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 社区应用 精华区 社区服务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 142阅读
  • 17回复

[原创清水]窈窈之冥回忆录 现代背景 ALL人觉1-170

楼层直达
级别: 小萝卜
发帖
118
萝卜
3102
兔子
178
计都
0
天币
1
银枪
0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07-22
第151章 txcf=)@>V  
E\IlF 6  
  非常君之前就从越骄子那里得知地冥在床上是如何的肆意妄为,可没想到他不仅有脸把自己死缠烂打下药强制的行为说得清新脱俗,还边说边就对自己这位受害人的兄长也动手动脚起来。 y_HN6  
-jn WZ5.  
  人觉此刻被地冥揽在怀中,一只手探到胸前捉弄两点红樱,另一只手眼看着就要往下面不该碰触的所在摸索,他用力挣了几下没挣脱,反而被在隐秘的地方拧了几把,气得几乎维持不住温柔的人设。非常君心知地冥是想让他盛怒之下脱口而出几句关于越骄子的情报,到时候好顺藤摸瓜。他心中对对方这种不择手段的行为方式极其不喜,就更加不想让他得偿所愿了。 :.?gHF.?  
om |"S  
  地冥发现非常君除了一开始挣扎了几下之后便沉着脸不再反抗,越发觉得他和越骄子在这种地方极为相似,都是那种看起来严肃保守但别人怎么对待都能淡然承受的人。他原本只是想逼供,现在却被勾出了火气。心想反正人觉的血黯之力也需要补充,自己干脆就在这里先干上几次再说。 : C b&v07  
1fo U  
   非常君原本希望地冥能够知难而退,谁知他反而变本加厉,越发的不规矩起来。眼看着对方的手已经开始把自己的睡衣往下扒,耳边还听见他绘声绘色的描述越骄子第一次后足足昏睡了一天一夜,醒后也在床上躺足了三天才离开,言下颇有自得之意。纵然是知道地冥故意想激怒自己,也忍不住想要抽他一个耳光。好在人觉涵养深厚,勉强压住火气,提醒他天迹可能会过来,要他不要太过份。 K =wBpLB  
zH>hx5,k'X  
  地冥心说天迹不久前才离开,今晚应该是没脸再过来的。而且就算玉逍遥真的发现了他也不怕,以非常君的身体状况根本撑不住对方的连续索求,他总不能每次都偷偷摸摸的采用欺骗手段给他补充血黯之力。何况非常君又不是死人,几次身体情况的反复应该也察觉到了不对,说不定越骄子早就把血黯之力的秘密都告诉了他,现在只不过是在自己和天迹面前装腔作势,这次正好借机试探一下。 MY/3] g<  
.[Ap=UYI>  
第152章 Rb%%?*|  
E[O<S B I  
  非常君之前被地冥冒充天迹占了一夜的便宜,虽然中途就已经发觉受骗,但又不好拆穿,只得憋了一肚子的火。眼下见他连装都懒得装了,直接用原本的身份就要求欢,知道自己若不再说点什么,对方很可能得手之后拍拍屁股就走人,事后还要来装无辜。 Ndo a4L)$  
PH*\AZJCl  
  当初越骄子对血黯之力的研究并不全面,若不是非常君当时的情况的确太危险,也不会拿来死马当作活马医,结果虽然保住了一条命,造成的后果却是谁都没有想到的。其实无论以前对君奉天还是现在对玉逍遥,非常君都没有什么恶感,他们毕竟从小一块长大,而且这事也不全是奉天逍遥的过错。只是在玄尊眼中,任何人都比自己兄弟重要,所以一有什么事率先牺牲的就是他和越骄子。 aB]m*~  
"Vr[4&`  
  这些年来非常君兄弟对于玄尊的态度早已习惯,他们尚有亲人落在鬼狱女帝之手,而除了仙门之外就算有可与鬼狱相抗衡的势力也不会无条件的帮助两个孤儿。至少玄尊愿意教导他们需要的知识,甚至默许他们培植自己的手下,单凭这一点,两人就愿意忍受一切苛待。 vk>b#%1{  
ovwQ2TuK  
   然而虽说是默认把命卖给了仙门,但非常君再怎么温和也不是任人宰割的脾气。他知道玄尊这次已经下定决心不会让他生离窈窈之冥,若非天迹还需要他体内的血黯之力压制邪染,恐怕他都不会活着醒过来。而越骄子那边由玄尊亲自处理,他已经无能为力。好在越骄子的手下都不被玄尊看在眼里,之前的布置也不算完全落空。 +8v9flh  
j:}DBk  
  眼前地冥的动作越来越露骨,非常君咬咬牙,对他说我知道你不想偷偷摸摸了,我可以告诉玉逍遥我也需要你,你们两个可以一起。 ;U<rc'qE  
bJYda)  
  地冥虽然觉得今晚必有收获可还是被非常君的话吓了一大跳,心说真是人不可貌相,眩者还只是想想他居然就直接说出来了。 iSFuT7; %  
Dk+&X-]6x5  
第153章 xB@|LtdO9;  
"*;;H^d  
  3P这种事情当有一个当事人不在的时候另两个人就比较容易说出口,地冥已经确定非常君知道血黯之力的应用方法和他本人在其中所起的作用了。按照玄尊的指示他此时应该立刻控制住非常君,再想办法说服玉逍遥尽快完成治疗,不过既然非常君愿意主动配合那么他也可以省些事。 kKPi:G52F  
;L|uIg;.s  
  他松开非常君,饶有兴味的打量对方,发现他面色惨白。唯独一双眼睛亮得惊人,似乎在问我已经豁出一切,你敢不敢应承? ,o^y`l   
q~@]W=  
  地冥心知这个条件一旦向玉逍遥提出来,不但非常君之前积累的好感度很可能一扫而空,他地冥日后多半也会被曙晨列为拒绝往来户。 不过玉逍遥的性命要紧,继续拖下去难保夜长梦多,他之前也打算就在这几天向玉逍遥提出加快速度的要求,原本已经做好挨揍的准备了,不过如果是非常君主动提出那么他不但可以摆脱嫌疑,玉逍遥也能避免日后非常君去世时太过伤心。 t=*@yQ nB  
R-Z~V  
  这样对你可没什么好处!地冥看着非常君,心想他有过之前委身于君奉天的经验,猜到血黯之力的真相实属意料之中,分明也是知道不能拒绝才一直在这里装傻。不过对于一个明知自己命不久矣的人,肯这样委曲求全大概也全是为了他弟弟。  Y!WG)u5  
2P]L9'N{Y  
  越骄子在为非常君做完最初的治疗后就奉命离开,之后也一直没有机会返回仙门,现在想来若是非常君不说他很可能压根不会知道血黯之力还有这样尴尬的后遗症。不知为什么,一想到越骄子不清楚发生在窈窈之冥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地冥心里就觉得轻松不少。 `Pw*_2  
