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社区应用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3447阅读
  • 2回复

[转载清水]★【千雪孤鸣X竟日孤鸣】等灯(完结) BY本人无绛

楼层直达
级别: 小月兔
发帖
1816
萝卜
5191
兔子
1219
计都
10
天币
30
银枪
246
文珀
20
属性
本命

作者:本人无绛 ; SM^  
微博地址:http://weibo.com/u/2266084795 aw~EK0yU   
bHT@]`@@  
.qPfi] ty  
【设定是狼主已经在地门有个个假妻子和女儿,而地门已经可以让人进出了之后,狼主离开地门,但没有恢复记忆。而小王传功过后旧疾复发。之后故事就开始了···· #\["y%;W  
\uPTk)oaB  
IbaL.t\>  
                                 等灯 R}26"+~  
T1di$8  
P&^7wud-sb  
  夜已深,风雪正盛。千雪一手死死抓好身上大衣低着头在雪地里疾行如一头孤狼。他从不知地门外的世界会有这么大的雪,好似要将整个世界吞没。 YfU#kvE'  
    在进入这雪山不久藏镜人便与他分散,转过头刚才走过的脚印已经消失无踪,千雪皱着眉想着那该死的雪莲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甚是不爽的哼了一声继续赶路。 ?YykCJJ ~@  
   却在不经意间瞟到远处昏黄色的暖光,顿时心头警惕,这样了无人烟的大雪山中为何会有人家。但在这一片白茫茫的大雪中那一丝代表温暖的暖光却实在透着无比的吸引力让千雪忍不住靠近。 0qUap*fvC  
走近了才看清那是一间木屋,看着有些简陋但透着暖意,屋内不时传出阵阵轻声咳嗽的声响。千雪走到门前脚步踩在雪地上发出清晰的响声,举起的手还未敲上里面便传出一个温和的声音语速缓慢而又带着点无奈“咳咳···千雪,还不快点进来。” ABDUp:  
门开了,木屋里站着一个披着厚厚皮草却还是冻得鼻尖发红的公子,浑身透着和这个地方不搭的雍容华贵的气质。这公子看见门外的千雪也是一愣立在了原地,又很快恢复成笑吟吟的温和样子从门口让开“屋外风大,狼主你先进屋暖和一下吧。” )t=u(:u]  
顿时所有的警惕怀疑和质问都在喉间咽下,千雪沉默的点了一下头弯下腰跟着这贵公子走入屋内,四处扫了一眼便看见周围烧着旺火将屋内弄得十分暖和,又看了看这公子身上一层层的衣物便知这公子畏寒,面色苍白恐有旧疾。 A>2p/iMc  
千雪礼貌的坐在桌子一旁,本想问你为何知道我的名字,为何独自住在这大雪山里,见到我后为何露出那样的神情,开口后却只是一句“我们以前见过吗?” OYy !4Fp  
竟日孤鸣从一旁取出酒杯和一坛烈酒放到桌上,坐到桌子的另一边从容的开口“一面之缘而已,狼主不记得了理所当然。” Czxrn2p/  
千雪使劲想了想却还是没在脑海里想起有这么个人只得不好意思的回应“抱歉,兄台就再把名字告诉我一次,这次千雪孤鸣绝对不会忘记就是。” JB_`lefW,'  
屋内暖和得甚至有些闷热,千雪看着竟日孤鸣倒酒反手将自己的大衣脱掉放到一边,竟日孤鸣也只是抬眼望了一下露出一点笑意伸出一只修长的手手指抵在酒杯上将倒好的酒推到千雪面前“我的名字无所谓,姓王名输罢了,外面风雪大,你才从外面进来喝杯酒暖暖身吧。” E\N=p&g$  
“王输?额···多谢。”千雪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心里懊恼,他本人是及其豪放之人不管是对事对人都向来干脆利落却不知为何对这个人不知该用何种态度面对,别扭得很。 -d)n0)9  
便没注意到对面竟日孤鸣脸上温和的笑意一瞬间的崩塌,随后是拿酒杯挡住自己的表情。就是这样,一如既往。欺骗者与被欺骗者就是他们的相处模式,早已习惯不用更改。 A+DYIS  
竟日孤鸣没想过会再见千雪,也就从未想过再见会是此番现状,千雪就如同一头孤狼在这雪夜里带着一身寒气再次闯入自己的世界。让就不能呼吸的自己在那一瞬间吸入了新鲜空气,带着眩晕感跌入梦中。 eV%bJkt.  
