚皮上的血痕好奇怪喔! 三橫線下畫個口字,有這種傷口嗎? Q` s(T  
d:wAI|  
無情看後,細查屍體指頭 「是死者所留。」 5-3gsy/Mo  
$U0(%lIU  
何梵道:「為何自己畫在肚皮上,而且血痕猶新,是不是死前留言? 但有這個字嗎?會不會是吉寫錯邊? A+}4 N%kh  
W ,U'hk%  
「不會! 屋內擺飾甚有書香氣,此人是識字的。」 說完後,無情望就陷入沉思,頭緩緩環視屋內各角落。 K5ph x  
}GC{~ SZ4  
「嗯」無情推椅到竹架前,停住觀看。 tV,zz;* Oe  
0jzA\$oD  
三層竹架以兩直樑在邊,固定於牆。橫板直樑交接處,以虎臉開口裝飾。直樑凸出於第三層下方幾尺,以虎尾結束。是一精美的藝術書架,釘於牆上。 8)tyn'~i  
LtU+w*Gj  
無情雙手同時發出四道暗器,兩道打向第三層竹架之虎臉口中,兩道打向虎尾。 lxz %b C@  
& vIKNGJ^  
暗器打中口中與虎尾後,第三層竹架下方,長方形壁開,一木盒藏於暗壁中。 lz*2wGI9  
vJ'ho  
無情拿出木盒打開,只見盒中只裝有一藥瓶與一留言。 [< `+9R  
i :$g1  
「公子! 這個 zc{C+:3$^  
 {Eb6.  
「這就是死者的死前留言,也應該是兇手在找的東西。」 .=FJ5?:4i%  
x('yBf  
忽然….震天笑聲響。 Rq9gtx8,=  
' #mC4\<W8  
「哈哈哈! 不愧是天下第一捕頭,感謝你幫我們找出東西。」 z[rB/ |2  
a&[nVu+  
無情急拿出盒中物,塞在何梵懷中,趕緊再蓋上木盒。低語交代四僮,四僮不贊同: 「公子 gi6_la+  
/PCQv_Y&,/  
無情低聲怒道:「想全身而退,就聽話。」 四僮無語點頭。 [y:LA ~q  
{h=Ai[|l4Q  
忽然轟天大響,大門牆壁被震破,四僮急抬椅出屋。 xVe!  
6GN'rVr!Z  
屋外兩人圍立。矮小之人,瘦骨嶙峋,一臉病相,雙手藏於袍中,笑道: 「大捕頭! 你的任務至此結束,將東西交給我們吧! QM]^@2rK2  
<>Im$N ai  
無情冷笑道:「沒想到唐門之副總堂主唐病會在此迎接,真是不敢當。木盒是呈堂證物,得直接送交到刑部,這個情面恕難從命。」 'YeJGzsJp  
re!CF8 q  
「大捕頭! 最好想清楚,你們諸葛神府可惹不起四川唐門。先禮後兵已是給足面子。尤其現在你還有四個年輕小子在旁,英年早逝未免可惜。」 RW)C<g  
8B+uNN~%]  
「法之所在,豈容私下交售。諸葛神府無意與你們爭鬥。但只要違法,四川唐門又如何,照樣得伏刑。」 :+=*  
o (zg_!P  
「看樣子是沒得商量了! 語畢,唐病慢慢將雙手移開。 k?#6j1pn  
)/JC.d#  
無情瞬間發出數十道暗器,攻向兩人,四僮三劍一刀也起劍攻向於暗器後直擊兩人。同時無情飛起,把輪椅推向唐病,自己則向南按地逸去。 N#:"X;  
?xet:#R'  
四僮也在向前攻擊行進中忽轉向四方逃去,輪椅燕窩似有人控制似的發出滿天暗器。 GND[f}  
0>`69&;g|  
唐病本開始發出毒霧,但誰知無情竟沒正面交鋒,五人分五方逃跑,面對竟是滿天暗器。急閃身形,飛動披風躲過暗器。 3{l"E(qqZ  
zyr6Tv61U  
另一唐門高手唐山經驗不足,沒想到無情竟是以空椅攻擊,臂中數標,血流如注。 z|2liQrf+  
4HJrR^  
唐病望著滿天紫霧震怒,唐山問道: 「頭兒! 現在要如何呢? 要追那一個呢? 34=0.{qn  
=jN]ckn  
「當然是無情,無情竟第一個開溜,這是從沒發生的事。只有一個解釋,他急著帶木盒走。」 e'Pa@]VaC  
4l*&3Ar  
「但是他丟下座椅,是逃不遠的,他可能冒這個險嗎? uE$o4X  
?1uAY.~ZZB  
「無情是四大名捕中最狡詐的一個,他做出不可能的事,就是要我們料想不到。 我唐病豈是平庸之輩,快追無情。」 兩人急往無情逝去方向直飛。 q|l|gY1g)  
Xwi&uyvU&  
無情到達金水河邊,已累得喘氣連連,但唐門高手也已追到。 唐病唐山與無情保持數丈距離,唐門似也忌諱無情的暗器。 D/WS  
i@* ^]'  
「大捕頭! 無腿跑數里,未免太辛苦,放棄吧! 不過咱們皆是長距離兵器,你有意鬥鬥也無妨,唐病絕對奉陪到底。」 1#(1Bs6X  
9?8`" v  
無情急調氣息,贏弱的身體已說不出話來,只能輕輕搖首。 (AYD @  
z#4g,)ZX  
唐病眼神殘酷道: 「哼!,那就怪不得咱們對個殘廢下手了。」 雙手一伸白煙散出,唐山同時發毒掌打向無情。 "Tv7*3>  
dc)Gk  
無情想反擊,但忽氣喘病起,一時手腳無力。按地飛空,卻後力無繼的掉下來。被掌氣偏中,打到河裏。 7yp*I[1Qf>  
******************************* ~ #CCRUhM  
追命帶著濃厚醉意,下意識往北出城, 沿汴河顛行。 wO#+8js  
.vO.g/o  
直至深夜, 心中升起陣陣失望。離離是自己誓要親手追捕的要犯吳鐵翼的女兒, 我究竟在希冀什麼呢? 穨喪的搖頭後,拿起葫蘆, 把最後的酒喝盡。眼花昏眩之際,不小心睬空, 跌倒於河邊,上身跌入河裏。 BR2y1Hfi  
5o/rV.I  
忽一股拉力, 把追命拉起,羅帕幫追命擦乾臉上水澤。 被河水沖醒三分的追命, 看見眼前的人,忍不住捉住忙著擦拭之玉手。 Pa}vmn1$  
&; \v_5N6  
離離! 真的是妳? 妳怎麼會在此出現? 4lA+V,#  
pQNFH)=nw  
「我正好路經此地, 看到三爺醉行於河邊。三爺似隨時會摔進河裏, 所以離離就跟著三爺…. 三爺! 你怎麼喝得如此糜醉? U\ued=H  
zTLn*?  
追命苦笑道: 「觸景生情吧! B/OO$=>(  
/Hmo!"W`  
一時兩人相望無語,太多的隔閡橫於其中, 折磨有情人。  緊握的雙手,兩人皆不捨放開。 M lFvDy  
5WT\0]RUa  
「三爺! 我該走了! 不然會連累 2#3R]zIO  
L|LTsRIq  
「別走! 今夜我們誰也不是。就只今晚,讓我們忘卻彼此吧! )^TQedF  
Be+:-t)  
離離不禁眼中含淚道: 「是的! 今晚我們只是陌路相逢的過客! %5%Wo(W'  
a"}#HvB+  
兩人相擁於河畔! 或許是上天亦不忍拆散難得一夜的平和,河邊竟無旁人, 就只寂靜月夜相伴,  讓兩人傾訴難言之心事! l'QR2r7&.  
%S.U`(.  
************************************************************* WFP\;(YV  
唐病氣急敗壞的跑到河邊道: 「你怎麼把他打到河裏,這個殘廢無法游水,必死無疑,怎麼拿回我們的東西。」 `Tj}4f  
BvF_9  
唐山道: 「我怎知會這麼巧的打到河裏,那我下去撈他起來好了。」 =]e^8;e9  
y6}):|  
忽然河流發生奇異漩渦,河水忽然向上衝激,河道竟從中間分成兩半,兩旁河水衝向天際。唐門兩人驚嚇的傻在河畔,而無情正躺於中間露出的河床。在兩人驚惶失色時,河中飄來黃影,一把抱起無情後,飄立河上。 ozLJ#eOE9  
$4 Uy3C+6  
河水開始下滑,慢慢的填滿河床。秋八月也趁此輸氣幫無情排毒,讓無情體力復原。 5>)jNtZ  
d&`j 8O  
唐山嚇得回頭就跑: 「妖法,妖怪啊…. Tm52=+uf$  
I?>T"nV +'  
秋八月怒氣衝天,一掌打碎唐山。 %%6 ('wi  
or}*tSKX  
唐病知情況不妙,毒氣再出。秋八月發掌引起河水水氣,灑向毒氣,毒氣化水,倒迴向唐病。 Ib!rf:  
aUK4{F ;  
唐病閃不過意外的水氣,淋了滿身濕。誰知河水竟含勁道,如同子彈般,穿透唐病全身,哀鳴而亡。全身血流成河,不似人形。 <q2nZI^  
v\,%)Z/  
「你怎麼殺了他們? 他們可是線索啊。」 無情眼看著一切發生卻無力阻止,不免怨道。 5#.\pR{Gd  
vv/,Rgv  
「哈! 他們也是真兇,不是嗎? 以毒害人,死有餘辜! 秋八月冷酷道。 p^P y,  
Aw;vg/#~md  
「但他們關係到唐門….. `Xdxg\|  
gqRTv_;  
「滅了唐門不就天下太平。」 S7{.liHf  
1m;*fs  
「你….怎可沒證沒據就亂下定論滅門呢? 這就是杜鳳兒口中,另一個你嗎? Z4ioXl  
?4e6w  
「沒證據嗎? 何梵懷中的東西不就是證據,若不是碰上他,我怎能及時趕到。 我若晚一步到,你就…..。你怎可以身犯險,做出這種事。」 a +yI2s4Z  
RJwIN,&1.  
「因為這是最好的方法保住木盒的藥瓶。」 R Sz[6  
mo[<4U ks  
秋八月心疼道:「那你自己的命呢? 不值得一個藥瓶嗎? )C]&ui~1  
D|j \ nQ  
無情放軟聲音回道: 「我一時估算錯誤。你好像很生氣,不像平常的秋高人。」 JZ/O0PW  
[P=[hj;  
「氣你不惜命,恨唐門傷你,心殤你落河。」 R2THL  
vUe *  
無情忽伸手拉扯秋八月鬢髮,柔柔的輕聲低喃: 「抱歉! 讓你擔憂了! Ir"Q%>K0f  
6L9[U^`@  
秋八月望向懷中無情,兩眼閃著寶石亮光,難得的柔媚似水神情,不禁看癡了。 Lo5@zNt%W  
%@n8 ?l4  
無情紅了臉頰,拉拉秋八月鬢髮道: 「怎麼跑到這來? ++DQS9b{  
D"4&9"CU  
秋八月笑笑: 「想跟你一起渡過今夜。」 l/zC##1+.  
M5WtGIV  
「喔?」秋八月是怎麼了?  今晚怎麼講話這般其怪。 917 0bmr  
,M.!z@  
「可是 8sIA;r%S  
nDB 2>J  
「何梵已回去交差,你不必急於回去。 陪吾走走! rw[{@|)'z  
DnsP7k.8T  
「在河上空走走? 無情越來越不解今晚的秋八月。 5}bZs` C  
'z}M[h K]  
此時的秋八月已經飄到接近岸邊,河水也從波濤洶湧慢慢的平緩。 [Am`5&J  
Kt,yn A  
秋八月笑對懷中人說:「你不覺得我們這樣很應景嗎? zX [ r  
4:&qT Y)H  
「應景? U?mf^'RE  
ITIj=!F*  
「另類的渡鵲橋。」 Yz-JI=  
L3GC[$S  
今晚是七夕!  無情想到此, 擋不住的紅霞升起,低頭鑽進秋八月懷裏 低喃道: 「這種神話,你會相信嗎? H9VXsFTW  
UlNfI}#X  
「因為很像! 不是嗎? 我們不就是各屬銀河的另一方 卻萬里相會。」 M'zS7=F!:  
( *>/w$%  
無情升起愁思「遲早也是要各回所屬。」 X";Z Up  
@D~+D@i$TW  
秋八月微笑道: 「所以才要跨越銀河相會喔!  不過不需鵲橋,  只需銀河行”! N1N{Ol'  
3 t88AN=4  
無情不解道: 「銀河行? TT2cOw  
Mp"'?zf  
「吾之尋星成癡之好友,當汝之腳力,飛越銀河,非他莫屬。」 KBw9(  
N^ s!!Sbpq  
「看來當你的好友都沒好事。」 "WbVCT'i  
0GX10*t.  
「這可是傳承自杜鳳兒好友。」 Va@6=U7c  
QhX C>)PW  
「你今晚是怎麼了? 不斷的損友。」  6Z&u  
8HFXxpt[G  
「但求汝之一笑。」 poQdI?ed,  
Fu4EEi  
或許是七夕影響, 秋八月竟打破壓抑的心, 越說越白了。 無情羞紅雙頰, 反擊道: 「這就是鳳兒口中聞名的滄海開道?  滄海不開反開金河,真是大材小用。」 Z@,PZ   
Yi&-m}  
「為撈起心中的寶珠,絕對值得! ^{*f3m/  
O5qW*r'  
或許是七夕,今夜的無情也放下平日之剛強, 靜靠在秋八月懷裏私語。 在月光星夜下,享受難得的情人夜!   ^0~c 7`k`V  
)?B~64N,+  
******* ZEj!jWP2m  
! 番外進度超過原文 …..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5楼 发表于: 2015-04-13
Re:[天宇與四大名捕] 應天風無情 (秋八月與無情) 番外 2004 年 – 中秋龍雞
bA}Z0a  
k, f)2<  
中秋佳節倍思親,身在大宋的秋八月,不禁想念起天宇的大圓月與烤肉,怎麽看大宋的月就是小一號,無法盡興。 9b1?W?"  
cVp[ Z#B  
杜鳳兒看著望月的秋八月問道:「好友可是想回天宇渡中秋?」 vYDSu.C@a  
;SgD 5Ln}  
「汝難道不想嗎?」 2\VAmPG.Zs  
- %|P  
「如今諸葛神侯沉冤得雪,京城各勢力又成均勢,暫時無事發生, 回去一下,應無大礙。」 OU!nN>ln  
t9.,/o,  
秋八月點頭示意,心頭浮起白色身影。 YG4WS |  
MY!q%  
杜鳳兒暗笑道:「吾去邀請大捕頭同行。」 Va7c#P?  
@g4Shlx|  
「他會同意嗎?」 ^|#>zCt^  
.(|+oHg<  
「哈! 包在吾身上。」 IAf$]Fh  
t05_Px!mW  
************************************************************************ /}Yqf`CZy  
杜鳳兒與秋八月各捉住一邊把手,帶著無情與燕窩(輪椅) ,飛回天宇。 6B#('gxO  
MM#i t=u  
杜鳳兒看到秋八月詢問眼神,回道:「吾告訴大捕頭,天宇的中秋活動是烤肉,其中最上等肉乃是龍雞肉,錯過難得。 我們只離開大宋一天,能嚐到天下美食, 何樂不為呢? 何況大捕頭也有意參觀天宇,一觀”龍”之模樣。」 jyi FM5&  
8lwFAiC8  
秋八月疑道:「龍雞肉?」 0#QKVZq2>  
r} Lb3`'  
杜鳳兒笑得心花怒放道:「呵! 大捕頭! 您瞧! 連天下聞名的秋高人都不知龍雞肉為何,可見它是多麼珍貴啊。」 'w(y J  
# :#M{1I  
無情一臉狐疑,聲調不由得為之一揚:「喔?」 :[xvlW29  
vt.P*Z5  
********************************************************************* f ba&`  
中秋為休戰日,各方勢力忙著烤肉過中秋。 zG#wu   
IU|kNBo  
來到清白湖,只看到後輩人圍在一起,不知討論什麼。 86%%n?"}  
Ry z?v<)h  
一好漢先開口道:「前輩! 怎麽有閒空晃過來?」 {) xWD%  
l-}KmZ]  
杜鳳兒問道:「中秋佳節,你們不烤肉嗎?造天筆與其他人呢?」 6PU/{c  
>GXXjAIu/  
小星回道:「其它前輩跑去臨海石屋烤肉,我們年輕人決定在此過我們自己的中秋。唉~~ 誰知我們的雞不見了! 原本我們準備今晚宰雞慶中秋, 所以先將雞綁在中游,  誰知剛去看,卻只剩下綁雞的繩子。」 ~.Cv DJy  
mG2VZ>  
一好漢生氣道:「清白湖竟鬧小偷,太無%數了。」 hGI+:Js6  
U&P{?>{u  
無情道:「可否帶我們一觀究竟?」 '.(~  
ydQ!4  
小星疑道:「噫? 公子是那一位?」 R,F gl2  
gO='A(Y  
「是吾來自遠方的友人盛崖餘,別號無情,特邀他到此一同烤肉。」秋八月也向無情一一介紹眾小輩。 ZjD)? 4  
)JhT1j Qc  
雙方互相打量寒暄;無情驚奇於眾小”龍”們與常人無異。小輩們也訝異於這位坐在輪椅上的清瘦文人,應該很「大尾」,竟能讓天宇兩大名人”帶” 至清白湖。 ?^9BMQ+  
N}b^fTq  
小星躬身一揖:「很抱歉! 您要失望了,雞被偷了。」 @vRwzc\   
iA'As%S1  
「無妨讓我去看看,也許能幫你們找到雞。」無情職業病上身, 忍不住技癢。 19Ww3P vQ;  
v vq/  
一好漢慵懶地道:「喔! 有需要嗎? 反正你們前輩者都是用測算的,看與不看-無差啦。」 *}cSE|S%  
h/2/vBs  
杜鳳兒道:「盛公子並不懂測算術,如果他能幫忙找出雞之下落呢?」 I{ ryD -!  
|0sPka/u16  
一好漢很阿沙力地的說:「到時候隨你們差遣,但是杜前輩與秋前輩都不能插手。如果這位公子找不出來雞仔的話…嘿嘿!」捉狹地頓了頓。 #y 1Bx,  
5Fbs WW2  
一旁的海派浪子很有默契地接道:「那就請兩位前輩唱歌跳舞幫我們助興。」 Nu^p  
|sIr?RL{C  
「好! 一言為定!」杜鳳兒胸有成竹的打算賭它一賭。 [A5W+pDm  
/=)L_  
「好友!  你…..」秋八月面有菜菜色,心想「要吾犧牲形象」這賭注還真是不小。 + P7o4]:/  
O9s?h3  
杜鳳兒回道:「吾對大捕頭有信心,何況輸了也算吾一份,汝不用太過緊張。」 ^lj7(  
rrqQCn9  
秋八月無奈,只好推著無情往失雞處慢行。 ^m!_ 2_q  
SV.z>p  
「偷雞者應是一高一矮。」無情觀察了一下失雞之處週遭後,做出結論。 0[xpEiDx  
=']3(6*  
小星好奇道:「汝如何得知?」 BT,b-= ;J-  
:Q_3hK  
無情指著樹幹刻痕道:「這痕跡是雞嘴啄人造成的, 但高度只有常人一半,  捉雞者不是孩童就是矮人。」 tfYB_N  
RWKH%C[Yd  
無情再往上指著數根雞毛與一根頭髮卡在樹幹上:「這是雞掙扎造成的,雞飛跳至此,捉雞者因雞反抗而掉一根毛髮於此高度,應該是因捉雞者身材瘦高。 再看地上的混亂,毫無章法, 捉雞者是臨時起意,隨性亂捉。敢在此造成如此”轟動” 應是住在此地的人吧!」 kWhr1wR1  
dJ ~Zr)>  
一好漢恨道:「好啊! 是小秘與 阿靈他們皮在癢,欠修理,不知現在躲到那裡去藏龍?」 SZhOm  
3qaMO#{M  
無情回道:「應該不會太遠,因為綁雞的繩索還留在這裡,  表示他們捉了雞就跑, 抱雞而逃,應無法走遠。」 SeEw.;Xw  
g/~XCC^F?  
海派浪子一臉不相信道:「喔! 這也猜得到,那他們落跑去哪裡了?」 $t}<85YCQ  
A"uULfnk  
無情環視周圍後,向秋八月詢問:「南方是誰之住家?」 }%TPYc  
y(W|eBe  
「小秘與他夫人。」 秋八月露出讚賞眼神。 DinPxtT?a  
YKZa$@fA?  
一好漢疑道:「小秘會笨到回家,等著我們去捉他們嗎?」 S`!-Cal`n  
H8{ol6wc)6  
無情回道:「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何況住家就在近處, 只要趕在你們到達前,消滅證據,把雞吃光就可以逍遙法外了! 」說完無情也覺得好笑。 Vh|\_~9  
}V]R+%:w@  
海派浪子恨道:「哼! 咱們去小秘家,呼伊”精細細”, 笑盡天下!」 x Q4%e[/  
By)u-)g9  
「哇! 偶像出現了! 」小星眼睛亮晶晶地看著這位遠道而來的客人, 三步併成兩步的跑到秋八月跟前搶著要幫無情推輪椅。八月只好遷就後輩人。小星崇拜的說:「汝真是厲害,連方向也猜得到。」 VT%:zf  
LP];x3  
無情豁然一笑,心想這群天宇的後輩人真是可愛,回道 :「沒什麼!會臨時起意是因今天是中秋, 看到雞就想到烤肉, 但總不能隨地就搭起烤肉架, 只怕還沒吃到就先被一好漢掛起來當人乾。應該是附近有”安全”場所, 才會驅使他們這樣做。加上散落的雞毛,往南方延伸多些, 所以我猜測他們應是往南行。」 !do?~$Og  
.}B(&*9,v  
「無情公子似乎擅於猜測人的心理,  連一好漢的反應都能估中。」好奇寶寶小星說。 0bS|fMgc  
~P .I<  
「這是我的職責。」 5!X1G8h)uy  
U_B(( Z(g  
「喔?」怪怪的,小星覺得其中必有機關。 rl08 R  
c>:R3^\lwx  
杜鳳兒回道:「無情是捕頭中的第一把交椅,這種小案件那難得倒他。」 ?jx1R^  
V  ~@^`Gd  
小星悶道:「那….前輩是故意鬧著我們玩的!」其實心想: 『你耍我喔!』 5PT5#[  
hk[ %a$Y  
「哈! 就當做是中秋節的活動,不傷大雅。」杜鳳兒笑得眼睛都彎了。 a<~77~"4wn  
he(A3{'  
「什麼嘛!」小星有種上當感,心裡一聲哀嚎,手上已是任性的推著無情向前急行。 &;&ho+qD  
fHRMu:q  
腳步落後的秋高人,眼神是不曾稍離無情半步,杜鳳兒看著笑道:「汝被冷落了!」 nkfZiyx  
O@V%Cu  
「好友惹的禍,卻要吾承擔,算盤打得太精了。」秋八月看著空虛的手,有種無辜的感覺。 r|u MovnV  
                                                                                                                                             Ho;X4lo[j  
「只是借用大捕頭一下,增添樂趣,好友何需心疼!」 g%[c<l9  
` Ag{)  
好個杜鳳兒,秋八月不再作聲向前行,心中測知未來事七分: 「哈! 好友啊! 自個兒惹的禍可得自己扛。」思及此處不由地嘴角向上輕揚。 _Q[$CcDEE  
6( CDNMzj  
看在鳳兒眼底,那根本是一付奸笑樣,霎時心裡刮起一陣冷冷寒風。 %D g0fL  
W2FD+ wt  
**************************************************************** `-h8vj5uG  
一群人到達小秘住處前,一堆雞毛散滿地  ,阿靈正準備收拾雞毛,小秘則將雞掛上烤肉架  。小秘看到眾人到來, 一嚇急忙逃跑,阿靈則發掌打飛滿地雞毛做掩護。 u&mS8i}  
phnV7D(E  
一時間,雞毛滿天飛散,眾人不想讓雞毛沾身急於躲避  。就在雞毛即將沾上無情的白衣, 忽一陣風吹起,  滿天雞毛往小秘逃走方向吹去。小秘等人展開”絕世輕功”想開溜,  卻忽然覺得右腳一軟倒地,飛來的雞毛,  瞬間貼住小秘三人全身,活像三隻狼狽的大公雞,惹得眾人哈哈大笑。 j>-gO,v, y  
2;a(8^n  
六手大叫: 「是誰施妖法? 」 j)C,%Ol  
a2'^8;U*_  
「不是妖法,是暗器! 得罪了!」無情看到三人欲逃走,所以一手打出三個飛煌石,貼地而行, 打到三人腳裸。天宇中人少有人使用暗器甚至精於暗器  ,更毋論如無情這般高明的暗器大師,所以才輕易的打中三人。秋八月掌氣運行下飛駛的雞毛也配合無情暗器,在三人倒地後才飛至,讓三人成了個笑柄。 *37uy_EpV  
l*\y  
杜鳳兒忍不住笑意道:「滄海開道後,好友又再度為某人先是施展金河開道引(請看應天風無情-七夕) ,現在是雞羽駕前行,好友真不愧是一代高人啊!」 1 i[\T  
fk1ASV<rN  
秋八月白了鳳兒一眼道:「好友最好能生出龍雞肉,不然我們只好用鳳肉替代了。」 }XO K,Hw  
Ez|oN,  
杜鳳兒笑道:「現在就去準備! 」隨即喊道:「一好漢! 」 ia\eLzj  
ydRC1~f0  
一好漢乖乖出列道:「前輩! 安啦!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漢哥我不是小尾的,前輩開出你的條件吧!」 .qMOGbd?  
p2Zo  
杜鳳兒與一好漢耳語一番,一好漢臉露出難色,杜鳳兒指指小秘三人組,  一好漢開懷大笑道:「沒問題!  我會讓小秘去辦妥這項任務, 請前輩們先到橫雲小築等候吧!」 n!p<A.O7@  
l&iq5}[n&  
*********************************************************  ;s`sn$@  
小秘等果然捉回一些類似山雞的雞種,天宇後輩們與秋八月杜鳳兒無情一起渡過有香噴噴烤雞的中秋夜。 %LVm3e9  
y{dTp  
「大捕頭對龍雞肉可滿意乎?」杜鳳兒問無情。 /x_o!<M  
i;LXu%3\  
無情點頭示意:「肉質很好,堅實又有彈性,與一般食用雞不同, 的確特別!」 EQ'V{PIfj  
:8CvRO*<  
杜鳳兒笑道:「當然不同, 除了是特種雉雞外,養主也與一般人家飼養方式不同。普通養雞人家,早上放雞出來餵食後,又關回雞圍裏,活動範圍不大。這位養主出了名的懶散,任雞亂跑,還聽說他曾帶雞出去散步後,任雞自行走回家。 所以常常在運動,肉質自是結實。」 I)A`)5="5  
s l]_M  
秋八月道:「原來好友早就在肖想龍雞了! 此次只是順水推舟, 拉吾們下水。」 %3NqSiMs  
+ s- lCz  
「好東西要跟好朋友分享,何況享用美食真是人間一大樂事啊。」 Ag{iq(X  
^*P%=>zO  
秋八月嘆氣道:「只怕代價不菲!」 Ut2y;2)a  
_?OW0x4  
天宇後輩們對龍雞肉亦頻頻稱道, 也與無情相處甚歡。 小星更是佩服無情暗器手法,頻頻發問,與無情討論改進玫瑰殺法。臨行前依依不捨,但是秋八月與杜鳳兒卻來去匆匆, 天光後急著帶無情飛回大宋。  小秘也在天光時失去蹤影。 `c<;DhNO  
WI?oSE w  
荒原上,小秘一路急奔,六手不解問小秘道:「為何我們現在像在逃命?」 "@?? Fw!  