4;HJ;0-ps  
  然而当得知非常君肯主动帮忙的条件是要求他不要再接触有关于越骄子的一切时,地冥的第一反应就是‘这绝不可能!’ 6Z`R#d #I  
>7roe []-|  
第154章 }U SC1J  
dJv!Dts')C  
  非常君倒是被地冥的强烈反应吓了一跳,没想到对方会对玄尊的命令如此执着,现在还想着监控越骄子。不过看来玄尊是没和他好好沟通,告诉他目标已经用不着盯着了,现在地冥若是把精力分到鬼麒主身上想来也是玄尊不愿看到的。他好言好语的规劝对方和玄尊通通气,有些事已经发生了改变,可以适当的变通一下。 Qj3a_p$)P  
,jC3Fcly  
  地冥听完这话的眼神十分耐人寻味,非常君记得当初他离开云海仙门时君奉天就露出过这种眼神。对了,玉逍遥每次让人把他吃不完的食物端回去时也是这种眼神。 McoK@q ;  
, =aJVb=C  
  就是那种明明很想要却被家长禁止的眼神,非常君看着心里就不舒服。觉得莫非这小疯子欺负他弟弟还欺负上瘾了,打算把人一直留在身边不成? ]uspx [UIc  
sP-^~ pp  
  他猜测玄尊那边大概早就传过话,只是眼前的人食髓知味,不肯放手。虽说看到地冥反抗玄尊对他而言是喜闻乐见的事,但现在实在不是时候。何况由色心而起的逆反心理实在不值一提,连利用的价值都没有。 T \CCF  
3:{yJdpg  
  对于地冥的小心思非常君无意置评,他只是提出了一个对方无法拒绝的条件同时要求个小小的在所有人看来都微不足道的代价而已。玉逍遥和越骄子,所有对地冥的感情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他会怎么选,眼下的纠结不过是对原本自认属于自己的东西被迫放弃的不甘心罢了。地冥一生曾经拥有的事物太少,所以总是牢牢抓住手中的东西不放。不过他一直明白最重要的是什么,为了玉逍遥他连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要,何况只是一个床伴。 'kYwz;gp  
>XOiu#kC  
  地冥只是略微犹豫了一下就点了头,非常君早料到如此,一面打从心底里为越骄子感到不值一面想把还伏在自己身上的人推开,不料却被对方抓住双手继续压了下来。地冥顺着之前的势头把非常君按倒在床上,在他耳边说既然你愿意三人行,想必也不会拒绝我抢先一步吧? U|HB=BP  
wZ4tCZA  
第155章 sz @p_Z/  
}gkM^*$:%  
  非常君口中在含含糊糊说着什么,地冥并没有听清,反正不是什么好话,大概是在骂他。他追逐着对方的唇舌,强迫他把所有的话语都吞咽下去。除此之外非常君并没有做出额外的反抗,不是半推半就,而是实在没有力气。地冥能够感觉到身下的躯体是多么虚弱,这令他回忆起那些被他亲手终结的敌人濒死时的情形。越骄子曾经教导过他很多杀人技巧,像这样的彼此纠缠也是常事,他还记得那充满爆发力的身体在他身下的每一次肌肉颤动。和两人的床上运动一样,甚至更加刺激。 `)qVF,Z}  
vsL[*OeI  
  当他抬起身下人的一条腿,把自己嵌进去的时候听到一声隐忍的痛呼,但并没有随之而来的抓咬,这又是非常君和越骄子一个显著不同的地方。越骄子在床上虽不曾拒绝过他,却也绝不是任凭摆布,特别是地冥弄痛他的时候是肯定会报复的。地冥曾经在一次任务中和老虎肉搏过,幸好越骄子及时赶到才没有大碍,当时对方一面帮他包扎伤口一面开玩笑问他险些就要在老虎肚子里复活害不害怕?那时地冥还很年轻,老老实实的回答说还行吧,和跟你在床上时的感觉差不多。 ?88`fJ@tk?  
U xD5eJJ  
   那次实话实说的后果地冥并不想回忆,越骄子版本的温柔体贴实在是令他这个在炼狱里呆惯了的人也感到吃不消。但和猛虎同眠这个比喻他始终觉得十分贴切,不过眼下他身下的不是老虎,而是只有花色和老虎一般无二的小猫咪,牙齿和爪子都纯属摆设,能被他单手抓住随便摆弄的那种。地冥埋头干了一阵开始觉得索然无味,失去了上一次的新鲜感和紧张感后他才发现自己并不偏好这种柔弱的类型,也没有因为越骄子的缘故而爱屋及乌。若只是按照玄尊的吩咐灌注血黯之力的话无论如何想他地冥才是吃亏的那一个,当然他是不会承认主要是不满非常君刚刚所提的条件才这样迁怒的。 hoT/KWD,  
U:MPgtwe  
  不知是熟能生巧还是一心想着速战速决,这一次结束时花费的时间还不到上次的一半,当地冥站起身整理衣服的时候,天迹到了。 {QbvR*gv  
4CQ"8k(S"  
第156章 /m( =`aRt  
d*oUfiW  
  早在天迹前往地冥的房间拜访时,邪说已经通过隐蔽的耳机通报给了房间主人。那时地冥正和非常君谈判到紧要关头,自是不能回去,但想到这是玉逍遥第一次主动来找他,实在不舍得就这样让人离去,还是让邪说打开门替他尽一下地主之谊。然而等到邪说报告天迹在房间里似乎是寻找什么东西的时候,他才明白原来对方的目的也不像他想的那样纯洁。 [>^PRs  
=?h~.lo  
  虽然为了玉逍遥而放弃越骄子的决定不会因此有丝毫动摇,但地冥还是打心里觉得憋气。若是按他以前的脾气早就冲回去对天迹冷嘲热讽了,但现在他心中委屈,不想见到曙晨,干脆不再多想,把全副精神都投注在非常君身上。 7 Sa1;%R  
-k(CJ5H9  
  自暴自弃的结果就是被玉逍遥堵了门,地冥低头看了看床上,因为被注入血黯之力而恢复了少许精神的非常君正面无表情的穿衣服,整间屋子里的情形无论如何也不像是能伪装成刚刚谈完话的样子,他飞快的在心中盘算了一下,觉得就这样把一切摊开也好,正好三人都在也不用另找什么理由了。 7~ztwL  
\uME+NF  
  天迹进屋时的脸色很难看,眼光像刀子一样在地冥脸上身上巡回,倒是没有直接大打出手,这令地冥颇为期待,是不是曙晨在他房中找到了那些珍藏的旧玩具,认出自己就是他最喜欢的永昼小弟弟了? +[J/Zw0{  
}n7t h  
  虽然帝父严禁两人相认,但地冥这些天在越骄子的事情上阴奉阳违的习惯了,觉得玉逍遥的事只要处理得好大概后果也不会太严重。然而天迹一如既往的让人失望,他丝毫也没有认出对方的样子,只是把手机里的照片调出来让地冥承认里面的人就是他。 : L_BG)dM  
341?0 %=  