竟日孤鸣语气随意而带着丝看不透的关怀问道“狼主来到这大雪山是为何事?” itgO#(g$Q  
千雪孤鸣喝酒的动作一停,有些犹豫。他与藏镜人来此寻找雪莲也算是秘密之事并且事关自己妻子性命,眼前之人动向不明他怎可随意开口,只是若是要隐瞒这人想起来又不怎么舒坦。 gQDK?aQX  
这边千雪还没纠结完,那边竟日孤鸣已经自顾自的说下去了“这雪山并无什么特别之处,要真说有什么稍微不一样的地方只不过是这雪山中有一株三十年一成熟的雪莲,传说入药可以起死回生。虽说传说不可信但其价值也算顶级的药材。能吸引狼主前来怕是也只有这一个原因了吧,不知在下猜测得对吗?” \ \}/2#1=c  
千雪感叹着眼前之人着实聪明在心底却丝毫没有感到惊讶,似乎眼前人如此聪明是理所应当之事,尤其是不经意间看着对面的人看着自己时眼神里的专注和温柔更是起不了半点怀疑之心,建起来的城墙一瞬间全部崩塌掉了。 k|C8sSH  
脸上也露出苦恼的表情,更加随意的将手撑在桌子上语气自然的对着竟日孤鸣抱怨“我要是有王输你这么聪明就好了,我在这大雪山里也转了大半天了,那雪莲跟长了腿一样就是找不到。还有三天,要是再找不到,我家老婆就危险了。” * v]UgPk  
竟日孤鸣听见千雪叫他王叔,虽是骗来的但还是愉悦的眯起眼睛却在下一刻坠入冰窟,嘴唇微颤盯着还在不断抱怨的千雪半响插了一句“狼主已经娶妻了吗?” Y\|J1I,Z4  
“啊?”千雪回过神,难得腼腆的挠挠头“是啊,我老婆可水了又温柔,就是身体不好。不过说起来你看起来也不怎么好,我略懂医术,不如帮你看看?” 04d$_1:}a  
竟日孤鸣摇摇头,垂下眼看不清神情昏黄的灯光打在他脸上看得千雪不自觉咽了一下口水却听见今日孤鸣带着些黯然的声音“小毛病而已,不···用了。” 9iNns;^`q  
昨日因今日果,当日自己取千雪一命,如今再见原来便是为了还一条命啊!老天你真是跟竟日孤鸣开了一个好大的玩笑。 (32nI?)a  
千雪不知自己说错什么,虽然对方并没有露出什么不悦的神情,态度也没有什么不同,但他就是感觉到那人压抑的情绪害得他也不知该开口说什么。 ~{Bi{aK2  
竟日孤鸣突然转头打量了一下窗外,大雪仍在继续,随后才将目光又落回千雪身上“我在这雪山中也呆了好几年,那株雪莲我能帮你找到。” 93DBZqN  
千雪顿时双眼放光,也忘了刚才的压抑兴奋的问“真的吗?” n"Vd"}sU.  