{}3${  
小秘道:「我們吃掉怒雨飛龍的寵物, 能不”跑路” 嗎?」 $5Xh,DOg  
bGc~Wr|  
阿靈不平道: 「是他們吃的, 我們只能吃我們偷的雞, 為何我們要跑路?」 S30?VG9U0f  
1P~X8=9h  
「但雞是我們偷的,  飛龍那麼精明,  他遲早會知道的。」 su*'d:L  
?b(=1S\E'^  
說畢,忽然天空幾聲響雷,小秘等三人所站之處, 周圍土石凸起,將三人圍在中央。 接著一陣暴雨落下,  小秘三人被雨水淹沒, 小秘大喊:「不關我的事, 是杜鳳兒的主意。他說你的雞閒著太浪費, 所以拿來接待貴賓。」 zIh ['^3.n  
.Fdgb4>BXX  
另一方面, 杜鳳兒與秋八月帶著無情急速返回大宋。  如此行色匆匆令無情不解, 杜鳳兒回道:「因為要閃避天明後的暴風怒雨。」   N[s}qmPha  
x>Zn?YR,"  
秋八月回應:「何不直說吾等惹不起發怒的怒雨飛龍!」 .zi_[  
u(fm@+$^  
「喔?」無情不解其意。 W[Ls|<Q  
;kY(<{2  
「龍雞就是怒雨飛龍的雞。」此時還不知死活的鳳兒,說得洋洋得意,殊不知在日後要付出驚人的代價。 Ney/[3 A  
bD/~eIcWL  
當此事過後多時, 有謠言傳出;由於杜鳳兒吃掉怒雨飛龍的雞,  所以當杜鳳兒回歸天宇後, 需冒充紅雲代理掌管天宇做為補償。 這就是著名的”中秋盜龍雞,紅雲轉鳳凰!”由來。據說此計是由秋八月獻給發怒的飛龍, 借以平息龍怨。 dBz/7&Q   
_lamn }(x0  
H Z'_r cv  
_f$^%?^  
前篇番外七夕,杜鳳兒沒有機會出場  ,所以這篇以他為主。 a!=D[Gz*5  
.&DhN#EN0  
由於整篇是以天宇為主,這篇番外將不貼在小樓。 7Zlw^'q$:L  
FoN|i"*l  
r>o63Q:  
 #"@|f  
這篇與大宋的事沒什關連 有點搞笑性 當出決定只貼在天宇版 x[a<mk  
後來想想 貼在小樓也沒不妥 算是讓無情公子 Qk:Y2mL  
&J+CSv,39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6楼 发表于: 2015-04-13
Re:[天宇與四大名捕] 應天風無情 (秋八月與無情) 31.  追情
,Q  
一場混戰,眼看勝利在握,無情竟被無式劍劫持而去。 加上八月秋風在手,連秋八月杜鳳兒也不敢妄動。 I>W=x'PkLn  
2LF/H$] o5  
l3)} qu  
情況竟變成如此,一時間眾人無法反應。 又是同一個煞風景的聲音響起:「小海子! 朕可以動了嗎?」 ]'&LGA`  
fD[*_^;h)  
+S o4rA*9  
眾人猛然驚醒,杜鳳兒過去解了埋伏的劍氣,一干人等趕緊過來見駕。哀號聲此起彼落。 G?O1>?4C  
「萬歲爺! 微臣護駕來遲,謹請見諒」 dYJ(!V&  
「聖上! 奴才應該緊跟您老人家,讓皇上受此羞辱,請降罪老奴。」 !2%HhiB'   
蔡京更是當場大哭: 「皇上受驚! 微臣如同身受啊! 嗚…」 0XE4<U   
|-:()yxs  
k\5c|Wq|g  
徽宗看著跪在地上的眾人,忽然驚覺一件事。經此事故,皇城必需增強防備。朕有三位保護者,朝廷、內宮、御林軍、正好一人一樣,缺一不可。他們愛鬥就讓他們去鬥,反正只要朕讓他們維持在一個天平,朕即可高忱無憂。 Cd#(X@n  
O%Xf!4Z  
+^60T$  
「此役多虧四位捕頭相救,神侯府功勞最大,一干人等官復原職,照管御林軍。 小米子功勞亦不少,從現在起,負責深宮內院一切事務,自成一區。至於蔡卿胡亂介紹人入朝廷,念在不辭風險到此,罰俸兩年,降職三月。一干人等保護朕起駕回宮。」 @>,^":`#  
*/`ki;\A  
=$'6(aDH  
徽宗雖是荒謬無比,但是為了自家性命,從此開始對人玩起政治遊戲。 朝政更加腐壞 終至不可收拾之地步。 +$ 'Zf0U  
hOjk3 k  
y0L_"e/  
徽宗與一干人等離去後,現場只剩追命杜鳳兒與秋八月。杜鳳兒有種嘔心感,無情為救那個爛皇帝,嘔心瀝血。現在他被捉,連關心一下都沒有就回宮,是什麼世道!! u^^[Q2LDU}  
NcBIg:V\c  
=^M/{51j  
秋八月則一直面露陰霾的看著無式劍消失的方向。 DhKS pA  
<cps2*'  
@0Ic3C[rH6  
杜鳳兒暗嘆一聲,撿起地上的蕭,把追命拉到一旁道: 「三爺! 吾知曉汝留在此之用意。今天的秋八月只是小小發飆,萬一將來他失去控制,變得…很怪時,請將蕭給他,吾相信汝之大師兄是唯一可壓制他的人。」 fK>L!=Q  
W=N+VqK  
fDv2JdiU  
「先生何意?」 追命不了解杜鳳兒的意思。 -_=nDH  
R0KPZv-  
UXJ eAE-  
「一時難說明,也許不會。萬一有那麼一天時……你就懂了!」杜鳳兒把蕭塞給追命。 8W*%aOi5+  
{'7B6  
u-QB.iQ+s  
「好友! 吾得先行一步! 天宇頻頻傳來急迅,大捕頭由汝關照,吾相信他終會無恙。 夙烈臨行前提到無式劍的巢穴可能在白雪蒼蒼的山上,接近天堂之冰地。 好友! 汝…多保重。」杜鳳兒雖關心無情, 但天宇之事也無法再拖,只好先行告退回天宇。 8V'~UzK  
V(H1q`ao9  
?1~`*LE  
「好友! 有勞了! 」秋八月目送杜鳳兒離去,憂心忡忡 此去回歸天宇,鳳兒將面對三角全現,傀渡論問世。 最糟的是宿的紀子焉的蠢蠢欲動,加上重傷在身,好友如何應對呢?  但是此地無式劍已無顧忌,隨時會回打十三星,又有八月秋風,是一大隱憂,能不管嗎? 最重要的還是心頭的那點白,才是真正吹縐心湖之風,自己的感應能力在此地時無時有,無情被擒,吾該往何處追情。崖餘! 吾心已亂矣! 3#3n!(  
)1?y 8_B  
?+))}J5N\  
轉身看到追命待在一旁。「三爺…你為何還在此…不回朝嗎?」 ZF!h<h&,  
(nQ^  
xG~P+n7t5$  
「大師兄被捉,神侯府無人不傷痛。但是經此一役,朝廷大亂,世叔得趕回去協助平息恐慌與動亂。由我負責幫你帶路到唐門救大師兄! 據我猜測夙烈指的是天山,白雪天堂正好符合,我在碑堂內也有聽到無式劍手下提到。」 l!D}3jD  
g2+2%6m0  
3#LlDC_WC  
秋八月望向追命剛包紮好的腳傷,追命笑道: 「無妨! 不必擔心! 此時以大師兄為重! 何況這種跟蹤採線的工作,捨我取誰!」 wON!MhA;  
Q *D;U[  
5AFJC?   
「多謝三爺! 咱們先往唐門吧!」 is?{MJZ_  
*3+4[WT0]a  
; 5*&xz  
************************************************************************** Ogqj?]2QC  
\1k79c  
^um<bWNc  
三峽險峻,藏身其間的巫山更是神秘,此乃四川唐門所在。 唐門一直是另類存在,神秘難測,似是身在武林又不屬武林,以暗器毒物著稱。 sA+ }TNhq  
( >LF(ll  
/2&c$9=1  
無情被無式劍帶走時,身體已不堪負荷而陷入昏迷,半暈半醒間,聽到爭執聲。 wW Lj?;bx  
hZm"t/aKc  
)HEa<P^kJl  
「為何吾不能進唐門? 只因吾傷了右眼,汝等想毀約?」無式劍恨道。 )*$lp'~7N  
Akq2 d;  
j * %  
「闇帝! 請勿動怒! 我們唐門守舊固步自封,從不讓外人進入,所以一直只能維持這般光景無法再壯大,這也是副門主堅持與您合作之故,希望幫唐門改革帶出新氣象。 門主讓我等在此埋伏,等於是打開唐門大門口,已是很特別待遇了!」唐七急忙解釋。 `}p0VmD{NE  
A @i  
W_JlOc!y  
唐八再加油添醋:「現在在場的皆是吾門強手,唐巧、唐術、 唐木、是機關陣法好手,唐蠍、 唐蛇、 唐蜈、 唐蛛、 唐蟆、並稱唐門五毒,也全帶手下與毒物前來供您使喚。副門主唐亂晚些也會帶人到來,唐門從沒出動這樣的陣容,全是看在您的面子而來。」 Sj3+l7S?  
z0 d.J1VW  
lov!o: dJ  
無式劍聽罷怒氣稍減,唐七疑道: 「我只是覺得我們是不是太小題大作,那個秋八月是何許人也,需要動用這般人馬。」 $zUP?Gq!  
&sl0W-;0  
j`EXlc~  
當日唐七唐八在追命逃出碑堂後,就被無式劍先遣回唐門要求援助,所以並沒見識到秋八月”神威” 。 _qF+tm  
Lc}y<=P@  
1y:-N6  
無式劍冷笑道: 「吾若說他武功在吾之上,你覺得這個陣容夠嗎?」 })'B<vq  
5tl< 3g `  
ncaT?~u j  
唐八驚道: 「此話當真? 那我們得回門再增調人馬了! 也許得拿出最厲害毒藥。」 說罷與唐七快步離去。 n*h)'8`Ut  
9=s<Ld  
v_yw@  
「哼!」無情冷哼一聲。 %U/(|wodd  
49eD1h3'X[  
9[#pIPxNK  
「嗯! 大捕頭醒了! 怎麼這聲哼甚是怨氣,是嫌吾招待不周?」 kpuz]a7pK  
<;lkUU(WT2  
\P[Y`LYL  
無情忽向無式劍發問:「你了解唐門嗎?」 VMZMG$C  
******************************************************** B.=FSow  
::`HQ@^  
%mW{n8W3{  
「三爺了解唐門嗎?」同樣一個問題從秋八月口中問出。 (唉! 真不是普通的心靈相通) !M(xG%M-V  
&s(^@OayE  
jV i) Efy  
追命一愣,一路上秋八月陰沉無語帶著追命馳。 本要花上幾天的路程,短短時間就已進四川。 因為三峽險峻,才慢下來。 追命不曾見過這樣的秋八月,正覺氣氛詭異時,秋八月忽冒出此問。 [z:!j$K  
<|HV. O/!  
7P } W *  
「秋高人為何有此一問?」 z'Hw  
6%'QjwM_  
p:&8sO!m  
「我們是不是已接近唐門了?」秋八月看追命開始小心防備,想必是接近唐門了。 yWmJ~/*lG  
`>o{P/HN  
8|gIhpO?^  
「此處已是巫峽,算是進入唐門地界。 唐門在巫峽十八峰的某處,這個門派不大跟外界交往,更少讓外人出入,一向以神秘為帳。 在江湖上經常是只聞其名不見其門,雖有弟子在外行走,但無人提起本門的事務與所在。」 9+|$$)  
Q3'llOx  
@NR>{Eg  
「既是如此! 三爺如何知曉唐門離此不遠?」 y RqL9t  
10Q ]67  
ZtNN<7  
「唐門雖沒派很多人出來,但是我們知他實力強大,怎能不派人探查? 對我們而言,任何可能危害朝廷的門派,都是搜集資料與偵查的方向。 我們雖不介入江湖鬥爭,但是得掌握資源在手中才好應變與調度。唐門是首要目標,諸葛神府發了很多精力在他們身上,雖得知不多,但總是有些資源在手。」 &$+AXzn  
RU|Q ]Ymx  
-OV&Md:~  
「可否談談你們所知之唐門內部?」 yxPazz  
}:zE< bK  
&C_j\7Dq  
************************************************************************** g _9C*  
無式劍不解:「此話怎解? 不了解會合作嗎?」 這個鬼靈精一定是有用意才問的。 AI2)g1m  
<sbu;dQ`  
70d1ReQ  
無情慎重的再問:「你可知唐門內部情況? 又知曉多少?」 Z-%\ <zT  
\doUTr R  
'@v\{ l  
「喔!」 E:68?IJ  
VD*6g%p  
u,ho7ht3(  
「唐門暗分兩派,分別各扶正副門主,表面看似和協,事實上暗潮洶湧。 兩人貌合神離,是唐門中眾人皆知又不敢言之事。」 :U|1xgB  
6q\bB  
_;S-x  
「嗯…」 LH.]DVj  
c^xIm'eob  
P8:dU(nlW  
「看這個神情,你…應是不知這些事。不過也難怪,朝廷發了很多人力,才略知狀況。平常人等還沒混進唐門,恐怕已先向閻王爺報到了。」 au(D66VO  
ktXM|#  
 tU5zF.%  
「你為何提起此事?」 ?>:g?.+  
2QcOR4_V  
!qQl@j O  
「因為來援的人馬都是屬副門主一脈,如你是與整個”唐門”合作,我很疑問為何只有一邊的人馬。」 )u&|_&g{}J  
n+9=1Oo"  
eb\K "ec"  
無式劍一把捉起無情:「別以為吾會輕易相信汝挑撥離間之言。」 /U*C\ xMm  
9<?M8_  
M] %?>G  
「挑撥對我現在處境有幫助嗎? 我只是不想死於非命,死得莫名,死在一個不怎麼聰明的陷阱,對我還真是侮辱。」 bHnT6Icom  
$99n&t$Y  
oCv.Ln1;Z  
「你……」 x8B}ZIbT9  
**************************************************************************** r|8d 4  
「唐門分兩派…嗯……」秋八月聽完追命講述的唐門二分,陷入沉思。 ?4}h&/  
G_8RK,H.  
< NY^M!  
「秋高人! 為何忽對唐門發生興趣? 有何不妥嗎?」 $rBq"u=,0+  
2a)xTA#  
s\(k<Ks  
「太順利! 也太寧靜! 無式劍擺明要吾前來! 而今已到唐門門口卻無動作,於常理不合!」 eQm1cgMdz  
 qA7>vi%  
?=7 cF  
追命一點就透:「你認為唐門有事發生?」 eKgBy8tNS0  
?!:ha;n  
^)S;xb9  
秋八月冷笑,語出譏諷:「或許他們擺了一個天陣,等著吾去踩! 這不就來了!」 M/'sl;  
U}[d_f  
?3,:-"(@p  
一道人影出現,擋在棧道上。 | j`@eF/"  
8'[7 )I=  
ua$GNm  
***************************************************************************** f}ji?p  
怒不可遏的無式劍,本想一掌斃了無情,但是很快的又冷靜下來,細嚼無情的話。 OZF rtc+  
.G. 0WR/2  
9&2O 9Nz6  
「哈! 無論發生何事,唐門能奈我何。」 wssRA?9<  
U$.@]F4&  
g)[V(yWu  
「唐門不行! 但是毒可以! 唐門的毒是無孔不入。 由其對你這種先天人,一定是加重份量。」 4[r0G+  
y2dCEmhY  
Sq V},  
「少賣弄唇舌,吾不用輕易上當。」 #Y`~(K47  
VA>35w  
7>0o&  
「算了! 懶得跟你浪費口水,反正橫豎都是一死,早晚罷了。 我幹嘛職業病起,自找麻煩。」無情還真的就此閉嘴不再贅言。 V7Lxfoa4  
l/ GGCnO/  
kx{{_w  
一時間,靜默無聲,無式劍已被挑起興頭,忽受漠視,怎受得住。 正想再開口時,唐呵進來: 「副門主到訪!」 `2WFk8) F  
t#})Awy^R  
]@c+]{  
******************************************************************* ^ogt+6c  
神秘來人與兩人短促談話後,就急離現場。 286;=rN]*  
bHYy}weZ  
LgU_LcoM*  
「秋高人! 我覺得情勢不妙,會不會是陷阱?」追命飲著酒。 iL&fgF"'  
%D34/=(X  
「吾認為可信! 如有心陷害,他沒必要多此一舉,等著吾等跳入無式劍之陷阱不就成了!」 TDKki(o=~  
HYZ5EV  
= `F(B  
「原因呢? 此舉唐門亦受害不淺。」 'RR~7h  
k68T`Ub\W6  
d#Y^>"|$.  
「只有一個可能性~派系鬥爭。 三爺到時請自找遠點之高地埋伏,順便看清唐門來人,應可找到答案。」 P>C~ i:4n  
LVfF[  
DB|Y  
「為何不讓我一起營救大師兄?」 @Zu5VpJ  
Qh3YJ=X&  
gQg"j)  
「此等陣戰,吾一人足矣! 三爺就藏於”安全處”幫吾掠陣吧!」 J.b9F:&}  
o3^l~iT  
F?*-4I-  
追命苦笑,藏於安全處怎麼掠陣,是嫌我礙手礙腳吧! 也罷! 這些天外人本就難懂又武學太高,既要自行解決,我也不好硬插進其中,只要大師兄安全就好! ^WgX Qtn  
Su7?;Oh/yI  
_$Yk M,  
********************************************************************** y/{fX(aV  
與唐門副門主討論後,無式劍陰沉的回到秘洞。 無情問道: 「怎麼了? 唐門不肯幫你?」 cWaSn7p!X  
[Cz-i  
u#$]?($}d  
「不! 唐門很有誠意,傾全力幫吾。」 ~{g [<Qi  
xb~yM%*c  
EStB#V^  
「是嗎? 你的表情好像不是這樣說的。」 ^z IW+:  
GqvpA# i  
O!#g<`r{K  
一把捉起無情,狠狠道:「住口! 少在那裡無聊的亂猜刺探,你認為你還在辦案嗎?」 9G#n 0&wRJ  
ColV8oVnU  
Q800y??&J  
無情冷笑: 「惱羞成怒了嗎?」 u(>^3PJ+  
rk2j#>l$4  
m@2QnA[ 4  
無式劍怒極,一掌就往無情臉上賞上耳光。 無情嘴角血流,右頰通紅,但不服輸的雙眼硬是回瞪無式劍。 「你已不是無式劍,你失去應有的理智了!」 KNvZm;Q6  
.m,_N@,  
8,4"uuI  
「嗯~」 無式劍聞言壓下怒氣! 吾怎麼會失去冷靜呢? 心中盤算、千迴萬轉、 很快的回復到冷酷的表情。 L^2%1GfE{  
Lv;^My  
/wEhVR`=  
無情不得不佩服無式劍,能聽人言,方析情勢,迅速整頓心情,毋怪乎能興風作浪。 ?%-DfCS  
uM IIYS  
+T1pJ 89P  
無式劍平復心情後,看著手中的嬌弱倔強的人兒,心生憐惜與欣賞,手輕撫著無情臉頰。 「汝身處公門太可惜了! 跟著吾! 一起分享千秋霸業!」 (AaoCa[  
FEz-+X<q2  
N=5a54!/  
無式劍在說什麼? 無情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梟雄。 w !-gJmX>  
5oW!YJg  
rNWw?_H-H(  
「汝這類人,鑽於算計分析,猜透人心,不是大善就是大惡,何必勉強自己做個聖人?」 zm5]J  
.+3g*Dv{&  
yy^q2P  
無情冷哼一聲。 「你有本錢嗎? 現在的你寄人籬下,能有何作為?」 qs6]-  
:Uzm  
9k '7832u  
「哈! 能利用就利用到盡是吾的原則,不到最後關頭,天山不出。」 _LEK%  
#uG%j  
XFHYQ2ME2  
天山! 原來天山是無式劍的根據地! %+W{iu[|  
\O3m9,a   
[I,Z2G,Jb  
「別高興太早! 汝沒套出話來,反正汝也逃不出吾之手掌。 讓汝得知,是給汝考慮空間,吾之兵力,足以稱霸武林。」 QC OM_$y  
"Y =;.:qe  
_ @NL;w:!  
此時,唐巧進來報告情況。 「秋八月已到陣前!」 7Jyy z,!5  
~F|+o}a `  
!&y8@MD15  
「很好! 馬上出去! 無情!以汝之才華,做正人君子多痛苦,難道汝不曾想過快意恩仇?難道未曾想過毫無顧忌得痛打昏君逆臣? 好好思考吧!」 丟下無情,無式劍出去應敵。 n?!">G  
jKAEm  
是啊! 我也想為所欲為,但人就是不能如此啊! 想起當年那件夢魘與自己信誓旦旦的宏願,(應天05中秋文) 得以倖存的生命,已不屬自己,而是要奉獻給黎民。 哼! 無式劍! 無人能動搖我的心志。 X"|['t  
Ha0M)0Anv  
RNEp4x  
八月! 你還是追來了!  想起秋八月,無情心中一陣甜蜜,受重視的感覺,讓無情冰封的心湖逐漸融解。 又愛又怕傷害的滋味同時湧起,無法克制害怕的天外距離感,總是讓無情如冰水臨身,冷寒澆心。 Z*]9E^  
vAF "n  
B[Ku\A6&  
無情輕搖頭長嘆。 唉! 此時此刻,怎能想及兒女私情,還是大事為重。 天山! 是嗎? 真只有天山嗎?  嗯~~~ 無情陷入深思邊翻手取物。 / |;RV"  
8sWJcmVo  
sk<3`x+  
是心有靈犀嗎? 似乎感應到無情的思念。 到了陣前的秋八月心中何嘗不千絲萬縷,想到身虛體弱的他,竟在自己面前被劫走,自己這個秋高人神號真可倒寫了。 許久未見的怒氣,開始探頭,面隨心轉,臉現陰沉。 ^B.5GK)!  
 9X+V4xux  
Olt?~}  
秋八月感覺到四周的埋伏,但看不出排陣。 越是簡單越難破,此陣非尋常,聽追命描述,唐門善毒,應是厲害的毒陣吧! `_Zg3_K.dS  
{yTGAf-DV  
F4-$~ v@  
正當觀望中,無式劍的聲音響起: 「原來秋高人也有怕的時候,裹足不前,汝不要某人的命了嗎?」 G#q@v(_b  
 L2[($l  
hc(#{]].  