  强打精神的非常君从后面看了一眼那粉嫩的人像,觉得地冥若是肯承认自己会穿成那样那他对玉逍遥绝对是情比金坚,越骄子输的不冤枉。 U$H @ jJ*  
3+J0!FVla  
第157章 v|ox!0:#  
J(#mtj>v_  
  地冥一开始还以为天迹是被哪个狐朋狗友坑了,打扮成那副样子被人拍照留了证据,这才慌慌张张的来找自己,希望擅长变装的自己给他解围。虽然对方那态度怎么看都不像是在求人,但他暗中宠爱曙晨已经宠成了习惯,当下就想不管不顾的先答应下来。然而后面非常君也正眼神阴恻恻的盯着他,地冥犹豫了一下,觉得自己还是别表现得那么主动,先问清楚了再说。 _U{([M>;  
W5/0`[4  
  才问了几句就发觉不对,天迹似乎铁了心认定了照片中人就是自己。地冥心中很不高兴,觉得两人认识时间也不算短了,凭什么在你心中我就是这种没品味的形象啊? =&!HwOnp  
]I/Vbs  
  然而天迹边拿白眼翻他边指着他的脸说你做得我怎么说不得了,你连脸都能随便换,何况是衣服? M0| 'f'  
mR8W]'gl.L  
  这本来就是我的脸!地冥忍住气问照片哪来的?天迹说君奉天给的。这边地冥正琢磨君奉天和这事有什么关系就听天迹在一旁对人觉说地冥可不是东西了,他说什么你都别相信他。 z4@k$ L8  
BZb]SoAL  
  非常君还记得之前和地冥的约定,对天迹说我觉得以后的治疗单靠你一个人可能不够,我已经答应地冥让他也加入了。天迹撇撇嘴说他加入了能干什么,咱们办事时在后面推么? u*7Z~R  
XhdSFxW}  
  地冥越听越不像话,心想天迹刚来时可不是这么放肆的人,对个女装机器人都拘谨得很,这才多长时间就开始放飞自我了,由老处男到老司机的转变也太快了吧,莫非也是因为邪染的缘故? >xA),^ YT  
W$qd/'%  
  他一面有些担忧一面又习惯性的怼天迹说要不是因为你太没用,我也用不着多干了,玄尊可没付我加班费。 E42eOGp9i  
X%bFN  
  天迹转过头来对他冷笑,说你别得了便易还卖乖,明明早就欲谋不轨,直到现在还装成大公无私的样子有意思吗? 0t#g }  
yAL1O94  
第158章 wh:1PP  
VR!-%H\AW  
  地冥心里觉得很荒唐,他曾经从小暗恋到大的人正在指责他一直对另一个人怀有不轨之心,而那个人无论在谁眼中和天迹本人的关系都比他地冥要亲近得多。 FuX 8v  
dY" }\v6  
  虽然在心里咬牙,但表面上地冥还是摆出一副诚恳的样子说我知道你是嫉妒,非常君和我只是同事关系,大家都是为了玄尊的任务早点完成…… +%N KQ'49I  
hF3&i=;.  
  天迹打断地冥的话说我嫉妒什么了,明明是你……他看了眼非常君,把地冥拉到一边打开手机给他看视频,嘴里小声说这样的事你都做得出,你说没有对非常君有不轨之心,我可也得信呐! O[9-:,B{w  
7([h4bg{  
  地冥看到手机里播放的正是他和越骄子的亲热记录,幸好声音已经关了,他一言难尽的问天迹说你在我屋里翻了半天,结果就把这玩意拿出来了。 0)Rw|(Fpo]  
/D_+{dtE  
  天迹说这东西还不够吗?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非常君的,但无论如何把其他人化妆成自己喜欢的人的样子拍这种录像都是不对的,而且你连这种事都要用我的脸那就更不对了,你自己那张脸又不是不能见人。 pium$4l2#  
Px5t,5xT8  
    地冥心想我这张脸不能见人还不是因为你的关系,他不想和天迹纠缠此事,一心只想把和越骄子的视频讨要回来。然而天迹说你和别人瞎搞我不管,但牵涉到非常君就不行了,这东西我先没收,回头就毁掉,你也干脆点放弃算了,假的就是假的,怎么也成不了真的。非常君老实,你也别仗着这个就老欺负他,我可不能答应。 'SLE;_TD  
hJ5z/5aE;  
  地冥气得脸色都变了,心说这到底是谁欺负谁,人觉逼着他在玉逍遥和越骄子之间做选择,天迹又把他和越骄子的纪念品抢走了。明明他地冥才是主宰窈窈之冥的那个人,怎么这两个倒一个比一个嚣张,看来还是他太好说话了。 M,3wmW&d6  
`(0LK%w  
第159章 bXYA5wG  
NZu)j["  
  尽管被打击得很厉害,地冥还是抱着一线希望问天迹说你既然翻了那个盒子,难道就没有想起什么吗?天迹会意说我不会把你拿两个旧玩具当宝贝的事说出去的。唉,你的童年一定很贫乏。 < Fs-3(V+\  
6|J'>)  
  地冥不死心,继续问他你对这两个玩具难道就没有一点儿印象吗?天迹说哪能,那东西当初也贵得很,我用半年的零花钱才各买了五打,结果送出去的特别快,大家都想要。那段时间一群人围着我叫哥哥,我现在都记不起来谁对谁了。 vRA',(](  
5FC4@Ms`  
  地冥险些气炸了肺,他一直把和玉逍遥的相会当成此生的唯一,结果自己心底珍藏的回忆对曙晨来说却是连记忆都懒得记的平庸日常,不由得愤愤的说这世上讨喜的人那么多,你又记得哪个?说完甩袖摔门而去,倒把天迹搞得莫名其妙摸不着头脑。 G6K  <  
4gdY`}8b^}  
  天迹原本还有话没对地冥说完,见他出门不由得也追了出去,但地冥走得太快,他追了半天没追上,见时间已经半夜也不好再回非常君房间,只好在心中说了声抱歉先回屋休息了。 ,pK| SL  
Rq~t4sA:  
  非常君之前看天迹拉着地冥到角落里说悄悄话,结果没说几句地冥就气得拂袖而去,天迹也追了出去,他等了一会儿,见两人都不见回来,心想这帮人都什么毛病,只顾着吵架倒把他这个房间主人丢下不管了? +:6Ii9G N  
Lt#'W  
  他昨晚被天迹折腾了一夜,刚刚又被地冥捉弄了半宿,实在是没有精力再想这些事了。可是床上身上到处都是刚才的痕迹,也不好去睡,只好把习烟儿叫进来,让它把自己扶到浴室,再把床铺整理干净。 rZ_>`}O2  
&~B5.sppnB  
  习烟儿虽然是个孩子外表,但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就算原先不知道也可以从网上下载,它和外界的联络可没中断。等把非常君打理好送他安睡,它独自站在角落里眼睛一闪一闪,不知是在和谁通话。 %lr|xX  
'f/Lv@]a  
第160章 %Y4e9T".  