“嗯,”竟日孤鸣嘴角勾起一个笑容点头“自然当真,只是如今风大难行,再过三刻风势转小,我便带你去寻得雪莲。这三刻就先静待吧。” " ?,6{\y,  
希望就在眼前,千雪感叹着自己的好运,想着自己老婆的病也终于能好了简直乐得找不到北。 v |2j~  
竟日孤鸣只是微微摇着头笑了一下站起身来挑了挑一旁的数盏烛火,让火光更亮一些。 ;qK6."b`;  
千雪放下心中一块大石也就更放松起来随口问道“为何你在屋内点这么多灯?” N+75wtLy&  
竟日孤鸣随口就答“为了让你能找得到回家的路啊。” NyLnE  
千雪抽了抽嘴角“讲正经的。” ,?/<fxIY  
“好吧,”竟日孤鸣无奈的耸耸肩,向前几步靠近千雪在千雪疑惑的表情中弯下腰几乎脸贴着脸才轻声开口声音顿挫绵长带着丝丝暧昧“为了让小千雪找到回家的路啊~” tY=TY{RY  
千雪也不后退,裂开一口白牙笑得狰狞“找皮痛是吧?” 2f4c;YS  
竟日孤鸣一挑眉直起身“哦~” wCmv/m  
顿时让千雪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浑身发麻赶紧摆摆手“算了算了,你不说就算了,一点都不坦诚。” mh]$g<*m  
竟日孤鸣这才收起戏弄的神情服软的递给千雪一杯酒看见千雪接了才开口“我也没有不说啊,确实是为了让小千雪能看见回家的路。只是此千雪非彼千雪而已。” LTct0Gh  
千雪歪头“什么?” "6QMa,)D  
竟日孤鸣用一种很是平淡的语气开口“我在这山中捡到一只雪狼,终日作伴便将它取名千雪。这灯光确实只是为了让它更好寻路才点燃的。” V,5}hQJ F  
千雪表情透着古怪甚至有些扭曲和不明所以的愤怒“你用我的名给一头畜生用?” V~Lq, oth  
竟日孤鸣很是诚恳的直视他“这是个意外。” ~ }22Dvo  
千雪直截了当开口“我不信你。” S>E.*]_  
“哎,”竟日孤鸣抬袖掩面“我就这么不值得信任吗?” kc[["w&  
千雪却是极其慎重带着悲愤的点点头,而竟日孤鸣非但没有不高兴反而笑出声来一手捂住自己的嘴“哈哈咳···哈哈哈···抱歉抱歉,在下开了一个玩笑而已。” LS;anNk@.}  
“咔嚓!”千雪觉得有什么东西碎了,一种想揍眼前人的冲动胜过一切,举起手观察了半天却又无奈的发现自己居然下不去手,于是狼主更悲愤了。“你果然是耍我的,根本没有什么雪狼,都说了不想讲就算了。你这个人性格真恶劣。” 2GzpWV(  
此时,屋外风鼓着最后的劲一阵猛烈将靠近窗户的两盏灯熄灭,竟日孤鸣一愣还没动作倒是千雪先起身端起桌上的烛台走到窗边将熄掉的灯点燃。 j@!}r|-T  
竟日孤鸣在千雪背后望着千雪专注点灯的样子脑海中却是很久以前小小的千雪惦着脚将自己卧室里高高的烛台点燃的样子,那个时候的小千雪够着胳膊将靠窗的烛台点燃转过头来看着靠在躺椅上懒得动弹的自己穿着一身长拖拖的睡袍指着自己一本正经的教训“不要把烛火放在这么靠窗的位置上,还有大冷天怕冷就把窗户开小一点。” RY< b]|  
“王叔这是为了让你爬窗的时候不要绊倒在地啊。” ?!oa15  
“啊,你说什么?”千雪点完火又将窗户关小后转过头来就看见竟日孤鸣一个人喃喃自语。 $SR]7GZ  
回过神来的竟日孤鸣自是表示没什么,千雪也只是随口一问没得到答案就算了,小心将烛台放回桌上念叨“你还是不要将烛火放在靠窗的位置上,还有你畏寒就将窗关小些,留个换气的小缝刚刚好。” p]eD@3Wz  