秋八月冷笑中傳出千里傳音: 「無式劍! 毋用再故弄玄虛,放出無情。 不然! 後果不是汝能想像的!」  j|DsG,  
E1aHKjLQ  
mUAi4N  
「先闖過此陣再說!」 語畢後,四周一片寂靜,無式劍不再開口,擺明無商量餘地,非要秋八月入陣。 1Kw+,.@d  
ed{ -/l~j  
r ,8 [O  
「哼!,若汝識唐門為庇護,陣法為屏障,汝將後悔今日之舉。」 一向穩重無波之秋八月,顯現難得的怒意。 T?CdZc.  
Af~$TyX  
zOAd~E  
『咦! 為何秋八月如此自信? 』 與無情的對話又上心頭。 ,hm\   
YlJ@XpKM  
\$~|ZwV{  
『你確定唐門全門支持你嗎? 』 $t'MSlF  
\j}ZB<.>  
\_VA 50  
『唐門早分成兩派,水火不容,暗地較量,或許此次是唐門統一的契機。』 ~k-y &<UR  
p}z<Fdu 0  
GE:vp>>}`  
無式劍細想此次前來相助的唐門人,的確只有副門主一系人馬,竟沒一人來自總門主。 「難道…」 無式劍無覺冷汗直流,心中馬上下決斷, 迅速移動身形。 !3c\NbU  
S:#lH?<_  
e9Wa<i 8  
此時秋八月看到陣中浮現無情被吊空中身形,全身是傷,明知是幻影居多。 但看到無情殘像,秋八月已控制不住心中的驚濤駭浪,臉現陰霾,眼神漸趨冷酷。 ,B*EVN  
gS!:+G%  
>;aWz%-  
秋八月身影一動,從容入陣,陣勢啟動。 此陣比之前陣更為精妙複雜,如無事,秋八月倒是樂意一探,到底在天宇太少碰上此種好玩的玩具。 但現今秋八月已無耐性與之周旋,身形在陣勢全面發動時,退至生門。 就在眾人驚疑秋八月如何能知生門所在時,恐怖事已發生。 v|_K/|  
kr^P6}'  
:".ARCg  
「秋覆大地」 秋八月一聲吶喊,浩大氣勁打向地面,穿陣破地而出。天搖地動,氣勢更勝之前莊院破陣。 山崩地裂、石飛沙滾,硬是把身前的山峰傾覆倒坍,削平半山。 什麼陣法毒氣跟本無用武之地,連立身之地已無法保全,猶如世界末日來臨。眾人連逃命機會也沒有,就被爆破,隨者山崩土石滾下長江洪流。 Y!aSs3c  
pGP7nw_g  
;>U2|>5V  
躲在安全地方的追命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之人間地獄,秋八月心中魔性已起,殘酷的神情看著眼前崩塌的半山,猶如當年冰封九流的痛快。 「哈~~~~~~~」 大聲狂笑,雙手一動,運起秋霜之氣,意欲一舉毀滅巫山群峰,冰封巫峽。 D# 9m\o_  
-lr vKrt7  
P[G)sA_"  
追命看情況不妙,耳邊響起杜鳳兒之警語,敢緊跳出阻止。 「秋高人! 停手啊!」 .FP$m?  
('4_ xOb  
m^!Z_]A![  
「閃開!」 秋八月眼眸氾紅、臉現猙獰、 冠去散髮、神態如魔。 追命一見,驚愕不已,到底經過大風大浪,瞬間清醒。硬著頭皮,拿出無情的蕭晃到秋八月眼前。 「秋高人! 再打下去,會傷到大師兄! 無情還等著你去救,快快回神啊!」 :[.vM  
0mYXv4 <  
<6%?OJhp  
看到蕭影與無情名號如雷霆貫頂,打退魔性。暗中運氣,壓下起伏之心,沒想到多年塵封之心竟被敲醒。 當年在冰封九流後,為沉澱魔性,閉關多月。 而今……只能時時警覺 先救無情與對付無式劍後再修煉以壓魔性。 L Tm2G4+]  
XFVE>/H  
\S `:y?[Y  
追命靜等閉目的秋八月自行調息,心中何嘗不是七上八下,也許下一刻自己將屍骨無存,沉入長江底。苦笑飲酒,天生的樂命,瞬間將生死置之度外,不過心中難免嘟嚷。「這些天外人毛病還真多,一個比一個古怪。看樣子,我還是看緊大師兄為妙!」 x xHY+(m  
5zK4Fraf  
>mbHy<<  
「三爺! 陣已破,咱們走吧!」 秋八月轉身往山中去。 jKz$@gP  
t4."/ .=+  
ih-#5M@  
追命知曉秋八月有意避開剛發生之事。 也罷! 順應話意道: 「幸而唐門總堂主派人跟我們通知破陣之法,只是不知他為何如此做呢?」 m+`cS=-.  
NR$3%0 nC6  
<`8n^m*  
追命是何許人? 怎可能不知唐門門主之意,秋八月知其有意轉換話題以化解尷尬氣氛,眼露謝意道: 「 借刀殺人! 借吾等之力殺反對之人,既不必落人話柄又可消去敵手,何樂不為? 也藉此向你們的朝廷傳達善意吧! 」 p%up)]?0  
OR P\b  
CImWd.W9~  
追命一笑:「平常朝廷不管江湖事,除非惹到官府打擾到人民。 不然政策上是讓他們自生自滅,否則真被朝廷盯上,任何門派也受不住。 只是你……這驚天一掌,一舉將參加的唐門人全滅,我們得小心唐門報復。」 ].avItg  
rm'SOJVA  
`z}?"BW|  
「放心吧! 唐門在通知我們破陣之機密時就不打算讓這些人回去,我們如能輕鬆通過陣勢,他們一定會猜曉被人出賣,到時反撲不是反而壞事。」 E<rp7~#  
'&P%C" 5  
?> 9/#Nv  
「嗯! 秋高人話中有話。」 sU<Wnz\[  
aL\PGdgO  
&N$<e(K  
「吾入陣後才發覺,唐門總堂主只告知躲避與退出之法,卻無過陣之路。 三爺! 這是何意呢?」 ^x]r`b  
 C#.->\  
~p6 V,Q  
「他要我們以激烈手法破陣?」 EgEa1l!NSQ  
;DQ ZT  
 \{_q.;}  
「沒錯! 當吾發現時怒氣生,因為吾剛到陣前,還隱約感應到崖餘氣息就在附近。 如強硬破陣,可能會因此讓無式劍怒傷無情。但入陣後,崖餘氣息忽不見,吾已無耐心與之周旋,不如一擊而毀,斷絕他們討價還價之餘地。」 秋八月語氣冷酷,似有些得意爆毀一伙唐門人。   R3f89  
B&M%I:i  
mX"oW_EK  
追命心中一涼,覺得秋八月好像變了! 想起杜鳳兒臨走之警語,對秋八月之神秘更迷茫了!  秋八月身上似乎牽連著許多秘密,一個謎團圍身的人,對大師兄好嗎? +uF>2b6'  
# " 6Qj'/h  
Gq)]s'r2  
秋八月不解追命為何突然呆滯,語氣轉軟:「只是…如今吾感應不到無情了。」 ^cC,.Fdw  
l K{hVqpt  
nAAs{  
「你的意思是……」追命如夢初醒,趕緊回話。 .D"m@~j7  
n-2]M0 5O  
5X:AbF  
「奸詐的無式劍應是在破陣時挾無情而逃走了!」 AG nxYV"p  
fC d&D  
UkwP  
「這….那他為何要引我們來此?」 追命不解。 3)wN))VBX  
[C 7^r3w  
PA{PD.4Du  
「吾猜測他可能也發現唐門要以此役清理門戶! 所以及早脫逃 哼! 他遲早逃不出吾手掌心。」 [-1^-bb  
@}u*|P*  
=osk+uzzG  
唐門的蒙面來人忽又出現在眼前 「兩位果非凡人,已順利破陣! 不好的消息! 禁閉大捕頭的地方已無人影,想不到無式劍竟未等秋公子破陣就攜大捕頭脫逃。」 C\3rJy(VJ  
<18(  
caR<Kb:;*  
追命驚道: 「請帶路至關閉大師兄之處。」 ];$L &5^  
Wx%H%FeK  
v |,1[i{  
三人迅速到達關禁無情之山洞,但已人去樓空。 追命略為擔心的望向秋八月,秋八月只是沉默的看著四周,心中難忍挫敗感,自己何曾有過這樣的無奈。 一向玩世局於手中,現在卻讓心儀之人一再陷入危機。 GTPHVp&y  
5J.bD)yrP  
a#(?P.6  
無式劍! 汝是世上少數惹吾動氣之人,後果絕對不是汝承受得起。 .bl/*s  
tyDU @M  
!<8W {LT  
崖餘! 吾一定會追上汝們! 劍終將消逝於黑夜,情必歸月! sRR( `0Zp  
edq4D53  
Pl06:g2I  
============================================================================ 8}x:`vDK  
後話: 看過天宇的人,也許會有人質疑秋八月會何變了? 其實我最早的設定與對天宇傀渡論時期秋八月的表現,大膽揣測秋八月是個陰沉心機重的人,應是個正邪難分的人,所以對他的寫法伏筆都以此為準。只是世事難料,天宇後來的秋八月又導回正途。但我伏筆已下,故事走向已定,所以不打算隨劇更改,就讓他照最初設定走。秋高人! 抱歉了! e`_LEv  
V]6dscQ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7楼 发表于: 2015-04-13
Re:[天宇與四大名捕] 應天風無情 (秋八月與無情) 32.  星情
V#$RR!X'  
'3tCH)s  
撲空的秋八月心中憤怒難消,忽看到地上精光一閃,撿起細看後,臉上冰封化解,春風一笑道: 「三爺! 走吧!」 Ykw*&opz  
7hcYD!DS  
f|c{5$N!  
唐門來人不解道: 「你們就這樣走了嗎? 無式劍要如何處置呢?」 ORw,)l  
DU'`ewLL7  
9G5rcYi  
「放心吧! 沒人能存活於遮月後! 」 秋八月語態狂狷。 e{K 215  
+ .[ <%  
`5.'_3  
唐門的蒙面人帶著疑惑又不安眼神。 _4So{~Gf1  
I-*S&SiXjI  
#&aqKV Y  
「哈! 此次汝亦算有功,汝等的朝廷應不會秋後算帳。」 秋八月望向追命,安撫唐門人。 G `61~F%  
U(g:zae  
I;|B.j  
追命知其意補充道: 「只要唐門不捲進鬥爭中,朝廷不會找上門。」 g-bK|6?yz  
YnAm{YyI  
J/aC}}5D  
「汝可安心回去,一統唐門。」 秋八月忽語出驚人。 8qTys8  
dn+KH+v  
來人聞言頗有深意的笑意染上眼眸後抱拳道:「嗯! 告辭! 」 一晃不見人影。 _C?hHWSf"  
!CT5!5T  
*vxk@ `K~  
追命聞言興嘆,這位唐門人武功之高,世之難見,真的是那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唐總門主嗎? Hg izW  
/nNN,hz  
k$R-#f;  
「此人應是唐門總門主,膽敢如此出賣副門主一系,毫無顧忌的殲滅,應是授意總門主。 又此事關係同門相殘,派系鬥爭,他應不會將此事交於他人之手來執行,讓自己把柄陷入他人之手。 只要無人掀開他的面罩,死無對證,即便唐門他人懷疑,也無奈何! 」 秋八月幫追命解答。 E,U+o $  
AJ`h9 %B  
d.d/<  
「秋高人未見過其人,卻能洞悉他的想法。」 .}TZxla0Zr  
BLiF 5  
]MitOkX  
「汝不是告訴吾唐門之事嗎? 由中解析,自可推測。」 *fS"ym@  
w-MCZwCr)  
m@v\(rT.  
追命暗道:「明明精於揣測,卻老是裝得莫測高深,讓師兄去發揮。 死別人莫死貧道,不愧為”高人”。」 X *"i6 *  
c9u`!'g`i  
| rtD.,m   
「三爺! 何故沉思?」 ~IBP|)WA-  
k2tF}  
@9RM9zK.q  
「沒什! 吾只是奇怪為何大師兄未找著,秋高人卻喜形於面?」 giw &&l=_  
37.S\ gO]  
joAv{Tc  
「三爺! 請看!」 秋八月將揀起之物,呈現給追命看。 '$(^W@M#6  
L48_96  
xr Jg\to{i  
「這是大師兄的暗器“淚”,為何掉落在此? 無式劍應是禁制大師兄的發力,大師兄常理而言此時是無法發出暗器,除非是大師兄有意掉落在此。」 ,m|h<faZL  
h]}wp;Z  
ZG8DIV\D7  
秋八月臉現激賞 「沒錯! 而且崖餘是有了線索,所以執意要留在無式劍身旁。 因為當吾發現淚時,是三個淚呈三點,底埋土中但尖端相交至另一淚,橫躺土上呈三點,交接的淚呈垂直束立,窄上底寬。吾猜其意是不,也就是要吾們不要太快追上。崖餘應是發現重要線索,所以想與無式劍周旋。但預防萬一, 吾等還是隨後跟上,只是此行以虛張聲勢為主,免得無式劍疑心,壞了無情大計。」 D.u{~  
[<yaXQxl  
O;jrCB  
追命續道:「此暗記還另有深意。」 0 ZKx<]!  
FGmb<z 2p  
}V`"s^  
「喔!」 ]Q3ADh  
8dIgjQX|  
)}Kf=  
追命接道:「果不其然,天山是巢穴。 垂直束立的淚,說明地點。淚本就上窄下寬如山,大師兄將之埋底站立是指山,尖朝上喻天,師兄要我們往天山等候。只是… Ka V8[|Gn,  
0pd'93C  
=>v#4zFd  
「三爺! 有何疑問嗎? 」 hD!7Cl Q  
J<h $ wM  
HBXOjr<,{  
「雖說種種跡象直指天山, 但天山終年積雪不化,甚少人煙 雖可防止為人所知,可是天候之嚴寒,一般人等難以承受, 更難找到食物。 大本營擺在那裡似乎不近常情。」 2eY_%Y0  
KRRdXx\~  
oAeUvmh  
「常人而言是不合理,但對大陵星人而言就不同了。 大陵星系離太陽最遠, 星位在陰暗處,常年大雪,與中極星正好相反。對他們而言,或許天山是最貼近故鄉的氣候, 設基地在那裡就合理了! 而且無式劍要對付吾, 在那裡應有許多來自大陵之人, 勝算更大。」 bJTBjS-7  
#h ]g?*}OJ  
d^ 8ZeC#  
看到追命憂心忡忡的看向自己,秋八月冷笑: 「放心吧! 吾自有應對之策,憑他! 還不足以憾月, 三爺毋需掛懷!」 j6 z^Tt12  
?NsW|w_  
=X:Y,?  
追命暗嘆一聲,吾更煩憂大師兄,在你們這場天外人鬥法中會不會遭受傷害。 不過看秋八月一付老神在在模樣,追命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那咱們就轉往天山吧!」 dcN22A3  
dkTX  
PKiy5D*8p  
「不! 吾等直往天山,無式劍必起疑。吾等依舊緊追其後,既可誘敵又可照應。不過此次的追情卻要保持一定距離,讓崖餘可做他想做的事。」 Qe:seW  
`1fY)d^ZS  
n;Vs_u/Nx  
兩人達成共識後,就緊追無式劍之後。不過此行卻不比前行焦慮,雖然擔心無情安危,但已知無情似已有其方法與無式劍周旋,心態上稍鬆懈些。 秋八月的臉上陰霾稍減,追命不覺鬆了一口氣,執壺豪飲。 f r6 fj  
;[OH(!  
I1M%J@Cz  
「三爺! 吾臉上有花嗎?」 BW*rIn<?G  
"@0]G<H  
7;wd(8  
此話一出,追命一口酒氣嗆鼻,咳嗽不已。 「秋高人! 何…出..此…..語?」 . 3T3E X|G  
4>e&f&y~  
7~.9=I'A  
「三爺自唐門後沒事一直偷窺吾神色,有事擾心? 還是吾無意中得罪三爺?」 g1"kTh  
X\qNG]  
S;#'M![8  
追命愣了半晌,小心翼翼道:「秋高人! 為何一路上換成黑衣?」 v`Oc,  
BUXpC xQ  
BpP y&  
「三爺不換衫嗎? 換衫時總會有不同顏色配飾。。」 )1`0PJoHE  
T+H!_ky`A  
>!1-lfa8  
「沒什麼! 我只是覺得你心境似有轉變」 vV-`jsq20H  
w+u3*/Zf  
; )@~  
「吾是擔憂崖餘,難道三爺不急嗎?」 p6!x=cW  
T}v4*O.,  
f(y:G^V  
「原來高人也有七情六慾! 抱歉! 吾失態了! 前面有酒店 我先打酒去了!」 追命抱拳以表歉意後,就急奔酒店。 唉~這些天外人實難纏,還是想法趕快讓他們回去比較好! =MDys b&:  
,(^*+G.i  
4O!ikmY:t  
「嗯……」追命一路上古怪,但也探不出所以然。 Z o(rTCZX  
f?X)k,m  
Y O}<Ytx  
無情被無式劍挾持至接近西域古城,無式劍右眼受傷,視力大減,一路無語,經常陷入沉思,不再與無情交談。 M&9+6e'-F  
=^,m` _1  
Si;H0uPO  
看樣子秋八月真的影響巨大,無情無法想像如果秋八月杜鳳兒沒出現,大宋有誰能擋得住無式劍。何況無式劍似乎還有暗兵,加上血咒已解,如不趁著秋八月還在時逼出消滅,只怕大宋將亡! 7n<::k\lb  
FP4P|kl/9'  
'3^'B0 3  
無式劍趁半夜入城,幾翻跳躍,來大一處似為宮殿建處。走入暗巷小門,輕扣幾響似暗號的扣門聲後,就被接應入殿,到達一處富麗房間 `1IgzKL9  
{8bSB.?R  
_ZSR.w}j/  
將無情重摔在床,連日被攔腰抱住趕路,加上繩索加身,無情已身虛體弱,殘軀難以負荷,昏眩進入半瞑留狀態。 V/9!K%y  
":QZy8f9%  
tJ$_lk ~6q  
冥冥中聽到對話,是無式劍與某人,可是身體實在疲憊至極,腦海渾沌。 此時此刻是刺探情報時,怎可昏迷,無情硬是運起藏伏體中的潛力,讓自己清醒。不知怎麼一陣心悸,氣湧翻騰,全身猶如萬針刺體般疼痛,不覺想起小時夢境中的對話。 &E5g3lf  
7a<DKB  
ZyFjFHe+  
「小朋友! 這龍氣隱入經脈,可幫你重生,給予潛力。如好好修養,可多活幾年。 但若過分透支,龍氣折損完的那天就是死期! 切記!」(詳情請閱應天2005中秋文-代價) z1X`o  
A;?|& `f  
,/|T-Ka  
這…會是…不…那只是一場夢,即便是真,我也無所選擇了。 )oPBa  
R.yvjPwJ  
f x+/C8GK  
一陣調息,慢慢的回復,耳邊的雜音也開始清晰,剛開始兩人討論軍務政事。 -r]W  
3eQ&F~S  
-=\c_\O  
這…無式劍已侵入國事如此深,這裏是……? Jij*x>K>y  
4ID5q~  
Qj3EXb  
緩緩睜開雙眼,看到了一位穿著華麗的貴族,畢恭畢敬的與無式劍對談。那個臉孔…一驚…是曾代表西夏出使宋朝的駙馬爺拉維,難道他是大陵星人後代……這…… :& ."ttf=  
tf`^v6m%]  
28d'7El$  
「嗯! 聽來汝已很受此地國主的喜愛,趕緊加快手段,取得王位。」無式劍沉聲道。 aWF655Fs*  
{kR#p %E]  
"oO%`:pb  
「老祖宗!,此事急不得!,雖然吾甚得歡心,西夏王又無子。 但吾只是幾位駙馬爺中的一位,又有幾位親姪環伺,還得小心怖局。」 3AN/ H  
WCixKYq  
<frutU16\  
無情無法克制的心寒,想不到無式劍一系的人竟當上西夏駙馬,而且是西夏皇最為寵愛的女婿。 難怪無式劍至今依舊信心十足,竟有這麼大的一步暗棋在此。 ge8ZsaiU  
draN0v f  
 H6/$d  
「哼! 世事萬變,汝可知血咒已解。是吾歸朝時 再得八月秋風,更是吾準備已久逐鹿銀河之機,如何能再等? 首先吾等得控制這個星球,然後打回大陵,既然與唐門合作之事已無望,吾等就由西夏開始。」 T1=fNF  
Z4 =GMXj  
B:'US&6Lf'  
「這…」 拉維面露難色。 .U]-j\  
Wg]Qlw`\|  
dDLeSz$b  
「別忘了汝是大陵之子孫,此事無需爭議,就此定奪。 吾有要事外出,床上那位乃重要人質,看好他,他若醒來,切勿多談,更不要為了其日之交而感情用事。」說罷無式劍匆匆而出。 Q*~]h;6\{d  
C!bUI8x z  
1/J=uH  
拉維臉色數變,在無式劍走後,臉現怨懟,手指緊握,雙眼直瞪門口。 *b\t#meS&  
XU(eEnmo m  
ePo}y])2  
「駙馬爺! 別來無恙?」無情看到拉維表情變化, 心中已有主意。 A^<jy=F&  
U&p${IcEm  
YT(AUS5n  
拉維一驚,轉過身來。 「原來是你! 四大名捕之盛大捕頭!!」 j|#Bo:2km  
r mg}N  
., 6-u  
兩人原是舊識,當拉維出使大宋時,無情乃負責護衛之責。拉維甚愛中原文化,與無情很有話聊,誦詞論文,歌賦樂理,相談甚歡。 o!A+&{  
;u)I\3`*!  
yD}B%\45  
拉維自言自語。「你竟已清醒,“他”不是說你會昏迷一陣!」 [`7ThHX  
20Wg=p9L  
7zG_(83)K  
「”他”可是無式劍,你的…老祖宗?」 wI/iuc  
=B@2#W#  
)\$|X}uny&  
「想必你已聽到吾等對話,隱瞞毋用,沒錯!」 U-M>=3|N  
/IMFO:c  
~b8]H|<'Y  
「駙馬爺! 別誤會! 我剛清醒,頭依然昏沈,只聽到最後幾句。」 t1x1,SL  
*J`O"a  
ZPYS$Ydy  
「你知道了多少?」 C;^X[x%h7$  
Rnq7LGy  
TuaBm1S{f  
「實不相瞞,因緣際會,闖進你們的世界,對無式劍身份野心已明。 至於您…應是無式劍之後人吧! 不過我相信你當初應不是授命成為駙馬吧!」 P~X2^bw  
P5 ywhw-  
f ) L  
「你依舊精明如昔,你憑什麼認定我不是授命與公主成婚?」 0<@@?G  
{"KMs[M  
7-fb.V9  
「直覺! 當年您出使大宋,我兩經常一起談文論賦,言談間駙馬頻頻顯露出對公主之愛意,那種真情流露,絕不像是裝假。 駙馬還曾經提過你兩之相遇相愛到成婚,猶如天定,幾次的巧合鑄成姻緣。 由於大金之威脅,西夏希望與宋約談,您之朝中無人願南下,最後還是由您自告奮勇而來,只因希望替待您如親身之國皇分憂,更願你視之為重要之家之西夏謀福。您曾豪邁說過吾對大宋如同您對西夏,當年那位重情重義,豪氣萬千的情景,猶如還在眼前。 所以我大膽揣測,是你當上駙馬後,無式劍才找上門的吧!」 &{t,'[ u  
13x p_j  
--BW9]FW  
「你少在那裡攀親付戚…即使好話說盡,我也不可能放你走。」 '6%2.[ o  
IW] rb/H  
3/eca  
「我無意讓你為難! 只是…替你婉惜。」 fe_5LC"  
X#^[<5  
z<' u1l3  
「喔?」 |P?*5xPB  
AFwdJte9e  
+ mT_QsLEv  
「本是前途一片光明,即將頭頂一片天,但如今卻受制於人…」 AH~E)S  
Cq~dp/V  
4{|"7/PE1  
拉維忽面露猙獰,咬牙切齒恨道:「住口! 挑撥離間對我無效,效忠老祖宗是從小至大的訓示更是光榮。 再提! 休怪我不顧過去情誼!」 '!B&:X)  
f]sr RYSR  
DZtsy!xA  
兩人一時間無言以對,無情只是冷笑後躺回床上。 [ub e6  
!R`{ TbN  
l+0oS'`V*L  
拉維忽然低聲自語:「為何老祖宗會失去一眼? 倉卒逃亡? 甚至與唐門合作破裂?」 =[7Av>  
j^RmrOg ,  
Yrq~5)%  
無情心中一動「無聊之際! 要不要聽故事?」 (KZ{^X?a  
;#< 0<  
1T n}  
拉維一愣,心照不宣的點頭,無情開始敘述近來京都發生之事。 其間拉維臉色陰霾,沉思不語。 c'\dFb9a  
SNk=b6`9  
}W^A*]X  
「此次無式劍不但失去大宋的佈局,連唐門的支援也盡數殆亡,只剩”西璧江山”了! 加上後有追兵,自然是心焦氣燥,要壓迫你取大權,以板回一局。 加上血咒已解,更是迫不及待要打回大陵。」 !0<,@v"  
>uEzw4w  
((%? `y  
拉維沉默了一陣,忽抬頭問無情:「如果你口中的那位秋八月在此地幫你打下江山,然後轉打銀河星系,你會如何?」 M x" \5i  
1<aP92/N&  
YKK*ER0  
「不會發生的!」 XfIJ4ZM5  
7D_=  
m+z& Q  
「喔!」 "qy,*{~  
KLk~Y0$:v  
+D*Z_Yh6  
「因為個人有個人的因果,每個地方有自己的生活型式,相近或許可以相容,但如果差距太大,弱勢一方將為強勢所噬。 除非秋八月願意融入此地的一切,否則生態循環,豈容改變。秋八月與我皆有此共識,因此若非與天外人有關,秋八月對此地之事一概不于理會,你所提之事自然不會發生。」 ;*2Cm'8E  
N!tX<u~2  
V0a3<6@4  
語畢,拉維再度無語,無情亦不自覺陷入感傷。 我與八月猶如不可能交集的兩點,卻讓心淪陷,除非有一人放棄一切,追隨另一方,否則…… 我可以嗎? 你會願意否? 我曾自許滿足於曾經擁有,但如今分離似乎近在眼前,卻心痛萬分,情殤難解 八月! 你可知? 我並不真如我自認為那樣的豁達與堅強啊! -M#Wt`6A  
**************************************** zX i 'kB  
「三爺! 汝是個直漢子,有話請直說吧! 」 秋八月早察覺追命沿路不斷的偷窺自己,終忍不住發問。 A?OQE9'  
(A.C]hD  
<(#ej4ar,  
唉! 還是被發現了,總不能說怕你成魔吧! 換個話題,追命回道:「我只是困擾於你與大師兄的未來,秋高人! 你心理總有個譜吧!」 6j|{`Zd)G  
j3ls3H&  
@_{=V0  
「三爺! 實不相瞞! 吾希望能帶崖餘回天宇。 除了情感之外,還有一個原因,汝不覺得他身子越來越弱了! 他還能在撐多久呢? 天宇有許多能人異士尤其是龍族,應有法子可幫他。」 :7;@ZEe  
#fM`}Ij.A  
% |L=l{g  
「這… 你說的沒錯 我們也覺得近年來大師兄發病越來越頻繁,可是大師兄並不是一個願意以靜養了結殘生的人,他寧願戰死沙場,所以我等也不好阻止。」 SSzIih@u  
Qn2&nD%zi  
YtLt*Ig%  
「那是因為在你們此地是無解之症,但回天宇卻有希望。」 vW@=<aS Z  
K wVbbC3  
es0hm2HT3  
追命本就疼惜這位小”大師兄” 聽到有希望怎能不開心。「既是如此,此事過後,我會勸導大師兄與你回天宇,我相信世叔也會同意,大師兄為這個世道已付出太多了。」 +jgSV.N  
t sRdvFFq  
4s oJ.j8  
忽然一人擋住去路 「三捕頭! 久違了! 此位是秋八月嗎?」 E=O\0!F|b  
[()koU#w.  