OMihXt[  
  地冥被气得在窈窈之冥里乱钻一气,等好不容易把天迹甩开,他才发现自己已经跑到了剑随风的房间门口,他视之为子的两个人工智能之一正兴高采烈的把一摞衣服盒子往门里搬。地冥一看就知道是离凡在黑精灵天下的系统时认识的网友阴川蝴蝶君又给它送新服饰了,望春风的出现就是这位女装大佬的主意,地冥一想起来就恨得牙痒痒的。 Uz%Z&K  
J NC  
  和帮助地冥处理内部事物的邪说不同,离凡更多做的是在网络和现实中打探各种情报,虽然老是不自觉的把注意力转到八卦方向,但它的消息还是很灵通的。地冥想到自己刚刚答应非常君不再探查越骄子的情报,便叫住离凡,让它这段时间多多关注鬼狱方面,特别是皇少和鬼少的消息。 '?o9VrO  
R*1kR|*_)  
  离凡之前一直和蝴蝶君留意精灵天下,鬼狱的事情只听说一个八卦,说是皇少似乎在和阎神地界的小公主谈恋爱,眼下听到生身之父的吩咐,立马决心要好好八卦……不,是调查一番。 *jzLFuWIG  
\'19BAm'  
  等地冥回到自己房间,发现天迹并没有在门口堵着之后,就开始坐在沙发上生闷气。卧室里的匣子正摆在面前,抚慰了他整个童年生活的玩具们依然如故,他成年之后的娱乐之源却已经不见踪影。 WW@"Z}?k  
>+cVs:  
  既然天迹认定视频里面的人是在影射非常君,那么地冥就失去了拿回它的理由。他又不能随便暴露越骄子,总不能说那里面都是他的创作灵感吧。 2aw&F Z?  
'ul\Q `N3  
  尽管在外人看来执着于那种东西显得很没牌面,而且以天迹的性格是绝不会让手中的芯片有丝毫流出的可能性,但地冥一想到那些记录了他和越骄子的美好回忆(或许在另一当事人的眼中不是那么回事)的东西要被毁掉,还是觉得十分痛心。 K8^kJSF\  
级别: 小萝卜
发帖
118
萝卜
3102
兔子
178
计都
0
天币
1
银枪
0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07-22
第161章 <o:@dS  
9w;?-  
  窈窈之冥虽然很大,但毕竟只是一幢大楼,地冥又是其中的负责人,有一大堆工作要做,自然不可能老是躲着天迹。不过他也自有应对之策,无论天迹是找他商量非常君的事还是照片的事他都只提出一个要求,先把视频芯片还来,否则一切免谈。 ]Ql 0v"` F  
w,.qCpT$_  
  天迹被他这种油盐不进的行为气得要死,但地冥掌控着窈窈之冥的所有机关,一言不合就能把他转送到其他地方去,他总不能把每天的时间都花在找人上。老实说,若不是他从小就很灵验的直觉一直告诉他那芯片恐留着还有用处,他早就当着地冥的面把它一脚踩碎了。 F=@i6ERi  
%4>x!{jwV  
  最糟糕的是非常君好像对那晚的事情生气了,这些天谁也不肯见,只是让习烟儿传出话来说为了更快的结束一切,他已经同意三人行,具体进行方式由天地两人自行决定,只要别在他面前打起来就行。 /k:$l9C[  
83 ]PA<R  
  非常君的决定对天迹来说是个不好的信号,这意味着对方已经把这件事完全当作了玄尊下达的任务而非是一份爱情的开始。他思来想去,原本两人的关系已经渐入佳境,非常君的态度骤然改变明显是因为地冥横插一脚所致,心里暗恨对方太不把玄黄三乘同修之谊放在心上。但非常君的身体重要,他又不能因为自己的原因拖累对方的治疗过程,一时间辗转反侧,连鸡腿和叉烧包都没有多大胃口了。 #j@OLvXh  
Yq'4e[i  
  冥思苦想了好几天,天迹还是决定以尽快治疗为重,一切等非常君身体好转之后再说。至于地冥,他就先捏着鼻子和他共事这段时间,等日后再慢慢想办法找补。 {^q)^<#JT  
(!K+P[g  
  想清楚之后,天迹通知邪说让它把地冥请来一谈,同时感到自己在窈窈之冥人单力簿,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很不方便,就是因为整栋大楼都被地冥的人工智能所掌控,那个人才能在自己和非常君面前这么嚣张。看来他得尽快和大漠苍鹰见上一面,额外做些布置。 X=p"5hhfn  
$v;dV@tB  
第162章 pe04#zQK  
S;@ay/*~  
  地冥对天迹这些天的心理斗争一无所知,他一直在忙外面的事情。关于那张照片里的人他有所猜测,但还不敢肯定。越骄子的部下他并不很熟,那些人又天南海北到处都是,他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找到一位,喜欢开船四处旅行的楚天行。 BQgoVnQo_c  
&m{'nRU}c  
  这位四海为家的老船长是地冥在卡拉OK厅里发现的,热爱尬歌的他是越骄子众多部下中最有特色的,当然也就最好找。原本地冥只是想向对方打听一下关于三光之器的事情,他怀疑大宝贝从天宙之间里出来了,现在正被越骄子指使着办事。虽然之前越骄子的确是说过有生之年都不想再看见大宝贝了,但今日不同往时,越骄子要冒充鬼麒主,以前的部下不好联络,自然要找新外援。大宝贝的能为他们再清楚不过了,而且它必要的时候无论天迹还是地冥都能客串一下,很多地方和人对它几乎都是不设防的。 aSaAC7sFk  
|ek ak{js  
  在发现楚天行后地冥还没来得及和他接触立刻就发现他身后还牵涉着另一个重要人物,苦境领袖一页书的助理寄昙说。地冥之前只在电视和杂志上见过寄昙说,这次一见真人立马认出他就是血暗源头在精灵天下遍寻不到的浩星探龙。 "/%89 HMD  
 ;\b@)E}  
  浩星探龙是当年玄尊定给非常君所要辅佐的人,越骄子关注他无可厚非,但一直瞒着地冥看他在精灵天下白忙乎就让人很气。地冥一面在心中抽打越骄子的小人儿一面反省自己居然连这么地位明显的人物都没有注意到实在是太松懈了,他之前虽然也知道越骄子瞒着他不少事,但一向都以为那些只是他的私事,现在想想他们彼此的任务经常相通,公私哪里能分得那么清楚。 )c tr"&-  
CyM}Hc&w  
  地冥回去后就把越骄子以前的任务报告都翻出来一个字一个字掰碎了研究,果然又发现了不少蛛丝马迹,看来越骄子一直都在做回到鬼狱的准备,而且绝对是秘密返回,不打算让他的姨母发觉半点端倪。 X, fu!  