那让人窒息的感觉又来了,猛烈的不给他一丝喘气的机会,胸口疼得要炸开。竟日孤鸣弯下腰一手捂住自己心口死命的喘着气冷汗立刻就流了下来。 Am  $L  
人是一种趋利避害的生物,太难受就会逃避才会放弃。竟日孤鸣从来没有逃避也绝对不会放弃,因为他让自己不会难受。那是他用来掌控别人的武器,直到最后被反噬。 +Bfi/>  
从心口一个名字开始被一只利爪撕开一点点扯着吞噬他的心脏,再也没有人能够救他。一只手扶住他要倒落的身体,让他靠在自己怀里另一只手准确的扣住他的脉门。 X+8p2xSO|  
一滴汗从额头划过落到眼角处,随着竟日孤鸣的一眨眼滴落在身后之人的衣袖上,竟日孤鸣迷迷糊糊的睁眼“连你也不能啊,小千雪。” 3fTI&2:  
千雪不知道竟日孤鸣在想什么,只知道面前这个人突然面色苍白捂着心口就要倒下,而他什么都没有想只是伸手将人捞到自己怀里感受着这个人浑身的颤抖一颗心从来没有这么剧烈的跳过伸手便想去为他把脉,结果手才搭上去便被挥开了。 R?s\0  
竟日孤鸣跌跌撞撞的站起来将自己身上的皮草收紧几乎将整个人裹进去,依旧苍白的摇摇头“不用了,风也快停了,我休息片刻我们便动身。” >t(@?*ZFT  
千雪僵着一张脸“你这样还怎么出门,还是等你好了再说吧。” 7bS[\5  
竟日孤鸣不理他,独自闭了眼休息,千雪张了几次嘴看见那人毫无血色的嘴唇又闭上了。 hM w`e  
风停了,行人就该继续前行了。 *xP:7K  
竟日孤鸣走在前面带路,看得出来他对这路熟悉得很。千雪紧紧跟在他后面就怕这人一不小心就又倒下去。明明马上就能得到雪莲了,可是不明的情绪弄得他烦不胜烦。 2,0F8=L  
看着前面的人再次紧了紧大衣,千雪皱了一下眉还是几步赶上去一手解开自己的大衣抓起来扔到竟日孤鸣的背上。 xltu g##  
“你···”竟日孤鸣转过头看他刚开口就被千雪打断“我本来就不惧寒冷,这大衣只是好友的啰嗦之举,你就老实披着吧。” "mK (?U!A  
说完看了眼竟日孤鸣再次被冻得发红的鼻尖,不知怎么的脸一红转开头将竟日孤鸣冰冷的手握在自己手中不去看对方死死盯着前面“走啊!” B,,d~\  
竟日孤鸣望了眼两人的手,有暖意传过来 m)}MkC-  
“王叔,我说你真的不能再懒了!你看我练了功夫就算只穿一件都不冷,你看你都穿成球了手还这么凉。” "cM5=;  
小竟日看着小千雪很是懒洋洋又理直气壮的开口“那就由小千雪来当王叔的暖炉好了。” gw T,D.'Ut  
“好什么···啊!王叔把你手拿出去,冷死了你还往我怀里塞。” 6QQ oHYtZ  
“咦~小千雪真暖和。” qV,j)b3M  
竟日孤鸣抬头“地点已到,不用走了。” fM.|#eLi  
千雪看着竟日孤鸣的动作跟着抬头,就看见眼前雪壁下面一朵丑不拉几的白色花朵,眼前一亮立刻飞身过去采摘。 KL]!E ~i  
手松开的一瞬间冰冷再度袭来,更·····冷了。 caht4N{T  
千雪喜滋滋的将雪莲收到怀中,走回竟日孤鸣身边很是豪迈的拍了一下竟日孤鸣的肩“兄弟,谢了!我送你回去吧。” [hbp#I~*[  
竟日孤鸣最后瞟了一眼千雪怀中的雪莲点点头走上回路。 'O9=*L) X  
屋内寂静得好似没有人,千雪拿到雪莲便急着去找藏镜人回去。竟日孤鸣便给他指路,白雪茫茫中千雪走几步便回头望一眼直到再也看不到那昏黄的灯光。 Mk?I}  
竟日孤鸣得体的微笑着真如一个送朋友远去的好友“狼主可还记得在下名字?” 0B/a$NC  