7F.4Ga;  
********************************************** l9"s>PU  
那日交談後,無情再也沒有看到拉維,忽然無式劍恨恨走入。 「哼! 這個拉維跟本就在推拖!」 z\4.Gm-  
 e]$s t?  
-$Ih@2"6  
「人家是駙馬爺又不是太子,許多事自然無法那樣方便行事。」無情坐在床上冷笑。 9+!hg'9Qn  
O^rDHFj,  
bW+:C5'  
「汝…少在那裡賣弄聰明。」 8H`[*|{'  
]hV*r@d  
jSaU?ac  
「我只是根據情況據實以告。」 RT8 ?7xFc  
*qpSXmOz  
| 6y  
「喔…汝又知道什麼? 拉維竟要吾先回天山等消息,為何不能在此?」 +aAc9'k   
0b 54fD=  
b\,+f n  
「這是明理的要求,一旦被人發現你的存在,還是任何對他的存疑,他的一切苦心不就付之一炬。」 tX~w{|k  
tpx2 IE  
\z)%$#I  
「吾會怕他們嗎?」 B`sAk %  
'Z]w^<  
PQE =D0  
「你不怕! 但是你今天的目的不是毀國滅家,而是要利用他們打江山,自然不能以武力來決勝。」 gnHbb-<i,  
.fs3>@T"#  
,`sv1xwd  
無式劍一把捉起無情 「劣勢下能冷靜又能縱觀局勢,汝應屬於逐鹿天下的梟雄,與吾合作,不愁大事不成。」 >8[Z.fX  
z{r}~{{E  
)O6>*wq  
「你有足夠本錢嗎? 稱霸天下非一人可成,我是不做沒把握的事。」 o}{5i Tg=  
5~S5F3  
-tU'yKhn  
「哈....吾們還真是越來越合契了! 也罷! 拉維要吾回山等一個月,吾就趁此展現吾之兵力給汝瞧瞧,未來天下非吾莫屬,也藉此與秋八月在天山一決勝負。」 9j Gu}V o  
8xMX  
@'|~v <<WZ  
「你那麼確定秋八月會找上天山?」 2 ? 4!K.  
dD@(z: 5M\  
uEx-]F  
「他有追命在旁,不是嗎?」 wKY_Bo/d  
)YI(/*+]  
DW3G  
「不熟悉天山的兩人,對吾特地留下的線索,能不上當嗎? 哈……」 FC4wwzb  
R^e'}+Z  
CU~PT.  
無情一陣心寒,無式劍果真有他的一套,現在寄望拉維能聽進對話後面的真正含意,一賭他對拉維的心。 _WbxH  
******************************************* $Z>'Jp  
「劣者正是秋八月,閣下是?」 3r1*m  +  
VS|2|n1<6  
%SUQ9\SEs  
「是你! 」 看清來人, 追命一驚 ;O #>Y  
rW#T vUn  
@KUWxFak  
「時間無多,特來通知無式劍已準備帶無情回天山! 現在可能已經啟程了!」 ABYcH]m  
OB}Ib]  
/wlEe>i  
追命不解:「為何通知我們這個訊息?」 4`=m u}Y2  
@[v~y"tE}  
{Hk}Kow  
來人不願回答, 只丟一捲圖給秋八月。 「這是無式劍隱藏之處,授此圖只望答應一個條件。」 3=;<$+I6  
`wU!`\  
%N_%JK\{@  
「喔! 汝這麼確定吾等會答應。」 FE;x8(;W8  
)=-szJjXZ  
] }X  
「因為你們要救無情與大宋,我要救西夏。」 '4<1 1(U  
N4HqLh23H  
7IM@i>p%  
追命秋八月互望點頭:「請說汝之要求。」 \lNN Msd&  
lk80#( :Z  
QSf|nNT  
「請等到一個月後再動手,無式劍是以無情為人質,所以無情不會有事。」 K"@M,8hb  
'}#9)}x!  
3irl (;v  
來人與秋八月追命定下計策後就消失無蹤。 < FAheE+  
YZJyk:H\  
FXU8[j0P_G  
「可信嗎?」秋八月問追命。 Oa>Ppldeg  
l}M!8:UzU  
a"u0Q5J  
「秋高人! 反正還有時間,請給我幾天打聽事情,以定真假。」 @9|hMo  
] @fk] ]R  
「三爺! 請隨意吧!」追命馬上離去。 )Xyn q(  
I1&aM}y{G  
UkGCyGyZ[  
看著追命離去,秋八月想起前言,冷靜的心起歡愉漣漪。 只要追命與諸葛神侯肯幫忙, 自己也許真能帶走崖餘。 只要回到天宇, 應有法子改善無情身子。 想想龍族欠了自己不少,是時候償還了! FML(4BY,  
P0jtp7)7  
7E!5G2XX~~  
不過回去以後, 還是諸事纏身,應將崖餘安置何處呢? 安全又可常去探望處…墨龍壁! 沒錯! 滄海深處的墨龍壁是最佳之處, 只是怒雨飛龍也在那裡………唉! 一個不下於紅雲之難纏人物! `~q<N  
vY`s'%WV  
 "-V"=t'  
想起兩人未來,秋八月不覺莞爾,吾竟想得這麼遠,吾心真的亂了! Z;)%%V%o  
1[-tD 0{H  
IV)j1  
秋八月望向北邊。 天山! 是決勝負之時吧! 無式劍一定會埋伏等候。 哼! 吾秋八月要做之事,無事不成! 無人可擋! 崖餘! 你一定要撐到吾到來之時。 想起無式劍,秋八月壓不住心中湧起殘酷殺念。 18:%~>.!  
?=pT7M  
b5n'=doR/I  
無式劍! 敢動到崖餘,吾一定要汝嘗到比冰封九流更慘的酷刑。 A\5L 7  
3"\lu?-E  
)dd@\n$6  
^sWT:BDh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8楼 发表于: 2015-04-13
Re:[天宇與四大名捕] 應天風無情 (秋八月與無情) 32.  星情
hY8reQp1  
wq`Bd  
撲空的秋八月心中憤怒難消,忽看到地上精光一閃,撿起細看後,臉上冰封化解,春風一笑道: 「三爺! 走吧!」 UFuX@Lu0  
8)I^ t81  
< c/5b]No  
唐門來人不解道: 「你們就這樣走了嗎? 無式劍要如何處置呢?」 {Y9q[D'g.  
o{[YA} xc  
#Mw8^FST  
「放心吧! 沒人能存活於遮月後! 」 秋八月語態狂狷。 8}UI bF  
cYt!n5w~W  
`PH{syz  
唐門的蒙面人帶著疑惑又不安眼神。 pyvSwD5t  
C;urBsC  
*;*r 8[U}q  
「哈! 此次汝亦算有功,汝等的朝廷應不會秋後算帳。」 秋八月望向追命,安撫唐門人。 um0N)&iY  
4{`{WI{  
ekCC5P!  
追命知其意補充道: 「只要唐門不捲進鬥爭中,朝廷不會找上門。」 TRq6NB  
ZJs$STJ*  
V~5jfcd  
「汝可安心回去,一統唐門。」 秋八月忽語出驚人。 JaGtsi9%.  
G'A R`"F  
來人聞言頗有深意的笑意染上眼眸後抱拳道:「嗯! 告辭! 」 一晃不見人影。 ea')$gR  
d/DB nZN  
<UQbt N-B\  
追命聞言興嘆,這位唐門人武功之高,世之難見,真的是那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唐總門主嗎? tZG:Pr1U@  
CzEd8jeh7  
04=c-~&q  
「此人應是唐門總門主,膽敢如此出賣副門主一系,毫無顧忌的殲滅,應是授意總門主。 又此事關係同門相殘,派系鬥爭,他應不會將此事交於他人之手來執行,讓自己把柄陷入他人之手。 只要無人掀開他的面罩,死無對證,即便唐門他人懷疑,也無奈何! 」 秋八月幫追命解答。 y h9*z3  
Ciz X<Cr}  
b1?'gn~  
「秋高人未見過其人,卻能洞悉他的想法。」 N<injx  
3'u-'  
"LTad`]<Ro  
「汝不是告訴吾唐門之事嗎? 由中解析,自可推測。」 L/G6Fjg^  
Npy :!  
G<v&4/\p`M  
追命暗道:「明明精於揣測,卻老是裝得莫測高深,讓師兄去發揮。 死別人莫死貧道,不愧為”高人”。」 WI-1)1t  
%8~NqS|=  
"1 M[5\Ax  
「三爺! 何故沉思?」 B_m8{44zM  
gSQJJxZ{?  
AkQ ~k0i}b  
「沒什! 吾只是奇怪為何大師兄未找著,秋高人卻喜形於面?」 JnM["Q=`  
v^ V itLC  
hx]?&zT@  
「三爺! 請看!」 秋八月將揀起之物,呈現給追命看。 Z>5b;8  
Hja3a{LH  
iAIuxO  
「這是大師兄的暗器“淚”,為何掉落在此? 無式劍應是禁制大師兄的發力,大師兄常理而言此時是無法發出暗器,除非是大師兄有意掉落在此。」 DlMW(4(  
K(,F~ .<  
V[Ui/M!9Z  
秋八月臉現激賞 「沒錯! 而且崖餘是有了線索,所以執意要留在無式劍身旁。 因為當吾發現淚時,是三個淚呈三點,底埋土中但尖端相交至另一淚,橫躺土上呈三點,交接的淚呈垂直束立,窄上底寬。吾猜其意是不,也就是要吾們不要太快追上。崖餘應是發現重要線索,所以想與無式劍周旋。但預防萬一, 吾等還是隨後跟上,只是此行以虛張聲勢為主,免得無式劍疑心,壞了無情大計。」 wi6 ~}~%  
DN57p!z  
v #j$;  
追命續道:「此暗記還另有深意。」 JrRH\+4K  
-C?ZB}`   
P me^l%M  
「喔!」 'AS|ZRr/  
dVT$VQg  
9m~p0ILh  
追命接道:「果不其然,天山是巢穴。 垂直束立的淚,說明地點。淚本就上窄下寬如山,大師兄將之埋底站立是指山,尖朝上喻天,師兄要我們往天山等候。只是… 7! INkH]  
]|P iF+  
p4 ^yVa  
「三爺! 有何疑問嗎? 」 '@k+4y9q?  
L>4"(  
6gu!bu`~  
「雖說種種跡象直指天山, 但天山終年積雪不化,甚少人煙 雖可防止為人所知,可是天候之嚴寒,一般人等難以承受, 更難找到食物。 大本營擺在那裡似乎不近常情。」 n[Y~]  
PBTnIU  
H ]Z$OpI  
「常人而言是不合理,但對大陵星人而言就不同了。 大陵星系離太陽最遠, 星位在陰暗處,常年大雪,與中極星正好相反。對他們而言,或許天山是最貼近故鄉的氣候, 設基地在那裡就合理了! 而且無式劍要對付吾, 在那裡應有許多來自大陵之人, 勝算更大。」 4)urU7[ &)  
$C$V%5aA  
JO6)-U$7UG  
看到追命憂心忡忡的看向自己,秋八月冷笑: 「放心吧! 吾自有應對之策,憑他! 還不足以憾月, 三爺毋需掛懷!」 ok\vQs(a  
z/@slT  
,M ^<CJ  
追命暗嘆一聲,吾更煩憂大師兄,在你們這場天外人鬥法中會不會遭受傷害。 不過看秋八月一付老神在在模樣,追命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那咱們就轉往天山吧!」 PP33i@G  
>V8-i`  
K} X&AJ5A  
「不! 吾等直往天山,無式劍必起疑。吾等依舊緊追其後,既可誘敵又可照應。不過此次的追情卻要保持一定距離,讓崖餘可做他想做的事。」 =R$u[~Xl2X  
dk4CpN  
68C%B9.b'  
兩人達成共識後,就緊追無式劍之後。不過此行卻不比前行焦慮,雖然擔心無情安危,但已知無情似已有其方法與無式劍周旋,心態上稍鬆懈些。 秋八月的臉上陰霾稍減,追命不覺鬆了一口氣,執壺豪飲。 30T)!y  
_H7x9 y=  
DAr1C+Dy  
「三爺! 吾臉上有花嗎?」 ra gXn  
mLLDE;7|}  
V#gK$uv  
此話一出,追命一口酒氣嗆鼻,咳嗽不已。 「秋高人! 何…出..此…..語?」 eF-."1  
!9VY|&fHe  
#yF&X(%  
「三爺自唐門後沒事一直偷窺吾神色,有事擾心? 還是吾無意中得罪三爺?」  < !C)x  
C{xaENp  
a![{M<Y~  
追命愣了半晌,小心翼翼道:「秋高人! 為何一路上換成黑衣?」 j[J-f@F \Y  
i#Bf"W{F  
YWO)HsjP  
「三爺不換衫嗎? 換衫時總會有不同顏色配飾。。」 T;a}#56{^  
ag;pN*z  
~/iKh1 1  
「沒什麼! 我只是覺得你心境似有轉變」 FxWSV|Z  
#rQ2gx4  
Ad9}9!<  
「吾是擔憂崖餘,難道三爺不急嗎?」 ~t~k2^)|"  
0#Y5_i|p  
:vQrOn18p  
「原來高人也有七情六慾! 抱歉! 吾失態了! 前面有酒店 我先打酒去了!」 追命抱拳以表歉意後,就急奔酒店。 唉~這些天外人實難纏,還是想法趕快讓他們回去比較好! nRZ]z( b  
qv KG-|j  
 a a/(N7  
「嗯……」追命一路上古怪,但也探不出所以然。 A>;bHf@  
(Y?gn)*t  
.|>3k'<l  
無情被無式劍挾持至接近西域古城,無式劍右眼受傷,視力大減,一路無語,經常陷入沉思,不再與無情交談。 goOCu  
bSi%2Onj  
x,@B(9No  
看樣子秋八月真的影響巨大,無情無法想像如果秋八月杜鳳兒沒出現,大宋有誰能擋得住無式劍。何況無式劍似乎還有暗兵,加上血咒已解,如不趁著秋八月還在時逼出消滅,只怕大宋將亡! U- (01-  
S3*`jF>q  
tOd&!HYL  
無式劍趁半夜入城,幾翻跳躍,來大一處似為宮殿建處。走入暗巷小門,輕扣幾響似暗號的扣門聲後,就被接應入殿,到達一處富麗房間 _P 3G  
rCbDu&k]  
jTtu0Q|  
將無情重摔在床,連日被攔腰抱住趕路,加上繩索加身,無情已身虛體弱,殘軀難以負荷,昏眩進入半瞑留狀態。 ;LPfXpR  
pis`$_kmwV  
Ru!iR#s)!  
冥冥中聽到對話,是無式劍與某人,可是身體實在疲憊至極,腦海渾沌。 此時此刻是刺探情報時,怎可昏迷,無情硬是運起藏伏體中的潛力,讓自己清醒。不知怎麼一陣心悸,氣湧翻騰,全身猶如萬針刺體般疼痛,不覺想起小時夢境中的對話。 'ud{m[|  
li'YDtMKCY  
^]0Pfna+N  
「小朋友! 這龍氣隱入經脈,可幫你重生,給予潛力。如好好修養,可多活幾年。 但若過分透支,龍氣折損完的那天就是死期! 切記!」(詳情請閱應天2005中秋文-代價) */^q{PsN  
;yLu R  
6"O+w=5B  
這…會是…不…那只是一場夢,即便是真,我也無所選擇了。 kY|utoAP  
%i9E @EV  
U} e!Wjrc  
一陣調息,慢慢的回復,耳邊的雜音也開始清晰,剛開始兩人討論軍務政事。 r,1!?s^L  
O1U=X:Zl  
 Rn(ec  
這…無式劍已侵入國事如此深,這裏是……? t?-n*9,#S  
n&;85IF1  
=_ ./~  
緩緩睜開雙眼,看到了一位穿著華麗的貴族,畢恭畢敬的與無式劍對談。那個臉孔…一驚…是曾代表西夏出使宋朝的駙馬爺拉維,難道他是大陵星人後代……這…… 2Aazy'/  
#@9/g  
L:pYn_  
「嗯! 聽來汝已很受此地國主的喜愛,趕緊加快手段,取得王位。」無式劍沉聲道。 ]7F=u!/`<C  
2~1SQ.Q<RY  
ll<Xz((o  
「老祖宗!,此事急不得!,雖然吾甚得歡心,西夏王又無子。 但吾只是幾位駙馬爺中的一位,又有幾位親姪環伺,還得小心怖局。」 $%CF8\0  
+\c5]`  
r6MMCJ|G  
無情無法克制的心寒,想不到無式劍一系的人竟當上西夏駙馬,而且是西夏皇最為寵愛的女婿。 難怪無式劍至今依舊信心十足,竟有這麼大的一步暗棋在此。 G%AbC"  
Yz/md1T$  
jrlVvzZ  
「哼! 世事萬變,汝可知血咒已解。是吾歸朝時 再得八月秋風,更是吾準備已久逐鹿銀河之機,如何能再等? 首先吾等得控制這個星球,然後打回大陵,既然與唐門合作之事已無望,吾等就由西夏開始。」 :I j{s  
Jr ,;>   
XSe=sHEI  
「這…」 拉維面露難色。 h-#6av :  
u~M q*  
'KS,'%  
「別忘了汝是大陵之子孫,此事無需爭議,就此定奪。 吾有要事外出,床上那位乃重要人質,看好他,他若醒來,切勿多談,更不要為了其日之交而感情用事。」說罷無式劍匆匆而出。 z0p*Z&  
8 S:w7Hr  
+,T RfP Fb  
拉維臉色數變,在無式劍走後,臉現怨懟,手指緊握,雙眼直瞪門口。 @uqd.Q  
I {S;L  
( iBl   
「駙馬爺! 別來無恙?」無情看到拉維表情變化, 心中已有主意。 'RQ+g}|Ba!  
MSQEO4ge  
/og=IF2:  
拉維一驚,轉過身來。 「原來是你! 四大名捕之盛大捕頭!!」 fo*2:?K&  
G7` ko1-  
[fya)}  
兩人原是舊識,當拉維出使大宋時,無情乃負責護衛之責。拉維甚愛中原文化,與無情很有話聊,誦詞論文,歌賦樂理,相談甚歡。 Xtq_y'I  
c)TPM/>(p  
(>UZ<2GPL  
拉維自言自語。「你竟已清醒,“他”不是說你會昏迷一陣!」 BOb">6C  
53;}Nt#R  
-LoZs ru  
「”他”可是無式劍,你的…老祖宗?」 xaq-.IQAM$  
Cx(>RXVoJ,  
$<dH?%!7  
「想必你已聽到吾等對話,隱瞞毋用,沒錯!」 k$z_:X  
(Ft+uuG  
(^8Y|:Tz  
「駙馬爺! 別誤會! 我剛清醒,頭依然昏沈,只聽到最後幾句。」 F 5bj=mI  
n71r_S*  
LvH 4{B  
「你知道了多少?」 Gv!2f  
]^.  _z  
=1FRFZI!j  
「實不相瞞,因緣際會,闖進你們的世界,對無式劍身份野心已明。 至於您…應是無式劍之後人吧! 不過我相信你當初應不是授命成為駙馬吧!」 b(eNmu  
)0.kv2o.  
T6y\|  
「你依舊精明如昔,你憑什麼認定我不是授命與公主成婚?」 3 Gp$a;g  
sQ UM~HD\a  
P%V'4p c  
「直覺! 當年您出使大宋,我兩經常一起談文論賦,言談間駙馬頻頻顯露出對公主之愛意,那種真情流露,絕不像是裝假。 駙馬還曾經提過你兩之相遇相愛到成婚,猶如天定,幾次的巧合鑄成姻緣。 由於大金之威脅,西夏希望與宋約談,您之朝中無人願南下,最後還是由您自告奮勇而來,只因希望替待您如親身之國皇分憂,更願你視之為重要之家之西夏謀福。您曾豪邁說過吾對大宋如同您對西夏,當年那位重情重義,豪氣萬千的情景,猶如還在眼前。 所以我大膽揣測,是你當上駙馬後,無式劍才找上門的吧!」 zsEc(  
*)$Uvw E  
.;y.]Z/;  
「你少在那裡攀親付戚…即使好話說盡,我也不可能放你走。」 fy>{QC\  
:[p}  
|sJ[0z  
「我無意讓你為難! 只是…替你婉惜。」 :)-Sk$  
,8S/t+H  
''A_[J `>  
「喔?」 /kZebNf6H  
}Sm(]y  
LiC*@W  
「本是前途一片光明,即將頭頂一片天,但如今卻受制於人…」 |IeTqEu9  
Avge eJi  
j"t(0 m  
拉維忽面露猙獰,咬牙切齒恨道:「住口! 挑撥離間對我無效,效忠老祖宗是從小至大的訓示更是光榮。 再提! 休怪我不顧過去情誼!」 n*R])=F@c  
FZ{h?#2?  
-P(efYk  
兩人一時間無言以對,無情只是冷笑後躺回床上。 SXSgld2uS  
i^/T  
%^)fmu  
拉維忽然低聲自語:「為何老祖宗會失去一眼? 倉卒逃亡? 甚至與唐門合作破裂?」 2prU  
B+|Kjlt  
x 77*c._3v  
無情心中一動「無聊之際! 要不要聽故事?」 :(E@Gf  
a{L%7  
G*?8MTP8![  
拉維一愣,心照不宣的點頭,無情開始敘述近來京都發生之事。 其間拉維臉色陰霾,沉思不語。 2jA{SY-  
|0&IXOW"XF  
h/QXPdV  
「此次無式劍不但失去大宋的佈局,連唐門的支援也盡數殆亡,只剩”西璧江山”了! 加上後有追兵,自然是心焦氣燥,要壓迫你取大權,以板回一局。 加上血咒已解,更是迫不及待要打回大陵。」 !4ocZmj\  
aj-Km`5r}  
HDz5&7* .  
拉維沉默了一陣,忽抬頭問無情:「如果你口中的那位秋八月在此地幫你打下江山,然後轉打銀河星系,你會如何?」 {X!r8i  
SpIv#?  