:.IN?X  
第163章 wODvc9p}]  
?F$6;N6x  
  地冥怀疑大概之前玄尊想要搞他的前妻魙天下,又不能让君奉天知道,才在暗地里支持越骄子四处撒网。鬼麒主原本就是鬼狱之人,取代他的身份不但可以打入八部众,连同鬼狱伏家的残留人脉也可联系上,算得上一箭双雕。 =fG:A(v%}  
2wh#$zGy  
  如果非常君的身体没事,那么地冥应该会认为他是越骄子返回鬼狱时留在仙门的人质。但现在一个两方面都知道命不久矣的人不说失去了价值,也会大打折扣。以越骄子的性格自然不会因为哥哥快要死了就真的眼睁睁的看他去死,现在大概也是为了能尽快让事情上了轨道才忙得连发邮件的时间都没有。 P{oAObP%  
['Z{@9  
    想到越骄子已经时间紧得连亲哥都顾不上,那么自己这个床伴被他丢之脑后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地冥虽然心中不爽,却也暗暗地松了一口气。他把注意力又放回自己找了很久的浩星探龙身上,这才发现这位青年这些年的经历也堪称多姿多彩,一言难尽。 66ohmP@04Z  
c{88m/;eP  
  当初浩星探龙失踪在精灵天下,血暗源头寻来寻去没有找到线索,现在才知道他是受到精灵三角的影响,外貌和性格都发生了变化。由前途无量的正道好青年变成了个声名狼藉的色鬼夸幻之父,还成了一家名叫山海奇观的会所的老板,在黑白两道很是刷了波名声。 jMpa?Jp1  
oh}^?p  
  山海奇观曾经召开过一次寻宝游戏,地冥也关注过,但他当时绝没想到那个神秘老板会是自己一直在寻找的人。不过寄昙说不愿提起身为浩星探龙的往事他也能够理解,光是那些知道他曾经是夸幻之父的人就够难缠的了。就算他宣称自己本来就是个好人,因为遭人陷害才变坏,人们也会‘呵呵’冷笑着认为他骨子里就是个坏胚,之前只是隐藏得太好。 r4k nN 2:  
RtF8A5ys  
  楚天行和寄昙说的关系极好,属于那种无论对方遭遇何等逆境都不离不弃的朋友。虽然一开始是上司的授意,但现在地冥怎么看怎么觉得越骄子这位部下的心都已经偏到另一边去了。 !s IwFv )  
]A:( L9  
第164章 BnEdv8\,&s  
{7#03k  
   虽然楚天行在寄昙说和越骄子之间已经偏向前者,但对地冥却是不大信任,自然不会把上司的事情随便乱说。地冥花了几天功夫才确定三光之器也曾经是夸幻之父的东西,现在应该是落在寄昙说手里,又辗辗转转和对方见了一面,得知他的确曾经拥有一把名为三恒曌世的钥匙,不久之前送他钥匙的人请他去一个地方打开了一扇门,虽然他并没有见到门里面是什么,不过那个带他去开门的人他倒是认识的,正是云海仙门的大师兄玉逍遥的助理大漠苍鹰。 .)PqN s:  
T)\NkM&  
  地冥心中虽然吃惊,但还是不露声色的告辞离开。回去的路上一直在骂自己这些年来忙来忙去真是忙昏了头,就算大漠苍鹰当年是他亲手所造,但送给玉逍遥之前经过越骄子和非常君两道手,谁知道那兄弟俩在它脑子里又加上了点什么? Rl@$xP  
SPwPCI1?  
    当年还不满十八岁的地冥年轻气盛,虽然在心里承认越骄子制造机器人的技术要比他强,却从不认为他能越过自己掌控住自己创造的东西。但多年后的现在越骄子用大漠苍鹰狠狠的让他认清了现实,他之前一直以为被他压制住的人很可能才是那个掌握主动权的。 fGu!M9qN4  
fD6GQ*  
    地冥一面庆幸自己一直没让邪说离凡和越骄子接触,一面想着大漠苍鹰这么多年都老老实实的给玉逍遥做牛做马,这次暴露出来应该还是和大宝贝有关,想想大宝贝若是和大漠苍鹰站在一块,谁敢认为它不是玉逍遥。 E/ O5e(h  
>!BFt$sd  
  如果越骄子当年制造出大宝贝就是为了这个那他可真够深谋远虑的了,地冥总算明白为什么越骄子几乎没有对大宝贝有任何限制,哪怕自己吃了那么大的亏也不改变主意。要知道现在的机器人外表和人类压根没有分别,普通量产型可能还会在不显眼处做个标记,那些专门定制的高级货除非解剖了否则哪怕是上了床也分辨不出。幸好它们本质上都被机器人设计时的各种规定束缚着,只要是对机器人学略微精通的人还是可以观察出来的。但像大宝贝这样核心模版来自一个行事天马行空的对象,又没有多少限制的机器人,除非你直接捅它一刀,否则别想知道它到底是不是人。 n9}RW;N+u  
Pz~q%J  
第165章 J|j;g!fK  
jXcNAl  
  天迹虽然想要和地冥谈一谈,但地冥不知在调查什么,一连好几天都不在窈窈之冥。他想了想,觉得自己的事情还不算太紧急,倒是可以趁地冥不在的时候,先和大漠苍鹰联系上。 Ph)| j&]  
j@P5(3r  
  说起来大漠苍鹰还是玉逍遥成年时非常君送他的礼物,当时大家都觉得实在是太贵重了,玉逍遥本来不想收下,可非常君说这是他设计失误的瑕疵之作,他本人不知该怎样修改,又用不上这么高级的东西,送给玉逍遥算是废物利用了。反正他那么聪明,就算大漠苍鹰出了什么差错应该也能应付。 0\ f-z6  
~iTxv_\=6u  
  那时玉逍遥和非常君的关系只能说是熟悉,他见非常君说话时带着愁容,似乎很是不舍得精心制造的作品被销毁,但真给别人用又怕会出事。想想自己若不收下,说不定师弟和妹妹就会拿去,想来想去还是留下的好,反正也是他的庆生之礼。 z\Ui8jo:;  
CIQwl 6H9  
  那之后大漠苍鹰就一直跟在玉逍遥身边,一开始他只敢让它做一些端茶倒水的小事。后来见它一直做得很好,便又逐渐把不太重要的传话记录的事情交给它。慢慢的事情越来越多,越来越重,大漠苍鹰也就这么成了玉逍遥的随身助理。 H-&3}   
k,_i#9 X  
  老实说玉逍遥认真观察了好几年,除了觉得大漠苍鹰爱顶嘴,对他这个主人不大尊重之外就没有其他毛病了。不过他仔细想想人家花重金买机器人就是为了图个舒心方便,大漠苍鹰虽然能干,但能力并非不可替代,有钱人的选择多的是,犯不着买个不驯顺的机器人。非常君之前往往是按照自己的兴趣制造机器人,然后觉得用不上再通过玉箫卖出去。这次可能也是怕出手后人家不满意再倒了牌子,干脆就送给熟识的自己了。 #<#%>Y^  
V*qY"[   
  定制机器人的性格各不相同,全看主人的喜好。也因此大家整日看玉逍遥和他的助理跟说相声似的拌嘴还当他是品位奇怪,就喜欢这种的。除了在彼此的小圈子里议论一下,倒也没有别的影响。 1xC`ZhjcD  
Vipp /WV  
第166章 05)|"EX)  
_t.FL@3e  
  当地冥得到邪说的通知说天迹受伤的时候正好已经回到了窈窈之冥门口,他连车也没顾得上锁就赶紧进去,结果发现非常君正站在手术室外和剑随风说话。两个看到地冥都自动让开,似乎以为对方会一口气直接冲进手术室里。 VD;j[~/Z  
~gt3Omh  
  地冥自然不会那样控制不住自己,刚刚的几步路上邪说已经把事情简单的交代了一下,说今天大漠苍鹰来探望天迹,表示要带他出去一趟。邪说自然要加以阻拦,然而天迹不由分说让大漠苍鹰变成鹰形骑上就想走,结果刚飞起来大漠苍鹰就出了故障,两个从半空掉了下来,幸好之前大漠苍鹰变回人形护住天迹,所以玉逍遥只断了好几根肋骨,需要做个小手术,修养个一段时间就好了。 #O|lfl>}  
8ui=2k(  
  窈窈之冥的医疗机器人是顶级的,地冥对此并不担心。他只是后怕,天迹以前经常骑着变形后的大漠苍鹰四处乱飞,若是那时出了毛病以他经常飞的高度不摔成肉饼才怪。 NV~vuC  
_;G=G5r  
  大凡机器人用的时间长了都要出毛病,哪怕是地冥也不敢说他精心制造的作品就不需要检修了。不过因为大漠苍鹰是假借非常君的名义送过去的,所以大漠苍鹰每到了检修的日子都会自动去找非常君,地冥只能通过越骄子看一眼检修报告而已。 84Zgo=P}  
HDj$"pS  
  现在大漠苍鹰出了问题,地冥第一反应就是去看非常君,非常君也明白这事自己脱不了干系,皱着眉头示意地冥和他一起去看看大漠苍鹰究竟怎么回事。 8A/>JD3^  
)>$^wT  
  两位顶尖水平的机器人专家围着死机的大漠苍鹰研究了半天,终于确定这机器人的记忆装置已经彻底报废,就算能修好也只能算是个新机器人,不再是之前的大漠苍鹰了。 H-a^BZ&iU  
r<_2qICgP  
  所以说大漠苍鹰为什么要在这时候出故障呢,难不成就为了摔断天迹的几根肋骨? okDJ(AIV+  
ADBpX>  
第167章 u+DX$#-n!]  