千雪本来已经走了两步听见这句话很是无奈的转头“我说了绝对不会忘了吧!” f4}6$>)  
竟日孤鸣双手拢在袖中握紧“那你叫我一声。” Hc|U@G  
千雪简直服了这个人,完全不知道这人脑子里在想什么只能开口“王输,王输,王输,王叔!行了吧。” [{$0E=&0  
竟日孤鸣点了下头表示“好吧,我相信了。”袖中的手却已经掐得紫红。 n^#LB*q  
千雪气恼的一拱手“告辞!” faX#KRpfd  
千雪本来是劝竟日孤鸣跟他下山,不要再独自住在这雪山中。但还是被不留痕迹却毫不留情的拒绝了,无奈只得先赶回去救人想着等有空再来看望自己这个有缘的故友。 U{(07GNm#  
等千雪走得远了,几条人影才窜出来跪在竟日孤鸣面前“属下们失职最终没能拦住从后山攻上来的人。” 8 GN{*Hg  
竟日孤鸣知道那人定是藏镜人这群人自然拦不住,自顾自的端着酒杯小口抿着酒直到忍不住咳嗽了两声才开口“不要紧,反正雪莲也已经没了。” YU(*kC8   
没人敢问什么意思,只知道自己主子在这雪山上等了两年就为了这雪莲花开,如今花没了,不管是不是自己失职都得先认错才是“属下知错。” P^W47 SO  
“下去吧,离远些。”竟日孤鸣赶走这群人,却又更迷茫了。接下来要如何,在这山上再等三十年? c F]3gM  
可是恐怕花没开自己便先做了花肥了。 ^#se4qQ  
满屋子的烛火亮得刺眼,温文尔雅的竞王爷从来是个任性的主,于是这常年不灭的烛火就这么被一盏一盏的熄灭掉了。 ,$$$_+m\  
其实也无所谓,他当初拿了小千雪一命,如今总算是偿还了,总的说来还是小千雪吃亏了。 %;$Y|RbmqE  
“嗷呜···”屋外传来一声委屈的吼叫,随后是刨门的声音。 ZRGZ'+hw  
竟日孤鸣打开门露出一个笑容接住扑过来的巨大毛团温柔的抚摸着“小千雪,欢迎回来。” Dj(7'jT  
就算灯灭掉了,小千雪也回得来。 . *xq =  
可是就算再将所有灯都燃上,小王的小千雪也不会再回来了。 x`i`]6q  
QPE.b-S  
u_=y,~s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2 条评分 文珀 +1 兔子 +1
王城正月 文珀 +1 2015-06-03 完结
王城正月 兔子 +1 2015-06-03 多谢转载
级别: 萝卜芽
发帖
5
萝卜
2084
兔子
28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0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楼 发表于: 2016-03-26
我哭,小王別難過了 n ]}2O 4j  
至少你不會是一個人,還有小狼陪著
级别: 萝卜芽
发帖
11
萝卜
2035
兔子
47
计都
0
天币
0
银枪
0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2楼 发表于: 2018-12-28
難過,感覺不管是失憶前還是失憶後的千雪都在接受著小王無聲的關懷,但小王卻不能表現出來,他怕只要自己一開口,就會陷入那親情的漩渦,他身上背負的仇恨,使他無法正視自己的心,最後才會將自己逼入絕境......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