P7[h-3+^  
「不會發生的!」 #>a\>iKQ2q  
BwN0!lsF3  
<.%4 ! }f8  
「喔!」 3p$?,0ELH  
~T"Rw2v b  
7zl5yK N  
「因為個人有個人的因果,每個地方有自己的生活型式,相近或許可以相容,但如果差距太大,弱勢一方將為強勢所噬。 除非秋八月願意融入此地的一切,否則生態循環,豈容改變。秋八月與我皆有此共識,因此若非與天外人有關,秋八月對此地之事一概不于理會,你所提之事自然不會發生。」 2,y|EpG#  
[CTnXb  
/m!BY}4W  
語畢,拉維再度無語,無情亦不自覺陷入感傷。 我與八月猶如不可能交集的兩點,卻讓心淪陷,除非有一人放棄一切,追隨另一方,否則…… 我可以嗎? 你會願意否? 我曾自許滿足於曾經擁有,但如今分離似乎近在眼前,卻心痛萬分,情殤難解 八月! 你可知? 我並不真如我自認為那樣的豁達與堅強啊! H-!,yte  
**************************************** +i6GHBn~J  
「三爺! 汝是個直漢子,有話請直說吧! 」 秋八月早察覺追命沿路不斷的偷窺自己,終忍不住發問。 +X\FBvP&  
dUD[e,?  
h,(26 y/s  
唉! 還是被發現了,總不能說怕你成魔吧! 換個話題,追命回道:「我只是困擾於你與大師兄的未來,秋高人! 你心理總有個譜吧!」 3 #n_?-  
]]HNd7Vh  
"-E\[@/  
「三爺! 實不相瞞! 吾希望能帶崖餘回天宇。 除了情感之外,還有一個原因,汝不覺得他身子越來越弱了! 他還能在撐多久呢? 天宇有許多能人異士尤其是龍族,應有法子可幫他。」 XMCXQs&  
w$>u b@=  
;gD})@  
「這… 你說的沒錯 我們也覺得近年來大師兄發病越來越頻繁,可是大師兄並不是一個願意以靜養了結殘生的人,他寧願戰死沙場,所以我等也不好阻止。」 B5`EoZ  
:ffY6L+  
lPe&h]@ >  
「那是因為在你們此地是無解之症,但回天宇卻有希望。」 7kC^ 30@T3  
ImA @}:  
[ XN={  
追命本就疼惜這位小”大師兄” 聽到有希望怎能不開心。「既是如此,此事過後,我會勸導大師兄與你回天宇,我相信世叔也會同意,大師兄為這個世道已付出太多了。」 1wii8B6  
9v#CE!  
zWnX*2>b  
忽然一人擋住去路 「三捕頭! 久違了! 此位是秋八月嗎?」 M.JA.I@XC  
a6 ekG YW  
V~qNyOtA]  
********************************************** pP1|&`}ux  
那日交談後,無情再也沒有看到拉維,忽然無式劍恨恨走入。 「哼! 這個拉維跟本就在推拖!」 1Te %F+7  
&L3M]  
a1+oj7  
「人家是駙馬爺又不是太子,許多事自然無法那樣方便行事。」無情坐在床上冷笑。 1l9 G[o *  
&Hrj3E  
g/4[N{Xf  
「汝…少在那裡賣弄聰明。」 O/^ %2mG  
//B&k`u  
6]i-E>p3R  
「我只是根據情況據實以告。」 k``_EiV4t  
2y75  
3s*mbk[J  
「喔…汝又知道什麼? 拉維竟要吾先回天山等消息,為何不能在此?」 A]*}HZ ,  
ip\sXVR  
53_Hl]#qZ  
「這是明理的要求,一旦被人發現你的存在,還是任何對他的存疑,他的一切苦心不就付之一炬。」 }f%}v  
C-xr"]#]  
c&6 I[ R  
「吾會怕他們嗎?」 b\f O8{k  
~ZaY!(R<  
VCYwzB  
「你不怕! 但是你今天的目的不是毀國滅家,而是要利用他們打江山,自然不能以武力來決勝。」 hy1oq7F(Q  
]U?^hZ_  
_r#Z}HK  
無式劍一把捉起無情 「劣勢下能冷靜又能縱觀局勢,汝應屬於逐鹿天下的梟雄,與吾合作,不愁大事不成。」 .Cv6kgB@c  
`K"L /I9  
3F"lXguS  
「你有足夠本錢嗎? 稱霸天下非一人可成,我是不做沒把握的事。」 e v}S+!|U  
hXw]K"  
SZ7:u895E  
「哈....吾們還真是越來越合契了! 也罷! 拉維要吾回山等一個月,吾就趁此展現吾之兵力給汝瞧瞧,未來天下非吾莫屬,也藉此與秋八月在天山一決勝負。」 BX/8O<s0  
Lpkyoh v  
T}Tp$.gB  
「你那麼確定秋八月會找上天山?」 85= )lu  
|o"?gB}Dh  
goNG' o %|  
「他有追命在旁,不是嗎?」 q~Hn -5H4Q  
.D~;u-%|F  
z9f-.72"X  
「不熟悉天山的兩人,對吾特地留下的線索,能不上當嗎? 哈……」 W_293["lS  
Bg=wKwc8  
pp?D7S  
無情一陣心寒,無式劍果真有他的一套,現在寄望拉維能聽進對話後面的真正含意,一賭他對拉維的心。  ,i NXK  
******************************************* U)TUOwF  
「劣者正是秋八月,閣下是?」 `%bypHeSp  
5PCqYN(:B  
bG"~"ipn%  
「是你! 」 看清來人, 追命一驚 >tS'Q`R  
W ~<^L\Lu  
r wL`Czs  
「時間無多,特來通知無式劍已準備帶無情回天山! 現在可能已經啟程了!」 'ycJMYP8  
krxo"WgD  
sfH_5 #w  
追命不解:「為何通知我們這個訊息?」 UBKu /@[f@  
@)+AaC#-  
-/B+T>[nTb  
來人不願回答, 只丟一捲圖給秋八月。 「這是無式劍隱藏之處,授此圖只望答應一個條件。」 f^ZRT@`O  
>~rTqtKd  
nbp=PzZy  
「喔! 汝這麼確定吾等會答應。」 u]wZQl#-  
H H)!_(SA  
OF>mF~  
「因為你們要救無情與大宋,我要救西夏。」 ?PxP% $hS  
.~db4d]  
_RYxD"m y  
追命秋八月互望點頭:「請說汝之要求。」 jwe*(k]z  
qx(xvU9  
~G p [_ %K  
「請等到一個月後再動手,無式劍是以無情為人質,所以無情不會有事。」 RU{twL.B  
$p8xEcQdU#  
sjTZF-  
來人與秋八月追命定下計策後就消失無蹤。 Rh2+=N<X  
]]![EHi(\  
g'f@H-KCD  
「可信嗎?」秋八月問追命。  N];NAMp  
`RT>}_j  
4KAZ ':  
「秋高人! 反正還有時間,請給我幾天打聽事情,以定真假。」 iU918!!N   
lBE= (A`  
「三爺! 請隨意吧!」追命馬上離去。 ^0 )g/`H^>  
SGRp3,1\4%  
 ~NgA  
看著追命離去,秋八月想起前言,冷靜的心起歡愉漣漪。 只要追命與諸葛神侯肯幫忙, 自己也許真能帶走崖餘。 只要回到天宇, 應有法子改善無情身子。 想想龍族欠了自己不少,是時候償還了! y1D L,%j  
5ta `%R_  
k}CVQ@nd  
不過回去以後, 還是諸事纏身,應將崖餘安置何處呢? 安全又可常去探望處…墨龍壁! 沒錯! 滄海深處的墨龍壁是最佳之處, 只是怒雨飛龍也在那裡………唉! 一個不下於紅雲之難纏人物! g axsv[W>^  
2DrM3ZU8  
uc{Ihw  
想起兩人未來,秋八月不覺莞爾,吾竟想得這麼遠,吾心真的亂了! "Y.tht H  
2|y"!JqE1  
|i*37r6]=  
秋八月望向北邊。 天山! 是決勝負之時吧! 無式劍一定會埋伏等候。 哼! 吾秋八月要做之事,無事不成! 無人可擋! 崖餘! 你一定要撐到吾到來之時。 想起無式劍,秋八月壓不住心中湧起殘酷殺念。 hag$GX'2k  
q$UJ$ 7=f8  
TqQB@-!  
無式劍! 敢動到崖餘,吾一定要汝嘗到比冰封九流更慘的酷刑。 K3&qq[8.e  
c]<5zyl"j1  
wu6;.xTLl  
Paq4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39楼 发表于: 2015-04-13
Re:[天宇與四大名捕] 應天風無情 (秋八月與無情) 33.  尋情
天山! 常年冰天地的白色世界,此地此時皆不利於無情,致使哮喘日日發作,折煞體弱的他。失去燕窩與四童的無情已無力”走”出天山,而無式劍也不為難無情,除了日常生活上的禮遇外,到是常找無情交談,除了打發無聊外,希冀無情能臣服於己。 E=Bf1/c\  
\l0[rcEf  
V &T~zh1  
不過! 天性多疑的無式劍,仔細搜出無情身上所有暗器,包括齒間的毒物,頸背後的暗器也全都取出, 全身上下衣服全部更換,任其髮絲散落,更制住無情的力道。 無式劍還指派一對男女服侍無情,表面上是照料衣食住行,送炭溫被,實則監視。 'oVx#w^mf  
S@tLCqV4  
>6-`}G+|  
如今的無情,手無缚雞之力,只能坐在椅上無聊度日。不過這種”悠閒”的日子, 倒是讓無情能好好思索下一步該如何走。 G4;Oi=  
   6_;icpN]  
退至天山已過數十日,山內川息不止,山外動靜全無,一股緊逼而來的風雨之勢,令人摒息,個個束甲整裝,就待決死一戰。然而遲遲未來的信息,讓緊繃的心情受盡煎熬。 一鼓作氣一過,氣勢進入衰竭,急需的提氣二鼓未曾來到,已經讓不少人在精神上幾近崩潰。 (,2S XV  
LOYk9m  
^DLfY-F+j  
反觀無情並沒被眼前頹勢打敗,心念轉神間思考如何能脫離困境。 偷偷提起藏於經脈的那股特殊氣流,沒想到因無式劍之禁制竟反讓這股氣能完全為無情所控,感到一絲一絲氣流開始聚合,但也導致心悸次數增加。 @1j   
Rv>-4@fMJ  
Ne!lH@ql  
不由想起小時候的夢魘………………… RP|`HkP-2  
DCa^ u'f  
ATyEf5Id_  
(以下回憶之片段是採自應天2005中秋番外, 會重覆放上這段是覺得這段應該要放在正文。番外不是人人都看也不見得會記得細節, 放在此才能正確地解釋無情身上的那股氣流的來處, 而不用請讀者回去翻看番外篇, 請見諒劣者之任性。) ~8+ Zs  
1GRCV8 "Z^  
!BF; >f`  
那一夜原本是快樂的中秋夜,但無情失去所有親人父母…更失去了雙腿。 >'$Mp<  
.Hm>i  
3}1u\(Mf  
連府邸都得燒盡,趕盡殺絕的十三人,怎麼可能讓自己存活呢? ({_{\9O,3  
S hWJ72c  
kZ:ZtE  
那是一種難醒的夢魘,也是不明的夢境,似真似幻,連自己也分不清了……… 8,%^ M9zBP  
V0YZp  
6MW{,N  
當年, 兇殘的黑衣人揮刀砍斷自己的雙腿後,更殘忍地狠踢自己的下腹, 將我踢入火海中。 那一腳,運足真氣,當身體被拋至半空之時,那種血氣胸湧,五臟移位的痛,席捲全身。 重重摔下地後,傷重已無法移動身子,只知炙熱難當,迷茫中依稀看到屋樑往身上倒下,心已有所覺悟。爹娘! 我很快就要隨您們而去了! P+sW[:  
I{2hfKUe`  
C) s5D  
恍惚之間,身子似乎飄起,一股溫暖的氣流,流過全身,減弱疼痛。勉強睜開雙眼,看到自己置身在一片龍形彩光中,想直起身子,卻全身無力,這身子如同不是自己的一般。 } OR+Io  
WwFm*4{[o  
vr l-$ii  
「小朋友! 不要亂動! 汝傷得很重!」 sP~<*U.7  
?V=ZIGj  
o|:b;\)b  
溫和平穩的聲音,輕撫心扉,讓一直咬牙隱忍的無情忍不住眼淚直流。 |df Pki{  
xo&_bMO  
^ @5QP$.  
「好好哭一場吧! 發洩後會舒服些!」 _H%c;z+  
B9 uoVcW  
@.l@\4m  
無情知道能將自己救出,必是絕世的高人!  「可否請高人傳我武功?」 "S]TP$O D  
jr. "I+  
/6* 42[r  
「汝要報仇雪恨?」 RqrdAkg  
0OE:[pR  
kzLsoZ!I  
「他們殺我家人,毀我家園,不該嗎?」 ND;#7/$>  
%> eiAB_b  
8<.Oq4ku  
「然後呢?」 {\5  
~ 7s!VR  
kevrsV]/$  
「嗯? 然後…」 無情忽停頓片刻。 「我不知! 我只知此時此刻,報仇是唯一目標。」 4VSU8tK|N]  
Q%G8U#Tm  
 kJ}`V  
龍形彩光忽然散出些許光華,打在前方地上。 「假設剛剛吾已幫你殺盡汝的仇人,汝有何打算?」 tWRC$  
q} >%8;nm  
X"Swi&4  
無情一愣,假如我的仇人已亡。 吾…… 無情忽感一片茫然,全身無力,一時無語。 >bW #Zs,6  
VONDc1%ga  
o*H<KaX  
「世事本無常,大多數人只能隨波逐流,無力抗衡之際,祈求上天主持公道。因果報應、天道輪迴之說,只是安慰無法反擊的苦命人。 就算有能力報仇,窮極一生只為復仇嗎?儘管失去一切甚至性命也不惜嗎? 那之後呢? 真能再恢復以往童真嗎? 非吾狠心不願傳授,汝必需得承受以下打擊。雖然汝能撐過此劫,但一生將無法習武,汝之經脈已嚴重損傷,爾後將容易病痛纏身,連常人都…。」  輕嘆一聲,那人不忍再說下去。 其實真正的事實是無情只是靠著他所輸入的真氣才得以清醒,五臟六腑實在傷得太重,一旦真氣停止將永遠沉眠。 4[e X e$  
Yq KCeg  
5;EvNu  
當發現此小孩於火海中後,一時不忍,試著挽救。 但行氣一周天後,已知無可救藥,除非…但….值得嗎? 7:1Lol-V  
5j(k:a+!H  
ICQKP1WFp  
一陣無聲的沉寂後,無情眼中忽發亮光,似乎是定下一種決心。 「不能習武又如何? 武力又豈能解決天下事,市井小民多苦難,天道不到,我幫祂報。」 4B.*g-L   
$& td=OK  
l_p2Riv  
「嗯…汝可清楚吾所言之狀態? 何況汝之雙腳…」 i_%_x*  
.k !{*  
7. oM J  
「我清楚! 上天既憐我一命,我就幫祂行天道。」 k,*XG$2h  
mzgfFNm^G)  
?@86P|19  
「這……」 吾能說他根本是無救嗎?  再深凝無情雙眼,看到堅定的決心。此小孩真有骨氣,在這種情形下還立誓淑世。 不知為何,他…一向平靜無波的心, 掀起微微漣漪。 也罷! 失去再修就是! 7[)E>XRE  
[(lW^-  
!Uo4,g6r+  
無情忽覺一股強大暖流侵入,流遍全身,不但撫平五臟六腑的燒痛,身體也生出能源。氣力慢慢恢復,溫暖的感覺,忍不住陷入昏睡,輕語依稀環繞耳邊。 ]f_p 8?j"  
~xFkU#  
TLH1>pY&  
「小朋友! 這龍氣隱入經脈,可幫你重生,給予潛力。如好好修養,可多活幾年。 但若過分透支,龍氣折損完的那天就是死期! 切記!」 z24q3 3O  
'g\4O3&_  
6=C<>c %+  
龍氣…何意呢? 無情意識陷入黑暗中。 PJ#,2=n~  
e0 ecD3  
TWTb?HP  
當無情再度清醒時,模糊的意識漸漸轉清晰,一位端正不怒而威的中年者正看著自己。低頭觀下,原來自己正在這位中年長者懷中。「抱歉! 我來遲一步,幸而你昏倒於花園牆邊,才沒受到祝融之災。」 ;uGv:$([g  
flx(HJK  
]SEZaT  
花園? 無情撐起身子,觀望四周,不在火海中, 是什麼時候移到自己家中的花園? 噫! 我的身體可以動了,握拳,張拳,伸指,竟然手也靈活起來,除了斷腿處,其他各處只覺輕微傷痛。 望向四周,沒有看到什麼龍形彩光。 是夢? 是真? h(DTa  
<P<z N~i9j  
~W/z96' 5  
「我乃諸葛小花,是令尊之好友,我會照顧你,跟我一起回府吧!」 h";L  
ca9X19NG  
 bN.Pex  
整件事太懸疑離奇了了! 包括世叔在內,無情一直沒向人提起,但那種溫心的感覺卻直沁心靈,永世難忘。 DY*N|OnqJ  
………………………………………………………………………………………… 8@R|Km5h  
………………………………………………………………………… ]:n,RO6  
………………………………………………………… 4qa.1j(R/  
'"s@enD0y  
zt%Mx>V@  
真是龍氣嗎? 那個夢境是如此地真實。 為何會因無式劍的禁制而引出? 難道”他”那位恩人也是來自同一星區? 秋八月會認識”他”嗎? 想起那位無名恩人,溫馨滿心窩。 心中雖認定是夢,魂縈夢牽間常常會想起,初逢大難後所給予的溫暖難忘。 初見秋八月時,那種成熟穩重的氣度,曾有錯覺,自己對秋八月之情是否是因寄情而起呢? 時至今日,自己也分不清了! zbiLP83  
DmcZta8n]  
eMzk3eOJ  
一隻手慢慢推開無情的房門,緩緩步入,無式劍緩緩開口: 「看來吾走錯了一步棋,原來汝在秋八月心中毫無地位可言! 」 *qq+jsA6wH  
LP=)~K<  
q^nVN#  
突如其來聽到問聲,無情頓時把失神拉回。回過神後的無情,若有所思,嘴角微微上揚,似笑不笑,那樣的神情訴說著……與我何關乎。 @4#vm@Yf_  
b.938#3,  
"@n%Z  
「秋八月明明往天山而來,但此刻竟無蹤影。汝還認為"他"會來嗎?」無式劍緩緩蹲下,目視無情。 ,!9zrYi}  
W g! Lfu  
l,).p  
無情深呼一口氣,「他……迷路了!」 An@t?#4gxi  
Q2> gU#  
: Dp0?&_  
啪!一個拍掌打在無情臉上。「哼! 吾沿路皆留下線索,汝當吾是三歲孩童嗎? 」 Bbc^FHip  
wIgS3K  
AXB7oV,xt  
無情暗笑,茫然的眼神看著前方,看來他們已經到了。三師弟可是追蹤大行家,那種特意的線索瞞得了別人, 絕瞞不了三師弟,看來他們倆另有對策,更希望他們能留意到我留的暗計。 30{ gI0jk  
*1"+%Z^  
Vvo 7C!$z  
「為何沉默不語? 」 6u%&<")4HP  
pCG}Z Ka  
/wv0i3_e  
「我被你關在此地,如何能得知外面情況,你要我說什麼?。」無情依舊冷眼看著無式劍。 7 8,n%=nG  
gG uO  
HOi`$vX }N  
「哼! 老實說,汝現在身虛體衰,就算回到大宋也難改善。跟我回大陵,我能讓汝重生,甚至練得絕世武學。」 wuBPfb  
Y-9I3?ar  
k7^5Bp8=  
無情不想在此時刺激無式劍,假意心動沉思。 W*G<X.Hf  
{`_i`  
p<%d2@lp  
「好自為之! 汝之時間無多了,如不投誠, 幾日後汝將會知道何謂生不如死。」 無式劍看無情似乎心動,不再贅言走出房外。 4ppz,L,4  
 :11 A  
zm#  ?W  
無式劍離去後,無情若有所思地摸著斷腳處,那裏藏著”淚”暗器。看來我時間不多了,我必須快點讓龍氣流到經脈,這樣我才能使出暗器。 {..6>fS  
9H~n _   
[>9is=>o.  
***************************************************************** CN ?gq^  
秋八月終於見識到崔略商為何人稱追命,追蹤術的確天下無雙。 一路上解說如何分辨出真假線索與痕跡,對秋八月而言,自己甚少如此費思量,總以輕功或觀天象便可尋獲目標。追命以樹枝折斷方向來判斷人行走的方位等技術,雖說是土法煉鋼,但其中諸多計算推斷與經驗實有獨到之處,秋八月心中暗自稱許。 ,: ^u-b|  
VN.Je: Ju  
iDD$pd,e\  
如今他更在天山山下找到個棲身之所,靜等一個月來臨。 這期間追命出去總以維吾爾族打扮,避人耳目。 這一個月的等待,將會磨損無式劍等之士氣,未嘗不是件好事。 fV~~J2IK  
E`J@h l$N  
$Kd>:f=A  
追命匆匆而入道:「我找到線索了。」語罷手開,一滴晶瑩掺雜些紅點躺於掌中。 )B*t :tN  
4e  
(At$3b6  
「是崖餘的”淚”,汝在何處尋回的?」 =|9!vzG4  
I 6O  
1Ws9WU  
「天山的山道旁的樹幹上,我這幾天就是在留意大師兄可能留下的線索。」 MfkZ  
{)Xy%QV  
7Yy ;  
「會不會是陷阱?」 3XKf!P  
1mJ Hued=6  
s[N@0  
「放心! 我們師兄弟間有我們的一套秘密通訊,是真是假,我一眼就知。由於大師兄身體不便,他的暗號是在離地三尺內。 如失去輪椅,則是地上與樹跟或石塊交接處,由左至右,三分之一處。」 <naz+QK'  
U!]dEW|G  
^sZ,2,^  
秋八月拿起”淚”細看,一道小血痕指西方,血痕旁是一橢圓形圈圈。 hGrdtsH?  
DNi+"[~&P  
P {'b:C  
「大師兄身上可能所有攜帶物件都被搜遍,所以以血代墨,如無誤是指天山博格達主峰附近的米奇峰西小天池。」 {+Jv+J9  
#E]59_  
31)&vf[[  
秋八月含疑的望向追命。 P2Y^d#jO  
n@w%Zl  
?ubro0F:  
追命拿出天山地形圖遞給秋八月。 「這是我從衙門調出的路觀圖,沿路上向附近居民打聽,已確定圖上的地形。朱砂筆是我的修改處,西小天池附近顯有人煙,聽說常會發生雪崩,即便是在地人也沒人去過那裏。 又有水源,應是絕佳藏兵處,加上縱觀天山山脈,也只有此處符合大師兄暗記。」 5-M-X#(  
(sj,[  
V8(-  
「既是崖餘已被沒收隨身物品,為何還能使用”淚”?」 .^.z2 e  
Mihg:  
N g,j#  
追命一臉詭笑 「大師兄行動不便,自然要防範未然,以大師兄對暗器機關之專精,第三暗招是最後保命暗器,豈是外人能輕易找到。」 M=Wz  
%)n=x ne  
8>V5d Ebx'  
秋八月拿起路觀圖一閃就失去蹤影,風中傳來飄忽語聲:「吾出去探探。」 .(vwIb8\_  
%)wjR/o  
v,t:+ !8  
秋八月一去就一天,回來後沉默無語,在路觀圖上畫記號,背上揹個長型包袱。 追命問及,秋八月只說是拿回剛進大宋時藏起之物,見秋八月無意講明,追命也不強人所難 秋八月似乎很重視此物,拿回後就未曾再離身。 ^}r1;W?n  
j.YA 2mr  
n`KY9[0U=  
又是平靜的幾天過後,再數日,就是一月之期屆滿之日! SX*RP;vHy  
Js;h%  
Mp]rUPK  
「秋高人! 不好了! 無式劍四處放話,"三日雪谷見,未到雙臂還。”好狠的一招,拿大師兄的雙臂來要脅你我。」追命急忙走入,趕緊報告打探到的消息。 8ipez/  
svSVG:48  
f!"w5qC^  
「一天之差! 也罷! 就如他所願!」秋八月怒氣隱生,本利用這段空檔試著壓下的魔性又似將破牢而出。 KmF]\:sMD  
;G!q Y  
 3CJwj  
「雖是一天,不過我相信他應快到此地了,我已令人去通知他。 不過有一事不解,此地既然是無式劍的基地,本應隱密,雖說是為了能招人手來應付你,但有必要冒著藏身之處被公開的危險嗎? 那些手下也可聚集在某處一同對付你? 為何他要引我們入天山?」 cNH7C"@GVu  
g=rbPbu  
s@C}P  
「天時! 地利! 人合! 天山可阻吾施展激烈武功。」 w>YDNOk  
[ 3HfQ  
8_F1AU? u  
「為何?」 Q.[0ct  
O@P"MXEG  
@@%ataUSBT  
「因為雪!」 j#6.Gq  
9VT;ep  
2?x4vI np;  
正在疑惑之際,秋八月忽轉話題。 BuwY3F\-O  
DrQ`]]jj7  
W4N{S.#!  