_80ns&q  
  玉逍遥受伤的第二天,得到消息的君奉天前来探病。地冥一面念叨着我们这是秘密基地怎么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摸过来一面满脸不爽的让邪说开了门。大漠苍鹰的事还瞒着玉逍遥,只说摔坏得很厉害,正在维修中。地冥是觉得眼下情况复杂,敌我难辨,有个顶尖人工智能的大宝贝在外面瞎晃,周围的机器人都有点不太保险。他在大漠苍鹰身上没找到任何线索,非常君那里又问不出什么来,就想先将它封存,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后再说。 }xJR.]).KW  
[d:@1yc  
  玉逍遥的伤势说不上复杂,就是得在床上躺些日子。他对大漠苍鹰为什么出故障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自觉这段日子吃的不算多,体重也没有增加,怎么自家雕兄会突然往下掉呢?等见了君奉天就一个劲儿的吐苦水,从生活问题诉说到感情问题,总之他感到在窈窈之冥过得是一点也不逍遥自在。 jZ#UUnR%  
G+C} <S}  
  君奉天见他那么有精神就放下了大半的心,他自觉对玉逍遥的各项烦恼都帮不上忙,干巴巴的安慰了几句。心想师兄以前最爱看各种学习资料,自己现在进了儒门后虽然不能亲自去买,但仓库里存了一大堆,都是从历代学生们手中没收的珍品,等他趁没人注意时拷贝下来,下次再来时送给师兄解闷吧。 0BXs&i-TP5  
^srs$ w]  
  等出了玉逍遥的病房,君奉天就顺路去探望非常君。正好这次有地冥作陪,倒是少了几分尴尬。和表兄谈论了几句在儒门的工作和生活,又听非常君讲述了一些养育鬼族宝宝的注意事项。两人想到玉离经的生父鬼麒主,都觉得孩子的身世还是要小心隐瞒,等离经成人后再告知的好。君奉天知道非常君也很关心玉箫,对他们之前追捕鬼麒主的行动帮了不少忙,本身也是因为卷入此事受的害。有心告诉他鬼龙王已经伏诛,但考虑到涉及越骄子卧底的事情,又拿不准该不该说。这时非常君注意到他的犹豫,误解到另一个方向,劝他说既然鬼麒主已经弃暗投明,你们夫妇又成了离经的养父母,那之前的事情也别再追究了,只要留神别叫离经受生父的影响就是了,毕竟有那么个爹对他将来的前途不好。 1 PIzV:L\  
wT% "5:  
第168章 UT;4U;a,m  
~,Mr0  
  地冥坐在一旁听着君奉天和非常君一本正经的讨论鬼麒主和玉离经父子之间的事,打心底里觉得荒唐可笑,心想这两人都心知肚明真正的鬼麒主已死,却还要坐在那里彼此睁着眼说瞎话,生怕对方发觉不对,要是能拿手机录下来他们的表情一定很有趣。 8r^j P.V  
MCd F!{  
  他听了一会儿实在觉得不耐烦,心想关于越骄子卧底的事真没必要捂那么严实,反正只要君奉天不知道那个人也是他表哥就行了。想着便对君奉天说人觉不在需要保密的人员之内,你可以把真相告诉他。 NDW8~lkL  
#S *pD?VZ  
    君奉天想好吧,一开始玄尊说这事只有他们父子知晓,后来地冥自称越骄子的恋人,也知道卧底的事,现在又加上非常君,以后说不定玉逍遥,小默云等都知道了。等我回去后也告诉玉箫一声吧,免得她一知道有人送离经玩具就朝我瞪眼睛。 ^BNp`x;;`  
Q 3X  
  他对非常君点点头说没错,伏字羲已经死了,是我亲眼看着他死的。 L5C2ng>  
w .l|G,%=  
  非常君问他你确定?尸体在哪呢? @#CF".fuN>  
\CwtX(6.  
  君奉天说已经找不到了,他想起那天他接到玄尊的指示来到一个十分偏僻的地方,然后就看到一个蓝发人被一群人追着过来,那个人的身手非常好,虽然已经受了伤还是很快甩脱了追捕的人。然后他抬头看见了君奉天,似乎放松了些,向着他走过来。 C2 .W[T  
*o 2#eI  
  君奉天当时还不知道他是谁,所以站在那里没有动。他看着那个人走到一座破旧的石桥中间,然后就是一场非常大的爆炸,石块都被炸成了粉,落到下面湍急的水流中去。这时君奉天的手机里传来信息,是玄尊发来的,告诉他那个人就是他一直追捕的鬼麒主伏字羲,刚刚是八岐邪神处决叛徒的情景。 FK3Whe{KP{  
Wxk; g  
第169章 9 P~d:'Ib  
v,*Q]r0m  
  君奉天直到现在依然没有真实感,自己这么多年来苦苦追寻的仇人就在他面前尸骨无存。他想着那个其实只在他视线中出现了几分钟的人,无论如何也无法把那个人和传闻里掀起血河战役的鬼麒主联系在一起。他似乎要比他想象中更加聪明厉害,如果不是那场突如其来的爆炸,恐怕他就可以轻松逃脱了。君奉天觉得哪怕以自己的身手也恐抓不住对方,所以当鬼麒主发现自己时才会毫不畏惧的走过来么? *k [kV  
w5 Z2N[hy  
  他当时是不是已经知道了玉离经的事情,所以才想和自己说话。君奉天默默的想着,他始终忘不了爆炸时的那一幕,忘不了水面上灰白的石粉和隐约的鲜红转瞬消逝,不是因为大仇得报,而是……而是什么呢?大概是感叹离经的生父就这样葬身于此吧。 xv&S[=Dt  
oB}K[3uB:t  
  寂静的屋内只有君奉天缓缓的诉说声,他说得非常详细,把除了自己的心理活动外的其他情景事无巨细的描述出来,由地冥和人觉自行判断。听着的两人反复询问了一些很关键的地方,这才承认以当时的情况来说鬼麒主的确不可能生还。 ##2`5i-x  
<vLdBfw&N  
  这样一来越骄子的卧底生涯将会安稳许多,地冥默默的想着,但不知为什么他不但不觉得高兴,反而隐隐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大概是因为这样越骄子就能在幽界自由自在的和美人调情的缘故,不用担心可能会有不识相的家伙跑来打扰了。 8E 9{ Gf  
?"u'#f_  
  不行,他总感觉自己若是置之不理的话说不定会永远失去对方,哪怕要被帝父惩罚也得前去打搅一下才行。地冥打算等一会儿就去问问离凡幽界那里有没有需要他关注的特殊情况,他可能需要出差一趟。 F7V6-V{_  
k%!VP=c4s  
  非常君眼眸闪动,耳边听着表弟说他将来会年年带儿子去那里祭拜也算是全了离经和伏字羲的父子缘分时不由得在心中摇头,暗想这缘分可不是那么好全的。不过那个人的最终结局是归于水火倒也干净,只不知他自己日后有没有这种福气。 :@;6  
NkoofhZ  
第170章 9nO(xJ"e4  
QSv^l-<  
  君奉天离开前把鬼麒主最近一次传递的情报透露给了玄黄三乘,主要内容有两个,一是他之前想去儒门探望儿子时发现有人跟踪,就是照片里那个一身粉嫩的玉逍遥,因为对方实在太过奇怪他觉得还是躲着点好,这段时间暂时先不联系了。二是幽界最近频繁和阎神地界联系,似乎有求于对方,具体情况还需要调查。 $>(9~Yh0  
~K%k 0kT  
  地冥听完的第一反应就是借口,越骄子当然不会躲着大宝贝,八成想躲的人是他。他一面恨恨的想就算你躲到鬼狱去我也要把你揪出来一面琢磨幽界和阎神地界向来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总不至于九婴那个未老先衰的继子夔禺疆也勾搭上人家的公主了吧? D2V v\f  
Seg#s.  
  想到离凡之前提供的八卦……不,情报。地冥觉得君奉天虽然和鬼狱的关系很差但毕竟出身放在那里,说不定知道什么。果然君奉天一提起来就摇头叹息,说是之前上天界牵头搞了一个逆神七皇的项目,不知是虚拟实境还是大型网游的科技,鬼狱先让皇少前去试试水,结果帝龙胤到那里就被一个叫做后凤翎的火爆美女缠住了。据说因为对方是无间阎神最宠爱的小公主,鬼狱这边不好怠慢,阎神地界的人又管不住她,两边只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上演痴女直男的戏码,等发展到即将由网恋开始奔现的时候冒出来一个开了挂的神经病虚无想抓小公主,结果打斗中误杀了后凤翎。现在帝龙胤痛失爱人,正处在自闭中。 <H-tZDh5  
|yU3Kt  
    地冥同情的点点头,又一想觉得不对。不是说是网游么,在里面死了现实中又没事,鬼狱和阎神地界没有利益冲突,以女帝的脾气让养子娶个公主不是很划算的事么? <oZ(ng@X  
{9Xm<}%u]]  
  君奉天苦着脸说要真是个公主就好了,他们也是后来才知道那个披着后凤翎皮的其实就是无间阎神本尊。好像是长期患有类似于昏睡症的疾病,为了刺激神经才进入项目治疗的。性别和身份的变化则纯粹是下属在和他捣乱,坑没坑到阎神不清楚,反正帝龙胤是被坑惨了。现在大家都议论纷纷他会不会被女帝打包送到阎神地界去,据他姐孤月说帝龙胤已经带着爱马夜风和马夫慕夜笙躲到苦境来了。 ]qMH=>pOsj  
级别: 小萝卜
发帖
118
萝卜
3102
兔子
178
计都
0
天币
1
银枪
0
文珀
0
属性
本命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07-22
Re:窈窈之冥回忆录 现代背景 ALL人觉
窈窈之冥回忆录 独立番外 李代桃僵 .@Hmg  
最近卡文厉害。为了换换脑子构思出的新脑洞,其实和回忆录没什么联系,只是同为现代背景,人物关系有相似之处。当作独立短篇即可,灵感来自《新十日谈》中的故事。 '%);%y@v  
9n-T5WP  
=>e?l8`%  
A%P 8c  
  在一次大海啸过后,天迹去探望他住在海岛上的双生弟弟地冥,在地冥别墅恶魔眼泪的花园里见到一位金发美人,天迹见他衣着华贵,举止文雅,不由看得目不转睛。美人羞涩的对他笑笑,转身进屋了。天迹见到地冥后就问那个金发美人是哪位,我记得你说过你对象越骄子是蓝头发?地冥回答说那是非常君,越骄子的孪生哥哥,原本居住在海边的明月不归沉,结果房子让这次海啸给淹了,现在在我家暂住。 qT"drgpi3  
VZt;P%1;h  
  天迹很是赞叹,对地冥说看到非常君就可以联想到越骄子有多好看,弟弟你真是好福气。地冥不高兴的说好看有什么用,脾气太坏了。最近三个月他正在备孕,都不让我近他身子,快憋死我了。 Lp!0H `L  
~K_]N/ >  
  天迹很是同情,但也没办法,谁让家里只有地冥定下来了,大家都盼望能尽快见到下一代。他说要不我偷偷带你出去开开荤吧?地冥摇头说不用,他指着非常君住的屋子对天迹说我大舅哥这次来时看我这别墅的防护做得不错,也想要一个,我让他今晚把门留着,等半夜我过去和他商量细节。天迹看他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笑容不免担忧的问你不怕翻车么? {[my"n 2  
^uM_b  
  地冥心说天迹还不知道,非常君这一家子都特别能花钱,要是没有我生活条件得掉下好几个档次,非常君除了越骄子外还有两个弟弟要养,他不敢拒绝的。他见天迹似乎对非常君很感兴趣,想了想邀请他说今晚我和非常君大概会谈很久,等中途我出来的时候你可以替我进去招待他。 ruzMag)  