「三爺! 請通知”他”在三天後辰時,照計行事。」 6nQq  
y)pk6d   
l^qI, M  
「萬一他趕不及?。」 CWlw0 X  
*2?@ |<(r  
+d>IHpt  
「沒有萬一, 無論用何方法,“他”都必需做到,否則時辰一過,就遲了!」 M}Sv8D]I  
]{iQ21`a-  
/o[w4d8  
追命趕緊離去送消息。 yjAL\U7`T  
8_8l.!~  
4z? l  
秋八月表情深沉的望向天山深處,眼眸透著難掩的思念。 m2o0y++TjW  
#S(Hd?34,  
}*-@!wc-N  
原來分離的滋味是這般難熬,一向孤高的自己終於嚐到分離的滋味,想念是這樣的心殤,牽掛是如此的苦澀。原本自己是多麼瀟灑,如今只為一人,就讓心淪陷於萬劫不復。吾愛他,吾要擁有他,吾必帶他回天宇,給予他一切的幸福與呵護。 ys~x $  
*or(1DXP8  
 `]X>V,  
心既定,意已決,笑意上心頭,或許是退隱的時候了。 反正紅雲即將甦醒,又有飛龍在墨龍壁,也許可以把紀子焉丟給他們去應付。 唉! 吾竟也做起白日夢了! +0~YP*I`/  
HhpDR  
_L PHPj^Pg  
破曉時分,秋八月與追命秘密攀崖上山。照秋八月計畫,此地為雪谷後山,峭壁險峻,應無法設太多暗樁。 追命不懂此說法,無式劍在這幾天一定會嚴加守備四周,由此上山與由正常路徑到雪谷,有差嗎? w@b)g  
q7!{?\T%  
2?5>o!C  
看著秋八月一派攸然騰身直上,又不時停頓等候,追命不覺感嘆武功之差距,看來是自己拖慢了秋高人的腳步。 好不容易踏上一個小平台,忽然一陣拉力,將自己拉倒,一股冷風由上追過,平台上竟有兩人暗樁,想不到無式劍竟布局至此。 }}[2SH'nH  
eJSxn1GW  
P%6~&woF  
一人在登高處正要放暗號,但秋八月已近身,拿出無情的短刃,一刀割斷喉嚨。 同時追命一腳踢出一道凌厲掌氣,攻向另一敵人,那人也出掌反擊。 : 'c&,oLY  
;]iRk  
Ngwb Q7)  
「不! 三爺住手!」秋八月急呼,返身一躍,輕跳到另一敵手眼前,又是一刀將之斃命。 "{n&~H`  
RpK@?[4s  
g*Phv|kI  
追命正感疑惑,兩道掌氣已相擊,震撼平台。 忽然上方轟聲大響,一大片雪層滾落而來。 O}P`P'Y|'  
w@ pPcZ>z/  
gSgr6TH0  
追命終於明白為何秋八月以刀代掌,同時嚇阻自己。但為時已晚,腳踏之雪已鬆弛,快速往山崖下滾落。縱是腳功了得,也難抵大自然之力,追命被雪拉扯落下山。 ;,TFr}p`  
"z c l|@  
nEfK53i_  
追命為人灑脫淡然,既進六扇門,早將生死置之度外,只是無能救出大師兄,不免晞噓。 %RVZD#zr  
6mE\OS-I  
_&x%^&{  
忽然腰間一痛,一股強力硬拉住下墬之身形。是秋八月躍下,一手攔腰抱住追命,一手以五指為刃,硬釘入崖壁,兩人懸在半山腰。 掉落的雪層冰屑無情的打向兩人,秋八月運氣勁圍身,阻冰雪襲身。 4W])}C %  
m[$_7a5  
~?dI*BZ)]  
過半响後,冰雪不再掉落,追命正想開聲道謝,卻見秋八月難得的失神望向平台下方。   s.#`&Sd>  
@co S+t  
FlQGg VN  
追命問道:「秋高人! 怎麼回事?」 D@KlOU{<  
E@\e$?*X  
>sF)Bo Lc  
「三爺! 請看那株植物,是難得之奇卉珍品,似乎…..」秋八月忽而沈吟。 b' y%n   
No$3"4wk  
HsWk*L `y  
追命看了不禁苦笑,這個秋高人在這種不上不下的情況下,竟能分心注意旁物。 Lr+$_ t}r  
Fcx&hj1gQ  
NRuNKl.v  
「秋高人! 此植物的確特別,像是冰鎮的蓮花,吾第一次見到這種在冰裏還能存活的植物,不知為何秋高人對之神往?」 0"R|..l/  
|:o4w  
%xW"!WbJ|  
秋八月忽然心一震,這難道是賴勺根提過的冰蓮。 原來是長在這種高峰深處,此地人跟本無法到達。如不是雪崩,根本不會現世。 難怪賴勺根一直找不到,他曾說此物對無情的身體很有幫助。 'R)Tn!6  
 \*da6Am  
y} '@R$  
咦! 賴勺根不是說它應是生長在冰湖裏,為何在此地出現? 難道… N mG#   
t-AmX) $  
MA\V[32H  
「三爺! 請運氣! 吾將拋汝上平台。」語畢,運氣一掌將追命送上懸崖平台。 cNrg#Asen&  
pCDmXB  
+3gp%`c4  
追命苦笑: 「我連拒絕的機會都沒有就飛上來了,是什麼東西比救大師兄更重要?」 ^q&x7Kv%  
<b.D&  
TC('H[ ]  
大約兩柱香後,秋八月飛上平台,手沾冰蓮,無塵的臉染上欣喜的痕跡,但很快又恢復成無波表情,觀察著地上與上方。 ]GS bjHsO  
Ef\ -VKh  
Iv *<L a  
「原來如此! 此地應是融雪期時湖水流下之處,正巧也衝下冰蓮種子,在此生長,吾等才能在此處得此寶物,據賴大夫說它對無情身體很有幫助。」 9sP0D  
`L zPotz  
gUlo]!$  
看著秋八月很慎重的收起冰蓮,追命暗笑,還是跟大師兄有關才這麼拼命。 aXVFc5C\  
zA 3_Lx!  
1 zZlC#V  
「三爺! 汝現在應明瞭吾說的地利吧!」 m 5.Zu.  
Gdw VtqbX  
W^Yxny  
追命一點即透:「是雪崩。 無式劍邀你至此,就是要讓你有所顧忌而無法全力施為。 好個奸詐小人,只是以你們的功力會在意雪崩嗎?」 .`lCWeHN  
f3;5Am  
mw!F{pw  
「三爺不可小覲大自然之力,更何況…。」臉現憂慮。 PCvWS.{  
txpgO1  
0sqFF[i  
「是大師兄! 足不能行又失腳力,一旦雪崩,大師兄危矣! 無式劍就是要以此牽制你!」 | Iib|HQ)  
E./2jCwI(Y  
w xH7?tsf  
秋八月目露讚賞眼光。 「三爺可信任吾?」 'F<TSy|4kI  
QZs!{sZ  
ig!+2g  
「當然!」 Y*^[P,+J*}  
r$1Qf}J3=  
s1rCpzK0  
「請答應吾無論發生什麼事,都要相信吾對崖餘的心意,吾一定會救回他,請三爺一定要聽從與照吾之方法行事! 毋論發生什麼事! 都要沉住氣。」 $ `c:&  
j.Hf/vi`z  
D- c4EV  
追命吃驚於一向穩重無波的秋八月忽以凝重表情提醒再三,這位高人恐怕要採取強烈手段。 追命不由擔憂,夾在兩大天外人的鬥爭中的大師兄如何撐過。 2T35{Q!=F  
M{@(G5  
zda 3 ,U2o  
「一旦緊急,吾只能顧到一方,無論如何吾都不希望你們師兄弟有所閃失。」 \G[$:nS  
= &]L00u.  
BLttb  
追命暗嘆,秋八月是在暗指自己到時可能成了累贅,大抵知曉秋八月要自己不要插手,以免壞事。 ]'}L 1r  
'V{W-W<  
A<{{iBEI`  
「三爺?」 \<' ?8ri#  
*g%yRU{N  
>j/w@Fj  
「我答應!」 uYN`:b8  
*T/']t  
Wc#24:OKe3  
秋八月眼望著前方,喃喃道:「看來要有第二個冰封九流。」 sT)CxOV  
vQCy\Gi   
XZ7Lk)IR  
「冰封九流?」 gJXaPJA{  
UfGkTwoo=  
xEI%D|)<  
「只要是人就有恩怨情仇。 與九流… 哼! 我不過將他們全體冰封於白色世界,並沒有趕盡殺絕,只是讓他們嚐盡生不如死的滋味。」語氣平常卻狠絕,追命不覺寒顫,秋八月竟有兇殘極端的一面,心裏開始了解杜鳳兒臨走之時,憂心的留言。 8=l%5r^cq  
? k/`  
py4 h(04u  
「三爺! 走吧。」秋八月看追命發愣在一旁,趕緊催促。 >Ry01G]_/h  
M  >u_4AY  
az$FnVNn=  
爬到接近山頂時,已是半夜。 秋八月忽身形數閃,先往山頂上去,等到追命到時,地上已陳屍數具,皆是一刀封喉。 Sc0w.5m6  
3S{ />1Y  
Ew N}l  
「此地暗樁已除,應無危機,三爺可在此觀視接應,吾一人下雪谷。」 zfU{Kd  
G[=c Ss,  
$i&zex{\  
「但是…」 p+eh%2Jm  
6Oq 7#3]  
\D4:Nt#  
「此地應很安全,易守難攻,何況無式劍目標是吾,只要我一下雪谷,他不會再派人上來。 此處嚴寒至極,地面萬年寒冰凍結,不怕有雪塌發生,必要時吾會想法子讓無情上來,由汝接應。」 Hka2  
_/|\aqF.  
}7Uoh(d  
原來這就是秋八月堅持由此上來的目的,要我藏身於此,由他一人對付無式劍。 A"]YM'.  
Psf#c:*_)  
@dK Tx#gZ  
八月忽又慎重的對追命道:「三爺! 請藏身於此山頂,別忘了答應吾之事,無論發生任何事,請不要下來也不要出聲。」 s<Ziegmw|g  
;p//QJB9  
*w&e\i|7  
「可是…」 qPNR`%}Q  
?4,T}@P  
zPO9!?7|  
「天外的事由天外人解決,汝不必插手也插手不得,至於令師兄吾一定會盡全力搭救,切記?」 TH;hO).u  
~$'awY  
V0@=^Bls  
看出秋八月眼中的堅持更透著一股殘酷,追命心驚只好點頭同意。 gdc<ZYcM  
2G7Wi!J  
COlqcq'qAu  
此時黎明到來,天色漸漸的光亮,兩人在小天池旁的山上,看向雪谷。 湖泊四面靠山,湖面之上,竟有小型蒙古包,被布覆蓋到湖面,看不到裏面,無式劍竟能無畏嚴寒的住到湖面上面,奇怪的是周圍沒看到人煙。 /: "1Z]@  
qGo.WZ$  
<E~'.p,  
秋八月忽運氣一掌由地面往山下輕發,掌力似乎很輕,掌氣卻綿延許久。 沒看到有什麼動靜,但秋八月臉上卻冒冷汗。 :;}P*T*PU  
%J(:ADu]  
th_oJcS  
半响後,秋八月收掌,大口喘息,似乎急速調息功體。 追命本想開口問,但秋八月已以一種很奇特的方法下山,看似漫遊,東走西停,南摸北碰,但是移動速度很快。 **%37  
lxx2H1([  
FPz9N@M%Q  
接近谷中時已驚動暗樁, 由上往下,追命似看到雪塊雪球移動,想通知秋八月,但想起前言,只好隱忍。 P:c w|Q  
^q5#ihM  
oR'm2d^  
秋八月依舊一派攸然,遊走下谷,無視暗樁的移動。 忽然足下周圍周丈,馬刀跳出,高度不等,密集度之高無法從中行走。 uRvP hkqm  
';CNGv -  
Y2AJ+ |  
秋八月一跳,跳上刀尖,以絕頂輕功在刀尖上行走,優雅之姿如履平地。 每走一刀尖,刀斷橫飛,刺向雪塊雪球,一瞬間,不但破了刀陣,更引刀殺敵。 [0!(xp^  
J1k>07}|  
)A6<c%d =x  
湖邊石後,衝出箭陣,疾殺八月。 j#|ZP-=1_  
S jqpec8  
( .:e,l{U%  
刀尖上行走的秋八月氣貫全身,外掛突起,飛箭近身,觸衣即落,箭根本近不了身。 y[;>#j$  
zhQJy?>'m  
dO'(2J8  
此時秋八月已過刀陣。「煩啊!」 一掌輕揮,無聲無息捲起落地的箭,並反射滿天箭雨直逼發箭人,那些人,何曾見過如此箭雨,欲逃無能。 7Q 3k 7  
4hB]vY\T  
2/?|&[  
幾條人影由湖邊山洞飛出,鞭影槍擊併至試著打落秋八月的箭雨。 但漫天飛箭淩厲,鞭長莫及。一片血腥飛賤後,箭隊幾近全亡。 Nn6%9PX_)  
>4TO=i  
/~1+i'7V.,  
秋八月招招噬血,臉上森寒,猶勝霜雪三分,殘殺暗樁箭隊,毫不手軟。剎時,雪山上屍骸遍野。 MgZ/(X E  
L(-4w+  
 wwqEl(  
「秋八月! 汝忘了無情還在吾手中嗎? 看一下四周,處處積滿了千年不溶之冰雪,汝若再出掌,誓必引來雪崩,就算滅了吾等,汝之無情也難逃生天。」無式劍緩緩走出山洞。 ,1`z"7\W  
=;L|gtH"  
[^iN}Lz  
「汝約吾到此,卻不見人影,只有滿天殺機,吾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何況吾之掌氣擊劍不擊地,對雪山無影響。」 -"x$ZnHU  
E .h*g8bXe  
F,kZU$  
「汝!  好! 很好!」                                         CIWO7bS  
}MySaL>  
&]Tmxh(  
「看樣子吾之刀箭陣反倒助汝一次,若是汝認為比約定時間早到,可改變現狀,那汝將後悔末及。 汝若敢再妄動一步,吾不敢保證大捕頭會如何了? 束手就擒吧! 最好是自行了斷!」 tQVVhXQ7  
P55fL-vo|}  
PCA4k.,T  
「先讓我們見面,我要確定他還活著。」 [),ige  
q.vIc ?a  
Wwo0%<2y  
「他在一個上不著天,下不及地之處,還活著等汝救呢。」 JF]JOI6.e  
lE;!TQj:X  
)X7A  
「他性情剛烈,也許早已了結自己。 哼! 汝等即將一起陪葬。」 說罷手亮出無情的短刃,欲展極端殺招。 i b m4fa  
7zMr:JmV  
S:}7q2:  
無式劍大笑。 「哈! 汝若認為先前陣仗是吾之主力,那汝可錯判了,那只不過是小孩樣式,陪汝玩玩,讓吾知道汝到來之信號。」 4H/OBR  
)b)zm2;  
z:O8Ls^\T  
「汝對待自己下屬,確實夠絕情。」 )oZ dj`  
NK+o1   
%<5'=t'|-U  
「投入軍營,就得服從軍令,大陵治軍嚴謹,死亦無怨。」 gw(z1L5 n  
'w/hw'F6  
x-c"%Z|  
正當無式劍得意之際,秋八月忽閃至數丈之距,出手就是狠招,但情況已不同於前。 !>tL6+yj  
N`i/mP  
M5B# TAybC  
無式劍近身的這些人皆是天外軍團來的直屬部屬,個個身手了得,不是當下這個星域的人可比擬。 在強大氣勁無法使出之情況下,秋八月招式被化解 秋八月的速戰速決之策略失敗。 ]n~V!hl?A  
I fir ,8  
=Qq+4F)MD  
「將軍! 為何不以無情威脅?」跟隨無式劍由大陵到此多年的副將忍不住發出疑問。 ESs\O?nO  
Vl]>u+YqE  
'qi}|I  
無式劍看著陷入苦戰的秋八月得意洋洋道:「聽過狗急跳牆嗎? 那是狗在還有氣力時才能一鼓作氣的辦到。 如是氣空力竭的狗,再加以重擊,甭說跳牆,連反擊都無力。 對付秋八月不能大意,無情是最後手段,目前還不到時候,現在不妨耗耗他的氣力。」 G3]4A&h9v~  
0(I j%Wi,  
i4Jc.8^9$  
不知為何心中總希望能將那個精明的無腿人納入自己麾下,或許是在大宋的多年孤寂生涯裏,難得碰上一位能洞悉自己心思又應對如流的人才。 即使是敵手,心中竟有不忍將之毀壞的一絲珍惜。 |qLh5Ty  
4Hg9N}  
e!`i3KYn"  
在不知無情下落的情況,秋八月不敢使出絕式,撼動雪山,只以手中短刃對敵。 更不敢運出太強的劍氣,情勢受制,難展身手,漸漸地閃緩身拙。 |{;G2G1[  
)"LJ hLg  
g}i61(  
無式劍心喜秋八月的頹勢,再出嘯聲,更多大陵高層人士由山洞湧現,團團圍住秋八月。 R+|hw;  
zi:BF60]=  
Bx!-"e  
「哈! 原來這個荒蕪之地就是汝藏兵基地。 吾何德何能竟能讓汝精兵盡出的迎接?」秋八月冷眼看待這一圈一圈的包圍。 "b[5]Y{ U  
@o^Ww  
o  K@"f9  
「汝! 應天風秋八月! 值得此陣仗! 別小看他們,能上得了這個檯面與秋高人配戲,當然都是大角。」 67TwPvh  
Ymgw-NJ;(  
a?.=V  
「看樣子都是隨汝由大陵來到此地的人或是直屬後輩。」 Q?T]MUY(L  
kT?J5u _o  
%\DX#.  
「沒錯! 汝是難逃生天! 束手就擒可得好死! 或許吾會一時興起,放汝生路也說不定。」 +"(jjxJm  
uEY tE7  
l,: F  
「代價不斐吧!」 l~.-e^p?  
WHI`/FM  
 ]k(]qZ  
「絕不會讓汝太吃虧,廢去功體,斷雙腳筋脈,正好與汝的心上人成一對,一起坐輪椅回京,佳話一樁。」 ':W[A  
zL it  
F?cK- .  
「哼! 汝自廢功體經脈不是更快些?。」 '|4!5)/K  
vy/-wP|1  
y]im Z4{/  
「哼! 人在我手上,你沒有談判空間,汝不接受,就要有所覺悟!」 D0C y^_  
1}37Q&2  
M;NX:mX9  
無式劍頭一輕點,四軍齊攻向於中心點的秋八月,陣陣殺聲層層人海淹沒黑色身影。 k8Xm n6X  
HThcn1u~^b  
yN c2@  
同時間,一群人馬出現。 「將軍! 吾等奉召前來! 拉維小主子隨後大軍就到。」 3F0 N^)@  
mTh]PPo   
2%> FR4a  
是拉維的人馬。當無式劍得意看向閃過新生力軍後,一股疑惑上心頭。 噫! 為何來的都是高層或輩分高的人呢? 正想開口詢問。 C7vxw-o|&p  
Tr|JYLwF  
R4@6G&2d>  
忽然一道強光一現,現場亮得睜不開眼,一瞬間殺聲全停,四周忽如淨空狀態。無式劍心中一驚,但眼睛也被突現的強光所避,一時間看不清戰圈。 ]~%6JJN7  
^&)|sP  
fLVAKn  
突然哀嚎聲大響,此時強光稍退,無式劍也已能習慣強光視物時才猛然發現,秋八月內圍四周三丈內,雪地染紅,橫屍遍野,處處斷首殘肢,劍斷槍折。 OH"XrCX7n  
{U1m.30n  
HqTjl4ai  
秋八月如黑色天神般站在中央,手上武器已不是短刃,而是一口光芒刺目的寶劍。 那股強光就是由寶劍祭出,劍身在殘酷殺戮後既不沾血更無一絲刮痕,豪光閃耀。 W`&hp6Jq  
P&q7|ST%N  
 9a kH  
無式劍憶起傳言出鞘時會發出讓人無法視物的強光的寶器,只有……  不可能! 那對寶器只是聽說過,從無人見過,那只是傳說…不可能是真的……。 x:7IIvP  
{^'HL   
h1{3njdr  
「聽過葬日弔月嗎?」此時的秋八月手拿寶器,森寒的語氣與殘酷之眼神,猶如變身修羅般的讓人膽寒。 Ha ]YJ}  
+O5hH8<&b  
66 Tpi![  
「那……只是傳說…。」震驚中的無式劍還陷入無法置信的迷茫中,部屬中也多人臉現恐愕。 lLD12d  
_rYkis^ u  
v}(WaO#S  
「是傳說嗎? 無實物如何能創造傳說,劣者僥倖得到葬日劍,弔月刀則為刀隼所擁有。」 y?0nI<}}HK  
b[7 ]F  
「汝為何一開始不使用葬日,而一直使用尋常的短刃?」無式劍不愧為梟雄型人物,很快的就恢復冷靜。 _~pbqa,  
b6M  
6^Sa;  
「入此星之時,吾並未攜帶葬日,而是將它置於月亮中。其一可吸取精華。其二,吾認為沒有用到它的一天。沒想到,今天有機會試其鋒芒。」 X?$_Sd"G+5  
T>GM%^h,7-  
N<-Gk6`C/  
「吾中計了! 汝是刻意裝作受制於雪山氣候,其實是要牽出吾之全部兵力…汝……。」無式劍心中一顫,全身發寒,秋八月引出自己全部主力後,才祭起葬日劍。一開鋒就是屠殺,倒在地上的全成屍塊,無一倖免,擺明是要殲滅吾全族。 錯了! 大錯特錯! 自己竟去硬碰如此兩面雙極之人,想不到翻臉後之秋八月,竟與平常的溫和持重有如此大的反差,不是和就是滅,而今只剩最後的籌碼--無情。 G\?YK.Y>  
c|1&lYal;  
Q,9oKg  
「能馬上想到此點,汝亦不差,不過太遲了。」無式劍還來不及反應,秋八月已揮動葬日,使出無常十式劍招。 對著還包圍著自己的眾人,連番出式,而且是毫不遲疑的劍氣四射,原本就膽寒的眾人更是心慌急退,有的人甚至轉頭就開跑。 j7c3(*Pl  
"vGW2~*)  
x m@_IL&P  
無式劍趕緊出劍阻殺,但已太遲。葬日寶劍犀利非常光華耀目,眾人難以近身,更難抵抗。加上秋八月有意無意的不與無式劍交鋒,反而揮劍向身旁部屬,一眨眼又是哀聲四起,血流成河。 0;ji65  
s@DLt+ O5  
$A` VYJtt#  
無式劍正想開口,忽然地傳來震動,雪移冰潰,巨大山坡冰層已呈多道裂痕,隨時會崩潰下塌。 一時間眾人不敢再動,就怕引起強大雪崩。 NCx%L-GPi  
M[uA@  
4&f3%eTi  
不可能! 這是不可能的異象。 自己在此駐紮多年,知曉此山此谷終年寒雪冰冷,不可能有巨大融冰現象。怎麽可能? 除非……是秋八月動了手腳。 ;GI&lpKK  
@A 5?3(e  
7)k\{&+P  
這方心思未盡,那方行動已出。眼見秋八月毫無顧忌遊走,殺招凌厲部屬無一倖免,無式劍已知,秋八月要孤立自己,留自己到最後。 更是要殺盡全族,慌亂的大喊。 「秋八月! 汝若再動,無情就陪葬。」 p$>l7?h  
ERt{H3eCcJ  
gdoLyxQ  
手信號一出,湖旁埋伏的人丟出繩勾,掛住湖中的蒙古包。 眾人齊心一扯,蒙古包向四面八方裂開,只餘中間一支柱 上面溜下一繩索,由一人拉住,懸空綁住無情。無情腳下河面冰層,開一圓洞,洞下河水急流,無情只差一點就碰上河面。 }T$p)"  
Faf&U%]*`  
Lk$B{2^n  
秋八月一看,心疼的眸光纏綿地凝望無情,無式劍竟如此對汝,汝的身體能撐得住嗎? %[yJ4WL  
x;')9/3  
PuO&wI]:  
無式劍看到秋八月憂慮的眼神暗喜,無情果然是汝之弱點。 應天風秋八月,汝要為汝所為付出慘痛代價! <|\Lm20 G]  
$\! 7 {6a  
m_l[MG\  
******************************  ][]  
不曉得這篇冷門至極的文還有沒有人看 Tqk\XILG N  
不過總算要到結束屠毒眼力佔據篇幅的時候了 F/A|(AH'  
八月中秋確定發表完結篇..... ${)b[22":  
42{:G8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40楼 发表于: 2015-04-13
Re:[天宇與四大名捕] 應天風無情 (秋八月與無情) 34.  逝情
「秋八月! 汝最好不要再妄動,否則繩索不小心溜了下去,讓大捕頭浸到河水。 別人可以受得住,大捕頭的弱軀又沒內力加持,可不敢保證他能挨得住。 一旦掉到河裏,無腿的他可得作閻羅王女婿了。」 無式劍單眼狠狠的瞪住秋八月。 0<B$#8  
v]c6R-U  
zkdetrR  
「說吧! 汝意欲如何?」秋八月依舊直視無情,可是語氣已軟化。 8'r[te4,  
HX{`Vah E  
=6#Eh=7N  
「以葬日自盡… 哈! 以秋八月自認是神人的高姿態,當然不會應允,所以吾大發慈悲,只要汝交出葬日,束手就擒即可!」 Z87|Zl  
!#" zTj  
T${Q.zHY[!  
「哼!」秋八月一怒,將葬日往天空一揮後,強光一閃,將葬日插在前方地上。 Q?/o%`N  
,-e{(L  
wg]LVW}  
「來人! 去將葬日收起。」 I15{)o(8$  
@{pLk4E  
gOOPe5+ J  
「且慢! 汝必需先放開無情。」 5lT*hF  
wIBO ^w\J  
y<bDTeoo  
「別想拖延時間,汝沒有任何價碼談條件。 汝已殺吾多人,吾大不了送大捕頭先入冰河,再與汝一決生死,反正有大捕頭陪葬,吾也不失本。」 9]wN Bd  
Bn g@-#`/  
s&!a  
秋八月忽用手按住葬日劍柄。「吾要確定生死。」 g2/8~cn8z  
L`EBfz\n  
/_#q@r4ZQ  
「大捕頭! 少裝了! 你一直都清醒著,出一下聲吧!」 無式劍腳一踢,一小塊冰塊打到無情臉龐。 Nl(3Xqov  
f:.I0 ST  
V}NbuvDB@  
「啊……。」原本刻意不動不出聲,假意昏迷,讓秋八月能不分心。 但冰忽然打到臉頰的痛與凍,讓無情不由自主的呻吟,睜開失神的雙眼對上秋八月。 *GN# r11d  
v2;`f+  
d6sye^P  
「崖餘!」秋八月炯烈的目光膠著定在河床上的無情,遙望的對視,再見面恍如隔世 與無情相視無語,千言萬語訴不盡。 ZEO,]$Yi7  
{3{"8-18  
xLZG:^(I  
此情此景,無情對上秋八月深情的眼眸,只覺一切苦難似已消失,心竟漸趨安定,內心深處的堅持慢慢崩落,竟有投入八月懷抱的慾念。 心雖安但身難過,腳下傳來的冰氣,讓無情舊疾復發,忍不住開始不停氣喘咳嗽。 td3D=Y  
e2W".+B1  
\`\ZTZni  
秋八月再無忌諱高呼:「崖餘! 撐下去! 吾馬上就救汝出去,帶汝一同回天宇。」 qH6>!=00  
_1L![-ac  
0|\$Vp  
無式劍馬上心中生疑,秋八月在此種情況下,竟如此自信的下此豪語。 聽其語氣,不像是安慰,為何敢如此肯定? ?r+-  
84pFc;<  
無情內心翻浪不已,或許是被捉後無法鬆懈的警戒終因秋八月的話語而得一發洩出口,或者是心弦在最脆弱時被觸動,心不由己的拋開顧慮堅持,滿心溫暖的點頭低聲回應。 RT J3qhY  
 XJ5 .  
~B(4qK1G  
深情對望, 相愛的兩人終能相許。 qXtC^n@x  
%(G* ,  
cX OK)g#  
秋八月欣喜若狂,無情終於願意放下一切, 與自己攜手遠走天外。 似乎忘記還身在重圍中,秋八月已忍不住的對未來崇憬??。 此戰過後, 非得在無情改變心意前趕緊帶走。 因為秋八月知曉此時此刻的承諾是有些因亂而為,趁虛而入。一但回到大宋,回歸現實, 無情立願救民之心只怕又會蓋過一切。 太危險了! 雖是趁人之危, (無情之心?) 但還是在此將一切之可能性作一了斷,不惜一切直接帶他回天宇。  !V g`  
"E?2xf|.  
c+nq] xOs'  
一念之間, 已將在場人士判定死刑,不留任何餘地 t=O8f5Pf{  
I[##2  
4G>H  
忽然天空傳來一聲響雷,眾人大驚,晴朗之天,怎會打雷? 一陣靜默後,忽炮聲四起,火藥巨石由四面八方打向四面山坡。 一陣地震天搖,已有裂痕的冰層那經得起這種轟炸與火熱,開始斷裂下落。其他三面也受不住巨震,紛紛開始雪崩,往小天池滾落。 dIBE!4 V[  
5K?IDt7A]  
z4]api(xZ  
整個山谷猶如世界末日,人跟本走避不及也無路可逃。只見滿天冰層不斷的覆蓋山谷,哀號遍野,毀天滅地的自然之力撲天蓋地而來,渺小人類人根本無力可施。 \3aoM{ztD  
TNh1hhJ$b  
E5lBdM>2  
炮聲響起時,無式劍已覺不妙,第一反應直撲無情。但拉無情繩索的人已被巨變嚇呆,手一鬆,無情直往河中圓洞掉下。 !*. -`$x  
t#pS{.I  
|:<f-j7t~  
秋八月卻在炮聲響時愣住,不對! 當初說好只炮打半山坡幾點,只因秋八月在下山前,已暗下力勁由半山起震裂山坡萬年冰層的表下層直到湖邊,火炮與震天雷之熱力與震度正可熱溶震斷已裂之冰層滾下山谷,威力足以活埋無式劍的手下,也可造成無式劍的慌亂,趁機救下無情。 但……拉維竟炮打四面山區,雖說另三面山區自己沒動手腳,萬年冰層能崩落程序有限。但三山一起滾落,加上自己刻意破壞一山的殺傷力,震動之大足以活埋整個山谷。 SHo$9+  
8-%TC\:  
{_Rr 6  
哼! 拉維有意要把天外人一網打盡,包括自己。啊! 不妙! 崖餘有難………秋八月一時的遲疑竟誤了時機。 Jrpx}2'9:a  
xJ)n4)  
1sdLDw_)p  
秋八月心動身移趕緊直飛向無情。 但拉無情之繩索已鬆,無情正要落入河裏。 凌空使出霜冷清秋,將冰層飛速的推向湖中圓洞,填平圓洞。 眼看無情就在眼前,正想伸手抱住,另一道勁風已先閃入,攔腰劫走無情。 秋八月正要追趕時,雪崩已至湖上,眾人東躲西閃,眼前一片混亂,哪裡看得到周圍事物。 28J^DMOW  
,lA  s  
w{@o^rs  
此時山搖地動到達最高點,冰層不停的落下,山谷眾人不但逃避不及更無處可逃。 山鋒上的追命已被眼前慘劇震得說不出話來,手腳酸軟。這是千年難見的山崩, 四面山的冰層持續崩落, 擠向小天池山谷。 雪層不停地蓋過奔跑的人群,將他們壓入雪裏,連帶一起滑落山谷, 小天池與谷底很快的被冰雪填滿堆砌。耳中不斷傳來哀嚎求救聲,但很快又被雪淹沒。自己如不是在最高山峰的石後,恐怕也是雪下亡魂。 dl@%`E48w  
zSja/yq  
"Yj'oE% \  
據當地人後來描述此乃史上最大雪崩,填平了小天池山谷,連同冰湖皆被埋在冰下。此事更成疑案,萬年冰封的山,氣候依舊嚴寒至極,怎麼會一瞬間發生如此大的雪崩。 鄉野傳說成了山怒,有好一陣子,無人敢再接近此地,直到數百年後小天池才再出現。 thM4vq   
R1GEh&U{  
Pjjewy1}^  
不知過了多久,憤怒的山才平息 被夷平的山谷高了數呎,滿地雪白無痕,猶如原始林地,無人踏過,只餘幾株黑影。 z]?N+NHOA  
wN-d'-z/rd  
%H&@^Tt a  
歷此劫難倖存之人慢慢的撥開雪層爬出,眾人傷痕累累。 無式劍捉著無情跳出,看著四方零落身影,存活者只餘三十來人,皆屬武功最高層,其餘大概全埋於雪下。 無式劍仰天大笑:「哈……哈……吾竟敗在自己人手裏。」 無式劍已猜出是拉維搞的鬼,但是他敢如此大膽妄為,當然是找到更硬的靠山~秋八月! 8tFoN*M  
D(RTVef  
sCk?  
此時秋八月掌風已到,無式劍以左手之八月秋風擋去掌氣,將右手無情喉嚨鎖於手肘下。大喊:「秋八月! 吾現在就讓無情給吾的手下陪葬。」 4k_vdz  
b8SHg^}  
8Sh54H  
「住手!」 秋八月現身身前。 「放開他! 汝已沒本錢再玩,何苦再鬥下去。」 L(-b@Joh  
c>RFdc:U  
Midy"  
「哼! 若不是汝等,吾會如此一敗塗地。 若不是無情聳恿拉維,他敢叛吾。若不是汝與他合作,他敢大膽弒祖。」 )PuFuf(wz  
nV:LqF=  
/qGf 1MHD  
「 沒想到汝竟能知道是拉維。」 DBD%6o>]K  
&*G #H~\  
VAf1" )pC  
「西夏調動如此多之火炮與震天雷進山,吾會不知嗎? 就因為是拉維,所以吾不會對他的軍隊留意。 吾要他來接應,他未到反而派遣吾之直屬部下與他之長輩們先到,他是打定不回大陵了。哼! 枉吾對他特別調教。」 R$TB1w9]  
[8,yF D_U  
C3],n   
「汝的確教的好,連吾都被算計了!」 秋八月無奈地搖頭。 J| bd)0  
]d0tE?9  
kDN:ep{/  
「但罪魁禍首就是汝等! 秋八月! 汝只有一條命可選,汝或無情只能有一人能生離此地。」 無式劍已狀似瘋狂的咆哮。「別在打任何主意或商量,吾已失去一切,吾還會在乎什麼嗎? 如汝打算讓無情犧牲後再屠殺吾們,吾也認了,反正無間裏有汝之愛人同行。更何況吾有八月秋風,真打起來吾未必會輸。」 72y0/FJ  
1Z~)RJ<D  
DN~nk  
「無式劍!」秋八月大怒。 W!&'pg  
k+Czj  
D (m j7oB  
「汝沒有本錢選擇,吾數三後汝馬上作決定,是自盡還是讓無情死?」 N<|Nwq:NN  
cy3B({PLy  
Id|L`  w  
「一…!」 2h1C9n%j9  
ZUR6n>r  
^T$|J;I  
「汝放無情走吧!」 秋八月舉起葬日放在自己咽喉。 CcFn.omA  
JB`\G=PiL  
bMMh|F  
「哈……啊呀!」無式劍突然眼前一暗,左手一陣刺痛。無情不知那裡拿出暗器”淚”,一只向後射入無式劍殘餘的獨眼,幾只嵌進無式劍左手,兩個行動同時進行。 忽然的刺痛讓無式劍雙手鬆弛,八月秋風掉在地上。無情衝出無式劍左手制衡,撲向八月秋風,緊捉住八月秋風在地上翻滾。   O6/f5  
e<h~o!z a  
J/GSceHF  
無式劍忿恨,正要下殺手,葬日的寒氣已近。無式劍冷冷一笑。「一起上路吧! 」 RyK\uv  
心一橫,不偏不躲,依聽覺硬將逼出的”淚”連同掌氣打向無情。   -}=%/|\FG  
l q&wXi  
>JCM.I0_|  
強光一閃,無式劍頭飛半空,但掌氣與”淚”也擊中無情腰身。”淚”劃過腰際,鮮血淋漓。無情身形被打出數丈,口中吐出陣陣珠紅,一動不動的躺在雪地。 #9xd[A : N  
T' &I{L33Y  
hKjt'N:~ZY  
秋八月意想不到無式劍竟不躲閃這招要命劍招,反而在臨死之際打向無情。 一切都太遲了,雖是斬了罪魁無式劍,但無情也身受重傷,生死未卜。 sq[iY  
muZ~*kMc  
Z2='o_c  
「崖餘!」秋八月心撕膽裂地抱起無情,無情已是彌留狀態,但手中仍緊捉住八月秋風,秋八月急將真氣輸入無情體內。 k_q0Q;6w!l  
<$~mE9a6  
mkF"   
「我幫你…拿回……八月………秋…………風。」無情片片斷斷的喃語。 (+3Wgl+]/  
?)X,0P'  
wK-3+&,9  
「吾知道! 吾收下了! 不要說話,好好歇息,吾正輸真氣到汝體內。」為讓無情安心,秋八月收下八月秋風。 TGe;HZ  
JJ'.((  
7`8Ik`lY  
無情再吐珠紅,只是血色成黑。 「這…汝何時中毒?」 ^__Dd)(  
9Z'8!$LYg  
";Rtiiu  
「無..式……劍…真氣…流…引……毒…發。」 O1*NzY0Y%-  
.dQQoyR+O  
_DNHc*  
無情陷入昏迷狀態。「不! 崖餘! 醒來! 汝快醒來! 不能昏睡啊!」至此地步,已無選擇,試著將真氣緩緩地輸入,以求延續生機與逼出毒素。隨著真氣輸入, 無情不但沒現轉好反而再吐黑血。 glXZZ=j  
'-b*EZU8t  
GF%314Xu  
「不…。」秋八月壓不住地心慌哀慟,無式劍竟留這一手,救無情就得輸真氣,一輸入真氣就發動毒性。 無論怎麼做都是死路一條,「上天何其殘忍,如此的折磨汝,應天又有何用。」好像有什麼東西從心底浮現,強闔上眼,八月全身冷汗直顫,倏然腦中畫面一斷,一股殺盡天下的殘念瘋狂而出。 #ap9Yoyk\  
!M]\I&  
[$"n^5_~  
「果然還有活口。」一堆軍隊隨著拉維將秋八月與浩劫餘生的人包圍。 MFm"G  
E7)= `kSl  
FMkzrs  
無式劍的手下大罵拉維的背叛,拉維冷笑道:「吾從小生長在此,就接受嚴酷訓練,好不容易成了駙馬,吾為何要打回陌生的大陵? 吾從小就有大志,要闖一番天下,吾為何要處處受制於一堆長輩? 連大金大宋都還拿不下,憑什麼談遙不可及的天宇? 如今老祖宗已亡,吾等可自由地在此逐鹿天下。 至於汝等…就下去服侍老祖宗吧! 來人! 殺無赦! 」一聲令下,拉維手下展開殺戮。 J8)#PY[i4  
)R  2.  
Fa_VKAq  
「哈!!!!哈!!!!!! 哈!!!!!!!」秋八月忽發出狂笑,右手慢慢抱起無情,左手舉起葬日劍,殘酷的眼神中怒焰狂炙。 「全都該死! 全都該死!」 jR#~I@q^  
y K2^Y]Ku?  
?6jkI2w  
拉維心中一驚,自知不妙。 眼前的秋八月神態猶如瘋狂,全身發出戾氣猶如噬血惡魔,拉維不禁後退數步大喊。 「殺了他,快殺了他。」轉身疾跑,背後不斷傳來哀號聲,拉維心惶不已的狂奔。 *b}lF4O?  
?Wt$6{)  
i'wAE:Xe  
此刻的秋八月醉心殺戮,揮劍橫掃千軍。掃到者皆腰斬或碎身,無一倖免。在場生靈,不論是拉維還是無式劍手下,一律誅滅。 jSuL5|Gui  
z,bQQ;z9  
/<8N\_wh  
僅管眾人奮勇抵抗,光芒四射的葬日卻使眾人難以睜眼,無法近秋八月。 秋八月殘酷地殺盡眼前眾人後,反手一道劍氣直擊拉維。 QZhj b  
mzc 4/<th  
`z )N,fF  
「啊…」一刀刺穿拉維身子,釘到樹上,拉維身體經不住利刀與上面的暗勁,整個爆開。 (%o2jroQ#  
R% ,<\d7  
@%lBrM  
人間已成煉獄,舉目望去遍地血腥,碎屍殘骸,但秋八月血液裡那股毀天滅地的傷痛,好像只有殺才能止,或許失心瘋狂才能忘了那撕心裂肺的絕望。 <u:WlaS  
e$uiJNS2  
@L:>!<  
此時身後一聲呼喊:「秋高人!」 GMZv RAu i  
7ei|XfR  
%8M)2 ?E  
秋八月倏然轉身便不由分說地向追命出招。 傾危間。 一只拂塵硬擋住秋八月的掌氣,並傳來一股令人心安的氣流。秋八月震懾驚愕,突然混亂的腦海中乍現光芒,好像有一股想要抓住什麼的茫然在心底暈開。 dwv6;x  
;6{@^  
U*P. :BvG  
忽然胸前小小的拉扯 無情無力的輕捉秋八月胸前衣襟,秋八月一驚趕緊捉住懷中人之手, 手心一熱, 無情將之前鑲進腰側的”淚”放到秋八月手裏。「八月…結……識…你…今生……足矣! 毋……成魔……! 你……永…遠…… 是…秋… 高人………。勿……殤…必……忘! 還………君…名……淚!」語畢,頭一軟,又陷入彌留昏迷。 <K4 ,7J$}h  
{ F};n?'  
"a/ Q%.P  
來人拿起簫在秋八月眼前晃動。 「吾是追命,汝口中之三爺,汝懷中人之三師弟! 秋高人! 醒醒!」 口中一股酒箭,噴向秋八月臉頰。 C 2w2252T  
&0BdUU+:<  
[kgdv6E  
心殤難已的秋八月看到蕭時發愣,直到被酒箭潑到才清醒。追命無意傷人,所以只是以酒潑人。並無加入內力。 追命趕緊拉起無情,給秋八月看。 「秋高人! 大師兄! 大師兄需要你啊!」 H'UR8%  
l-$uHHyu*  
t"YNgC ^  
此時一熟悉聲音飄入。「無量壽佛! 大捕頭也許還有救,秋高人! 回神啊!」拂塵傳來的強大氣流中夾帶一股安定力量,硬壓下成魔邊緣的心。 d/e|'MPX  
5pRV 3K{H  
Q;J`Q wkH  
秋八月看著無情慢慢地冷靜下來………… ~w;]c_{.b  
%9#gB  
\yGsr Bl  
「是汝! 陳摶前輩! 怎麼會到此地?」極力平復的鎮定,還是藏不住眼底的殤。 okFvn;  
>xn}N6Rj2~  
r]Ff{la5  
陳搏不語, 只伸指幫無情把脈,神色有些驚訝,但一閃而逝。「閒話稍後再提,吾交予汝之藥丹呢? 快讓大捕頭吞下,只要沒斷氣就有救。」 2',w[I  
?kz+R'  
79yd&5#e?  
秋八月想起初見陳搏時之交待,趕緊拿出藥丹,也顧不得有外人在場,當下以嘴渡予無情。追命看了不由臉紅,陳搏卻是神色凝重。秋八月不捨得地留連於唇香,著實地吻了再吻才分開,看到無情臉上的黑氣,趕緊詢問。 z5X~3s\dP  
/Y2/!mU</  
*79m^  
「崖餘不但重傷還中毒,藥丹可否能解毒?」 kY&h~Q  
KB!|B.ChN(  
M}wXJ8aF?  
「這……」陳搏長嘆。「此藥丹乃用於療傷固元,不是解毒聖品。」 08m;{+|vY  
eV cANP  
}/,CbKi,+  
「如何才能解毒? 吾試著逼出毒氣,但無法成功。」 02k4 N%  
')$NfarQ.  
U70]!EaT  
「原本是很快可以找到。」陳搏看了一下四周,再嘆:「現在只怕無望了!」 0G2g4DSKD  
a3 >zoN  
^:jN3@ Q%  
陳搏的舉動甚為奇怪,秋八月急問:「前輩之意是原本此處有解藥嗎?」 pBC<u  
M-uMZQ e  
iY bX  
「哼!此乃大陵禁藥,好一個狡猾的無式劍。他知曉無情身無內力因此暫且無害,但毒性隱藏體中。倘若受傷之人強運內力療傷,必適得其反,讓毒反噬。唯一藥方只有這個小天池裏之冰蓮可解,但小天池已被深埋雪下。就算挖出,冰蓮只怕已全壓死。」 @E53JKYhY  
S-nlr@w8  
*AIEl"29  
秋八月聞言後,趕緊拿出採到的冰蓮,「可是此蓮?」 =4 X]gW  
8Z2.`(3c[  
g+C!kaC)  
陳搏大喜 :「就是它了! 秋高人怎麼會有此物,而且看起來似是新摘。」 NS,5/t  
? QDWuPhN  
)2E%b+"  
秋八月簡述之前遭遇與賴勺根之要求講予陳搏聽,陳博仰天再嘆:「命真不可改嗎?」 'iLH `WE  
^SfS~G Q  
\ U-vI:J_  
將冰蓮放入隨身葫蘆,加上些許藥物,運功溫熱葫蘆後倒出。 冰蓮成少許黏稠狀物,「秋高人! 還是由汝來吧!」 xDO7A5  
i NWC6y  
Sb:T*N0gS  
秋八月趕快再以嘴餵食,果不其然,過了少許,臉上毒氣漸退。 0X(]7b&~R  
)Os Lrq/  
?Jtg3AY  
「前輩怎會正巧到此?」 Yp4c'Zk  
5H:@ 8,B  
&(xUhX T  
「吾感應到無式族人將有大禍,雖是疚由自取,但還是忍不住想來看看,看看自己還能做些什麼, 但終究太遲。」總是自己帶進此地之部屬,縱是修道多年,陳搏還是難忘情。 vVs#^"-nW  
s-V SH  
R& =f:sEi  
「前輩! 吾……」 ]PNow S\  
6b Z[Kt  
4rU! 4l  
「別擔心,吾沒怪汝,其實此星運勢還有很多年,天命不可改,無式劍強求逆天,最終自取滅亡也。」 kYxS~Kd<  
BvSIM%>h  
Cj;/Uhs  
「前輩又為何長嘆命不可改?」 [ev-^[  
y^FOsr  
9''p[V.3  
「這冰蓮的確能幫大捕頭強健身體,可幫他解去長年病痛, 加長壽命。 如今用於解毒,藥性已不如前,無法達到除病延壽的真正效應。 偏偏這是唯一剩下之一株,醒來的大捕頭體弱依舊如昔,怎不讓人感嘆命運弄人呢?」陳搏不敢說出的是,那種弱體只怕無法活長久。 u&TdWZe  
;' e@t8i6  
1;W=!Fx  
「天意本難測,能不順天嗎?」此時此刻,秋八月忽然覺得”應天風”這個外號多麼的刺耳。 YbMssd2Yg  
************************************************************ |[cdri^?D  
回到小樓已七天,無情依舊昏迷不醒,常常氣喘,似乎隨時會乘風而去。 秋八月與陳搏不時輸入真氣,但無情體內不知為何出現排斥,兩人也無能為力,只能等無情自己醒來。 /CT(k1>  
R.1Xst &i  
f3 ]  
又是中秋圓月時分,汴梁城中充斥熱鬧慶典,當初來到此地時也是中秋。竟已過一年了! 秋八月站於小樓外之花園,習慣性的望天, 卻新添一聲長嘆。 | D.C!/69  
y?N Nz0  
/4joC9\AB  
「難道沒有其他的辦法了嗎?」秋八月問背後走近的陳搏與追命。 mPVE?jnR^0  
D(r:}pyU  
=V^@%YIn  
「其實你我都明瞭,以大捕頭的身體之弱,能存活下來已是異數了。 在當時中毒後被吊於冰湖上多時,再歷經雪埋暗器傷掌傷等,他其實早應魂歸九天了。 如不是那股奇異的氣支持,那能撐到現在。但也就是那股氣竟無法與吾等之氣相容。 說來奇怪,那股氣有一點熟悉感。」 &(&  
;>2#@QP  
mT_GrIl[  
「原來不是吾錯覺,吾亦有同感。那股氣與怒雨飛龍族之氣很像。 可是要注入龍氣影響一個人生態,是要犧牲好幾成功力,而且無法復原得重頭修起,此人必是功力深厚才經得起如此的折損,崖餘與他們有這麼大的交情嗎? 如果能找到當初賜與這股氣的人,或許有救。 三爺! 汝等還是崖餘認識太虛龍族的人嗎? 或是知道是誰輸真氣給崖餘。」 U 0ZB^`  
}BN\/;<A  
_qTpy)+  
「 秋高人! 我不認識什麼龍族。 據我所知,大師兄也沒碰過這類高人。當年事變,大師兄是由世叔相救,從此就待在神侯府,如有這番奇遇,吾不可能不知。」 Uk-HP\C"7  
nJVp.*S  
*PM}"s  
這不是等於判了死刑! 三人相對無語,陳搏換件事說轉換心情。 「吾很好奇! 無式劍為何沒搜到暗器”淚”?」 '.p? 6k!K  
a%~yol0wO7  
Z%v6xP.  
追命回道:「那是大師兄新的保命絕招! 歷經姬搖花與猛鬼廟後,大師兄知曉同樣招數不能重複使用。 所以大師兄把幾顆”淚”,裝在自己斷腳處,加上人造皮。 無式劍頂多是換衣,檢查可能藏暗器之處,沒有人會料到大師兄竟延長斷腳處放置暗器。」 ,sb1"^Wc  
S]yvMj_?  
L=7rDW)aa  
陳搏恍然大悟:「不愧是六扇門第一把交椅。」 H(\V+@~>AD  
2X @G"  
"oE*9J?e  
忽然天上流星掃過,陳搏心一動掐指一算,面容大變。 p~bkf>  
xVR:; Jy[  
gGKKs&n7  
「前輩! 汝算出什麼嗎?」 A'DVJ9%xB  
{of]/ 3=  
6D9o08  
陳搏已測出,無情時日不多了。「這…唉! 無情不久矣! 只是……」面露難色看向秋八月。 ~Ob8i1S>  
dokuyiN\  
z/vDgH!s  
秋八月心如刀割,但聽出陳搏還有後文,而且跟自己有關。「但說無妨!」 (G5xkygR9  
#O</\|aH)i  
aii'}c  
「汝八月秋風拿回來了嗎?」 *j<@yG2\gP  
_ +KmNfR  
Wg1tip8s  
「拿回來了。難道…」 看著陳搏露出憐惜眼神,秋八月明白了。 「是八月秋風嗎? 怎麼可能?」 uJPH~mdW   
[~?M/QI9  
caD5Pod4  
「吾知是失禮,但為了大捕頭,恕吾多問,你們是否有過誓約?」陳搏嚴肅的盯緊秋八月。 >i8~dEbB  
Ve14rn  
$j !8?  