XNKtL]U}$  
  天迹知道他是想和自己分享这次成果,想想他本人的确也挺喜欢非常君,再加上若是真被越骄子发现他也能给地冥当个挡箭牌什么的就答应了。两人约好后天迹把自己的头发也染成紫色,打算趁夜去糊弄非常君。 I7A7X*  
G 2!}R  
  这边非常君找到他弟弟越骄子,和他抱怨地冥太不像话,连亲戚都要调戏。越骄子冷笑说他是九天玄尊专门培养来干脏活的,你还期望他是道德楷模呢?等我怀了孩子就把他弄死,到时拿他的遗产咱们过几天舒心日子。 48H5_9>:  
F9F" F  
  非常君说要不我还是搬走吧,找表弟先借点钱把房子修了,再住这里我怕把习烟儿教坏了。越骄子说君奉天正忙着攒钱娶老婆,哪里有多余的借你?别着急,我身体调理得差不多了,正好和你换换,我也想亲身体验一下我对象面对别人时是什么样? O(WEgz  
mn(/E/  
  非常君劝不住他,想想他们两人要是能趁这个机会冰释前嫌也不错,这种事不都是讲究床头打架床尾和么?于是就和越骄子换了身份,自己在对方的卧室里给习烟儿讲讲故事,继续做出一副备孕的模样来。 L,E-z_<p  
3,%nkW  
  越骄子把头发染了,衣服换了,在镜子前看看自觉没有破绽,就坐在床上等着地冥,心说今晚是受孕的关键日子,我先给他点甜头吃。等明天早上再让他知道我的厉害,真以为我们兄弟就都得活该受他欺负了? vwm|I7/w  
"IOC[#&G  
  晚饭后,地冥故意和天迹一起谈话到很晚,等到得知越骄子已经去睡下后才对天迹使个眼色,让他先在客厅等着,自己偷偷进了非常君的卧室。 %N7gT*B:  
eSJAPU(D  
  非常君屋里只点了床头灯,他本人正半卧在床上闭目养神。地冥心急火燎的扑上去拉扯他的睡衣,非常君半推半就的任凭他解开扣子,但关键的内裤却死活抓着不让他扒。地冥急得不行,又不敢用强,怕他喊出来。只好在人耳边小声哄着,许诺花钱给他建新房子,做防护,帮他养两个弟弟,直到差不多把自己偷攒的私房钱全许出去了非常君才点点头放松了身体。 sN"p5p  
r^fxyN2V  
  地冥心说这么贵的价钱只寻欢一次可太不划算了,幸好天迹也要参与进来。他把手伸到下面,发现非常君已经事先做过扩张,便也懒得再做前戏,直接抓住非常君腿弯向上一推,令其门户大开,挺身长驱而入。觉得下方入口收缩剧烈,令人十分舒爽。地冥禁了三个月的欲,此时恨不得把身下的人一口吞了。他见非常君闭着眼睛不肯看他,想想待会儿天迹还要来,干脆拿起薄纱的枕巾叠成条状蒙在非常君眼上。非常君对此表现得十分温顺,任凭地冥摆布。地冥平日里习惯了越骄子的骄纵,觉得这样的顺从实在惹人怜爱,便也把动作放轻了些,不住亲吻非常君的身体。 tN[St  
~Ry $>n*/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地冥已经泄了两次,他担心天迹等得着急,便借口出去喝水离开卧室,让天迹乘机替换进来。 B,r5kQI4  
FK-}i|di  
    天迹一进来便被满屋的淫靡气息熏了个面红耳赤,他见非常君瘫在床上,眼睛还被蒙着,知道地冥是给他制造方便,便坦然的走到床边,见对方身下狼藉,暗骂地冥不知收敛,只好先用纸巾擦去他腿间污物。非常君似乎被折腾累了,一言不发。天迹回忆起刚见面时他那端庄典雅的姿容,和现在这副饱经蹂躏的样子对比起来令人感到血脉喷张。他虽然动心,但因为性情比地冥温柔很多,倒也不急于行事。只是慢条斯理的把床铺整理好,让躺着的人姿势更舒服些,方才轻怜蜜爱,耐心的开发身下人的快感,直到对方被引得情动,无法自持的时候猛然进入。非常君浑身发抖,似乎用很大的毅力控制住自己没有发出声音,只是双手忍不住在天迹背后抓出血痕,天迹也不介意,引导着他追随自己沉溺于欲望中,两人缠绵了小半夜,直到非常君筋疲力尽天迹才体贴的帮他清理身体令人好好休息。 ful]OLV+  
hcd!A 5  
    地冥在客厅里半天不见天迹出来,心说他还挺喜欢非常君的。他不敢离开,坐在沙发上打了个盹。半梦半醒间听到门响,抬眼一看是非常君领着习烟儿半夜出来上厕所,他又把眼闭上一会儿才猛然觉得不对劲,非常君不是应该和天迹睡在一块么?他慌忙站起身来,在非常君回屋关门时拉住他上下打量,越看越确定是非常君本人。对方见他惊疑不定的样子便笑起来说骄子知道你跟我开的玩笑了,他也想和你开个玩笑就装成我的样子。正好备孕已经结束了,现在你说不定都当上爸爸了。以后可要稳重些,千万不要随便和人开玩笑了,说完就把门关上了。 (6e!09P&  
l}dj{s  
  地冥正脑子里一片混乱的时候天迹出来了,他没穿上衣,地冥一眼就见到对方背上纵横交错的血痕,其方向与深浅和他以前从镜子里看到自己背上的毫无二致,天迹对他点点头,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里面人已经睡了,便也回了自己房间。 CM`x>J  
j~X j  
  地冥进屋后发现床上的人已经被天迹打理好,正甜甜的睡着,他解开对方脸上的蒙眼布,心想越骄子和非常君除了发色之外的区别就是眼神和语气,没了这两样自己居然连枕边人也认不出来了,明天肯定又要大吵一场了。他想起这事可能引发的后续恶果,顿时觉得如遭火焚。 gkSGRshf  
LQ~LB'L  
  天刚亮时天迹几乎是被地冥半强硬的要求离开,他做了那骗人的事后心里正有点虚,见地冥坐立不安的样子想他说不定已经翻车还翻得比较严重,我还是不添乱了吧。等他走后地冥又把自己的私房钱全拿出来向非常君赔礼道歉,表示我知道错了,以后这件事咱们千万别再提了。最后等越骄子醒过来时地冥正心中忐忑,没想到他心情很好的没有追究的意思。按他的说法是地冥昨晚的表现令他很满意,前面很卖力,后面很温柔。虽然动机不良但看在未出世的孩子份上他原谅他了。 )lQN)! .)  
7qW.h>%WE  
  十个月后越骄子给地冥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奇怪的是包括天迹在内任何人都没接到邀请函。又过了大半年,听说地冥被抓住出轨笔友,越骄子不但和他离了婚还险些让人净身出户。最后结果是地冥为了留住孩子付出了天价赡养费,然后带着仅剩的小半财产改名奇梦人,搬到北海灵洲和他那个笔友倚情天双宿双飞去了。 @gs26jX~2}  
bta0? O #  
  天迹收到的来信上地冥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全交代了,随信送来的两个孩子地冥说他也不知道到底算谁的,反正肯定是玉家的种。他要准备和倚情天结婚,让天迹帮着带一段时间,还让他留神不要被非常君兄弟骗了,那两人都不算是好东西。 Bjurmo  
#"=%b e3  
  天迹看罢信后拿出珍藏的一缕黄发,滴了几滴药水后果然变成了蓝色。他叹了口气,觉得明天和非常君约会的时候要趁机检查一下,看他是不是越骄子假扮的。   "1_{c *ck  
"ugX /r$_  
un.G6|S  
>|v=Ba6R0  
p Z0=  
V#p G; ,  
因为正文里没有男男生子的设定,就在这里过把瘾。而且回忆录里地冥绿了天迹一次,这里让天迹还回来。 j7QBU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