秋八月講出在小天池前的那段經過,自己誓要帶無情回天宇,無情也點頭了。 4!2SS  
<R~KM=rL  
*tAqt2{48  
「身為八月秋風主人的汝,應知如果汝與最親的親人太接近,他們都將死於非命。 汝可知當天空暗雷響起的那刻,就是汝們的未來已刻在八月秋風詛咒上。」 j_pw^I$C  
nh|EZp]  
STp!8mL  
「哈……」秋八月忍不住向天悽苦一笑。大哥小弟徒弟一個一個的身亡, 為此才遠送徒弟雲瀟灑等到太虛星去,吾怎麼會不知呢? #wD7 \X-f  
y<uE-4  
$9m5bQcV  
本以為與無情無關,沒想到所謂的近親竟也關係到自己心愛之人,先前與崖餘雖交心但一直有分離之共識,所以崖餘才無事。吾竟疏忽了誓約攜手的那刻,就是把他推入八月秋風之死海。吾太大意了,吾早該想到才對。 ^8\Y`Z0%  
./)j5M  
z9fNk%  
「什麼?」追命大驚看著秋八月不哭反笑,是痛徹心扉到無法表達吧! 這…太殘忍了!   b.(XS?4o  
 /Ef4EX0  
D`fc7m  
「秋高人不要傷心! 此局竟有變數,也許能破八月秋風。因為大捕頭的命相而言,早年早該入無間之人,可是卻莫名地存活下來。 他是入劫之人也是破解之人,八月秋風命輪轉動後,小天池之時應死卻又未死,讓此詛咒有了破洞。 雖不是現在,但遲早會破解。」 $Q,n+ /  
'Ix5,^M}B  
`^f}$R|  
秋八月自己亦暗自測算了一下。 唉! 少則十年 多則…「吾與他能有未來嗎?」 iDR6?fP  
_6J<YQK  
2q|_Dma  
陳搏回道:「吾亦不知,汝與他似離非離,打破許多不可能,吾無法看清未來。」 7rPLnB]  
i/M+t~   
vF+YgQ1H  
「是嗎?」吾又何嘗不是! *<CxFy;|  
DlS&qFs  
gx#J%k,f  
見那八月轉身觀天,失落的眼神訴說著無奈,沉默以對。 陳搏與追命也不知該說些什麼了! 感傷的氣氛讓人透不過氣。 SZI7M"gf/+  
?P YNE  
9$EH K  
秋八月眼眸一閃,下定決心,收拾起種種情緒於心底深處。 再轉身已回復高人風姿。 「前輩! 感謝相助! 一切託汝了!」 _jk|}IB;X  
)PHl>0i!  
5GUH;o1m  
陳搏露出讚賞眼光。 「汝非常人也! 吾先進去等候。」 Cea"qNq=k  
|/2LWc?  
]uJM6QuQ  
陳搏進去後,秋八月對著追命抱拳:「三爺! 請多多關照崖餘!」 \c FAxL(  
}P16Xb)p  
4KZSL: A  
「秋高人! 你要離開了嗎? 」 w8U2y/:>  
r8<JX5zyuo  
dY 6B%V  
「吾能不走嗎?」秋八月苦笑望天。 「順應天意才是應天風。」 frk7^5  
dkf}),Z F  
I S.F  
「要走可以,但是請你等大師兄醒來,當面對他講。」 69?I?,7  
V~JBZ}`TG<  
^]KIgGv\  
「何苦呢? 吾多留一刻,他就多受折磨。見面後更添離愁,不如悄然歸去,彼此皆了無牽掛吧。 請轉告,多多保重,但願十年二十年後有再相見的一日。」語畢轉身化成圓球,飛向天際。 D@2Ya/c  
YlG; A\]k  
nO-d" S*  
「秋…為何? 真是無解嗎?」追命狠狠地灌下苦酒,想起自己的苦戀何嘗不是個無解之局。「唉~ 我亦是身陷無解之網中人!」 AK %=DVkM  
-Zttj/K  
IOn`cbV:  
忽見何梵跑來。 「三爺! 好消息! 陳天師終能打通公子氣脈,幫公子順氣療傷, 公子很快就會甦醒了!」 W6h NJb  
6_pDe  
[p2g_bI8yK  
追命望向天際。 「你就這麼走了,大師兄情何以堪,我又要如何開口呢?」 d|R HG  
fdg[{T4:  
a\.//?  
********************************************************************** 'et(:}i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夜來幽夢忽還鄉。 (摘自蘇軾江城子) %+/f'6kR  
mMn2(  
(di)`D5Q  
風無情的吹,時間不停的流轉。 其間天宇發生許多大事,秋八月回天宇後正是紀子焉初出靈山,傀渡論現世時,秋八月腦門遭紀子焉重擊失智。 接著四方生滅,樂府出塵,秋八月在飛凡塵因蛇悅現象成活死人。 風火道連接兩陸,無天道起。種種事端印證,武道是永無和平之處,不是跳出就得終身隨波逐流,承受起起落落生離死別的殘酷。 (}VuiNY<3  
Cb+P7[X-  
1 VPg`+o  
處於紛紛擾擾的武林中,不自覺已經過數年,加上化解了八月秋風的毒咒,秋八月才得以安心的重新回到舊地,還特別選定今日來個中秋佳節會玉人。 Y#GT*V  
:17ee  
ojiM2QT}m  
此刻的心情既興奮又緊張,十年了! 汝可安好? 還在為民請命嗎? 是休憩時候了! @+[Y0_  
4+BrTGp  
27}.s0{D  
想不到自己也有這種心喜悸動的心情。 手輕撫著手腕上的”淚”,回想起回天宇後,自己將”淚”串成手環,掛在手腕,未曾離身,時時撫弄時時念。為此還經常讓杜鳳兒取笑。 wEZqkV  
kOo>Iy  
W^-hMT]uD  
還沒進東京就發現不妥,往年的汴梁,中秋節可是熱鬧非凡,怎麼是一片寂靜 ? 一接近城垣,就見到處處烽火殘骸,是大戰過後的洗禮。 秋八月趕緊飛進城中,城中屋漏破瓦,不時可見火燒屋舍,城裏猶如空城,看不到活人只有遍地死屍。 -Mit$mFn  
=]8f"wAh*  
k*A4;Bm  
這是東京汴梁嗎? 心急如焚趕往神侯府,神侯府已是殘瓦破礫,看得出此處發生過戰事蹂躪。 [^cs~ n4  
X%RQB$  
IEKMa   
秋八月巡城一遍,所到之處皆是烽火過後的摧殘景象,以及更多飢餓待死的人民。只問得發生了靖康之變! 汴梁已在金人搶掠中成了空城。 s{b0#[  
x(exx )w  
1uKD&k%q  
秋八月暗暗測算,但是如同以往,有關無情方面,總是算不出。 聽說南方出現了新皇帝,會不會是他們到了南方呢? 6nM rO$i0k  
VGq{y{(  
FjK Ke7  
心空洞的走著,無意間來到郊區某破屋。此處是…當年無情受傷至此, 與無情感情交流之處。時間雖短,但卻是最快樂的時光,可惜中間夾了個杜鳳兒。 @G^j8Nl+J}  
37.) @  
!NlB%cF  
那種心靈相通,暫拋下一切,無憂無慮的與所愛之人一起,對兩人而言算是幾不可求。 那段日子在心裏千迴百轉多次,正沉淪於回憶中。忽然………依稀看到無情的推著輪椅之背影,一瞬即逝,忍不住追趕到屋後。 (, ;MC/l  
\"<GL;  
7Y|Wy Oq  
秋八月滿心驚喜, 何時屋後竟種滿楓樹? 時植深秋, 楓紅繽紛, 點綴山野, 好不遐意。應是崖餘之文思,布置這記憶長存之處。 J@=!w[v+  
\JF57t}Zk  
Fj[ dO&  
「秋八月?」 W\d0  
#c8"  
C.DoXE7  
回身一看,嘴角揚起。「是汝!」 U"jUMOMZ;  
ua6*zop  
Udb0&Y1^  
闊別的追命, 變得更滄桑與蒼老,兩鬢已現灰白, 背竟微微衰駝。 可見這幾年過的很操勞與辛苦。 一個壯漢都已如此,那崖餘呢? 心中隱隱感到不詳之兆。 不! 不可能! 一向善與命運搏鬥的他, 不會那麼容易被擊倒。 d %F/,c-=  
2gK p\!  
BxW||O|_N"  
追命突然連環腳踢向秋八月,秋高人優雅身段輕鬆撥開。這幾腳踢得莫名。 「三爺! 為何怒氣生?」 B8P@D"u  
$~;6hnr m  
O&gy(   
「你還知道回來嗎?」 LNsE7t  
{Tjtj@-  
.)oQM:F (h  
「三爺何意? 崖餘呢? 吾聽說了靖康之亂,汝等可安好?」 IJL^dXCu  
4AG&z,[  
\!? PhNv  
「冷血已戰死,世叔與鐵手先行退隱。吾留下來…收屍。」追命哽咽說完後,手一指前頭楓樹林裏。 AZBY, :>D  
,cl"1>lp  
"N=&4<]I5  
秋八月不可置信地走進楓林裏,看到樹下墳墓之名………… “盛崖餘之墓” ,已無法控制顫抖的身形。 zmrX %!CW  
=}6Z{}(TT  
$n_sGr  
不! 怎麼可以? 汝怎麽可以沒等吾來就撒手而去,吾好不容易等到化解八月秋風的怨咒。 am)J'i,  
'PxL^  
\Ho#[k=y*/  
「應天風! 汝真是個無情之人,為何一去無音訊? 你可知大師兄多麼的思念你,但卻無從得知你的任何消息。」 EHE6 -^F  
1bFEx_  
3 8ls 4v3  
「猶記當年崖餘昏迷多日幾乎命斷,註定我與他之間有緣無份,八月秋風之毒咒讓吾裹足不前,時至今日,無須再解釋。」秋八月悔恨不已。 bN<O<x1j  
]J0Y^dM  
&El[  
「人未到,傳個音訊報平安應不會有事吧! 你可知大師兄經常遙望天際? 你曉得大師兄在八月中秋時,總是一個人悶在小樓裏。 你可明白大師兄在你走後顯少再展笑顏? 你可知曉這是個單向感情,你高興, 隨時可以稍人來查看。但我們呢? 我們卻無法過去,對大師兄何其不公,又是何等的心靈折磨。」 8tB{rK,  
a*e|>pDO  
.5$V7t.t$\  
「三爺! 吾何嘗不思念成狂,但吾不行,一回天宇後即開始面對各種爭鬥,如不留意讓人知道崖餘之存在,勢必對他造成傷害與危險。」 dzk?Zg  
's%ct}y\J  
' ]H#0.  
「哼! 你就認定大師兄一定會成為你的弱點嗎? 音訊全無不聞不問,就是你心疼他的表現嗎?」追命憤憤不平。 |<5J  
Xl '\krz  
jw6ng>9  
秋八月心如刀割,怪不得追命怒氣。追命不懂自己在天宇之定位, 更不明白這段期間天宇板蕩,稍不經心正道便萬劫不復。身為天宇領航之人,能不顧忌嗎? 怎能因自己私情影響天宇局勢。 看到天宇智者紅雲的至愛夢雨涵幾經遭遇綁架囚禁,只為達到威脅紅雲的目的, 自己如何能不心驚! 如何能不擔憂在無自己保護下的無情是否也會成為眾矢之的。 TO;]9`~;Mu  
s^x , S  
YC+ZVp"v  
這十年來,時時爭強鬥智的生存, 不覺時間已快速飛馳而過,是吾疏忽了歲月對兩邊不同之影響。 ,YzC)(-  
GO&RR}  
0v,`P4_k  
「吾…! 是吾對不起崖餘!」秋八月聲啞,眼底盡是載不盡的哀傷,緊握的雙手更緊,任憑血絲沁出,就是流不出淚,痛讓哭泣都麻木了嗎? 身軀已不能自主地顫抖。 [eTck73  
YP@ ?j  
2{Lc^6i(t  
不用言語,見此景的追命已然明瞭大師兄在秋八月心中的地位不曾稍減。 Ky{I&}+R|  
kA->xjk  
o::ymAj  
「崖餘是怎麼仙逝的?」 PSt|!GST  
+k"8e?/e.  
q'U-{~q%  
「唉!這些年來,大師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終日與床為伴。世叔罷黜之日,乃大宋傾顛之際。大師兄希望以他僅存的歲月伴汴梁同生死。當城破的霎那,兵荒馬亂眾人離散,我讓二師兄護送世叔遠走南方,吾則繼續追查大師兄下落。那晚下著傾盆大雨,當我趕至汴河,只見燕窩摔在地上,金將領一槍刺中大師兄,將大師兄推落汴河。我欲救援,但金兵太多,等到打到落河處只看到這只蕭。我趕緊沿岸找尋,但是當晚的大雨,讓河水成了急流,連吾跳下都無把握能上岸,何況是殘廢的師兄。 後來在岸邊找到血衣,白衣成了紅衣,那種流血量,加上槍傷與急流,大師兄實難倖免。找了數天,始終無蹤無影,大師兄應已…隨波而逝。由於大師兄生前很喜歡此地,甚至移植楓樹來此,所以以血衣建立了衣冠塚。」 |Z +E(F  
~wQ WWRk  
vU=k8  
沒看到屍體? 秋八月再推算感應,但是就是一片空白。望向天空星辰,腦門一轟, 幾近無法站立, 吾竟未留意汝之本命星已滅,汝真得就這樣離吾遠去? 不! 不是沒留意,是刻意不去觀看,吾是在逃避可能的惡耗! f+(w(~O  
<\#  
hgMnO J  
汝後期無力站起? 是龍氣已盡嗎? 好不容易知曉怒雨飛龍就是當年贈氣之人, 吾如果能早日到達, 或許能讓怒雨飛龍幫汝接續生機,還是太遲了嗎? V3Rnr8  
> &  lg  
P+ h<{%:*  
吾這幾年…到底做了什麼? 為了天宇, 疏忽了遠在天邊的汝, 所以汝決定不再等吾了嗎? 以這種屍骨無存方式來回應嗎? -V)5Tr=  
x[h<3V"  
\6PIw-)  
「秋八月! 秋八月!」追命看到秋八月失神許久,心不忍的喚醒沉淪於自責中的他。 E`LIENm  
f0s<Y  
#._6lESK  
秋八月從失神中清醒。 「三爺! 多謝汝替崖餘做的所有,可否將他的蕭贈于吾呢?」 d3q/mg5a  
QSQ\@h;E  
Kps GQM  
追命本想自己留作紀念,但看到失魂落魄的秋八月,手裏緊握著”淚”,沁出血絲而不覺,怨氣也消失無蹤。看他模樣,必也是有苦衷才會與大師兄失聯多年。唉!! 伸手交出無情的蕭! 3t}o0Ai9  
I<o4l[--  
H0Gp mKYW  
秋八月拿到蕭後,轉頭決然離去。 N4JL.(m){I  
)^a#Xn3z  
[,V92-s;N  
就這樣走了嗎? 秋八月今生不會再回來了吧! 追命目送秋八月緩緩離去。 x>/@Z6Wxz  
7=[O6<+o  
2SCf]&  
今晚之風特別淒冷,破屋猶在,當年笑語似還在耳邊……”終有一天,我們會再回到這裏。” pHbguoH,  
qSs^}eN  
G6g=F+X2  
當年的誓言,如今卻以這種方式回來,真是天命不可違嗎? .Af)y_  
V$]a&wM<5  
s)ajy^6'M  
崖餘的家毀在中秋月圓時,卻撞入吾秋八月之心, 是緣份還是兇兆呢? 9MlfZsby  
,lGwW8$R  
%>}7 $Y%  
跨越境界星域的感情真是無法長久嗎? !ES#::;z?  
~.=!5Ry  
)ejqE6'[  
雙方的天命責任壓的吾們好重好苦,死才方休嗎? lfG&V +S1  
SYhspB  
$ }bC$?^  
武林道上被冠以”神人”或”高人”,也自詡已臻神通,順天而自得。諷刺的是吾應天風的宿命似非要逆天才能如願,但是逆天是否真能換得兩相廝守? 他幾度悽然自問,現在他只覺得眼睛好像痛得睜不開眼,是啊﹗能不能不睜眼,就不用面對這樣的結果。   ~8 a>D<b  
iPL'JVPZ  
n \NDi22  
屋外隱約又浮現白色身影,若隱若現,閃著寶石般之黑眸,擔憂的望向自己,忽又對著自己盈盈而笑地搖手。秋八月緊撲白衣身影,白色身形卻隨風消逝遠方。 `v+O5  
Xg)FIaw]eT  
a5+v)F/=  
應天風無情吹逝,多麼諷刺之稱號,汝是要吾忘記所有嗎? 只因應天風無情一開始就註定分離嗎? "f$A0RL  
?ew]i'9(  
B=xZkc  
秋八月將蕭緊握在手裏,淚終於緩緩流出…………………… Ji?UG@  
bWzc=03  
X-^Oz@.>  
寧夜中,忽聞簫聲切切情意幽幽,追命聞聲而至,朦朧夜霧中驚見,白衣浮現望天,黃衫凌空挪步,身影寂寥,迎風詩吟。”月光開道引,悲曲駕前行!”緩緩地消逝於圓月裏。 by3kfY]4s  
WK5bt2x  
-5B([jHgR  
(對照秋八月在天宇初出場的誓言, “滄海開道引, 金雨駕前行”。) 2xxwQwg8  
FnU;n  
?UZ yu 4O%  
天下篇,逍遙遊 T1TZ+ \  
七星劍,葫蘆酒 ^]K)V  
你就這樣長身去了江湖 eEFT(e5.>3  
自天涯滄桑風塵回來的你 ?(hQZR 0e  
大鐘鳴鼓,琴瑟竿笙 /JY i^rZ  
高台厚榭,遽野之居 cLF>Jvs*J  
或人何在? 或人何在? _Dt TG<E  
你又帶書攜酒配劍 ^^(ZK 6d  
從眼前到天涯, 一路過去 O/"&?)[v  
落花也有溫柔的遠志 Hs!CJ(0"y  
像人走向水涯 $f\-.7OD  
而裘褐為衣 棺桐三寸 +Uk.|@b=-V  
張目間逼切如大火逼你躍牆 R-|]GqS}L  
身臨絕澗如閉目飛躍 !(tJZ5  
而這一躍往何處去呢 $e\R5L u  
流水也有悲壯的柔情 yXmp]9$  
: \`MrI^  
L{Zy7O]"d  
(摘自溫瑞安的山河錄之華年) ?*dx=UI  
? +!?$h  
=jHy6)6w  
-----全文完----- X28WQdP,7  
$dUN+9  
PUo&>  
$ {"St&(  
Y'R1\Go-  
Y5 pNKL  
t)+dW~g  
後記: F`3As 9b:  
好長久的一段時間 6/28/2002,第一次將應天貼在山外山青樓外樓與小樓,到如今過了四年,終於在中秋節的今天劃下句點。 與中秋節甚有緣份的文,秋八月寓意中秋, 相見與分離皆在中秋, 唯一遺憾是當年沒挑在中秋節發文。 )Jn80~U|1  
*mt v[  
?2Dz1#%D  
當初是因看了magician的絕代風情,驚豔受啟發,興起寫文。 原來吾最愛之公子也可用這種手法寫文,異想天開的將天宇布袋戲與四大名捕結合。 原本要寫出兩方文化背景的不同,所產生的衝擊。 但到最後不受控的轉向武俠鬥爭, 與吾當初要寫的初衷有點不同。 p.olXP  
MeS$+9jV(  
\`x'g)z(i  
當年溫大哥停筆多年,在等不到續集下,有一陣子沒再看溫式武俠。 但為寫文也要找回對公子的感覺,重新研讀四大名捕系列,對公子有更多的心疼 。從文中 我覺得溫大哥已判定公子是不會活的長久, 這份憐惜讓我轉了筆鋒,讓秋八月與無情之間擦出火花,有了心靈相通的知己, 讓公子鬱悶的生活裏增點色彩。 原本是雙人並重的情節,到後面諸多偏向公子, 也算是私心。 )QT+;P.  
-|mRJVl8  
>iV(8EgBS  
賜死公子, 大概會被小樓的姑娘們追殺。 但這是一開始就定好的結局,總之是史不可改, 加上兩人太大的差異與背負的責任, 實難能攜手走天涯。今天只要是任何一方不是無情或是秋八月,我想結局會是不同的。這點在後來溫大哥再開筆寫少年四大名捕時也有共鳴, 鐵手鼓勵冷血接受小刀的那個片斷, 也是如同公子與八月的無奈 但小刀至少同為宋朝人, 秋八月可是遠在天邊的”高人” 。 EpMEA1=&  
W5{e.eI}|  
[ V~bo/n  
到了少年無情的出版,溫大哥筆法與之前有些不同,多了些對無情身邊人的描述。其實公子在某方面而言是幸福的,諸葛神侯與鐵手對他之寵溺與疼惜,溢於言表。 在兩人出外辦案時, 即使女副總管嚴魂靈追隨在旁, 鐵手還是要親自整理房間讓公子休息。 嚴女頗吃驚,  一個如此粗獷健壯的漢子, 家事竟做的這麼好, 讓我覺得有點對不起鐵手。 他與冷血顯少出現, 反而是追命出場較多。 看了少年無情,忽感後悔,也許我應把追命換成鐵手。  但想想追命對公子也很好, 甚至在正文中就提過,與公子第一次見面,他就驚豔與失措。所以當初讓追命出來, 也那麼一點同人味, 但後來還是讓鳳兒代勞了。 7Kjq1zl;  
jz0\F,s  
3~'F^=T.Y  
在溫大哥的英雄誰說是英雄, 我最欣賞的不是王小石也不是戚少商, 而是狄飛驚! 又是一個冷門人物。 可能是因他與公子有某些相似處吧! 忍不住把他拖出來表現表現。 C I0^eaFs  
QI<3N  
BO|Jrr>  
怒雨飛龍也是一直呼之欲出, 當初貼了幾篇後就後悔, 有點想把秋高人換成吾家飛龍。 但是因所有怖局已經是以秋八月為主, 而且當年還曾有雄心壯志的想在應天後再寫一篇倒轉的文,把公子拖到天宇, 換成公子捲入天宇戰事, 碰到怒雨飛龍, 感情成了三角。 但是吾現在覺得還是見好就收, 所以只好讓飛龍繼續在墨龍壁享福。 } U.B$4Q  
gd*?kXpt  
6;DPGx  
第一篇文就寫了四年24萬字, 期間小樓多次改版, 山外山青也消失。從一堆人賞文 到如今所剩不多的讀者, 所幸應天風無情還活著。為當初誇下的豪語而負責, “只要還有讀者觀看, 一定完成這個作品。” egvWPht'_  
I'hQbLlG  
%cL:*D4oz  
想想自己真的是瘋了, 才挑這種絕對冷門的配對與題材, 個人又覺得衍生文不一定都是只談感情,人生應是受很多的牽掛影響著包括感情。 本人又醉心武俠,所以一開始就點名, 這不是風花雪月的文, 而是偏向武俠的縮影。 UQ?8dw:E~  
`Ea3z~<7M  
nm.d.A/]Z  
這中間曾有朋友勸說,應該筆鋒一轉,變成談情說愛的主幹可穫得更多讀者喜愛。 也有人說太沉悶, 沒什麼開懷的事, 一直的鬥智鬥爭,是極不討喜的文。 但我堅持這樣的形式,不想破壞原味, 只想寫出無情與秋八月的無奈。 不過到是給了我靈感,寫了些搞笑的番外,和緩一下氣氛。 HVp aVM  
f ;JSP  
hFv}JQJw<  
兩人之間沒有第三者,但是環境背景責任等等無數的牽掛,加上兩個都是悶騷性格, 情事皆是深藏心中,終讓有緣無份的兩人分離。 事事本就難全, 縱是情深似海, 也難抵命運捉弄。 Y'9deX+  
lB-7.  
/j As`"U  
可能是中了布袋戲的毒, 江湖道上沒有圓滿的感情。 :W"ITY(  
,8 seoX^  
he #iWD'  
移居國外多年,中文忘了不少, 白字更多,感謝幫忙校正修辭的cheny與有情天多年辛勞。 mLSAi2Y  
511q\w M  
^=j$~*(LmX  
這篇後記是寫寫這些年來的心情轉折下影響的情節, 至此終是完成了我的不可能任務。 感謝多年來欣賞這篇文的您們, 更感謝您們的支持,應天風無情才能繼續吹拂至今, 讓所愛的公子與秋八月在文中活了一遭! 長篇太辛苦了! 以後應是以短篇為主吧! *yx:nwmo  
l(W3|W#P  
Yaqim<j  
*k -UQLJ  
级别: 大萝卜
发帖
373
萝卜
4502
兔子
392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78
文珀
12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41楼 发表于: 2015-04-13
這篇是第一篇文也是第一篇大長文 ]So%/rOvX  
後面衍生出無數的番外 }PVB+i M  
除了大番外飛月情外都是以案件為單位 6*E 7}  
一直至今一有靈感 n"JrjvS  
番外案件篇還會出現 ofJ@\xS  
甚至跑到霹靂辦案 ,aeFEsi  
應餃子要求貼上正文 y< 84Gw_  
另一個番外飛月情或者應該說是第二正文以後有時間再貼 E+gUzz5  
到底這篇沒有結局的文已過了好多年! 天宇也倒台了! qXW 5_iX  
有興趣的人不多了! *7ox_ R@  
至此任務結束!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